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心里正想着这个

55浏览    15参与
Witch

我这样每天累死累活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过去不谙世事时拥有的梦想过于远大,我已经看见了它们有多么不切实际,也就不敢去把它们当做目标了。

可是这样一来,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这样每天累死累活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过去不谙世事时拥有的梦想过于远大,我已经看见了它们有多么不切实际,也就不敢去把它们当做目标了。

可是这样一来,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Witch

有时候我想,我与别人关系亲密的表现之一,应该是变得很臭屁吧。
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在别人的夸赞面前“哪里哪里”“您过奖了”,或是顾虑着他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冷言冷语,在远大得看上去遥不可及的目标面前选择沉默。我们很少甚至不敢谈论“考清华上北大”,“满招损,谦受益”的教诲早已根深蒂固。残酷的现实,把我们的自信打压得几乎烟消云散。
可人往高处走啊,谁没有一颗充满希望的心呢?谁又不可以拥有美好的念想呢?
我愿你终能拿到雨果奖,你祝我早日考取中科院——我觉得这不是自大,这是由挚友注入的强心剂,这是希望的力量,这是光啊。
One day we'll all be famous.

有时候我想,我与别人关系亲密的表现之一,应该是变得很臭屁吧。
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在别人的夸赞面前“哪里哪里”“您过奖了”,或是顾虑着他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冷言冷语,在远大得看上去遥不可及的目标面前选择沉默。我们很少甚至不敢谈论“考清华上北大”,“满招损,谦受益”的教诲早已根深蒂固。残酷的现实,把我们的自信打压得几乎烟消云散。
可人往高处走啊,谁没有一颗充满希望的心呢?谁又不可以拥有美好的念想呢?
我愿你终能拿到雨果奖,你祝我早日考取中科院——我觉得这不是自大,这是由挚友注入的强心剂,这是希望的力量,这是光啊。
One day we'll all be famous.

Witch

Record 1

我曾经以为,我已经历尽千辛万苦,跨越千山万水。

现在我才看清楚,我面临着以前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的困难——我不会独自面对。过去的每一次立flag、熬夜补作业,老是想着跟朋友说,老是想和人家分享自己的生活。

而今天,我才第一次意识到,我是要自己克服孤独,在黑如浓墨的后半夜慢慢努力的。

没有与他人的交流,只有我给自己助威喝彩。

我必须学会。

我曾经以为,我已经历尽千辛万苦,跨越千山万水。

现在我才看清楚,我面临着以前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的困难——我不会独自面对。过去的每一次立flag、熬夜补作业,老是想着跟朋友说,老是想和人家分享自己的生活。

而今天,我才第一次意识到,我是要自己克服孤独,在黑如浓墨的后半夜慢慢努力的。

没有与他人的交流,只有我给自己助威喝彩。

我必须学会。


Witch

突然有一口爱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有时候也恨自己不成器吧。

明明还在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少年时,却总会冒出安逸的想法。

比如外面天色阴沉,细雨迷蒙,凉意已浸入空气中。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回家,妈妈做了山楂果脯,买了菠萝蜜,蒸了一只大鸡腿,小心翼翼又有些紧张地问“最近学习怎么样”。因为她知道你在学校已经很累了,回到家来自然不愿再谈成绩;更何况两个月后即将面临竞赛班的筛选,至今成绩仍没有什么起色——可是她真的好担心,忍不住想问你。

这时候,你怎么忍心冲她发脾气呀。

你只想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组装新买的烘干机,尝一口饭菜然后拼命夸赞她,和她开开心心地坐在炭火盆旁聊天。

虽然你知道,她是希望你闯出去的。

有时候也恨自己不成器吧。

明明还在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少年时,却总会冒出安逸的想法。

比如外面天色阴沉,细雨迷蒙,凉意已浸入空气中。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回家,妈妈做了山楂果脯,买了菠萝蜜,蒸了一只大鸡腿,小心翼翼又有些紧张地问“最近学习怎么样”。因为她知道你在学校已经很累了,回到家来自然不愿再谈成绩;更何况两个月后即将面临竞赛班的筛选,至今成绩仍没有什么起色——可是她真的好担心,忍不住想问你。

这时候,你怎么忍心冲她发脾气呀。

你只想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组装新买的烘干机,尝一口饭菜然后拼命夸赞她,和她开开心心地坐在炭火盆旁聊天。

虽然你知道,她是希望你闯出去的。


Witch

突然有个想法。

似乎每一个社交软件都像是一个企业,由我们每个人各自经营着。比如QQ,一切都是完备的,头像、个签、几百条saysay的空间……无不显示着你多姿多彩的生活。

虽然有时候,我看着这些,总觉得心里空空的。看上去充实的帐号,实际上好像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是虚的,是飘的,是不真实的。就像一个企业,外强中干,没有一点实际意义可言。

突然有个想法。

似乎每一个社交软件都像是一个企业,由我们每个人各自经营着。比如QQ,一切都是完备的,头像、个签、几百条saysay的空间……无不显示着你多姿多彩的生活。

虽然有时候,我看着这些,总觉得心里空空的。看上去充实的帐号,实际上好像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是虚的,是飘的,是不真实的。就像一个企业,外强中干,没有一点实际意义可言。


Witch

从今天开始

从今天开始
胸中怀揣一份炽热的善良
以及一股一往无前的信念
不怠慢每一天的美好时光
把它们一一着色
跃动斑斓的光影
流淌新鲜的色彩
“爱你所爱
行你所行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And never ends.

从今天开始
胸中怀揣一份炽热的善良
以及一股一往无前的信念
不怠慢每一天的美好时光
把它们一一着色
跃动斑斓的光影
流淌新鲜的色彩
“爱你所爱
行你所行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And never ends.

Witch

甜秋

桂花儿开了。
无论是县城里家楼下的小公园,还是有公园之美称的城市里的学校,都浸在一股子甜味儿里。就好像每一粒空气分子被要求携上一缕清香一般,走在去教室的路上,轻轻收缩鼻翼,清香顿时充满鼻腔的每一个角落,覆盖住每一片上皮细胞。这香气浓郁,却不腻味——它是清浅的,纯粹的,淡雅的。不会迷得人晕头转向,不会袭住你死死禁锢,就像写意山水画,寥寥几笔勾勒万千山河。
正如这场邂逅,泛着清冷的苦涩气息;我们相遇于金秋,亦闪烁着光芒。

桂花儿开了。
无论是县城里家楼下的小公园,还是有公园之美称的城市里的学校,都浸在一股子甜味儿里。就好像每一粒空气分子被要求携上一缕清香一般,走在去教室的路上,轻轻收缩鼻翼,清香顿时充满鼻腔的每一个角落,覆盖住每一片上皮细胞。这香气浓郁,却不腻味——它是清浅的,纯粹的,淡雅的。不会迷得人晕头转向,不会袭住你死死禁锢,就像写意山水画,寥寥几笔勾勒万千山河。
正如这场邂逅,泛着清冷的苦涩气息;我们相遇于金秋,亦闪烁着光芒。

Witch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大抵也是飞速发展的网络使然,反正在网上陌生人那么多,大家混在一起一块儿吐槽,谁也不会注意我这么小的一个角色吧。于是看到某些言论,总会忍不住怼对方。我情绪激动起来很难控制自己,尤其是想到一句自认为绝好的反驳的话时,更是不吐不快。我可曾想过,这些互撕有什么意义呢,不仅到头来不好找台阶下,还伤了和气,坏了网络风气。
我记得以前的我,是不甘心做一名看客,便总想要去发表一些言论。若是被赞同那便再好不过,仿佛那样可以证明我见解独到;若有反驳的回复,那便是一场口水战,穷追不舍的口水战,不愿也不知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只能不停地、毫无意义地吵下去。
何必呢。现在看看曾经发表的许多文字,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幼稚,着实叫人...

大抵也是飞速发展的网络使然,反正在网上陌生人那么多,大家混在一起一块儿吐槽,谁也不会注意我这么小的一个角色吧。于是看到某些言论,总会忍不住怼对方。我情绪激动起来很难控制自己,尤其是想到一句自认为绝好的反驳的话时,更是不吐不快。我可曾想过,这些互撕有什么意义呢,不仅到头来不好找台阶下,还伤了和气,坏了网络风气。
我记得以前的我,是不甘心做一名看客,便总想要去发表一些言论。若是被赞同那便再好不过,仿佛那样可以证明我见解独到;若有反驳的回复,那便是一场口水战,穷追不舍的口水战,不愿也不知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只能不停地、毫无意义地吵下去。
何必呢。现在看看曾经发表的许多文字,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幼稚,着实叫人难堪。本来也不是一个太喜欢把自己的看法强加给别人的人啊,那就对网络淡然吧。尤其是负面评论,一定要慎重,能不说话就尽量噤声。
果然还是没有长大吧。到底为什么要招惹那些破事儿呢。安守本分的多好啊。

Witch

时间≠情谊

与和自己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待在一起简直是负担。
我不想再以“发小”为由束缚自己。认识时间长与心意相通是不成正比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认识时间长,我目睹了对方从小到大的种种改变;同时,我也被时光长河不断冲击,最终形成了与儿时不一样的模样。我的价值观逐渐往我认为好的方向改变着,而对方,已不再是最了解我的人。“从出生一起玩到大”看上去很珍贵很来之不易,但这个“一起”却并不是因为我们探触到了对方内心深处不愿让他人明了的心思,仅仅是由于母亲的相识。
我清楚我不是对方最好的朋友,这的确不应强求;但当我跳出来,审视她,扪心自问,得出了一个残忍的答案——若我们不曾认识多年,仅仅是小学同学,我定不会把她作为最好的知己。因...

与和自己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待在一起简直是负担。
我不想再以“发小”为由束缚自己。认识时间长与心意相通是不成正比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认识时间长,我目睹了对方从小到大的种种改变;同时,我也被时光长河不断冲击,最终形成了与儿时不一样的模样。我的价值观逐渐往我认为好的方向改变着,而对方,已不再是最了解我的人。“从出生一起玩到大”看上去很珍贵很来之不易,但这个“一起”却并不是因为我们探触到了对方内心深处不愿让他人明了的心思,仅仅是由于母亲的相识。
我清楚我不是对方最好的朋友,这的确不应强求;但当我跳出来,审视她,扪心自问,得出了一个残忍的答案——若我们不曾认识多年,仅仅是小学同学,我定不会把她作为最好的知己。因为事实是,她这样的性格与处世是我无法苟同也不愿将就的——我已经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了。

Witch

关于相遇与相处的悖论【?

当我初遇你,我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落落大方,温柔可人,总之是一切形容传统女孩形象的美好词汇。时间久了,你喜欢上了我,我们开始交流更多。久而久之,我对你产生了信任,我开始显露出更真实的我——有不良生活习惯的我,脾气爆炸的我,自私狭隘的我……这时,你还喜欢我吗?
留个好的第一印象,是我的本能。成为值得的好朋友后坦诚相待,更是我心中天经地义的事。当然,我说的坦诚,不代表着每一件事都要告知彼此,只是自愿地把另一个你所不认识的我展现给你看。
我的朋友们,喜欢的到底是谁?
果然还是会在意他人的目光吧。

当我初遇你,我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落落大方,温柔可人,总之是一切形容传统女孩形象的美好词汇。时间久了,你喜欢上了我,我们开始交流更多。久而久之,我对你产生了信任,我开始显露出更真实的我——有不良生活习惯的我,脾气爆炸的我,自私狭隘的我……这时,你还喜欢我吗?
留个好的第一印象,是我的本能。成为值得的好朋友后坦诚相待,更是我心中天经地义的事。当然,我说的坦诚,不代表着每一件事都要告知彼此,只是自愿地把另一个你所不认识的我展现给你看。
我的朋友们,喜欢的到底是谁?
果然还是会在意他人的目光吧。

Witch

有关花痴 温暖与喜欢

这次旅行的导游小哥很高很瘦,正脸很一般,但侧颜帅得不可方物,尤其是长长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侧颜简直完美。我悄悄地看他,老想和他说上几句话,在他回头看我们有没有落下时还会迅速移开视线装作没在看他。然而,他的确不算是个经验丰富的导游,过于年轻的弊端就是了解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完成任务式地带着我们。夸张点说,一开始还有想要认识他的冲动,后来便淡去了,似乎他除了颜值没什么吸引我的。
到了今天下榻的酒店,我和朋友找了半天房间还绕不对。一开始酒店负责小哥语气已经有些疲惫了,安顿好其他人后,看我俩还一头雾水地转悠着,二话不说地拿过我手里的行李箱,带着我们来到了房间。没过多久,我们发现房间的锁疑似坏了,怎么也关不...

这次旅行的导游小哥很高很瘦,正脸很一般,但侧颜帅得不可方物,尤其是长长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侧颜简直完美。我悄悄地看他,老想和他说上几句话,在他回头看我们有没有落下时还会迅速移开视线装作没在看他。然而,他的确不算是个经验丰富的导游,过于年轻的弊端就是了解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完成任务式地带着我们。夸张点说,一开始还有想要认识他的冲动,后来便淡去了,似乎他除了颜值没什么吸引我的。
到了今天下榻的酒店,我和朋友找了半天房间还绕不对。一开始酒店负责小哥语气已经有些疲惫了,安顿好其他人后,看我俩还一头雾水地转悠着,二话不说地拿过我手里的行李箱,带着我们来到了房间。没过多久,我们发现房间的锁疑似坏了,怎么也关不上。小哥又来了,试了几次之后,发现需要用力大一些才能关上,便幽默地说是门太调皮了。我们怎么也不会关,小哥就说晚上还不行就打电话叫总台来帮忙从外边关。小哥的样貌大致已经忘记,却仍能把他这个人牢牢记住。的确喜欢他,但与男男女女之间的心动并不相同,只是心头一暖,发自内心地想感谢他,想对他笑以至于让他知道我真的很享受这里的生活,他服务得真的很到位。
喜欢的例子在身边暂时还没有,目前还只有一个喜欢的人,就是泰勒。我理解的喜欢,是“盲目”的,是毫无逻辑可言的。朋友也问过我,为什么喜欢她?我说因为她唱歌好听,才华棒,长得漂亮,善良。实际上,这些是她随便上一个社交软件都可以得来的答案;我真正的答案是,没有理由,喜欢她的一切优点与缺点。夸张点说,如果哪天老霉被指控诉讼,甚至锒铛入狱,我也会质疑法院判决。

Witch

Am I a girl?

我真的觉得我不像是个女生啊。
从小看奥特曼到大,玩具桶里尽是乐高积木、玩具小车一类的玩意儿。
小时候想做主持人,也想穿长裙,却不愿意扮演舞台上的淑女角色。看到舞台上插科打诨开玩笑的都是男主持,甚至心存遗憾。大概女主持人要矜持些吧,这么想着,主持人这个梦想就没再出现过了。
唯一看上去像样点的,是被妈妈押着学了一个多月的电子琴。最后,以老师退学费不了了之。
搬家时买的又大又软的沙发,成了我一个人的蹦蹦床。
从记事起只有三条裙子,初中因演出需要,不能穿跑鞋上台,竟只能借妈妈的帆布鞋一穿。
别的女生会去留刘海以遮住尴尬的发际线,我:没事啊夏天散热冬天晒太阳挺好的。
舍友在宿舍里面用黑头贴用得不亦乐乎,我:???
第一...

我真的觉得我不像是个女生啊。
从小看奥特曼到大,玩具桶里尽是乐高积木、玩具小车一类的玩意儿。
小时候想做主持人,也想穿长裙,却不愿意扮演舞台上的淑女角色。看到舞台上插科打诨开玩笑的都是男主持,甚至心存遗憾。大概女主持人要矜持些吧,这么想着,主持人这个梦想就没再出现过了。
唯一看上去像样点的,是被妈妈押着学了一个多月的电子琴。最后,以老师退学费不了了之。
搬家时买的又大又软的沙发,成了我一个人的蹦蹦床。
从记事起只有三条裙子,初中因演出需要,不能穿跑鞋上台,竟只能借妈妈的帆布鞋一穿。
别的女生会去留刘海以遮住尴尬的发际线,我:没事啊夏天散热冬天晒太阳挺好的。
舍友在宿舍里面用黑头贴用得不亦乐乎,我:???
第一次下载某宝是中考结束的暑假。
为了旅行第一次需要买防晒霜。在网上一求安利,瞬间十多条回复,没有一条我知道的。有一个在某宝上截图给我,价格简直无法接受。到实体店去看了,被导购小姐介绍得一愣一愣的——原来精致女孩的防晒决不止一瓶防晒霜啊。
活了多少年,就穿了多少年的运动装。
对于家务的懒惰超乎常人想象,至今不敢碰油锅。
果然下辈子还是做个男生吧。

Witch

女孩

真的很羡慕这样的女孩子。
她们的房间简单明亮,衣帽架挂着几个买杂志送的清新的包包。呈阶梯状的三个矮柜上摆着喜欢的手办、刺绣、纪念品等等,不多,但都很精致小巧。抽屉里收着一个个磨砂塑料盒,整齐地摆着各色手帐贴纸和胶带。书桌上别具一格的笔筒插有五花八门的笔,为的是给手帐增添几抹不一样的色彩。电脑放着正在追的一部剧,配上一罐雪碧,便自在地晃着腿享受这夏日的午后时光了。

真的很羡慕这样的女孩子。
她们的房间简单明亮,衣帽架挂着几个买杂志送的清新的包包。呈阶梯状的三个矮柜上摆着喜欢的手办、刺绣、纪念品等等,不多,但都很精致小巧。抽屉里收着一个个磨砂塑料盒,整齐地摆着各色手帐贴纸和胶带。书桌上别具一格的笔筒插有五花八门的笔,为的是给手帐增添几抹不一样的色彩。电脑放着正在追的一部剧,配上一罐雪碧,便自在地晃着腿享受这夏日的午后时光了。

Witch

U and Me

Nothing lasts forever,but we have each other.

Nothing lasts forever,but we have each oth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