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志崎桦音

8416浏览    123参与
碘

年下組/ゆきかの

志崎樺音是個很擅長穿搭的美人。


同事兼前輩,還是模特出身的工藤晴香給她這樣的評價,當時Roselia全員一起去吃火鍋的時候,工藤一邊打量著志崎的裝扮一邊這麽說,得到了其他三人的點頭附和。尤其是團內年齡最小的中島由貴,像一隻小金毛犬一樣盯著志崎看。


當事人的志崎倒是覺得自己的衣服很普通,薄款的羽絨服,格子毛衣加平角褲,還有常見款式的帽子。但是被其他人稱讚加上中島火熱的目光和突然湊近的臉的聯合攻擊下,她難得紅了臉,迅速把麻辣鍋里的涮牛肉片撈出來放在中島的碗裏。


“我的衣服不可以吃的,吃肉。”


“但是我真的覺得かのんちゃん很好看嘛!”


像是憤憤不平的樣子,中島把整塊牛肉...

志崎樺音是個很擅長穿搭的美人。


同事兼前輩,還是模特出身的工藤晴香給她這樣的評價,當時Roselia全員一起去吃火鍋的時候,工藤一邊打量著志崎的裝扮一邊這麽說,得到了其他三人的點頭附和。尤其是團內年齡最小的中島由貴,像一隻小金毛犬一樣盯著志崎看。


當事人的志崎倒是覺得自己的衣服很普通,薄款的羽絨服,格子毛衣加平角褲,還有常見款式的帽子。但是被其他人稱讚加上中島火熱的目光和突然湊近的臉的聯合攻擊下,她難得紅了臉,迅速把麻辣鍋里的涮牛肉片撈出來放在中島的碗裏。


“我的衣服不可以吃的,吃肉。”


“但是我真的覺得かのんちゃん很好看嘛!”


像是憤憤不平的樣子,中島把整塊牛肉片塞進嘴裏嚼了幾下就咽下去,頗有“黑洞感”的吃飯風格。但剛咽下去就被辣得吐了吐舌頭,用手扇扇風又猛地灌了一口水才恢復得矜持一些。她扁扁嘴看向身邊志崎的方向,明明嘴唇都被辣得通紅,額頭上也有汗水的閃光,卻依舊可以享用著“美食”,甚至有些孩子氣地露出笑容。


她從見到這個和自己年齡相當的女孩子第一天就覺得對方不太一樣。對方的禮儀得體,氣質上非常有白金燐子這個角色的味道,一看就覺得是大家閨秀。但是隨著相處,她發現這個人緊張的方式就是冷靜地展示自己,的確是家境殷實可又對辛苦的工作甘之如飴,像是王冠上的紅寶石,在哪裏都散發光澤。


中島變得很喜歡粘著這個人,會在她身邊蹭她的肩膀,會在逛街的時候突然抓住她的手說去看那個,會在別人都叫著她のんちゃん的時候叫かのんちゃん,怕叫名字顯得失禮又希望和別人不一樣,儘管知道志崎樺音並不是真名。


中島會注意看她的手,很白皙,纖細且柔軟,她學過像一隻狗狗一樣把下巴放在她手心蹭,然後汪汪兩聲。志崎生日送的衣服雖然是Roselia五人同款,但中島特意選了黑色,這樣可以藉口應援色將白色的送出去。


戀愛少女一樣的小心思會不會早就被知道了,中島不想特意揣測,她只想要她的かのんちゃん開心就好。


至於感情是不是所謂的戀愛,交給兩人的來日方長才恰如其分。


不過首先要解決吃辣過火結果胃痛幾個小時的問題,能在志崎面前撒嬌也算是因禍得福吧?中島想著又用腦袋蹭了蹭她的格子毛衣,捂著肚子縮成一團。

PoiYuudachi
由貴兒 快把中島家的媳婦娶回家...

由貴兒 快把中島家的媳婦娶回家呀!


https://twitter.com/Kanon_Shizaki/status/1216343653817274369?s=09

由貴兒 快把中島家的媳婦娶回家呀!


https://twitter.com/Kanon_Shizaki/status/1216343653817274369?s=09

GK
(志崎老师把她家宝贝遮起来不给...

(志崎老师把她家宝贝遮起来不给人看ww占有欲太强啦wwww

(志崎老师把她家宝贝遮起来不给人看ww占有欲太强啦wwww

星工辰儀社

Eve

前文小改

既然要渎神,不如来得彻底一些,十字架我自己来背就好


正文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摘下了《鲁拜集》这样一句诗,“我们都是被无奈播下的情欲之种,无法摆脱善与恶、罪与罚的宿命,我们只是无奈的彷徨与惊慌,因为神明没有赐予我们粉碎它们的力量和意志。”


“人是带着罪恶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神明也是如此对我们说着的。


纵然我是无神论者,也脱不开这样的罪孽。


但是。


“要忤逆神明,反抗宿命。”


将印着圣歌的乐谱撒在地上的她是这样说的。


圣洁的月光下的学院是上帝的牧场,沉睡着的学生都是上帝乖巧的羔羊。此处是神圣的场所,圣母像伫立在最前端,双...

前文小改

既然要渎神,不如来得彻底一些,十字架我自己来背就好




正文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摘下了《鲁拜集》这样一句诗,“我们都是被无奈播下的情欲之种,无法摆脱善与恶、罪与罚的宿命,我们只是无奈的彷徨与惊慌,因为神明没有赐予我们粉碎它们的力量和意志。”


“人是带着罪恶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神明也是如此对我们说着的。


纵然我是无神论者,也脱不开这样的罪孽。


但是。


“要忤逆神明,反抗宿命。”


将印着圣歌的乐谱撒在地上的她是这样说的。



圣洁的月光下的学院是上帝的牧场,沉睡着的学生都是上帝乖巧的羔羊。此处是神圣的场所,圣母像伫立在最前端,双手合十,用慈祥的目光俯视着我们。在其上方悬挂的是铁质十字架,被钉在上面的耶稣带着苦痛的表情凝望着天际。施坦威大三角钢琴被摆在圣堂左侧,正好能沐浴在透过了彩色玻璃花窗的月光下,它一直沿着学院的历史沐浴在学生的圣歌之中,而我们就是玷污它,玷污此处的罪恶羔羊。


“阿门,阿门。”是灵魂深处残存的最后的道德和羞愧感,让我这个无神论者的内心不断如此拼命地向上帝呼救着。


“咚。”


我的后腰无意撞上钢琴发出的如此沉闷的一声杂音让我完全从通往天国的阶梯坠落下来。


“抱歉,应该好好盖上琴板的。”让我完全沉沦的是她如此低沉却又温柔的嗓音。谁又能想到发出这样的嗓音的她前几个小时是作为圣歌队的钢琴手走圣母像的凝视之下呢。她环绕我身躯的手臂,将我包容的胸怀温暖得能点燃圣子降生前的冬夜。


现在谁也无心去管那在散落在地上的圣歌乐谱了。琴板也被严严实实地盖上,对于此刻而言,再扣人心弦的琴音也是杂音,玛丽亚饱含大爱的目光也是猥亵。一切都是阻碍,被端端正正系好在胸前的蝴蝶结,平日里不在校园内奔跑是为了不让它被风吹乱,而此刻却被那人肆意拉扯,变形,甚至被丢到地上,站上灰尘。校规的规定是衣领的最上一颗纽扣也要扣上,而现在,一颗,两颗,三颗,甚至还要扯开更多吗,亲爱的。


要在那里留下痕迹吗。我连询问的余地都没有,阵痛就从脖颈除传来。


“由贵,我听说在这里长痣,是意味着你这个人是....”


她在低语着什么,我已经听不太清了。此刻身心仿佛是陷入了瀑布下的氤氲之中,灵魂就如此被冲散,打碎。


更多的纽扣被解开,寒冷和她温柔的触摸一同传来,两样同时袭来的相矛盾的事物让我一时无所适从。我本能地加重呼吸,生理泪水冲出,模糊了我的视线,但我还想好好看看她的脸。她似乎是猜透了我的想法,细细地将眼角的泪水吻去,吃掉。


她落在双眸,鼻尖,脸颊的吻像是春日细雨。她停在脖颈,胸前,小腹的啃咬像是夏日热浪。热浪层层卷来,融化了我在唇边的她的名字,最后成了一声声被压抑着的不成文的呼声。实在是难听。理智驱动着我去捂住嘴,以抵抗这愚蠢的本能,手腕却被柔软的五指握住。


“由贵,不要藏起来。不要将你的声音藏起来”


是命令还是请求,我也开始分不清了。


思考能力慢慢破碎,对周遭的一切感知却逐渐明晰了。她近乎要和我同调的心跳与呼吸,以及夹杂着燥热气息拍在我耳旁的我的名字。还有她探进我混沌泥潭的指腹,该死,我要弄脏她漂亮的钢琴手了。


要推开她吗,我的身体固然不舍。要抱紧她吗?她那瘦削的身躯像是脆弱琉璃,让我不舍得,不敢用力拥抱,怕要是用力一点,她就会碎掉。


我对志崎桦音这个人的渴求,仿佛就是对美的本能渴求与道德退却本身。若是后退就是对真爱意志的不忠,若是就此沉沦则就是我亲自跃入原始的欲求深渊。


在那处没有神,唯有我和她。


“由贵。”她的低羽和沉吟一定是有魔力的,不然为什么每次都能通过呼唤我的名字就摄住我的心魂。“别靠在琴上了,你看起来很累,请抱紧我吧。”


不要这个时候用敬语说话啊。至少在我们相拥的一刻,不要这样做。


紧紧相拥的一刻,我们结合了。我觉得像是肮脏泥潭的那处也被她以温柔相待,在本能与欲求的挣扎中我将脸埋进了她的胸前,令任何女生都羡慕的柔软包裹着我,同时还能清晰地听到她心中的跳动。


“扑通,扑通。”激烈的心跳不断地提醒着我这一刻不是梦,我们确确实实地在神的注视之下背叛了神。


但这又如何呢,能被她如此爱着,我确实是幸福的。神没有给予我的幸福,她却能给予我。


我能感觉到身心的某个地方在泛滥,有什么东西正要涌出来。她在我身体掀起的海潮让我窒息,又像是雪山崩塌将我掩埋,但她的拥抱却又像夏季洋流般温暖。


至少,想要在此刻传达给她,我努力地组织起破碎言语,融合着快感与强烈的感情吐出。



“我喜欢你,桦音。”喜欢到连神明都可以忤逆。














艾侬
莫非是aiai大可爱送志崎老师...

莫非是aiai大可爱送志崎老师的圣诞🎁?www

莫非是aiai大可爱送志崎老师的圣诞🎁?www

Janice Lam

告白 (下) (mimori x aiai)

*如未看告白(上)請先回去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正文)


晚上,maho把九九組全部人(除了aiai和mimori)都約出來吃飯了,而最先到的人是momoyo、teru和haru,接着便是maho、萌p和日向,最後的則是ayasa


ayasa「抱歉,遲到了」


momoyo「對了,maho桑你說的其他人是誰?」


teru「是不是會來這裏?」


maho「她們應該很快就到了」


萌p「她們?」


???「maho桑我們到了」


此時在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kdhr「抱歉~maho桑我們來遲了」


跟kdhr一同進來的還有Roselia...

*如未看告白(上)請先回去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正文)


晚上,maho把九九組全部人(除了aiai和mimori)都約出來吃飯了,而最先到的人是momoyo、teru和haru,接着便是maho、萌p和日向,最後的則是ayasa


ayasa「抱歉,遲到了」


momoyo「對了,maho桑你說的其他人是誰?」


teru「是不是會來這裏?」


maho「她們應該很快就到了」


萌p「她們?」


???「maho桑我們到了」


此時在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kdhr「抱歉~maho桑我們來遲了」


跟kdhr一同進來的還有Roselia的成員們


ayasa「Roselia?」


惠「是,各位,我是Roselia的鼓手櫻川惠,請多多指教」


由貴「是~我是Roselia的貝斯手中島由貴,請多指教」


樺音「大家好,我是Roselia的鍵盤手志崎樺音,請多多指教」


kdhr「是是~最後是我,Roselia的吉他手工藤晴香~」


haru「難道maho桑找的其他人是………………」


kdhr「就是我們喔~」


maho「嗯!沒錯!」


日向「欸~Roselia也來幫忙了」


maho「畢竟Roselia她們比我們更熟悉aiai啊~」


惠「嘿嘿~我們知道很多aiai不為人知的趣事喔~九九組的大家想聽嗎?」


萌p、日向「我想!」


此時的萌p和日向立即拿出手機打算錄音


teru「喂喂~我們今天來是為了幫助aiai和mimori桑的啊」


由貴「其實我們跟maho桑已經想到一個計劃了」


momoyo「那就說來聽聽吧」


kdhr「non醬~拜託你了」


樺音「嗯,我們想到的計劃就是…………………………」


就在九九組和Roselia吃完飯的後兩天,Roselia的計劃開始了


晚上Roselia的排練結束後,kdhr提議大家一起去吃飯,大家也同意了


kdhr「我之前在網絡上看到有一間餐廳不錯的,就在前面」


惠「聽說很好吃喔~」


aiai「那就吃這間吧」


由貴「ok~」


這時樺音走向kdhr並小聲問道


樺音「吶,kdhr桑」


kdhr「嗯?」


樺音「我記得這間餐廳要預訂的啊?」


kdhr「我已經拜託了九九組她們去預訂了」


樺音「喔~」


由貴「到了」


kdhr「我先看看有沒有位子」


aiai「ok」


kdhr快速的走到侍應生面前並跟他拿了位子


侍應生「房間已經整理好了,請跟我來」


kdhr「各位,已經好了~」


惠「走啦~」


aiai「等等我們啊~」


由貴「non醬走啦」


樺音「嗯」


Roselia們進入房間後,kdhr就準備去灌醉aiai,當然其他成員們看到kdhr這樣,也馬上配合kdhr


aiai「等、各位,為什麼都圍着我看」


kdhr「aiai~(笑)」


惠「你明天早上應該沒有工作吧~(笑)」


aiai「呃…是沒有啦………」


kdhr「那就來喝酒吧~」


aiai「欸?」


kdhr「yuki~」


由貴「是~啤酒到了」


aiai「等一下,kdhr,我們一個月不是有live嗎?不能喝酒」


惠「沒事啦~經理人已經同意了」


aiai「non醬………」


此時的aiai看向她最後的希望


樺音「呃…哈哈………」


但樺音只是笑了笑,並沒有阻止其他人


kdhr「別再反抗了,不會有用的」


aiai「唔…………喝酒可以,但你們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四人「嗯?」


aiai「不準對我做奇怪的事」


kdhr「放心吧~不會…………」


aiai「那就好」


kdhr「才怪(小聲)」


由貴「aiai桑你的」


aiai「謝謝」


由貴「non醬」


樺音「喔!謝謝」


由貴「在想什麼?」


樺音「我只是在想aiai桑的酒量不是很好的嗎……」


由貴「你怕我們贏不過aiai桑?」


樺音「嗯」


惠「嘛~接下來的確是苦戰呢~」


由貴「哇!嚇到我了…………」


惠「抱歉,你們記得接下來盡量不要喝酒,灌醉aiai就行了」


二人「嗯!」


終於在大家的努力下,aiai喝醉了


aiai「唔………kdhr……」


kdhr「aiba aina,你別掛在我身上啊!」


aiai「但是掛在kdhr身上很舒服啊~」


惠「看來是醉了」


由貴「那接下來是…………?」


樺音「我記得kdhr桑說要找一個男友力爆表的人…………」


此時Roselia的所有人(除了aiai)都看向了由貴


由貴「欸?!我?!」


惠「yuki~幫個忙吧~」


由貴「但、但是…………」


kdhr「你也不忍心看到aiai跟mimori桑一直這樣的,對吧?」


由貴心想「我連mimori桑的真人也沒有看過啊!!!」


由貴「那個…………」


惠「沒有辦法了!non醬只能靠你!」


樺音「喔!我知道了,yuki~」


由貴「嗯?」


樺音「我也拜託你了~好嗎?」


由貴心想「(中槍)好、好可愛啊!!!」


由貴「好吧…………」


惠「yuki果然不能拒絕non醬啊」


kdhr「meguchi,aiai跟yuki交給你了」


惠「是~」


kdhr「那麼接下來就是……………………喂喂~maho桑」


maho「喔!kdhr桑,你們那邊好了嗎?」


kdhr「已經好了,接着就要拜託maho桑了」


maho「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mimori」


kdhr「嗯」


樺音「kdhr桑?」


kdhr「喔!non醬,一會mimori桑會過來,你去接她吧~」


樺音「好的」


kdhr「meguchi,搞定好了嗎?」


惠「快好了,yuki你記得要保持這樣姿勢別動啊,還有記得要做那個動作」


由貴「是」


kdhr「好,那我跟meguchi先出去,non醬一會去接mimori桑,然後去找我們,yuki留下來別動」


(maho那邊)


maho「喂喂~mimori~」


mimori「maho?打電話給我,有事嗎?」


maho「其實是aiai喝醉了,kdhr桑叫我去接她,但我還有工作,所以能拜託你嗎?」


mimori「好吧,那你把地址告訴我」


maho「謝謝你mimori~地址是……………………」


知道地址的mimori馬上就乘車去到餐廳,當走到餐廳門口就看到樺音在等她


樺音「你就是mimori桑嗎?」


mimori「嗯,請問你是?」


樺音「初次見面,我是Roselia的鍵盤手志崎樺音,請多多指教」


mimori「嗯,那aiai在……?」


樺音「就在右邊第三間的房間,裏面有我們的貝斯手中島由貴正在照顧aiai桑,你直接進去就可以了」


mimori「好的」


樺音「那我先走了」


mimori「嗯,謝謝你」


接着,mimori根據樺音所說的,走到右邊第三間房間門外,就在mimori準備打開門時,卻聽到…………


aiai「yuki~」


由貴「怎麼了?」


aiai「靠在yuki身上好舒服~」


這時由貴也注意到mimori就站在門外偷聽


由貴心想「mimori桑來了!」


由貴「aiai」


aiai「嗯?」


由貴「我喜歡你」


接着由貴就向aiai的臉靠近,在mimori的視角,正好呈現由貴親了aiai的錯覺


由貴心想「應該差不多可以了吧?」


正好此時mimori進去房間了


由貴「你就是mimori桑吧,aiai桑就交給你」


mimori「………………………………」


由貴心想「別不說話啊!!」


由貴「那、那我先走了……」


mimori「嗯」


由貴心想「果然好可怕!!!」


由貴結完賬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餐廳並找到kdhr她們


由貴「各位,找到你們了~mimori桑好可怕啊~」


惠「辛苦你了」


樺音「辛苦你了,yuki」


kdhr「不過接下來能不能成功就看她們自己了」


(明天早上)


aiai「唔…………手好重……唔……頭好暈………」


剛起床的aiai看了看四周


aiai「這裏是…………?」


(呼吸聲)


aiai「嗯?」


這時aiai注意到自己的手臂被人壓着,動彈不得,還有呼吸聲,證明有人壓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


aiai翻身過去一看,就看到mimori的臉距離自己不到2cm


aiai「mi、mimori桑!(////)」


mimori「唔………aiai……」


aiai心想「是夢見我了嗎?」


mimori「aiai………(哭)」


aiai「mimori桑?!」


mimori「aiai…………喜歡你………別走…………(哭)」


聽到mimori這樣說的aiai把睡在自己手臂上的mimori抱進懷中,不過這個舉動也把mimori弄醒了,但aiai並不知道


mimori「唔………aiai…?」


aiai「我什麼地方也不會去,我會一直陪伴着你,保護着你,我喜歡你,mimori桑」


mimori「下次可以在我清醒時說嗎?」


aiai「mi、mimori桑?!你什麼時候醒的?(////)」


mimori「唔………就在~你跟我告白的時候吧~」


aiai「欸?!(////)」


mimori「吶,aiai,可以再說一次嗎?」


aiai「唔……我、我喜歡你,mimori桑,可以跟我交往嗎?(////)」


mimori「嗯!(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後記)


在下午九九組的排練室


momoyo「mimori桑和aiai桑還未到啊~」


haru「都快開始排練了」


teru「對了,maho桑」


maho「嗯?」


teru「你的計劃成功了嗎?」


萌p「對啊~maho桑還告訴我們呢~」


maho「她們來的時候不就知道了嗎?」


日向「我覺得是成功了吧?」


ayasa「嗯~是嗎?」


就在大家討論時,mimori和aiai手牽手的進到排練室


萌p「喂~你們看(小聲)」


日向「果然!」


haru「看來成功了」


momoyo「好了,我們去練習吧~」


teru「對啊,別打擾她們了」


萌p「嗯?maho桑,你拍什麼?」


maho「我拍照給kdhr桑,告訴她計劃已經成功了」


(kdhr那邊……)


正準備進行廣播的kdhr收到了maho的照片


kdhr「(笑)」


惠「kdhr你在笑什麼?」


kdhr「這個」


惠「啊!難道~」


kdhr「看來成功了」


惠「我們快告訴yuki和non醬吧!」


kdhr「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完)


大家覺得如何?


我!又要考試了!!!


好辛苦………


不過我會儘量更新的○| ̄|_


另外我希望大家可以告訴我你們想看


(kdhr x maho) or (maho x momoyo)


記得支持我!!!!!!


艾侬

BRAVE JEWEL(志崎桦音→相羽爱奈→工藤晴香)

*这里是艾侬!

*这次也是kanon和aiai的文!可能会有ooc~

*同样这次也是单箭头的志崎老师→相羽大可爱→kdhr 请注意避雷❗️❗️❗️❗️❗️❗️❗️

*之前那篇很谢谢各位太太的提醒~(ღ˘⌣˘ღ)

*不过还是想把单恋的这种美好感觉写出来跟大家分享f^^*)

*志崎老师对主唱大人温柔的暗恋 小太阳aiai对kdhr的默默守护 都是我很喜欢的地方!!

┈┈┈┈┈┈┈┈┈┈┈┈┈┈┈┈┈┈┈┈┈┈┈

演唱会来临前一周。

志崎特地抽了一个下午去武道馆附近走走,看看她们即将登上的舞台,看看这个让成员们期待不已的舞台。

途中相羽拨了电话过来,问她今晚有没有空,想要跟成员们聚...

*这里是艾侬!

*这次也是kanon和aiai的文!可能会有ooc~

*同样这次也是单箭头的志崎老师→相羽大可爱→kdhr 请注意避雷❗️❗️❗️❗️❗️❗️❗️

*之前那篇很谢谢各位太太的提醒~(ღ˘⌣˘ღ)

*不过还是想把单恋的这种美好感觉写出来跟大家分享f^^*)

*志崎老师对主唱大人温柔的暗恋 小太阳aiai对kdhr的默默守护 都是我很喜欢的地方!!





┈┈┈┈┈┈┈┈┈┈┈┈┈┈┈┈┈┈┈┈┈┈┈






演唱会来临前一周。

志崎特地抽了一个下午去武道馆附近走走,看看她们即将登上的舞台,看看这个让成员们期待不已的舞台。

途中相羽拨了电话过来,问她今晚有没有空,想要跟成员们聚一下,吃个烤肉。

Roselia的这项传统,志崎也耳闻已久,但是Vier和6th时,大家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都不太高昂,没有人主动提起,只有结束后去吃火锅庆功而已。演唱会前跟前辈们一起去吃烤肉倒还是第一次。

志崎听着相羽很有元气地说“那就今晚见啰”,嗯嗯嗯地点着头。

挂掉电话,转身离开准备先回家整理一下时,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走过。她们团里的吉他手戴着帽子,露出平常很少见的笑容,搂着旁边的人的手。

那个人比工藤还高,戴着帽子,留着短发。

志崎总觉得她有点眼熟,还没来得及细看,两人已经消失在人群中。她想着工藤撒娇的模样,又想着相羽专注的眼神,不是滋味地撇撇嘴,提着包包回家收拾。

其实工藤对她很好。

两个人是同一个公司的,最初也是她俩先见面的。她看起来好像有点冷淡,可是总是会很细心地给志崎一些建议,有时候公司提出些要求,志崎不知所措时,工藤也会挺身而出替她说话。

对于这位工藤前辈,她既感激,又羡慕,又妒忌,感激她帮助刚刚踏入圈子的自己,羡慕她与那位前辈的感情,妒忌......

对志崎来说,相羽就像是小太阳般,不仅在舞台上用热情感染所有人,下了舞台之后也用她开朗的性格与笑容,活力四射地带着Roselia的大家前进。她彷佛照亮了整个世界,也照亮了志崎桦音内心不安的角落。

她希望相羽可以一直那样开心,就算她的光不是自己也没有关系。所以才总是在相羽因为工藤而情绪低落时,难过地也想要替她赶走那些不好的情绪。

志崎换了条裙子,打车去约好的烤肉店。

她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工藤从陌生的车上下来,还特别弯下腰跟车里的人道别。工藤笑得很甜,是她没有看过的笑容,却在转身看见她的时候稍微淡了一点,一如往常地说。“啊,のんちゃん先到了啊,真是好孩子”

志崎不敢多问,只隐隐地担心起来,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握着的手机。

那个人对工藤来说,肯定很不一样,是个非常重要的人,就像相羽对她一样的重要。志崎一直想着这件事,这件事就像是藤蔓不断地生长,缠绕住她的思绪让她连吃饭时也心不在焉。坐在身边的相羽担心地问她。“のんちゃん怎么了?是不是太紧张啊?我教你,紧张的时候就要这样深呼吸然后...”

“あいばさん不要乱教,你自己现在也还会紧张吧”

“才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彩带什么时候会喷。”

“真的?那你下次就不要黏著我哭说くどはる~~~”

工藤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别好,毫不吝啬地给了主唱各式各样的吐槽。相羽好像也很开心,笑得整个人都倒在志崎肩上,那人身上的香水味扑过来,让她紧张到许久都说不出话,连身体都变得僵硬起来,捏着筷子不知道怎样才好。

对面的工藤好像看出了一些什么,笑着吐槽说。“あいばさん你那么重不要靠在人家身上啦,你看のんちゃん都被你压到脸红了”

“え~我哪有重啦”

“你肌肉多啊”

“那不算吧”相羽不仅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还几乎整个人贴到了志崎身上,哀怨地问。“のんちゃん妳、你说说看嘛~”

志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小小声地说。“没有,前辈、あいあい前辈很轻”

相羽像个大孩子般得意地笑,跟对面的工藤耀武扬威,两个人用大阪腔吵成一团,最后被受不了的樱川喝止。志崎在旁边看着,偶尔跟中岛无奈地相视而笑,觉得这样真好,要是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那天的不知名担心已经几乎要被她忘记了,一心一意地为了即将到来的演唱会做准备,积极投入乐团的练习中。直到在演唱会的后台里,看到那位不常见的前辈抱着漂亮的花束出现时,志崎才回想起来。

工藤几乎第一时间丢下吉他,冲过去开心地抱住对方。“たやん~等你好久了”

对方也空出手来抱了抱工藤。“たやん久等了,喜欢这个花吗~”

志崎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找相羽,果然看见她心目中的太阳黯淡下来,强撑着微笑借口去卫生间转身离开了休息室。志崎想也不想就追了出去,在楼梯间追上了她们的主唱。

相羽对着墙壁不知道在念什么,念了半天才又转过身来,像太阳一样开朗笑着。“のんちゃん怎么跟出来了?是很紧张吗?”

“我、我担心あいあい前辈”

“のんちゃん真是太温柔了” 相羽柔柔地笑了,洒出淡淡的光,“不用担心,虽然她最需要的不是我,但是我只要能够陪在くどはる身边就很幸福了,所以没问题的!”

“可、可是”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准备上台吧”

志崎心疼地看着相羽拍拍裙子准备回去,手心都是汗,轻轻捏起拳头,终于鼓起勇气说。“那,也请让我陪在前辈身边吧!”

“え?”

“因为あいあい前辈对我来说,就像是太阳一样!所以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あいあい前辈的勇气来源!”

终于说出口了,志崎心里一直的石头像是落了地,却也同时因为担心她的回应紧张地闭上了双眼。

“真是傻孩子啊”相羽忍不住叹气,然后轻轻地拍拍了志崎的肩。“不过,我很开心喔,谢谢你,かのん。不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为大家带来最高的演出喔”

“嗯!”

“のんちゃん”相羽对她伸出手,非常帅气地说。“今天也要有跟我一起,为Roselia赌上一切喔”


Mouknn
推特https://twitt...

推特https://twitter.com/NightWhite_Owl/status/1202232572102660102?s=19

太帅了(哭)

推特https://twitter.com/NightWhite_Owl/status/1202232572102660102?s=19

太帅了(哭)

艾侬

约束(志崎桦音→相羽爱奈→工藤晴香)

*避雷注意❗️❗️❗️❗️

*这里艾侬!

*新手写文 可能会有ooc请见谅~

*是个non推 十分喜爱志崎老师和相羽大可爱(为ainon疯狂打call!!也喜欢roselia的大家!(对kdai也很感兴趣~

*本文主ainon 有kdai 三人关系是non→aiai→kdhr 请注意避雷!!!希望大家愉快食用~

┄┄┄┄┄┄┄┄┈┈┈┈┈┈┈┈┈┈┈┈┈┈┈┈┈

志崎对自己同事务所的前辈感觉很复杂。

她并不讨厌率性又直接的工藤,本来每一个团体里就该有个这样的人,会在大伙闭嘴时站出来说话反对,只是望着相羽凝视着她的表情时,会没由来地感到酸涩而已。

相羽爱奈是她在Roselia里第...

*避雷注意❗️❗️❗️❗️

*这里艾侬!

*新手写文 可能会有ooc请见谅~

*是个non推 十分喜爱志崎老师和相羽大可爱(为ainon疯狂打call!!也喜欢roselia的大家!(对kdai也很感兴趣~

*本文主ainon 有kdai 三人关系是non→aiai→kdhr 请注意避雷!!!希望大家愉快食用~

┄┄┄┄┄┄┄┄┈┈┈┈┈┈┈┈┈┈┈┈┈┈┈┈┈




志崎对自己同事务所的前辈感觉很复杂。

她并不讨厌率性又直接的工藤,本来每一个团体里就该有个这样的人,会在大伙闭嘴时站出来说话反对,只是望着相羽凝视着她的表情时,会没由来地感到酸涩而已。

相羽爱奈是她在Roselia里第一个接触的人。

当初朋友给志崎看了演唱会的视频,她几乎是一看到那位在舞台上充满自信,闪闪发亮的主唱就移不开眼了。原本还信心满满的,现在只剩下一种“我真的有资格站在她身旁吗”的不确定感,通过徵选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也不是要站在舞台上弹琴的这点,而是终于要见到她了。

志崎还记得她跟前辈们见面那一天,是在练团室里。

她紧张地捏着手,被经纪人带着走进练团室里,一个一个打招呼。看起来最年轻,躲在角落玩打NS的是贝斯手中岛、戴着板帽笑嘻嘻地转着鼓棒的是鼓手樱川、先前早就有过一面之缘,简单地穿着T恤牛仔裤,一脸冷淡地滑着手机的是吉他手工藤,然后是在旁边非常热络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主唱相羽。

志崎小心翼翼地走向她们,远远地就听到相羽用演唱会上听不到的娃娃音撒娇。“なぁ、くどはる,你之前不是说有喜欢的衣服吗?我們假日一起去逛嘛”

“没空,叫めぐ陪你去”

“我也不行,我要去料理教室的”

“え~~那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嘛”

经纪人一靠近,她们马上就停下了话题。相羽像个大孩子般地对她笑,笑嘻嘻地问说“你就是新来的键盘吗?叫かのん吗?我可以叫你のんちゃん吗?”

“可、可以啊”

“哇,你好!我是Roselia的主唱,相羽爱奈,你可以叫我あいあい喔”

志崎不自觉地小小声地念出了相羽的名字,然后看到相羽笑,也跟着笑了起来。旁边的樱川热情地左手搂着相羽,右手拉着志崎,开心地大喊说“纪念我们第一次练团!今天我请大家吃点心吧”

相羽开心地拍起手,最年下的贝斯手也丢下了手里的东西跟着欢呼,只有工藤不知道在想什么,收起手机默默地转身背起吉他。

志崎加入后不到一个月就是Vier了。

相较其他团员来说,工作相对比较轻松的她一天几乎花了七八个小时在练习,然后看着以前的演唱会影片,不断地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琴声更衬得上相羽高亢而激励人心的音色。

前辈们不常在她面前提起过去的成员,偶尔会听到樱川、中岛和工藤聊起之前的贝斯手,但她们从来不曾提过以前的键盘。

但是志崎知道那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大前辈,很资深的声优,也是连接Roselia的枢纽,相羽也是对她非常崇拜的样子。志崎偶尔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看着那些过去的片段,懊恼地想着自己如果可以更早加入就好了。

那样的话,能够被相羽全心依赖着的人是不是就是她了呢?

相羽个人的工作很多,其实一起练团的时间并不长,大多只有她们乐器组自己敲好时间练习。樱川非常热情,总是在练团结束后拉着中岛来问志崎要不要一起去吃东西,工藤偶尔会一起去,但更多的时候是看看手机说有事要先走了。

如果相羽有来练团,工藤通常很给面子,会走到旁边不知道跟谁讲电话,讲完之后才一脸为难地说“好啦,我陪你们去,但是めぐ要请喝咖啡”。

然后樱川就会笑着勾住她的脖子说“这有什么问题,我请你,她请我”。

被工藤冷淡地拨开。“她敢?我就要她去睡沙发”

“哇,くどはる这样不行啦不要老是欺负人家”

志崎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是下意识地很不喜欢。因为这时候的相羽,总是不发一语地看着工藤,闪闪发亮的大眼突然黯淡,好像被夺走了玩具的孩子一样,让志崎也跟着难过起来。

然后等到她们结束话题,相羽才又若无其事地跟以往一样闹了起来。

她一直小心翼翼注视着相羽的每个神情变化,注视着她看着工藤的温柔眼神,注视着她因为工藤的称赞或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开心起来的模样,注视着她因为工藤的冷淡而低落的模样。

志崎难过地捏着裙摆,听着耳边相羽的撒娇。

“なぁ、くどはる,你这个周末有没有空啊?”

“不行欸”

“え~你要干嘛”

“去染头发”

“怎么又要染啊?”

“看久了会无聊嘛”

“喔...”

志崎不忍心地咬着唇,轻声细语地问。“那个,前辈不介意的话,我周末刚好有空。”

“那我们一起去逛街吧!”相羽悄悄地看了无动于衷的工藤一眼,垮下了肩膀,但还是笑着问大家。“めぐちぃ和ゆき有空吗?”

“我们那天有频道要录,你们去玩吧”

“对啊.约会开心点喔”

志崎的耳朵红通通的,只好用长了一点的头发稍微盖住,小小声地嗯了一声。

她知道她们并不是那个意思,相羽本人也没有意识到,但却无法克制自己的雀跃与期待,从那天起就一直想着该穿什么比较好,要化什么妆才会好看,把整个衣柜的衣服几乎都拿出来试了一遍,才好不容易挑到喜欢的款式。

志崎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希望相羽能够夸夸她。

见面的那天,相羽穿了见大红色的卫衣和长裙,就跟她本人一样看起来永远都是这样燃烧着的。志崎压着裙摆小跑步过去,小小声地问“前辈等很久了吗?”

相羽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笑着说“没有啊,我也才刚到喔”

“那,前辈想先逛哪里?”

相羽笑着扬了扬手机,屏幕上是一件看起来很眼熟的牛仔裤。“这个啊,是くどはる之前很想要的裤子,既然她没有空,那我们就去帮她试穿吧”

志崎愣了愣,好久之后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志崎陪着相羽把那件牛仔裤买了下来,看着相羽不停地传讯息给工藤,对方却爱理不理,让相羽又低落下来的模样,难过地这么安慰自己。

毕竟她们认识已经这么多年了,自己只是刚加入不到几个月的后辈而已。

可是总有一天,她一定能够赶上的。

志崎轻抚着键盘,望着左前方那个闪耀的身影。

用自己的琴声,站到她的身边。

咲良

參考圖二ASL的!non醬好帥...假裝高產,繼續忙比賽,其實剛剛是畫了ykknkd

參考圖二ASL的!non醬好帥...假裝高產,繼續忙比賽,其實剛剛是畫了ykknkd

瀧川_
都是假的 就是画着好玩

都是假的 就是画着好玩

都是假的 就是画着好玩

KG

Donner un baiser.

*学生设定。

 

        中岛喜欢用黑色原子笔在自己的试卷上戳出一个又一个毫无意义的点,尤其是在自己相较来说比较擅长的化学卷子上。这些天来她不自觉地养成了盯着坐在自己斜前方的志崎的嘴唇发呆的习惯,由于视线过于暴露导致志崎总是侧过头去用疑问的眼光询问中岛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中岛愣在自己的书桌上,她下意识地抬起左手,用指腹磨擦自己的嘴唇。志崎看在眼里于是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发觉并没有什么异样后又转过头去,却发现了中岛像是做错事的小孩把自己的脸埋进双臂之间的动作。

 ...

*学生设定。

 

        中岛喜欢用黑色原子笔在自己的试卷上戳出一个又一个毫无意义的点,尤其是在自己相较来说比较擅长的化学卷子上。这些天来她不自觉地养成了盯着坐在自己斜前方的志崎的嘴唇发呆的习惯,由于视线过于暴露导致志崎总是侧过头去用疑问的眼光询问中岛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中岛愣在自己的书桌上,她下意识地抬起左手,用指腹磨擦自己的嘴唇。志崎看在眼里于是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发觉并没有什么异样后又转过头去,却发现了中岛像是做错事的小孩把自己的脸埋进双臂之间的动作。

 

—中岛其实在跟志崎交往。

 

       两人其实在感情方面都没有什么经验值,所以相当于是恋爱游戏里的小白。中岛不相信自己在恋爱方面的迟钝,于是她甚至是花了一大笔钱买下了许多不同难度的恋爱游戏去尝试。就算是在轻松的通关文字类的恋爱游戏,当她站在志崎面前的时候,就又变回了那个手足无措的害羞小孩。

        中岛有摸自己后脑勺头发跟用食指擦自己人中的习惯,尤其是当她跟志崎对视、甚至只是被志崎轻吻过脸颊后。

 

—中岛想要亲吻志崎的嘴唇。

 

        中岛也观看过很多部爱情电影,不管是圆满或是悲剧,她看着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最后搂在一起亲吻彼此等待着美好结局到来的时候,脑子里会浮现出迄今为止也只有志崎亲吻自己脸颊跟额头的记忆。

        中岛用食指指腹摩擦着自己放在衣兜里的木制小挂坠,解锁了自己的手机屏幕,给志崎拨过去了电话。志崎很快就接起了电话,中岛慌慌张张地解释清楚自己打过电话的原因后就问志崎有没有时间出来见一面。

 

“……好哦。”

 

        中岛眼前电视播放着的传统法国爱情电影此时响起了一句台词,却非常巧合的说出了此时中岛对志崎难以启齿的话语。

 

—“Je veux te baiser.”

 

        中岛站在巴士的站牌前等着志崎所乘坐的那班巴士,天气下着雨,并不是晴朗的天、这使中岛不由自主地开始敲起了退堂鼓,但最后她还是等来了志崎。

        她跟志崎漫无目的地撑着伞在商业街上逛来逛去,让时间慢慢地消磨殆尽,直到最后志崎看了看手表,有些抱歉的向中岛说应该回家了。中岛用左手磨蹭着自己衣兜里的木制小挂坠,终于在她等着志崎的那个巴士站牌后面,向志崎说了出来。

 

“かのんちゃん、………这个、可以做护身符的小东西、…给你……!”

 

“……还有、……还有………可以、接吻吗…………?”

 

        到那天结束,中岛的大脑里只记得志崎的嘴唇很柔软、以及她的唇釉的味道带有着淡淡的雏菊的甜味。







^文章里出现的法文:标题:亲吻。台词:我想吻你。

咲良

整個說不出話,non醬終於丟ykkn了!!!!!!

整個說不出話,non醬終於丟ykkn了!!!!!!

咲良
很久沒畫圖的感覺,總之先丟一下...

很久沒畫圖的感覺,總之先丟一下ykkn未完成品(
其實很想畫ラウクレ的衣服......

很久沒畫圖的感覺,總之先丟一下ykkn未完成品(
其實很想畫ラウクレ的衣服......

咲良

Day2辛苦了!!兩天連續下來一定超累吧qq
八月的live我會想辦法去電影院看的!!
辛苦了!!!!

Day2辛苦了!!兩天連續下來一定超累吧qq
八月的live我會想辦法去電影院看的!!
辛苦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