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花音

419浏览    22参与
冰岛老酸奶

儿童节

wonderlan girl+一点心花音~

儿童节

wonderlan girl+一点心花音~

Triste 旧约

翻早期四格时发现的粮

p1转自微博@BangDream每日推


翻早期四格时发现的粮

p1转自微博@BangDream每日推


企鹅牙

☁️


(画师@Laika,发出已授权)

☁️


(画师@Laika,发出已授权)

企鹅牙

拍照📱


(画师@苹果箱ringo,发出已授权)

拍照📱


(画师@苹果箱ringo,发出已授权)

企鹅牙

【心花音】玻璃糖

CP心花音,暗恋梗。


  水果硬糖盛放在玻璃罐里,贴着杯壁滚动着,发出“咕咚”的声响;糖纸在阳光下散射出晶亮的、炫目的光辉。


  很漂亮,也很独特。


  将指腹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方,缓缓滑动垂置在桌面上,松原花音轻轻叹了口气,眼里流露出迷茫的情愫。


  “呜…能把这些糖果全都送出去就好了呢。”


  到全部送出去了,就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心情吧。


  她垂下眼睫,将玻璃瓶揽在怀里,下颔抵贴着软木塞,蜷起的脚尖轻轻摩挲着。...


CP心花音,暗恋梗。


  水果硬糖盛放在玻璃罐里,贴着杯壁滚动着,发出“咕咚”的声响;糖纸在阳光下散射出晶亮的、炫目的光辉。


  很漂亮,也很独特。


  将指腹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方,缓缓滑动垂置在桌面上,松原花音轻轻叹了口气,眼里流露出迷茫的情愫。


  “呜…能把这些糖果全都送出去就好了呢。”


  到全部送出去了,就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心情吧。


  她垂下眼睫,将玻璃瓶揽在怀里,下颔抵贴着软木塞,蜷起的脚尖轻轻摩挲着。


  这份蕴藏着不安的、柔软的感情。

  




  皮鞋底蹭在松软的雪上,留下浅浅的痕印,松原花音提好制服包带、停靠在电线柱边,揣放在羊角扣大衣口兜里的手指微微拢合,捧着轻而小的圆粒糖果。


  厚重的围巾裹在颈间,软软的针织毛线摩擦着,很温暖又踏实。


  在纯白的天空底下,细雪缓慢地洒在街道上,冰晶的屑粒薄薄洒满肩头和发梢。


  风带着凉意吹着裸露在外的耳尖,花音垂下眼睑,轻轻呵出口白气。


  她闭眼专注地聆听着;期待着那轻快的、清脆踢踏的脚步声,等下踩着雪会发出“吱嘎”的声音吧。


  “花音——久等了噢!”


  在街道末头的拐角处,明亮的、小小的光斑跃出,缓缓地移动。


  弦卷心高高地扬起手,在远处对她露出微笑,提负在肩上的制服包因为跑动剧烈地颠簸着。


  下意识地握紧手,花音睫毛抖了抖,挺起脊背向前走了几步,直到少女走到她的面前。


  “…心心。”花音柔和地弯下眼角,露出有些羞怯的笑容,轻轻呼唤道。


  “那个…这样会有点冷的呢?”望着弦卷心冻得有些彤红的鼻尖,她小声说着、边解下自己的围巾,给对方戴上。


  流苏垂在彼此的中央,在半空里微微晃动。


  “哇——果然好暖和呢!好开心!”心高兴地笑起来,抬手拉下遮住下颔的围巾,眨动的眼睛摇动着光。


  “那一起走吧!还要去吃暖和和的烤红薯呢——”


  踮起脚尖提起步伐,心歪了歪头,对她伸出了手。


  ……


  买好红薯后并肩走在一起,二人的手肘无意地摩擦着,布料轻轻地蹭过彼此,花音微许紧张地捏紧糖果,掌心有些发热。


  心捧着有些烤焦的、外皮酥脆的红薯,掰开递给了她。


  “花音,到公园里的凉亭坐坐吧!”她这么提议道。


  “…嗯!”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花音接过红薯、低头咬了小口。


  仍然冒着温暖的白雾、甜糯的红薯在舌尖化开,果然很好吃呢…


  这么想着,就已经跟着心走到阴暗处圆亭下的长椅边、紧挨着坐下了。


  亭外白茫茫的,白雪落满细长的栏杆,相互依偎着的温暖身躯隐没在晦暗的阴影里,只有鼻尖旁被微弱的光照及。


  花音注视着外面正在飘落的雪花,风吹过时瘦弱的树枝摇晃着,轻轻地抖落下积攒的雪粒,余光可以看见随着心的身躯小幅度地晃动,她脸上忽明忽暗的光线也在移动、照亮了那双闪耀着的眼睛。


  吃完最后一口红薯,暖暖的、甜甜的香气仍然留在口腔里。


  “啊、明天好像要带伞了…”花音微微缩起肩膀,低头望着弦卷心左右摇着,又磕碰在一起的鞋尖。


  无意地抬起指尖抚摸着颈间的围巾,她垂下眼睫、声音轻轻响在空中。


 “嗯!毕竟雪会越下越大呢!”温暖地笑着,弦卷心侧头注视着她的眼睛,“我觉得下雪很漂亮噢!”


  “啊…那真是太好了。”花音微微笑起来,吐出的音节模糊而柔和,“我也很喜欢这样的雪景呢…”


  “那个…对了,心心…”她垂眸望着少女的肩胛,有些紧张地开口,指腹摩挲着暖绒绒的围巾。


  想要再靠近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可以靠下你的肩膀吗?”柔软的舌尖抵在上颚,花音低低吐出了口气。


  “嗯——当然可以哦!”心轻快地说着,将身躯挪动着靠近了点,紧紧贴挨着她,“这样会不会就暖和了些呢!”


  身躯有些紧绷着,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花音扬起指尖,将滑落耳侧的水色发丝别开。然后她慢慢低下头,侧颔轻轻靠在少女的颈边,小心地把重量倚在对方身上。


  呜…感觉有点像在撒娇,很不好意思。


  小腿向长椅内侧缩靠,花音静静地呼吸着、有些开心而羞怯地眯起眼,“…果然跟心心在一起就可以很让人安心呢。”


  弦卷心眨了眨眼。


  “能给花音带来力量那真是太好了!”她轻松地伸直小腿,又肯定地点了点头,高兴地笑起来,“所以以后也一直微笑着吧!”


  …真的好亮眼呢。


  一直都在被这样的光辉照耀着,沐浴在身上,源源不断地、给予着我勇气的存在;之后就这么说吧。


  松原花音柔软地想着,她坐正身躯,指尖探入口袋翻动着,拾起小小的糖果放在手心,又伸出手放在心的手里。


  “哇呜——是可爱的糖果!”心亮起了眼睛,扬起尾音,雀跃地说道,“我很喜欢噢!谢谢花音!”


  “真的好开心啊——”她转过头,对花音露出了明亮的笑容,牵住了她的手。


  “对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尽管口袋已经空了,胸腔里却被填满了软乎乎的、云朵般的思绪。


  真好呢…


  回握住那温暖的指尖,花音弯起眼尾,脸上浮现出笑容。


  “嗯…!”




  想要传达到的这份心情,像阳光下的糖果一样、亮晶晶地闪耀着。

企鹅牙

童话🎠


(画师@栗饼,发出已授权)

童话🎠


(画师@栗饼,发出已授权)

企鹅牙

【心花音】神明

私设,走失的少女和守护神的故事。


Chapter 1


  斑斓的和服色彩挤簇着绽开鲜花,闹哄哄的说话声填满道路,夹杂着木屐敲击地面的清脆声响,树上卧伏的蝉也在悠悠鸣叫。


  每年的夏日,村镇里都会举办起时长三日的祭典,因为据说神明是个喜欢热闹、喜欢笑容的孩子。


  身体被推搡着随人群流动,松原花音稍稍用力地攥紧荷包,抬眼不安地望向天空:橘红色的晚霞渐渐消弭,露出幽黑的夜幕,其下燃亮的是店铺点燃的明黄灯火。


  再四处看了看,已经完全找不到人了…...


私设,走失的少女和守护神的故事。




Chapter 1



  斑斓的和服色彩挤簇着绽开鲜花,闹哄哄的说话声填满道路,夹杂着木屐敲击地面的清脆声响,树上卧伏的蝉也在悠悠鸣叫。


  每年的夏日,村镇里都会举办起时长三日的祭典,因为据说神明是个喜欢热闹、喜欢笑容的孩子。


  身体被推搡着随人群流动,松原花音稍稍用力地攥紧荷包,抬眼不安地望向天空:橘红色的晚霞渐渐消弭,露出幽黑的夜幕,其下燃亮的是店铺点燃的明黄灯火。


  再四处看了看,已经完全找不到人了…


  有些忧心地垂下眼角,花音微垂着头,屏着呼吸努力地从人群中挤出,停靠在留出少许空地的灯柱旁。


  虽然好像有些害怕…但好像只能等一下了吧?这么想着,花音轻呼出气,将手缩回身后,略微紧张地扫视着过往的路人。


  “嗯——你也是走失的孩子吗?”


  甜美而明快的少女嗓音在半空响起,花音身躯颤抖了下,随即疑惑地环视着周围:没、没有人…?


  “呼呼,在上面噢!”那个孩子继续说着。


  “唉…?”尽管感到不可置信,花音依旧缓缓地抬起了头,然后睁大了双眼。


  呜呜…真、真的在上面…!?


  无拘束地漂浮在流动的人群上方,身着暖黄绣花和服的少女翻了个跟斗,撑坐在路边的广告牌上,然后她晃动着小腿,微笑着望下来:尽管被白狐面具遮去上半部分的面庞,却可以看见高高翘起的嘴角,和灵动的金黄双眸。


  看上去明明是个该比自己小的孩子呢…


  只是身影却有些淡淡的,像亮色的光束颗粒凝聚在一起,看上去飘渺模糊,好像快融化在光里;浮动着的和服衣摆也拖长着散逸的雾气,放射着微弱的、如同萤火虫般忽隐忽现的光。


  “是和家人走散了吧?”少女肯定地说道,轻松地从高处跃下,足尖点浮在花音面前的空中,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睛。


  “那我们去找你的家人吧!”


  “呼哎…?真…真的可以吗?”花音咬住嘴唇,犹豫地询问着。


  “这是可以做到的事情噢!”这么说着,少女前倾下身,指尖轻轻放在她的手背上,然后将她拉起。


  “毕竟找不到家人应该很焦急吧?那么现在就出发吧!”足底落在地面,少女高兴地眯起眼,不容置疑地紧紧握住她的手,然后钻进人群里,迈步跑了起来——


  这…这就开始了吗?


  “呼唉唉唉…那个,请慢一点点——”松原花音紧闭住双眼,涨红着脸跌撞跟在少女背后跑着,手中提着的荷包也在甩动。


  太、太奇怪了…


  像是对此没有察觉似的,路人都仍然在笑谈着、自如地继续行走。但,但此刻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了,因为好晕呜呜…


  花音胸腔起伏着,微微喘着气,抬着头在晃动的光影里看着少女的背影,然后屈了屈手指:啊,在被握着…


  而且出乎意料地很温暖,传来了令人安定下来的体温。


  花音捏紧荷包吊带,感觉轻轻地松了口气。


  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感受着温暖的风呼呼吹过脸颊,松原花音抬起眼,恰巧和回过头来的少女对视上,看到对方面具后的眼睛眨了眨。


  “对了噢!”她晃了晃牵着花音的手,“——我是弦卷心!”


  轻轻地在心底里重复着,花音抿住嘴唇,迎风小声而柔和地说道,“啊…我…我是松原花音。”


  “嗯?”弦卷心歪了歪头,像是并没有听清楚。


  “那个——我是松原花音!”手指不自觉地捏紧吊绳,花音稍稍提高了声音,努力地向她传递着。


  “是花音呢!”弦卷心微微笑起来,也稍许放慢下脚步,侧过身对她露出眼前的景象:啊,已经到广场了呢…可以看得见焦急不安的家人的背影。

  

  花音安心地舒出口气,望着身前停立下来的少女,将指尖搭放在胸口,带着笑意感激地说道,“那个…非常谢谢。心心…?”


  “找到家人就好了呢!”心高兴地笑着。


  她自然地松开二人紧握的手,踏跃在空中,身形飘动着望着她,心情颇佳地转了个圈。


  啊…望着面具少女飞浮着的身姿,花音忍不住想道:果然还是很神秘…


  “那快点去吧!你的家人肯定也很担心呢!”


  感觉好像真的被当作小孩子对待了呢…


  这么想着,花音垂着眼睫,有些羞涩地握住自己的衣角,却也忍不住微笑起来。接着,她轻轻迈前了步,微吸口气提议道,“…要不要明天一起逛庙会什么的呢?”


  啊、说出口了…


  “嗯——可以噢!”弦卷心拍拍手,兴致勃勃地说。


  “我很喜欢夏日祭典的时候呢!在这里感觉大家都没有了烦恼,每个人脸上都有明亮的笑容,这样我也会开心起来,感觉全身都充满了活力!”心没有忧虑地笑着,对她摆了摆手,“那么——明天见噢,小花音!”




Chapter 2



  之后就很快地飞走了呢…脚尖点点地面,像变魔术一样擦着树枝枝头就不见了,感觉很了不起。


  …会是神灵一样的人吗?


  天色微微暗了下来,尽管是祭典的第二天,却还是显得很热闹,因为按往例今天也要在河边祈愿才对。


  暗自回想着,花音注意到路边店铺里彤红的苹果糖,不自觉停顿下脚步:在暖色的灯光下晶莹光亮,看上去很剔透漂亮。


  犹豫了片刻后、她立在店铺前,拿出零钱买了两支,再侧颔小口咬下右手举起的苹果糖,感受到舌尖泛起酸甜的滋味,略微满足地眯起双眼。


  好好吃…可虽然约定好见面,不知道心会在哪里呢。


  花音小口咬着糖果,一边慢慢走着,一边仔细观察起周围。


  在道路的拐角处,点点光亮被人影覆盖住、隐约从中透泄出来,恍惚间可以看见散着金芒的独特发色。


  稍稍加快脚步,松原花音小步跑起来,心脏因运动咚咚跳着,带着胸腔也在震鸣一般,气喘吁吁地穿过人潮到达街角。


  “心、心心…!”有些放松地垂下肩膀,花音开口呼唤道。


  侧脸隐现在光影里,弦卷心正蹲俯下身,耐心地拍抚着啜泣着的孩童的肩膀,手指着前方的方向,像是低头带着笑容鼓励地说着,“去吧!你的爸爸妈妈就在那里噢!”


  男孩呜咽着用手抹了抹眼睛望向不远处,然后跌撞着跑开,扑到了家人的怀里。


  专注地注视着这幅画面,心眨了眨眼,接着浮上半空,对着花音转过了身、高兴地笑起来:


  “晚上好呢,花音!”


  她将白狐面具调至了耳侧,露出的脸颊轮廓被渲上了昏暗的桔色暖光。


  周身沐浴在柔和的灯光里,心轻轻落在地面,好奇地捧握起她的手注视着,“哇呜!看上去好好吃呢!这是苹果糖吗?”


  “嗯…是的呢…因为感觉酸酸甜甜的,就想心会不会喜欢吃?”花音小声地说着,将糖果放在她的手里、微微弯起眼睛。


  “谢谢花音——我非常喜欢的噢!糖果也能给人带来笑容呢!”


  太好了,似乎是真的很高兴呢…低垂着眼注视着吃着苹果糖的少女,花音抚着胸口,暗自松了口气。


  即使是这样两个人静静吃着东西的时光,也感觉意外地令人安心;舌尖舔着甜滋滋的糖衣,然后小口地咬下,心情也会变得愉悦起来。


  “啊——对了呢!”在很快吃完以后、心突然牵起她的手,握在手里紧紧裹住,“今天的祈愿可是不能错过的噢?”


  然后她眨了眨眼,“要和我一起飞去那里吗?飞行也很令人快乐呢!”


  唉…?是飞行吗?还仅仅这么想着,手就被紧紧地捉住了。


  “呼唉唉唉…!心、心心,小心一点!”惊呼声从唇缝流出,花音的上身被带离起地面、脚尖虚点在空中,然后飞了起来——


  眼前的景色都飞逝而过,蝉鸣声、人们的交谈声还是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有躁动的风在耳边吹着;面色有点发白,心跳扑通、扑通的,喉咙也因为太紧绷着而无法发出声音。


  但有心在就会没事的,而且心也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


  紧紧地握住心的手,花音咬住嘴唇、一点一点低下头,小心地向下面望去,然后眼里流露出惊异。


  “好漂亮…”她忍不住小声地说。


  通明的灯火像腰带般环绕着漆黑的山峦,红黄的模糊光斑铺满视野,即使是高处的密林、也偶尔点缀着爬山人手擎的小小星焰。


  那条小小的、波光粼粼的河流傍依着村镇外围,河面上已经点燃了正向远方游去的无数烛光。


  “所以不用感到害怕的噢?”用认真而温柔的口吻说着,心安慰着她,“因为我会守护着花音的!”


  虎口被少女的指腹安抚似地摩挲着,那只手传递过来的触感温暖而坚定。


  花音微微侧过头,望着弦卷心拨至脸旁的白狐面具,作为回应地捏紧她的手,垂眼温柔地“嗯”道。


  “真好啊…被心心这么握着,感觉我也有勇气了呢。”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弯起来,带上了笑意。


  果然很神奇呢…守护神什么的。


  低头看着两人紧紧相扣的十指,可以看得见那点淡淡的光粒,拖着尾巴在指尖似乎要消弭掉,就由不住更加握紧了点。


  “花音,快到了噢!抓紧我!”心突然叫住了她。


  “…嗯!”花音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么——来了!”心兴奋地扬起声音,牵扣住她的手俯冲下夜空,衣角凌凌飞着,吹拂起巨大的声响。


  发丝被吹乱散在背后;半阖起双眼,花音紧张地期待着,发现周围的风渐渐变得柔和下来,然后二人平安地落在了空地上。

  

  “…心心真的很厉害呢!”努力忽略去晕乎乎的感觉,花音稳住身躯感慨着。


  “呼呼——那么我们快去吧!”心将两手放置在腰间,笑容满面地说道,“要是花音祈愿了的话,就能实现花音的愿望了呢!”


  接着,心便提起脚步,雀跃地向前方走去,肩膀处有些被树枝遮住、垂落下小小的阴影。


  许下的愿望…真的都可以实现吗?花音仍然停留在原地,她将手轻轻放在胸口,垂下眼睛,有些松动地想着。


  但果然还是想要相信一回呢…


  这样想着,她抬起了头,坚定地跟随在少女身后,追上了她的背影。


  ……


  在河滩边轻轻蹲下,花音手拿着刚刚写好的红纸条,低头专注地叠着纸,折出小巧的船舟。


  然后她屈膝跪磕在鹅卵石上,眼睫颤动着望着手里的纸船。


  弦卷心撑抵着头,在空中转着圈,眼里充满兴奋,“是小船呢!”


  “…是的,心心喜欢吗?”花音微微地笑起来。


  “很喜欢!承载着希望的话,便会让人觉得幸福呢!”


  花音虔诚地将纸船放置在河面上,看着水流承负着小船缓缓流动,将两手合拢握住,垂在胸口,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满怀期冀地默念着自己的愿望。


  静静呼吸着,除此之外心无旁骛,仿佛全身都松弛而变得宁静下来,一瞬间只听得见蝉清脆的鸣声和流水的声音。


  花音缓缓地睁开眼,将目光投向河面:消失在安静燃烧着的几盏烛光间,小船也已经游走了。


  她侧目向身旁望去,才发现心也挺直脊背,安静地跪坐在她的身旁,嘴角仍然高高上扬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目光,她睁开眼睛,望过来笑着说道,“我知道了噢——花音的愿望!”


  “…一定会实现的呢!”她这么说着,亮色眼睛里反映出来的光影模糊。


  微微挪动着腿,弦卷心将上半身凑过来,轻轻握住花音的手腕,然后将她的掌心摊开朝上,指尖落在肌肤上慢慢勾画着,眼神很专注。


  “那个…心心在写什么呢?”掌心有些痒痒的。花音注视着少女,小声地开口。


  “嗯——是能给花音带来微笑的咒语噢!”落完最后一笔,指尖轻快地敲了敲,弦卷心笑了起来。


  “啊…是这样吗…”花音呼出了口气,也跟着露出笑容:虽然还是有些不懂,但也会因此想要微笑呢…


  “嗯…今天果然也是很开心的一天呢!”望着越来越稀少的游人,心立起身来、背负着手,轻盈地跳到了河对岸。


  然后她站在对侧,微微低下头来,垂下的长直发尾在空中晃着。


  “——那么,明天见吧,花音!”


  “明天就是祭典最后一天了呢,到时候也要一起玩噢!”


  这么说着,心翘起嘴角,抬手戴上了色泽温润的白狐面具。


  “明天到山上去看看吧?我有想带花音去看的地方呢!”


  河面的烛光仍在闪烁流动着,散出的光圈模糊不定,遮挡住岸对面的景色,伴随着尾音落下,弦卷心的身影也消融在柔和的光中。


  而掌心里,好像还停留着少女写字时指尖留下的痒麻触感,轻轻地落在心上。




Chapter 3



  在全身镜前思考了稍许,松原花音换穿上纯白连衣裙,围上水色披肩,才怀揣着紧张出了门。


  拿了小手电筒以照明用,花音小跑到山腰下,鼻尖渗出细汗;她驻足在夜灯下,微微焦急地等候着,脚尖无意地磕敲着地面。


  …肩膀那里忽然隐约有丝光亮。


  “…呜呜!”松原花音惊呼出声,本能地抖了抖。


  “久等了呢!花音!”心将下巴轻轻磕碰在她的肩膀上,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便伸出手将她拉起,“因为有点等不及了,现在就一起去吧——”


  “唉…?”尚且没有反应过来,花音疑惑地歪了歪头。


  随即她睁大眼睛,下意识捂住裙边,晕乎乎地就被带到了空中。


  ……


  是段有点长又不好找的路呢…双足点落至地面,花音回想起刚才的路程,有些庆幸地松了口气。


  停在萤火虫萦绕着,散着微弱光芒飞翔着的湖面前,四周被漆黑的树林包围着,只有条小石径延伸进来,入口处的大圆石上留着盏已熄灭的小灯。


  有条长石凳在波纹不兴的湖面前孤独地伫立着,旁边好像蒸着淡淡的雾气;弦卷心率先轻快地走到椅前坐下,然后高高扬起手臂,对花音晃了晃。


  “啊…我来了…!”急忙地说着,花音轻轻吸了口气,加快步伐赶到她的身边,压住裙边坐下。


  “花音今天很可爱噢!”将目光转过来,心真诚地说道,眼里倒映出自己的模样。


  “唉?没,没有啦…”耳尖有点烧红,花音将手垂放在膝上,吐出口气。


  “是真的呢!”心眨着眼睛,又将视线投向湖面。


  “这里——其实是我最开始醒来的地方噢!”她伸直小腿,在半空里晃着脚尖,注视着湖水的眼睛反射着荧光,像摇动不定的星火。


  似乎伸出手想要去碰易碎的湖面,弦卷心又缩回手来,转身望着花音笑着。


  “然后看见小镇里大家的笑容,就很想去守护这样美好的东西!每年的祭典也都热热闹闹的,我也都很开心尽兴!”


  “能遇到花音也是意外的惊喜呢!之前花音所说的愿望、我也有好好的在聆听噢!”


  她伸出手腕,解开左腕上缠绕的红绳、仔细捆在花音的手上,指尖触及到皮肤时有点凉意。


  “嗯——这样就可以了!”心放心地笑了起来,“这样就不会走丢了呢?”


  花音微微蜷住手指,缓缓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手指,却被心反手握住,用温凉的温度将其包裹着,光色的粒子在她的指尖迅速流逝。


  “有让花音烦恼不安的事情,就多在心里默念几遍我的名字吧?我想要给花音带来快乐!”


  然后她抬起头,露出了让松原花音最为熟悉的,明亮的笑容。


  “要变得勇敢而坚强起来呢!我也会持续不断地,把我的勇气都给花音的。”


  “那么这回是明年见了——花音!”


  将小指勾绕上花音的尾指,她靠近花音,与她额头相贴着,低头注视着自己正在如同烟雾般散去的身体,露出了微笑:


  “之后也要在一起噢!”


  ——这次攥紧手时,只留下了握不住的光粒,在指缝里滑落。


  萤火虫群仍然在湖面上振翅飞着,微弱的,点着小小的光芒,照亮潋滟的细细水波。


  腕上的红绳仍然静静贴靠着皮肤,被注入内心的暖流也依旧在徐缓地、温柔地流动着。


  睫毛颤动着,松原花音轻轻握住拳,亦轻声重复起那句愿望——


  想要一直在一起。


  神明大人。

企鹅牙

【心花音】我的眼睛如摄像头般反映着世界


  鼻尖若有若无地弥漫着湿润的,像夹杂着灰尘与鲜草味的空气气息。


  上身微微前倾着伸出窗台,心将两手的食指拇指伸直,对抵住比成框架凑举在眼前,伸颈仰望着雨后的天空:有几丝亮光隐隐从云层后探出。


  “啊啦…”侧颔看向墙面的时钟,心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着的眉舒展开。


  “——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呢!”


  心将置放在旁侧的制服包挽上肩,脚步轻盈地走出了教室。


  教学楼外的景色拂扫去先前淡淡的灰霾,变得更加明亮;路边结伴的女生侧着身亲密...



  鼻尖若有若无地弥漫着湿润的,像夹杂着灰尘与鲜草味的空气气息。


  上身微微前倾着伸出窗台,心将两手的食指拇指伸直,对抵住比成框架凑举在眼前,伸颈仰望着雨后的天空:有几丝亮光隐隐从云层后探出。


  “啊啦…”侧颔看向墙面的时钟,心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着的眉舒展开。


  “——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呢!”


  心将置放在旁侧的制服包挽上肩,脚步轻盈地走出了教室。


  教学楼外的景色拂扫去先前淡淡的灰霾,变得更加明亮;路边结伴的女生侧着身亲密地交谈,脸上的微笑在行路灯下被照上淡淡的鹅黄暖光——这样也很棒呢!


  踢踏着皮鞋尖,心踮起脚,绕过路面的水潭,垂散在背后的发尾被树叶垂落下的雨珠微许濡湿。


  风吹动着枝条摇晃着,叶子彼此摩擦发出哗啦的声响,投下的阴影照住头顶。微微加快步伐,心小步跃起来,足边溅起小小的水花。


  ——像和世界在跳着圆舞曲一样!一边这么想着,心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停住脚步,鞋底在地面上碾过,伸开双臂轻盈地旋转了一圈,周围的景色也在随之飞旋着,晶莹的露珠从空中坠下。这么新奇地看着四处,也会觉得今天果然是独特的。


  露出由衷雀跃的笑容,心哼起歌,继续沿着街道走着。




花音



  雨后的建筑像被浸泡着般,有些湿漉漉和暗沉,游走在街道上的车辆如同漂浮着的、有些晶莹的水母,在路面延伸出光粒的触角。


  …是,有点意外漂亮的景象呢,会让人心情奇妙地安定下来。


  便利店的灯光白亮而安静地照着,光芒隐约洒及玻璃窗外。


  花音轻轻呼出口气,小心地压住裙边,在扭蛋机前微微蹲俯下身,稍稍偏颔夹住肩颈间的伞柄。她将硬币投入缝口,接着屏住呼吸、专注地凝盯着已经开始颤动的机器。


  可以听到里面在剧烈地碰撞着,然后扭蛋机逐渐安静下来,滚落出密封的圆球。


  花音小心翼翼地扭开蛋体,有些紧张地先透缝缓缓向里面望去——是小小的,有着可爱蓝色的卡通水母。


  “真…真的太好了…”垂下因紧张而绷起的肩膀,花音轻轻地吐出口气,微笑起来,然后捏紧手中的扭蛋,放松地站立起身。


  在眼睛的余光里,破碎的光影飞逝而过,然后再次抬起头来时,视线就被明亮耀眼的金黄占据了。


  “唉…?小心心?”惊讶地低呼出声,花音微微睁大双眼。




心花音

  


  “太好了,果然是花音呢!”心嘴角上扬起来、高兴地微笑着,眨动着的明亮双眼注视着她,“是在这里玩扭蛋吗?我也好想试试噢!”


  “啊,小心心…等一等。”花音出声叫住了她。


  “那个,没有打伞沾上雨很容易感冒的…”语气柔和地说着,花音向前踏近了步,将伞倾斜在心的头顶上,脸颊有些泛红,“…心想要玩哪个呢?“


  心自然地调整好姿势和她并肩立着,然后开始兴致勃勃地观察起各个扭蛋机的模样。


  “嗯——是海洋生物呢!花音不是很喜欢水母吗?那样的话我也想送个水母给花音!”这么说着,心已经在海洋生物主题前的扭蛋机前蹲了下来。


  “咿、心心…”花音轻轻咬住舌尖,缩回了想要提醒的后半截,将握住扭蛋的手悄悄藏在身后,然后垂下颤动地眼睫,轻轻地说道,“…嗯,谢谢小心心。”


  

  结果在折腾了番后才扭到呢…


  小心地呵护捧着心递过来的水母扭蛋,花音温柔地由衷夸赞道,“…心心果然很厉害。”


  “下次就去吃水母冰淇淋吧!”心高兴地笑起来。伞下两人的距离很近,可以感受得到说话间温暖的吐息;视野也被缩得很小,只看得见彼此的眼睛。


  “那么,明天见噢!”


  “嗯…明天见。”将扭蛋放在胸口,花音微笑着。




  ——我的眼睛如摄像头般反映着世界,和与你约定好的明天。

暮醒晨昏

刚刚发错了(。)是摸鱼

刚刚发错了(。)是摸鱼

企鹅牙
“只是在她身边,就觉得心里暖烘...

“只是在她身边,就觉得心里暖烘烘,好像充满力量。”


官方四格漫画第161话

转载自微博@BangDream手游

“只是在她身边,就觉得心里暖烘烘,好像充满力量。”


官方四格漫画第161话

转载自微博@BangDream手游

暮醒晨昏
微量cp元素,想着如何做蛋糕的...

微量cp元素,想着如何做蛋糕的kanon

微量cp元素,想着如何做蛋糕的kanon

企鹅牙

【心花音】轻飘飘奶油蛋糕

心花音,小短甜饼产出机。

冷圈选手之倔强。


  松软的蛋糕蓬松而口感绵柔,表面暖乎乎地蒸出热气,之后要挤上滑腻的奶油,装点出可爱的拉花——


  乳白围裙的细带勾住柔软的腰身,微微挺直背,花音屈指抹去脸颊的面粉,眼尾惬意地弯起。


  “呼…这、这样应该会喜欢吧?”


  浓郁的白巧克力香气弥漫在厨房里,仿佛舌尖也可以品尝到那甜蜜丝滑的味道。


  头绳在忙碌中可能被蹭掉了,水蓝色的发丝松散地披在露出的白皙肩头,发尾也因此沾上了细碎的粉屑;将滑落的发丝别至耳侧,露出因为期...

心花音,小短甜饼产出机。

冷圈选手之倔强。


  松软的蛋糕蓬松而口感绵柔,表面暖乎乎地蒸出热气,之后要挤上滑腻的奶油,装点出可爱的拉花——


  乳白围裙的细带勾住柔软的腰身,微微挺直背,花音屈指抹去脸颊的面粉,眼尾惬意地弯起。


  “呼…这、这样应该会喜欢吧?”


  浓郁的白巧克力香气弥漫在厨房里,仿佛舌尖也可以品尝到那甜蜜丝滑的味道。


  头绳在忙碌中可能被蹭掉了,水蓝色的发丝松散地披在露出的白皙肩头,发尾也因此沾上了细碎的粉屑;将滑落的发丝别至耳侧,露出因为期待,有些激动而微微泛着粉红的小巧耳尖,花音低颔眨着眼望着逐渐冷却下来的面包,轻轻呼出口气。


  怀抱着有些害羞、迫切的心情,胸腔也像是洒上细砂糖,浸裹在甜滋滋的思绪里。


  花音的指尖搭在裱花袋表身,然后执握起,小心翼翼而专注地移动着手指,挤落下白绒绒的奶油花。


  “——花音!”


  心径直推开门走了进来,嘴里哼着快乐的小调;花音的手也随之不小心一动,歪斜地将白奶油斜拉出边缘。


  呜…糟糕,怎,怎么办?


  呜呜呜…无意地侧过身想要遮住蛋糕,花音撇下眉,微许紧张不安地注视着安详躺着的延伸拉花,露出担忧的神色。


  “花音!蛋糕做的怎么样呢?”心眨着眼,轻快跳着走到她的身侧,然后低下头凑近已然微微呆滞住的松原花音,认真地盯着她、眼里流露出探究。


  “啊呀…这样可不行呢!”心自语般地低喃了句,然后转过头望向半制作的奶油蛋糕,眼睛迅速变得明亮。


  “哇呜——花音做的好棒!”


  “哎…?这样也可以么?”有些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但感觉到心底已经稍稍舒缓了口气,花音仍然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沮丧、小声地提醒道,“心,有、有个奶油拉花没有做好…”


  “嗯——我看到了喔?但这很容易就可以解决的!”


  这么说着,心做了个令人意外的动作。


  用指尖勾去多余的奶油,心低头思索稍许,然后微笑着点在花音的鼻尖上,眼睛亮晶晶的、泛着熠动的波纹。


  “这样花音就是小花猫了呢!”


  “呜…?”双膝微微屈合,并拢在一起,感受到因距离极其贴近,少女喷洒在肌肤上的温热呼吸,松原花音的身体僵直住,手无处置放地贴依在胸口。


  “呼呼,不觉得很可爱吗?小猫咪什么的!”心眯起眼睛,因为高兴而点着头,望着那小小的奶油。


  “嗯——对了,似乎有教过不能浪费呢!”


  …“呼唉唉”的惊呼声流出唇缝。


  像是灵光一闪,心突然前倾下身,闭着眼轻轻啄吻了下她的鼻尖,然后又飞快地扬起腰,微笑着注视着已然满面红赤的松原花音。


  “虽然花音刚刚觉得这是失败什么,但我觉得是大成功噢——”


  “你看,我不是还吃到了额外的奶油嘛,真的很好吃呢!”


  会让周身像奶油般轻软地漂浮起来,那般甜美的、羞怯的心情。


  花音晕乎乎地,微微抿住嘴唇,指尖扬起抚摸了下鼻尖:真…真的吗?


  “那…那真的太好了呢。”有些不敢确信般的、花音小声说道。


  “是的!谢,谢,款,待喔——♪”一字一顿地如此说着,心的脸上绽放出笑容,闪耀的明黄色再次浮现在眼里。

企鹅牙

【心花音/kkkn】从零开始做魔法少女

花音中心,CP心花音,奇思妙想魔法少女联动。

冷圈选手之倔强。


  “我们Hello Happy World,找到了能百分百给所有人带来快乐的方法噢——!”


  “那就是,从现在开始,大家——一起做魔法少女吧!”


  眼睛因为兴奋而有些闪熠,双手叉着腰际,弦卷心高高扬起右臂,张开五指做出宣言。


  ……


  “呼哎哎哎哎哎?”松原花音紧握着的鼓棒被松开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呜呜…真的要这么办吗?无措地蹙...

花音中心,CP心花音,奇思妙想魔法少女联动。

冷圈选手之倔强。



  “我们Hello Happy World,找到了能百分百给所有人带来快乐的方法噢——!”


  “那就是,从现在开始,大家——一起做魔法少女吧!”


  眼睛因为兴奋而有些闪熠,双手叉着腰际,弦卷心高高扬起右臂,张开五指做出宣言。


  ……


  “呼哎哎哎哎哎?”松原花音紧握着的鼓棒被松开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呜呜…真的要这么办吗?无措地蹙起眉,她如此晕眩地想着。


  真,真是梦幻呢,在Hello Happy World的每天。






成为魔法少女的第一天



  蛋糕裙褶像云朵般轻软而蓬松,被紧裹的腰间系着的巨硕蝴蝶结垂下飘带,蔚蓝的水钻点缀在丝质布料表面。


  怎…怎么看都很不好意思吧。


  被迫握住了配套的宝石魔法棒,花音垂下眼角、“呜呜”地小声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当然噢——明明这样很漂亮不是吗?”心蹦跃着凑近,将手背在身后前倾着身躯,专注地凝神盯着她。


  啊…心也换上了呢。


  下意识地转过头扫视过,花音小小地呼出口气:好,好可爱…


  纯白的长披风被系扣在颈间,心穿着同样花纹繁复的澄黄公主裙,胸前点缀着琥珀石,闪耀地衬托着她的笑容。


  但似乎在想着自己的事,金色的眼里流露出思索,心抬起食指,轻轻点在唇边,“唔——”


  “就是了,苍之魔法少女!”她确定似地点点头,活力地笑起来,“一起给大家带来笑容吧——”


  “苍…苍之魔法少女?”感到摇摇欲坠、几乎跌坐在地上,花音迷茫地低头望向手里的魔法棒。


  已…已经回不去了。






成为魔法少女的第二天



  “是、是像这样吗?”


  深吸口气,花音将两指对拢,拼凑出心形贴在胸口划出弧线,再抽出置在腰侧的魔法棒举捧着,指向身前的空地。


  “嗯嗯,花音做的超不错的——!”高兴摇晃着脑袋,心鼓劲般地说道。


  坚定地按下了接触按钮,花音紧闭双眼,鼓起勇气大声喊道,


  “…我是苍之魔法少女,松原花音!”


  奇异的水蓝光束从顶端射出,带着星钻般旋转着的斑斓碎光洒在旁边,照亮平静的街道,将其渲染上了朦胧的海洋色彩。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有些惊讶地睁大双眼,松原花音发现自己也被笼罩在同样的瑰丽光彩里,光圈周围的阴影里分布着浮动的水母。


  或…或许真的可以成为魔法少女也说不定?


  她晕乎乎地抬起脑袋,和两侧平楼阳台上举托着笨重仪器的黑衣人对视上,那持握着器柄的手臂还在高速转动着,并且随着她指射的方向移动镜头。


  啊…果然呢。


  松原花音悄悄收回期冀的眼神,释然地轻叹出声。






成为魔法少女的一周后



  就如同心所说的那样,Hello Happy World的大家现在正以魔法少女的身份双重行动着,来到幼稚园和老人院里尽力地给大家带来欢乐。


  在结束完辛苦的一天后,花音将下颔磕在茶几上,稍许放松地瘫软下来,用遥控器打开了TV。


  荧幕上是Pastel*Palettes的大家在接受采访。


  “哎…?Pastel*Palettes最近在装扮成魔法少女进行活动吗?并没有喔。”千圣眼中流露出稍许困惑,却仍得体地低颔微笑着,耐心地解释道。


  电视台调出来了张模糊的抓拍图片:在街道奔驰而过的蓬松蛋糕裙背影,水蓝色的发丝散落在肩胛。


  然后是段简短的拍摄视频,被马赛克遮去面部的少女举起魔法棒,小声地磕撞说道,“我…我是苍之魔法少女!”

  

  “…?”

  现场陷入了沉默。


  来不及看到友人的反应,花音迅速按灭了电视画面,将蒸汽着的通红脸颊埋在膝盖间,


  “呜呜,不行了…”






成为魔法少女的一个月后



  凡事有开端就会慢慢习惯,尽管偶尔还是会感到羞躁,但花音正在努力适应这这份魔法少女的新工作。


  只是服饰装束也越来越华丽,因为心说大家都非常好看亮眼。


  “呐!花音——”


  将头顶略显沉重的花饰摘下,擦拭着额发的汗珠,花音微微仰首望向逆光处的心,“呼哎…?心?”


  别着王冠样式的发卡,长发从耳后滑落流泻垂下,心交叠着手凑了近来,轻快地说道,“晚上我们去看星星吧!”


  “咿…?要、要去看星星吗?”


  “嗯——因为花音很努力呢!就在学园的天台就可以看得到噢,是很漂亮的星空呢!”


  “那个,学园晚上开放的吗…?”


  “是开放的噢!”这么说着,心微笑地眨了眨眼,“那么说定了!”

  



  发现没有人阻拦以后,松原花音才放轻脚步来到天台,安心地轻呼出气。


  太…太好了,没有被斥责什么的。


  “——花音!你来了呢!”


  心已经立在楼檐旁,雀跃地等候着了。


  流露出放松的神色,花音歪头有些困惑地犹豫问道,“那个…心,有什么事吗?”


  “是看星空啦——这里的夜晚很漂亮噢!花音也应该来看看呢!”


  轻盈地走过来,心弯着眼睛,将手置在眼前,透过缝隙注视着闪烁着夜空。


  “嗯——你看,是不是有很多星星呢?”


  “嗯…是的呢。”手握成拳温柔地置放在胸口,花音松弛下紧绷的肩膀,微微笑着。


  “其实呢,我是很想感谢花音的噢!”


  心突然开口说道,侧头凝视着松原花音,眼里盈满笑意。


  “哎…?我、我吗?”


  “是的噢——要谢谢花音这么勇敢,虽然看上去是,也总是认为自己很胆小之类的,但其实非常的有勇气呢!”


  “也总是会很温柔而包容的,给予我们、给予Hello Happy World安心而稳定的力量——”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花音的话,很多事情都是做不到的呢!”


  心继续确信地说着,伸出了手,用温热的体温包裹住花音攥住的、颤抖着的拳,依旧微笑着。


  “那么,以后也要一起做魔法少女噢!花音!”


  ——从零开始做魔法少女,似乎也很让人幸福呢。

企鹅牙
图书馆脑洞之“假如初次在图书馆...

图书馆脑洞之“假如初次在图书馆邂逅”。

图书馆脑洞之“假如初次在图书馆邂逅”。

企鹅牙

【心花音/kkkn】恶作剧之吻

‼️CP:心花音,T恤吻梗,微R15预警。

冷圈选手之倔强。


  “呼…”


  课本摊开放置在旁边的桌几上;用指尖虚掩住嘴唇,花音小小地打了个呵欠、眼角泛出点泪花。


  放、放松下心情吧——这么想着,花音揩点下湿润的睫毛。


  脚尖旁边的地板好像传来动静,还没来得及张开眼睛,就感觉大腿好像被掌心按住,带着热度凑近来了什么东西呜呜——


  “呼哎哎”地惊慌失措叫着,尾音也颤抖起来。


  明黄色的少女侵占了视野,将温热的柔软身躯紧紧地贴靠了过...

‼️CP:心花音,T恤吻梗,微R15预警。

冷圈选手之倔强。


  “呼…”


  课本摊开放置在旁边的桌几上;用指尖虚掩住嘴唇,花音小小地打了个呵欠、眼角泛出点泪花。


  放、放松下心情吧——这么想着,花音揩点下湿润的睫毛。


  脚尖旁边的地板好像传来动静,还没来得及张开眼睛,就感觉大腿好像被掌心按住,带着热度凑近来了什么东西呜呜——


  “呼哎哎”地惊慌失措叫着,尾音也颤抖起来。


  明黄色的少女侵占了视野,将温热的柔软身躯紧紧地贴靠了过来,彼此上身窈窕的胸部曲线也因此嵌合在一起;鼻尖若有若无地闻到少女的馨香,很暧昧的甜美气味。


  “那、那个,心、心?”


  “嗯哼哼!”有些愉悦地扬起语调,可以察觉到心情非常好,心歪着头将鼻尖轻轻蹭过她的脸颊,“辛苦了噢——花音!”


  几绺细软的金色发丝跌落在脖颈,肌肤表面滑过轻柔的瘙痒触感,松原花音局促地蜷起脚趾,脸颊绯红地将头侧过,小声地道,“没、没有噢…谢谢心。”


  “嗯——花音又害羞了呢?”带着调皮而活泼的口吻,心微笑起来,睫毛扑闪着。


  “唔…对了!是不是想要奖励什么的呢?”心睁大眼睛,了然地翘起嘴角,“这样的话,请交给我吧!”


  “呜…?呜哎哎哎…心!”惊惶地用指尖贴抵住少女圆润的肩头,可是为时已晚了——


  敏捷而轻迅地从宽敞的家居棉T下摆钻进来,心的鼻尖抵住紧绷着的小腹,粉红的小舌飞快地轻舔了下微微颤抖的敏感肌肤,果不其然捕捉到了少女泄出的呜咽。


  “不…不要啦,心。”扭动着腰肢,花音咬住嘴唇柔软无力地求助道,眼眶染上薄薄的樱粉。


  “嗯——我明白了!那么这里就速战速决吧。”温柔地亲吻了下可爱的脐眼,心的下巴贴蹭着呼吸起伏着的柔软腹腔,掌心贴按着胯骨扬起身躯。


  “呼呼,快要出来了——”乱动着的不安分脑袋在T恤里面颇有横冲直闯之势,滚烫的鼻息贴触着。亲密而富有侵略性。


  “…呀?”歪起了脑袋,心的动作在胸脯前有突然停住,似乎在专注着凝视着水蓝的蕾丝花边文胸。


  好…好害羞,脸肯定红地一塌糊涂了。


  这么想着,花音的眼里浮现出眩晕的圈线、紧攥住衣角的手剧烈抖着。


  “哇呜,花音果然很漂亮呢!”一边说着,心一鼓作气地从圆形领口里钻出来,神气地微笑着,指尖柔和地轻捧住她的脸颊,带着呵护和爱怜。


  “不用害怕也可以的噢?”


  细腻地呢喃着,心弯起眼睛,将嘴唇轻轻贴靠了过来。


  像彼此紧附着的身躯般,唇肉软乎乎地,亲密地碰在一起。


  笨拙地舔着饱满的下唇,直到唇珠的粉红沾上晶莹的湿润水光,心的舌尖灵活地撬开她微张的唇缝,又轻柔滑过上颚,将甜腻的津液交递在彼此间。


  暧昧的光亮银丝从唇角滑落下来,胸腔也剧烈起伏着。


  将纤细的手臂搭放在花音光滑的腰侧,心也呼呼轻喘着,眨着眼微笑说道,


  “感觉很快乐呢!要不要再深点呢?”


  呜,已…已经天旋地转了啦。


  声音被堵在喉间,察觉到再次铺天盖地涌来的甜蜜气息,松原花音无力地闭上眼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