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忘尘

1487浏览    8参与
白大川

觉得这首曲子很适合《忘尘》啊。 @沧海

诸神的黄昏,天帝的秀场;
陛下胸有丘壑,从容优雅,四上神各有风姿;
六界异象频出,人心惶惶;
众仙下界平乱,浩气纵横。
还有各种激动人心的智斗、对赌、交心信任……
这是一个看得见光明的世界。
这是一个永远有希望的世界。
因为有沧海笔下的陛下在呀^^

女声吟唱部分,我自己脑补润玉发现乱象的缘出时的BGM,忽然就觉得很感慨。

为什么我好像知道一点后续发生的事情?

因为,沧海写好大纲之后,帅气地发给我说:“好了,你可以去写了。”
其实我还挺荣幸的。
于是我这么文雅的人当时一肚子——

不过,听说大纲这东西就是用来推翻的。
只能证明作者有完结的意图~~~

觉得这首曲子很适合《忘尘》啊。 @沧海

诸神的黄昏,天帝的秀场;
陛下胸有丘壑,从容优雅,四上神各有风姿;
六界异象频出,人心惶惶;
众仙下界平乱,浩气纵横。
还有各种激动人心的智斗、对赌、交心信任……
这是一个看得见光明的世界。
这是一个永远有希望的世界。
因为有沧海笔下的陛下在呀^^

女声吟唱部分,我自己脑补润玉发现乱象的缘出时的BGM,忽然就觉得很感慨。

为什么我好像知道一点后续发生的事情?

因为,沧海写好大纲之后,帅气地发给我说:“好了,你可以去写了。”
其实我还挺荣幸的。
于是我这么文雅的人当时一肚子——

不过,听说大纲这东西就是用来推翻的。
只能证明作者有完结的意图~~~

执欢°

秋枫组.相思如此绊人心.

#冰糖葫芦阿.

「沈漓x柳霁」

沈漓愈发觉得,自己对柳霁掩映不住的欢喜,已经满溢得几近将自己尽数淹没了。

毕竟是十二三岁,稚拙却也骄矜着的年纪啊,那纯粹也痴缠的,牵绊着神魂和情思都烧灼滚烫的爱恋,便愈发得澄澈亦不可理喻。

那时的柳霁已比自己高了些许,初见时迤逦到山河万顷都失色的姿容却半点未泯,只道是敛了几分总角的绝尘清冷,犹生出二三风流意气,皎皎月华来。

水波蹙皱圆缺,远山轻褪朦胧,少年流逸的眸中交叠岑寂有江南轩榭,偶尔低垂鸦睫清朗地一掀薄唇,便似入画景致惹人心悸,偏偏柳霁还撩人不自知,面对着自己绯红的面色,婆娑深意的言语,只当无事人般一笑而过。

不解风情。


依稀记得那是个仲夏,约莫是乞巧将近,纷蕴...

#冰糖葫芦阿.

「沈漓x柳霁」

沈漓愈发觉得,自己对柳霁掩映不住的欢喜,已经满溢得几近将自己尽数淹没了。

毕竟是十二三岁,稚拙却也骄矜着的年纪啊,那纯粹也痴缠的,牵绊着神魂和情思都烧灼滚烫的爱恋,便愈发得澄澈亦不可理喻。

那时的柳霁已比自己高了些许,初见时迤逦到山河万顷都失色的姿容却半点未泯,只道是敛了几分总角的绝尘清冷,犹生出二三风流意气,皎皎月华来。

水波蹙皱圆缺,远山轻褪朦胧,少年流逸的眸中交叠岑寂有江南轩榭,偶尔低垂鸦睫清朗地一掀薄唇,便似入画景致惹人心悸,偏偏柳霁还撩人不自知,面对着自己绯红的面色,婆娑深意的言语,只当无事人般一笑而过。

不解风情。


依稀记得那是个仲夏,约莫是乞巧将近,纷蕴的灯市辗转喧嚣了整个洛阳,那一夜父亲终究是允了他二人同赴灯会,柳霁只着一身月白色长衫,一双明灼的桃花眸颦蹙了星辉,自缠乱的棹声灯影里,自成此间绝色。

两人就这般并肩行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柳霁看灯,他便暗揣着欢喜看柳霁,其间偶尔缀着几句闲言絮语,亦大多是自己在说,柳霁含笑在听。

直至也不知哪个转角倏然飞出几声叫卖冰糖葫芦的吆喝,杳杳逶迤至了耳畔,自己微迈了步子正欲往前走,却见柳霁悠悠然然已停了步伐,瞧着自己疑惑的眼波弯了弯朱唇,眸子里潋滟着慧黠的笑,却是有意无意地往着摊上的冰糖葫芦飘。


噗。不就是想吃糖葫芦嘛。

“想吃买一个不就得了。”

自己半是嗔怪半是好笑。

“出门时换的新衣裳,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呀。”

柳霁依旧淡笑着,漂亮的眉眼上写满了四个字。

……奸诈狡猾。

可爱。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阿漓你真是天下第一好。来吃一口呀。”

“啧。不要。你这个虚伪幼稚假惺惺的家伙。”

话虽是这么说吧,最后还是接过了柳霁手中亮晶晶冰糖葫芦串大口扯下一颗啧啧称赞着真香的沈漓…面对着眼前少年碎着星屑的,欢喜之极的眉眼,依旧有须臾,没来由地任心跳漏了半拍。

如果韶光能停滞在这一霎再不流转该有多好。

至少这一瞬间,他深爱着的那个少年,唇角蜿蜒出的梨涡,只缘自己而绽。


“唔…谁说这糖葫芦是我白送你的了,好说歹说…也要偿还些许吧?”

“诶?可妾身…身无长处,小官人总不会是要我出卖色相的罢?”

迎着柳霁促狭桃花眼中阑珊的戏谑,半带玩笑口吻抛出的犹疑还恰恰窥到了心中情愫,本来理直气壮占着公理的沈漓一霎就怂了,心中早已默念了百转千回的话落了唇畔,也只剩下了踌躇的支支吾吾,和一张面红耳赤的脸庞。

“嗯…代价就是…唔……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就一下……”

此话一出两人倏忽陷入了死寂。

一个愣怔无言。

一个羞愤欲死。

“啊我我我我就是开玩笑的!你你你就当没听过吧!这冰糖葫芦我就请你好了……”


就当他以为柳霁恼了惊惶着欲将此事掩过不提时,耳畔忽有轻风盈动,迷离中左颊忽然一热,似有缱绻的温存稍纵即逝,只道是还不及真切体味,便消逝自长风中再无迹可寻。

他抬眸,瞥见柳霁弯起眸澄澈的一笑,痴痴启唇想说些甚么,魂灵却仍沉湎在那瞬温柔的袅袅回溯间,都揉进那夜绰约的蝉鸣蛙声里,还如一梦。


“走吧。回家了。”

“啊…好。”


归途亦是清寂的,沉默得几乎孤绝,在沈漓涨的满满的心眼里,却不知是否是缘了那一个甚至算不上吻的轻啄,竟掺了些许旖旎的味道。

其实柳霁只是好玩罢,估计也终不曾料到,因为这个并无半点缠绵悱恻的吻,竟能让自己寂寥如秋潭的心啊,辗转激荡出多少涟漪。

可是还是忍不住会生出那些本不该存在的期许和旖念啊,痴心妄想着自己的情衷终不会错负,一腔孤勇一往情深的亦绝非自己一人。

究竟要多少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汹涌的情根深种,以致不会,一念成魔。


沈漓的脸一直绯红着直至回家上床安眠,其间大脑昏沉着似已不会思考,甚至连柳霁把他送到卧房蹙着笑说了晚安,自己都愣愣地半晌都未回应。

于是被母亲忧心忡忡当作是出门受寒发了烧,生生痛失了和柳霁共赴长安江府习武的良机,凄侧空守闺阁整整半月,思卿如狂。


呐。阿霁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知不知道我对你流露出的情愫全无半寸虚情假意。


只道是这份孤注一掷的迷恋,无关生死,无关风月,更无关你。


「山有木兮木有枝。」





醉落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也想回到从前。那个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懂。什么祸都敢闯。还敢信誓旦旦说不会忘记初心。还偷偷摸摸的谈一场想要的恋爱。你说想要和我再过一次那三年。我也想啊可我们终究都长大了。回不去了。你总想让我和他在一起,后来你也不催了。或许你知道这些都不可能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吧。傻姑娘。你总能把我弄哭。可我心甘情愿。姑娘,你会越走越好的。我祝福你。如果有机会我们回到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我希望能从来。我们依旧好,我会变换性格一直在你身边。

我也想回到从前。那个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懂。什么祸都敢闯。还敢信誓旦旦说不会忘记初心。还偷偷摸摸的谈一场想要的恋爱。你说想要和我再过一次那三年。我也想啊可我们终究都长大了。回不去了。你总想让我和他在一起,后来你也不催了。或许你知道这些都不可能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吧。傻姑娘。你总能把我弄哭。可我心甘情愿。姑娘,你会越走越好的。我祝福你。如果有机会我们回到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我希望能从来。我们依旧好,我会变换性格一直在你身边。

繁花深处

【睿津】忘尘 12

不好意思隔了好一阵才更文。。。因为之前是真没想好要怎么圆回来。。。好吧现在我保证我想的差不多了。。。

应该是可以逐步写完啦!【确定以及肯定是HE嗯哼~

---------------------------------------


12


“咳咳咳……”

“言兄,我知你忧心景睿之事,但也切不可太过操劳。”宇文暄有些疑惑又担忧的看着半卧于榻上的言豫津,数日来他的外伤虽已养好了大半,却又似是染上了极严重的风寒,吃了药也总不见好,看上去甚至比中了忘尘之毒的萧景睿还要严重几分。

“咳咳……我只是感染了些许风寒,没什么大碍,咳……”言豫津虽这么说着,面上却无甚血色,声音也有...

不好意思隔了好一阵才更文。。。因为之前是真没想好要怎么圆回来。。。好吧现在我保证我想的差不多了。。。

应该是可以逐步写完啦!【确定以及肯定是HE嗯哼~

---------------------------------------


12

 

“咳咳咳……”

“言兄,我知你忧心景睿之事,但也切不可太过操劳。”宇文暄有些疑惑又担忧的看着半卧于榻上的言豫津,数日来他的外伤虽已养好了大半,却又似是染上了极严重的风寒,吃了药也总不见好,看上去甚至比中了忘尘之毒的萧景睿还要严重几分。

“咳咳……我只是感染了些许风寒,没什么大碍,咳……”言豫津虽这么说着,面上却无甚血色,声音也有些沙哑,“宇文兄,今日我找你密谈,是因为我已想出一个计划,可以逼晟王拿出解药。”

“哦?!”宇文暄听闻此言,心情也些许明朗起来,满怀期待的望着言豫津。

言豫津沉吟片刻,方才开口道:“只是这个计划说起来……既不太光彩还有一些风险……”

“言兄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吧。”宇文暄爽快的一口答应道。

“我要拜托宇文兄与我一同前往晟王府设一个局。”

……

听完言豫津的一番解释后,宇文暄却皱起了眉头,沉默思索了一阵后严肃的问道:“敢问言兄,对于这个计划有几分胜算?”

“我尚不敢断言自己的胜算,毕竟我对晟王府的了解仅限于这段时间的接触以及之前景睿的转述而已……但景睿解毒之事迫在眉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之前唯有冒险一试了。”言豫津坦诚而坚定的说道,仿佛这危险与他无关似的,接着他顿了一顿,又道,“宇文兄放心,倘若计划失败,你只要一口咬定未曾收留过我和景睿,定能完全脱身。但若按计划顺利完成,不仅能助景睿解开忘尘之毒,我想这也将有助于巩固你在郢都的地位。”

“我不是在担心这件事!”宇文暄气愤的打断道,“我也早已不满宇文旸多时,能有机会挫一挫晟王府的锐气自然是好。只是以你现在的状况……你确定能承受得了吗?”

“多谢关心,我的身子真的已无大碍。此事还须速战速决为好,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劳烦宇文兄今夜加紧准备,待明日你我一同前往晟王府?”言豫津深知自己与景睿这些时日来已亏欠宇文暄这位异国阵营的朋友许多恩情,如今这个要求更是有些强人所难,只是他不得不这么做,若时间再拖延下去,不但景睿会失去解毒的机会,恐怕连自己也将失去解救景睿的心力。

因此,他唯有放手一搏,就以他知之甚少的宇文暄的仗义友情为赌注。

 

宇文暄见他态度如此坚决,心中也对这位向来养尊处优的小侯爷有几分刮目相看,当即点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只是若计划失败你也别想与我摆脱干系,我可不想等景睿恢复之后埋怨我这个朋友没有照顾好你。”

“……多谢宇文兄。”言豫津无比诚恳的向他作了个揖。

“不必谢我,我只是一心想要等景睿解毒后问他一句——‘你这交的是什么朋友啊?’”宇文暄别扭的撇了撇嘴,起身打算离开。

“呵……”言豫津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他想起很久以前,他们共同的朋友穆小王爷也曾问过景睿同样的问题,那时景睿复杂而沉重的身份还未揭开,自己总是能拉着他一起肆无忌惮的玩闹。

那样没有忧虑的时光,也许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但至少他与景睿两小无猜一同创造的美好回忆不会被抹去,相知相偎共度难关的心坚定不移。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言豫津与萧景睿的情谊始终不变。

 

第二日,宇文暄便带着一个大箱子与几名随从前去晟王府求见。

“叔父,昨日我的部下在郊外林中巡逻时发现了一具尸体,不知您是否认得?”宇文暄命人将箱子打开,里面竟躺了一具死尸。

“这是……”宇文霖看清尸体的模样后,大惊失色。

“侄儿若没认错的话,这位公子应该就是大梁那位位高权重的言侯爷之独子言豫津。可是这位大梁的世家公子为何会出现在郢都郊外呢?侄儿思来想去,这大梁人士,就唯有跟叔父您还有些渊源了。”宇文暄继续一脸正直的分析道。

“……我从未见过这位公子。”宇文霖由站在身旁的宇文旸搀扶着,强作镇定的回答道。

“本来只因为这一层关系侄儿也并不会多想什么,只是在仔细查问了都城内的侍卫后,有人说曾见过言公子进入晟王府,更为蹊跷的是,还有人曾亲眼见到旸儿将疑似昏迷的言公子带出城外。侄儿深知此事若传出去定会惹出一场不小的风波,只得私自将其压下,先偷偷前来叔父府上问个究竟。”

宇文霖听闻此言,不禁倒退了两步,他没想到身中剧毒的萧景睿尚未寻回,这位唯一与萧景睿有所联系的言小侯爷居然就这么死了,而且还被人抓住了与晟王府脱不了干系的把柄,思来想去,终是意识到了自家的破绽所在,顿时怒火攻心,转头质问道:“旸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宇文旸登时被吓得跪倒在地,对着父亲口无遮拦的极力辩驳起来:“……孩儿不知啊!当日孩儿的确是按照父亲的吩咐跟踪这位言公子,只是言公子行踪诡异叵测,孩儿无能,在郊外林中便跟丢了他……”

“这么说来,当时言公子的确曾来过晟王府?”宇文暄立即打断他道,“那叔父刚刚为何一口咬定从未见过他?”

“这……”

“叔父可是有何难言之隐?言公子的身份非凡,他的死讯迟早会闹得举国皆知,到时大梁那边若发难起来,恐怕就连皇上也无法偏私,不如叔父先如实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好让我帮您一起想想应对之计。”宇文暄诚恳的劝说道。

宇文霖知道宇文暄说的皆是实话,也正因为他早已意识到这一点,才会在那日特别叮嘱宇文旸,务必要保证言豫津的安全,谁知竟换来这样的结果。他并未正面回答宇文暄的疑问,而是对着跪在地上落泪的小儿子冷冷的问道:

“你为何要对我撒谎?”


--------------------------------------------

不要问我为啥宇文爹一家人的智商这么低……那是因为lo主本人的智商也仅限于此了orz

争取下章让我言爹上线!宣示我的后妈地位!~(~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