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罗

32.8万浏览    1157参与
酸不甜梅子精

【安利】【叨叨】今天你吃下梅子的安利了吗

专题:你不觉得德拉科和谁都配一脸吗

1. 德拉科x桃金娘

见【今天也是吃all桃的一天-6】


2.德拉科x罗恩

有钱和没钱

独生子女和家里老六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

马尔福和韦斯莱

德拉科和罗纳德

这一对真的可以让你脑好多

再加上孙时代斯罗结婚,和未来亲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Think my name's funny, do you? No need to ask who you are. My father told me all the Weasleys have red hair, freckles, and more children than...

专题:你不觉得德拉科和谁都配一脸吗

1. 德拉科x桃金娘

见【今天也是吃all桃的一天-6】


2.德拉科x罗恩

有钱和没钱

独生子女和家里老六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

马尔福和韦斯莱

德拉科和罗纳德

这一对真的可以让你脑好多

再加上孙时代斯罗结婚,和未来亲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Think my name's funny, do you? No need to ask who you are. My father told me all the Weasleys have red hair, freckles, and more children than they can afford.”

同理可得卢修斯x亚瑟


白灼l

我在想,《你像咖啡加糖》,最后结局。

是写成甜的还是悲文。

最近有点沉迷于在悲文当中。

我在想,《你像咖啡加糖》,最后结局。

是写成甜的还是悲文。

最近有点沉迷于在悲文当中。

秋吉子

德拉科马尔福教你

用最嫌弃的语气说着最甜的情话


罗恩:……马尔福被施咒了?

德拉科马尔福教你

用最嫌弃的语气说着最甜的情话



罗恩:……马尔福被施咒了?

白灼l

《你像咖啡加糖》BY白灼l


Cp:德罗 哈罗 潘敏 扎威

原著向,结局美好

罗恩是看起来高冷但接处久了是个小孩子性格。

除罗恩以外的人的视角会在番外。


2.

天边会有晚霞,就像晚来的你满眼笑意,


当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上。罗恩正跟家人有序地进入车站时,突然感觉到了一道直勾勾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


当自己望过去后,就看到前两天在奥利凡德遇见的黑发男孩慌乱般转移者自己的视线。


“过来,入口在这儿。”看在一袋糖果的份上提醒你入口在那里,果然还是来自麻瓜家庭。


“什么过来哥哥。”金妮挽着自家哥哥的手臂问道,...

《你像咖啡加糖》BY白灼l


Cp:德罗 哈罗 潘敏 扎威

原著向,结局美好

罗恩是看起来高冷但接处久了是个小孩子性格。

除罗恩以外的人的视角会在番外。




2.

天边会有晚霞,就像晚来的你满眼笑意,


当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上。罗恩正跟家人有序地进入车站时,突然感觉到了一道直勾勾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


当自己望过去后,就看到前两天在奥利凡德遇见的黑发男孩慌乱般转移者自己的视线。


“过来,入口在这儿。”看在一袋糖果的份上提醒你入口在那里,果然还是来自麻瓜家庭。


“什么过来哥哥。”金妮挽着自家哥哥的手臂问道,罗恩向窜到自己旁边的人扬了扬下巴。


“孩子,你也是去往霍格沃茨吗。”莫莉正往回找罗恩和金妮时,看到了哈利正拘谨的站在兄妹俩身边。


“罗恩也正好去往霍格沃茨,也是一年级,你们到了学校后可以互相照应一下。”莫莉边说着,边领着三个小孩往前走。


“好的夫人,谢谢你的帮忙。”哈利紧跟慢跟的跟上前面的步伐。


“不客气,孩子,你不必这么紧张。”莫莉宽和的冲哈利笑了笑。


“如果有什么不太懂得地方可以找罗恩问,罗恩会告诉你的。”莫莉带到火车底下说道,“罗恩只是看起来高冷而已,相处久了就把他当小孩子养就是了。”


“是,夫人。”哈利飞快的看了一眼啧了一声的罗恩,旁边的金妮毫不留情地笑的很大声。


“好啦,上去吧。”莫莉温和的说道,早早收拾好站在一旁的双子,帮着哈利拿着行李上去。


“罗恩,去学校后照顾好自己。如果乔治他们还欺负你就打回去。”


“好。”罗恩点点头说道。


而刚下来的乔治和弗雷德在旁边大声说的。


“不,妈妈,这样不行。”


“我们不会欺负他的!”


“我们是打不过他的!”


“还有,我们是不会欺负别人的!”


“说的自己有多高尚一样。”罗恩在一旁凉凉地说道。


“亲爱的小弟弟果然不爱我们了。”俩人更加夸张的,边假摸眼泪边说道。


回应的是罗恩果断上火车的背影。而金妮却毫不留情地开始嘲讽。


“想要补偿别等以后,曾经明明知道哥哥最害怕的蜘蛛和被遗弃到精神敏感。哥哥现在这样都是你们的错,别忘了他左眼为什么天天带眼罩,因为魔力暴走变成了什么样你们不知道吗。”


上了车的罗恩一路走过了很多的车厢,但无一例外的都满人了。罗恩想了一下,就干脆放弃般的直接走到了最后的车厢,想要倒着往前走。


轻轻敲了一下门。


“别的车厢都满人了,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

现在在边写边改再发,可能开了学后会发的更慢。

但是愿小朋友们都可以开开心心的




长乐无忧
这里是一个哈利波特的同好群!...

这里是一个哈利波特的同好群!

建群不久,非语c,氛围很轻松,大家都很友好!可唠嗑可讨论cp(cp不限),会有级长教授等,会有课堂和学院杯,还会有一些其它活动,接受建议!

欢迎各位巫师来和我们一起编织属于我们的精彩故事♡

占tag致歉!

这里是一个哈利波特的同好群!

建群不久,非语c,氛围很轻松,大家都很友好!可唠嗑可讨论cp(cp不限),会有级长教授等,会有课堂和学院杯,还会有一些其它活动,接受建议!

欢迎各位巫师来和我们一起编织属于我们的精彩故事♡

占tag致歉!

秋吉子

德罗的打架永远是有原因的✓

罗恩揍他,往死里揍


梗来自79x太太 稍微改了一下画个条漫

德罗的打架永远是有原因的✓

罗恩揍他,往死里揍






梗来自79x太太 稍微改了一下画个条漫

秋吉子
「该死的!我用了一下午给你画的...

「该死的!我用了一下午给你画的妆就是为了让你和赫奇帕奇那些粗鲁的野猪们在湖里打架的吗?全毁了!那些昂贵的假睫毛就这么被你胡乱的扯下来扔到了地上?!梅林的胡子啊!况且再过一会儿我就要去代表斯莱特林做学期末总结发言了,要是因为你这个爱惹麻烦的鼬鼠迟到了我一定会向斯内普教授要求扣光格兰芬多的分数!!」


「……还不是因为他们找茬」


「什么?💢」


「………(´・_・`)没什么」


「该死的!我用了一下午给你画的妆就是为了让你和赫奇帕奇那些粗鲁的野猪们在湖里打架的吗?全毁了!那些昂贵的假睫毛就这么被你胡乱的扯下来扔到了地上?!梅林的胡子啊!况且再过一会儿我就要去代表斯莱特林做学期末总结发言了,要是因为你这个爱惹麻烦的鼬鼠迟到了我一定会向斯内普教授要求扣光格兰芬多的分数!!」


「……还不是因为他们找茬」


「什么?💢」


「………(´・_・`)没什么」




白灼l

《你像咖啡加糖》BY白灼l

《你像咖啡加糖》BY白灼l


Cp:德罗 哈罗 潘敏 扎威   其他待

原著向,结局美好

罗恩是看起来高冷但接处久了是个小孩子性格


1.

通过你的眼睛,我看见了我万劫不复的未来。


“罗恩,你可以自己去买魔杖和制袍吗。”莫莉在吵闹的对角巷里大声地对罗恩说道,“然后在丽痕书店门口前集合?”


“好的。”罗恩应了一声,转身就向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走去。


而莫莉看着逐渐走远的身影,不由得一阵恍惚。如果不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后被刺激的魔力暴走,是不是还是原来那个天真可爱的人了。一场意外直接让亲情有了裂缝。


“...

《你像咖啡加糖》BY白灼l


Cp:德罗 哈罗 潘敏 扎威   其他待

原著向,结局美好

罗恩是看起来高冷但接处久了是个小孩子性格



1.

通过你的眼睛,我看见了我万劫不复的未来。


“罗恩,你可以自己去买魔杖和制袍吗。”莫莉在吵闹的对角巷里大声地对罗恩说道,“然后在丽痕书店门口前集合?”


“好的。”罗恩应了一声,转身就向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走去。


而莫莉看着逐渐走远的身影,不由得一阵恍惚。如果不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后被刺激的魔力暴走,是不是还是原来那个天真可爱的人了。一场意外直接让亲情有了裂缝。


“乔治,弗雷德,”莫莉轻轻叹了口气,“为你们的行为负责,记着照护好他,哪怕他被分到了斯莱特林。”


“知道了妈妈,你已经警告了我们好几年了。”


“我们不会在我们的罗恩小弟弟身上再试验了。”


“说真的,自从那回后我们再也不敢把我们的东西放到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了。”


“说的没错,弗雷德。”


“所以要相信我们会把他照护好的。”


乔治和弗雷德捂住胸口夸张的咏叹道。


当罗恩买完衣服,晃晃悠悠的从店里出来来到了奥利凡德店门口。推门进去后才发现有一个黑头发的孩子正在犯傻般的挥舞着魔杖,至少罗恩当时是这么想的。


不过,因为开门的声音响起,让那个孩子转过了头而看向了罗恩,然而那额头上隐隐约约显露的闪电形的疤痕,让罗恩不留痕迹的看了一下。


“韦斯莱家的小儿子,今年也是上霍格沃茨的年龄。”奥利凡德拿着装着魔杖的盒子,从柜子后面走出来。


“是的,先生。”罗恩拢了拢盖住了半个眼睛的刘海,完全露出没有用眼罩遮盖的右眼。眼睛一片蔚蓝,但眼底也有掩饰不住的寒意,“但我的家人在书店门口等我,我想我需要快一点。”


然而旁边的黑发少年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罗恩的眼睛,一点都不再眨的看着。奥利凡德轻轻咳了一声,这时候,黑发男孩才猛地醒悟过来,并懊恼般的咬了咬下唇。


“好的,小韦斯莱先生。不过现在需要在旁边的长椅上等一下。”


等到过了好久,罗恩才拿着自己的魔杖出了门。然而刚向丽痕书店没走几步,右手手心里突然被塞了一小袋糖果。等罗恩看清楚是谁后,那个黑发男孩早已蹭蹭蹭的跑到了在人群中有些巨大的人身边。


罗恩疑惑的摇了摇手中的糖果,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哥哥!!”正在跟妈妈撒娇想要找罗恩的金妮,一看到罗恩就很高兴的飞扑了上去。


“金妮。”罗恩温和的应到,双手也稳稳的接住了飞扑过来的金妮,“我这里有糖果要吃吗。”


“好哇,我要吃。”金妮欢天喜地的拿过罗恩从袋子拿出来的一颗糖果。


“罗恩,别总是喂金妮太多的糖,会长蛀牙。”莫莉看着罗恩又要拿出第二颗糖的动作后连忙的说道。


罗恩听见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收起了糖果。却在莫莉一转身的时候,把第二颗糖果整个塞到自家妹妹的嘴里。


早有准备的金妮默默翻了个白眼,顺着自家哥哥的手把糖果吃到嘴里。自家哥哥不宠着还能干什么,金妮深深的叹了口气。

疯狂的原始人

心脏[德罗]

cp:德拉科×罗恩       时间大战后四年


呜呜这cp真的太冷了,第一次为爱发电,不好的地方请见谅


德拉科睁着眼睛卧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雕刻着的精美绿色巨蛇,因为是石刻,它眼睛里没有光,但却像极了此刻德拉科的瞳孔,茫茫一片灰,没有生命。


冷哼一声,他轻轻掀开绸被起身,拿起魔杖对着那巨蛇一挥,果然,雕像开始扭动,笨拙,又有些惊悚,似想直直冲出天墙对着床上的人狠狠咬上一口注入毒液,标记。


看着舞动的巨蛇,德拉科终于有了表情,银白色月光穿过窗口映射在他的脸上,灰眸有了光彩,没有血色的薄唇...

cp:德拉科×罗恩       时间大战后四年


呜呜这cp真的太冷了,第一次为爱发电,不好的地方请见谅



德拉科睁着眼睛卧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雕刻着的精美绿色巨蛇,因为是石刻,它眼睛里没有光,但却像极了此刻德拉科的瞳孔,茫茫一片灰,没有生命。


冷哼一声,他轻轻掀开绸被起身,拿起魔杖对着那巨蛇一挥,果然,雕像开始扭动,笨拙,又有些惊悚,似想直直冲出天墙对着床上的人狠狠咬上一口注入毒液,标记。


看着舞动的巨蛇,德拉科终于有了表情,银白色月光穿过窗口映射在他的脸上,灰眸有了光彩,没有血色的薄唇也弯成月亮形状。他的思绪回到从前。


"梅林!你家头上的蛇真吓人!不敢细看"罗恩抓住他的手臂。

"早就习惯了"

"哼,你可别暗自得意!下次我要在上面,格兰芬多绝不会被压倒!"罗恩趴着又撑起,喘着气,狠狠说了一大长串,浅金色睫毛一直扑闪。另一边,脑袋却被德拉科左手一把抓住朝肩膀上贴,还轻揉的梳理他那似火的盛发。

这个暗色宽敞房间唯一的暖色——红色,缓缓从德拉科肩膀滑向胸口,紧紧贴着。他的心脏燃烧着,并没有熄灭的迹象。

正当他又起色心想挑开话题,手指顺着罗恩敏感的耳后缓缓溜向背后那一条完美的凹陷时。

"你别动手动脚的!先回答我!"罗恩更气的想挣脱束缚。

"听你的,都听你的"他妥协着撇撇嘴角,眉眼却细细一眯,示意着他斯莱特林级长的深沉心机。

"等着吧,下次让你看看我的厉害。"罗恩终于心满意足。

话刚说完,就看到罗恩脸部肌肉不自主的抽搐摆出他招牌受惊的表情,人眨眼间就溜不见了。

"哈哈哈哈"他大笑着抱住刚刚吓得钻进被窝的小罗尼,还不忘趁机在罗恩赤裸腰肢上揩油。原来是他偷偷施法让那绿巨蟒"活"过来了。


当然最后他们又做一次!当然也是我们小罗尼在下面!


……



"亲爱的,又睡不着了?"格林格拉斯侧身抱住德拉科的肩膀,安抚的亲拍。

德拉科,只是握住格林格拉斯安慰的手,闭上又没有了光彩的灰眸,哑着喉咙说"睡吧"。


闭上眼睛的一刻,那巨蛇也静止了。


是的,他的心早烧成了粉末。属于他的小狮子早在大战那一年牺牲。


……


德拉科转过身背对格林格拉斯。


想起以前他们两个偷偷背着伙伴在火车车厢里私会的场景。

罗恩用一种发现惊天秘密的夸张口气给他讲"如果太思念一个见不到的人,就得赶快睡觉,梦里会遇见,百试百灵,相信我"

"原来我们小罗尼做梦都在想我"他又摆出专属的戏谑冷笑。


车窗外的热风让罗恩的红发有节奏的颤抖,跳跃着活力,昏黄的阳光也投进来使他鼻头上的小雀斑透出西红柿的颜色,燥热的德拉科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窗外的色彩一直在变换,他们的眼睛里却只有对方的模样。——霍格沃兹的火车越开越远。

……


冷涩的风,撞进房间。


他睡着了,只是反复梦语着"穷鬼,你骗我!",只是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淌。






白灼l

突如其来的写文灵感

有在写,不过先记录一下🙊。

可能我会用好久的时间来填坑。


cp:德罗哈罗 三角cp

罗恩哈利性格与原文不一样

罗恩是哈利的偏执

罗恩比较高冷,外冷内热的那种,会有些不太近人情

德拉科刚开始跟原文差不多,但会改变的。

文名《你像咖啡加糖》

文章呢,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发哈哈哈哈

也可能会咕咕咕,也可能会断断续续的写,不过可能之间差的会久。

好的就这样了。


突如其来的写文灵感

有在写,不过先记录一下🙊。

可能我会用好久的时间来填坑。


cp:德罗哈罗 三角cp

罗恩哈利性格与原文不一样

罗恩是哈利的偏执

罗恩比较高冷,外冷内热的那种,会有些不太近人情

德拉科刚开始跟原文差不多,但会改变的。

文名《你像咖啡加糖》

文章呢,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发哈哈哈哈

也可能会咕咕咕,也可能会断断续续的写,不过可能之间差的会久。

好的就这样了。


屠苏
我已经把原图删了,原图别的朋友...

我已经把原图删了,原图别的朋友应该有。我也忘了具体是哪位。原谅我的冒失。

我已经把原图删了,原图别的朋友应该有。我也忘了具体是哪位。原谅我的冒失。

一片紫色马蹄莲

纯血婚姻(德罗)(abo)

     5.愤怒的红发巨怪

      罗恩这么想着,就去找了德拉科。到了蛇院的地窖前面他就后悔了。他想起了他的好朋友赫敏说的一句话“罗恩你就是个身体比脑子快的巨怪”罗恩现在后悔不已,刚走到楼梯转角就跟德拉科撞了个满怀。德拉科玩味的看着他说道:“我留的痕迹,你的那些队友看到了吗?”“你......你简直不可理喻。”罗恩气愤的说道。刚想走吧,就被德拉科拉住了,由于对方比自己高一个个头。想挣脱也挣脱不了。德拉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缓缓说道:“咱俩都五年级了,该干点别的事儿了。”“什么事啊?...

     5.愤怒的红发巨怪

      罗恩这么想着,就去找了德拉科。到了蛇院的地窖前面他就后悔了。他想起了他的好朋友赫敏说的一句话“罗恩你就是个身体比脑子快的巨怪”罗恩现在后悔不已,刚走到楼梯转角就跟德拉科撞了个满怀。德拉科玩味的看着他说道:“我留的痕迹,你的那些队友看到了吗?”“你......你简直不可理喻。”罗恩气愤的说道。刚想走吧,就被德拉科拉住了,由于对方比自己高一个个头。想挣脱也挣脱不了。德拉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缓缓说道:“咱俩都五年级了,该干点别的事儿了。”“什么事啊?”罗恩单纯的说到,“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德拉科眯起眼睛说到。罗恩有了不好的预感。想跑又跑不了。只能跟某人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了。就是可怜了德拉科的室友们只能在外面过夜了。

sore

【HP德罗】 About Time(5/?)

本章概要:是德拉科和罗恩开始一起工作没多久的故事。

看不看前文都行,大概(

其实这是一篇生贺,为什么我一直在赶时间点??好难过(??)

还有两分钟,祝今天生日的所有人生日快乐!!


chap5


德拉科从破釜酒吧醉醺醺地幻影移形时,是十点二十四分。

当他不知道自己在伦敦哪条街道上闲逛时,是十点二十五分。

距他发现自己的同僚踏入同一条街道还有五分钟,距他决定跟踪罗恩还有六分钟,距他跟丢目标还有十分钟,距他的左脸被牢牢按在墙上还有十分钟。


“操!罗恩!我的手要断了!”就算德拉科的双手...

本章概要:是德拉科和罗恩开始一起工作没多久的故事。

看不看前文都行,大概(

其实这是一篇生贺,为什么我一直在赶时间点??好难过(??)

还有两分钟,祝今天生日的所有人生日快乐!!

 

 


 


 

chap5

 

德拉科从破釜酒吧醉醺醺地幻影移形时,是十点二十四分。

当他不知道自己在伦敦哪条街道上闲逛时,是十点二十五分。

距他发现自己的同僚踏入同一条街道还有五分钟,距他决定跟踪罗恩还有六分钟,距他跟丢目标还有十分钟,距他的左脸被牢牢按在墙上还有十分钟。

 

“操!罗恩!我的手要断了!”就算德拉科的双手被向后强扭成可怕的形状,他的某个部分仍在后悔自己的优先级不是氧气。

罗恩松开了钳制,仍然钉着德拉科的一边肩膀。

“你在玩什么鬼?”罗恩嘶吼。

“放开我就说!”

“我不这么想。”罗恩的手指——控制德拉科手腕的那些——在高效地施加力道。

“路过!偶然!巧遇!”德拉科不得不大喊大叫。

罗恩松开了他。

“该死……多谢你没有折断我的手。”德拉科转身说道,感觉非常不自在。

他注意到罗恩五分钟前踏出的建筑,那些闪烁的霓虹灯。

“所以你去的是麻瓜酒吧!”德拉科恍然大悟,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巫师酒吧找到过罗恩。

罗恩离开墙边,朝大道上走去。

“等等!你要回家?你住在这附近?”德拉科环视着这片商业区,企图找到某个风格突出的建筑。

“不,我只是还没醉到能应付你。”

 “这不是绰绰有余吗……”德拉科揉着自己的胳膊。

 “而且,”罗恩倏地停下脚步,“如果你没法幻影移形,我相信你的家在那个方向。”

 “如果同僚关系还包括熟知对方住址,那你也得向我坦白才公平吧?”

 罗恩歪着脑袋看向德拉科的双眼,今晚第一次。

“我是你上司,马尔福。”


 


“所以就是这样?每天下班以后潜入麻瓜的街区,还是说你实际上过着间谍生活?”德拉科说的话完全未经思考,而且嘿-他还没酒醒-无论五分钟之前发生过什么。

“偷偷摸摸跟踪我,玩间谍把戏的人是谁。”

“不认识。”德拉科面不改色地说。




“你真的是我的上司吗?我是说,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比较像内勤和外勤的关系。“

“……“

“麻瓜的酒有什么好喝的?难道是哪个女孩子?——你的腿不疼啦?“

“⋯⋯“

“还是说你就是一个骨髓里的纯血叛徒?这么热爱麻瓜吗?你这该死的鼬鼠……“

“你什么时候才能扔掉这套?“

“你搭理我的时候。“他真是有够醉。

显然罗恩也这么认为,但是他的眼神让人读不懂,说不上讥讽,也不是怒气。

“回家吧,马尔福。“罗恩说。

疲惫不堪,这个他能认出,罗恩偶尔会因为工作露出这种表情。

在车道上不断延伸的路灯穿过夜晚的空气,让罗恩的发色间而变换着,他的长袍仿佛直接挂在骨头上似的,让人心里不稳当。

一个巫师在非魔法世界独酌是什么感觉?德拉科突然想。

……或许不是因为工作。

“你到底想得到什么?男人?女人?酒精?毒品?洗钱?一夜情?妓女?销赃?“ 德拉科走一步数一下,说到最后根本胡言乱语。

真是疯了,要么愚蠢至极,一个人喝酒,身边还围着麻瓜们。

德拉科突然感觉脖子一紧,罗恩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拉了过去。

“我随时可以甩开你,记得吗?最好把你这一坨鬼话扼死在内脏里。“

“冷静一点,我们可以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长官,我很抱歉,我——“

剩下的托辞是什么,德拉科自己也不太知道,因为罗恩的亲吻实在是……

“什么?“德拉科晕乎乎地问。

“杜松子酒。“罗恩放开他,”你究竟为什么抱歉,德拉科?“

“我呃……“德拉科咬到了舌头。

“……真是醉得可以……”罗恩摇摇头,向后退了一步。

“等等!“德拉科的身体比脑子还快,他朝前一扑,却只堪堪抓住了罗恩的手腕。

然后他就被又黑又窄的感觉淹没了。




“什么声音……?“德拉科嘟囔着睁开双眼,然后愣住了:他想象了一千遍罗恩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包括一个农场。

事实是,罗恩住在他妈的高层公寓。

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还压着罗恩,幻影显形之前的惯性使他们双双绊倒在地上。罗恩摆脱他的纠缠,爬起身踉跄地后退,瞪着着德拉科一时失语。

“你不能亲了别人然后又消失。”德拉科说。

罗恩以惊人的速度转身,但是德拉科更快,他爬起来三步作两步追上红发,双手扳过罗恩的肩膀——他肯定太惊讶以至于没有反抗——德拉科让他们再度接吻,几乎跟上次感觉一样好,除了湿润的,滚烫的,咸咸的泪液。

要么疯了,要么愚蠢至极。

或者非常痛苦。

德拉科没喝过杜松子酒。

 


 


 


 

tbc



因为剧情还没到还是稍微解释一下,文中罗恩是长大的小罗恩,自幼向往着大哥哥德拉科,文中德拉科是长大的小德拉科,自幼向往小罗恩。

雅叶hinataya

picrew捏图|德拉科&罗恩

picrew捏图|德拉科&罗恩

三角君

【德罗/跩荣】AO3英文同人推文(2)

这几天又爱上这个CP,扫了几篇,基本都写得寡淡无味,粮少我还挑,哭唧唧。有一篇还不错,算是脱颖而出,可惜有点短,1w多字完全不够看(._.)


Feelings and other atrocities    By tarie


战后文,Ron是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的主管,Draco的上司。Draco走不出战后的巨大地位落差,浪浪浪渣渣渣,见人就撩撩到就上,脾气暴躁嘴炮满点。好喜欢这篇Draco的讽刺话,各种戳我笑点哈哈哈哈。Ron很受不了他这样,但Draco每次刺他都是“无奈地不跟你闹”,偶尔火大了打一架,两人的火花很萌啊。可惜感情线有点进展不足,结尾是...


这几天又爱上这个CP,扫了几篇,基本都写得寡淡无味,粮少我还挑,哭唧唧。有一篇还不错,算是脱颖而出,可惜有点短,1w多字完全不够看(._.)



Feelings and other atrocities    By tarie



战后文,Ron是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的主管,Draco的上司。Draco走不出战后的巨大地位落差,浪浪浪渣渣渣,见人就撩撩到就上,脾气暴躁嘴炮满点。好喜欢这篇Draco的讽刺话,各种戳我笑点哈哈哈哈。Ron很受不了他这样,但Draco每次刺他都是“无奈地不跟你闹”,偶尔火大了打一架,两人的火花很萌啊。可惜感情线有点进展不足,结尾是干柴烈火搞上了,但我很想看你俩搞完后怎么心意相通怎么谈恋爱啊!!断到这里真是太隔靴搔痒了呜呜呜。



手打,懒得贴链接,各位小伙伴麻烦自己去AO3搜索咯。




崔沢

原来你俩是一块去玩的

第三张少爷也有一个差不多的,我找不着了😭😔

原来你俩是一块去玩的

第三张少爷也有一个差不多的,我找不着了😭😔

秋水一线

【授翻】【DMRW】他的幸运一摔 BY:siobhrag

原文地址

授权:作者已经授权翻译其所有作品,此后不再重复贴图

[图片]


Summary:

在魁地奇比赛中,罗恩从扫帚上摔了下来。在病房里,他发现自己有一个意外的访客。

他的幸运一摔 BY:siobhrag

罗恩从昏迷中醒来,他感到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和头发。没有睁开眼睛,罗恩把他的脸转向那温柔的爱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阵疼痛遍及全身,他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呻吟。一滴眼泪从他的左眼滑落下来。

“嘘,没事的。尽量不要动。”那个熟悉的轻柔声音在罗恩耳边低语。温暖的手指轻轻地拂过他的眼角,擦去泪水的痕迹。罗恩再次深深地吸气,他闻到了熟悉的松树和雨水的气息。...

原文地址

授权:作者已经授权翻译其所有作品,此后不再重复贴图




Summary:

在魁地奇比赛中,罗恩从扫帚上摔了下来。在病房里,他发现自己有一个意外的访客。

他的幸运一摔 BY:siobhrag

罗恩从昏迷中醒来,他感到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和头发。没有睁开眼睛,罗恩把他的脸转向那温柔的爱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阵疼痛遍及全身,他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呻吟。一滴眼泪从他的左眼滑落下来。

“嘘,没事的。尽量不要动。”那个熟悉的轻柔声音在罗恩耳边低语。温暖的手指轻轻地拂过他的眼角,擦去泪水的痕迹。罗恩再次深深地吸气,他闻到了熟悉的松树和雨水的气息。他认识一个闻起来像这样的人。他只是不记得那人是谁了。

罗恩缓缓睁开眼睛。他在圣芒戈。他去过那里实在太多次,早就熟悉了病房的样子。罗恩刚把头朝左转了一英寸。同样轻柔的触碰阻拦了他的头继续挪动。这个人就倚靠在罗恩的脸旁边。他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了。

一个流露着显而易见的担忧的马尔福俯身在罗恩的床边。是他一直轻柔地梳弄着罗恩的头发。

“马尔福。”罗恩嘶哑地说道。“什么……”

德拉科用手指轻轻地按在罗恩皲裂的嘴唇上,阻止他继续说话。 “先别说话。我去给你拿点水。”

罗恩困惑极了,他看着德拉科迅速转向附近的一张小桌子,倒了一大杯水。金发少年把水杯送到罗恩的唇边,小心地用自己的胳膊把罗恩的头抬高,以便于他更方便地喝到水。罗恩喝了点水缓了缓。一些水顺着他的嘴角滑到了下巴上。德拉科用手指抹干了水渍。

德拉科让罗恩的头睡回到枕头上。

罗恩看着德拉科那张读不懂的脸。“谢谢,马尔福。”德拉科把水杯放回桌子上,坐回罗恩的床边,重新开始小心在意地抚摸着罗恩的头发。

罗恩清了清嗓子:“发生了什么?”

德拉科继续梳弄着罗恩的头发。 “你和对方的追球手相撞,从扫帚上摔了下来。”德拉科轻轻地触碰罗恩毯子下的双腿。“你的腿上有两处骨折,还伤了好几根肋骨。”

罗恩大吃一惊。因为,他这赛季都没法出战了。

罗恩专心地看着德拉科。“那你呢?你为什么在这儿?”

德拉科脸红了,随之别开脸。“好吧,我很担心。”

罗恩的唇边绽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真的吗?”

“是啊。”马尔福笑得有点走样。

罗恩的微笑越来越大。他试图挪动自己的手机,好够到德拉科放在被面上的手。德拉科脸红了,但是立刻握住了罗恩的手,轻轻地攥住他的手指。

罗恩咧嘴大笑起来。因为他从没想象过这一切——马尔福来看他的每场比赛,在他比赛中作出惊险动作时目不转睛,偶尔向他微笑。这种非马尔福式的行为背后确实隐含着某些东西。

“这次我要在这里待多久?”罗恩享受着马尔福手上与留在他发间的温暖。

“一个星期。治疗师说你的伤恢复得不错。”德拉科仍然握着罗恩的手。

罗恩皱起了眉头。“那这是否意味着,我得在病房里度过圣诞节?”

“不,我不这么认为。”德拉科轻笑。

“好得很。因为我还没有给你买礼物。”罗恩入神地望着德拉科,忽然感到紧张:“你会和我一起过圣诞节吗?”

德拉科回以的微笑温柔而充满希望。“当然。”他俯身靠近罗恩的脸,轻吻了罗恩的嘴角。“你只要好好休息,早日痊愈。”

罗恩还无法回应那个吻,倒不是因为他的身体状况,而是因为他现在知道,将来他这样做的机会多得是。他心满意足地微笑着,重新陷入梦乡,感到德拉科的手仍然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END

sore

【HP德罗】我恨你的十件事(2/5)


这篇真是从一月底开始写到现在,太痛苦了,但是我还是写出来了!!!

是坚定的dmrw,请信任我

谢谢评论红心蓝手的碰友们,是你们让我下决心一定要把它写完

还有半个小时,节日快乐!!!(


依旧是

⚠abo背景

⚠有削微allron

⚠未分级(


2



哈利·波特——四强勇士、挫败伏地魔(不止一次)、运动明星、腼腆而迷人,头上环绕着金色光环——真的光环,由十几只丘比特组成。

一个星期之前,霍格沃茨的装饰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邪恶效果(引据罗恩·韦斯莱)。某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沿续了浮夸的前教师洛哈特的伟业,在二月份请...


这篇真是从一月底开始写到现在,太痛苦了,但是我还是写出来了!!!

是坚定的dmrw,请信任我

谢谢评论红心蓝手的碰友们,是你们让我下决心一定要把它写完

还有半个小时,节日快乐!!!(

 

依旧是

⚠abo背景

⚠有削微allron

⚠未分级(





2

 


哈利·波特——四强勇士、挫败伏地魔(不止一次)、运动明星、腼腆而迷人,头上环绕着金色光环——真的光环,由十几只丘比特组成。

一个星期之前,霍格沃茨的装饰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邪恶效果(引据罗恩·韦斯莱)。某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沿续了浮夸的前教师洛哈特的伟业,在二月份请来迷你版本的带翅丘比特。期望能在掩饰自己恶欲的同时还能暗中观察对方的反应,可谓非常斯莱特林,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学院间竟纷纷效仿。

“他不该这样做的。”赫敏帮哈利打掉一个丑陋丘比特,“你不该这样做的。”

“我们不要再假装理性讨论了,好吗?”罗恩假意商量道。

“如果只有我在讲道理可不叫什么‘理性讨论’。而且我发现这种时候正在大幅增加。”赫敏高傲地说。

“好,好。”罗恩用魔药课本把一只哈利的丘比特拍晕,换作之前,他一定会对此发表一些酸酸的、无伤大雅的友善取笑,不过他现在似乎不能更在意自己在扇飞一只苍蝇还是一只丘比特。

“你们只是把问题复杂到没必要的程度。”

“听你的语气好像我跟珀西在共谋似的。”罗恩打了个冷颤,“但是看在梅林的份上,她才十三岁。”

“是啊,很年轻,而且目前为止干得蛮不错。”

“定义‘干得不错’。”

“总不能一直把她关在你的高塔上。你很清楚这点。而珀西,”赫敏把一只潜行在盐罐后面的丘比特揪出来扔到五米外,“他只是在转移矛盾,这对你和金妮太不公平了。”

罗恩扬扬眉毛,不过是因为西莫在长桌的另一端落座,离他们远远的。

“罗恩昨天和西莫吵了一架。”哈利说。

“简直把一整年的份额都吵完了,像一个无差别杀人风箱。”罗恩半心半意地忏悔。

哈利对“无差别杀人风箱”咧嘴笑了。

“至少你现在没法发火了。”

“尽管试试。”罗恩笑着把一只晕掉的丘比特扔向他。

“韦斯莱,你要是能收到——”

“韦斯莱!罗恩!”一只丑陋丘比特一边挤进来一边尖叫,把粉色的翅膀扇到马尔福脸上,“你有一封——嗯!”

它发出一声闷哼,倒在厚厚的课本下。

“喔,马尔福,有什么事吗?”罗恩藏起《魔法药剂与药水》,问。

马尔福的脸色简直跟不省人事的丘比特一样。

“你杀了它!”

丑陋丘比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觉得没有。”

“没有成功,因为你是一个野蛮的、没有教养的……”马尔福刚刚摆出盛气凌人的架势,就灰溜溜地败下阵来,嘴里喃喃的最后两个字压根听不清。

“哈?”罗恩莫名其妙。

“早上好,哈利,希望没有什么害虫在打搅你们。”穆迪一瘸一拐地经过。

而马尔福已经不见了。

 

罗恩不得不捂着肋骨。

“哈哈……你们有没有看见——干嘛……?”

他发现赫敏和哈利一齐眯眼看着自己。

“情书!罗恩!”

“我知道!”他用两个手指提起那个丘比特,“但它已经晕了,所以……”罗恩把那个穿尿布的生物甩到五米之外。

“哦……”赫敏在图书馆遇到挫折时就会发出这种声音。“你不想知道是谁吗?”

“没法知道的,它们是匿名信。”罗恩无所谓地耸耸肩。

赫敏和哈利暗地里交换了眼色。

“我不知道金妮对你说了什么,赫敏。但是如果我想把谁关在高塔上,我会告诉你的,行吗?”罗恩最后说道。

“有头绪吗?”哈利问赫敏,而赫敏只是紧锁眉头。



就算是第二天的神奇生物课上马尔福也没怎么捣乱,虽然更有可能是因为炸尾螺的双钳,它们足足有四尺长。而在它们突然喷出火星之前,已经没有几个毫发无伤的学生了。

“闭嘴,马尔福。”罗恩说,马尔福一直在呜咽个没完,因为他的小手指有一点点焦黑。

罗恩就惨重得多了,他尽力控制的那只炸尾螺正扬着脑袋,企图为自由而战,钳子比别的都大上一圈。

“放任他们厮杀!”罗恩低头躲过它的尾刺。“看看我们得到的,炸尾螺之王。”

哈利根本无暇回应,他的长袍已经被烧成了奇怪的马甲。

至于赫敏,要不是她看不见自己的后脑勺,哈利大可不用把她浇得浑身湿透。

罗恩嘶了一声,他躲闪不及,被炸尾螺尖硬的铠甲蹭到了,手臂上一下出现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韦斯莱,用这个。”

一只拿着纱布的手突然出现在罗恩耳边。

“多谢,呃……”

“扎比尼,你可以叫我布雷司。”

“你怎么没一起躲着?”罗恩示意那些尖叫着跑到远处去的斯莱特林。

“没有必要。我的炸尾螺被另一只杀死了。”

“哦,扎比尼,这边还有几只。”海格听到了对话,还以为扎比尼在可惜呢。

罗恩好笑地看着他牵过另一只炸尾螺,不过扎比尼没什么不满。

“不包扎一下吗?”

“算了。”罗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在那道伤口之前已经布满了烧伤和蜇伤,鉴于他有一位炸尾螺王要对付,包扎是一种冒险行径。“唔……你最好离我远点。”它正对那位新来的同类虎视眈眈。

“我不想。”

“什么?”

“我是说,明天的霍格莫德参观日或许我们可以一块去。”扎比尼一口气说道,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

“我们几乎不认识!”罗恩冲口而出。

“现在不是了。”扎比尼绽放出一种熟练的、计算过弧度的微笑。“我可以和你在酒吧碰头。”

罗恩狐疑地看着他,没有留意炸尾螺殿下把新同伴撕得粉碎。

“该包扎了。”扎比尼扔下牵引绳,拉起罗恩的手。

 

 

哈利倒吸一口凉气。

“是他!”

“什么是他?”赫敏问。

“匿名情书!赫敏。”

赫敏不置可否。

“我很肯定金妮正在偷笑来着。”罗恩鄙夷道。

“那么你不会跟他约会啦?”哈利问。

“在法官判决之前,一个人是不能被称为罪犯的。”赫敏突然说。

“什么法官?”罗恩问。

“也就是说情书、扎比尼和金妮之间的联系有待商榷。”

“随便吧。”罗恩并不热衷。

“我没法去霍格莫德了。”哈利哀怨地说,他必须为第二个项目掏光脑汁。

“我们可以帮你找一找灵感。”赫敏说。

“蜂蜜公爵的货架上肯定有售。”罗恩笑嘻嘻地说。

 

然而蜂蜜公爵的货架上确实没有灵感,但是有大把强调视觉愉悦的糖果,罗恩和赫敏挑得不亦乐乎,希望能给哈利带回去更多新品。

“我问过金妮了,她说她还没有什么阴谋,但是她会考虑的。”

“值得信赖。”罗恩讽刺地说。

“如果金妮被排除在外,你会赴约吗?”

“不会。”

“没什么坏处,不是吗?”

“赫敏,你的阴谋又是什么呢?”

“没有阴谋!”赫敏把一些糖果笔弄撒了。

“嗯哼,我还以为你对我有好感呢。”罗恩假装埋怨。

“如果你还想要仅存的好感——”赫敏生气地说。

“玩笑,女士。只是玩笑。”罗恩咯咯笑着,拿了好多盒巧克力蛙。

“只是希望你开心。”

“我很开心呀。”罗恩惊讶地说。

赫敏却不说话了。

“我真的很开心,你和哈利……”

“去赴约好吗?罗恩。”

“不要指望一段关系能让人快乐。”罗恩说。

“我没有,我只是指望你把它变得可能。”

罗恩叹了口气。

“我注意到你没有跟我碰面的意愿!”扎比尼在店门口冲他们叫道,脸色有点发红。

拥挤的人群全都看向罗恩,罗恩却看向赫敏,后者向他比出两个大拇指。

罗恩揉了揉眉框,无奈地走向门口。

“布雷司!”他叫住转身要走的斯莱特林。

 

 

 

Tbc

 

 

 

 

 


 



sore
草草预告一下23333

草草预告一下23333

草草预告一下23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