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忍者必须死3

163万浏览    13771参与
楚青迁

[隼苍今天有点刀]暗

我流,角色你不认识很正常。

我都好久没写过隼苍了救救孩子吧。

————————————

光是暗的引路人。

.

“因为我认可你的想法。

“所以,我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选择了你的。”

他停下擦拭刀锋的动作,慢慢的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地说着,坚定,有力。

“而非出于你的逼迫,或是别的什么。”

苍牙的发言让一向把握着谈话主动权的隼白感到有些意外,但很显然,对方想说的东西绝对不仅于此。

——也许是因为难得地抓到了想要的机会?

隼白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眼前人堪称反常的行为,一边为二人的关系做着打算,至于苍牙具体说了些什么……也许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重要。

在拥有苍牙之后,拥有,成为了他心中最...

我流,角色你不认识很正常。

我都好久没写过隼苍了救救孩子吧。

————————————

光是暗的引路人。

.

“因为我认可你的想法。

“所以,我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选择了你的。”

他停下擦拭刀锋的动作,慢慢的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地说着,坚定,有力。

“而非出于你的逼迫,或是别的什么。”

苍牙的发言让一向把握着谈话主动权的隼白感到有些意外,但很显然,对方想说的东西绝对不仅于此。

——也许是因为难得地抓到了想要的机会?

隼白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眼前人堪称反常的行为,一边为二人的关系做着打算,至于苍牙具体说了些什么……也许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重要。

在拥有苍牙之后,拥有,成为了他心中最甜蜜的禁忌。只是究其原因究竟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去设想失去苍牙之后会怎么样,还是根本不能重建自己曾经做过无数次的设想……

不,至少这些让他还能挣扎着说出……“仍需商榷”。

是他变得软弱了,不是苍牙。

思至此处,隼白垂下眼眸,那个黑发的青年却没有抬头——他用了一个几近完美的角度妥帖地藏起所有可能泄露真实情绪的表情,只留给隼白一个看上去十分柔软的发顶。

一切的所作所为,都堪称故意。

.

“三番五次的试探我并没有用。”

苍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少底气:他们从来都是在互相试探,所以没有任何一方有资格去评判这一行为究竟有几分所谓的有效性,他只是能够明白,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用绷带缠了满身的青年,不知将他看的有多重。

所以默许,所以纵容,所以隼白那时候才会堪称强硬的抓住他的右手,只为给他戴上一枚指环。指环的材质是就连蛮国都十分少见的墨玉,入手温润,却又暗藏玄机。

贴心如隼白啊……已经给指环掐好了丝,可他们并肩作战那么多年,隼白又怎会不知道调整魔风鬼轮的锁链根本用不到小指?

苍牙轻轻的握了握拳,端起杯子抿了口其中的茶。

微凉,微苦,还有些涩。

——“……我又如何能知道你心中所想。”

等到苍牙能用自己的耳朵捕捉到隼白的话时,对方的声音却也只剩下一个尾巴了。他摇了摇头,将那段金属护指护在手心,为不能选择用一言不发作为回答来表明自己的态度而感到遗憾。

“身处于鹰中的我的一切,都是你赋予的。”苍牙道,“可你却仍然无法信任我。”

“……哈,”隼白耸了耸肩,“我是不能信任自己。”

“所以连带着我也成了附属品吗?”

一时语塞。

隼白愣着神,下意识的去寻对方的眼睛,却又在和那人视线相对的一瞬间清醒过来,在心底唾骂自己对此刻境况的无力。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隼白心道,谁让苍牙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

“隼白……”青年咬着嘴唇,沉吟半晌,“你是在给我留退路吗?”

这话说的。隼白扯动嘴角,伸手将对方冰冷的侧脸纳入掌中,再用拇指抹过那道深色的眉,全然不顾对方愈加冷漠的神情。
“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

实不相瞒,我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苍牙垂下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尾指上多出来的那个小东西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做出什么隼白不想看到的举动。不过,比起一味的隐忍,也许他的确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可做。
蓝白异色的漂亮羽毛交叉在一起,捧着一颗给他们指引迷途的星,光线折转之间,竟似流星飒踏。苍牙摩挲着光亮的甲面,只觉得尾指尖端传来一阵微凉。而后,他带上由金属和皮革制成的特殊护指,将其尾部的卡勾调整好角度,以便配合指环发挥其正常作用。

——如果这也算得上是你的期待。

他缓了口气沉下心来,伸手握住别在腰侧的魔风鬼轮。

——我让你如愿便是。

“……唔!”

魔风鬼轮失控似的朝着主人回旋飞来,纵使苍牙已做出反应全力躲避,却还是被鬼轮周围锋利的气刃划破了上臂,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而他本人也在鬼轮嵌入身旁的树干后动作缓慢地蹲了下来,狠狠地捶了一下地面。

“苍牙,你在做什么?”闻声赶来的隼白在目睹此处狼狈的状况后停住脚步,眼底多了几分不可置信,“你……何必!”

“与你无关。”苍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草叶,又扭头去将魔风鬼轮摘了下来,“你完全可以当做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苍牙!”隼白皱着眉,哑声质问,“你就这么——”

“这么什么?”他嗤笑道,“隼白,你真该感到庆幸。”

“……苍牙。”

“——除了我,没人知道你确实动摇过。”苍牙顿了顿,“这真是个好消息。”

下一瞬,他被隼白搂了满怀。

“别用自己做赌……苍牙。”

微垂的红眸之中闪着幽暗的光,好似霜天烛火,连带着掌控人心的法子也一并无师自通。

“……我已经输了。”

隼白之前的动作碰掉了他的面具,露出一张略有些苍白的脸来。青年苦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澄明的眼底却化作深渊,像是拘着一束永远也无法散开的星海。

“依照约定,我的意志,任你处置。”

.

隼白没有阻止苍牙练习如何用尾指调控方向的行为,不是纵容,却仍然为他感到可悲。可他毕竟已经折断了对方的翅膀,又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佯装真情?

他分明是此事中最大的受益者。

他的所作所为也分明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将这个人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心里。

他的一切举动分明都是如此功利,就连目的也昭然若揭。

可苍牙却仍是义无反顾的走了过来,站到了他的身边。

想到这里,隼白呼吸微滞,引来身旁女子的注目。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坐在会议室里,面对着他招揽于麾下的“天王”们,要商讨并公布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作战方案。

他随即笑了起来,语气是难得的轻松。

“我想……不久之后,我就可以为你们再介绍一位新成员了。”隼白靠在椅背上,气息慵懒,“阴阳师,大名府之行……我已有了更好的人选,你就不必跟来了。”

“隼白大人的同行者……可是那位一直未曾露面的「影」大人?”

“——阴阳师。”

“啊,是属下僭越了。”阴阳师抖开扇子,微微垂下了头,“真是十分抱歉。”

隼白发出一声冷哼,权当自己的行为只是为了堵上阴阳师的嘴。

“会就开到这里吧。”

——他已经对接下来的武士城之旅充满期待了。


END.


————————————————

“苍牙,我给过你退路。”

“那不是你的欲擒故纵吗……唔。”

雇.

嘤嘤嘤

给点脑洞啊俺想画(挠头)


俺不ghs,不搞(正襟危坐)

给点脑洞啊俺想画(挠头)



俺不ghs,不搞(正襟危坐)

嫱酱妹

私设人物

#内含私设人物:寒之忍者白黎

#新人文笔

#前中期隼黑向,后期微隼黑隼,主隼黑,注意避雷


#私设人物的信息:

与忍神为同一时期。寒冰族的忍者,并未与其他忍者居住在忍村,寒冰族的忍者天赋异禀且有着特殊的属性:寒系。白黎是个例外,她十分弱小,甚至无法发挥自己的寒系。

白黎十分乐观,对任何人都很友好,警惕心弱,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单纯到傻。有时候会偷偷跑出去,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无约无束。

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黎受到了第一次欺骗,她交到了一名刺客朋友,尽管白黎知道寒冰族在刺客眼里都是很值钱的人头,但还是很友好的与他相处,但他利用了白黎,寒冰族遭到了灭族,仅剩白黎一人,被重重包围之时,力量觉醒...

#内含私设人物:寒之忍者白黎

#新人文笔

#前中期隼黑向,后期微隼黑隼,主隼黑,注意避雷


#私设人物的信息:

与忍神为同一时期。寒冰族的忍者,并未与其他忍者居住在忍村,寒冰族的忍者天赋异禀且有着特殊的属性:寒系。白黎是个例外,她十分弱小,甚至无法发挥自己的寒系。

白黎十分乐观,对任何人都很友好,警惕心弱,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单纯到傻。有时候会偷偷跑出去,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无约无束。

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黎受到了第一次欺骗,她交到了一名刺客朋友,尽管白黎知道寒冰族在刺客眼里都是很值钱的人头,但还是很友好的与他相处,但他利用了白黎,寒冰族遭到了灭族,仅剩白黎一人,被重重包围之时,力量觉醒,使出了寒冰族历来的绝技:极地寒境。

数量性碾压,再强大的人也会感到疲劳,白黎无力的用忍刀支撑着身体,身上的晶锁链【私设武器】依旧散发着冷气,所谓的朋友向她刺了过来,危机关头,忍神出现拦住了致命一击。
……………

“你好,我是小黑”

自此以后,白黎性情大变,一直跟随着忍神,她无法原谅自己,是她的疏忽,导致现在的局面,她是罪人,她没脸跟随忍神……沉重的罪恶感压抑着她。终于在一天晚上,白黎留下了一封信件,悄无声息的离开,她不想在这么下去。

将自己封在未知地点洞窟的水晶内,白黎知道忍神的强大,希望在将来的千年后能够帮到他的转世。

解封的方式只有一个,便是悲剧发生的前夕。




—————————————

#文笔不好请原谅。(>ω<)


弄哭小黑
我画的电音为啥会这么奶…(负罪...

我画的电音为啥会这么奶…(负罪感Max

画正面的话苍牙的衣服都把小黑挡住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假装自己是苍牙——。×

我画的电音为啥会这么奶…(负罪感Max

画正面的话苍牙的衣服都把小黑挡住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假装自己是苍牙——。×

弄哭小黑

狂草产物(。)

p3试了一下拟人小黑

我好好想想野战要画啥体位…。

狂草产物(。)

p3试了一下拟人小黑

我好好想想野战要画啥体位…。

咖啡多加糖

前3p是近期的,后面4p都是刚入坑时画的力哥。是的,我对力哥一见钟情(...)但我入坑初心是苍牙牙!!!


终于放假了我要开始放纵——!yeah!!xx

前3p是近期的,后面4p都是刚入坑时画的力哥。是的,我对力哥一见钟情(...)但我入坑初心是苍牙牙!!!



终于放假了我要开始放纵——!yeah!!xx

迟迟

论竞技场的那些事【苍黑】

论竞技场的那些事【苍黑】


唉╯﹏╰


我这个影二才过普隼的渣渣(ಥ_ಥ)

-----------------------------------------

一、疾风天降之疾风天葬


        “苍,苍牙前辈……,对不起,我掉进坑里了。请,请您接力!”


        身着黑色忍服,红色(五米长)围巾的忍者含泪说到。...


论竞技场的那些事【苍黑】


唉╯﹏╰


我这个影二才过普隼的渣渣(ಥ_ಥ)

-----------------------------------------

一、疾风天降之疾风天葬


        “苍,苍牙前辈……,对不起,我掉进坑里了。请,请您接力!”


        身着黑色忍服,红色(五米长)围巾的忍者含泪说到。


        “小黑没事。”白衣忍者摸了摸他的头,十分温柔,“我一定会让你看到忍神山的风景。”


       [疾风天降!]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嘭”


         “嘶……,琳,靠你了。”


         苍牙默默把头别过去什么都不想说。


二、疾风天降之正确用法 


        “该来的人没来,更该来的人倒是来了。”

(皮一下很开心~( ̄▽ ̄~)~)


        “居合斩!”


        一道道杀意澎湃的剑气划伤了小黑的身体,将那红色的血条消耗殆尽。


        “额啊……”


        “血影!!!”


       [疾风天降!]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十多道残影在空中划出一条折线,每一次的转向都使血影更加虚弱,直至“嘭”的一声,他的身体爆出了满天金币。(嘿嘿~( ̄▽ ̄~)~)


        “小黑,没事了。”风的掌控者眼里尽是温柔。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各位凑合着看吧~( ̄▽ ̄~)~




阿莹是小垃圾

大半夜的悄咪咪的发个设定

是苍黑校园par

因为好像之前有太太搞过乐队的设定,有点害怕撞设

emmmmm总之有人看我就写没人看就算了

大半夜的悄咪咪的发个设定

是苍黑校园par

因为好像之前有太太搞过乐队的设定,有点害怕撞设

emmmmm总之有人看我就写没人看就算了

执卓✨
【执行任务中】 “嘘——”

【执行任务中】


“嘘——”

【执行任务中】


“嘘——”

七欲.空雨

…所以算是新的加旧的垫个底然后来点恶趣味吗?

所以我要有第一次被屏蔽的黑历史记录了?嘶…有点意思…

…所以算是新的加旧的垫个底然后来点恶趣味吗?

所以我要有第一次被屏蔽的黑历史记录了?嘶…有点意思…

我想要实体书!

拍照存档,大概是画不完了,从头到脚作画质量肉眼可见地下降

所以说苍牙的头发到底是怎样的?他衣服到底怎么画?忍刀到底多长啊啊啊啊啊???

太艰难了画得,光也不会打,阴影也不会上,勾线手还抖

原本没想画同人的,可是苍牙新皮真的,有帅到我(但我不会氪金的嘻嘻除非黑仔露脸),好想偷画师好想偷美工啊

拍照存档,大概是画不完了,从头到脚作画质量肉眼可见地下降

所以说苍牙的头发到底是怎样的?他衣服到底怎么画?忍刀到底多长啊啊啊啊啊???

太艰难了画得,光也不会打,阴影也不会上,勾线手还抖

原本没想画同人的,可是苍牙新皮真的,有帅到我(但我不会氪金的嘻嘻除非黑仔露脸),好想偷画师好想偷美工啊

葵花的肩

一些乱七八糟的发言
深 情 鸡 叫

一些乱七八糟的发言
深 情 鸡 叫

千殇

【主椒琳】《冷焰青灯》冰火篇 Chapter4

“行吧行吧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阿力怎么跟琳交代的,小椒在一旁看着他们商讨了一会儿,琳便点了点头,转身向她这边走来。小椒慌忙偏过头飞速整了整头发,站好,紧张地看着越走越近的琳。

“你这什么表情……真是的,这边收拾完了跟我回去。”琳走到小椒近前,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神色十分平静。

一众人在对策室的厨房里将餐具厨具都收拾好了,便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琳和小椒是让苍牙送回去的。

小椒坐在轿车后面,抱着犬妖给她的祝融,身旁堆着好些行李。车上的气氛颇为沉闷,琳和苍牙两个人都是大冰坨子,谁都不说话,小椒一个人只好缩在后座嘀嘀咕咕。

琳住的是传统的木质房屋,纹理漂亮,朴素大气。苍牙下车开了门,一只...

“行吧行吧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阿力怎么跟琳交代的,小椒在一旁看着他们商讨了一会儿,琳便点了点头,转身向她这边走来。小椒慌忙偏过头飞速整了整头发,站好,紧张地看着越走越近的琳。

“你这什么表情……真是的,这边收拾完了跟我回去。”琳走到小椒近前,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神色十分平静。

一众人在对策室的厨房里将餐具厨具都收拾好了,便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琳和小椒是让苍牙送回去的。

小椒坐在轿车后面,抱着犬妖给她的祝融,身旁堆着好些行李。车上的气氛颇为沉闷,琳和苍牙两个人都是大冰坨子,谁都不说话,小椒一个人只好缩在后座嘀嘀咕咕。

琳住的是传统的木质房屋,纹理漂亮,朴素大气。苍牙下车开了门,一只手随意地往车门上方一搭,面具在淡黄的路灯照射下微微反着光。

琳帮小椒拎了一个包裹,对着苍牙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却被苍牙一把拽住。她转过身,苍牙带着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不太清神情。

“怎么了?”苍牙的面具有些松动,琳抬起头看见他面具缝隙下的侧颜,不禁微微一愣。

“你……最近觉得灵力怎么样?”苍牙的声音有些沙哑。

“还好,不用担心。我觉得离觉醒还得有一段时间。”琳说着话,语气里却略显犹豫,“我的族人……”

“若是他们该做的都做到了,以迎接圣女的礼仪接你回去,我才会放任他们把你带走。”苍牙的声音略显清冷,“有我在,我们都陪着你,不要怕。”

“你终于……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了……”琳转身陪着小椒走进屋子的时候,苍牙倚着车,看着琳的背影,喃喃自语。

苍牙坐回驾驶座,手臂搭在方向盘上,长出了一口气:“鬼,当年你几乎就是和小师妹同时出的事儿,我怎么也不信,玉狐族真的那么干净从不入红尘。”

 

到了屋子里,琳将小椒带入了侧卧。虽是侧卧,却也是向阳一面,采光很好。家具也都很干净,甚至连空着的书柜也都不染纤尘。琳将小椒的包裹放在角落,转身看向跟着她进来的小椒,摆了摆手:“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灵力上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可以问我,至于体术……你在竹叶寨学的东西应该很多了,这个不需要我。这个房子外有苍牙的结界,明天我叫他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修补的地方。”

小椒在别人的地盘,也野不起来了。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将行李整理好,铺好了床,目送琳走出自己的房间。

她四下里鼓捣鼓捣,最后站在落地窗前,背着手,长出了一口气。她看着外面昏黄的路灯,又回身看了看诺大的房间,心里还是有些发怵。

她在竹叶寨的小竹屋,面积小,但很温馨,让人很有安全感。

对策室聚餐结束后也不早了,此时已经接近深夜,小椒收拾好了床铺,慢吞吞地爬上床,打算休息。她还未钻进被子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哈欠,这个哈欠打得挺狠,甚至让她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小椒揉了揉眼睛,刚要钻进被子,一转头,却发现琳站在门口。

琳穿的衣服和她白天见到的不大相同,虽然花纹差不多,可是布料顺滑有光泽,颜色也更显得雍容华贵。华丽的服饰配上狐狸本有的稍向上翘起的眼尾,更增几分妩媚。而她的周身也萦绕着一些淡淡的清冷气息,那一瞬间小椒几乎看得痴了。

“琳姐姐,你……”

话还没说完,琳便关上了门走了进来,随着动作带起的些许寒气激得小椒呼吸一滞。琳的嘴角浅浅地勾着,目光里带着少见的温柔:“你第一天来这里住,会不会害怕,城区其实有很多怨灵的。”

头一次听到琳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话,小椒惊得往后缩了缩。她细细地看了看琳的眉目,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才舒了口气:“还好还好,在寨子里我都是一个人住的,阿力哥哥不跟我住在一起,我不会害怕的。”

琳却没有答话,只是一步一步向前走着,直至走到了小椒的床边。小椒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寒气从上空扑面而来,她又往被子里缩了缩,仰头看着琳:“琳姐姐,你把灵力收一收呗,这大晚上的,我都要睡觉了,太冷啦。”

“哦,好。”琳嘴上是答应了,灵力却丝毫没有收回的迹象,小椒依然觉得很冷。而琳,却已经自顾自地坐在了小椒床边。

“在我这里就不要逞强啦,姐姐还是陪你一晚上吧。”

狐妖魅惑的眼瞳中似乎有一种光,拽着小椒坠向罪恶的深渊。小椒盯着琳赤红的眸子看了一阵,便觉得脑子浑浑噩噩的,恍惚间感觉周身一凉,小椒清醒了一些,眨了眨眼睛,发现琳正把自己圈在她怀里。琳的呼吸正好洒在她颈间,凉凉的,却还带着些温热。

毫无攻击性的气流扫得小椒的脖颈痒痒的,她定了定神,想要推开琳,却感觉琳收紧了双臂间的力道,将她更紧地圈在了怀中。

颈间是琳软糯的呢喃声:“别赶我走……就让我……留在这儿吧……”

小椒虚抱着琳,连大气都不敢喘:“你……你还好么?”

她的视线全都黏在了琳身上,因此也没注意到屋中越来越浓郁的烟雾。烟雾缭绕,整个卧室恍如仙境。

“你怎么啦,是要觉醒了难受么?力哥跟我说觉醒的时候身体或多或少都会有不适,但是有的人反应特别大,还会暴走。你……你……诶?琳?”

小椒突然觉得自己毫无阻碍地向后倒去,跌进了柔软的床铺里,琳圈着她,一同倒在了床上。狐狸的牙齿很尖,琳毫不犹豫地张嘴咬在了小椒的颈窝里,小椒疼得大叫了一声。这一口似乎没有留情,小椒忍着疼转头看去,看见琳的齿缝下已经渗出了血丝。

“让你赶我走,你居然敢赶我走,那我就把你的灵力……一并带走吧……”

琳的声音逐渐失去了温度,小椒抬眼一瞧,发现琳依旧抱着自己把自己压在床上动弹不得,自己的眉心上方,却悬着一柄冰棱雕成的苦无。

琳的苦无。

“凤炎一族的灵血,可真是极好的养分啊……”

耳边的声音阴森森的,却诱惑着小椒去听清每一个字。她紧紧地盯着就要刺入自己眉心的苦无,在这种状态下,恐惧终于被无限放大,放声尖叫。

尖叫穿云裂石,还在书房没有回卧室的琳皱了皱眉,站起身拉开了椅子。

“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呢……”

琳撩了撩额前的碎发,转身走向小椒的卧室。



擦擦擦我琳怎么可以这么美啊啊啊我死了。

猜猜哪个是真的呢~

哉辞
“……隼白队长?” 滤镜救我

“……隼白队长?”


滤镜救我

“……隼白队长?”



滤镜救我

幻语花蝶

下一章预告

         因为最近要写的东西有点多,脑洞也有点多,但不知道大家喜欢哪种类型,就让大家来选一下。

1:亲情走(与哥哥相认)

2:神秘彩蛋(刀子预警)

3:1和2结合(玻璃糖)ヾ(❀╹◡╹)ノ~


  评论区里最多的数字,将会是下一章的主要路线,请大家尽情评论吧!

         因为最近要写的东西有点多,脑洞也有点多,但不知道大家喜欢哪种类型,就让大家来选一下。

1:亲情走(与哥哥相认)

2:神秘彩蛋(刀子预警)

3:1和2结合(玻璃糖)ヾ(❀╹◡╹)ノ~


  评论区里最多的数字,将会是下一章的主要路线,请大家尽情评论吧!

衫白

是小黑

P4原图

画成了像素w

是小黑

P4原图

画成了像素w

k9警犬训练营

深夜放毒


快过年了,该发点小孩子不能看的东西了


都是七七点的影黑∧q∧

深夜放毒


快过年了,该发点小孩子不能看的东西了


都是七七点的影黑∧q∧

枫叶DK
似乎知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准备了...

似乎知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准备了。。。

似乎知道有些人为什么没有准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