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国队

33万浏览    11494参与
于胜今天没有画画
❶搞了条漫 会搞个系列! 磁迈...

❶搞了条漫 会搞个系列!

磁迈的场合👍

阿花:你们年轻人的思维我跟不上了

❶搞了条漫 会搞个系列!

磁迈的场合👍

阿花:你们年轻人的思维我跟不上了

最近有人见过我吗?

一没头没尾的古早(?)脑洞

在草稿箱里发现了这个2014或15年的没头没尾脑洞。已经不记得cp是什么了虽然看起来有一个起源自2010-11年的无节操三人组穆二/Toni/克洛褶,过去式BK2006/07/08前后的鸟/布/舍/熊?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写自己不熟的球队招掐也不记得当时脑补的上下文了,能确定时间还是因为当时写了鸟二进虽然离婚始末纯属我胡说八道(


套着件松松垮垮热刺球衣的乔纳森开门把约西姆让进门。

“米洛!托马斯!托尼!不管是谁你们随便出来送一下——我爸的男朋友来接我了!”

“别胡说八道,乔纳森,我已经告诉过你无数遍了——我和你爸是同事,技术上说他还是我老板,”约西姆靠着墙不胜其烦地叹了口气,在“倒...

在草稿箱里发现了这个2014或15年的没头没尾脑洞。已经不记得cp是什么了虽然看起来有一个起源自2010-11年的无节操三人组穆二/Toni/克洛褶,过去式BK2006/07/08前后的鸟/布/舍/熊?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写自己不熟的球队招掐也不记得当时脑补的上下文了,能确定时间还是因为当时写了鸟二进虽然离婚始末纯属我胡说八道(


套着件松松垮垮热刺球衣的乔纳森开门把约西姆让进门。

“米洛!托马斯!托尼!不管是谁你们随便出来送一下——我爸的男朋友来接我了!”

“别胡说八道,乔纳森,我已经告诉过你无数遍了——我和你爸是同事,技术上说他还是我老板,”约西姆靠着墙不胜其烦地叹了口气,在“倒不是我介意这个”和“他要不是我老板我早就替他收拾你了”之间犹豫了两秒钟,但想了想还是忍了回去,“我去考察新办公楼的场地,他求我顺道接你过去跟他吃个饭,说担心太长时间没见你,你要是在米洛家里呆久了结果认了托马斯当爹就不好办了——”

“Whatever,”正值逆反期的少年懒洋洋地答道。


米洛正站在客厅里插着腰和米夏埃尔大眼瞪小眼。

“米夏,我们都分手好几年了,这一点不用我提醒你吧?”

“但我们是和平分手的嘛,而且一直是朋友啊……”米夏埃尔有点紧张地看着他,“……不是么?”

“是朋友我也不会帮你这种忙。”米洛叹了口气,“你跳槽去伦敦那几年共事过的老板跟前夫复婚,你要找人一起去参加婚礼——这到底关我什么事啊?你在伦敦那个乌克兰相好不行么?还是你的神经就真有这么粗,要么想不起来我们后来分道扬镳就是因为你一副要扎根伦敦的德行,要么就是记得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讨厌伦敦?”

米洛几乎能看到神经信号慢吞吞穿过他前男友那粗得可以的神经,让他脸上慢慢浮现出几乎是抱歉的表情来,但已经到嘴边的后半截还是没咽回去——

哦,我想起来了,因为安德烈就是你当年那个老板跟他前夫第一次离婚的导火索——在罗曼跟安德烈给你老板戴了绿帽的同时,你跟同一个安德烈反过来给罗曼戴了绿帽——”

“米洛,我真的很抱歉——我也道歉过好几次了——”

“——当年我们算和平分手就是因为这剧情太精彩,我看得都没反应过来这事其实跟我有关!”


“晚上好呀约吉!我刚收到您短信没多久来得可真够快的您可别是又超速行驶了吧哈哈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您在这稍等一下托尼正在找说好了请乔纳森捎给尤尔根的生日礼物——”托马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边连珠炮一样打招呼,一边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地不偏不倚站到约西姆和在客厅的米夏埃尔中间挡住了后者的视线。

Sparkling Water

Summer Love【8】

鉴于删掉了人物和戏份,老胡变成宽歪的经纪人(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让企鹅来客串的,跟歪演个对手戏神马的~


---------------------------------


乐队的巡演在十一月开跑,赫韦德斯如约给罗伊斯和莱万送上了首演的贵宾票,到了现场却发现中间隔了两个座位。充当了人形电灯泡的格策和魏格尔齐刷刷的表示是胡梅尔斯的安排,气得罗伊斯跑去后台找自己赖在主唱化妆间不走的经纪人跳脚。

“今天是首演,贵宾席那么引人注目你俩铁定会被拍到不说,你这人来疯的性子,等下演出中间镜头切过去再搞个kiss cam之类的,我就不要活了。”

胡梅尔斯一番话说的虽然没什么底气但却不无...


鉴于删掉了人物和戏份,老胡变成宽歪的经纪人(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让企鹅来客串的,跟歪演个对手戏神马的~


---------------------------------


乐队的巡演在十一月开跑,赫韦德斯如约给罗伊斯和莱万送上了首演的贵宾票,到了现场却发现中间隔了两个座位。充当了人形电灯泡的格策和魏格尔齐刷刷的表示是胡梅尔斯的安排,气得罗伊斯跑去后台找自己赖在主唱化妆间不走的经纪人跳脚。

“今天是首演,贵宾席那么引人注目你俩铁定会被拍到不说,你这人来疯的性子,等下演出中间镜头切过去再搞个kiss cam之类的,我就不要活了。”

胡梅尔斯一番话说的虽然没什么底气但却不无道理,罗伊斯也知道今天不该生事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好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很快就让小金毛把这一点小小的不快抛诸脑后,全心投入眼前的演出。

几首歌唱罢,德拉克斯勒和格雷茨卡在台上来了一段精彩的乐器battle,配上令人眼花缭乱的炫目灯光引得台下尖叫连连。两个人收完最后一个音,竟然各从袖口变出了一枝玫瑰花,走到台边单膝跪下送给前排的女歌迷。这一举动差点引起全场暴动,要不是安保措施完善,激动的前排歌迷几乎要冲上舞台。

一阵喧闹过后灯光暗下来,一束追光打向舞台中央缓缓升起的圆台,长身玉立的主唱先生站在立麦前唱起了一支情歌,声音温暖笑容甜蜜,直让人心里都软作一团。镜头缓缓从台下扫过去,罗伊斯看到一旁的胡梅尔斯笑得满眼温柔的样子暗自在心里吐槽他花痴,下一秒却又忍不住望向莱万,发现男人也正看着他,眸子被散落的灯光映得晶亮。罗伊斯刚想朝男朋友伸出手,人群中就响起一片惊呼,小金毛转头看向舞台,赫然发现大屏幕上是紧挨着的他和格策,而他刚刚转头倾身的动作仿佛是在与身边人亲昵耳语。格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动声色的捏捏罗伊斯的胳膊,两个人笑着朝镜头挥了挥手,又激起一阵欢呼。光影交错中,莱万站在镜头之外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恋人,突然涌起一种遥不可及的错觉。

 

首演圆满成功,罗伊斯经不住德拉克斯勒的软磨硬泡被拖着留下来参加庆祝party,这样的场合人多眼杂,莱万自然不便在场,只叮嘱了罗伊斯几句让他少喝一点就离开了。

刚刚结束了演出的乐队成员都有些兴奋,德拉克斯勒应酬了一圈下来喝了不少酒,端着杯香槟跑过去抱着罗伊斯不撒手:“马尔科我今天表现得好不好?是不是超帅!”

罗伊斯拍拍小孩后背揉对方头发:“是,你今天超帅!”

德拉克斯勒兴冲冲的掏出手机拉着罗伊斯自拍,按下拍照按钮的瞬间男孩偏过头快速的在罗伊斯的侧脸上落下一个吻,然后呵呵的傻乐着不说话。罗伊斯看他脸颊通红的亢奋状态知道小孩是喝醉了,只好哄着他先在沙发上坐好再去找赫韦德斯来领人,找了一圈却连个人影也没见。

阳台上,同样喝了不少酒的主唱先生跑出去吹风,胡梅尔斯紧跟着出来,手里还拿了件外套:“披上点,夜里凉。巡演开始了,你可不能生病。”

赫韦德斯接过明显比他大了两个码子的棉质夹克披上,侧过头看向胡梅尔斯:“你对所有人都这么细心么?”

“我这个人一向粗心大意,不过有时候例外。”黑发的男人耍贫嘴。

赫韦德斯不置可否的笑笑,转过头去望天。

“哦,差点忘了,为了庆祝你首演成功我准备了个小礼物。”胡梅尔斯煞有介事的说着,两手一翻一下子从袖口变出了一枝红玫瑰,“送给你。”

“这,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赫韦德斯接过花有些惊讶的问对面的人。

“就之前在后台,莱昂和尤利安练习的时候偷偷学的。”男人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神情,像是等待肯定的小孩子幼稚又可爱。

赫韦德斯把花攥在手心里,忍不住的嘴角上扬:“谢谢你,马茨。”

“谢就不必了,不如你再请我来看演唱会吧,你今天唱的那首Lot to love真好听。”

“你喜欢?那送给你了。”

“真的?那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不如你下次唱这首歌的时候加一句‘送给我亲爱的马茨’?”经纪人先生脸不红心不跳的提要求。

“少臭美了你,”赫韦德斯把外套丢还给胡梅尔斯,转身往回走,“我的歌只送歌迷和男朋友。”

“……嗯?”这下轮到胡梅尔斯愣住,“刚刚不是说送我了么……”

已经走远的赫韦德斯忍不住捏着玫瑰偷偷笑起来:“笨蛋。”

 

 

 

 

罗伊斯原以为德拉克斯勒只是喝多了闹腾,酒醒了自然会把照片删掉,谁知道小孩不仅没删照片还连夜发了ins,并且配上了一连串雀跃的亲吻emoji。罗伊斯举着手机看着那一串生动的emoji以及评论区一片尖叫爱心的沸腾景象,只觉得头围向胡梅尔斯靠拢。然而两边的经纪人反倒都觉得没什么,一张在庆祝party上亲吻脸颊的照片,无论是理解成演出之后情绪亢奋还是和前辈之间关系亲近都不值得大惊小怪,给粉丝们一点让他们津津乐道的小话题也未尝不可。但让罗伊斯忐忑的是,莱万未必会这么觉得。

为此,罗伊斯不仅提早收工去了两个人共同的住所,甚至还亲自下厨拌了沙拉,又在罗伊斯夫人的电话指导下煮了一锅卖相有些惨烈的红菜汤等莱万下班回家。但这一切在波兰人眼里却变了味道,罗伊斯的蓄意讨好仿佛意味着这些纷纷扰扰的绯闻是他有意而为之。莱万摇摇头,驱赶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不愿在和罗伊斯有限的相处时间里提起这些令人不快的话题,更不想吵架,有时候什么都不说或许对双方都好。莱万把红菜汤盛进小碗里,和切好的面包一起端上餐桌。

看着小金毛举着块面包啃的脸颊鼓鼓,莱万忍不住揉揉他没打发胶的柔软金发:“明天我休息,你呢?”

“我一早就要出通告,”小金毛可怜兮兮的撇嘴,“有个杂志要拍。”

“好吧,那我就在家给我们的大明星做点好吃的吧。想吃什么?”

“我要吃羊排和奶油蛤蜊汤!”小金毛眼睛瞬间亮起来,莱万最近很忙,已经许久没下厨了,“还有芋头包!”

“好。”莱万伸手擦擦罗伊斯嘴角沾上的面包屑,“不过光吃肉可不行,我再做个青菜。”

“唔,不要胡萝卜!”

“好,不要胡萝卜。”

 

清晨的闹钟准时响起的时候,天刚蒙蒙亮,罗伊斯卷着被子缩在莱万怀里哼哼唧唧的挣扎着不想起床,莱万抬手关掉闹钟,有些心疼的亲亲怀里人的金色发旋:“要不就不要去了,请一天假也没什么,我给马茨打电话。”

“不行的,不可以让人家觉得我不敬业……”

“你最近都在熬夜看剧本,总睡这么少哪行?”

“唔,没事的…Lewy我起不来了,你拉我一把…”罗伊斯闭着眼睛伸出胳膊,被莱万从床上半拉半抱的架进浴室。

莱万给罗伊斯挤好牙膏又把牙刷递到对方手里,男孩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金发倚着他刷牙,困倦得眼皮都睁不开,用冷水洗了把脸才精神起来。莱万在确定对方已经完全清醒不会摔倒之后才去到厨房,趁着罗伊斯打理头毛的间隙给他烤了吐司煎了蛋,还热了一杯牛奶。莱万盯着牛奶在微波炉里打转的时候,一身清爽的小金毛走进来从背后抱住他的腰。

“早安,Lewy。”

莱万侧过头和罗伊斯接吻:“早安,宝贝。”

罗伊斯在莱万的注视下乖乖消灭掉了煎蛋和大半吐司,又咕噜噜的把牛奶喝得一滴不剩。莱万用纸巾给小金毛擦掉奶胡子的间隙手机响了,魏格尔到楼下了,时间刚刚好。

“要想我。”罗伊斯临出门前踮起脚在莱万嘴角落下一个吻。

“嗯,要好好吃午饭。”莱万微笑着冲小金毛挥手,目送对方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

在围着工作连轴运转了半个月后,莱万终于迎来一个难得的休息日,今天他大概可以不被电话和邮件烦扰,安静的回去补个觉,下午去买些食材,晚上做几个罗伊斯喜欢的菜。小金毛最近工作辛苦,比上个月他出差之前瘦了许多,眼看着过段时间又要进组,是该趁这几天好好养回来才行。

 

时装杂志的拍摄是早前就定好的,罗伊斯比原定时间还早不少就到达了场地,原本拍摄应当很顺利,然而一切都被小金毛锁骨和侧颈上几块遮不住的红色痕迹毁了。虽说可以依靠后期处理掉,但胡梅尔斯和魏格尔一致认为对于一个单身偶像,随意跟人鬼混这种传闻是绝对要不得的。原定的服装大都要换,布景也要做相应调整,好在他们到得早还有些时间,魏格尔只好急匆匆的去跟造型师和摄影团队沟通,又紧急联系品牌方调换衣服,折腾了半天救急的服装总算都送了过来。

那边魏格尔还在帮着调布景,胡梅尔斯只好亲自下场充当苦力给罗伊斯烫衣服,手忙脚乱了一大通后,经纪人先生举着一大堆烫得板板整整的衣服靠在休息室的更衣间门口,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马尔科,我上辈子一定渣了你一万次,所以上帝让我这辈子赎罪。”

罗伊斯从隔间的帘子后面伸出手,声音里带着点忍不住的笑意:“我宽恕你了。”

胡梅尔斯赶忙把一件白色的高领衫递过去:“那考虑换个经纪人吗?”

罗伊斯套上针织衫,“唰”的一下拉开帘子:“马茨•胡梅尔斯,你有没有良心!作为你的多年好友,我把卖身契都放心的交到你手上,你就这么对我?!”

“我错了…”胡梅尔斯第一时间摊开双手认怂,恭敬的给小金毛展开外套:“您请。”

“哼。”罗伊斯动作潇洒的套上大衣出门,留给胡梅尔斯一个嚣张的背影,徒留饱受压迫的经纪人先生独自对着休息室的大镜子感慨自己事业艰难。

 

-----------------------------------------

TBC


可能还有那么一丢丢兔羊?

欺压老胡简直是我的快乐源泉2333~






pigletguai
那个男孩长大了,祝幸福

那个男孩长大了,祝幸福

那个男孩长大了,祝幸福

The River

  当年真的是看走眼了。

  这种触碰到原则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不会再写关于他的任何同人了,永远不会。

  再见。慢走不送。

 

  当年真的是看走眼了。

  这种触碰到原则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不会再写关于他的任何同人了,永远不会。

  再见。慢走不送。

 

Faith Klose

真正让人伤心失望的不是"厄齐尔"们
♢幻想人设的nc粉,真该。一直洗,现在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了,受不了了,怪谁?

看到厄齐尔言论新闻下的几条评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伤心,你真的太让我们失望了。”
“可怜的堆堆,一定是被人利用了。”
“再见,祝你永远幸福,就像你的名字一样。”(这条最恶心)

总有男球迷吐槽“很多女球迷非常无脑,之会舔颜或者yy同人,觉得偶像哪里都好”。是偏见吗?是。有道理吗?有。
在这类问题上,某些女球迷确实让人反感。事实是,与男球迷相比,现今女球迷受饭圈文化影响更大,更容易对偶像产生不切实际的精神依赖和幻想。同样作为女球迷,我承认这一切,同时告诫自己绝对不...

真正让人伤心失望的不是"厄齐尔"们
♢幻想人设的nc粉,真该。一直洗,现在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了,受不了了,怪谁?

看到厄齐尔言论新闻下的几条评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伤心,你真的太让我们失望了。”
“可怜的堆堆,一定是被人利用了。”
“再见,祝你永远幸福,就像你的名字一样。”(这条最恶心)

总有男球迷吐槽“很多女球迷非常无脑,之会舔颜或者yy同人,觉得偶像哪里都好”。是偏见吗?是。有道理吗?有。
在这类问题上,某些女球迷确实让人反感。事实是,与男球迷相比,现今女球迷受饭圈文化影响更大,更容易对偶像产生不切实际的精神依赖和幻想。同样作为女球迷,我承认这一切,同时告诫自己绝对不能成为这样的女球迷,也一直对她们的恶心深有同感。
对于我来说,在球迷圈里最反感的就是把nc粉圈那一套带进来的“小解解”。天天“我们家堆堆真可爱真帅”是你的自由,然而曾经我评论他有几场踢得太软,表现不好,态度消极(明显的),解解们就开始泼妇骂街“凭什么说我们家堆堆”。至少大部分男球迷在反驳时谈数据更多。后来,她们又闻着合影事件的气味大骂德国足协,侮辱巴拉克、马特乌斯,根本不管厄齐尔表现怎样,也不在乎合影事件根本是厄齐尔自己导致的。只知道她们家堆堆。厄齐尔说他自己不带有任何的政治意图,但正是他自己将事件上升到了政质层面;德国本土球迷种足歧视确实严重,但厄齐尔踢得差是事实,名宿们没有说错。
她们不是眼虾,是心虾。因为某个瞬间喜欢上一名球员,就觉得他哪都好,认为他就是多美好的人,什么事都偏向他维护他。这不是饭圈,厄齐尔做大多数事情不会像艺人一样以讨粉丝喜欢为目的,包括是中国粉丝。厄齐尔说他只关心足球不关心政质,可他的做法完全相反!结合过往历史,他就是个不安分的足球人,非常热衷于政质。她们呢?自己无视事实,如今伤心得死去活来,我只想说活该。合影事件只知道洗,现在他支持图杀你的同胞,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了,受不了了,怪谁?
怎么知道他是被利用?她们住在他肚子里?看看他发了什么,他表达得很清楚,然而还盲目信人设!真正让人伤心失望的不是这些"厄齐尔",而是堆堆nc粉们。不是每个“厄齐尔”都会说出心声,他们内心的民足主义极duan主义倾向更不需要向粉丝负责。质问“让我们失望”?呵,粉丝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他就这么觉得,就是认为zg郑府打击kb是在压迫msl,觉得为了“民足自由”去沙人放火实施爆炸就是对的。
至于“祝他永远幸福”的那几位,我想说,他支持图杀你的同胞,你还这么含情脉脉。是,你没被炸。

Lonris

出了 有缘人愿意收就收走吧


自传 精装彩印 英文版

Gunning for greatness

出了 有缘人愿意收就收走吧


自传 精装彩印 英文版

Gunning for greatness

Prophet 6-0091
多棱鏡 FTA

欧洲杯字我小观察-德国队

欧洲杯字我小观察-德国队

Sparkling Water

Summer Love【7】




彻夜长谈的后果是罗伊斯毫无疑问的睡过了头,并成功错过了上午的通告。如果不是厄齐尔在把罗伊斯的电话打到关机之后亲自上门逮人,屋子里的两个人估计可以直接睡到地老天荒。

没有通告的克罗斯睡眼惺忪的坐在一床乱糟糟的被子里,床边支棱着头毛的罗伊斯披着件浴袍单脚一跳一跳的穿袜子。莫名被戳到了笑点,克罗斯揉着眼睛大笑起来,下一秒就被小金毛用团成球的袜子击中。克罗斯捡起掉在床上的袜子丢回去,被罗伊斯闪身躲过后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抱着堆衣服走进来的厄齐尔。

“要不要我安排个真人秀给你们俩打情骂俏啊?”厄齐尔觉得自己的头围要向胡梅尔斯靠拢了。

“不要!”克罗斯和罗伊斯异口同声的拒绝。

“不要就赶紧...




彻夜长谈的后果是罗伊斯毫无疑问的睡过了头,并成功错过了上午的通告。如果不是厄齐尔在把罗伊斯的电话打到关机之后亲自上门逮人,屋子里的两个人估计可以直接睡到地老天荒。

没有通告的克罗斯睡眼惺忪的坐在一床乱糟糟的被子里,床边支棱着头毛的罗伊斯披着件浴袍单脚一跳一跳的穿袜子。莫名被戳到了笑点,克罗斯揉着眼睛大笑起来,下一秒就被小金毛用团成球的袜子击中。克罗斯捡起掉在床上的袜子丢回去,被罗伊斯闪身躲过后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抱着堆衣服走进来的厄齐尔。

“要不要我安排个真人秀给你们俩打情骂俏啊?”厄齐尔觉得自己的头围要向胡梅尔斯靠拢了。

“不要!”克罗斯和罗伊斯异口同声的拒绝。

“不要就赶紧给我换衣服!”厄齐尔把挑好的衣服扔在床前凳上催促罗伊斯换上。

“尤利安呢?”罗伊斯边系扣子边啃厄齐尔递过来的全麦面包,“他明明说早上来接我的。”

“他在曼努那,”厄齐尔拿起手边的牛奶喂罗伊斯喝了一口,“他昨天去约书亚家过夜被拍到了,曼努正想办法善后。”

“被拍了?!”罗伊斯被点燃了八卦热情,“没拍到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吧?”

“你盼我们这些做经纪人的点好吧!”厄齐尔把最后一小块吐司塞进罗伊斯嘴里,推着人往外走,还不忘扭头叮嘱一下克罗斯,“托尼你今天自己安排,我不管你了,不要闯祸!”

 

 

 

 

#基米希 堡垒之夜#

#基米希 游戏黑洞#

#基米希 菜#

 

在基米希和魏格尔爱巢共度万圣夜的新闻攻占各个娱乐版面后没多久,ins上几个关于基米希堡垒之夜的话题悄无声息的被顶上了热门榜。有友人上传了几段前一晚同基米希和魏格尔等人通宵对战的视频,并配上了一段吐槽基米希技术太烂的文字,视频播放量迅速突破百万,评论风向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所以,约书亚你带个男人回家就是为了开黑?[嘲讽][大笑]”

“一大早搞得兴师动众我还以为要公开恋情呢,事实证明麻麻高估你了[摊手][笑哭]”

“说实锤的,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白眼]”

“无良媒体骗我流量,散了吧……[咒骂]”

 

“视频哪来的?”赫韦德斯边浏览段子聚集的评论区边问坐在对面的诺伊尔,“他们两个共处一室通宵玩游戏这种说辞你也就骗骗单纯的小粉丝了,况且约书亚根本不玩堡垒之夜。”

“当然是找人做的。”忙活了一早上,诺伊尔终于有空坐下来喝杯咖啡喘口气。

“这么快!你什么时候知道他俩被拍到的?”虽然一向了解诺伊尔的工作效率,赫韦德斯还是不免有点惊讶。

“昨天半夜...”诺伊尔再次想起了凌晨被杂志社的线人突如其来的电话支配的恐惧,“那两个小混蛋happy的时候我就爬起来想办法给他们收拾烂摊子了。”

“能者多劳,能者多劳。”赫韦德斯这两句安慰怎么听都带了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贝尼,我现在越看你越有那只大头狐狸的影子了。近墨者黑,当心当心。”

“你啊,还是先操心那两个小崽子吧。”

“不是吧贝尼,你这么快就沦陷了?”

“早呢,”赫韦德斯先生开始傲娇,“我是那么好追的吗?”

“这就对了嘛。”诺伊尔露出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容向赫韦德斯伸出手,后者起身跟他击了个掌,出门吃早餐去了。

 

“阿嚏——”

正在歌迷见面会现场忙活的胡梅尔斯愣了几秒,掏出手机给赫韦德斯传简讯:降温了,注意保暖啊。[玫瑰][玫瑰][狐狸]

 

 

 

 

克罗斯在罗伊斯家里泡了一整天,从前一天晚上起阿内的车子就在公寓楼下没离开,克洛泽那边却一条消息都没有。克罗斯有点沮丧,他打开电视调到正在播放的网球赛试图转移注意力,然而连最爱的费德勒也不能拯救他的心情了。最终克罗斯决定听罗伊斯的话,回去跟克洛泽好好谈谈。

宅子的主人不在家,倒是家里的佣人们对离家出走不足二十四小时的小少爷的归来表示非常开心,忙活着要给他做点好吃的。克罗斯没什么胃口,随便喝了一点汤就跑到楼上卧室去了。克罗斯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思考见到克洛泽要怎么开口,焦虑的在地毯上走来走去,可一直到数着羊栽倒在床上也没等到克洛泽。

 

六点三十分,闹钟准时响起。克洛泽伸手按掉床头的闹钟,翻了个身准备起床却压到了某样东西。

“呀——”

被子里传来一声痛呼,紧接着一个金色的小脑袋冒了出来 —— 克罗斯顶着一头乱毛,左手抓着被压痛的右手,脸上是睡梦中被惊醒的迷茫。

克洛泽凌晨返回大宅的时候就已经听佣人说克罗斯回来了,他还轻手轻脚的上去看了熟睡的男孩一眼,却不知道小家伙怎么会一大早的出现在自己床上。此刻看着克罗斯一脸懵懂的可爱表情,克洛泽觉得之前生的气都散了个干净,下意识的想问他压到哪里了疼不疼,可转念想起那天晚上克罗斯拖着箱子离开时倔着性子说的那些话,又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克洛泽盯着克罗斯沉默了半晌,最终转身进了浴室。水声很快响起来,克罗斯此时也完全的清醒过来。

其实我可以进去。

克罗斯脑子里蓦然响起一个声音,然后被他迅速的丢进回收站清空。那样的话他大概会真正的惹怒克洛泽,然后被永久驱逐出这栋宅子。

他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呢?克罗斯清楚的回忆起了前一晚等克洛泽等到睡着的自己是如何半夜醒来又是如何仗着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溜进了克洛泽的卧室,并且恨不得穿越回几小时前掐死发疯的自己。可是现在一切都于事无补了,他给自己的道歉选了一个最匪夷所思的开场,并且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刚刚被压到的指骨在一跳一跳的痛,和左侧太阳穴处的疼痛踩上了一样的频率,从前一天晚上就没怎么进食过的胃也开始痉挛着起哄,克罗斯觉得自己难受的快要晕厥。最终他选择自暴自弃的躺倒回床上,把自己整个埋进存留着卧室主人气息的被子里,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小鸵鸟。

水声停止了一段时间,浴室的门打开,紧接着是软底拖鞋踩在地毯上的声音,轻微的几不可闻,却每一下都像是踩在克罗斯的耳膜上。最终脚步声的主人停在了床前。

“收拾一下,下楼吃早餐。”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主观心理暗示催生了幻觉,克罗斯没从这句话里听到冷硬的怒意,反倒是听出了几分无奈的妥协意味。

一定是幻觉。在用完了整个早餐却没收到克洛泽的一个眼神一句问话后,克罗斯愈发肯定了这一点。

“他真的生气了。”克罗斯趴在一桌子剧本上无精打采的给罗伊斯发消息,末了还加上一个哭泣emoji。

收到消息的时候,罗伊斯正倚在莱万怀里看电影,波兰人把剥好的甜橙一瓣一瓣喂到他嘴里。看到那个流泪的emoji罗伊斯不厚道的想笑,世人哪知道他们眼里高贵冷艳的iceman内心里竟然住着个为爱痴狂的小男孩呢。

“你怎么知道?他骂你了?”

“比那糟多了…他不理我了!”克罗斯的消息回的很快,结尾的表情由流泪变成了大哭。

罗伊斯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他从莱万怀里爬起来,举着手机端端正正的回复消息:“别急别急,他多半是放不下面子,你主动认个错他肯定就不生气了。”

“…好吧,我试试。”这一次的回复隔得有点久,克罗斯回复完就没了动静。

罗伊斯撂下手机去扯莱万的胳膊:“如果我们吵架之后我离家出走,但你觉得我在无理取闹,你很生气,你会希望我怎么做?主动认错能让你消气吗?”

“我想是的,宝贝。”波兰人非常诚实的点头。

“零分!你应该说你永远不会让我认错!”罗伊斯狠捏一把莱万的脸,把他赶去继续剥橙子。

 

 

 

 

蓦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克罗斯的思绪,是荣格·海尔曼。海尔曼今天并没有跟克洛泽一起出门,而是留在了宅子里。

“克罗斯少爷,能占用您一点时间吗?”管家先生彬彬有礼,“我想带您看样东西。”

克罗斯觉得有点奇怪,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海尔曼是故意等着克洛泽走远才背着克洛泽来找他。什么东西是海尔曼需要瞒着克洛泽给他看的呢?

克罗斯跟着海尔曼去到了顶楼的藏书阁,这里是克洛泽的私人领地,四面墙上巨大的书架上存放着各色书籍,男人有时候会在这里呆上整整一天。

海尔曼从一个隐蔽的柜子里取出一本相册,相册看起来有些旧了,封皮上有细微的磨损痕迹,但看得出主人在非常精心的保管。克罗斯有些疑惑的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都是些克洛泽的照片,确切的说是年轻的克洛泽还有一个男孩子。笑着的闹着的在海边在雪山脚下在克罗斯熟悉的琴房里……每一张都是他们两个人。

“这是谁?”克罗斯指向照片上站在克洛泽旁边的金发男孩。

“这是约纳斯少爷,先生的弟弟。”

“米洛的弟弟?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事实上连听说也没有,多年前克罗斯就知道克洛泽已经没有亲人了。

“您当然没有见过他,因为约纳斯少爷在十二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海尔曼的眼睛里藏着极深的悲伤,仿佛光是提起这个名字都是令人痛苦惋惜的。

“他、他是怎么去世的?”

“克洛泽家族原本是世代生活在慕尼黑的名门望族,到先生的父亲这一辈衰落了,被驱逐到波兰。后来先生全家在奥波莱遭仇家追杀,只有先生和年幼的约纳斯少爷幸免于难。十几年前先生返回慕尼黑,重建家族势力夺回属于克洛泽家的生意,我们渐渐的在慕尼黑重新占有了一席之地。本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就在这个时候,约纳斯少爷失踪了。那天我去学校接他回家,他都已经上了车,可我只不过去给他买了个冰淇淋,再回来他就不见了……”时隔多年再度揭开那些痛苦的回忆,海尔曼脸上是痛心疾首的懊悔与自责。

“先生疯了似的派人到处去找,可都没有音信。后来我们收到了一张少爷的照片,对方没有提任何条件,也没有再跟我们联系。再后来,有人在河边发现了无名尸体,确切的说是…零碎的尸体。”

“那之后先生身边再没有过任何人,直到你出现。”

“托尼少爷,先生不是不疼爱你,他只是太在意你了,所以才竭尽所能的隐藏你们的关系。你和我们这些人是生存在不同世界里的,先生不让你过问他的生意只是不想你卷入这些危险和是非。我希望您能明白先生的用心,听先生的话,因为你是他唯一的家人,也是他绝对不能失去的人。”

海尔曼所说的一切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克罗斯的想象,过去的十年里那些对他们之间关系的极力隐藏那些看起来近乎于监控的贴身保护那些对家族生意的闭口不谈都有了原因。那些曾经让克罗斯质疑自己在克洛泽心中分量的事,正是克洛泽最深沉的在意。

沉默良久,克罗斯再开口时声音里带了一丝自责和愧疚:“荣格,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不懂事还总是惹祸。”

“不,我从来都没那么想过。”海尔曼的眼睛里重新蕴起一点笑意,“你是个好孩子,跟约纳斯一样,你们都是最好的孩子。”

 

 

 

 

晚餐前,克罗斯十分郑重的约克洛泽在书房见面,克洛泽本以为小家伙是性子过了要跟自己讲和,没想到一进门男孩就不由分说的抱住了他。

“哥哥。” 克罗斯紧紧的抱着克洛泽,把脸也埋进男人胸前,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长大以后,克罗斯就很少这样称呼克洛泽了,此刻突然的一声“哥哥”让克洛泽的心霎时间柔软得一塌糊涂。

“对不起,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任性妄为,我不该干涉你的工作,更不该说那些话。可那些都是气话都不是真的,我心里不是那么想的。你是我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你。”

“我知道,哥哥知道。”克洛泽抬起手臂拥住怀里的男孩,手轻轻抚上对方的脊背,“哥哥不该凶你,哥哥也给你道歉。”

“托尼,我们是一家人,意见不合可以吵架,但不能轻易说要离开这样的话。我生气是因为你把自己置于危险里,而我最在乎的是你的安危。你是我捧在手心里金尊玉贵养大的小王子,不是任何人可以相比的。所以托尼,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好吗?”

克罗斯乖乖点头,又仰起脸问克洛泽:“那你还生我的气吗?”

“傻瓜,我哪会真生你的气。”克洛泽捏捏克罗斯的鼻尖,“虽然你一点都不听话。”

“哪有!”克罗斯皱起鼻子做了个小鬼脸,而后又重新抱住克洛泽,语气里带了几分郑重其事的意味,“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哥哥。”

 

 

 ————————————

TBC


脑补了一下从被子里钻出来的小托尼,谁能对这样的托尼生气呢~(///▽///)



直到老骨头给了我一无针

我搞到真的了!

老糖和片片的soundpod发了巨糖

1.问:他国家队还和哪些人有联系?

糖:balle per oliver kahn 还说他和巴拉克很频繁的发信息

2.问:夏天童话最后那段关于要不要庆祝的吵架。

糖:我和巴拉克之所以是好朋友就是因为我们对彼此真诚。说他们从小就认识u21还是23 一起经历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viel Scheisse) 然后成为了朋友,真朋友。我们到现在还有联系,什么都可以一起谈论 。

主持人:也会谈论足球吗?

糖:当然也谈论足球。

主持人:“比如勒夫又在搞什么鬼。”

糖:比如勒夫又在搞什么鬼。没有啦,比如我收到达姆施塔特邀请的时候我们就谈了很多,他也给出了他的建议。...

我搞到真的了!

老糖和片片的soundpod发了巨糖

1.问:他国家队还和哪些人有联系?

糖:balle per oliver kahn 还说他和巴拉克很频繁的发信息

2.问:夏天童话最后那段关于要不要庆祝的吵架。

糖:我和巴拉克之所以是好朋友就是因为我们对彼此真诚。说他们从小就认识u21还是23 一起经历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viel Scheisse) 然后成为了朋友,真朋友。我们到现在还有联系,什么都可以一起谈论 。

主持人:也会谈论足球吗?

糖:当然也谈论足球。

主持人:“比如勒夫又在搞什么鬼。”

糖:比如勒夫又在搞什么鬼。没有啦,比如我收到达姆施塔特邀请的时候我们就谈了很多,他也给出了他的建议。


不是听写,是听完回忆,很可能有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