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忒修斯斯卡曼德

774浏览    19参与
双丑婚礼司仪
【thesewt】 “我想你的...

【thesewt】

“我想你的怀表是被嗅嗅宝宝偷走了,否则你会发现你超过了宵禁的时间。”

【thesewt】

“我想你的怀表是被嗅嗅宝宝偷走了,否则你会发现你超过了宵禁的时间。”

双丑婚礼司仪

【Thesewt】画点抱抱

—————————————————

最后一张可能会画具体图

刚入坑画的不好

【Thesewt】画点抱抱

—————————————————

最后一张可能会画具体图

刚入坑画的不好

神奇狒狒在哪里

【忒修斯·斯卡曼德】“他是个傲罗,还很爱抱人”

【忒修斯·斯卡曼德】“他是个傲罗,还很爱抱人”

玄蒲

【Thesewt】星星

+早上考地理的时候摸的鱼,没头没脑纯自己口嗨ooc致歉

+烂梗以及无比短小,注意避雷


  风吹过沉默的星星,又逃进屋内,将青年的卷发堪堪挑起半边,露出底下熟睡着的、温和的脸。于是忒修斯踩着风离开时的尾巴,小心翼翼悄无声息地进到房内。晃悠开的门都沾上几分缱倦。


  傲罗谨慎地挪到床前,带着成年人的温柔掖了掖弟弟的被子,懒洋洋搭着的卷发也被细心梳到耳朵后面。


  “晚安,我的小阿尔忒弥斯。”


  温热的唇触碰到被风偷偷品尝过的脸颊,每一颗雀斑都仿佛欢呼雀跃,留下的热度近乎滚烫——原有的,留...

+早上考地理的时候摸的鱼,没头没脑纯自己口嗨ooc致歉

+烂梗以及无比短小,注意避雷



  风吹过沉默的星星,又逃进屋内,将青年的卷发堪堪挑起半边,露出底下熟睡着的、温和的脸。于是忒修斯踩着风离开时的尾巴,小心翼翼悄无声息地进到房内。晃悠开的门都沾上几分缱倦。


  傲罗谨慎地挪到床前,带着成年人的温柔掖了掖弟弟的被子,懒洋洋搭着的卷发也被细心梳到耳朵后面。


  “晚安,我的小阿尔忒弥斯。”


  温热的唇触碰到被风偷偷品尝过的脸颊,每一颗雀斑都仿佛欢呼雀跃,留下的热度近乎滚烫——原有的,留下的,交叠共生的。


  心中同样忐忑得滚烫的傲罗蹑手蹑脚出了房间,厚重的橡木门将外界隔得彻底,忒修斯自然错过了纽特颤动的睫毛遮掩下的灰蓝,滚烫下的通红双颊。


  星星又变得沉默了。

咩咩咩啊

Brothers

*个人觉得HP里比较有意思的兄弟关系

*纯属个人解读,如有雷同,握个手好朋友

Weasley:关系超好,理想步调一致。P.s:韦斯莱家真的是家庭氛围太好了呜呜呜;

Scamander:有点别扭,关键时刻I'm by your side,很懂对方;

Black:非常别扭,看起来截然不同,但其实内质统一,可惜就是误会和遗憾太深了;

Dumbledore:最后还是不能互相理解但都随着时间逐渐与过去和解,矛盾变得没那么尖锐,反而是共通的东西慢慢显露了。


*Attention:彩蛋内含ggad成分


Brothers

*个人觉得HP里比较有意思的兄弟关系

*纯属个人解读,如有雷同,握个手好朋友

Weasley:关系超好,理想步调一致。P.s:韦斯莱家真的是家庭氛围太好了呜呜呜;

Scamander:有点别扭,关键时刻I'm by your side,很懂对方;

Black:非常别扭,看起来截然不同,但其实内质统一,可惜就是误会和遗憾太深了;

Dumbledore:最后还是不能互相理解但都随着时间逐渐与过去和解,矛盾变得没那么尖锐,反而是共通的东西慢慢显露了。


*Attention:彩蛋内含ggad成分


光耀千秋

【宣】占tag致歉~是斯卡曼德兄弟属性的棉花娃娃~

30人即可成团!欢迎入群蹲蹲~

希望能早日成团,争取抱着兄弟俩去看神3电影🥺

【宣】占tag致歉~是斯卡曼德兄弟属性的棉花娃娃~

30人即可成团!欢迎入群蹲蹲~

希望能早日成团,争取抱着兄弟俩去看神3电影🥺

Lanx

关于我馋纽特馋得不行嘿嘿嘿,于是本蛇专门开了个小号獾獾阿尔忒弥斯,结果在图书馆抽魔咒时一眼瞟见了背景里的哥哥这件事QWQ

关于我馋纽特馋得不行嘿嘿嘿,于是本蛇专门开了个小号獾獾阿尔忒弥斯,结果在图书馆抽魔咒时一眼瞟见了背景里的哥哥这件事QWQ

For the great good  ⃒⃘⃤

老盖不要打我!

昨天重新看了FB2,突然磕到了邓布利多和斯卡曼德兄弟…抽时间摸一个,希望不要太雷人😢

昨天重新看了FB2,突然磕到了邓布利多和斯卡曼德兄弟…抽时间摸一个,希望不要太雷人😢

时间巫

画画獾院✨

那么没画嗅嗅的原因是……

依旧P4-p8是手机尺寸

画画獾院✨

那么没画嗅嗅的原因是……

依旧P4-p8是手机尺寸

洛白

【恋与HP】当你在他面前唉声叹气

1⃣️小白菜第一次写文 ooc致歉 求轻喷🙇‍♀️

2⃣️内含:西弗勒斯,西里斯,忒修斯,纽特

3⃣️梗源推特话题

Let’s start right now ⬇️


西弗勒斯.ver(师生设定)

“唉——”长叹一声,你手起刀落,把鼻涕虫切成了两半(虽然切口是歪的)。

西弗勒斯皱眉.jpg

“唉——”你又加重了点语气,这一次叹气的时间是上一声的两倍,你切歪了两只鼻涕虫。

西弗勒斯挑眉.gif,他终于从一堆堆论文中抬起头来看着你:

“如果xxx小姐实在觉得和你可怜又无趣的老教授待在一起很委屈所以要暴殄天物(?)浪费...

1⃣️小白菜第一次写文 ooc致歉 求轻喷🙇‍♀️

2⃣️内含:西弗勒斯,西里斯,忒修斯,纽特

3⃣️梗源推特话题

Let’s start right now ⬇️


西弗勒斯.ver(师生设定)

“唉——”长叹一声,你手起刀落,把鼻涕虫切成了两半(虽然切口是歪的)。

西弗勒斯皱眉.jpg

“唉——”你又加重了点语气,这一次叹气的时间是上一声的两倍,你切歪了两只鼻涕虫。

西弗勒斯挑眉.gif,他终于从一堆堆论文中抬起头来看着你:

“如果xxx小姐实在觉得和你可怜又无趣的老教授待在一起很委屈所以要暴殄天物(?)浪费他的魔药材料的话——”他站起身把你面前装着鼻涕虫的盆子收走,“那我想娇生惯养的xxx小姐可以回她的寝室好好休息了,回地窖的路上给我抓个格兰芬多过来为尊贵的xxx小姐代劳。”

“成叭。”你甩甩手,“果然老男人就是不懂情趣不会安慰人。”

当然这两句话都是在你心里弹幕式滚过的.doge

走到门前的时候你突然想再中(作)二(死)一把:

“啊——”这次你是对着天花板嚎(?)了一声,内心感叹着麻瓜的乐趣教授果然get不到。

西弗勒斯叹气(??)

第二天早上在大礼堂吃早饭的时候,你家猫头鹰飞过来把一个小小的包裹准确无误地扔在了你的苹果派上。

……行吧现在你是真的想叹气了——这才是暴殄天物啊喂!

认命地拆开包裹,是一小瓶欢欣剂,还附了一小块羊皮纸(一看就是从哪个倒霉学生的论文纸上撕下来的):

不开心的时候就试试这个,不要总是唉声叹气。。。

【小字】那样真是影响你处理鼻涕虫的效率,可怜可怜你的教授先生吧。


西里斯.ver(在校阶段)

你毫无形象地瘫在公共休息室的长沙发上,西里斯正在旁边的小沙发上和詹姆斯挤在一起研究新的恶作剧咒语。

靠他为什么不坐过来挨着我。你在心里恶狠狠地想,顺便把明天亲密勾搭莉莉的方案想了一个又一个。

“唉——”你叹了一声。

西里斯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回过了头,把羊皮纸塞进詹姆斯怀里就起身向你走过来。(詹姆斯:??)

“怎么了宝贝?”他和你一样瘫在沙发上向你挪动过来紧挨着你,“为什么突然叹气?”

你坐直了身子,把西里斯的狗爪子从自己肩上扒拉下来,移得离他远了些。

“噢宝贝别这样,你到底怎么了?”西里斯乖乖地又贴过来,两三个回合后几乎把你逼到沙发角。察觉到你并不想让他搭你的肩,西里斯垂下头思考了一下:

“你是不是想……这样?”他拉起你的手搭在自己肩上,趁势挤进你怀里双手环抱住你,“是不是是不是?宝贝开心一点不要叹气了,经常叹气老得快嘛。”

你:???去掉最后一句我就原谅你。


忒修斯.ver(电影设定)

和你家正襟危坐处理文件的傲罗大人相比,你这个放假在家闲不住偏要来魔法部看他工作的霍格沃茨教授简直像个捣蛋鬼,把办公室里忒修斯允许你动的东西全拆装了一遍。

自信点把像字去掉,你就是个捣蛋鬼。

“唉——”玩累了的你躺倒在沙发上,一边叹气一边腹诽着压榨劳力的魔法部。

忒修斯仍然批阅着他的文件,头都没抬一下,不过是微微挑了挑眉,好像是对你这种行为已经习惯了一样。(复读:把好像去掉)

“唉——”你加重了叹气的声音,偷偷观察着忒修斯的反应。

嗯他写字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表扬。

“走了,回家。”忒修斯看完最后一份文件,揉了揉眉心站起身,而你还仰躺在沙发上一副“玩累了完全不想动”的模样。

“……”忒修斯沉默,忒修斯也想叹气。

傲罗大人走到你面前,弯下腰来手一伸就把你捞进了怀里。(你:??)他理了理你飞扬不羁的衣领,像纽特揣护树罗锅一样把你搂进怀里,向门外走去。

你还是有点想抱怨:“工作狂……”

“嗯我是。”忒修斯自然地接话。

“抱抱怪……”你已经开始嘴角上扬了——完全没法对他生气怎么破啊啊啊!

“没错。”忒修斯俯下身子轻吻你的额角,他也在微微笑着。

“忒修斯你个弟控!!”你在他拉开办公室门的一瞬间大喊一声。

在场傲罗:当时我想笑极了。

“不我不是。”忒修斯揉了揉你的脸。(你:嗷唔唔唔)

“我是妻控谢谢。”

在场傲罗: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doge


纽特.ver

“唉——”生活不易,女友叹气。

纽特悄悄地转过头瞥了你一眼,就又把头转回去了,还埋得更低了??

“唉——”为了吸引自家迟钝男友的注意力,你开始搞嗅嗅行为——不断拉动台灯的开关链,灯光一闪一闪,虽然完全不影响那边自己桌上有台灯的斯卡曼德先生就是了【摊手】

好的,斯卡曼德先生站起来了。

哦哦,他向你走过来了。

……???他直接略过你下楼了…楼了…了…?还看都没看你一眼?!

很好。好得很。你皮笑肉不笑地想着。

几分钟后……

哦看哪,斯卡曼德先生又回来了!头发还比之前更乱了?

纽特这次没再略过你,他走到了你旁边坐下。(还隔得挺远的)

双手交握,纽特掩饰般咽了咽口水,开口问:

“xxx,我下楼去嗅嗅那里看了,没有找到你的什么东西……呃……你能告诉我他藏了什么…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纽特问号脸❓

……当然是被你可(蠢)爱到啦啦啦~~

合着你在这儿噫噫呃呃地叹了半天气,他只关注到了你的嗅嗅行为??

好吧,谁让我这么爱他呢。把头埋进他怀里的时候你想。


流水账可算侃完了 我咋这么拖沓emmm

谢谢观看~嗅嗅祝您发大财(?)



Hoshino星野○
“纽特——你在干什么?” 干,...

“纽特——你在干什么?”

干,忒修斯也完全不会画……嘛反正大家能大概认出来是谁就行了对吧!【对你个头哦】【这种人打死算了】

“纽特——你在干什么?”

干,忒修斯也完全不会画……嘛反正大家能大概认出来是谁就行了对吧!【对你个头哦】【这种人打死算了】

Elli

【thesewt】纽特不喜欢拥抱 短篇

*日常ooc预警

无刀,因为我是甜甜文手


纽特.斯卡曼德不喜欢拥抱,可忒修斯是个hugger。


纽特不喜欢拥抱,他不喜欢自己的脸颊被别人细碎的头发摩擦,也不喜欢别人的手搭在自己脖颈或者腰侧,对于过分亲密的举动,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兄弟他也感到无所适从。


可从记事起纽特便经常被要求拥抱,申请者是他的哥哥。


那是忒修斯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圣诞节,他站在玄关的位置,连皮鞋还没脱掉,就开始叫嚷着纽特的名字。


“纽特!”


忒修斯将那条黑黄相间的绒线围巾圈在纽特的脖子上,让上边的余温捂化纽特的耳朵,那时候忒修...

*日常ooc预警

无刀,因为我是甜甜文手



纽特.斯卡曼德不喜欢拥抱,可忒修斯是个hugger。

 

纽特不喜欢拥抱,他不喜欢自己的脸颊被别人细碎的头发摩擦,也不喜欢别人的手搭在自己脖颈或者腰侧,对于过分亲密的举动,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兄弟他也感到无所适从。

 

可从记事起纽特便经常被要求拥抱,申请者是他的哥哥。

 

那是忒修斯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圣诞节,他站在玄关的位置,连皮鞋还没脱掉,就开始叫嚷着纽特的名字。

 

“纽特!”

 

忒修斯将那条黑黄相间的绒线围巾圈在纽特的脖子上,让上边的余温捂化纽特的耳朵,那时候忒修斯的怀抱还是软绵绵的,带着蜂蜜公爵的牛奶软糖的甜腻香气。他喜欢将纽特抱到他的膝盖上,一遍遍跟他讲学校里发生的趣事,或者挥挥魔杖变出两朵小小的烟花。

 

纽特听着忒修斯的叨叨,心里却想着母亲驯养的鹰头马身有翼兽,哥哥是一个唠叨的hugger,三岁的纽特这样认为。

 


 

纽特.斯卡曼德不喜欢社交,可忒修斯的周围总伴随着目光。

 

纽特不喜欢社交,如果不是必要,他尽量避免与他人交谈,他喜欢缩在不起眼的角落,就连围巾都是一条有些脱线的旧围巾。

 

“纽特!”

 

那天忒修斯穿了一身干练的西装,纽特一眼就从那些年轻的傲罗中认出了他。与其他同学艳羡的目光不同,他尽量将自己躲藏在好友丽塔身后,可忒修斯仍旧发现了他。当忒修斯向他走来时,纽特瞬间就感觉数十道灼热的目光,纽特不想去揣测那些目光里的好奇和羡慕,他只是低下头去看自己的皮鞋,直到视线中出现了另一双皮鞋。

 

忒修斯给了纽特一个拥抱,他身上已经没有了小时候那股甜腻腻的奶香,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爽的古龙水的香味,忒修斯拥抱的力度似乎也变大了,纽特被他肩膀的骨头膈得有些疼,不知道是不是傲罗的工作太过辛苦,他瘦了。

 

不可避免的,年少有为的傲罗忒修斯的到访令巧合的与他同姓的纽特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纽特不得不寻找一个角落躲藏起来。忒修斯的到来总伴随着众人的目光和麻烦事,十一岁的纽特这样认为。

 


纽特.斯卡曼德不喜欢被人看到他伤心的模样,可忒修斯总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他。

 

纽特.斯卡斯卡曼德不喜欢被人看见他伤心的模样,与他那位总是被形容为强大的哥哥相比,他显得弱小又脆弱。

 

“纽特?”

 

有人掀开了厚重的窗帘,纽特捂着脸的手被轻轻掰开,他看到的是忒修斯的充满关切的蓝眼睛。忒修斯的拥抱还是很温暖,和那个十一岁的小男孩一样,他很轻柔地拍打着纽特的后背,好像怀中是一件稀世珍宝,他的怀抱又和那个十一岁的小男孩不同,他身上多了一丝烟草和成人的疲惫,但他还是撑起了一个让纽特哭泣的肩膀。

 

纽特不喜欢让人看到他哭泣的样子,因为那样会显得他很软弱,可是那天晚上,被霍格沃茨退学的纽特在忒修斯的肩膀上哭了一夜。忒修斯总是能见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十五岁的纽特这样认为。

 


 

纽特.斯卡曼德不喜欢鲜血,可他却要在尸体堆中寻找自己的哥哥。

 

纽特讨厌血液,那股铁锈般令人作呕的味道叫他窒息。可战场上四处弥漫着这种味道,那些鲜红的液体顺着土地的裂痕汇成沟渠,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麻瓜的遗体和残肢,它们凌乱的堆叠在一起,那些实体的面容都已经被战争抹去了,血液在他们的脸颊上凝成一张厚厚的面具。忒修斯再次翻过一具棕色头发的身体,心中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望。

 

这片满是死亡的土地上没有令人错手不及的目光,只有苍蝇恼人的声音在空气中传递,纽特缓缓蹲了下来,双手插进凌乱的头发,他狼狈又无助,可是这会没有人喊他的名字,没有人给他一个紧到窒息的拥抱,没有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蜂蜜公爵的牛奶糖。

 

纽特的皮鞋沾满了鲜血,他永远失去忒修斯了,二十三岁的纽特这样认为。

 


 

纽特.斯卡曼德不喜欢拥抱,可他现在想抱一抱忒修斯

 

“纽特?你怎么在这里。”

 

纽特听到身后,有人踩着被水泡软的泥土,一路小跑着过来,声音因为焦急而变得气喘吁吁。他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忒修斯,他棕色的头发混着血污和其他污渍几乎认不出原本的颜色,他的脑袋被蹭破了,鲜血从额角一直抵到下巴,他穿着麻瓜的军装,那件衣服已经被蹭得破破烂烂。忒修斯抱着嗅嗅,那是纽特放出来寻找忒修斯的,后者在忒修斯怀中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他看到纽特,面露惊喜,他张开了双臂,可纽特熟悉的拥抱却并没有到来。

 

“哦……我的身上太脏了。”忒修斯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手在同样脏兮兮的军装上蹭了蹭。

 

纽特朝忒修斯走过去,忒修斯以为他是来拿嗅嗅,纽特却略显生疏的张开了双臂,环住了自己的哥哥,忒修斯身上的味道不好闻,是火药,泥土,鲜血和烟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但这些都没关系,只要他是忒修斯就好。

 

“我以为你不喜欢拥抱。”忒修斯拍了拍弟弟的后脖颈,就像小时候那样。

 

“是的,我不喜欢。”二十三岁的纽特回答。

 


纽特.斯卡曼德从来都不喜欢拥抱,但是他一直喜欢着忒修斯。

EDITH

Theseus侧脸
哥哥真的好看,真的真的真的好看
*未完待续*

*ps鼠绘了解一下*

Theseus侧脸
哥哥真的好看,真的真的真的好看
*未完待续*

*ps鼠绘了解一下*

一颗骰子a

【把我也当做神奇动物吧,纽特!】甜甜甜,提前发一篇圣诞贺文献给我美好的斯卡曼德兄弟♡

*thesewt‖Theseus/Newt‖一发完‖一个脑洞(顺便就当做圣诞的贺文?)


“嗯?什么?”忒修斯才设法将沉重的行李箱扛上回家的列车,就有人跑来告知他他亲爱的弟弟并没有回家的消息。他叉腰站在列车车门前没有上车,咬着腮帮子思考了片刻,最终抬起头打开双臂,央求朋友将他的行李箱递下来。

“非常抱歉,这个圣诞节我不回去了,替我向你们的家人问好。”

“学校见啦!”忒修斯拉起行李箱朝霍格沃兹折返。不用思考也能知道,他的小纽特一定又被哪只神奇动物绊住了脚,但圣诞节都不回家的纽特使年轻的忒修斯品尝到了嫉妒的滋味,他在折返的路上怪天怪地怪一切,甚至连同接纳了神奇动物们居住的霍格沃兹都一起责怪了进去,...

*thesewt‖Theseus/Newt‖一发完‖一个脑洞(顺便就当做圣诞的贺文?)


“嗯?什么?”忒修斯才设法将沉重的行李箱扛上回家的列车,就有人跑来告知他他亲爱的弟弟并没有回家的消息。他叉腰站在列车车门前没有上车,咬着腮帮子思考了片刻,最终抬起头打开双臂,央求朋友将他的行李箱递下来。

“非常抱歉,这个圣诞节我不回去了,替我向你们的家人问好。”

“学校见啦!”忒修斯拉起行李箱朝霍格沃兹折返。不用思考也能知道,他的小纽特一定又被哪只神奇动物绊住了脚,但圣诞节都不回家的纽特使年轻的忒修斯品尝到了嫉妒的滋味,他在折返的路上怪天怪地怪一切,甚至连同接纳了神奇动物们居住的霍格沃兹都一起责怪了进去,却唯独没有责怪他的弟弟。

“斯卡曼德先生?”米勒娃在走出霍格沃兹大门的时候,撞见了一路匆匆走来又心事重重的忒修斯。(*此处注明:电影中麦格教授的出现使我感到困惑,因为时间轴上出现了BUG,但既然出现了,我就姑且用着叭诶嘿嘿,关于这个疑似BUG的问题我很乐意大家和我一起讨论看看,或许是我遗漏了什么?)

“哦!唔……圣诞快乐!教授。”忒修斯止住步伐,礼貌地向米勒娃打招呼。

“我记得你在回家的名单里吧?”米勒娃压低下巴,眼神炯炯地注视着忒修斯,孩子们的心事虽然总是令他们为此心烦折磨,但是显然在大人眼里总是瞒不过的。看着孩子们天真懵懂的双眼中,伴随成长的步伐逐渐充斥着青春特有的爱的冲动和迷惑,是最神奇的魔法,也是米勒娃在霍格沃兹从教最欣慰的事情之一。

“圣诞快乐,斯卡曼德先生。”米勒娃最终还是放过了逐渐显得窘迫的忒修斯,一挥魔杖把自己的手提箱一并携带走,漂亮的皮鞋跟在石板路上敲打出悦耳的声音,她没有回头,却说道,“本也该在回家名单里的小斯卡曼德先生,我猜我刚刚在草药课的教室里看见了他。”

忒修斯扭过早已红透的脸,急煎煎地赶去了草药课的教室。


霍格沃兹此时几乎空空如也,忒修斯每一个急匆匆的步伐都在走廊中荡起了回响,在快要到达教室之前,忒修斯隐藏了自己的行踪,悄无声息地来到教室门口,麦格教授没有骗他,纽特正在里头,他手里捧着一个大而旧的沙发靠枕,靠枕上畏缩着一颗正在裂开的纯银蛋壳,忒修斯想不起那是什么,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用不着费心隐藏自己的行踪,因为专注于这颗快要孵化的蛋的纽特压根不知道忒修斯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角落里不知何处来的一群蒲绒绒,在柔和温暖的烛光和壁炉火光下正悠闲地觅着食,属于这个节日里的温馨氛围渐渐笼罩了过来。

“纽特。”忒修斯又靠近了一些,几乎贴上了纽特的背脊。

“Merlin's Occamy!”纽特被吓得不轻,但好在忒修斯及时伸出了双手,托住了晃动的靠枕,只是这样一来,连同靠枕和靠枕上的银蛋,以及受惊的纽特,都被忒修斯收入怀中,纽特已经不能够习惯和自己哥哥如此亲密的接触,自从两个人分别上学以后,他不露痕迹地向前避让了分毫。

“Occamy?所以你在等鸟蛇宝宝孵化是吗,纽特?”忒修斯的嗓音像某种温和野兽的低喃,紧贴在纽特的耳边,使这个有着雀斑和一头卷毛的男孩感受到了彼此吸引的魔力。

咔啦——咔啦——

还没等纽特想好怎么回答,鸟蛇宝宝的孵化及时化解了他的困境。破碎的银块散落在靠枕精织的布料之上,折射出烛光中晶莹透亮的部分,温和地透着梦幻的光晕。纽特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上面,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刚出生的鸟蛇宝宝,观察地过于仔细了,甚至都快忘了呼吸。

“哥哥,你快看……”纽特需要尽量保持靠枕一动不动,只好侧头碰了碰忒修斯的脑袋,让他一起分享这一刻的惊喜,忒修斯突然很感谢这只鸟蛇宝宝,他更往前靠了过去,这一回纽特没有再往前避让,为了稳住鸟蛇宝宝不让她落下去,他主动靠在了哥哥结实的胸膛上。忒修斯因此呼吸漏掉一拍,但他肯定纽特并未对此有所察觉。

“哥哥?”得不到回应的纽特终于舍得把注意力从鸟蛇宝宝身上剥离开来,扭头疑惑地看着忒修斯。

“嗯?emm……鸟蛇宝宝……对……”忒修斯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那只鸟蛇宝宝上去,他可不想在纽特心中过早地建立一些不纯粹的形象,换句话说,他不打算这么早就让纽特知道自己对他的爱意早已不是单纯出于哥哥这个身份。

鸟蛇宝宝攻击性还没有成年鸟蛇那么强,并且天性会使他们对破壳而出所见的第一个人产生格外的信赖,长大后甚至还会记得那个人并给予保护。而这只鸟蛇宝宝比她的同类要幸运得多,她第一眼看见的,是斯卡曼德兄弟二人。

刚孵化的鸟蛇身上还没有长出羽毛,显得她比传统印象中更柔软温和,但忒修斯知道这只不过是假象,鸟蛇的攻击性很强,拒绝靠近,更不要说是触碰了。然而就像别的神奇动物一样,这只鸟蛇宝宝对纽特并不戒备,她从蛋壳里滑出来,盘立在靠垫上,用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纽特,从某种程度上,忒修斯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嘿?emm……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我可以给你一个名字吗?”纽特那时常露出窘迫和逃避的脸此刻竟带着微笑与亲和,忒修斯仿佛看见了儿童时期的小纽特,总是跟着自己到处玩耍,总是和自己分享所有的秘密,总是“哥哥、哥哥”地叫唤着自己,不掺杂一星半点的距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纽特越来越不会与人相处了呢?是从和神奇动物们产生交集开始,还是从什么时候?忒修斯皱起了眉头。

“哥哥,你来吧?”纽特扭过头,嘴角仍带着未散尽的笑意。

“Eve?”忒修斯不假思索地说。

纽特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不用说也知道,他惊喜坏了,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好名字,忒修斯在弟弟这样的目光下终于还是笑了起来。

“怎么了嘛?因为今夜是平安夜啊,Eve是个应景的好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稍等,纽特?你要饲养她吗?这可不是自作主张就能决定的事儿哦……”

月光笼罩的霍格沃兹草药教室里,斯卡曼德兄弟的笑声就像圣诞舞会里装扮盛装的圣诞树上挂满的小星星挂坠,节日不可缺少圣诞树,圣诞树不可缺少这些闪烁的精灵。

“纽特……”两人面对面地席地而坐,忒修斯似是无意识般地重复呼唤着纽特的名字,直到纽特察觉到忒修斯是下意识的时候,忒修斯终于成功再一次吸引到了他的注意。

“哥哥?”纽特从忒修斯的目光中接收到了不同寻常的讯息,他开始心跳加速了,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原因地,心跳像是被施了咒语般抑制不住地加快。

“牛顿·阿尔忒弥斯·菲多·斯卡曼德,你的双眼,鼻子和嘴巴,像凤凰一样令人着迷,你的心灵如同凤凰一般洞察人心……”忒修斯要对十几分钟前擅自主张隐藏爱意的自己说抱歉了,他恐怕今晚不告知纽特自己的心意,再想等到一个如此合适的机会就难了。

纽特手里的靠枕啪嗒落到地上,纯银的蛋壳碎了一地,Eve很快适应了地面上的盘立,并与不断靠近的蒲绒绒们互相试探地接触着。

“哥哥?你这是在……”告白吗?纽特从听到自己全名开始,心脏就跳出了嗓子眼儿,兀自肆意地飞上天去了,他的脸颊逐渐不太正常地泛起激动的绯红,他的忒修斯唱诗般地赞美自己像个凤凰,Merlin's Eve!!

“你能把我也当成神奇动物一样,时刻关心我吗?”今夜的忒修斯豁出去了。

纽特羞怯地举手捂上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爆炸的脸,忒修斯在说什么呀!忒修斯就算不是神奇动物,自己也一直以来都十分关心他啊!

明白了。纽特慢慢将手指蜷曲着缩了回去,握成两个拳头,放在自己的膝上。忒修斯是在嫉妒,他带着这样的理解重新与忒修斯对视到一起,两个人的眼中都堆着晶莹的光芒,嘴角都扬起了笑容,蒲绒绒不知何时越过了Eve这道关口,落在两个人的肩头、身上以及周围,一切都仿佛约好了要替这对新的恋人加上一些催化剂 就算是爱神本人,恐怕都难以描绘这幅场景。

“忒修斯。”纽特叫了他的名字,他头一歪对着紧张地忒修斯说,“你很像蒲绒绒。”

蒲绒绒?忒修斯有那么一秒愣住了,他以为自己至少应该是雷鸟!

“你温和,包容,喜欢将爱意都展现给对方,你就是一只蒲绒绒。”纽特说完害羞地抿起了嘴,一定是因为今夜是平安夜,一定是因为今夜忒修斯的眼睛太亮了,使他说不了谎话。

忒修斯这才大笑起来,起身将双手覆在纽特的拳头之上,握紧。随即,他低下脑袋,轻轻咬住了纽特的嘴唇,一个吻将两个人送去了圣诞节的第一分钟。

两个人同时在心里想,圣诞快乐,我的恋人。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