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忘曦骨科

196浏览    4参与
花如故

为师为兄(八)《涅槃》系列——忘曦篇

忠犬痴情蓝二学生攻X温文尔雅蓝大老师受.


教室内外是相差十几度的气温。


室内虽然开着空调,但站着的总比不上站着的,台下学生冻到穿外套,蓝曦臣照样汗流浃背。


今天的气氛和往常不同,谁都惊讶于蓝忘机今天第一个到教室上课这件事,谁不知道蓝忘机对什么课都是极其敷衍的态度,一般都是最后一个到教室,就算早来也是睡觉,可今天他非但没迟到,还津津有味地托着腮听到现在,难道真如昨天论坛说的:


他真的爱上蓝曦臣了?


蓝曦臣讲到一半,突然落音。“下面这个问题,哪位同学来回答一下?”


“老师老师,我我我。”一位男同学举起手...

忠犬痴情蓝二学生攻X温文尔雅蓝大老师受.


教室内外是相差十几度的气温。

 

室内虽然开着空调,但站着的总比不上站着的,台下学生冻到穿外套,蓝曦臣照样汗流浃背。

 

今天的气氛和往常不同,谁都惊讶于蓝忘机今天第一个到教室上课这件事,谁不知道蓝忘机对什么课都是极其敷衍的态度,一般都是最后一个到教室,就算早来也是睡觉,可今天他非但没迟到,还津津有味地托着腮听到现在,难道真如昨天论坛说的:

 

他真的爱上蓝曦臣了?

 

蓝曦臣讲到一半,突然落音。“下面这个问题,哪位同学来回答一下?”

 

“老师老师,我我我。”一位男同学举起手,十分积极。

 

“嗯?”一道冷哼从角落发出,使室内原本就冷的空气又下降了几个度,瞬间教室什么声音都静止,只听空调吹来的徐徐风声。

 

“我...我不会...”那位男生又怯生生地把手收了回去。

 

“我回答。”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从角落站起来。

 

蓝曦臣抬头去看,发现是那人后心里也是惊讶了一下,但还是稳住声音说:“那,那请蓝忘机同学回答一下吧。”

 

“《九歌》共十一篇,有九位神灵,分别是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和山鬼。”

 

蓝忘机流利又从容不迫地回答惊呆了当场所有人的下巴。他们虽说在蓝曦臣课上不怎么睡觉,但大学语文毕竟是选修,听听就算了,大半时间在摸鱼,他们都这样,蓝忘机居然回答的如此之好。

 

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吗?

 

“回答得很好,请坐。”蓝曦臣虽然也挺惊讶,但作为老师,他更多是欣慰,便招手让他坐下,继续上课。

 

于是今晚的姑苏大学校园论坛:

 

蓝小狼狗家的摄像头:不是吧不是吧,我的忘曦这么快就进入蜜月期了?

 

忘曦SZD:我以为冤家戏码还要上演一段时间,没想到还是蓝老师魅力大,我们“传奇”这么快就被拿下了。

 

珍珠奶茶一大杯:最近蓝忘机也太听话了吧,态度十万八千里大转变啊。

 

蓝老师粉头:据说昨天有人看到他把蓝老师送回公寓,还是公主抱,你能信!

 

忘曦生孩子我养:补充一下楼上,而且过了一晚他才从公寓出来,按照耽美文的发展那就是小攻和小受XO后欲罢不能,越来越有兴趣,然后完美的在一起了。

 

在通宵我是狗:这剧情我可以,期待他们领证的那一天!

 

叫我江宇直:那那个女孩和蓝忘机到底什么关系?

 

哥哥我可以:什么什么关系,我西皮的身边不允许出现电灯泡!

 

......

 

“蓝老师。”

蓝曦臣前脚刚跨出办公室,久等在门外的蓝忘机就立马贴了上去。

 

“忘机同学?”蓝曦臣对他的出现很是惊讶。

 

“蓝老师这是去上课?”蓝忘机问道。

 

蓝曦臣回答:“对啊,蓝忘机同学有什么事吗?”

 

“我陪蓝老师一起去。”言罢,蓝忘机又向他这边靠拢几步。

 

“今天下午没你们班的课啊。”蓝曦臣疑惑道。

 

这孩子今天是吃错药了吧,从今天上午,不,是从昨天开始,他就变得很奇怪,按道理说自己以前这么对他,他应该恨死自己,怎么今天这么听话,又积极回答问题又要陪自己去上课的?蓝曦臣开始反思自己的问题了。

 

难不成,就像小说里说的,一个很少感受到爱的千金大少爷,因为自己给他做了一顿饭而让他感受到了家的感觉,所以他就赖上自己了?不对啊,这不是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剧情吗,这么狗血也能发生在自己头上?

 

而且看那孩子的眼神,这么认真,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还那么的,那么的深情...这个眼神配上那张脸,如果自己是个女生,早就沦陷了吧。

 

“顺路。”蓝忘机平淡地回答。

 

“?”

 

蓝曦臣可一点都不信,下午两点多是最热的时候,看蓝忘机身上湿透的衬衫和额头止不住向下流的汗水,就能猜出来他在这里等了多久,算了算了,不就一起去教室吗,两个大男人,也不至于扭扭捏捏的,蓝曦臣便答应了。

 

正当蓝曦臣夹着包想走时,蓝忘机从身后大步跟了上来,一把抽走了他夹在臂弯的包。

 

“蓝老师我帮你拿包。”

 

“哎,蓝忘机同学,其实不用麻烦...”说着,蓝曦臣想伸手拿回来,却被蓝忘机快速调换了位置,他连包边缘都没碰到。

 

“学生帮助老师不是应该的吗。”蓝忘机看着蓝曦臣的眼睛,说的理所应当。

 

“不是,这...”纵然是一向伶牙俐齿的蓝曦臣被他这一句反驳的没话了,结结巴巴。

 

“蓝老师不用客气。”蓝忘机淡淡打断蓝曦臣的话,夹着包大步向公共教室方向走去。

 

蓝曦臣无奈地叹口气,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可让他更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当他把下午的课上完走出公共教室的时候,又看见了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正倚靠着洁白的墙壁,低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见他来了,立刻恢复了精神,向他一步步走过来,顺手又把他的包拿了过来。

 

速度之快,蓝曦臣根本就来不及拒绝。

 

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道:“蓝忘机同学你怎么还没走?”

 

“忙完顺路等一下蓝老师。”

 

照样是风轻云淡的回答,可只有蓝忘机知道他在门外等了多久,从蓝曦臣进门那一刻,他就在门外等候了,还被来往的同学像看关在笼子里的大熊猫一样欣赏了两个小时。

 

但一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兄长,再苦再累的事情都变成了值得,万年才失而复得,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兄长离开他的视线。

 

“这样啊。”蓝曦臣虽然不信这种巧合,但仍是点点头。

 

可没想到蓝忘机又说:“蓝老师,一会我能请你吃个饭吗?”

 

蓝曦臣更惊讶了,他可没忘记前两次跟他吃饭是什么不愉快的画面。

 

他用手指指向自己,一脸不敢相信。“你要请我吃饭?”

 

“嗯。”蓝忘机点点头,还怕他拒绝似的抬头悄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像极了做错事怕被主人惩罚的小狗狗,让蓝曦臣拒绝不得。

 

他答应了,可没想到这孩子更奇怪的在后面。

 

他们在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吸引了很多的目光,莫名的羞耻感让蓝曦臣捂住了脸颊,不敢再看什么,只想买了饭菜挑个角落吃饭。蓝忘机却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因为和兄长共进晚餐而高兴不已,明明桌上已经放满了,但他还在点着,毕竟他不知道如今身为人类的兄长喜欢吃什么。

 

蓝曦臣见他还想点,连忙拽住了他。“不是,你我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的,你不用...”

 

“吃不了就扔掉。”蓝忘机说。

 

“别,也不至于这么浪费。”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啊,哎。蓝曦臣内心腹诽着。

 

蓝曦臣觉得蓝忘机点菜已经够绝了,没想到他给自己夹菜才是最绝的,他坐下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蓝忘机已经给他夹了不下五十筷子的菜,面前的碗尖尖的,他却没什么心情吃。

 

“不用给我夹菜的,忘机同学,我可以自己吃。”

 

不是,这小孩这也太热情了吧,这谁顶得住?

 

“为老师夹菜,是本分也是举手之劳。”

 

一语以塞万言,蓝曦臣只得“享受”学生殷勤的夹菜服务。

 

这一顿饭吃得蓝曦臣万分尴尬,周围学生时不时投来带着笑意的目光让他恨不得躲到桌子底下去,可表面还不好表现出来,只能硬撑着吃了这顿饭,直到他认为终于可以解脱,可以回教师公寓的时候,蓝忘机从后面又追了上来,并将一杯冰的珍珠奶茶递给了他。

 

蓝曦臣走得匆忙,都没有注意到蓝忘机那时在做什么。当时蓝忘机想直接送蓝曦臣回去,抬眼是食堂里一个奶茶店,几对情侣正在排队,摸头拥抱,好不亲热。

 

听魏无羡说,人间情人要做很多有仪式感的事情,这莫不就是其中一个?如果...兄长会喜欢的吧。

 

于是我们的凤神在奶茶小姐姐的一番耐心指导下才笨拙地买了两杯奶茶,可回头一看,蓝曦臣早已不见踪影。找人这种事可难不倒凤神,更何况他现在知道蓝曦臣就是他兄长后。几乎是一瞬间,他便来到了人身后,装作追上来的样子走过去。

 

“不用,忘机同学。”蓝忘机摆手拒绝,他个人对奶茶并没有什么兴趣。

 

可蓝忘机执意,握着奶茶的手就这样僵着,蓝曦臣没办法,只能接过来。“好吧,那就谢谢忘机同学了。”

 

夜晚的姑苏大学校园是很美的,它在郊区,不怎么受工厂和汽车尾气的影响,白天天空总是晴朗如一,晚上便漫天繁星,皎洁月光照耀在校园湖中,借着微风,荡起一层洁白耀眼的涟漪,傍晚暑气消沉且人们多无事,湖边成了情侣首选约会的地方,也是蓝曦臣回教师公寓的必经之地。

 

两人都没说话,可心境却不一样,蓝曦臣只想赶紧回公寓,躲开这么多学生的目光,毕竟,他越来越觉得奇怪,特别是现在走在湖边,有一种自己和他约会的感觉。而蓝忘机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蓝曦臣,他跟在蓝曦臣身后,眼睛死死盯着人脸颊,生怕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一样。

 

到教师公寓门口时,蓝曦臣再也忍不住,转身委婉地对着人说:“就送到这里吧,忘机同学。”

 

他再也受不了了,曾经自己是有多想这孩子转转性子,可没想到现在性子转了,反倒是他不自在了,都什么事啊。

 

“好。”

 

蓝忘机听话地停下脚步,没有再往里面迈进一步,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贴得太近,反而会使兄长不自在,所以他没有再进一步,只是看蓝曦臣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才离开。

 

世人都说凤凰是人间平安喜乐的象征,可在万年前,作为风神的他,却不知道幸福是什么,直到他失去兄长的那一刻。这近万年的追寻中,他渐渐明白了,对他而言,兄长就是他的幸福,有兄长自己才能万世安乐,否则,什么都对他没有意义。

 

他要让兄长尽快恢复神识。

 

教师公寓一百米多处是女生宿舍,天色将晚,男生纷纷将女生送回宿舍后也三三两两离开,蓝忘机想直接绕过女生宿舍回去,却被一个热情的男生贴上来搭了话。

 

“兄弟,你也刚送女朋友回去啊。”

 

“女朋友?”蓝忘机皱眉,可转念一想,按照人间的说法,他也没说错,脸上还不自觉带些欣喜。“嗯。”

 

那男生问:“你女朋友什么专业的?”

 

蓝忘机轻轻答:“他是个老师。”

 

“刺激啊,兄弟,你还搞师生恋。”那男生大方地拍了一下人肩膀,蓝忘机眉头皱的更紧,但想到对方是人类,也就没说什么。

 

“来,跟我说说,她长得漂不漂亮?”

 

蓝忘机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依旧向前走着,脑海中浮现出他兄长万年前的模样。

 

他兄长温文尔雅,而他天生冷漠,在诸神之间,兄长的声誉极好,而自己不擅长左右逢源,总是直来直去,得罪了很多人,反倒兄长每次都给自己解围。

 

而且兄长先他一步修炼成人,他那日自梧桐树上醒来,入眼是个挺拔俊秀的少年,那少年穿着洁白的羽衣,万千青丝垂到后腰,白皙小腿裸露在外,正背对着他。他鸣叫一声,那少年转过身来,羽衣暂不蔽体,强健胸膛和白嫩脖颈寿首先暴露在蓝忘机眼下,再往上看,那双眼温柔含情似连波荡漾了他心里那谭湖水,唇角挂着微笑,对自己伸出玉指。

 

他飞到人身边,转着圈地鸣叫,表达自己的喜悦,也是这一眼,情定万年,再也不会改变。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成神后的兄长,身着五色华丽羽衣,头戴纯金花冠,冠花之间是珍珠点缀的蕊,金身白玉端的簪子穿发而过,两节束发的金丝线自挺直的背垂下,又将垂发挽成一撮。高领羽衣将他白嫩脖颈遮了大半,金贵中平添了几分禁欲味道,衣物层层叠叠,领口和袖口是极其复杂的花纹,腰间垂落羊脂玉佩,膝下物料变为金色羽毛,遮盖了金丝掐成的高靴,他不常执剑,手中却总握着白玉箫,以温笑示众人,高贵与文雅浑然一体。

 

让他每次看到,都沉迷不已。

 

他停下脚步,望着天边无尽的月色,喃喃道:“天上地下,所有美景都不及他万分之一。”

 

世间所有都不能与他相比。

 

“你还整得挺文艺。”那男生听了对他笑几声,又问道。“你追多久到手的?”

 

“嗯?”蓝忘机不解。

 

“就是,你追求她多久啊?”

 

闻言蓝忘机沉默了,过了很久才对他说道:

 

“很久。”

 

很久很久,久到他已经快忘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哪里,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找寻兄长早已经成了他作为神明,拥有无限生命中的所有的意义。

 

他一万五百岁,一百年用来修炼成人,两百年用来成神,两百年用来追随颛臾,剩下的一万年,全都用在了兄长身上。他将自己生命的大半都用在了兄长身上,以此来弥补他那两百年犯下的过错。他

 

如今兄长找到了,可他又怕了,他期待兄长恢复神识记起他,又怕兄长不原谅他,他心惊胆战,又渴望不已。

 

兄长,我对你的爱,你可曾感受过半分?

 

你可相信,我这一颗心,自始至终,只为你跳动而火热。

 

问东问西后,那男生到他宿舍门口终于离开了,蓝忘机也继续向前走着,却被从树后猛地钻出来的魏无羡拦了去路,他环胸看着蓝忘机,笑意盈盈。

 

“我说你突然跟我要钱干嘛,原来是用来把妹,凤神,原来你是这样的凤神。”

 


花如故

【问题】你们支持《含光敛泽》发书吗?

我想在7月初印几本《含光敛泽》纸质版,顺便附上你们没有看过的几个h,大概,满打满算不超过五本吧,如果要的多就再加五本,按照人数来,不过我不希望大家宣传哈,毕竟你们懂得,我的内容,你们安心看就好啦,乖。我就想来问问你们,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开始排版了!

我想在7月初印几本《含光敛泽》纸质版,顺便附上你们没有看过的几个h,大概,满打满算不超过五本吧,如果要的多就再加五本,按照人数来,不过我不希望大家宣传哈,毕竟你们懂得,我的内容,你们安心看就好啦,乖。我就想来问问你们,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开始排版了!

花如故

发情期(为师为兄番外H)

双性,3000字预警.

废话不多说,吃肉就行,也当做我消失这么多天的抱歉,请各位小可爱们笑纳,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就没更,对不起大家啦!花花先向你们道歉!啾咪,看文愉快!


发情期来势汹汹,蓝曦臣根本抵抗不住。

世间皆传凤与凰为一雄一雌,此言倒也没差,蓝曦臣身体特征大多表现为雄性,而又兼具雌性渴望被人驯服的欲望。女娲只创造了两只神鸟,却未曾想到他们有一日会飞升成仙,蓝曦臣在飞升的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弄得现在雌雄共体,不堪情欲侵扰的模样。

蓝忘机有公事在身,现今并不在梧桐林,哪怕他一刻不停的赶回来也需要三日的时间,何况蓝曦臣向来鄙视自己这具身体,每每情动,让幼弟给解决欲望已是难堪,怎能...

双性,3000字预警.

废话不多说,吃肉就行,也当做我消失这么多天的抱歉,请各位小可爱们笑纳,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就没更,对不起大家啦!花花先向你们道歉!啾咪,看文愉快!


发情期来势汹汹,蓝曦臣根本抵抗不住。

世间皆传凤与凰为一雄一雌,此言倒也没差,蓝曦臣身体特征大多表现为雄性,而又兼具雌性渴望被人驯服的欲望。女娲只创造了两只神鸟,却未曾想到他们有一日会飞升成仙,蓝曦臣在飞升的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弄得现在雌雄共体,不堪情欲侵扰的模样。

蓝忘机有公事在身,现今并不在梧桐林,哪怕他一刻不停的赶回来也需要三日的时间,何况蓝曦臣向来鄙视自己这具身体,每每情动,让幼弟给解决欲望已是难堪,怎能在他处理公事的时候再去烦扰他,发信号让他回来呢?

他决定自己先解决。


好吃的兔子肉. 

花如故

含光敛泽(十七)

忘曦囚禁,微黑化,双x产r.

怀孕,蓝曦臣接受不了现实,蓝忘机制造幻象,当着金光瑶的面c他,被叔父发现。

别私我,首页有群,评论区和下方都有链接,和谐之前快点去取!


蓝曦臣最近嗜酸,刚下树的梅子塞嘴里眼都不眨地就咽下去,他不知是怎么了,但嗜酸的欲望抑制不住,每一餐都无酸不欢。


蓝忘机倒由着他,让厨子变着法儿地给他做酸味饮食,因为只有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乐在其中。


自上次折腾一通蓝曦臣后,蓝忘机就将让他“受孕”提上了日程。古籍记载双性人受孕率极低,多数没有孕育生命的卵巢,但他的兄长与别人不同,蓝曦臣有子宫,可以受孕,这么久以来没有怀孕不...

忘曦囚禁,微黑化,双x产r.

怀孕,蓝曦臣接受不了现实,蓝忘机制造幻象,当着金光瑶的面c他,被叔父发现。

别私我,首页有群,评论区和下方都有链接,和谐之前快点去取!

 

蓝曦臣最近嗜酸,刚下树的梅子塞嘴里眼都不眨地就咽下去,他不知是怎么了,但嗜酸的欲望抑制不住,每一餐都无酸不欢。

 

蓝忘机倒由着他,让厨子变着法儿地给他做酸味饮食,因为只有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乐在其中。

 

自上次折腾一通蓝曦臣后,蓝忘机就将让他“受孕”提上了日程。古籍记载双性人受孕率极低,多数没有孕育生命的卵巢,但他的兄长与别人不同,蓝曦臣有子宫,可以受孕,这么久以来没有怀孕不过差了点契机,所以蓝忘机给他每天的补药里加了副滋养子宫,打开宫口的方子。

 

现在,是验收成果的时候了。

 

“呕——”

 

吃过午饭后,蓝曦臣胃里突然一阵翻涌,忍不住低下身扶着桌子对着底下痰盂吐了出来。

 

这是今天第三次了,每次都是没来由的恶心。蓝曦臣颤抖着身子重新坐回椅子上,从腹部涌上的一口浊气让他打了个寒颤。

 

他捂着小腹,手紧紧攥着白绸桌布,面容满是极力忍耐的痛苦。

 

蓝忘机从门外进来,缓步走到桌边,蹲下身将蓝曦臣扶了起来。被腹痛和干呕折腾了一天的蓝曦臣趴在桌上,眉头紧紧蹙起来。

 

“兄长,保重身体。”蓝忘机从后面拥他入怀,提起茶壶为人倒了杯茶水漱口。

 

“我到底是…怎么了?”

 

蓝曦臣慢慢将头转过来,盯着蓝忘机的眼睛。

 

说不怀疑是假的,现在他胞弟就是个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没什么。”蓝忘机将手放在人小腹处,两根手指在肚脐眼处轻轻画着圈,用最冷静的语气说出让蓝曦臣最绝望的话。“不过有喜了罢了。”

 

“什么!”

 

闻言蓝曦臣瞬间惊愕失色,本就苍白的脸颊更没了一点儿血色,嘴唇都泛着白。他忍着干呕和腹痛抬手抓紧蓝忘机衣袖,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与绝望。

 

“蓝忘机你疯了!你疯了!你疯了!”

 

他猛地抓住蓝忘机衣领,用力摇晃着人身体,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的亲弟弟清醒一点,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自己没有身孕,一切都是他骗自己的!

 

蓝忘机的话语却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人的美好幻想。

 

“兄长。”蓝忘机顺势抓住人手腕,放在唇边落下一个吻,牙齿轻轻啃噬着,手缓缓贴在人小腹揉弄着。“你这里,有我们的孩子。”

 

一巴掌,毫不留情地落在了蓝忘机脸上。

 

蓝曦臣咬牙切齿,眼中只存了愤怒,他浑身都被气得颤抖着,手都举在半空,忘记放下来。

 

“混账!”

 

“兄长,现在挣扎又有什么用呢?”蓝忘机捂着脸,抬起一双带着寒意的眸子看着他。“下个月是你我大喜之日,孩子是为我们助兴的。”

 

“你有,什么不乐意的呢?”蓝忘机语气已经降到了冰点。

 

蓝曦臣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哪怕被囚禁,被幼弟玩弄,他都可以骗自己是为了云深,为了叔父,甚至为了眼前这个人的名声,他什么都可以忍耐,但从未想过蓝忘机会如此冥顽不灵,要昭告天下不说,还要自己受孕,怀上他的骨血!

 

骄傲如蓝曦臣,让他如一女子般受孕,对他自尊心的打击,远远超过了这么多年愤恨的总和,就连金光瑶死时都没如此绝望。

 

他那时只觉得遇人不淑,识人不敏,一腔信任白白付诸流水,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从而选择闭关。现在他是赤裸裸的被至亲背叛,蓝忘机的做法,摧毁了他的一切尊严,骄傲!

 

他崩溃了!

 

“我曾以为金光瑶骗我如此,够让我恨了,可他从未害过我,所以我选择了宽恕。可现在,蓝忘机,你让我觉得恶心。”

 

也许绝望的尽头是如潭水般的宁静,蓝曦臣的声音很轻,却透露着难以言喻的绝望。

 

“兄长既然这么想他,不如忘机让你见见他?”

 

蓝忘机语气依旧平静,眼神却变得越来越冷,周身环绕的气流如大军压境,震慑地桌上茶水都轻微晃动。他挥手关闭门窗,眯眸瞅着趴在桌上的人,敞开双臂撑在蓝曦臣身体两侧,低下身去,暧昧地与他鼻尖厮磨着。

 

“好吗?我的兄、长。”

 

甜腻的语气,对蓝曦臣却是致命的威胁。

 

蓝忘机制造了一个幻境。

 

那是金陵台金碧辉煌的芳菲殿,此时的蓝曦臣正趴跪在中央的那张大床上,任由身后人无情地插干着,而他以前的义弟——金光瑶,正站在床边,带着一如既往的温笑看着他。

 

明知是蓝忘机制造的幻象,可蓝曦臣却做不到如以前一般坦荡。


 传送门 


 “兄长,你逃不掉的。”

 

此时寒室敲门声忽然响起,仅仅是几声沉重的叩门声,却让蓝忘机心惊了一下。他施咒将蓝曦臣净身,给人轻拉上了被子。蓝忘机看着睡梦中的蓝曦臣不禁舒口气,重新理了衣冠、抹额走到门边,仿佛刚才在情事上折磨兄长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还是那个冷清淡漠的蓝二公子、含光君。

 

门又被敲了一次,似乎在催促他开门。

 

他打开了。

 

入眼是叔父和一众蓝氏子弟。

 

他躬身做礼。

 

而叔父只是看着他冷哼一声,便转过身不再看他,眼中是难掩的失望。

 

两个蓝氏子弟向前将他一左一右束缚住,蓝忘机苦笑一声,并没有反抗。

 

从他囚禁兄长那一刻开始就没想过为自己赎身,甚至赎罪。他每往前走一步就是深渊,可他甘之如饴,义无反顾。

 

他,不后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