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情不好

2045浏览    51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3 20:42
葛登登
大地对天空说:我们俩很来电。。...

大地对天空说:我们俩很来电。。。

大地对天空说:我们俩很来电。。。

梨得矣
被老福特折腾得头疼……我这么健...

被老福特折腾得头疼……
我这么健康向上(?)的内容屏我干嘛……
是今天躺床上的摸鱼……瑞哥金宝的婚后日常(?)



双引号里的内容请自行yy(留白为了防屏)

以下均为碎碎念:
几百年没画过正比了……
几千年没画过手绘了……
毫无手感……
正比好难……
床上画画更难……
手抖的不得了啊……

用我妈的话来说我就是“身残志坚”hhhhhh

被老福特折腾得头疼……
我这么健康向上(?)的内容屏我干嘛……
是今天躺床上的摸鱼……瑞哥金宝的婚后日常(?)




双引号里的内容请自行yy(留白为了防屏)





























以下均为碎碎念:
几百年没画过正比了……
几千年没画过手绘了……
毫无手感……
正比好难……
床上画画更难……
手抖的不得了啊……

用我妈的话来说我就是“身残志坚”hhhhhh

南易.

[雷安] 皇骑血脉

OPEN(改


世纪狮心王X现代骑士长

皇骑 北欧 跨时空

有点郁结  捞一捞这一篇


“拉夫卡西斯安的时代…”

年轻的将军站在最高的城楼,看着将士们的厮杀,手指尖却捻着一朵在战火中颤抖的玫瑰,他缓缓松开手,玫瑰在风中灼烧,最终化为灰烬。将军摘下头盔,露出始终隐藏在暗处的紫色双眸,铁甲拂开战火的余烬,眼中尽是戾气。


“要结束了。”


公元458年,时长五年的被称为“王选战争”终于于落下帷幕,莱德纳罗家族获胜的年轻的王身着最耀眼夺目的华服,戴着最昂贵惊人的皇冠登上了王座,统一了苍穹下的大陆,成为了万物的王。


那一天,大陆上...

OPEN(改


世纪狮心王X现代骑士长

皇骑 北欧 跨时空

有点郁结  捞一捞这一篇



“拉夫卡西斯安的时代…”

年轻的将军站在最高的城楼,看着将士们的厮杀,手指尖却捻着一朵在战火中颤抖的玫瑰,他缓缓松开手,玫瑰在风中灼烧,最终化为灰烬。将军摘下头盔,露出始终隐藏在暗处的紫色双眸,铁甲拂开战火的余烬,眼中尽是戾气。


“要结束了。”


公元458年,时长五年的被称为“王选战争”终于于落下帷幕,莱德纳罗家族获胜的年轻的王身着最耀眼夺目的华服,戴着最昂贵惊人的皇冠登上了王座,统一了苍穹下的大陆,成为了万物的王。


那一天,大陆上响起来五年无声的圣歌,骑士们挥舞长剑,以刀剑凌厉的声音赞颂着年轻的王。女人们穿上最娇艳的裙子在长街上纵情歌舞,篝火三天三夜点亮全国,映衬着她们的舞步,红润的脸庞如绽放的玫瑰一样可爱。



“咳咳。”安迷修咳嗽两声,提醒一下坐在地下已经开始想想入非正值青春的男女“那就是明天咱们要游览的特别展区——历史上有名的莱德纳罗,被称作“皇血”家族的兴衰馆。”


他走在讲台踱步“此馆是在世界巡回的,所以只有一次机会,大家需要认真看,认真记。”


虽然安迷修还在叮嘱,但是明显能看出地下的孩子们心思已经神游到了两千年前的舞会里去。


“那就这样,接下来拿出你们的书来。”安迷修站上讲台,修长的手指拿起一截粉笔“今天来学习拿破仑时代。”


安迷修打开家门,把包放到沙发上,洗洗手准备煮面吃,他拿出拉面下锅,在一旁等着水沸心思逐渐走远

——猩红的酒和冰块被倒在木桶里,士兵们大笑着畅饮,相互拥抱敬酒,喝到酩酊大醉。

“骑士长。”



王坐在长阶尽头的座椅上,两旁镶嵌的宝石闪闪发光,他缓缓的向前伸出手,却又皱眉,摘下身上所有的金银扔到一旁,好像那些分文不值。


棕发的青年走上台阶,来到紫眸的眼底,还没等跪下就被拉过去,坐到王的腿上。

“殿下…”


“说过了,叫我……”后面的字听得很不清晰,仿佛只是轻轻的气音。王狠狠的亲吻骑士的脖颈,好像狮子想要撕碎天鹅柔软的长颈,他沉醉在这个吻中,正如当年初次尝到烈酒,欲罢不能。


骑士的防具都被卸下在毯子上,一旁挂着华丽帷帘的大床有频率性的晃动,传来模糊的呻吟。


“哈啊…殿下…”


骑士被压在身下,身上人用舌尖舔吻那新增的伤口,快感和痛苦折磨着身下的男人,咬着牙不让自己漏出一丝的声音。王俯身吻他,勾勒他丰满的唇形,用力吮吸他的唇瓣,简直像是蓄意的报复。

一夜无梦。


……

“自由活动时间,再次强调,不允许进入护栏,不允许打闹,不允许说话。”安迷修说道“是的,说话也是不允许的,主人认为会惊扰千年以前附着在上的灵魂。对历史祭品要有敬意,所以管好嘴巴,否则咱们中午可能就要接受馆长的教育。”


安迷修疲惫的坐到椅子上,又想起昨晚那个荒唐至极的梦。他居然站在灶台边睡着了,还做了一个,一个——可笑的春梦。


“下午好,欢迎来到特别展出厅。”

略带磁性的声音在厅内响起,在安迷修诧异的目光里,来人背光问好“你好,我是你的渡魂者,在经过这个下午后,你的灵魂会得到升华。”


“额…”安迷修略显局促“你好,那我的学生…”他指了指出口,却发现木雕的金丝楠木的厚重大门已经关的严严实实,现在只有彩绘玻璃外透出的光和蜡烛们的火光能照亮一方。

该死,什么时候走到这里的?


“那么我们开始吧。”讲解员不容置疑,带着不明就里的安迷修来到长廊。站定在第一件前。

没办法,还是赶紧看完出去吧。



“莱德纳罗一世皇帝传说中射下过天使。”

玻璃框内的金色箭头和开始腐烂的飞羽夺人眼球,安迷修抬眼看着相框。

“实际上没有什么天使。”讲解人长长的刘海压在帽檐下,语气中甚至带有一丝讽刺“只不过是罕见雪鹰罢了。”


少年继续向前走,这一件瓷器叫做雪松傲霜,带有明显的赫加勒斯国色彩,青花和藤蔓。”讲解人顿了顿“这是莱德纳罗一世走在平民们的旧物市场上一眼相中的,最终是在宫殿侧厅地下的骑士墓中作为陪葬,不知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敢做出这种事。”


很漂亮温暖的一件文物,安迷修有些着迷,好像这只雪青色的瓷瓶有什么话要对他絮叨,当他意识到时,他的手已经覆上冰凉的陶瓷,清透的釉质层好像传给他什么讯息,触感几乎让他的头脑一震。


We stand out from the crowd

我们卓尔不群

The age of the ACURA

讴歌骑士的时代

Roses of iron and blood

铁血的玫瑰

To serve the king to the death

誓死为王效忠


安迷修缩回手,赶忙道歉道

“抱歉,我…”


讲解人像是没有发觉一般,依旧微笑着向后走,带着安迷修一件一件的看,安迷修诧异,早已看不下去了,出于礼貌跟着讲解人看向最后两件心底盼望着能够快些结束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参观,离开这诡异的展厅。



上帝啊——


这一副篇幅浩大,重墨浓彩的油画挤入安迷修的眼睛,即便过去两千年,色彩依旧艳的如血一般,好像能够把人重新带回那个令人迷醉的时代。画上紫眸的男人威压像一座山,手中的剑刃指向天空,撕裂了一方苍穹。背后的士兵的呐喊着他们的王。男人英挺的脸庞撞入安迷修的眼里,很深邃的眉眼能够在夜空下盛满星空,但是他的眼睛比星河还要美,像是珍藏万年的宝石,毒蛇群守护着却让人情不自禁的靠近。


“雷狮…?”安迷修念出这个在教科书上却如同神话一般的名字,那个在梦中出现的人。


莱德纳罗一世皇帝——雷狮,在那场最后的战役中亲征,决战中他的鹰隼啼鸣撕裂了天空,王的剑所指之处,血肉撕裂。最终以胜利的结果会朝,推翻了统治以暴虐嗜血出名的拉夫卡西斯安皇帝十二世。


这副油画重现了他出征的场景,声势浩大,所向披靡,用色很狂放,笔触却毫不冲突的细腻。


讲解人并没有要让安迷修多欣赏这副艺术品的意思。“最后一件藏品。”讲解人拉开缀满亮晶晶水钻的帘子。出乎安迷修意料的是,那不是什么宝石文物,只是一把没有什么华丽装饰的素剑。


“这把剑相传是雷狮殿下送给他在南国美丽的恋人洛娜公主的剑,是他在四方征战时使用过的。”讲解人摊开手说道“很可惜出土时已经是把断剑了,只好以最高技术断剑重铸,尽量恢复原先的样子。”

安迷修用目光温柔的注视着那把白的如同象牙的长剑说道“很漂亮。”


“是的,只可惜的是刀柄上的蛇绿宝石没有被找到,那是最纯粹古老的绿宝石。”少年似乎有些出神了“就如您的眼睛一样莹润。”


“谢谢。”安迷修彬彬有礼的说道,他点头致谢“那我就…”


“……”

背后没有动静,安迷修往回走去,彩绘玻璃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落地窗,太阳正洒进来让人昏昏欲睡的光辉。


感觉背后总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东西呢。

“欸?”安迷修轻轻出声,他皱起眉头,怎么会突然想起那一篇文章呢?

论莱德纳罗一世皇帝雷狮之死及叛军拥戴的同皇室血裔女王。

叛军,鲜血,骄傲,自刎。


或许狮子的一生的骄傲不允许他落到叛军手中受尽屈辱,亦或是不愿战火再次牵连人民与手下。他终究在一个雨夜,离开了保护他的骑士团,把剑插进心脏,倒入了那一夜波涛不止的大海。


怎么回事?

“殿下?”

眼前的男人神色满是淡漠“你听好了,你再也不是我的骑士,不要再说什么王了。”

是梦里的雷狮,是王。


那夜雨下的那么大,惨白色的雨帘几乎要遮挡住视线,目光里男人站在悬崖上,狼狈却依旧骄傲,闪电落下,悬崖上空落落的。就像是被挖空了的某人的心。


骑士的耳畔只回响着最后那句话。

“我不想再拖累你…去找你的幸福吧。”

这就是王对他可笑的说辞,可笑的不告而别,明明是最后的叮嘱,他的口气却依旧像是命令一般的孤傲而悲切。


怎么回事…这也太丢脸了。安迷修接住落下的泪水,明明是无声的抽噎,为什么泪水里好像承载着恐惧和空洞的悲伤。好像是什么要被抹去,可是却是不能忘却的挚爱。


那副油画的色彩在泪光里好像逐渐燃烧起来了,王带着滔天的愤怒与不甘。

却逐渐在骑士的叹息与悲伤里分崩离析。



“实际上这柄剑并没有送给南国的公主。”背后声音响起来,听起来不远也不近“在最后一战,王将这柄剑送给了骑士长,所以……”

“真正拥有他的人是雷狮殿下的专属骑士。”

刀柄上的一行文字微微泛光,刺痛了谁的眼睛,那是在战前的紧迫时间中骑士未注意到的告白。


To the love of my life

赠予我的挚爱。



安迷修回过头,长廊此刻的距离好像那么长,长的像是缓缓流淌无声的时间,短的又好像阿特洛波斯女神突然剪断生命的线,嘶吼着从未表达出的惶恐,可再次睁眼,仅剩满屋的烛火。

生命之树的金丝雀俯冲深入死亡之井,拉扯出染血的丝线,私下人界编织出异世界的神之子。

还想为他长剑破空,可他却早已不在身后了。


讲解人摘下帽子,黑色的发丝下紫色的眼睛闪亮而迷人,耳朵上的宝石挂坠挂着正发着光,流转着如泪一样晶莹的深邃绿色,沉淀了千年的矿物质收敛而耀眼。就像是被蛇群守护的宝物,有着致命的温柔。


“该想起来了吧?”

那张脸和雨夜中的王的轮廓重合,他们同时喊出来那个梦中从未出现的名字

“安迷修!”

我的骑士。


但是如今他站在那里,恶劣而滑稽的咧着嘴角,露出像是魔族的虎牙。酒窝中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几乎要装满安迷修的心。他打了个熟悉却陌生的手势,几乎是一瞬生理反应,像是来自巴比伦时代的习惯,安迷修站在原地,看那个人大步走来。


阳光从侧面打到他的脸上,亮暗分隔开他线条分明的面庞,他的眉眼或许有些太过锐利了,但是在安迷修眼中那是镌刻了荣耀的刀剑。




染血的披风只是略过安迷修的身边,骑士们单膝跪地,首席骑士接过染血的长剑,王只能一言不发的从他身边经过,连余光都无法施舍,只有未燃尽的玫瑰花瓣能隐秘的诉说着这段无法面世的荒唐情愫。


骑士的心中有伤痕和污秽,可雷狮那颗星星的光芒却无法照亮。

高大的影子遮蔽了安迷修眼中的光。


他的手中依旧捻着一朵玫瑰,这次却被别在了骑士的鬓边,娇艳欲滴,永不凋零。


“嘿。”黑发的年轻人轻声唤道。


I'm not letting go this time

这次我不会再放手

Throw away the fame, the crown, the gold and the silver

抛弃名誉,王冠,金银

Hey, baby

嘿,宝贝

I'm not letting go this time

这次我不会再放手


炽热的唇瓣相接,诉说着深情。

我不会再放手,我的爱人。

就以这朵玫瑰和炽热跳动的心脏起誓吧。



THE END.

背景(屁话:

皇室莱德纳罗的执政王一直延续到第十七世,第十八世皇帝因为听信了大巫女的话更改了王的姓氏(真胡闹),故不算在莱德纳罗皇室里。但是这之后,还没有等到巫女口中的吉兆到来,却因为他的淫乱与懦弱而被起义军杀死了,于是盛极一时的王室莱德纳罗的统治最终持续了四百六十年便结束了。


(误删了,顺便改了改,是我很喜欢的一篇

草莓牛奶糖
有点礼貌有点分寸好不好?说OO...

有点礼貌有点分寸好不好?
说OO老师画得像XX老师,你想表达什么?
OO老师和XX老师会高兴吗?
不确定可以问,不要说像,哪里像了,医院眼科欢迎你。
玩老师的名字有趣吗?自己玩开心了,考虑过本人的感受吗?
玩也要分情况,什么时候开玩笑什么时候认真希望多考虑一下,脑子在头上不是装饰物,动一下好吗?
——
在别人认真时候别开玩笑是基本礼貌,望众知。
——
特别是有些老师已经写清楚怎么称呼,学会尊重很难吗?

有点礼貌有点分寸好不好?
说OO老师画得像XX老师,你想表达什么?
OO老师和XX老师会高兴吗?
不确定可以问,不要说像,哪里像了,医院眼科欢迎你。
玩老师的名字有趣吗?自己玩开心了,考虑过本人的感受吗?
玩也要分情况,什么时候开玩笑什么时候认真希望多考虑一下,脑子在头上不是装饰物,动一下好吗?
——
在别人认真时候别开玩笑是基本礼貌,望众知。
——
特别是有些老师已经写清楚怎么称呼,学会尊重很难吗?

叶君瑶

首领宰死后【1】

    “用一个人的不幸换所有人,乃至这个世界的幸福,不是很划算吗?”

​    风呼啸过耳边,身体在坠落着,横滨的天依然还是阴的,看不见一丝太阳。“还是有点可惜的,直到最后也没看到光还有蓝天。”

     “太宰治?那个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之前潜入过我家,我对他进行了防备。他死了?……啊!没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为他所不值,真奇怪啊。”​红发的小说家这么说着。

     “太宰治!那个混蛋青花鱼!切!拯救世界什么的!真是冠冕堂皇啊!”​...

    “用一个人的不幸换所有人,乃至这个世界的幸福,不是很划算吗?”

​    风呼啸过耳边,身体在坠落着,横滨的天依然还是阴的,看不见一丝太阳。“还是有点可惜的,直到最后也没看到光还有蓝天。”

     “太宰治?那个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之前潜入过我家,我对他进行了防备。他死了?……啊!没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为他所不值,真奇怪啊。”​红发的小说家这么说着。

     “太宰治!那个混蛋青花鱼!切!拯救世界什么的!真是冠冕堂皇啊!”​褚发的青年急躁的低咒道。

     “太宰治?他活的太累了哦,说不定这反而对他是种解脱呢。那个满身黑泥的家伙。别说这个了!乱步大人,要吃粗点心!”​黑发的名侦探这么说着。

     “真是个难缠的人呢,废了不少功夫在解决,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太宰君。”​紫发的俄罗斯人说道。


诶不
小美人头发又长了可惜他看不到了

小美人头发又长了
可惜他看不到了

小美人头发又长了
可惜他看不到了

Miss_T

三言两语

汹涌而至的无力感侵袭,拖着疲倦的身心行走,有时候努力过后无果也是一种需要承受的勇气,活的没心没肺即便原地踏步也好是优哉游哉的快乐,怎么去选择,如何适合自己,已经有些迷茫了,想有个不会离开的港湾,却深知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坚持的勇气难能可贵,更显得放弃是那么的懦弱。当疲乏感充斥着,如何让自己拥有力量?

汹涌而至的无力感侵袭,拖着疲倦的身心行走,有时候努力过后无果也是一种需要承受的勇气,活的没心没肺即便原地踏步也好是优哉游哉的快乐,怎么去选择,如何适合自己,已经有些迷茫了,想有个不会离开的港湾,却深知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坚持的勇气难能可贵,更显得放弃是那么的懦弱。当疲乏感充斥着,如何让自己拥有力量?

猪头🐷猪头肉

我妈妈自杀失败以后

我妈妈,在周围人眼中,是一个奇怪的妇女。有专业硕士学位,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有一个顾家的老公,有一个还算听话的小孩,就是我。

她跟谁的相处都挺好。夏天送门卫西瓜,春天跟同事去爬山,冬天总能凑齐一桌子人一起吃火锅。

但是在某一个特别热的晚上,她被人发现坐在顶楼边上,一句话也不说,直到警察过来把她劝下来。

家里人把她送到附近医院的精神科。妈妈还是一声不吭。

姥姥说她:“看吧,你这不是不想死吗。”

按照姥姥的理论,没死成的原因揉合了对家人和朋友的不舍。如果真的想死,肯定会成功的。

她说:“跳楼多简单啊,眼一闭就结束了。”

爸爸一直没有吭声,但在姥姥这么说的时候他说:“妈,要不你们领着宝宝先回去吧。”

他陪妈妈在医...

我妈妈,在周围人眼中,是一个奇怪的妇女。有专业硕士学位,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有一个顾家的老公,有一个还算听话的小孩,就是我。

她跟谁的相处都挺好。夏天送门卫西瓜,春天跟同事去爬山,冬天总能凑齐一桌子人一起吃火锅。

但是在某一个特别热的晚上,她被人发现坐在顶楼边上,一句话也不说,直到警察过来把她劝下来。

家里人把她送到附近医院的精神科。妈妈还是一声不吭。

姥姥说她:“看吧,你这不是不想死吗。”

按照姥姥的理论,没死成的原因揉合了对家人和朋友的不舍。如果真的想死,肯定会成功的。

她说:“跳楼多简单啊,眼一闭就结束了。”

爸爸一直没有吭声,但在姥姥这么说的时候他说:“妈,要不你们领着宝宝先回去吧。”

他陪妈妈在医院待了五天,一起回家了。

小区里的人都知道妈妈自杀失败的事情。连门卫都不跟妈妈说话了。我们从大门口经过的时候,他连招呼都不打。本来跟我玩的挺好的小朋友都不跟我玩了。

妈妈一直沉默。她依旧去上班。家里人除了姥姥偶尔会说起她自杀的事情,爸爸和我都假装没事。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自杀。

就像我不知道小狗为什么会咬人一样。

姥姥说妈妈“身在福中不知福”。她说当年过世的姥爷打她打到进医院,她也没死。怎么到了妈妈这儿,什么都忍不了了。

妈妈说:“就是忍不了。”

我不知道妈妈在忍什么。忍姥姥的唠叨?忍工作的忙碌?忍爸爸没有浪漫?忍我不懂事儿?

但是我们都在改。姥姥唠叨的少了,爸爸昨天回家还买了一束花,我都不敢玩手机游戏了。

妈妈还是不爱说话。

有一天,家里只剩她和我在。她让我自己洗衣服,开洗衣机,还让我自己煮泡面。

泡面一点不都好吃,还特别辣。辣的妈妈都哭了。

晚上爸爸回家,我跟他说了白天的事儿。爸爸也哭了。

我没哭。我问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想活了?”

爸爸说:“她想解脱。”

什么是解脱?解脱什么?

我只知道脱掉袜子,解开绳子。

爸爸从来不跟我说假话。也不会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我问他什么,他都会回答,不知道的事就说不知道,但是会帮我搜索答案。

我听来过家里的小慧阿姨说,爸爸和妈妈感情很好。

那为什么妈妈想自杀?

我昨天偷偷查了百度,自杀的人会被火化。妈妈自杀了,我就没有妈妈了。

有一天晚上,妈妈给我讲故事。

我贴在她耳边说:“妈妈你不要死,我不想你死。”

妈妈没有说“好”。

她给我讲了三只小猪的故事。三只小猪在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开开心心过日子的故事。

我感觉妈妈过世之后我肯定不会开心。

为了让妈妈散心,我们全家一起去旅游。附近有一座山,一点都不高,山下有个湖,一点也不深。

草坪上有很多小朋友,我们玩的很开心。

妈妈和爸爸去散步,留下姥姥陪着我。

过了一会儿,只有爸爸回来了。

姥姥一下子变了脸色。

妈妈终于自杀成功了。

其其_鹅🐧

这是一个关于仙梦昆仑的前传故事
成都暴雨、宿舍停电、复什么习?画画去😇

这是一个关于仙梦昆仑的前传故事
成都暴雨、宿舍停电、复什么习?画画去😇

诶不

哥哥。
世界请对他好一点

哥哥。
世界请对他好一点

诶不
上课摸一发澄澄,他可爱死了

上课摸一发澄澄,他可爱死了

上课摸一发澄澄,他可爱死了

鹅青年C.
melting 心情好的时候,...

melting


心情好的时候,千难万险都觉得不是事儿,一旦转差,什么都能要了命。这是病,一种即使我明确知道,也难以克服的病。病程是极端缺乏安全感,渴望、焦躁、自我折磨、斗争、回避、绝望、退缩.....

大概和挂着营养液的树一样脆弱,虽然看起来虎虎生威高十阔六一棵大乔木,一旦没了补给,不出三两天就由里到外枯死了。

我只盼着稳定,不要变化,今天输100毫升,明天后天还得是这么多。可生活哪里如我所想。

我像是一个因为少了蛋白质而破了细胞壁的细胞,慢慢地往外漏着营养,融化到无边宇宙中去。


melting


心情好的时候,千难万险都觉得不是事儿,一旦转差,什么都能要了命。这是病,一种即使我明确知道,也难以克服的病。病程是极端缺乏安全感,渴望、焦躁、自我折磨、斗争、回避、绝望、退缩.....

大概和挂着营养液的树一样脆弱,虽然看起来虎虎生威高十阔六一棵大乔木,一旦没了补给,不出三两天就由里到外枯死了。

我只盼着稳定,不要变化,今天输100毫升,明天后天还得是这么多。可生活哪里如我所想。

我像是一个因为少了蛋白质而破了细胞壁的细胞,慢慢地往外漏着营养,融化到无边宇宙中去。


Jasper05

关于给差评

今儿被扫文组翻了牌子@不负责任扫文组 
不是说别人写得不好给差评不对,但是也没必要嘲讽人吧?
反正我不高兴被嘲讽。
重点是语气和态度。
“情节像三流言情”跟“从哪篇三流言情得到的灵感”这感觉就不一样了不是?
前一个我会想:“啊……是吗,我再看看……呃好像确实有点……”
后一个果断怼回去:“你行你上!”
意思都一样的,咱就不能用个不容易被怼回来的说法吗?
比如:

lo主写得还是……的,但是有几个小问题我还是想说一下。
1、某方面不太好,比如“……”,如果改成“……”会不会比较好呢?
2、某方面有一点……,例如“……”,就……,如果改成“……”也许会好一点。


我的一点拙见,望采纳。

这样不是听着比嘲讽舒服多了...

今儿被扫文组翻了牌子@不负责任扫文组 
不是说别人写得不好给差评不对,但是也没必要嘲讽人吧?
反正我不高兴被嘲讽。
重点是语气和态度。
“情节像三流言情”跟“从哪篇三流言情得到的灵感”这感觉就不一样了不是?
前一个我会想:“啊……是吗,我再看看……呃好像确实有点……”
后一个果断怼回去:“你行你上!”
意思都一样的,咱就不能用个不容易被怼回来的说法吗?
比如:

lo主写得还是……的,但是有几个小问题我还是想说一下。
1、某方面不太好,比如“……”,如果改成“……”会不会比较好呢?
2、某方面有一点……,例如“……”,就……,如果改成“……”也许会好一点。


我的一点拙见,望采纳。

这样不是听着比嘲讽舒服多了?
先说句好话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对方也听着舒服,有必要一脸嘲讽吗?提意见时客气点,难道很难吗?
当然有时候人心情不好时会忍不住口下不留德(当然我也会),但这并不是一直不留口德的理由。你以为你是忠言逆耳,焉知别人不觉得你趾高气扬?
抱歉我今天说话也不大好听。与诸君共勉。

森屿.

暗恋

暗恋是一件痛苦的事,当你发现你暗恋的人和别人表白示好时,你会莫名嫉妒,然后看着那人被她拒绝心里又超开心想接近他,却发现他对你爱搭不理,而他却对她不离不弃,单恋从来没有双箭头,或许暗恋就是这样吧😔


暗恋是一件痛苦的事,当你发现你暗恋的人和别人表白示好时,你会莫名嫉妒,然后看着那人被她拒绝心里又超开心想接近他,却发现他对你爱搭不理,而他却对她不离不弃,单恋从来没有双箭头,或许暗恋就是这样吧😔


大頭_Piglet
好累。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尽...

好累。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好想离开。真的。。为何我要将就。

好累。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好想离开。真的。。为何我要将就。

PoPtian1998
今天考试,好桑心。唉╯▂╰。我...

今天考试,好桑心。唉╯▂╰。我的心情就如同这张图,黑白!

今天考试,好桑心。唉╯▂╰。我的心情就如同这张图,黑白!

▲秋桃▽

手机没了,我开学了。
贺文回见,抱抱你们。
我爱巴巴,但是……
啊……有缘再相见

手机没了,我开学了。
贺文回见,抱抱你们。
我爱巴巴,但是……
啊……有缘再相见

温酒叙此生

我首先需要坦白一件事,我曾经经常在这个tag里面游走,顺手举报一些自残的孩子们,不是不理解你们,我特别理解你们,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好好活下去啊
你们看我,我撑过来了,当时多艰难多疯狂多丧我就不具体描述了,我这个遭遇一般人还真没有,身边的朋友都说虐文小说都没我惨,我也不想卖惨哈哈哈哈哈,只是想拿给大家做个参考,而且当时的我打死都不会相信我老爸老咪在今天会反省会道歉会和我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法控制最糟糕的时候吃过一点中药因为如果吃西药我以后可能就没法画画了当画家是我梦想,我举报了当年的人渣老师,还和家里和好如初,三年了,我成功了,真的一定要解开心结啊,这个真的不是靠药物缓解痊愈的...

我首先需要坦白一件事,我曾经经常在这个tag里面游走,顺手举报一些自残的孩子们,不是不理解你们,我特别理解你们,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好好活下去啊
你们看我,我撑过来了,当时多艰难多疯狂多丧我就不具体描述了,我这个遭遇一般人还真没有,身边的朋友都说虐文小说都没我惨,我也不想卖惨哈哈哈哈哈,只是想拿给大家做个参考,而且当时的我打死都不会相信我老爸老咪在今天会反省会道歉会和我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法控制最糟糕的时候吃过一点中药因为如果吃西药我以后可能就没法画画了当画家是我梦想,我举报了当年的人渣老师,还和家里和好如初,三年了,我成功了,真的一定要解开心结啊,这个真的不是靠药物缓解痊愈的呀孩子们!
要勇敢去相信会变好的啊!这个等待的时间或许很漫长,几年,甚至十几年,但是现在的人身体那么好活到七八十才寿终正寝呀,这点时间不算什么对不对!!我自己感觉我耗费三年时间拿到现在这样一个结果真的还是很值得的!你就先再等等嘛!活下去也不是很吃亏对不对,再等等好不好(∩▽∩)?我知道或许有人会有疑问,为什么偏偏是我遇到了这些事,我很难过我真的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但是我想人生的意义就是获得救赎、救赎自己,我们感到痛苦,感受到了人生的滋味,然后要努力把自己解脱出来继续走下去,这可能就是生存本身的含义啊
还想自残和自杀和不服这个帖子的孩子们,来来来,尽管戳我!能说服我我出钱帮你买小刀叽和绷带!要不就好好活下去!我真的很心疼你们,不是可怜怜悯,我就像看到了几年前那个无助的自己,我就想告诉他也告诉你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管再怎么痛苦难受也请你们活下去,我真的很感谢当时的自己撑了过去,我现在很开心,很庆幸,希望你们也能做到!拜托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