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德罗朱

3555浏览    31参与
昼现苍犬

因为一些懂得都懂的原因突然搞了点德罗朱((并且大量吸入ras毛球

因为一些懂得都懂的原因突然搞了点德罗朱((并且大量吸入ras毛球

rheinp

(因为一些原因重新看了德罗朱……不过主要还是我想看了🧐


摸点弹幕烂梗……我只会画萌萌二刺猿了.jpg

p3是自制表情包。

(因为一些原因重新看了德罗朱……不过主要还是我想看了🧐


摸点弹幕烂梗……我只会画萌萌二刺猿了.jpg

p3是自制表情包。

summers

2005年维也纳版罗朱,我沉没在lukas的美貌和卢麻的绝美爱情里面了

2005年维也纳版罗朱,我沉没在lukas的美貌和卢麻的绝美爱情里面了

errorero的二点五倍镜

ooc慎入

“卢密欧,你是死神!”

p2真实情况

ooc慎入

“卢密欧,你是死神!”

p2真实情况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德罗朱太太太太太太太甜了吧

德罗朱太太太太太太太甜了吧

德罗朱太太太太太太太甜了吧

-SawyeR-
很生草 so孩子激情改图 我直...

很生草 so孩子激情改图

我直接认清自己的黑粉身份并自动退出粉籍(。


tag太多打不下了(

很生草 so孩子激情改图

我直接认清自己的黑粉身份并自动退出粉籍(。


tag太多打不下了(

LA SALVIA
红家:Romeo du bis...

红家:Romeo du bist tod!

卢密欧:???我不是,我没有,地上那位才是,否认三连。

红家:Romeo du bist tod!

卢密欧:???我不是,我没有,地上那位才是,否认三连。

OPHAMOOC

卢密欧和卢豆腐  tag打错了没法改重新发烦死

卢密欧和卢豆腐  tag打错了没法改重新发烦死

秋叶西楼
最后,萨拉和海绵过上了幸福的生...

最后,萨拉和海绵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最后,萨拉和海绵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秋叶西楼

卢哥卢密欧水仙向

卢卡斯是误闯进这个剧本里的,他来的时候是周一,罗密欧被放逐离开维罗纳,他就以朋友的身份紧跟着罗密欧走了。

  卢卡斯照顾了罗密欧四天,算算时间,差不多将是朱丽叶诈死的那个晚上了。

  破旧的旅店,窗户吱吱呀呀响着,透着寒风,罗密欧缩在床边冷得呵手取暖。

  卢卡斯从外面回来,带了一些食物。罗密欧抬起头,欢喜地钻进卢卡斯的怀抱里亲吻他:“卢卡斯!哦,多亏了有你,卢卡斯——不,我不饿——卢卡斯,你在外面有没有见到班伏里奥,他说他会很快向我传达朱丽叶的消息。”

  罗密欧这样热情的举动弄得卢卡斯无奈地举手投降,卢卡斯把手穿过罗密欧金色的头发里揉了揉,想安抚这个痴情的男孩:“咱们离开维罗纳才不...

卢卡斯是误闯进这个剧本里的,他来的时候是周一,罗密欧被放逐离开维罗纳,他就以朋友的身份紧跟着罗密欧走了。

  卢卡斯照顾了罗密欧四天,算算时间,差不多将是朱丽叶诈死的那个晚上了。

  破旧的旅店,窗户吱吱呀呀响着,透着寒风,罗密欧缩在床边冷得呵手取暖。

  卢卡斯从外面回来,带了一些食物。罗密欧抬起头,欢喜地钻进卢卡斯的怀抱里亲吻他:“卢卡斯!哦,多亏了有你,卢卡斯——不,我不饿——卢卡斯,你在外面有没有见到班伏里奥,他说他会很快向我传达朱丽叶的消息。”

  罗密欧这样热情的举动弄得卢卡斯无奈地举手投降,卢卡斯把手穿过罗密欧金色的头发里揉了揉,想安抚这个痴情的男孩:“咱们离开维罗纳才不到四天,你也太心急了——明天还得继续赶路,不吃东西可不行。”

  “可是亲爱的卢卡斯。我宁愿潜回维罗纳被处死,也不愿意向离开朱丽叶的方向再走一步了!”

  卢卡斯烦恼地揉了揉眉心:“那就往回走,回维罗纳。”

  罗密欧再一次高兴地伸出双臂扑向卢卡斯,卢破曼被他扑得倒在椅子上。罗密欧毛茸茸的脑袋还在他脖子边蹭来蹭去。

  卢卡斯做了一个深呼吸,把罗密欧拎了起来,神情严肃地对他说:“听着,这是为了你和朱丽叶好。我不能多说什么,但从现在起到明天一天,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罗密欧伸出手指放到卢卡斯的嘴唇上,笑容璀璨,差点晃花了卢卡斯的眼:“我听你的。”

  仿佛被调戏的卢卡斯忽然觉得,这个看起来纯情无害的卢密欧在套路自己。

  吃完饭的罗密欧和卢卡斯挤在一张床上,床并不算小,他们也都不胖。但对于两个男士来说,还是有些挤了。而且罗密欧因为怕冷,更是一个劲往卢卡斯身上钻,每挤一次就要有冷风透进被窝里。

  卢卡斯忍不住咬牙道:“你已经是成家的大人了,请安静闭上眼睡觉,罗密欧·蒙太古。”

  “但是你身上有朱丽叶的味道,我忍不住……”卢密欧说着还又嗅了嗅。

  卢卡斯忍无可忍,把他用被子严严实实裹好,不许他乱动。

  “卢卡斯,你是未来的我,对吧?我们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你偏偏要否认——快告诉我,我和朱丽叶未来怎么样了?”罗密欧探出脑袋问。

  “你和她在一起了,而我和她有了孩子。”卢卡斯答到,随即翻身闭上眼,不再理罗密欧了。

  卢卡斯听到了罗密欧蒙在被子里的痴笑声。

  卢卡斯这一觉睡得尤其沉,清晨他听得见罗密欧蹑手蹑脚地起床,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他着急地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拉住罗密欧,最后猛地惊呼而起,却发觉自己正躺在自己家的床上。

  看起来他做了一个很长很真实的梦,卢卡斯心想,等他抬起手想抹一把脸时,却忽然发现手边多了一封告别的信。

亲爱的卢卡斯:


  我要去找朱丽叶了,请不要想念我。

  再见。

                         永远爱你的,罗密欧

装在麻袋里的叶子

不好意思,德罗朱在我这里已经不再是悲剧了

除了全程舔卢美人以及羡慕卢麻夫妇神仙感情外

马三伯,你简直是我的快乐源泉hhhhh

字丑莫吐槽

这真的是官摄哦 ​​​

不好意思,德罗朱在我这里已经不再是悲剧了

除了全程舔卢美人以及羡慕卢麻夫妇神仙感情外

马三伯,你简直是我的快乐源泉hhhhh

字丑莫吐槽

这真的是官摄哦 ​​​

𝕋𝕠𝕕𝕕𝕚𝕖_𝕃𝕦𝕓𝕖𝕣𝕥
初投稿,德奥音乐剧群像踩点混剪...

初投稿,德奥音乐剧群像踩点混剪,欢迎来看(。・ω・。)

b站链接👉【德奥音乐剧混剪/群像/踩点】Glory 

初投稿,德奥音乐剧群像踩点混剪,欢迎来看(。・ω・。)

b站链接👉【德奥音乐剧混剪/群像/踩点】Glory 

Nord

【提朱】Le Duel

【一个音乐剧罗朱的提朱文,人物形象大概是德罗朱和匈罗朱?背景基于西区故事,西区故事同样改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发生在五十年代的纽约,女主玛利亚(朱丽叶)和博纳多(提伯特)都是波多黎各移民,没有两大家族的仇恨,而是鲨鱼帮和火箭帮的矛盾。遵循原著结尾BE: )】


————


        朱丽叶的心跳地跳好快。

        墙上的时钟走得漫不经心,曼哈顿西部谣言都日行千里。女孩们杂乱细碎的讨论令她心烦,在变扭的...

【一个音乐剧罗朱的提朱文,人物形象大概是德罗朱和匈罗朱?背景基于西区故事,西区故事同样改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发生在五十年代的纽约,女主玛利亚(朱丽叶)和博纳多(提伯特)都是波多黎各移民,没有两大家族的仇恨,而是鲨鱼帮和火箭帮的矛盾。遵循原著结尾BE: )】


————


        朱丽叶的心跳地跳好快。

        墙上的时钟走得漫不经心,曼哈顿西部谣言都日行千里。女孩们杂乱细碎的讨论令她心烦,在变扭的英语中她努力分辨着和决斗有关的消息,她们切换着话题,从流行的纤维织物,到提伯特和安妮塔的八卦。提伯特,朱丽叶心头一紧,赶紧起身离开。

        她爬着狭窄的楼梯,思绪却飘到和女友们在波多黎各海滩上的欢声笑语,在那里她讲着自己的语言,不时会撞见提伯特他们不知又因什么聚会,她总是飞奔向他,踮起脚尖双臂环绕住他的脖颈,毫不顾忌他朋友们的闲言碎语。他总是先无奈叹息,又低头看她,轻柔她的黑发,在她额头留下一个吻。

        她走出阳台想要透透气,车鸣混杂着建设施工的声音立马钻进她的头脑,令她退却。起初一切都那么新鲜,她初来纽约,站在第三大道的路边,工业文明的新世界令她心跳加速,拔天而起的柱子撑起了这座城,波多黎各的天空总是蓝地无限,这里却几乎看不到天空。哥哥在美国的女友安妮塔迎接了她,带她四处闲逛,新大陆的生活令她好奇的心时刻忙碌着,她不再试图理清自己的情感,许久的思念也在拥入他怀抱的一刻消失。

        决斗,这污浊的名字,今晚他们要做出了结。朱丽叶在房间坐立不安,红色的床单像是染满鲜血,暴力啊,你何不藏起自己的头身。朱丽叶了解自己哥哥,他沉默寡言又心狠手辣,打起架来像照着乐谱唱歌,一板一眼都不放松,对待自己人却文雅而懂礼节,从不缺乏追随者。年龄愈长,她对他的敬爱愈深,却也总想挣脱他的管教,直到他说自己要离开,谈起在美国的计划,她才知道哭闹和请求不再有效,于是她绝食,拒绝接受离别。“你总会离开我,而我却永远离不开你,我的好朱丽叶。”谎言,他就这样离开了。房间塞满了来自纽约的信件和礼物,纽约,纽约,那个有她思念之人的彼岸天地,那个她此刻脚下的水泥硬地。

        朱丽叶溜进提伯特的房间,平时安妮塔在她总是没有机会,一个淡雅又素朴的双人间。她把自己瘫在他的床上,床单大概是刚从洗衣房拿回,有着淡淡的清香。桌子上摆着家人的合影,照片里她拉着提伯特的手,笑地那么无忧无虑。旁边还放着一个有些老旧的洋娃娃,她不知道安妮塔还有这样的喜好,她总是那么成熟而有韵味。像是那个令她心跳的夜晚,她穿着提伯特为她选的白裙,看着镜中俏皮的自己,和安妮塔的美艳截然不同。她为自己在新大陆的第一次舞会兴奋难耐,安妮塔坐在一旁轻笑着。“这是我最珍爱的宝物。”提伯特搂着她的肩,逢人就这么介绍。明亮的灯光,木质的地板,人声嘈杂,欢声雷动。她看见提伯特和安妮塔低着头,情话绵绵,含情脉脉。提伯特看见她,径直朝她走来,“我有幸和你跳支舞吗?”他温柔地笑着,手搂在她的腰际,将她举起,白裙旋转,像纯白的木槿花绽放。她举起手臂,掀起裙子一角,踢踏着脚,这是属于他们的舞蹈。直到一个青涩的男孩面庞走进她的视野,舞蹈被打断了,提伯特用刀刺进他的腹部,她看见自己爱人流血不止,她惊声尖叫,被一个声音吵醒。

        “你还好吗,卡普莱特小姐?”是帕里斯,她揉揉眼,急切地询问他斗架的情况。他耸耸肩“我不清楚,提伯特让我回来看住你。”“我哪都不会去。”打发了帕里斯,她抱着双膝继续坐在提伯特房间,她从不害怕什么,现在恐惧却打败了她。她拿起那个破旧的娃娃,把它紧抱在怀里。哦,这是提伯特的礼物,那时她几岁来着?她曾爱不释手,睡觉都要抱在怀里的洋偶,被长大的她不知遗忘在房里哪个角落,是他带它越海而来的吗?朱丽叶鼻子一酸,热泪滚下,我不会离开你的。她逃过帕里斯的阻拦,向钢筋桥下飞奔。

        提伯特看见他的天使随风而来,苍白的朱丽叶,美丽如雪的朱丽叶,染红的白裙,雪融于火。他想抹去脸颊的泪珠,手臂却动弹不得,他听见自己的心砰砰直跳,快要离开自己。

走之

罗密欧之死

罗密欧漠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倒下,好像杀死他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慢慢的靠近,用火把照亮了那人的脸,看到一个英俊又熟悉的眼角后怔住——帕里斯伯爵!


罗密欧急忙把他扶稳,正准备拔出刺入他胸膛的匕首,帕里斯猛地攥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就开始重重的喘着粗气,这一动费劲了他最后的力气。


罗密欧抬了抬眼眸,等他开口。


“请把我葬到朱丽叶身边去,我纵是要死了,也想做她的骑士。”


罗密欧点点头,看到他扯出一个欣慰又悲伤的笑容后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刀子,鲜血如泉般涌出。帕里斯的双眼瞪得...

 

 

 

罗密欧漠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倒下,好像杀死他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慢慢的靠近,用火把照亮了那人的脸,看到一个英俊又熟悉的眼角后怔住——帕里斯伯爵!

 

罗密欧急忙把他扶稳,正准备拔出刺入他胸膛的匕首,帕里斯猛地攥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就开始重重的喘着粗气,这一动费劲了他最后的力气。

 

罗密欧抬了抬眼眸,等他开口。

 

“请把我葬到朱丽叶身边去,我纵是要死了,也想做她的骑士。”

 

罗密欧点点头,看到他扯出一个欣慰又悲伤的笑容后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刀子,鲜血如泉般涌出。帕里斯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好像是很惊讶。

 

“至少您的生命定格在笑容之中。”罗密欧轻声解释道,温柔的像一个孩童的低语。

 

他抱起帕里斯仍是温热的身体,轻轻的让他平躺在朱丽叶沉睡的石台旁,替他合上眼睛。祝您幸福。他嘴巴动了动,但没发出声音。

 

 

他缓缓站起来,扭过头看去,看向他心海的尽头,死去的朱丽叶。眩晕和无力感同时从头和脚开始蔓延击垮他。

 

罗密欧开始崩溃般抖动身子,但没有叫出声来,他不忍打破死的寂静。他跌跌撞撞的来到朱丽叶面前,翻上石台,将他的妻子搂在怀里,企图用自己温暖死亡,他颤抖着流着泪,脑海里响起的全是她那甜蜜的一句“我愿意”。

 

 

愿意什么?朱丽叶,爱人,你愿意什么?他曾在月下与她厮磨。

 

 

我愿意啊……朱丽叶转了转眼珠思索一阵,突然用纤细的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坏笑道,我什么都愿意,愿意为你死去……你呢,你愿不愿意被我杀死。

 

 

 

 

“愿意。”此刻,罗密欧将脸埋在她的金发里,呼吸她颈间死亡也夺不去的芳香,抽噎一阵,一遍又一遍的喃喃:“愿意。愿意。朱丽叶。只要你能醒来,我什么都愿意。”

 

 

朱丽叶应该会故作气恼的用她不小的手劲捶他一拳,立起眉毛娇嗔道:住嘴,罗密欧。你要是敢擅自死了,我就跟了你去!让你在地狱也忍受我的责骂!

 

 

 

想到这,他傻乎乎的笑起来,热气洒在朱丽叶冰冷的香肩,而那里在慢慢变红。

 

 

罗密欧不敢怀疑生死,只认为是自己的幻觉,所以他自嘲的摇了摇头,也否定了最后的渺茫。

 

 

 

 

 

于是当他看着朱丽叶苏醒,眼前闪现出茂丘西奥的笑容。

 

 

 

 

罗密欧,胆小鬼,生死是最不可信的,死神有时会把名单弄丢,有时她的猫会把墨水泼在你的名字上,记住啦,罗密欧!死神!你可以和她讨价还价!

 

 

 

 

 

 

然而为时已晚。他只能在窒息中睁着眼无声的流泪,听着朱丽叶嘶哑的哭喊,感受剖心的痛苦。

 

 

 

罗密欧,没有我你可怎么办?没有我你一定会失去理智……

 

 

 

 

这一刻,罗密欧才真正的清醒,开始在爱恨的漩涡里挣扎。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何时起自己失去了理智?是从班伏里奥将噩耗告诉自己时,是茂丘西奥在自己臂弯里奄奄一息时,还是看见朱丽叶的那个刹那起?

 

他瞥向浑身是血的帕里斯,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罪恶。为了注定的悲剧,导致了五个人的死亡。他的朋友茂丘西奥,阴郁的提伯尔特,钟情的帕里斯,自己,以及即将“再次”死去的朱丽叶。

 

他毫不怀疑他们彼此的爱情,同时也毫不怀疑他们将一同走向覆灭。

 

 

 

“我的罗密欧!没有你我怎能独活?”

 

朱丽叶跪在他身侧,柔软的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她俯下身子额头抵着额头,温热的眼泪滑入罗密欧的脖颈,锁骨显得格外突出苍白。

 

罗密欧偏了偏头,想抬手抚摸爱人的头顶,为她解开缠在一起的发结,可他已经没有了力气连勉强的动动手指都会使他的五脏肺腑遭到更痛的灼伤,他滚了滚喉结试图平复翻腾的内心好让自己能多喘几口气看看朱丽叶。泪水充盈着她的眼眶,连那蓝色的眸子都显得黯淡。

 

像褪了色的晴空。罗密欧悲伤的想着。再次动情的后果就是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而胸膛剧烈地起伏只能让体内的岩浆更快的爆发,他的手指冰凉,面色惨白,内里却要将他灼烧殆尽。

 

 

太烫了!罗密欧!闭上你满是爱意的眼睛!它们要把我烧伤了!

 

 

茂丘西奥又在他耳边大喊大叫,罗密欧烦躁的闭上眼,黑暗果真给他带来了一丝清凉。他突然后悔自己选择了服毒这样愚蠢的方式,只是延长自己痛苦的时间,他只希望快一点死去,生带来的煎熬远大于死。

 

他陷入了一个未知的泥沼,越来越深,双耳嗡嗡作响,脑袋昏昏涨涨,他快要完全陷进去了。突然,一个悲戚但甜美的声音唤醒了他,他睁开眼,看见朱丽叶闭着眼喝下那剩余的毒药。

 

 

“罗密欧!我的夫君!你服下这甜美的毒药,一点都不肯剩给我吗?”

 

 

不要!爱人!毒药过于痛苦,那不是你的归宿!

 

 

罗密欧瞪着双眼,他也只能瞪着双眼流泪。这世界最后给予他的是一双曾经被蒙蔽的眼睛。

 

 

朱丽叶将剩余的药水喝完,惨淡的笑着,抽出他腰侧的匕首,将其捧到眼前,细细的摩挲每一道纹路,半晌,她伸出手,合上了罗密欧骇人的眼睛,拭去他眼角近干涸的泪水,触上他的嘴唇,这是他们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吻。

 

 

 

 

噢,优柔寡断的罗密欧。我猜朱丽叶都比你干脆,你想得太多,太多情,瞻前顾后的只会夜长梦多。我知道你是爱她的,那你就放手去吧,既然我们劝不了你,你就去吧。不要怕后果如何,只是去爱她,让这个该死的维罗纳带上些色彩,鲜血和爱情都是红的!去吧,带着这朵红玫瑰,把戒指套在她的手指,让她成为你的妻子,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我没有爱恨,体会不到其中的幸福与痛苦,只希望从你和茂丘西奥身上汲取热度。

 

 

 

这句话第二次在罗密欧脑海里出现,第一次出现时他正准备喝下毒药,莫名的想起班伏里奥的祝福,他没明白为什么,然而在这最后一刻,他明白了。

 

他全都明白了,在朱丽叶苏醒的刹那,他就隐约意识到了,这不过是场闹剧。

 

 

他本应该刺死自己的,永远被命运蒙在鼓里,只化为一个情郎忧郁又浪漫的离开,不留恋也不遗憾。而他,优柔寡断的罗密欧,曾向月亮发誓自己的身心都只属于朱丽叶,最终竟不忍拿匕首行刑,自己的血液都是为朱丽叶流淌,让它流出体外简直是对他一片热忱之心的亵渎。

 

 

 

可他没有。选择了缠绵的方式,把幽怨带入地狱。

 

 

地狱?我会下地狱吗?

 

 

 

应该是会的。他看见了提伯尔特那怨恨的眼神,想起自己手中的魂魄。

 

对不起,朋友,我夺取了你年轻的生命,也没照顾好朱丽叶,请你恨我,今天,我要替你报仇,杀死你那蛮横的蒙太古之仇。

 

 

 

他仰头饮下毒药,却等来了死亡之前的绝望。

 

 

 

罗密欧彻底失去了意识,浅浅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但他还是欣慰的安眠了,至少临死前,他得以从盲目的混沌中醒来。

 

 

 

 

 

 

 

 

 

 

 

 

 

 

 

 

 

第二日清晨,班伏里奥抱着一束白玫瑰向墓地走去。

 

 

他走近了,看见围着很多人,有人拿着软尺在那比比划划,还有人坐在画架前涂涂抹抹。

 

 

无名的愤怒从心底爆发。

 

 

 

他如疯了的野兽般冲上前去,抓起地上的石块砸向人群,撂翻了画架,用匕首划烂画纸后又将其撕了个粉碎。

 

 

 

人们一哄而散,纷纷逃窜,那画师看见一束散落在地上的白玫瑰,泄愤似的上去踩了几脚,恨恨地骂道:“疯子!”

 

 

 

 

 

 

 

 

Fin.

 

 

 

 

关于罗密欧之死,最喜欢的是德罗朱的处理方式:罗密欧正在死的同时朱丽叶正在苏醒。

 

 

 

行文顺序不知大家能否看懂,,,有些乱。

 

 

这是一个系列的第二篇,第一篇是《班伏里奥的来信》,可以联动。

 

 

 

 

 

 

 

 

 


发条猫snowcandy
【音乐剧每日一画】(22)Ma...

【音乐剧每日一画】(22)Marjan & Lukas Perman

提前撒个卢大佬夫妇的狗粮

(参考照片)

【音乐剧每日一画】(22)Marjan & Lukas Perman

提前撒个卢大佬夫妇的狗粮

(参考照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