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云一队

1486浏览    86参与
咕咕鸡本鸭

我在园子那些年〔八字犯狗〕

【ooc致歉,本文非乙女,第三人视角cp向日常】
【本期说的是:一队的,又开始了吗?】


其实沈三晶在德云一队待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为啥平时不多提呢?


“没啥好提的,传说中的德云一队——严肃活泼,自律有序,全都是假象。”沈三晶猛吸了一口手里的奶茶,闷声嚼着椰果不回话。


一旁的刘筱亭从店员手里接过奶茶,把三分甜的越过沈三晶递给张九泰,自己则留了五分甜的那杯。


“你不会又‘被人欺’了吧?”


沈三晶还没来得及反驳,刘筱亭的固定捧哏已经先一步开口。


“那是人善被人欺,她是因为人傻。”


沈三晶想翻白眼,但是俩个人一左一右她实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翻,最后只好...

【ooc致歉,本文非乙女,第三人视角cp向日常】
【本期说的是:一队的,又开始了吗?】





其实沈三晶在德云一队待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为啥平时不多提呢?


“没啥好提的,传说中的德云一队——严肃活泼,自律有序,全都是假象。”沈三晶猛吸了一口手里的奶茶,闷声嚼着椰果不回话。


一旁的刘筱亭从店员手里接过奶茶,把三分甜的越过沈三晶递给张九泰,自己则留了五分甜的那杯。


“你不会又‘被人欺’了吧?”


沈三晶还没来得及反驳,刘筱亭的固定捧哏已经先一步开口。


“那是人善被人欺,她是因为人傻。”


沈三晶想翻白眼,但是俩个人一左一右她实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翻,最后只好眼睛往上一白催促道:“你们怎么还不走?不是赶中午的火车奔南京吗?”


“急啥,这就走了。”张九泰绕到另一边牵起刘筱亭的手,走时还不忘说上一句,“好运哦。”


“赶紧走吧您二位,不送。”


事情要从天气还热的时候说起。那时候还捧不了现在这么热的奶茶,沈三晶被店员告知制冰机正在维修所以只能做温奶茶的时候,果断选择了转身奔向有空调的新街口剧场。


而没喝到奶茶的后果是什么,大概只是嘴格外的馋吧。


沈三晶刚一晃进后台就被茶几上那袋红蓝间隔的饼干吸引了目光:“这饼干是谁的啊?”


后台人仿佛各有自己的事情干,只有路过的热心群众高筱贝看了一眼后下了定论:“不知道。”


“老李拿来的吧?还说是什么进口的。”王昊悦坐在沙发上擦快板,头也不抬的回答。


“确实啊,满袋子看不懂的字符。”于是乎沈三晶顺理成章的拿起袋子,然后熟练的撕开包装,“既然都拿到后台来了,那我就不客气的分享了。”


刚吃没几块,沈三晶正要和窝在角落扇扇子的邓德勇大爷分享的时候,李昊洋提着一袋子冰水进来了,他把水刚往桌子一放就开始找东西。


“哎?你们有谁看见我给邻居家狗买的饼干了吗?”李昊洋挠着头在地板上搜寻,“我放后台了呀,进口的可贵……”


李昊洋话没说完,一抬头就看见了手里拿着半块还没吃进嘴的狗饼干的沈三晶。


后台人这会儿突然都跟没事做了一样,扇扇子的不扇了,擦快板的不擦了,念叨贯口的也闭嘴了,不知道为什么踱步的也站着不动了,都在等着李昊洋的下一句话。


“你……我买可的是成年狗专用的。”


真是梦回《学外语》那个“菠萝啃的English”砸挂现场,后台开始有人小声嗤笑起来。


沈三晶撇了嘴,把饼干往桌子上一放,挺直了腰板反驳,“我19了!”


“我说的是有对象的那种成年狗。”李昊洋皱着眉接下茬,不知是对沈三晶莫名的自信感到疑惑,还是在心疼进口狗饼干。


这么一来二去,后台就笑得更肆无忌惮了。


沈三晶尝试给自己找补,自以为恶狠狠的喊道:“这年头连狗饼干都开始歧视单身狗了?”


李昊洋这会儿已经坐下了,揪着袋子心疼饼干,于是换了王昊悦及时拦托:“哎,人狗饼干多贴心,还分了类减少伤害。”


“这可是您自个儿撞上去的。”李昊洋又一指沈三晶的方向补充。


“我……”沈三晶一时半会说不清,脑子跟卡顿了似的,最后只能选择找个角落窝下来自己琢磨琢磨开场词。


从此在德云一队的后台,但凡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开始凝望沈三晶的时候。


就意味着高家三个外带栾门两只,要开始犯了。而且后台其他人还乐衷于营造这种氛围。


比如上次在天桥,沈三晶难得一见的迟到了,头场演员的活都快到底了才急急忙忙冲进去。


虽然总队长不在,但被代为考勤的高筱贝逮个正着。


“您可算是来了。”高筱贝面色友善,但手上还是拿着笔在那张——因为几乎没人敢迟到所以并没有多大用处甚至还被拿来折纸船的——考勤表上画了个叉。


“别呀,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沈三晶面露难色,想着迟到被扣的工资就心疼,“我我我我家那个便携式录音机掉马桶里了,我忙着捞所以就……”


“啊?录音机掉马桶里了?你人怎么没掉马桶里?”坐在一旁候场的郎昊辰突然开口。


沈三晶扫视了后台投来看热闹目光的众人,挠了挠头理清逻辑:“不是……我要是掉里面了谁来给你们报幕啊?”


“便携式录音机啊。”高筱贝一边晃铅笔一边回答,“放的时候把话筒杵在扩音口,还不怕现场出错。”


“……”这一次沈三晶在后台此起彼伏的“哈哈”声中,有了想掉进马桶的欲望。


从炎炎夏日到北京香山红叶可观赏,转眼11月,熟悉的湖广赶场和满是一队人的后台又到来了。


提前窜进湖广后台,今天的沈三晶就是准备找个角落自闭然后不与任何一队人交谈的!


然后迎面就撞上了侯筱楼。


虽然侯筱楼在几个人里面算程度较轻的犯,但耐不住他是个捧哏的,下意识反应脱嘴而出的话也不算少。


“怎么,又要开始了吗?”


沈三晶非常业余且戏精的摆出准备接招的姿势,而侯筱楼只是挑着眉毛推了一把眼镜。


“师父找你。”


“啊?哦。”


等进了门,沈三晶才看见本来没排演出的栾云平在后台坐着。


“九日不是,三晶啊……通知你一下,16号我和高老师专场你来当主持。”


“为什么?”


“外聘还得多付费,你么……”栾云平用挑壮丁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沈三晶一遍,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车费食宿费管上就行了。”


沈三晶粗略一合计,还是提出了疑问:“这年头外聘主持人这么贵了?”


侯筱楼也走了进来,站在栾云平身边替他点头示意。


“行,不就出差嘛……”


也不知是后台哪个物件触发了栾云平的神经,他突然又笑着补充:“你到时候可少吃点,我们有预算的。进口狗饼干咱可供应不起。”


“栾队你怎么也知道!”


不顾沈三晶眼珠子都快瞪出去的惊讶,栾云平还是笑:“人身保险咱也没有,掉马桶里记得自己爬出来。”


“我……”


沈三晶龇牙咧嘴的说不出话来,看侯筱楼在那里拼命憋笑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光辉事迹肯定都已经被分享给当时不在后台的人了。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耳边恍惚听见了一个声音在响。


“first blood——double kill————triple kill——”


【TBC】

城袖先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也太好看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也太好看了吧!😍

采蘩祁祁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四月天。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四月天。

荼铎西西木

[贝辰]在台上被楔了16次的感想

#贝辰过期产物

#张九林视角所以带一点辰林

#很现实向但是不能上升真人


    我是张九林,一个倒霉捧哏的。


    今天是2018年7月14日,我们在南京德云社演出,今天的午场是我和郎昊辰还有高筱贝负责。


    准确来说,是郎昊辰和高筱贝,还有我。


    今儿中午这场《训徒》完全就是他们俩合伙欺负我一个。


    俩双标玩意儿。...


#贝辰过期产物

#张九林视角所以带一点辰林

#很现实向但是不能上升真人



    我是张九林,一个倒霉捧哏的。


    今天是2018年7月14日,我们在南京德云社演出,今天的午场是我和郎昊辰还有高筱贝负责。


    准确来说,是郎昊辰和高筱贝,还有我。



    今儿中午这场《训徒》完全就是他们俩合伙欺负我一个。


    俩双标玩意儿。



    我刚上台没多久就被高筱贝气得快不知道说什么了,本来这场的台词是昨天晚上才定的稿,我们仨根本就没对过活儿。


    要不是今天中午只剩我们仨了,才不会把这个节目拿出来。


    没对过活儿的直接结果,就是高筱贝那孙子上台根本不按词儿来,几句话的功夫我就看出来了他的目的是整场现挂。


    改词改得还真有水平,一句都不是按台本上来的,把我撅个半死也照样是按大纲走的。


    他就是想趁机气死我。


    在郎昊辰上场之前我都有着想一把掐死高筱贝的冲动,即使他上场之后我也想。




    我本来以为我亲爱的搭档是上来帮我的,结果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捏住了我的脸让我闭嘴。


    这位亲爱的逗哏演员居然是上来帮另一位逗哏演员的。


    行吧,咱俩的搭档情分算是断在这台上了。



    郎昊辰居然还会给高筱贝撒娇样的笑,我呸,别说在台上了,在后台都没跟我撒过娇。


    什么事儿啊。


    我就站他后面眼睁睁的看他两根手指头撑着嘴角笑嘻嘻的看着高筱贝,还说什么和颜悦色。


    多久没跟我和颜悦色说话了都,郎昊辰真是有够欺负人的。



     高筱贝也真是过分,顺势往后倒还倒进郎昊辰怀里。


    干啥!有没有把我放眼里!我一正儿八经的搭档还在旁边站着呢,你跟谁俩腻歪呢??


    我想下台了,我觉得我不适合这场群口相声。



    底下居然还有刨活儿的。


    我被刨了两句高筱贝就知道在旁边笑,笑什么笑自己没被刨过吗?


    底下的人也是胆子真大,谁都敢刨,郎昊辰上来了也刨。


    这是我向逗哏演员表忠心的机会,我应该学何九华一样跟底下说不许刨我逗哏的活儿。


    可是我往旁边一瞧,刚才嘲笑我的高筱贝正撇着嘴往那个角落盯着看,跟要吃了人家一样的盯着看。


    好家伙

    把我吓了一跳


    于是我就错过了这个机会,我恨。



    我现在觉得他俩就是一起上台欺负我一个的。


    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搭档,我亲爱的逗哏演员郎昊辰,趁乱抓住了高筱贝的手。


    怎么回事儿?

    逗哏的手好抓是吗?

    逗哏的手抓起来dei劲是吗?

    平时怎么不来抓我的呢?


    我觉得郎昊辰就是在搞双标,这难道不是他说我的手像猪蹄儿的时候了吗?高筱贝的长颈鹿蹄子能好到哪里去?



    高筱贝那家伙更双标,刚才怼我怼得那么带劲,郎昊辰上台之后就嬉皮笑脸只知道笑。


    他还夸郎昊辰长得精神好看。


    你俩来台上商业互吹来了?这点p话在后台说不过瘾是吗?


    更可气的是,我怼高筱贝的时候他会撒泼,郎昊辰怼他的时候他居然只会拿小板凳出气。


    像话吗!拿小板凳出气!!

    你怎么不撒泼了呢!

    你刚才对我不是横气得很吗!!!



    我不知道郎昊辰是什么时候养的这个臭毛病,他定的节目单明明是让我自己说单口,结果高筱贝哼哼唧唧了两句就把他俩整上来了。


    一米九多的大长虫,哼哼唧唧几句居然还真管用??


    凭什么啊??!?


    一米九多的大长虫坐在小板凳上玩扇子居然还老往我的逗哏身上瞟。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自己没有搭档吗

    老看我搭档干啥啊你

    

    郎昊辰压根没发现有个大长虫在盯着他的背影看,居然还变着相的夸高筱贝,夸什么夸有什么好夸的,他不就是长得高点瘦点好看点跟一大长虫似的吗?


    我站在桌子里头都能看见高筱贝在后面偷看郎昊辰。


    郎昊辰回头的时候两个人四目相对了高筱贝还在笑,你笑什么啊!你冲别人的搭档笑什么啊!


    要是没见过逗哏演员你可以拿小镜子照照自己,不要老是对着别人的逗哏演员笑得那么开心行不行!


    我现在有一种搭档跟人跑了的被背叛感。



    郎昊辰一定特别喜欢今天这个节目,因为他可以拿扇子楔我,我还得老老实实挨着。


    就因为我说我不会别的太平歌词了,郎昊辰就拿起了桌上的扇子。


    “你不会了?说了半天你不会了?合着你就会那三段啊?”说到那三段的时候郎昊辰的扇子就已经敲在了我的脑袋上,我难道不委屈吗?


    要不是高筱贝捣乱,谁会发现我只会三段太平歌词啊?!


    我想着转移话题:“关键他可气你知道吧.....”“他可气 你演到这儿就不会了?”郎昊辰不吃我这一套,为了给高筱贝出气他倒真舍得对我下手。


    我不就是刚才在他上台之前拐着弯的骂了高筱贝两句吗。


    郎昊辰居然下手这么重。


    “当初让你多学两段就跟要害你似的。”“你别提当初!”已经挨了三下了我当然憋屈。


    但郎昊辰还是第四次扬起了他的扇子:“你净出去吃鸡qi你。”


    “多学点有什么坏处?”郎昊辰的语气越发像我爸了,我得跟他说说刚才高筱贝是有多过分才能不挨打:“不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不是不会吗?”


    你别说,他说得好像还真没什么毛病。


    但高筱贝的确就是可气啊!!!!!!


    “你甭管他可气,你是不是就会三段?”郎昊辰这时候就不管高筱贝干什么缺德事了,他现在只一心想着再楔我几下。



    高筱贝那人就是没眼力见,还过来想添油加醋,被郎昊辰推到地上去两次。


    才两次而已,就一脸委屈的样子。

    我被楔七次了也没说什么啊。



    我都委屈得开始撒娇了,我一大老爷们儿都开始撒娇了,郎昊辰才好声好气跟我说话。


    高筱贝还在后头唯恐天下不乱,倒霉孩子把我气得够呛。


    

    倒霉孩子还挺会捧,同样唱太平歌词,我唱一段是一千块钱,郎昊辰唱一段就成了两千。


    给了郎昊辰多好的一个打我的机会啊。


    我唱的时候他还老在旁边等着看笑话捣乱,到了郎昊辰这儿还没开始唱呢就只知道笑。


    笑什么啊,没见过唱太平歌词的是怎么着?

    我就纳闷了这高筱贝怎么就这么喜欢冲郎昊辰笑,笑得跟太阳花儿似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本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在郎昊辰面前就只会笑,笑得让我都想挽起袖子来打他一顿。


    郎昊辰说话他笑,郎昊辰打我他笑,郎昊辰打御子板他还笑,郎昊辰的御子掉桌子上的时候大伙儿都笑高筱贝又不笑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孙子就是看上我搭档了,特地来跟我抢人呢。



    所以我更得好好伺候郎昊辰。


    谁知道今天郎昊辰这么难伺候,唱个太平歌词还得喝水,拿这个当理由还要楔我。


    我去后台接水都能听见高筱贝劝他不要生气。


    这不是他对我撒泼的时候了?


    我是真没想到今天郎昊辰这么难伺候,水太烫了要打我,水凉了也要打我,就连正好的水都要打我一下子说是为了给我加深印象。


    这一瞬间我都想干脆把这个搭档让给高筱贝算了。


    不行,这是我的逗哏演员。我不能就这样让高筱贝那孙子得逞。



    只是我的逗哏演员好像挺希望高筱贝那孙子得逞的,借着节目效果愣是平白无故去摸人家的手,三次!上台一共十几分钟他就抓了高筱贝的手三次!!


    下台之前还摆弄人家的头发!!!!


    更可气的是上台一共十几分钟他足足楔了我十六次。


    十六次啊!!


    有这么双标的人吗!天底下上哪儿找这么奇怪的逗哏演员专门双标别人欺负自己搭档的啊!


    

    但是他仍然是我最亲爱的逗哏演员,这一点并没有变。


    因为我不能让高筱贝那孙子得逞。


    而且侯筱楼也跟我说过好几次高筱贝老是喜欢跟别人玩不搭理他这个老老实实给他捧哏的人。



    好不容易说完这个节目他俩下台了,我收拾话筒的时候听见底下的小姑娘说他俩甜。


   哪里甜了哪里甜了

   不就是俩逗哏演员不拿捧哏演员当回事儿搁这儿欺负人吗?



    但是侯筱楼也跟我说过好几次他怀疑高筱贝和郎昊辰有点什么事儿了。


    现在我也挺赞同他的观点的。




砂锅大鼓

栾云平生贺【那什么的一队】存档

栾云平生贺【那什么的一队】存档

荼铎西西木

[贝辰]男朋友总是躲着我怎么办

#我惦记他们俩好久了

#总教习和总队长的徒弟,妙啊

#有点跑题了

#是现实向但是人设被我撬了,都别上升真人


    昨天下午郎昊辰下班比高筱贝要早,侯筱楼能明显感觉到桌子外头的人这场非常浮躁,不仅没超时还着急下台早了几分钟,也不管是安排谁返场了脱了大褂连水裤都没换就跑了出去。


    侯筱楼不知道他这个野生师弟今天又抽的是哪门子疯。


    第二天中午吃饭本来是说好大家一起出去的,到了门口一数脑袋...

#我惦记他们俩好久了

#总教习和总队长的徒弟,妙啊

#有点跑题了

#是现实向但是人设被我撬了,都别上升真人



    昨天下午郎昊辰下班比高筱贝要早,侯筱楼能明显感觉到桌子外头的人这场非常浮躁,不仅没超时还着急下台早了几分钟,也不管是安排谁返场了脱了大褂连水裤都没换就跑了出去。


    侯筱楼不知道他这个野生师弟今天又抽的是哪门子疯。


    

    第二天中午吃饭本来是说好大家一起出去的,到了门口一数脑袋少了一个,张九林解释郎昊辰说他没胃口就没跟着出来。


    人孩子没胃口也不能强迫他来啊,二十多岁大小伙子u1s1说不吃饭就不吃饭也拿他没办法。


    但是郎昊辰老老实实坐在后台沙发上打游戏的时候也绝对没想到自己没去的这顿午饭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回来之后看他的眼神都是一副想问点什么又不敢问的样子。


    张九林第一个憋不住,跑过来把郎昊辰的手机拿走:“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郎昊辰:????????


    “你要是谈恋爱了可别瞒着哥几个。”“我瞒着你们干啥啊??”郎昊辰对于手机突然被抢了这件事情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张九林还是没有还给他:“那你谈了没?”


    郎昊辰不知道这个臭捧哏的在抽什么疯。


    特别是郎昊辰一抬头看见七八个脑袋盯着他等他回答的时候。


    “没...没谈恋爱啊......”郎昊辰慌的一批。


    没等郎昊辰说完张九林就大着嗓门去喊高筱贝:“他说你俩没谈啊!你小子是不是又骗人呢!”


    隔着七八个脑袋郎昊辰看见高筱贝特别失望的样子:“哦,那他说没谈那就没谈吧。”


    一米九三的大高个子坐在小板凳上委屈得很,整个人完全没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兴高采烈跟大家宣布他和郎昊辰在一起了的快活。


    真让人拿他没办法。


    郎昊辰叹了一口气,重新把张九林冲着高筱贝的脸掰回来:“我错了,不该瞒着你们。是真的。”


    是真的三个字刚说出来,他就看见刚刚还蹲在低气压里的高筱贝突然坐直了,笑得比太阳花都灿烂:“看吧看吧我没撒谎吧。”


    然后一路蹦跶过来推开了张九林坐在了沙发上:“就是在一起了。”



    张九林:噫 手机都不要了





    别看两个二十多岁大小伙子加起来都快年过半百了,谈恋爱这档子事居然还都是第一次,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心里根本就没点数。


   本来郎昊辰是打算瞒一段时间的,结果高筱贝可没他想的那么多,暗戳戳在一起的第二天就全说出去了。


    只是郎昊辰胆子小点儿,再打游戏的时候郎昊辰就怕被人起哄不敢像以前那样靠着高筱贝的肩膀了,吃饭的时候也故意往边儿上蹭蹭,再蹭蹭,越蹭就离得高筱贝越远了,就连每天下班都趁高筱贝还没下台就自己跑去坐地铁根本不给高筱贝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


    高筱贝觉得郎昊辰没必要这么害羞,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所以高筱贝变本加厉光天化日监控底下越来越不客气去叨郎昊辰的后脖颈:“你老躲着我干嘛?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不是不是,没有。”郎昊辰被叨住了命运的后脖颈不敢乱动:“我不是想躲着你,我只是...只是.....”


    支吾了半天郎昊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一点明白话都没说反倒是红了脸。


    “那你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让我和你一起回家?我送我男朋友回家有问题吗?”高筱贝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你就这么不喜欢和我多待一会儿吗?”


    没得到郎昊辰的回答更让高筱贝觉得委屈,声音都低了下去:“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啊,要是你不喜欢我的话不用勉强自己的,真的。”


    “不是,我没有不想和你在一起的意思,我就是害怕他们都.....不是,我真没有,我......”越说越糊涂,郎昊辰说着说着这嘴就不好使了,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着高筱贝满满当当的失望连声音都拔了尖儿:“我喜欢你的,真的!”


    没注意自己的声音过于响亮。


    整个后台都转过脸来看他俩,包括亲爱的总教习和亲爱的总队长。


    高筱贝就当作没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那一会儿你能和我一起去吃午饭吗?不带他们的那种。

    “下班之后你等等我好不好?我想和你一起走。

    “明天早上我可以去接你吗?

    “那星期一我们可不可以出去玩了?

    “你没骗我吧?

    “那....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高筱贝的问题很多,郎昊辰只知道点头。



    所以在郎昊辰闭上眼的时候,会有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眼角。


    “你藏在眼睛上面的痣很好看。”高筱贝就当作没看见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亲爱的总教习和亲爱的总队长。




————

所以藏在眼睛上面的痣null

许七七

假如在一队

        陶阳过来摸了摸张小七的头,“别老玩手机,对眼睛不好。”张小七放下手机揉眼睛“反正我都高度近视了,不在乎了。”

  “接下来有请陶云圣,于筱怀带来相声《反七口》”

  观众席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陶阳拍了下她的脑袋“好啦,我先走啦。”

  张小七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一样的好看,“拜拜呀阿陶哥哥~”

  陶阳上台后看到侧幕那,小丫头朝他比了个wink,低下头笑了,观众则是捂脸,心想今天的陶阳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张小七坐着无聊,又哒哒哒跑过去找栾云平。

  悄咪咪的走到他身后,用手...

        陶阳过来摸了摸张小七的头,“别老玩手机,对眼睛不好。”张小七放下手机揉眼睛“反正我都高度近视了,不在乎了。”

  “接下来有请陶云圣,于筱怀带来相声《反七口》”

  观众席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陶阳拍了下她的脑袋“好啦,我先走啦。”

  张小七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一样的好看,“拜拜呀阿陶哥哥~”

  陶阳上台后看到侧幕那,小丫头朝他比了个wink,低下头笑了,观众则是捂脸,心想今天的陶阳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张小七坐着无聊,又哒哒哒跑过去找栾云平。

  悄咪咪的走到他身后,用手蒙上他的眼睛,故意变着声音“猜猜我是谁呀~~~”

  栾云平笑着打了一下她的手,只是轻轻的“臭丫头又闲不住了。”

  被识破了也不管,又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栾栾...我好无聊...你明知道我一听相声就困,你还偏要让我来...”

  栾云平任由小丫头挂他身上,依旧整理着自己面前的大褂,“这还是我把你留一队了,要让你去了别队,指不定那群兔崽子要带你怎么疯呢,你是忘了之前的十天点滴了还是怎么着?”

  栾怼怼就是栾怼怼,这几句话险些把张小七噎死。

  张小七不服气,挂他身上晃啊晃摇啊摇“啊啊啊可是我好无聊啊”

  “憋着。”

  张小七:当初叫我宝贝,现在却想锤爆我的头。

  见小丫头没出声,以为是不高兴了,转过头就被捏住了脸,“嘻嘻栾栾可爱奥。”捏完就跑,再不跑她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出什么生命危险。

  栾云平只是在后面看着小丫头的背影,无奈的笑笑,他们这宝啊,算是长不大咯。

  又屁颠屁颠去找高老师,坐他旁边,高峰没有说话。张小七以为是没有看见她,又往他身边蹭,还是没反应。不应该啊,按道理这时候糕糕就应该特别宠特别宠的揉她的头发啊,哎???

  “行啦,我看见你啦!”

  高峰实在看不了这小丫头安静的样子,平时疯疯癫癫的这一安静下来还真是乖的不行。

  张小七蹭到他怀里看着他手里的手机,想着这手机里到底有啥啊那么吸引人,她这么一大(da)漂(sha)亮(zi)来了高老师都没有反应。

  高峰看着自己眼前这毛茸茸的头顶,一手上去就是摧残,“这多大都跟小孩子似的。”

  “糕糕也年轻”

  “你啊,这是让你辫儿哥训练的求生欲都强了。”

  “糕糕...他们好慢的...我实在挺不住了,我本来就困嘛,栾精灵那个-《?:_#&(脏话)还非要带我来...”

  高峰笑,这要让栾云平听着了,又得给这丫头一顿怼。

  “也快,在这睡会儿,我看着你。”

  张小七眨了眨眼睛,“行!”

  趴他腿上,假装打呼噜,被高老师拍了下头“不许调皮”

  张小七朝他吐了下舌头,埋进他肚子里睡着了。

  等到该上场,栾云平找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高峰跟他说“嘘。”

  栾云平小声叫他“该上场啦”

  高峰点点头,轻轻抱起张小七放在床上,随着栾云平出去了。

  “我以为这丫头跑哪去了,想着也是来找您了。”

  “丫头可跟我这一顿抱怨,本来就困,这还硬跟着你来了。”

  “那是,不能让别的队抢了去啊。”

  后来潜意识中张小七感觉被人抱起,不舒服的蹭了蹭,被人抱上车,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一眼,是高筱贝,伸出手摸摸他的脸“是真的贝贝...”又睡着了。

  高筱贝笑。

  一车大老爷们儿,安安静静的,生怕吵着小丫头,斗地主被四个二带俩王炸了都不带吱声的。

采蘩祁祁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2020...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高峰栾云平邓德勇《训徒》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高峰栾云平邓德勇《训徒》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采蘩祁祁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2020...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郎昊辰张九林王昊悦《黄鹤楼》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郎昊辰张九林王昊悦《黄鹤楼》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采蘩祁祁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为你掌灯伴读。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高筱贝侯筱楼王善勇《文字游戏》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为你掌灯伴读。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高筱贝侯筱楼王善勇《文字游戏》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采蘩祁祁

副总battle龙爪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高峰栾云平邓德勇《训徒》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副总battle龙爪


20200116三里屯午场一队 高峰栾云平邓德勇《训徒》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采蘩祁祁

君子如玉隔云端


20190907新街口午场 高峰栾云平《造厨》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君子如玉隔云端


20190907新街口午场 高峰栾云平《造厨》

拍摄&后期:微博@-采蘩祁祁

图片授权见置顶

对不起,该用户不存在

【郎贝楼】无题

纯脑洞

纯瞎编

这里设定昊悦年龄最小


郎昊辰很小的时候就拜高峰为师,栾云平是他师娘。他一直就住在高峰家,当然了不止他一个小孩,还有还几个呢。

王昊悦、李昊洋、宋昊然、高筱贝、侯筱楼等。都是高峰和栾云平磕过头的徒弟,亲的跟亲儿子似的。

要不是那个停雨的午后,郎昊辰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原来是这样的。雨后的下午,天好像还是隐隐的,但阵阵的凉风吹过很舒服,好动的高筱贝得到允许后拉着侯筱楼去了楼下玩。

说起来谁的徒弟像谁这句话是一点都没错,而且完完全全体现在高门和栾门身上。高峰沉稳理性,他带出来的徒弟个个稳重乖巧,郎昊辰作为大师兄更是仿佛年少版高峰。

所以,他只是抿着嘴...

纯脑洞

纯瞎编

这里设定昊悦年龄最小






郎昊辰很小的时候就拜高峰为师,栾云平是他师娘。他一直就住在高峰家,当然了不止他一个小孩,还有还几个呢。

王昊悦、李昊洋、宋昊然、高筱贝、侯筱楼等。都是高峰和栾云平磕过头的徒弟,亲的跟亲儿子似的。

要不是那个停雨的午后,郎昊辰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原来是这样的。雨后的下午,天好像还是隐隐的,但阵阵的凉风吹过很舒服,好动的高筱贝得到允许后拉着侯筱楼去了楼下玩。

说起来谁的徒弟像谁这句话是一点都没错,而且完完全全体现在高门和栾门身上。高峰沉稳理性,他带出来的徒弟个个稳重乖巧,郎昊辰作为大师兄更是仿佛年少版高峰。

所以,他只是抿着嘴靠在窗台上,低头看着在树下嬉闹的高筱贝和侯筱楼。高筱贝也不知吃了啥,个头跟雨后春笋般疯长!几个小孩站一块他生生高出一个半头!偏又身材纤细用栾云平的话就是人吃肉长肉他长个。

侯筱楼就不一样,他是真的吃肉长肉的,但是长得很可爱。高筱贝没事就喜欢捏他的脸,侯筱楼倒是好脾气任捏。十三四岁的小孩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一个不小心高筱贝的笑脸就映入了郎昊辰的心里。

栾云平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郎昊辰看着窗户下面,他用手肘撞撞高峰,高峰会意。

“大朗,带昊悦他们下去玩吧,我和你师娘给你们准备火锅,一会回来吃吧。”

郎昊辰一听有吃的有玩的,瞬间就开心了拉着几个小的就飞奔下去了。栾云平摇摇头,瞥高峰一眼。

“大朗活脱脱就是你的翻版,一点孩子的天性都没了。”

高峰托托眼镜,“我没有不让他玩啊,只要学好了该学的,想玩没问题啊。”

两人虽然平日里忙着教学和安排社里的事物,但对孩子们的关心一样也没少。谁喜欢吃什么,谁对什么过敏,谁的喜好是什么样样都记在心里。这一桌子的菜也是从孩子们的口味出发,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好几盘肉叠放在一起。

“呜呜呜。”一阵孩子的哭泣声从门外传来,栾云平立马跑过去就开门,就见王昊悦噘着嘴一抽一抽地哭。

“怎么了这是?小悦不哭,告诉师娘谁欺负你了?”栾云平蹲下来一把抱住王昊悦的腿,一手给他擦脸上的眼泪。

王昊悦气哄哄地说:“高筱贝在后头故意吓我,害我摔了一跤,膝盖可疼了。”

栾云平抬头瞪着高筱贝,高筱贝急忙说:“师父我已经道歉了。”

“可我膝盖还是很疼!”仗着有师娘疼,王昊悦可是使劲撒娇。

“待会吃火锅,筱贝的肉都给小悦,来师娘带你去上药。”栾云平觉得孩子顽皮可以理解,但是故意吓唬人还害人受伤就必须教育。拉起王昊悦的手就进屋,看也不看高筱贝一眼。

这下高筱贝也红了眼眶,他知道自己错了所以第一时间也跟王昊悦道歉了,可师父还不肯原谅自己,还把自己火锅的肉都给王昊悦吃。别看个头高人一等,可心智还是孩子不是,高筱贝咬着下唇眼泪就吧嗒吧嗒掉。

郎昊辰看着高筱贝委屈的样子,皱了皱眉。他虽然也觉得高筱贝吓唬人不对,可王昊悦明显的持宠而娇,郎昊辰倒是有点觉得王昊悦不懂事。

果然饭桌上,栾云平一块肉都没让高筱贝吃到,王昊悦吃得可开心了。高筱贝把脸埋进饭碗,眼泪全掉进碗里。侯筱楼虽然不忍心,但栾云平脸色不好,他也不敢求情。

那一顿香喷喷的火锅,高筱贝除了几块土豆啥也没吃着,郎昊辰倒是吃得快,高峰以为他是饿了,给他夹了好几次菜,还叮嘱他细嚼慢咽不然难消化。

惯例睡前查作业,几个孩子功课上是不敢怠慢的,一个个乖乖在高峰和栾云平面前说上一段,让师父指点一番后才各自梳洗睡去。

高筱贝饿得睡不着,再加上委屈,在床上翻来翻去跟煎鱼似的。侯筱楼睡他下铺,知他怎么回事。

“你别翻了,翻了也是饿。”

高筱贝哼了一声,“我不翻也饿啊。”

咔哒,门锁转动的声音,而且似乎是故意放轻了动作来开锁。不好,师父查房!两人瞬间意识到这一点,立马乖乖躺好。结果进来的却是郎昊辰。

“大朗?”高筱贝惊讶地看着做贼似的人。

“嘘,别出声。我给你带了点吃。饿坏了吧?”郎昊辰放在衣服里的手伸出来,高筱贝看到他手里提着一小袋子东西。

高筱贝立马动作轻巧地跳下床,接过袋子打开一看,竟然是晚上火锅的牛肉!

“你怎么会有?”侯筱楼惊讶不已。

郎昊辰得意洋洋地说:“我趁师父和师娘不注意,偷偷把塑料袋放在膝盖。这样我吃的时候不时丢一两片进袋子。”

高筱贝竖起大拇指,“还是大朗有办法。你要是不来我可能就饿死在今晚了。”边说边用手直接拿起袋子里的牛肉塞嘴里,也真是饿极了一袋子牛肉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

“饱吗?”郎昊辰轻声问。

高筱贝摇摇头,“不过比刚才好点了。熬一熬天亮就有早点了。”

郎昊辰摸摸他的头,“今天这事你是不对,可小悦也太娇气了点。他还小,你别跟他计较好不好?”

高筱贝点点头,“我打算明天拿跟棒棒糖哄他,害他受伤我也难受。”

郎昊辰知道高筱贝没什么坏心眼,几个小孩平日里是相处得极好,日常吵架拌嘴是有,不过小孩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倒也增添了几分生活乐趣。

看高筱贝吃完了东西,郎昊辰也该回房间睡觉了。轻轻地打开门,却看见门口放着一杯水。

“哎,门口有杯水啊。”郎昊辰回头对两人说。

“怎么会有水啊?”高筱贝不解地问。

郎昊辰蹲下要拿水杯,才发现水杯底下压着一张纸。

干吃牛肉容易噎着,喝点水。

没有署名,可郎昊辰一眼便认出那是自己师父高峰的字迹!他把水递给高筱贝并藏起了纸条。

“喝吧,喝完早安息,不是,早歇息。”

高筱贝一脸疑惑喝完了水。

“你说大朗偷偷把吃火锅的牛肉藏起来,刚才拿去给筱贝了?”栾云平饶有兴致地问高峰。

高峰笑着点点头,“我也是出去喝水的时候,隐约听见他们的房间有声音,才过去听了会。”

“嗨!”栾云平笑倒在床上,“你说大朗怎么就想出这个办法了?关键我们当时这么多人也没一个发现。”

高峰摘下眼镜躺会床上,给栾云平和自己盖好被子。

“吃饭的时候我就发现大朗吃得特别快,我还以为是孩子饿,敢情他是都给筱贝留着。”

“咱明天也别拆穿大朗,这时候的孩子脸皮薄,自尊心可重了。”栾云平靠在高峰胸口说。

“那你明天也别生筱贝气了,吃饭的时候我都看见人哭了。”

自己的徒弟可以严厉点,但对方的徒弟要严厉也要疼。

论双标,两位德云大头是也是无人能及了。


完。



曹糕糕
按顺序安排吧要不就

按顺序安排吧要不就

按顺序安排吧要不就

一支莴笋
小年画迟来的更新,德云一队限定...

小年画迟来的更新,德云一队限定♡

小年画迟来的更新,德云一队限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