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心脏

28931浏览    908参与
福娃说电影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这是一部必须捂着心脏看的电影。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这是一部必须捂着心脏看的电影。
洛城东

二次电击,室颤,注射药,取肋骨

bl小短片,保证HE

虐攻,虐身

卧底(攻)×黑帮少爷(受)

沈风×初星辰

刑讯,攻本身有胃疾,因为救受心脏受过重创,手腕的伤都是因为受(受知不知道这些旧伤还没想好)

   本章虐身点:电击;手腕断裂;心脏室颤抢救;

                     划骨;注射药使不能晕倒;无麻药 ...


bl小短片,保证HE

虐攻,虐身

卧底(攻)×黑帮少爷(受)

沈风×初星辰

刑讯,攻本身有胃疾,因为救受心脏受过重创,手腕的伤都是因为受(受知不知道这些旧伤还没想好)

   本章虐身点:电击;手腕断裂;心脏室颤抢救;

                     划骨;注射药使不能晕倒;无麻药 

                     取肋骨。



         初星辰离开了,他怕继续呆在这里,先失控的就会是他。

         三档的电流并没有给沈风过多的休息时间,很快他就苏醒了过来。

         他像一滩和了水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坐都坐不起来。整个身体都被汗水浸透。肩膀上绷带的血迹混着汗水变成了粉红色,淡淡的。

         之前贴电极片而敞开的衬衫领子,也因为刚才的挣扎几乎全部脱落,露出结实的肌肉和腹肌。

         电刑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它已经让人的神经系统和心脏功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却在表面看不出来。

         刚经历过电击,整个皮肤变得雪白剔透,搭配着肩膀上粉红色的血迹,几乎已经全被褪去的白衬衫仅剩的的衣角贴着汗液站在皮肤上,似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刘昊倒是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更像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儿。踢了踢沈风的腿,发现人已经有了意识之后,立刻叫人架起了他。

         “哟,沈大舵主跪不住了,那就让兄弟们帮帮你。”

          沈风没有力气和他混科打滑,只是闭上了眼,好像刘昊在说和他无关的东西。

         刑堂的中间有吊环,连着手铐,手铐被紧紧的箍在手腕上,拉扯着向上,一直向上,直到大脚趾刚能碰到地面的位置。

        左手腕之前断过,此时被金属手铐一扯一拉伸,沈风好像听到了骨缝骨关节间串移的声音,刺痛的睁开了眼睛,难耐地咽了口唾沫。

        他尽量的晃动身体,希望能用脚尖借力,减轻手腕上的负担,但很明显,这个高度是精心设计的。所以不得不忍受手腕被拉伸的痛苦,以保持平衡。

         电极片已经被加固了,刘昊戏弄般的看了沈风一眼,好心的帮他把挡数调到了一档。沈风微微晃动了下手腕,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之后再没了动作。

        突如其来,没有任何预兆,刘昊把电流推到了三档。

       因为被吊起来,沈风无法蜷缩身体,就只像一只刚被钓上来的鱼,在空中扭动翻滚,却无力挣脱那该死的鱼钩。

        并没有持续很久,刘昊又把遥控器换回了一档,还没等一口气完整的喘过,又猛的提到三档,周而复始。

         沈风的眼眶变得青紫,充血已经让他开始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双腿不正常的弯曲着,已经难以伸直了。

         在调到一档的那几秒里,沈风极尽可能的呼吸。

         汗液顺着锁骨的缝隙,肌肉的纹理流淌下来。上半身没有衣服,汗水流淌在腰窝的地方汇集,浸透了整个裤子。

         似乎是欣赏够了沈风的狼狈,刘昊把电流加大,加到了200伏。


         沈风的耳中轰雷般的响,眼前明暗交辉,像暴风雨前来临的那样。

         在电流达到220伏的瞬间,已经不能发出声音的嗓子发出最后一声哀吼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沈风停止了挣动,甚至连无意识的抽搐也停止了。刘昊看到沈风已经翻白的眼球,叫人把他放了下来。早已在一旁待命的医生上前检查。


          “室颤,急救。”

           心脏早已经负荷不了了,在达到220伏的瞬间,瞬间爆发。

          刘昊似乎没有预料到沈风的心脏这么严重。

           电击除颤后一次,心跳恢复正常。

          不敢再轻易动用电刑了,室颤一次,若抢救不及时,极有可能直接猝死丧命。

         这次,刘昊给了沈风足够的休息时间。足足一小时。

         但是,刚发完病的沈风并不能自主的醒来,在冰冷的高压水枪的刺激下,他被强行唤醒了意识。

          刘昊没想到,沈风的身体现在竟然虚弱到了这种地步,但是他还没玩儿够啊。

         找医师注射了强效的兴奋剂来维持他清醒地接受完接下来的一切。

         弄一只不会挣扎的兔子有什么意思呢?他就是喜欢沈风在他手下挣扎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终于醒了,沈大舵主说说嘛,证据资料,你都放在哪儿了?说出来就不用这么痛苦了。”刘昊掐着沈风的脸,强迫他抬起头,下颚连带着脖颈崩成了一条直线。

      “你这么能耐,自己去找啊。”沈风有些有气无力的说,他明白刘昊只是单纯的想泄愤,当然,Y准许他这么做。

       “你找死”刘昊反手甩了沈风一个耳光。

         沈风其实并没有听太听清,他说的话。刚刚醒来,又被高压水枪呛了水。他觉得世界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电击的后遗症还让他不能清晰的视物,而且伴随着轻微的耳鸣。

          刘昊取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是那种刀柄加刀刃加一起只是一个手掌大小的小刀,但看起来,很锋利。

        “你说出小少爷看上你哪点呢?是这身材么?”

         冰冷的刀锋慢慢的从沈风的脸上,顺着脖颈的动脉滑到锁骨上方,轻轻的滑下,锁骨上的肉并不多,刀很锋利,一刀就露了骨。

        如法炮制,刘昊似乎想毁了这句完美的躯体,在髋骨、拓骨、掌骨、腕骨、蝶骨上都慢慢的划开。

       很快,沈风的身上遍布着血淋淋的口子。

       刀口下的皮肉外翻,浅的地方露出白色的脂肪,深的地方隐约能看见骨头。

       刑堂里,能听到沈风不停倒气的声音。

      沈风的脸上毫无血色,倒显得眼眶和嘴唇更加黑紫。

       鲜血和刚才水枪冲刷流过的水痕混在一起,滴落在地上,很快聚成了一滩血洼。

        似乎是并不满意沈风的反应,因为从最开始的那一刀到现在,沈风除了低促的呼吸以外,并没有给其他的反应。

        冰冷的刀锋沾着炽热的血液,划过沈风的胸膛,落在腹部的位置。随着刀尖的偏移,沈风绷紧了肌肉。

       他在一个地方圈圈点点划了两道印记。沈峰似乎知道了他想做什么,那是第12根肋骨的位置。像是对待一个艺术品一样,刘昊切开了一个口子,顺着肋骨的方向一点点抽离。

     肋骨连着皮肉。刘昊几乎是生拉硬拽般的让第12条肋骨和血肉分离。

      沈风好像能听到自己的血肉和骨粘膜撕扯的声音。前面电刑的嘶吼已经让他的声带几乎破裂,现在他哀嚎的声音像是年久失修的门栓。又或是一艘破旧的船上刮过铁锈的声音。总之,如果你没有亲眼看见,你简直难以想象那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能发出的声音。


        随着肋骨的取出,沈峰浑身上下大幅度的颤动着,带连着其他伤口一起崩出血来。

         按道理来说,正常人早该晕了,但刘昊提前注射的药,让他此刻无比清醒,也更加放大了这些痛苦的感知,他对疼痛的敏锐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连晕倒都不可以。沈风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坚持不住了。

         左手腕因为吊起而复发的旧伤,可能现在整个手腕已经脱节断裂,但是已经感觉不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风在意识浑沌而又清明的时候,突然想起他和初星辰在床上的那些个夜晚,初星辰最喜欢沈风右手搂着他的腰,左手扣着他的后颈亲吻的样子。

       他要想些办法来转移注意力,可是每当他动了念头,满脑子想的只有初星辰。

      紧接着又想到了初星辰,最后说恨他的样子,他的他的辰辰做的很好,但他不知道要怎么高兴起来,心脏好像更疼了,不该想这些的。

       让我独自溺死在污泥中吧,你要坐在高台上,不染泥泞,不沾风雪。

        越是身陷囫囵,越是愿你平安。




😁😁😁

碎碎念:熬到凌晨两点赶出来的,我追文的大大要是都像我这么敬业,就好了,哭唧唧。但是,我为什么虐不到我自己,写的不好的,宝子们自己脑补吧。

       话说有个打算,风风一是这么重的伤,需要很久养着,那辰辰子肯定要哄着宠着,但不知道宝子们看没看见我的伏笔,沈风因为这些年手上粘的血,逐渐的崩溃,(真的很心疼那些缉毒警察和卧底),也变得自卑,觉得自己是个烂人,辰辰像个小太阳,是他深陷泥沼中唯一的光和希望。所以,我可能会有一个番外,就是有点救赎文的意思,纯纯后期受宠攻,(会有车)带着攻走出那段阴霾的日子,然后酿酿嫱嫱。

         以上废话就是说,我可能之前说六七篇就能完事,又不太可能了,越写越多了........


☺☺☺依旧是想看评论的一天,哦莫,还有红心


💤无名氏💤

一小段心跳。好像有一点乱。

一小段心跳。好像有一点乱。

💤无名氏💤

无问5

小众xp,虐心脏,第一人称预警

写手本人并无相关经验,全文纯属胡编乱造

仅供娱乐,切勿模仿!不喜勿入

  

  

  

  

  

  

  

  

  

  

  

  

  

  

  

  

  

  

  

  蒋巍端来了蒸饺和小米粥,粥里还加了红枣和枸杞。

  看着好看闻着也香,都是我不爱吃但又适合我吃的。

  再不领情就显得过分了,于是我全吃了。

  我放下碗筷:“厨艺可以啊,蒋少。”

  他收着碗筷,瞥了我一眼:“你都不喜欢。”

  居然被发现了,不得不说蒋巍眼力惊人。

  他问:“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认为回答这个问......

小众xp,虐心脏,第一人称预警

写手本人并无相关经验,全文纯属胡编乱造

仅供娱乐,切勿模仿!不喜勿入

  

  

  

  

  

  

  

  

  

  

  

  

  

  

  

  

  

  

  

  蒋巍端来了蒸饺和小米粥,粥里还加了红枣和枸杞。

  看着好看闻着也香,都是我不爱吃但又适合我吃的。

  再不领情就显得过分了,于是我全吃了。

  我放下碗筷:“厨艺可以啊,蒋少。”

  他收着碗筷,瞥了我一眼:“你都不喜欢。”

  居然被发现了,不得不说蒋巍眼力惊人。

  他问:“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认为回答这个问题有任何意义,忙说:“碗我来洗,我来。”

  “该出发了,放厨房迟点有人洗。”

  也是,少爷会搞吃的给别人吃已经很稀奇了,哪还需要亲自洗碗。

  后来蒋巍的司机来了,载我俩去了他们分公司,蒋家的私人飞机就停在写字楼后边空地上。

  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其实我还挺好奇,又不愿显得没见过世面一样视线到处乱飘,只好低着头检查文件里边有没有疏漏,时不时转头看看窗外的风景。

  蒋巍坐在我对面,桌上摆着笔记本。他大部分时间盯着显示屏,偶尔瞥我两眼。当我不经意间对上他的目光,他就会问我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哪敢休息,小蒋总都还在忙。

  况且早上我吃多了,胃有些难受,心跳偏快,想闭目养神也难。

  后来下了飞机,直奔会议室开会去了。开会开了三个小时,我感觉胃里越来越疼了,疼得心脏也不太舒服。

  我将手臂横在胸腹间压着胃等放工,结果散会时听见赵总说要聚餐庆祝。我不能不去,去了肯定得喝酒。幸好下午还要继续搬砖,应该不用喝太多。

  一散会蒋巍就坐上飞机不知往哪飞了,留下几个他们的工程师和设计师跟我们一块聚餐。

  现在我正望着一桌子菜暗暗叹气。

  由于小时候有几回被我爸踹得胃出血,我胃一直不太好,时常一进食就难受,久而久之对美食失去了兴趣,而且我习惯一个人吃饭,人一多我就吃不下,所以聚餐对我来说跟上刑差不多。

  勉强夹了两口菜,又被迫喝了三杯酒,我坐到角落里努力回想自己到底把胃药放哪了,脑子不太转得动,因为人快要疼晕了。

  好像听见有人跟我说话:“煦哥,煦哥?”

  我抬眼一看,是蒋氏集团的梁工。

  “这是我们小蒋总叮嘱我一定要给你带到的。”

  他仔细看了看我的脸色,给我递了盒胃药就走了。

  蒋巍怎么会知道我胃疼?

  我也就偷偷摸摸用手臂压着胃,这都能让他发现?什么显微镜做的眼睛?

  吃过药之后,尽管知道它不可能立马起作用,我还是觉得胃痛随即减轻不少,心口也没那么难受了。

  想给他发个谢谢的中老年表情包,但是点开对话界面又不想发了。

  这时他突然给我发来一条信息:少喝点。

  不知道该回什么,干脆就没回。

  由于下午约了客户,我从聚餐的地方撤得比其他同事早一些。当我走出来,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又一点一点活过来了。

  见完客户,我顺路去工地待了两个小时,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回公司继续写报告书。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又是平淡而充实的一天。

  我收拾了一下桌面的文件,看见抽屉里梁工给的那盒药,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蒋巍。

  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忙。

  蒋总本来并没有打算让蒋巍来当接班人,也就前段时间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蒋巍一直很低调,过去那么多年媒体甚至连他一张正脸照都没有拍到,能搜到的都是蒋家二少的照片。

  那是跟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和他长得一点也不像。

  我又想起今天下午所听到的同事闲聊的内容:小蒋总的生母在他刚出世没多久就出了意外走了,才过了半年,蒋总就给他找了继母,后来又一直在外打拼,留他和继母以及继母所生的两个儿子待在一起,由此可见这些年来小蒋总过得并不怎么样。

  我想起我没回他信息,不理人好像是不太好,况且这还是小蒋总。

  拿起手机随便发了个揉搓狗头的表情给他。

  能用表情包就绝不打字,这是我保持轻松网聊的诀窍,也是把天聊死的有效手段。

  果不其然,他没再发信息给我。

  过了一个月,我照常在论坛发帖邀人实践,蒋巍突然找上了我。

  “你就当不认识我,我们再来一次。”

  “这恐怕不行,蒋少你约别人吧。”

  然后他发了张照片给我。

  是那天我和他一起喂过的流浪猫。他抱着它,拍摄场景是他住的地方。

  我不无惊讶:“你收养了它?”

  “你可以来看看它,我把它养胖了一些。”

  我犹豫了两秒,还是决定前去看一看。

  

                                                          

好像是前天晚上更新了没人理就全改了。要共情莫煦确实挺难,他那清奇的脑回路,我也是头疼(;一_一)他俩压迫和针刺都玩过了,不知道还有啥花样,看官有什么建议吗?

面具讲电影
调皮的内脏!如果心脏和大脑不合你知道自己会怎样吗?内部运作
调皮的内脏!如果心脏和大脑不合你知道自己会怎样吗?内部运作
面具讲电影
拘谨的大脑!调皮的心脏!矛盾的内脏带领你重新认识生活!
拘谨的大脑!调皮的心脏!矛盾的内脏带领你重新认识生活!
懒得想名字了bala

在所有人里我最讨厌你,在所有怪物里我最爱你

邪神为他唯一的信徒百舍重茧

回忆与黑暗,痛苦与希望

冰凉与滚烫的躯体相贴

肌肤下跳动同样节奏的心脏

“白柳,看着我。”

滋啦——

燃油与硫酸烧灼腐蚀

神缓缓抬头露出他银蓝眼眸

“不要害怕死去的我,也不要讨厌活着的我。”

“我爱你。”“白柳。”

邪神为他唯一的信徒百舍重茧

回忆与黑暗,痛苦与希望

冰凉与滚烫的躯体相贴

肌肤下跳动同样节奏的心脏

“白柳,看着我。”

滋啦——

燃油与硫酸烧灼腐蚀

神缓缓抬头露出他银蓝眼眸

“不要害怕死去的我,也不要讨厌活着的我。”

“我爱你。”“白柳。”

秒速科普
如果你的心脏以光速跳动会发生什么?
如果你的心脏以光速跳动会发生什么?
西米电影
从来没看到过,一个人的心脏竟然长在肚子上!
从来没看到过,一个人的心脏竟然长在肚子上!
果果影视推荐官
囚犯医生03:科长为拷问犯人竟然给犯人注射药品,心脏衰竭而亡
囚犯医生03:科长为拷问犯人竟然给犯人注射药品,心脏衰竭而亡
高小彬
疯狂医生主宰犯罪世界,出租心脏获得巨额财富《罪恶黑名单》
疯狂医生主宰犯罪世界,出租心脏获得巨额财富《罪恶黑名单》
晓杰侃电影
女子吃下一颗怪物心脏,治好了不孕不育,可生出的孩子却让她后悔
女子吃下一颗怪物心脏,治好了不孕不育,可生出的孩子却让她后悔
热河春上
燃烧心脏吧!火之神炎舞!上弦经费之战开启【鬼灭之刃】
燃烧心脏吧!火之神炎舞!上弦经费之战开启【鬼灭之刃】
💤无名氏💤

无问4

小众xp,虐心脏,第一人称预警

写手本人并无相关经验,全文纯属胡编乱造

仅供娱乐,切勿模仿!不喜勿入

  

  

  

  

  

  

  

  

  

  

  

  

  

  

  

  

  

  

  

  

  后来我吃过药半卧在沙发上歇了半小时。之前是实在坐不住又不能躺下,没办法才靠他怀里的。今天天气有些热,当时就热得他满头是汗,为了照顾我还一动也不敢动,空调也不能开,委实难为他了。

  我用工作号回了几条信息,见时间差不多了,切回私人账号给他转了两千块钱,作为这两次配合我实践的辛苦费。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能让我找回一点掌控感。...

小众xp,虐心脏,第一人称预警

写手本人并无相关经验,全文纯属胡编乱造

仅供娱乐,切勿模仿!不喜勿入

  

  

  

  

  

  

  

  

  

  

  

  

  

  

  

  

  

  

  

  

  后来我吃过药半卧在沙发上歇了半小时。之前是实在坐不住又不能躺下,没办法才靠他怀里的。今天天气有些热,当时就热得他满头是汗,为了照顾我还一动也不敢动,空调也不能开,委实难为他了。

  我用工作号回了几条信息,见时间差不多了,切回私人账号给他转了两千块钱,作为这两次配合我实践的辛苦费。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能让我找回一点掌控感。至于对方收不收、看见我转账会有什么想法,我并不在乎。

  心口不时传来类似电流经过时的那种酥麻感,以及逐渐缓和的疼痛,都在我的承受范围内,算不上难受也算不上舒服。

  然而当我站起来试着稍作活动,心脏立马又乱跳一气,撞在胸壁上撞得咚咚作响,我只好坐了回去。

  这时他从厨房走了出来,端了个木制托盘,上面摆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多谢款待,可惜我没胃口,你吃吧。”

  “你刚才干吗了?怎么又喘成这样?虽然你喘得很好听,但也不能总这么喘。好好歇着,别再乱动。”

  我不是第一次听见同好称赞我喘息声好听,只是听到他这么说,我总感觉哪里有点奇怪,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怪。

  “我明早要回公司开会,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

  我缓缓站起来,勉力稳住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好不容易走到门边,被他给拦了下来。

  “是跟蒋氏集团的项目负责人开会?他们还说他们的小蒋总会来是吧?”他突然给我递了张名片,笑着说:“确实是我想见你,但我已经见着了。明天我送你回去,刚刚在厨房就已经跟你们赵总打过招呼。别怪我擅自做主,我是担心你这状态在飞机上会出事。”

  这么一段话信息量实在有些大,我瞥了一眼名片上的蒋巍二字,登时眼前一黑。

  这可不就是蒋氏集团太子爷的名字吗……

  掌控感直线下跌,跌至谷底。我恨不能直接从门缝钻出去,但我又惹不起赵总要抱的这条镶金大腿。我爸让我跟着赵总好好混,要是饭碗丢了——一朝回到解放前,他还不得把我活活打死?

  蒋巍啊蒋巍,你是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蒋氏集团的小蒋总?

  我想起了我刚给他转的两千块钱,显然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这次过来住的酒店是蒋氏集团提前安排的,街头喂猫时的“偶遇”,估计也是他安排的。他当时说他来这出差,回自家分公司也叫出差?我属实不太理解。

  不过他攥紧我手腕说想要我帮他的那种神态,并不像装出来的。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没有固定玩伴,约过很多个同好,每个不会超过两次,然后就断得一干二净,换下一个。我是觉得熟了就不好玩了,没想到还会遇到明明准备好再也不见,转眼间就变得跟我知根知底的。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我的心脏率先做出了反应,在它胡乱抽搐片刻之后,我直接晕了过去。

  这回丢脸丢大发了。他肯定会觉得我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是被他吓晕的,实际上我只是有些焦虑。

  不过我也没晕多久,转醒时人还在原地。蒋巍把我搂在怀里,不敢移动我。

  心脏还在难受,我抬手按住它,发觉自己半边身体都在发麻。听见蒋巍在说话,但我听不太清。

  “小蒋总,待会再说,现在听不清。”

  持续耳鸣,脑袋也晕得不行。

  过了一会,我才听清他是在叫我名字。

  “小蒋总,怎么了?”

  “别这么叫我。”

  “蒋少?”

  “再换一个。”

  “……巍哥。”

  “你确定你自己没事么?能动吗?”

  我点点头,他居然直接把我抱了起来,抱到了他的床上。

  蒋巍:“你将就一晚,我睡沙发。”

  “这怎么能行?我再歇一会就可以回去了。”

  “要不然我跟你挤一挤,这床睡两个人也行。”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

  好家伙,没等我起身,蒋巍直接躺我旁边了。

  他说:“睡吧,睡醒应该会感觉好一些。”

  我叹了一口气,偏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

  好吧,躺半个小时我就溜。

  打算是这么打算的,后来我居然睡着了,直到天亮才醒。

  半点少爷架子都没有的蒋少已经在厨房做早饭了。

  我也缓缓爬了起来,身上确实舒坦不少,就是还有些头晕胸闷,这我早就习惯了。昨晚没吃东西,血糖低才是正常的。

  看见洗手池边上放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我果断拆了,开始刷牙洗脸。

  打工人,今天还有很多活要干,得振作一点。

  

  

                                                                    

525快乐

剧情不可避免地走向狗血了哈哈哈(。

清酒孤欢映剪辑
独女君未见第1季:真正的女勇士,敢于在仇人生日送上心脏大礼包
独女君未见第1季:真正的女勇士,敢于在仇人生日送上心脏大礼包
柠檬小剧场
大姐体内有根针,距离心脏只有1毫米,活着就是奇迹
大姐体内有根针,距离心脏只有1毫米,活着就是奇迹
奇文魅剧
工地施工放出千年猫妖,如丧尸一般攻击人类,心脏是其要害,恐怖
工地施工放出千年猫妖,如丧尸一般攻击人类,心脏是其要害,恐怖
奇文魅剧
工地施工放出千年猫妖,如丧尸一般攻击人类,心脏是其要害,恐怖
工地施工放出千年猫妖,如丧尸一般攻击人类,心脏是其要害,恐怖
奇文魅剧
工地施工放出千年猫妖,如丧尸一般攻击人类,心脏是其要害,恐怖
工地施工放出千年猫妖,如丧尸一般攻击人类,心脏是其要害,恐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