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忍たま

51984浏览    1314参与
pâteacideee

今日产出

(双忍/竹久久警告)

今日产出

(双忍/竹久久警告)

pâteacideee
废物摸鱼 hama实在没地放只...

废物摸鱼 hama实在没地放只能加个脑袋了dbq(?)

废物摸鱼 hama实在没地放只能加个脑袋了dbq(?)

雷暴雲團

一些41醬,2020的41醬要比去年多哦!\(^o^)/

一些41醬,2020的41醬要比去年多哦!\(^o^)/

迷蒙国

【同人】忍者乱太郎沙雕同人(八)

怎么说呢,只要限定题目,就会发现能写的梗随着标题无限增多.......

然后就深深体会到,这群人到底多能闹

这个学校真的能安安静静过一晚上吗?哪怕就半个晚上....


一点都不日常的日常其一 · 学园之夜

夜晚本是忍者的时间,但是作为忍蛋,还是好孩子的年纪,就要乖乖做好孩子该做的事情,那晚上基本都是好好睡觉的时间。

当然,这里毕竟是忍术学园,一个一天发生百八十次爆破的忍术学园,即使是本该安眠的夜晚,也是如此平凡而不平凡。

一年级,作为拥有史上最闹腾一年级的一叶组一年级,他们的晚上就显得——异常的好孩子。

撇开偶尔穿着青蛙服夜半借着月光复习的庄左...

怎么说呢,只要限定题目,就会发现能写的梗随着标题无限增多.......

然后就深深体会到,这群人到底多能闹

这个学校真的能安安静静过一晚上吗?哪怕就半个晚上....


一点都不日常的日常其一 · 学园之夜

夜晚本是忍者的时间,但是作为忍蛋,还是好孩子的年纪,就要乖乖做好孩子该做的事情,那晚上基本都是好好睡觉的时间。

当然,这里毕竟是忍术学园,一个一天发生百八十次爆破的忍术学园,即使是本该安眠的夜晚,也是如此平凡而不平凡。

一年级,作为拥有史上最闹腾一年级的一叶组一年级,他们的晚上就显得——异常的好孩子。

撇开偶尔穿着青蛙服夜半借着月光复习的庄左卫门不说。

撇开偶尔被自己房间吓得不行跑出来到处想要借地方睡觉的平太不说。

撇开偶尔因为房间实在太乱乱得隔壁的兵太夫和三治郎向伊助投诉于是只好彻夜清洁的团藏和虎若不说。

撇开偶尔因为太沉迷于夜晚的黑暗而偷偷喘息偷笑围着燃烧的油灯暗自雀跃乃至于一晚上就这样过去的的一绿组不说。

撇开偶尔乃至于经常因为太爱学习所以决定半夜起来学习或者因为室友或者同班同学也在学习觉得不能输而半夜爬起来继续学习的一伊班不说。

还要撇开随时随地做机关随时随地都可能做疯了导致半夜还在做机关,一不小心祸及隔壁或者祸及全班甚至祸及全年级的机关组二人组不说。

当然撇开惯例惹是生非经常性补课乃至于半夜被要求补课的一叶三人组,他们有时还要半夜出来处理新兵卫的尿床或者是鼻涕黏在床单上这种不说。

同时也不能忘记偶尔会突发奇想半夜来锻炼的锻炼三人组团藏虎若和隔壁房间的金吾,他们一般不会祸及除了金吾的室友喜三太之外的其他人,就是有时会拉上路过的其他人一块锻炼,例如半夜锻炼跑步的三治郎。

更加不能忘记偶尔到已经快要成经常的喜三太蛞蝓宠物暴走——谢天谢地,经过这段时间的折磨,金吾已经各种习惯在蛞蝓的影响下生活,蛞蝓爬脸上也会安然睡觉再也不是那个见到蛞蝓就让全班都睡不好的孩子,因此蛞蝓暴走的情况他也不会大喊大叫,顶多大喊大叫让伊助快来帮忙。

另外作为有四个生物委员的一年级,毒虫毒物乃至于大型毒宠物跑掉也是有过的事情,偶尔还有路过的老师们看见一年级从某个班的生物委员一声喝开始全级出动找走失的动物,其行动整齐划一,装备齐全,动作娴熟,分组快狠准,基本上学级委员们喊出的第二声就分好组,哪些人打灯,哪些人放陷阱做捕捉机关,哪些人敲打隐秘角落,哪些人拿稳专门捕捉工具全都自觉自动自然而然并一应俱全,专业得仿佛生物委员会一般。其团结齐心让人完全看不出这群人在预算会议时期也是会互相互怼日常也是经常不团结互怼。老师们不禁感叹:“我去!这熟练程度跟三年级没差了,都快比五年级还好了!”

总之,相对而言,忍术学园的一年级的晚上,只要不出去实习,基本上还是,还是算是忍术学园里比较安详的。

当然说到安详就不能不提人数少存在感低的二年级。

他们可没有一年级那种闹腾,他们就是对一年级闹腾,但是经过一年的沉淀加上人数少,他们晚上就显得那么安详沉静——不用撇开池田三郎次的坏心眼,不用撇开川西左近的小心眼和小心思,甚至不用撇开能势久作的认真劲头和四郎兵卫的莫名其妙电波。

二年级也不是完全没有晚上活动,除了夜晚学习。

左近偶尔会偷偷去饭堂带来宵夜和池田一块吃,夜谈一下。

池田晚上也会躲在被窝里跟左近一起想明天怎么捉弄一年级生。

单独一人房间的能势不一定晚上会认真学习,但一定会认真整理今天的图书委员工作。

同样单独一个房间的四郎兵卫也会偶尔半夜发呆直到又想睡为止。

也有四个人偶尔会在左近的招呼下,四个人一起偷偷开个夜晚座谈会,谈谈最近的各种趣事与丑事,甚至讨论一下最近上街见到那些可爱的女孩子,甚至是最近又被哪个老师的女装吓傻了,好吧基本都是山田老师。

总之,除了半夜被一年级的风波波及,二年级是最符合安详又平静的设定,嗯,就是个设定。

三年级的晚上,在夜晚搜索宠物的这个方面,如果说一年级是四个生物委员弄得全年级都养出了惯性了,那三年级就是三年来培养出来的老手了,一年级的晚上搜寻走失生物还要靠学级委员两声喊,三年级基本上孙兵一声“XXXX(宠物名字ABCD)”,其他两个房间的三年级就会立刻从橱柜里拿出专门针对该宠物的专门工具。甚至针对该宠物的不同时间生活习性都有不同的工具对应。分工合作更不用说。简直就是本能。

迷子虽然会乱跑但是体力十足搜索范围极广,绑上狗绳之后就是最佳搜寻利器,孙兵自不用说搜索细致就是时间太慢而且祸首就是他,作兵卫的认真靠谱自不用说就是偶尔妄想爆发拖累时间,浦风预习多次已经是经验老到捕捉手段高明且方案齐全到让人瞠目结舌,当然这个侧面表现了三年级遇到这个情况到底有多常见乃至于没有预习就慌张不会动的浦风上三年级以来从未出现慌张情况,更不用说万年不运的数马是最好的诱饵加后勤——毕竟一个不小心受伤还是会有的。

当然三年级的晚上远不止搜索宠物这点小事。

迷子迷路也是常见情况,甚至比孙兵的宠物走丢更常见。半夜的作兵卫始终是会累的十二岁少年,所以半夜他可能有时候就放弃了负责任,会夜游的梦游的同室迷子就随他们去吧。反正三年来都这么过来了…….

但是作兵卫休息了,其他人就未必,毕竟迷子的迷路范围从隔壁到校外——谢天谢地学园招来了小松田秀作,迷子再也不能在没有外出许可的情况下跑出校外了——首先祸害的肯定是隔壁的同年级的。

毫无形象的睡姿可能压到了不运的数马,也可能压到了孙兵的宠物。

意识到溜出来的迷子没有伴随作兵卫的寻找声,那是作兵卫放弃的证明,浦风跟孙兵一般都会认命把迷子又推又拉赶回去他们房间。

然而不恰巧两个迷子都迷路到一个房间就惨了。

数马可能还能拉着两个迷子一起掉落不知为啥总之是绫部喜八郎在三年级长屋外设下的陷阱,那样谁也逃不掉了,好好在坑里呆一晚上就行。

浦风刚开始还能拉着,后边如果出现点什么情况,他就开始因为没有预习过而慌张大乱——谢天谢地毕竟是三年级,同级三年各种悲催不靠谱的情况都出现过预习过,就是迷子行动偶尔还是会很出人意料——溜了一个是常事,溜了两个也不奇怪,然后实在觉得丢脸又因为慌张过度甚至自己都迷路都是有过,偶尔还会钻进去喜八郎某个陷阱里逃避现实,有时候里边就是还在挖洞的喜八郎被砸到,有时候是挖坑太深在里边待着的喜八郎被砸到,有时候是半夜去厕所良心发现路过的喜八郎发现浦风躲里边去,总之,要么跟喜八郎一块在陷阱里待着要么被喜八郎救出来。

绫部喜八郎:“藤内!再害羞也不可以见到洞就钻!尤其是我的陷阱!”

孙兵更是经常半路因为沉迷宠物弄丢迷子,然后他当然不管迷子继续沉迷宠物。有时候会良心发现再去搜寻一下迷子,然后半路又遇到神奇的动物再次沉迷动物。

特别是两个迷子一人一边一只手都快拉不过来,甚至会被扯得都要找保健委员…….

浦风半夜继续预习有时候还预习各种大嗓门导致其他同级生强烈抗议;数马不运倒掉一大盘味道奇葩的药导致三年级长屋没法睡人全员夜宿郊外;孙兵宠物潜入各个房间导致吓了一跳之后或者还回去或者太累直接一块睡;神崎左门当个会计委员半夜爬着终于爬回房间被室友们嫌脏兮兮被拉着非要去洗个澡再回来;次屋三之助是个悲催的体育委员半夜才终于从不知哪个角落探险回来还是被六年级七松小平太空投回房间吵醒全年级;作兵卫拿回了工具委员会的工作因为责任心太重非得昨晚才睡最终全年级为了自己睡眠只好来帮忙;以上种种,和孙兵宠物失踪与迷子迷路一比,基本都不算什么事了。

偶尔路过的老师们,还会看见三年级在搜索动物和迷子方面的靠谱,感叹一句,这两点上,他们堪比六年级了。

四年级的晚上是意外的清净。

即使后来加了两个人从人数最少的年级直线升到人数不少的年级也是一样。

毕竟热血且笑点低的浜守一郎也只是笑点低而已,本质还是一个热爱忍术的好孩子。毕竟发型师斋藤鹰丸有点小腹黑可是本质还是一个温顺可爱热爱忍术的好孩子。

……其他三位分别是热爱自己的平泷夜叉丸,热爱自己且热爱大火力火器的田村三木卫门和热爱挖坑热爱陷阱且非常自我的绫部喜八郎。

简单来说这几位都是拥有自己爱好并且热衷沉迷,可以吵死人沉迷也不碍着他们安安静静沉迷。例如绫部喜八郎从来只是安安静静给你挖坑,或者是挖坑准备埋了你。

非要说最吵的大概就是著名的四年级“目指犬猿”的泷夜叉丸和三木卫门,不过一般三木卫门是容易在泷夜叉丸的场合爆发,经常性的,因此分开房间两个人都安静很多。尤其是当年只有一个人住在四绿房间的时候。

然后就是无时无刻都会自吹自擂的泷夜叉丸,不过众所周知他是喜欢向别人吹嘘自己,没人听的情况下他是会锻炼自己的优美造型,但是锻炼还是不给人知道那种。然而“向别人”不包括他家室友。

毕竟绫部喜八郎是一个自我的人,一个没有感情的陷阱高手,一个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居然成功跟平泷夜叉丸睡同一房间四年,并且还没有成功埋掉平泷夜叉丸也没一铲子打死平泷夜叉丸的人,当然,打不打得过是个好问题。

因此泷夜叉丸在宿舍偶尔发发声音基本还是比较少,因为发了毫无用处且随时可能迎来没有感情的陷阱高手对他的机关折磨。

不过说起来除了绫部喜八郎,四年级的其他,除了对泷夜叉丸的事情一点就着的田村三木卫门,其他三位已经基本对泷夜叉丸的吹嘘完全免疫完全无视完全当你不存在——只要你一吹嘘,你就等于不存在——现实真是残酷啊巨星泷夜叉丸~

总之因为爱好明显且比较年长的原因,四年级的夜晚有着与他们一向风格不符合的宁静。即使两个插校生的加入,也就是让他们有过一两晚的夜聊,也就是让泷夜叉丸有过两天以为自己能多个听众的错觉。然后又回归平静。

因为四年的朝夕相处,甚至到了泷夜叉丸的战轮,田村三木卫门的普通火炮,甚至是绫部喜八郎的陷阱,他们都可以在最基础的等级避开——不动声色不声不响不着痕迹,然后安然铺床睡觉。

这本该是四年级最该有的模样啊!

然而连最没存在感的二年级也会偶尔因为学习爆发崩溃ABCD四部曲,向来以个人特色明显过头的出名的四年级怎么会一直如此平静呢?

绫部喜八郎的失踪已经基本不算什么事儿了,反正他挖坑过头,三天两头失踪一次,从一年级时候泷夜叉丸会担心的整夜睡不着去找他乃至于全年级发动去寻找,到四年级两位面对失踪八天的喜八郎也会淡定的说“喜八郎?不知道,我认识吗?好吧,出门有个坑你吼一声听听?”乃至于后边两位插校生在飞快习惯了泷夜叉丸的自吹自擂后,也迅速习惯了绫部的神出鬼没乃至于被人追问他的下落,好歹他们还不是同室。

田村三木卫门偶尔半夜非要练火器也不算什么大事情,毕竟就像人每隔几天总有一阵子要郁闷一样,他总会有夜半发病的时候。一般只要不打到人也没谁管,泷夜叉丸管顶多增加一下夜晚训练项目,大不了最后三个人一块第二天罚站,是的,是三个人,一般不管事的绫部最后还是会被他们烦到加入战群想要挖坑埋了他们。后来来了个浜守一郎,对火器火药一无所知但是兴趣满满希望做一个与时俱进的忍者,最近正在准备考火器证,因此在宿舍非常热衷于听室友三木卫门讲解乃至于演示。

…….然后因为某个不起眼的笑话笑到三木卫门只好用扛百合子的臂力把他扛去保健室。

更加不用说浜莫名的爆笑,泷夜叉丸漫长但是没人理会的吹嘘和鹰丸缠着各位想要试试新发型或者是想要摸摸各位偶像学年的柔顺长发,以上种种,在四年级的夜晚基本上都不算什么排的上号的大事。

大事起码是——泷夜叉丸又在半夜被七松小平太前辈空投回房间导致房间门坏掉,一向MY PEACE的绫部喜八郎和身负重伤的平泷夜叉丸还得自己爬起来修好门。

大事起码是——半夜想要跟亲爱的百合子一二三四五世散步逛街恰逢会计委员长突发奇想要找三木卫门集合,于是以极度可靠但毫无意义的忍术出现在四年级的各个角落把熟睡中的四年级们吓个半死还莫名考了一场试。

大事起码是——食满留三郎跑来四年级跟浜守一郎在四年级庭院里练习武器,期间随时可能伤人伤物无数——伤物了用具委员会还是会承担责任,但是伤人了就只能自己跑去治疗。

大事起码是——五年级的豆腐小僧夜半豆腐病又犯了,五年级祸害完或者被避开了跑来四年级要塞斋藤鹰丸豆腐。各位四年级还认为这肯定是因为斋藤兄又做错了事情让火药委员会代理委员长又吃瘪了,然后被发疯时候报复了。毕竟这件破事发生的时候,久久知兵助学长是见人就拉来吃豆腐的,谁都不可幸免,甚至绫部的陷阱都不可靠了。

要是半夜发现腿边有一个迷子的这种事情,只要看人是那只然后摇醒他们对应的委员会前辈就好。

“那啥,左门/次屋跑来了,你带他回去吧!”

反正再嚷嚷泷夜叉丸和三木卫门还是会揉着眼睛牵着迷子的手走去三年级长屋。

而要是泷夜叉丸发现了大概率会摇醒绫部并表示:“送你,埋了。”

三木卫门发现了就会表示,爱谁谁谁,去哪睡都别来我房间,一脚踢出房间。

另外,绫部发现了,越来越经常有浦风因为预习失败跑来他各种新设的陷阱里躲起来的剧情,甚至还有浦风终于也是迷路走不出来的事情。

“…..你们三年级是都成为迷子才心息吗?”

总之,这就是四年级的夜晚,平静而祥和。

五年级更加是,作为过了四年级这种自然而然折腾的年纪,过了三年级这种忧虑的年纪,也过了二年级这种按捺不住要折腾的年纪,当然更加不是一年级这种不靠谱的年纪。在最能折腾的六年级映衬下,五年级们普遍只想一心好好过日子。

最好实技老师不要半夜跑来问你今天的学习任务是啥,哪怕是知识老师也不要,任何老师都不要,谁都不要来打扰14岁的好少年们的平静的夜晚。

最好久久知兵助这辈子都不要再夜半发豆腐病,弄得一个好端端的晚上上蹿下跳隐秘气息比考试还认真。偶尔还要看着同学(比较经常是久久知同室的尾滨)被豆腐弄得横尸走廊自己只能抛下他尽快去避难。

最好竹谷八左卫门不要再弄丢他的宠物,从合法收养的到瞒着会计委员会偷偷收养的都不要。竹谷当年就是个实诚豪爽的孩子,跟孙兵沉浸自己世界不可自拔不同,他的麻烦是随着年纪增大收养的宠物越发让人目瞪口呆导致不停增加的。最好例证就是某次教师大会,生物委员辅导老师评价各年级搜寻等级,纷纷认为三年级第一名第二名甚至可能是一年级,五年级可能还不如一年级熟练——顺便说一句,听到风声的出了嚷嚷着要锻炼搜寻能力的六年级,一年级和三年级都不觉得自己习惯夜半跑去搜寻忍者宠物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总之,因为竹谷收养的宠物一只比一只不靠谱终于到了要让同级生帮忙搜寻,毕竟不搜寻自己可能第一个受害,这件事情有一段时间严重影响五年级的作息,直到被潮江文次郎发现他违规收养,联合所有老师终于把竹谷偷养的狼崽给放回山林,五年级才总算睡了一夜好觉。那一天同级生纷纷向竹谷表示了一秒同情然后果断回房间睡觉了。

最好钵屋不要再突发奇想没事找事惹是生非搞得莫名玩个什么学园十大不思议,自己吓自己之余甚至全年级一起吓到不敢回宿舍睡偷摸跑去一年级房间仿佛痴汉一样睡在那里,乃至于惹到了六年级甚至是老师乃至于小松田。

最好不破雷藏不要再因为图书委员会的工作动摇,乃至于动摇到钵屋都担心,担心到动员全级来帮助不破雷藏选择。

最好六年级的七松小平太不要再来找他们玩,潮江文次郎不要再来突击检查,六叶的不运二人组不要半夜经过,迷子也不要半路经过,各个低年级生也不要半夜跑来想要安慰。

最后,最好尾滨和钵屋继续动用学级委员会的预算,偷偷带来好吃的甜品丸子五年级来夜谈会。

这就是五年生们五年忍术学园生活得出的靠谱的生活经验,和对平静夜晚的渴望。

关于六年级……要是说一年级的惹是生非跟非得发生事情,要是说二年级处在了最喜欢恶作剧的年龄,要是说三年级迷路已经成了普遍性问题,要是说四年级个性过分突出已经成了众所周知的无聊梗,要是说五年级拼了命也只能继续做六年级的玩具,那六年级就是,他们出了名多靠谱就有多折腾。

无论是即使不运也会坚持煎药;无论是即使不运如此也会全力支持室友然后跟他一起不运;无论是只是想好好整理图书但是因为室友可能变成斗殴;无论是总之他就单纯是想要叫一声“YIKEYIKEDONGDONG”;无论是有没有里有他都要熬夜知道自己满意今天的训练为止;无论是有事没事都要完美因此一定要追踪够胆来他眼皮子底下监视的敌人,之后被小松田成功拦截双方是另一回事。

简单总结,六年级有多靠谱就有多折腾,甚至比他们的靠谱还出名的就是他们的折腾。

这也是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晚上,平日最晚睡的潮江文次郎甚至提早回来睡觉了。

“啊咧,文次郎你今晚回来好早。”

“…….我发现食满比我高了。”

“然后?哦,你终于明白早睡早起好长高是吧?”

“仙藏你!你怎么也这么早?”

“……”

“我知道了小松田抓到你了吧!”

“我不信你们出去没被抓到。”

“你不信我能逃过小松田!?”

“嘛,我该怎么说呢!?”

“仙藏你!”

“你们好热闹啊要打架了吗YIKEYIKEDONGDONG!”

“小平太你别参和!”

“么索么索。”

“长次你别笑了我们不会再吵了!”

“哈哈哈哈潮江文次郎你个傻瓜惹长次生气了!”

“你说什么食满留三郎!!”

“你们不要打架啊啊啊啊啊啊!”

“伊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次郎快拉住我!”

“小平太你救他们别拉上我啊啊啊啊啊!”

“么索么索仙藏!”

“等,等等长次你拉着我,别拉我头发,不是别拉我啊啊啊啊啊啊!”

……

是夜,六年级的夜晚,真喧嚣。

当然,忍术学园的夜晚,除了各年级之外,各个委员会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开展了各自的巡逻活动,并且渐渐因为工作量实在多从白天蔓延到黑夜。医务室也会值班到夜半,更不用说经常要求半夜继续锻炼的会计委员会,有时候要半夜接生动物昆虫的生物委员会等等.......

还有老师们的巡逻,小松田的出动,校长的莫名其妙.......

总之,忍术学园的夜晚,还真是,希望能是个平静的夜晚啊。


迷蒙国

【同人】忍者乱太郎沙雕同人(七)

啊,最近抽空又看几眼,小忍者真的太可爱了,又病又可爱

前辈疼后辈,后辈也信任前辈,这样的校园真美好,同样的,每个孩子都超级有病的【你滚】


后辈与前辈之段·前篇


1后辈抱怨

忍术学园有三好,校园欢乐多,老师够靠谱,前辈超会宠。

不过再会宠爱后辈的前辈,也是从后辈做起来,被一直言传身教,然后结合自身实际慢慢锻炼出来的。

后辈渐渐会变成前辈,但是当后辈的时候,就真的只是后辈.....

后辈享受宠爱的时候只是后辈,自然对前辈深沉的爱感受不深,甚至到了会抱怨的程度。

食满留三郎,六年级都赫赫有名的后辈爱,某天扛着木条走过操场不知名角落,听到了刚刚上完实技课的一年级们...

啊,最近抽空又看几眼,小忍者真的太可爱了,又病又可爱

前辈疼后辈,后辈也信任前辈,这样的校园真美好,同样的,每个孩子都超级有病的【你滚】


后辈与前辈之段·前篇


1后辈抱怨

忍术学园有三好,校园欢乐多,老师够靠谱,前辈超会宠。

不过再会宠爱后辈的前辈,也是从后辈做起来,被一直言传身教,然后结合自身实际慢慢锻炼出来的。

后辈渐渐会变成前辈,但是当后辈的时候,就真的只是后辈.....

后辈享受宠爱的时候只是后辈,自然对前辈深沉的爱感受不深,甚至到了会抱怨的程度。

食满留三郎,六年级都赫赫有名的后辈爱,某天扛着木条走过操场不知名角落,听到了刚刚上完实技课的一年级们群聚讨论。

“食满前辈好啰嗦啊!”“对啊好啰嗦好严厉啊!”“.....好吧我也是经常被前辈吓到要尿裤子呜呜呜呜!”

然后就开始了此起彼伏的抱怨声。

被SHOCK到躺倒草丛几乎再起不能。

直到一年级上课铃响他都爬不出草丛,最后是路过的伊作被木条拦住倒在食满身上才发现食满都快要哭了。

六年级已经是可以偷偷接活的年纪了,但是反而因此他们更加珍惜能够聚在一起的时间——包括观看食满和潮江打架的时间。

长夜漫漫足够无聊,正是精力十足的年纪,何不观看两个傻逼中二揍架呢?

可惜今天的食满简直是一绿班气压集合体,平常潮江哪怕呼吸都能惹火的食满,今天基本就是个受潮的火药桶。

“我真的那么讨人厌吗......我有那么啰嗦吗.....我有那么老气横秋吗.....我有那么严厉吗......我有那么让人害怕吗?”

伊作努力安慰,也实在没多大作用,最后连潮江也看不下去了,都给食满拍拍肩膀。

用具委员会从来责任重大又工作繁重的,六年来一直待在用具委员会的食满留三郎可谓是看着历代用具委员会委员长的辛劳过来的。所以他很清楚一年级小小年纪就开始操劳用具委员会的事情是多么辛苦,因此他一直自认很尽力体贴每一个后辈,也关照着每一个后辈,就像他曾经被每一位前辈关照那样,就像他曾经被每一位老师爱护过那样。

结果却换来了他可爱的后辈的抱怨。

伤心,好伤心......

事情远远还没解决。

第二天潮江文次郎自我锻炼完了要去会计委员会,看见喊着“委员会在这边!”跑过的神崎,摇着头认命要去堵这破落孩子。

结果在拐角就听见了三年级的浦风藤内和神崎的声音。

“藤内你怎么在这里?”

“唉,立花前辈带绫部前辈去采购作法委员下一次实习要用的东西了,我留下发现了绫部前辈挖到一半的坑,想着给他填埋......大不了他回来挖过,刚才数马就栽进去了,好在坑不深。神崎你不是早就去委员会了吗?”

“田村前辈让人去还潮江前辈拿的各种忍术用具。”

“......田村前辈没让你去还吧?”

“我自告奋勇了!反正仓库不远!”

“没想到RINRIN的潮江前辈也有麻烦后辈的时候啊!”

“别提了,其实是经常麻烦!”

潮江文次郎,隐秘气息MAX,立刻躲在屋顶,一动不动给专注听两个三年生的对话。

“我和田村前辈不习惯也得习惯了,懂不懂就跑出去锻炼,结果白天去锻炼,算账让晚上。经常熬夜,他自己喜欢熬夜也不关我们事啊,经常半夜插着苦无来到委员会,我和田村前辈真的习惯了,可是左吉和团藏总是不习惯啊,经常被吓的嗷嗷叫......自己还喜欢挑战极限整天熬夜到都要倒地了,我跟田村前辈锻炼再好把他扛回去也很累的啊,我们也熬夜啊......我们还要把两孩子都背回去。而且声音大又啰嗦,整天要我们突出表现,热血过头经常脑子一热,还会撞墙,我们跟用具委员关系你也知道,坏掉了又不能叫用具委员来修......”

“左门你一下子说这么多话真不多见啊.....”

“哎哟,虽然不想,虽然潮江前辈很可靠,但是细想他也真的是——超麻烦!”

“麻烦”!?!?!?!?!?窝在屋顶的潮江文次郎,来自地狱的委员长,这一瞬间脸蛋都仿佛真的陷入地狱。

“有一句说一句,其实六年级前辈都.......我偷偷和你说,我觉得立花前辈也有点......”

“立花前辈,你是说立花前辈!?”

“立花前辈很好啊,很可靠啊,但就是......你知道,立花前辈有时候,有时候,自信过头了,带着后辈一起恶搞别的前辈什么的。反正我是很怕,传七也怕。有时候他带不走我们那么多人,就只能,我又没有预习过,自然老实受罪。”

仿佛看到被其他前辈迁怒而灰头土脸的浦风,神崎甚至很没形地笑了出来。

“别笑!我也被潮江前辈的反击牵扯到过好吗!?难道你没有!?”

“左门,你和浦风说啥呢这么开心?”作兵卫牵着三之助过来了。

“哦,作兵卫!三之助!我们在抱怨六年级的前辈呢!”

已经毫不造作就说是抱怨了吗!?

“不是,不是,我们就,就抱怨潮江前辈而已!”

等等等你以为我没听到你刚刚说仙藏坏话了吗!?

“潮江前辈吗?”作兵卫越来越低的声音似乎预示着什么,“啊,不行,我们不能说前辈坏话。”

“潮江前辈好恐怖啊,超级严格的,”自由自在的无自觉路痴毫不犹豫地说“有一次给他路过他就拉着我锻炼,哎哟那强度超可怕。而且对忍者素质要求好高,高到我都头疼了,好在我不是会计委员。”

“三之助!”作兵卫叫道。

“然而你是体育委员会的呢!”

“啊,体育委员锻炼强度也好惨,不过我好像整天都翘了哈哈哈。”

“你是无自觉迷路了吧!”

“但是潮江前辈看得超紧的呢!”

“这也是这也是,我有时候都逃不开潮江前辈。”

等等你们路痴组的路痴难道是为了逃避委员会工作的吗!?

“啊,藤内!”

.......这声音是谁啊?

“你谁啊!?”

“.......我是你同室啊藤内!”

“哈哈哈数马,你怎么了,你不是今天不用值班吗?”

“这不突发情况嘛,只好临时帮忙出诊了。”

“怎么了?”

“会计委员会昨晚半夜锻炼去了?”

“......”

“左门你这是什么表情?”

“昨晚锻炼完潮江前辈自己先在池塘里睡着了。”

“不要在池塘睡觉啊会感冒的!而且你们为什么要在池塘做陷阱啊!半夜啊!二年级今天实习!全栽里面去了!”

“潮江前辈绝对不放松锻炼啊,我们拦都拦不住,最后我们还是趁着他睡熟了在田村前辈带领下偷偷回去睡觉的。”

“然后你们都不拆陷阱吗!?”

“拆了前辈之后还是要再设来锻炼自己的,而且我们都好困了,回去路上团藏他们都睡着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话说潮江前辈能不能别自己弄伤自己!”

“不能,我们都专门给挖了一根木头回来让潮江前辈不满意的时候自己撞木头,免得又撞烂委员会的柱子,作兵卫你真不能加班帮忙修一下吗?”

“你想我被食满前辈骂吗?而且潮江前辈为什么要撞公共用具啊!撞了还不给我们预算!”

“作兵卫,你也开始抱怨了哦~”

“对啊,潮江前辈总被立花前辈坑,但也没敢不给作法委员会预算啊!”

“对啊!为什么他对用具委员会就这么严格!这是双重标准!”

“啊,那是你没有被他呼呼咧咧开门找前辈的样子给吓坏了,说来潮江前辈为了找立花前辈甚至.....把我们的委员会东西都弄坏好多。”

“潮江前辈能不能不要弄坏东西了啊啊啊啊啊!”

“啊作兵卫崩溃了......”

于是当天晚上不止没有犬猿大战,甚至出现了犬猿一起蹲墙角的地步。

“这是干啥?他们今天是斜堂老师负责教学吗?”

“算了算了,我带留三郎回去了。仙藏你帮忙安顿一下文次郎。”

“好,我就把他放角落里了!”

“仙藏.......”

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在食满听见一年级对他的抱怨的之后,在潮江也被三年级统一讨伐弄得低落之后,中在家长次,也意外听见了二年级对他的讨论。

“呜哇,中在家前辈长得超可怕的,能势你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吓过来的了呗!我们人那么少,前辈还坚持要开了新兵卫,拦都拦不住,好在后来发现雾丸逃掉了第一次委员会选举。不然我们酒只有一个一年级的都没有......”

“长得可怕也就算了,他那么沉默,样子又可怕,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啊!?”

“其实我也不怎么知道,也就雾丸耳朵厉害能听到,独处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前辈在想什么.....”

“而且连笑起来的时候也好可怕......”

“那是七松前辈总惹到我们吧......好吧其实我也怕......”

心思细腻性格敦厚本质纯良的中在家长次,同样郁闷。

“哈哈哈哈哈哈长次怎么连你也蹲墙角了!”

“真的是,搞得房间都阴沉起来了,我们想要阴沉可以直接去一绿啊,喂,你们振作一点!”

“啊,后辈嘛,总归不知道,毕竟年纪还小嘛,想想我们自己,也是这样过来,所以别怪他们了好不好?”

“我可不是,我从小就是前辈夸奖的完美对象!”

“哈哈哈哈哈前辈们想啥我都不知道!”

“......小平太你闭嘴!”

忍术学园嘛,有一有二有三之后,就是陆续有来。

小平太最终也被四年级抱怨的“暴君”“乱来”“不听人话”“差点想退委员会”打击到了。

顿时六年级长屋的阴沉气氛让不运大魔王都拉着燃烧的战国作法恐惧起来。

伊作再乐观也没能幸免被五年级的“不运大魔王”“前辈很温柔但是不运总拉我垫底我都怀疑是故意了”“结果保健室成了恐怖教室都是善法寺前辈的原因”这些话给弄得化成一滩。

回到长屋也跟低气压四人组一块蹲墙角。

最后仙藏也听到了一年级吐槽他的“完美”“装得很完美,不过性格还是蛮臭屁”“前辈成绩那么好当然值得臭屁,但骄傲过头时候经常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啰嗦事情上六年级们一脉相承”“而且对潮江好点啦别显得那么鬼畜”。

最终,晚上的六年级长屋,成了一片——一绿班的气氛。

“呜哇,六年级好可怕!”“是啊是啊,你看他们长屋都好可怕........”


2抱怨后辈

忍术学园有三闹,校长脑子抽,学生互殴勤,一叶惹事总不停。

讲白了,六年级靠谱也能闹,但是其他年级其实也,不遑多样,毕竟他们不一定靠谱,但是一定很能闹。

五年级本来想跳出来拒绝标签,结果看到了自己家有两个学级委员会,想想学级委员会跟学院长的狼狈为奸的各个场面,最后还是住嘴了。

三年级本来也想跳出来表示我们无辜我们很乖,然后就看见扛着两个迷子路过的四年级。

“不,都是迷子的错!”

“然而你们全年级不都快感染了迷子气息吗?”

“那更加是迷子们的错!”

“咦咦咦!?”

四年级是四个恋物癖+一个状况外倒是非常有自觉拉着状况外的完全不给反驳。

二年级能势刚要反驳就看见捉弄完一年级的川西和池田跑过来了,还有一个不知道干啥的四郎兵卫又在不停搬跳箱。

那啥......好吧我没有立场反驳.....

一年生除了一叶们本来也想要反驳的,但是前辈们举着最近越来越多的一绿和一伊的破事......

一年级谁都别说谁的不是。

“所以!现在到我们来抱怨了!”

潮江文次郎,带领一众六年级如是说。

“啊啊啊啊啊?”

“首先是会计委员会的诸君!”

“左门你多少年了还在迷路!!!!你三年级了你还是一年级吗!?”

“还有田村!研究火器我无所谓,要保养火器我更加无所谓!但是美容美发算什么!?你这还算是忍术学园的优等生吗!?”

“团藏!字要写好!字要写好!字要写好!全学园就我和土井老师能看懂你的字你知道是什么感受吗!?”

“文次郎你不要哭了......”

“左吉,别太死读书,要多做训练,体能最差就你了!”

“我对你们严格有什么错!以后严格的事情还多着呢!要在忍术学园读到六年级,就得受得了各种严格!我每一样严格都是有理由的,都是为了你们以后的忍者生涯好!”

“......”会计委员们,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委员长,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作法委员们,你们觉得作法委员会很没事做吗?”

“自己功课不会就该像传七那样努力学习而不是期待前辈教育你们,我知道你们羡慕别的委员会前辈会教功课,但你们想想我可没有别的委员长那么闲!我没有!所以个个都给我去学浦风!自己预习去!”

“不要每次挖坑做机关闹事之后都说是我的责任,我不担责任!说的就是你!兵太夫,别以为你长得可爱就可以仗着我喜欢为所欲为。”

“喜八郎,你说我帮你挡住用具委员会多少次了!?你居然还说我,啰嗦?啰嗦!?我!啰嗦!?”

“浦风,你对我的完美口癖有什么意见!?还有什么叫前辈压迫后辈,什么叫压迫,啊?”

“传七,我就一句,谁和你说我们是抖S委员会的,和我们一个委员会让你风评被害?你不抖S,你当然不抖S,但是也不能加入别人诋毁委员会!”

“想想我平时怎么对你们的!?我没有带你们训练过!我没有给过你们压力,工作也是我能做就做不能做也极少让你们做!你们居然也说我啰嗦,还嫌我装,我,我,你们是要气死我是吧?”

“......”作法委员,一块躲绫部的坑里瑟瑟发抖。

“最后,喜三太!新兵卫!你们不要靠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图书委员都躲在不破雷藏身后,长次写了很长很长很长一段书卷,都是用废纸写成的,密密麻麻的字体倒还是容易认,只是总感觉字里行间写满了——“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好但是我都为你们好而你们居然都觉得我很可怕”“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怠慢书卷,更不能怠慢图书委员会的工作”“雷藏犹豫不好要改”“能势别太一头热”“雾丸我希望你能看到钱之外的东西”“怪士丸可不能总在阴阴沉沉吓人中度过”。

“那啥......前辈,你们是不是,打哪里,听到了风声?”

“么索。么索么索。”

“.......”所以你到底都说了啥!?雾丸都去听一下!!!

“么索,最后,都怪小平太你们!”

“啥!?关我们什么事!?长次我们现在要统一战线啊!”

“等等,什么战线?”

“抱怨后辈的统一战线!”

“体育委员!体育委员会可是委员会里的STAR!!!!我们做体能训练怎么可以叫做暴君!我撞坏每一样东西都是锻炼!体育委员不锻炼算什么体育委员!你们不可以因为这样讨厌我!”

“......谁都没说过讨厌你啊七松前辈。”

“那你们是永远不会离开体育委员会吗?”

“那啥,前辈,委员会是抽签的。”

“我不管,谁都不准跑,我再说一次,谁都不准跑!而且不准讨厌我!都要喜欢我!”

“......”你说这不暴君谁暴君?

“五年级的!你们当然不是我的玩物,但是你们不觉得和我玩很锻炼人吗!?以后我要每天跟你们玩!跟你们玩!跟你们玩!”

“啊啊啊啊啊啊!?这关我们什么事!?”

“用具委员们,我们一直努力支撑着这个学院的正常运作......我知道很辛苦,我知道工作很艰辛,我也知道非常难办,但是孩子们,孩子们,后辈们!!!前辈每一句话都是为你们好啊!你想想你们出事的时候难道不是我最落力营救你们吗!?你们有危险的时候我不是永远第一个冲在前面吗!?你们有什么困难的时候我难道不是最积极帮你们吗!?你们怎么说,怎么可以,说我可怕......还说我跟潮江文次郎一样可怕......我还特地准备了糖要给你们吃呢呜呜呜!”

“前辈你怎么哭了!?”

“就是,食满前辈你都把作兵卫前辈吓坏了!”

“我我我都要吓得尿裤子了.....”

“......我说你们担心一下食满前辈好不好?”状况外的滨守一郎,这次笑不出来居然精准吐槽了。

“保健委员会的各位,”伊作笑得温柔,一如既往地温柔:“你们都觉得我很温柔,我是真的很开心,所以,包扎时候有点坏心眼是什么?女装很可爱但是装女人声线时候特别恶心恍如山田老师是什么意思?还有可怕的骷髅头爱好者,小骨会不会是我杀死的人又是怎么回事!?最后的最后,是什么给了乱太郎你,我是装不运的错觉的?”

“来,告诉我,是谁教你们这些的?我发誓,我不会扔他验便盒的,我也不会扔他满是鼻涕的手纸做生化武器的,更加不会灌他喝过期药剂的。我是立志要做无差别救助医忍的人,我不会做上边这种事情的,我顶多就念念咒让他们早点生完该生的病而已。”

“以上,其他对医务室有意见的诸君,你们听懂了吗?听·懂·了·吗·!?听懂就给我有病好好来医务室看病!不要来医务室偷懒!否则,过期药丸没有,过期忍者食品还是蛮多的!留三郎留下来的!”

“.......”

在一边本想着坐山观虎斗的学级委员会们,看热闹看的正开心,也没发现闹完自家后辈,祸害着火药委员会和生物委员会的一众六年级已经渐渐向他们靠拢。

“学级委员会,就你们事多,就你们能当裁判,就你们爱没事找事!”

“?????”

pâteacideee
水图好累 我歇了

水图好累  我歇了

水图好累  我歇了

迷蒙国

【同人】忍者乱太郎沙雕同人(六)

委员会的影响其三·委员会的霸道

委员会的存在对外说的各种冠冕堂皇。

不过正如忍术学园各种高大上冠冕堂皇的破事背后,不过就是学院长的胡闹罢了,因此委员会的存在本质也总掩盖不了学院长的小心思,然而反过来委员会也在努力阻扰学院长那些不靠谱的破心思,因此最终委员会反而成了制衡学院长的利器。

这是后话,大多数低年级小朋友还是理解不了那么高深的理论,大概也就只有各位委员会的辅助老师和委员长明白。

毕竟要长大到高年级那种敢于反抗学院暴政那也是需要时间和经验还有更重要的——脾气。

然而当你有脾气之后就会导致你也就会成了暴政的一部分。

这其中当之无愧的首先要说的就是暴君的摇篮——体育委...

委员会的影响其三·委员会的霸道

委员会的存在对外说的各种冠冕堂皇。

不过正如忍术学园各种高大上冠冕堂皇的破事背后,不过就是学院长的胡闹罢了,因此委员会的存在本质也总掩盖不了学院长的小心思,然而反过来委员会也在努力阻扰学院长那些不靠谱的破心思,因此最终委员会反而成了制衡学院长的利器。

这是后话,大多数低年级小朋友还是理解不了那么高深的理论,大概也就只有各位委员会的辅助老师和委员长明白。

毕竟要长大到高年级那种敢于反抗学院暴政那也是需要时间和经验还有更重要的——脾气。

然而当你有脾气之后就会导致你也就会成了暴政的一部分。

这其中当之无愧的首先要说的就是暴君的摇篮——体育委员会。

1

作为插班生,金吾刚进班级就被塞了“体育委员”一职。

那时候分委员会仪式据说已经完结了,金吾被学院长扳着手指说没有委员会缺人,看看哪个委员会那么好运气可以再多一个人。

啪一声,七松小平太闪亮登场了。

“学院长!你忘了体育委员会了!今年一年级生怎么能不安排体育委员!?说起来为什么今年没有体育委员?”

一马当先冲过来的泷夜叉丸拉着已经蚊香眼的三之助,有气没力的说:“不还是因为七松前辈你打烂了学院长的瓷器,被罚禁足抄书一天结果错过了委员会选新吗?我们还被你拉去帮你抄功课啊。”

委员会可以没见过,已经把祸害对象转移到低年级的泷夜叉丸可不会没见过。金吾对泷夜叉丸的啰嗦和自恋印象深刻,这么执着找低年级祸害的前辈可不多见。

“等等,泷夜叉丸前辈是体育委员吗?”

泷夜叉丸累死累活的脸一下子开花。

“那我可不要当体育委员!我不要!”

金吾大概要哭了,不过户部老师告诉他,武士不能随便哭的,所以他憋着眼泪努力不流下来。

泷夜叉丸本来无视这个再自恋一番,但是鉴于七松已经开始跟其他委员会打嘴炮并有动手痕迹,极其不靠谱但是在委员会必须靠谱的泷夜叉丸来不及自恋了,上去就拦着七松。

“嘛嘛嘛嘛,七松前辈让我来让我来,学院长,体育锻炼和体能训练是忍者不可分割一部分,现在体育委员已经减少到五六年级以下每个年级一个了,一年级总不能少了体育委员吧!鉴于各个委员会都不缺一年级!”

“可不是嘛!”

体育委员会辅导老师适时来插嘴进来。

这话不假,委员会最初成立初衷可能是学院长一时兴起,但是本质的却是为了辅助学业展开。尤其是“体育-会计-用具”三个委员会,他们本质都是要协助老师开展校园活动,一年级生正是人员最多的时候,从这个时候就开始抛弃体能训练的带头者,这届学生可要怎么搞?

“那么,有谁愿意跟金吾交换转委员会到体育委员会——”

再一次,即使是开学之初,也没有人不知道四年级泷夜叉丸大名。

“友情呢!?我们的友情呢!?喜三太!?我们是同室啊!!”

金吾做最后的挣扎。

“对不起,金吾,我并不是说你每天嫌弃我都鼻涕虫我就讨厌你,只是那可是泷夜叉丸前辈。”

终于爬起来的三之助正在帮自己拍尘土,一向爱好自由但心思细腻的他不禁回头看着一年级各位,心中只有一句话。

“不,孩子,来了体育委员会你们就会觉得,泷夜叉丸前辈还是很不错的,甚至是非常不错。不过可以还是别来。但是不来也不好,毕竟四郎兵卫还蛮期待有后辈的,结果今年开学就没后辈,他还愣了半天,不对,四郎兵卫什么时候不发楞?”

哭天喊地都喊不住学院长的手,以头抢地都抢不过七松小平太坚实的手臂,喊破喉咙也挡不住泷夜叉丸的感叹,三之助掏出手帕,拉过还哭唧唧的金吾的手。

“金吾对吗?我是三年级的体育委员次屋三之助,你好哦,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现在就哭,等下的委员会活动你可会没力气的。”

泷夜叉丸被三之助这句话惊醒了,居然掏出了水壶给金吾补充水分:“看你哭的那么狠,先喝水先喝水!不然等下就......”

“好!为了庆祝新成员,终于有新成员!我们体育委员会要到后山的小溪那里抓鱼庆祝!现在出发!YIKEIYIKEIDONGDONG!”

“七松前辈!!!等等!你看你看,四郎兵卫还没跟上来!?这孩子没有迷路的毛病啊,总之他还没跟上来,现在还不能开始庆祝!”

“是哦,四郎兵卫呢!泷夜叉丸!你们出发去集合地,我找到四郎兵卫就来!YIKEIYIKEIDONGDONG!!”

说着七松就跑离了这个团体。金吾看着泷夜叉丸,哇一声又哭倒在三之助怀里了。“我不想跟泷夜叉丸前辈在一个委员会啊!!!说起来委员会到底是做啥的?”

“.....体育委员嘛,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上课会有很多体育锻炼项目,体育委员就是要把这些都做一次的存在。”

“啊???”

“三之助......我说了多少次你别这样说......虽然本质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你也别这么说。我们是要协助老师开展哪些体育项目的存在,因为很多体育项目是一个人搞不来的,何况老师还要看着那么多的学生,最少都有两个,要互相协助才行哦!”

金吾倒还是对泷夜叉丸有点害怕。

“嘛嘛,总之,学院长都拍脑袋了,没法改的了,金吾接受现实吧,来我们一起去后山。”

“三之助,你这是往学校前门走了!”

泷夜叉丸皱眉拉住三之助的狗绳:“金吾,听我说,三之助是个无自觉的路痴,你看着他跟我走!千万别让绳子断了!”

“泷夜叉丸前辈好过分,我才不是路痴!”

“你是无自觉路痴!闭嘴吧三年来不是我你都不知道去到世界哪个角落了!”

总之,三个人吵吵闹闹,或者说,泷夜叉丸不停拉回迷路的次屋,甚至刚入学可能连后山都没去过的金吾也在路上不得不拦住了一次三之助之后,金吾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后山的小溪上。

“你们太慢了!这样做体育委员可不行哦!”

七松小平太已经背扛一条半人大的大鱼如是批评后辈。泷夜叉丸来不及应和小平太,他就冲过去捞起来半死不活的后辈。

“四郎兵卫!!撑住!!!”

“前辈,泷夜叉丸前辈,我,我已经挖不动水草了!我,我也抓了螃蟹......但我真的游不动了。”

“不用游了不用游了!我现在拉你上来!”

“泷夜叉丸你好啰嗦哦!赶紧给我下去继续去抓鱼!”

泷夜叉丸不愧他自己的吹法,他居然躲过了七松的腿,还把四郎兵卫拉上岸了。

“七松前辈!四郎兵卫都要晕在水里了!他要是跟着水飘走了可怎么办!?”

“所以那就要锻炼啊!你也给我下去!三之助也是!”

一个一个被扔下水后,小平太一把捞起了金吾,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

“来,金吾,这是为你庆祝你加入我们体育委员会的哦!”

金吾放眼望去,本来波澜不惊的小河上,泷夜叉丸正咬着牵三之助的绳子,努力向抓住了石头尽全力不被水冲走的四郎兵卫游去。

“......啊?”

仿佛回放着来时路上三之助的一句话“我觉得吧,你讨厌泷夜叉丸前辈基本正常,不过没必要,啊应该说,很快你会来不及讨厌他了,毕竟,嘛,我们的委员长是七松前辈。”

2

后来,不算很后来。

反正一叶班的闹腾很快出了名,而学校规模不大,学院长的闹腾更加快在一年生的心里出了名,跟随学院长不停扩大的闹腾水平,一年生没多久就熟络了全校上下,何况是最闹腾的一叶班。因此不算很后来,“因为我们委员长是XXXX”就成了一年级生的一个口癖,一个简单易懂的理由,一个非常便利的借口。

毕竟,再诡异的事情,只要说出你的委员长,大多数都可以得到同学的理解甚至老师的理解。看成忍术学园特色产物。

金吾基本就是最常用的人之一。毕竟是体育委员会的。

3

不自恋,不呆滞,不冲动,只是略微自我的次屋三之助,曾经在饭堂对金吾感叹。

“啊,好担心以后四郎兵卫跟金吾会长成七松前辈那样哦。”

“什么?”

“大家都说我们体育委员会是暴君摇篮,毕竟泷夜叉丸前辈虽然现在因为七松前辈,一年后估计因为五年级的前辈们,但是两年后,没跑了绝对又是一个不听人话暴君委员长。毕竟他现在就不听人话,啊,要是你们都变成这样可怎么办?”

“......”

“......”

“按照顺序来说,难道不是该是我们先担心,前辈你变成暴君吗?”

“怎么会,我有暴君吗?”

“不听人话的话,前辈你没发现你自己很自我吗?”

“我哪里有很自我!?”

“无论泷夜叉丸前辈说你多少次你都是无自觉路痴这点已经很自我了!”

“作兵卫前辈必须陪神崎前辈去做别的事情的时候,你不也就会因为自己不想不去吗?”

“你也会因为自己不喜欢等人二话不说就先跑出去跑腿,然后完全不理别人叫你也不迎合别人!”

“还有.....”

“够了!!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前辈!”三之助大概率恼羞成怒。

“.....”

金吾和四郎兵卫两个人互相看一眼“这就是暴君了,前辈你也进入暴君预备役了!”

4

让我们把时间回拨一点。在金吾还远没理解暴君啥意思的时候,他还坐在河边吃着泷夜叉丸给重新烤好的烤鱼,三之助捂着四郎兵卫的眼睛把他带到了金吾面前。

“四郎兵卫~我让你睁开眼睛了哦!哒哒!看,一年级新生!这是我们体育委员会的新成员!金吾,叫前辈!”

“......前辈?”

“嘿嘿嘿!!”

平日呆滞乖巧无言的四郎兵卫又再瞪大了他的眼睛“委员会的后辈.....不是说今年没有委员会的后辈吗!?前辈.....次屋前辈你听到了吗?我是前辈了哦!”

“听到了听到了,四郎兵卫现在也成前辈了哦!”

四郎兵卫开心地一把抱住金吾,说:“你好哦我的第一个后辈!”

5

当然,最出名的暴君永远在体委,不过不代表其他委员长不暴君。

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会计委员会。作为一个连学院长都能管的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委员长不暴君不霸道,那是完全不可能的。甚至在三年级的一次座谈会,他们就表达了,没有那点霸道脾气根本当不了委员长。

“那保健委员呢?”某人上来问道。

“我觉得抓住人就要包扎,强令一定要去保健室,这些本来就很霸道......”

不知道谁这么说,因为他被某人——终于被记起的三反田数马对说这句话的人实施了寝技,痛的对方说不出话来。

总之因为数马原因三年级的大家暂时(被迫)忘记了保健委员长本质也能是暴君。

在这点上最有发言权的三年级一向是两个路痴,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即使在班级也受着最有责任心的暴君的暴行。被莫名跟各种恐怖的前辈比较的作兵卫爆发了,也来了一发超级柔道。

“总之,我们吃的是铁粉,睡觉在水塘,更别说我们压根儿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睡觉,半夜插苦无这种事情.......都是因为我是决断力路痴才被禁止。”

“你们好歹田村前辈还能阻止一下,但是泷夜叉丸前辈也拦不住七松前辈啊,完全拦不住啊!”

“但是起码泷夜叉丸前辈不会跟七松前辈一起疯啊!我们委员长不在的时候田村前辈一样严格,虽然没那么晚但是熬夜也是从来不住手!因为没做完工作会减少他跟武器的相处时间!”

“你这是在质疑七松前辈的搞事能力嘛!?”

“你这是在质疑田村前辈的严格程度嘛?!”

面对互殴的会计委员和体育委员,一锤定音的当然同班的用具委员。

“总之,都给我闭嘴睡觉!”

6

嘴巴可以闭上,可是委员长们的心思可不能被关闭。毕竟是在忍术学园这个有爱的大家庭里培养出来的孩子,虽然性格迥异不过归根结底还是疼爱后辈的好前辈。

然而,毕竟也是在学院长的人忍术学院里长大的人, 在与永远突发奇想的学院长斗智斗勇长大的历程中,这些好不容易做到了食物链顶端的委员长们,也已经被耳晕目染到很多不经意的霸道——为所欲为就是食物链顶端的表现。

不然为何体育委员那么沉迷排球?不然为何会计委员会每每都要熬夜?不然为何保健委员会看似和平却依然每天守夜并订立了严格的保健室条例?

如此种种,直接让浦风发现,啊,作法委员会居然是最靠谱最温和最好的委员会!“

立花前辈太厉害了,我要好好预习立花前辈的为人之道。”

“但是你们那里有绫部前辈啊!”

“对啊要是立花前辈毕业了,嗯,泷夜叉丸前辈就是啰嗦而已,人还是很温柔的。可是那可是绫部前辈。”

“这么一来我忽然觉得田村前辈可以接受了,毕竟田村前辈虽然自恋但还是会听人话。等潮江前辈毕业,接手的是田村前辈真是太好了。”

作兵卫向浦风投向了“你真难”的怜悯目光。

“等等,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我,绫部前辈还是很靠谱的......在做陷阱方面!”

“请住手他没当上委员长我们已经要收拾他的陷阱收拾的要死不活!”

“放心吧作兵卫,大不了到时候先把作法扔进去再继续处理。”

“......”

浦风开始对自己的未来担忧了,因为肉眼可及,没有人能阻止绫部前辈,立花前辈勉强遏制一下,也就是一下下,毕竟立花前辈是立派的前辈,温柔温和可靠,但私底下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学弟狂魔。浦风甚至觉得,立花前辈对绫部前辈放任的那叫个明目张胆,毕竟是很明目张胆。

“啊,同是四年级,怎么居然是泷夜叉丸前辈和田村前辈靠谱!?”

“因为论不靠谱,委员长比他们还不靠谱?”

“因为论MY PACE,我们委员长比他们还MY PACE?”

“忽然,忽然又觉得绫部前辈还是挺好的.....”

“毕竟目所能及你还有一年的快乐时光。”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啊啊啊啊啊啊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作兵卫在的用具委员会最靠谱啊!”

“什么!?”

“就是啊,食满前辈虽然也是冲动型,但是做事起码有个章法,也疼爱后辈!”

“还很会照顾后辈呢!而且四年级插班生守一郎前辈加入后,以后的委员长也不会是作兵卫了!”

“而且守一郎前辈还蛮靠谱的,就是笑点低。”

“相对其他四年级.....嗯,真靠谱。”

很有责任心的作兵卫本来存了一堆怨言想要爆发但是看着三个点点头的同学忽然觉得自己那些抱怨不止一提。

......好像,还真的比人家委员会,靠谱多了.....

7

有好事者,不知道是谁,但是大概不是一旦做事就要把事情做得全世界都知道的校长。

那个好事者做了一个隐名投票,那叫做,你觉得“最可怕的委员会(长)”。

七松小平太毫无疑问登顶,让人惊恐的是第二名居然是长次。

“毕竟,图书委员会的追债,啊我说的是追讨还书很可怕,堪比七松前辈的扣球一般可怕。”

第三名就是潮江文次郎。

如此种种,不全列举。

六年级生本来也不知道的,但是五年级生作为七松小平太的玩具,其中一份宣传册子某一天从七松抱在臂弯里的竹谷怀里掉了出来。于是七松得到了这份册子,并且跟其他六年级分享了。

“等等,这后边还有你最想要的委员长的投票!!”

食满惊恐惊喜惊讶地发现。

第一名是立花仙藏,第二名是竹谷,第三名是兵助,第四名是钵屋,第五名是善法寺,如此种种,总之不予列举。

看完的六年级们怒吼为什么立花这么受欢迎?!

“不对!?八左卫门为什么这么受欢迎!?仙藏我还忍了,八左卫门这是为什么!?”

“下边居然有评论,我看看仙藏的.....‘冷静可靠的立派COOL美人,感觉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那可是把绫部前辈都能忍受的并且协调好的立花前辈’‘超级想在他手里工作,感觉枯燥难做的委员会工作 也会变得轻松起来’‘不,并不轻松的相信我’......是不是混了什么进去?”

“拿过来你个双节棍笨蛋!给我看看竹谷的评价‘虽然没什么存在感,但是在角落里努力守护生物的样子让人觉得可靠’‘并不突出,但是一个人照顾一个委员会还有四个后辈的身姿让人敬佩’‘竹谷前辈超可靠的,可靠到我们已经每次一有事都是想到要找竹谷前辈,啊有点不好意思,我们会努力成长成可以让竹谷前辈不那么累的忍者的!’‘竹谷前辈还带我摸过他偷偷养的狼!’.......”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那么受欢迎啊!?就因为他委员会后辈多!?”

“是因为他委员会一年级多但是他也照顾得蛮好的吧?”

“我用具委员会也很多一年级后辈啊!三个呢!”

“怕不是留三郎你整天凶他们,我都听乱太郎说新兵卫抱怨过。”

“抱怨我!?”

食满留三郎,人生大SHOCK。

总之,接下来一个月,可怜的竹谷被迫迎来了一半的六年级生的针对,偶尔甚至还有图书委员长的凝视目光。

8

其实前辈们脾气对一年级的好孩子们算是很好的了。

基本来说,四年级开始就更多感受到前辈们的暴力的善意。是真的很暴力的那种。四年级出了名MY PACE的喜八郎都如是赞同。

“等等,立花前辈从来没有对你发过脾气吧!”

“就是就是,立花前辈冷静又可靠还很会读空气,六年级的第一的COOL美人!你在委员会除了挖坑就没别的事情做!为啥还要来跟我们一起抱怨!?守一郎都比你有资格好吗!?”

喜八郎眯起了眼睛。

“你们什么意思,说我在委员会不干活?”

“你倒是说说,你在委员会除了挖坑帮忙埋东西之外还做过什么?”

“调戏后辈和睡觉除外。”

“等等,你们怎么那么清楚作法委员会的事情!?”

喜八郎MY PACE归MY PACE,直觉还是很敏锐的。

“三.....”毕竟是忍者,开口就觉得不对劲赶紧两个人互相捂住对方嘴巴。

“三年级感情很好吧,我都听作兵卫说过浦风抱怨。”然而没有人来捂住守一郎的嘴。

“哦~~~~”喜八郎起伏的声线,让自恋二人组决心为三年级的浦风君默哀一秒钟,然后该干嘛干嘛,反正死后辈不死老子。

9

毕竟四年级开始就要准备独当一面了,准确来说四年级已经足够有个性了,差的就是要好好训练更加加固实力。

毫无疑问,忍术学园温柔可亲的前辈们当然意识到后辈这个迫切需求并予以满足——这种时候四年级就开始虎视眈眈明明是六年级年纪却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待在五年级代理委员长的委员会里的老香蕉——鹰丸小朋友今天也因为与四年级的同学们格格不入而苦恼不已。

“啊,久久知前辈看起来好温柔啊!”

“而且长得也秀气!”

“性格也很好啊,成绩又好,脾气又好,人也很可靠的样子。”

“确实呢,偶尔见到他路过我的陷阱还会待在边上让低年级的孩子绕路走,啧啧。”

“但是你们知道的,你们想吃豆腐吃到做梦都在吃豆腐吗?我是说真的吃那种,他试过半夜太想做豆腐了就跑去做豆腐然后塞完尾滨前辈就塞我的嘴。”

“.......”

“我们还是投竹谷前辈吧。”

“嗯。”

10

不过前辈们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后辈好的。

“说起来,当初那个投票不还有个隐藏选项吗?那什么‘最不想他成为委员会委员长的前辈’,为什么结果没看到?”

“所以说当时候你投了谁?”

“钵屋前辈。”

“嘿嘿嘿我也是哦!”

“我也是我也是!”

“还有我还有我!”

......

“所以说,为什么‘最可怕的委员长’都有结果出来,这个反而没结果出来。”

“......那啥,你不觉得按照我们都投了‘钵屋前辈’,我们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吗?”

“???”

“例如谁是这个投票的幕后黑手啥的,指学园长以外的人。”

“!!!”

FIN

海景茅房

一个摊宣

d1【S02】

总之东西不太多 我和咩老师坐摊 欢迎来唠嗑👏👏

一个摊宣

d1【S02】

总之东西不太多 我和咩老师坐摊 欢迎来唠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