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德国

20.9万浏览    38997参与
走以·Человек и наука

𝒴𝓸𝓊 𝒶𝓇𝓮 𝒶 𝓌𝒾𝓁𝒹 𝒶𝓃𝒹 𝓮𝓁𝓮𝓰𝒶𝓃𝓉 𝒻𝓸𝓸𝓉𝒷𝒶𝓁𝓁 𝓌𝒾𝓃𝒹

优雅的足球之风~💙


𝒴𝓸𝓊 𝒶𝓇𝓮 𝒶 𝓌𝒾𝓁𝒹 𝒶𝓃𝒹 𝓮𝓁𝓮𝓰𝒶𝓃𝓉 𝒻𝓸𝓸𝓉𝒷𝒶𝓁𝓁 𝓌𝒾𝓃𝒹

优雅的足球之风~💙



Molinly

训练

   过了会又来了一名军官,他缓缓的走到剩余的士兵面前,看了这群新兵良久才开口说道:“我相信每个人都不是蠢材,你们肯报名参与这个国家的保卫工作,是你们的荣幸,也是你们由蠢材变为天才的聪明选择。”


  说着那名军官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一名看着就很猥琐的士兵面前,他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士兵,凑近了几分:“这位蠢材,你是有什么隐疾吗?怎么还没有上战场就这幅模样,就你这种蠢材怎么配得上光荣的德意志?”


  话音刚落旁边的几位军官一脸戏谑德看着这个士兵,随后配合着眼前的军官说出了戳中这个士兵痛处的话。


  “纳多勒,别管他了,他要是有勇气也就不是报名医疗兵了哈哈。”......

   过了会又来了一名军官,他缓缓的走到剩余的士兵面前,看了这群新兵良久才开口说道:“我相信每个人都不是蠢材,你们肯报名参与这个国家的保卫工作,是你们的荣幸,也是你们由蠢材变为天才的聪明选择。”




  说着那名军官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一名看着就很猥琐的士兵面前,他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士兵,凑近了几分:“这位蠢材,你是有什么隐疾吗?怎么还没有上战场就这幅模样,就你这种蠢材怎么配得上光荣的德意志?”




  话音刚落旁边的几位军官一脸戏谑德看着这个士兵,随后配合着眼前的军官说出了戳中这个士兵痛处的话。




  “纳多勒,别管他了,他要是有勇气也就不是报名医疗兵了哈哈。”




  听到这句话格鲁克忍不住看向那位正在训话的军官,7月的柏林很是炎热,炽热的光线照射在一众士兵的身上,但格鲁克却并未感受到热,他的心已经透心凉了。




  全身都忍不住打颤,格鲁克想想以后面对的惨状就不经后悔之前的冲动之举,恨不得给当初的自己一个大逼兜。




  虽然说医疗兵的存活率要大的多,但耐不住战场上的子弹不长眼睛,一不注意被打到就几乎凉凉了。




  再看看眼前凶神恶煞的长官,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席卷全身。很快那名名叫纳多勒的中士注意到了格鲁克的目光,他转过头来一双蓝色的眼睛冷漠的看着格鲁克,格鲁克身上瞬间起了身鸡皮疙瘩,愣愣的看着他。




  格鲁克眼睁睁的看着纳多勒迈着死亡的步伐走向他,很快一道阴影就笼罩在格鲁克的身上,格鲁克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纳多勒一脸不善的样子。心中咯噔一下,完了取外号大赛开始了。




  纳多勒笑了笑,咧嘴说道:“蠢材你刚才是在笑吗?”




  格鲁克立刻回复道:“没有长官!”




  “没笑?那你就是赞同我说的话?”




  纳多勒的死亡发问让格鲁克陷入了囧境,格鲁克张了张嘴正要发言却被纳多勒打断了。




  “说个话都犹犹豫豫,等你上了战场怕是在犹豫的时候你的战友已经被你耗死了。”




  “一位出色的医疗兵可不会因为犹豫而浪费掉了战友的抢救时间,你说是吧?”




  格鲁克沉默下来,这场与长官的战争宣布失败,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被取什么外号。




  但是他还是给这位中士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




  “蠢材们别傻站着了,赶紧出发。”




  纳多勒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向傻站在原地的士兵命令到。




  格鲁克赶紧随着大家一起跟着纳多勒移动,训练的地方处于步兵种的旁边,可能考虑到步兵和医疗兵的关系所以把他们埃的很近。




  格鲁克跟随大家进入了军方安排好的住所,宿舍内一些床位已经被其他的士兵占据了,只留下一些床位不好的。




  格鲁克往里面走去,四处张望看看哪个床的风水好,好巧不巧他一转头就看到了刚才那个猥琐的士兵正看着自己,他旁边的床位正空着,靠着窗子是一个比较好的床位。




  但格鲁克却不敢轻举妄动,他看着那名士兵,那名士兵也看着他。




  过了好久,旁边的人忍不住说道:“你做什么?你看他那么久干嘛,他又不是你媳妇。”




  格鲁克尴尬的转移了视线,那名士兵也有所察觉,他拍了拍旁边的床位,示意格鲁克选这张床。




  看到他的动作,格鲁克也不客气抱着自己的东西就丢在床上,窸窸窣窣的就开始铺床。




  那名士兵在旁边看着格鲁克,等格鲁克铺完床后才发出了问候:“你好,我叫卢卡·勒泰”




  格鲁克回应道:“我叫格鲁克·达亨克尔。”




  “格鲁克?好名字,一听就很幸运。”




  格鲁克笑了笑,谦虚的说:“也就名字带点运气,其他的我一点也没沾,除了喝水从不塞牙缝,吃葡萄从来没有吃到没籽的外,其他的没有一点好运。”




  卢卡听到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弄的格鲁克都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也跟着卢卡笑了起来。




  忽然一道严厉的声音冒出,惊的一群新兵们赶紧站好。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是纳多勒。




  他四处转了转,发现士兵们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他转身向门口走去,边走边命令士兵们。




  “快点出来集合了,时间就是金钱,训练开始!”




  一群新兵瞬间涌了出去,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了纳多勒中士的面前。




  在阳光的照射下,纳多勒挺拔的身躯显得格外的强壮,军官帽的帽檐下的阴影遮挡住了他的眼睛,没法看清他的眼神,也没法摸头他此刻的心情。




  纳多勒双手背在后面,看着太阳下的士兵说出了参军以来第一次训练的内容。




  「锻炼体能」




  也就是跑步,乍一听这没什么,毕竟这些士兵也不是草根,跑步还是没问题的。




  就这样这群一无所知的新兵们陷入了地狱,锻炼体能可不光是跑步,攀爬,游泳,爬泥潭,负重越野这些也包括在内。




  在这样被训练一天后,格鲁克他们累的爬在床上动都不想动,而隔壁床的卢卡却很兴奋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




  卢卡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格鲁克,他睡的像死猪一样,甚至还有打呼噜的前兆。




  看到他这样,卢卡也觉得没趣,盖上被子就睡了。




  在经过一个月的体能训练,这群新兵们总算是能拿上枪了。




  时间来到了八月,一群穿着德系军装的士兵拿着枪站在烈阳下,而他们的面前纳多勒却像感觉不到热一样,涛涛不绝的讲解着这把枪的用处。




  纳多勒感觉到了士兵们的兴奋,忍不住提醒了几句。




  “别太兴奋,上次有个蠢材的枪口居然对着别人,差点就打到了人,我可不希望你们误伤自己的战友。”




  “而且你们拿枪的时间并不多,现在只是让你们熟悉熟悉,好在战场上能有活下去的机会,只有你们活了下去,你们的战友才有更大的几率活下去。”




  “现在来试试。”




  听到了纳多勒的话,士兵们一个个的都站直了身子,从排头一个个的趴了下去。




  格鲁克看着手中的枪,再看看别人的动作,只能硬着头皮爬了下去。把枪架在了自己的面前,瞄准眼前的靶子。




  “一个个的来试试,罗尔你先来!”




  纳多勒指了指排头,也就是各子最高的那个。




  罗尔也墨迹瞄准靶子就啪的一声打了出去,打完后罗尔移开枪,一脸期待的看着纳多勒。




  纳多勒看了看那个靶子,随后说道:“不错8环,很有天赋,如果你不做医疗兵的话可能会更出色。”




  “好了下一个!”




  格鲁克看着旁边的战友一个个的都开了枪,他紧张的手直冒汗,背上也冒冷汗。




  很快纳多勒就点了他的名字,格鲁克抬头看向纳多勒,他的眼睛被阴影遮挡住了,完全猜不出他的心情。




  但他知道他要是再不开枪就来不及了。




  格鲁克摸了把冷汗,握住枪,不管了随便开一枪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一个医疗兵,我只是一个医疗兵,大不了被嘲讽几句就好了。




  下定了决心,格鲁克瞄都不瞄直接打了一枪出去,只听啪的一声,子弹从枪口飞出,向靶子飞去。




  纳多勒看了看格鲁克,飞快的跑向靶子,他定睛一看靶子的正中心被开了个小洞。




  他回头看了看格鲁克,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十环,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才第一次拿枪。”




  格鲁克懵了,打中了?不会吧。




  纳多勒跑了回来对格鲁克说:“你再打几枪看看。”




  格鲁克一脸懵逼的看着纳多勒,随后再开了一枪。




  纳多勒再次跑到靶子处看了看,结果他看到靶子的中间又多了个洞。




  他笑了笑,转过头去说:“你还挺不错的,是个狙击手的苗子,可惜你当了医疗兵。”




  周围的一起爬着的战友听到这个消息,都看向了格鲁克,卢卡甚至还比了个大拇指。




  ——




  到了晚上,格鲁克一如既往地倒头就睡,卢卡也被格鲁克传染了一躺下就打起了呼噜。




  ——




  枪法训练并未持续多久,在8月中旬的时候格鲁克他们正式开始了医疗兵的训练。




  如何在战场上有效且快速的扎吗啡,如何正确的缠绷带和止血带。




  正确处理各种伤患的方法。




  这些只是简单的训练但也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月。




  突然,在8月31日这天,这些被训练了两个月的士兵们被通知即将去往前线。




  在当天晚上这些士兵就被车子拉走了,格鲁克淡定的坐在车上,1939年9月1日就是波兰战役的开始的日子。




  今天突然被拉去前线想必也是为了这件事,格鲁克淡定的很,他相信只要他苟住,他就会在这场战役中活下来。




  他看着旁边这些坐立难安的士兵,只能祈祷他们也能活下去了,当然他不会忘记祈祷自己。




  格鲁克大脑疯狂的运转,思考如何在这场战役中合理的活下去。

Molinly

小剧场

  埃里(悄悄凑过来)


  “我要走了……”


  格鲁克(慢慢的看向他)


  “走啊,回去被你爹锤吧。”


  埃里:“!!什么啊!我也不想回去啊,谁叫那些波兰人手法那么准啊。”


  格鲁克(😒)


  “你要是听话一点,好好去军校学习,你至于上战场吗?”


  埃里(抱头疼哭)


  “格鲁克你变了!!!”

  埃里(悄悄凑过来)


  “我要走了……”


  格鲁克(慢慢的看向他)


  “走啊,回去被你爹锤吧。”


  埃里:“!!什么啊!我也不想回去啊,谁叫那些波兰人手法那么准啊。”


  格鲁克(😒)


  “你要是听话一点,好好去军校学习,你至于上战场吗?”


  埃里(抱头疼哭)


  “格鲁克你变了!!!”

攝影精選
Dresden(德累斯顿) D...

Dresden(德累斯顿)

Dresden is the traditional capital of Saxony and the third largest city in eastern Germany.

Dresden(德累斯顿)

Dresden is the traditional capital of Saxony and the third largest city in eastern Germany.

CCII

普鲁士的维多利亚·露易丝公主和丈夫布伦瑞克公爵(汉诺威的恩斯特·奥古斯特王子),1913 

普鲁士的维多利亚·露易丝公主和丈夫布伦瑞克公爵(汉诺威的恩斯特·奥古斯特王子),1913 

帝国雪绒花1940

德国版热爱105度的你

  克洛维大帝的笑容都比你的甜         元首酒馆的演讲围绕在耳边,热爱去扩展疆土的你   最终却成为联邦肥宅       ,  条顿森林击败罗马军团  ,日耳曼的光荣在闪烁。哈布斯堡从来不言败,反法同盟信仰永远就在  ,战拿皇   维也纳冲洗   神罗就此没,德意志分散, ......

  克洛维大帝的笑容都比你的甜         元首酒馆的演讲围绕在耳边,热爱去扩展疆土的你   最终却成为联邦肥宅       ,  条顿森林击败罗马军团  ,日耳曼的光荣在闪烁。哈布斯堡从来不言败,反法同盟信仰永远就在  ,战拿皇   维也纳冲洗   神罗就此没,德意志分散, 统一路上艰坎坷科

  俾斯麦仍在奋进    威二倾城的笑容都没你的甜   索姆之河战败   德意志难安    美术家带领下的德意志    发动二战仍败退    两极格局的到来,一墙把你分    亲人在盼故乡月   反抗的声浪    东边永远荣耀不再   德意志终获再统一     

Signor R

Die Tür (3)

埃德加糟糕的出场方式,奠定了他日后争宠时处于劣势地位的基础。

………………

我的手放在冰冷的门把手上,缓缓转动。

“别开那扇门!不要打扰你父亲,我警告过你的!”

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像一双冰冷的手扼住了我的脖子。

一切已经太晚了。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了一跳,屋子里充满了火药的气味。

一个女人坐在血泊里哭泣,她怀里的男人显然已经死了,夺走他性命的枪就躺在地板上。

“现在,你满意了?”

满脸愤恨的女人恶狠狠地盯着我,直到鲜血蔓延到我的脚下。

周围的场景在急速后退。只有那半开的扇门,好像要把我吸进去似的。

“任何情况都不要进入那个房间,我也不允许任何访客……”

我猛然...

埃德加糟糕的出场方式,奠定了他日后争宠时处于劣势地位的基础。

………………

我的手放在冰冷的门把手上,缓缓转动。

“别开那扇门!不要打扰你父亲,我警告过你的!”

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像一双冰冷的手扼住了我的脖子。

一切已经太晚了。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了一跳,屋子里充满了火药的气味。

一个女人坐在血泊里哭泣,她怀里的男人显然已经死了,夺走他性命的枪就躺在地板上。

“现在,你满意了?”

满脸愤恨的女人恶狠狠地盯着我,直到鲜血蔓延到我的脚下。

周围的场景在急速后退。只有那半开的扇门,好像要把我吸进去似的。

“任何情况都不要进入那个房间,我也不允许任何访客……”

我猛然睁开眼,看到仆人卧室的天花板。

一阵脚步声在我头顶,是他回来了。

……

“您做噩梦了么?”

施密特医生关切地发问,让我不得不抽回自己的意识。

是的,我又一次梦见几个月前父亲自杀时的情景。

梦里阴沉的感觉挥之不去,也许,这是个不太好的启示。

“别担心,梦境是潜意识的反馈,场景越真实,记忆越深刻,我们的身体会尝试去治愈过去的创伤,如果这很困扰你,我们可以深入谈谈。”

我的这位中年雇主声音轻柔,我相信他一贯对待病人的方式也是同样的和蔼。

——不,没有这样的必要。

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轻松一些,主动走过去收走那些空盘子。

我伸出的手迟疑了一下,医生的衬衫领子上有一点深色的污渍,有点像咖啡,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

一位严谨的绅士,不该在早晨还穿着沾着污点的衬衫,除非他昨天深夜才回到公寓。

我被噩梦惊醒,听到的那些脚步声,那不是梦。

——您,昨天晚上回来的很晚,您还好吗?

几周以来我几乎已经可以用手语无障碍和施密特医生沟通了。

但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关心,他明显愣了一下。

“是的,是一个病人,突发状况,不过——我想他现在已经安静下来了。”

这自然是最好的情况。

我取来干净的衬衣,看着施密特在我面前解开领口,那些烧伤从脖子一直延伸到他的手臂,而其余皮肤却苍白到吓人。

我的视线追随着那些伤痕蔓延的方向,直到电话铃猛然响起。

就像在梦里听见枪声,我迅速转身走下楼梯。

我把餐盘塞进水槽里,希望用流动的冷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楼梯上传来医生模糊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柔和高亢,

“仍然按照原计划,我来安排。”

已经没事了,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我这样安慰自己。

当我处理完一切回到起居室,施密特已经整理好了自己,他对着起居室的穿衣镜检查了一下领带,低头将折好的衬衫交给我,织物仍旧带着温度,它伸出触手,剐蹭着我的掌心。驱散我心底的寒意。

我注意到衣服上面放着一张整五十马克的纸币。

“恐怕,我今天早上得请求您帮我第二个忙了。”

……

天空呈现出令人惊讶的美丽蓝色,阳光正好,一个明媚的清晨足够让人忘记夜晚的任何不愉快。

大概一个月以前,我还惴惴不安地躺在那张满是霉味的床上,担忧未来的日子。

而现在,它们好像在闪闪发光,过去的阴影根本追不上我。

我骑着自行车,第一次觉得路两旁那些冷杉树木那么可爱。

在德累斯顿街尽头,我听到了一声呼哨。

“嘿!小姐!”

一条瘦长的影子贴着街边,迅速穿过车流,拦住了我的路。

黑头发的年轻人双手插在兜里,一边后退一边说,

“我打赌您一定还记得我!”

我当然还记得他,那只“狡猾的狐狸”,他看见我好像特别高兴。

“您这是要到哪去?”

——去买东西。

我比划着手势,不确定他是否能看懂。

“怎么,晚上有什么安排? 我看你挺开心的样子嘛,瞧瞧这一身!”

狐狸掀起盖在车筐上手帕,发出了一声更大的惊呼,

“气泡酒,熏肉,香肠……老天,你才为他工作了不到一个月,现在居然要办婚礼了?”

我站在那里,用眼神告诉他,我并不喜欢这个玩笑。

那是为客人准备的。

施密特先生需要为今晚到访的客人准备晚餐。

“任何东西,只要您觉得合适就行。”

但他给了我整整五十马克,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贵客,如果是一位身份高贵的小姐,我不希望她感到不适。

施密特先生的朋友一定同他一样,都是正直的,值得尊敬的人。

我一言不发地骑上自行车,想快速甩掉这个讨厌的尾巴。

“嘿,我只是在开玩笑,别急着走,小心!”

一辆汽车从拐角处冲过来,我转头看见司机惊恐的脸。反应过来时,我倒在地上,浑身都在疼。

自行车歪倒在一旁,车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包括已经粉碎的气泡酒瓶。

“我的天,您还好么?”

狐狸抽了一口冷气,试图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但当他看见从车里走下来的男人时,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那是一个穿着打扮极为讲究的家伙,留着令人印象深刻的连鬓须。他仅往地上看了一眼,就钻回了汽车。

一张纸币飘落下来,随即那辆该死的车扬长而去,始作俑者甚至没有一句道歉。

狐狸忙得手脚不停,满脸愧疚地帮我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重新塞进车筐。

“您怎么样?需不需要看医生?”

我摇了摇头,气泡酒瓶可怜的尸体还躺在地上。

我想我得重新再买一瓶了。

28岁电影
200万女人沦为牺牲品,德国战败最耻辱的事情
200万女人沦为牺牲品,德国战败最耻辱的事情
大风吹

  我流德是钢琴家兼音乐指挥家(灵感来自贝多芬)

  我流德是钢琴家兼音乐指挥家(灵感来自贝多芬)

狗子哭哭

《俾斯麦和他的好朋友》

[图片]
只是整活,且有亿点创人,注意避雷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要是我打的tag不合适请告诉我

大家来认认他们都是谁(我画的这么丑,我不信有人能认全🥺👊👊


只是整活,且有亿点创人,注意避雷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要是我打的tag不合适请告诉我

大家来认认他们都是谁(我画的这么丑,我不信有人能认全🥺👊👊

写诗的哥萨克
  整到一本书《德意志帝国的军...

  整到一本书《德意志帝国的军服1919-1945》,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可以等到了之后扫不来给大家看,如果不感兴趣的话我自己偷偷看了哦🤫

  整到一本书《德意志帝国的军服1919-1945》,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可以等到了之后扫不来给大家看,如果不感兴趣的话我自己偷偷看了哦🤫

帝国雪绒花1940

献给德意志的千年历史(起风了改变)

  本歌献给那莱茵河畔千年帝国历史上的每一位名人    愿雪绒花永远盛开在这片铁血和剑的历史土地    祝中德友好                                  ...

  本歌献给那莱茵河畔千年帝国历史上的每一位名人    愿雪绒花永远盛开在这片铁血和剑的历史土地    祝中德友好                                                          西罗马的根基动摇    ,日耳曼在崛起         而条顿的天依旧那么蓝,风吹向了热血   。                                                         从前创造法兰克,墨温改革   ,神罗荣耀近在眼前    也甘愿放心接受那馈赠    如今哈布已掌权   ,王权不变,翻过空位奠定诗篇,措不及防就被拿皇所击败,我曾三次瓜分了bolan  也曾七年单挑shae    不做屈服,不做投降,不做败者。我曾将青春奉献普士   也曾为统一开路   ,终将隐退,帝国将如何   逆着协约之国    让索姆落寞      小小酒馆动情演讲    让美术家上台   不知愤怒还是挑动   还是时局致   枪鸣在天空   战火已到来   最终还落败     从前攻占法兰xi         海狮计划     看着复兴似在眼前   也甘愿冲向镰锤去一战,如今鹰徽已落下   两ji格局   翻过墙来不同颜色    措不及防望向了家人,我曾创造了欧罗巴神话    也曾东征威名四海   历史所向就由他去吧,晚风吹起岸边绒花,抚平战火留下的疤,你的眼中   三色交杂   一笑开花   宣言击垮了你面前的墙   走进格局藏起的花   花中的你   向历史说话    我仍感叹历史之快   也陶醉易北河畔   不做霸主   ,不做进攻,不做进击   我终将她的历史看完   连通剑尖刺出疆域    心之所向  就随她去吧                新的德国,就让世界来看吧   。    

txwk

战争片里TK几乎身上都挂着彩,毕竟战争是残酷的,开头的精神抖擞与结尾的凄凉落魄形成鲜明对比

战争片里TK几乎身上都挂着彩,毕竟战争是残酷的,开头的精神抖擞与结尾的凄凉落魄形成鲜明对比

Different World

就感觉现在某些网文作者挺猖狂啊,还踏马写侵华鬼子男主跟中国女子谈恋爱的小说,还是欺负大家老实,你咋不写法国少女跟德国盖世太保的呢?看法国人不削你。

嗯,还有鼓吹毒枭的小说也一样。

就感觉现在某些网文作者挺猖狂啊,还踏马写侵华鬼子男主跟中国女子谈恋爱的小说,还是欺负大家老实,你咋不写法国少女跟德国盖世太保的呢?看法国人不削你。

嗯,还有鼓吹毒枭的小说也一样。

元清yugo

低质量烂活注意!大佬轻喷

是一点表情包,喜欢自取

低质量烂活注意!大佬轻喷

是一点表情包,喜欢自取

曦苒.

【德瓷】蓝色矢车菊遇牡丹

  


  是番外篇


  也算是个……


  


  粉丝达到三位数的福利(?


  

  本人呢

  就是个写文渣子


  所以呢

  

  写不好见谅哈


  ooc预警


  能接受再往下翻


  (*σ´∀`)σ


*


  落日西斜,宣告了在一天中夜晚的到来。


  瓷正在做饭,而刚处理完工作上的烂摊子...

  



  是番外篇




  也算是个……


  


  粉丝达到三位数的福利(?








  

  本人呢

  就是个写文渣子











  所以呢

  

  写不好见谅哈








  ooc预警









  能接受再往下翻










  (*σ´∀`)σ










*



  落日西斜,宣告了在一天中夜晚的到来。








  瓷正在做饭,而刚处理完工作上的烂摊子的德走进了厨房。





  德悄声走到瓷身后,抱住了瓷的腰,头抵在了瓷的肩上 。




  而瓷却像是没被德影响到似的,依旧在切菜。






  德见瓷没有理祂,贴近瓷的耳畔说道“你当时……为什么不等我先表白呢?”






  温热的气息打在瓷的耳畔,让瓷耳尖不禁泛红。






  瓷切菜的手顿了一下,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的回道“那你想让我等几年呢?”







  德听了瓷的话抿了抿唇,心虚的没有回答,但抱着瓷的手更紧了。






  瓷无奈的放下了刀,揉了揉德的头发。







  而德显然是没有想到瓷会揉祂头发,有些愣住,头也从瓷的肩上抬了起来。







  瓷趁德愣住的这个间隙,转了身,与德对视。







  瓷看着德还在愣神,看着德的眼中也满是柔情。

  

  于是踮起脚,蜻蜓点水般在德唇上留下一个吻,笑道“乖,我先做饭,你有工作就去做,别在这打扰我做饭了。”虽然是笑着,但语气中分明隐隐带了几丝威胁。








  眼见瓷要转身,德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揽紧瓷的腰,低头吻上了瓷的唇,直到氧气殆尽才松开。









  瓷一边呼吸着空气,一边想指责德。




  抬眼便对上了德委屈巴巴看着祂的眼神,怒气就在那一瞬间消了。






  只得无奈地柔声开口道“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听话。”









  德听到瓷的话,只得不再捣乱,离开厨房继续去办公了。







(做饭和吃饭略过)








  德将餐桌收拾干净后就来到卧室找瓷。





  一进门就看到瓷坐在桌前工作,德瞬间感觉有点不高兴了。





  于是走到瓷背后 ,将转椅一把转过,俯身看着瓷,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开心。






  可瓷依旧看着手中的文件,并没有抬头看。







  就这样瓷看完一份文件后,才抬头。





  瓷看着德,在德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道“乖,工作重要,明天一定。”






  德干脆也放弃了对瓷耍心眼,索性去做了明天的工作。






  瓷怎么可能不知道德想干什么呢?


  从一开始祂就知道德想干什么。



  因为祂们确定在一起之后的三天里,祂都没能下床。



  所以德一提表白祂就明白了。





  只是工作太多只得拒绝而已。



  

  

  

  


————————完—————







昨天的尾气没赶上诶……




没事,



  


下午再更一篇就好了





最近在背书


  

(*꒦ິ⌓꒦ີ)



开学第二天就考试……


唉……


( 。ớ ₃ờ)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