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忍者必须死3

333.9万浏览    23054参与
社交厌恶症

存图,除了第一张是官图,后面的但是老婆的立绘🤤

存图,除了第一张是官图,后面的但是老婆的立绘🤤

:

今天没啥想画的,凑合看吧

(主要是不知道画啥)

今天没啥想画的,凑合看吧

(主要是不知道画啥)

Tina

【遇到绯斩了?! –4】

我忘记怎么画鹰之队的信件了,不知道为啥我的鹰之队头像没了😥


新流派小队那边是大战结束之后的时间线,那边的忍界大战是好结局。

我本来就是打算画糖糖,不要刀刀。

超威太难画了,估计后面不会怎么画到他了。

【遇到绯斩了?! –4】

我忘记怎么画鹰之队的信件了,不知道为啥我的鹰之队头像没了😥


新流派小队那边是大战结束之后的时间线,那边的忍界大战是好结局。

我本来就是打算画糖糖,不要刀刀。

超威太难画了,估计后面不会怎么画到他了。

七月的鸽子

影苍版本

御庭三剑客 御庭三剑客

御庭三剑客血影叛逃了!

武士城最强御庭三剑客血影叛逃了!

武士城最强御庭三剑客血影叛逃了!

王八蛋王八蛋sb血影

吃喝嫖赌 吃喝嫖赌

欠下了欠下了3.5亿个勾玉

带着他的牙牙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跑到忍村搜刮勾玉勾玉

原价168 268 648的名刀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血影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原价168 268 648的名刀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

御庭三剑客 御庭三剑客

御庭三剑客血影叛逃了!

武士城最强御庭三剑客血影叛逃了!

武士城最强御庭三剑客血影叛逃了!

王八蛋王八蛋sb血影

吃喝嫖赌 吃喝嫖赌

欠下了欠下了3.5亿个勾玉

带着他的牙牙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跑到忍村搜刮勾玉勾玉

原价168 268 648的名刀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血影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原价168 268 648的名刀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血影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还不发勾玉

你不发勾玉,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七月的鸽子

yee,填了忍三版本的

sb鹰组织   sb鹰组织

sb鹰组织解散了!

世界最大反叛组织鹰组织解散了!

世界最大反叛组织鹰组织解散了!

王八蛋王八蛋sb隼白

沉迷美色    沉迷美色

欠下了欠下了3.5亿个勾玉

带着他的小黑崽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跑到武士城抢勾玉勾玉

原价168 268 648的绷带通通二十勾玉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隼白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原价168 268 ......

sb鹰组织   sb鹰组织

sb鹰组织解散了!

世界最大反叛组织鹰组织解散了!

世界最大反叛组织鹰组织解散了!

王八蛋王八蛋sb隼白

沉迷美色    沉迷美色

欠下了欠下了3.5亿个勾玉

带着他的小黑崽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跑到武士城抢勾玉勾玉

原价168 268 648的绷带通通二十勾玉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隼白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原价168 268 648的绷带通通二十勾玉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 二十勾玉通通二十勾玉

隼白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还不发勾玉

你不发勾玉,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某贺

随便跑跑,配置不高

随便跑跑,配置不高

leader
复健一下残心大人,为什么202...

复健一下残心大人,为什么2022年了您还是这么冷门

复健一下残心大人,为什么2022年了您还是这么冷门

石志

六秒之内…

(简单来说就是接力之后迅速卡墙寄了)

六秒之内…

(简单来说就是接力之后迅速卡墙寄了)

何处寄幽影

狐仙(上)

是飞狐x原皮黑吖


私设如山会欧欧西,当然一直以来人设都归官方hhh注意避雷


后续在赶,主要一下灵感来了就……(?)


好久没更新了,放个短篇求原谅www学业杀我


正文在下↓


1.

  飞狐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他睁开朦胧的眼瞥了一眼庙门口,看到了一个随意放在地上的襁褓。

  他翻了个白眼,对于这年头供奉的人什么都往自己庙这边送很是不满。他们难道不知道神仙是吃香火而不是吃人的吗。

  他上前拎起哭得惨的小家伙,瞥见了其额上的一道隐隐约约的咒印——和每个仙所拥有的神力印记到很像,这倒让飞狐很是新奇。

  奇怪的是对方在看到狐仙后竟停止了...

是飞狐x原皮黑吖


私设如山会欧欧西,当然一直以来人设都归官方hhh注意避雷


后续在赶,主要一下灵感来了就……(?)


好久没更新了,放个短篇求原谅www学业杀我


正文在下↓









1.

  飞狐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他睁开朦胧的眼瞥了一眼庙门口,看到了一个随意放在地上的襁褓。

  他翻了个白眼,对于这年头供奉的人什么都往自己庙这边送很是不满。他们难道不知道神仙是吃香火而不是吃人的吗。

  他上前拎起哭得惨的小家伙,瞥见了其额上的一道隐隐约约的咒印——和每个仙所拥有的神力印记到很像,这倒让飞狐很是新奇。

  奇怪的是对方在看到狐仙后竟停止了哭泣,白嫩的小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咿咿呀呀的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飞狐逗了会孩子,没等到来接孩子的人,却等来孩子再一次哇哇大哭,他思索着这是饿着了,可自己这毕竟没什么能养活小孩子的东西,还是送他到村里去好。

  打定主意,飞狐边转入下山的小路边将大尾巴尖尖塞进小家伙嘴中,也没想过那一大簇茸毛是否存在噎死孩子的风险。

  好吵……他想的只有这个。


  2.

  一群孩子吵吵嚷嚷跑到庙门口,应该是在做着属于这个阶段孩子都爱玩的一类游戏,飞狐坐在狐仙像上,垂眼百无聊赖的看着外边晃动的影子,想着他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样自己就能继续睡觉了。

  “怪物!你滚开!”一句咒骂撕开和谐的游戏场景。

  “我不是,我......”

  “别过来!”孩子特有的尖锐嗓音。

  被排斥的小家伙脱力地后退几步,跌进一边的阴影中,神情恍惚半天而后才慢慢团起自己抱膝坐下。

  哦?怪物?

  飞狐屈膝托腮,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没看到想象中捏着拳头冲上去干架的场景,传来的只是微弱的啜泣声。

  不是吧......这个年纪的孩子不都很喜欢一言不合上手打吗?你好歹是个男孩子怎么这么脆弱啊!

  飞狐暗自腹诽,察觉到那一片嘈杂渐渐远去,便从神像上轻盈地跃下。在与那个孩子目光对上的时候确确实实楞了一下。

  这小子......能看见我?

  飞狐眨眨眼,又看到那孩子额前的咒印残印,忽然了然,摇了摇尾巴向他走去。孩子也不怕,抹开脸上的泪,手忙脚乱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走到一定距离又停下的狐仙,吸了一把鼻涕,郑重双手合十,给飞狐拜了拜

  “爷爷说我是狐仙送过来的,谢谢您。”

  啊,还知道感谢,挺不错的。飞狐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抖动两下耳朵,也没在意到那孩子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那深邃如湖的蓝眸——真好看啊,比他见过的任何美丽的都还要美上一个层次.......孩子不自觉低声道出,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后在对方的笑中羞红了脸。


  3.

  飞狐询问了孩子的名字——

  小黑。

  真是平平无奇一点光彩都不带呢,倒是符合大多普通人家并不对自己孩子寄予过多期盼的想法。

  只想了一会,飞狐便又将注意移到对方的经历上去了。

  听罢,他甩甩身后的大尾巴单手搁在膝上,满不在意嗤笑一声,“这样啊......他们因为未知而恐惧,而你在担心什么呢?”

  飞狐将身子前倾凑近了些好去看清对方额前的残印——这道残印中法力似乎消散已久,现在最多是归为胎记一般的存在吧……

  本事不必多说的,但话还是鬼使神差从口中滑出:

  “提起咒印......”

  狐仙眼神无比认真,但小黑却从他的话中听出无厘头的黯然,“那可是仙实力的象征呢。

  “而只有遵守规矩,才有施法的权力……”飞狐声音渐弱,神情有些恍惚。后面嘀嘀咕咕的小黑没有听清,他只是望着狐仙,但狐仙并没有盯着自己,而是将视线投向庙门外,定格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湖水一样的眸底泛起波澜,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出来。

  小黑一愣,重复一遍后下意识问:“那如果违反......”一个鲜红的印记从狐仙额前显现,刺目,不适,引得小孩一阵惊呼,终于让飞狐回神。他坐直腰板,阖眼聚力。印记淡了下去,似乎从未出现。

  飞狐呼出一口气,睁开满是笑意的眼,将话题扯回原来的主题上:“你看,我也有一个印,但一样生活的潇洒自在不是吗?”他伸手揉了揉孩子的头。做你自己,实在不行,做一个确实如此的好孩子,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改变想法的。”

  “真的可以吗......”小心翼翼的。

  “嗯。”让人安心的肯定音节

  小黑眨眨眼,眼眶一下又浸满泪,他使劲擦去泪:“谢谢......谢谢!”然后扑过去一头栽倒在飞狐的大尾巴上蹭啊蹭,任凭狐仙怎样将他抛上抛下也抱着不肯撒手。

  “放开本仙的尾巴啊啊啊啊!鼻涕,鼻涕啊!你个小坏蛋!”


  4.

  自从那一次谈话,小黑就时不时跑到庙里来找狐仙玩。他觉得仙也并不是长辈们描述地那样高高在上的不可一世。

  不过这倒让飞狐不满了,他晃动着身后的大尾巴语气中带着怒:“人有人界,妖有妖法。

  “你总是老找我,也不怕被奇怪的东西缠上?”

  小黑不以为意地笑着,却吐出落寞的话语:“狐仙才不是妖呢!……况且,我早就是他们口中的怪物啦......”又想起狐仙曾对自己说过的,便截断了下文,反而改口

  “说起来狐仙你总是独自待在这庙里,也会孤单的,我来这陪你解解闷,又不是什么坏事!”小黑恢复了平日的阳光少年样,琥珀般的眼里闪着亮。

  飞狐确信自己是害羞了,不然为什么面对对方忽然而来的关心会有那么一瞬的不知所措啊,连尾巴也不自主地去掩住脸。好在小黑并没有太在意狐仙这一系列名为“慌乱”的举动,而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我听爷爷讲过神仙也是可以寻找伴侣的,欸,狐仙狐仙,你就没想过娶妻吗?

  娶妻?飞狐听到这浑身一抖:“没有!”

  “好可惜啊……娶妻之后你就不会孤单一人了吧?”小黑窝在狐仙柔软的大尾巴里,指尖旋转着将对方尾巴尖尖的毛一点点缠成环,又放开,“而且要是有一窝狐宝宝,我就有好多好多毛茸茸尾巴可以蹭了……”

  飞狐佯装脸黑:“你真正的目的是这个才对吧……?”抿着嘴狠狠地把小黑的头发拨乱,权当惩罚。

  小黑稍微缩了缩脖子但并不刻意躲过狐仙对自己头发的摧残,捂着肚子咯咯笑着,然后趁着对方喘息的间隙,跳起来抚了一把狐仙的耳朵,算是回应。

  飞狐吓得赶忙起身,因重心不稳还踉跄几步,连带着还想卧在尾巴上的小孩一起抖落。

  被摸耳朵了呢,真是羞耻啊。

  他暗暗咋舌,将将头偏向一边,不去看那还没明白自己做出了怎样举动的孩子的眼:“你还没吃东西吧?”他想起外边已是橙黄的落日余晖散落一地的时候了,按下刚才心中升起的别样情绪,变了些吃食递给小黑。

  小黑眼睛闪闪发亮,这比大多东西都更能吸引长期生活在穷得掉渣的环境中的他。他勉强兜住狐仙塞给自己的所有东西,郑重地道谢并急忙稳住差点滑落的物品,顺着崎岖的小路慢慢跑远了。

  直到变成一个晃动的小黑点,那远去的道别声还一阵一阵回荡在飞狐耳边。

昭木

「流火」番外·银色雷枭

3.

地牢里的隼白突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事发突然,他没想到竟然暴露地这么快,与傀儡的羁绊被强行中断,傀儡所受到的伤害反噬到施法者身上。


残心必然发现自己还在府中,时间不多了。他强忍着胸口的钝痛,继续在各个牢房前挨个寻找。


银色的影子在黑暗中穿梭,囚犯们无神的眼睛木然望着铁窗外的来人,隼白顾不及他们,简单扫过一间就继续前进,找遍半个地牢,都没有看到小夜。


外面已经隐约传来士兵的喧哗,他们发现了门口晕倒的守卫,虚掩的地牢门被一脚踹开。


“给我搜!”洪亮的怒吼响彻整个地牢,士兵们燃起火把逐渐逼近。好在他身处地牢最深处,隼白迅速扫视四周,手边有间空的牢房。他单手撬开锁闪......

3.

地牢里的隼白突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事发突然,他没想到竟然暴露地这么快,与傀儡的羁绊被强行中断,傀儡所受到的伤害反噬到施法者身上。


残心必然发现自己还在府中,时间不多了。他强忍着胸口的钝痛,继续在各个牢房前挨个寻找。


银色的影子在黑暗中穿梭,囚犯们无神的眼睛木然望着铁窗外的来人,隼白顾不及他们,简单扫过一间就继续前进,找遍半个地牢,都没有看到小夜。


外面已经隐约传来士兵的喧哗,他们发现了门口晕倒的守卫,虚掩的地牢门被一脚踹开。


“给我搜!”洪亮的怒吼响彻整个地牢,士兵们燃起火把逐渐逼近。好在他身处地牢最深处,隼白迅速扫视四周,手边有间空的牢房。他单手撬开锁闪身进去,在士兵走过拐角的前一秒一头扎进牢房中的草堆里,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巡查的士兵匆匆走过,没有发现异常,脚步声渐行渐远。隼白正要松口气,就对上了一双古井无波的红色眼睛。


这草堆中竟还有一个人。


视线相交,眼睛的主人微微动容,似乎想说什么,隼白迅速用食指抵在唇上做出个示意噤声的手势,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那人终究还是没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士兵什么都没有搜到,咒骂着撤出地牢,大门重重合上,空气重新归于宁静。


“谢谢。”隼白爬起来,由衷感谢道,他拨开草堆扶起地上的人,让他在墙边靠着:“你叫什么,等出去后我可以帮你……”


“隼,白?”干涩的声音像一只破旧风箱,隼白怔愣了一下,随即发现面前这人竟出奇地熟悉。


“血影!你怎么会在这儿?”


血影受了很重的伤,浑身血污,破烂的衣服脏的不成样子,从前脸上的半张血红面具不见了,露出大面积狰狞的烧伤。大名鼎鼎的御庭三剑客之一面具下竟是这副面容,骄傲如血影,必然是不能忍受自己顶着这幅面孔示人的。


但他此时并不在意,猩红瞳孔里冒出狠戾的光。


“残心那个狗/娘养的……”血影咬牙切齿,“他在我茶水里下药,趁机囚禁我,要我交出阴阳师的情报。妈的,谁知道阴阳师在哪?那小子阴招不少,下手死狠,想着法折磨我。”


隼白半晌才说,“可他对外宣称,你们在边疆带队对抗鬼族。”


“他是这么对你们说的?”血影冷哼一声:“狗屁的鬼族!他最初用这理由四处揽权,架空其他大臣的势力,整个大名府残心一家独大。狂因为不肯交出兵权,半年前就被他杀了!”


似乎是过于激动,他剧烈地咳嗽起来,隼白轻拍他后背,被他抬手拦下,问起隼白:“你又是为什么在这?”


“残心绑架了小夜,我来救她。”隼白简单叙述,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别管我了,小夜不在这,你走吧白夜叉。看在你当年手下留情放了我一条命的份上,给你个忠告。”血影闭上眼,费劲地喘了口气,才继续说:


“小心傀儡。”


隼白沉默片刻,指尖微动,掌心出现一个青烟缭绕的透明翠绿瓶子。


他不由分说,咬开塞子给血影灌了一口,血影猝不及防被呛得再次咳嗽起来。清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沁入肺腑,经络重新变得滋润,一股凉意在四肢百骸里流淌,让他瞬间就好受了不少。


莫名的善意举动让血影有些怔愣,僵硬地避开隼白的手,问:“你,你干什么?”


“当然是救你。出去后我会让人彻查大名府,你可别先死了!”隼白冷冷道,把剩下半瓶不尸魂水留在他怀里,转身离开,留下靠墙出神的血影和大敞的门。


隼白潜出地牢,悄然跃上房顶,银色身影立于夜幕之下,俯瞰整个大名府的结构和举着火把寻找他的士兵。


不在地牢……那会在哪?


隼白莫名感到焦虑。他为了不让银枭冲动涉险而选择了替他独身前来营救,现在却连人质的位置都找不到。


拖的越久小夜越危险,再不快点的话,他无法向银枭交代,更无法向自己交代。残心那个疯狗当年为了得到雷龙珠差点杀了小夜,银枭愧疚万分,他身为救援队长自然也不好受。事情到了如今的下场,也有隼白的责任。


隼白深呼吸让心脏安定下来,突然想起血影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小心傀儡。


直觉告诉他傀儡二字定不是指优子,或者说不仅仅指的是优子。


傀儡。隼白在心里默念几遍,除了优子,残心从前制作的傀儡都在哪?


优昙殿!他猛然想起阴阳师曾经说过,他的情报网遍布忍界,唯有两个地方是连他的阴阳眼都无法窥探的,一个是雾隐之湖的水下,另一个便是大名府中残心的优昙殿,小夜极有可能便在那里。


隼白不敢耽搁,躲过士兵向优昙殿的位置赶去,如同一只黑猫般在房顶间无声蹿跃。


远远地就看优昙殿的院子在月光下碎玻璃似的粼粼反光,比侧殿的华丽更甚。仔细观察才发现是院内盛开着足有半人高的透明昙花,妖娆舒展的花瓣沐浴着夜色,散发着目眩神迷的光芒,精美绝伦。隼白蹲在院墙上,指尖轻触花瓣的边缘,这花瓣材质出人意料的坚硬,竟是石英凝结而成的,只是触碰就在皮肉上留下道血口,血渍蹭到花瓣上,眨眼间就被表面吸收,消失不见。


隼白缩回手,食指上的伤口毫无痛感,血却一直在流。他总算领教到了这昙花的厉害,危险程度是不亚于紧密加固的结界。


这种阵仗反倒是难不住隼白,他默念口诀,黑色的灵力环绕四周,身体突然变得虚幻起来。隼白跃下院墙,背后拖出片片滞留的虚影。


足尖轻点,滞留的蓝色围巾像条闪电,敏捷地在花丛中劈过,仅是跃起了两下就踏到了正门前。暗金花纹镶镀的大门感应到有人,自动打开,露出其中漆黑一片的空间。


隼白捏起一枚飞镖,指尖微弹,飞镖没有阻碍地飞进去,没有结界。他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指尖燃起蓝色火焰,硬着头皮踏入了优昙殿。


后脚刚刚收回,门便自动重重合上。墨般浓郁的四周陡然燃起蜡烛,照着殿内如白日般明亮。


隼白抬手遮住的刺目的光,惊然发现金碧辉煌的屋内墙壁上、房梁上、十字木架上、密密麻麻吊着的全是傀儡,他们有的锦衣华服,面孔精致优美栩栩如生,有的表层还没有上漆,裸露着打磨光滑的青色檀木。但同样的是它们都没有眼睛,成百上千双黑洞洞的眼眶直直盯着他,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走,那些视线都如同附骨之疽般粘在他身上。


隼白后退一步,冒虚汗的脊背撞上了禁闭的门。他紧绷着身体与那些傀儡对峙半晌,它们毫无生命迹象似的一动不动,并没有攻击的意图。


大殿中央的台阶之上有一扇屏风,一个个纤细的人影端正地坐着。少女一头白色齐耳短发,一缕蓝色发丝微微翘着,头顶束着个金色蝴蝶结,背后背着卷轴。唯独她背对着大门一动不动。


“小夜!”隼白试探性叫了一声,“是你吗?”


回应他的只有回音。隼白缓步上前,轻轻搭在女孩的肩上。猛然发现她的颈脖处有几条微不可查的细线,是人偶的球形关节结构。


“小夜……”隼白失声唤道。


难道她已经被残心做成了傀儡!?


听到他的声音,小夜僵硬的脑袋咔吧咔吧转动,脖子扭了一百八十度回头看着他,嘴角咧到耳根,金色眼睛陡然变得猩红,流出红色的血泪。


所有傀儡齐刷刷地转头,脸上露出一致的笑,空洞的眼眶里冒出血泪,疯狂地朝他扑来。

石志

…我有三个带勾宝物所以四舍五入我是收藏家了!

(收藏家:有一个三勾宝物解锁

不过话说雷龙鞘升勾怎么就加了1攻击…?

升勾之前 

…我有三个带勾宝物所以四舍五入我是收藏家了!

(收藏家:有一个三勾宝物解锁

不过话说雷龙鞘升勾怎么就加了1攻击…?

升勾之前 

大不列颠的believer🇬🇧🇫🇷

我真的服了呀,33我有六张保星卡,这个赛季我打排位从来没赢过,一次都没有(真的)!队友开局就献祭,对手攻击力还都是3500以上……看来我练困难图根本没什么用啊,因为我根本连宗师都上不去!(诉苦别喷)

我真的服了呀,33我有六张保星卡,这个赛季我打排位从来没赢过,一次都没有(真的)!队友开局就献祭,对手攻击力还都是3500以上……看来我练困难图根本没什么用啊,因为我根本连宗师都上不去!(诉苦别喷)

小生亞青
台服s6賽季的官圖全圖釋出惹...

台服s6賽季的官圖全圖釋出惹

所以我大梟哥的新造型都有了,新流派呢

台服s6賽季的官圖全圖釋出惹

所以我大梟哥的新造型都有了,新流派呢

血獒
进度,今天的血獒也很努力 (⁄...

进度,今天的血獒也很努力

(⁄ ⁄•⁄ω⁄•⁄ ⁄)

进度,今天的血獒也很努力

(⁄ ⁄•⁄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