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徽宜

356浏览    1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26 11:10
安徽24h

【安徽24h/18h】

 @甜🍊树 

p1黄山

p2安庆、徽州

p3安庆

p4关于黄山发型的表格

-

★上一棒:@桦芿/八饼 

☆下一棒:@侧帽风流

【安徽24h/18h】

 @甜🍊树 

p1黄山

p2安庆、徽州

p3安庆

p4关于黄山发型的表格

-

★上一棒:@桦芿/八饼 

☆下一棒:@侧帽风流

闲柳

【论坛体】徽衣服上的口红印是谁的

  ◎城拟论坛体,皖家全员出镜; 

  ◎又名《那些年我们未曾知道的徽宜皖苏爱恨情仇》; 

  ◎cp徽宜,苏皖。 

   

  [挂牌]出大事了!徽那死财迷不会真的拐走老大姐了吧 

   

  主贴: 

  看到徽衣服内侧的口红了吗?我相信你们都注意到了就是没说!但这件事真的很大啊!老大姐就这么要嫁了?! 

   

  回帖: 

  我在庐江浪:如题,各位有什么好办法吗?再不下去我们就要叫徽爸爸了! 

  徽宜cp我来守护:哦麦迪嘎嘎,只要我活得久我的cp总是真...

  ◎城拟论坛体,皖家全员出镜; 

  ◎又名《那些年我们未曾知道的徽宜皖苏爱恨情仇》; 

  ◎cp徽宜,苏皖。 

   

  [挂牌]出大事了!徽那死财迷不会真的拐走老大姐了吧 

   

  主贴: 

  看到徽衣服内侧的口红了吗?我相信你们都注意到了就是没说!但这件事真的很大啊!老大姐就这么要嫁了?! 

   

  回帖: 

  我在庐江浪:如题,各位有什么好办法吗?再不下去我们就要叫徽爸爸了! 

  徽宜cp我来守护:哦麦迪嘎嘎,只要我活得久我的cp总是真的。 

  珍珠少女你高攀不起:……楼上你好像理解错意思了,某人说的是粑粑不是姐夫。ps:我觉得可以给楼主烧香了,这称呼ta看到要把你工资扣光光。 

   

  医药后勤保障:??? 

  医药后勤保障:!!! 

  灵璧石十块一斤:楼上很好能表达我的心情!!! 

  长江明珠:………… 

  徽京姐姐带我浪:………… 

  妹妹我在河的南边:………… 

  加油阳阳:………… 

  哥哥我在河的北边:………… 

  铜矿在手天下我有:………… 

  文人墨客在线批发宣纸:………… 

  琅琊公子求抱大腿:………… 

   

  我在庐江浪:!!!一群群的搞什么队形!平时吃瓜现在出来冒泡了!给我解决问题! 

  六地平安:第一次觉得我的ID如此正常清新脱俗…… 

  长江明珠:所以……你是真的觉得皖姐和徽在一起了? 

  徽宜cp我来守护:什么鬼!不可能!皖皖是要嫁隔壁苏家的!徽宜才是正道! 

  我在庐江浪:池州你搞什么鬼!皖姐什么时候是苏家的了!我在商讨正经事!你们没发现徽衣服上的口红是皖姐常用色号吗!!! 

  徽宜cp我来守护:可能是宜姐看皖皖口红色号好看借来用了呢?徽宜锁死。 

   

  我在庐江浪:可去你的吧!我就没见到别人用过皖姐口红!而且唇形都不同你嗝屁呢! 

  长江明珠:……所以你一天到晚在注意什么? 

  长江明珠:这种小事你记得着,公文你批的怎么不快点? 

  徽宜cp我来守护:对啊一天到晚注意个啥嘞! 

  铜矿在手天下我有:对啊对啊一天到晚注意个啥嘞! 

  长江明珠:对啊对啊对啊一天到晚注意个啥嘞! 

  徽京姐姐带我浪:对啊对啊对啊对啊一天到晚注意个啥嘞! 

  我在庐江浪:…… 

   

  妹妹我在河的南边:所以是神仙打架皖南cp粉集体怼阿庐吗? 

  哥哥我在河的北边:嘘,阿南我们看破不说破。 

  我在庐江浪:…… 

  我在庐江浪:够了!说正事怎么办! 

  我在庐江浪:我确定我看到的没错,再怼扣奖金! 

  徽京姐姐带我浪:……粑粑你说的都对。 

  长安明珠:……啧,烂人!居然拿钱说事。 

  我在庐江浪:芜湖闭嘴,不拿钱你们能安安静静说话吗?讨-论-问-题! 

   

  加油阳阳:那你们为什么不去问本人? 

  我在庐江浪:我问本人他会说吗? 

  文人墨客在线批发宣纸:我去问了,徽哥脸色很难看。 

  我在庐江浪:Cao!姐妹你狠! 

  文人墨客在线批发宣纸:废话,徽宜cp刚开始勾勾搭搭的时候我是中间人好不好!这叫革命友谊! 

  徽宜cp我来守护:后面呢!后面没怎么样了!果然只是误会蹭到什么的吧! 

  文人墨客在线批发宣纸:……我看见徽哥找宜姐去了,脸色很黑! 

   

  文人墨客在线批发宣纸:姐妹姐妹不好了,徽哥居然撸袖子了,我知道这是要打人的节奏!@徽宜cp我来守护,姐妹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徽宜cp我来守护:怎么回事!我的cp啊啊啊!他们俩进了小房间,好像在商量什么声音很低我听不见! 

  徽宜cp我来守护:我好像听见“苏”字,怎么回事,这和隔壁家有什么关系吗? 

  我在庐江浪:要是隔壁家搞得鬼我抄东西上门去! 

   

  长江明珠:啧啧,什么素质!你还记得你是个省会城市吗? 

  我在庐江浪:…… 

  我在庐江浪:我记得,所以今年芜湖的年终奖金可以一下子扣完了呢。啊,省会城市真好啊! 

  长江明珠:……二肥你狠! 

  我在庐江浪:我觉得你明年的奖金也可以减半了…… 

  长江明珠:……我错了。 

  我在庐江浪:乖~ 

  医药后勤保障:北方组瑟瑟发抖不敢讲话…… 

  我在庐江浪:说什么呢,我可是很民主的,对吧芜湖@长江明珠。 

  长江明珠:……对。 

   

  长江明珠:@徽宜cp我来守护,后续怎么样了? 

  徽宜cp我来守护:我听见宜姐说要全家开会,徽哥制止了。 

  长江明珠:这么点小事还开啥会,还是徽哥理智。 

  徽宜cp我来守护:……徽哥说直接叫你们一起杀进苏家就行了。 

  长江明珠:…… 

  我在庐江浪:???怎么肥四!!! 

  我在庐江浪:我居然接到宜姐的短信,叫我去和南京交流下,别让南京叫人坏事?所以和苏有什么关系吗? 

  长江明珠:!!!不会吧Σ(っ °Д °;)っ 

  我在庐江浪:喂说清楚怎么了!奖金加倍说清楚! 

  长江明珠:这不是奖金的问题,我好像记得徽开会前是和皖一起去浙江谈生意的,江苏也在。重点重点是 

  我在庐江浪:重点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十六分的美丽:重点是我的衣服被水打湿了,我是向江苏借的一套衣服! 

  我在庐江浪:徽哥!!! 

  十六分的美丽:所以,懂了吗?抄家伙,去江苏,速度点! 

  我在庐江浪:yes,sir! 

   

   

   

  

送青山

【宜徽】再见

【20h/24h】


我是最水谢谢。


  安庆撞鬼了,在中国。

  如果你是一个有神论者,生活在一个神鬼可以出没的国家,你撞鬼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你有可能起夜时路过客厅,看见有个长发女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你有可能打开冰箱时,看见里面一颗人头缓缓睁开眼;你有可能蹲厕时,一只手从隔间下的空隙伸来,问你要黄纸白纸……

  抱歉,作为一名合格的布尔什维克,安庆同学从来谨遵唯物主义;而且在中国撞鬼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地大,加之49年就不许成精了。

  可是眼里那坐在她房间里的人,确实是她那在八八年就去世了的同事徽州。

  冷静,安庆,冷静。

  她深吸一口气,退出房间关上了...

【20h/24h】


我是最水谢谢。




  安庆撞鬼了,在中国。

  如果你是一个有神论者,生活在一个神鬼可以出没的国家,你撞鬼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你有可能起夜时路过客厅,看见有个长发女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你有可能打开冰箱时,看见里面一颗人头缓缓睁开眼;你有可能蹲厕时,一只手从隔间下的空隙伸来,问你要黄纸白纸……

  抱歉,作为一名合格的布尔什维克,安庆同学从来谨遵唯物主义;而且在中国撞鬼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地大,加之49年就不许成精了。

  可是眼里那坐在她房间里的人,确实是她那在八八年就去世了的同事徽州。

  冷静,安庆,冷静。

  她深吸一口气,退出房间关上了门。阖眼默数三秒,怀着一种诡异的心情转动门把手。咖嚓一声轻响后,那个投来好奇目光的男人并没有消失。注意到她复杂的视线,他无辜地耸耸肩。

  ……

  “你是谁?”

  安庆啪的把门拍关闭,墙上挂的画抖了抖。包被砸在床上,还极具活力地跳了起来。她边向徽州走去边解开西装外套,将它挂在了床边的衣架上——Armani的,不能乱扔。最后脱掉脚上的拖鞋,端坐在飘窗上,隔了木案与徽州相望。

  徽州规规矩矩地坐在另一头,笑眯眯地看着她。她回想起以前池州姑娘花痴时给过徽州的形容,仙气飘飘温文尔雅清俊出尘不似真人陌上人如玉……她一直都嗤之以鼻,现在更是只想冷笑一声。屁的仙人,就一二流子。她记得他身上的那一件鸦青旧衣,袖襟绣满松枝,是他走的时候穿的。头发都跟那时一样,不循他平时的规矩散着在。

  “你是谁?”

  “不要那么暴力的砸东西,门框都要被你摔坏了。”他一脸笑意不改。

  “……请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谢谢。”

  “答案不明摆着吗,我是徽州啊。安庆,不认识我这张脸啊?”

  “你不可能是他。”

  “为什么?”

  许久没有从对面得到回答,徽州挑挑眉,玩味地打量着面前气得脸色发白的安庆。她死死咬住自己嘴唇,似是恨不得将自己的下唇咬下来。双手紧紧按在大腿上,他真担心她会突然跳起来将自己暴打一顿。又过了片刻,安庆心平气和地开口:“你不可能是他。”

  “为什么?”

  “因为他在一九八八年就去世了,还是我送的最后一程。”她终于将这话说出来,亲手撕开自己心上从未愈合的伤口,从中得来血淋淋的快感。然后诡异的兴奋地观察着他。

  他的神情蓦地严肃起来,板着脸抿住唇,直直的盯着她。安庆反而放松了,好看的眉眼尽数舒展开,端起桌上的剩茶轻轻抿一口,随后轻轻松松地往墙上一靠,随手拿本书看了起来。“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并不知道你想干点什么。你的长相确实与我那位故人一模一样,但这不是你假扮他的理由。请回吧。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我不报警。”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笑得失去平衡,头往桌上重重一磕却没发出半点声音。笑得安庆忍无可忍“啪”地把书合上,挺直了脊背,不满地看着他。

  徽州擦去自己笑出来的泪,意犹未尽,眼角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不骗你,宜,我真的是徽州。不过已经死了,变成了鬼。你碰一下我就可以证明。”

  安庆不动。

  “那你想如何证明呢?”

  安庆不理,眼里的鄙夷几乎要流出来了。

  “行,那我证明给你看。”徽州清了清嗓子,一条条的开始数,“你刚刚看的书是苏东坡词传,你最喜欢的诗人是他和李白。因为他们都写过天柱山。”

  “……”

  “你最喜欢的颜色是紫和蓝,因为能衬得你皮肤很白。”

  “……”

  “你并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讨厌合肥。你讨厌他无非是因为他抢了你省会的位置,性格不合且名字太土。”

  “……”

  “你十分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小女孩。皖皖以前经常和我吐槽这一点。”

  “……”

  “其实我死的时候,你不在身边。”

  “……嗯。”

  “你……诶??!”徽州猛地发现安庆似乎说了话,小心翼翼地问:“你……刚刚说话了?”

  安庆有些别扭的将脸侧了过去,错开徽州清亮的眼睛:“……我知道了,你是他。”

  

  

  

  徽州走的时候,正是春天。

  他其实身体很早就不行了,自去年起更是恶劣。却还强撑着和他们一起,上班,办公,咳嗽一声连着一声。宁国和他离得近,会帮他拍拍背,顺个气。私下里却常常和他们说:“他背上都是骨头。”

  冬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感冒了,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合肥强制性给他放了假,让他什么时候病好了什么时候回来。却也嘀咕:“估计是看不到他收假那一天了。”

  于此,安庆默然。

  她循规蹈矩地上下班,将周末随心所欲的花掉,不怎么参与市拟的活动,安静而冷清。皖组的各位所以这位前大姐大还是有些敬畏的,没人敢说她什么,敢安排她的时间。因此也没什么人知道,她一有闲暇就会一个人坐车到徽州,用备用钥匙擅闯住宅,在徽州床头坐上一天,静静地看他昏睡不醒,或是默默与他对视。

  她还记得那个早晨,她进门时徽州正在看书,甚至还冲她打了声招呼。她有些讶异,毕竟徽州已经昏睡很多天没醒过了。放下带来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她找了只花瓶放在徽州床头,插了一束兰花。

  “挺香的。”徽州说。

  “嗯。”安庆答。

  她和平时一样静静看着徽州,默默算着还能这么陪他多久。徽州却突然放下手中的书,吃力地坐了起来。她急忙上手去扶。

  徽州对她说道:“你去帮我拿一本书。”

  “什么书?”她问。

  “小窗幽记。”

  徽州的书柜许久没有清理过了,厚厚的灰积了一层又一层。等她终于从最底端最角落处找出它回到房间时,她刚刚迈进门,床上就已经空落落了。兰花依旧散发着清新的芬芳,她无言静立,转身去了客厅,用座机拨给了合肥。

  “喂,徽州……”电话那头的合肥分外讶异。

  “我是安庆。”她这么说着。合肥显得更吃惊了,忙问她怎么了。

  “徽州走了。”不由得合肥再发疑问,她就挂断了电话。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她脸颊滑落,掉到地上,溅起细小的尘埃。


 上一棒:19h@迤逦烟村 

下一棒:21h @初雨凉笙 

江淮江淮江★
各种安徽城拟相关x画了一些太太...

各种安徽城拟相关x画了一些太太们的人设x

太水了就不艾特了x除了徽宜都是别人的人设

我永远喜欢皖城.jpg

各种安徽城拟相关x画了一些太太们的人设x

太水了就不艾特了x除了徽宜都是别人的人设

我永远喜欢皖城.jpg

江淮江淮江★
我今天还是不想上色 是←宜徽→...

我今天还是不想上色

是←宜徽→

宜徽宜gl有吗我想洽粮

跑了,她们真好我爱了

无厘头的画面

我今天还是不想上色

是←宜徽→

宜徽宜gl有吗我想洽粮

跑了,她们真好我爱了

无厘头的画面

淡圈学习
赌博害人 是徽宜的天仙配 背景...

赌博害人

是徽宜的天仙配

背景是爱笔思画素材


赌博害人

是徽宜的天仙配

背景是爱笔思画素材


送青山

还没写完,但是不会有后续了。


安庆的春天是很舒服的,有一种低调又安静的美。群山被大笔涂抹成秾郁的青色,些许明艳色彩点缀其间。飞鸟雪白的双翼划过灰蓝色天际,从远方带来一场温柔的雨。青瓦下粉嫩的月季,白墙上苍翠的爬山虎,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屋角处挂着的风铃,低吟着一支轻盈的歌谣。落到江面上的点滴细雨,正与它轻声唱和。很秀气的一座城。撑伞走在江边,徽州想,也很像她,就是她不若这般温柔。

  眼前出现青石台阶,徽州走了上去,安庆果然在这里。他收起了伞。

  安庆正倚亭而眠,听到人声懒懒抬眼一看,便又闭眼假寐。她膝上卧了团雪,正是池州赠她的那只猫,青葱玉手摩挲着猫背上那块黑斑。徽州眼尖,一...

还没写完,但是不会有后续了。



安庆的春天是很舒服的,有一种低调又安静的美。群山被大笔涂抹成秾郁的青色,些许明艳色彩点缀其间。飞鸟雪白的双翼划过灰蓝色天际,从远方带来一场温柔的雨。青瓦下粉嫩的月季,白墙上苍翠的爬山虎,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屋角处挂着的风铃,低吟着一支轻盈的歌谣。落到江面上的点滴细雨,正与它轻声唱和。很秀气的一座城。撑伞走在江边,徽州想,也很像她,就是她不若这般温柔。

  眼前出现青石台阶,徽州走了上去,安庆果然在这里。他收起了伞。

  安庆正倚亭而眠,听到人声懒懒抬眼一看,便又闭眼假寐。她膝上卧了团雪,正是池州赠她的那只猫,青葱玉手摩挲着猫背上那块黑斑。徽州眼尖,一下就看见皓腕上的玉镯正是之前他送的,勾了勾唇,在她身边坐下。

  宜城风光好,青山秀水养出她颜色秀丽婉约,少有人敌。她又喜红妆,向来描得眉眼美如烈焰玫瑰,举手投足间带风情无限,清淡一瞥就教人失了心魂。眼下却只着了件花纹都没有的月白锦衣,木钗松松挽起乌发如云。清水出芙蓉,不施半分粉黛,一眼看去,二八少女般清丽,唯脸上倦意难忽略。安庆小憩,徽州便陪她安静。只听见亭外雨声沥沥淅淅。

  “谁叫你来的?”还是安庆先开了口,她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睡眼。

  “皖皖。”徽州不像平日生意场上拐弯抹角,单刀直入挑明了来意,直直盯着她看,“她说最近常常不见你,宅子不回,院落不去,见到谁都一副懒散没精神的样子。有时连公事都不处理,一股脑丢给怀宁潜山,甚至拜托她帮忙。我开始还以为她是在说笑还是夸张了,见到才发现确实如此。你怎么了?怎么这幅样子?发生什么了?”

  安庆不理,她眺望远方迷蒙山水,茫茫烟雨氤氲了巍巍青山,偶有鹤唳悠悠如泣。徽州看见,她眼里是一片云茫水茫。

  “最近很累吗?”徽州放缓了语气,柔如三月春风。他将安庆怀里的猫咪抢了过去,往自己膝上一放,盘起猫的尾巴来。猫不满地叫唤了两声,瞪了瞪将它从主人手上抢来的男人,又缩成一团埋头睡自己的。徽州被它逗的一乐,扯了扯它耳朵,引来更多不满的叫声。

  她这才做出了回应,怔怔出神般点了点头,轻轻靠住徽州。猫和人都被托付给了自己,徽州不敢懈怠,当机立断把主子往旁边一推,搂上它家猫奴肩,让安庆靠得更舒服些。猫措不及防遭到推搡,轻巧地跳到石桌上,竖起浑身的毛冲他龇牙咧嘴。“别欺负我家徽徽。”安庆梦呓般言语。

  “灰灰?你取名真奇特。”徽州轻轻抚着安庆背,打量着她的猫,通身白如雪唯背上一块黑斑,是颇为名贵的品种将军盖印。“这怎么看也不是灰猫。”

  “不是灰色的灰,是徽州的徽。”

野狐禅

宜徽的猜猜我是谁

黄山:我们亲爱的在干嘛呢?嗯?在看黄梅戏吗?

(hehehe)

要去吓他一跳——我是谁呀?

安庆:噢——西八是谁呢,这(dan)么(zhe)调(me)皮(fei)的话,原来是芜湖啊!

黄山:开玩笑的话我把你脖子折断。

安庆:当然是开玩笑的。

黄山: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安庆:(战术沉默)

黄山:呀你睡着了吗

安庆: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

黄山:现在回答吧。

安庆:问题是什么来着?

黄山: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庆: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黄山:看这老头子动脑筋的样子~

安庆: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黄山:亲爱的是...

黄山:我们亲爱的在干嘛呢?嗯?在看黄梅戏吗?

(hehehe)

要去吓他一跳——我是谁呀?

安庆:噢——西八是谁呢,这(dan)么(zhe)调(me)皮(fei)的话,原来是芜湖啊!

黄山:开玩笑的话我把你脖子折断。

安庆:当然是开玩笑的。

黄山: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安庆:(战术沉默)

黄山:呀你睡着了吗

安庆: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

黄山:现在回答吧。

安庆:问题是什么来着?

黄山: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庆: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黄山:看这老头子动脑筋的样子~

安庆: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黄山:亲爱的是谁呢?

安庆:那是什么肥肥当省会一样的话啊,亲爱的还能是谁啊?

黄山:闭嘴给我说名字。

(梅开二度)

安庆:电话连线机会。

 黄山:没有那种东西。

安庆: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黄山:别耍花招了,你这shake it啊。

安庆: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黄山: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安庆: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黄山:什么啊那就走到底吧,我用我名字里两个字分别左右反过来写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安庆:一定要这么狠才行吗?

黄山:怂了吗 ?

安庆: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黄山:(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看看这老头子故作坚强的样子~

安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黄山: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安庆: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黄山:(声线崩坏)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中总要没一个的。

安庆: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初遇的地点。

黄山:(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安庆:怂的话就去死啊。

黄山:(声线崩坏)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安庆:–1 –2

(三次沉默)

黄山:(声线崩坏)祈祷nia?

(四度寂静)

安庆: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黄山:(声线崩坏)说!

安庆:手变粗糙了很多呢,徽州。

黄山:

(沉默,泪水如天边的,流星~~~划过)

梦该醒了,安庆。

“咔!”

江初呦

安徽城拟/猜猜我是谁

对不起,我来沙雕一下

――――――――――――――――

徽州:安庆在做什么呢?我去吓她一下。

【蒙住安庆的眼睛】

徽州:猜猜我是谁!

安庆:哦西八是谁呢?这么唠叨的话,是芜湖吧?

徽州:要是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脖子掐断。

安庆:当然是开玩笑的。

徽州: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安庆:……(战术沉默)

徽州:你睡着了吗?

安庆:哦不好意思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徽州:现在来回答吧。

安庆:题目是什么?

徽州: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庆: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亲爱的。

徽州:看你回答的快得。

安庆:亲爱的,放手吧,感觉快看不见了。

徽州:亲爱的是谁呢?

安庆:...

对不起,我来沙雕一下

――――――――――――――――

徽州:安庆在做什么呢?我去吓她一下。

【蒙住安庆的眼睛】

徽州:猜猜我是谁!

安庆:哦西八是谁呢?这么唠叨的话,是芜湖吧?

徽州:要是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脖子掐断。

安庆:当然是开玩笑的。

徽州: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安庆:……(战术沉默)

徽州:你睡着了吗?

安庆:哦不好意思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徽州:现在来回答吧。

安庆:题目是什么?

徽州: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庆: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亲爱的。

徽州:看你回答的快得。

安庆:亲爱的,放手吧,感觉快看不见了。

徽州:亲爱的是谁呢?

安庆:那是什么跟宣城不花心一样的屁话,亲爱的还能是谁?

徽州:闭嘴说名字。

安庆:电话联线小皖。

徽州:没那机会。

安庆:你真的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徽州:闭嘴吧你,我发誓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

安庆: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对吗?

徽州:说个名字有那么困难吗?

安庆: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的信赖!

徽州:好啊那就走到底吧,我赌入绩溪和婺源送我的玉佩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安庆:一定要见血才行吗?

徽州:怂了吗?

安庆: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徽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小姑娘故作坚强的样子。

安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徽州: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安庆: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这样也无所谓吗?

徽州:好啊这就是我所期待的,今天我们两必有一个要断。

安庆: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皖皖的生日。

徽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

安庆:怂了的话就松手啊。

徽州:别说了开始吧。

安庆:一。

徽州:二。

安庆:……

徽州:祈祷nia?

安庆: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徽州:说。

安庆:最近胖了很多啊……

合肥。

徽州:错了你个狗崽子!!!

江初呦

徽宜/墓前

ooc预警

深夜即性产物

文笔特别特别渣

徽宜/宜徽

――――――――――――――――

那是安庆第一次那么的发脾气,她不同意黄山取代徽州这一决定,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安庆和徽州是多年的挚友。

她和徽州的感情是很深,很深。

可是徽州还是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安庆来到了徽州的墓前,皖因为不放心悄悄跟着,墓里面只埋着徽州的一些衣物,仅此而已。

安庆在徽州的墓前坐下,篮子落地,里面的酒发出来叮当当的声音。

“老徽啊,小皖现在挺好的。”

“绩溪现在在宣姐那过得不错,你放心,婺源也是。”……唯独没有谈到她自己。

安庆突然拿了一瓶酒仰头喝了起来,那是皖第...

ooc预警

深夜即性产物

文笔特别特别渣

徽宜/宜徽

――――――――――――――――

那是安庆第一次那么的发脾气,她不同意黄山取代徽州这一决定,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安庆和徽州是多年的挚友。

她和徽州的感情是很深,很深。

可是徽州还是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安庆来到了徽州的墓前,皖因为不放心悄悄跟着,墓里面只埋着徽州的一些衣物,仅此而已。

安庆在徽州的墓前坐下,篮子落地,里面的酒发出来叮当当的声音。

“老徽啊,小皖现在挺好的。”

“绩溪现在在宣姐那过得不错,你放心,婺源也是。”……唯独没有谈到她自己。

安庆突然拿了一瓶酒仰头喝了起来,那是皖第一次见到她喝酒,她曾经听徽州讲起过,安庆喝酒起来,连命都不要的,每次都是徽州背着喝醉了的她回到皖家。

果然,安庆喝醉了,皖想要扶她回家却被她拒绝。

“不用,小皖,我可以,可以自己回家的。”望着安庆一摇三晃的时候,皖明白自己需要找个帮手了。

她打电话给了宣城,可是宣姐似乎因为太忙,并没有接通,只能打给黄山。

“诶,宜姐你慢一些。”黄山很快便赶到了,面对已经喝醉了的安庆,他只能背着她回到皖家。

“徽,徽州?”安庆有些迷茫,望着那和徽州几乎一个模子出来的的人。

“混蛋,你怎么来了?”黄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背着“混蛋,你知道你消失的时候我有多难过……”

说着说着她哭了起来

“宜……宜姐。”

黄山默默的将安庆背回来,在安庆房间门口,安庆叫住了他。

“混蛋徽州,我……我喜欢你啊。”

―――――――――――――――――

我写的什么玩意??

江初呦

徽宜/出现

非城设

注意避雷

以下

―――――――――――――――――

安庆家对面新开了一家徽菜馆,听说是那个人的弟弟开的。

自从那人失踪了以后,她好像在也没有吃过徽菜了。对于那人失踪以后他的弟弟妹妹去向,她一直很是关注。

除了两个被住在她家上面和隔壁的接走了,其他的都还住在那个大别墅里。

那人家境不错,只可惜父母早逝,他一个人撑起了那个家。年少出名,只可惜天妒英才,在意外中失去踪影。

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一开门,绩溪邀请她去那家徽菜馆吃饭,小丫头笑眯眯的,拽着她的手,安庆不好拒绝只能关门陪着小丫头去了那家馆子。

里面人不多,零零散散的坐在各个位置。

“溪溪让我来这里干什么?”小丫头没有...

非城设

注意避雷

以下

―――――――――――――――――

安庆家对面新开了一家徽菜馆,听说是那个人的弟弟开的。

自从那人失踪了以后,她好像在也没有吃过徽菜了。对于那人失踪以后他的弟弟妹妹去向,她一直很是关注。

除了两个被住在她家上面和隔壁的接走了,其他的都还住在那个大别墅里。

那人家境不错,只可惜父母早逝,他一个人撑起了那个家。年少出名,只可惜天妒英才,在意外中失去踪影。

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一开门,绩溪邀请她去那家徽菜馆吃饭,小丫头笑眯眯的,拽着她的手,安庆不好拒绝只能关门陪着小丫头去了那家馆子。

里面人不多,零零散散的坐在各个位置。

“溪溪让我来这里干什么?”小丫头没有回答,只是拉着她做到了正中间。

她把菜单推到了宜面前,“嫂子点菜吗?”她还是习惯性的称呼安庆为“嫂子”这是那人教她的,她一向很是听话。

“油嘴滑舌。”安庆笑了笑指着菜单“溪溪应该比我更了解,还是你来点吧。”

绩溪随手点了几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留下宜一个人在那里静候上菜。

等了许久服务员没来上菜,绩溪这孩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隔壁桌都吃完走人了。

安庆赶忙发信息给了小丫头,问她去了哪里?那人对弟弟妹妹的教育向来很严,这丫头还是第一次跑那么久。

人在亲友心里的痕迹会随着时光的推移或越来越重或越来越轻。

一转眼过去那么多年了,也许小丫头早就记不清他的长相了吧?

“抱歉,久等了。”安庆看到服务生默默的上了一道臭鳜鱼。

旁边还有一个小盒子,她刚想问服务生却走远了。

“嫂子对不起,我刚刚去找了一趟二哥。”小丫头脸上歉意满满,安庆摇了摇头 让小丫头坐下赶紧吃饭。

菜上的很慢,安庆拦下一位服务生问到“你们这里上菜有些慢了。”

服务生扬出了他的标准型笑容“女士还请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这一等又是好久,安庆准备提着包走人了,却被绩溪拉着。

菜终于上了,不过这一次,是背对着安庆上的,“宜,你的毛豆腐到了。”安庆一回头,那人捧着毛豆腐冲她笑着。

安庆愣了愣,突然就哭了起来,绩溪连忙接过手里的毛豆腐,让自家哥哥能够去安慰她。

“混蛋……”安庆狠狠的揪了徽州一下,可把他疼的。

“不是,宜你见到久别重逢的不应该抱住我的吗?”

婺源和枞阳在暗处默默的摇了摇头,我们谁让你在嫂子/姐姐快走的时候在出现对啊!你怎么快出现她肯定会揪你的啊。

绩溪嚼着毛豆腐,看着自己哥哥一脸茫然的表情耸了耸肩:对不住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觉得吃的更吸引我。

徽州表示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一个个的都不按套路出牌。

“不如,徽哥你抱一下姐姐?”终于岳西提出了个好建议。

徽州听了她的建议抱了抱安庆,身上的墨香味袭来,安庆可算止住了哭泣。

“所以哥,你不讲讲你抛弃嫂子一个人的原因吗?”婺源问到,徽州还在想怎么解释的时候枞阳也来了一句“我们连寻人启事都不打算贴了。”

“你们就怎么期盼我不见吗?”

绩溪终于嚼下了最后一块毛豆腐“才不是呢,我们都期盼哥你回来…”徽州正要感动的时候绩溪说了下一句“给我们做饭。”

“感情我徽州在你们这里就是个烧菜的?”

安庆听了破涕为笑“对啊,以后你徽州就是我的专属‘厨子’了呢。”

“好,一直都是你的。”




江初呦

桃花

[图片]把这个写长了,便是一篇文

@旅游博主方某人 收好了哦

――――――――――――――――

―桃花粥

徽州府里有一颗桃花树,那是徽州生前同小皖还有安庆种下的,当年的小皖学了一篇文章,缠着他们种下的。

桃花盛开的季节,江南先生都会放她一天假,小皖就拽着安庆跑到徽州府,坐在桃花树下,徽州沏了一壶茶,安庆带了一壶酒。

徽州会端出放在厨房里的桃花粥,安庆特别喜欢这个,味道甜丝丝的如同…徽州家的顶市酥一样。

安庆喜欢这个味道,也喜欢这样岁月静好的模样。安庆吃完一碗又缠着徽州要下一碗,落英缤纷,恰巧落在了盛桃花粥的碗里。

桃花粥上又添桃花,“会有桃花运的呢。”徽州这么说到。...

把这个写长了,便是一篇文

@旅游博主方某人 收好了哦

――――――――――――――――

―桃花粥

徽州府里有一颗桃花树,那是徽州生前同小皖还有安庆种下的,当年的小皖学了一篇文章,缠着他们种下的。

桃花盛开的季节,江南先生都会放她一天假,小皖就拽着安庆跑到徽州府,坐在桃花树下,徽州沏了一壶茶,安庆带了一壶酒。

徽州会端出放在厨房里的桃花粥,安庆特别喜欢这个,味道甜丝丝的如同…徽州家的顶市酥一样。

安庆喜欢这个味道,也喜欢这样岁月静好的模样。安庆吃完一碗又缠着徽州要下一碗,落英缤纷,恰巧落在了盛桃花粥的碗里。

桃花粥上又添桃花,“会有桃花运的呢。”徽州这么说到。

安庆笑着锤他,“城市的意识体怎么可能会有桃花运呢?”

小皖拿着顶市酥含糊不清的问到“为什么城市意识体没有桃花运?”

徽州有些尴尬,转移话题“我去给你盛桃花粥。”

―桃花,谢了。

 安庆来到徽州府时,徽州已经病入膏肓,他咳了许久,几乎要咳出肺出来。安庆拍了拍他的背,好一会他才缓过来。

 徽帮衰落了,无数的“阿芙蓉”从安庆家的港口经过,洪水猛兽,洪水猛兽啊,无数的人被吞噬。

 徽帮是徽州的支柱,那支柱塌了,无数的东西向他袭来。

 成也徽帮,败也徽帮。那辉煌的一世的徽州,就此陨落。

―桃花,又开了

 又是一年春天,一切都开始好转了,港口依然辉煌,不见“阿芙蓉”安庆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景色,徽帮开始缓慢回归。

 若是,那人能够看见,那便极好了,安庆拿了一壶酒赶往曾经的徽州府。歙县给了她钥匙。

 桃花开的很漂亮,如同多年前一样,桃花树下,是一个衣冠冢,不同于徽州“四水归堂”式的坟墓,只写了一个地名“徽州”。

 安庆找了一个空地坐了下来,一个人自斟自饮,“老徽啊,皖皖这小丫头貌似喜欢上了苏家那混小子。”

 安庆喝了一口酒继续道“就是江南分家时的混小子。”

 一片花瓣落在了酒杯里,溅起涟漪。回答她的只有徽州山区的山风,“呼呼”的吹,吹来了远处油菜花的味道,和桃花香混在一起。

 都说徽州是世外桃源,的确是,这里什么都没变。只是,故人不在。

 ――喝了桃花粥会有桃花运呢

 ――我们城市的意识体哪来的桃花运?

 ――只是我错过了罢。

淡圈学习

贺年是另一个手书

追光者

宜徽宜无差

贺年是另一个手书

追光者

宜徽宜无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