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德弗特洛斯

40192浏览    489参与
图拉真2021

德释短篇(上),原著向

一个关于阿释扎辫子的小故事

德释短篇(上),原著向

一个关于阿释扎辫子的小故事

用这把剑坎下拆逆杂食的头

  阿斯三连:你是我的影子,我的仿制品!

  没有我你根本不存在!

  你以为你是依赖谁才能活到现在!

  一直强调我的我的,你是我的!占有欲也太强了吧哥哥

  德弗:可恶,我是你的......?

  阿斯:难道不是吗!(理所当然非常自信的语气!)

  悄咪咪说很像离婚夫夫吵架撕逼。阿斯:你是我妻子!德弗:我是你的?阿斯:难道不是吗!

  一见面就扑上去十指相扣,还想把弟弟拽到怀里......最后还摸摸头!(生前最后的温暖源于德弗的怀抱,复活后第一次触碰的温度也是德芙呜呜呜呜......再度复活后的温度也是源于弟弟的生命)

  阿斯三连:你是我的影子,我的仿制品!

  没有我你根本不存在!

  你以为你是依赖谁才能活到现在!

  一直强调我的我的,你是我的!占有欲也太强了吧哥哥

  德弗:可恶,我是你的......?

  阿斯:难道不是吗!(理所当然非常自信的语气!)

  悄咪咪说很像离婚夫夫吵架撕逼。阿斯:你是我妻子!德弗:我是你的?阿斯:难道不是吗!

  一见面就扑上去十指相扣,还想把弟弟拽到怀里......最后还摸摸头!(生前最后的温暖源于德弗的怀抱,复活后第一次触碰的温度也是德芙呜呜呜呜......再度复活后的温度也是源于弟弟的生命)

四五

依旧随便画点

最近看萌宠上瘾所以画来玩玩


没怎么画过动物可能有点bug🙏


依旧随便画点

最近看萌宠上瘾所以画来玩玩


没怎么画过动物可能有点bug🙏


夜总_德弗不足
“哇哦,是触手哎,好棒好酷好好...

“哇哦,是触手哎,好棒好酷好好吃”

“???????”

虽然是一副很有毒的样子,同为海洋生物谁比谁更毒也说不定jpg

“哇哦,是触手哎,好棒好酷好好吃”

“???????”

虽然是一副很有毒的样子,同为海洋生物谁比谁更毒也说不定jpg

四五
新年让弟弟组来朵蜜你吧😋👉...

新年让弟弟组来朵蜜你吧😋👉💖


ps:还有一张没画完的半成品发不出来,放在wb了👉ys星海

太忙了,赶着画完的😢,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新年让弟弟组来朵蜜你吧😋👉💖


ps:还有一张没画完的半成品发不出来,放在wb了👉ys星海

太忙了,赶着画完的😢,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用这把剑坎下拆逆杂食的头

  呜呜呜图一德芙的笑容好甜美,感觉如果德芙没有被圣谕诅咒,感觉他会是一个很开朗活泼阳光爱动,讨人喜欢的弟弟呜呜呜(阿斯:愁jpg弟弟太受人欢迎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图2这个身材,熊大yao细rou腿,真的好sexy,真的会一不小心看成辣妹!而且德芙还带着面具生活,这不就是nv圣斗士吗!(被人看到脸要结婚.....不是,阿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弟弟)

  图3好落寞的表情啊,其实你从来都没有走出来过吧?一直在对天马说,没有力量就去si,没有力量就拯救不了任何人,没有力量就会被吞噬,弱者就该si。其实你在说自己吧?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哥哥,因为自己亲手沙了哥哥......你从来都没有走出......

  呜呜呜图一德芙的笑容好甜美,感觉如果德芙没有被圣谕诅咒,感觉他会是一个很开朗活泼阳光爱动,讨人喜欢的弟弟呜呜呜(阿斯:愁jpg弟弟太受人欢迎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图2这个身材,熊大yao细rou腿,真的好sexy,真的会一不小心看成辣妹!而且德芙还带着面具生活,这不就是nv圣斗士吗!(被人看到脸要结婚.....不是,阿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弟弟)

  图3好落寞的表情啊,其实你从来都没有走出来过吧?一直在对天马说,没有力量就去si,没有力量就拯救不了任何人,没有力量就会被吞噬,弱者就该si。其实你在说自己吧?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哥哥,因为自己亲手沙了哥哥......你从来都没有走出来过,你被名为阿斯普洛斯的牢笼囚禁着。

  图4的背影好sexy哦哦哦哦我好喜欢,这个腰线应该被我握住厚乳!太美丽了好喜欢好喜欢💕

  图5这个笑容好坏哦,熊好大哦哦哦好健壮好肉乎乎,想躺在德芙怀里做梦。好喜欢!!

  图6是在学哥哥吗?学哥哥阴阳怪气吗哈哈哈,你一直在学哥哥,这是你的自我吗?模仿哥哥的模样,仿佛兄长一直在身边。其实也不是想学的,只是潜意识里就这么想的.....毕竟德芙的世界,从小到大整整25年,都只有哥哥啊……是唯一,是彼此,是最宝贵的半身。其实他们一直深爱着对方。

  

  

Summer_2012

【斯德希】黑云

• lc阿斯普洛斯×德弗特洛斯×希绪弗斯非爱情向相关

• 最近在看《DEXTER》,感觉很有感觉(啊?)所以随手写了一下…!但是鉴于po悬疑小说苦手什么时候填坑就再议了(闭眼)


Summary: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阿斯普洛斯依旧站在雨里,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在他的鼻尖、顺着他的下颚落在地上——阿斯普洛斯湿透了,现在的他又冷又饿,像一只落入水中的无助的鸡。


但他还不能离开,他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虽然这里根本就没有能用得上他的地方——现场没有一滴血,只有两个光秃秃的人类头...

• lc阿斯普洛斯×德弗特洛斯×希绪弗斯非爱情向相关

• 最近在看《DEXTER》,感觉很有感觉(啊?)所以随手写了一下…!但是鉴于po悬疑小说苦手什么时候填坑就再议了(闭眼)



Summary: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阿斯普洛斯依旧站在雨里,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在他的鼻尖、顺着他的下颚落在地上——阿斯普洛斯湿透了,现在的他又冷又饿,像一只落入水中的无助的鸡。


但他还不能离开,他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虽然这里根本就没有能用得上他的地方——现场没有一滴血,只有两个光秃秃的人类头骨,黑洞洞的眼窝目不转睛地盯着来来往往的警察。


已经快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阿斯普洛斯的同事们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想想也当然,两个不会说话的骷髅头,外加从今天凌晨就开始的倾盆大雨,就算有什么线索也早被冲刷干净不知多少次了。但其他警员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有人为他们中的每一个准备了嫩黄色的雨衣。但阿斯普洛斯只是法医技术员,不是警员。再加上他向来习惯和其他同僚保持着礼节性的距离,但在今天,这份距离感却让他们忽略了在警车的后备箱为阿斯普洛斯带上一把伞。


一堆警察依旧围着那两个人类头骨打圈圈,还接力似的跑到旁边的垃圾桶附近扒着桶沿倾泻自己胃里还没有消化干净的午饭。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淋雨?”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阿斯普洛斯一跳。回过头才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披着嫩黄色雨衣的身影,也从音色辩识出来这个身影是希绪弗斯——那个新来的德弗特洛斯的搭档。


希绪弗斯又问:“怎么不穿雨衣?”


“因为没有。”回答时阿斯普洛斯非常想朝他翻个白眼,“小黄鸭雨衣是你们警员专属的,希绪弗斯先生。”


“喔……”希绪弗斯这才恍然大悟一样,“那你要不要穿我的?”


“免了。”阿斯普洛斯拒绝了他。


这个意料之外的回答似乎让希绪弗斯很尴尬,半分钟的沉默过后他才继续开口:“这案子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阿斯普洛斯烦得要死,随口打发他,“和你们一样用眼睛盯着,瞪个十天半个月凶手自己就跑出来了。”


“德弗和我说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


先前一直压抑着的火被这穿着雨衣的家伙一步步点了起来,阿斯普洛斯没好气地回呛他:“别叫得这么亲昵,你们才认识13天,甚至不到两周。”


“好吧,抱歉。”希绪弗斯的道歉一向很快,“德弗特洛斯警官告诉我说您在这方面非常有天赋。”


他妈的,真是家贼难防。阿斯普洛斯在心里暗骂。谁知道德弗特洛斯被面前这家伙灌了什么迷魂汤,差不点就把自己的家底都抖搂给希绪弗斯听了。


不善的沉默中,德弗特洛斯姗姗来迟。双子弟弟穿着和他人别无二致的嫩黄色雨衣,但很有良心地为自己的哥哥带了雨伞。


德弗特洛斯警官把雨伞支在湿透了的哥哥的头顶后便直奔案发现场去了。他大脑空白地走过去,又大脑空白地溜回到阿斯普洛斯的面前,干巴巴地开口:“哥哥,你……”


“这个案子我认为你不应该来问我。”余气未消的阿斯普洛斯反唇相讥,“看见那两个骷髅头了吗,我的好弟弟,我认为这个案子你更应该去问阿释密达,让那个算命的的帮你好好算一下凶手是谁。”




-tbc-

四五

随便画点

背景是贴图,自己画的不满意,会好好学背景的(爬走)

随便画点

背景是贴图,自己画的不满意,会好好学背景的(爬走)

*@#^▒D|¹⁷(ؓؒؒ%|:[▓▓

图源P站 号くん

因为粮太少了只好翻墙找👉👈

侵删

图源P站 号くん

因为粮太少了只好翻墙找👉👈

侵删

图拉真2021

《岩石上的王宫》中篇漫画 - LC/SS 两代双子x处女 - P17-P18

 阿释中箭了。。。以及俩人关于过去的甜蜜回忆。。


《岩石上的王宫》中篇漫画 - LC/SS 两代双子x处女 - P17-P18

 阿释中箭了。。。以及俩人关于过去的甜蜜回忆。。


图拉真2021
《岩石上的王宫》中篇漫画 -...

《岩石上的王宫》中篇漫画 - LC/SS 两代双子x处女 - P16

 阿释中箭了。。。


《岩石上的王宫》中篇漫画 - LC/SS 两代双子x处女 - P16

 阿释中箭了。。。


用这把剑坎下拆逆杂食的头
  原作者推特id:Rind6...

  原作者推特id:Rind657yura

  请支持原作者!无授权翻译,此翻译来源于翻译器,仅供分享同好。

  

  某天阿斯笑眯眯地来到德芙身边,“德弗特洛斯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德芙正在准备礼物,然后笑着转头看向哥哥,“哥哥,今天......”

  德芙小声说,“是笛捷尔的生日.....”

  与此同时阿斯大声打断,“今天是双子日!所以今天不要离开双子宫哦。”(阿斯,你是防火防盗防笛子吗?哈哈哈哈哈哈番外那个笛子说要和德芙做朋友你那个臭脸啊,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哈,感觉自那以后,阿斯回去都不让德芙交往了,开始骗人:他们都会伤害你,只有哥哥我才会无条件的保护你爱你,...

  原作者推特id:Rind657yura

  请支持原作者!无授权翻译,此翻译来源于翻译器,仅供分享同好。

  

  某天阿斯笑眯眯地来到德芙身边,“德弗特洛斯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德芙正在准备礼物,然后笑着转头看向哥哥,“哥哥,今天......”

  德芙小声说,“是笛捷尔的生日.....”

  与此同时阿斯大声打断,“今天是双子日!所以今天不要离开双子宫哦。”(阿斯,你是防火防盗防笛子吗?哈哈哈哈哈哈番外那个笛子说要和德芙做朋友你那个臭脸啊,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哈,感觉自那以后,阿斯回去都不让德芙交往了,开始骗人:他们都会伤害你,只有哥哥我才会无条件的保护你爱你,难道你忘记了吗?但是千防万防万万没想到来了个处女座!阿斯:灵魂冒火)

  (阿斯,我说你什么好,又开始对弟弟进行糊弄了,你以为的弟弟都会相信你吗!是的德芙都会信......番外里看见满地尸体,虽然很怀疑,但还是信了,甚至还帮哥哥保密呜呜,为哥哥承担.......好孩子好弟弟好德芙好乖哦,呜呜呜真好骗啊德芙,不过只要是哥哥说的话都可以无条件相信吧……你呀你,不过其实双子都是互相信任啊,毕竟阿斯对于德芙所说的要离开可也是耿耿于怀非常相信的,所以才会在失去教皇宝座之后彻底发疯吧,本来以为自己是教皇了,这样就可以留下弟弟,结果不是!!!!好呀看见找来的德芙更火大了,你要离开我了是吧?你看哥哥现在既没有得到教皇之位,也留不下你,你既然想要,哥哥就带你一起去拿!)

叭扯

[lc阿斯德弗] 记一次任务归来

  

  阿斯普洛斯从教皇厅出来后便直奔双子宫去了,他知道德弗特洛斯一定在那里等着他。离开弟弟已一周有余的哥哥归心似箭,连路上遇见些同僚也是略略一点头、一摆手就糊弄过去了,沾着点点泥灰的披风尾自他们眼前轻飘飘掠过,卷走还没脱出口的疑惑。


  “德弗?弟弟?”阿斯普洛斯一只脚刚迈过双子宫的门槛变迫不及待地呼唤起心上人。自确认心意后,离别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外殿空无一人,阿斯普洛斯便步履匆匆奔内殿而去,状似对身后袭来的凛冽拳风毫无所察。


  “有机会!”德弗特洛斯露在面具外,那同哥哥如出一辙的眉眼捎带上三分喜色,...

  

  阿斯普洛斯从教皇厅出来后便直奔双子宫去了,他知道德弗特洛斯一定在那里等着他。离开弟弟已一周有余的哥哥归心似箭,连路上遇见些同僚也是略略一点头、一摆手就糊弄过去了,沾着点点泥灰的披风尾自他们眼前轻飘飘掠过,卷走还没脱出口的疑惑。


  “德弗?弟弟?”阿斯普洛斯一只脚刚迈过双子宫的门槛变迫不及待地呼唤起心上人。自确认心意后,离别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外殿空无一人,阿斯普洛斯便步履匆匆奔内殿而去,状似对身后袭来的凛冽拳风毫无所察。

  

  “有机会!”德弗特洛斯露在面具外,那同哥哥如出一辙的眉眼捎带上三分喜色,他心念一动,拳头便也泄了三分力气,直直往阿斯普洛斯后心袭去。然而下一瞬,他眼前一花,手腕就已被阿斯普洛斯牢牢攥在手里了。

  

  “果然,即便是偷袭,我也赢不了哥哥。”德弗特洛斯眼带笑意,放松姿态站在原地,任由风尘仆仆的阿斯普洛斯细细端详,他的手腕已经被松开了,上面清晰可见一圈淤红印记。

    

  阿斯普洛斯不接他的话,一只手给他揉着手腕,一只手伸去解他的脑后的暗扣:“不是说了不用戴这面具的吗,你也不嫌难受。”德弗特洛斯乖顺地低头,任由哥哥温热的指尖擦过他耳尖,穿过那些水幕一样的湛蓝发丝,动作轻柔地将他脸上那张沉闷的皮革面具摘下。

   

  德弗特洛斯半抬着眼睛,自下而上盯向自己哥哥:阿斯普洛斯眉头微皱,薄唇紧抿,嘴角也微微下压,是个不耐的表情,但眼底却一片柔和,蕴蓄着三月春波。

  后♂续在这里♡ 
 

Summer_2012

【希绪弗斯中心向】大概或许可能是吧唧盲盒…?

• 希绪弗斯中心的lc全员向(?也没有很全员,总之写了很多人!)cp/cb请乱吃!怎么吃都好了啦!

• 大概就是吃谷子没吃到的心碎人在线发疯,写得很水(很水),但是我就是来发癫的(确信)

• 写的时候没有带脑子!所以麻烦大家看的时候也丢掉脑子罢!!


现在是下午五点半,距离雷古鲁斯放学还有十五分钟。希绪弗斯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还有一些剩余的时间,便顺路拐进了学校门口的文具店。

最近文具店里上新了一种盲盒吧唧,吧唧的柄图印着圣域的十三位黄金圣斗士。或许是出于某种盲盒依赖的心态,这种新形式的周边购入方式吸引了来来往往的许多顾客,其中就包括了他射手座的希绪弗...

• 希绪弗斯中心的lc全员向(?也没有很全员,总之写了很多人!)cp/cb请乱吃!怎么吃都好了啦!

• 大概就是吃谷子没吃到的心碎人在线发疯,写得很水(很水),但是我就是来发癫的(确信)

• 写的时候没有带脑子!所以麻烦大家看的时候也丢掉脑子罢!!



现在是下午五点半,距离雷古鲁斯放学还有十五分钟。希绪弗斯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还有一些剩余的时间,便顺路拐进了学校门口的文具店。

最近文具店里上新了一种盲盒吧唧,吧唧的柄图印着圣域的十三位黄金圣斗士。或许是出于某种盲盒依赖的心态,这种新形式的周边购入方式吸引了来来往往的许多顾客,其中就包括了他射手座的希绪弗斯。

学校还没有放学,少了学生们的文具店略显冷清,除了希绪弗斯外,店里唯一的顾客便是他挚友的同胞兄弟——双子座的德弗特洛斯。

打过招呼,希绪弗斯便去收银台付钱买了盲盒。事实上这种盲盒他前些天就已经买了好多,基本上把他自己和其他同事都抽了个遍,偏偏没有抽到的就是自己多年的好友阿斯普洛斯。

大概率是赌瘾上头,今天希绪弗斯又买了十二个吧唧盲盒,蹲在德弗特洛斯的身边,借着双子兄弟之间的引力就拆起了盲盒。

阿斯普洛斯,阿斯普洛斯。射手座在心中不停默念双子哥哥的名字,用他颤抖的双手拆开了袋子的包装。抽出袋里的吧唧,一张自己的帅脸映入眼帘。

拼命忍住把自己丢出去的冲动,希绪弗斯又哆哆嗦嗦地把剩下十一个盲盒通通拆开。果然不出所料,没有一个是阿斯普洛斯,艾尔熙德倒是抽到了不少。

“德弗……”看着身边同样抱着一堆盲盒的德弗特洛斯,希绪弗斯还是向他开了口,“你的盲盒拆了吗?”

“还没。”

“你可以现在拆吗?”

德弗特洛斯原本想回家再拆这批盲盒,但对上希绪弗斯哀求的眼神,又感觉心中有一丝丝的过意不去,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应了下来。

看着五大三粗的双子弟弟事实上细心得很,身上还带了用来拆盲盒的小刀。锋利的刀刃仔细地划过装着吧唧的袋子,德弗特洛斯伸手捏住袋子,把里面的吧唧拿了出来,那是希绪弗斯朝思暮想的好友阿斯普洛斯。

当着射手座的面,德弗特洛斯拆了一个又一个的盲盒。或许对于德弗特洛斯来说,这也可以被称为是一种明盒——毕竟双子弟弟的每个盒子里装着的都是他亲爱的哥哥阿斯普洛斯。

嫉妒,狠狠地嫉妒。希绪弗斯看着德弗特洛斯手里崭新的十余个阿斯普洛斯的吧唧,突然感觉妒火中烧。

但他又不能去抢,只能好声好气地凑上去,问道:“……德弗特洛斯,或许我可以用我的这些吧唧换你的一个阿斯普洛斯吗?”

德弗特洛斯沉默了,黑皮肤的双子弟弟正戴着黑色的口罩和帽子,整张脸就露出一双充满敌意的蓝眼睛。等了老半天,德弗特洛斯才从喉咙眼里恶狠狠地挤出四个字来:

“同担拒否。”

说完,双子弟弟便带着他的十余个马口铁老哥拍拍屁股离开了,留下射手座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不远处学校的下课铃声响起了,希绪弗斯手忙脚乱地把拆了包的一摞吧唧塞进随身的公文包里,向学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冲出校门的雷古鲁斯整个人飞扑在希绪弗斯的身上,旁边还跟着雷古鲁斯在学校的好朋友珂娜。小狮子对叔叔说,今天是珂娜的生日,十五岁的小男子汉一会要用自己攒了好久的零花钱为自己的好朋友买上几个她想要的吧唧盲盒。

希绪弗斯又被两个孩子拉回到了文具店这片伤心之地。刚刚放学,在店里抽吧唧的学生也不在少数,其中不乏提纳奥和赛琳莎等等在希绪弗斯看来有些面熟的身影。老好人射手座笑吟吟地和孩子们打了招呼,又从公文包里摸出今天抽到的哈斯加特递给他们。收到这样的礼物,提纳奥高兴得很,乐颠颠地告诉希绪弗斯要把它带回家送给沙罗。

事实上吧唧抽到每个柄图的概率是相等的,看着珂娜手里的马口铁挚友,希绪弗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打扰还在兴头上的小孩子也是他做不出来的,只能一个人把所有苦涩都深埋在心底。

小金牛和他的朋友前脚刚走,一个东洋面孔的女孩便走了进来。希绪弗斯认出来那是峰,是艾尔熙德的青梅竹马。

小侄子和他的小女朋友还在叽叽喳喳地整理着两个人一起抽到的吧唧,希绪弗斯便轻手轻脚绕道峰的身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把袋子里的吧唧一个个抽出来。没有艾尔熙德,希绪弗斯能明显地感受到峰的失落。

“峰小姐。”射手座从身后叫住峰,“我今天抽到了艾尔熙德,或许可以和你……”

“真的吗?我这里有刚抽到的你和雷古鲁斯。”回答的时候峰笑眯眯地,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快活,“谢谢你,希绪弗斯先生,你真是个好人。”

还没等希绪弗斯张嘴解释什么,峰已经把手里的两个吧唧塞到了他的公文包里,顺手从他的怀里拿走了两个艾尔熙德。

“真是太感谢你了,希绪弗斯先生。”说完,峰便离开了,又剩下希绪弗斯一个人。

射手座回过头,看着一边还在文具店里还在兴致勃勃挑选东西的两个孩子,只能无奈地拿着东西在一旁等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店里放学的学生越来越少,大概都是回家吃饭去了。人快要走干净的时候,门铃又叮叮当当地响了,是什么人推门走了进来。希绪弗斯顺着声音向门口看去,恰好与刚刚进到文具店里的幻塔索斯四目相对。

金发的女孩笑了,先开口和人打了招呼:“下午好,希绪弗斯先生,我来抽吧唧。”

射手座点头应了两句,侧开身子为梦神小姐让出一条路来。

这时候店里剩下还没有被人买走拆开的吧唧盲盒已经不多了,梦神小姐出手很阔绰,将余下的盲盒都买了下来,坐在收银台另一侧的吧台前拆起了盲盒,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希绪弗斯装作若无其事,溜达到她的身后悄悄盯着幻塔索斯手里的动作。讲不好她今天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剩下的吧唧盲盒里没有一个双子座,连摩羯座也没有抽出来。拆完所有盲盒,金色头发的梦神小姐看起来似乎很是失落,低下身趴在吧台上解闷似的晃悠着两条腿。

射手座的老好人一向乐于照顾周围所有人的情绪,看见幻塔索斯这样失落,想了想还是主动开了口。

“幻塔索斯小姐?”

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幻塔索斯偏过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有事吗?”

“啊……也不算。”希绪弗斯说着,把自己包里的吧唧推了过去,“我刚才在想,或许我这里有你需要的……”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希绪弗斯的吧唧,幻塔索斯轻轻地惊呼了一声,又问:“可是你来抽这个,又把它们送给我?这样可以吗?”

“啊,当然是可以的。”

“可是你这里的种类很全,你怎么还在抽?”

希绪弗斯被问得有些尴尬,伸手抓了抓自己毛绒绒的头:“我还差一个双子座就能集齐全套了,但是我一直抽不到双子座……”

“噢,原来是这样。”金发的梦神小姐吸了吸鼻子,“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也没有抽到双子座。”

“没关系。”

目送着幻塔索斯离开了文具店,希绪弗斯的心里还是不受控制地涌上一阵辛酸。没关系吗?真的没关系吗?

当然是假的,对于希绪弗斯这种一碗水端平的收集癖来说,整整一套的吧唧,他的手里少了谁对于他自己都是一种折磨,更何况这次他死活也抽不出来的吧唧还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到大的双子座挚友。

……大概是哪位天神在和他作对吧。希绪弗斯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扯动了,回头便看见了他十五岁的小侄子雷古鲁斯。

“怎么你一个人?”希绪弗斯问,“珂娜呢?”

“刚刚费里尼斯带着珂娜先回家啦,小叔叔。”雷古鲁斯的眼睛一亮一亮的,“但是珂娜离开之前给你留下了一个礼物,她说你一定会很喜欢这个的。”

雷古鲁斯把手递到希绪弗斯的面前,又在希绪弗斯略带期待的目光里张开手——是印着阿斯普洛斯的吧唧,是希绪弗斯自己一直没有抽出来的那一款。

“噢,这……”好像有很多话想讲,这些话又通通卡在希绪弗斯的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来。等了那么十几秒钟,希绪弗斯最后还是沉默着俯下身,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小侄子:“谢谢你,雷古鲁斯。”

“不客气,小叔叔,但是我认为你更应该去感谢珂娜。”

“我知道,雷古鲁斯,你总会帮我转告她的,对吧?”

沉

平常事【LC双子番外】

校园背景下的日常。CP:(两句话)卡笛

平常事系列主要是两代蝎瓶的故事。我也没想到在卡笛的正篇故事完成前,先完成了LC双子的番外故事。还是要怪卡路迪亚,他和笛捷尔的第一则故事不仅难写,估计还很难发:(

这则故事讲的是德弗特洛斯和阿斯普洛斯与笛捷尔的一些交集。这篇背景下德弗和笛捷尔纯友情,请千万不要做阿斯。

阿斯对不起,看正传的时候我很喜欢你的,但现在我更喜欢看你和笛捷尔学(阴)霸(阳)相(怪)斥(气)。


Summary:


     “因为那天你在撒谎。”笛捷尔微微睁大的眼睛格外真挚。

  ...

校园背景下的日常。CP:(两句话)卡笛

平常事系列主要是两代蝎瓶的故事。我也没想到在卡笛的正篇故事完成前,先完成了LC双子的番外故事。还是要怪卡路迪亚,他和笛捷尔的第一则故事不仅难写,估计还很难发:(

这则故事讲的是德弗特洛斯和阿斯普洛斯与笛捷尔的一些交集。这篇背景下德弗和笛捷尔纯友情,请千万不要做阿斯。

阿斯对不起,看正传的时候我很喜欢你的,但现在我更喜欢看你和笛捷尔学(阴)霸(阳)相(怪)斥(气)。


Summary:

 

     “因为那天你在撒谎。”笛捷尔微微睁大的眼睛格外真挚。

      而且你当时的口吻,像是在寻求帮助。不过,聪明的水瓶座把这句话藏在了心里。


       与笛捷尔这种聪明漂亮、与人相处又滴水不漏的男人交往太危险了……阿斯不由得担心起单纯的弟弟。


【德弗特洛斯side】

      在成为助理教授之前,笛捷尔和德弗特洛斯曾是M校同一个实验室的博士生。

      笛捷尔比德弗小两届,加入实验室的第一天,前辈们给他举办了欢迎会。访校的时候,笛捷尔就与他们中的一些见过,知道在这里的都是能力强、对学术有热情的人。果然,在与几乎所有人碰杯或握手的时候,他毫不意外地聆听了一番对他们各自研究的介绍,有几个甚至激动地抓着笛捷尔的手说看过他的论文,想与他在现在的项目里合作。唯有德芙特洛斯只三言两语完成了自我介绍,一字不提他的研究内容。

      笛捷尔倒是大概记得这个实验室每个人的研究方向,便在德弗特洛斯眼神闪避,准备结束话题的时候,截住了他的话。

     “你的研究方向是操作系统的动态分析吧?最近有什么进展,可以为我介绍一下吗?”

      笛捷尔清澈的眼神饱含善意,可德弗特洛斯只看了一眼便错开了视线:“没什么进展,我也不觉得会有。抱歉,我一会儿还有事,先告辞了。”

      转身的瞬间,德弗的余光瞥见了笛捷尔微讶中有些失落的表情,自觉有些失礼,迈出去的步子顿了顿,讷讷地回头:“你今晚玩得开心。”

      离开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不知道刚刚有没有成功给那个新人一个笑容。


      笛捷尔凝视着德弗特洛斯孤独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转角处。

     “德弗的主攻方向周期很长也很难有产出,很少有人选择这样一条道走到黑的。”另一个前辈走过来宽慰他,“没什么人跟他合作,所以他也比较独来独往。你别见怪。”

      笛捷尔“嗯”了一声,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总觉得需要被宽慰的人不是我……


      回去以后,笛捷尔用整个周末的时间细读了德弗最近的一些文章,又思索着往搜索引擎里敲下了一些关键词。几日之后,他轻叩德弗特洛斯的办公桌,将几页纸递到他的面前。

      德弗特洛斯拧着眉看向他,笛捷尔却向桌上努了努嘴:“你先看完。”语气轻快。

      随着视线下移,德弗特洛斯拧起的眉逐渐舒展开,眼睛也睁大了,沉郁了数月的大脑仿佛被清风吹拂。

      笛捷尔把德弗表情的变化收入眼底,开口带着笑意:“我觉得你这几篇文章的思路延续下去是能有突破的,但是……”他狡黠地停顿了一下,“你可能需要一个对机器学习更有经验的合作者。”说着,他纤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

    “你为什么觉得我还没放弃?”德弗特洛斯从没见过笛捷尔这样的人。

    “因为那天你在撒谎。”笛捷尔微微睁大的眼睛格外真挚。

      而且你当时的口吻,像是在寻求帮助。不过,聪明的水瓶座把这句话藏在了心里。


      后来,两人合作的文章发表,拿到了当年顶会的最佳论文。

      又过了数年,笛捷尔晚德弗特洛斯两年也进入S校任教职。这次他的欢迎会上,德弗特洛斯留到了最后。


【阿斯普洛斯side】

      今天是弟弟德弗特洛斯第一次参加ACM领奖,远在另一座城市的阿斯普洛斯刷着委员会官方账号上的颁奖现场照片,保存后放大了每一个德弗特洛斯入镜的瞬间。看着弟弟那身剪裁贴合、图案考究、精致有质感的正装,阿斯普洛斯露出了兴味的笑容。

      当天晚上是两兄弟和家里人约定的视频时间。阿斯普洛斯发了几张德芙特洛斯领奖的照片讨母亲欢心,又在母亲迭声称赞德芙变帅了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开口:“德弗是长大了,这次领奖搭得一身正装品味很好,做哥哥的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懂这些了。”

      两人的母亲仔细看了看还真是,仿佛被阿斯的话点醒,她顺势问出了她一直关心的话题:“德弗是不是谈恋爱了知道打扮自己了?这套是女朋友给挑的吧。”

      在母亲打趣的目光下,德弗的脸腾得红了,为自己这么大还被家里人定义为不会买衣服。他连忙否认,说是同僚笛捷尔帮自己配的衣服。“笛捷尔眼光一直很好,就麻烦他帮忙了。”

      这是阿斯第一次在德弗的论文以外听到笛捷尔这个名字。

      看来两人不仅是论文的合作者啊,阿斯思索着,微微眯起眼睛,德芙脸红了却否认恋爱,那就是还没在一起,那么……

      阿斯在心里一锤定音,德弗一定是暗恋这个笛捷尔。


      挂了视频,阿斯便偷偷去网上搜索笛捷尔,只查到了耀眼的履历与论文列表,就是没照片。

     “法语名字啊,”阿斯想象着这个以“融雪”为名的女子,应该是个冰雪聪明、气质高雅的人吧,估计还是性格内敛的类型,网上搜不到照片一定是不爱抛头露面。[1]

     “勉强配得上德弗吧。”


      一个月后,阿斯去S市出差住在弟弟的公寓,发现弟弟的外套上挂着两根墨绿色的长发。[2] 阿斯拾起那两根头发,手伸到德弗面前晃了晃:“这是谁的?”,又指了指那件外套。

      德弗看了一眼:“哦,笛捷尔。”言毕,视线又黏回电脑屏幕上,留阿斯在边上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

    “都到了互穿对方衣服的程度了吗,”阿斯欣慰地想着,脑海里出现了在寒风中缩成一团的娇小女子,裹紧德弗的外套露出半截绿色的长发和红扑扑的脸。

    “什么时候带我认识一下这位笛捷尔?”

    “哦好,”习惯性地应下之后,德弗疑惑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向哥哥带着诡异笑容的侧脸,心里纳闷:哥哥怎么突然对笛捷尔感兴趣了?


      第二天,德弗带着阿斯去了系里的冷餐会。两人远远见到被几个人包围着、半倚在桌边的笛捷尔。微笑着逐一回答完每个人的问题,他用指尖攥起餐盘里的一片曲奇送入嘴里,另一只手里的纸巾自然地拭了拭上翘的唇角。一缕头发随着他的动作从肩膀上滑落,在阳光里微微散开的发丝柔软纤细。

      但阿斯没有忽略他至少一米八的身高和谈笑间起伏的喉结。

    “那是笛捷尔?长这么漂亮是个男人?”

      对自己名字格外敏感的笛捷尔成功捕捉到了这句话,一瞬间理解了雅柏菲卡平时的心情,抬头看过去的眼神如刀,又在见到那张和德弗特洛斯相似的脸时挑起了眉,主动向两人走去。

    “这位可是德弗特洛斯的兄弟?真是与我这位亲爱的朋友(my dear friend)【重音】毫不相似呢。”[3]


      脑海里娇小知性的女性形象破灭,阿斯看向笛捷尔的眼神充满了防备与一些他本人不一定意识到了的挑剔。

      与笛捷尔这种聪明漂亮、与人相处又滴水不漏的男人交往太危险了……阿斯不由得担心起单纯的弟弟。


      这种担忧在某天撞见笛捷尔和卡路迪亚接吻时达到了顶峰。


      后来德弗特洛斯一脸黑线地把阿斯普洛斯带到笛捷尔面前,帮两人解除误会。

      笛捷尔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放在心上,并温柔地笑着对阿斯普洛斯说:“祝你有个美好的周末。”

      第二天,风险平价几乎打破,阿斯普洛斯紧急飞回华尔街救火。

      笛捷尔关掉桌面上的预测模型,放松地靠入卡路迪亚的怀里。


[1]:笛捷尔只是很注重个人隐私。

[2]:事件的真相是,笛捷尔深夜在办公楼的休息室不小心睡着了,路过的德弗给他盖了件衣服。

[3]:对着如此相似的脸说两人毫不相似,还非要强调和“亲爱的朋友”不相似,真是毫不掩饰自己听到了他们对话的事实呢笛捷尔。


用这把剑坎下拆逆杂食的头
  原作者推特id:Rind6...

  原作者推特id:Rind657yura

  请支持原作者!无授权翻译,此翻译来源于翻译器,仅供分享同好。

  德芙和笛子一起出任务,但是到了门禁时间,德芙:哎呀和哥哥约定了的门禁时间,该回去了。

  笛子:?

  德芙给他解释了一番,但是现在时间真的晚了,笛子说因为任务拖了太久的时间,我也给阿斯普洛斯说一下吧。

  德芙:啊大概没问题的

  就在这时,阿斯已然准时到来,“德弗特洛斯,时间到了,跟哥哥回家。”

  德芙(很开心很惊喜):真巧啊,每次到了门禁时间都能在外面碰见哥哥呢!

  (阿斯你肯定一直在用ad偷窥弟弟吧你!然后直接一个异次元定位来抓德芙了,也就单纯的德芙会无......

  原作者推特id:Rind657yura

  请支持原作者!无授权翻译,此翻译来源于翻译器,仅供分享同好。

  德芙和笛子一起出任务,但是到了门禁时间,德芙:哎呀和哥哥约定了的门禁时间,该回去了。

  笛子:?

  德芙给他解释了一番,但是现在时间真的晚了,笛子说因为任务拖了太久的时间,我也给阿斯普洛斯说一下吧。

  德芙:啊大概没问题的

  就在这时,阿斯已然准时到来,“德弗特洛斯,时间到了,跟哥哥回家。”

  德芙(很开心很惊喜):真巧啊,每次到了门禁时间都能在外面碰见哥哥呢!

  (阿斯你肯定一直在用ad偷窥弟弟吧你!然后直接一个异次元定位来抓德芙了,也就单纯的德芙会无条件信你的瞎掰......)

  阿斯:我带我弟弟回去了,迪捷尔你自己一个人走回去吧。

  笛子:?!绝对不是偶然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