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心动好时节

66浏览    6参与
Puppy-Love Violinists

【授权翻译】【Breddy】心动好时节 第四章 by Twosetmeridian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译注:不好意思久等啦~以后会跟《慕我如金》交替更新的~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Eddy的手机都要炸了——震得疯到好似一场山崩地裂。以前除了假期(大概吧)和紧急事态,它可从来没有这样过。他不由得有点担心。

“喔,别管它了。”Brett一边埋头翻着一堆饼干一边跟他讲,尽管眼下讨论的是他的挚友因为群众吃瓜而可能有点丢人,他仍然冷静得一比寻常。Eddy冲着手机屏幕皱了一会眉头,随即把它放进口袋,继续研究眼前成排的薯......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译注:不好意思久等啦~以后会跟《慕我如金》交替更新的~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Eddy的手机都要炸了——震得疯到好似一场山崩地裂。以前除了假期(大概吧)和紧急事态,它可从来没有这样过。他不由得有点担心。

“喔,别管它了。”Brett一边埋头翻着一堆饼干一边跟他讲,尽管眼下讨论的是他的挚友因为群众吃瓜而可能有点丢人,他仍然冷静得一比寻常。Eddy冲着手机屏幕皱了一会眉头,随即把它放进口袋,继续研究眼前成排的薯片——倘若这样就能让他的注意力从眼前的问题上移开的话。总之,Brett为了给奶奶看,建议他俩合个影,然后相当于是猛地拽过Eddy并一口亲在人脸上,因此立马把Eddy体内的生命之光都吓灭了——倒也不至于,因为事情变成这样他完全是无意识的?管他呢

(有那么点小小骚动不安的感觉在说,也许Brett有这么做的冲动是因为他一开始就想要这么做——但是,等等,停停停,Eddy不能往那边想。那样只会一条道走到疯。)

感谢老天Brett还记得要把那张照片设为仅限自己家人可见的私密状态,要是它公开可见的话——哎唷。他都不愿想那可能引发的后果——够他做噩梦的了。

首先Belle就会宰了他。毕竟她可是那种能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揍趴人的类型,而且姐姐的左勾拳可厉害啦。

“嘿,你一脸刚看见什么小动物被人撞死的表情。”Brett轻轻撞了撞他的肩膀,把他的思绪带回了现实——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动不动地在这儿呆站了大几十秒钟了吧。糟糕。“怎么啦?品客薯片得罪你了?”

“好好笑喔,”他摇摇头,伸手拿了一听话里聊到的薯片,“品客薯片最得罪我的地方就是让我觉得很饿。所以我要把它们带走。”

Brett嗤之以鼻:“我可真喜欢你的征服气度啊喂——那我也拿点好了。”Eddy看着矮个儿男生又多拿了几听品客,然后一路转着圈儿往收银台去了。简直难以置信,这人,可爱成这样,都要讨人嫌了。

两人一起忙着这种平常事,几乎让他有种一起过日子的感觉。不过Eddy发现自己仍在享受这趟旅程的每分每秒,即便与此同时他也仿佛如临深渊、摇摇欲坠。他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像一桶火药即将爆炸,既让人高度集中精神,又让人高度敏感——Brett的目光带来一种虚幻的压力,宛如一辆十四轮大卡车般沉甸甸地压了过来。操,这形容着实夸张,但他并不真的在乎:因为这就是事实。

他好怕在某个瞬间,Brett会盯着他仔细打量一回,然后就那样知道了。

“嘿,慢吞吞,你还来不来了?”

留着回头再左右为难吧。Eddy从货架旁走开,告诉自己第一百万次他对这件事甘之如饴。他并不确定迄今为止自己到底成功了多少,但能这么想也算不错了嘛。

 

他们歇在一间便宜的汽车旅馆,登记住进了一个双床标间,床小得差点塞不下Eddy的高个头。看着Brett躺上去恰到好处的样子,他本来想就此开个玩笑的,不过只瞧了一眼好友高高扬起的眉毛,就足够他以一阵大笑来取而代之了。

说老实话,对于在装情侣这整件事当中还得同住一间房的情况而言,他原本是有些警惕的,更别说Helen奶奶家可能还只给他们俩准备了一张床呢。每一部言情小说里剧情都是这么发生的——倒不是说Eddy打算承认他有读过这种书。当然不是啦。他就是——为人谨慎而且颇具常识……什么什么的。

“天呐,我可累死了。”Brett哼哼着,重重地倒在被单上,震得床架都在嘎吱作响。而这简直就是压垮Eddy疲惫不堪的脑子的最后一击,这声音听得他一个激灵,思绪立即径直往污了走——全是“平时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发出这种声音呢”之类的念头。见了鬼了

“感谢您的热情服务——”他一下子没管住嘴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谢天谢地还好这句话也能用在眼下的身体状况上,不然他可就有大麻烦了。他得尽自己所能让一切感觉稀松平常,而不是恰恰相反——Brett会注意到的,如果他表现奇怪的话,那样就糟糕啦很糟糕哟老兄。Eddy在他自己那张床的被单上坐下,眼睛瞅着地板:“我应该时不时跟你换着开的,抱歉——”

一声笑从另一张床上传来:“没,不要紧啦。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啊哥们。谢谢你跟我一起来。”这剖白的话语击中了Eddy心中幽深的一处,像一把厨刀切过一块黄油。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摆出一副正常的表情。“说不定这人情得欠上你一辈子呢。”

“嗨。好朋友不就是该这么做的嘛。”Eddy答道——因为他就是一个这样好的朋友呀。

 

等他们俩都准备要睡觉的时候,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主意忽然浮现在Eddy的脑海里。特别了不起,他是这么形容的。虽然他姐姐可能会称之为愚蠢——但管她呢,她又不在这儿。

“你想不想要,”这些个词句裹在他的舌头上,滋味好似坏掉的牛奶,“我不知怎么说——练习一下?”Brett抬起一边眉头:“练什么?”

“你懂的,就是那些情侣总会做的事儿。”那些真的情侣总会做的事儿——哇哦,再接再厉给自己捅刀子啊陈韦丞

他的问题迎来一阵深思熟虑中的沉默,随后:“喔,你是说接吻吗?或者其他什么别的不可描述的动作——”

“别别,谢了啊。”Eddy立即脱口而出,而且不知怎么的,老天保佑,他努力让自己听起来不像已经肖想了这些事儿几百万次了似的——事实上,他的语气恰恰相反:不屑一顾,漠不关心,冷酷无情。对了,这样很好。只要别让Brett发现他想的跟说的是反过来的就行:“我宁愿变成一把中提也不想跟做那种事儿。”

Brett戏精上身地蹙眉耷眼,一只手以一种炫技般夸张的方式捂住胸口——Eddy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真的被冒犯到——“哎唷,老兄,好伤人啊。真的,伤得可深啦。”

“你会好起来的。”他翻了个白眼,冲好友的方式挥了挥手:“我是说接吻啊,哥们。要是我们俩亲起来一副完全不知道如何下嘴的样子,奶奶肯定还是会注意到的吧?”

“嘿!我得让你了解一下我高超的吻技喽,就这么一说的话。”Brett得意地笑起来。一丝夜店的灯影在他黢黑的眸子里跃动,而Eddy一点都不怀疑此言非虚。即便是当下,他也能想起那些目眩神迷的表情,红潮翻涌的双颊和如饥似渴的脸庞。Brett Yang的的确确吻技高超,还有一长串的爱慕者等着帮他秀出来看看呢。这个事实跟Eddy每次想起这茬来肚子里泛的酸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真的没有。

——行了,开什么玩笑,他就是嫉妒得快疯了。

多亏Brett对他内在的纠结一无所知,人一路朝着浴室晃了过去,声音在铺地的白瓷砖上回响着:“不会有事的!我们会知道该怎么演的,而且这方面我可是内行啊,你晓得。大家都晓得。”

天呐,Brett说这话的语气,那种长袖善舞的自信,让Eddy心里的某根弦一崩而断。

“哦?我倒是担心你其实正因为觉得自己达不到平时那声名远扬的水准而在害怕呢,”他坏坏地一笑,声音里带着一种他知道Brett绝不会错过的挑衅的调子——Brett对于送上门来的挑战总是按捺不住的。果然,他的朋友从浴室门里探出脑袋来,眼睛里精光一闪。Eddy继续喋喋不休着意义寥寥的话语,与此同时,Brett朝他的方向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你可别指望我——”

毫无预警,一蹴即至,Brett倾身过来吻了他——吻得那么敷衍又那么迅速。Eddy甚至还没机会享受嘴唇贴合的感觉和薄荷漱口水的滋味,Brett就已经撤开了。真特么冷得跟条青瓜似的,什么玩意儿。他耗费了可想而知有多强的意志力才把自己的表情整理成一副完全不会震惊到碎裂的样子。

当Eddy的目光总算抬起,遇上他好友的目光时,Brett冲着他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嘴角勾起的弧度里带着点可称之为胜利的意味:“瞧?有什么好担心的。”

Eddy只觉自己在此时此地失却了什么。他清了清嗓子,把脑袋埋进被子底下,嘴唇嗡嗡不断的全是刚才的感觉。

这一切都艸蛋透了。


TBC

Puppy-Love Violinists

【授权翻译】【Breddy】心动好时节 第三章 by Twosetmeridian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所以说,你觉得我们这一路从听《在山魔王宫中》开始怎么样?”

倚在车边站着的Eddy一边丢给他一个坏坏的笑容,一边刷着手机:“你也知道我会忍不住跟着它一起摇摆的吧。”

离他俩达成协议已经过去了四天——这是让人觉得过得多快的四天呀,一晃就到了期末考试周的最后一个下午,而他俩已经准备好启程去拉梅拉了。两人一致同意全程交给Brett驾驶,因为讲真,他可是对Eddy亏欠良多呢,理应自觉负起这旅行中大部分的重担。...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所以说,你觉得我们这一路从听《在山魔王宫中》开始怎么样?”

倚在车边站着的Eddy一边丢给他一个坏坏的笑容,一边刷着手机:“你也知道我会忍不住跟着它一起摇摆的吧。”

离他俩达成协议已经过去了四天——这是让人觉得过得多快的四天呀,一晃就到了期末考试周的最后一个下午,而他俩已经准备好启程去拉梅拉了。两人一致同意全程交给Brett驾驶,因为讲真,他可是对Eddy亏欠良多呢,理应自觉负起这旅行中大部分的重担。

老天,Eddy能答应这件事可让他太高兴了。如果Eddy没答应,他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零嘴?带了。行李?带了。一路上听的曲子?准备好了。”Brett靠在自己的座位上长出了一口气,松了松肩膀好卸去成早往车里搬行李的酸痛:“行吧,我们有没有落下什么?”

“唔,应该没有。”

“那就赶紧上车,怂包。我们要出发去大冒险啦。”

Eddy摇了摇头,Brett瞧见他一面在嗓子里以一种满怀喜爱的调子嘟哝着“笨蛋”,一面滑进了副驾驶座里。咱们这就要出发啦,他想,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想怪他就怪吧,他眼下乐得要浪起来了。这事儿的结果一定会超级棒的。

没过多久他们就开上了高速。格里格所作的狂热音符从音响里喷薄而出,震得Brett在仪表板上搁了一排的作曲家大头娃娃前仰后合。Eddy随着音乐的节奏摇头晃脑,笑得开怀而松快。不管如何,老天,一次快活的公路旅行就应该像是这样子的。


两小时后,Brett才正式开始搞他的大计划。 

“好了,我们可能得考虑考虑怎么才能装成一对儿。”

他眼角瞟到高个儿男生的身形在座位上猛地一震,不禁有点惊讶。这问题是不是提得有点太早了?但在他再仔细咂摸之前,Eddy便摇摇头笑了起来:“啊,那——确实,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先来点比较普通的,怎么样?”Brett一伸手,左手掌在两人之间摊平,等着Eddy去拉。一个坏坏的笑容随即在他唇畔耀武扬威地展开,“麻烦牵下我的手吧,宝贝?”

“什么鬼,”Eddy嗤之以鼻,显然在笑死和恶心死之间痛苦横跳——弄得Brett大笑出声,心情好极了——“你神经啊,手握好方向盘!”

“你先牵了我再握方向盘,小甜糕。”

“老天爷,我们得好好改改你取的这堆昵称。”甚至用不着看Brett都知道Eddy在冲他翻白眼。但是,嗨,如果非得这么刺激才能把事情办成,那Brett也没啥好抱怨的。他又晃了晃自己的爪子,邀请的意味显而易见,过一会儿——在他挚友那边厢带着嘲讽叹了好几口气之后——Eddy总算是上了钩,把手伸了过来。

那只被他握住的手很暖和,长着老茧,强壮又让人安心——那是只属于音乐家的手。Brett的目光仿佛控制不住似地扫了一眼两人缠在一起的手指,然后成功地在Eddy注意到之前撤回了眼神——他那只手忽然感觉好热。

这感觉不应该这么的,但不知怎么地就是很好。

“所以?”高个儿男生歪过头仔细瞧着紧握在一起的手,显然对此刻雪崩般旋过Brett脑内的纠结一无所知。当然,倒也不是说Eddy应该察觉什么,不过Brett这会儿的感觉确实是有点慌神了,所以,随他去吧——“这样你觉得还行?”

何止“还行”呐,不过他是不会把这种话说出口的。“嗯,”Brett点了个头,慢慢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尽可能地表现出自己一点也没有为之恋恋不舍。可恶,连有这种念头都好奇怪啊。“哎呀我这心跳得哟。”为了掩盖自己那一瞬间的张口结舌,他干巴巴地加了一句,眼见着Eddy为此笑得像只奸诈的柴郡猫。

若是他仔细咂摸起来,Eddy可是一点儿也不难看。举例来说,随便问问学校里的谁,他们光看到Eddy都够上头的了——要命。除去对露出脖颈的衣服的喜好之外,Eddy的一举一动中都散发出冷静和自信——那肌肉结实又修长的四肢,颇有视觉冲击力的五官——太不公平了——简直都不像是真的。

哎,倒也不是说Brett觉得这些特点很有吸引力还是怎么的……

甩开这些突如其来的别扭想法,恢复冷静,Brett清了清嗓子,冲自己正在琢磨的人抛去一个微笑。在他胸腹间躁动的感觉让他有些许冲动,以至于开口时说出的词句并未完全依照预期而行:“行嘞,下一项——来拍个合照吧!奶奶会喜欢的。”

Eddy冲他扬起一边眉毛——“啥?现在吗?”一边仍旧把手伸进口袋里翻起了手机。他摆好适合两人自拍的镜头位置,但Brett早已打定了别的主意——不好意思啦Eddy——他伸出一只胳膊猛地环上Eddy的肩膀把人搂过来,在快门咔嚓响起的时候正正好在Eddy脸上湿哒哒地亲了一口。

Eddy朝车窗那边躲开的速度快到让Brett都差点担心他会不会撞坏脖子了。嗯,是啦,他是猜到Eddy会躲,但没想到会躲成那样

“抱歉。”他主动说道。因为,仔细想想,这事做得确实不怎么合适,而且——操,但这整件事本来就哪儿都不对,是吧?真是要命。“对不起,我只是想——我真的很抱歉——”

“那样,”就在这当口,Eddy叹了口气,让Brett仿佛被人在肚子上揍了一拳,“也还行吧。就下次你提前跟我知会一声,好不?”

Brett默不吭声地点了点头,重新把目光投回路面,心里的罪恶感暗暗翻涌——这可不是什么好滋味。“嗯,你觉得怎么样?”可能来点儿轻描淡写的态度更能让他们把眼前这堆破事糊弄过去。他轻轻撞了撞Eddy的胳膊,怂恿后者检查一下刚才拍的照片,“是装男朋友的好材料吗?”

回答他的是一双扬起的眉毛。“想得挺美呢你。不过——看着拍得挺好的。”那话音中有一个小小的、几乎不存在的停顿,“感觉挺有说服力的。”

“真的?”谢天谢地。“好极了,那,赶紧的,发在脸书上艾特我。奶奶肯定能看见,我们已经赢得额外的分数啦。”

Eddy旋即抬眼朝他望过来,那凝视的目光里,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闪烁,但Brett刻意无视了那深沉双眼里的神色,只顾加速往前开。眼下没有时间探讨他挚友的脑海里正在想些什么——晚点再说,他在心里记了一笔。

最终,两人发了那张自拍,底下简简单单地写了“我和我最棒的仔”——这样应该还不错吧。


TBC


……这章翻完,译者的想法是,作者可能没有(字面意义上的)驾驶经验(

(两位没有直接撞车真是谢天谢地(x

Puppy-Love Violinists
Merri老师生日回归,给她画...

Merri老师生日回归,给她画了个双琴读她同人的贺图(是的我知道笋都给我夺完了(。
明天来发Color me in gold的第一章翻译! 

Merri老师生日回归,给她画了个双琴读她同人的贺图(是的我知道笋都给我夺完了(。
明天来发Color me in gold的第一章翻译! 

Puppy-Love Violinists

【授权翻译】【Breddy】心动好时节 第二章 by Twosetmeridian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事情是这样的,若是Eddy Chen有什么旁人非知道不可的特质的话,那么首要第一条便是:他是个好人,好到可能不太健康的程度——如果他有替自己着想的话。

“Brett要我圣诞节的时候假扮成他男朋友我答应了。”他机关枪似地冲着电话一口气说道。嗯,他大抵是活该承受电话另一端对这番突如其来的爆炸式宣言的反应——震惊到沉默。

旁人非知道不可的Eddy Chen特质第二条:他大概似乎好像是有点点爱上了他最好的朋友——已经有些年头了—...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事情是这样的,若是Eddy Chen有什么旁人非知道不可的特质的话,那么首要第一条便是:他是个好人,好到可能不太健康的程度——如果他有替自己着想的话。

“Brett要我圣诞节的时候假扮成他男朋友我答应了。”他机关枪似地冲着电话一口气说道。嗯,他大抵是活该承受电话另一端对这番突如其来的爆炸式宣言的反应——震惊到沉默。

旁人非知道不可的Eddy Chen特质第二条:他大概似乎好像是有点点爱上了他最好的朋友——已经有些年头了——算起来甚至可能已经过了十年。至少他够爷们儿敢对自己承认这件事——在自己脑内最深处、Brett永远发现不了的地方承认。

“你答应了?”一声尖叫猛地从电话那头传来。说真的,鉴于他姐姐就算在世界的另一端都能吼死他,这音量只能算是通常水平。

“我知道,我知道,”他无精打采地对她说,语气仿佛被拖起来再次被赶进战壕的兵,“我就是个傻子。”

就算被人说他戏多吧,但Eddy已经准备踏出个人感情的自我保护圈把自己扔下悬崖了——他真的是自掘坟墓,接受了Brett的请求,准备执行他俩共同角色扮演的大计划,而此时他除了姐姐Belle以外便再无他人可以倾诉。他会把整件事告诉她,一方面是因为最后她不管怎么着都会知道的,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如果他再不跟谁聊聊的话,他可能都要爆炸了。

“嘿,小弟,我希望我能不要这么说,但那就是在扯谎了,”Belle的回应听着很像是在爆笑和脚趾抠地之间挣扎,而Eddy确定自己并不会对此心怀感激,“你好歹努力抗争了一下没有?”

“我当然有啦。”他嗤之以鼻,但这话他自己听着都很无力。无论如何,Belle是知道他的感情的,所以——该换个话题了。“我是说,这说不定会很好玩的?Helen奶奶可能会送给我们一些原版的手稿,而且Brett说不会有人知道的,所以我们没必要在大庭广众下演那么多戏。我们会好好的啦。”就像我们一直以来那样好好的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你以为这样做也不会在你们俩之间引起任何改变,这真让人难过。”他姐姐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可能还是会引起一些变化的,但应该脱不出Eddy迄今为止曾面对过的任何状况。“不过,不管了——他说‘不会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没有人会知道我们俩在假装。”不知怎么地,这一事实中的某些部分在他心中激起了一片难以言说的失望,他把这感觉硬压了下去,继续说道:“Helen奶奶住在拉梅拉,那地方我记得才百来号人,整个镇子就是维多利亚州荒野里的一座孤岛,所以我猜应该除了Helen奶奶以外我们用不着告诉任何人我们,呃,在一起了。”

“你听着好像不太赞成这么做。”Belle说,语气即使对于她而言也有些太得意了。

“嗨,我赞不赞成都无所谓了。”Eddy抬眼看着天花板,微微向后仰起头来琢磨着接下来要怎么说,“我已经答应了要参与这个计划,所以现在没有退路了。我可能是有点傻,但这事儿我能搞定的。”

“你说能就能吧,小弟。”她的语气并不像完全被说服了的样子:“不过你总得找个机会向他坦白的,你意识到了吗?”Eddy深深吐息,仿佛一只穿孔的气球慢吞吞地漏了气。“Eddy,你都暗恋他好些年了。”Belle对他说——这句话把他带回了Brett因为要同他编造一切从何开始而说出了同一个词的那个瞬间,暗恋——多简单的一个词啊,却承载了那么多的重量。“你必须告诉他你爱他。还有什么机会、什么场合比这一次更合适?”

他吞下了突然涌上喉间的哽咽。“不行,告诉他也没有意义。他不会——他永远都不会用我所希望那种方式看待我的。”

“但要是万一他呢?”Eddy没有回答这句问话,他答不出来。Belle若有所思地哼了一声,在继续说下去之前似乎花了点时间来整理思绪,“你永远不会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小弟。说不定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如果不试试看的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对于这一点他可拿不定主意,但Belle得不到他的保证,是绝不会让他挂电话的。“谢啦,姐。我会考虑考虑的。”

“行。好好照顾自己,Eddy,随时跟我通报一下进展——说不定还能帮我把脑子从这压力十足的演出里放松一下呢——你晓得跟De Vries大师一起合作能有多难,尤其是在这十二月的大雪天里跟他锁在一块儿的情况下。”

“没问题,老姐。”Eddy笑出声来。不管置身于世界何处,姐姐始终能让他绽放笑容,能有她在真的令他心怀感激。他尽可能多地跟她聊了聊眼下的情况,随后便挂上电话,再次面对空旷房间里的寂静。Brett不在家,这也是他起码能打这个电话的原因,但环境里明显少了一个人的动静此时却特别让人心烦意乱——不管曾对Brett在奇怪的钟点练琴抱怨过什么,他其实一直都很享受那聆听的过程,因为那意味着Brett就在不远处,触手可及。

虽然这话他永远都不会跟Brett说——那小子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我真的要这么做啦,哈。”Eddy自言自语着,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说老实话,他是可以直接叫停这整件事的,不管之前跟Belle形容得有多么无可奈何。对这件事琢磨得越多,他越能意识到那些听起来超珍贵的手稿根本不值得自己捅一把自己情绪的马蜂窝。

但随即,他的目光扫到床头柜上的相框,里面是他和Brett的照片——勾肩搭背的两个男孩儿,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他只觉得胸口作痛。Brett什么都肯为他做,他知道的。如果现在Brett处在他的位置,他这位挚友应该已经打包好行李了——Eddy心知肚明——会毫无畏惧、勇往直前,直面这计划中的混乱骗局有可能会为他们的前路设置的一切挑战。

Brett一直都是他们俩之间更勇敢的那一个。

Eddy直起肩膀,一面下定决心一面对自己点了点头:他可以的,为了Brett,他能演好这出戏。为了Brett,什么都可以。

(他只希望自己不要太痛——在这一切不得不结束的时候。)


TBC


老陈你这个洒子!!!(译者的哭号


第三章

Puppy-Love Violinists

【授权翻译】【Breddy】心动好时节 第一章 by Twosetmeridian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序章


第一章


事情是这样的,若是Brett Yang有什么旁人非知道不可的特质的话,那么首要第一条便是:他是个猛人,真的很猛那种。

“我奶奶以为我们俩在一起了,所以你圣诞节的时候能不能假装成我男朋友跟我一起去见她?”

旁人非知道不可的Brett Yang特质第二条:他要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那是能为之豁出去的。比方说现在他脑内就在编织一个详尽的计划——而倘若他想要开始执行这个计划的话,只需去劝服刚才提问的对象就行了:此人这会儿正盯着他看,那眼神仿佛看到的...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序章


第一章


事情是这样的,若是Brett Yang有什么旁人非知道不可的特质的话,那么首要第一条便是:他是个猛人,真的很猛那种。

“我奶奶以为我们俩在一起了,所以你圣诞节的时候能不能假装成我男朋友跟我一起去见她?”

旁人非知道不可的Brett Yang特质第二条:他要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那是能为之豁出去的。比方说现在他脑内就在编织一个详尽的计划——而倘若他想要开始执行这个计划的话,只需去劝服刚才提问的对象就行了:此人这会儿正盯着他看,那眼神仿佛看到的不是他而是刚从坟里起尸了的贝多芬。讲真,以他眼下所处的情况来看,拿这种眼神来盯他可不太应该。

过了好几秒钟,Eddy总算从懵圈中回过神来,低头看着手里的马克杯,好像里面装着全宇宙的奥秘似的,随即再次抬起眼睛来看向Brett:“你再说一遍?”

Brett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滑坐进Eddy对面的椅子里,没有浪费一点时间便直接开始了已经打好腹稿的劝诱演说:“我知道你爸妈不在家,姐姐在鹿特丹准备她重要的音乐会,而你除了呆在这里过节以外也没有别的地方好去,所以我决定救你一把,给你指引一条逃出这鬼地方的生路。”

“嘿,我拒绝,”Eddy不屑一顾地冲他挥了挥手,“我呆在这儿就挺好的,而且一个人独占了整间屋子,说不定这是我总算能躲个清净的机会呢。”他坏笑起来,哎哟,这话里拿Brett喜欢在奇怪的钟点练琴的喜好戳心窝子的意思可真讨厌。不过,鉴于他俩打从Eddy刚进大学就开始住在同一屋檐下,那证明不管是出于什么缘故,在某些方面,Brett肯定还是有些优点的——如果真的感到不快的话,Eddy并不会羞于开口。

“你是在跟我说你真的打算整个圣诞都跟——天杀的那谁——Remy,一起喝到神智不清?”Brett稍微脑补了一下那个在音乐学院里到处跟着他们打转的小提琴专业大二怪胎就直哆嗦,“你不至于那么惨的,哥们。”

“我可没说我要那样,”Eddy看起来还想说点啥,不过还是停在了这里,“等等,等等,让我捋捋——TMD,从头捋捋。你一开始说的啥来着?”

“我说的是:你圣诞节的时候能不能假装成我男朋友?”Brett把胳膊交叠在胸前,故意忽略了Eddy脸上装糊涂、就指望他能多解释两句的表情,“我爸妈让我假期去跟奶奶过,但我奶奶脑补了我们俩偷偷摸摸在一起了还是怎么的,所以——哎,你还记得她吧?”

“你说Helen奶奶?”这问话的语气里满是怀念,喔,Brett想起来小时候Eddy曾经和她老人家颇为亲近来着,“就你那位怪得荒诞又富得荒唐的奶奶?”

“就她。”Brett哼道。Eddy的形容可能该要冒犯到他的,但说得又没什么不对,不过他也不会把这话拿去宣扬给所有人听就是了。奶奶从她漫长而辉煌的乐团资料管理生涯中退下来之后一个人呆着是有原因的——而且不仅仅只是因为她厌倦了彬彬有礼的陪伴。

“嗯,我怎么忘得了嘛?你那点怪胎劲儿肯定得有个遗传的源头不是?”

“去你的。不过,哎,拜托啦?她以为我们俩在一起了,所以她想让你跟我一块儿去。”Brett停了一下想了想,嗨,管它呢,便又开口道:“她大概还拿‘送我一些马勒、贝多芬、巴赫或者随便你能想到的谁的手稿’这种承诺吊足了我的胃口。”这会儿能证明他奶奶的名声的便是Eddy没有立即打算回嘴争论这一声明的真实性,而只是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真的,哥们。那可是作曲家本人亲手写下的乐谱。还记得我们俩以前看见她墙上挂着的贝多芬弦乐四重奏谱么?那可是真货。她知道她手里有什么筹码,所以才能逼着我要我带你过去。”

说老实话,Brett能明白为什么Helen Lee Yang女士会以为Eddy是他的男朋友。他们俩打小就是朋友,在数学辅导班上偶然初会时建立的认知,又在第二天在青少年交响乐团里的再次相遇延续了下去。剩下的,如他们自己所说,都是老掉牙的故事了:他们从那时候开始就是分不开的两个人。谁也没有像Eddy那样待在Brett身边过——那是Brett身边唯一一个能应付他胡闹的家伙——如同三年前他们的某位朋友颇为“善良”地指出的那样。

而这一切当中只有一个问题:Brett从来没有对Eddy有过挚交好友之外的感情,从来没有。这么些年来两人已经习惯了的这种搭档关系应该是再明显不过的证据了,真的。

所以,在这个当口,面对Eddy的懵圈,他只觉得好笑——Eddy消化他这番油嘴滑舌时,眉毛都快扬到发际线里去了:“她到底为啥要跟你提这个啊?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古典乐呆子风格的要挟了。”

“嗨,老兄,奶奶可懂得要怎么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Brett耸肩,“当然啦,拿到谱子我们俩共享。你只需要假装成我男朋友,并且在我去见她的时候跟我一起去就是了。而且,是啦,我也知道你能不能假装成我男朋友这话听着不像能有什么好结果——”

Eddy嗤之以鼻,伸手给自己拿了杯水:“那你TM为啥还要跟我提这种要求?”

“我没得选呀,兄弟,人之将死,其哭也哀。”他朝着Eddy的方向紧紧合起双掌,“拜托你在圣诞节的时候假装成我男朋友好不好?”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会很好玩的?”

Eddy嘴里没绷住的笑声四散开来,在厨房四周墙砖上碰撞着、反射着。“傻子,这事可能是会好玩,但我觉得我并没准备好去撒这么大一个谎。”他带着纯粹好奇的神色瞥了了Brett一眼:“我是说,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觉得我们的各路亲朋好友肯定没那么傻。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是怎么认识的,”听Eddy以一种陈述事实的方式说这话感觉有点奇怪,不过话倒是没错:他俩总是在大家感叹他俩有多亲密的时候把陈年旧事拿出来解释一番——“到底要TM怎么说服人家我们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在一起?”

有时候呢,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Brett摊开双手,笑得一脸得意:“互相暗恋啊。”

Eddy两手啪地捂住了脸,从手掌心磨出了一声过分夸张的申吟:“你逗我呢吧。”

“没有,我说真的。”他的话音被思绪打断了一会儿,随后又朝着空中一挥手:“总而言之,人家怎么想的并不重要——就一个星期,在TM根本没谁在的荒郊野外,在那之后我们就能说我们因为难以调和的矛盾分手了。”Eddy听得龇牙咧嘴,但Brett耸耸肩继续说了下去:“不需要弄得人尽皆知的,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奶奶相信的话,你也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伤我心一次。或者反过来可能更好,这样她就会觉得我才是这件事当中的坏人角色。”

“哥们哎。”Eddy一字一顿地说,每个音节里都是难以置信——讲真,Brett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件事上这么踌躇不前。他们不是很信任彼此的吗?只要是假的,装出一副腻腻歪歪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呀。过了许久,靠着厨房桌、手里晃着那只半空的玻璃杯里的水的Eddy才重新开口——老天啊,Brett真是怕死这种等待的考验了——还好Eddy确实重新发了话:“你晓得你奶奶说不定只是在跟你开玩笑吧?”

“是啦,说不定,但是,卧槽,我真的好想要那些手稿啊。”好吧,所以Brett才没跟他说筹码里还有一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呢,不过这样看来——嗯。这不是什么Eddy需要知道的事情,至少现在不需要。“所以?你怎么想?”

Eddy怔怔地望了他一会儿,然后目光中有什么东西松动了,就像是一束光芒从黑暗中冲破而出——他放松了身体,往外伸了伸腿,紧绷的肩膀垮了下来,在那一刻,Brett知道自己已经赢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在一阵沉默之后,Eddy总算开口对他这么说道,边说边在空气中以一种挑剔的态度晃着一只手指。

“哎呀,没问题的。”他们肯定会没问题的,至少他可以向Eddy保证这一点,“而且我知道你跟我一样想要那些手稿。”

“我们怎么就长成了这种古典乐呆子呢。”Eddy抱怨着,不过随之笑了起来,所以Brett没怎么担心。即便担心过,他也觉得一旦这个主意在Eddy的大脑袋里扎了根之后,后者说不定还要为之精心准备一番呢。

“很高兴能跟您合作。”Brett大声宣布,嘴角边的纹路里深深地刻上了一个商业微笑。哎哟,这肯定会很好玩的。


TBC


“到底要他妈怎么说服人家我们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在一起?”

“互相暗恋啊。”

杨博尧,你Flag大概有悉尼歌剧院那么高了。(冷漠.jpg


第二章

Puppy-Love Violinists

【授权翻译】【Breddy】心动好时节 序章 by Twosetmeridian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原注:一个Brett想出了绝对万无一失的计划、而Eddy则过分投入这个“假装男友”游戏到有点怪怪的程度的故事。这两位为了骗过所有人,一起导演了一节演技界的大师课。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啦)

译注:是的我开始翻这篇了!本AU设定跟现实有出入,比如故事发生时两人应该在大学,相遇的时间提前到10岁,文中的奶奶也纯属虚构。但仍然不失为我个人最喜欢的本圈同人之一,希望大家也会喜欢~

序章很短不过我会很快更新的……


序章


“所以你要来跟我一起过圣诞吗,小杨?”

“...

已经拿到作者全部授权,截图见《一城一梦一双人》。

原文:嗷3,标题:'tis the season to love you

原注:一个Brett想出了绝对万无一失的计划、而Eddy则过分投入这个“假装男友”游戏到有点怪怪的程度的故事。这两位为了骗过所有人,一起导演了一节演技界的大师课。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啦)

译注:是的我开始翻这篇了!本AU设定跟现实有出入,比如故事发生时两人应该在大学,相遇的时间提前到10岁,文中的奶奶也纯属虚构。但仍然不失为我个人最喜欢的本圈同人之一,希望大家也会喜欢~

序章很短不过我会很快更新的……


序章


“所以你要来跟我一起过圣诞吗,小杨?”

“是,阿嬷。爸爸妈妈跟我说过了。虽然他们大概是希望我别碍着他们回台湾吧。”

“啧啧,怎么能这么说呢。是我跟他们说我有点寂寞啦,所以他们才让你过来的。不过你确定要把假期拿来陪我这多事的老太婆吗?不想跟你的朋友一起过?”

“啥——当然愿意啦,奶奶。我反正又没什么朋友,你晓得我成天跟这儿呆着也就是在练琴而已。”

“小杨,犯不着跟奶奶说瞎话。我知道你在那边野得很——我学会怎么用脸书之后可见过不少照片喔。”

“……回头记得提醒我去跟那个教会你的人好好聊一聊。”

“呵呵。啊,不过,Edward,就是小陈……你们俩不还是朋友吗?”

“呃?等下——,你是说Eddy?”

哎呀——对喽,就那个小伙子。我老是忘了他那个小名。”

“嗯,对、我们俩肯定还是朋友。”

“好好好。要是这么个好孩子离开了你身边,我可是很不乐意的呀,你说呢?”

“……是,那当然,奶奶。呃,你需要我带点什么来给你——”

“你的老奶奶如果见到你不是一个人来的话会非常高兴喔。”

“……哈?”

“把你对象也带过来嘛——现在你们年轻人是不是都这么叫自己爱人来着?”

奶奶!”

“哎哟,要是冒犯到你脆弱的小感情那可就对不起啦,孩子。我就是希望能在过节的时候看到你特别的那一位嘛。”

“但是我并没有——”

“别蒙我啊,小杨。我知道小陈就是那个跟你在一起已经很久的人啦。我只是想再亲眼见见你们俩。”

“等等,我们俩并不是——”

“我就想着你能把你那位好男朋友带着一块儿来见我,老太太也就这点愿望啦,你瞧瞧。指不定到时候我还能从家当里翻出那些个灰扑扑的乐谱手稿来送给我最喜欢的孙子呐。”

“……”

“而且指不定还能说动我一块附送那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喔。”

“……行吧,奶奶,你赢了。我会带着……呃,我特别的那一位过来见你的。”

“啊,好极啦!我可真高兴。那就几天之后再见啦,小杨。”

“再见,阿嬷。”

“……”

“……”

“……”

“……。”


TBC


第一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