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奥音乐剧

1695浏览    92参与
Hailee7101

最近好多人搞的小瓶子

p2p3按语言大致分了一下做了两张空白图

突然发现这大概就是个补全计划清单,我看的剧还是太少了呜呜

最近好多人搞的小瓶子

p2p3按语言大致分了一下做了两张空白图

突然发现这大概就是个补全计划清单,我看的剧还是太少了呜呜

踪

【卢表】感冒

#时间是罗朱首演结束后,他们开了一夜的派对吹了一夜的冷风,然后病倒了的三伯


————————————


“咳咳咳……”


  透着虚弱的咳嗽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颇为突兀。Mark艰难的将手从厚厚的被子下举起,抽出了口中的温度计。


  深绿色显示屏上的黑色数字在阳光下显的模糊不清,Mark将体温计凑近,眯起眼睛才透过迷蒙的视线看到了上面的数字。


  101.7°F。...


#时间是罗朱首演结束后,他们开了一夜的派对吹了一夜的冷风,然后病倒了的三伯

 

————————————

 

“咳咳咳……”

 

 

  透着虚弱的咳嗽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颇为突兀。Mark艰难的将手从厚厚的被子下举起,抽出了口中的温度计。

  

 

  深绿色显示屏上的黑色数字在阳光下显的模糊不清,Mark将体温计凑近,眯起眼睛才透过迷蒙的视线看到了上面的数字。

 

 

  101.7°F。

 

 

  果然是发烧了,还是高烧,真要命。怪不得这么难受,希望明天不会烧傻,发烧烧到傻可真是太惨了。

 

 

  他胡思乱想着,用手肘杵着床,侧身将体温计放到床边的桌子上。仅仅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却仿佛听到了浑身上下肌肉和关节的悲鸣,每条神经和细胞都像在对着大脑拼命的唱着【悲惨世界】。被酒精入侵的大脑配合着肌肉与神经,惨烈程度就像是19世纪正在直面炮火的法国土地。

 

 

  Mark摔回床上,肌肉酸胀无力,骨头缝中往外溢出冷气,但他却热的想要将被子撕扯开来,高烧的感觉令他疼到想要蜷缩成一团。宿醉后的大脑昏昏沉沉,若隐若现的刺痛像是卡在喉咙的鱼刺,拔不出,咽不下。

 

 

“该死……早知道这样昨晚就不和他们喝一晚上酒还吹冷风了。”

 

 

  将手背放在眼皮上,他很想下床去拿客厅木桌抽屉里的家庭医疗箱,那里面有止痛并且可以退烧的布洛芬,然后去厨房的水龙头接一杯水狠狠的喝一口,但是他却难受到动一下都艰难无比。

 

 

  金属门锁被钥匙拧开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随后就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他昨晚好像没有扣上防盗链,如果是小偷的话希望他能给自己接一杯冷水。

 

 

  Mark有些神志不清的想着,直到他看到了进屋的人是谁。

 

 

  “Lukas?怎么是你?”

  

 

  Mark有点震惊的睁大双眼。

 

 

  “不然你以为是谁,小偷吗?”

 

 

  Lukas看着仰躺在床上睁大双眼的Mark,他总是用发蜡固定在脑后一丝不苟的略长金色卷发已经在头上互相纠缠的难舍难分,忍不住嘴角勾起一抹忍俊不禁的笑意。

 

 

  “烧成这样了怎么还不吃药?”

 

 

  他走上前,将手掌伸进Mark的领口,就感受到了不正常的高温,他皱紧眉头,本显得有些忧郁的眉形变得充满怒气,也让被他动作震惊到的Mark哑了火。

 

 

  “我现在浑身疼到起不来床,怎么去吃药。”

 

 

  Lukas看着脸和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烧的通红的Mark,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转身去客厅拿药。

 

 

  “药箱在桌子下第二个抽屉里!”

 

 

  怕他找不到,Mark大声的说着,却被大脑传来钝痛封住了嗓子。

 

 

  “我知道在哪,你老实躺着。”

 

 

  Mark看着去而复返的Lukas,他的手中拿着他刚才心心念念的布洛芬和一杯水。阳光透着玻璃洒在Luckas的身上,Mark觉得他好像看到了耶稣基督。

 

 

  他顺着Lukas的力道起身吃完了药喝完了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真的觉得好了很多,他看着搀扶他好友,真情实感的道着谢。

 

 

  “不过为什么我比你高,比你壮,可是我发了高烧而你却什么事都没有?”

 

 

  Mark很疑惑,他也问了出口。Lukas低头思索,他看着Lukas在阳光下仿佛闪着光芒的金发有些出神,与自己的颜色相似,可是却又更深一些。

 

 

  “可能是我的体质比你好?”

 

 

  Lukas耸了耸肩膀回答,而听到他的话后Mark撇了撇嘴,却被仿佛从骨头里传来的冷意激了一个寒战,布洛芬的药力开始逐渐侵蚀胀痛且迟钝的大脑。他打了个哈欠,拍了拍Lukas揽着自己的手臂示意自己要躺下,但转头却看到了正在沉思的Lukas。

 

 

  “在奥地利,以前的老人们会搂住发烧的孩子促进他们排汗助于退烧,要不要试一试?”

 

 

  Mark看着眼前的青年,阳光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边,昏沉的大脑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对这句漏洞百出的话提出了质疑。

 

 

  “为什么以前却没有听你说过这个?”

 

 

  “因为以前你并没有发过这么严重的烧。”

 

 

  浑身的冷意再度来袭,听到解释后Mark胡乱的应答着,反手将Lukas摁在了床上,掀开被子笼罩住两个人,将额头抵住对方冰凉的脸颊,叹息了一声,便彻底陷入黑暗。

 

 

  Lukas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瞳孔聚焦的极限令他看不清眼前的人,他闭上双眼,将头离Mark又进了一点。

 

 

鼻尖摩擦着对方的脸颊,Mark灼热的呼吸就喷洒在脸上,两个人的呼吸交错着。Lukas的手顺着他的T恤的下摆伸进去,抚摸在青年微烫的肌肉上。

 

 

  “能被这种借口骗到,可真是……”

 

————————————END————————————


疼痛部分是本人高烧真实经历👋👋

 

瑟兰汀里希伯爵

最新消息,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返场演出:由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带来的德奥音乐剧《伊丽莎白》经典片段“Ich gehör nur mir „

而你们的下一句话是: 

三 厨 狂 喜。

(草稿流,ooc,辣眼睛,不喜慎点)

(最近压力大,审美取向有点龙舌兰化)

最新消息,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返场演出:由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带来的德奥音乐剧《伊丽莎白》经典片段“Ich gehör nur mir „

而你们的下一句话是: 

三 厨 狂 喜。

(草稿流,ooc,辣眼睛,不喜慎点)

(最近压力大,审美取向有点龙舌兰化)

Marange Seibcat
摸鱼使我快乐!大爱姬丁菜市场!

摸鱼使我快乐!大爱姬丁菜市场!

摸鱼使我快乐!大爱姬丁菜市场!

草日大
长情的人会一直长情吧……

长情的人会一直长情吧……

长情的人会一直长情吧……

GIN
赶个尾巴,卢大佬生日快乐!

赶个尾巴,卢大佬生日快乐!

赶个尾巴,卢大佬生日快乐!

踪

【一粒沙】我因为过于正、直和你们格格不入

#死神办公室系列

#论实习期的马死神有多难

#主卢豆腐×马死神,TPU大三角和麻水仙提及。

Summary:

————————————

“蛤!”

一声大喊在耳旁炸开,吓得还是实习生的马死神将手中的文件稳稳的甩到了身后罪魁祸首的脸上。

“是前辈啊,吓我一跳。”

马死神拍了拍胸口,咽下了快要脱出喉咙的心脏。他低下头看了眼刚刚整理好的,现在撒的满地都是的文件,经验尚轻的马死神在心底留下一滴鳄鱼泪。

他叹了口气,认命的俯下身收拾着残局。

“大橘你这不行啊,连这点程度就接受不了?”

麻死神揉着被拍的发疼的鼻梁,他假装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弯腰收拾惨状的后辈,麻死神...

#死神办公室系列

#论实习期的马死神有多难

#主卢豆腐×马死神,TPU大三角和麻水仙提及。

Summary:

————————————

“蛤!”


一声大喊在耳旁炸开,吓得还是实习生的马死神将手中的文件稳稳的甩到了身后罪魁祸首的脸上。


“是前辈啊,吓我一跳。”


马死神拍了拍胸口,咽下了快要脱出喉咙的心脏。他低下头看了眼刚刚整理好的,现在撒的满地都是的文件,经验尚轻的马死神在心底留下一滴鳄鱼泪。


他叹了口气,认命的俯下身收拾着残局。


“大橘你这不行啊,连这点程度就接受不了?”


麻死神揉着被拍的发疼的鼻梁,他假装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弯腰收拾惨状的后辈,麻死神不怀好意的眯起眼睛。


“那这样,你岂不是要尖叫?”


他凑上前,俯趴在后辈身上。唇瓣贴近他的耳朵,金色的半长发滑落在男人略有些胡茬的脸侧。在死神们独有的诱惑音色中本就属于沙哑的嗓音,压的更低。


他坏心眼的挺了挺跨,手拍了一下男人的后臀,在男人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哈哈大笑蹦跳着跑掉。


“哈哈哈哈哈!!大橘别忘了组长主任他们叫你过去!!”


马死神已经被这一系列的操作搞的蒙住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跑的连影子都没有了。


马死神的脸从脖颈到额头涨红的像一只番茄,刚刚整理好的文件再次洒落了一地。


等马死神的脸温度降低后,他捧着怀中重新整理好的文件,向主任办公室走去。


他走到办公室门口,听见里面隐隐传来的谈话声。


“…人员紧缺…进组…人才……”


“…考虑人选…同样……”


马死神敲了敲门,在他还没听到应答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


一名死神从里面走了出来,但是和马死神他们的标配黑礼服与金发不同的是。


男人穿着华丽的黑色长袍,一头乌黑的头发柔顺的搭在胸口和后背上,从额头向后半扎起,有零星的亮线穿插在其中。


男人从他身旁走过,他没有他高,所以马死神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漂亮的脸蛋上全是闪闪的亮片,还细心的打了些在唇上。


他们在门口对视了一眼,男人冲着马死神点头示意,马死神也跟着局促的点了点头后,男人转身抬头挺胸高冷的离去。


“是大橘阿,进来座吧,正好有事和你商量。”


马死神抬起头,看向屋中。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有一万个麻前辈在跑来跑去,并JAJA的喊叫着露出标志性兔子牙大笑。


屋中。


TB组长穿着黑色的礼服在办公桌后正襟危坐。


而他身旁的U组长。


光裸着上半身,腰上扎着黑色的女士皮质束腰,肩膀上岌岌可危的挂着一个有着夸张毛领的黑色小坎肩。下身穿着一个短小的皮裙,一双白腿套在黑色的蕾丝裤袜中,脚上穿着有着尖锐细高跟的黑色尖头鞋。


“大橘,愣着干什么,进来坐。”


他看着男人用带着黑色及肘蕾丝手套的手,捋了捋梳理蓬松的浅金色及肩卷发。眨了眨粘着长度可怕的睫毛,眼皮上涂满了亮片与紫色眼影的眼睛。扫的粉红的脸颊,上面叠着有点发蓝的高光。嘟起的嘴唇用紫红色唇膏画大了一圈,用着属于死神业绩王的诱惑嗓音说到。


马死神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表情,因为他难以想想刚才甚至还有别人在这件屋子里谈着正事。所以他现在学习TB主任,面无表情,正襟危坐。


“看到刚才的死神了吗?”


马死神点了点头。


“他是隔壁的主任。”


马死神肃然起敬。


“也是组长、最佳员工、最美歌声、颜值第一。”


等等!前面的还好后面的都是一些什么鬼?


马死神在心中大声质疑着。


“总之,他们组很缺人,缺到只有他一个人。”


马死神了解了,再次对男人涌起敬意。


“他来咱们组里借人才来了。”


马死神再次点了点头,但马上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不确定的问着严肃的主任。


“那,您的意思是我……”


“所以你觉得小麻去的话可行吗?不过他走了就没人带你……”


“可以,我觉得可以。像麻前辈这种组里的优秀人才,就应该去别的组发光发热,让人羡慕我们组人才济济。”


马死神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主任的话,虽然他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但是这阻止不了他即将逃离阴霾的狂喜心情。


TB主任认同的点了点头,他随即说到。


“那好,就决定是他了。还有啊…”


马死神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你也实习了很长时间了吧。”


马死神点了点头。


“那你就去做实习期的最后一场任务吧。”


马死神有些疑惑,最后?


“好!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


他立刻反应过来,压制住胸口嘭嘭直跳的心脏。


TB主任欣慰的冲着他点了点头,他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马死神兴奋的转身出门,他体贴的回身关上门。好像是他出现了错觉,他听见上锁的一瞬,门内响起了TB主任和U组长的声音。


“我只是一个撩人的异装癖~”


“从著名的精灵旅社而来~”


马死神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

这是他实习期最后的一个任务,也是他死神生涯中的第一个任务。


今天他就要收割任务目标的灵魂了。


马死神低头看着从麻前辈那里讨来的死神守则笔记,一丝不苟的低头背诵着。


“第一条:用诱惑的音色将其吸引。”


“第二条:用迷人的容貌将其虏获。”


“第三条:给予目标以死神之吻,令其得到自由。”


“第四条:切记……”


切记什么?


马死神来回翻看着笔记,整个笔记上就记到了切记。


他叹口气,将笔记叠上塞进衣兜里。


“麻前辈没有说,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算了任务要紧。”


他缩在阴影里看着他的任务目标,匈牙利王储卢豆腐。


马死神躲在角落里,看着卢豆腐在办公桌前挺直背脊,手中不断的写写画画修改着文件。


这是个难得的正经人啊。


马死神心中感叹。


他深吸一口,做足了心理准备,迈腿出去打算来一场演练无数次的教科书般的死神降临。


他嗓音优雅磁性,容貌俊美,从黑暗中缓缓走出,带着死亡的诱惑。


“终于到了我们打破沉默的…”


“你来了,死神。”


卢豆腐抬头看向他,打断了他的话。


“……你认识我?”


马死神有些疑惑,他不曾记得他见过卢豆腐,毕竟他曾经的外勤也只是陪U组长去找pia丽莎白女士而已。


说起来也不知道当时在pia丽莎白女士身旁的那个孩子现在如何了。


卢豆腐挑了挑眉,站起身,他看着从阴影处现身的死神,嘴角向上勾起。


“我从未忘记你,我的朋友。”


卢豆腐金色的短发向后梳着,他湖面一般清澈湛蓝的眸子涌现笑意。


马死神想了想,他还是想不到他们究竟在哪里见过,于是他略有些心虚的看向了卢豆腐。


“我的朋友,你是来取走我性命的吗?”


马死神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卢豆腐缓缓走到他面前。他强撑着面无表情,淡淡的看着卢豆腐。


“呵……那么,给予我死神之吻吧。”


卢豆腐上前主动的揽住马死神的腰,他将手枪塞进有些呆滞的马死神手中。抓着他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马死神有些懵掉了,难道任务目标都是这么的主动吗?他在一次在心里过了一遍死神攻略手册。


第一条:用诱惑的音色将其吸引。


他大概可能成功了?


第二条:用迷人的容貌将其虏获。


这个没可能,划掉划掉。


第三条:给予目标以死神之吻,令其得到自由。


最重要的一条。


马死神低头看向怀中的人,卢豆腐的眉毛像是委屈一样的皱着,眼神透露着期待,甚至主动的抬起了下巴。


这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死神之吻,和他所猜测所演习的完全不一样,顺利的吓人。


马死神咽了口口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托住卢豆腐的后脑勺,猛地将头向下砸去。


“砰”


一声枪响


他吻到了一片柔软上,但那显然不是嘴唇。


马死神猛地睁开眼睛,看向怀中已经失去意识的人。


远方,克罗克城堡。


“我亲爱的朋友,怎么了?”


一只修长手的在麻死神的眼前晃了晃,令他回过了神。


麻死神看向面前与他面容颇为相似的长发优雅男人,他勾起唇,抓住那只手置于唇边落下一吻,无所谓的笑了笑。


“可能是不小心忘了什么,算了,既然忘记了,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我们接着喝下午茶吧。”


而死神办公室的守则上,黑色墨水中的一排鲜艳的红色颜料在句式的末尾展示着存在感。


第四条:切记,一定要将死神之吻印在唇上。否则,后果自负。


马死神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没有生气的躯体,又抬眼看了看面前一模一样的人。


“主任,组长,前辈,我好像闯祸了。”


马死神吓的奶音都出来了。

————————————

“所以说你就是当初那个孩子?pia丽莎白女士是你的母亲??”


看着卢豆腐点头,马死神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当年的画面闪现在眼前。


U组长猛地抬头,将满头的秀发甩到脑后。他走着优雅的步伐牵起pia丽莎白女士的手,他们肩抵着肩,鼻尖与鼻尖的距离很近,踩着节拍旋转,几乎就要吻上。


那时候还是一个黑天使的马死神,看着穿着黑色礼服的U组长和一身华丽白色衣裙的pia丽莎白女士,一时之间被他们两人眼神间的火花与闪电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他曾经一直以为那两个人是一对。


马死神‘啪’的一巴掌就拍在了额头上。


“走吧,我带你去见组长和主任,自己犯的错就要自己承担。”


他的声音低落,而卢豆腐却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哒哒哒哒,哐!”


脚步声急匆匆的响彻在办公室前的空旷走廊上,马死神一把将主任办公室的门推开。


“砰”


他面无表情将门关上,深吸了一口气。


他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组长,主任,是我。”


“进来吧。”


马死神拉着卢豆腐进了屋子,他看着衣着恢复正常的U组长和TB主任一人负手站在旁边,一人板着脸坐在椅子上。


果然,刚才U组长将TB主任抓着领子压在桌子上亲吻的一幕是幻觉而已,马死神确定的点了点头。


他拒绝思考他们之间混乱复杂的男女关系。


“大橘,有什么事情吗?”


TB主任皱着眉头,他看着马死神。


“噗,大橘?”


卢豆腐忍不住低低的笑出声,马死神看着卢豆腐,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从来没觉得这个昵称如此的羞耻过。


他不自在的转移了话题,将事情原委都说了一遍,马死神看TB主任和U组长全都皱起眉头表示沉思,他有些慌张局促。


“大橘,你先回去,我去问问别的组有没有相似的情况。”


“……好。”


他拉着卢豆腐,卢豆腐乖巧的牵着他的手。


只不过回头时在马死神看不到的地方,冲着TB主任和U组长点头,而他们二人也对他报以友好的微笑。


“到底怎么办,我会不会重新变成黑天使?”


马死神有些焦急,还没等卢豆腐说出什么安慰的话,远方就传来了麻死神那极其富有特色的略微沙哑的嗓音。


“大橘!任务如何?”


没一会,他们两方就相遇了,麻死神牵着麻少爷好奇的看着马死神身旁的卢豆腐。


他用食指摩擦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猛地凑上前去,和青年鼻尖贴着鼻尖,他眼神带着诱惑。


“那么,美人,你是谁呢?”


卢·美人·豆腐好脾气的笑了笑,他抬起头,光线照到了马死神能看到的半边脸上,漂亮的像个白天使。


而阴影所覆盖住的另半张脸,麻死神清晰的看到了卢豆腐的眼神,听到了他的声音。


“ZZEEEIITTTT!!!”


麻死神猛地向后跳了一步,他震惊的看着卢豆腐,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马死神。


“啧啧啧,没想到啧啧啧。”


在马死神略有些迷茫的注视下,他啧啧称奇摇头晃脑的搂着麻少爷,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迷茫的眼神转向了卢豆腐,而卢豆腐回以他一个圣洁的微笑。


那闪着光的微笑却令马死神生生打了个冷战。


多年以后,带着橄榄死神的马死神喝了一口杯中的温水,看着已经成为同事的卢死神留下了被阴霾所支配的泪水。

————————————END————————————

带了邵死神玩。

麻袋贱贱的撩骚然后被卢大佬吓一跳。

————————————

小剧场:

#关于称呼

马死神还是黑天使的时候,有着傲视众人的身高,修长的身体上覆盖着的薄薄的肌肉,脸也是非常的俊美。最重要的是,有一头漂亮的浅金色长卷发。

有着出色成绩和外表的他 曾是同期甚至是所有黑天使们羡慕又爱慕的对象。

但随着岁月的流逝,黑天使变成了死神后备役,长发剪短,体重也在直线的上升。

在一次高空跳跃的测试时,黑天使从高空的站台所跳下,那‘乓’的一声巨响砸在了众人心头。

而黑天使略有些软软的声音响起,令在场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某种体型超标的猫科动物。

当时还是组长的TB死神和U死神对视了一眼。

‘这孩子以后决定姓名的时候不如就叫大橘吧’

当然这个称呼没有成功,不过这也就此变成了马死神的昵称。

————————————

老银银生快!最爱你了吧唧啵!

Mr.Amp
画了!是吵架什么的(划掉)色差...

画了!是吵架什么的(划掉)
色差使我变得丑陋

画了!是吵架什么的(划掉)
色差使我变得丑陋

踪

【TDV/赫阿】雪天的回忆

#管家小阿的回忆 

#小阿回城堡前经历有二设 

Summary: 窗外的雪还在下,但屋中的火炉却温暖至极。 

———————————— 

洁白绵软的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

阿尔弗雷德停下手中擦拭花瓶的动作,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雪。

他怔怔的发呆,随即自嘲的笑了一下。

“现在的我,应该感受不到什么叫做冷了吧。”

毕竟,他已经‘死’了啊。

他低下头继续擦试着手中的花瓶,思维发散着,不可抑制的想到了他还是人类的时候。

那时他还年轻,还有着一腔为爱献出生命的天真想法。

他来到...

#管家小阿的回忆 

#小阿回城堡前经历有二设 

Summary: 窗外的雪还在下,但屋中的火炉却温暖至极。 

———————————— 

洁白绵软的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 


阿尔弗雷德停下手中擦拭花瓶的动作,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雪。


他怔怔的发呆,随即自嘲的笑了一下。 


“现在的我,应该感受不到什么叫做冷了吧。” 


毕竟,他已经‘死’了啊。 


他低下头继续擦试着手中的花瓶,思维发散着,不可抑制的想到了他还是人类的时候。 


那时他还年轻,还有着一腔为爱献出生命的天真想法。


他来到了这座神秘的城堡,为了救回他心中的爱。 


初来乍到的梦,未插入心脏的木钉,寻找到爱的惊喜和被拒绝的错愕。 


一场致命的舞会,被尖牙深深插入脖颈后,那一瞬间的刺痛和随之而来的快感。 


他在这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甚至改变了他的一生,让他变成了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怪物。 


永生不死。


多么令人向往的一件事。


但,阿尔弗雷德能感觉到的只有无比的空虚,黑暗,与寂寥。


身边的人在逐渐一天天老去,而只有自己维持着年轻的样子。 


五年,十年,容貌不变会令人钦羡。 


十五年,二十年,三十年,容颜不老只会令人恐慌。 


那也是一个下雪天。 


阿尔弗雷德现在还记得,那天晚上。


和蔼的村民变得冷漠,友善的邻居口中充斥着恶毒的咒骂,慈祥的神父满脸狰狞。


他们举着木桩,砸破了他的木门。


十字架举在眼前,无力感在身体里蔓延开。圣水泼在了身上,痛苦的灼烧感深入骨髓,他尖叫着露出了不属于人类的尖牙和利爪。


他迷茫的听着他们恐惧的惊呼,他听到了今早还给他送了一篮面包的大婶的尖叫声。 


“他果然是恶魔!烧死他!”


这个纯朴村庄的村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从来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阿尔弗雷德很茫然,向来单纯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他被村民们绑了起来,绑在了下雪天的夜晚。 


他靠着身后的木桩,每个人的脸他都一一扫过。 


兴奋,爽快,憎恨,厌恶,恐惧,惊慌。 


每个眼中的情绪都不一样,却唯独没有他想要的。 


他看着他们点起火把,那橙色的火焰,明明是带来温暖的。


但此时此刻。


雪花轻轻的亲吻着阿尔弗雷德睡衣外的肌肤,他感觉到的只有彻骨的冷。 


他冷的缩着肩,眼睁睁的看着那火把的靠近。 


橙色的火苗舔舐上了他的胸口,灼伤了他的睡衣和他的皮肤。 


“吼啊啊啊啊!” 


他的惨叫与痛呼将那个举着火把的年轻人吓了一跳,他强忍着身体的疼痛第一次使用了他从城堡带走的那份力量。 


他挣开了绳索。 


真是感谢上帝,他们没有将他像耶稣基督一样绑在十字架上。 


他像一只灰溜溜的老鼠,从这个村庄狼狈的逃离。 


“我的朋友,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好了要陪我跳舞的吗。”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他回头。 


果然,男人衣衫不整的靠在门口。 


薰衣草所染织的蕾丝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体上,露出洁白的胸膛。紧窄的黑丝绸裤子包裹在那双修长的腿上,脚上穿着擦拭的反光的皮鞋。 


阿尔弗雷德看着男人随意的拢了拢头顶散落的淡金色长发,慵懒的挑起眉梢,声音透露着哀婉的控诉。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娟布与花瓶放下,走向了他。 


“就一会儿,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干完。” 


“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将自己沉浸在音乐与舞步中。 


他抱着男人,将自己的头埋入他的脖颈。 


窗外的雪还在下,但屋中的火炉却温暖至极。

————————————END————————————

踪

【豆腐死神】深渊

#卢豆腐×马死神

#豆腐视角的自杀。

Summary:他害怕着黑暗的危险,也痴迷于死亡的诱惑,最终他亲吻了深渊。

————————————

鲁道夫的精神其实不是很好。

而他自己清晰的知道这一点。

幼时,母亲的偏心忽略,祖母的霸权压制,父亲的冷眼旁观,旁人的阿谀奉承。

都是建造这一切的基石。

而这一切都爆发于那只死于他手中的猫。

他的手就这么掐在了它纤细的脖颈上。

它真的好小。

轻盈的身体像是一团棉花,即使是年幼的鲁道夫也可以轻易的抱动。

低低的呜咽声像他的妹妹刚出生时那样的柔软,虚弱。

挣扎时的抓挠,因为太过年幼而没有那么坚硬的利爪,显得柔弱无助。

而鲁...

#卢豆腐×马死神

#豆腐视角的自杀。

Summary:他害怕着黑暗的危险,也痴迷于死亡的诱惑,最终他亲吻了深渊。

————————————

鲁道夫的精神其实不是很好。


而他自己清晰的知道这一点。


幼时,母亲的偏心忽略,祖母的霸权压制,父亲的冷眼旁观,旁人的阿谀奉承。


都是建造这一切的基石。


而这一切都爆发于那只死于他手中的猫。


他的手就这么掐在了它纤细的脖颈上。


它真的好小。


轻盈的身体像是一团棉花,即使是年幼的鲁道夫也可以轻易的抱动。


低低的呜咽声像他的妹妹刚出生时那样的柔软,虚弱。


挣扎时的抓挠,因为太过年幼而没有那么坚硬的利爪,显得柔弱无助。


而鲁道夫就那么的看着,手中用力,看着那柔软的生命就这么消逝在了手中。


鲁道夫看着它紧闭的眼睛,瘦弱的胸膛却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感情所充斥,涨的他鼻尖泛酸。


它是他幼年时唯一的朋友。


而他的朋友就这么永远的沉睡在了他的怀中。


他将它葬在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隔天。


鲁道夫推开寝殿的门,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衣的金发男人。他如同墙上壁画所绘制的天使一般俊美,就这么坐在自己的床边。


鲁道夫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他不希望男人离开。


“她不会来了。”


男人用磁性的嗓音诉说着令他伤心的话语,他很委屈。看着男人转身要走,他双手抓住男人的肩膀,意图阻止。


他很怕男人认为他是个胆小鬼,怕他认为匈牙利的王子是个懦弱无能之人。


他将扼死好友的事情对着男人诉说,男人挑了挑眉,留了下来。


他搂着男人的肩,将头埋在了男人的脖颈上,呼吸之间都是男人身上说不出来,但是很好闻的味道。


他趴在男人的身上,男人搂住了他。


他的怀抱很温暖,热度烫的鲁道夫和他接触的皮肤有点发疼,鲁道夫突然想哭,但是他忍住了。


“你会永远的陪在我身边吗?”


他小声的问着男人,而男人的回答没有让他失望。


“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鲁道夫闻言满足的笑了笑,睡意将他逐渐侵蚀,他趴在男人的怀中,紧紧搂着他。


这一定是上帝补偿给我的,独属于我的朋友。


在陷入黑暗之前,他是如此的想到。


男人如他所承诺的一般,一直在他的身边陪伴着他。


在他的母亲抛弃他和他的父亲远走后。


在一直压制着他的祖母去世后。


在他和他的父亲因为政治意见相左吵架后。


已经不再是孩童的鲁道夫有着俊美的容貌。他耀眼的金发整齐的梳理着。淡淡的眉毛总是仿佛忧愁般的蹙着,浅色的蓝绿色双眸仿佛是平静的湖面,清澈又引人入胜。高挺的鼻梁下,粉白的唇瓣总是抿紧的。他身着象征着皇室的浅蓝色礼服,墨绿色的荆棘花如同缠绕在他的心上。


他闭着双眼趴在男人的腿上,享受着这仅有的片刻宁静。


男人抚摸着他的头,有力的手指轻柔的穿梭在他整齐的发丝里。


他隔着衣物感受着男人身上温度,一如既往的热度令他贪恋,他很难以想象,男人竟然有着这么灼热的温度。


他不再如同幼年一般懵懂无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渐渐的明白了男人的身份 而男人不老的容貌证实了这一点。


他大概知道为什么他会经常的看到男人,每当想到这里,他都忍不住嗤笑,却不知道嗤笑着谁。


此时此刻他不想再想任何无关的事情,只想享受着这个仿佛只有着他们二人的世界。


但往往事与愿违。


他的下巴被男人抬起,他最爱的声音从那双淡色的唇瓣里涌出,他看着男人如阿波罗一样俊美的容貌慢慢的靠近他,而鲁道夫也仿佛被诱惑一般缓缓贴近着男人。


突然,他猛地转头躲开,这不对劲,这不像男人平时的样子。


男人对他如老师,如父亲,如兄长。


但是他却贪恋着男人的温柔,俊美。这感情日渐曾深,但他知道男人不会回馈给他他想要的情感。


想起他的身份,鲁道夫明悟了,他转头看向男人。


男人的嘴角勾起,看着他,他身上穿着他们当年相遇的那件白色衣服。


他的手抚摸着鲁道夫的脸,手心的温度让鲁道夫留恋又不舍。他着迷的看着男人的绿色眼睛,他抬手摸着脸上男人的手,顺着男人的力道像他靠近。


最后他还是偏头躲开了。


他不是不想离开,只是不想这么离开,他还有他没有完成的心愿,他放不下太多的事情。


他转身离开,没有回头,他怕他回头就会后悔。


而再一次见到男人的时候。


鲁道夫被匈牙利的人民所抵抗,在街道游行的资产家,贫民,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抵制着他。他的父亲要处决他,而被他赋予全部希望的母亲,为了自己的自由和与父亲争执的倔强,拒绝了帮他。


鲁道夫拿着一把银色的手枪。


他漫步在梅耶林的石路上。


他想起了他这可笑的一生。


幼时作为一个一种权利和自由的象征被母亲和祖母争夺。稍大一些时,作为胜利者的母亲,她的冷漠将他刺的遍体鳞伤。而在他成为皇储后,与父亲的意见相左,民众的抵制,都将他推向了浓重的黑暗。


而为数不多的带有彩色的回忆,就是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


他突然很想见到他。


鲁道夫举起手枪,他冰冷的手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所握住。


他转过身,目光紧紧的盯着男人。


鲁道夫将另一只手轻轻揽在了男人的腰上,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拿着手枪的手被男人缓缓举起,贴在了太阳穴的位置,他的目光一瞬也没有离开男人的脸。


男人的头向下缓缓地靠近,鲁道夫猛地抬起头吻住了他。


他的舌突破了男人牙齿的防御,触碰到了里面和他同样柔软的舌尖。在男人有些震惊的注视下,他舔砥着男人的口腔,像在沙漠里的旅人渴求水源一般。


男人的身上总是有着一种迷人却说不清的气质,而他如今终于知晓这是什么了。


陷入黑暗之前,鲁道夫仿佛看到了当年他扼死的幼猫,他去世的祖母,就这样在远方默默的看着他。


他总是害怕着黑暗的危险,却也痴迷于死亡的诱惑,最终他亲吻了深渊。


一滴泪水滑落滴入土壤。


伴随着一声枪响。


死亡之花盛开在梅耶林的山谷中。

————————————END————————————

这里设定的是精神有问题的鲁道夫在情绪特别不稳定的时候才能看到Tod。

生日快乐酥酥,食用愉快mua!

/////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你要如何逃离自己的阴影?


从副歌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这句开始 毒性太强 才发现一个20年前创作现在都有人画同人的音乐剧巨坑...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你要如何逃离自己的阴影?


从副歌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这句开始 毒性太强 才发现一个20年前创作现在都有人画同人的音乐剧巨坑...

Mr.Amp
害 画了个污土豆的挂件打算搞搞...

害 画了个污土豆的挂件打算搞搞(菜鸡发言)

我画不出污叔万分之一的美 我哭爆

害 画了个污土豆的挂件打算搞搞(菜鸡发言)

我画不出污叔万分之一的美 我哭爆

丕瑜
画完啦幼年茜茜和麻兔!

画完啦幼年茜茜和麻兔!

画完啦幼年茜茜和麻兔!

GIN
和子轩轩的互绘是之前她搞的麻兔...

和子轩轩的互绘
是之前她搞的麻兔子和sisi @虞子轩。

和子轩轩的互绘
是之前她搞的麻兔子和sisi @虞子轩。

踪

【豆腐死神】你的声音伴我入眠

#现代AU


summary:美梦初醒,怅然若失


————————————


鲁道夫最近失眠了。


鲁道夫抬起头,他照着梳洗室的大镜子,看着镜里的脸。


脸色苍白,眼下有着淡淡的青色。他叹了口气,直起腰,拿起毛巾抬手擦了擦从脸颊滑至下颌的水珠。


他最近失眠了,而且失眠的很厉害,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踏实的睡一觉。


他拿...

#现代AU

 
  

summary:美梦初醒,怅然若失

 
  

————————————

 
  

鲁道夫最近失眠了。

 
  

鲁道夫抬起头,他照着梳洗室的大镜子,看着镜里的脸。

 
  

脸色苍白,眼下有着淡淡的青色。他叹了口气,直起腰,拿起毛巾抬手擦了擦从脸颊滑至下颌的水珠。

 
  

他最近失眠了,而且失眠的很厉害,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踏实的睡一觉。

 
  

他拿起身旁的手机,点亮了屏幕,像以往一样刷着YouTube。

 
  

《【ASMR】Der  Tod的低语伴你入睡》

 
  

鲁道夫挑了挑眉头,他走回卧室。

 
  

他把自己砸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标题。

 
  

Der  Tod…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贯穿了他的一整个童年,是他儿时的玩伴与崇拜的人,却在父母离婚后却突然消失。

 
  

他本以为他会在父母离婚后去追求他的母亲的。

 
  

鲁道夫出神的想着,他低低的嗤笑了一声。他用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心态,点开了Der  Tod的主页。

 
  

主页很干净,只有零星的几个视频和一个介绍。

 
  

【死神会在美梦中,取走您的灵魂】

 
  

鲁道夫有点呆住了,越来越熟悉的感觉促使他带上了耳机。

 
  

他点开了视频。

 
  

视频的开始是一片漆黑,左耳仿佛是被人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鲁道夫一个激灵,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低低的气音传来。

 
  

鲁道夫猛地一下弹坐了起来,他死死盯着手机 ,而耳机里的男人却还在安抚他的大脑。

 
  

“今晚又见面了。”

 
  

他在右边说着,男人的嗓音因为气音而有些辨别不出真实的音色。但小时候被他哄着入睡过的鲁道夫,却将这嗓音刻在了心底深处。

 
  

“今天,我们来讲,一个追寻自由的女孩的故事吧。”

 
  

他转到了左边说着,男人温柔的嗓音令他沉醉。他闭上眼睛,关上手机的屏幕,放空自己的大脑,久违的睡意侵蚀了他的神经,将他拉进了无边的梦境中。

 
  

————

 
  

“我们今晚玩什么?”

 
  

鲁道夫拿着手中的玩具,冲着高大的男人举起左手。

 
  

“乐高机甲?”

 
  

又举起小小的右手。

 
  

“还是拼装火车?”

 
  

他睁着碧蓝色的大眼睛看着男人,栗金色短发的白衣男人将他抱在怀中,轻巧的像抱一只猫崽。他的大手在他的头上揉了揉,鲁道夫捂住脑袋撅着嘴委屈的看着男人。

 
  

“为什么妈妈不来陪我,她是不喜欢我吗?”

 
  

男人低低的笑着,鲁道夫委屈的将头靠在在他的胸口。肌肉紧实的胸膛传来震动,让他耳朵发痒,但他没有推开男人。

 
  

“她不回来了,但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哄你入眠伴你入睡。”

 
  

鲁道夫抬起头和男人对视,他软软的说

 
  

“我会做一个伟大的英雄,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当然,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鲁道夫的额头被男人吻了一下,他甜甜的笑着,闭上眼睛。

 
  

————

 
  

鲁道夫睁开眼睛,他坐起身,双手蹂躏着头顶柔顺的金色半长发。

 
  

“骗子……”

 
  

他的失眠好了,但是美梦初醒。

 
  

怅然若失。

 
  

————————————END————————————

 
  

我脑补的是卢表版的,但你们想咋脑补都ok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