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德马拉

103浏览    4参与
结城友奈是勇者

My Dear

#坊主团,尼普特×德马拉向


#ooc警告


#小学生作文


#缅怀终于gay到了白总的光头

——————


        德马拉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


        似笑非笑的英俊面庞,言谈得当的行为举止,谨慎周密的文思,潇洒肆意的笑容。得体、十分帅气且多金。


        硬要比喻的话,就像安东诺夫卡苹果一般诱人,喜欢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喜欢他略微带点侵占性的眼角,但要硬要将那份...

#坊主团,尼普特×德马拉向

 

#ooc警告

 

#小学生作文

 

#缅怀终于gay到了白总的光头

——————

 

 

 

 

 

        德马拉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

 

 

        似笑非笑的英俊面庞,言谈得当的行为举止,谨慎周密的文思,潇洒肆意的笑容。得体、十分帅气且多金。

 

 

        硬要比喻的话,就像安东诺夫卡苹果一般诱人,喜欢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喜欢他略微带点侵占性的眼角,但要硬要将那份欣赏比作暧昧情意,德马拉却说不上来。

 

 

 

 

 

 

        风带起火星子跳舞,烧至焦黑的斑驳墙皮脱落,转眼间只有残缺不全的校舍和仍在燃烧的承重柱立在火场上,像是穿戴整齐的老兵,制服被染灼的通红,长枪也仍然立着。扑面而来火光和热浪,德马拉却只是注视着他的背影。

 

 


         “德马拉。”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德马拉看不清火光下尼普特的面容,只是若笑非笑的回了一句,带着一丝朦胧迷离的香甜,令人恍惚。

 

 

        “这就是旧校舍的真相,那些孩子还在重蹈覆辙……”尼普特平静的望向烧灼通红,迎着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浪,陈述着既定的事实。德马拉随意的应了一声。

 

 

        火光亲吻着卷翘的睫毛,指若柔荑一遍遍的理顺着漂亮的三千青丝,像是园丁专注的对待精心养育的鲜花一般,眼神只是很随意的轻扫着火海眼眸的屋梁,“大概是吧,倒还挺让人惋惜的呢。”

 


         “但那紧紧是可惜而已吧?”用脊背迎上浅淡的视线,问道。德马拉只是笑了,对尼普特的背影,也对着在火场中异常美丽的校舍,尼普特也笑了。

 

 

 

 

 


         德马拉想找点乐子。

 

 

        德马拉是演员,一个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八点档和肥皂剧的国际演员。她将世界视作舞台,运用着精湛的技艺向世人献艺。她用诈术与骗局细致的编织出密网,并不为巨额的金钱。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被称为兴趣一类的东西吧。

 

 

        常常思索着别人的生活,常常渴望着不同的人生,止不住的去渴望,止不住的去幻想。不同于自己一如既往的生活,但是究其原因,单单只是不想无聊而已。

 


         德马拉大概是行动派,想要不一样的人生那就成为别人,去体验一下不一样的人生,一个很简单的推演让她心悸,至少这让德马拉很开心。

 

 

        这次也一样,仅仅是想将市长的褒奖收纳进自己数十个显赫头衔之一的有趣的一次冒险而已,一开始她是这样想的。结果也并没有让她失望,倒不如说,很刺激很享受。

 

 

        有趣,这次经历完全超过了德马拉的逾期,连超出人类常理都事情都摆在了她的眼前,让她眼花缭乱。特别是那个男人,尼普特。

 

 

 

        帅气多金的男人很容易吸引女性,德马拉也不例外,不得不承认,她很欣赏这个男人,能言善辩巧舌如簧,善于用各种脸面处理各类事物,所以有些兴致的她向着尼普特递出了名片,嗯,心理医生的。看着他的这双被套上手套的手,只觉得蛮好看的。

 

 

 

 

 

         阴冷诡异的后台上,女式长皮靴勾勒起修长的腿型,精致的包臀裙包裹住曼妙的身姿,踩在质地坚硬的地板上,响奏规律而美妙的踢踏声,德马拉很喜欢高跟鞋踩着规律悦耳的节奏,好像代表了她前行的昭告一般。“德马拉,你登上过舞台表演吗?”尼普特身形一滞,他的背脊险些迎上德马拉好看的鼻尖,勾起唇角冷不丁的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我以为你不是喜欢说废话的类型。”德马拉笑了笑,带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暗香和说不清的妩媚,她不会问为什么这个蠢问题,只是笑着回答了他。

 

 

        尼普特让开身形,凛然具备侵占性的眼角戏谑的看着面前的黑发女子,在他的面前,是张巨大的帷幕,酒红色的绸布像是清澈潭水般静止,好看的绸布前面应该就是剧场了。

 

 

 

        德马拉提起不存在的裙摆,像是只优雅的白天鹅漫步到了舞台后台,朝着尼普特伸出光洁细腻的手,男人屈膝半跪,在好看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德马拉轻笑,在阴影里的精致面容也平添了一丝朦胧,她要借着那聚集的光线,携带着轻吻送给他。

 

 

        尼普特感觉气氛有些暧昧,但是他并不反感。回赠黑发女子勾唇浅笑,立起身子将手放在了帷幕上,“你要是死了,我也不会为你丧葬的。”德马拉玩味般的笑了笑,尼普特回赠一笑,“那我可要好好感谢你了。”

 

 

        绸红如潭水般平静的帷幕,随着尼普特的指尖触碰微微荡漾,像是一片秋天的五角枫落到春江,荡漾起的涟漪。

 

 

 

 

 


         尼普特和德马拉不一样。

 

 

        自信、傲然和处事不惊,他们的身上有太多太多的共同点,从来不会畏惧,健谈甚至同为运用诈术的欺诈师,德马拉很在意这个近乎和她一致的男人,但是在本质上,却有着显著的不同。

 

 

        他像是一直面朝着阳光那般明媚,坚毅正直一直坚守着那底线,迎着光走盘踞在身边的黑暗也便愈发多。他选择了于这片黑暗斗争,若是说德马拉仅仅只是基于有趣而行动的准则,他更像是有自己一套的行为准则。

 


         只是不希望悲剧再演这点,大家都是一样的,但是那终究不是德马拉促成的,她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参与进来。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人的距离也是越来越大。德马拉秉承着事不关己的心态,不理解尼普特的愤怒、失落,具体的说她不能理解尼普特的正义感。

 

 

 

        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去欣赏,去观察尼普特,不是吗?就像黑色平面上的一抹白点,让她忍不住的将视线聚集。她不会去占有某物,她向来如此宽容,她不会去谴责某人,她自认为没有必要。

 

 

        德马拉发现,尼普特有许多许多的闪光点,像是天上的繁星一般将缺点全部遮挡了,这让德马拉很惊喜,她涌现一股想要亲自去见证尼普特的结局,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这个世界上。那么?

 

 

 


 

         所以她推开了尼普特。

 

 

        她看到了尼普特的闪光点,他的旅途不该止步于此。德马拉?有趣的人生在前半生已经体验了遍,而将这份有趣交赠给尼普特比起自己倒是更令人欣喜。

 

 

        她可以看到尼普特英俊帅气的面庞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她还挺满足的,在生命的最后,以一个欺诈师的身份欺骗了另一个欺诈师,这个荣耀足以排在她那一堆头衔的第一位吧。

 

 

 

 

        我看着尼普特,对着尼普特眸中的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女子轻轻的笑了,她也对着我笑了。

 

 

 

 

 

             「在你回过神来的时候。」

 

              「你又出现在了那个黑色无光的空间里,周围充斥着扭曲变形的空间。」

 

              「你再也没能找到刚刚那个出口。」

 

                “但是你没有遗憾。”

 

 



渴弱0313

德马拉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死了

·小学生作文,ooc,

·德马拉个人向,有德马拉尼普特暗示


“你就到这里了。”


德马拉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死了。

她身处于一个无限延伸的昏暗走廊,往上是令人溺毙的浊水,向下是炽热的火焰。

她向着一点光源走去,那里像是尽头。

她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好像是已死之人。一位神职者肩膀上有道巨大裂痕,穿着法警衣服的男人右臂血肉模糊,黑色短发女人面色苍白衣衫破烂,还有一位看起来是食铺老板的虚弱男人。值得一提的是,她看见了一位遍体鳞伤的银发女人,身材高挑,气场强大。身边是个光头穿着黑西装,倒没什么明显的伤口。德马拉见过他们,或许是在媒体节目里,或许是在财经杂志里。又可...

·小学生作文,ooc,

·德马拉个人向,有德马拉尼普特暗示


“你就到这里了。”


德马拉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死了。

她身处于一个无限延伸的昏暗走廊,往上是令人溺毙的浊水,向下是炽热的火焰。

她向着一点光源走去,那里像是尽头。

她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好像是已死之人。一位神职者肩膀上有道巨大裂痕,穿着法警衣服的男人右臂血肉模糊,黑色短发女人面色苍白衣衫破烂,还有一位看起来是食铺老板的虚弱男人。值得一提的是,她看见了一位遍体鳞伤的银发女人,身材高挑,气场强大。身边是个光头穿着黑西装,倒没什么明显的伤口。德马拉见过他们,或许是在媒体节目里,或许是在财经杂志里。又可能是芭莎给她看过的照片。

失踪的瑞驰曼家大小姐和她的保镖。芭莎一直在调查这件事。瑞驰曼家大小姐和保镖登上了一艘叫做多莉丝的游轮,之后在一座小岛上发现了保镖的尸体,大小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德马拉一路安安静静,大多数人看到了她但视若无睹。

光芒越来越亮,德马拉看见那位在帷幕后幻象中帮助了他们的金发女校医,和那位在火海中端坐着的红裙子少女。校医和姑娘相对无言,或许说了什么,但德马拉听不见。然后校医走上前紧紧地拥抱住金栗色长发的少女。

德马拉看了多久,她们就抱了多久。之后光芒笼罩了相拥的女女,将她们吞噬。

德马拉停了下来。她确定她已经死了。她一路上遇见的,应该都是她的“前辈”。为了奇异的事件与虚无的恐惧鞠躬尽瘁的“前辈”。

她莫名想到和她同行的那个男人,有着一头闪亮的金发,身材比较纤小,看得出来身体不好。德马拉想起来他对那位学生在夜幕下教室里的“说教”,十成十的正义,进入荒废的旧校舍时比她高尚不知多少的决心和勇气。

德马拉很聪明。她看的出来尼普特也是一名善于欺诈的人,尼普特一定也看穿了德马拉。他们交换心理医生名片的桥段真的很好笑。现在回想觉得很奇妙了。德马拉把尼普特推出了帷幕,她看见了倒下的身影。合拢的帷幕,德马拉身体剧痛,脑海里的声音——

“你就到这里了。”


德马拉一生寻求被人称赞为人表率被人铭记,就连她来到凡西尼也是为了破案受到市政府嘉奖。

德马拉只给过尼普特一张心理医生的名片。德马拉救了尼普特的命。

德马拉希望有人记住他。

德马拉希望尼普特会记住她。记得久一些。


冷岚ちやん

『坠入深渊』


午休时间肝完了扭曲空间里的德马拉✔

草稿地址 (作文案补充)

p1极致色彩

p2经典黑白

p3没有扭曲的原图

德马拉她是天使(இωஇ )

『坠入深渊』


午休时间肝完了扭曲空间里的德马拉✔

草稿地址 (作文案补充)

p1极致色彩

p2经典黑白

p3没有扭曲的原图

德马拉她是天使(இωஇ )

冷岚ちやん
『坠入深渊』 草稿✔ 纪念德马...

『坠入深渊』


草稿✔

纪念德马拉(இωஇ )

『在你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又出现在了那个黑色无光的空间里,周围充斥着扭曲变形的空间,但是你再也没能找到刚刚的那个出口』

这一段看得巨纠结,一边为尼普特在德马拉的帮助下终于过了骰子开心一边又为德马拉壮烈牺牲伤心

整个凡西尼过程中唯一一个被撕卡的,德马拉实惨˃̣̣̥᷄⌓˂̣̣̥᷅

『坠入深渊』


草稿✔

纪念德马拉(இωஇ )

『在你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又出现在了那个黑色无光的空间里,周围充斥着扭曲变形的空间,但是你再也没能找到刚刚的那个出口』

这一段看得巨纠结,一边为尼普特在德马拉的帮助下终于过了骰子开心一边又为德马拉壮烈牺牲伤心

整个凡西尼过程中唯一一个被撕卡的,德马拉实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