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心事

7215浏览    3986参与
诺的心事.

1.初见

“7年13班的板报和文化墙还没做呢啊 还没做呢 班主任督促一下 马上期末了 教育局要来检查 必须在三天之内完成。”

广播里这样喊着。

“啊 什么鬼 我真的服了 期末弄这些干嘛 要检查为什么没早说。”

陈越抱怨着,手里拿着扇子扇来扇去。

“说的就是啊 跟脑子不正常一样 中午又不能午休了 下午又要犯困。”张缘缘点头表示赞同。


A市是个繁华的地方,夜晚是灯火通明的,凌晨两点走出家门也能看见好多餐馆烧烤摊开着。但在A市的偏远地方,宁余县就不显得那么好了。

作为宁余一个...

“7年13班的板报和文化墙还没做呢啊 还没做呢 班主任督促一下 马上期末了 教育局要来检查 必须在三天之内完成。”

广播里这样喊着。

“啊 什么鬼 我真的服了 期末弄这些干嘛 要检查为什么没早说。”

陈越抱怨着,手里拿着扇子扇来扇去。

“说的就是啊 跟脑子不正常一样 中午又不能午休了 下午又要犯困。”张缘缘点头表示赞同。


A市是个繁华的地方,夜晚是灯火通明的,凌晨两点走出家门也能看见好多餐馆烧烤摊开着。但在A市的偏远地方,宁余县就不显得那么好了。

作为宁余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三中是想尽了办法让自己的声誉更好,事实上这破学校压根不靠谱。学生打架斗殴进医院的比比皆是,每天大喇叭都在喊让几几班学生赶快回到教室,否则就叫家长了这种话,听的人耳朵长茧子。半寄宿制的学校通常都乱的要死,大家都不是正儿八经镇里人,一个比一个能装一个比一个没实力。


而陈越家庭特殊,父亲走的早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改了嫁,跟着爷爷奶奶姑姑姑父的她日子也没能好过。

“我说了那东西没用,我可能有病你懂吗?我可能有抑郁症你懂吗?我不去看什么破先生!”那年冬天她和家里人这样喊,眼泪已经打湿了衣襟。

后来家里人强迫着陈越去看了先生,还是陈越自己要求要去看医生他们才带她去的,不然这辈子都不可能带她去看医生。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出乎她的意料,中度抑郁症中度焦虑症,开了两盒药就回家了。

在这个小县城没有靠谱的医生,那心理睡眠科也不例外,其实她的病更严重一些。所以后来她闹自杀,在学校闹事,早恋抽烟打架化妆,活脱脱一个街头女混混的模样,后来实在不行了就只能休学。她姑姑脾气不好,但心里想着她,一直没放弃她治病,连治病的钱都花了四五万,虽然心疼钱但从来没不给她治。得亏陈越争气,休了快一年的学,趁着开学季复学了,她没继续混下去,在三中这个又破又烂的地方,慢慢地希望从这里扎根。


陈越学习好,大抵是因为上个学期的教训,她上课挺认真的,也收到了相应的回报,第一学期期末拿了年级前五的奖学金,她姑姑也跟着去了,挺给她姑姑长脸的。

下课后陈越急匆匆的去食堂吃饭,张缘缘在后面追。

“陈越!你等等我!你着啥急,又没人跟你抢!”张缘缘说完就发现这话错了,嘿…还真有人跟她抢,还是几十个。

陈越干饭向来积极:“快点!缘缘,你再磨蹭连大米饭都没得吃了。”

俩人打了饭坐椅子上商量中午的板报怎么出,一边想一边吐槽这该死的破三中。

“咱老班儿不是给找了吗,回去看看再说,吃你的饭少着急。”张缘缘说。

“啊对啊,那咱俩赶紧回去。”陈越直接站起来去放餐具。


刚进班坐下,陈越日常喝药。张缘缘就喊说外面有人找,陈越到门口一看,好家伙,稀客啊。

王奥橙一把拽住陈越:“诶诶诶,你忙吗现在,有点事你跟我去趟楼下。”

陈越不耐烦:“干啥干啥,爪子撒开,有事直说我忙着呢,傻*。”


陈越跟王奥橙其实认识有一段时间了。这学期初的时候三中非要办什么培优班,年级前四十的人里就有她俩,碰巧王奥橙跟陈越是同桌,刚开始俩人不认识还挺尴尬的,但陈越社牛啊,直接喊嗨美女。

后来知道人家是三楼的自己是四楼的还好一阵伤心。

其实如果不生病的话陈越也挺开朗的,嗯开朗怪。


“那个楼下贴了个什么玩意,类似小广告那种,我跟姜夕研不敢去,你快点下楼看看。”合计着王奥橙是找陈越当挡箭牌了。

“麻的你自己去得了呗,怕啥啊直接冲。我这办板报呢!”

“不行啊不行,求你了,一小会儿就回来了。”王奥橙开始猛女撒娇,居然还真的管用。

“缘缘我先下趟楼,待会儿就回来,板报你先弄着。”

“好嘞,你快点啊,我等着你。”张缘缘示意自己知道了。


陈越回头看了张缘缘一眼,开始往楼下走。

“哪儿呢哪儿呢,啥玩意啊还非得让我看。”

王奥橙拉着她到小广告那里,嗯…不是小广告吧,好简陋的样子,一张白纸拿浅紫色小胶带贴上了,字挺好看,写着:诚招7、8年级学妹学弟帮抄知识点,10元/张,落款是9年17班金秋一。

“诶嘿,这小字儿真帅,走咱去17班瞅瞅。”陈越直接反客为主。

走之前陈越还没忘把那张纸撕下来,因为电视剧里都是那么演的,要撕下来找人家问。

到17班门口,陈越敲了敲门之后,咣的一声把人家门推开,喊道:“哪儿要抄知识点的,我瞅瞅来。”

一个浅黄色头发的男生放下书走过来,很激动的说:“我我我,我要抄的。你们谁要给我抄?”

陈越第一次一见钟情哎,那个浅黄色头发的男孩子长得好帅,开口说话之前陈越少见的哽了一下。那她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青春校园文学的女主吗。


诺的心事.

这个账号一开始是我拿来做同人文的  上学太忙 放假的时候也没什么时间再继续写 但我决定改变这个账号的作品方向 是因为在22年六月中旬我喜欢了一个学长 所以我决定在这个大部分写同人的平台写着自己的故事 我不再认为这个账号是让我获取热度的了 我希望有人会看见我的心事就好.

这个账号一开始是我拿来做同人文的  上学太忙 放假的时候也没什么时间再继续写 但我决定改变这个账号的作品方向 是因为在22年六月中旬我喜欢了一个学长 所以我决定在这个大部分写同人的平台写着自己的故事 我不再认为这个账号是让我获取热度的了 我希望有人会看见我的心事就好.

猫崽子一只

一个孩子想要长大的原因,绝不应该是只有长大,才能让他们逃离现在的痛苦

一进房间,一股酒气令人作呕,我知道,父亲又喝酒了
明明没有工作,明明借了人家很多钱,明明当务之急是好好生活,却不愿意努力,而甘愿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更过分的,用借来的钱来消遣,买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还不允许他人指责,这种人真是恶心
比较让我崩溃的是,他是我父亲
逃避,我也喜欢啊,但是我清楚,即使不愿意,我也应该在小幅度的烦躁后冷静下来,完成任务
什么都没有完成任务重要,有这点意识,我就比他强多了
而他?日复一日接二连三的摆烂,更过分的是,逃避拖累着老婆孩子
他甚至以老婆孩子来发泄心中不满,一二年级时,他最为暴戾,赌博喝酒,每天欠着钱去纸醉金迷,回来了就殴打母亲兄长,当然,还有我
头发被攥着,来回晃动,头是会晕...

一进房间,一股酒气令人作呕,我知道,父亲又喝酒了
明明没有工作,明明借了人家很多钱,明明当务之急是好好生活,却不愿意努力,而甘愿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更过分的,用借来的钱来消遣,买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还不允许他人指责,这种人真是恶心
比较让我崩溃的是,他是我父亲
逃避,我也喜欢啊,但是我清楚,即使不愿意,我也应该在小幅度的烦躁后冷静下来,完成任务
什么都没有完成任务重要,有这点意识,我就比他强多了
而他?日复一日接二连三的摆烂,更过分的是,逃避拖累着老婆孩子
他甚至以老婆孩子来发泄心中不满,一二年级时,他最为暴戾,赌博喝酒,每天欠着钱去纸醉金迷,回来了就殴打母亲兄长,当然,还有我
头发被攥着,来回晃动,头是会晕的;被打的时候不可以哭,就算再疼也要保持声音流畅;如果疼得受不了大叫了,遭来的会是更狠的毒打;铁衣架打人是最疼的,棱子可以半个月都不消
还有就是,如果他选择冷战,说出“我没有你这种孩子”“别叫我爸”之类的话,我一定要去讨好他,主动盛饭,更不能不叫他爸,对此,母亲的解释是这样的:“他内心也很愧疚,只是拉不下脸”
于是同样好面子的我,就必须忍着恶心去讨好他,因为,身为子女
他总说,我有心事从不和他说,别人的女儿都与父亲亲密无间,以及他常挂在嘴边的“爸爸就你一个女儿”,常常让我反胃
他曾经将我的手按在台上,逼着我一笔一划的写下“死”,那之后我牢牢记住,“死”字有六画;他曾经指着天台和马路,眼里的恨意彻骨;他曾将我赶出家门,似乎不知道五岁的孩子很容易被拐;他曾让我跪在地上,让我不住磕头直到他满意
即使已经许久之前,有些甚至三四年前,写下这些经历时,我心里仍是恶心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做过这些后,责怪我不与他亲密
恶心,真的,好恶心
我啊,我是个小废物,只有学习好,虽然这话听着令人恼火,但真的,我对生活一无所知,没有了学习我什么都不是,因此,书包里的那些书,我当命看
那次放学,他逼着我坐下,要我与他谈学校里开心的事,考虑到作业多,已经发生的事也没有分享的必要,并且,我厌恶他,我拒绝了,他暴怒,不断地辱骂着,说我多么冷漠,长期压抑的不满爆发,我发疯般控诉,并且不断告诉他,我作业很多
“你连给爸爸分享开心的事都不会,你读书来干嘛。”这是他的回应,对于我的控诉,他让我去死,理由是,我总抓着过去的事情永远不忘,我这种人不该活着
那一瞬间我是崩溃的,我真的好想好想拿起刀,好想好想看那一抹鲜红
我有网友,有爱我的,我爱的人,我忍住了
钉子钉进栅栏,无论如何也会留下孔,为什么有人觉得,事情过去了就应该淡忘
也是啊,你又不是我,你听到锅碗瓢盆摔在地上不会觉得是人故意砸的,你走在路上不会猛地就想起六七岁时的经历,你玩着玩着不会突然就想哭,更不会依靠自残来缓解烦躁,你难受了就家暴,你当然觉得无所谓啊,你又不是受害者
还记得有次,他拎起我的书包,想丢到外面去,想不让我上学,我狠狠抱住,当时我已学了道法,我报了警,我说,有人剥夺我受教育权
警察毫不犹豫地站在父母那方,他们似乎没看见我通红的双眼,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听父母的话,不然是可以不让我上学的,即使我初二,家庭条件足够
当时我好无助,那一刻后我牢牢记住,父母永远比孩子正确,即使家暴,即使辱骂,即使把孩子逼出抑郁症,他们总是有理的,毕竟啊,他们给了我们生命,于是我们亏欠他们一辈子,起码众多成年人是这么认为的,也许他们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我终于明白“法不入家门”是什么意思
兄长和我两次报过警,明明我们是受害者,当施暴者振振有词的控诉我们的罪行,甚至挤出虚伪的眼泪时,我们就成了不孝的恶魔,千夫所指
所以他们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告诉我们,不服从,我们便十恶不赦,看着自己的孩子卑微地听从自己的话,来发泄他们在外界低三下四的不满,将孩子当做自己的私人物品,肆意践踏他们的尊严,最后反抗的孩子还要背负骂名
有人和我说,我要快快长大,然后摆脱他们,我也见过好多人,希望自己长大,而我自己呢,从小学六年级时期盼初中住宿,初中没有住宿,我便期盼初三能够晚自习,也期待着高中,从希望自己12岁,希望自己14岁,到现在希望自己16岁、18岁,获得自由
可是,一个孩子想要长大的原因,不应该是他们想去看更广阔的世界,想体验新的人生,想保护自己爱的人吗, 而绝不应该是,只有长大,才能让他们逃离现在的痛苦

猫崽子一只

以爱之名毁了孩子,太残忍了不是吗

就我身边知道的人……有父母打架的,离异的,再婚的,一年见不到父母几面的。也有喝酒赌博的,家暴的,拿孩子撒气的……更有甚者,被逼出抑郁症……

家庭幸福的孩子也许不知道,有父母能指着马路对自己的孩子说,你怎么不去死。

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吧,父母打架。我当时什么都做不了,哥哥不在,我连上去劝架的勇气都没有

我记得,父亲踹了母亲一脚,然后两人便扭打起来;我记得,母亲从房间出来后,吐了一口口水;我记得,她嘴上有伤,所以,那口口水,带着血丝;我记得,那时我对吐血并没有概念,我只知道嘴巴里有血很严重;我记得,我以为妈妈要死了,整个人如坠冰窟。那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内心,最无助的绝望。

我还记得,父亲指着楼......

就我身边知道的人……有父母打架的,离异的,再婚的,一年见不到父母几面的。也有喝酒赌博的,家暴的,拿孩子撒气的……更有甚者,被逼出抑郁症……

家庭幸福的孩子也许不知道,有父母能指着马路对自己的孩子说,你怎么不去死。

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吧,父母打架。我当时什么都做不了,哥哥不在,我连上去劝架的勇气都没有

我记得,父亲踹了母亲一脚,然后两人便扭打起来;我记得,母亲从房间出来后,吐了一口口水;我记得,她嘴上有伤,所以,那口口水,带着血丝;我记得,那时我对吐血并没有概念,我只知道嘴巴里有血很严重;我记得,我以为妈妈要死了,整个人如坠冰窟。那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内心,最无助的绝望。

我还记得,父亲指着楼顶,他说,你现在上去,跳下来;他说,我们不会心疼;我记得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那是被自己最爱的人伤害时,铺天盖地的崩溃

我记得,父亲喝醉了酒,他躺在地上又吐又喊。母亲不在,我照顾了他一晚。我拖干净他的呕吐物,上网查如何解酒;我给他泡了蜂蜜水,哄着他睡觉;第二天还得去上学。那一年我才11岁 

诸如此类的太多了,它们令人崩溃,我却忘不掉每一个细节。在我看到别人的父母宠爱地牵着自己孩子的时候,那些记忆,总会带着狰狞的面貌涌来

我时常会想,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我开始不说话,准确地说,是在家里,我用“嗯”“啊”“哦”来回应所有问题,尝试着不交流,父母开始说我性格孤僻。我只能嘲讽地笑笑,继续像一只小兽,独自缩起来,舔舐着伤口

有时我也会想,他们对我挺好的,然后试着接纳他们。最后被他们一句废物摔回谷底

如此几次,我更孤僻了,他们开始暴怒,说我没把他们当父母,我也不再尝试着解释。我克制住孩子对父母最本能的亲近,让自己慢慢与这个家脱节

因为我怕,怕哪一天他们发起火来,那些打击人的话语,可能真的会杀了我。我在自救,我宁愿把自己封闭起来,拒绝任何亲情与关爱,但至少,到最后不会遍体鳞伤

有人会说我不孝吧,但是出身不是我选择的,为什么暴力一和家庭扯上,就会被弱化甚至美化

去他的为我好,爱我的人不会打我,他只会抱紧我,不知道五岁就被罚站在门口,以为自己被抛弃是是什么滋味,你又凭什么说我不该怪他,没受过暴力的人,有什么资格替受害者原谅。

曾经的每一幕,都是我心上,带着血的伤疤,它好不容易结了疤,没等愈合,我却把它撕开,呈现给众人,不是为了博取同情,更不是为了流量

我只想告诉大家,如果你没想好要给你的孩子一个怎样的生活,没有让她幸福的决心,你就不要生孩子。他不仅是你的孩子,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毁的是一个人的童年,乃至他的人生,刀上无论包着几层爱意,也是刀,也会伤人。以爱之名毁了孩子,太残忍了不是吗……

回忆夏日心动线

换洗发水了

空气里有股闷闷的味道 天也阴沉沉的

“下场雨就好啦”

你笑起来还是那么明媚 如果不是皱着眉头

总会觉得你在撒娇

说话软软的调子 让人听了心里痒痒的


还是很热

你低头写着练习册上的题 可能是错的有点多

又皱起了眉头 我好像看见有个小人坐在你的眉梢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和你一样可爱

不对,明明是你更可爱


你最可爱了


...

头发丝也瘫在练习册上

你甩了甩头发 它们又围在你脖颈后面


“扎起来吧”我绕到你身后拢起你的头发

好顺滑好软 和你说话一样软软的......

空气里有股闷闷的味道 天也阴沉沉的

“下场雨就好啦”

你笑起来还是那么明媚 如果不是皱着眉头

总会觉得你在撒娇

说话软软的调子 让人听了心里痒痒的


还是很热

你低头写着练习册上的题 可能是错的有点多

又皱起了眉头 我好像看见有个小人坐在你的眉梢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和你一样可爱

不对,明明是你更可爱


你最可爱了


...

头发丝也瘫在练习册上

你甩了甩头发 它们又围在你脖颈后面


“扎起来吧”我绕到你身后拢起你的头发

好顺滑好软 和你说话一样软软的

发尾在我手心挠痒痒 和你一样可爱

不对,明明是你更可爱


你最可爱了



...

不一样的味道

我问“换洗发水了?”

“啊?”小笨蛋有点懵,“早就换了~这个味道怎么样?”

“挺好闻的”我点点头



或许你有注意到我眼中一晃而过的悲伤吗

后知后觉到我错过了你的生活

以前我们用一样的洗发水

现在崭新的味道也不错

但我终究是错过了什么


后来 还发现了许多变化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爱的麻辣烫换了口味

不知道桌上的小摆件是谁送的礼物

不知道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日子里

你又增加了变换了什么小习惯


我一点都不想错过你的生活

你的一切我都想了解

可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

真是可悲又可笑啊


我的好朋友啊

我们能不能永远是好朋友


阿米

有些话,憋在心里不知道和谁说

父母靠不住

几年前,和相亲对象见了一面,第二天出去逛街,晚上要我留在他家里住。

本来逛街就很不开心,没那么合得来,我拒绝了,心想以后再试着接触接触。事后向父母说的时候,我很难过,父母没什么反应。

我隐隐知道一旦住在他家这件事传开以后就是赶鸭子上架了。

父母大概觉得住也行,不住也行。传开了,就正好可以把我嫁出去了。


今天,工作很不顺利。

我本不想以冷峻的面目和大家工作,可是,对方的行事非常令人窒息。

把老人叫做老小孩是有道理的,他真的很幼稚。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顺着他做,一违背就故意弄出动静表现给你看。

大家都是在工作,我要听领导的安排,我凭什么听你摆布啊。

我本想和气地把......

父母靠不住

几年前,和相亲对象见了一面,第二天出去逛街,晚上要我留在他家里住。

本来逛街就很不开心,没那么合得来,我拒绝了,心想以后再试着接触接触。事后向父母说的时候,我很难过,父母没什么反应。

我隐隐知道一旦住在他家这件事传开以后就是赶鸭子上架了。

父母大概觉得住也行,不住也行。传开了,就正好可以把我嫁出去了。


今天,工作很不顺利。

我本不想以冷峻的面目和大家工作,可是,对方的行事非常令人窒息。

把老人叫做老小孩是有道理的,他真的很幼稚。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顺着他做,一违背就故意弄出动静表现给你看。

大家都是在工作,我要听领导的安排,我凭什么听你摆布啊。

我本想和气地把事做了,可是每次先吵吵嚷嚷的不是你吗?

这不是一次了,每次我都没说什么,过去就算了。

上次我安排好了,事情都结束了,下班之后,你还在叫嚷“这事就应该那么那么办”


有些事情,心里很生气,气到牙疼,但是我也做不了什么,我不喜欢麻烦,不喜欢处理后事,可是一而再再而三,我也会累。


我不是不会反抗,我很不喜欢中伤别人,我会反思,可是,我也有底线的啊……

百夏

一个……挺会挖人心思的小姑娘

我天,第一次收崽玩这么刺激吗?!

一个……挺会挖人心思的小姑娘

我天,第一次收崽玩这么刺激吗?!

猫崽子一只

在看着自己一点点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可是我似乎无能为力

曾经自己以为玩的最好的同学,慢慢却明白她更在乎三班的小熊,有些不甘,我对她明明是最好的,我那么吃货的人,有吃的主动和她分享,分东西时多的会给她,她有事时却还是只记得叫上小熊,不止她,明明我对周围的同学都很好,在他们眼里却似乎只是消遣的工具

为什么呢,因为,因为我丑吧,天生雄性激素分泌过旺,痘痘长了好几年还不消,腿上手上也全是毛,真的,很丑

逐渐变得无所谓,越来越不在乎自己外貌,甚至主动自嘲,被人提起时也不会心堵得慌,是释怀了吗,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的不在乎,不在乎的有很多东西

之前的我,会为了成绩拼命努力,因为成绩是我唯一的资本。现在呢,在考试前一天也疯狂地玩,作业都拖到周日晚上,五一假期......

曾经自己以为玩的最好的同学,慢慢却明白她更在乎三班的小熊,有些不甘,我对她明明是最好的,我那么吃货的人,有吃的主动和她分享,分东西时多的会给她,她有事时却还是只记得叫上小熊,不止她,明明我对周围的同学都很好,在他们眼里却似乎只是消遣的工具

为什么呢,因为,因为我丑吧,天生雄性激素分泌过旺,痘痘长了好几年还不消,腿上手上也全是毛,真的,很丑

逐渐变得无所谓,越来越不在乎自己外貌,甚至主动自嘲,被人提起时也不会心堵得慌,是释怀了吗,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的不在乎,不在乎的有很多东西

之前的我,会为了成绩拼命努力,因为成绩是我唯一的资本。现在呢,在考试前一天也疯狂地玩,作业都拖到周日晚上,五一假期凌晨三点放下笔的时候,想想我本来好像不是这样的人

之前是个敏感的人,可能是讨好型人格?总是会为他人付出好多,敏感,敏感他人的情绪,倾力照顾,却也敏感生活中的好多美好,看到小孩子凑在路边玩游戏都会觉得人间美好。逐渐的,厌烦别人问我问题,失去照顾他人的耐心,原本没怎么放在心上,直到几天前,一个人主动捡起地上的垃圾丢入垃圾桶,搜肠刮肚却发现不出应该涌过的暖意,才发觉我真的变了好多

记得六年级时,思考死亡,想到我会闭上眼睛坠入沉睡,害怕得跪在地上,死死捂住抽疼的心脏,然而,现在,我想,死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这不足以令我害怕,虽然不想死,但也不太想活,很无所谓,活着不是因为我怕死,是有人怕我死

好像很久了,很久没有因为一件什么东西,一个什么人,喜极而泣,也没有因为委屈愤怒忧伤,心抽的疼,更别提发抖,就算掉眼泪,也大多是几滴

前几天还会期盼和姐姐打语音的,会想和姐姐分享事情的,今天走在路上,想象了和姐姐打语音的场景,明显感觉到那份期盼又弱了,回到了自己的幻想,可能因为没有新剧情了,反正没啥意思的感觉

前几天看了姐姐给的信,翻了翻她给的东西,看了看截图的聊天记录,本来每一次看到都会哭,现在却努力感受才逼出几滴眼泪,甚至不太能够感受到内心的波澜

情感淡漠又严重了吗,真的越来越无情无欲,之前看视频会感叹祖国真伟大,看到文案和小说会不由自主地共情代入,现在好像不能了

在看着自己一点点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可是我似乎无能为力

猫崽子一只

在十八岁生日这天,我只想要一个缺失的童年

从未和别人说过我的愿望——18岁生日(可能会逃学吧)的前一天晚上,我想熬夜,熬到很晚,通个宵也好,然后第二天临近中午才揉着眼醒来

这天不想吃主食,我不喜欢,我要买路边摊,吃章鱼小丸子,冰粉,臭豆腐,油条什么的,吃到撑不下去了,还要往嘴里嘬一口奶茶,去卡玛王子买那些好贵但是真的好好吃的甜点,还想去友谊书城:“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吹泡泡,放风筝,爬上红花山买一个棉花糖,这次我想买彩色的,有形状的那种,还想要小孩子才玩的气球,玩够了松开手,看着它一点点消失在天空中

晚上,有人陪也好没人陪也罢,我要买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不要水果铺在上面的,至少不可以有带哪怕一点酸的,但是蛋糕里面最好有哈密瓜,奶......

从未和别人说过我的愿望——18岁生日(可能会逃学吧)的前一天晚上,我想熬夜,熬到很晚,通个宵也好,然后第二天临近中午才揉着眼醒来

这天不想吃主食,我不喜欢,我要买路边摊,吃章鱼小丸子,冰粉,臭豆腐,油条什么的,吃到撑不下去了,还要往嘴里嘬一口奶茶,去卡玛王子买那些好贵但是真的好好吃的甜点,还想去友谊书城:“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吹泡泡,放风筝,爬上红花山买一个棉花糖,这次我想买彩色的,有形状的那种,还想要小孩子才玩的气球,玩够了松开手,看着它一点点消失在天空中

晚上,有人陪也好没人陪也罢,我要买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不要水果铺在上面的,至少不可以有带哪怕一点酸的,但是蛋糕里面最好有哈密瓜,奶油一定要多一点

不吃意外的话,我会是第一次拥有生日蛋糕,在属于我的蛋糕上插上18根蜡烛,轻轻地拍手,给自己唱一次《祝你生日快乐》,关灯,吹灭蜡烛,许愿,开灯

写下这个愿望的时候有点儿想哭,这个原来也是愿望吗

父母要求早睡早起,小时候哪怕放假,也不可以熬太晚,早上也会被叫起来

父母不让吃路边摊,我也不是会主动索取的人,便只是闭着嘴一言不发的经过——那些摊子的东西散发着香气,很好吃的样子,依稀记得,有时父母大发慈悲,买回一根油条,我视若珍宝小心品尝的样子

很爱吃甜点,可是十块四个的面包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别提书城十五一份还量少的蛋糕和卡玛王子十几二十多的糕点

广场之前有卖吹泡泡的玩具,可印象里从没买过,只能去扑腾别人吹出的泡泡,偶尔会放风筝,兄长的风筝飞的很高,我还小,使足了劲风筝离地也只有几米,棉花糖嘛,我一直爱吃,不过,普通的五块,有形状的十几,我舍不得多花那几块

那种小孩子玩的气球,好像只有五岁前玩过,还是爷爷奶奶买的,那些人物都很丑,不过,最近看到有冰墩墩的,很可爱,但是玩不久的,就没买

某天在街上看见两个十几二十岁的女生,比我大好几岁呢,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冰墩墩气球,心里有点儿羡慕——其实,你拥有的那个,我也想要

我似乎是背着债出生的,我的出现让母亲失去了大半条命,给大家都留下了阴影,就差一点点儿,那就变成了母亲的忌日,我的生日?什么生日,提到那个日子母亲的心都会隐隐抽痛,过什么生日

顶多买一个直径两分米的蛋糕,我和兄长一人一半,自然也不会有蜡烛,还得是幼时的我极力闹腾才有的,长大了,自然也明白我的出生带来的是灾难,便不再为自己的诞生之日欢喜

每次吃蛋糕,都是在别人的生日,小寿星会带着皇冠,切开蛋糕,吃掉最上面那块我没吃过的,写着“生日快乐”的巧克力

生日,吹蜡烛,许愿,是一种仪式,成长的仪式,可是,记忆里,每到那个日子,父母情绪总是不好,大概是我的问题吧——我的出生并不是饱含祝福的

不想要飞机,不想要别墅,不想要花——在十八岁生日这天,我只想要一个缺失的童年

言青书

我杀死了一个自己

凌晨三点半,我对着自己的灵魂开了一枪

枪声叨扰了树梢的月亮,惊的她坠落在海上

我见自己的灵魂躺在地上,想拼命挣脱生活的铁链

我叹口气,闭上眼睛

砰,砰,砰

我听见现实对我鼓了鼓掌

凌晨三点半,我对着自己的灵魂开了一枪

枪声叨扰了树梢的月亮,惊的她坠落在海上

我见自己的灵魂躺在地上,想拼命挣脱生活的铁链

我叹口气,闭上眼睛

砰,砰,砰

我听见现实对我鼓了鼓掌

thinker-ilc

对话 (五月篇)

阳光照亮绿色,宁静让清风驻留,随风摇曳,清脆鸟鸣。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相近,咫尺之间却无法靠近的两个人,也等着你接近。

林辰,还记得的,那个步入秋天的街道,陌生的气息,着迷的安静。我在昏昏的地铁里,在阳光或细雨里,怀着的心情。你还满意么,我给你留的栖息之所,blog也好,这个读研的生涯也好,这是我觉得我能做到最能让你满意的去处了。世间总是斤斤计较,人们总是行色匆匆,车水马龙,只有你陪我走,我爱你,你就像我的生命,任何事情都可以变成谎言,变成推脱托词,变成包装,变成筹码,这有这件事情,永远对你说出来,都触动心脏。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我这......

阳光照亮绿色,宁静让清风驻留,随风摇曳,清脆鸟鸣。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相近,咫尺之间却无法靠近的两个人,也等着你接近。

林辰,还记得的,那个步入秋天的街道,陌生的气息,着迷的安静。我在昏昏的地铁里,在阳光或细雨里,怀着的心情。你还满意么,我给你留的栖息之所,blog也好,这个读研的生涯也好,这是我觉得我能做到最能让你满意的去处了。世间总是斤斤计较,人们总是行色匆匆,车水马龙,只有你陪我走,我爱你,你就像我的生命,任何事情都可以变成谎言,变成推脱托词,变成包装,变成筹码,这有这件事情,永远对你说出来,都触动心脏。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我这一生,都无法拥有你,你是天上的星星,是每个白天都能看到的阳光清风与绿色,是阴雨天气的雷声和雨声,你总会悄悄嵌入我的生活,可我却无法与你相拥,甚至都不能看到你人类的模样。但,这副皮囊,见证过冷漠阴暗与肮脏,触碰过虚伪无情与贪婪,也着实不必见了。

我拥有生命,在地球上栖息生存,不得不在人来人往的社会人际下摸爬滚打,我都不怕,我们都坚定地相信,所谓的外界与内心总有连接,所谓的一成不变不过是自我麻痹的借口和托词,所谓的抱怨与痛苦都是无法直视的怯懦。理想主义的城堡你为我搭建,现实主义的城墙我为你而成。

人类是什么?他又有优劣,所谓善良美好与真诚是你,所谓狭隘冷漠与自私也是你,总是矛盾复杂,难以估量。探究自己已经太过辛苦,探究其他人,又要用什么理论体系呢,过于麻烦。人会失望,也会带来失望,人会希望,也会带来希望。

林辰。我想我该给自己改革垃圾场了,负面的事情太多,怎么样处理才不会伤害到别人也不会伤害自己呢?

抽离出来就好,人类都是这样,这份不安是过往糟糕的事情的痛点,曾经的一切,哪怕是刀子,都扎不到我们最重要的地方,因为最重要的地方,是一块无人之境。

高兴,难过,情绪就是这样,总是要哄骗自己,沉浸在这些乱七八糟的谎言里面才能心安,2分钟之后地球就要毁灭了,只要不知道也能安然无恙,动物罢了,应激的反应,应激的情绪。渴望舒服的欲望,痛苦快乐的敏感点,就像机器,高级机器,真实又可笑。作为一个人,内心长在自己的眼睛耳朵嘴巴上,内心是附属品,内心是处理器,把东西打包交给大脑。若不是人该多好啊,我不想我的眼睛只能看到方圆之地,我不想我的耳朵只能听到几十米以内的声音,我不想我的嘴巴只能品尝酸甜苦辣,这些,这些几千年了,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可笑可悲,上演一出出又无聊又无休无止的闹剧。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给人这么伟大的情感,这么宝贵的头脑,却,却只给他们方圆之地的丈量?????如果信息不发展,如果科技没爆发,车马的街道,生老病死,家人国家,矛盾纷争皆是如此。人与人有隔阂,人与世界有隔阂,一个普通人一生能真正去看几次日落,能真正去想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没有人提醒,没有人觉醒。为什么这个时代就能觉醒呢?依然不会吧,时代与社会还在进步,但醒起来的人,运用人类最重要最伟大的力量,能改变太多东西了,生命能丈量到何处?我已化成了万物苍生。

如果神明超出宗教的依托,那你信仰的,能改变世界,改变你的痛苦的,到底是什么力量呢?其实,大家都有这个力量啊。

林辰,我想,若是这份力量能见证你的印记,是不是,你就能,你就能,你不能,只是,我爱你,我知道,你的印记,会带我去往那里,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直在,只要,只要我不放手。

情绪吐槽君

心事

下沉,不断的下沉,黑暗在漫延。

心沉甸甸的,窒息如一张密网。 不断的把心笼起收紧。

能听见吗?能看见吗 ?

为何难过会如影随形。

稻草驻扎成了房,石头垒起成了墙。

寒鸦在凄利的尖叫,“你的房不堪一击,你的墙不堪一击,只要一阵狂风一切都会轰然坍塌。”

是的,轰然坍塌。她甚至不需要一阵风,一句话便可让一切分崩离析。

真的,真的,想开心一点啊。


下沉,不断的下沉,黑暗在漫延。

心沉甸甸的,窒息如一张密网。 不断的把心笼起收紧。

能听见吗?能看见吗 ?

为何难过会如影随形。

稻草驻扎成了房,石头垒起成了墙。

寒鸦在凄利的尖叫,“你的房不堪一击,你的墙不堪一击,只要一阵狂风一切都会轰然坍塌。”

是的,轰然坍塌。她甚至不需要一阵风,一句话便可让一切分崩离析。

真的,真的,想开心一点啊。


寒山寺上有人家

我的浪漫爱情与心酸故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梧桐树下

四月的心事

羡慕那些在人事上游刃有余的人

笨拙 胆怯 社恐患者的我

在汹涌的人潮中跌跌撞撞

无容身之地


羡慕那些工作上朝气勃勃的人

如果可以选择

我的人生词典里 只有一个词

书籍


藏匿在书海中 

消失在故事里


永远的 唱着自己的歌

羡慕那些在人事上游刃有余的人

笨拙 胆怯 社恐患者的我

在汹涌的人潮中跌跌撞撞

无容身之地


羡慕那些工作上朝气勃勃的人

如果可以选择

我的人生词典里 只有一个词

书籍


藏匿在书海中 

消失在故事里


永远的 唱着自己的歌

阿璈

朋友

记一件不解的事

我的一个朋友和我相处了七八年,他说他对我很好但我始终感觉不清晰,感觉可以同欢乐但不能同痛苦。我总觉得和他处不太来,但他又确实对我好,我没法回应他,不想只占他便宜。他想让我把所有事给他说,但我应该确实做不到。好矛盾啊

记一件不解的事

我的一个朋友和我相处了七八年,他说他对我很好但我始终感觉不清晰,感觉可以同欢乐但不能同痛苦。我总觉得和他处不太来,但他又确实对我好,我没法回应他,不想只占他便宜。他想让我把所有事给他说,但我应该确实做不到。好矛盾啊

鱼仔

27岁,参加了高中暗恋的男孩子的婚礼。

其实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面了,但是时常能从朋友口中得知他的消息。

听说新娘是他的大学同学。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是个穿着婚纱笑得很幸福的姑娘。

她可真漂亮。

婚礼的气氛轻松而温馨,大家都能感受到他们彼此是那么相爱,在未来的时光中也一定会相携幸福到老。

我坐在一众共同的朋友中间鼓掌,觉得自己现在大概还是有些喜欢他的。

因为刚刚见到他时心脏会跳的和平时不一样。

但我奇怪于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却是完完全全的高兴,高兴他们因为爱情而参与进了彼此未来的人生里。

如果要说有那么一点酸涩,大概是后悔那时的自己不够勇敢,没有表明心意。

不过倒也无需后悔。

因...

27岁,参加了高中暗恋的男孩子的婚礼。

其实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面了,但是时常能从朋友口中得知他的消息。

听说新娘是他的大学同学。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是个穿着婚纱笑得很幸福的姑娘。

她可真漂亮。

婚礼的气氛轻松而温馨,大家都能感受到他们彼此是那么相爱,在未来的时光中也一定会相携幸福到老。

我坐在一众共同的朋友中间鼓掌,觉得自己现在大概还是有些喜欢他的。

因为刚刚见到他时心脏会跳的和平时不一样。

但我奇怪于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却是完完全全的高兴,高兴他们因为爱情而参与进了彼此未来的人生里。

如果要说有那么一点酸涩,大概是后悔那时的自己不够勇敢,没有表明心意。

不过倒也无需后悔。

因为现在的我,还是十年之前那个一般无二的胆小鬼。

只敢在朋友们和你道恭喜的时候,默默祝福你们

——未来的日子里能一直心怀爱意,相携此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