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州

40733浏览    8699参与
言烟引子
c我这个鸽子终于肝出来了(?)...

c我这个鸽子终于肝出来了(?)

(悄悄艾特@青青青青青青青青琳琳diao!!!🇨🇳 )

(大晚上艾特唯恐打扰佬佬)(?)

c,果然还是我太渣了

(这个设定我之后也会码的)(虽然会咕一会)(???)

c我这个鸽子终于肝出来了(?)

(悄悄艾特@青青青青青青青青琳琳diao!!!🇨🇳 )

(大晚上艾特唯恐打扰佬佬)(?)

c,果然还是我太渣了

(这个设定我之后也会码的)(虽然会咕一会)(???)

美丽绝缘神伊川缘
约稿xx,10r一张,可砍价,...

约稿xx,10r一张,可砍价,最多5r。美丽人设镇楼,盗图爬。

约稿xx,10r一张,可砍价,最多5r。美丽人设镇楼,盗图爬。

SIxty-nine

我发现我画画真的不好看🌚

我发现我画画真的不好看🌚

♡浅逝·玉溪♡

堂良甜文

“诶,你看,那周家公子居然在这百猎场抱着只兔子跑了。”

周府。

“孟鹤堂,你去百猎场干什么啊?”他的孟哥傻笑着:“我去找秦霄贤了。”“你找他干什么?”九良明显吃醋了。“呐。”孟鹤堂得意地笑笑,“秦霄贤教我做的。”九良低头一看,一支纸做的玫瑰花在他眼前,九良的脸一下子红了。。。。。。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我好垃圾)

“诶,你看,那周家公子居然在这百猎场抱着只兔子跑了。”

周府。

“孟鹤堂,你去百猎场干什么啊?”他的孟哥傻笑着:“我去找秦霄贤了。”“你找他干什么?”九良明显吃醋了。“呐。”孟鹤堂得意地笑笑,“秦霄贤教我做的。”九良低头一看,一支纸做的玫瑰花在他眼前,九良的脸一下子红了。。。。。。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我好垃圾)

小张老板

求文

宣娜刑侦文

谢谢

求文

宣娜刑侦文

谢谢

顾卿辞

这里是顾卿辞啊!

  因为我是一名学生


    又有选择困难症


   所以你们想看什么文


   就私信我吧❤️❤️

  因为我是一名学生


    又有选择困难症


   所以你们想看什么文


   就私信我吧❤️❤️

然然喜欢大楠

禁止上生正主     九龄18岁   九龙18岁

咖啡味a龄   牛奶味o龙

王九龙和张九龄是一对青梅竹马。好到那种超过道德底线的那种。所然这么说但是俩个人都以为对方对自己都是纯兄弟。虽然都有过在一起的想法,但都没有说出来。

九龄分化的比较早,本以为自己是个o,但没想到自己是一个a。现在就希望九龙是个o。

九龄得知九龙发化成o的时候九龄开心极了。但是不过压力也大,因力一个o三年难遇,所以王九龙分化成o全学校都知道了。为了不让到手的鸭子飞了,张九龄决定明天就去告白。

明天二更,...

禁止上生正主     九龄18岁   九龙18岁

咖啡味a龄   牛奶味o龙

王九龙和张九龄是一对青梅竹马。好到那种超过道德底线的那种。所然这么说但是俩个人都以为对方对自己都是纯兄弟。虽然都有过在一起的想法,但都没有说出来。

九龄分化的比较早,本以为自己是个o,但没想到自己是一个a。现在就希望九龙是个o。

九龄得知九龙发化成o的时候九龄开心极了。但是不过压力也大,因力一个o三年难遇,所以王九龙分化成o全学校都知道了。为了不让到手的鸭子飞了,张九龄决定明天就去告白。

明天二更,会跟这个不多。有可能还长点。


嘿()

柒七四

不一会儿饭就做好了,他们边吃边聊,突然在二楼穿出了一声巨响,他们背着声巨响给吓得不轻,赤牙说:“要不然我上去看看?”

阿七说:“不行,怎么能让学生去呢,这太危险了。”说完阿七就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要上楼。

江蕙莲急忙说道:“不,阿七老师,你自己一个人去的话可能会被人打倒或者是被带走,我们一起去吧。”

赤牙去厨房拿到了一个擀面杖,他又在厨房找了找,发现有一把剪刀。正好可以用来防身,赤牙立马把这把剪刀给了他一直暗恋的师姐,江蕙莲。

他们小心翼翼的上了楼之后发现楼上储物间的窗户貌似被人用铁撬给撬开了,阿七走向前去看见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东西在动。

阿七往那个地方走去,果不其然,那是柒!...

不一会儿饭就做好了,他们边吃边聊,突然在二楼穿出了一声巨响,他们背着声巨响给吓得不轻,赤牙说:“要不然我上去看看?”

阿七说:“不行,怎么能让学生去呢,这太危险了。”说完阿七就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要上楼。

江蕙莲急忙说道:“不,阿七老师,你自己一个人去的话可能会被人打倒或者是被带走,我们一起去吧。”

赤牙去厨房拿到了一个擀面杖,他又在厨房找了找,发现有一把剪刀。正好可以用来防身,赤牙立马把这把剪刀给了他一直暗恋的师姐,江蕙莲。

他们小心翼翼的上了楼之后发现楼上储物间的窗户貌似被人用铁撬给撬开了,阿七走向前去看见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东西在动。

阿七往那个地方走去,果不其然,那是柒!

阿七为了逃命只能夺过赤牙的棍子把柒打晕了过去,为什么用棍子打呢?因为虽然他要逃命但是他是一位老师,不能划伤学生。

他们趁着柒还在昏迷的状态下把他绑了起来,等到柒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他捆绑起来了。

柒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杀了我,我就会十倍百倍的换回来!!!”

赤牙不敢和他对视,因为他知道这个计划是柒和他一起串通好的,赤牙同学因为支撑不住,害怕事情暴露所以就从阿七家里的窗户跳楼了,不过楼层不高,所以他就没有骨折了。

但是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是泥土和雨水还有一些伤痕,江蕙莲非常心疼他,其实江蕙莲在她小学的时候就暗恋赤牙了。

但是害怕被拒绝就一直瞒着,在临赤牙上救护车前江蕙莲对赤牙说了一句铿锵又有力的话,“赤牙!我喜欢你啊!请不要拒绝我。”

突然医护人员也不抬了,赤牙从救护车的架子上下来了,这一天其实是四月一日愚人节,他们互相看了看都笑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赤牙和阿七和柒一起想的方法,首先诱导江蕙莲去救阿七老师,但是为了逼真一点他们打的时候都是真打。

所以搞了半天就是为了等着江蕙莲对赤牙说:“我爱你!!!”(各位观众是不是有一点蒙圈呢?其实我是想拥有一个不好的结局,所以我想要看一点替甜文。)

拜拜( •̥́ ˍ •̀ू )

蒿云无迹

[鸣佐]命运(N与S不断的羁绊)

新人第一次写文,如有不符,请指明。好久没有看火影了,今天重刷,有一种心血澎湃的感觉,结合“钉钉”的优美提示音,写下了这篇文(文笔超渣的)

我试着看了几集博人,叔佐真的好人妻啊,但是为什么口口声声说要去赎罪呢?你有什么罪可以赎呢?火影见证了我们的青春,鸣人佐助陪伴了我们,长大后,我们却看到鸣人被社会打压的疲惫不堪,佐助褪去了他的一身锋芒,雏田小樱在磨砺中有了力量,却草草地嫁给了她们所谓的心上人。如果我的少年们有这样一个未来,还不如在终结谷双双逝去,好留个干净。(小提示,可以听着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来看文,哎,文笔不够,气氛来凑)

———————————————————...



新人第一次写文,如有不符,请指明。好久没有看火影了,今天重刷,有一种心血澎湃的感觉,结合“钉钉”的优美提示音,写下了这篇文(文笔超渣的)

我试着看了几集博人,叔佐真的好人妻啊,但是为什么口口声声说要去赎罪呢?你有什么罪可以赎呢?火影见证了我们的青春,鸣人佐助陪伴了我们,长大后,我们却看到鸣人被社会打压的疲惫不堪,佐助褪去了他的一身锋芒,雏田小樱在磨砺中有了力量,却草草地嫁给了她们所谓的心上人。如果我的少年们有这样一个未来,还不如在终结谷双双逝去,好留个干净。(小提示,可以听着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来看文,哎,文笔不够,气氛来凑)

———————————————————

   我们是处在不同境地的同类人,你在北极,向往光明;我在南极,拥抱黑暗。

   地球每天无不在公转与自转的轨道上前行,我们的人生,都曾经历过阳光的洗礼,也受到过漫长的黑暗。你的世界,冰雪在渐渐消融,我的世界,孤寂又重新笼上心头。

    不知是哪一天,日复一日的光明与黑暗使我们都感到了厌烦,我们都尝试迈出了自己孤居千年的住所。我向北,企图斩断碍眼的光明;你往南,想去感化无归的黑暗。

    也许又是几个世纪过去了吧,我早已对流沙麻痹,偶然回头,身后并无一人在等我,徒留一片寒地,一片死寂的寒地,一片黑暗的寒地。雪,又渐渐地下了起来,越来越大。周围似乎变冷了吧,我又把头转了回来。有什么可留恋的吗,宇智波佐助?我是这样如是地逼问着自己。

     我依旧孤身一人地走着,跑着,闹着。又不知是哪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一封夹杂着鲜花与树叶的信,字里行间透露着我无法触碰的温暖。

     读完信,我似乎慢慢转过了身子,又是大雪弥漫的一天,却似乎没有以前那样刺骨的寒冷了。我突然想要在此停留,不再向前,也不再退后,呆在原地,与冰雪,黑暗相伴的日子,突然令我觉得心安,毕竟伴随阳光来的,总是更猛烈的风暴。

      地球似乎很大,也不是太大。身处地球的两人,距离似乎很远,又不算太远。我静静的呆在原地,数着,看着,念着一封封的信,似乎每一封都有不同的花香。

      写信的人说,他第一次尝试走出了那个牢笼,触及了向往已久的光明。写信的人说,以前自己的环境有一阵子变得十分寒冷与黑暗,幸好有自己的一乐拉面在啊,不过还是十分的无聊。写信的人说,虽然不太确定,但我坚信,我可以将世界改变,迎来真正的光明。写信的人说,他叫漩涡鸣人。写信的人还说,说了什么呢……

      我试着送出了我的第一封信,上面写着“安好,宇智波佐助”,是他的第十几封信上的一个问候的回答。他说,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一百步。他说,他每给我写一封信,就向前走一步。他说,我们总有一天可以见面,共同开创新的光明。

      我犹豫了,“光明”这个词太过熟悉,却又太过刺耳,我开始向前走,哪怕前方是一开始时的地狱,我也不愿去触碰那遥远的光明。

      又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我收到了多少封信。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数着一封封信,一百一十八封,我在心里计算着我的路途,似乎鸣人现在与我仅仅有两步了。

      过了不久,我又收到了一封信,但是这一封信不一样了,它没有了花香,只是平淡无奇的一张白纸,什么意思也没有传达,我却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又重新转过身去,看到了他,蔚蓝色的眸子,全是诉不尽的温柔。我想要他来拥抱我,我又开始喜欢上了这耀眼的阳光。

      可我再也没有收到过一封信,我在原地等了很久,很久,他没有动,不,有一天他动了,我勉强把眼眶中的液体压下去,想欢迎他的到来。

       他退了一步……

       我不想去相信眼前的一幕,可是时间又容不得我多想——他又退了一步

        我有些急了,我前进了一步又一步,我想,也许是他累了,没关系,我可以去拥抱我的太阳。

        我开始奔跑,竭力地奔跑,追逐着触手可及却又遥远的太阳。

        鸣人突然消失了,就是那样消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即将触碰到的一刹那。

        我摔倒在地上,冰锥似乎刺伤了我的双腿吧,感觉不出来,只能看着鲜红的液体慢慢地蔓延开来,染红了附近的冰面。冰面裂开了,我掉进了深海,慢慢地沉入海底,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嘲讽,原来终究摆脱不掉这些……我索性闭上了双眼,也早就放弃了挣扎,我开始幻想,死后的世界,应该总会是不同的吧……

         睁眼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我的眼睛看不到了……腿似乎有些毛病,但无伤大雅,毕竟以后都没有想去的地方了,在这里坐着,静静的,听着时间在消逝……

         好像是来了一只鸟吧,听它的意思,好像是鸣人要结婚了吧,我凭借着稀薄的记忆,从身上抽出纸张,伤口似乎又裂开了,不过正好,我用手沾着鲜艳的血,颤颤巍巍地写下了一个不知是何样子的“寿”。

          我朝一旁招了招手,小鸟似乎过来了,我摸索着把纸张叠好,交给它,然后,

我好像已经没有然后了……

          鸣人要娶的那个人,应当是月亮吧,我…我似乎要与冰雪长眠了吧。

          用尽最后的力量,冰面重新裂开,双腿不能动弹,双眼无处可见,我似乎又看到了鸣人的脸,没有想到临死前也能出现幻觉啊,不过滴落在脸上的泪水倒挺真实的呢,想来,应是海水罢了。但却有着温暖的触感。

          时间容不得我细想,黑暗似乎更欢迎我的到来,脑海中的幻想向我伸出了手,可我哪里有力气去握住啊。幻想似乎跳了下来,他想把我救上去,我没有寻死,何来救字一说,只不过是心化朽木了吧。

         似乎有些力气了,我慢慢抬起一只手,试图把他推上去。好像又看到了一个人啊,那应该是他的月亮吧。

        有点想笑啊,可是似乎笑不出来,幻想也能如此真实吗?如果拿这次死亡作为代价,似乎也不亏啊……

          孑然一身,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带走……

一苇

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啊

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啊

火焱夜麟(小麟)
就瞎画的,看着乐呵乐呵就行

就瞎画的,看着乐呵乐呵就行

就瞎画的,看着乐呵乐呵就行

芷晨

[龄龙] 爱悦(三)

                 勿上升正主,ooc预警 

 亲了亲了,表白成功!!!

老母亲不容易,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是)



        俩人就在这打打闹闹中考入了同一所高中,长大了的少年也喜欢在球场大展身手。


      周末张九龄叫了王九...

                 勿上升正主,ooc预警 

 亲了亲了,表白成功!!!

老母亲不容易,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是)






        俩人就在这打打闹闹中考入了同一所高中,长大了的少年也喜欢在球场大展身手。


      周末张九龄叫了王九龙去打篮球,就两个人,为了学校的篮球赛做准备。


     初春的太阳还不是很大,有风吹着张九龄额头上的碎发,投篮的身影背着光,王九龙不戴眼镜都可以看到头顶毛绒绒的一圈金黄。


      张九龄带全了所有东西去叫王九龙来打球,不过所有的东西都只带了一份,是张九龄的小心思。


     虽然都是上了高中的人了,但还是停留在小孩子阶段,计算着喝同一杯水,就算和王九龙接吻了。用同一条毛巾,算是王九龙抱住了他。


      王九龙也巴不得张九龄来找他,上了高中之后,越来越多的小姑娘找张九龄表白,这可把王九龙给慌的不行。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但每回被他瞧见都要冲过去把老大牵着手拽走,像是宣示主权。


      虽然是初春但王九龙还是大汗淋漓,可能是真的用力打球了,也可能是单独跟张九龄待着了。


     “毛巾在我包里,你自己找找”的了张九龄的话,王九龙打开了他的包,找到了叠的整整齐齐的毛巾。


     张九龄的毛巾很香,有他身上的味道。


    “儿子,喝水吗”张九龄递给他还剩半瓶的水杯,王九龙也正好口渴,咕嘟咕嘟都给喝完了。


     青春期的张九龄计算着,王九龙也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张九龄身边的小姑娘越来越多,每次王九龙特意去找他的时候都能看见张九龄和小姑娘聊的笑不见眼。


     王九龙看到这副场景内心免不了又是一阵嘟囔,眼睛那么大还能笑成一条缝,也是够厉害的。


     在接连郁闷了好几天,王九龙抓了个玩的比较好的兄弟开始大吐苦水。好兄弟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张九龄,听完就开始帮着分析。


     “追!兄弟这必须主动追,就你说的这些个表现,我敢说,她也喜欢你,听我的主动出击,准没错”


      小黑猫得逞了,王九龙掉到了他的坑里。张九龄特意去请教了一位撩妹高手,果然有用,也没白花一个月的零花钱。


     王九龙开始每天找张九龄一起放学回家,路上张九龄总是眨着大眼睛盯着王九龙,王九龙也乐意被他看。


    四目相对的时候王九龙就突然歪过头凑进他的脸。呼出的热气浮在张九龄的脸上,也顺带到了耳朵上一阵绯红。 


    王九龙还经常喜欢凑到张九龄面前,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眼睛,盯着张九龄眼中的自己。时不时在歪头冲着张九龄的耳朵轻吹一口气,惹的张九龄一阵痒再伸手来打他。


     王九龙告白是个突发事件。在张九龄周五晚上约他去的篮球场上。


    “九龙?怎么了,看起来不在状态啊”在王九龙接二连三的投球不进休息之后张九龄先开了口。


     “老大,最近那么多小姑娘找你,你有没有看上的”王九龙拧开瓶盖,把水递给了张九龄。


    “害,这个啊,实话说,有,我有个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一个相好,不过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张九龄试探的说出这句他反反复复确认过好多次的心意。


    他盯着王九龙,心里有一丝害怕,他怕这十多年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拿不定主意,他不敢主动开口。


  “老大,可是 可是我喜欢你”


   “我也是!”


    张九龄迫不及待的回应着王九龙,心跳越来越快,克制住手舞足蹈假装不在意的扭过头去看他。


    “真的!?”“真的。”


     王九龙手抚上了张九龄的后脖颈,一只手盖住了微烫的耳朵,另一只手放在张九龄的腿上,隔着薄薄的裤子,捏了捏圆滚滚的腿肉,看着眼前人的眼睛,亲上了觊觎已久的嘴唇。


     嘴唇碰在一起的时候,张九龄一激灵,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王九龙拙劣的舔上了他的嘴唇,伴着两人呼吸声逐渐平稳,张九龄埋到了王九龙的怀里。


     小男孩的初吻尝起来也是甜的,像是柠檬硬糖,甜里带着点青涩。

妮卡

食物語 / 德州扒雞

站在餐廳門口,德州是個非常盡職的門衛,幾乎每天都能看到他在各處巡邏,對於空桑的安寧的守護他當仁不讓。

好了傷疤忘了痛,看著露出和藹笑容的德州,忍不住屁顛屁顛向他靠近。

「少主,這時間你應該是在農地裡巡視吧?」

當你一出現在餐廳的角落,德州的目光就已經鎖定在你身上,用不著你開口說話,他就開啟了說教模式。

「不就今天陽光太強了,我回來討些水喝。」

你舔了舔嘴唇,裝作熱得不行的樣子,對德州繼續裝傻。

前幾天自己太失常,只是捏個下巴就忘記怎麼說話。不過就是要確認他對自己的想法嘛,無論德州做了哪些舉動,都不該驚慌失措才對。

「水?我請青團送過去了。你沒有遇到他嗎?」

德州雙手環抱胸前,他...

站在餐廳門口,德州是個非常盡職的門衛,幾乎每天都能看到他在各處巡邏,對於空桑的安寧的守護他當仁不讓。

好了傷疤忘了痛,看著露出和藹笑容的德州,忍不住屁顛屁顛向他靠近。

「少主,這時間你應該是在農地裡巡視吧?」

當你一出現在餐廳的角落,德州的目光就已經鎖定在你身上,用不著你開口說話,他就開啟了說教模式。

「不就今天陽光太強了,我回來討些水喝。」

你舔了舔嘴唇,裝作熱得不行的樣子,對德州繼續裝傻。

前幾天自己太失常,只是捏個下巴就忘記怎麼說話。不過就是要確認他對自己的想法嘛,無論德州做了哪些舉動,都不該驚慌失措才對。

「水?我請青團送過去了。你沒有遇到他嗎?」

德州雙手環抱胸前,他相信自己的安排不會出錯,因此對於你此時因口渴來討水喝,感到十分不解。

「或許沒有碰到吧!」尷尬賣笑,總不能跟德州說你故意躲開青團的視線,只為了來逗弄他一下。

德州自然是沒有相信,像你這樣顧左右而言他,講話顛三倒四的犯人他見多了,但也不想拆穿你,畢竟他也和你相處多一點時間。

「今天的工作差不多了嗎?待會陪你一起過去菜園。」

遞上水杯,德州看著你一小口一小口的將水喝完,用著過分親暱的神情凝視著你。

你微微向上看了一點,不小心對到眼神,又趕緊點頭後就只看著地板,那對害羞漲紅的耳朵理所當然都被德州看在眼裡。

多麼可愛的少主。

深呼吸一口氣,德州不由自主地用手擺弄著帽子,等待你整理好情緒再次抬頭看他,才露出微笑陪著你一起離開餐廳前往菜園。

然而空桑說大不大,說小也沒有真的那麼小,兩人走著走著眼前就是了上次發生尷尬場面的大樹附近。

「少主⋯⋯」「德州⋯⋯」

「你先說吧⋯⋯」「您先說吧⋯⋯」

這樣三番兩次打斷對方的話,兩人很有默契的對看一眼,你忍不住一陣爆笑。

德州難得卸下嚴肅的形象,臉上微微的尷尬紅暈,讓你笑得更起勁,整個人幾乎都要蹲在路上。

「少主⋯⋯少主⋯⋯」

「哈哈哈哈哈⋯⋯再等我一下,我笑得肚子疼了⋯⋯」

無奈如德州,靜靜的在路旁看著空桑少主因為自己的舉動捧著肚子大笑,要是弟弟阿符這時候經過又再次成了一個可以拿來說嘴的笑話了。

稍稍緩了一下呼吸,你終於再次抬起頭,也慶幸著路上沒有其他食魂,自己這麼沒有形象的樣子要是傳到郭管家耳裡,可又要被抓去瀑布底下報菜名。

這種『鍛鍊心智』的修行方式,每次回想都令你直冒汗。

「德州,上次的事情,你是在鬧著我玩吧?」

平復情緒後,你看著德州問得小心翼翼,因為這幾日你一直無法釐清自己心裡想法。

原本是希望多靠近德州一點,但是當他靠得太近,卻忍不住躲開,這到底是為什麼?

每一位食魂都等於是你的家人,超過親情之後,關於感情這件事情,你沒有辦法更進一步的判斷該如何定義。

這次德州沒有接話,原本要扶著你起身的手停在半空中,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想說些甚麼卻一再地吞了回去,最終壓低帽緣撇開了頭。

「少主認為是玩笑,那就當作是這樣吧。」

德州的話編成一道無形的牆將兩人隔開,前一刻還迴盪的笑聲彷彿是你睜眼閉眼間的一場白日夢,瞬間化為泡影,你忍不住靠近德州想得到更多的關注與回應。

怎知道隨著你靠進一步,他便快速的向後退一步。

「德州⋯⋯」

不知道為什麼德州抗拒著與你接觸,就像在玩捉迷藏一樣,你無論如何向前都沒辦法觸碰到他,一次次的迴避讓你只能抓住他披風的一角。

最終為了避免你受傷德州不再閃躲,因而才停止了追逐。

「請你住手⋯⋯」

他的用著有些無奈的口氣,短短的四個字卻像是硬生生從嘴裡擠出來,伴隨淡淡疏離的口吻想跟你劃清界線。

德州的冷漠讓你膽怯了,不禁沉思著自己要的是什麼?

希望他再一次對的少主的尊敬?

不,德州一直都對你非常客氣,沒有越過本分,除了上次在樹下⋯⋯

希望能看到他更多的面向?

也不完全正確,這兩次的德州都讓你覺得有點害怕,不是怕他的行為,而是怕你自己不小心靠得太近⋯⋯

所以自己是希望靠事還是離開他?

仿佛想通了什麼,你鬆開了拉著他披風的手,低頭不語。

這下子換成德州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他其實不是故意用疏遠的口吻說話,只是真心被當成玩笑,讓他無法克制失落感,因而顯現出保護自己的冷淡偽裝。

多希望少主的心情是一串有解答的數學公式,讓他能夠一道道拆解,一步步分析,找到最核心的答案,告知他到底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少主讀取方式。

可能過了很久,也或許僅僅過了幾分鐘,默默不語的兩人,你低著頭他也低著頭,看著你的腦袋最終還是忍不住出手將你摟進懷裡。

「德、德州!?」

撞進德州溫暖的懷裡,你以為只有自己在緊張,卻聽到對方同樣快速震動的心跳聲,透過肌膚穿過衣服傳入你的耳裡。

拉起的披風遮住了光線,一片黑暗中只能聞到他身上特有的荷葉香味。

分不清楚是你還是德州的呼吸聲,越來越沉也越來越大聲,兩人有的同樣的情緒同樣的情感,此刻曖昧的氣氛已經升到最高,只等著任一方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少主⋯⋯」

跟隨他的呼喚,你抬起頭,卻因為德州是低著頭,你不小心敲到他的帽緣,帽子被撥落到地上。

他銀白色的髮散隨著風飄動,四目相接才能看到的,那眼神裡有著濃到化不開的溫柔。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有時候想見你,有時候又有點怕跟你單獨相處⋯⋯如果惹你不高興,我真的很抱歉⋯⋯」

畏畏縮縮的道歉著,隱約感覺出來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有限的感情經歷讓你無法正確判斷。

沒有人教過你如何親情昇華會變為什麼,也沒有人告訴你這股讓你微微胸痛的情緒是什麼。

憑著直覺,你只是想讓德州不要露出難過的表情,如此罷了。

等待片刻,一個吻落在你的額頭上,德州露出笑容放開你,撿起掉落的帽子重新帶好。

儘管你還傻楞楞的摸著自己的額頭發呆,但仍明顯感覺到他目前的心情非常的好,跟前一刻是完全不同狀態。

德州心情轉好的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少主總算是察覺了他的感情,他認為今天這樣就夠了。

牽著你的手,前往的不是菜園而是房間,德州用你身體不適的理由搪塞了郭包肉的詢問,穩穩地把你送回床上休息。

德州為你拉好被子,卻看到還是未回神的模樣,忍不住湊近耳邊,輕輕地說著。

「下次⋯⋯我會吻其他地方的⋯⋯」

看著你脹紅的臉,德州心滿意足退出你的房間,儘管沒有發出聲音,你卻似乎可以聽見他的笑聲,迴盪在腦海中。

明天該如何面對德州,第一次體驗到喜悅與擔憂混雜害羞,現在這紛亂的心情你該向誰求助。

摀著被吻過的額頭,似乎快要發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