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忆蒹葭

79550浏览    395参与
哭哭小落.

激 情 速(搬) 码(运)

ohhhhh
没了,就这,就这就这

“嘘—听,这是什么声音……”
小汪靠在门外,左手扯着微笑,他看到了那个黑暗中晕染出模糊不清的影子
咔!一道闪电从窗外劈过,在屋顶上用力敲打,一个人影映在墙上。
没有人,只有影子。
房间被闪电照的忽明忽暗,那几个影子也依旧是深浅没有变化。
“知道故宫虚影吗”阿福在门外拍着蒹葭的头“别自己吓自己,孩子”蒹葭靠在这个废弃工厂的墙壁上,双眼通红。
可他明明看见了,那个倒影…很像小汪…
咔!又一道闪电劈过,树的倒影映在墙壁的影子上,随着轰隆而来的雷声,影子消失了
“得了,自己吓自己”贤儿拽出缩在某个角落的衫儿和堂哥“你们还他妈想不想知道Itc的未来了”
堂哥弱小的点了点那头绿毛
“啊!”衫儿...

ohhhhh
没了,就这,就这就这







“嘘—听,这是什么声音……”
小汪靠在门外,左手扯着微笑,他看到了那个黑暗中晕染出模糊不清的影子
咔!一道闪电从窗外劈过,在屋顶上用力敲打,一个人影映在墙上。
没有人,只有影子。
房间被闪电照的忽明忽暗,那几个影子也依旧是深浅没有变化。
“知道故宫虚影吗”阿福在门外拍着蒹葭的头“别自己吓自己,孩子”蒹葭靠在这个废弃工厂的墙壁上,双眼通红。
可他明明看见了,那个倒影…很像小汪…
咔!又一道闪电劈过,树的倒影映在墙壁的影子上,随着轰隆而来的雷声,影子消失了
“得了,自己吓自己”贤儿拽出缩在某个角落的衫儿和堂哥“你们还他妈想不想知道Itc的未来了”
堂哥弱小的点了点那头绿毛
“啊!”衫儿惊叫一声,被第一个推了进去,那堵废墙上什么都没有。
“搞什么嘛,老娘早就说过不靠谱”
小汪在门外“切”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到那堵墙前。
一道闪电过后,墙上的影子开始发生了扭曲,这压根不是他们的影子……
而是阿福当时碎碎念的,他们所谓的未来。
堂哥举起朝着墙壁举起了左手,影子压根没有动,蒹葭甩着头,试图让“影子”跟他一起甩,而“影子”却当着蒹葭的面盘腿坐下。
在所有人都沉迷于墙上的“未来”时,小汪愣愣地盯着他面前那一堵墙壁,空空如也。
什么都没有,小汪眼前发黑。





反正我这篇大概的思路就是平行世界嘛,然后就大概是一个选择生成一个平行世界,也就是说,他们七个人的影子(包括小汪没有的影子)是分别七个不同的(
唔 其实可以这样说,简单明了一点
我晚上选择要不要发这篇文,两种结果,我发了,还有一种结果就是我没发
而这两种选择除了我现在选择的一个,另一个选择就会形成一个平行世界,是“我没发”的世界
大概就是,薛定谔的猫
大概可以参考“彗星来的那一夜”这个被我推好久的电影
如果没时间看可以先去b站看一下解析啦~

思路其实更简单,itc对我来说,他们的选择就会更多了,小汪退队,分裂出小汪不退队的世界,itc解散,同时和一个itc没有解散的平行世界,大概是 平行世界不止两个
而是不停分裂的,我bb了一大堆反正我也写不出来,原不上,反正我大概是这个思路,要是有人续写写啥都可以~

反正这个世界观有亿点乱,(这就是我圆不上的理由


实不相瞒这是我去年的稿,我圆不下去了)
欢迎抱走欢迎抱走
抱走续写抱走续写)



续写私信cue我cue我!(期待ing


真.净化tag

???
摸了一下今晚的练习生墩墩,pi...

摸了一下今晚的练习生墩墩,pick他!!!

摸了一下今晚的练习生墩墩,pick他!!!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입사 연극(入戏)]

其实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看似普通的人,都存在他背后所不为人知晓的另一面。

汪:堂哥去你工作室给我找副牌

堂:啊这

汪:别告诉我你穷酸到连副牌都没有

堂:有是有…

汪:有就别叭叭,快去拿

堂:哦(羸弱)

堂哥到自己的工作室拿出一副扑克牌,顺便把基地的针孔摄像头打开了,“好戏”即将开场。

汪:我教你们怎么玩嗷

贤:是要玩斗地主么?

笑:超级慈善!

汪:he   tui,你们俩闭嘴

汪:是这样的,我们找一个裁判,让裁判抽牌,一到十三,我们猜数字,假如说,裁判随意抽牌,从衫儿开始猜,衫儿说6,裁判则说比6小或者比6大,或者直接说,喝吧,你中奖了。我建议...

其实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看似普通的人,都存在他背后所不为人知晓的另一面。

汪:堂哥去你工作室给我找副牌

堂:啊这

汪:别告诉我你穷酸到连副牌都没有

堂:有是有…

汪:有就别叭叭,快去拿

堂:哦(羸弱)

堂哥到自己的工作室拿出一副扑克牌,顺便把基地的针孔摄像头打开了,“好戏”即将开场。

汪:我教你们怎么玩嗷

贤:是要玩斗地主么?

笑:超级慈善!

汪:he   tui,你们俩闭嘴

汪:是这样的,我们找一个裁判,让裁判抽牌,一到十三,我们猜数字,假如说,裁判随意抽牌,从衫儿开始猜,衫儿说6,裁判则说比6小或者比6大,或者直接说,喝吧,你中奖了。我建议让蒹葭当裁判,因为他还小,他不能喝 。

贤:我同意汪总的意见,但是…我们要喝红酒玩这个游戏么?

笑:我记得,冰柜里,有啤酒!兄弟们,喝啤酒!淦!

堂:我赞成!

衫:我想喝王老吉…

汪:衫儿你喝什么王老吉,是不是玩不起

衫:阿?不是…我…

福:让衫儿和蒹葭一样喝果汁吧,要不然到时候就没人管你们这堆老男人了

汪:老娘不认可

葭:好好玩,你们这堆嘴皇

(蒹葭一发话,全场安静)

葭:现在,第一张牌!

(蒹葭抽了一张2)

葭:从小福开始~

福:阿我嘛,我猜,唔,我猜9

葭:比九小,下一个堂哥

堂:比九小么,我猜2!就猜2!

(蒹葭憋笑,堂哥迷惑)

葭:恭喜堂哥!

(蒹葭把牌亮出来,堂哥刚喝了一口的啤酒立马吐出来了)

汪:诶呦我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堂哥

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国强你什么运气哈哈哈

贤:堂哥去买彩票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ex:??????堂哥,不愧是你

衫:笑而不语(其实堂哥后面就是衫儿)

福:(倒酒)堂哥不许耍赖啊

堂: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还我一夜不流泪!

(一饮而尽)

葭:好了好了,下一个下一个

(蒹葭抽了一张9)

汪:刚才是堂哥输了,这次直接从他那里开始

堂:我猜1,我就不信1还会中。

葭:比1大,堂哥躲过一劫

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衫儿就看你了

衫:阿,该我了,我猜13,我觉得13应该挺安全的。

葭:衫儿,恭喜你,失之交臂,比13小

衫:笑哥你来

笑:我猜个8,1888嘛awa

葭:(呼气)比8大

Alex:如果我没看错,接下来是我,我猜11

葭:比11小,嘿嘿,汪总

汪:该我了是吧,还剩几来着

Alex:9,10

笑:汪总,不是你喝就是贤儿喝

汪:9跟10么,我肯定选9啊,九三男孩啊

葭:很遗憾,汪总,你答对了

(蒹葭掀开牌,方块9,汪总迷惑)

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汪

贤:卧槽,我刚才还在害怕,如果汪总没猜对就是我喝,直到蒹葭掀开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倒酒)汪总你喝

汪:妈了个巴子,老娘是不是被堂哥传染了

(汪总喝酒,蒹葭放牌,)

葭:(抽牌)下一个幸运鹅是谁呢?

贤:我怀疑蒹葭你在暗示什么,什么叫幸运“鹅”?你说清楚?

葭:鲨了尼~

(蒹葭抽到了8)

汪:刚才是在我这吧,我猜个4

葭:比4大~

贤:蒹葭你别黑幕我,我害怕,我猜个11(倒酒准备)

葭:贤儿哥,真有你的,不愧是你

贤:什么?蒹葭你?(准备喝酒)

葭:比11小~

贤:你再吓唬我你的猪头肉就没了

葭:鲨了尼

葭:轮了一圈,该小fer啦

福:阿,该我了,我猜8

葭:啊~小fer,为森莫?

福:阿这?我不是有一句名言叫什么

贤:福八刀

福:对对对就是这个

葭:(倒酒)喝吧,小fer

福:好嘞

———————————————————————————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거짓말 (谎言)]

笑“你来了,Alex”

Alex“嗯,好久不见,微笑”

笑“好久不见”

Alex“好久不见了~ITC的各位”

Alex注意到了蒹葭惊恐的眼神

“Alex…?他怎么在这?他不是应该在组织么?为什么他和卡梦都出来了?他为什么要来?难道ITC组织知道他的身份么?不会的,Alex是组织最精明的特工,他不会暴露的,不会的,我相信他,因为他是Alex”

贤“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ITC的新成员,忆蒹葭,蒹葭,这是Alex,他是负责组织情报部分的老大”

葭“你好,我是忆蒹葭”

Alex“忆蒹葭是吧,欢迎你”

入席

贤儿挨着小汪坐,堂哥边上是衫儿,阿福和蒹葭坐,Alex则和微笑坐

Alex...

笑“你来了,Alex”

Alex“嗯,好久不见,微笑”

笑“好久不见”

Alex“好久不见了~ITC的各位”

Alex注意到了蒹葭惊恐的眼神

“Alex…?他怎么在这?他不是应该在组织么?为什么他和卡梦都出来了?他为什么要来?难道ITC组织知道他的身份么?不会的,Alex是组织最精明的特工,他不会暴露的,不会的,我相信他,因为他是Alex”

贤“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ITC的新成员,忆蒹葭,蒹葭,这是Alex,他是负责组织情报部分的老大”

葭“你好,我是忆蒹葭”

Alex“忆蒹葭是吧,欢迎你”

入席

贤儿挨着小汪坐,堂哥边上是衫儿,阿福和蒹葭坐,Alex则和微笑坐

Alex看着桌子上的红酒

那杯红酒有了高脚杯的衬托,显得很高级

贤儿端起红酒杯说:这是继TBD事件以后我们ITC第一次聚会,也是忆蒹葭加入ITC的欢迎仪式,让我们举起酒杯,欢迎忆蒹葭来到ITC!

蒹葭看了看面前的酒杯,蒹葭的手在发抖,他在组织里没有喝过酒,他害怕自己喝醉后把一切都说出来,手在桌子下面颤抖

阿福看着边上的蒹葭,他看出来这孩子没喝过酒,要是老酒鬼就一饮而尽了,这很正常,他还是个孩子,不能让他喝酒叭

阿福去厨房拿来一瓶果汁“狗贤儿,蒹葭还是个孩子,你让他喝酒?你疯啦?”阿福拧开瓶盖,找了一个玻璃杯,给蒹葭倒了一杯果汁“蒹葭喝果汁就可以啦,你现在还不能喝酒喔~”

蒹葭冲阿福甜美地笑了笑“小fer!还是你懂我!最喜欢你啦!”蒹葭端起果汁“谢谢大家!我爱吃猪头肉!”

其他人也举起酒杯“欢迎蒹葭来到ITC!”

蒹葭双手捧着杯子,喝了一大口“www是桃汁!”

阿福看这这孩子这么高兴也没白费他刚才翻箱倒柜的给他找果汁了

一杯红酒下肚,小汪提议大家玩纸牌来活跃气氛。

———————————————————————

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independence独立]

我们会死很久,所以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开心

Alex穿上了西装,打了一个黑色的领带,黑色的领带显得他成熟。

阿福从厨房里找出了唯一一瓶红酒,微笑在厨房里炒菜,微笑:我tm终于进厨房了,阿福终于不嚯嚯我的菜了1551

阿福把红酒塞取出,衫儿急急忙忙从工作室拿出一包小药粉,倒在了红酒里,阿福知道,这个药是安眠药,少量的安眠药会暂时让人沉睡。

阿福:蒹葭和贤儿呢?

衫儿:他俩在外面看星星

基地外:

蒹葭和贤儿坐在树上吊的大秋千上

“贤儿哥,这些星星有名字么?”

“唔,我不知道我不是很了解”

“那我给他们起个名字”

蒹葭指着七个连成一条线的星星

“这个星星叫贤儿,这个叫堂哥,这个叫...

我们会死很久,所以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开心

Alex穿上了西装,打了一个黑色的领带,黑色的领带显得他成熟。

阿福从厨房里找出了唯一一瓶红酒,微笑在厨房里炒菜,微笑:我tm终于进厨房了,阿福终于不嚯嚯我的菜了1551

阿福把红酒塞取出,衫儿急急忙忙从工作室拿出一包小药粉,倒在了红酒里,阿福知道,这个药是安眠药,少量的安眠药会暂时让人沉睡。

阿福:蒹葭和贤儿呢?

衫儿:他俩在外面看星星

基地外:

蒹葭和贤儿坐在树上吊的大秋千上

“贤儿哥,这些星星有名字么?”

“唔,我不知道我不是很了解”

“那我给他们起个名字”

蒹葭指着七个连成一条线的星星

“这个星星叫贤儿,这个叫堂哥,这个叫衫儿,这个叫微笑,这个叫阿福”

蒹葭指着最后一个星星说“这颗星星,叫猪头肉~”

“这七个星星的组合,叫做ITC,他们七个会一直在一起”

贤儿宠溺的笑了笑,捏了捏蒹葭的鼻子“我看你是想次猪头肉了~我带着你去厨房看看,看看笑哥有没有给你弄猪头肉,走吧”

“鲨了尼~”

来到厨房

贤“笑哥,有没有给孩子准备猪头肉?”

笑“猪头肉么?没有呢”

葭“!?鲨了尼!必须宰鲨!!!”

笑“好了好了,怎么会不给你弄呢,待会吃饭的时候你就见到了,你心心念念的猪头肉~”

大厅

葭“哇~笑哥你是神仙嘛,这么多好吃的!”

福“我做的不好吃么(委屈)”

葭“小福也很棒啊!”

汪“tui,老微笑你是不是在菜里下毒了?”

笑“汪无敌你怎么肥事?是不是皮又松了,又欠抽了?”

汪“???????????”

堂“我敲,这老微笑做的?”

衫“好久没有见到笑哥做饭了突然有点不认识”

堂“一直都是阿福做的饭,好久没看到微笑进厨房了”

贤“阿福进厨房——非死即伤”

福“我下次做炖鹅汤”

贤“兄弟你别这样,我害怕”

福“炖鹅汤预定”

万事俱备,只欠Alex

大家刚刚坐下,门响了

大家立刻戒备起来

贤儿到门口

“来人接暗号”

“对接”

贤“微笑”

Alex“1888”

贤“小汪”

Alex“厄运震慑”

贤“衫儿”

Alex“半米护腕”

贤“堂哥”

Alex“开局遇鬼”

贤“阿福”

Alex“gay”

贤“Alex”

Alex“狗爱丽”

贤儿把门打开:爱丽你来了~

Alex:嗯,我来了,贤儿

贤儿:来吧,大家都在等。

————————————————————

一个短片www

1551我来晚了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OrdnAry° 平淡]

在上面消失的必将在下面重逢

贤儿带着蒹葭去集市上买菜去了,衫儿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似乎在研究着什么,堂哥也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地发出敲打键盘的声音,阿福抱着菜谱,看了一整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菜品的失败品逐渐增多,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你的我的他的她的,大的小的圆的扁的,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新的旧的各种款式各种花色任你选择,微笑坐在椅子上,看着阿福一会端出一个失败品,微笑不禁感慨:这有多少菜都不够给福妹嚯嚯的,我好心痛ing。

再说贤儿和蒹葭那边,贤儿带着蒹葭来到了一个摊位前:酒伴,最近生意怎么样?

摊主听到贤儿这句话,抬起头来,正想接话,却发现贤儿身边又站了一个孩子,便问道...

在上面消失的必将在下面重逢

贤儿带着蒹葭去集市上买菜去了,衫儿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似乎在研究着什么,堂哥也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地发出敲打键盘的声音,阿福抱着菜谱,看了一整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菜品的失败品逐渐增多,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你的我的他的她的,大的小的圆的扁的,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新的旧的各种款式各种花色任你选择,微笑坐在椅子上,看着阿福一会端出一个失败品,微笑不禁感慨:这有多少菜都不够给福妹嚯嚯的,我好心痛ing。

再说贤儿和蒹葭那边,贤儿带着蒹葭来到了一个摊位前:酒伴,最近生意怎么样?

摊主听到贤儿这句话,抬起头来,正想接话,却发现贤儿身边又站了一个孩子,便问道:贤儿,这位是…?

贤儿一听,便跟酒伴介绍道:啊这个孩子啊,这个孩子是我们ITC的新成员,叫忆蒹葭,我们队内都叫他孩子…酒伴打断了贤儿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他孩子?贤儿露出了一副“我不认可”的表情冷冷的甩了他句:你,不,行!孩子这个名称是只能我们ITC成员可以叫的,你不可以。酒伴委屈的哼了一声,向忆蒹葭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酒伴伴,你可以叫我酒伴,也可以叫我酒伴如果你叫我酒伴哥哥的话我也不介意。贤儿tui了一声,蒹葭也把手伸了出去:你好,我叫忆蒹葭。忆蒹葭对于这个酒伴什么都不了解,因为组织里没有他的资料,所以忆蒹葭和酒伴相处时要绝对小心。

趁着贤儿和酒伴在聊天,蒹葭在菜市场附近转圈,准备打探一下环境。

正当蒹葭准备回去找贤儿的时候,在一家拉面馆对面,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卡梦!!他,为什么伤痕累累,因为组织这次给他的任务太重了么?可是,他完成任务后不是应该在组织么,组织不是不允许任务完成之后来闲逛么,可是他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忆蒹葭没有多想,他追了上去,等他到达拉面馆门口,卡梦已不见了踪影。

卡梦他,应该是有任务出来的吧…

卡梦受伤了,是不是这次任务对象很厉害…

卡梦他会不会有事,卡梦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忆蒹葭按原路返回,看到了在菜市场门口忙着跟买菜的大妈讲价满头大汗又破口大骂的贤儿,贤儿看到蒹葭回来了,立马来了个大反转用温柔的语气问道:阿葭,刚才去哪里转悠啦~卖菜的大妈人都傻了,刚才还因为一块钱斤斤计较的男人竟然因为一个孩子的到来转变的这么快,大妈见识到了书上写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大妈:那就那就按照你说的价钱吧。贤儿两人买完菜启程回到基地。

衫儿在自己的工作室研究一种药物,让人喝下以后产生幻觉,从而说出一些秘密,他知道,虽然他们都很喜欢蒹葭,但是还是不得不排除他不是卧底的嫌疑。

堂哥在自己办公室破解D组织的内部网,如果破解成功,D组织派到这边的人,也就是卧底,尽收眼底,堂哥从早上开完会就一直在办公室里破解,堂哥想早点破解完成,早点证明蒹葭不是卧底。

另一半Alex受到了微笑的邀请,Alex是D组织派的卧底,也是忆蒹葭和卡梦的教练,他听到忆蒹葭要潜入ITC的时候,先是震惊,又是疑惑,组织为什么让忆蒹葭去潜入ITC?为什么不让卡梦去?为什么不让别人去?为什么偏偏是忆蒹葭?组织明明知道忆蒹葭是Alex最得意的徒弟,Alex和忆蒹葭表面上是师徒,背地里就给父子一样,Alex想起来:害,蒹葭这孩子,跟着卡梦刚到组织的时候跟个乞丐一样,脏兮兮的,一有人靠近,蒹葭就把卡梦护在身后,护的死死的,好像谁夺走了卡梦他就要跟谁拼命一样,Alex想到这里,眼前似乎又有了画面,后来组织说要把忆蒹葭和卡梦分给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Alex对这两个孩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训练,他最开始没有对这两个孩子抱什么希望,后来,忆蒹葭进步越来越快,每次Alex对他俩进行考核时,蒹葭总是全对。蒹葭爱吃猪头肉,每次他做的很完美的时候,Alex都会去食堂给他开小灶,给他煮猪头肉,食堂阿姨已经对Alex平时有事没事都往食堂跑已经习惯了,她看到Alex带着蒹葭和卡梦来,就把那个小厨房打开,Alex就带着蒹葭和卡梦进去,一张桌子,三个小板凳,一盘猪头肉,就是蒹葭最喜欢的东西,因为这个时候,Alex就会收起平常凶了吧唧的脸,陪着他们俩,蒹葭很喜欢这种感觉,Alex就是从那个时候喜欢上这两个孩子的,他们俩可可爱爱的,我很喜欢。

———————————————————————

END

好久不更

各位姐妹们留个评论

1551





哭哭小落.

【itc】全员向—枯(5)

这章主线剧情就搞小汪了(?

搞小汪,绿房东,懂?

含笑汪(~

卡梦我还没笑够呢,come on baby make lov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升,拧头,懂?


事实证明很久不写会变菜


有些作者写着写着就开始开车了


茫茫沙海中的风蚀地貌。

一群人立在那里,所有人都中毒了,堂哥是最严重的。

只是毒性大小,早死晚死的问题。

微笑现在知道卡梦那句话什么意思了,如果他们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找卡梦要到解药,不光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命,阿福还想把蒹葭顺手捞回来。

对此小汪给予一声“狗男男”

“到头来还是死...

这章主线剧情就搞小汪了(?

搞小汪,绿房东,懂?

含笑汪(~

卡梦我还没笑够呢,come on baby make lov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升,拧头,懂?


事实证明很久不写会变菜


有些作者写着写着就开始开车了





茫茫沙海中的风蚀地貌。

一群人立在那里,所有人都中毒了,堂哥是最严重的。

只是毒性大小,早死晚死的问题。

微笑现在知道卡梦那句话什么意思了,如果他们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找卡梦要到解药,不光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命,阿福还想把蒹葭顺手捞回来。

对此小汪给予一声“狗男男”

“到头来还是死”贤儿扬声“你们以为我们这样过去卡梦会留我们一条命吗?”

“当然.....不会”阿福搓了搓手“那我们就先杀了他”

“你可消停点吧,你以为你现在体制强到哪去?卡梦见到你就跟见到情敌一样往死里打你....”衫儿也是看得出来阿福轻轻举起的右手想要干嘛,十分识相的闭上了嘴。

“其实要拿到手也不是不可以.....”堂哥一脸“我很有办法”的样子抬着头

“偷”


“没想到堂堂broTang还能干这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妈了个巴子的我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小汪靠在木屋外的墙边,心里手撕堂哥八百遍

微笑捂住了身边小汪的嘴“想死就继续说”

“......”

小汪手里拿着从绿洲点拿来的定位器“他妈卡梦是不是个人....为什么那个房子的地点那么绕”

“闭嘴,走着”微笑起身


小汪从腰后反手摸出一把枪,朝着窗户直接开了两枪,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

“谁在哪里”

微笑手里篡着鞭子,下一秒就要离弦而出

小汪按住了他,浅浅的勾起了嘴角,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

“别上来就打,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拖延时间”

微笑被他压着但直直盯着他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手却开始扯下微笑的衣服,把领口朝外翻弄,自己则将外套扔在地上,解开领口的两个扣子,扯了扯发带,然后瘫倒在微笑怀里。

啧,汪无敌,不愧是你。微笑瞪了怀里的人一眼

小汪轻挑着眉,也不管身后举着枪往这里走的人,干脆附上微笑的唇瓣,这个吻深的不可思议

第一次见他就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真是清纯善良,如果微笑没有见过他抛荒野抛尸的话。

微笑真的想一巴掌扇开他——如果不是为了解药活命。


身后的人靠近了,小汪意犹未尽的转了个身子,擦了擦嘴唇,摆出一脸及其嫌弃的模样

“哟,这不老朋友吗”小汪一支腿还搭在微笑身上。


是房东。



“先说好,你来引来卡梦”

“为什么”阿福有点不乐意

“大哥卡梦对你什么样你心里没点b数吗...”

“......”

贤儿刚想进去,却被身旁的阿福拦下了他,半张扇子遮住脸

“贤儿,万一你自己带走了所有解药怎么办”

“他妈阿福你能不能不要把我想的那么狭隘,我是那样的人吗?堂哥蒹葭还有我们自己还在等着解药”

“哇哦——”阿福在一旁夸张道,转身带着衫儿往屋内走

贤儿在后面追着两个人“哎哎?大哥们你们不想表达点什么吗?”

阿福停下来转过身“我想表达的就是,贤儿大度!”

“......”



屋内没有忆蒹葭,也没有卡梦,衫儿意识到了周围若隐若现的人,他们中计了。


迷雾 再次笼罩






小汪的设定终于派上用场了(?

月咕选手不请自来

别限流鸭~




等等孩子这是被限流了??

就这?就这?

夭夭夭夭夭子
考试草稿纸产物✌️

考试草稿纸产物✌️

考试草稿纸产物✌️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Camouflage(伪装)]

“强者不一定是胜者,而胜者一定是强者”

蒹葭吃着猪头肉,看着贤儿他们,生怕贤儿他们对他起了戒心。

微笑见他吃完了,忙问他,还饿不饿啦,要是还饿我就让汪总给你开小灶~

“好温暖,这就是名为家的情感么”

忆蒹葭红了眼眶,他突然很想放下一切,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就做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跟着他们六个,整天无所事事,如果有下辈子,他想成为ITC的其中一个,忆蒹葭想着想着,眼泪流了下来。

“不是,蒹葭,你咋了,咋哭了还”贤儿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微笑拿着纸巾,递给了他,他接过了纸巾,可是眼泪却越擦越多。微笑看着这样的孩子,不禁有点心疼…

“你是受了多少罪,才哭的这么委屈啊...

“强者不一定是胜者,而胜者一定是强者”

蒹葭吃着猪头肉,看着贤儿他们,生怕贤儿他们对他起了戒心。

微笑见他吃完了,忙问他,还饿不饿啦,要是还饿我就让汪总给你开小灶~

“好温暖,这就是名为家的情感么”

忆蒹葭红了眼眶,他突然很想放下一切,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就做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跟着他们六个,整天无所事事,如果有下辈子,他想成为ITC的其中一个,忆蒹葭想着想着,眼泪流了下来。

“不是,蒹葭,你咋了,咋哭了还”贤儿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微笑拿着纸巾,递给了他,他接过了纸巾,可是眼泪却越擦越多。微笑看着这样的孩子,不禁有点心疼…

“你是受了多少罪,才哭的这么委屈啊”

阿福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于是把孩子拥入怀中,蒹葭似乎跟找到了归宿似得,在阿福怀里泣不成声。

贤儿明显被阿福的这一举动吓到了,他认识了阿福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阿福这样。

“我听说,人不开心的时候,抱着他,让他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就会好很多很多”这句话从阿福嘴里说出来,对于当时的蒹葭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贤儿,笑哥,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刚刚出任务回来,又经过这么折腾,身体肯定吃不消,我在这陪着蒹葭,你们去休息吧”阿福以一种温柔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大概也是不想打扰怀里的孩子吧。

贤儿他们关上了房门,房间里只剩下了蒹葭和阿福两个人。

可能真的是累了叭,蒹葭哭了一会在阿福怀里睡着了,阿福小心翼翼得让他平躺下,给他盖好被子,再三确认过之后才走出房门。

手机里传来了ITC群里发来的消息

贤儿:@全体人员,明天早上八点,堂哥的办公室集合。请大家全员到齐。

下面是其他人的回复。

阿福关上手机,到了自己的房间,就歇息了。

早上7:59

贤儿的办公室里聚齐了ITC六个人

贤儿:堂哥你报一下查到的资料

堂哥:资料显示忆蒹葭是TBD家族的继承人,一个实打实的公子哥~但是TBD资料对他显示的资料却是少之又少,只凭这个,很难让人信服。

微笑:情报局里,还有谁跟TBD家族扯上过关系?

小汪:妈了个巴子,情报局里还有谁?

衫儿:我记得,好像有一个吧…

阿福:是Alex

微笑:阿,是Alex,我跟他有些交情

贤儿:不如我们邀请他今晚来ITC喝酒,打探一下消息,如果忆蒹葭真的是卧底,我们喝醉之后,就是最好的机会。

小汪:我觉得吧…这孩子看着不像是卧底。

堂哥:我约了啊?

微笑:约吧,就说是我约的

阿福:有没有可能,Alex和忆蒹葭都是卧底…

衫儿摇了摇头:不会的,Alex是老狗了,不可能的。

贤儿:行了散会吧,今天蒹葭跟着我 我带他去转转,你们回去的时候小声点,别吵到他了,今天没什么任务,在基地都给我好好待着。

……………………………………………………………

今晚更新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Despair(绝望)]

“他们对我特别好,我不忍心伤害他们”

堂哥把蒹葭放到衫儿工作室的床上,就退出了工作室

贤儿他们一行人回来了,汪总神色凝重,他身为ITC里的一个核心人物,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堂哥调查一下这个来路不明的“富家子弟”。YF事件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

贤儿觉得,这还是个孩子,咱们先给他治疗一下,治疗完之后就送他回家,没什么好担心的。

微笑对YF事件一直心有余悸,他不想让这件事情发生在ITC身上,从YF东窗事发起,微笑就天天做噩梦,他梦到了ITC也经历了一次YF事件,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坠入裂缝,这个梦,没有结局。

阿福在摆弄着扇子刀,从始至终没有发表过意见。

过了一会,阿福发觉了什么,赶...

“他们对我特别好,我不忍心伤害他们”

堂哥把蒹葭放到衫儿工作室的床上,就退出了工作室

贤儿他们一行人回来了,汪总神色凝重,他身为ITC里的一个核心人物,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堂哥调查一下这个来路不明的“富家子弟”。YF事件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

贤儿觉得,这还是个孩子,咱们先给他治疗一下,治疗完之后就送他回家,没什么好担心的。

微笑对YF事件一直心有余悸,他不想让这件事情发生在ITC身上,从YF东窗事发起,微笑就天天做噩梦,他梦到了ITC也经历了一次YF事件,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坠入裂缝,这个梦,没有结局。

阿福在摆弄着扇子刀,从始至终没有发表过意见。

过了一会,阿福发觉了什么,赶紧拍着衫儿工作室的门:“衫儿!!衫儿你干嘛呢!衫儿你是不是睡着了!”

小汪知道阿福在顾虑什么,他走上前去,拍了拍阿福的肩膀:怕什么,衫儿又不是憨批,那个小子能怎么衫儿,别忘了,我们可是ITC。

过了一会,衫儿带着口罩出来了

“这孩子,中了五枪还能活下来,也是坚强”

贤儿比了个手势,意思是能不能过去看看

衫儿说“这孩子麻醉的药性还没过,你们慢点,别吵醒他嗷

小汪一听可以看,第一个冲进去,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还别说,这孩子白白嫩嫩的,脸也肉肉的。小汪试探性的戳了一下脸颊:唔,软的,想捏。

贤儿和堂哥看到了,也要捏,小汪摆出了平时的姿态:老娘不允许,贤儿和堂哥你们两个老男人会吓到他的。

贤儿一听小汪说他老男人,气不打一处来,拉着堂哥,小汪三人扭打在了一起。

衫儿在门口看了看里面的三人,叹了口气:说好的小声点的?

阿福趁机跑到床头,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他看到这个孩子的手跑到了被子外面,他抓着蒹葭的手,把手放到被窝里,就在阿福抓着他手的一瞬间,这孩子突然死死的抓住阿福的手,猛的睁开眼,他抓阿福的手在他睁眼的时候加大了力度“嘶”阿福发出了声音,孩子在阿福感到疼痛的瞬间就松开了手。

忆蒹葭醒了

他想坐起来,阿福立刻把枕头垫在他的后背。

等贤儿他仨反应过来,孩子已经看了他仨半天了,蓝色的牟子里似乎有星星。

才想到自己身为队长的贤儿故作模样的拍了拍身上的灰,装模作样的轻咳了几声。

“咳咳咳,你好,我是ITC队长,我叫贤儿”

“忆蒹葭,我的名字”

贤儿给了堂哥一个眼神,示意堂哥赶紧去查,堂哥煞有介事的跟贤儿说:内个贤儿,我作业还没写完,明天开学了,我去创造奇迹了~

贤儿继续问道:“你家在哪”

“我没有家”

“你的父母呢”

“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我无处可去”

微笑突然插上来:如果你说假话,你的朋友可是会吃些苦头的。

忆蒹葭不敢相信,卡梦没有脱身么?他为什么没有脱身,组织没有帮助他么!不,他们一定在骗我,卡梦绝对已经回组织了,他们在骗他,对!

“朋友?我没有朋友”

贤儿特别想赶快结束这个话题

阿福说:“呐,你今晚先住在这,我们明天再决定你的去留好不好~”

“咕咕咕—”这声音,是从忆蒹葭肚子里传出来的。

微笑:“饿了吧,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弄”

“猪头肉!!”忆蒹葭听到吃的,就想到了猪头肉

微笑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好好好,我去给你搞猪头肉~

“尼在笑森莫,再笑我就鲨了尼”

微笑用食指在蒹葭鼻子上刮了一下“我反鲨”

微笑踏着老男人的步伐出门了。

“蒹葭,我可以这么叫你么?”贤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可以的,贤儿哥,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嗯,可以”贤儿应声答到。

“唔,那么,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啊?我嘛?我是男孩子呦~”

阿福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妈的巴卡”

“啊,这是男孩子嘛,那怎么称呼呢”

“阿福”阿福冷漠的吐出两个字

“小fer~”蒹葭脱口而出

“随你高兴”阿福脾气很好,心理素质也不差

突然,角落里的老男人,衫er,流下了眼泪

“唔,是你救的我嘛,非常感谢,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衫儿吧”

“好的~”

“嗯我想问,我刚刚醒的的时候,你们三个在打什么?”

“因为想捏脸,这就是让三个老男人打起来的原因”

“噗,原来是这样么”

……

微笑回来了,手里拿着给蒹葭买的猪头肉

蒹葭看到猪头肉,眼都直了

微笑把猪头肉递给蒹葭,蒹葭二话不说就开吃

微笑慈祥地看着他

贤儿说:蒹葭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

TBDing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False [虚伪])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会和你们一起”

这是忆蒹葭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也是最难完成的任务。

他,要潜入ITC,组织要求他和ITC打入一片,成为ITC所有成员最信任的人,在组织向他下达刺杀任务的时候,给予ITC致命一击。

忆蒹葭在组织里听说过ITC,有人说,他们是支坚不可摧的队伍,有人说,他们是公认的最强,也有人说,ITC队员之间的信任,是无可替代的。

所以这个任务对于忆蒹葭来说,十分困难。

组织里面有关于ITC里所有人的资料,组织要求忆蒹葭把这些资料深深的记在脑子里,他的朋友卡梦告诉他,他很羡慕ITC,如果他不是组织的人,他死也要加入ITC,他一直向往着ITC。

忆蒹葭每天都听卡梦说...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会和你们一起”

这是忆蒹葭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也是最难完成的任务。

他,要潜入ITC,组织要求他和ITC打入一片,成为ITC所有成员最信任的人,在组织向他下达刺杀任务的时候,给予ITC致命一击。

忆蒹葭在组织里听说过ITC,有人说,他们是支坚不可摧的队伍,有人说,他们是公认的最强,也有人说,ITC队员之间的信任,是无可替代的。

所以这个任务对于忆蒹葭来说,十分困难。

组织里面有关于ITC里所有人的资料,组织要求忆蒹葭把这些资料深深的记在脑子里,他的朋友卡梦告诉他,他很羡慕ITC,如果他不是组织的人,他死也要加入ITC,他一直向往着ITC。

忆蒹葭每天都听卡梦说ITC有多么好多么好,自己也逐渐对ITC这个组织有了些许好奇,所以这次任务,他自己也很期待。

组织给卡梦下达的任务是帮助忆蒹葭潜入ITC,还没有到达任务地点的时候,卡梦在车上对忆蒹葭说:啊,我真想跟你换换任务,可惜组织说我没有你长得可爱,我这张老男人的脸没有可信度~

忆蒹葭笑他,笑他不懂。

到达任务地点

组织的车把忆蒹葭和卡梦留在了第八区的沙漠,这里是ITC每天的必经之路,他们的计划是:让忆蒹葭伪装成一个富贵人家家的孩子,被卡梦追杀,在一定的时间跑到路口,装成快要被卡梦杀死的样子,这时候ITC一定会拔刀相助,忆蒹葭要在他们打起来的时候吞下一小块安眠药,伪装成昏死过去,卡梦则需要在看到ITC的时候再给蒹葭补一刀,然后自己脱身,ITC的人都很善良,他们不会放任忆蒹葭这么一个孩子不管的,他们一定会把忆蒹葭带回基地,之后的事情就要靠忆蒹葭自己努力了…

卡梦很期待,他一直都仰慕ITC,当组织通知他这次任务可以见到ITC,自己也可以去时,他激动了一个晚上,心里想着,我终于可以看看ITC了!!

任务开始

在沙漠的一片空地,卡梦抽出了自己的枪,

组织要求忆蒹葭赤手空拳,身手还不能太敏捷

卡梦害怕自己会伤到蒹葭,子弹没有往要害打

两人开始了一场好戏

ITC全体成员刚刚执行任务回来,就看到一个杀手追着一个富家子弟,通过卡梦的着装,堂哥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杀手“D”组织的人,贤儿看到了被追杀的忆蒹葭,贤儿看着这孩子又白又嫩又细胳膊细腿的,应该是一个富家子弟,贤儿刚刚拿出手里的短剑准备出手相助,阿福把手挡在了贤儿身前:贤儿,不要轻举妄动,你难道忘了以前的YF是怎么没的么?贤儿听到YF,便停下了动作。

卡梦觉得时机到了,便把枪口对准了蒹葭的肩膀,卡梦觉得,ITC会在最后一瞬间,救走蒹葭的

但是ITC没有救,YF事件让ITC每个人的有了戒心

“碰——”子弹命中了忆蒹葭的肩膀,忆蒹葭倒在地上,这是计划里没有的,卡梦有些慌张,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学着组织里处决叛徒的架势:卡梦用脚踩在忆蒹葭的胸口上,用枪口指着忆蒹葭:你可以去地狱了!

就在卡梦将要扣下扳机的那一刻,一把扇子刀划到了卡梦脸上,卡梦反应了过来,立马退后了几步。

他知道:ITC来了,蒹葭可以开始任务了

扇子刀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回到了它的主人阿福手里,阿福嚷嚷着:开工了开工了!走着走着!

小汪赶紧上前去查看蒹葭的伤

卡梦突然意识到不对,蒹葭有救了,自己该怎么脱身,他抬头,看到了拿着扇子掩着面的阿福,贤儿大叫:阿福!留个活口!说不定能问出什么!

阿福看了看卡梦,卡梦只感到面前这个人杀气很重,有一种胁迫感,他内心被阿福的压迫感压的死死的

就在阿福准备打晕卡梦拉回基地审问的时候

“碰—”的一声,卡梦被人打了一枪,卡梦做梦都没想到,组织还派了人留在这看着他们,只要ITC准备活捉,埋伏的狙击手会立即解决掉卡梦。

阿福看到卡梦倒在地上,他知道了,又是那个无聊的组织

小汪看了看卡梦:这孩子身手不错,可惜没有走正道,要不然,也是个好苗子。

忆蒹葭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贤儿看着这个孩子晕了过去,立刻慌了,衫儿!!!堂哥!!!快快快,快把这孩子带回基地!!快快快!

微笑有点怀疑,贤儿看出了微笑在怀疑什么,但是人命关天,贤儿说:先别管什么卧底不卧底的了,赶快把这孩子带回去治疗快快快!

堂哥背着孩子,衫儿身为队里唯一会医术的人,跟着堂哥赶紧回基地抢救

留下了小汪,贤儿,阿福,和微笑,小汪说:贤儿,这孩子挺可怜的,咱们把他找个好地方安置了吧。

贤儿说:唔,我觉得可以,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啊

阿福看了看:不如给我吧,让我研究研究~

贤儿觉得不行

微笑他们四个找了个有花的地方,把卡梦安置在了那里。

四人办完事,就回基地了。

组织里传来了忆蒹葭潜伏成功的消息,却没有人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卡梦,是被组织杀的…

END

——————————————————————

感谢大家的支持

麻烦大家在评论里写出大家的想法和看法

我会结合大家的意见,慢慢变好的!!!

最后,感谢大家的喜欢!



哭哭小落.

未觉深渊守陵梦 

遥忆当初少年郎

未觉深渊守陵梦 

遥忆当初少年郎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假粉进来!!麻溜的!

你们都是ITC假粉(doge)

罚款1888

拘留93天

由微笑亲自审问你们

贤儿旁听

阿福行刑

蒹葭负责你们的最后一顿

堂哥负责给你们写死亡证明

32负责火化

汪总是这件事情的头

ITC全员撒你骨灰

(禁止二传)
[图片]

你们都是ITC假粉(doge)

罚款1888

拘留93天

由微笑亲自审问你们

贤儿旁听

阿福行刑

蒹葭负责你们的最后一顿

堂哥负责给你们写死亡证明

32负责火化

汪总是这件事情的头

ITC全员撒你骨灰

(禁止二传)

轻罗小扇
我这个老鸽子竟然描完了。 这就...

我这个老鸽子竟然描完了。

这就是战神吗?可真有够好笑的~~

Give me your red heart and blue hand, thank you mother!!!👍

我这个老鸽子竟然描完了。

这就是战神吗?可真有够好笑的~~

Give me your red heart and blue hand, thank you mother!!!👍

寤寐

『ITC』梦回旧时

不要上升正主,上升正主就拧头(。・ˇ_ˇ・。:)


蒹葭中心向


最近真的好想他们,所以就码了这篇文章


可随喜好配合BGM【Wait in Hope】食用


然后就



路边的啤酒和烧烤,三五好友在谈笑,是西瓜冰棒,唯独少了你。


这次小组赛TVT成功出线去到线下,蒹葭内心对此没有太大波澜,和前几次一样,晚上在酒店里打整好一切便躺在床上休息了。

他侧过身望着紧闭的窗帘,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咚咚”的响声,他不再去管,扯着被子一翻,便沉沉地睡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钻了进来,蒹葭眯着眼,太...

不要上升正主,上升正主就拧头(。・ˇ_ˇ・。:)


蒹葭中心向


最近真的好想他们,所以就码了这篇文章


可随喜好配合BGM【Wait in Hope】食用


然后就











路边的啤酒和烧烤,三五好友在谈笑,是西瓜冰棒,唯独少了你。




这次小组赛TVT成功出线去到线下,蒹葭内心对此没有太大波澜,和前几次一样,晚上在酒店里打整好一切便躺在床上休息了。

他侧过身望着紧闭的窗帘,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咚咚”的响声,他不再去管,扯着被子一翻,便沉沉地睡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钻了进来,蒹葭眯着眼,太阳给窗帘镀上了金边,昨晚仿佛没下过雨,倒像是自己第一次来线下时的天气。

他伸手关掉闹铃,在床上挣扎一下起床洗漱了。

‘咚咚咚’

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


“孩子?起了没?”

“等一下。”


北离怎么不叫我墩啊。他想着,迅速将毛巾在水龙头前冲了一下,边擦脸边去开门。


“还没到时间啊,怎么……”


‘啪嗒——’


他愣愣地看着门口的人,毛巾顺着手臂滑下,和泪水一起砸在地板上。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大早上起来哭个啥?”


门口那人弯腰捡起毛巾递给他。

他没有接,只是看着那人,声音变得哽咽:


“笑……哥?”

“睡糊涂了?”微笑将毛巾翻了个面,然后捏了下他的脸,“快点吧,我们在下面等你,等会一起去吃东西,我先下去了。”说完他便转身去按电梯。


蒹葭想起什么似的,冲到窗前将窗帘猛的扯开。

窗外的场景提醒着他,这里不是这次线下赛的地点,而是广州。

是他第一次参加线下赛的地方。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回不过神。


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围着几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其中一人看到他来了,转头和其他人说:“蒹葭来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衫儿……


“走,你汪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一人走到他旁边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看着旁边这个比他高了半个头的人,笑了:“汪总你干什么?我很不满意。”


是梦的话,可不可以……


他看着坐在他身边的人:

微笑、阿福、堂哥、汪总、贤儿、衫儿。


可不可以晚一点再醒来。


“蒹葭怎么了?”阿福见他半天没吃一口,忍不住问道。

“没事。”语气里带着哭腔。


他伸手拿起筷子,眼前的一切却忽然变了,刚刚拿的筷子变成了手机,他抬头,看到了台下观众举起的各个战队的应援横幅:

XGI、Gr、WS、5hs。

还有,ITC。

坐在旁边的堂哥正和汪总说自己刚刚手都在抖,汪总笑了下,摸了摸堂哥的头。

他向左手边望去,那里坐着一位韩国屠皇:wolf。


蒹葭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是堂哥。


“蒹葭?还坐着干嘛?我们比完啦。”

“噢好。”他急忙放下手机,低头整理了下衣服,再抬头时却在一个卧室里。

贤儿正坐在离他不远处的电脑前,有些欣慰的抹去刚流下的眼泪:“大家辛苦了。”


‘挲——’

身后传来的动静让蒹葭忍不住回头去看,汪总坐在那,扯大了嗓子喊道:“我们应该先和蒹葭说这个消息。”


泪水模糊了视线,他走上前,刚想告诉汪总自己知道,却扑了个空。

他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将一块银牌挂在自己脖子上,随即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化,站在他旁边的六个人一个接一个的从自己身边离开。

阿福、汪总……


“不要……”


蒹葭拼命的冲上去。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他伸出手,抓住了留在最后的微笑。

眼泪夺眶而出,他颤抖着,手中揪住的衣角渐渐消散。

“笑哥?!”他慌忙的寻找,却都是徒劳。

脚步逐渐慌乱,他突然失去重心,狠狠地跌在地上。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他,他顺着望去:

“北离?”


“墩?怎么了?快起来。”北离拉着自己站起来,他看到北离身后不远处的汪总,想要过去。一只脚刚抬起,身后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胖墩。”是一茶的声音。

他转过头,一茶身旁还站着周尘尘、失效药、橙子。


蒹葭不愿再看,痛苦的闭上眼。



‘滴滴滴——滴滴滴——’


蒹葭猛的惊醒,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他关掉自己身旁的闹钟,起身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开:


雨还在下,外面也不是广州。





少年已成人,却忘了诗人和牧笛,心中偶尔渴望原野,只是当年的风不再。



The end


——


最近看到好多姐妹在讨论俱乐部的事情,就好想那年夏天的他们。


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么真心实意的去喜欢一个战队,我会觉得GrNB,我也会觉得5hs很强,但我只认定ITC是第一。


ITC,我不期而遇的惊艳。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全员向——Chaud(余温)

☆TBD全员恶人

☆语文不好,不喜勿喷

☆我永远爱ITC

☆你要是敢上升真人我把你天灵盖拧下来当球踢??

———————————————————————

微笑

如果说阿福是ITC里近身战里占优势的,那么微笑就是“远方的刺客”,如果微笑的枪法在ITC里称第二,那么没有人就敢称第一了(除了汪总),微笑家里好几代都是榜上有名的狙击天才,当然微笑也不例外,他从小就练习枪法,更是在军校的射击比赛上一枪打中9环而被称为狙击天才

微笑的母亲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经受这种惨绝人寰的训练,孩子自己不心疼,做母亲的真的心疼,于是她每次都恳求丈夫,希望给自己的孩子减轻负担,让他不...

☆TBD全员恶人

☆语文不好,不喜勿喷

☆我永远爱ITC

☆你要是敢上升真人我把你天灵盖拧下来当球踢??

———————————————————————

微笑

如果说阿福是ITC里近身战里占优势的,那么微笑就是“远方的刺客”,如果微笑的枪法在ITC里称第二,那么没有人就敢称第一了(除了汪总),微笑家里好几代都是榜上有名的狙击天才,当然微笑也不例外,他从小就练习枪法,更是在军校的射击比赛上一枪打中9环而被称为狙击天才

微笑的母亲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经受这种惨绝人寰的训练,孩子自己不心疼,做母亲的真的心疼,于是她每次都恳求丈夫,希望给自己的孩子减轻负担,让他不要那么累,但是丈夫脾气不好,还经常喝的醉醺醺的回家,母亲的关切,都被这个男人当成了驴肝肺,他的父亲不但没有安慰母亲,反手就给了母亲一巴掌,母亲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但是母亲是个温柔的女人,她不会还手,她也没有那个能力,她也无能为力,她很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温馨的家庭,但是嫁给了这个男人,美好的幻想破灭了

终于在微笑18岁的时候,他的父母选择了离婚,他的母亲选择净身出户,微笑知道母亲忍了父亲好久,这下终于解脱了,他为母亲感到高兴,母亲选择了自己孤身一人,她没有选择带微笑走,可能她觉得微笑跟着父亲是最好的

父亲似乎并没有因为母亲的离开而伤心,他看到微笑的枪法越来越好,他决定要把微笑带到自己工作的地方——TBD,微笑因为自己的父亲的关系,在A93区当了个督察长,在TBD里有这样一个规矩:

TBD成员可以随意杀人,不论你的职位高或低

TBD成员杀完人之后可以把罪名嫁祸给TBD

TBD成员如果背叛了TBD,将被TBD的成员追杀

TBD成员杀了人之后选择了逃跑,将会被秘密关押直到死,死法千千万,就看你能不能受的住了

如果TBD成员发生内斗,输的一方可以就地正法,赢的一方可以升职,微笑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带他到TBD了,为的就是让微笑当上A93分部的部长,可惜好景不长,微笑来到TBD的第二年,母亲就被暗杀了,微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等他到达母亲居住的地方的时候,留下的只有一摊鲜红的血液和一个TBD内部的徽章,微笑知道了,有人想要父亲的位置,那个人看来不知道父亲和母亲已经离婚了,微笑看着这枚徽章,思虑良久……

——————————————————————————

预告:微笑的父亲最后也成为了ITC的帮手

更新完毕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全员向——Chaud(余温)

☆TBD全员恶人

☆不喜勿喷

☆我爱ITC

☆这是人物背景,正文会在后面写

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

阿福

说起阿福,黑贝街的居民对他都是闻名丧胆,甚至有些居民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阿福以前生活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全职太太,他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很早就懂得了许多道理,他最喜欢的东西,就是他生日的时候母亲送给他的那把扇子刀,他一直视若珍宝…记得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阿福在二楼房间里擦拭着他最喜欢的扇子刀……

“砰—砰—砰”楼下传出...

☆TBD全员恶人

☆不喜勿喷

☆我爱ITC

☆这是人物背景,正文会在后面写

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TBD

阿福

说起阿福,黑贝街的居民对他都是闻名丧胆,甚至有些居民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阿福以前生活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全职太太,他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很早就懂得了许多道理,他最喜欢的东西,就是他生日的时候母亲送给他的那把扇子刀,他一直视若珍宝…记得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阿福在二楼房间里擦拭着他最喜欢的扇子刀……

“砰—砰—砰”楼下传出了剧烈的响声,他的直觉告诉他,楼下绝对出了事情,他拿着扇子刀,匆匆跑到楼下,却只见到了父母的尸体,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摊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父母的尸体…三个男人在卧室里,似乎在寻找什么,他们出来了,看到了摊坐在地上的阿福

“md,终于找到你了,小兔崽子”,三个男人一齐朝阿福扑过去,阿福熟练的打开扇子“呵,正愁没人当倒霉蛋,那就拿你们三个练练手吧”,阿福从扇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向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刺去,血液瞬间爆出,呲到了阿福脸上,阿福第一次感受到了杀人的快感,他觉得热血沸腾

他觉得杀一个已经满足不了自己了,他,全都要杀,一个都不留,他要杀个痛快,三个大男人,被他“拆”的七零八碎,满地的血迹,阿福用手蹭了一下脸,看到自己手上的血,他觉得杀人能给自己带来快乐,他提着扇子刀,走出了门外,阿福突然好奇,这些人的眼球,如果拿来当成艺术品是不是会很好看?,他回到屋里,看着血迹斑斑的地板,那三个被“拆”的七零八落男人,安静的躺在地上(挖眼睛太血腥了,我就不写了哈),阿福从一个男人的上衣兜里找到了一个徽章,上面清晰的印着“TBD”这三个字母,“好,TBD是吧,我记住了”

过了三天后邻居报了警,警察看到现场的血迹,惊呆了,那时的阿福,仅仅才16岁,警察甚至不敢想象,这样的少年,长大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

从那之后,黑贝街就流传了这样的一个传说:“如果你晚上在黑贝街看到一个粉色头发的男孩,如果你想活命,就赶快逃跑”

阿福每次杀完人之后,都会把眼珠扣出来,装在一个袋子里,满满一袋子,全是眼珠…

“黑贝街的杀人狂魔——阿福”

寤寐

『Gr训练』差点错亿

今天皮皮把葭哥拉去训练啦!

喜欢的主播去喜欢的战队训练,天知道我有多激动!

克儿他们叫的都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蒹葭。

好久都没从别人口中听到啦。

幸好去看了一眼葭哥的直播,不然要错亿了。

还有午排位狗哥七公主父子双排!

以及晚上七七约狗哥一起和Gr训练!!!


天哪今天是什么日子!

炸成烟花(。>∀<。)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今天皮皮把葭哥拉去训练啦!

喜欢的主播去喜欢的战队训练,天知道我有多激动!

克儿他们叫的都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蒹葭。

好久都没从别人口中听到啦。

幸好去看了一眼葭哥的直播,不然要错亿了。

还有午排位狗哥七公主父子双排!

以及晚上七七约狗哥一起和Gr训练!!!


天哪今天是什么日子!

炸成烟花(。>∀<。)






子滢

对于渣男葭的控诉(我没吃桃子)

纯属玩梗~


我要控诉一个渣男,忆蒹葭,我和他相恋了一年半,曾经的朝夕相处共进退,他每一天也都离不开我。

我深深爱着他,后来他却开始对我不冷不热,到别处沾花惹草。

直到去年7月,他抛弃了我,去找那个叫咒术的女人了,甚至还扬言让我掉下榜,让别人认不出他,我很伤心。

后来发生了好多事情,我又重新回到了他身边,我很努力,每一局都发挥的很完美,看着那个金灿灿的s,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可惜好景不长,短短几个月,他关照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甚至比之前还要过分,开始广撒网,祭司、咒术、调酒、机械甚至佣兵,每一个他都关爱有加。

还有那个先知,那个本应属于我的s,我迟早会夺回来!

最后是他的渣...

纯属玩梗~


我要控诉一个渣男,忆蒹葭,我和他相恋了一年半,曾经的朝夕相处共进退,他每一天也都离不开我。

我深深爱着他,后来他却开始对我不冷不热,到别处沾花惹草。

直到去年7月,他抛弃了我,去找那个叫咒术的女人了,甚至还扬言让我掉下榜,让别人认不出他,我很伤心。

后来发生了好多事情,我又重新回到了他身边,我很努力,每一局都发挥的很完美,看着那个金灿灿的s,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可惜好景不长,短短几个月,他关照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甚至比之前还要过分,开始广撒网,祭司、咒术、调酒、机械甚至佣兵,每一个他都关爱有加。

还有那个先知,那个本应属于我的s,我迟早会夺回来!

最后是他的渣男言论,打一巴掌给块糖:调香现在有点跟不上版本了,虽然前期还是很能溜,但是开门站就是个废物,不像调酒有加速酒、祭司有大洞……

从来开始的片刻不分,到后来的移情别恋,再后来复合、分手,最后又不拘泥于一人,我是真的错付了。

我在这说这些也不是为了让你们可怜我,只希望各位姐妹们能够引以为戒,对待渣男,千万不要动真心!鲨猪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