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丑

49浏览    4参与
今天卷咕了吗

【心丑】无忧(番外)

*突如其来的小段子;

*在大号更新,最大的苦恼就是起名字;

*甜度:🌕🌕

      心丑超甜der,食我安利吧!


年末,大家都在忙碌,心理咨询室倒是暂时冷清下来,身为新助理的丑自然也无事可做,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划手机。


突然,他看见这么一段话:

[图片]丑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关系中的“获利者”。


他从马戏团过了十几年阴暗压抑的日子,好不容易逃出来,对那里自然是了无牵挂。唯一让他有这么大反应的,也只会是何开心。


他想到,自从住进何开心的家里,是如何轻松快乐。何开心...

*突如其来的小段子;

*在大号更新,最大的苦恼就是起名字;

*甜度:🌕🌕

      心丑超甜der,食我安利吧!



年末,大家都在忙碌,心理咨询室倒是暂时冷清下来,身为新助理的丑自然也无事可做,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划手机。


突然,他看见这么一段话:

丑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关系中的“获利者”。


他从马戏团过了十几年阴暗压抑的日子,好不容易逃出来,对那里自然是了无牵挂。唯一让他有这么大反应的,也只会是何开心。


他想到,自从住进何开心的家里,是如何轻松快乐。何开心为他找医生,握着他的手教他弹钢琴,看他喜欢文字、特意搜罗了许多简单又有趣的书放在书房,甚至还考虑到他会因为坐享其成感到不安,让他做咨询室的助理。


何开心的确是一个让人不能不喜欢的恋人。


也正因如此,丑才时常惶恐。他相信何开心的承诺,相信他的专一,却也习惯了人之间的互相利用。他想,他有什么值得何开心喜欢的呢?如果……他是说如果,哪一天何开心看穿他的自私、伪善、无趣、胆小,离开他怎么办?


因爱生忧,因爱生惧。



这段话勾起了丑的心事,他惴惴不安一整天,却不知道该怎么提这件事。何开心工作一天已经很累了,丑不愿意何开心还要因为开解自己浪费精力。


但何开心何其敏感,他察觉到恋人心情低落,心里便开始揣摩。洗完澡后,穿着浴袍,头发湿答答地出了浴室。


丑坐在床头看书。


何开心自然地把脑袋蹭过去,语气也放得软乎乎的:“阿丑,帮我吹头发吧。”


丑满腔愁绪都被这句撒娇冲淡,他顺手拿起吹风机,埋怨道:“怎么不多穿一点再出来,感冒了怎么办?”


何开心不答,倒在丑怀里,仰头看他:“这样你不喜欢吗?”


丑面对他流畅的下颌线和脖颈处奶白的皮肤,喉结轻轻滚了滚,掩饰性地咳一声,把人推起来:“好了,快吹头发。”


何开心在他手掌心蹭了蹭,丑因此错过了他得逞的笑容。


丑很喜欢给何开心吹头发:感受细软的头发从指尖擦过,那个人全心全意地交付信赖,你也只能更加小心地移动风源,看湿发一点一点变得蓬松干燥。能为何开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的时候,他就会异常地踏实、快乐。



丑刚放好吹风机,何开心就抱着他往床上扑,他们像两个小朋友一样,围作一团胡闹,把衣服、头发都弄得乱糟糟的。何开心穿着浴袍,已经松了大半,光洁的胸膛和触手可及的心跳。


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触感,在许多个夜里,还有一些白昼,他触摸过,感受过,聆听过。他对此不能更熟悉。


但还是会害羞,或者说,正因为熟悉所有的肌理脉络,他才心动到手足无措。


于是他伸出手,把敞开的衣襟拉拢,目光游移不定:“挺晚了,快睡吧。”


说罢,也不等何开心回应,关了大灯,像一条鱼游进被窝里。冬天的被子是冷的,他情不自禁往何开心的方向靠拢。


何开心也躺下来,从身后拥住他。


床头灯昏暗暧昧,撒下柔软暖光,是何开心知他怕黑,特意选的。


明暗交错间,丑听见何开心胸腔鲜活的心跳声,和他低沉的声音:“阿丑,今天是不是不太高兴呀?”


何开心环过腰,从前面握住他的手。


丑默了默,他不愿意让何开心觉得自己小气又敏感多思。但是他和何开心早早约定了,有事要沟通、不许闷在心里,便犹豫着开口:“我……开心,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啊?”


“嗯?”何开心把他抱得更紧,呼吸打在温热的颈窝,“怎么这么说?”


丑的声音听起来都闷闷不乐:“我又不认字,也没有很多很多钱,处理诊所的事情也手忙脚乱。我,我在马戏团的时候,才做了很多坏事,我……你为什么喜欢我啊?”他越想越委屈,心里已经想到了何开心离开的场景,声音也带了哭腔。


也就是在这样昏暗的熟悉的环境下,他才能放下防备,袒露心事。


何开心听见他提到钱,知道他差点和樊伟联姻的事还是让丑颇为在意,左看右看都觉得醋了的小男友可爱,艰难忍住笑意:“阿丑是笨蛋啊。”


丑正伤感着,哪里料到是这种回应,瞪了他一眼。


精心养了这大半年,倒是把小脾气养出来了一点,不错。


何开心笑着去吻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好,不是笨蛋是什么?”


丑转身,仰头去迎合他的吻,二人气息逐渐热烈。在事态走向不可控制以前,何开心撑起身,在丑通红的耳边喘息,这让丑更加羞窘,何开心也轻轻笑出声。


丑躲开他的笑,又忍不住转头看他,一回头就撞进何开心的眼神里,柔软,湿润,像一泓波光粼粼的湖水。他在这样的凝视中溺毙。


何开心哑着嗓子,很认真的,一字一句地告诉他:“阿丑,你相信我,对吗?那就相信我的眼光吧。你不知道自己好在哪里,我可以慢慢告诉你,余生很长,我们不要着急。”


丑反握住他的手,有心说一些什么,情绪却哽在喉咙,让他无法出声。


何开心十分体谅地弯了弯眼,俯身和爱人接吻:“我爱你。”









第二天,丑躺在床上睡意朦胧,何开心端来早餐,嘴里十分不正经地调戏道:“要是你觉得我白天太累的话,那就夜里就拜托阿丑多多操劳了。”


丑红着脸,把枕头扔到这个大流氓脸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