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志崎桦音

61641浏览    878参与
春を待つ

「kdnon」靠近的除了身体还有?

*ooc预警

*是十几分钟乱糊的产物

*短小文请见谅


志崎桦音感觉自己的体温在逐渐升高,明明是在凉爽的秋天但却仿佛身在盛夏,心中的这股燥热只增不减。


果然还是得赖眼前的这个人吧,同乐队的吉他手,事务所的前辈,自己喜欢的人。


因为工藤晴香实在是凑的太近了,就算关系很好也不能这么做吧!志崎桦音的心理防线似乎受到了挑战。明明自己只是有点头晕,吃点止头晕的药就好了,对方硬是要量她的体温,如果是用手摸额头,志崎桦音还能把这个当做增进感情的契机。


但工藤晴香选择的方式是额头贴额头感受体温,搞不好志崎桦音会直接把自己喜欢同事务所的前辈这件事交代在这里,所以在工藤贴过来的时候志崎桦......

*ooc预警

*是十几分钟乱糊的产物

*短小文请见谅


志崎桦音感觉自己的体温在逐渐升高,明明是在凉爽的秋天但却仿佛身在盛夏,心中的这股燥热只增不减。


果然还是得赖眼前的这个人吧,同乐队的吉他手,事务所的前辈,自己喜欢的人。


因为工藤晴香实在是凑的太近了,就算关系很好也不能这么做吧!志崎桦音的心理防线似乎受到了挑战。明明自己只是有点头晕,吃点止头晕的药就好了,对方硬是要量她的体温,如果是用手摸额头,志崎桦音还能把这个当做增进感情的契机。


但工藤晴香选择的方式是额头贴额头感受体温,搞不好志崎桦音会直接把自己喜欢同事务所的前辈这件事交代在这里,所以在工藤贴过来的时候志崎桦音在死命挣扎,结果变成了工藤贴着自己的额头,还抓着自己的手保证不乱动。


志崎桦音觉得这个姿势也太不妙了,稍微抬头都是个困难,睁开眼睛就会和对方对视,手里能感受到对方传过来的体温。


该说不愧是前辈吗?志崎桦音心里苦笑着。如果再保持这个姿势不动她的心脏绝对承受不住,但是对方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而是直直的将视线放在志崎身上。


志崎干脆闭上眼睛,反正等到くどはるさん离开就可以了吧?志崎桦音想,应该不会待这么久吧?明明体温已经量完了。


看见自家后辈闭上了双眼,工藤晴香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真是可爱呢,のんちゃん,会不自觉的想要捉弄啊。这可真是难办,毕竟我是のんちゃん的前辈呢~”


工藤晴香离开了自家后辈的额头,正当志崎觉得工藤准备离开的时候,左耳感到一阵热气入侵,“のんちゃん没有发烧哦。”志崎桦音浑身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耳朵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还好对方已经饶过了她的耳朵。不然以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肯定会被怀疑对对方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太狡猾了,くどはるさん。”



工藤晴香只是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后辈,“就这点程度就不行了吗?我还以为のんちゃん能坚持更久呢?”


“好歹也是被喜欢的人这么做,论谁都会受不了吧。”


“是吗是吗,のんちゃん喜欢我啊。”工藤晴香突然意识到志崎说了什么,本来抓着志崎桦音的那只手突然没了力气,任由对方的手轻松挣脱。“诶,等下,のんちゃん喜欢我??”工藤晴香觉得自己的脸麻麻的,今天的粉底打厚了一点,希望能遮住…


自家后辈一记直球把自己打的手足无措,作为前辈可太丢脸了。下次一定要好好还击,工藤边牵着志崎桦音的手边这么想着。



—————————————————————


已经有别的文在码了,dbq我效率太低了

希望大家读的开心!


Exist

ykkn(ooc致歉)

聚光灯下的她是大家的太阳,也是我的太阳,那个背影,我再熟悉不过的背影——有着卷曲长发,温暖的红色附着在发尾的中岛由贵的背影。

“以后请多指教啦~”露着憨憨笑容的她如此说道。

“好,好的。”

可那天她分明哭的非常伤心。

我是接替明坂聪美前辈担任白金燐子的声优,若说入队不害怕,我想那都是假的,尤其是中岛小姐,在前辈决定毕业时哭的很伤心,她……会讨厌我吗?

“刚入队没关系的,我们慢慢来,一起加油!”为什么呢,这个时候又露出了这灿烂而又稚气的笑容呢?

“live,要开始了哦,合个影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吧!”

“诶?!”

“看镜头,茄子——”

还真像个小孩子啊,中岛小姐。

“哈哈哈哈哈......

聚光灯下的她是大家的太阳,也是我的太阳,那个背影,我再熟悉不过的背影——有着卷曲长发,温暖的红色附着在发尾的中岛由贵的背影。

“以后请多指教啦~”露着憨憨笑容的她如此说道。

“好,好的。”

可那天她分明哭的非常伤心。

我是接替明坂聪美前辈担任白金燐子的声优,若说入队不害怕,我想那都是假的,尤其是中岛小姐,在前辈决定毕业时哭的很伤心,她……会讨厌我吗?

“刚入队没关系的,我们慢慢来,一起加油!”为什么呢,这个时候又露出了这灿烂而又稚气的笑容呢?

“live,要开始了哦,合个影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吧!”

“诶?!”

“看镜头,茄子——”

还真像个小孩子啊,中岛小姐。

“哈哈哈哈哈哈哈,knon酱好可爱。”

不知不觉中,加入Roselia也有很久了,大家都很好,最让我安心的是,中岛小姐没有讨厌我。

“箱子里有什么呢?start。”

“哇,恐怖。”紧张与被人看着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我连忙低了头。

“诶,什么什么。”

“白金同学你碰到了吗?白金同学相当谨慎诶,旁边的今井同学可是在使劲摸哦。”

在工藤小姐的拱火下,我鼓起勇气摸了摸,然后一个温暖的触感——是中岛小姐的手。我们互相看了眼,又都捂住了自己的脸——好险。

“刚刚好像摸到了燐子的手。”

“啊,今井同学的手。”

“不好意思啊——”

有什么东西,好像入侵了心脏,有些痒痒的。

这种感觉再一次出现时,是🔥Flamme🔥的角色不崩坏活动了。

不带假发的她是短发,显得更可爱了些,当然,也有了些帅气。

“那,来唱出浮现在脑海里的乐句吧。”

趁着镜头给到的是工藤小姐,我小心的向她挥了挥手,她注意到了我,露出了标志性的憨笑,回应了我。

“旋转咖啡厅,好诶好诶,我想和knon酱一起——knon酱呢?”

“诶?我?我都可以。”

就这样迅速的分好了组。

“我想转个痛快!”

“那,那就转个痛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转个痛快www。”

害羞的我立马低下了头。结束的时候,因为转的太快,完全站不起来。

“站的起来吗?没问题吗?”她立马起身,向我伸出了手。

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先一步作出了反应,抓住了那只手。

“中岛小姐……”

“嗯?怎么了knon酱?”

望着她稚气的笑脸,那种感觉的名字也似乎慢慢在我的心中浮现了答案——喜欢。

“可以叫你yuki吗?”

“当然啦。”

愣神的功夫,熟悉的背影从眼前消失,我小心的四处寻找,耳边响起了那个可爱的声音:“在这里哦。”她靠着我闭着眼晃了晃头,不知为何,我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她的体温。

“诶嘿嘿~”


Hoo

露世裡惡 2

  含微量kdai和ykkn 


  櫻川在來幼稚園報道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在電視上觀摩了有關帶孩子一方面的專欄後得出了結論:帶孩子易生氣也易折壽。所以此次實踐工作櫻川自認為應當心平氣和的跟孩子們打交道為好。


  在Raychell離開後,櫻川便蹲下來和孩子們打招呼。那幾個孩子們像是沒有注意到她似的,對櫻川不理不睬,各玩各的。

  率先和櫻川對上眼的是獨自坐在玩具箱邊把玩著玩偶的志崎。志崎直勾勾的盯著櫻川,櫻川也注意到了志崎著熾熱的眼神,於是向她辦了個鬼臉。...


  含微量kdai和ykkn 




  櫻川在來幼稚園報道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在電視上觀摩了有關帶孩子一方面的專欄後得出了結論:帶孩子易生氣也易折壽。所以此次實踐工作櫻川自認為應當心平氣和的跟孩子們打交道為好。



  在Raychell離開後,櫻川便蹲下來和孩子們打招呼。那幾個孩子們像是沒有注意到她似的,對櫻川不理不睬,各玩各的。

  率先和櫻川對上眼的是獨自坐在玩具箱邊把玩著玩偶的志崎。志崎直勾勾的盯著櫻川,櫻川也注意到了志崎著熾熱的眼神,於是向她辦了個鬼臉。

  “啪!”志崎手裡的玩偶嚇掉了,臉部的表親逐漸揉成一團,委屈巴巴的看著櫻川,眼淚也開始在眼眶裡不停打轉。

  [誒——??對,對不起]櫻川開始手忙腳亂地照顧這個被自己嚇到的孩子,胡亂的抽了幾張紙巾幫她擦掉臉上掛著的淚珠,用溫暖的擁抱去安慰她。

  志崎好像並不喜歡不熟悉的人擁抱她,愈發是哭得大聲,嗚咽聲裡又有幾滴淚珠掉下。在一旁打鬧的中島和相羽聽到聲響也趕忙跑來湊熱鬧,中島見志崎這般委屈的模樣,便像個小大人一樣用肉嘟嘟的手臂擁抱志崎,小手拍了拍志崎的背,[好啦好啦,かのんちゃん不要哭啦]

  中島的聲音好像有魔力一般,先前志崎還在往下掉的眼淚在此刻卻止住了。相羽撿起了掉在地上的玩偶塞回給志崎,又抱了抱她。在一旁看著的櫻川正是一愣一愣的,不禁感歎這兩孩子在照顧人這方面比自己強太多了。

  [老師不要再嚇かのんちゃ啦——]走在前頭的中島突然轉過身來說。

  [啊是!!]櫻川收到了“上司”的命令後就乖乖地坐在一邊。



  “叮咚——”

  [午餐鈴嚮啦——大家快排好隊盛飯吧]

  看著孩子們一個接一個的排著隊,嘴裡嚷嚷著今天有什麼自己喜歡的菜,毛茸茸的腦袋擠在一堆的時候櫻川覺得她們比想象中的還要可愛。

  [誒——あいな,つむつむ搶了我的位置,我想要坐在あいな旁邊來著]站在相羽身後的工藤扯了扯相羽的衣角,把目光投向得了工藤位置正在得意的紡木。

  [つむつむ你不是坐在這裡的啦!]相羽放下手裡的碗筷,有些怒氣沖沖地朝紡木的方向走去,想和對方來一場理論。

  [但是這裡比較涼快啊——而且那一邊還有位置]看起來紡木並沒有要退讓的意思。

  [不行——!!這裡是はるかちゃん和我的位置啦,那邊位置的明明吹得到風扇的嘛]

  好強的壓。櫻川想。不對,現在不是感歎的時候。

  櫻川好聲好氣的蹲下,[つむつむちゃん不行哦,應該坐會自己的位置上去,把這個位置讓出來給はるかちゃん吧?]

  [可是——]

  [沒有經過はるかちゃん的同意坐了她的位置是不對的喲,如果是這樣的話下午的甜點就沒有你的份啦,快坐回去吧]

  聽到甜點會沒有的紡木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先是和工藤道歉而後才跑回自己的位置上坐著。

  [不錯不錯。あいな和はるか也回去做好吧]櫻川摸了摸工藤的小腦袋笑著說。



未完。


Hoo

私奔

  私奔,聽起來既荒唐又浪漫。

  中島想和志崎私奔,無疑是帶著對外邊世界的嚮往和對現世生活的厭煩。煩惱像藕絲般交織纏繞在腦海,剪也剪不斷,越堆越多。


  如果可以,中島希望是在下著點點微雪的夜裡,寂靜無聲的世界仿佛只剩中島和志崎兩人,這像是她們共同且唯一的世界。踩著皚皚白雪鋪蓋的地面,鞋底不時發出糯糯的聲響,白得像雲一樣的雪上留下了中島和志崎的腳印。

  交疊而落的雪花輕飄飄的,墜落到手心,感受軀體的溫暖後又逐漸消融,化為一灘淨水。中島羨慕雪花,羨慕它來去自由,無需要在意周遭的人或事,像放了線的...

  私奔,聽起來既荒唐又浪漫。

  中島想和志崎私奔,無疑是帶著對外邊世界的嚮往和對現世生活的厭煩。煩惱像藕絲般交織纏繞在腦海,剪也剪不斷,越堆越多。




  如果可以,中島希望是在下著點點微雪的夜裡,寂靜無聲的世界仿佛只剩中島和志崎兩人,這像是她們共同且唯一的世界。踩著皚皚白雪鋪蓋的地面,鞋底不時發出糯糯的聲響,白得像雲一樣的雪上留下了中島和志崎的腳印。

  交疊而落的雪花輕飄飄的,墜落到手心,感受軀體的溫暖後又逐漸消融,化為一灘淨水。中島羨慕雪花,羨慕它來去自由,無需要在意周遭的人或事,像放了線的魚鉤,直直墜入海底尋找自己本有的價值。




  她等待一束光將她照亮,來的時候帶上世間絕無僅有的溫柔與熱情。

  中島放下手裡厚重的書籍,輕聲呢喃著對志崎說,[かのんちゃん,我們一起私奔吧?]

  聽起來很荒唐。

  志崎別過頭,用熱烈中又帶著半絲疑慮的眼神,[好啊。如果是ゆーき的話,我很願意]

  荒唐,太荒唐了。就連中島都覺得這是個荒謬的答案。中島很驚訝志崎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再次確認過後雙方便大笑起來。笑她們同樣對現世生活的不滿和每天都要為一些亂七八糟的煩惱;笑她們是同一類人,擁有同一類有趣的靈魂;笑她們心中的島嶼都裝著完美的烏托邦。




  凌晨兩點,中島帶著志崎離開了。她們辭去工作,帶上了該有的東西,丟下了荒誕與不滿。冬夜裡的飛雪夾著她們似火的背影,熱忱的心燃燒著冰冷的軀體,她們不再寒冷。

  雪地上是一串又一串的腳印,以及行李箱輪子碾壓過的痕跡。白雪皚皚,兩個相愛的人拋棄掉所有,決定用“私奔”來換取她們心中所嚮往的生活。




  中島牽著志崎,是左右牽右手。一路上是兩位愛人間的說說笑笑,談論著到世外桃源的生活,皓月撒滿一地,影子被拉得越來越長。

  伴著落雪和北風呼呼的風聲,中島和志崎靠在電車的座椅上,面前是冒著熱氣的熱可可,白霧蒸騰上升,遮蓋了她們所有的煩惱,展現的是新的生活。

  不知是誰先搭起的話。

  [去私奔吧,和我一起]

  [好..]

龍貓
wp見~ wp:トトロ(tot...

wp見~

wp:トトロ(totoro)

wp見~

wp:トトロ(totoro)

Hoo

存在

  對於志崎來說,中島是特別的存在。

  是什麼感覺?答案又在哪?


  如同熊熊火焰,中島的熱情似洶湧澎湃的海浪擊拍著志崎單薄的軀體。她閉上眼深呼吸,緊張地屏息凝神,她穿過被光影鋪滿的小道,石板磚上是散落一地的影影綽綽的溫柔。

  志崎嘗試追上中島矯健的步伐,恍惚的身影被支離破碎的語言攪亂,愈行愈遠的人好像不打算回頭望望。


  思緒被打斷,像墜入深淵之前被人拽回。中島輕輕地拍著志崎的肩膀,隨即在她旁邊坐下。少女的身姿被烈陽照耀得閃亮,醉人的笑始終不散。中島輕啟唇,[か...

  對於志崎來說,中島是特別的存在。

  是什麼感覺?答案又在哪?



  如同熊熊火焰,中島的熱情似洶湧澎湃的海浪擊拍著志崎單薄的軀體。她閉上眼深呼吸,緊張地屏息凝神,她穿過被光影鋪滿的小道,石板磚上是散落一地的影影綽綽的溫柔。

  志崎嘗試追上中島矯健的步伐,恍惚的身影被支離破碎的語言攪亂,愈行愈遠的人好像不打算回頭望望。




  思緒被打斷,像墜入深淵之前被人拽回。中島輕輕地拍著志崎的肩膀,隨即在她旁邊坐下。少女的身姿被烈陽照耀得閃亮,醉人的笑始終不散。中島輕啟唇,[かのんちゃん?在想什麼呢?]

  志崎被中島低沉的問候嚇到了,耳廓泛上嫣紅,逃避的視線,不成句的言語。中島強烈的視線像是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直直地看著志崎慌亂迷離的眼眸。

  要墜入深淵了啦。




  志崎別過頭,試圖和中島對視,[嗯..沒有什麼]志崎的眼眸裡倒映著中島的身影,那個似火焰的少女。倒像是要墜入愛河一般,志崎越發覺得周圍的溫度在上升,地表即將要破裂崩塌。悄無聲息的愛被熊熊烈火吞噬,就是連海都澆不滅。

  中島是特別的存在。

  志崎聽見了谷底傳來的叫喊聲,聲音在岩壁間摩擦碰撞。碎石從高處落下至谷底,回聲落在谷底後緩慢消逝不見。




  [かのんちゃん,你還好嗎?最近總是心神不定的,你是怎麼啦?]中島一隻手搭上志崎的肩膀,輕輕拍著撫慰她。

  [我...]喉嚨被物體堵住了,即將要出口的話語卻被攔截在嘴邊。如火焚燒是軀體燙的不行,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吞噬殆盡。

  見志崎沒有回答,中島便不再說話。中島伸出手握住志崎,中島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只見橘紅色的落陽降落在山邊,[一起去上面看看吧?或許心情會好一點哦!]

  未等到志崎回話,中島已經拉著志崎向山腳下走去。光芒照耀著青色石磚,兩個人手牽手的影子在台階上緩慢前行,手心相接的溫暖和心間的悸動。




  落陽照在中島的身上,她走在前頭,身後的志崎看著眼前這個熱情的少女,她是寒冬裡的烈陽,志崎被冰封的感情也逐漸消融。

  好溫暖。




  心底的聲音告訴志崎,抓緊中島的手,緊隨中島的步伐。

  志崎就這樣被中島拉著一路上了山頂,山頂的景色確實與山腳下的不同,是煥然一新的。夕照下的城市與溪流閃著點點波光,皓月也在地平線的另一端悄然升起。

  [ゆっき,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存在]

  起初中島聽到時略微表現得驚訝,稍後是捂嘴的笑和擁抱志崎,[謝謝你かのんちゃん]

  中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酒驾的蝴蝶

roselia 小短漫

看过某视频,把故事照搬进来了,稍微修改


有晴香有老麻我是不是该tag两边?

那我tag咯?

roselia 小短漫

看过某视频,把故事照搬进来了,稍微修改


有晴香有老麻我是不是该tag两边?

那我tag咯?

远藤家的某只三岁

写信被拒后—番外—(ykkn/同人文)

注意避雷!严重ooc预警!上次投票选出的番外,祝自己写邦文两周年快乐,耶(棒读)只有两千字,这段时间的极限了呢w

中岛由贵的左手缠着绷带,身上背负着无数支道具箭。她右手握剑单膝下跪,对面前的女王深情表白。

大幕在由科技制造出来的熊熊烈火之中落下,志崎桦音的眼角泛泪,为台上带来精彩表演的演员们鼓掌。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在谢幕后,中岛由贵含笑注视台下的志崎桦音。

今天是中岛由贵进入自己梦想中的剧团后,首次担任主角出演。所以哪怕是平时工作忙到不可开交的志崎桦音也要请假来看第一天的公演。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不能算是特殊,距离“中岛由男”这个假身份被拆穿,两个人在一起的那一天也已经...

注意避雷!严重ooc预警!上次投票选出的番外,祝自己写邦文两周年快乐,耶(棒读)只有两千字,这段时间的极限了呢w

中岛由贵的左手缠着绷带,身上背负着无数支道具箭。她右手握剑单膝下跪,对面前的女王深情表白。

大幕在由科技制造出来的熊熊烈火之中落下,志崎桦音的眼角泛泪,为台上带来精彩表演的演员们鼓掌。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在谢幕后,中岛由贵含笑注视台下的志崎桦音。

今天是中岛由贵进入自己梦想中的剧团后,首次担任主角出演。所以哪怕是平时工作忙到不可开交的志崎桦音也要请假来看第一天的公演。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不能算是特殊,距离“中岛由男”这个假身份被拆穿,两个人在一起的那一天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中岛由贵平时做事不算细心,但跟志崎桦音待在一起的日子却是每天精打细算。

“铛铛!来自中国的超辣火锅底料!”

在一起三个月的时候,中岛由贵从中国公演回来,首先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拎着一大箱四川、湖南、江西等那些吃辣省份的火锅底料兴冲冲地跑到志崎家,给自己的小女友一个惊喜。

然后自信满满说着自己已经会吃辣了的中岛由贵在一个小时后差点辣到昏厥,并表示自己还得再修行个十几二十年。

志崎桦音最印象深刻的,还是今年自己过生日,那会儿因为刚好停电,中岛由贵背着一个巨大的礼物盒气喘吁吁爬了十几楼,礼物盒里装着的是志崎桦音那段时间一直想买的合成键盘。

中岛由贵总是以最傻憨的方式给志崎桦音最独特的惊喜。在合适的时机牵手、在暧昧的氛围接吻,情侣之间最舒适的分寸感被两人拿捏到位,这大概就是她们即便过去一整年了也还在热恋期的原因吧?

今年的樱花盛开的早,志崎桦音站在剧院外的那一排樱花树底下,抬起头望着泛起涟漪的粉色海浪出神。

中岛由贵与一同离开的剧团前辈道别,站在剧院门口,看向被飘落花瓣簇拥着的恋人。她右手塞进口袋,傻笑了一下后,一边喊着恋人的名字一边朝她奔去。志崎桦音刚转过身就跟中岛由贵撞了个满怀。

“yukki也太莽撞了。”

“因为有半天没有抱到kanon酱了嘛。”

中岛由贵的右手牵住志崎桦音,轻咳嗽一声,微红了脸。

“还剩半天,kanon酱想去哪里庆祝?”

志崎桦音感受到两人的掌心之间有个冰凉的异物,低下头看去,随后又害羞地抬头抿起嘴角。

“yukki上次带回来的火锅底料还没吃完,这次就去yukki家吧。”

中岛由贵一边感受右手掌心中微妙的变化,一边抑制笑意苦着脸,“哇——那我得去趟超市再买个清汤底料。”

“清汤底料也太淡了吧!“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踩着落在地上的粉色花瓣前行。小小的指环套在志崎桦音纤细的手指上,中岛由贵牢牢牵住她的手,玩笑中穿插几句正经话。

“我这样给戒指是不是不大惊喜啊?”

“不会啊,还让我发现了yukki与众不同的一面呢。”

“与众不同?”

“是哦,这种特别正式的礼物不敢用正经的方式给,害羞的yukki真可爱。”

“呜哇,被说中了……”

买了一大堆的火锅食材和中岛由贵在艰难抉择后决定的中辣底料,中岛家的饭桌也被两人收拾地干干净净,期间中岛由贵还不免被志崎桦音吐槽说“这段时间忙到只会打理自己了。”

火锅对厨艺近乎于零的两位来说是在家最方便料理,本不太常去吃这些东西的中岛由贵现在几乎是每隔几天就会想念一次。

趁着火锅还没煮开,中岛由贵正好跟发消息来的相羽爱奈聊天。

“喔!和non酱在家里过周年啊,真好。吃完饭洗了澡,然后上床……”

“?”

中岛由贵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下意识抬头瞟一眼志崎桦音。

“yukki怎么了?”

“没事!”

中岛由贵的脸上飞快升起两朵红晕,同时手指疯狂敲击屏幕。

“aiai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那个,一次都没有过……”

“真假?!一年了诶!”

“不是说有什么,一周才能牵手,一个月才能拥抱,三个月才能接吻之类的……”

“yukki啊,是non酱提出来今天要到你家的吧?”

“昂对。”

“今天是你们交往一周年吧?有没有一种可能,non酱有这种想法呢?”

中岛由贵的手指僵硬,她愣在椅子上大脑快速运作。

kanon酱想?也不是没有可能,情侣之间做这种事很正常,再加上我们也在一起这么久了,况且是个正常人都会有生理需求……我之前是怕kanon酱反感才没提出来要的,嘶,会有这种可能吗?

志崎桦音见中岛由贵低着头喃喃自语,小声试探一句,“yukki……?火锅好了哦?”

“啊?嗯?好的!”

中岛由贵猛抬起头,夹出特辣锅底那边的肉迅速塞进嘴里,志崎桦音刚想出声制止就已经来不及了。

“啊啊啊!好辣!好辣好辣!水!”

果不其然,中岛由贵一边痛苦流泪一边狂灌买回来的矿泉水。志崎桦音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

“yukki是有什么心事吗?”

中岛由贵捂住红肿的嘴唇,瞪大了眼睛狂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太饿了!”

接下来,志崎桦音算是见识到了中岛由贵所说的“饿”。

风卷残云般席卷完了桌上的食材,中岛由贵还没休息几分钟就跑去浴室放水。

“kanon酱我先洗澡了,你今天要在这住吗?”

“嗯。”

果然!kanon酱肯定有要那个的意思!

中岛由贵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在浴缸里一边泡澡一边拿手机恶补这方面的知识。

二十分钟过去了,志崎桦音碗都洗完了还不见中岛由贵出来,她担心后者会不会在里面泡晕了,毕竟刚刚吃了那么多辣的东西,从里到外都给蒸熟了就大事不妙了。

“yukki,你还好吗?”

“我很好!马上就出来了,kanon酱去准备换洗的衣服吧!”

啊啊啊我磨蹭的时间太长让kanon酱等急了!

中岛由贵的脸不知是被水蒸气蒸红的还是吸收了那些奇怪知识害羞红的,总而言之,她现在已经差不多做好了准备,裹上一条浴巾就出去了。

“……嗯?”

志崎桦音对于刚刚那一坨从自己背后遁去卧室的白色玩意表示疑惑。

yukki的睡衣什么时候换白色的了?

等志崎桦音洗完澡换了睡衣去卧室,中岛由贵就像一根外层裹了一层白纸的棍子笔直躺在床上。

“我好了!kanon酱来吧!”

“……?”

志崎桦音的脑子里缓缓升起一个问号,自家恋人不好好穿睡衣,就裹层浴巾是要干什么?现在这天气会凉的吧?虽然这个样子的中岛由贵有那么一点点的诱人。

见志崎桦音愣在门口半天没反应,中岛由贵掀掉浴巾,咽了咽口水。

“??”

志崎桦音瞬间从脸红到脖子,一瞬间明白了中岛由贵的想法。

“那个,yukki?”

“我准备好了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中岛由贵突然会变成这样,但已经被挑起欲望的志崎桦音也没理由去拒绝。

事后了解原因,志崎桦音笑的在床上打滚,中岛由贵尴尬地在床上扭成一团。

替身拍拍

Roselia_EoR D1:Weißklee D2:Rose
delay配信快點來!!!(拜)

幕間之ゼロゼリア誕生!!

Roselia_EoR D1:Weißklee D2:Rose
delay配信快點來!!!(拜)

幕間之ゼロゼリア誕生!!

枭鸢QWQ

【转发自志崎桦音的推特】


(5.21 ​22:59)

​今天是Roselia单独Live「Episode of Roselia」DAY1 : Weißklee 感谢大家!

我最喜欢Roselia了!

明天也请多多指教🌹

【转发自志崎桦音的推特】


(5.21 ​22:59)

​今天是Roselia单独Live「Episode of Roselia」DAY1 : Weißklee 感谢大家!

我最喜欢Roselia了!

明天也请多多指教🌹

梦衍.

【ykkn】小情侣的日常②

*不存在的幻想又来了()

*掺带了个人理解请注意()

*ooc致歉


—————————————————


五.

“yukki好久不见!”

“大家好久不见了!”

录影棚里,许久不见的众人因为真人MV的摄影工作聚在了一起。


“yukki换新发型了!”

“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

“当然好看啦!”

为了贴合游戏中的造型,中岛的发型也被编成了麻花辫,几人新奇地围在她的身边,观察着新发型。


“Roselia的大家!拍摄要开始了!”

“はい”——

听到Straff的提醒,众人才从中岛的身旁散开。


“kanon酱有那么好玩吗?”

“当然好玩,和电风扇一样。”...

*不存在的幻想又来了()

*掺带了个人理解请注意()

*ooc致歉


—————————————————


五.

“yukki好久不见!”

“大家好久不见了!”

录影棚里,许久不见的众人因为真人MV的摄影工作聚在了一起。


“yukki换新发型了!”

“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

“当然好看啦!”

为了贴合游戏中的造型,中岛的发型也被编成了麻花辫,几人新奇地围在她的身边,观察着新发型。


“Roselia的大家!拍摄要开始了!”

“はい”——

听到Straff的提醒,众人才从中岛的身旁散开。


“kanon酱有那么好玩吗?”

“当然好玩,和电风扇一样。”

“发型要散了……”

一到拍摄间隙,志崎就凑到中岛身边,甩着她的麻花辫,玩的不亦乐乎,受害者也只能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提醒她别把发型弄乱了。

也多亏了这俩人,整个片场都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好久没听到kanon酱唱歌了,还是一样好听呢!”

“是吗?那我以后多唱点给你听。”

休息时间,换上新服装的两人坐在一旁补充着水分,因为这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solo部分,中岛也如愿以偿地听到了志崎的歌声。


“kanon酱唱歌这么好听,如果能出道就好了。”

中岛一边喝水一边感叹着,没有注意到身旁志崎的眼神有些落寞。

“kanon酱?”

“啊没事,想出道哪有那么容易,不是说出道就出道的啦。”

“可是我觉得kanon酱完全有这个实力!”

“真的吗,那真的是太谢谢yukki了。”

“kanon酱如果出道了一定要一起唱歌!约好了哦!”

“没问题!说起来,yukki的live快开始了吧。”

“嗯,kanon酱一定要来哦!我给你们留好位置了!”

“当然啦,一定会来的,到时候就看yukki表现啦!”

两个人小拇指勾在一起晃啊晃,看得其余三人很是兴奋。

“她们两个关系还是这么好。”

“真不错真不错。”



六.

因为一些事情,志崎萌生出了想要唱歌的想法,于是她在推特上开始更新了自己弹唱的视频,果不其然,得到了粉丝的一致好评。


“yukki看到我的唱歌视频了吗?”

“什么什么?消息里没有啊?”

“是推特啦。”

“kanon酱不是说只唱给我一个人听吗?太狡猾了!”

“什么时候说过那种事情了……”

志崎失笑,中岛还是一如既往的调皮。


“不打扰你了,最近都在忙着排练吧,live加油哦!”

“一定会的!”

放下手机,志崎陷入了沉思当中,从喉咙恢复以来,她就没有接到过正常的工作,最近一次也要等到五月份的live,这让她有些郁闷,但又无可奈何。想到马上就要举办个人live的中岛,她的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羡慕。


“能和yukki一起唱歌就好了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志崎每天除了到处逛逛外没有什么事情做,每天更新的ins也算是给粉丝们一个交代,时不时更新的弹唱更是让他们心情激动。

但是志崎不只是满足于简单的弹唱,她想要的,是在舞台上展现自己,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舞台上的瞬间。


“中岛さん辛苦了。”

“大家辛苦了!明天见!”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中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准备回家。

“这个点kanon酱不知道吃饭了没有……或许可以顺道去看看?”

走在街上的中岛自言自语着,想起工作的地方离志崎家挺近,打算顺道去志崎的家中探望一下。


“打扰了~”

中岛轻车熟路地打开了志崎家的大门,却没有在客厅看到志崎,与此同时,平常练习钢琴的房间里传来了琴键的声音。

“kanon酱是在练琴吗?”

中岛小心翼翼地移动到房间的门口,尽量不发出脚步声。看向房间,志崎正打着氛围灯录制着视频。


Hey Liar, Hey Liar,

What do you think of living without me?

志崎用几近嘶吼的声音唱出这几句歌词,歌声中似乎隐藏着她的不甘。极具穿透力的歌声传入了中岛的耳中,从短短的几句歌词中,她感受到了志崎的内心的想法。


几十秒后,志崎停止了录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没有注意到中岛的存在。

等她反应过来时,中岛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不等她开口,便将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怀中。见此,志崎也没有开口。

就这样过了许久,中岛率先开口了。

“对不起,kanon酱。”

中岛轻轻地抚摸着志崎的头发。

“最近太忙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你的感受,我以为你没有工作会很轻松,是我想错了。”

中岛的额头轻轻地靠上了志崎,自责的泪水从眼眶滑落。


“不要自责,yukki,这不是你的问题,毕竟你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阶段,这点小事情没注意到很正常。”

“可是……”

“好啦,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只不过是有些郁闷需要发泄罢了,还能录个视频,这不是一举两得嘛!”

志崎捧起中岛的脸,为她抚去眼角的泪水,微笑着说道。

中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重新露出了笑容。

“本来还想安慰kanon酱的,结果还是我被kanon酱安慰了。”

“我们两个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对了,过两天就是live了吧,忙了一天了还有空来看我,累坏了吧。”

“不会啊,只要能看到kanon酱,就不会感觉到累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这么晚了,干脆就在这住吧,反正离工作的地方也蛮近的,上次换洗的衣服也还在。”

“好啊!好久没和kanon酱一起睡了!亲一个——”

“喂喂喂!”



七.

中岛1st live当天。

志崎睡眼朦胧地从床上坐起,忽然想起今天的live下午才开始,虽然说昨天已经鼓励过中岛了,但她还是拿起手机,开始编辑起了信息。


「yukki加油!是你的话一定能办到的!好好享受今天的舞台吧!」

另一边,紧张的中岛收到了来自志崎的消息,眼泪唰的一下就从眼眶里流了下来,一旁的Straff都有些被吓到了。

“中岛さ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吧。”

中岛调整好情绪,给志崎发去了回复。


「谢谢kanon酱!!我会加油的!!😘」

“噗嗤,还真是yukki的风格呢。”

收到消息的志崎原本打算再睡一会,但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开始看起手机,准备带些礼物送给中岛。


“《太陽と向日葵》……”

志崎翻看着ins,突然间看到有人发了这样一首歌,好奇的她点开了链接,却发现歌词大意可以完美地匹配上自己和中岛,又想起去年中岛的生日,有人在标签的底下发了一张中岛抱着向日葵的生贺图,于是她决定买一束向日葵送给中岛。


“向日葵吗……yukki还真的和太阳一样呢。”

志崎回想起和中岛走来的点点滴滴,从最初加入Roselia开始,中岛便对自己特别关照,时不时就把自己约出去吃饭,live上也和自己进行互动,可以说,志崎能有现在的开朗,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归功于中岛。

中岛就如同自己的太阳,无时无刻照耀着自己,在自己迷茫时,她总是能够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像注视着太阳的向日葵,默默无闻。

但这一切都从中岛对自己表白之后就改变了,志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憧憬着的人居然对自己怀着同样的感情,激动的同时又有些难以置信。不过,那些都是过去式了,现在的她已经可以和自己的太阳并肩走在一起,甚至能够关心她,安慰她,鼓励她。这对志崎来说,已经足够了。


“啊non酱这里这里!”

下午,几人早早地就来到了会场,工藤因为工作的原因没能来到现场,昨天的她已经在群组里嚎了许久。

“non酱还准备了花啊,我都没想到这一点呢。”

“也没什么啦,到时候一定有很多人送花的。”

“走吧走吧,先去找找我们的位置。”


“二楼右边……啊,找到了。”

三人来到事先预留好的包厢,虽然是在舞台的右侧,但是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舞台上的一切。

“aiaimeguchi我出去一下。”

“诶——是去找yukki吧,加油哦~”

相羽一如既往地露出坏笑,调侃着志崎。

“aiai吵死了!”


偷偷摸摸来到后台,志崎左顾右盼着,寻找着中岛的身影,终于在休息室里看到了坐的笔直的中岛。

“嘿!”

“哇!吓我一跳!kanon酱!你怎么在这!”

“我们早早就来啦,这不是还没开始嘛,我就想来看看你。化妆了吗?”

“还没。”

“那让我捏捏。”

说完,志崎两只手就开始揉搓起中岛婴儿肥的脸颊。

“kanon酱快住手!等下化不了妆就麻烦了!”

“yukki不化妆也好看。”

对于志崎的夸奖,中岛却只是笑笑,没有进一步回应。前者见状,握起了她的双手,素白的小手此刻却十分冰凉,想必是马上要上台的原因。


“yukki的手很凉呢,是紧张了吗。”

“嗯……毕竟这次和其他的live都不一样,以前大家都在一起,可以互相帮助,但这次只有我一个人……”

“说什么呢,我不是在这吗!”

志崎扶着中岛的脸,让她的目光看向自己。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论什么时候。”

志崎坚定的目光看得中岛一滞,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动,眼眶竟一时间又红了起来。

“哇yukki你别哭啊!等下真的化不了妆了!”

看着泪眼朦胧的中岛,志崎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不会的啦!我可没那么爱哭!”

“真的吗——”

“kanon酱好烦!差不多要化妆了,我先走啦。”

“加油哦!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与志崎分开后,中岛在化妆师的帮助下成功画完了妆,没有浓妆艳抹,只是在素颜的基础上打上了一些粉底,此时距离live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中岛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脑海中不断重复着演出流程,虽然已经牢记于心,但毕竟自己的第一次个人live,如果出错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上台的时间越来越近,中岛已经开始在后台来回踱步,口中小声哼着即将演唱的歌曲,想要缓解自己的紧张。即便如此,她的心跳也还是十分剧烈,双手也在微微地颤抖。

上台的前一分钟,中岛缓步迈上阶梯,就在这时,她的眼前出现了志崎鼓励着她的眼神,于是深吸一口气,坚定了自己的脚步,露出最好的笑容登上了舞台。


“non酱快看!yukki来了!”

“yukki的衣服还真是可爱啊。”

中岛刚一登台,樱川和相羽便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而事先见过中岛的志崎则没有两人那么大的反应。

另一边,中岛微笑着和台下的观众们挥着手,得到了观众们热烈的回应,眼睛一酸,眼泪差点又掉了下来。能够有如此多的粉丝支持着自己,中岛也是十分感动。


live正式开始,中岛甜美的歌声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三人也沉浸于歌声中无法自拔,志崎更是给中岛不停地比着心。中场休息时间,三人在群聊里疯狂夸赞着中岛,相羽更是不断重复着“天使”。只不过主角好像忙着准备下半场的表演,没有回复。

逐渐熄灭的灯光,预示着下一首歌曲即将开始。聚光灯下,一袭蓝衣的中岛戴着雪白的帽子,坐在舞台的阶梯上,以清新的形象出现在观众们的眼前,几人也对中岛的新形象赞叹有加。而志崎一直觉得蓝色和中岛就是绝配,配上天真无邪的表情简直击中了她的心脏。


经过简单的休整,下半场也马上就开始了,在白色的灯光下,中岛的歌声缓缓出现。


キミがとなりに居るだけ,

たったそれだけなのに。


这是中岛带来的第一首歌「マーブル」,是一首以雪为主题的情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志崎感觉中岛在唱出这两句歌词时,一直看着自己的方向,仿佛这歌是为自己唱的。志崎的眼里也只剩下了中岛,那个活泼的身影只存在于自己的眼中,朝着自己微笑,于是她下意识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志崎眼中的中岛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两人的手快要碰到一起时。


“non酱你在干嘛?快来给yukki打call!”

陷入幻想中的志崎被相羽的声音叫醒,懵懵懂懂地加入了两人。

歌曲的后半段,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随着歌曲的进行,观众们的荧光棒整齐划一地变成了白色,代表雪的颜色。台上的中岛就快要露出哭腔,看台上的嘉宾也被这一幕所感动,歌曲也在一片雪白中结束。


“那是我的太阳,有一瞬间,她确确实实地照在了我的身上。”

整场live圆满结束,志崎对于这场live,心里只剩下了这样的想法。


“结束了吗。”

演唱完最后一首歌曲,中岛缓缓走下阶梯,刚刚的一切仿佛就和梦一般,但又那么真实,眼泪无意识地从她的眼中滑落。经历了如此多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她还是没忍住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yukki你太棒了!”

“天使!”

中岛还没擦干眼泪, 相羽和樱川就冲了上来,抱住了她,三人抱成一团嚎啕大哭。身后的志崎抱着那束向日葵,眼含泪水缓缓走近,中岛发现了她,四人围成一圈,庆祝着这圆满的结局。


中岛因为还要接见其他来访的声优,所以还要留在后台,樱川和相羽有事就先行离开了,留下无所事事的志崎等待着中岛。

闲来无事的志崎只能待在原地刷着手机,看到中岛1st的标签下,粉丝们都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感受,她的嘴角微微上翘,有些自豪。

“不愧是我家的yukki。”


长时间等待的志崎也有些无聊,偷偷来到后台,看看中岛在和谁拍照,不看还好,一看发现中岛在和她的推拍照,也就是志崎自己的队员各務華梨,志崎不禁撅起了嘴。


“kanon酱久等了!我们走吧!”

“你刚刚在和谁拍照。”

中岛听到志崎酸溜溜的语气,不禁失笑。

“kanon酱又开始了,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的眼里只有你。”

“这还差不多。”

志崎突然转身在中岛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

“今天表现的不错,奖励你的。”

“那我可以多要一点奖励吗?”

“看你表现啦。”

挽起中岛的手,两人的影子在路灯下越拉越长。

春を待つ

「kdnon」言葉与白山茶

*ooc预警

*交往设定

*一些我流xql

*有爱称注意

预祝r组live顺利


是520贺文


工藤此时正躺在自家的床上,整个人呈大字形,家里正开着暖气,显得十分的惬意。但是她不得不起来了,今天有Radio Shout的工作。


虽说是工作,但工藤参加这个广播节目还是十分开心的,没有工作的紧张感,半个小时几乎都在聊天,只要记得整个节目的流程就没有问题。


但其实距离录制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原因很简单,めぐちい突然有工作没来,今天的嘉宾是志崎。


好不容易能在工作上见到自己的恋人了,工藤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换衣服,化妆,找到自己的背包,这一...

*ooc预警

*交往设定

*一些我流xql

*有爱称注意

预祝r组live顺利


是520贺文



工藤此时正躺在自家的床上,整个人呈大字形,家里正开着暖气,显得十分的惬意。但是她不得不起来了,今天有Radio Shout的工作。



虽说是工作,但工藤参加这个广播节目还是十分开心的,没有工作的紧张感,半个小时几乎都在聊天,只要记得整个节目的流程就没有问题。


但其实距离录制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原因很简单,めぐちい突然有工作没来,今天的嘉宾是志崎。


好不容易能在工作上见到自己的恋人了,工藤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换衣服,化妆,找到自己的背包,这一套流程每天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但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因为挂上了志崎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一个星球大战的挂件。


工藤其实不是非常在意装饰的人,但自家恋人意外的在这方面很细心,所以倒也随着志崎摆布。



围好自己的围巾,在确认不漏风之后迈出了第一步。路上的树都是清一色的白,工藤这才想起来昨天下雪了,但因为实在太累了甚至没有给志崎拍一张这里的雪景。



路上买了两瓶热饮,工藤思索片刻便放进了背包里,毕竟这种天气不管是人还是饮料都很需要保暖。



到达了工作地点,发现那人早已经到了,正背对着自己摆弄着手机。工藤坏心眼的把手伸进了对方脖子里,因为室内开了暖气所以志崎并没有戴着围巾。



察觉到对方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工藤晴香宣告自己的作战成功。正准备接受恋人说的「くどはるさん!下次不要这样了,对心脏不好的。」之类训斥的话语。



然而志崎只是顿了一会,转过头来握住了工藤的手,因为在室内待了很久,志崎的手自然要暖许多。


工藤疑惑的看向对方,被自己吓到还强装镇定的人只是说“进到室内了就赶紧暖暖手吧,くどはるさん?”工藤笑了笑,“のんちゃん长大了呢。”


自家恋人没有继续接着这个话题,“放送快开始喽,くどはるさん,赶紧准备一下吧。这是给くどはるさん的热饮。”说着摇了摇手中的饮料。工藤只是露出了思索的样子,“四瓶热饮两个人要怎么喝完?”志崎楞了一下但也理解了工藤的意思,“没想到会和くどはるさん想到一起呢,那就带到下一个工作场地吧。”


放送一如往常一样进行着,工藤忍不住感叹一下自己真的很喜欢这种工作氛围。



在粉丝来信环节收到了一位粉丝的投稿

「请说说对各位团员的印象」



回答对象是工藤。



“嗯……”



あいあい的话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感觉压很强,后面慢慢相处之后会发现这个人真的很有少女心,其实是个很感性的人,和她第一次见面给人的印象就是差别挺大的。


めぐちい的印象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变化,是很友好的人,是Roselia里女子力最高的吧,是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存在,没了她绝对不行吧。


ゆっきー的话,虽然说是后面才加入的,但以外的能很轻松融入我们,是个适应力很强的孩子,比想象的要热情开朗一些,一开始还以为她只是可爱型的,结果内心里住了个大叔。



志崎桦音就在旁边安静的听着,却发现没了下文。手中翻台本的动作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坐在对面的工藤。



对方就像没有察觉到似的,紧接着进入了下一个环节。志崎歪着头对对面眨了眨眼,趁着在放歌环节用口型问对方“くどはるさん是不是没有说对我的印象?”对方不可微量的楞了一下,随即用口型回复了对方“我还以为只用说不在场成员的印象。”



志崎通过对方的口型看到了工藤在对自己说抱歉。志崎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摆了摆手。



放歌环节结束后,她们也没有再提这个事情,毕竟这要是在广播节目里说出来就是放送事故了。



“今天的Radio Shout的放送要结束了,这里是饰演冰川纱夜的工藤晴香。”

“这里是饰演白金燐子的志崎桦音。”



等到工作人员指示放送结束后,志崎长叹了一口气,把台本一页一页翻回原来的位置。整理了一下桌子,虽然也没有什么好整理的,但是志崎还是从包里拿出湿巾擦拭了一遍桌子。



抬眼看到对面的人还没有收拾好,便把提包放在旁边等对方,突然又想起了放送中的事情。“くどはるさん。”



听到志崎叫自己,工藤的手只停滞了一秒,便继续手上的动作。“怎么了,のんちゃん?”志崎装作不在意的打开手机点开推特,余光看着那人的反应,“くどはるさん对对面的人印象是怎么样的?”工藤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回复了,“说对面的人什么的还真可疑啊,我对面可没有什么我有印象的人哦。”



志崎皱了皱眉,这是工藤的老战术了:装傻。




虽然自己曾经说过工藤有时候装傻会分不出是真还是假,但这个未免也太明显了吧。



志崎桦音其实有点生气,放送的时候忘了说自己的印象就算了,为什么连现在都要装傻,难道对自己的印象很难说吗?



察觉到自家恋人有些不对劲的工藤不由得嘴角上扬,虽然说对方生气了费功夫哄的还得是自己,但不得不说,志崎生气的样子也非常可爱。


但是同时工藤也意识到,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志崎估计又会赌气,虽然自己可能无所谓啦,但还是不想看到对方一直不联系自己,本来都挺忙的要是还不联系工藤可能会认为自己谈了个假女朋友。



工藤本来不想在这里说的,但是对于自家恋人来说,不当场解决可能就不愿意走了,但是自己可能会羞于开口。



志崎瞟了一眼对方,发现工藤已经拿出了手机,看动作明显是在打字,边打字嘴角还时不时的上扬。



志崎桦音觉得她被劈腿了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七十,把自家女朋友晾在一边和别人边打字发消息边笑。脑子里已经构思了自己和工藤的分手场景,会在下着雪的圣诞树下还是温暖的餐厅,会是春天还是冬天,自己更喜欢春天,那工藤应该会选在冬天吧?毕竟くどはるさん很宠自己嘛。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劲,还没确认怎么就开始想这种事,而且在自己的构想里工藤还是像恋爱模式一样对待自己。



工藤按了发送键,准备起身离开演播室,注意到对面那人似乎没有要走的样子。“のんちゃん,准备回去喽。”志崎淡淡的笑了一下,“くどさん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工藤眉毛挑了挑,指尖一下一下敲着桌子,“哦,难道是说要请你吃火锅那件事吗?那现在走吧。”志崎虽然觉得火锅也是很重要的事情,但还是有些恼怒,正准备回答对方,手机的信息提示音让她停下了动作。



视线从对方的身上转移到了line界面,是工藤发来的信息。



“诶?”



「のんちゃん现在肯定还在生气吧?只不过我对のんちゃん的印象不太好总结,所以就变成发line的形式了,抱歉以这种形式说出来啦。一开始你进入Roselia的时候觉得のんちゃん特别安静,也很有大小姐的感觉,大家说话的时候也只是在旁边听,有时候会跟着大家笑。深入了解之后发现其实是很不妙的人呢,但是同时也很有趣。演奏的技术其实很好,对音乐抱有十足的热忱,喜欢鲜花和树懒。托了のんちゃん喜欢摄影的福,经常能欣赏到许多美丽的花,这么说着好像已经不是对のんちゃん的印象了?不过也没关系了。做事的时候大多数都小心翼翼的,因为怕给别人添麻烦,有时候会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最近你的这种想法已经正在逐渐消失了,希望能继续保持。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希望你能时刻铭记这一点。现在对のんちゃん的印象其实改变了许多,其实是偏沉稳的类型,大多数时候都能按照自己的步调完成事情。但肯定还是有冒失的时候,从今以后也多锻炼一下MC技术吧,我会帮助のんちゃん的。从今以后也相互扶持,等到我对你印象再次改变的那一天吧。」




志崎看完整条信息时,刚想开口。发现对方已经到录播室外面了,隔着一层玻璃正朝着她挥手。自己有时候会想到底谁是年下啊,明明对方要更孩子气一点,只不过孩子气这一点志崎也很喜欢就是了。



志崎关好演播室的门,拎着包,笑着看着工藤,“くどさん早点说出来不就好了嘛,我在之前都有点生气哦。”工藤歪着头说道“不就是看出来のんちゃん生气了才发的信息嘛。”



一想到工藤边打字边笑的信息是发给自己的,志崎桦音也忍不住勾起嘴角。“はるかさん果然很喜欢我呢。”突然被叫到名字的工藤做出无奈状,“是啊,不然怎么会哄你呢,对吧,しざきいさん。”



志崎盯着工藤看了一会,“但是我其实没有在信息里读到くどはるさん对我的全部爱哦,像是前辈对后辈的教导什么的。”



工藤垂眸,漂亮的睫毛煽动了两下,“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靠言语说的完呢。”



志崎的目光随着工藤的眼睛滑到双唇,脸唰的一下红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储物柜,本来是并肩的两人,工藤突然上前几步,举手投足都带着笑意,“况且如果のんちゃん觉得不够的话,要看看这是什么吗?”志崎正觉得疑惑,只看到工藤打开了一个柜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束白山茶。



“昨天实在是太忙了,明明下雪了但是没有给のんちゃん拍雪景,这束白山茶就算补偿吧~”



志崎捧着白山茶有些不知所措,她可没料到工藤晴香会给自己准备惊喜。



明明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却会在这种地方下足功夫,志崎桦音承认自己被工藤的这个点戳到过很多次。



工藤没有告诉志崎,其实在信息里有一句话是工藤对于这段恋情,对于志崎桦音的全部爱意:



「从今以后也相互扶持」



相互扶持相互向未来迈进,工藤想有人陪着自己向前的,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需要有人陪她看花,需要有人在工作结束后给她一个拥抱。这样的日常对工藤来说就已经足够幸福了。



“就算加上白山茶也抵不上我对しざきい的爱哦。”


这句话当然没有说出口。



end.


*白山茶的花语是:理想中的爱恋



志崎桦音单推人

【ykkn】夏

*临时赶出来的520贺文(?)

*ooc致歉

————

明明才是夏初,却已有了夏意。


就算是在树荫下坐着也免不了觉得热,微风吹过时才会觉得好些。志崎靠在公园的长椅上,她想自己的脸颊一定已经红扑扑的了。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出门会穿长袖。


怎么还不来,她的意识有些迷迷糊糊。抬头望向天却被繁茂的枝叶所遮盖,她只好作罢。


好困,好热。


“kanon酱!等了我很久吗?”


耳边传来充满活力的声音,志崎侧过头。身着短袖,戴着墨镜和遮阳帽的她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本来由于闷热所带来的烦躁与坏心情瞬间散去,心情放晴。


“没有很久哦,yukki这样不会...

*临时赶出来的520贺文(?)

*ooc致歉

————

明明才是夏初,却已有了夏意。


就算是在树荫下坐着也免不了觉得热,微风吹过时才会觉得好些。志崎靠在公园的长椅上,她想自己的脸颊一定已经红扑扑的了。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出门会穿长袖。


怎么还不来,她的意识有些迷迷糊糊。抬头望向天却被繁茂的枝叶所遮盖,她只好作罢。


好困,好热。


“kanon酱!等了我很久吗?”


耳边传来充满活力的声音,志崎侧过头。身着短袖,戴着墨镜和遮阳帽的她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本来由于闷热所带来的烦躁与坏心情瞬间散去,心情放晴。


“没有很久哦,yukki这样不会晒黑吗?”“我可是有好好涂防晒的哦。”她有些骄傲的抬起头。


好可爱,她想。


“啊……欸!?kanon酱……”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将手放在了她的脸颊,轻轻的抚摸着。“在做什么……?”害羞也蛮可爱的,志崎丝毫没有要移开手的意思,只是嘴角挂起笑容。然后轻轻揉了揉中岛的脸。


“在检查你有没有好好涂防晒而已。”


……


今天是出来一起逛街的。


自交往后,两人因为种种原因很少出来一起约会。好不容易赶上共同的休息日,两人果断放弃了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毕竟只要对方在身边就会变的很有精神。


“这顶帽子一定很适合你的……啊我觉得aiai会喜欢这个……kanon酱觉得呢?”“嗯……”志崎有些走神,突然被叫到只得含糊的点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确实是一直注视着认真挑选帽子的中岛。


认真也蛮可爱的,她想。


“那就带上试试吧~”中岛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开心的来到志崎身旁,然后将自己挑选的帽子戴在志崎头上。接着将她推到镜子前。“怎么样怎么样?”“很可爱,很有yukki的风格……”


“那我去把那顶帽子拍给aiai吧……不对,下次作为生日礼物好像也不错?但是呢,离生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我觉得aiai收到这个会很开心的,当做小惊喜也不错哦。”


志崎觉得她已经没救了,理由是在看到中岛时脑子里就只有可爱这一个形容词。明明交往之前会觉得她很帅气很坚强,但交往后自己仿佛大脑失控,只剩下这一个形容词。


不过……真的很可爱。


买完帽子,两人继续逛着。


星期日的人还真不少,大家似乎都挑着这一个时间段来逛街。本就炎热的天气加上人群简直是雪上加霜,衣服上似乎已经被汗液浸湿,这种感觉还真是有些讨厌。


“好热啊……”忍不住小声抱怨一句,志崎叹了口气。


“kanon酱讨厌热吗?”“有一点吧。”


但是看见你就没那么热了,志崎没将后半句话说出口。这大概是一种注意力的转移吧。


……


“终于到家了……”


结果是吃完晚饭后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志崎家。


家里有空调,相比室外凉快了不少。两人一进门便迫不及待的钻进浴室,一起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后便躺在沙发上随意看着电视节目。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但她们就是愿意这样浪费自己的时间。


果然还是抱着吧,志崎伸手揽住中岛,将她揽入怀中。


她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带着些许开心和惊愕的神色转头对上志崎的眼。志崎搂的更紧了,她想给怀中人一个吻。


“kanon酱不是……讨厌热吗……抱着会很热吧?”


“不会哦。”


身体上的热和心间激烈跳动的炽热感还是不同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