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忘川渡人

6436浏览    111参与
狼飯糰吃素

义子 EP.5

在挖下一个坑前先把旧坑补一补


下一个故事…是摄殓~


什么皮肤还不知道~


有推荐的CP欢迎给我嗑一嗑。


———————————————————————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老头!』被杰克压制的忧郁不断挣扎,但都徒劳无功,对方死死的把自己压制在地上『放开我!』


『把我的孩子还来』


『蛤?谁会还你?要是还你,你搞不好会对我哥做什么』忧郁一脸愤怒,明眼人都很清楚他面前的家伙对奈布是抱持什么感情『你当我是傻子啊!』


两人还在对峙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出现,过了一分钟艾米丽的声音传来。


「杰克,我来给奈布复诊了』


『啊!艾米丽姊姊来了』忧郁对艾米丽是...

在挖下一个坑前先把旧坑补一补


下一个故事…是摄殓~


什么皮肤还不知道~


有推荐的CP欢迎给我嗑一嗑。


———————————————————————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老头!』被杰克压制的忧郁不断挣扎,但都徒劳无功,对方死死的把自己压制在地上『放开我!』


『把我的孩子还来』


『蛤?谁会还你?要是还你,你搞不好会对我哥做什么』忧郁一脸愤怒,明眼人都很清楚他面前的家伙对奈布是抱持什么感情『你当我是傻子啊!』


两人还在对峙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出现,过了一分钟艾米丽的声音传来。


「杰克,我来给奈布复诊了』


『啊!艾米丽姊姊来了』忧郁对艾米丽是抱持好感的,毕竟人家不只漂亮还很和善,几次看她帮哥哥看诊,都没有嫌弃跟愤怒『快放开我,死变态老头』


「杰克,你在家吗?』


「是不是出门了?』


另一个女声响起,杰克知道那是艾米丽的伴侣艾玛,他因加班的事忘了今天是奈布复诊的日子,不开心的放开了那个占领自己心爱孩子身体的家伙,开启大门欢迎两人进入。


「杰克先生夜安,今天我跟着天使来到你家打扰』艾玛露出微笑,接着跑去找奈布。


「杰克,怎么现在才开门?是不是奈布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他很好』


忧郁看跑来找自己的陌生女子,身体进入警戒状态,盯着她看分析着是否会对哥哥造成危险跟伤害。


「你就是奈布吧!你好~我是天使的伴侣,我叫艾玛·伍兹』


『天使?是指艾米丽姊姊吗?』


「是喔~你的情况我大致听天使说了,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


很快的忧郁放松警戒跟艾玛聊起天来,在门外的杰克斜眼看着艾米丽。


「你很清楚吧?那并不是他弟弟的灵魂』


『当然,再说…他弟弟是我亲自带去轮回的』


「缘分啊!缘分!』艾米丽拿出一本相簿给了杰克「请你好好珍惜现在的奈布·萨贝达,不然我不会放过你,这是奈布跟你以前的照片,他在死前要我交给你,等你再次爱上一个人的时候』


『…奈布…』


看着那本相簿,封面是一个背对画,面身穿绿色佣兵服的青年,他的腰上还挂着一把弯刀,右下角还写了一句<我与先生的回忆>。


「我去给那孩子看诊了,你自己看着办』艾米丽走进客厅开始帮忧郁看诊。


『啊!艾米丽姊姊~』


「你是忧郁吧?奈布呢?』


『因为那个变态老头对哥哥毛手毛脚的!』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忧郁,你很清楚情况才对』摸着对方的头「姊姊我已经警告他了,别怕』


『他会听姊姊的话吗?』


「一半一半,杰克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忧郁…我知道你想保护奈布,但试着了解杰克,好吗?』


『我…』忧郁犹豫了,他怕自己所想的会实现,他怕哥哥会遗忘了他『我不要!』


「…忧郁…』


检查在忧郁沉默后的两小时结束,此时外头早已暗下,艾米丽跟杰克叮嘱了几句便带着艾玛离开了,杰克望着客厅上安静的人,象是惊吓到的小动物一样,捲缩在沙发一角。


『奈布』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见对方没反应并走到对方前『奈布?』


「…义…父…我…不是乖孩子…我不配当您的孩子…」


『不,奈布…你是我的孩子』抱着对方微微发抖的身体,有些许的冰凉『时间也不早了,去泡个澡睡觉』


「…那个…义父…」


『怎么?』


「能…陪我吗?」紧抓着对方的衣服,似乎害怕着什么「拜托」


『…好…』


“感情…吗…?”


杰克看着对方离去的沉重背影,又看了手中那本相簿,陷入了沉思。


Vampire伍瑶
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甜蜜(?...

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甜蜜(?)双排😏(详情见我的同人文)
( ͡° ͜ʖ ͡°)✧
虽然没有时尚八杀,但至少赢了😂

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甜蜜(?)双排😏(详情见我的同人文)
( ͡° ͜ʖ ͡°)✧
虽然没有时尚八杀,但至少赢了😂

卑微的一只杰吹
-Hide your face...

-Hide your face from my sins-
我最爱的皮肤wwwww

-Hide your face from my sins-
我最爱的皮肤wwwww

Vampire伍瑶

渡过鬼门关(15) (杰蝶:忘川渡人×仙鹤)

📢还有一星期多一点就期末考试了,最近有点忙😲

📢最近脑内有些番外的灵感,要不就新年的时候更吧😜

📢大量自设预警!说一下冥界篇的世界观,(竟然开始走玄幻路线了?!😱)来到冥界的亡人会走过黄泉路,路上会有掌灯人(就是咱蝶姐)带路,然后在奈何桥边喝下孟婆汤,如果不从,会被丢入忘川河里,待河水腐蚀,骨肉分离。过桥到冥府里录入名册,然后等待转世。如果选择了成为在冥界工作的一员,到了一定时间,这些人就会飞升,并且不会有转世一说。并且在冥界工作的人是以实体存在的,不是鬼魂,只有去人界的时候(比如中元节),才以鬼魂的形式存在。

💡💡💡上正文!

“姑娘,若是前世有太多烦恼,留着作甚?不...

📢还有一星期多一点就期末考试了,最近有点忙😲

📢最近脑内有些番外的灵感,要不就新年的时候更吧😜

📢大量自设预警!说一下冥界篇的世界观,(竟然开始走玄幻路线了?!😱)来到冥界的亡人会走过黄泉路,路上会有掌灯人(就是咱蝶姐)带路,然后在奈何桥边喝下孟婆汤,如果不从,会被丢入忘川河里,待河水腐蚀,骨肉分离。过桥到冥府里录入名册,然后等待转世。如果选择了成为在冥界工作的一员,到了一定时间,这些人就会飞升,并且不会有转世一说。并且在冥界工作的人是以实体存在的,不是鬼魂,只有去人界的时候(比如中元节),才以鬼魂的形式存在。

💡💡💡上正文!

“姑娘,若是前世有太多烦恼,留着作甚?不如忘掉它们……”孟婆面对捧着茶碗犹犹豫豫的美智子劝着她。

“不,”美智子难得地打断了别人的话,“我还有不能忘掉的人……”

“恋人吗?”孟婆问道。

美智子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恋人?他们算是恋人吗?或许只是两人之间的一厢情愿。以她的身份,这种感情,也就如同带刺的玫瑰,美好,但是一不小心,就会进入误区,等这时发现刺伤自己手的,不再是玫瑰了,而是层层的荆棘,越是挣扎,缠得越多越紧,直到最后被它吞噬。

还有那个狠毒的女人,为什么她要一直想方设法把自己除掉?!她想不明白,但是她的情绪却是越来越激动。周围的怨气受到她的带动,向她聚集过来。美智子捂面跪在地上颤抖着,很快,她的身体渐渐地发生了变化——她怨气太多,要变成厉鬼了。

或许一开始就是她有错在先?自己应该本本分分地做一个好妻子。想到这里,她的怨气减轻了一些。

但是,毕竟自己真正爱的,还是那个人啊……

她又何尝不想去报仇呢?奈何困于黄泉,有再多的执念,也是没办法。

最终,她给出了她的回答:“不,他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尽管我这一生颠沛流离,但是跟他在一起总是很安心。”

“颠沛流离吗?姑娘,你所要的不就是安稳的生活吗?从小被送到置屋当了一个艺伎,后来被卖给了自己一个不爱的人。跟爱自己的人,也是自己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忘了这些吧……”

“我可以不喝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忘川河就是下场,你会被丢进去的,骨肉分离,或许连魂魄也没有了。”

美智子望着那深邃黝黑的河水,里面仿佛还翻腾着一些尸骨,她沉默着……

“不过,有情人若不肯相忘,孟婆汤又有何用……听说黄泉路上缺一个掌灯引路人,如果你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再见到你想见的那个人……前提是,喝了汤吧。”孟婆补充道。

美智子端起汤碗,清澈的汤水倒映出她白净的相貌,她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孟婆说道:“麻烦以后您叫我仙鹤吧。”说完,一饮而尽。最后,她把空空的汤碗缓缓放回到桌面上,一双无神的清澈双目里没有眼泪,却流动着悲伤。

从此以后,冥界多了一个叫仙鹤的掌灯引路人。

——————————分割线——————————

自从仙鹤做了掌灯人以来,已经见过无数的亡人拒绝饮下孟婆汤,有哭的,有疯的,有大喊大叫的,但是现在见到的这个人虽说也是不愿意喝的那种类型,但是他一直看着自己就算了,眼中还洋溢着温柔,嘴上还有一丝微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在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那早已不再跳动的心竟然也有了一丝温度,可是她就是不记得他是谁了。

她能怎么办呢,只能回以优雅的微笑,他仿佛也知晓了自己的失礼,向她走近,并说道:“对不起小姐,您知道吗,您跟我爱的人长得很像。”

他意外地很绅士呢。

他鞠了一躬,抬头时,她注意到他的眼里除了温柔,还有一丝……

悲伤?

看到这个,她的心竟不自觉地收紧了。渐渐地,她的心仿佛被插入了一把把刀子,因为他被丢入了忘川河中,被丢进去的同时,还在对她喊道:

“美智子小姐!还记得我吗?我是杰克!”

美智子?那是谁?他叫杰克吗?这些名字都好熟悉,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摸摸脸,干干的,她以为自己流泪了,可是什么也没有,可是她内心莫名地生出了一种心疼之感。

她有些不知所措,直到他被丢人忘川河里,没了声息。

她呆呆地望着这一切,然后,瘫坐到地上,抱起双腿,把脸埋在膝盖上。

不知道为什么,好难过……

总想,为他做点什么……

——————————分割线——————————

杰克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醒来时,他多了一个身份——

忘川渡人。

没什么特殊的,只是他是冥界唯一一个可以特许可以随意出入阴阳两界的亡人,也算是冥府的一员了。

每天,他在忘川河上摆着渡船,看着黄泉路上的那一点点火光忽近忽远。尽管他知道,她已经忘记了他。

“仙鹤小姐每天在这条路上走,不会感到厌烦吗?”有一天他向她问道。

“我……在等一个很重要的人,可惜忘记他的名字了。”她柔声答道。

“其实我也是,我也在等一个故人。”

“那你等到她了吗?”

“等到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有一次他问孟婆,孟婆汤有没有解药。孟婆只是指了指忘川河水,道:“我听说这河水可以恢复记忆,不过你也知道,这水是能让骨肉分离的,你确定……要喝下去?”他看着这一摊黑混混的水,沉默了。

“其实这样也不错。”他这样安慰自己。

至于他的工作,他偶尔会被派到阳界取一些特定的人的性命。

最开始的时候,他也只是奉命而行。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每一个他索命的人濒死的惨叫声,总有一种久违的快感,随即他意识到了什么。

“开膛手”没有消失,他只是沉睡了而已。

这个意识让他感到恐慌,他担心自己的意识会被夺取,收取更多无辜的人的性命。

不过,他也确信,即使“开膛手”出现了,他也有把握战胜他。

因为,她也希望自己是善良的吧。

不然,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杰克,哦不,现在应该叫他渡人,关于这些事也是听孟婆说的。

他被丢入忘川河之后,本应该骨肉分离、魂飞魄散的,可是骨肉是分离了,魂魄却飘于水面上聚而不散。导致这事发生的,不是别人,正是为他放弃自己飞升机会而为他保全肉身以及魂魄的仙鹤。

后来,仙鹤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一定要救他。她只是总结为四个字。

心之所向。

由于某种不可抗力,使我忘记了你,但是你永远印刻在我的心里。就算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对你的爱也深入骨髓。

——————————分割线——————————

有一次,他还是去阳界索命,然而,当他看到这次的死亡名单时,他愣了一下。

这些名字里,竟然有迈尔斯的母亲?!

狼飯糰吃素
义子的图片,这就是我5小时的成...

义子的图片,这就是我5小时的成果。
比以前好很多了。
骨架方面…

义子的图片,这就是我5小时的成果。
比以前好很多了。
骨架方面…

郗耀

◎会有后续——大概……


_

被召唤出来的恶魔——忘川渡人,站在被司机炸毁的厨房里咆哮着——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将我召唤出来??!”

司机惊慌的站在角落,飞速的翻看着精灵遗落在厨房的烹饪书,也在惊叫——

“我不知道!我本来只是想做个鸡汤!!”

“鸡汤——?”忘川渡人高声重复着瞪着他

司机被那双凶狠的血色眼睛吓得噤了声,抱紧怀中的书,缩进角落,拿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回瞪过去,虽然杀伤力不大)。

◎会有后续——大概……


_

被召唤出来的恶魔——忘川渡人,站在被司机炸毁的厨房里咆哮着——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将我召唤出来??!”

司机惊慌的站在角落,飞速的翻看着精灵遗落在厨房的烹饪书,也在惊叫——

“我不知道!我本来只是想做个鸡汤!!”

“鸡汤——?”忘川渡人高声重复着瞪着他

司机被那双凶狠的血色眼睛吓得噤了声,抱紧怀中的书,缩进角落,拿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回瞪过去,虽然杀伤力不大)。


皮上瘾

“吾之子民皆亡矣”
“吾之亲人不可再冒险”
王,就是要承担很多的啊
下一话就能进庄园了

话说回来,圣诞节搞利爪猎犬吧

“吾之子民皆亡矣”
“吾之亲人不可再冒险”
王,就是要承担很多的啊
下一话就能进庄园了

话说回来,圣诞节搞利爪猎犬吧

絕景

【黄杰/人外/NC17】 Redemption

黄衣之主 x 忘川渡人

不死之物何谈对死亡的畏惧,所谓救赎不过是无聊的消遣。

欲望产物,之前没搞过克系,不妥之处还请谅解。

推荐搭配BGM:救赎——Anti-General

警告:非通常X描写,因不知名原因被归类为NC-17

随意地将黑色的雾气挥出,远处仓皇奔逃的猎物应声倒地。
今日本是某个属于人类的节日,万圣节……或是别的什么。求生者总是有各种各样寻欢作乐的理由,不过连许多监管者都自愿放弃业绩,在这一天陪着他们狂欢,倒也确乎少见。
狂欢的行列之中一如既往的没有忘川渡人。他倒不是追求业绩,只是单纯地忘记了。直到联合狩猎仅剩的最后一名求生者倒下的惨叫声想起,他才想起了关于节日的话题。
忘川驻...

黄衣之主 x 忘川渡人

不死之物何谈对死亡的畏惧,所谓救赎不过是无聊的消遣。

欲望产物,之前没搞过克系,不妥之处还请谅解。

推荐搭配BGM:救赎——Anti-General

警告:非通常X描写,因不知名原因被归类为NC-17

随意地将黑色的雾气挥出,远处仓皇奔逃的猎物应声倒地。
今日本是某个属于人类的节日,万圣节……或是别的什么。求生者总是有各种各样寻欢作乐的理由,不过连许多监管者都自愿放弃业绩,在这一天陪着他们狂欢,倒也确乎少见。
狂欢的行列之中一如既往的没有忘川渡人。他倒不是追求业绩,只是单纯地忘记了。直到联合狩猎仅剩的最后一名求生者倒下的惨叫声想起,他才想起了关于节日的话题。
忘川驻足片刻后,向求生者倒下的海边走去,选择将其送回庄园——放走最后一人的仁慈,他今日也未能理解。
途经海边时,忘川隐隐瞥见残破的船只后完成了杀戮的搭档的身影。他似是在透过绿色的极光,眺望宇宙更深处的星辰。
感受到忘川的视线,黄衣之主回过头,褴褛黄衣下朝他伸出一只深红色的枯手,怎么看都是邀请的手势。
忘川渡人没怎么犹豫便放过了那名求生者,转而向海的深处走去。
他隐约记得那个人类已经自愈过一次,虽说放任他不管也有可能被他找到地窖逃脱……
不过,无所谓。
细碎的浪花抚过跖骨面,滞留在骨连结处的沙粒在造成不适前便会被下一次海浪冲走。然黄衣之主的手如他身后的极光般遥远。不论忘川如何前行,似乎都无法将距离缩短到可以触及的程度,只有不断上涨的海水陈述着他的确在前行的真实。
咸涩冰冷的海水很快没过髋骨,渐渐漫过胸腔,颈椎,下颌。海平面在漆黑面具的眼窝处沉浮,传播介质在空气与水间摇摆,视野在清晰与模糊间切换。噬魂镰刀上的渡鸦,羽毛被极光染成了青黑色,忽的叫唤了起来——它平日并不这般聒噪,总是安静到让忘川渡人忘记它的存在——扑腾着翅膀想要逃离。
随后传来了渡鸦被什么东西猛拽回来击在刀柄上发出的闷响。
切重归寂静,唯浪声依旧。
忘川继续顺着邀约的方向行进着,与黄衣之主的距离正以一种极为缓慢地速度缩短着。深绿色的海水从眼前短暂褪去的瞬间,他能看见破败的扇形斗篷下那群猩红色的眼睛正凝视着自己。其中无名的欲念如海洋生物表面的黏液般紧贴着骨滑动,似要将他侵蚀殆尽。
视野完全被海水吞没之时,他向黄衣之主伸出象征着赴宴的手。然还未触及那具枯槁的形体,来自深渊的某种力量便猛的拽着他的踝关节迫使他下沉。
极光与月光仅浮于几米之上处的海面,海中一片漆黑,只有忘川胸前不详的红石尽职地发出些红光。他很快借此适应了海中的光线。稍远处,属于黄衣之主的外衣缓缓的飘下,而衣中早已空无一物。紧缠着脚踝的触手向下折返抵住足跟,纤细的触手尖端将忘川的一根根趾骨抚弄,然后挤入缝隙的末端将其撑开。忘川的视线顺势下移,深不见底的黑暗深处有某种巨大的形体盘踞在一整座破落的古城之上。星星点点闪着荧绿色光芒的海底生物在废墟上方随着海波漂动着,破败的古城如呼吸般发出绵长的、绝望的唤声。
明明是忘川所熟悉的死亡的气息,他却感受到了某种来自颅腔内部的不适。
更浓烈的濒死气息从上方传来。忘川抬起头,发现被他遗忘的渡鸦正与章鱼一般的生物作着斗争。
漆黑粗壮的触手缠上渡鸦的胸腔与翅膀,将肋骨与胸骨锁死。渡鸦发出气囊内气体被恶意挤出的悲鸣,猛烈地扇动着翅膀试图将空气赶入肺中,却听见微小的“咔嚓”一声,触手已将它的双翅彻底折断。
骨骼断裂的声响接连响起,看来那些肋骨也终于不堪重负。紧接着,渡鸦的脑袋被拽入海中,一根触手环着它纤细的颈部滑动着绞紧。
即使随忘川见证过无数的死亡,品尝过无数的灵魂,此刻它漆黑的瞳孔中仍然斟满了绝望,颤抖着张开喙发出无声的求救。
忘川渡人不为所动。
最后,连月色的光芒也被逐出了那对毫无生机的眼眸,类章鱼的生物却似乎并没有食用它的欲望。所有缠着渡鸦的触手缓缓地松开,短漏斗状的体管喷出一股水柱,将渡鸦推向了忘川的方向。
忘川下意识地用骨爪接住了那具小小的尸体。掌中渡鸦渺小的灵魂不知为何已同身体一起死去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惨死的它神情却又安详如沉于短暂的梦境之中。
忘川渡人未曾接待过没有灵魂的死者,这让他陷入了短暂的无措之中,并未察觉自己距离海面已越来越远。
那生物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忘川的眼前,远多于通常数目的触手在他面前缓慢地舞动着。忘川注意到它表面并不是全黑的。本密布在章鱼身体表面的疣变成了无数血红色的瞳仁,倒与他的搭档斗篷下的模样有些相似。
章鱼全身上下的眼球无规律地快速转动着,唯有脑袋正中的一只眼睛紧紧凝视着忘川渡人。它将两条触手搭在忘川头部的两侧,随后伸出另一条触手,试探性的戳向忘川胸前的红石。
触手缓缓分泌出黑色的稠液,红石发出的光芒顿时黯淡了不少。忘川眼前出现了一瞬的幻觉,窥见自己的颅腔内漆黑的迷雾中,有血红色的神经脉络正从触手的接点处开始蔓延生长,渐渐组成一只眼睛的形状,带着原始且野蛮的欲望从内凝望着自己。
请便。】忘川在脑内回应着。

洛兰德

瞎写

  好久没写东西了 这就随便写点? 语法错误以及ooc请见谅?

寂寥参半瑟瑟寒风似泣不成声,立岸独语卷思绪万千入深渊,转瞬成空皆虚妄,埋于泥下封藏。微茫半晌终回神,夜色渐退掺界浓雾。勾指略过细丝花瓣,独留孤茎摇曳风中,轻挥衣袖翻飞,只见点点猩红浮于水面。任其飘摇无定,屏息静视。遂抬步吱呀于船上,扶桨响铃幽幽,过雾不扰。桨过水面引涟漪层层,轻听,远方似有鸦灵语,然不惊物。既对岸,离船。揉捏发酸腕骨,丹唇微启,轻声融于黎明景“hey,早上好!”

  好久没写东西了 这就随便写点? 语法错误以及ooc请见谅?

寂寥参半瑟瑟寒风似泣不成声,立岸独语卷思绪万千入深渊,转瞬成空皆虚妄,埋于泥下封藏。微茫半晌终回神,夜色渐退掺界浓雾。勾指略过细丝花瓣,独留孤茎摇曳风中,轻挥衣袖翻飞,只见点点猩红浮于水面。任其飘摇无定,屏息静视。遂抬步吱呀于船上,扶桨响铃幽幽,过雾不扰。桨过水面引涟漪层层,轻听,远方似有鸦灵语,然不惊物。既对岸,离船。揉捏发酸腕骨,丹唇微启,轻声融于黎明景“hey,早上好!”


雨浓
杰克那没增高的一个皮(错真的很...

杰克那没增高的一个皮(错
真的很爱这个皮啊啊

杰克那没增高的一个皮(错
真的很爱这个皮啊啊

皮上瘾

“你从来没有挣扎过,不是吗?”
“那你起码反抗一次吧?”

1.法老缚咒状态全开(有效时常五分钟)

“你从来没有挣扎过,不是吗?”
“那你起码反抗一次吧?”

1.法老缚咒状态全开(有效时常五分钟)

长空
挺草的,感觉我在画滑稽

挺草的,感觉我在画滑稽

挺草的,感觉我在画滑稽

皮上瘾

终于不会模糊了……
期中考考完我好羸弱啊

终于不会模糊了……
期中考考完我好羸弱啊

:-O

论我究竟有没有色感…每天都担心自己是隐性色盲
p1和p2是没画完的赞抽 p3是瞎涂

以后一定要事先说明,忘川渡人不画,太难了
没有脸是对我这种大头画手的最高挑战

论我究竟有没有色感…每天都担心自己是隐性色盲
p1和p2是没画完的赞抽 p3是瞎涂

以后一定要事先说明,忘川渡人不画,太难了
没有脸是对我这种大头画手的最高挑战

渡鸦好骚啊!!!

对忘川没有抵抗力……


(原地去世,反复吐血,螺旋升天,死得快哉)

对忘川没有抵抗力……




(原地去世,反复吐血,螺旋升天,死得快哉)

繁琐悠然

_(:τ」∠)_加特效怎么感觉眼睛都要瞎了,真不习惯

_(:τ」∠)_加特效怎么感觉眼睛都要瞎了,真不习惯

皮上瘾

标注:(1)“灵魂撕裂”只是死神通过撕裂灵魂造成了一种灵魂痛苦的假象,便于带走灵魂,这种方式从前杰克是不用的。
(2)刻耳柏洛斯是地狱的看门犬,但我给它的设定是它会对死灵产生敏感性,并且喜欢吞噬死灵。同样的,因为它有三个头,所以它的主导情绪会在三个头之间不断变化,当暴躁的那个头主导的时候会疯狂攻击,可怜的那个头会装伪装和体现情感。
同样的,刻耳柏洛斯由于地狱,每时每刻都在受死神与死灵的气息感染,会给正常人带来一定的负面后果,之后会画的。
(3)别问我为什么大臣要问法老什么时候立后,问就是之后两人到庄园之后发展感情会有杰克女性形态以及养成(当然只有杰克在力量虚弱的时候才会这样,最弱的时候只是灵魂碎片,...

标注:(1)“灵魂撕裂”只是死神通过撕裂灵魂造成了一种灵魂痛苦的假象,便于带走灵魂,这种方式从前杰克是不用的。
(2)刻耳柏洛斯是地狱的看门犬,但我给它的设定是它会对死灵产生敏感性,并且喜欢吞噬死灵。同样的,因为它有三个头,所以它的主导情绪会在三个头之间不断变化,当暴躁的那个头主导的时候会疯狂攻击,可怜的那个头会装伪装和体现情感。
同样的,刻耳柏洛斯由于地狱,每时每刻都在受死神与死灵的气息感染,会给正常人带来一定的负面后果,之后会画的。
(3)别问我为什么大臣要问法老什么时候立后,问就是之后两人到庄园之后发展感情会有杰克女性形态以及养成(当然只有杰克在力量虚弱的时候才会这样,最弱的时候只是灵魂碎片,然后是肉体状态,然后是女性状态,最后是现在的状态)
(4)从第三张还是第四张开始我的横线不一样了,包括对话框,这大概仅限于这一次(如果下次我没有忘带05和08号笔的话)

渡鸦是个黑鸽子
虽然画得又草又丑,但是爽

虽然画得又草又丑,但是爽

虽然画得又草又丑,但是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