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忘今焉

6199浏览    167参与
酒空了

☀️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


给刀剪春秋兔年春晚整的单品!春晚BV号:BV1dy4y1R7eR

真的万分万分感谢 @戮世摩托  宝子愿意陪我一起整活哈哈哈哈三四天的创作,生活里充满了欢乐气息(

大过年给大家整点乐呵的开心,新年快乐大噶!

B站:☀️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_哔哩哔哩_bilibili

☀️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


给刀剪春秋兔年春晚整的单品!春晚BV号:BV1dy4y1R7eR

真的万分万分感谢 @戮世摩托  宝子愿意陪我一起整活哈哈哈哈三四天的创作,生活里充满了欢乐气息(

大过年给大家整点乐呵的开心,新年快乐大噶!

B站:☀️ 阳 光 开 朗 ☀️ 但 ⚡风⚡花⚡雪⚡月_哔哩哔哩_bilibili

海境咸鱼保护协会

智者不配谈恋爱  元旦番外

打开就看默局在线挨训【狗头】

智者不配谈恋爱  元旦番外

打开就看默局在线挨训【狗头】

十乂
  王金燕   图纸和成品请勿...

  王金燕

  图纸和成品请勿二改商用,圣诞快乐~

  王金燕

  图纸和成品请勿二改商用,圣诞快乐~

3192
  有人整怪活,我不说

  有人整怪活,我不说

  有人整怪活,我不说

海境咸鱼保护协会

智者不配谈恋爱 【21】

“这——这不是小鸩的雾化剂?!”一日之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饶是岳灵修,也有些吃不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显然,确实真情实感的在伤心的别小楼不能给他答案。


忘今焉干咳一声:“抱歉,对方太谨慎,想要引蛇出洞,我们就必须假戏真做。”


岳灵修才不管这些,双手按上忘今焉的肩膀就激动道:“那小鸩呢?”


“岳队您不要激动。”忘今焉无奈失笑:“手术很成功,鸩大夫现在很安全。”


“可冥医大夫不是说?!”别小楼反应过来:“冥医大夫人呢?”


凰后:“躲了,他说对你来一段死亡通知已经太累了,不想再骗...



“这——这不是小鸩的雾化剂?!”一日之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饶是岳灵修,也有些吃不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显然,确实真情实感的在伤心的别小楼不能给他答案。

 

忘今焉干咳一声:“抱歉,对方太谨慎,想要引蛇出洞,我们就必须假戏真做。”

 

岳灵修才不管这些,双手按上忘今焉的肩膀就激动道:“那小鸩呢?”

 

“岳队您不要激动。”忘今焉无奈失笑:“手术很成功,鸩大夫现在很安全。”

 

“可冥医大夫不是说?!”别小楼反应过来:“冥医大夫人呢?”

 

凰后:“躲了,他说对你来一段死亡通知已经太累了,不想再骗岳队一回了。”

 

“你们——”别小楼惊讶到说不出话来:“是什么时候筹划些的?!”

 

“医院被炸的时候。”凰后如数相告:“岳队身上的发射器是有距离限制的,对方离我们很近却一直没被发现,我同老大推测对方就是医院中的医护人员。再联系之前阎王鬼途的情报,加上岳队被控制,合理怀疑,别队你们把医院选进了狼窝了。”

 

“你们,事办完了吗?”冥医从房间里探出个脑袋。

 

忘今焉颔首:“冥医先生,已经结束了。”

 

冥医这才长吐一口气:“那还聊什么?岳灵修——”

 

杏花君指指屋内:“屋里面‘没救回来的死人’喊你呢。”

 

鸩罂粟直接摸过床头柜上的一管注射器,往冥医身上砸过去。不过因为刚醒不久,力气不大,注射器堪堪落到冥医脚边。

 

岳灵修那绝对是一喊就到,刷的一下就到鸩罂粟床边了。

 

“一条命而已,这家伙还讹上我了。”这厢,鸩罂粟没有好气的损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岳灵修,祸你惹得,债你还。”

 

脑子当机的岳灵修半响才反应过来,男人乐呵呵的一口应下:“冥医先生,你救了小鸩就是救了我!有什么事,包在我身上!”

 
 
 
 
 

太虚海境,总部大楼,三年一次的董事联席会议如今被不得不提前召开。

 

主位上的海境之主已经沉默了许久。

 

席间的一众高层依旧是刀枪相对、箭拔弩张。

 

“照蜃统领得意思,要让海境直接在元邪皇的地盘上动武?”八纮稣浥同态度激进的蜃虹蜺之间,火药味十足。  

 

“我可没这般说——”不认归不认,蜃虹蜺依旧强硬:“事发到现在多少时间了?他明鬼市特调课那边一直这样拖下去,宗酋您还要认不成?”

 

“我同样没这般说过。”八纮稣浥不接对方的话:“默苍离重伤,不具备出庭条件,至少现在,李剑诗都在按流程办事。海境现在妄生事端,还是在元邪皇的眼皮下,便是授人以柄。”

 

“元邪皇的眼皮下,海境的师相照样让人射成筛子。”覆秋霜熟练拱火。

 

“雨相。”未珊瑚徐徐投过视线,并辨不清是提醒还是警告:“慎言。”

 

“呀,是老夫过于愤慨了。”覆秋霜表露出恰到好处的歉意:“老夫的意思,规矩是同讲规矩的人讲的。这种事他们做得,海境就做不得?宗酋的话未免有失偏颇。案子是海境的案子,医院海境不是没有啊,引渡的手续老朽可以来办。”

 

“雨相想接?可以啊。”八纮稣浥嗤笑一声,反戈而击:“那开庭前,默苍离在海境出了事,雨相是否一并负责。”

 

“明鬼市让默苍离逃掉了,宗酋是否一并负责?”覆秋霜不答反问。

 

老狐狸赤裸裸针对自家稣浥,北冥皇渊坐不住了,颇具上位者起质的男人不悦沉声:“明鬼市若失责,当然也是明鬼市的人负责,雨相不要偷换概念。”

 

“千岁误会了——”覆秋霜自不会同皇族成员明面冲突:“老夫不过就事论事。海境死人了,凶手躺在医院,旁边陪护还是他们的人。对方可是有名的智者,海境当然有立场怀疑他们以拖待变。”

 

“老头子说的对!鬼知道他们在背后琢磨什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梦虬孙对所谓智者从来没有好感:“王你一句话,明鬼市我带人去,出了事我梦虬孙一力承担。”

 

“海境武力介入,司法流程就会升级为武力冲突。”八纮稣浥仍主张维持现有秩序:“更何况默苍离真的元凶吗?”

 

八纮稣浥保持着克制,并不更进一步:“请三思。”

 

北冥封宇知道八纮稣浥想说什么。

 

默苍离是元凶吗?不是。

 

那段监控他循环播了不下百次,默苍离从始至终都很被动,主动的是师相。

 

北冥封宇安排了大量人力去查,仍没能确定内中缘由。

 

云海内部矛盾?

 

有第三方暗中做局?

 

这都无所谓了,主动的是师相。

 

——师相要杀默苍离,那就杀掉默苍离。

 

这是他唯一清楚的事:“让申玳瑁立刻过来。”

 

“皇兄。”北冥皇渊拦下欲再次阻止的八纮稣浥,率先开口:“起码同明鬼市再交涉一次——”

 

一段震铃打断了北冥皇渊的发言,是北冥封宇的私人手机,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不多,在场起码半数以上是没有的。

 

北冥皇渊看不出自家老哥脸色上有任何变化,但这肯定不是通寻常的电话。

 

因为北冥封宇中止了会议:“告诉申玳瑁不必来了,就到这里。”

 

 

菘蓝

道域『西雍振鹭』一

  原创主角,男主是雪的哥哥,无cp,亲情友情向,一个兄长辈少年时期的温馨故事。

 1. 鹭

  ‘鹭是怎么飞的?’

  西雍振鹭时常会想到这个问题。

  尽管他从未见过白鹭振翅而飞的景象,但自然而然地将“飞”这个字眼和“自由”挂钩。

  因此,幼时的他总是热衷于爬树这项趣味的运动。

  某次偶然失手,像条咸鱼一样半死不活地挂在树上的西雍振鹭,遭到了损友霁寒霄的将近半个时辰的疯狂嘲笑。

  直到一旁的西风横笑实在看不下去两人幼稚的菜鸡互啄场面,才和笑的肚子疼的霁寒霄想办法把他从树上弄了下来。

  落地后的西雍振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个嘲笑了自己将近半个时辰的损友一个大大的拳头...

  原创主角,男主是雪的哥哥,无cp,亲情友情向,一个兄长辈少年时期的温馨故事。

 1. 鹭

  ‘鹭是怎么飞的?’

  西雍振鹭时常会想到这个问题。

  尽管他从未见过白鹭振翅而飞的景象,但自然而然地将“飞”这个字眼和“自由”挂钩。

  因此,幼时的他总是热衷于爬树这项趣味的运动。

  某次偶然失手,像条咸鱼一样半死不活地挂在树上的西雍振鹭,遭到了损友霁寒霄的将近半个时辰的疯狂嘲笑。

  直到一旁的西风横笑实在看不下去两人幼稚的菜鸡互啄场面,才和笑的肚子疼的霁寒霄想办法把他从树上弄了下来。

  落地后的西雍振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个嘲笑了自己将近半个时辰的损友一个大大的拳头。

  看着再次鸡飞狗跳,分外有活力两个小伙伴,留在原地的西风横笑只得无奈扶额。

  在西风横笑看来,

  好友之一的西雍就像是一只鹭。

  尽管是一只过分跳脱的鹭。但当他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很有欺骗性的。

  一头极漂亮的冰蓝色头发,鹭羽般的上衣外总披着一件蓝白色的大氅。

  当他一动不动地支着头坐在树干上,望着远处发呆时。

  西江横棹觉得好像看到了一只孤立湖中的白鹭,正对着湖中天空的倒影梳理自己的长羽。

  他总有一种错觉,似乎西雍振鹭早晚有一天会离开道域的。

2.酒

  “轰!”蓝色的重剑落下时,霁寒霄觉得自己握剑的双手都被震得发麻了。

  “喂!臭白鸟!哪有你这样用剑的啊!”弥漫的灰尘呛得他咳嗽不止,面对西雍振鹭这种把剑当柴火棍的敲的用法,霁寒霄感觉自己的剑客之心再一次受到了摧残。

  “哎,冷眼的啊,你这样说是要抵赖吗?”西雍振鹭笑呵呵的举起了手中外型笨重的巨剑,做好了用剑背打地鼠的准备。

  “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还有,说了多少次了是‘冷月孤眼’不是什么‘冷眼’,死白鸟你能不能别瞎叫。”

  “啊,好的,冷眼。可以的,冷眼。明白了,冷眼。还有别的吗事吗,冷眼?”西雍振鹭挑衅的眨巴眨巴眼。

  “你!”

  看着西雍振鹭跃跃欲试的在霁寒霄暴怒的边缘大鹏展翅。

  自认为三人中唯一心智成熟且脱离低级趣味的西风横笑,看准时机在霁寒霄即将跳脚的前一秒,把西雍振鹭揪了过来。

  “是笑啊。”西雍振鹭的脸上露出一个阳光开朗的笑,但这笑容落在霁寒霄眼里却成了心机。

  “切,黑心的臭白鸟就会装模作样。”

  “不是要去喝酒吗?”西风横笑打断到。

  “还去之前的那家吗?”霁寒霄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白发。

  白鸟那个怪力狂,每次把剑当烧火棍使,“哐哐哐”的敲的到处都是灰尘。

  “我听师叔们说东镇新开了家酒肆,他们店里的醉江南味道特别好。要去试试吗?”西风横笑问。

  “当然啦~不过愿赌服输,冷眼你请客哦。”西雍振鹭笑嘻嘻的说。

  “还用你说。”霁寒霄没好气地白了西雍振鹭一眼。

  “走吧。”

  一行三人到了酒肆,几个孩子混在在那些喝酒的大人中,看起来有些怪异。

  西风横笑出身刀宗,耳濡目染的,很早就有了喝酒的习惯。而霁寒霄则是自己偷着学会的,后来又教会了西雍振鹭。

  但论酒量,他俩自然都比不上西风横笑。

  “喂!臭白鸟啊,你要来剑宗吗?”微微的有些醉意的霁寒霄揪了揪西雍振鹭的头发。

  “剑宗?”意识有些昏沉的西雍振鹭其实听的并不是很清楚,但听到这两个字下意识的有些反感。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霁寒霄或是剑宗本身。

  而是因为,只要他一想到今后将要和那个男人长时间处在同一个屋檐下,接受对方虚伪的慈父关照,恶心就不住地从骨子里泛出来。

  但他并没有直接的拒绝朋友的好心。

  “再说吧……而且比起和傻乎乎的冷眼呆在剑宗,和笑去刀宗明显更好吧……”

  “臭白鸟,你说谁傻呢……你才傻……我可是剑宗的希望,下一届天元抡魁注定的胜利者……嗝,等我到时候打败你,把踩在脚下的时候你就知道本大人的厉害了,哈哈……”霁寒霄打了酒嗝,脸贴在桌子上,慢慢的不再说话了。

  但一旁的西雍振鹭仍絮絮叨叨地说着,“哈哈……你是喝多了嘛,都开始说大话了……而且,我才不要参加什么劳子天元抡魁的……没意思……”。

  给睡着的霁寒霄盖了件外衣,回过身听到西雍振鹭这样的发言,西风横笑感到有些意外。

  “你觉的天元抡魁不好吗?白鸟。”西风横笑疑惑地问,自小被告知要为宗门赢得荣誉因而执着于此的他,并不是很能理解西雍振鹭的态度。

  “当然不好……”西雍振鹭昏昏沉沉的回了一句。

  “为什么这样说?”为宗门赢得荣誉,获得胜利,站在道域年轻一辈的最高点,这不是很值得骄傲的事吗?

  尽管过程很辛苦,但西风横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他是一个很看重宗门的人,为了宗门的荣耀,将来的辛苦不管再多,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不好就是不好……”西雍振鹭嘟囔着,他厌恶束缚自由使人窒息的规矩,更厌恶压迫自由早已腐烂的制度。

  西雍振鹭不是很有责任感的人,倘若有一天他决心离开道域,那这世间就再没有什么能牵绊他的了。

3.家

  那是一个极为通透的孩子。

  在家中的仆役们看来,总是笑嘻嘻的像个小太阳一样的小公子似乎很容易就能察觉到蜜糖下潜藏的谎言。

  他厌恶那些虚伪的欺骗,总是笑嘻嘻的接过了裹着毒药的蜜糖,表现出轻信的样子。然而,在你刚松了一口气之时,又忽然把它摔倒地上,想出各种古怪的点子捉弄你。

  尽管有着精致如瓷娃娃的外貌,但仆役们仍认为那是一只坏心眼的白鹭,继而总是躲着他。

  但西雍振鹭并不将此放在心上。

  在这幽静的小院里,除了善良柔弱的母亲,周围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家对他来说是束缚在脖子上的绞索,他厌恶束缚,自然也厌恶着象征着束缚的家。

  那个男人除了很少来次,偶尔两人遇上了,被审视的目光扫视时,西雍振鹭只觉得前天和霁寒霄等人一起喝的酒都要被恶心的吐出来了。

  极端向往自由的鹭,厌恶一切想要将它束缚在囚牢里的事物。

  如果有一天,它决定振翅飞向天空,那么不管对湖中的倒影有多么留恋,他都会毅然而然的选择离开。 

  (下方三创甜剧场,西风横笑养仔,猫猫霁爹和白鹭西雍的和谐日常。)

Doctor Doom

 万圣节快乐!

  

  

    墨家十杰版

  


 万圣节快乐!

  

  

    墨家十杰版

  


美女老头摩多摩多
  学校路边路边拐角抽查论文的...

  学校路边路边拐角抽查论文的夫子。

  姿势有参考照片是速写练习换头大法……

  学校路边路边拐角抽查论文的夫子。

  姿势有参考照片是速写练习换头大法……

登登

(二)巨子办班筹心力,九算背锅遭劫逆

接去年的,还是没有大纲,ooc


凰后有种想拉黑的冲动,理智告诉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赶稿子,关机把手机丢一边,这是她唯一带着点发泄的动作。

文思泉涌,键盘和钟表声卡卡,一下一下,一圈一圈,写到有点累了,才停下来休息,把明天要填的大纲先拟好。出门看看那个小崽子怎么样了。

他果然乖乖不吵不闹,正蜷缩在沙发上,自己拿了个抱枕盖着肚子,头发细软细软和之前身体的绒毛一样,小脸还是有点蜡黄,个子也有些小巧。

总之,有点奇怪,这个兔子的出现以及她的表现。

第二天凰后又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大早上谁来见姑奶奶啊?”她愤怒地砸了枕头,骂骂咧咧出去。走到客厅,见兔子正端着酸奶在看电视,对敲门声置若......

接去年的,还是没有大纲,ooc


凰后有种想拉黑的冲动,理智告诉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赶稿子,关机把手机丢一边,这是她唯一带着点发泄的动作。

文思泉涌,键盘和钟表声卡卡,一下一下,一圈一圈,写到有点累了,才停下来休息,把明天要填的大纲先拟好。出门看看那个小崽子怎么样了。

他果然乖乖不吵不闹,正蜷缩在沙发上,自己拿了个抱枕盖着肚子,头发细软细软和之前身体的绒毛一样,小脸还是有点蜡黄,个子也有些小巧。

总之,有点奇怪,这个兔子的出现以及她的表现。

第二天凰后又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大早上谁来见姑奶奶啊?”她愤怒地砸了枕头,骂骂咧咧出去。走到客厅,见兔子正端着酸奶在看电视,对敲门声置若罔闻。

“嗯哼?兔子,你双耳失聪哦?这么大的敲门声不知道去开门是怎样?”

“娘亲,你不是说不要去吵你吗?我又不敢去开门,怕遇到坏人。”兔子舔了口瓶盖上的酸奶,十分认真地说道。

“闭嘴,不要叫我娘亲。——来了,别敲了,大早上叫魂哦?”凰后一个箭步去开门。

“早啊,五姐姐,我们来看你家小孩的?”玄之玄面代笑容,blingbling的光芒从他眼里溢出来。

“是啊,我们都很关心你。哪个负心汉敢这样对你?”铁老二硕大的身体在玄之玄后面根本藏不住。

“哈?没有负心汉。这不是我的小孩。”凰后否认。

“所以才是负心汉,人渣!”杏花站出来表态。

“麦,麦搁伤心,要振作!”经常外出穷游的老大居然也回来了。

“玄之玄的话你们也信?不过老三说得对,你要好好爱自己。老五你家wifi多少,我断网了……”默苍离显得不耐烦。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凰后扶额,都要哽咽了。

“娘亲,我爹亲在哪里?”兔子双手捧着酸奶跑到大家面前。

凰后差点当场晕倒。

玄之玄你究竟说了什么,滚过来!

客厅,兔子乖乖看电视。小餐厅,人手一杯茶。默苍离终于连上了网,老大开始叨逼叨自己的见闻。杏花及时打断,复述了玄之玄给大家的传闻。

其实,一开始玄之玄嘴里只有负心汉和孩子两个关键词,尚可有些影子。后来出现什么小三,抑郁症,车祸,变性,亲兄妹……凰后听了想联系业内人士买版权赶紧拍片赚一笔,布袋戏编剧集体投井只因自惭形秽,这史无前例的狗血酸爽,令人难忘,以及,难以置信,却偏有人信。

“呵呵,就这样?闹够了没有?走走走,离开我家。”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谁啊,吃力不讨好,恶作剧成这样有什么意思?”玄之玄这根弦始终是紧的。

“那也不能就把人家吃掉啊!”

“我们是妖精,觅食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你清高你不吃,为何要来阻挡我呢?再说了,以免夜长梦多,小东西来历不清,早点解决的好。”

“兔子先留着,”默苍离发话了,“老五,剩下的锁形不必管,等自己恢复原状,杏花这几天关注一下。”

“啊?他这个样子怎么出门,天天呆在家里吵我呀?只要别吃掉,谁爱养谁养。”

众人面面相觑,开始一派和谐地闲聊,似乎完全没听到凰后的话。

“要不这样吧,老五,巨子培训班准备开班营业,你可以送来托管,免得他和你住一起,变得没有兔样。”默苍离竟然也有如此诚恳的这一天。

“少说两句!得了,都散了吧!你那破培训班,别来我这里拉人。我看着他还有三分眼缘,不愿让兔子去遭你那个罪。哎呀,你说要留着兔子,原来这样打算盤,是也不是?”

“这兔子反正也不会上你的班,不如吃了吧?”玄之玄总能找到某种奇怪的关键。

“得了,培训班是吧,我帮你扩散一下信息,有没有人来就是你自己的造化了。茶水也喝够了,走吧你们!”

众人喝完茶,才恋恋不舍走了,虽说凰后家乱了些,东西确是一等一的好,肯花钱在这上面,懂享受,怪不得天天关在屋子里也还自在。

 

兔子看电视时聚精会神,两个大眼珠子一动不动,双耳自然垂落,乍一看像两撮小辫子。凰后看不惯他坐没坐像,还离电视那么近,吼了两句,兔子就委屈巴巴往后挪,把小腰板挺直。

回去后,凰后在社交平台上发了几条广告,一下关了手机继续码字。休息间歇看到平台上没什么回复,心说你默苍离开的班,没人去才正常。

准备去躺一会儿,一个不常联系的陌生头像滴滴她,凰后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好像是几年前进城务工,啊不,加入城镇化进程时认识的,当时听说她还有一双儿女,在老家。后来发现人是离家出游,家底挺殷实的,多年不联系,也不知道近况如何。

点进去一看,疯了,她居然问默苍离的补习班,凰后本着曾经一丝丝交情,十分委婉地劝告:爱孩子就别让他去!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说先想想吧。

这就奇了,老家那么远,哪有父母舍得让孩子千里迢迢去上补习班的?

算了,这也不是她能管的事。

 

话说默苍离对这个培训班倾注的心血还是非同一般的,明显看出来是上心了,比如从玄之玄的资料包里掉落的纸张可以发现,从铁老二变化的车身装饰可以发现,从忘今焉随身携带的广场舞金曲播放器可以发现……

玄之玄在卖力地讲解保险知识与受益,客户也面露微笑,双方即将达成共识时,玄之玄当场奉上一张“默家巨子培训班”宣传单,合同却翻了八百遍公文包都没有找到,无奈何,眉间的褶子比他市场甩卖50两件的衬衫还多。哦,再这样下去,我只能买得起30两件的衬衫了,老板给我跳楼价吧。他想。

铁老二朴实无华的货车,印满了五颜六色的“默家巨子培训班”。字体崎岖,令人一度怀疑是不是请到温皇友情献字,不知出价几何。至于背面本来是印着“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的安全标语,现在全改成了“宁停三刀,一枪不少”了,原因无他,喷墨不足,而强迫症又非要涂成言语通顺的句子。铁老二上路出行从未有这么害怕警察。我头再铁,也不是这样的用的吧!

忘今焉因为谈吐儒雅,加上游览大好山川开阔了些眼界,在一众老头里显得卓越非凡,平时也和大家跳跳广场舞,打打羽毛球,颇为和乐。与他的为人一般,他的曲库总是独特而又清醒,且不清高孤僻,在别人还在听《爱情买卖》的时候,他已经能领会《姐就是女王》了,奔跑时也常听《怒放的生命》。这天你乐呵呵打开金曲播放器,是无限重复的“欢迎参加默家巨子培训班”,这也没什么,最致命的是背景音乐,竟然是人人都传唱的《老司机带带我》,这格局打不开啊,气得他当场摔了机子,又无比心疼地捡起来。老夫一世英名啊……


海境咸鱼保护协会

智者不配谈恋爱 【9】

金光帝国,由缺舟坐镇的天志市,是帝国的两个经济政治核心之一。


作为整个帝国的缩影,各方势力基本都在这座城市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一个城市里,繁华的地段总是相当集中。海境大厦,几十层的高楼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拔地而起,和云海五局也就几条街的距离,其正西边二千米,还能看到苗疆大楼上飘起的狼纹族徽。


欲星移一阵风一样从十八层飞下一层只用了四分43秒,一路上引得不少海境职工纷纷侧目。


不过现在肯定不是关心员工八卦的时候,六分钟前默苍离发短信说在楼下等他,天晓得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


大楼的出入有不下于军方的权限管控,一层的的接待处则是一处咖啡厅,默苍离自然也在那里等待。欲星移...

金光帝国,由缺舟坐镇的天志市,是帝国的两个经济政治核心之一。


作为整个帝国的缩影,各方势力基本都在这座城市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一个城市里,繁华的地段总是相当集中。海境大厦,几十层的高楼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拔地而起,和云海五局也就几条街的距离,其正西边二千米,还能看到苗疆大楼上飘起的狼纹族徽。


欲星移一阵风一样从十八层飞下一层只用了四分43秒,一路上引得不少海境职工纷纷侧目。


不过现在肯定不是关心员工八卦的时候,六分钟前默苍离发短信说在楼下等他,天晓得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


大楼的出入有不下于军方的权限管控,一层的的接待处则是一处咖啡厅,默苍离自然也在那里等待。欲星移卡着秒,总算在习以为常的标准时间内到了默苍离面前。


默苍离瞟一眼气喘吁吁的对方,操着正经的疑问语气:“这么急做什么?”


欲星移:“??!”


只能说,看到短信的那一刻,默苍离PTSD重度患者回忆起了军校七年被支配的紧急集合的恐怖。


默苍离一针见血:“所以两年了,你还没适应正常人的生活。犹豫不定是蠢人行径。没记错的话,你勉强还算一名智者,对吧?”


话术还是熟悉的话术。海境师相就差没当场去世。


以为是有人找茬,一名员工迅速上前:“师相?”


欲星移摆摆手将人退去,在默苍离对面坐下笑吟吟接到:“师兄专门来海境一趟,总不会是专门来看我的现况吧。”


默苍离:“你说呢。”


在默苍离继续打出用'思考代替发问'的极限输出之前,海境师相果断率先发问:“所以师兄什么事找我?”


默苍离点点头,一副如同在讨论‘午饭吃什么’无二的语态,持续输出:“你和北冥封宇在一起了。”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欲星移强自咽下了险些可能喷到对方脸上的那口咖啡。且极有自知之明的省略了‘你怎么知道的’这类愚蠢的问题。最终只回了一个简单的'是‘字。


“这和你退出云海有关?”


“为何起突然问起这个。”


默苍离毫不拖沓,单刀直入道:“杏花来找我了,单从逻辑考量这件事弊大于利。但或许是我该放弃单纯的取舍思维,我想听你的看法。”


这谁能想到,他还有能当默苍离精神导师的一天。欲星移一乐:“几年不见,看来师兄的思想觉悟还是有所提高的呀!”


要是默苍离大学的时候能有这觉悟,他俩之间的关系也不至于——三个月从'仰慕'到'拉黑'。


默苍离不置可否,只继续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最了解我的其实仍是你们几个。或许杏花眼中的我并不是我,他不了解的那个我——手中鲜血淋漓。为了所谓的大局,哪怕是嫡亲的师兄弟,也能毫不犹豫的牺牲放弃。他还不了解,同我在一起,对他非是好事。”


您还是直接点我名算了……欲星移暗自腹诽:“智者总是揣摩人心,擅长替人决断。师兄,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对件事对冥医来说是好是坏,亲自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好也罢坏也罢,师兄都没有权利替冥医做主。”


“所以即使没有退出,你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师兄、错了。前提不对。”对面之人默苍离,欲星移也不掩饰:“师兄的推断大部分都是对的,我退出云海确实和这些事有关。老七讲我是怕了,也对也不对。一直以来不论我做什么海境都会支持。地门行动之前,王收到情报说很危险,他急的很了,也只是亲自来找我谈了一刻钟。”


欲星移递出个无可奈何的笑来:“然后果不其然就丢了半条命。那一回行动我躺了两年。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王,那天王的神态,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但是啊师兄——你有一点错了,”欲星移话锋一转,带着几分炫耀的意味:“证我们大学毕业就领了。至于回海境,原因就更简单,现在的海境比那边更需要我。所以啊师兄,贪生也好怕死也罢,我反正是决定了要好好过日子的。”


默苍离了然,继而有头无尾问道:“会怕?”


“当然。”欲星移坦然承认。


“可是师兄,你的一切担忧,都不影响冥医对你的喜欢。他不会因为你的一句'在一起不是好事'就放下。不论你是否与他强行划开界限,他都会为你担心,因你难过。除非你真的——让他不再喜欢你。可这更伤人不是吗?”


听懂对方的言下之意,默苍离只点点头:“我会考虑。”


欲星移什么时候见过默苍离这般犹犹豫豫畏首畏尾的模样,不由道:“师兄自信些,你这么优秀!要知道,当年大学喜欢你的小学弟能从食堂排到主教楼!冥医和你在一起绝对一定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呀!!”


这番话着实有些主观的添油加醋,喜欢默苍离的人多没错,但他家师兄属于只可远观的类型,就算他们几个嫡亲师弟也只敢说是崇拜居多。能真正一鼓作气到追现在的怕也就只有冥医一个了。所以啊,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又是为钜子的终身大事操烦的一天啊!




云海五局虽然工作强度大,但有一点好处。


非特殊情况,绝不加班!


要问万一工作完不成怎么办?


默局长只会统一回复六个字——做不到就自尽。


故而当5:59分,默苍离卡着点自办公室出来讲出'你们几个留意下'这几个字后,忘今焉几人只感觉天地翻覆,无尽悲凉。


然而,情况在下一刻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


只见默苍离从口袋里掏出几枚信封,随意往桌子上一搁:“你们自己分一分,再给老三带一份。没事了。”随即无比潇洒的转身离开。


忘今焉眨眨眼,尚未从不用加班的喜悦中恢复过来,但见手上描金缎封的水色信伐内部,请柬两个大字不可谓不气势磅礴。


玄之玄先在场众人一步脱口而出:“我勒个去!局长要结婚!!!”


  

  

  

###   地门事件上下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