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忘羡甜

2625浏览    142参与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20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已恢复)

第二十章



随后的一个月里,魏无羡每日都陪着蓝忘机去泡冷泉,蓝忘机也终于在最后一日恢复了往日的灵力。



蓝忘机见魏无羡许久未下山便决定带着魏无羡下山玩几天。路上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说道:“二哥哥,我失忆说的话可不能当真。”



“什么话”



“你先答应我”



……………



“二哥哥,答应我嘛”



“先说”



“能不能………不要天天啊?三天行不?要是实在不行两天一次也行啊”魏无羡撒娇道,可刚说完魏无羡就被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打横抱起道:“天天就是天天”说完就抱着魏无羡继...

白发叽 失忆羡 (已恢复)

第二十章




随后的一个月里,魏无羡每日都陪着蓝忘机去泡冷泉,蓝忘机也终于在最后一日恢复了往日的灵力。




蓝忘机见魏无羡许久未下山便决定带着魏无羡下山玩几天。路上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说道:“二哥哥,我失忆说的话可不能当真。”




“什么话”




“你先答应我”




……………






“二哥哥,答应我嘛”




“先说”




“能不能………不要天天啊?三天行不?要是实在不行两天一次也行啊”魏无羡撒娇道,可刚说完魏无羡就被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打横抱起道:“天天就是天天”说完就抱着魏无羡继续往前走了。






魏无羡被蓝忘机那么抱着抬着头说道:“蓝湛,你乘人之危。失忆说的话不能算数的!哼!”




“你之前也那么说过”




见蓝忘机如此,魏无羡又露出他那张笑脸,把头放到蓝忘机面前道:“我说过吗,没有吧?我没说过吧?”




蓝忘机听了皱着眉头垂下眼有些失望的看着魏无羡。




“好啦,好啦。我记得,我记得。我记得,我说过,从那时候开始,我会记得你对我说过,和我对你说的话。不仅如此,我还会记得我们发生过的所有事。我记性是不好不过现在开始,只要关于你的事,我会永远,一辈子克在心里的。”说完就用手环着蓝忘机的脖子,再往蓝忘机唇上吻了过去。




被魏无羡那么一吻,蓝忘机的耳根瞬间瞬间通红,这可把魏无羡乐得不行,他捂着肚子对蓝忘机道:“蓝湛啊蓝湛,都那么久了,你怎么还会脸红啊。我的二哥哥太可爱了!”




蓝忘机听了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前走道:“天天”




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彩衣镇逛了许久,可魏无羡的脸色也慢慢变得越来越黑。蓝忘机身型高大,穿着那云纹抹额和白衣,又有一头白色长发,走在路上格外引人注目。他那浅蓝色琉璃般的眼睛,白皙的肌肤再加上他那头白发好似神仙下凡。平日里,蓝忘机走在路上就有会得到很多小姑娘的倾心,如今这样更多未婚的小姑娘看了都上前去和蓝忘机说话。虽然蓝忘机见了一个字也没有回应可………魏无羡还是吃醋了。




他脱下自己的黑色外衣直接盖在了蓝忘机的白发上,蓝忘机也配合的没有拿下魏无羡的衣服。之后魏无羡又转身和周围的人说道:“我跟你们说,我旁边这位呢,是含光君。是我夷陵老祖都相公,是我的。你们一个个的不要有非分之想。我的就是我的,看都不能看!”




魏无羡刚说完身旁的人都开始议论起来。




“含光君怎么突然变得一头白发?”




“也太好看了吧,要是我也愿意有一头白发啊”




说着说着又有一小姑娘站在了人群前说道:“夷陵老祖怎么配得上含光君啊?他们就不应该…………”那姑娘还没说完,就被蓝忘机死死的盯着,被那冰冷的面孔吓得直接闭嘴了。




“哎呀,我配不上你配得上吗。含光君他心里只有我,我心里也只有他。你说哪里不配啊?”魏无羡笑着说道。




这时,一男子站到那女子身旁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一头白发很丑吗?你们见过谁年纪轻轻就这样啊?莫不是被什么妖怪附身吧,或是做了什么逆天而行的是吧。你们说是不是啊?”那人一说完就就又看了眼身旁的姑娘。




可此话一出,可把魏无羡气得不轻,他双眼愤怒的盯着那男子握紧拳头放低声音说道:“你……再说一次”




蓝忘机见了,把头上的黑色衣服拿了下来,披回了魏无羡身上说道:“魏婴,无事的”




魏无羡听了,没有回头看蓝忘机而是,轻轻的拍了拍蓝忘机的手就又拿着笛子指着那男子说道:“你喜欢那姑娘就直接跟他说。给我夫君道歉!”




那人见魏无羡这样有些吓到了可还是鼓起勇气吼道:“我说的有错吗?不是做了逆天而行的事又怎么会如此!”




魏无羡听了直接冲到那人面前抓起那人的衣领吼道:“我的人,你也敢说!”




见状,蓝忘机微微运转灵力对那人施展了禁言术。这是蓝忘机恢复灵力后,第一次使用灵力,虽然禁言术使用的灵力并不多,可蓝忘机使用灵力后却感觉金丹疼痛无比。他们之前,都以为只要灵力恢复了,让身体不那么虚弱那么金丹的裂缝也会自动修复,可他们都错了。之前没有使用灵力并不会怎么样,可如今蓝忘机只是稍微使用一会儿灵力,就感觉金丹像在被火烧一般。疼痛难忍。




——————————————




蓝忘机吐血吧

《含光君献舍》虐忘羡 (二)

短文


从那日起,魏无羡就穿上了蓝忘机的云纹白衣,带上了蓝忘机的抹额。为了不让蓝启仁发现,他每天早上会像蓝忘机那样去给小辈们讲课,回到静室后,再照着镜子,喝着蓝忘机给他买的天子笑。


这天,魏无羡手里拿着天子笑,对着镜子里的人道:“蓝湛,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你给我留下这张脸,这具身体,你让我如何忘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魏婴,我………错了】


“蓝湛啊,蓝湛,你这身体的酒量都被我练成千杯不醉了。我算过,你总共给我买了八百多坛天子笑,如今才过了三月,我就已喝了近七百坛。”


【魏婴,我是想………让你慢慢喝……………如此伤身】


“蓝湛,我真的好累,每天不管...

短文


从那日起,魏无羡就穿上了蓝忘机的云纹白衣,带上了蓝忘机的抹额。为了不让蓝启仁发现,他每天早上会像蓝忘机那样去给小辈们讲课,回到静室后,再照着镜子,喝着蓝忘机给他买的天子笑。


这天,魏无羡手里拿着天子笑,对着镜子里的人道:“蓝湛,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你给我留下这张脸,这具身体,你让我如何忘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魏婴,我………错了】


“蓝湛啊,蓝湛,你这身体的酒量都被我练成千杯不醉了。我算过,你总共给我买了八百多坛天子笑,如今才过了三月,我就已喝了近七百坛。”


【魏婴,我是想………让你慢慢喝……………如此伤身】


“蓝湛,我真的好累,每天不管做什么我都忘不了你,你到底在哪里?为何你兄长问灵都找不到你”


【怕。回应了,你便会………随我而去】


这些日子,魏无羡去哪儿,蓝忘机便去哪儿,看着魏无羡不吃饭,只喝酒,不好好休息,他也是疼在心里。


接下来的一个月,魏无羡每日都这样,蓝忘机买的天子笑爷也只剩最后一坛了。魏无羡看着镜子里的人,他掀开了自己的袖子,手臂上依然有两道未消去的疤痕,伤口已经腐烂了,魏无羡看着那两道疤痕又自言自语的说道:“蓝湛,你让我好好活着,让我忘了你,让我开开心心,我只做到了一个。我真的忘不了你…………你不在我更不可能开开心心的。你知道的,若是没有完成你献舍的愿望伤口用什么办法也不会愈合………献舍也不会成功,我早晚还是会死的”


“魏婴…………”


说着说着,魏无羡手上的酒坛便落在了地上,碎了。不知是累了还是醉了。蓝忘机见了,也默默的躺到魏无羡身边。


隔日,魏无羡醒时迷迷糊糊的走到镜子前,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变回了从前的样子,他自己的样子,不是莫玄宇,也不是蓝忘机是他自己,魏无羡有些惊讶想抓住镜子凑近些看却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那面镜子。


为此,魏无羡立刻转头看向床塌的发现,惊奇的发现自己,也就是蓝忘机的躯壳,面色苍白的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的。


看着床塌上的人魏无羡道:“我…………,这是又死了?”


“嗯”


“蓝湛!”


魏无羡能确定站在眼前的人就是蓝忘机,只有蓝忘机才会用他那冰冷的脸对自己露出那般温柔的笑容。魏无羡见了,立即扑倒蓝忘机身上,两人 两鬼直接吻到了一起,许久都不舍把嘴移开。随后魏无羡和蓝忘机便紧紧的抱住了对方。魏无羡把下巴靠在蓝忘机的肩膀蹭了蹭放低声音道:“天子笑,分你一坛,一起走好吗?”


“好”


说完二人便放开了对方两人都满眼泪水的看着对方魏无羡则是露出他那很久没有露出的笑容说道:“要酒没有,要人一个”


“只要你”


两人冷静下来后,魏无羡躺在蓝忘机怀里,蓝忘机则是像往常那样紧紧的抱住怀里的人。


“蓝湛,我这是又死了?”


“嗯”


“太好了,早知道死了就能见到你我早就………”


“胡闹”


“蓝湛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我亦是”


“蓝湛,我这是怎么死的啊“


“献舍失败,和……四月 八百坛天子笑”


魏无羡听了对着蓝忘机尴尬的笑了笑道:“我觉得不仅是喝酒喝死道的,还有思念你啊,不过死了也好”


……………



“蓝湛你和我说说呗,我虽然死了三次,可我第一次当鬼,跟我说说当鬼是怎么样的啊?”


“我亦是第一次”


“唉!我知道你也是第一次,可你比我有经验嘛,说嘛说嘛,鬼需要吃东西吗?”


“不”


“啊!唉没事那连拉屎也免了”


“那做鬼需要睡觉吗”


“嗯”


“蓝湛………做鬼应该不能天天吧”蓝忘机听了直接把魏无羡按到地上道:“可以”


“等等等……那……那蓝湛鬼应该不会感到疼痛吧”


“会”


魏无羡:“我的老腰啊😭”


——————————

结尾写得太水了 勿喷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19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已恢复)

第十九章


回到静室后,蓝忘机抱着魏无羡让魏无羡靠在自己怀里没有休息。见魏无羡怎么都叫不醒他又怎么放心得下呢。蓝忘机把魏无羡的额头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随后又亲吻了魏无羡的额头,一整夜都没合眼,直到隔天早上魏无羡醒了蓝忘机那颗心才放了下来。



魏无羡醒后什么也没有说,他依旧把头埋进了蓝忘机怀里,手环着蓝忘机的腰,享受着那人身体的温度。许久魏无羡才把眼睛睁开说道:“二哥哥,我还是忘了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我亦是”



说完魏无羡便吃力的从蓝忘机身上爬起说道:“走吧,二哥哥,封了穴道去泡冷泉了”说...

白发叽 失忆羡(已恢复)

第十九章


回到静室后,蓝忘机抱着魏无羡让魏无羡靠在自己怀里没有休息。见魏无羡怎么都叫不醒他又怎么放心得下呢。蓝忘机把魏无羡的额头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随后又亲吻了魏无羡的额头,一整夜都没合眼,直到隔天早上魏无羡醒了蓝忘机那颗心才放了下来。




魏无羡醒后什么也没有说,他依旧把头埋进了蓝忘机怀里,手环着蓝忘机的腰,享受着那人身体的温度。许久魏无羡才把眼睛睁开说道:“二哥哥,我还是忘了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我亦是”




说完魏无羡便吃力的从蓝忘机身上爬起说道:“走吧,二哥哥,封了穴道去泡冷泉了”说完就想下床穿靴子,可又被蓝忘机拉回了床塌上。




“你昨日劳累过度,睡吧。我自己去便可”蓝忘机道




“不行不行,我放心不下。我陪着你”




……………






“哎呀,二哥哥我不放心。等会儿你抱着我,我在你怀里睡就行了。我可放心不下,你一个前去”说完就又拉着蓝忘机往冷泉的方向走去了。




冷泉里蓝忘机抱着魏无羡看着魏无羡的睡颜心里很是开心。由于蓝忘机昨日未好好休息,蓝忘机困意也突然来袭,他感觉金丹处开始隐隐作痛,今日比平日痛苦了一些。可以蓝忘机的性格又怎么会做声呢,他抱着魏无羡强忍着疼痛,一声不吭的。可蓝忘机进来身体就非常虚弱,最后还是没忍住整个人昏了过去,身体往后倒去,可手依然抱着魏无羡。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沉进了水里、魏无羡睁开眼睛后就见蓝忘机已昏了过去,他立刻站了起来把蓝忘机拖上岸不停的摇晃蓝忘机的身体红着眼框说道:“蓝湛,别吓我啊?你怎么了?别吓我好不好?我才刚刚想起来,你别吓我啊。我求你了……求你了………”




蓝忘机本就是因为劳累过度才会昏倒了,听到了魏无羡的话,蓝忘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伸手抚摸魏无羡的脸颊吃力的说道:“魏婴,无事的。只是有些累了。吓到你了”




魏无羡听了直接打横抱起蓝忘机就往静室的方向冲去,路上还不停的和蓝忘机说话;“蓝湛,不能睡,你还要突破穴道。为了我,忍着,不能睡啊蓝湛”




回到静室后,魏无羡拿起针颤抖的为蓝忘机戳破手指,坐在蓝忘机身旁焦急的说道:“蓝……蓝湛你快快突破穴道。快啊,弄完了才能睡。知道吗。“




此时的蓝忘机感觉眼皮很重,眼睛不断的盖上又睁开。蓝忘机忍耐力极强穴道突破后,蓝忘机累得直接闭上了眼睛睡着了。魏无羡抱着昏睡的蓝忘机心里很怕,很怕。看着蓝忘机这样他心很痛、恨不得受苦的是自己。见蓝忘机这样,他不想离开蓝忘机,所以便直接抱着蓝忘机去找蓝曦臣了。




魏无羡着急得抱着蓝忘机来到了雅室,蓝曦臣见了先是给蓝忘机诊脉,见蓝忘机只是因为劳累过度导致的昏迷他先松了一口气,又转身安抚一旁急得有些发抖的魏无羡,他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说道:“无羡,冷静冷静,无事的。如今忘机身子弱,昨日没休息好才会这样的。醒了就没事了。”




魏无羡听了整个人送了一口气不停的念着:“那就好,那就好………”




魏无羡把蓝忘机抱回静室后,情绪依旧没怎么稳定下来,他很怕蓝忘机会出什么事,很怕………




魏无羡就那么一直抱着蓝忘机,自己也累得靠在床塌上睡着了。蓝忘机醒来时已是晚膳时间,刚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了魏无羡怀里而那人也轻轻的睡着。蓝忘机不想吵醒魏无羡,便试着放轻动作慢慢爬起。魏无羡本就睡得浅,发现怀里的人动了,便又把蓝忘机抱回怀里轻轻的说道:“醒了”




“嗯”




他们就这样沉默了许久,魏无羡抱着蓝忘机,不说话,蓝忘机也不语。蓝忘机见魏无羡如此直接从魏无羡怀里爬起反抱着魏无羡道:“魏婴,怎么了?”




“昨晚是不是没有休息?”




……………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只是累了睡着了。你怎么那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呢?我知道你担心我,可你也要为我着想啊!你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办啊?你让我怎么吧!”魏无羡说着说着泪水也流了下来。




见魏无羡如此,蓝忘机伸手抹掉了魏无羡的眼泪,在魏无羡额头上吻了一下后道:“不会了。”




此时的蓝忘机感觉金丹处很不舒服,自己的灵力虽然在慢慢恢复,可他就是有种说不出的疼痛。




—————————————

蓝忘机吐血吧

忘羡日常 — 之少了两字 (甜文)

300字 小小小短文,突发奇想写的 哈哈



这天晚上,魏无羡和蓝忘机在静室里,魏无羡拿着一张纸道:“蓝湛,你今天进步了一些,今天说了一百零一个字,比昨天多了……六个字!”



“为何要记这些”蓝忘机道



魏无羡听了露出来他那张笑脸,拿着那张纸,躺在了蓝忘机的腿上道:“唉,就想看我惜字如金的二哥哥,都说了些什么嘛。我来说给你听,你今日说了一百零一个字”



“叫了二十遍魏婴………”



“分别是………魏婴用膳,魏婴起床,魏婴……………”



“还有,还有说了三十三遍嗯”



刚说完蓝忘机酒直接抱起魏无羡,再搂过那人的腰道:...

300字 小小小短文,突发奇想写的 哈哈




这天晚上,魏无羡和蓝忘机在静室里,魏无羡拿着一张纸道:“蓝湛,你今天进步了一些,今天说了一百零一个字,比昨天多了……六个字!”




“为何要记这些”蓝忘机道




魏无羡听了露出来他那张笑脸,拿着那张纸,躺在了蓝忘机的腿上道:“唉,就想看我惜字如金的二哥哥,都说了些什么嘛。我来说给你听,你今日说了一百零一个字”




“叫了二十遍魏婴………”




“分别是………魏婴用膳,魏婴起床,魏婴……………”




“还有,还有说了三十三遍嗯”




刚说完蓝忘机酒直接抱起魏无羡,再搂过那人的腰道:“少了两字”说完就打横抱起魏无羡往床塌上的方向走去了”




魏无羡被蓝忘机抱在怀里撒娇道:“不要啊……蓝湛不要啊。………………”




———————————————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18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已恢复)

第十八章

那日后,魏无羡依然陪着蓝忘机去泡冷泉。这次换做蓝忘机抱着魏无羡,魏无羡躺在了蓝忘机的怀里。魏无羡抬头看着蓝忘机,又用手指卷着蓝忘机的白发不停的和蓝忘机说话:“二哥哥,你那么好看要是被人拐跑怎么办啊?”

“不会”

“嘿嘿,二哥哥冷吗?要我抱着你吗?”

“不会”

“哦哦哦,所以二哥哥之前都是装的啊?没想到含光君还会做这种事啊?”魏无羡刚说完蓝忘机就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低下头把头向魏无羡凑近了些说道:“为你,值得“

“哎呀哎呀,我的二哥哥真的是越来越会撩了。蓝湛,你先和我说说呗,我们平时怎么样?我们以前都怎么相处啊?都会做些什么啊。二哥哥我告诉...

白发叽 失忆羡(已恢复)

第十八章

那日后,魏无羡依然陪着蓝忘机去泡冷泉。这次换做蓝忘机抱着魏无羡,魏无羡躺在了蓝忘机的怀里。魏无羡抬头看着蓝忘机,又用手指卷着蓝忘机的白发不停的和蓝忘机说话:“二哥哥,你那么好看要是被人拐跑怎么办啊?”


“不会”


“嘿嘿,二哥哥冷吗?要我抱着你吗?”


“不会”


“哦哦哦,所以二哥哥之前都是装的啊?没想到含光君还会做这种事啊?”魏无羡刚说完蓝忘机就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低下头把头向魏无羡凑近了些说道:“为你,值得“




“哎呀哎呀,我的二哥哥真的是越来越会撩了。蓝湛,你先和我说说呗,我们平时怎么样?我们以前都怎么相处啊?都会做些什么啊。二哥哥我告诉你我已经忍不住想要想起来了”魏无羡道


蓝忘机听了没有多说什么,眼看在冷泉已有一个时辰,蓝忘机打横抱起魏无羡,走出冷泉之前说了一句:“你说的,天天”


“天天?什么啊,天天什么啊?天天………到底天天什么啊蓝湛?天天和你泡冷泉?到底天天什么啊?”


回到静室后,魏无羡一开始依然不舍的在蓝忘机指尖放血,可想到这样能让蓝忘机好受一些后就又狠下心戳破了蓝忘机的手指。蓝忘机也很快就突破穴道。


这次魏无羡直接握着蓝忘机的手,再把蓝忘机流着血的手含在了嘴里给蓝忘机止血,蓝忘机见魏无羡这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魏婴,我们去找兄长吧”


“好啊好啊,蓝湛,我已经迫不及待想想起来了。我们走我们走”说完就拉着蓝忘机去找蓝曦臣了。


雅室里,蓝曦臣见蓝忘机依旧一脸担心,他安慰道:“忘机你无需过于担心。共忆与共情皆为不同,就算失败也不会被困在其中。共忆唯一的缺点就是会让恢复记忆之人身体发虚。开始后便不可停下。”


“无羡忘机,你们双手合十。忘机,你只需在脑海里想一些你们的过往,我吹奏共忆曲,无羡便会想起与你的所有记忆。”


“开始吧”


说完两人便闭上了眼睛,蓝忘机也开始不断的回想与魏无羡的所有美好的回忆,他还刻意不去想前世发生的事。


一开始魏无羡就感觉埋藏在脑海里最深的记忆,重新勇上脑海,他想起献舍回来后与蓝忘机的种种甜蜜日常,脸上还带着笑意。可一旦开始共忆,只要蓝忘机想着魏无羡,就算蓝忘机没有回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魏无羡还是会想起。


那些蓝忘机为他受戒鞭,不夜天后,和十几年前的那些记忆不停在脑海里浮现,魏无羡的笑容逐渐消失,开始邹着眉头手也开始有些颤抖。蓝忘机见了本想停下可却被蓝曦臣阻止了:“忘机,不可。共忆开始后不可停下!”


蓝忘机听了,也只能焦急心疼的看着一脸痛苦的魏无羡。想起所有事后,魏无羡忽然失去力气,双手落在了腿上,身体往后倒去。蓝忘机见了立即伸手扶住了魏无羡倒下的身体就见的抱着魏无羡,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此时的魏无羡意识有些模糊,他想起了与蓝忘机所有记忆,所有美好,痛苦的记忆。从求学时期,屋顶上第一次见蓝忘机,到不夜天山那日,又到献舍回来后蓝曦臣告知他和蓝忘机山洞里发生的所有事,再到献舍回来后和蓝忘机的甜蜜生活。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里流下来一滴清泪,他把头埋进了蓝忘机怀里吃力的说道:“二哥哥。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说完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蓝忘机见魏无羡这样立刻就急了,他一急就感觉身体又开始隐隐做痛。蓝忘机抱起魏无羡的身体叫了魏无羡几声见怀里的人依然睡着,就一脸无助的看向一旁的蓝曦臣。


见状,蓝曦臣走先是到魏无羡身旁探了探他的脉相,仔笑着对蓝忘机说:“忘机,你无需担心,无羡只是劳累过度昏了过去。反倒是你,切记你每日都需要坚持如此,要多休息,不可劳累过度。你现在身体依旧很虚弱。”


蓝忘机听了向蓝曦臣点了点头道:“多谢兄长”说完就抱着昏睡中的魏无羡回静室了。


———————————————

蓝忘机吐血吧

《头疼》虐叽

短文



魏无羡身死后,蓝忘机心也死了。都说含光君逢乱必出,可世人不知道的是,蓝忘机每次夜猎结束后都会到乱葬岗去问灵,在乱葬岗呆上一整天,有时候甚至几天也没回云深不知处。十三年来,蓝忘机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魏无羡,而他觉得背后戒鞭的疼痛更能让他想着魏无羡。因此伤口愈合后,蓝忘机却总是折磨自己,喜欢抱着魏无羡喝过的天子笑,和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去他住过的地方。酒醒后再自己去领罚,罚自己戒尺和在规训石前跪上几个时辰。



姑苏的戒鞭乃寒冰制作而成,打在人身上会使人感到冰冷无比。都说受戒鞭之人能让他们记住一辈子,那些受一两鞭的忍忍便过去了,可蓝忘机受了整整三十三鞭。以蓝忘机的修...

短文




魏无羡身死后,蓝忘机心也死了。都说含光君逢乱必出,可世人不知道的是,蓝忘机每次夜猎结束后都会到乱葬岗去问灵,在乱葬岗呆上一整天,有时候甚至几天也没回云深不知处。十三年来,蓝忘机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魏无羡,而他觉得背后戒鞭的疼痛更能让他想着魏无羡。因此伤口愈合后,蓝忘机却总是折磨自己,喜欢抱着魏无羡喝过的天子笑,和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去他住过的地方。酒醒后再自己去领罚,罚自己戒尺和在规训石前跪上几个时辰。




姑苏的戒鞭乃寒冰制作而成,打在人身上会使人感到冰冷无比。都说受戒鞭之人能让他们记住一辈子,那些受一两鞭的忍忍便过去了,可蓝忘机受了整整三十三鞭。以蓝忘机的修为本好好修养便不会有事,可他总是折磨自己,伤口愈合后戒尺又多次打在身上,不仅如此许多寒冷的冬天,蓝忘机就这样跪在巡石前一跪就是一天。




蓝曦臣和蓝启仁见了都劝过蓝忘机很多次,可像来执幼的蓝忘机怎么也听不进去。平日里雅正的蓝曦臣见自家弟弟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而发怒了。




蓝忘机觉得背后的疼痛是能让他思念魏无羡,想着魏无羡,因此便执意如此。有一次,蓝忘机在规训石前晕倒了,蓝曦臣便也坐不住了。见自家弟弟晕倒在规训石前,蓝曦臣把蓝忘机带回静室诊脉后发现蓝忘机因为旧伤未好,又常年受寒蓝忘机便有了头疼的毛病。




因此蓝忘机只要受了寒,或是劳累过度便会引发头疼的毛病。有时候要是不严重,喝点药或是睡一觉便没事了。不过要是严重了,有时候便要昏睡好几日。




那次是蓝忘机第一次见蓝曦臣发那么大的脾气。蓝忘机醒后,蓝曦臣直接抓住蓝忘机的肩膀道:“忘机!为何要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魏公子他不在了,不会回来了,你这样可曾想过叔父,想过我!”




“兄长…………”




“你可知,你已落下了头疼的毛病,日后只要受了寒,劳累过度,便会头疼难忍,甚至像昨日那样!”蓝曦臣又道




“日后………不会了”




见蓝忘机如此,蓝曦臣只是无奈的闭上了眼摇了摇头许久才睁开了眼睛说了句:“望你,说到做到”说完便离开了静室。




自那次起,蓝忘机也不会在喝酒后就去自罚,可他还是喜欢喝着魏无羡喝过的天子笑,因为喝醉后心里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头痛欲裂时、蓝忘机,多少会感觉有些烦躁,特别是在想着魏无羡时……………




魏无羡献舍回来后,当然也对蓝忘机头疼的事一概不知道。以蓝忘机的性格什么都喜欢自己承受,更不喜欢身边的人担心于是便决定瞒着魏无羡。平日里,轻微头疼时,自己都会在喝完药后,独自忍受。




有一次,魏无羡独自下山买天子笑时,遇见两个男子正在议论他家含光君,便因为好奇凑近一些想听他们在讨论什么。可…………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在说蓝忘机的坏话。别人怎么说他自己魏无羡都不觉得怎么样,可他怎么能忍受其他人议论自家道侣,怎么能能忍受别人议论他的含光君。




魏无羡出门时,只带了蓝忘机的钱袋什么也没到,于是他直接握紧拳头抓着那两人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走之前还低头看向那二人道:“日后若再敢议论我家含光君,我会让你五百年都下不了地!”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回到静室后,就见蓝忘机闭着眼,邹着眉头坐在桌前还撑着头,而蓝曦臣也在蓝忘机身旁坐着。魏无羡见了先是到蓝忘机身边温柔的拍了拍蓝忘机的背问道:“蓝湛,蓝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蓝忘机今早就感到有些头疼,可见魏无羡来了便又强撑着睁开了眼睛道:“无事,有些累”魏无羡听了半信半疑的看了眼蓝曦臣、见蓝曦臣向他点了点头才放心的坐到蓝忘机身边开始说他今日下山遇到的事。




“今天啊,我下山听到有人说蓝湛的坏话,气得我直接涂手打了他们几拳,幸亏我…………”魏无羡还没说完蓝忘机就抓起魏无羡的手,仔细观察后,发现手背因为打人有些淤青。蓝忘机最见不得魏无羡受伤了,小伤也不行。本就因头疼有些烦躁的蓝忘机见魏无羡如此直接皱着眉头放重语气道:“这些事,不用你管!”




这是魏无羡第一次听蓝忘机如此对自己说话,不知情况的他觉得蓝忘机有些莫名其妙,本想回来和蓝忘机说会得到蓝忘机的一番夸奖完全没想到竟是这种结果。自己明明是在为蓝忘机打抱不平回来却只得到蓝忘机一句不用他管。魏无羡现在心里委屈极了,他一时生气站了起来把手上的食物扔到了地上喊道:“好啊,蓝二公子说这些事不用我管是吧。那我们现在开始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你不要来找我!哼!”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见魏无羡如此,蓝忘机知道魏无羡是在说气话,因此并决定让自己和魏无羡都冷静一会儿,所以便没有上前去追。




魏无羡走后蓝曦臣才道:“忘机,这次错在你”




………………






见蓝忘机不语蓝曦臣又道:“你知道无羡性子像来如此,世人怎么说他怎么议论他,他都不在乎。可若是和你有关他却不能忍。兄长相信若换做你,你也不能忍,虽然不会像无羡那样冲动,可你也会用其他方法。”




…………(默认)




“兄长知道你是因为见了无羡手上的伤才会那么说,可无羡他不知。兄长知道你是因为疼痛,有些烦躁才会那么说,可无羡他也不知。所以无羡听你你怎么说才会如此生气”




“我……………”




“忘机,你自小就如此。无羡是你道侣,你应该学会有事就和他一起承担,学会解释,别什么都憋在心里。很多时候,不解释难受的不只是你。你这次那么说无羡心里肯定很委屈”蓝曦臣又道。




“我去寻他”说完蓝忘机就想站起,可又被蓝曦臣叫回来了。




“忘机,先休息一会儿,先喝药,别又像两年前那样。”




蓝忘机听了道:“嗯”




蓝曦臣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蓝忘机就坐不住了,药也没喝就拿起壁尘和一件魏无羡的外衣忍着头疼就御剑离开云深不知处了。




蓝忘机先是去莲花坞,乱葬岗和许多他们去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魏无羡的身影。这下蓝忘机急了,他已经找了魏无羡一整天,而如今还下着雪魏无羡走的时候并未给自己加衣服,莫玄羽的身子本就弱,所以蓝忘机更不敢休息了。




此时的蓝忘机感觉身体身体冰冷无比,头越来越疼,步伐也开始有些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的,面色也开始苍白下来。蓝忘机在大雪天找了魏无羡一整日。从早上到现在从未进食,早上的药又没喝,因此蓝忘机感觉头比早晨时更痛了。




可蓝忘机依旧坚持寻早魏无羡,最后,终于在亥时前,在一小森林里找到了魏无羡。魏无羡靠在一颗树上,身旁有好几坛喝完的天子笑,手里还拿着一坛酒喝着。魏无羡满脸通红似乎是喝醉了醉里还不停念着:“臭蓝湛,坏蓝湛。二哥哥不理你了,哼!”




蓝忘机见到魏无羡,先是拿出他出门前带的黑色外衣给魏无羡披上,又蹲到魏无羡身旁轻轻的握起魏无羡的手道:”魏婴,跟我回去”




当时天很黑,魏无羡也看不清蓝忘机苍白的脸,他当时还有些生气,见蓝忘机来了,便收回来自己的手扭过脸道:“蓝二公子请回,不是不用我管吗”




见魏无羡如此,又想起蓝曦臣今早对他说的话,蓝忘机忍着头疼坐到魏无羡身旁,再次握起魏无羡受伤的手在淤青的手上亲了一口解释道;“魏……魏婴,我错了。今早……见你受伤了………我才”魏无羡明显从蓝忘机道话听出了异样,他放下手中的酒坛,也握起蓝忘机的手道:“二哥哥,你怎么了。声音怎么有些颤抖,手怎么那么冷?”




……………






“快说啊!”






“有些不适”




魏无羡听蓝忘机那么说便急了,他拿下刚刚蓝忘机给他披上的外衣给蓝忘机披上再紧紧的握起蓝忘机的手道:“都这样了,说话都有些颤抖了,怎么是有些不适啊,肯定是非常不适。蓝湛,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头……有些………”还没说完,蓝忘机就忽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这可把魏无羡吓得不轻,自认识蓝忘机到现在献舍回来他都从未见过蓝忘机倒下。魏无羡急的直接抱起蓝忘机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还不停的摇着道:“二哥哥,蓝湛你别吓我啊,你醒醒你醒醒”




见蓝忘机未醒,魏无羡本打算打横抱起蓝忘机,可蓝忘机像是彻底失去了意识,身体很沉很沉,刚抱起蓝忘机,蓝忘机一只手搭在了魏无羡肩上可另一只手和他的头都悬在了半空中。见状魏无羡再次把蓝忘机放下再吃力的背起蓝忘机就往云深不知处的方向跑去了。




路上,魏无羡一直不停的叫蓝忘机可,蓝忘机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




静室里,蓝忘机躺在床塌上,魏无羡这才看清蓝忘机苍白无色的脸。蓝曦臣给蓝忘机诊脉后道:“不太好”魏无羡心里本就着急听蓝曦臣那么说便更急了。他焦急的握着蓝忘机的手道:“什么不太好,蓝湛他怎么了。他不会有事的对吗?”




“忘机的头疾犯了,很严重。上一次这样已是两年前。药怎么也喂不进去,怎么㬇他都不醒。整整昏迷了三月有余。”蓝曦臣道




魏无羡听了心里更急了,他焦急的看着蓝曦臣道:“头疾?蓝湛怎么会有头疾?他现在还会疼吗?有没有办法止疼,药,药呢?药………我试着喂给蓝湛”




“无羡,你冷静些。药已让弟子送来,只是不知道是否喂得进去。”蓝曦臣刚说完就见送药刚把药送到门口,魏无羡便立即 冲到门口从弟子手里取过那碗药就又跑回床塌上用汤匙舀起碗里的汤药喂给蓝忘机。可药根本喂不进去,药刚喂进蓝忘机嘴里就因为蓝忘机没有吞下又从嘴角流了出来。




见状,平日里最怕苦的魏无羡直接把汤匙放到一旁,面无表情的往嘴里灌了一大口药,随后往蓝忘机唇上吻了过去。两人唇瓣相碰,魏无羡把药一点一点的送进蓝忘机嘴里。这个方法果然有用,蓝忘机的喉结动了动,把嘴里的要一点一点的吞了下去。




蓝曦臣见了也有些激动的说道:“无羡,忘机喝了,继续!”




魏无羡就用这个方法,成功让蓝忘机把那碗药喝了,之后仔抱着蓝忘机焦急的看着蓝曦臣道:“泽芜君,蓝湛他为什么会有头疾,为何我之前都没发现。蓝湛他喝了药就不会有事了对吗。泽芜君蓝湛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不知,不过忘机不会有事,可…………不知他会昏迷多久。你需每日给他喂药直到忘机醒来为止。头疾,这件事,我希望忘机能亲自告知你。”




“可…………”魏无羡本想坚持让蓝曦臣告知他,不过魏无羡觉得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蓝忘机。他只希望蓝忘机无事,希望蓝忘机能尽快醒来。




“无羡,这几日,多和忘机说说话,试着刺激他。这样也许能让他早点醒”蓝曦臣道,说完便一脸担心离开了静室。




蓝曦臣走后,魏无羡把蓝忘机抱起,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脸贴在了蓝忘机额头处轻轻的说道:“蓝湛,你醒醒吧。好吗,求你了。”




魏无羡就这样每日呆在静室里和蓝忘机说话,给蓝忘机喂药,可蓝忘机依旧未醒,直到一月后,魏无羡才找来蓝景仪和蓝思追到静室去帮忙想办法。




“魏前辈我有个办法、不过要是含光君醒后要是罚我、魏前辈可要帮我!”蓝景仪道




“只要蓝湛能醒,怎么样都行!”




“含光君最在意你了要是你假装要有喜欢的人了,假装要离开,那………”蓝景仪道




计划开始




魏无羡看了眼床塌上双目经闭的蓝忘机酝酿一会儿喊道:“哎呀,这位姑娘,你也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啊。比那含光君好看多了。来让我摸摸你的脸,哎呀真滑。”见蓝忘机有些反应了魏无羡再次狠下心道:“要不我和那含光君解除道侣关系和你在一起吧?那含光君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吧”魏无羡说这些话时心里很难受,非常难受,可他没有办法,为了让蓝忘机醒来他只能这样。




可魏无羡叫了许久,蓝忘机都只是动了动眼皮没有其他反应。见状,调皮的蓝景仪把嘴凑到魏无羡耳边和魏无羡说了几句话,可魏无羡听了却皱着眉头道:“这样不太好吧……蓝湛他………”




“哎呀,魏前辈只是唯一的办法了。”




“你们先出去吧”




蓝景仪走后,魏无羡坐到床塌上一脸担心的看着蓝忘机无奈的闭上了许久才睁开像是做了一个决定。魏无羡握着拳头狠下心道:“蓝湛,救命啊,救命吗。救我救我。啊啊啊啊啊…………好痛。呜呜呜流血了蓝湛,好痛啊,二哥哥”果然床塌上的蓝忘机像是听见了魏无羡的呼喊邹了邹眉头,眼皮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这个方法果然有用昏睡中的蓝忘机忽然睁开眼睛猛的坐起,呼吸有些急促的看向坐在床塌边的魏无羡。魏无羡见蓝忘机醒了,眼眶瞬间湿了,他把眼前人抱的紧紧的,用手拍了拍蓝忘机的背道:“没事的,蓝湛我在,我没事。我永远都在。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说完就分开了抱着蓝忘机的手,满眼泪水的看着蓝忘机道:“蓝湛,头还疼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你都昏睡一个月了,泽芜君说你不能再那么睡下去了。所以我才………”魏无羡还没说完蓝忘机就直接堵住了魏无羡的嘴,许久才把嘴移开轻轻的说道:“魏婴,日后,不可再如此”




“蓝湛我答应你,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不过你也答应我日后难受了,或是有什么事都与我一起承担好吗?”




“嗯”




——————-


蓝忘机:“谁出的注意”




魏无羡:“景仪”




蓝忘机:“该罚”




魏无羡:“嗯嗯,蓝二哥哥说的对”




蓝景仪:“😭我好苦”




—————————

这篇写了好久,写的太水了,勿喷




谢谢 @回眸 提的梗

蓝忘机吐血吧

《都说了!是我的!我的!》醋羡


短文-甜文



这天,魏无羡不知为何一早就起了,见蓝忘机去上早课了,自己闲着无聊便拿了蓝忘机给他备的钱袋下山去买酒了。



魏无羡拿着钱买了四坛天子笑,当场就立即打开一坛喝了。他翘着脚,一手转着笛子,一手拿着酒,靠在一个角落喝着酒。魏无羡坐在一个角所以并没有很多人看见魏无羡。



喝着喝着,魏无羡就听见有一座女子正在讨论他家含光君。



“含光君我见过,我家还有他的画像呢!含光君真的是太好看了。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我的梦想是要嫁给他!”



“唉,你别做梦了,他已有一道侣。听说有一女子见到他和夷陵老祖走在路上,他上前去和含光君说话,含光君可是...


短文-甜文




这天,魏无羡不知为何一早就起了,见蓝忘机去上早课了,自己闲着无聊便拿了蓝忘机给他备的钱袋下山去买酒了。




魏无羡拿着钱买了四坛天子笑,当场就立即打开一坛喝了。他翘着脚,一手转着笛子,一手拿着酒,靠在一个角落喝着酒。魏无羡坐在一个角所以并没有很多人看见魏无羡。




喝着喝着,魏无羡就听见有一座女子正在讨论他家含光君。




“含光君我见过,我家还有他的画像呢!含光君真的是太好看了。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我的梦想是要嫁给他!”




“唉,你别做梦了,他已有一道侣。听说有一女子见到他和夷陵老祖走在路上,他上前去和含光君说话,含光君可是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别说说话了”




“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我家含光君日后肯定是我的。”一女子说完就从桌底拿出一画像,画的是蓝忘机,拿出后又在上面亲了一口道:“好看吧?你们没有吧,这是我请人画的”




魏无羡也不知道为何听那些女子那么说,气得不轻。他放下酒坛,走到那群女子面前,掀开袖子露出来他绑在手上的抹额在那群女子面前秀,再道:“你们说话怎么这样啊,含光君的画像是说亲就亲的吗?他可是含光君,我道侣,我的我的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我的!”说完连酒也没拿,夺过那女子手中的画像头也不会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魏无羡依然气的不轻,想找立刻回去找蓝忘机。




好死不死,倒霉的蓝景仪和蓝思追竟然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怒气冲冲的魏无羡,而他们在讨论的话题更加惹怒了魏无羡。




蓝景仪:“你说我们家含光君修为那么高………”还没说完就被魏无羡打断了。




“打住!”




“魏前辈”两人说完我便抬起手像魏无羡醒了一礼。




“云深不知处不可打诳语不知道吗?太久没被罚了是不是?家规一百遍!”魏无羡道




“一百遍!魏前辈,我没说什么啊。我记得我刚刚只说了我们家含光君修为高…………”




魏无羡听了更起来提高声量又道:“还说没有打诳语!现在又加一条,云深不知处不可顶撞长辈不知道吗?做错还不承认。含光君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他是我的我家的。我一个人的!”




“含光君………”蓝景仪刚又想说什么却又被蓝思追拉了回去抢先道:“魏前辈莫气我们这就去抄。”说完便想把蓝景仪拉走,可他又怎么管得住蓝景仪那张嘴。




“哎呀抄就抄,反正我之前抄了一些存着。不过魏前辈,为何那么生气啊。发生了什么?”蓝景仪道




“说来就气,我今日下山买酒,竟然遇见一群女子拿着我家蓝湛的画像亲!还说我家我家蓝湛是他们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要去找蓝湛算账!”魏无羡道




“可,这管含光君什么事啊?不是含光君的错吧”




“对啊,不是蓝湛的错。那好我要去找我的,我家含光君了。”魏无羡刚走一步就又回头道:“家规有存着是吧,那我罚你抄一万遍!谁让你打诳语”说完就又转身往静室的方向跑去了。




“我错了,魏前辈我错了……不要啊……一万遍,我一辈子也抄不完啊。云深不知处的纸也不够我抄啊……”蓝景仪喊道




静室里,魏无羡一打开门就见蓝忘机坐在桌前盘着腿,闭着眼似乎是在打坐。而桌上有许多菜,应是蓝忘机给魏无羡准备的。魏无羡立刻扑到蓝忘机身上,之后又躺在了蓝忘机腿上道:“二哥哥我问你一个问题。”




蓝忘机见魏无羡回来了 ,便睁开了眼睛,搂着怀里的人说了一字:“嗯”




“我问你,我是谁的”




蓝忘机听了,认真的看着魏无羡把怀里的人报得紧了一些道:“我的”




“嗯嗯你的”




“只能是我的”蓝忘机又道。




“那好,我再问你,你是谁的”魏无羡问道




“你的”




魏无羡听了猛的站了起来道:“我就说嘛,你是我的,我的,只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本尊都那么说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说完魏无羡一手摘掉蓝忘机额头上的抹额,一手摘掉自己的红色发带。蓝忘机也任由魏无羡这样,一脸宠溺的看着散着发的道侣。




随后,魏无羡便先把自己的红色发呆绑在了蓝忘机左手上,又把蓝忘机的抹额绑在了自己右手上道:“蓝湛现在我两只手都绑着你的抹额,别人一看就知道我是你的人了。你手上绑着我的发带,那么别人也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蓝忘机听了又把魏无羡拉到自己怀里,抚摸着他那乌黑的长发,嘴角微微上杨道:“嗯”




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身上撇着嘴从怀里拿出从那女子抢来的画像道:“那女子竟然有你的画像,哼,他还在上面亲了一口,不行我也要亲”说完魏无羡就拿着那张画像,可刚要放到嘴边时,画像就被蓝忘机拿了过去放到了一边。




“那女子亲过”




“啊?”




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蓝忘机按住了后脑勺吻了过去许久才把嘴移开道:“这样”




这一吻,让魏无羡的气彻底消了,他露出了他那张笑脸道:“蓝二哥哥我能直接吻你,他们只能亲画像!不过我也要一张你的画像,我一会儿就去画一张,收到怀里,去哪里都要带着!”




刚说完,蓝忘机就缓缓的拿起桌旁的书,翻开第一页,再拿出夹在书中的一张纸递给魏无羡。纸上画的是魏无羡,绑着发呆,手上还握着蓝忘机的抹额。魏无羡仔细欣赏了画像后道:“原来二哥哥,那么喜欢我啊。是不是上早课想我的时候就偷偷看一眼?”




……………(不好意思)




“哎呀,二哥哥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我要的是你的画像,不是我的。我看自己多没意思啊。”




“嗯”




“嗯?真的是嗯嗯怪,不管这些了,反正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也是你的………”还没说完魏无羡心里就打了个坏主意,他瞄了蓝忘机一眼又道:“当然还有,江澄,师姐,思追,金陵…………”还没说完蓝忘机就一把抱起魏无羡站了起来走到床边说了两个:“天 天”




“蓝湛,我错了,我是你的,你一个人的………不要啊现在是白天啊……………………”




隔日魏无羡画了两张画像,一张是他和蓝忘机一起,一张是他带着抹额俊俏的含光君。他把他们二人的画像贴在了床头,又把蓝忘机的画像收到了怀里,还特意去那日他喝酒的地方秀了秀蓝忘机送他的画像和自己手上的抹额,这才让魏无羡解了心里的醋意。




———分割线—————




蓝景仪:“思追,你说我怎么半啊?家规一万遍你说我是抄还说不抄啊?我要不要去问问含光君啊?”




蓝思追:“抄吧,谁让你多嘴,含光君要是知道是魏前辈让你抄的绝对不会插手的”




蓝景仪:“我心里苦啊…………”




————————————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 17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要恢复了)



第十七章



这段时间魏无羡因为蓝忘机泡冷泉的关系,早已习惯早起,魏无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蓝忘机怀里,而蓝忘机依然睡着。他伸手抚摸蓝忘机的白发,再欣赏着蓝忘机的睡颜。随后再伸出手指挫了挫蓝忘机的脸颊道:“二哥哥,该醒了起床咯”



听到魏无羡的声音后蓝忘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见魏无羡已醒蓝忘机显然一些不知所措。他本打算趁魏无羡未醒抱着魏无羡回房可………现在。



蓝忘机这样,可把魏无羡乐得不行,他笑了笑说道:“哎呀,蓝湛,我头好痛。应该是昨天喝多了。蓝湛是不是我喝醉了晚上自己跑过来啊?不好意思啊?”说完就假装拍了拍...


白发叽 失忆羡 (要恢复了)




第十七章




这段时间魏无羡因为蓝忘机泡冷泉的关系,早已习惯早起,魏无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蓝忘机怀里,而蓝忘机依然睡着。他伸手抚摸蓝忘机的白发,再欣赏着蓝忘机的睡颜。随后再伸出手指挫了挫蓝忘机的脸颊道:“二哥哥,该醒了起床咯”




听到魏无羡的声音后蓝忘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见魏无羡已醒蓝忘机显然一些不知所措。他本打算趁魏无羡未醒抱着魏无羡回房可………现在。




蓝忘机这样,可把魏无羡乐得不行,他笑了笑说道:“哎呀,蓝湛,我头好痛。应该是昨天喝多了。蓝湛是不是我喝醉了晚上自己跑过来啊?不好意思啊?”说完就假装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和他道歉。




“嗯”




“走吧泡冷泉!”




……………






“怎么了?蓝湛”




………………




见蓝忘机这样魏无羡知道蓝忘机今天有些不想去泡。每天经历这样的痛苦不管是谁都会感到累,感到疲惫,连修为高升的蓝忘机也不例外。




“好啦,我们含光君也会这样啊。含光君乖,二哥哥乖,很快就会好了。再坚持一个月。”魏无羡安慰道




有了魏无羡的安慰,蓝忘机嘴角微微上扬道:“嗯”




“哎哟,笑起来多么好看,以后得多笑笑!知道了吗”




“只对你”




魏无羡听了也握着蓝忘机的手笑着说:“蓝湛,你也越来越会撩了”还没等蓝忘机反应过来就见门外传来了蓝曦臣的声音:“忘机在吗?”




蓝忘机听了,穿上靴子,站了起来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说到:“兄长,请进”




蓝曦臣进屋后,见魏无羡在静室里有些惊讶可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二人这样蓝曦臣道:“无羡,忘机。我找到了能让无羡恢复记忆的方法。




魏无羡和蓝忘机听了都很激动。魏无羡比蓝忘机更加激动,他直接跳了起来说到:“什么办法?什么办法?




“和共情极为相似可又不是共情。这个方法需无需使用诡道,不过…恢复记忆之人身体会发虚………可………”还没说完蓝忘机就说到:“不行。我不同意”




“为什么啊?”




“绝对不行!“




见蓝忘机这样蓝曦臣道:“你们先想想。”说完就离开了静室。




自魏无羡献舍回来后,蓝忘机就把魏无羡看得很禁,不让他受伤,不让他生病。莫玄羽的身子本就虚弱,蓝忘机生怕一个不小心魏无羡会因为他的疏忽再次离开自己,所以便怎么都不肯让魏无羡冒险,不想看魏无羡虚弱的样子。




魏无羡得知可以恢复记忆早已急得不行。现在见蓝忘机这样更急了他握着蓝忘机的手说道:“蓝湛,先听泽芜君说过好吗。我真的真的很想想起来”




…………




“蓝湛!”




“不行”




这一下魏无羡更急了,他站了起来到蓝忘机身边紧紧的抱着他说道:“蓝湛,我想,想起属于我们的那份记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我早就重新喜欢上你了!昨日我根本就没有喝醉,我知道你亲了我,知道是你把我抱去静室。我也是故意凑近你怀里的。我也知道在冷泉里,除了头几日你都是假装困,故意要靠在我的怀里。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拆穿你吗?因为我也喜欢那么抱着你!蓝湛我喜欢你,我心悦你,想要你。想要天天和你上床,天天和你睡觉。”




这是魏无羡第二次这样和蓝忘机那么说,上一次在观音庙里。这一次,在静室里。蓝忘机听了魏无羡的话直接搂过魏无羡的腰道;“心悦我?”




“嗯”




“喜欢我?”




“嗯”




“天天和我………?”




“嗯,我想要你,喜欢你,想要天天和你上床,天天和你睡觉。天天被你抱着睡。天天和你在一起。”说完两人都放开了抱着对方的手,魏无羡把手放到了蓝忘机肩膀上认真的看着蓝忘机道:“蓝湛。看着我。我和你说。这份记忆对我来说真的真的很重要。这是属于我们的记忆。就那么一次,好吗?”




蓝忘机听了垂下眼避开了魏无羡的眼神道:“我…………”此时的魏无羡有些过于激动他再次搂过蓝忘机的腰往蓝忘机的唇上吻了过去。这一主动的吻蓝忘机等了很久,盼了很久。他直接把手放到魏无羡后脑勺,把魏无羡按到了地上,两人就这样深情的吻着对方迟迟都不肯把嘴移开。




许久蓝忘机才抱着魏无羡,不舍的把嘴移开他看着魏无羡说道:“就这一次”




“好”




“日后不可,作出伤害自己身体的事”




“好的好的!”




“切记…………”蓝忘机还没说完魏无羡就用手捂住了蓝忘机的嘴说道:“好啦好啦,怎么变得那么啰嗦了?听你的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二哥哥。”




———————————————


再甜甜,要虐了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16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六章



从那日起,魏无羡每日都会早早爬起,陪着蓝忘机去冷泉泡上一个时辰,回静室后再陪在蓝忘机身旁看着蓝忘机自行突破穴道。和第一次一样,蓝忘机在冷泉里都会靠在魏无羡怀里睡着,魏无羡也会抱着蓝忘机回静室。



慢慢的蓝忘机突破穴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灵力也恢复了一些,他也有听蓝曦臣的劝告没有使用灵力。



蓝忘机见魏无羡未想起,便没有让魏无羡睡在静室,他让魏无羡搬到静室隔壁去睡。虽然魏无羡并不介意和蓝忘机一起睡,想留在静室照顾蓝忘机可蓝忘机依然坚持让魏无羡搬出去。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强迫魏无羡,,不想让魏无羡感到不自在,所以他想...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六章




从那日起,魏无羡每日都会早早爬起,陪着蓝忘机去冷泉泡上一个时辰,回静室后再陪在蓝忘机身旁看着蓝忘机自行突破穴道。和第一次一样,蓝忘机在冷泉里都会靠在魏无羡怀里睡着,魏无羡也会抱着蓝忘机回静室。






慢慢的蓝忘机突破穴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灵力也恢复了一些,他也有听蓝曦臣的劝告没有使用灵力。




蓝忘机见魏无羡未想起,便没有让魏无羡睡在静室,他让魏无羡搬到静室隔壁去睡。虽然魏无羡并不介意和蓝忘机一起睡,想留在静室照顾蓝忘机可蓝忘机依然坚持让魏无羡搬出去。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强迫魏无羡,,不想让魏无羡感到不自在,所以他想等魏无羡想起自己,或是重新喜欢上自己后再让他回到静室。




这段时间,魏无羡每天早上都会早早的爬起到静室去找蓝忘机再陪蓝忘机去泡冷泉。这日突破穴道后,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在静室里休息,蓝忘机依然坐在桌前阅读姑苏蓝室的那些古书。魏无羡则是坐在一旁,翘着腿转着笛子,像当初求学那样不停的的和蓝忘机说话,想让蓝忘机分心。眼见自家道侣如此蓝忘机早就忍不住了,他偷偷吩咐蓝思追到山下买几坛最烈的酒,和山下的辣菜来。




旁晚,在魏无羡房里,桌上有几道红红火火的菜,和几道清淡的饭菜,当然还有几坛蓝忘机给魏无羡买的酒。魏无羡见了露出了他那张笑脸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菜狼吞虎咽的说道:“蓝湛,我说你也太好了吧,给我买酒,还给我买我爱吃的谢谢你啊!”




“食不言。喝酒”蓝忘机道。




“哦………蓝湛…………你今天好奇怪,怎么总是让我喝酒。不过我说这酒真的好烈好香,可我还是最喜欢你们姑苏的天子笑!”






“我像来如此。天子笑静室有”




魏无羡喝了那酒,脸已通红,他红着脸把脸凑到蓝忘机面前笑着说:“是吗?你都这样吗?”




这时,魏无羡的脸离蓝忘机很近很近,蓝忘机已经很久没和魏无羡这样了,弄的蓝忘机那张脸也瞬间通红。




这时的魏无羡已有些醉,他发现蓝忘机脸红了就又把脸凑近了些说道:“含光君,你也太好看了吧。你这头白发,加上你这脸,简直就是神仙下凡!太好看了!嘿嘿,我好喜欢”




蓝忘机听了直接搂过魏无羡的腰道:“喜欢?”




魏无羡脸皮像来厚,被蓝忘机一把搂过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他笑了笑说:“喜欢!那么好看有谁不喜欢啊?”




说完他挣脱开了蓝忘机拿起酒坛喝了一口又道:“这酒真的太烈了,我不行了不行了。先睡了。含光君晚安啊。明天记得要去泡冷泉啊,别忘了”说完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自己的床塌上走去,躺了下去就睡着了。




蓝忘机见了嘴角微微上扬,他站了起来往走向魏无羡坐在床塌边,他伸手轻轻的握着魏无羡的手摇了摇道:“魏婴?魏婴?”




见魏无羡许久未醒,蓝忘机先是弯下腰在魏无羡唇上吻了下去。随后,蓝忘机再打横抱起喝醉的魏无羡,往静室的方向走去。看着怀里因为喝了酒满脸通红的人蓝忘机心里暗暗自喜。可………他不知道的是魏无羡根本没有睡着。




都说夷陵老祖酒量了得,怎么可能喝一点酒就倒地不起呢。魏无羡确实有些醉了,可要是再来几坛酒他还是能喝完的。




到静室后,蓝忘机轻轻的把魏无羡放到床塌上,再蹲下替魏无羡脱去靴子,取掉发带后就为那人盖上被子,灭了蜡烛,自己也上床睡了。


看着身侧的人,蓝忘机不经意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那人的脸颊。确实经过几个月的相处,魏无羡觉得自己对蓝忘机也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从一开始他就感觉蓝忘机无比的熟悉,现在见蓝忘机这样,魏无羡假装翻了歌身,把腿和手放到蓝忘机身上再把头往蓝忘机怀里伸假装说道:“好喝!再来一坛!”




蓝忘机也把身上的人抱得紧紧的脸上带着笑意睡着了。




———————————————


先甜几章,又要虐了

蓝忘机吐血吧

《含光君割屁屁》 慎入! 虐叽

沙雕搞笑短文! 慎入!《割屁屁》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入

慎入

慎入

傻屌文

傻屌文


不夜天蓝忘机把魏无羡送回乱葬岗后,一人回到云深不知处受了三十三下戒鞭。又在重伤难行时,得知魏无羡的死讯。蓝忘机拖着重伤的身体去了乱葬岗找魏无羡却什么也没有找到,只带回了高烧昏迷的温苑。


那天魏无羡死后,汪叽心痛难忍,把自己关在静室里


他谁也不见,心疼不已。蓝忘机想让自己受伤,这样心里就不会那么疼了。


他拿出方才从山下买来的两壶天子笑,打开一坛,另一坛放在他对面的桌上,像是要与谁对饮。

“魏婴,天子笑,还你了,能把你还我吗?”


蓝忘机说完便开始喝起手上的天...

沙雕搞笑短文! 慎入!《割屁屁》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入

慎入

慎入

傻屌文

傻屌文



不夜天蓝忘机把魏无羡送回乱葬岗后,一人回到云深不知处受了三十三下戒鞭。又在重伤难行时,得知魏无羡的死讯。蓝忘机拖着重伤的身体去了乱葬岗找魏无羡却什么也没有找到,只带回了高烧昏迷的温苑。



那天魏无羡死后,汪叽心痛难忍,把自己关在静室里


他谁也不见,心疼不已。蓝忘机想让自己受伤,这样心里就不会那么疼了。


他拿出方才从山下买来的两壶天子笑,打开一坛,另一坛放在他对面的桌上,像是要与谁对饮。

“魏婴,天子笑,还你了,能把你还我吗?”


蓝忘机说完便开始喝起手上的天子笑道:“魏婴,敬你”


蓝忘机心里苦,都说越想醉的人越难醉。蓝忘机喝了接近半坛酒才开始觉有些醉的感觉。


“魏婴,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心悦你,从前不知如何说,现在却不知说与谁听”


蓝忘机说这句话的时心里一酸泪水从眼睛流了下来。



他突然站起身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刀来,那把刀锋利无比,细看还冒着寒光。

“嗯”蓝忘机痛哼一声

原来他用它往自己的臀部深深划了一刀,血立刻在白衣上晕开。


蓝忘机被疼得直接跌坐在地上。本就被割开的臀部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伤口被那么一撞血流得更快了。


蓝忘机也没有管他,任凭身体的重力压着伤口,因为心比臀部疼。



蓝曦臣很就担心蓝忘机,他在静室外敲打着静室的门道:“忘机开门啊。”


见屋内迟迟没有回应,蓝曦臣也不顾雅正了,一脚踹开大门,看见蓝湛的屁股……


蓝曦臣见蓝忘机面色有些许苍白,而且坐在地上的蓝忘机屁股不停的流出血。



蓝曦臣把蓝忘机像翻煎饼一样反过来,盯着他的屁股看。

蓝曦臣:“……忘机,你这是”


蓝忘机被蓝曦臣压在地上道:“这样心就不会疼了”


蓝曦臣:“蓝忘机你有病吧,哪有划屁股的”


蓝曦臣说完直接脱下蓝忘机的裤子,他看见蓝忘机白皙的屁股上被割了深深一刀。


蓝曦臣嘴上说着,可还是从怀中拿出药粉撒在蓝湛屁股上。


药刚撒在蓝忘机屁股上,蓝忘机就又站了起来,裤子也没穿上就想走出静室。


可又被蓝曦臣拉回来,帮他穿上裤子,整理好着装,才任他走出去。


蓝忘机摇摇晃晃的走出静室,往暗房的方向走去道:“笛子,魏婴的笛子”



蓝忘机不顾屁股疼痛,运用起灵力一张劈开暗房的大门,进去乱翻一通,结果正要失望的时候他看见了角落里的温氏烙铁


蓝忘机拿起烙铁,放在蜡烛上,等蓝曦臣到时就见蓝忘机拿着烙铁往屁股一放。


老铁刚好放在了蓝忘机刚刚割的伤口上。伤上加伤蓝忘机直接倒在了地上。


蓝曦臣赶来后看见弟弟晕倒,心疼不已,连忙把人抱回静室


隔日蓝忘机醒时,发现自己是趴着的,而屁股疼痛难忍。


他似是猜到了昨晚自己的所作所为,又看了看屁股,不由得红了脸。


蓝曦臣黑着脸道:“忘机,你可知你昨日做了什么” 蓝忘机听了愧疚的避开蓝曦臣的眼神道:“喝酒误事,日后不会了” 蓝曦臣听了也放下了心


从那年以后,每到魏无羡的忌日,蓝忘机都会抱着天子笑喝着酒,然后在自己屁股上割一刀。一道,两道…………整整十三道


十六年后,魏无羡与蓝忘机二人心意相通,结为道侣。

一天晚上,魏无羡手里拿着半壶天子笑,对着蓝湛说:蓝湛,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一起洗澡呢。”

蓝湛刚想同意了,可想起了屁股上的疤痕,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去。


魏无羡见蓝忘机这样,以为蓝忘机是因为不好意思才不同意的便道:“好好好,不想洗就不洗。二哥哥陪我喝酒总可以吧!”



魏无羡把酒放到蓝湛面前,蓝湛看了看他,眼中乃是期待,不认拒绝,便轻啄一口


那么多年蓝忘机的酒量一点也没有长进,那一口下去,蓝忘机直接倒在了桌上


“一二三……八九十”

果然,刚好数到十下时,桌上的人缓缓抬起了头,睁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


蓝忘机死死的盯着魏无羡道;“热”。 随后就伸手拿起桌上只喝了一口的天子笑往身上倒去。当魏无羡看到想要阻止时,已经太迟了……


蓝忘机依靠在魏婴身上,双手不安分的解着自己的衣带,可越急越乱,怎么都解不开,魏婴眼中泛起了笑意:二哥哥,我帮你吧


魏无羡走到蓝忘机身边,细心的帮蓝忘机脱掉一件又的衣服。脱完衣服后,蓝忘机光着膀子坐在了床上。魏无羡见了笑了笑道:“二哥哥,我给你擦身”



魏婴拿着一条毛巾,用温水沾湿,轻轻擦拭着蓝忘机的脊背,魏无羡一边仔细擦着他背上的薄汗,一边细细抚摸着他背上的戒鞭痕,一路朝下,当擦到他的臀部时,蓝忘机下意识的躲了躲,用那双修长的手捂住自己的屁股,魏婴不禁笑出了声:“呦,蓝二哥哥,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害羞呢!”



蓝忘机听了又挪了挪位子,手依然遮着臀部道:“不能看”。魏无羡听了哭笑不得,他走到蓝忘机身前用尽全身力气抱起坐在床上的蓝忘机。随后魏无羡在伸手拉开蓝忘机的手开始用毛巾给蓝忘机擦屁股。魏无羡站在蓝忘机身前,他看不到蓝忘机的屁股,可却感觉到蓝忘机的屁股有些凹凸不平。


魏无羡心下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低头掰开蓝忘机的手,果然,他的屁股上竟有十三道疤痕,交错相叠,可看刀割的程度,很明显是同一个人割的,而割在这种位置,只能是他自己。魏无羡又心疼又生气,“蓝湛,这是怎么回事?”


喝醉蓝忘机看了眼生气的魏无羡,撇着嘴道:“想你,思念你割的。这样心………就不会疼了”说完就搂过魏无羡的腰紧紧的抱着眼前的人道:“不要生气。我冷…………”



魏无羡听着,呼吸窒了一下。蓝湛,这些年,该有多痛呢?魏无羡回过神来,紧紧的回抱着他:“蓝湛”


“嗯,魏婴,怎么了?”魏无羡有些哽咽“没什么,突然特别喜欢你”。



蓝忘机听了嘴角微微上扬道:“我也喜欢你,你是我的” 说完蓝忘机就拿起床上自己叠好的白衣穿上拉着魏无羡道:亥时到,休息”


魏无羡躺在蓝忘机的怀里,认真的说:“蓝湛,你以后可不能伤害自己了,我会心疼的……知道吗”

蓝忘机没有理他,大概是睡着了吧,魏无羡想着,困意也涌上来,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到了蓝湛的回应:“魏婴,放心,你在,不会了”


—————————

和一个朋友一起写的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13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三章



“蓝湛啊,等你的伤好了,你就要去泡冷泉,回来再在强行突破穴道。坚持三个月身体就会好了。虽然会很痛苦,可是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魏无羡道



“嗯”



“蓝湛啊蓝湛,我们平时怎么样啊?你和我说说呗”



“很好”



“很好,是怎么样啊?蓝湛我说你那么那么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会喜欢上我这种人啊?”魏无羡又道



“你很好。”



“哦,蓝湛那我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啊”说完魏无羡就坐到了床塌上露出他那张笑脸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见了先是看了眼魏无羡再伸手把魏无羡按到自己腿上道:“这样”...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三章




“蓝湛啊,等你的伤好了,你就要去泡冷泉,回来再在强行突破穴道。坚持三个月身体就会好了。虽然会很痛苦,可是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魏无羡道




“嗯”




“蓝湛啊蓝湛,我们平时怎么样啊?你和我说说呗”




“很好”




“很好,是怎么样啊?蓝湛我说你那么那么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会喜欢上我这种人啊?”魏无羡又道




“你很好。”




“哦,蓝湛那我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啊”说完魏无羡就坐到了床塌上露出他那张笑脸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见了先是看了眼魏无羡再伸手把魏无羡按到自己腿上道:“这样”




魏无羡躺在蓝忘机腿上,看着蓝忘机俊俏的脸庞和那头白色长发,发尾刚好碰到自己的脸颊,魏无羡的脸瞬间通红。他从蓝忘机的腿上爬起避开了蓝忘机的眼神道:“蓝……蓝二哥哥你………”还没说完蓝忘机就抓起魏无羡的手瞪大眼睛看着魏无羡道:“你叫我什么?”




魏无羡见蓝忘机的反应吓到了,他看着蓝忘机道:“我………我不知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叫了”


说完蓝忘机就搂过魏无羡的腰紧紧的抱着眼前的人道:“喜欢”




“啊?”




“喜欢”




“哦,那我以后就那么叫你。蓝二哥哥,二哥哥。蓝二哥哥”




———————————————

后天更下一章♥️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12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二章

回到云深不知处后,魏无羡焦急得把蓝忘机背回静室,路上还随便抓了一个蓝家小辈让他去通知蓝曦臣。



静室里,魏无羡把蓝忘机轻轻的放到了床塌上,让蓝忘机趴着。此时的魏无羡心里很复杂,很乱。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熟悉,很亲切可又完全记不起他是谁。他见这白衣人受伤心会疼,会不知觉的流泪可他不知道自己他对蓝忘机更多的是愧疚,亏欠……………还是…………心悦他。



蓝曦臣来到静室后,见蓝忘机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扒在床塌上,背部被染红的白色麻衣显得格外刺眼。见蓝忘机回来了,他先是松了一口气,之后又焦急的给蓝忘机处理伤口,诊脉。



魏无羡在一旁见蓝曦臣...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二章

回到云深不知处后,魏无羡焦急得把蓝忘机背回静室,路上还随便抓了一个蓝家小辈让他去通知蓝曦臣。




静室里,魏无羡把蓝忘机轻轻的放到了床塌上,让蓝忘机趴着。此时的魏无羡心里很复杂,很乱。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熟悉,很亲切可又完全记不起他是谁。他见这白衣人受伤心会疼,会不知觉的流泪可他不知道自己他对蓝忘机更多的是愧疚,亏欠……………还是…………心悦他。




蓝曦臣来到静室后,见蓝忘机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扒在床塌上,背部被染红的白色麻衣显得格外刺眼。见蓝忘机回来了,他先是松了一口气,之后又焦急的给蓝忘机处理伤口,诊脉。




魏无羡在一旁见蓝曦臣邹着眉头给蓝忘机诊脉心里也很着急过了许久魏无羡道:“泽芜君,含光君他………怎么了?他……还好吗?他是为了救我……才会受伤的………都是因为我。”






蓝曦臣听了无奈的闭上了眼睛道:“忘机他现在灵力尽失,身体忽然失去灵力使忘机如今身体已油尽灯枯。如若不尽快想办法让忘机


恢复灵力,忘机可能会………丧命”




一旁的魏无羡听了,垂下眼道:“还没想到办法吗?给他输送灵力?”




蓝曦臣看着床塌上的蓝忘机摇了摇头道:“我试过、无用。今早翻阅古书时找到了一个能使人快速恢复灵力的方法只是不知是否有效。古书记载灵力尽失之人若是要快速恢复灵力需先封着自身所有穴道,再找一个极寒之地呆上一个时辰。这样血液会停止流动。随后需在指尖放血强行让血液开始流动,过程会万般痛苦。需坚持三月每日如此。”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魏无羡道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过程虽然痛苦,可如若不这样忘机便会丧命。”蓝曦臣又道




魏无羡听了直直打看着蓝忘机道:“泽芜君今晚我来照顾他吧。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嗯”




魏无羡就这样自责的看着蓝忘机,一整晚都没怎么合眼,直到接近卯时才累的趴在床塌边睡着了。蓝忘机醒后,见魏无羡趴在床边,先是从床塌上吃力的爬起,坐在床塌上再伸手轻轻的抚摸魏无羡的头,眼里充满了爱意和不舍。




魏无羡感觉到后,也醒了可蓝忘机见了便直接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道:“魏婴”




“嗯,我……,你………你没事吧?伤口疼吗?”




“无事”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我,你肯定有事!我去叫泽芜君”魏无羡说完就想转身,可手却被蓝忘机抓住了。




“魏婴,我无事”




见蓝忘机坚持,魏无羡便又坐到了床边把昨日蓝曦臣告知他救蓝忘机的方法说了出来。而蓝忘机真的后,心里也很是开心,开心自己日后还是能留在魏无羡身边,能保护魏无羡。




“蓝湛虽然我忘了你不过我相信我还是会想起你的!我们重新认识!在下魏婴字无羡!”




听了魏无羡的话,蓝忘机嘴角微微上扬道:“蓝湛字忘机”




———————————————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10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章



魏无羡见蓝曦臣如此焦急便道:“泽芜君怎么了?”



“忘机他应是躲起来了。昨日见你如此痛苦,他很自责。”蓝曦臣道



魏无羡听了蓝曦臣的话清楚的从蓝曦臣的话语中得知蓝曦臣有些怪他。魏无羡也很自责,也很担心蓝忘机,可现如今他对蓝忘机更多的是愧疚,觉得是自己害了蓝忘机。



蓝曦臣见蓝忘机不在静室便也焦急的让小辈们在云深不知处的各个角落找蓝忘机。魏无羡和蓝曦臣当然也在四处寻找找。蓝曦臣觉得蓝忘机有可能还留在云深不知处没有离开。因此,蓝曦臣把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了可就是没有见到蓝忘机的身影。于是蓝曦臣急...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十章




魏无羡见蓝曦臣如此焦急便道:“泽芜君怎么了?”




“忘机他应是躲起来了。昨日见你如此痛苦,他很自责。”蓝曦臣道




魏无羡听了蓝曦臣的话清楚的从蓝曦臣的话语中得知蓝曦臣有些怪他。魏无羡也很自责,也很担心蓝忘机,可现如今他对蓝忘机更多的是愧疚,觉得是自己害了蓝忘机。




蓝曦臣见蓝忘机不在静室便也焦急的让小辈们在云深不知处的各个角落找蓝忘机。魏无羡和蓝曦臣当然也在四处寻找找。蓝曦臣觉得蓝忘机有可能还留在云深不知处没有离开。因此,蓝曦臣把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了可就是没有见到蓝忘机的身影。于是蓝曦臣急了。平日里雅正端方的蓝曦臣有也些发怒和焦急。他稍微提高声量转身看向魏无羡问道:“无羡,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你想想,想想忘机会去哪里?你和忘机每次下山都会去哪里?只有你知道了!你想想!”




魏无羡听蓝曦臣那么一说仔细回想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他脑海里只有一个白色身影,而且离他很远,他看不到他的脸,向前走一步,那人便会离自己更远,完全接触不到,也想不起来。




他满眼自责的看着蓝曦臣道:“泽芜君,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含光君并带回来的。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我一定会找到含光君的”说完魏无羡就缓缓的转身往山下的方向走去了。




此时的魏无羡根本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蓝忘机。他完全记不起与蓝忘机发生的所有事,他不知道蓝忘机会去哪里,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找。魏无羡从走出云深不知处开始,只要见到有人就会上前问是否有见到一个白发人穿着白衣长得很是俊俏。魏无羡现在心里也很慌,他害怕要是蓝忘机戴了个帽子或是穿了件大衣挡着了白发,自己会认不出所以只要见到个子高大,穿着白衣的人他就会上前问道:“你是含光君吗?” “你是含光君吗?”




可魏无羡不知道的是,蓝忘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蓝忘机下山后就一直在附近的木屋住下了、全身还是会隐隐作痛,有好几次被疼的晕了过去。可醒来后蓝忘机还是会时刻留意下山的人。他还是放不下魏无羡。蓝忘机觉得要是魏无羡留在云深不知处,那肯定是最安全的。可要是魏无羡离开了云深不知处他就要保护魏无羡。就算自己身体撑不住了,也一定要护住他。蓝忘机现在为了不让其他人认出自己,已脱去云深不知处的云纹白衣和抹额。穿上了寻常的白色素衣,带上了一白色面具遮住了他那琉璃般的眼睛和高挺的鼻子。蓝忘机还穿上了一白色大褂遮住了自己的白发。蓝忘机见魏无羡问着路人是否是他时,他心里很痛很痛。伤心魏无羡不记得自己了。虽说蓝忘机一直在让自己放下,说服自己说魏无羡忘了也好。可人终究还是有些自私的。他希望魏无羡记得自己。希望在自己疼痛难忍时,自己爱的人能陪着自己。






———————————————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9

白发叽 失忆羡



第九章



魏无羡到藏书阁外后,轻轻的敲了敲藏书阁的门道:“泽芜君,我能进去吗?有事想问问你”



蓝曦臣得知魏无羡在门外也放下了手中的古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挺直身躯道:“进来吧”



魏无羡进去后,便直接坐到了蓝曦臣面前。



“无羡,昨日是我不好。是我太着急了,见忘机如此我才忍不住把所有事都说了出来,害得你头疼难忍。”蓝曦臣道



魏无羡听了也笑了笑说:“哎呀泽芜君没事的。我还要谢谢你呢,你帮我想起了所有事”



蓝曦臣听了问道:“你都想起来了?忘机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白发叽 失忆羡




第九章




魏无羡到藏书阁外后,轻轻的敲了敲藏书阁的门道:“泽芜君,我能进去吗?有事想问问你”




蓝曦臣得知魏无羡在门外也放下了手中的古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挺直身躯道:“进来吧”




魏无羡进去后,便直接坐到了蓝曦臣面前。




“无羡,昨日是我不好。是我太着急了,见忘机如此我才忍不住把所有事都说了出来,害得你头疼难忍。”蓝曦臣道




魏无羡听了也笑了笑说:“哎呀泽芜君没事的。我还要谢谢你呢,你帮我想起了所有事”




蓝曦臣听了问道:“你都想起来了?忘机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我………想不起他。我………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我………只知道我们结为了道侣。可…………”魏无羡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唯独记不起忘机?那你可记得你初来求学时,在屋顶上谁拦的你?”




“记忆很模糊,好似是个白衣人”




“屠戮玄武洞里?”




……………






“观音庙里?”




………………






“我现在只记得有一白衣身影,可不记得他的长相。我…………”




蓝曦臣听了有些急了,昨日魏无羡明明还记得蓝忘机这个人,只是记忆停留在求学时期。可为什么现在却完全忘了蓝忘机。蓝曦臣无奈的闭上眼睛思考了许久,觉得这可能和那禁术有关。也许被救之人会完全忘了救自己的人。也许是藏在心里的人越难记起。蓝曦臣觉得魏无羡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起蓝忘机了。




过了许久蓝曦臣察觉到了异样,他知道蓝忘机是决对不会让魏无羡独自出入静室。而且要是魏无羡见到蓝忘机,他也应不会丢下蓝忘机一人。想到这里蓝曦臣睁开了眼睛,焦急的问魏无羡:“忘机呢?”




“我………”




“忘机他一头白发,面色应有些苍白。比你高许多,和我有几分相像。”蓝曦臣在和魏无羡说明蓝忘机的长相时,心里很是心疼蓝忘机。他觉得要是蓝忘机得知自己最深爱的人连自己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那蓝忘机肯定会很伤心。




“我……醒来时。只有我一人”




“坏了!”蓝曦臣说完就立刻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静室想查看蓝忘机是否在此,而魏无羡见状也紧随蓝曦臣。




来到静室打开门后,蓝曦臣发现屋里空无一人,可壁尘和忘机琴都还在屋内,便又更急了。




蓝曦臣按现在的情况已经大概猜到蓝忘机怎么了。昨日先是见魏无羡因一直勉强要想起他们之间的过往,又见蓝忘机那自责的神情,蓝曦臣知道蓝忘机肯定是走了,肯定是躲起来了。




蓝曦臣很担心蓝忘机,他知道蓝忘机现在的身体状况,害怕蓝忘机又会忽然晕倒,又因为金丹的裂缝一人忍受痛苦。蓝忘机现在灵力全无,又没有带着壁尘护身,蓝曦臣很是担心。可蓝曦臣最怕的是蓝忘机会丧命,会出什么事,他翻了好几日的古书都还未找到救蓝忘机的方法。




————————————————

羡羡会想起来的哈哈 很快很快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8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八章



蓝曦臣走后,蓝忘机把魏无羡抱上床握着魏无羡的手做了一个决定。他不想魏无羡因为自己而痛苦。他不想魏无羡想起他后,自己又因为身体的原因无法陪着魏无羡。所以蓝忘机觉得离开魏无羡是个很好的决定,这样魏无羡不会头疼,不会痛苦,也不会想起他。



蓝忘机就这样,一直握着魏无羡的手,盯着魏无羡看了几个时辰,之后又在夜深人静之时,轻轻的抚摸魏无羡的头,在魏无羡额头上吻了一下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静室。



魏无羡醒来后,已经想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他想起了自己修诡道,想起莲花坞被灭,想起江厌离已死,可这次魏无羡却把蓝忘机这个人完全忘了………...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八章




蓝曦臣走后,蓝忘机把魏无羡抱上床握着魏无羡的手做了一个决定。他不想魏无羡因为自己而痛苦。他不想魏无羡想起他后,自己又因为身体的原因无法陪着魏无羡。所以蓝忘机觉得离开魏无羡是个很好的决定,这样魏无羡不会头疼,不会痛苦,也不会想起他。




蓝忘机就这样,一直握着魏无羡的手,盯着魏无羡看了几个时辰,之后又在夜深人静之时,轻轻的抚摸魏无羡的头,在魏无羡额头上吻了一下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静室。




魏无羡醒来后,已经想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他想起了自己修诡道,想起莲花坞被灭,想起江厌离已死,可这次魏无羡却把蓝忘机这个人完全忘了……………,彻彻底底的忘了……………。




他只记得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他知道他和这白衣人已结为道侣,知道白衣人叫蓝湛字忘机,知道蓝忘机为了自己一夜白头,可就是完全不记得蓝忘机的长相,不记得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




魏无羡努力回想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想了许久也只是想到自己与一白衣人在屠戮玄武洞里呆了三天三夜,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魏无羡爬下床,给自己整理了头发,穿上靴子就走出了静室打算逛逛。




魏无羡走着走着就在后山遇到了蓝思追和蓝景仪。




“魏前辈”




“嗯”




蓝思追刚想走就被魏无羡抓住了手臂:“思追,景仪我问你们,我和含光君怎么样?”




“你和含光君很好啊”




“唉……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我和他关系怎么样?”




蓝景仪听了道:“很好啊,每天都黏在一起,能不好吗?魏前辈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我……记不起他”




“什么!你不记得含光君了?那含光君不得伤心死。含光君对你简直是好到上了天了!你怎么会忘了含光君啊?”蓝景仪道。刚说完就被蓝思追拉了回去。




“魏前辈我们还有课业未完成,我们先走了”蓝思追刚说完就拉着蓝景仪转身离开了。




蓝景仪和蓝思追走后魏无羡继续在后山转悠,直到看见一窝的黑白兔子,才停下脚步抓起了一只小白兔在手里逗弄。之后得知蓝曦臣在藏书阁就又到藏书阁去找蓝曦臣打算问问他与蓝忘机的所有事。




———————————————

放心羡羡很快会想起来的

今天有空、迟一点再更一章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7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七章



见状魏无羡又跑回床塌边,看着面色苍白的蓝忘机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可他每向那白衣人向前一步,那人就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似乎因为某种原因无法靠近。魏无羡越想头越疼,他双手撑着头部,忍着疼痛。床塌上的蓝忘机听到了魏无羡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了眼睛,意识模糊,强忍着身体的疼痛说道:“别想了………不要想了。”



“魏婴,不要……想了”此时的蓝忘机心里很自责,他觉得自己呆在魏无羡身边就是在折磨魏无羡。觉得只有自己离开,魏无羡才不会那么痛苦。



蓝曦臣赶到后,蓝忘机又昏了过去。他走到蓝忘机身边给他诊脉。这次蓝曦臣发现了蓝忘机的金丹像是...

白发叽 失忆羡

第七章




见状魏无羡又跑回床塌边,看着面色苍白的蓝忘机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可他每向那白衣人向前一步,那人就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似乎因为某种原因无法靠近。魏无羡越想头越疼,他双手撑着头部,忍着疼痛。床塌上的蓝忘机听到了魏无羡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了眼睛,意识模糊,强忍着身体的疼痛说道:“别想了………不要想了。”




“魏婴,不要……想了”此时的蓝忘机心里很自责,他觉得自己呆在魏无羡身边就是在折磨魏无羡。觉得只有自己离开,魏无羡才不会那么痛苦。




蓝曦臣赶到后,蓝忘机又昏了过去。他走到蓝忘机身边给他诊脉。这次蓝曦臣发现了蓝忘机的金丹像是出现了问题。他闭上眼睛用内力探了探蓝忘机的脉象发现蓝忘机的金丹因为忽然灵力耗尽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他很是担心,蓝曦臣翻了一整夜的古书都还找不到就蓝忘机的方法。




魏无羡在一旁焦急的等着,见蓝曦臣许久没说话便道:“蓝湛他怎么了?”




“无羡你………没失忆?”蓝曦臣道。




“无……无羡?你为何叫我无羡?泽芜君能不能告诉我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到底忘了什么。只要回想,我都感觉头痛欲裂。你告诉我好吗?”魏无羡道




蓝曦臣听了又道:“你不记得忘机,那为何如此在乎他?”




“我也不知道。我和蓝湛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何不说?我和蓝湛不可能没有关系。看他这样我的心真的很疼。我们不可能没有关系”




蓝曦臣见魏无羡这样沉默了许久、他心里也很想要魏无羡记起蓝忘机,想要魏无羡和蓝忘机好好的。他看了眼床塌上面色苍白的蓝忘机并决定把事情都告诉了魏无羡:“十几年前温家做恶被灭。江宗主失去了金丹,你把金丹给了他,因此你修习轨道,有了乱葬岗围猎。你师姐死于不夜天最后你也死于万鬼吞噬。忘机等了你十三年。之后,你被莫玄羽献舍回来,和忘机结为道侣可这个身体终究不属于你,这个躯壳慢慢的承受不下你的灵魂。我们找到了方法救你,但是你会失忆,所以忘机的身体才会变得如此………”




蓝曦臣越说魏无羡感到头越疼,记忆碎片不断的浮现在他脑海里。他把手指插进发间,崩溃的跪在了地上。魏无羡不知道这些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




蓝曦臣说的这些,只让魏无羡想起一些迷糊的碎片。他与蓝忘机之间发生的事,他们的过往,点点滴滴魏无羡还是一点都没有想起。




这时,床塌上的蓝忘机动了动,醒了,他吃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心虚的说道:“兄长,我……无事。”




“魏婴别想了,别想了。”




可魏无羡依然痛苦的撑着脑袋,那些自己修诡道,师姐死在自己面前的各种画面瞬间浮现在魏无羡脑海里,魏无羡被疼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蓝忘机见状吃力的跪到魏无羡旁边双手放在魏无羡的肩膀上不停的摇晃喊道:“别想了!魏婴求你别想了!”




可最后,魏无羡还是被疼得昏了过去。蓝忘机抱着魏无羡,把魏无羡的脸贴到自己脸上道:“魏婴,是我不好。”说完就往魏无羡嘴上吻了过去。




蓝曦臣见蓝忘机这样也自觉的离开了静室,刚走到门口时,蓝忘机开口了。他看着蓝曦臣道:“兄长,别找了。无需白费力气。没用的。”




蓝曦臣听了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肯定有办法的。”说完就离开了静室。




———————————————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6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六章



魏无羡一个人在静室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心里很乱,刚刚回想时,就有很多断断续续的记忆。他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静室,而不是莲花坞。为什么蓝忘机会对他那么好?为什么蓝忘机会满头白发?而江澄和师姐又在哪里?魏无羡见蓝忘机不肯把他遗忘的事情告诉他就猜到了那些记忆肯定很不好。这些年肯定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魏无羡一直呆在静室里直到蓝忘机捧着一碗清淡的饭菜回到了


静室。蓝忘机把饭菜放到了桌上道:“刚醒。吃清淡些”说完就盘着腿坐了下来。



魏无羡见了也坐到蓝忘机旁边拿起饭碗开始吃了起来。



“蓝湛啊,我说啊、过了那么...


白发叽 失忆羡


第六章




魏无羡一个人在静室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心里很乱,刚刚回想时,就有很多断断续续的记忆。他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静室,而不是莲花坞。为什么蓝忘机会对他那么好?为什么蓝忘机会满头白发?而江澄和师姐又在哪里?魏无羡见蓝忘机不肯把他遗忘的事情告诉他就猜到了那些记忆肯定很不好。这些年肯定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魏无羡一直呆在静室里直到蓝忘机捧着一碗清淡的饭菜回到了


静室。蓝忘机把饭菜放到了桌上道:“刚醒。吃清淡些”说完就盘着腿坐了下来。




魏无羡见了也坐到蓝忘机旁边拿起饭碗开始吃了起来。




“蓝湛啊,我说啊、过了那么多年你们姑苏的饭菜倒是没有变。可你却变了那么多。”




“食不言”




“嗯嗯嗯,这点也没变”




“蓝湛,能不能告诉我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回想就会头痛欲裂。你告诉我好吗?”魏无羡道




……………




“蓝湛!”






……………






此时的蓝忘机又感觉到金丹处传来的疼痛。他把手放在腿上,握紧拳头闭着双眼,忍着疼痛。魏无羡不知道蓝忘机怎么了,便伸手轻轻碰了蓝忘机想让蓝忘机回应自己。




可蓝忘机却又突然吐出来一口血,整个人失去力气往后倒去。魏无羡见了真的是吓了一跳。他接住了蓝忘机倒下的身体。见面色苍白的蓝忘机魏无羡感到心很疼。他很心疼蓝忘机,泪水也不自觉的往下流。魏无羡撑着蓝忘机的身体哭着说:“蓝湛!你怎么了?不要吓我!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会这样?身体为什么那么虚弱?为什么我看的你这样我的心那么痛。心是真的很疼很疼……。你到底是谁?我求求你告诉我好吗?求你了”






蓝忘机见魏无羡这样,便看着魏无羡吃力的说道:“无……无事的。休息………一会儿便无防。”说完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魏无羡一看,急了。他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他和蓝忘机究竟是什么关系。他只知道蓝忘机对他来说似乎不寻常,似乎很重要,他吃力的把蓝忘机抱起,轻轻的放到床塌上,再焦急的跑到静室外喊道:“来人啊!快!”




蓝思追刚好路过静室见魏无羡这样便上前和魏无羡行了一礼道:“魏前辈,你醒了!”




“你快去叫医师!蓝湛晕倒了!”蓝思追听了便道:“魏前辈别急,我这就去。”说完就转身往藏书阁的方向跑去了。




——————————————





蓝忘机吐血吧

《一次严重的误会》(二) 受伤叽 (完)

短文


魏无羡见了立刻跑到蓝忘机身边把蓝忘机打横抱起,抱屋顶内在试图摇醒蓝忘机。蓝忘机现在身上冰冷无比,魏无羡见蓝忘机这样急得泪水都流了下来,他让蓝忘机靠在自己怀里,摇着蓝忘机的身体激动的喊道:“蓝湛,你醒醒,你别吓我啊。你别以为你受伤了我就不气了。你快醒来,别吓我!我求求你了,你醒醒,醒醒啊!”



许久蓝忘机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蓝忘机急得立刻抓住魏无羡道手道:“魏………魏婴………你听我说………我”蓝忘机说着说着鲜血不断从嘴里流出,魏无羡见状,把蓝忘机抱得更紧了道:“别说了,二哥哥你别说了”



“不……不是………看到……到的那样。我…...

短文



魏无羡见了立刻跑到蓝忘机身边把蓝忘机打横抱起,抱屋顶内在试图摇醒蓝忘机。蓝忘机现在身上冰冷无比,魏无羡见蓝忘机这样急得泪水都流了下来,他让蓝忘机靠在自己怀里,摇着蓝忘机的身体激动的喊道:“蓝湛,你醒醒,你别吓我啊。你别以为你受伤了我就不气了。你快醒来,别吓我!我求求你了,你醒醒,醒醒啊!”




许久蓝忘机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蓝忘机急得立刻抓住魏无羡道手道:“魏………魏婴………你听我说………我”蓝忘机说着说着鲜血不断从嘴里流出,魏无羡见状,把蓝忘机抱得更紧了道:“别说了,二哥哥你别说了”




“不……不是………看到……到的那样。我…………没……骗你”说完又喷出了一口血。




“别说了,我让你别说了!”魏无羡哭着对蓝忘机说。可蓝忘机等了魏无羡那么久就是为了要与魏无羡解释又怎么会停下呢。蓝忘机吃力的从怀里拿出自己被血染红的吊坠和魏无羡的吊坠放到了一起递给魏无羡道:“信我………我没…………乱丢。那时……我刚………刚………”




蓝忘机没说完魏无羡就直接用嘴堵住了蓝忘机的嘴道:“我信你,信你。你别说了。我带你进去。”


说完又转身向门生喊道:“快去叫医师”




蓝忘机被魏无羡那么抱着,他先是吃力的把两个吊坠塞进魏无羡怀里又道:“她………他只是………在为我换毛巾………魏婴…信我”




“蓝湛,别说了。我信你我信你”听到这三个字蓝忘机整个人瞬间放松了许多手上握着道吊坠落在了地上,手和头也旋在了空中,昏了过去。魏无羡见蓝忘机这样更急了。他加快速度抱着蓝忘机回了自己的房间轻轻的把蓝忘机放在床塌上。随后有满眼泪水的蹲在了床塌边握起蓝忘机的手道:“蓝湛,你醒醒好不好?你到底怎么了?我错了,我不该不信你。我说什么你都信,你也没骗过我,我混蛋,我该死!我不该不信你的。蓝湛……………“说完魏无羡又焦急的扶起蓝忘机为他脱去白衣,白衣过去后,只见蓝忘机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而腹部说的伤只用了一块旧布随便包扎了。




魏无羡见了,心疼的慢慢把布料拆开,入眼的只有已血肉模糊的伤。


魏无羡见了着急的向一旁的弟子喊道:“医师呢?怎么还不来!快去叫啊,还愣在这边干嘛?去啊!”




就在这时,医师来了,魏无羡见了站了起来道:“医师,你快看看他。他受伤了。快看看他。”




此时的蓝忘机面色惨白,身体稍微有些发抖。医师见了先是给蓝忘机处理了身上的所有伤口,随后才开始给蓝忘机诊脉。蓝忘机穿好衣服后,魏无羡也坐在了床塌上,让蓝忘机靠在自己怀里,看着医师给蓝忘机诊脉。




许久医师摇了摇头道:“这位公子中了寒毒,已毒发,又在雨中站了许久,如今毒已倾入心脉,如若再不救治必会丧命。”魏无羡听了把正在发抖的蓝忘机抱得更紧了焦急的问道:“如何解毒?”




“幸亏发现的还算早,如今只需去温泉泡上三月便可。每日一个时辰。这位公子如今腹部不能碰水,你们需准备羊肚绑在腹部,这样便可”医师道 




“知道了“




“这位公子,不会那么快醒来,也许还会昏睡好几日。切记醒后不可让他使用灵力,不可动怒,情绪不可激动,不然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他了”医师又道。




“知道了”




医是离开后,魏无羡依旧把蓝忘机紧紧的抱在怀里,心理很是自责。他觉得自己根本没给过蓝忘机什么,只会害他,给他带来麻烦。他恨自己,恨自己不信任蓝忘机,恨自己不听蓝忘机的解释,恨自己害得蓝忘机变得如此。细细想来自己不管说什么,做什么蓝忘机都信,可自己却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蓝忘机不爱自己了。想到这里魏无羡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道:“我笨死了!”




此时江家弟子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看着魏无羡如此便开口问道:“魏公子,需要…………”




“滚!都给我滚!滚出去!蓝湛这样你们不会早点告诉我吗?”魏无羡吼道。




“可………我们一提到含光君,你就…………”




魏无羡听了更加自责的看着蓝忘机,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就吼道:“出去!滚啊!”




弟子走后、魏无羡一整夜都未眠,一早他就抱着蓝忘机到莲花坞附近的一个温泉,给蓝忘机包好伤口后,就抱着蓝忘机下水了。




魏无羡抱着蓝忘机让蓝忘机靠在自己的怀里,冰冷的身体泡在温泉后,身体的温度是提高了一些。魏无羡就这样,每日抱着蓝忘机去泡温泉,每日都在温泉里和蓝忘机说话。终于在第七日蓝忘机在温泉里醒了,醒来后发现魏无羡正抱着自己,面色有些憔悴,像是很久没用休息了。




“魏婴”




魏无羡见蓝忘机醒了,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泪水瞬间流了下来,他亲吻着蓝忘机的额头道:“二哥哥,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蓝忘机见魏无羡这样,吃力的伸手抹掉魏无羡的眼泪道:“魏婴,别哭。你听我说………那日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只心悦你”魏无羡听了弯下腰往蓝忘机嘴上吻了过许久才把嘴移开道:二哥哥我信你,从今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你。你做什么我都信你。我不该不信你的,你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会那样。蓝湛,二哥哥,蓝二哥哥我爱你,心悦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变”




“魏婴,我亦是如此”




说完,蓝忘机也用手环住了魏无羡的腰紧紧的抱着魏无羡道:“魏婴,抱紧我。”




魏无羡听了当然也把怀里的蓝忘机抱得更紧了道:“我抱着你。抱着你”可刚说完魏无羡就感觉抱着自己的手越来越轻,越来越越轻,这才发现蓝忘机又昏了过去。




魏无羡急了,见刚醒的人又昏了过去,他把蓝忘机从水里抱起,就直奔回莲花坞了。请来医师后,医是告知魏无羡蓝忘机虽然醒了,可身体依旧虚弱所以才会又晕了过去。这段时间可能会常常这样,只要身体养好了便不会再这样了。




夜晚魏无羡握着蓝忘机道手准备入睡时发现蓝忘机似乎是梦魇了嘴里不停的念着他的名字。




“魏婴………”




“我在”




“魏婴……不要走”




“二哥哥,我在,我不走”




“魏婴……魏婴”蓝忘机就一直那么叫着最后像是被自己的声音吓醒了猛的睁开了眼睛。




见蓝忘机醒了,魏无羡躺到了蓝忘机身边,两人头紧紧的贴到了一起。




“魏婴,我想你了”




“二哥哥,我也想你了…………”




“魏婴,为何如此憔悴。答应我好好休息。”




“恩”说完魏无羡就像往常一样,把头贴在了蓝忘机心脏处,而蓝忘机也抱着他睡了过去。魏无羡真的是累了,从蓝忘机昏迷到现在都没怎么休息,现在蓝忘机醒了,他就安稳的在蓝忘机怀里睡着了。




两人都真的很爱很爱对方,蓝忘机知道,那日魏无羡会有那样的反应也是因为魏无羡在乎自己。而他自己对魏无羡的爱已不能用言语形容。他可以盯着魏无羡看一整夜都不觉得无聊,做什么事只要魏无羡在身边就觉得开心。




早晨见魏无羡未醒,而蓝忘机又感觉心脏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不舍得把怀里的人叫醒,于是便轻轻的从床上爬起想自己去温泉泡一会儿。得知温泉在何处后,蓝忘机独自一人进了温泉,心脏依旧隐隐作痛,不过比那日在莲花坞外好多了。不好的是,蓝忘机困意忽然来袭,本想上岸的他,身体忽然失去力气,往前倒去,埋进了水里。当时的蓝忘机虽然身体无力,可依然醒着。他只是因为太累了身体动弹不得,意识有些模糊。蓝忘机修为高升在水下呆上长时间不是问题,不过如今的蓝忘机中了毒在他快憋不住,感觉自己快昏过去时,魏无羡来了。眼见蓝忘机如此,他直接冲进了温泉里把蓝忘机抱上岸,在向蓝忘机嘴上吻了过去。




“蓝湛!你怎么自己跑来了?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




见魏无羡如此焦急,蓝忘机用尽全身力气试图睁开双眼道:“魏婴,无……无事”说完就放松身体任由自己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魏无羡刚醒,见蓝忘机不在身边就立刻想起医师的话,他害怕自己不在身边时,蓝忘机会忽然晕倒出什么事,所以得知蓝忘机独自去泡温泉后就去温泉找了蓝忘机。




蓝忘机醒来时已是隔日晚膳时间,魏无羡已经带着蓝忘机泡温泉回来了。这次魏无羡拿着饭菜让蓝忘机吃些食物,随后又一脸认真的看着蓝忘机道:“二哥哥,我真的真的很怕失去你。我怕你受伤,怕你出事。怕你难受。我终于明白你之前为何把我看得那么紧了。蓝湛不要怕我累。不舒服了告诉我,疼了告诉我,累了告诉我。好吗”




“嗯”




“魏婴,我们的吊坠呢?”




“那日在抱你回来时,掉在了地上,我没捡。”




蓝忘机听了有些失望的垂下眼,眼神里充满了自责。




魏无羡见了握着蓝忘机的手道:“没事的啦二哥哥,我日后再给你做一个,没了它我还有你的抹额呢!”说完就掀开袖子露出来那日蓝忘机给魏无羡的抹额。蓝忘机见了嘴角微微上扬,心理还是有些难过,想找回那吊坠。




夜晚蓝忘机又趁魏无羡睡着时,自己偷偷跑出去想找回那吊坠。外边很冷,蓝忘机到处找了许久终于在一角落找到了他染了血的蓝白色吊坠和魏无羡的黑红色吊坠。蓝忘机把吊坠上的灰尘拍了拍便放进怀里,就又偷偷跑回床塌上去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蓝忘机醒来时,只见魏无羡黑着脸坐在床塌边,用热毛巾给自己擦着身体。蓝忘机见了吃力的坐了起来道:“魏婴”




……………




“魏婴”




……………




“魏婴,怎么了”




……………




见魏无羡不理自己,蓝忘机伸手握着魏无羡的手邹着眉头道:“魏婴你怎么了?”




……………




“魏婴……你……咳咳咳咳…………”还没说完蓝忘机就突然咳了起来有些难受的捂着心脏,面色渐渐发白。




魏无羡一看就急了,他耐心的坐到蓝忘机旁边,轻轻的顺着蓝忘机的胸口道:“别激动,别激动。”




见蓝忘机情绪稳定下来后又忍不住道:“你昨日去了哪里?”




蓝忘机听了你来了魏无羡的眼神心虚的说道:“没有”




魏无羡听了气得把热毛巾仍在一旁道:“没有,这都学会说谎了?那你解释解释,这是什么?你别告诉我这吊坠自己跑回房里来。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啊?你知道今天早上我怎么叫你都不醒,你全身冰冷真的是吓死我了。我抱着你在冷泉泡了三个时辰你的体温才渐渐上升!你为什么不听话!你不是答应我的吗!一个破吊坠算什么,他会有你自己的身体重要吗?”说着说着魏无羡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激动,泪水也不停的往下流。




蓝忘机见了,愧疚的搂过魏无羡的腰,把那人紧紧的抱在怀里道:“我错了。魏婴别哭。不要生气………我错了”




魏无羡听了心里更加委屈了他把头埋进了蓝忘机怀里道:“呜呜呜呜…………二哥哥,不要再这样了好吗?你昨天真的吓死我了…………”




“嗯”




随后几个月蓝忘机和魏无羡两人似乎都没有分开过。每日魏无羡就带着蓝忘机去温泉泡上一个时辰。蓝忘机最近昏睡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可人还是容易感到困。




每日泡完温泉后,蓝忘机和魏无羡都会在温泉附近较暖和地方呆上几个时辰。有时候蓝忘机累了,魏无羡就会抱着蓝忘机让蓝忘机靠在自己怀里睡。蓝忘机醒着的时候魏无羡就会躺在蓝忘机腿上和蓝忘机说说话。




“蓝湛”




“嗯”




“那日我一进吧小草屋就见那人像是在亲你。真的是吓死我了,我那时真的吓死了,我还以为你不爱我了。我一激动就…………就这样了”魏无羡道




蓝忘机听了,轻轻的抚摸魏无羡的脸颊道:“那女主人,只是在为我换额头上的毛巾,你刚进来时我叶刚醒。”




“嗯,二哥哥,我爱死你了。真的太太太爱你了”




“魏婴,这一生我只爱你,只心悦你。永远只爱你。”




看着躺在腿上的人蓝忘机又道:“魏婴,你吃醋了”




魏无羡听了立即从蓝忘机腿上爬起道:“我………我才没有呢!”




“魏婴。你吃醋了。我很开心”蓝忘机会那么说当然是因为他从未见过魏无羡吃自己的醋。他甚至想过魏无羡为何不吃醋,可他不知道的是魏无羡根本没机会吃醋。




“对啊!我就是吃醋了。可跟你比起来我算好了。一周有七天你有八天药吃醋。吃起醋来太可怕了!哼!”魏无羡撇着嘴说道




(蓝忘机:“你比较可怕”)




魏无羡刚说完蓝忘机又搂过魏无羡的腰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嘴也碰到了一起,许久都不舍得移开。




———————————————

不喜勿喷 ~~谢谢大家



蓝忘机吐血吧

《假如献舍出现缺陷》5 虐叽

白发叽 ,失忆羡


第五章



几个时辰后,魏无羡醒了。刚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白衣人怀里。他吃力的从蓝忘机身上爬起双眼直直的看着蓝忘机。魏无羡觉得很奇怪,他从未见过满头白发的人。他觉得眼前这人很熟悉可却也说不出他是谁。



蓝忘机见魏无羡这样一句话也没有说也直直的看着魏无羡。他见魏无羡没有说话,便也不敢问。他怕他一开口魏无羡就会问他,他是谁?害怕魏无羡真的忘了自己。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看了许久,却忽然感到头痛欲裂,他低下头,把手撑在头部揉了揉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蓝忘机听了魏无羡的话心都凉了一半。魏无羡还是忘了他,自己深爱的人还是忘...

白发叽 ,失忆羡


第五章




几个时辰后,魏无羡醒了。刚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白衣人怀里。他吃力的从蓝忘机身上爬起双眼直直的看着蓝忘机。魏无羡觉得很奇怪,他从未见过满头白发的人。他觉得眼前这人很熟悉可却也说不出他是谁。




蓝忘机见魏无羡这样一句话也没有说也直直的看着魏无羡。他见魏无羡没有说话,便也不敢问。他怕他一开口魏无羡就会问他,他是谁?害怕魏无羡真的忘了自己。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看了许久,却忽然感到头痛欲裂,他低下头,把手撑在头部揉了揉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蓝忘机听了魏无羡的话心都凉了一半。魏无羡还是忘了他,自己深爱的人还是忘了自己。蓝忘机眼眶瞬间通红,可还是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他试着控制自己情绪道:“你……可知你自己是谁?可知我……是谁?”




魏无羡听了尴尬的下了床道:“我是魏无羡啊!我当然知道我自己是谁啊!”




听到魏无羡这句话蓝忘机眼里突然有了希望两眼放光的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见了也避开了蓝忘机的眼睛尴尬的说:“那个……你是?蓝家人?我记得我昨日明明是在我房里喝酒来着。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啊?江澄呢?”说完又尴尬的挠了挠头。




听魏无羡那么说蓝忘机猜想魏无羡的记忆应是回到了求学时期。




“蓝湛”蓝忘机道




“啊?”




“我是蓝湛”




魏无羡听了从床上站了起来,却又因为身体还有些虚弱差点又跌了下去,被蓝忘机扶着了。




“谢谢啊,快别开玩笑了。我那天才和蓝二公子在屋顶上打了一架,他和我年龄相仿,整个人冷冰冰的。不过你和他长得很像,你也是蓝家人吧?”魏无羡道。




“魏婴………我没开玩笑。你失去了进二十年的记忆。如今,和求学时期已过了二十余载。”




魏无羡听了蓝忘机的话瞬间收起笑脸撑着脑袋努力回想,可也只有就许多模糊的记忆一闪而过。他感觉越想头越疼。蓝忘机见了立即抓着魏无羡的手道:“别想了!”




魏无羡情绪稳定下来后,便又看着蓝忘机道:“蓝湛,我真的失去记忆了?为什么回想起这些事我的头会那么痛?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头发会…………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告诉我好吗。”




蓝忘机听了没有回答魏无羡的问题。他不想见魏无羡头疼,也不想魏无羡回忆起那些痛苦的往事。于是,蓝忘机吃力的站了起来道:“那些记忆忘了也罢。你好好休息。”说完就慢慢的走出静室,留下魏无羡一人在静室。




———————————————







蓝忘机吐血吧

《金麟台挡刀》受伤叽短文

短文



“蓝湛,你要想好,只要和我出了这个们,你的名声可就要毁了!”魏无羡道



“嗯”



蓝忘机说完便想要拉着魏无羡离开,可金陵却挡在了他们面前。



“金陵!”魏无羡道



“你真是魏婴,魏无羡!”金陵喊道



“金陵,我日后再跟你解释”



魏无羡说完就见金陵要拔出剑要刺向自己,可魏无羡他没有躲,他觉得是自己欠金陵的,所以觉得自己不应该躲。魏无羡闭上眼睛等着剑刺进自己的身体,过了许久魏无羡并未感觉到疼痛,感觉有些不对劲,便睁开了眼睛。



魏无羡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蓝忘机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按着腹部,另一只手...

短文




“蓝湛,你要想好,只要和我出了这个们,你的名声可就要毁了!”魏无羡道




“嗯”




蓝忘机说完便想要拉着魏无羡离开,可金陵却挡在了他们面前。




“金陵!”魏无羡道




“你真是魏婴,魏无羡!”金陵喊道




“金陵,我日后再跟你解释”




魏无羡说完就见金陵要拔出剑要刺向自己,可魏无羡他没有躲,他觉得是自己欠金陵的,所以觉得自己不应该躲。魏无羡闭上眼睛等着剑刺进自己的身体,过了许久魏无羡并未感觉到疼痛,感觉有些不对劲,便睁开了眼睛。




魏无羡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蓝忘机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按着腹部,另一只手拿着避尘撑着自己的身体。




“蓝湛!”




“我…………我…………”金陵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魏婴,我们走”蓝忘机说完,便用避尘撑起自己身体,站了起来。魏无羡见了立刻上前扶着蓝忘机,两人也跑了出去。




天上下着倾盆大雨,魏无羡扶着蓝忘机跑了一段路来到了一个片树林里,魏无羡本还想带着蓝忘机继续跑,可蓝忘机却失去力气整个人跪在了草地上。




此时,两人已经被雨水淋得全身湿透。雨水落在蓝忘机的伤口上把刚流出的血都冲干净了。




“蓝湛!”魏无羡见蓝忘机这样,便把蓝忘机扶到一棵树前,让蓝忘机靠在了树上。




“蓝湛,你怎么样了?为什么要帮我挡下金陵那一剑,那是我应得的!你不必如此!”魏无羡道




“无………无事…咳咳咳”蓝忘机一说完便从嘴里吐出了一口血。




“蓝湛!你都这样了还无事!”




蓝忘机没有理会魏无羡,只是又用避尘撑起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道:“走”




蓝忘机已经受了伤,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可他还是决定要带着魏无羡御剑回云深不知处。蓝忘机要趁自己还清醒,还有能力保护魏无羡时,先带着魏无羡回去。蓝忘机怕自己若是倒下了,就会有人来抓魏无羡。




蓝忘机一只手撑着腹部,吃力的站了起来,跳上了避尘道:“上来”




魏无羡见了,没有跳上避尘他看着面色苍白的蓝忘机道:“蓝湛!你已经受了重伤,不能再耗费灵力御剑了。”




蓝忘机见魏无羡不肯上来,直接用另一只手,把魏无羡抓上避尘御剑回云深不知处了。




路途中,魏无羡能感觉到蓝忘机身体一直在不停的摇晃,而腹部的伤依旧在流血。




魏无羡不解,蓝忘机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他记得十三年前蓝忘机明明很讨厌他。可现在蓝忘机竟然不顾自己的名声,也要和他站在一起,而且还不顾自己的性命,为他挡下这一剑。




蓝忘机和魏无羡刚到云深不知处门口,还没落地,蓝忘机就直接和魏无羡一同从避尘上摔了下去。落地后,蓝忘机又猛的吐出了一口血,随后便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此时的蓝忘机伤口依旧在流血,血已经染红了蓝忘机的白衣。蓝忘机面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




摔下去过后,魏无羡立刻转身看向倒在地上的蓝忘机把他扶起,让蓝忘机靠在自己的怀里道:“蓝湛!蓝湛你醒醒!你醒醒啊!不要吓我!”




蓝家小辈见蓝忘机和魏无羡一同摔下剑,又见自家含光君受了伤都吓坏了,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含光君。只有思追比较冷静,含光君每次生病受伤,都是思追亲自照顾的。思追先是让蓝家弟子抬出担架,再让人去找姑苏的医师去静室等候。




当蓝忘机被蓝家弟子抬走后,魏无羡依然呆呆的坐在原地,他心里非常害怕,害怕蓝忘机会出什么事。




“莫前辈,别坐在这里了,进去看看含光君吧!”蓝思追道




魏无羡听了,立刻站了起来,冲到了静室。魏无羡到静室时,医师已经在给蓝忘机处理伤口了。




“医师,请问他怎么样了?”魏无羡道




“含光君已经受了伤,又耗费灵力御剑回来,现在含光君灵力耗尽,需休息几天才能恢复。含光君受的那一剑,没有伤的内脏。以含光君的修为,只需休息几天,动作不要太大就可以恢复了“医师道




魏无羡听了送了一口气又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多谢医师”




医师走后,魏无羡看着面色苍白的蓝忘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他心里又自责又心疼。魏无羡从未见过蓝忘机如此虚弱。在魏无羡的印象里,上一次见蓝忘机受伤已经是十三年前,在屠露玄武洞里。




蓝曦臣回到云深不知处后,立刻去静室找了蓝忘机。见自家弟弟这样蓝曦臣也明白了蓝忘机的用意便道:“魏公子留在云深不知处吧,我们不会透露你的行踪。若是你走了,忘机醒来还是会去寻你的”




“多谢泽芜君”




“泽芜君能否向你打听一件事”




“你说便是”蓝曦臣道




“蓝湛背上的戒鞭伤?”




蓝曦臣听了无奈的闭上了眼睛道:“我告诉你便是,若是我不说,我相信忘机一辈子也不会告诉你。不夜天那日,忘机已受重伤,可他还是坚持带着你离开,去到了一无人的山洞。我们到时,只见忘机正在给你输送灵力,和你说话,可你从始至终说的只有一个字“滚”。忘机为了保护你重伤了姑苏的三十三位长辈,随后再把你送回了乱葬岗。回到云深不知处后在自己又去领了三十三鞭”






魏无羡听了蓝曦臣的话,站都站不稳了,眼眶红润道:“我………我不知道”






“魏公子还不明白忘机对你的心意吗?”蓝曦臣又道




“我………我………,我一直以为他很讨厌我。我…………”




蓝曦臣听了站了起来道:“魏公子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




蓝曦臣走后魏无羡心里很矛盾,也很自责。他不知道蓝忘机既然为了他做了那么多。




就在这时,蓝忘机醒了。蓝忘机睁开了眼睛,咳了几声。




“蓝湛!你终于醒了!伤口还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还好吗?”魏无羡问道




蓝忘机见魏无羡眼眶红润,情绪有些激动便问魏无羡:“怎么哭了”。




“蓝湛我都知道了,你为我做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心悦你,喜欢你,不能没有你。不是因为你为我受了戒鞭,不是因为你等了我十三年。我就是喜欢你,心悦你。”魏无羡激动的说道




蓝忘机听了魏无羡道话有些发愣,他看着魏无羡迟迟没有回话。




“蓝湛!我说的不是玩笑话,是真的,我心悦你”




“魏婴,我也心悦你”




说完两人便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这一抱蓝忘机等了十三年,盼了十三年。蓝忘机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至少,他爱的那个人,他喜欢的那个人还是有回到自己身边。




———————————————


这篇真的写得很不好,写了很久了都没有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