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心物

99438浏览    59参与
星期天
大概孤独是可耻的吧 分享不知何...

大概孤独是可耻的吧

分享不知何时变得不可能

我必须相信 

各安天命是最好的结局

我应该学会

心变得像宇宙一样强大

然后就可以永远与你在一起

谁会知道

那是否会是超越一切的永恒?

在那时,我们是相爱了的


大概孤独是可耻的吧

分享不知何时变得不可能

我必须相信 

各安天命是最好的结局

我应该学会

心变得像宇宙一样强大

然后就可以永远与你在一起

谁会知道

那是否会是超越一切的永恒?

在那时,我们是相爱了的


♾0000♾

卑微群宣人又来了

是物心物cp群quq虽然发了好几次了但是仍在坚持(你

不是邪教拉郎!吃吃物心物吧 他俩真的很好吃[流泪]

用嘲讽掩饰自己的话唠x用冷冰冰掩饰自己的猫控他不香吗?

他香!他香死了!我就着大米饭能吃一锅!他太香了!神仙北极圈磕到就是赚到!

进群私信俺(主要是怕有黑子)

[图片]

是物心物cp群quq虽然发了好几次了但是仍在坚持(你

不是邪教拉郎!吃吃物心物吧 他俩真的很好吃[流泪]

用嘲讽掩饰自己的话唠x用冷冰冰掩饰自己的猫控他不香吗?

他香!他香死了!我就着大米饭能吃一锅!他太香了!神仙北极圈磕到就是赚到!

进群私信俺(主要是怕有黑子)


万物发生

大风天

旧文新写

【初稿传送门】 

心操给物间拍照片,镜头压很低贴近水面,物间半截小腿泡在海水里,将要下雨了,礁石的影摊在水面上那样沉。物间尚且什么都不知道,望着远处的浪头,一点点侧面和金色的头发被裁剪进取景器,心操人使到这时候才真正认识他和这片海,看到他眼睛是无神采的霾蓝,非常钝刻的伤心在其中慢慢凝聚了,根本是远海的一朵为了构成夏季而短暂存在的云,几乎只要吻上去,只要轻飘飘的一个吻的重量,就会崩碎成暴雨。

心操喊他,趁男孩回头的瞬间放下相机,物间平时是笑的,他是绝对的DK,让人难以想象其成年后人生的那种,他怎么会有成为大人的那天呢,这是个尖刻又固执的十六岁,表现出来却像领地意识,...


旧文新写

【初稿传送门】 

心操给物间拍照片,镜头压很低贴近水面,物间半截小腿泡在海水里,将要下雨了,礁石的影摊在水面上那样沉。物间尚且什么都不知道,望着远处的浪头,一点点侧面和金色的头发被裁剪进取景器,心操人使到这时候才真正认识他和这片海,看到他眼睛是无神采的霾蓝,非常钝刻的伤心在其中慢慢凝聚了,根本是远海的一朵为了构成夏季而短暂存在的云,几乎只要吻上去,只要轻飘飘的一个吻的重量,就会崩碎成暴雨。

心操喊他,趁男孩回头的瞬间放下相机,物间平时是笑的,他是绝对的DK,让人难以想象其成年后人生的那种,他怎么会有成为大人的那天呢,这是个尖刻又固执的十六岁,表现出来却像领地意识,一只幼劣的杂食动物,夸张地弓起脊背来示威。不是很好笑吗,太过火了吧。即使是外来者,心操在岛上取景将近两个月,听到那些如同被打翻的针线盒里的纽扣一样散落四处的学生们这么评价物间,男孩子蹲在台阶上手里握着波子汽水,长长地呼出冷气来,“是说B班的物间哦,”他和同伴讲话,尾调里夏天蓬勃地生长起来,“总是很瞧不起人啊—明明A班的就是比他要优秀啊。”

大言不惭。心操想,还是把那个男生拍下来,拍他灰色校服略皱,讲这种话,他哪里知道呢,手里的波子汽水,潮湿,冰凉,消减应有的、累积过多的富余感受,这样子的东西,根本只是物间的腕骨在人间的一个投射。上帝造他来受难,造一个伤痛的集合美的集合,为了不让世人争抢他,才会有四季,各取他命中一些极富迷惑性的对立面来组成,教人们在变化中迷失了寻求源头的心。有人喜欢汗水有人喜欢干燥而温暖的手心,这些人绝想不到,世界上一切的截然不同原来是出自与一个整体,叫做物间宁人的,缺少万物其一都无法成其自我的亚当,人世也不过是他的一根肋骨。

但物间自己已经忘了。台风季节临近的时候心操住在物间家里,第一次见面不知道名字,物间快要满十八岁,半抬着眼看心操,有些扭曲的角度,笑容里有志在必得的嘲弄。心操无所谓,他从前是个在意别人目光的人,但物间没能戳到他的痛脚。二十岁的心操人使不擅长交际,他把物间当小孩子看,只认为那是领地意识作祟,然后穿浅色校服的物间进门,勾下鞋子脚踝像尖括号,注解着某些难以读懂的精神。心操人使不好讲话了,他喉咙发干。物间唯独在不看着他的瞬间身上的一切棱角都锋利,锋利是不好用来形容人的,它最妥帖是安在锐器上,但物间有那样一双眼睛,茫漠的普遍的,不会有什么被突出。因此他不是锐器,不是刀刃,他是某种能彰显【锋利】之概念的物事。

心操想不明白,但物间看穿他,他说你是摄影师?心操君是大人吧?最初那几天他老是说问句,又不是真对心操有兴趣,纯粹排斥,体现得丝毫委婉也没有,反复给心操强调事实,反复逼他认识自我。物间很擅长激怒人,就连全学校知名的好脾气绿谷出久也会想要揍他。心操却从不落他的套,什么时候都没精打采,黑眼圈很重,跟他讲话倒也没有敷衍的意思。物间想不通。第三天傍晚他下楼看到心操整理照片。心操是很有名的相泽消太的弟子,物间知道,他还知道是相泽把心操托付到他家。物间宁人是很聪明的。他对心操还是没兴趣,凑过去只为了看那些照片,男女老少黑白分明的眼睛。

心操比他大两三岁而已,已经去过相当多的地方。他讲话,任由物间翻看从前的作品。我入行的时候什么都很差,拍出来照片总是让人烦躁。相泽老师说这也是天赋,但我不想要,什么天赋,讲到底就是我的照片不符合主流审美没法打动人。所以他让我来这里。心操说得很松散,物间把那些相纸一张张拿到眼睛底下,几乎一切都是赤裸的。他的镜头会把某些东西不留情面地剖开,以世人无法接受的直白展现出来。相纸很薄,所以心操拍出来的东西也薄,尽其所能地舒展袒露——他有办法让一切回答他的对他说实话,只要他们建立起某种非科学的联结。物间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很难看出怔仲,即使是心操。但他领会了,从意识内部向外显现像一个苹果由内而外的腐烂。他猛然发现自己也是锋利的,这种锋利表现在他的照片里作品里因而被强调。他联想到初次见面自己给物间下的定义,了悟了物间确实不是锐器:他是世界的穿刺伤,最能强调锋利的只有伤痕。

心操在小镇游逛时也拍到物间,和拳藤一起放学或者接过铁哲递来的柠檬汽水,总觉得失真。某天他翻看照片,穿过一片盛放的阿拉伯婆婆纳看到物间的鞋尖。他那时候镜头放很低,没留意街对面的男孩,拍出来的也不过是个虚影,几乎是夏天雪糕上飘的那束白汽,贴服地冷着,一挥手也就不见了。台风季节姗姗来迟,物间学校放假。他和心操住二楼,父母照顾老人并不在镇子上。还没有下雨的时候物间淋了雨回来吹头发,热风扑到脸上的瞬间瑟缩一下。心操第一次见他有这种退却意味的神情,由此推出好像是的,这人看起来好张扬,但不被觉得努力上进,却不会退一步的。以前他在巷口遇到物间,清伶伶的人,面向几个不良书包放到一半,也还是很高傲地笑。那是心操第一次揽他肩膀。他其实轻易不和人亲近,但出口阻拦总显得傻,像相泽那个叫eri的侄女会看的少女漫画。他人长很凶,下垂眼,额头袒出来,又年长他们几岁,于是得以带着物间走了,手底下摸到他连颤抖都没有,优哉游哉说心操君啊你们大人可真是爱管闲事,又反过来自我否定啊咧啊咧不对哦,像心操君这样的大人真是很少。心操已经把手放下来了,很不经意地。物间对他态度不一样,心操觉察到。他还没有剖开过物间,这上帝留在人间的唯一痕迹,世界的疮疤。但他眼睛是很锐利的。心操本来该说喂物间,不要把我当做同类。说这话时手还要抓住自己后颈很不耐烦的样子。但他最终整理自己的领口,眼睛狗狗一样垂下来,和物间一路挨着回家。

物间宁人固执地前进着,带心操上楼梯,他冒雨出去是去拿寄放在拳藤家的画板。心操从前不知道他还会画画,现在知道了只觉得理所应当。阁楼很低,心操要略略侧头才能保证翘起的发尾不扫到横梁角落的积灰。物间后脑勺对着他,头发刚吹过不是平时规矩的偏分。一点点蓬,也不是很浅很灿烂的金色,和眼睛一样稍微黯淡着。物间把画拿出来,最上面的一张摔打满很深的蓝,整个画面沉沉地坠着。心操人使翻阅画幅好像那天物间翻阅照片,他突然受到感召,被某种命运似的东西击沉了。物间有天分,他那么擅长模仿别人,心操长长久久地凝视那些画面,精细,巧妙,兼具各画派优点与缺点,活生生的画,他从里面看不到物间,只好抬头看他本人。物间满不在乎地倚在一个什么上。这种时候他不得不正视物间的眼睛,灰败有如死鲸的虹膜,现在当中有他的倒影,心操人使正在沉没。

    他突然懂得一些,物间给他启示了。那天他看完照片也是这样深深深深望心操,自我审视时才会用的那种目光,毛躁地牵连起血肉经脉令心操不安。物间,宁人,你把我当做同类?我那时候这样以为么?不是,不是,是你我跋涉十几二十几年来找寻彼此,我曾经自以为是,我是刀刃么?我是伤害者么?我不是。你的画里看不出你,我的照片里没有我。我们的天赋被运用却和自己离得好远。原本你我是最好的锐器。可现在我们是世界的伤痕。祂把你我从世界中剜下来,祂把世界从我们身上剜下去。原来那天你这样看我,原来那天是这样的。物间看着他,并不悲悯。他鲸落一样的眼睛。

大风天,他和物间接一个吻,男孩跪乳的羔羊般舐去他唇角的血迹,来自物间领口的暖融融的味道蒸进他脑子里,熏得他垂下眼睫。心操人使半天才发觉那只是皂荚香。而物间已经退开了。他看到远海上一场风暴正在成型,依托于物间眼尾要他就此殒命。雨落下来,落下来,物间说、等风暴过去我送你一幅画吧。

学习与模仿之间的差距在哪里呢?他不知道天赋异禀是这么危险的事情。刚认识物间的时候他总是干干净净,现在一天一天,侧掌根蹭满油彩。那时候他在逃什么,险些要给什么吞掉了。心操人使晚上做梦,黑色的辉光的扭曲的怪物蹲在他面前,呕吐出水晶的头骨,通透,脆弱,反光晃得他只想哭。半夜爬起来吐,想拿怪物的牙齿之间还沾灰色布料,他又很害怕。自己呢,以前他从海上过,鲸鱼尾巴拍击水面,他头发在风里飘,人却没有实感,好像融化在海面上,什么也看不清满眼波光粼粼,有好像成为一个很巨大的存在。那之后他开始拍人。很痛苦,山川河海有自己的本质和气息,人却不是。他们从心操的照片里看自己,总是不敢相信。心操不管,跟他没关系,他只要不浪费他的天赋。但是他的心还是痛,这样把他牵绊住,死死生根。

一切都在摧枯拉朽,物间的眼睛暗淡。他们在房间,电视里断断续续放映别人的夏天。心操的后背靠着落地玻璃窗,人造的毫无生机的冷意。到那一天,预感一下子破土而出,他们都知道风暴要离去了。

物间带他去海边,没有沙滩和草木,岩石就那么吞灭掉海水隔出边界。他把物间和积雨云一起放进取景器,残酷而清晰的瞬间像剖开蝴蝶的茧,心是被湿润棉花堵住瓶口的灰色玻璃瓶。物间宁人是很脆弱的,他真的走极端,挑衅别人的手段幼稚得可笑。因为他是云,是海,是湿风,还有腐烂的鲸心和细小的花朵,他无法确认存在,世界对他来说虚浮得可怕。

物间宁人是全世界最张扬的胆小鬼。

他觉得心操和自己很像,在不自觉中。他太聪明太敏锐,才会那么害怕,对自己知道得过于精确了,自然而然摸索到边界。心操何尝不是,但明明他才是放任自己破灭着的那个,物间却觉得他会活下来。心操人使不掩饰什么,他像杀人犯也像圣子,宣泄的同时沉默着承受苦难。物间只是把自己怀揣着,一寸寸破开自身的皮肉。他慢慢地走,又觉得很累。祂所施行的第一次神迹是变水为酒,但物间是亚当,是诸世一切苦难。

他行走在荒草堆中。

心操在一个没有雨的晚上给他看那张照片。他站在海水里,远处是一场动乱,身旁只有石头。物间,风暴过去我就要离开这里了。男孩把下巴埋进领口,长久地凝视被从过去中截取出的自己。心操的天赋。他夜里沿着海岸线走出去,不来送心操。之前怀里揣着画遇到拳藤,被拉着向前跑去在屋檐下躲一场雨。有点无奈让她不要像鸡妈妈管小鸡,自己走掉了,隔半条马路大声嘲笑在路边踢踢打打的A班幼驯染。

他那么聪明,自身的不实际让他能抽脱一切局势作出最佳判断。所以下一年心操再回来,见到的只有刻他名字的白色石头,带着远海的灰暗阴湿,地上长满婆婆纳。他不上相,并没有用心操拍的那张,只是很沉闷的灰色校服,稍微侧一点视线大概被同学拽住讲话,心操想起他的同班同学好像都很在意他,几近于一个Leader。物间擅长煽动人,但领地意识那么强,像一只毛发湿透的幼劣动物,自知之明又不甘心。

后来有女孩子在环海公路见过心操人使,传言里那个奇怪的摄影师,在大风天里出门专对着嶙峋的礁石拍,冲洗出来的照片颜色也锋利,要把人眼睛划伤流出血与泪。外地来的游客跟他搭话,先生您一个人在这儿做什么?他说我在等我爱人。他和海鸥一起飞走了,答应会在有风的天气给我捎来一个吻。于是人们远离他,像远离历史上的一切疯子或诗人。

人间垃圾桶

大风天

2020.3.18一稿

心操其实记得清楚,他给物间拍照片那天对方穿着简单的蓝色衬衫,扣子系到倒数第二颗,皮肤白得像某种植物块茎的断面。天色不算开朗,云矮矮地碾下来,物间踩在浪花的边缘,露出易碎的神色。他那双霾蓝的眼睛简直就是远海的一朵云,吸饱了水摇摇欲坠,几乎只要吻上去,只要轻飘飘的一个吻的重量,就会崩碎成暴雨。

是台风季节,他住在物间家里,第一次见面不知道名字,物间快要满十八岁,勾下鞋子脚踝像尖括号,注解着稍显单调的青春。他半抬着眼看心操,有些扭曲的角度,笑容里有志在必得的嘲弄。心操无所谓,他从前是个在意别人目光的人,但物间没能戳到他的痛脚。二十岁的心操人使不擅长交际,他把物间当小...

2020.3.18一稿

心操其实记得清楚,他给物间拍照片那天对方穿着简单的蓝色衬衫,扣子系到倒数第二颗,皮肤白得像某种植物块茎的断面。天色不算开朗,云矮矮地碾下来,物间踩在浪花的边缘,露出易碎的神色。他那双霾蓝的眼睛简直就是远海的一朵云,吸饱了水摇摇欲坠,几乎只要吻上去,只要轻飘飘的一个吻的重量,就会崩碎成暴雨。

是台风季节,他住在物间家里,第一次见面不知道名字,物间快要满十八岁,勾下鞋子脚踝像尖括号,注解着稍显单调的青春。他半抬着眼看心操,有些扭曲的角度,笑容里有志在必得的嘲弄。心操无所谓,他从前是个在意别人目光的人,但物间没能戳到他的痛脚。二十岁的心操人使不擅长交际,他把物间当小孩子看,只认为那是领地意识作祟,于是给相机换上新胶卷出门。

我做过一个梦。物间说。

这很像某些三流小说里生硬的插叙,作者没能找到表达思想的好契机,于是一股脑地让主角做完整而富有深意的梦,醒来甚至不会忘记一星半点,心操看书,没分他目光。物间自顾自说了。他这人很有些尖刻,但心操在小镇游逛时也拍到他,和拳藤一起放学或者接过铁哲递来的柠檬汽水,总觉得失真。某天他翻看照片,穿过一片盛放的阿拉伯婆婆纳看到物间的鞋尖。他那时候镜头放很低,没留意街对面的男孩,拍出来的也不过是个虚影,几乎是夏天雪糕上飘的那束白汽,贴服地冷着,一挥手也就不见了。

现在物间讲述他的梦。心操比他大两三岁而已,作为相泽的弟子已经去过相当多的地方。他不善言辞,但任由物间翻看从前的作品。我入行的时候什么都很差,拍出来照片总是让人烦躁。相泽老师说这也是天赋,但我不想要,什么天赋,讲到底就是我的照片不符合主流审美没法打动人。所以他让我来这里。心操说得很松散,物间把那些相纸一张张拿到眼睛底下,几乎一切都是赤裸的。心操的镜头切开的东西,以世人无法接受的直白展现出来。那天开始他很少和心操阴阳怪气,即使对方不在乎但确实有些东西在改变。

我说心操君,你是大人吧,居然会不好好听别人说话这么失礼?物间在靠近他了,几乎是澄明地贴近他的脸,手掌和膝盖着地像是初生者的本能。这种时候他不得不正视物间的眼睛,灰败有如死鲸的虹膜,现在当中有他的倒影,心操人使正在沉没

他和物间接一个吻,男孩跪乳的羔羊般舐去他唇角的血迹,来自物间领口的暖融融的味道蒸进他脑子里,熏得他垂下眼睫。心操人使半天才发觉那只是皂荚香。而物间已经退开了,正视他不知是嘲弄还是期待。他却看到远海上一场风暴正在成型,依托于物间眼尾要他就此殒命。

下雨之前物间带他去海边,没有沙滩和草木,岩石就那么吞灭掉海水隔出边界。他把物间和积雨云一起放进取景器,残酷而清晰的瞬间像剖开蝴蝶的茧,心像被湿润棉花堵住瓶口的灰色玻璃瓶。物间宁人是很脆弱的,他真的走极端,挑衅别人的手段幼稚得可笑。因为他是云,是海,是湿风,还有腐烂的鲸心和细小的花朵,他无法确认存在,世界对他来说虚浮得可怕。

物间宁人是全世界最张扬的胆小鬼。

台风天,一切都在摧枯拉朽,物间的眼睛暗淡。他们在房间接吻,电视里断断续续放映别人的夏天。心操的后背靠着落地玻璃窗,人造的毫无生机的冷意。他睁开眼睛望着物间微红的耳尖,给他看那张照片。他站在海水里,远处是一场动乱,身旁只有石头。物间,风暴过去我就要离开这里了。男孩把下巴埋进领口,长久地凝视被从过去中截取出的自己。心操的天赋。他真的很聪明,自身的不实际让他能抽脱一切局势作出最佳判断。所以下一年心操再回来,见到的只有刻他名字的白色石头,带着远海的灰暗阴湿,地上长满婆婆纳。

后来有女孩子在环海公路见过他,传言里那个奇怪的摄影师,在大风天里出门专对着嶙峋的礁石拍,冲洗出来的照片颜色也锋利,要把人眼睛划伤流出血与泪。外地来的游客跟他搭话,先生您一个人在这儿做什么?他说我在等我爱人。他和海鸥一起飞走了,答应会在有风的天气给我捎来一个吻。于是人们远离他,像远离历史上的一切疯子或诗人。


BKKK

物间/心操 恋爱脑慎点

是二月写的一篇文…有不足在改进中——


物间/心操

#严重ooc致歉

#恋爱脑慎点(致歉)


“啧,那个混蛋在干嘛?这种时候不好好读书备考竟然来甜品店!果然A班都是一群散漫的白痴!”将身形隐藏在灯光黯淡处,小声谩骂。作为B班的“中心人物”,意外地坐在甜品店的最角落,随便点了几道甜品将服务生打发走。


此时正用留下的菜单遮住头部,时不时探头看向窗边那桌——心操正在和A班的绿谷说话,桌上只有两杯饮品。不知道正在谈论什么,平时沉默冷静的心操此时竟有几分笑意。心操同学竟然也有这种笑容吗?意外的阳光啊——不对!这家伙到底在和A班的胆小鬼说什么!?


顷刻,餐桌上多了两份甜品。过分...

是二月写的一篇文…有不足在改进中——



物间/心操

#严重ooc致歉

#恋爱脑慎点(致歉)


“啧,那个混蛋在干嘛?这种时候不好好读书备考竟然来甜品店!果然A班都是一群散漫的白痴!”将身形隐藏在灯光黯淡处,小声谩骂。作为B班的“中心人物”,意外地坐在甜品店的最角落,随便点了几道甜品将服务生打发走。


此时正用留下的菜单遮住头部,时不时探头看向窗边那桌——心操正在和A班的绿谷说话,桌上只有两杯饮品。不知道正在谈论什么,平时沉默冷静的心操此时竟有几分笑意。心操同学竟然也有这种笑容吗?意外的阳光啊——不对!这家伙到底在和A班的胆小鬼说什么!?


顷刻,餐桌上多了两份甜品。过分甜腻的香味传来,真是令人作呕——!那两人已经在甜品店门告别。啧,连道别都这么假惺惺,A班真是做作!


心操带着笑意挥了挥手后,转身走进甜品店,毫无犹豫地走来 : “你在等我吗?”面上收了笑意,恢复了一惯的慵懒。


“哈?等你?怎么可能?”见对方发现自己,心中漏了一拍,一种窥视他人被发现的慌乱爆发。快速放下菜单,双手摊开:“心操同学也在这里吗?真巧啊!”


见对方自然地拉开椅子坐在自己对面,昏暗灯光下的蓬松的紫发染上几分神秘感,略立体的五官打上一层适当的阴影,将眼睑处的青灰色掩住,少了几分疲惫。这种时候的心操同学,出乎意料地——诱人呢。


正想寒暄几句,却回想起刚刚的场景。可恶,可不能被表象迷惑了。随后上挑金色的秀眉,作出嘲讽脸。


“啊嘞啊嘞?心操同学最近和A班那群不负责任的麻烦生走的很近啊,好奇怪哟!”


“那你呢,在这里等很久了吧。”


咦?竟然转移话题!果然是和A班那群白痴待久了,竟然变得这么狡猾!心虚地将眼神看向不远处屋顶的复式灯,避开对视 “ 我都说了我没在等你!自作多情的蠢货!”


“你说话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脖子上的操缚带慢慢飘起,无视重力般开始舞动。


哎?这就开始动手了吗?心操同学也将灵魂出卖给暴力之神了吗?可恶啊!肯定是被混账A班带坏了!等等——你不会玩真的吧!?


伸出的飘浮着白色布条,松松散散地逐渐将二人包围。慌忙拿手去挡,却不知道会从哪里进攻。哎哎哎?冷静啊!


快速观察眼前的布带,通过伸展走向猜测对方下一步动作,判断什么角度可以躲开束缚。正是这里——只要向4点钟方向低头前倾,就可以完美躲过!


刚作出动作,操缚带猛的收紧。保持着低头的姿势准备前倾,却忽然被拉向对方。只差一点!是操作失误吗?只要再快一点便可以完美躲过!


收紧的操缚带被控制着向中间靠拢,却因控制不当也将心操同学束缚住。还未反应过来,手已经自动撑在桌面上固定站立前倾的身体,对方身上冷冽的清香传来,带着少年的清新。


鼻尖相抵,清香自鼻传入脑中搜刮意识,双眼略睁瞳孔放大,再无原来的嚣张不羁。


“物间。”低沉的呼唤入耳。


“嗯。”喉间不自觉振动,一声低声回答。随后脑中一片空白,意识彻底消失。


“吻我。”




某碗卤肉饭

退番不退同人!

他们还是我的本命!

轰爆真的很好,我最最喜欢的cp!没有之一!

退番不退同人!

他们还是我的本命!

轰爆真的很好,我最最喜欢的cp!没有之一!

♾0000♾

安眠药

物心物


心操久违地失眠了。

他一下下滑动这手机,即使大脑已经在疯狂催促着“快睡觉——”,也完全没有睡意。

就算他不想承认,但是,他确实在等物间宁人,不然,怀里总是觉得空荡荡的。

他想自己已经养成习惯了,就像小孩子不抱着玩偶无法入睡一样,没有那个人在自己身边,入睡也是困难的啊。

习惯这种东西真的很可怕。他眼睁睁看着时针指到2点,而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令心操安下心。是物间回来了。他蹑手蹑脚,不知道在怕吵醒谁。

“欢迎回家。”

物间被窝在沙发上的心操吓了一跳,但随后就有些愠怒:“不是说好了不熬夜的嘛?”

心操有些委屈,张开双臂,“我在等你。”

物间站在黑暗里没动,但很快...

物心物



心操久违地失眠了。

他一下下滑动这手机,即使大脑已经在疯狂催促着“快睡觉——”,也完全没有睡意。

就算他不想承认,但是,他确实在等物间宁人,不然,怀里总是觉得空荡荡的。

他想自己已经养成习惯了,就像小孩子不抱着玩偶无法入睡一样,没有那个人在自己身边,入睡也是困难的啊。

习惯这种东西真的很可怕。他眼睁睁看着时针指到2点,而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令心操安下心。是物间回来了。他蹑手蹑脚,不知道在怕吵醒谁。

“欢迎回家。”

物间被窝在沙发上的心操吓了一跳,但随后就有些愠怒:“不是说好了不熬夜的嘛?”

心操有些委屈,张开双臂,“我在等你。”

物间站在黑暗里没动,但很快扑到自家恋人怀里,轻轻说:“我回来了。”他身上还带着夜晚的风冷冽的味道,心操回抱紧他,带着笑意轻声道:“欢迎回来。”

令人安心的满足感,在这个不算温暖的夜。


晚安!

₍₍ ᕕ⍢ᕗ⁾⁾
签名是我今天的心情。 我放不下...

签名是我今天的心情。

我放不下物心,他们是我两年以来一直当做白月光的cp,两个都是我的宝贝心肝儿,我需要用时间慢慢淡忘他们…


签名是我今天的心情。

我放不下物心,他们是我两年以来一直当做白月光的cp,两个都是我的宝贝心肝儿,我需要用时间慢慢淡忘他们…


₍₍ ᕕ⍢ᕗ⁾⁾
嘘…不要打扰我们的约会喔。

嘘…不要打扰我们的约会喔。

嘘…不要打扰我们的约会喔。

药雨安神
百度上物间姥爷的照片都超池面啊...

百度上物间姥爷的照片都超池面啊!

话说推荐视频第一个就是心操呢~心物女孩好快落!!


百度上物间姥爷的照片都超池面啊!

话说推荐视频第一个就是心操呢~心物女孩好快落!!


腐口十
男朋友咋还没来呢?!Ծ‸Ծ _...

男朋友咋还没来呢?!Ծ‸Ծ

___________

好久没发东西了呢( ˘•ω•˘ )

男朋友咋还没来呢?!Ծ‸Ծ

___________

好久没发东西了呢( ˘•ω•˘ )

含锐Hrrrrr

是几乎看不出来攻受向的心物(草

我太菜了orz教我画画

没啥剧情或者时间线可言,本来想去补心操出场那段的漫,但只想看帅哥不搞剧情的女孩是屑TT


这个漫大概就是物间撞了一下心操复制他的个性,然后心操回头答话的时候被控制,后面就是图里bulabula


我好菜,可是他们好好磕1551

是几乎看不出来攻受向的心物(草

我太菜了orz教我画画

没啥剧情或者时间线可言,本来想去补心操出场那段的漫,但只想看帅哥不搞剧情的女孩是屑TT


这个漫大概就是物间撞了一下心操复制他的个性,然后心操回头答话的时候被控制,后面就是图里bulabula


我好菜,可是他们好好磕1551

此木
1.“心操总裁,物间夫人已经被...

1.“心操总裁,物间夫人已经被您送去世界上最乱的地方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
“不是,物间夫人因为嘴欠得罪了很多人,并在网上爆出了总裁您的所有住址说是他的住址且出言挑衅,现在正有一群人在赶来的路上,对了,物间夫人还发了一段‘啊咧啊咧’的语音给您。”

2.“总裁,上鸣夫人已经被您送去沙漠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
“不,夫人到达沙漠的第一天就变成了沙雕。”

3.“总裁,切岛夫人已经被您送去抗日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吗?”
“不,他现在正扛着意大利炮朝我们这边赶来。”

4.“总裁,八百万百夫人已经被您送去学校三年了。”
“她肯认错了吗?”
“不,她现在是个学霸,还觉得您是个傻逼。”...

1.“心操总裁,物间夫人已经被您送去世界上最乱的地方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
“不是,物间夫人因为嘴欠得罪了很多人,并在网上爆出了总裁您的所有住址说是他的住址且出言挑衅,现在正有一群人在赶来的路上,对了,物间夫人还发了一段‘啊咧啊咧’的语音给您。”


2.“总裁,上鸣夫人已经被您送去沙漠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
“不,夫人到达沙漠的第一天就变成了沙雕。”



3.“总裁,切岛夫人已经被您送去抗日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吗?”
“不,他现在正扛着意大利炮朝我们这边赶来。”



4.“总裁,八百万百夫人已经被您送去学校三年了。”
“她肯认错了吗?”
“不,她现在是个学霸,还觉得您是个傻逼。”



5.“总裁,耳郎夫人已经被您送去大学三年了。”
“肯认错了?”
“不,她和隔壁学霸八百万百好上了,做了试管婴儿,最近生了,听说是个大胖小子,六斤八两。”




6.“总裁,峰田夫人已经被您送去监狱三年了。”
“他认错了吗?”
“夫人第一天就认错了。”




7. “总裁,青山优雅夫人已经被您送去广东三年了。”
“肯认错了吗?”
“不,夫人已经在一声声靓仔中迷失了自我。”




8.“总裁,爆豪夫人已经被您送去三次元的水果店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吗?”
“不肯,还因为因为发型被认为是榴莲转世,受人供奉,他现在正带着榴莲前往砸您的路上。”




9.“总裁,轰焦冻夫人已经被您送去异世界三年了。”
“肯认错了?”
“不,夫人在异世界结识了一只火爆猴,现在抱着火爆猴,带着一车榴莲前来捶你的路上。”



10.总裁:我当时害怕极了。

红豆红豆红豆沙

喜欢?那是什么?物心物(二)

漫画原著向w OOC预警 剧透预警 没有文笔可言QAQ

  各位看官轻点喷我w 纯属娱乐 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ω・。)ノ♡更新可能会有点点慢w   


物间无功而返,在对自己反常行为的迷茫中度过了一天。

  “物间同学。”心操唤道。

  “嗯?心操君有什么事吗?”物间背靠围墙不明所以。

  “站在那儿,别动…”

  物间立刻意识到自己中了心操人使的个性,即便他用尽全力也没能挪动一步...

漫画原著向w OOC预警 剧透预警 没有文笔可言QAQ

  各位看官轻点喷我w 纯属娱乐 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ω・。)ノ♡更新可能会有点点慢w   

 

物间无功而返,在对自己反常行为的迷茫中度过了一天。

  “物间同学。”心操唤道。

  “嗯?心操君有什么事吗?”物间背靠围墙不明所以。

  “站在那儿,别动…”

  物间立刻意识到自己中了心操人使的个性,即便他用尽全力也没能挪动一步,只能看着面前的人渐渐逼近。

  “物间…我有话要对你说…”心操的声音越发清晰,微卷的紫发近在眼前,仿佛下一秒就要与物间零距离接触。

  物间不自觉地心跳加速,很有点大事不妙的预感。他几乎能看见心操人使紫色瞳孔中自己的倒影,场面很尴尬,场面非常尴尬…物间大脑一片空白,A级的智力在此时毫无用处。“谁能告诉我这是到底是什么情况?”物间无声地在心中呐喊。

  “物间…”

  “啊啊啊啊啊!”物间宁人近乎抓狂地惊醒,心如鹿撞。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又梦见了心操人使那个家伙?!梦里的自己似乎还有点期待……物间愣住了,物间清醒了。“我的脑子一定是出问题了…”他笃定地自言自语。

  “拳藤,我有问题想要问你,”物间顶着和心操同款的黑眼圈走进班级,“如果你前所未有地连续梦见同一个人,而且在梦里的关系比在现实亲密很多,这说明了什么?”

  “那还不简单,说明……”拳藤一佳刚想回答,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等等!物间你梦见谁了?”拳藤瞬间兴奋起来,(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啊w)

  “呵,”物间干笑一声,“我怎么可能梦见这种东西,只是想问一问而已,呵呵。”

  拳藤默默地扫了一眼他的黑眼圈,这可真是毫无说服力呢。

“这说明在潜意识中,你希望和对方建立更亲密的关系噢~”小森希乃子幽幽地从一边探出了头。“所以对方是谁呢?”

  “都说了没有这回事…”物间强撑着不承认,但完全没有平时的气势。

  “是小大唯吗?还是盐崎同学?”小森兴致勃勃地猜想,此时此刻隔着厚厚的刘海都能感受到她的眼睛在放光。“也许不是我们班的?是A班的丽日御茶子?或者………”

  “才不是呢!”物间条件反射地反驳,“我绝不会对A班的家伙感兴趣!”

  “呦呦呦~原来物间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啊~”希乃子和拳藤一起窃笑着。

  物间这才懊恼地明白自己被套话了,等等,她们刚才说了什么?“喜欢”?物间僵住了,脑海中浮现出紫发少年的音容笑貌。“喜…喜欢?”他木木地开口,脸上弥漫开不自然的红晕。

  “物间?你还好吗?”拳藤发现他异常的状态,询问道。

  “你们说这就是喜欢那个人?”物间迷茫地转过头去。

  “也可能不是啦,喜欢的话,大概想到他就会心跳加速,不自觉地笑出来吧…”小森用食指点了点唇,“书上是这么写的,具体我就不知道啦,毕竟我也没喜欢过谁。”

  物间一言不发地起身,在两位女生的注视下走出了B班。

  “待会就要上课了,你去哪?”“喂!你还没告诉我们他是谁呢!”

  物间完全忽略了她们的声音,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站在了普通科的门前。

北极小企鹅~

【心物】脑洞

梗源:【闪恩】Animal Killer

我对这个梗有些少改动,大概是关于一个人会渐渐变成暗恋的人喜欢的动物和散发着只有暗恋的人嗅到的香气,若30天内并未能和他确认关系,此人便 会完全变成该动物并发狂致死。

 物间大概是中了个性(又是个性事故www)得了这个症(?),因为不想麻烦心操而不表白,最后拳藤姐助攻才令他们在一起~

 其实我是超想看物间有小猫耳和心操对猫化物间的反应才想起这个梗的www

 过10热度就试试看吧~

 P.s.我不知该写还是画出来,请写评论 m(_ _)m

梗源:【闪恩】Animal Killer

我对这个梗有些少改动,大概是关于一个人会渐渐变成暗恋的人喜欢的动物和散发着只有暗恋的人嗅到的香气,若30天内并未能和他确认关系,此人便 会完全变成该动物并发狂致死。

 物间大概是中了个性(又是个性事故www)得了这个症(?),因为不想麻烦心操而不表白,最后拳藤姐助攻才令他们在一起~

 其实我是超想看物间有小猫耳和心操对猫化物间的反应才想起这个梗的www

 过10热度就试试看吧~

 P.s.我不知该写还是画出来,请写评论 m(_ _)m

红豆红豆红豆沙

喜欢?那是什么? 物心物(一)

 √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哈

√  漫画原著向w OOC预警 (设定是在A B两班PK之后,与后续剧情无关哈)剧透预警 文笔极其辣鸡QAQ说不好逻辑还不通w

√  头次发文w  各位看官轻点喷我w    纯属娱乐  可以接受的话, 就往下看吧(。・ω・。)ノ♡更新可能会有点点慢w

  √大概是关于池面(?)物间姥爷在B班的助攻下沙雕追爱的故事w...


 √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哈

√  漫画原著向w OOC预警 (设定是在A B两班PK之后,与后续剧情无关哈)剧透预警 文笔极其辣鸡QAQ说不好逻辑还不通w

√  头次发文w  各位看官轻点喷我w    纯属娱乐  可以接受的话, 就往下看吧(。・ω・。)ノ♡更新可能会有点点慢w

  √大概是关于池面(?)物间姥爷在B班的助攻下沙雕追爱的故事w

   

  物间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栽在别人手里。虽然从一开始他就十分欣赏那个紫发少年,但“喜欢”这种感情可不是仅仅如此哟。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物间金色的发丝上,衬的他本就帅气逼人的面孔更加耀眼。物间宁人从床上醒来,在昏沉中陷入了纠结:昨晚出现在我梦里的怎么会不是A班?明明自己睡觉前还默念了“打倒A班”的咒语,按理说这招应该会让自己梦见带领B班全体成员把A班踩在脚下,成功登顶…但现实却是残酷的,他竟然在梦里看见了心操人使?!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有比打倒A班更重要的事?!

  自从物间进入雄英以来,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打倒A班,这直接导致只要物间做梦,百分百围绕A班进行展开…现在,这个“百分百”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了。虽然有点在意,不过,还是算了。他这么想。

  于是,愉快的一天在物间自我催眠“一切都是意外”中开始了。

  到校第一件事——见缝插针寻找嘲讽A班的机会,“啊嘞,你们A班就是这样的吗?这么晚人还没来齐?!真是奇怪呢!”物间半倚着A班的门框,愉快地撩动额前的金发。

  “呦!拳藤还没把你抓回去呢?”电电撑着下巴“热心”反问,“看来最近进步不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愚蠢至极的A班人!我们B班分分钟就能把你们打到求饶!哈哈哈哈哈……呃…唔…”

  “抱歉,我立刻带他离开 ”拳藤闻声而来,一记炫丽(??)的掌刀劈晕物间,熟练地拖着他回到了教室。

  “拳藤不容易啊…”A班全体悠悠地感叹。(拳藤:我真是为B班操透了心_(:3」∠)_

    风平浪静的早晨就这样过去了。

  “物间?你不去吃饭吗?”庄田二连击路过正在窗口搜寻A班踪迹的物间宁人,好心地问了句。

  “别出声,我正在观察绿谷出久那家伙的弱点。”

  “呃…好吧…”庄田向窗外看了一眼,然后默默地走开了。(庄田:我不确定一个正在闲聊的绿谷有什么可以观察的…)

  绿谷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正在被“窥视”,“心操同学,听相泽老师说,你最近已经对操缚布有了更深的掌握!”绿谷两眼闪闪发光,“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切磋一下吧!”

  “啊,嗯…好的。”心操人使晃了晃神。实战演习多一些,对提升自己很有帮助。

  “嗯!那就这么说好了!”绿谷开心地眯起眼睛,双手握拳做了个打气的动作,“要一起去吃饭吗?心操同学?”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要做。”心操在树荫下缓缓挥手,向绿谷告别。

  “啊嘞?这个心操留在这干什么?”目睹了梦见之人与绿谷出久交流全程的物间宁人已经在心中认定,心操俩人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他思考片刻,决定下楼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心操此时正靠在树下,用自己的武器——逗猫!叶浪翻涌,少年额上的紫发在风中轻扬,带起阳光的温度。他眼中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不知从何处跑来的橘白相间的小猫“咪~咪~”叫着,用白白软软的爪子撩动着布条,一人一猫玩得不亦乐乎。

  什…什么?这家伙不去吃饭就是为了干这个?(你自己不也是吗?┐(‘~`;)┌)物间一口气跑下楼,却对自己看见的事实产生了怀疑。他愣在原地,在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默默地站进了教学楼的阴影中,没想到心操人使看上去那么正经,居然喜欢这种毛绒绒的小动物…物间轻笑一声,等他反应过来时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一点反差萌?难道自己被A班那群笨蛋传染傻了?

魔怔猫
试着玩玩,就因为这两个人刚好有...

试着玩玩,就因为这两个人刚好有很多完全相对的属性嘛

试着玩玩,就因为这两个人刚好有很多完全相对的属性嘛

青鸽咕咕咕

沙雕短篇——一个由真心话引发的惨案

*例行ooc


​*放学路上想到的点子


*主要是心出,有一点心物(虽然我主嗑胜出……


*​很短很沙雕 撞梗致歉(不会撞梗的吧


*可能会有人认为我占了多余的tag,那么先道个歉


*以上


      A班的爆豪和轰打起来了,打得火光冲天,所幸是在操场。听说事情的起因是各自都觉得绿谷喜欢自己。


   “混蛋阴阳脸你特么离老子的废久远点!!!”


   “抱歉,但是绿谷更喜欢我。”   


   “放血屁!废久喜欢...

*例行ooc


​*放学路上想到的点子


*主要是心出,有一点心物(虽然我主嗑胜出……


*​很短很沙雕 撞梗致歉(不会撞梗的吧


*可能会有人认为我占了多余的tag,那么先道个歉


*以上


      A班的爆豪和轰打起来了,打得火光冲天,所幸是在操场。听说事情的起因是各自都觉得绿谷喜欢自己。


   “混蛋阴阳脸你特么离老子的废久远点!!!”


   “抱歉,但是绿谷更喜欢我。”   


   “放血屁!废久喜欢的是我好不好!!!”


   “啊啊啊你们不要再打了啦,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喂小久你怎么肥四!!!!)


     …………


     此时心操和物间手拉着手路过——


     “啊嘞?!!A班有人打起来了?那么优秀的A班居然会起内讧吗?好奇怪啊?啊嘞嘞嘞嘞嘞嘞嘞?”


      没有人理他。


     “阴阳脸你死心吧!废久喜欢的是我!!”


     “不,他是我的人。”


     “你特么……”


      心操看不下去了,他站到两人旁边说:“不能打架,不能打架(划去)没事我来帮你们吧。”


     “绿谷。”


     “怎么了心……”


     “去抱抱在场你最喜欢的人。”公平起见,心操说出声来。


       绿谷一脸呆滞地走向他们,抱住了……




       ……wtf心操?绿谷抱住了心操???


      爆豪轰物间一哄而上,场面极度混乱。


      心操:总之我现在就很后悔,特别后悔。



Camus白煜
“哎呀。”“……” (我终于打...

“哎呀。”
“……”

(我终于打cp tag了)

“哎呀。”
“……”

(我终于打cp tag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