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理描写

492浏览    15参与
是一只蛔。

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正在上数学网课,数学老师顺着网线在耳机里叨叨,我把蓄在眼眶里的泪水咽下肚子。

怎么呢,怎么能忽然神经敏感了呢,这不是我的作风啊,明明还因为健忘、拖延和不写作业被潜意识责备了啊。

但是就是想哭,一股辛酸被某个旁边有“辛苦了”的文字的毛茸茸的表情包激发出来,在肺腑中翻涌,梗在心间,噎住了呼吸和话语。

很奇怪,想了很久,我也说不出来原因。

我平时不大会怼人的,完全不会,或者是在心里憋着,表面装有礼貌。当我发现生物作业留错了的时候已经是数学要上课的时候了,生物就是数学的后一节课。我其实是十分抱歉的,但那该怎么办呢,全都怪我啊。

想出了尽量好的对策,分别发了出去,然后...遭...

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正在上数学网课,数学老师顺着网线在耳机里叨叨,我把蓄在眼眶里的泪水咽下肚子。

怎么呢,怎么能忽然神经敏感了呢,这不是我的作风啊,明明还因为健忘、拖延和不写作业被潜意识责备了啊。

但是就是想哭,一股辛酸被某个旁边有“辛苦了”的文字的毛茸茸的表情包激发出来,在肺腑中翻涌,梗在心间,噎住了呼吸和话语。

很奇怪,想了很久,我也说不出来原因。

我平时不大会怼人的,完全不会,或者是在心里憋着,表面装有礼貌。当我发现生物作业留错了的时候已经是数学要上课的时候了,生物就是数学的后一节课。我其实是十分抱歉的,但那该怎么办呢,全都怪我啊。

想出了尽量好的对策,分别发了出去,然后...遭了抨击。

我也知道其他人的难处,很困难,我也心揪着,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发给老师的话刚刚得到了回复,松了半口气,回过头来还要回应抨击。

现在想想好像只是朋友耍小性子,但是被杠了还是有点难受,于是删了又编,总归是把某一句算是硬气的话(其实也是模仿别人的)发了出去。

那边数学老师因为最后一名同学迟到而发怒,误会了他,还怀疑互相串通这件事(其实石锤并没有),右下角的图标闪了两下,是群里的消息。想着:“啊又被杠了吧”,我点开了。

入目即是:“辛苦了”很可爱的两团毛茸茸。

数学老师还在发着闷气,耳机里还响着负情绪的人声。

我却差点泪水决堤。

(不知道能有人读懂“喜极而泣”表情的意思呢,应该是没有啊哈哈哈)





是一只蛔。

关于转变

我发现自己可能在变的越来越...乐观?可能是去年冬天过于消极和抑郁的“后遗症”,就好像那段时间的好心情现在被补上了一般。

这种转变前几天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明显意识到是在今天。在久违的父母的训话中,我的应答好像不是我说出来的一般,充满着快乐,让人听了就不想再怒斥下去(也确实起到了这种效果),即使我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想说出这种近似于讨好的话语。

当时说的时候我就起了疑惑,还想着闭嘴,但口不对心,直到例行的训斥结束我还没有反过劲来,想了想这话是怎么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虽然以前也不是没说过类似于“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这种话,但这次的不受控制还是让我震颤了一下。

 “怎么会呢?”我这么想,...

我发现自己可能在变的越来越...乐观?可能是去年冬天过于消极和抑郁的“后遗症”,就好像那段时间的好心情现在被补上了一般。

这种转变前几天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明显意识到是在今天。在久违的父母的训话中,我的应答好像不是我说出来的一般,充满着快乐,让人听了就不想再怒斥下去(也确实起到了这种效果),即使我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想说出这种近似于讨好的话语。

当时说的时候我就起了疑惑,还想着闭嘴,但口不对心,直到例行的训斥结束我还没有反过劲来,想了想这话是怎么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虽然以前也不是没说过类似于“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这种话,但这次的不受控制还是让我震颤了一下。

 “怎么会呢?”我这么想,“难道真的有某位消小姐在我心里永驻?”

那怎么可能。我自嘲地笑了下。

所以这种转变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还是说它一直存在,只不过现在比较明显?

有太多需要想的东西了。我揉揉额头。胸口忽然沉重了起来,一部分是因为刚才的震惊,一部分是因为想太多。

但想想去年,想太多和胸口发闷一起来的还有抑郁和消极的心情,现在可能也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点,而且我越这么想,这“一点”越在放大,这让我觉得我现在确实是被抑郁心情笼罩着的了。这其实很容易看出来,比如我现在坐在电脑前面打字面无表情,嘴角甚至还有点往下撇,胸口闷得一批;而当别人(现在也就是父母)想跟我说话,或是让我做事的时候,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短时间内看不出心情跟以往有什么不对。

这跟去年冬天存在抑郁心情的时候是一样的,只不过和同学相处时间和空间都要相近很多,会被某几个走得比较近的朋友问:“是不是心情不好啊?”之类的,而我又说不出来这种心情是从何而来,大多是因为我想的太多,或者是被抛弃一般的失落心情(而我心中的“被抛弃”又出现),之后这种消极的心情就随之而来了。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或者是说,我越想自己从内心里快乐起来,它越不让我乐观,胸口愈发的闷,愈加的说不出话,还不如放纵内心让表面显得开心一点,也不让其他人的心情因为我而变得不好。(其实并不会,只是我这么想罢了,但可能多多少少还是能有一点影响,毕竟心情传染还是有的)

所以想到现在,这时候怎么又有了郁闷心情?这不正常啊。难道是开学带来的压力??然后再想想之前那些口不对心的话呢?是说我勉强自己(但它是自己从我嘴里蹦出来的啊、)说了一些乐观的、不属于我内心的话,就会引发抑郁心情;还是说是因为某件事引发了我的抑郁心情,所以我说出了某些口不对心的话?

后者可能性比较大一些,参照之前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但是最近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引发我的抑郁心情啊...

是吗?我敲打上面那句话的时候问了问我自己,然后又想到了很多事情...

然后发现诱因...还真是不少、啧呃

应该是因为和朋友和网友本来又变得熟悉的关系很难再去维持了吧、可能是因为同学跟我聊上她生日想要的礼物的时候我想起了之前被伤害的某些片段吧、可能是因为久违的训话让我又想起了之前某些天天被责备的时间和某些不经意间说出来的能让我难受一小下的话语吧...

真是不能越想越多啊、这不,打完上面那段文字胸口不仅闷还开始疼了,有点呼吸滞留的感jio哈哈哈

怎么了?我打出来“哈哈哈”怎么了,诶你不必要这样吧,我只是想让我自己开心一点罢了诶!我大声质问着我的内心。

好吧,现在好多了。果然还是静静地待着吧,别想其他的事,什么都别想,也别试图让自己开心,不然持续时间更长害、

我说不出丧丧的话,那是因为我心里根本就没有丧的心情,所以也就没有丧的文字可以说出来,而且说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唯一想到的稍微丧点的话也就是合集的名字而已。

说起抑郁心情的持续时间,它很奇怪,出现的时间不一定,消失的时间也不一定,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消失了,所以这...根本就没办法改善,或者说让它持续时间短一点。所以它爱什么时候消失什么时候消失,关我什么事,我也不过就是稍微难受一点罢了,也没有对我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可能就是平常发呆的时间长一些。

我看看了看刚才起的标题,它现在不怎么准确了。说是“关于转变”,还不如说是“关于再次受到抑郁心情的附着我的看法”。我到也没什么看法,这完完全全就是篇流水,意识流,想到什么写什么。(但是反正也没什么人看)

啊,就先这样吧。希望自己的抑郁心情能快点消失?

吃点东西去会稍微好一点吗?emmm...

是一只蛔。

记·学校的最后一次表演

记录一下学校舞台(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表演(跟第一次比起来同样也很有纪念意义啊哈哈哈、)(虽然这次也是我硬挤上去的)

跟上次的性质不一样,上次英语周是真的一天排练第二天就上。艺术节倒是每个人都用心准备了的√毕竟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嘛~这次社团本来说的就是“要不要恶搞一下”之类的,在赞成↗被驳回↘确凿↗一波三折之后确定是要表演模联版的念诗之王了。那时是十二月初。

哦,我也经历了一波三折(↗↘↗)来的(笑)。

然后我想着:“啊我来了后勤部也什么都做不了,不然改改词吧,会有人需要的吧”开始改词了,天天晚自习也在想怎么才能押韵,怎么才能符合模联会议的背景,初稿翻来覆去在各种纸上都搞过,最后整理到一片纸...

记录一下学校舞台(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表演(跟第一次比起来同样也很有纪念意义啊哈哈哈、)(虽然这次也是我硬挤上去的)

跟上次的性质不一样,上次英语周是真的一天排练第二天就上。艺术节倒是每个人都用心准备了的√毕竟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嘛~这次社团本来说的就是“要不要恶搞一下”之类的,在赞成↗被驳回↘确凿↗一波三折之后确定是要表演模联版的念诗之王了。那时是十二月初。

哦,我也经历了一波三折(↗↘↗)来的(笑)。

然后我想着:“啊我来了后勤部也什么都做不了,不然改改词吧,会有人需要的吧”开始改词了,天天晚自习也在想怎么才能押韵,怎么才能符合模联会议的背景,初稿翻来覆去在各种纸上都搞过,最后整理到一片纸上,后来又打到电脑上变成电子稿,给秘书长传了过去,整个过程用了大概四天吧,还是慢了点。但庆幸的是秘书长觉得还不错,还让我发到模联的管理层的群里,我也很高兴。(当时并没有料到自己什么都没问会带来什么后果(笑)只当是好心帮忙了)

我开始是隐约表示我想上节目的,有天下午秘书长跑过来跟我说:“wwww高一那帮太难管了wwww,你来不来?”我当然表示我可以,同时内心非常愉快。然后明天就是排练那天,说是要中午去排练,我那天还特意问了秘书长我用不用去排练,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然后第二天中午课间我就在走廊里等,很久很久。午睡前的课间是眼保健操,中间有人出来上了厕所又回到了教室,也有还要去一起排练的人陆陆续续下了楼。我靠着暖气片等着,快上课的时候又去秘书长的班级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都已经下楼了,所以我也下了楼去。一个人下了楼梯,穿过教学楼到礼堂的那条路,踩着礼堂前冻得厚厚的滑冰,小心地一步一步上了礼堂的石头阶梯,看见了已经有高一高二的社员在排练着了。

“气氛很融洽的样子啊~”我这样想着,迈着最后几层石阶。然后我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很久以后我知道是那是某一位高一社员的声音。

“诶这谁啊?”他这么疑惑的问着。

我开始还不知道是在问我,然后我抬了头,发现那个发声的人是在看着我这边了,而只有我一个人在往礼堂上面走。当时只是想着高一的孩子嘛,人还认不全很正常,之后我凑到他们旁边了,他们在读着什么词,练习着,时不时放声大笑。我发现很难融入进去,幸好高二的几位我还是认识的,就小声询问着:“那个能带我一个吗?”(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卑微极了(笑))

然而没有人搭理我,大家都在练习者,当时的我感觉自己就好像不存在一样,有带颜色的空气屏障围住了他们的世界,而我是被排除在外的那个。

不一会,他们就说进礼堂去练习吧,于是来到了礼堂的大厅。开门的时候秘书长冲我点了头示意,于是我很高兴我又是存在着的了。到了大厅里,秘书长跟我说:“那个,咱没用你做的那个词。”然后我又蹭着高一小学妹的手机看了词,知道是暑假优秀模联人去绍兴开中国模拟联合国大会的时候上台表演的词。当时我很慌,先是看出了人员好像都已经内定了,然后是我什么通知也没得到,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似乎有专门的QQ群来讨论诸多事宜,而我什么都没有,只得到了要去排练的通知(笑)。

现在想想就好像第一次开会的紧张无措甚至是连立场文件都没写的焦虑吧(笑)。

然后看了很久词也没背下来,我还是围着每个人团团转,而没有人注意到我。焦虑,真的很焦虑,我脸上冒着冷汗,但就好像如坠冰窟,喘不上气,又紧张于我这样怎么参加活动,或是究竟有没有我的名额,这些都折磨着我,又因为刚才的提问未能得到回答,又不敢再问了。我就这么一直纠结着,词也背不下去。直到学总说了一句:“诶要到我们啦,我已经尽量往后排了,要是不行就要被刷掉了。”

那时候我可能就开始心生放弃了,想着:“要不跟秘书长说一声不上了吧啊哈哈哈。”我也这么说了,秘书长点了点头。然后我往门口缩去,学总也来说了一句:“那几个词背的不熟的,今天就先别上了。”我如释重负地和刚刚的高一小学妹一起走出了礼堂,向教学楼走。估计小学妹还认为我也是高一的,之后在楼梯口分别了,我又一个人往教室走。这次是真的鸦雀无声,大家都在午睡。我推了们走进教室,很多人还在睡觉,门口的班主任看看我示意了下,我一步步走回了教室,走回了靠窗的座位。

后桌的小姐姐凑过来问我去干什么了,是不是去排练了我说:“啊,算是吧,去帮了点忙,提前回来了。”(可能我当时也知道我不在别人的计划之内吧,干脆别说去排练了,提前回来恐怕要耗费更多的解释吧(笑))

“哇真羡慕你啊,里面是在排练吧!我也想去呜呜呜~”

我微微笑了一下,转回身去,盯着桌子上中午落下的应该是要考试的数学小卷发呆。

不,你不会这么想的。

如果你尝到了被抛弃的味道的话。


后来我知道节目通过了。我为他们感到开心。

真的,反正没我的事了,那就忠心祝福吧


然后是艺术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坐在家中的书桌前,忽然收到了部长发来的消息:“那个节目你还想加入吗?我们这边在买东西,要记人数的。”

说实话我当时犹豫了一下,要不直接放弃算了这种想法只在我的脑子里盘踞了一秒钟,马上就被“不行啊!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啊!明年高三就不能再去了!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啊!明明还有机会的不是么!!”

于是我发过去了消息:

“可以吗?”

然后我就被拉进了那个我一直“梦寐以求”的群聊,探讨节目事宜的群聊,当时确实还是有点激动的,竟然还能有转机之类的(笑)。

后来定了配置是每人一双红手套,之后就是我一个晚上都在看着群里的歌词,背的昏天黑地,最后总算是顺了下来。后来又找西装找了很久,还试穿了,最后把他们一起安放在衣架上,挂好。

那时候都凌晨一点半了。

之后看了看群聊记录,看到一个高一朋友夸秘书长发给他的词写得好极了,简直就是大文豪之类的(语气什么的大家都懂),秘书长说发他的是我写的那版。就在我嗅到了一丝尴尬甚至还有点沾沾自喜的时候,那位高一小朋友发了一句:

“啊没什么问题,还是学姐厉害(大拇指表情)”

我按了手机的锁屏,躺倒在了床上,内心是无以言状的苦涩。

之后节目演得也很顺利,就是在后台准备的时候他们对了下词,我才知道原来已经分好词了(跟第一次的英语周的节目似曾相识呢(笑)),然后我就急急忙忙问了上次的小学妹,得知了只要唱合唱的词就行了。也总算是应付了下来,表演也很顺利,算是全场的高潮了吧。不过不管怎样总归是没有我什么事的,视频里我也不是被挡住就是一个黑影,没关系嘛,反正也是蹭上去的,可有可无的人罢了(笑)。

这就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了,它让我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弱小和存在感弱,以及比起其他人来说还是太无能了。没关系的,不是早就习惯了吗,这又未尝不是件好事呢,毕竟要清楚地认清自己的位置啊(笑)、



*短小对话

(“怎么写着写着致郁了,不是纪实么喂!??”)

(“你也不看看是谁在写,这是我的特性啊。”)

(“...那随你吧,别太负能造成不良影响就行emmm...”)

(“好。”)

予星

万千山川河流都寂静,星河浩渺长空,尽数映入你不染尘埃的眼底。

我有万千情愫待吐露,最终化作胸腔中心跳的鼓噪,比夏日祭的烟花还喧闹。

万千山川河流都寂静,星河浩渺长空,尽数映入你不染尘埃的眼底。

我有万千情愫待吐露,最终化作胸腔中心跳的鼓噪,比夏日祭的烟花还喧闹。

Yillian

【Meaningless】撕裂

(烂成渣的心理描写)


    她看到她的时候,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啊啊,自己果然是如此爱着对方。爱到久别重逢,每看一眼依然觉得心动,就像很久很久之前,她们还没有分开的时候,她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她局促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双手交叉搁在腿上,手指的蜷缩暴露了她的紧张。

    是的,她很紧张。因为哪怕对方就坐在她的对面——只有一桌之隔——哪怕她们曾经如此亲密——

她也颤栗着,恐惧着,每一寸肌肉都紧绷得要撕裂开来。她能感觉得到自己肋骨包裹着的肉团并没有如想象中剧...

(烂成渣的心理描写)


    她看到她的时候,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啊啊,自己果然是如此爱着对方。爱到久别重逢,每看一眼依然觉得心动,就像很久很久之前,她们还没有分开的时候,她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她局促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双手交叉搁在腿上,手指的蜷缩暴露了她的紧张。

    是的,她很紧张。因为哪怕对方就坐在她的对面——只有一桌之隔——哪怕她们曾经如此亲密——

她也颤栗着,恐惧着,每一寸肌肉都紧绷得要撕裂开来。她能感觉得到自己肋骨包裹着的肉团并没有如想象中剧烈地跳动,眼眶也没有任何酸涩或是胀痛的感觉。与想象中的大相庭径——这让她无比地害怕,以至于她觉得四肢都失去了控制,而它们要如同她瞳孔一般收缩,挤压她的肺部,叫她无法呼吸,无法喘气,无法呼喊。她攥紧苍白的手,对方的眼神落在她低垂的眸子上又移开,而她,而她——她知道有东西在滴血——她知道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足以让那东西伤得鲜血淋漓。

    她一定不喜欢我吧,她一定在怨恨着我吧,她一定一定一定恶心着我,用看污秽的眼神看着我,强忍着作呕的冲动礼貌地、和蔼地、温柔地在和我说话,吧?是的吧?一定是这样的吧?她笑的那么好看,可心底里却是对我的谩骂,对我的嘲讽——因为我和她的优雅比起来,我是如此——肮脏。

    她放任那些嘲笑、贬低、侮辱、践踏自己的话语涌出头脑,一遍一遍地刺穿自己的头颅,这样她就说不出话——不会说话,不会有失控的情绪,也不会有“不对”的感情,以及“不对”的词汇。这样她的罪就会被赎去,卑贱的她也不会再被人唾弃,被人欺骗。她可以保持理智,保持客观,保持清醒。她就可以让这样的感情维持下去,她就可以保持着她的“爱”,她的不堪的、渺小的爱。她在自我的惩罚里找到了最佳麻醉药物,且毫不犹豫地将它们囫囵吞下。因为没有这些药,她就会在自己的矛盾里被自己撕扯成两半。她从来无能为力,她只能吞下药物,然后沉沉睡下,等待第二天的懊恼来到,再忏悔自己的罪过,日复一日地用见底的“爱”苟延残喘。

    她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感受肺部的扩张,伴随着血管里的血液又一回的更新,她借此觉得自己没有死。于是她扯开几遍脑子里演算过的、完美的微笑,趴在桌子上,懒懒地说:“你在看什么呢?”

    为什么不看我呢?

    是因为我丑陋、因为我愚蠢无知,因为你根本不想与我交谈,还是什么呢?请你告诉我,不然我没有安全感——我会不断猜疑,我会不断反省,我会一遍一遍检查我每一个微小的动作,看他们是否有何不妥,会不会给你带来误解或是不满,那样的话我需要扯开自己的胸膛,看看里面有没有不符合程序的“错误”——啊,我会很痛苦。

    “没什么。”对方说,眼里似乎闪过一点情绪。

    ……果然是讨厌着我,讨厌着这样平庸,这样令人厌恶的我。你从未爱过我,你只是嫌弃着我,你的高贵,你的仁慈却不允许你这么做,所以你才佯装宽恕着我,她想着,闭上了眼睛。

    或许不该这么想,或许我该看开一些,或许我……

    我做不到。我连说“到底是什么”的勇气都没有,我懦弱,滑稽,贪婪,自私。。

    我承认——我每一次心跳都充满了虚伪

    她当然承认。

    她承认她从来、从来没有爱过谁,她心里的空洞,所谓爱情怎么可能填的上。她谁都不相信,谁都不爱,她只是单纯地渴望爱与信任。但她又那样地吹毛求疵,那样地敏感,以至于她从未体会过——至少她自己、她主观上从未感觉到,爱,与信任。

    她只是在想象中折磨自己,撕裂自己。

    “这顿饭吃得很开心,谢谢你的款待。”她礼貌地笑着,对爱人说。

(“看吧,我不是什么精巧的虚构,我是一个人 ,带着我所有的矛盾。”——C.F.梅耶)


秋攻
想要懂你多一點,想要更加靠近你...

想要懂你多一點,想要更加靠近你。

可是總裁的心理我怎麼感覺寫對了一次之後就沒有再成功過了啊啊啊qq凜的心理我更是一點也不懂qq算了再看總裁一眼就又奔去溫習耍廢吧

想要懂你多一點,想要更加靠近你。

可是總裁的心理我怎麼感覺寫對了一次之後就沒有再成功過了啊啊啊qq凜的心理我更是一點也不懂qq算了再看總裁一眼就又奔去溫習耍廢吧

秋攻

Just wanna know

FREE!山崎宗介X松岡凜

  • 凜身邊有著遙等等的同伴
  • 總裁隻身一人
  • 虐總裁向(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虐不到凜
  • 心理描寫

 

同伴?

我從來都不需要同伴。

因為我足夠強大。

那種像過家家一樣無聊的關係只會拖我的後腿。

所以我不需要這種無趣又麻煩的牽絆。

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是從什麼時候起,我的身邊除了你以外就再也沒有人陪伴。

在你離開我的那段時間,

我以為我可以淡然的渡過,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空談。

我以為我可以沒有你,

我以為即使你離開我也不會感到難過。


無法憶起,

孤單一人的時間太長,我早已習慣。...

FREE!山崎宗介X松岡凜

  • 凜身邊有著遙等等的同伴
  • 總裁隻身一人
  • 虐總裁向(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虐不到凜
  • 心理描寫

 

同伴?

我從來都不需要同伴。

因為我足夠強大。

那種像過家家一樣無聊的關係只會拖我的後腿。

所以我不需要這種無趣又麻煩的牽絆。

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是從什麼時候起,我的身邊除了你以外就再也沒有人陪伴。

在你離開我的那段時間,

我以為我可以淡然的渡過,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空談。

我以為我可以沒有你,

我以為即使你離開我也不會感到難過。

 

無法憶起,

孤單一人的時間太長,我早已習慣。

但是當我看到你跟他們一起相擁而笑的臉的那個時候,

我的心竟感到一絲的羨慕和幾分的妒忌。

羨慕你擁有同伴,妒忌他們讓你露出那麼溫暖的笑容。

 

一直以來我都只相信理論。

卻忘掉了比其更重要的是與同伴相互的團隊合作。

突然有點憧憬,

對於仲間(なかま)這個字眼。

 

喂,凜,我或許懂了。

你的心情,

我不奢求你成為我的同伴,

因為我更喜歡與你對峙。

喂,讓我們成為互相扶持的敵人吧。

讓我們再一次在游泳場裏相遇。

希望下次碰見你的時候,我身後也能有支持著我前進的伙伴。

 


张小自Esther

没有灵感的夜晚

在这个没有灵感的夜晚
百无聊赖
近在眼前的挑战
无处下手

湿寒之气透过缝隙钻进我的毛孔
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的抖动

杂乱无章的房间
随意堆放的文件
迫在眉睫的开课
一闪而过的脸庞

我无意识地啃着手指
木讷地望向电脑

有点孤独

在这个没有灵感的夜晚
百无聊赖
近在眼前的挑战
无处下手

湿寒之气透过缝隙钻进我的毛孔
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的抖动

杂乱无章的房间
随意堆放的文件
迫在眉睫的开课
一闪而过的脸庞

我无意识地啃着手指
木讷地望向电脑

有点孤独

桃枝

人物描写 (一)抽泣

     你,面容沉寂,眼里布满血丝,盈盈的泪将要夺眶而出。夜很静,我听到了你悲沉且急促的呼吸,听到了滴答的泪声。

     猛然跳动的心脏声,已将我的耳膜震碎。我紧闭的唇,妄图张开,发出声响。我只有咬着它,用疼痛使它分心,让牙齿变成鲜红色。

     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看见了什么?我不知道。但你抽泣的样子却在我的心里,眼里晃呀晃……我只能在心里对你说声,抱歉!!!

     你,面容沉寂,眼里布满血丝,盈盈的泪将要夺眶而出。夜很静,我听到了你悲沉且急促的呼吸,听到了滴答的泪声。

     猛然跳动的心脏声,已将我的耳膜震碎。我紧闭的唇,妄图张开,发出声响。我只有咬着它,用疼痛使它分心,让牙齿变成鲜红色。

     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看见了什么?我不知道。但你抽泣的样子却在我的心里,眼里晃呀晃……我只能在心里对你说声,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