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血来潮

598浏览    517参与
楓和

(随便写写)(前言)标题暂定

  天空依旧是灰黄色。不过,这对于沙漠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风卷起沙子,把它们扬向天空,像铺床单一样把整个沙溢村的上方盖满。天空之下,这座被风、沙缭绕着的村庄,显得毫无生气。似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有人,......活着的那种。

  “沙沙沙,呼呼呼”,风,黄沙与村庄仿佛已融为一体,在沙溢村周边的一定范围之内,犹如形成了一层结界,结界的边缘,宛若锋利的绞肉机,龙卷狂沙。

    结界不远处,一位瘦长的身影挺直站立在肆虐的沙尘暴中,显得不堪一击,但看上去却成熟稳重。他头戴兜帽,颇长的风衣咧咧作响,右手插在口袋...

  天空依旧是灰黄色。不过,这对于沙漠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风卷起沙子,把它们扬向天空,像铺床单一样把整个沙溢村的上方盖满。天空之下,这座被风、沙缭绕着的村庄,显得毫无生气。似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有人,......活着的那种。

  “沙沙沙,呼呼呼”,风,黄沙与村庄仿佛已融为一体,在沙溢村周边的一定范围之内,犹如形成了一层结界,结界的边缘,宛若锋利的绞肉机,龙卷狂沙。

    结界不远处,一位瘦长的身影挺直站立在肆虐的沙尘暴中,显得不堪一击,但看上去却成熟稳重。他头戴兜帽,颇长的风衣咧咧作响,右手插在口袋里,而左手,则按在腰间那长长的刀鞘之上,仿佛下一秒寒冷的刀锋便会绽放而出。

  他面无表情,直直地向沙溢村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拉了拉兜帽,一步一步,缓慢而沉稳地慢慢走去。

  瘦长的身影渐渐被周围的喧嚣吞噬,最终完全消失不见了。

  

逗逼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会心血来潮,...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会心血来潮,看着右上角的表情画的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会心血来潮,看着右上角的表情画的

逗逼白
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心血来潮画了这...

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心血来潮画了这个玩意

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心血来潮画了这个玩意

无法被原谅的犯罪者
《晓言眼中的世界》(自创角色印...

《晓言眼中的世界》(自创角色印象画)
在你的眼中……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晓言眼中的世界》(自创角色印象画)
在你的眼中……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彗星yu

有感而发。

小小的我们总是在大人赋予的大大小小的枷锁下长大,看着大人们自由的样子,让曾经的我以为长大之后就可以获得自由,但是现在的我才明白,原来那不是自由,只是个看不见的,更沉重的枷锁。


                                   ...

小小的我们总是在大人赋予的大大小小的枷锁下长大,看着大人们自由的样子,让曾经的我以为长大之后就可以获得自由,但是现在的我才明白,原来那不是自由,只是个看不见的,更沉重的枷锁。


                                                                     -彗星yu


          


开往远东的列车

宝贝们我又来了。

原来很久很久以前我还画过ass♂ass♂in's creed 


还是手绘!!!!!!!!!!!!!!!


划掉丨虽然原底稿找不到了丨划掉

宝贝们我又来了。

原来很久很久以前我还画过ass♂ass♂in's creed 


还是手绘!!!!!!!!!!!!!!!








划掉丨虽然原底稿找不到了丨划掉

唉取个名字真难

心血来潮的产物

写给自己

无逻辑,严重幼稚

不喜勿喷



——————————————————————————————


他叫黑王

听名字就知道

他是一个王


他的国家处在东西方交界

他是一条西方龙

他自称“朕”

他的臣民也是龙


东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孩子

西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处女

有点老套

但他真的需要


黑王的死亡

就是由一个孩子造成的


当他照常准备吞噬那孩子时

孩子的师傅来了

她和黑王打了一架

将黑王的血液转移给了孩子

黑王的灵魂就留在了他的身体里


那孩子叫琴(Jean)

但他的师傅叫他昭儿

他的血液变成了黑王的

他从人类变成了西方龙

也也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王


琴很不情愿

他怕麻烦

国家的丞相(...

心血来潮的产物

写给自己

无逻辑,严重幼稚

不喜勿喷



——————————————————————————————


他叫黑王

听名字就知道

他是一个王


他的国家处在东西方交界

他是一条西方龙

他自称“朕”

他的臣民也是龙


东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孩子

西边国家的人

给他祭献处女

有点老套

但他真的需要


黑王的死亡

就是由一个孩子造成的


当他照常准备吞噬那孩子时

孩子的师傅来了

她和黑王打了一架

将黑王的血液转移给了孩子

黑王的灵魂就留在了他的身体里


那孩子叫琴(Jean)

但他的师傅叫他昭儿

他的血液变成了黑王的

他从人类变成了西方龙

也也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王


琴很不情愿

他怕麻烦

国家的丞相(黑王这么叫他)——

黑(hè)使看起来并不惊讶


他带他到周围参观

他指着一个房间说

只有黑王可以进去

前面说过

琴很怕麻烦

他知道这扇门后面

肯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按照故事发展的尿性的话

他盯着那扇门

淡淡地说道:“走吧。”


十岁之后的昭,开始被人们叫做“琴”

他变得好像有点阳光过头

他的师傅说他成了个“眯眯眼”

而且开始流连于花丛中

但你们知道的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天,琴突然想起了那间“黑王的房间”

按照情节发展,他是时候去看看了

他先让黑使去开门

黑使看了他一眼,推了下门

说,“锁着”

琴不太相信,想说些什么

但最终也没有开口

他将黑使支开,象征性的碰了下门

门却开了


tbc


行走陆地A.

[cp]先放这么多 明天继续放接下来的故事[doge]
有意向的小可爱也可以继续编下去哦(´-ω-`) ​​​[/cp]

[cp]先放这么多 明天继续放接下来的故事[doge]
有意向的小可爱也可以继续编下去哦(´-ω-`) ​​​[/cp]

单恋跷跷板
颇有成就感的收纳成果!工具真好...

颇有成就感的收纳成果!工具真好用!

颇有成就感的收纳成果!工具真好用!

雀

残像


在阴阳相隔的一条独木桥上,有个叫雾的女孩儿,翘首以盼恋人的身影出现,他们约好一起到别处生活。

他来了,他的眼神闪耀着希冀。她也是。很快,她就要跟自己心爱的人相守相惜,逃离那个令他们窒息的地方了。

然后,在独木桥的一隅,她被后方轻轻推了一下,身子猛然向前倾斜。

推进了一个陌生地点,妓院。


她在那里遇到了称之为朋友的人,叫做清。她们彼此照应,一起生活,同吃同住,成为了结拜姐妹。

某日,她把秘密告诉了清,打算离开这个叫妓院的鬼地方,清很惊讶,也答应了。

清和她一同前往独木桥,推她下了水,取了她的财。


雾来到了阴阳相隔的地界,被一位花衣少女所救,从此改名叫魅女。

两...

残像


在阴阳相隔的一条独木桥上,有个叫雾的女孩儿,翘首以盼恋人的身影出现,他们约好一起到别处生活。

他来了,他的眼神闪耀着希冀。她也是。很快,她就要跟自己心爱的人相守相惜,逃离那个令他们窒息的地方了。

然后,在独木桥的一隅,她被后方轻轻推了一下,身子猛然向前倾斜。

推进了一个陌生地点,妓院。


她在那里遇到了称之为朋友的人,叫做清。她们彼此照应,一起生活,同吃同住,成为了结拜姐妹。

某日,她把秘密告诉了清,打算离开这个叫妓院的鬼地方,清很惊讶,也答应了。

清和她一同前往独木桥,推她下了水,取了她的财。


雾来到了阴阳相隔的地界,被一位花衣少女所救,从此改名叫魅女。

两次被生命中所信任的人背叛伤害,她的怨恨附注在涂灵上,身心早已被屈辱腐食殆尽,她成了妖艳妩媚的风情女人。她以正义为由,每遇到欺骗女人的男人和背叛亲友的朋友,都被她残忍的恶杀,每杀一人,从体内流出的鲜红血液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恶意和痛快。


她目睹了无数死亡,生命的轮回,死后上天堂或下地狱,她已不在乎了。直到在阴界的灵魂召唤,她终于得到了救赎。

她恍若看到清的身影,又仿佛等到了恋人归来。

沿着墓地周际,一直等待着,直到生命尽头。


青竹芜菱叶

心血来潮

你在我的世界里走走停停。仿佛只是一个云游道人。偶尔,心血来潮了,会来看看我。那个把自己封闭在容器的蝴蝶。或许在你眼里,我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吧。不是很重要,也不需要一直在停留。可是你却忘了,即使只是一只金丝雀,它还是会有不一样的感情。我已经习惯了你在我世界里所有美好的回忆,当你不在的时候,我的笼子里也会被盖上一层丝绒,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可是当你来了时候,我看到笑容明亮如朝阳的你,以你为中心,世界纷纷变得五彩斑斓。当你有一日,出现了一个比我更为漂亮,个高贵的宠物时,也许你会忘记来看我,也许你将不再记得曾经也有过我。我的世界,这个永远都是灰色。即便是头破血流,一次又一次的冲向铁栏杆。出去之...

你在我的世界里走走停停。仿佛只是一个云游道人。偶尔,心血来潮了,会来看看我。那个把自己封闭在容器的蝴蝶。或许在你眼里,我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吧。不是很重要,也不需要一直在停留。可是你却忘了,即使只是一只金丝雀,它还是会有不一样的感情。我已经习惯了你在我世界里所有美好的回忆,当你不在的时候,我的笼子里也会被盖上一层丝绒,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可是当你来了时候,我看到笑容明亮如朝阳的你,以你为中心,世界纷纷变得五彩斑斓。当你有一日,出现了一个比我更为漂亮,个高贵的宠物时,也许你会忘记来看我,也许你将不再记得曾经也有过我。我的世界,这个永远都是灰色。即便是头破血流,一次又一次的冲向铁栏杆。出去之后才发现没有你,我的世界依旧是灰暗的。至此,我在也,没有很快乐过了。高傲地不肯低头,找一个残缺的次品代替,把自己伪装的强大,却见到你身边受宠的孔雀时,成为一堆废品。

未得授权,不可转载。

氯化钠溶液
【碎碎念46-塩塩瞎扯入门级宏...

【碎碎念46-塩塩瞎扯入门级宏观经济学】

⚠️烧流量长图注意⚠️


Disclaimer:今天心血来潮,写了这个

然而the Panic of 1907并不是AP考试的重点,文章的内容也并不是写的非常严谨。


如果真的想要学习相关知识请去上正规课程,塩塩只能起到复习的作用。且我的专业也并不是经济,只是个一般通过的选修课选了宏观经济的高二小鬼。

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Reference:

①Krugman's Economics for AP(Macroeconomics),by Paul Kaufman and Robin Wells.

②MBA智库百科

③Wikipedia

【碎碎念46-塩塩瞎扯入门级宏观经济学】

⚠️烧流量长图注意⚠️


Disclaimer:今天心血来潮,写了这个

然而the Panic of 1907并不是AP考试的重点,文章的内容也并不是写的非常严谨。


如果真的想要学习相关知识请去上正规课程,塩塩只能起到复习的作用。且我的专业也并不是经济,只是个一般通过的选修课选了宏观经济的高二小鬼。

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Reference:

①Krugman's Economics for AP(Macroeconomics),by Paul Kaufman and Robin Wells.

②MBA智库百科

③Wikipedia

单恋跷跷板

反思

总是想把孩子送走几天,安心的收拾屋子,整理心情和,理清楚工作脉络。现在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宝贝儿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要和他一起成长。我也要习惯和适应,跳出父母给予的舒适圈,虽然我无比怀念和珍惜。

总是想把孩子送走几天,安心的收拾屋子,整理心情和,理清楚工作脉络。现在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宝贝儿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要和他一起成长。我也要习惯和适应,跳出父母给予的舒适圈,虽然我无比怀念和珍惜。

流氓皮英雄骨

模仿:图7(有水印),图8(来自百度)
心血来潮想画画,手残党记录保存地。
最后,骆闻舟真是人间宝藏!我要做骆一锅!

模仿:图7(有水印),图8(来自百度)
心血来潮想画画,手残党记录保存地。
最后,骆闻舟真是人间宝藏!我要做骆一锅!

无法被原谅的犯罪者
来自虚无的内心独白?虚无有心吗...

来自虚无的内心独白?
虚无有心吗?虚无自己不知道,而我也不知道。

来自虚无的内心独白?
虚无有心吗?虚无自己不知道,而我也不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