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忘羡生子

133.9万浏览    16887参与
一个俗人

假如乱葬岗有个小团子(九)

  

  晚饭后奶团子照例黏在蓝忘机臂弯进屋,抱得可结实,笑得像得到了一个超级大的糖果一样开心。魏无羡撇撇嘴表示嫌弃,“看你那没见过世面都样子。”心想没他什么事儿了,转头眼里闪着星星三两步扑上床,“你们也快点睡,蓝湛你不是亥时就睡吗?快来快来。”

  “好,马上。”

  蓝忘机把蓝珏放到“床”旁边的小摇篮里试了试,大小高低各方面都很合适,铺的软垫能包裹住宝宝整个身体,看上去像棉花上放了个娃娃,陷进去一层。蓝珏小朋友双手放在胸前,小脑袋上滴溜溜的大眼睛向看着他的父亲献出一个甜甜的笑。

  蓝忘机眼神瞬时柔和下来,想来宝宝自己也有灵力护体,睡个摇篮应是不成问题,“宝...你独自睡摇篮可...


  

  晚饭后奶团子照例黏在蓝忘机臂弯进屋,抱得可结实,笑得像得到了一个超级大的糖果一样开心。魏无羡撇撇嘴表示嫌弃,“看你那没见过世面都样子。”心想没他什么事儿了,转头眼里闪着星星三两步扑上床,“你们也快点睡,蓝湛你不是亥时就睡吗?快来快来。”

  “好,马上。”

  蓝忘机把蓝珏放到“床”旁边的小摇篮里试了试,大小高低各方面都很合适,铺的软垫能包裹住宝宝整个身体,看上去像棉花上放了个娃娃,陷进去一层。蓝珏小朋友双手放在胸前,小脑袋上滴溜溜的大眼睛向看着他的父亲献出一个甜甜的笑。

  蓝忘机眼神瞬时柔和下来,想来宝宝自己也有灵力护体,睡个摇篮应是不成问题,“宝...你独自睡摇篮可以吗?”

  刚才还神似蓝忘机的小团子身上的雅正忽而不见,黑白分明的眼里转上明晃晃的疑惑,什么独自?什么可以?我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不过他还是弱弱的回答,“宝宝可以的。”说着还伸着短短的胳膊拽手边的小被子,三下有两下都抓不住,抓住还抓不稳,没拖两下就掉了。索性坐起来抓...

  被打击了三四次后,小宝宝伤心的撅起小嘴,坐着呆了两秒,唰的躺回了蓝氏睡觉姿势,闭上眼睛睡了。哼,不盖了!

  蓝忘机看的有些好笑,小小一团生起气来也是奶乎乎的,软软的真可爱,浅浅笑了一下用三指抓住“重如千斤”的被子盖在小团子身上。

  蓝珏感觉到被子自己跑上来顿时心里舒服了,也不撅嘴了也不耍脾气了,转了个身偷偷睁开一只眼睛,泛着细碎的星星。

  蓝忘机随手整了整小团子周边的床铺转身回到魏无羡身边,伴着魏无羡的熟睡中的呓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夜半三更,万籁俱静,乱葬岗的阴风悄无声息,丝丝缕缕的渗透到管辖的各处。

  蓝忘机无奈的睁开眼,低头看搭在他膝盖上的另一条腿,这个腿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搭上来了,前两次他还故作矜持悄悄放下去,但过不了一会儿就又会搭了上来。

  随后几次他也不挣扎了,顺其自然吧。

  只不过...不知是他警惕性太高还是不适应腿上有腿,每次魏无羡腿搭上来的时候他就会醒,之后也不是轻易能睡着。

  可以说,他这一晚上没睡个好觉。

  夜渐深,凉意更甚。

  蓝忘机看了一眼门外,黑色弥漫成一片,漩涡一般,深沉,压抑,望不见底。

  明日安个门吧。

  遥遥看了眼睡的安逸的小团子,蓝忘机便闭上眼睛打算再眯一会儿。

  然而...

  忽的又是一条腿,这次连带着胳膊也一齐搂上来,凑到脖颈间的呼吸清浅,“冷。”

  蓝忘机唰的睁开眼睛,手不是手腿不是腿,肌肉紧绷,全身僵硬,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只有眼睛敢动,偷偷摸摸的瞟肩颈处的脑袋,耳尖渐渐泛上粉色。

  魏无羡是真的冷,在这阴森森的乱葬岗上,没有金丹护体又大伤初愈,身体还不是很好,禁不起这夜半的阴风。且今日与往日有些不同,今夜比昨夜更冷,因此睡梦中的魏无羡自然而然,感觉到一处热源就贪恋的吸附上去。

  蓝忘机独自僵硬的纠结了一会儿,缓缓伸出手搂上魏无羡清瘦的肩头,原本有点羞涩的心绪在接触到魏无羡后背的时候便散了个干净,稍稍紧了紧手臂。

  今日确实不同往日,但蓝忘机也不能确定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今夜似乎格外冷?可无论怎么说魏无羡的体温也不该如此低。修真者有灵力调节身体,自身的温度不会有太大起伏,更别说魏无羡天赋好,灵力必是不会低。就算莲花坞时受了什么大伤,这几天的修养他看在眼里,现如今也该没什么大碍了,不应该会冷成这样...

  蓝忘机这边冥思苦想,没有注意到摇篮里的小团子也睁开了澄澈的大眼睛。

  怨气。

  蓝珏第一时间回头看爹爹,他自出生起就对怨气有非常人的灵敏,后来知道是因为他爹爹修怨气,多少遗传了点。

  乱葬岗,怨气,踽踽独行的少年...

  

  蓝忘机习惯性也看看宝宝的状态,结果一个回头刚好和一双沉静的大眼睛撞在一起。

  父亲怎么醒了?

  宝宝为什么会醒?

  蓝忘机怔了一下,垂下眼睑,不知想了些什么。

  再次抬起眼时,就拉过一旁的被子给魏无羡多裹了几层,起身抱过摇篮里的宝宝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上床,把魏无羡重新揽入怀中。

  “你到底是何人?”

  蓝珏 : 这一如既往的压迫感。

  “呃...我叫蓝...蓝珏。”

  蓝忘机愣了一瞬,“蓝?”

  面前的小团子分明像魏婴多一点,怎么会姓蓝?

  蓝珏低着头嘟嘟嘴,就是不敢看蓝忘机,“对,我是蓝家人,父亲蓝忘机,爹爹魏无羡,不过不是现在的你们,是将来的你们。”

  蓝忘机不知震惊和欣喜哪个更多,迅速低头看怀里睡得哼哧哼哧的人,心头的愉悦漫上眼睑,他会和魏婴结道,还有一个可爱的宝宝,他们也会像平常夫妻一样一起生活一辈子,再次看向蓝珏的语气稍显急切,“那你为何...”

  蓝珏听懂了,但这个他也确实不知道,迷茫的眼睛眨巴眨巴,“睡着了,就来了。”

  “来自未来...”蓝忘机收复了一下心情,问出了压在心头的一个问题,“那魏婴为何会到乱葬岗?”

  当头一棒,蓝珏头低的比刚才还低,声若蚊蝇,“我没记错的话,爹爹前两天刚被剖丹...”

  

  绵延山峦之中,惨淡的月光照得雾气缭绕的山头格外阴森可怖,时而响起辨认不出的凄厉禽鸣。

  一方静谧安逸的小小天地之中,黑衣公子无知无觉的缩在蓝忘机怀里,嘴里还呢喃着听不清的语句。床沿边上,仿佛乌云密布,气氛沉闷,一大一小两位蓝公子相对而坐,神情如出一辙的肃穆,大的一方周身却翻涌着更多的心疼。

  沉浸半晌,震惊和疑惑都一滴不剩的压回心底,蓝忘机抬起略微发酸的眼睫,心里的痛无知无觉的蔓延至全身,声音不知怎么有些沙哑,“魏婴,没有金丹?”

  难怪...

  蓝珏垂着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他也是刚想起来爹爹为什么会沦落到乱葬岗,虽然家里都不怎么提,但只要有一点关于爹爹的事他都会记在心里,尤其是景仪哥哥,怨气颇深,说的次数多了,蓝珏也记住了大致内容。

  

  只是有些遗憾,既然他来到了这里,为什么不让他来早一点,早到能留住爹爹的金丹。

  

  

  

冷枫长对

番外.那年风吹花落6

[“含光君,我想把金凌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我想,若是我们有娘生没娘养,那么,你们算什么东西”]


[“我是蓝愿,字思追,云深不知处大弟子,请问,尔等教养何在?”]


[“我之前是姓温的,可是羡阿娘把我带到了蓝氏,比起称呼他为羡阿娘,我更想称呼他为羡哥哥,若非这一声阿娘他怎会困在云深不知处那么久”]


[“不曾后悔,不曾后悔,只是江湖路远一人太孤独罢了”]


[“厌离姑姑,我曾经想要和你学做莲藕排骨汤,给羡阿娘喝,可是,他并未等到那时候”]


[“阿凌,代你我及冠,我娶你”](就阿苑的最温柔hhh)


这个孩子应当是一个温文儒良之辈,只不过看着孩子...

[“含光君,我想把金凌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我想,若是我们有娘生没娘养,那么,你们算什么东西”]


[“我是蓝愿,字思追,云深不知处大弟子,请问,尔等教养何在?”]


[“我之前是姓温的,可是羡阿娘把我带到了蓝氏,比起称呼他为羡阿娘,我更想称呼他为羡哥哥,若非这一声阿娘他怎会困在云深不知处那么久”]


[“不曾后悔,不曾后悔,只是江湖路远一人太孤独罢了”]


[“厌离姑姑,我曾经想要和你学做莲藕排骨汤,给羡阿娘喝,可是,他并未等到那时候”]


[“阿凌,代你我及冠,我娶你”](就阿苑的最温柔hhh)


这个孩子应当是一个温文儒良之辈,只不过看着孩子结局也不会太好


这估计又是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孩子,而且还是过继过来的


还是个温家人,只是,一个温家人蓝忘机和魏无羡是凑什么热闹,这个未来之事,当真变幻莫测


“阿语,这阿凌是何人”


听到阿凌着个字眼聂青苦涩的笑了笑,毕竟是自幼的朋友,日后发生的事太多了,太过于不敢相信


对着正要开口的蓝语,聂青摇了摇头,蓝语来的时候那些事并未发生,要讲重点也只能聂青来


对着金子轩和江厌离做了个辑,就开口说


“金凌,金如兰,金子轩与江厌离独子后为金家家主,与蓝愿有婚约从小的”


听到这里金子轩和江厌离红了脸,江澄和魏无羡一脸不爽是盯着金子轩


也开始疑问,这两个孩子结局理应不错的


而聂青似是知道了他们如何想的


自嘲的笑了笑


“只是,蓝愿步了含光君的后尘”


蓝语和蓝匪都怔愣了一下,按之前来说金凌和蓝思追应当是最幸福的呀


“是啊,他们原本应该幸福,而不是相忘于江湖”


聂青喃喃自语,之前,他们多好啊


谁能想到含光君和羡姨姨,对蓝愿的影响如此之大,既然要蓝愿不惜和金家撕破脸,也要留下金凌


可惜,蓝愿在骨子里的偏执,没能留下金凌,反而让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蓝愿手里握着一手好牌,名义上的含光君之子,未来的蓝家大长老,蓝氏小双璧之一,年少就和金家少主定婚约,成为修真界人人赞叹的青梅竹马之好,可惜,这一手好牌硬生生,被蓝愿骨子里的偏执给毁了


不如说是蓝忘机和魏无羡一手毁了这几个孩子


蓝语和聂青阴阳两隔相爱不相守


青丝来兮青丝去,一生不净世


蓝匪和江如是的相爱不相见,便是一辈子也没见过


独守云深不归处,莲花坞下莲花魂


说的是蓝匪一生前半生为至亲,爱人,后半生为云深,独守青丝到白头


蓝匪前半生用的是鞭子,发带是红色的,后半生手握的是佛珠,那头青丝再也没有被束起来过


江如是前半生也为至亲,爱人,后半生浑浑噩噩


莲花坞下,莲花魂,就是江如是悲催而又可叹的一生


前半生顺风顺水,有父母亲人挚爱,后半生孑然一身,迷失了自我,在江宗主和江夫人死后,那一瞬间江如是就只有蓝匪了


在蓝匪甘愿一生被囚云深不知处之后,江如是弄丢了蓝匪


从此之后再无天真烂漫江小姐,有的只是云梦一刹江如是



小白猫

请假条

我今天要赶作业,如果写完作业,还有时间的话,我就更新。

对不起m(_ _)m

我今天要赶作业,如果写完作业,还有时间的话,我就更新。

对不起m(_ _)m

小白猫

6

本文由@冷枫长对 大大的未亡人 改编,已授权。

看前必看前言 

——正文

  【“师父!”蓝果跑到蓝匪身边抱住了他。

  

  蓝匪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乖。”

  

  “景行,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吧。”蓝启仁望着那两个牌位问到。

  

  “是的。”

  

  蓝启仁转过身来,眼里满是悲凉。他看了看蓝果,又看了看蓝匪,就闭上了眼:“景行,是我害了你们。”

  

  “叔公。”蓝匪担忧的看着他。】

  

  

  蓝忘机和蓝曦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蓝启仁,因为即使是在火烧云深不知处的时候,蓝启仁也没有过这样的神色。

  

  “你...

本文由@冷枫长对 大大的未亡人 改编,已授权。

看前必看前言 

——正文

  【“师父!”蓝果跑到蓝匪身边抱住了他。

  

  蓝匪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乖。”

  

  “景行,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吧。”蓝启仁望着那两个牌位问到。

  

  “是的。”

  

  蓝启仁转过身来,眼里满是悲凉。他看了看蓝果,又看了看蓝匪,就闭上了眼:“景行,是我害了你们。”

  

  “叔公。”蓝匪担忧的看着他。】

  

  

  蓝忘机和蓝曦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蓝启仁,因为即使是在火烧云深不知处的时候,蓝启仁也没有过这样的神色。

  

  “你们就不觉得蓝果和江如是长的很像么?”魏无羡惊奇的问。

  

  江澄细细打量了蓝果一下说:“还好吧,我觉得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长的也不是特别想吧。”

  

  

  【蓝启仁背对着他摆了摆手。

  

  蓝匪看蓝启仁没事,就拱手行礼带着蓝果退下了。】

——————————————————

我觉得我掌握了长篇秘诀,那就是空行。

有没有觉得我今天写的超级多的,其实没有多少字。

还有,你们多发一些评论,崔催更。

不然我没有动力。

我鸽了你们快一个月了,也没人催催,总是让我觉得没人看。

鸽了你们这么久我也挺对不起你们的。

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鸽你们这么久了,更不会弃坑。

落雨

【忘羡】他乡客-10

  原著忘羡穿abo,故事线还是走原著向,A叽O羡,有生子,注意避雷。

A=乾元,O=坤泽,B=中庸,发情期=情汛期,抑制剂=清心丹,信息素=信香,标记=结契

=================================

魏无羡自己坐了没一会儿,门口再次传来敲门的声音。


三声响过,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阿羡,是我,我方便进来吗?”

魏无羡惊讶道:“师姐?方便的。”


说着,慌忙的低头查看自己,见中衣规规矩矩的穿着,没什么不妥,也就放心的等着江厌离进门。


江厌离得了应声,推门而入,绕过遮挡的屏风,看到了坐在床上的魏无羡。


紧走了两步,到床边坐下,仔细看了看他的......

  原著忘羡穿abo,故事线还是走原著向,A叽O羡,有生子,注意避雷。

A=乾元,O=坤泽,B=中庸,发情期=情汛期,抑制剂=清心丹,信息素=信香,标记=结契

=================================

魏无羡自己坐了没一会儿,门口再次传来敲门的声音。


三声响过,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阿羡,是我,我方便进来吗?”

魏无羡惊讶道:“师姐?方便的。”


说着,慌忙的低头查看自己,见中衣规规矩矩的穿着,没什么不妥,也就放心的等着江厌离进门。


江厌离得了应声,推门而入,绕过遮挡的屏风,看到了坐在床上的魏无羡。


紧走了两步,到床边坐下,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见他面色尚好,才算松了口气,有些心疼道:“阿羡,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不舒服?”

“师姐,我没事的。”他确实没什么事儿,除了身上有些酸疼之外,没有其他的问题,大约再歇一歇就又可以活蹦乱跳了。

“那个,师姐你怎么也一起来了?”


江厌离:“你刚分化,又是坤泽,阿爹身为乾元,不方便直接进来看你,更何况这么大的事,我当然得来看看。”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你们都知道啦。”


江厌离叹气:“蓝宗主亲自给阿爹传的信,我知道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


魏无羡更不好意思了,嘿嘿笑道:“对不起啊,师姐。”


江厌离摇了摇头,“傻孩子,你有什么好道歉的?吃亏的是你。”


魏无羡低头嘟囔:“其实,也不能怪蓝湛的,我本来只是有点儿事找他,哪曾想突然分化了,还偏偏是坤泽,咳。”


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尴尬的咳了一声。


江厌离仔细看他的表情,有些犹豫道:“阿羡,你对蓝二公子……”


魏无羡疑惑:“嗯?我对蓝湛怎么了?”


江厌离见他一脸懵懂,有些无奈笑了,“没什么,蓝宗主向阿爹提亲了,阿爹的意思是看你的意愿,你怎么想?”


魏无羡挠了挠头道:“师姐,一定要成亲么?”


江厌离:“你不愿?”


魏无羡:“怎么说呢?就,这本来也是意外,因为这种原因就这么勉强绑在一起,这不是往自己脖子上套犁拴缰么。”


江厌离:“可是,就算不成亲,也已经绑在一起了呀!”

魏无羡:“啊?”


江厌离摇头叹气,好笑的点了点他的鼻子,“你呀,讲这些的时候你是不是又没认真记?”


魏无羡心里直犯嘀咕,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觉蓝湛知道的都比我多,他们家那么板正的教育,还会教这些?

江厌离:“阿羡,乾元和坤泽一旦结契,就是彼此唯一的伴侣,你不会再受到其他乾元的影响,同理,蓝二公子也是无法再感受到其他坤泽的气息的,这种契约非常霸道,是非死不可解的。”


魏无羡沉默,这些之前那个医师也给他讲过,当时他还不以为意,但是当这一切真的摆在眼前的时候,他才切实的感受到有多么棘手。


江厌离继续道:“已结契的坤泽和乾元虽说汛期也可以依靠清心丹,不会影响什么,可是心里的不安,是除伴侣以外的人,谁都无法填补的,不论是坤泽还是乾元都一样。”


对于这个魏无羡可以说是深有体会,在射日之征和乱葬岗上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老是睡不好觉,还经常半夜突然惊醒,手脚发麻,他原本一直以为是受怨气所扰,但温情当时说,他这并不全然是怨气的影响,更多还是他的心绪不稳,所以才会有失眠、易惊厥的症状。


那会儿他经常整夜整夜的研究法器,除了打发时间,另一个原因就是睡不着了,累的狠了,才能消停的睡上一会儿。


他自己倒也算习惯,只是想到以后蓝湛可能也会这样,就有些不忍心了。


江厌离拉过他的手,叹气道:“羡羡,师姐同你说些心里话,一直以来,阿爹都是希望你能过的随心自在,包括在这件事上,他也是想要尊重你的意愿,哪怕你选择不结亲,他也不会反对的吧。但是,我不这么想,可能我并没有你和阿爹那样的豁达,我更希望的是你能过的好,或许你现在对蓝二公子并无情意,但是蓝二公子是个负责任的人,也是难得的良人,所以,师姐还是想要劝一劝你,毕竟,结过契的坤泽独自生活,还是太苦了。”


眼前的江厌离声音轻柔,话语中满满的都是对他的心疼,魏无羡定定的看了江厌离一会儿,低下了头道:“我知道了师姐,麻烦你帮我叫一下蓝湛,我有话想跟他说。”


江厌离应了声好,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起身离去了。


没多一会儿,蓝忘机推门而入,魏无羡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床前,突然有些愣神,因为他发现,面对即将和蓝湛成为道侣这件事,他并没有什么反感,如果是蓝湛的话,也没什么不好的。


既然如此,他总要把情况摆明白。


定下了心神,魏无羡认真的看着蓝忘机,开口道:“蓝湛,如你所见,鬼道我还是修了,这一点对于你们蓝家恐怕不是什么容易接受的事,尤其是你叔父,我能答应你的仅仅是没有必要我不会用,如果你仍坚持的话,婚事我就答应,鬼道的事我会自己同江叔叔说。”


“好。”


蓝忘机回答的毫不犹豫,让魏无羡大为震撼,“蓝湛你可想好了,现在还来得及,只要我说不同意,江叔叔也不会与你家为难的。”


“嗯。”

魏无羡在心里“嘶”了一声,这蓝湛可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之前对他修鬼道那么不满,现在怎么好像在他眼里完全不是问题?


罢了罢了,就蓝湛这个性子,指定是打算要负责到底,纠结这些是没结果的,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解决鬼道的问题吧!


“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魏无羡仰头看着房顶,心情意外的放松了下来。


蓝忘机看着他眸光动了动,没有说话,轻轻走上前取了一件外衣披在他身上,“父亲吩咐了医师给你看一看。”


“医师?”魏无羡坐着没动,任由蓝忘机给他披外衣,“干嘛又要看医师?”


蓝忘机可疑的停顿了一下才道:“初次结契,担心你身体有恙。”


魏无羡一愣,“这能有什么问题?”


蓝忘机不说话了,魏无羡看他半天没有回应,忍不住想凑过去,这么一动,牵扯到下半身,一阵不可描述的疼痛袭来,瞬间就让他一个激灵,也一下子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个“有恙”了。


他小心翼翼的重新靠回去,看着眼前的蓝忘机没事儿人一样,心里极度的不平衡,怎么蓝湛什么事都没有,他就得遭这份罪,忍不住作恶欲起,一脸揶揄的道:“哦,你爹怕你没经验,伤着我是吧。”


蓝忘机卡了卡,什么也没说,只是那看着他的眼神相当的意味不明。


魏无羡本能的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赶忙岔开话题,“咳,我没什么不方便的,让医师过来吧。”


蓝忘机点了点头,再次出门去了。


门外的院子里,青蘅君,江枫眠和江厌离都在,见他出来,青蘅君率先开了口,“忘机,你们谈的如何?”


“同意。”


江枫眠轻轻一笑,“既然阿婴同意,我也没什么意见。”

蓝忘机对着江枫眠郑重行了一礼,“多谢江宗主成全。”


江枫眠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多礼。


青蘅君也笑道:“江兄,看来我们可以着手准备孩子们的婚事了。”


这样也就是定下来了,江枫眠轻轻叹了口气,找到阿婴带回莲花坞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没想到一转眼,已经就要成亲了,不免有些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他自己的婚姻可以说是一地鸡毛,所以在婚事上他格外在乎孩子自己的心意,如今,也能算是个皆大欢喜,他也算是能给长泽和藏色有个交代了。


正好,医师也到了,魏无羡既已无碍,他们到也能一起去看一看,只不过进屋后仍旧等在了外间,没有踏入内室,由蓝忘机自己带着医师进去了。


魏无羡一抬眼,就发现来的还是个老熟人,正是平日里给他开药拿药的那位医师,老医师给他把了脉,又以灵力查探了一番,可细细诊看后,老医师却变了脸色。


看着他脸色那么难看,蓝忘机的心提了起来,担忧的问道:“可是有何不妥?”


听到蓝忘机的问话,外间的两位长辈也是一惊,对视一眼,江枫眠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

老医师转过屏风,向青蘅君和江枫眠道:“魏公子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但是之前体内的怨气,如今侵入到神魂之中了,怕是分化之时不受控所致。”


两位长辈闻言均是脸色骤变,江枫眠喃喃:“怎会如此?”


青蘅君同样担忧道:“可有办法驱逐?”


医师摇了摇头,“目前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不过我蓝氏清心之曲倒是可以帮忙压制和缓解。”


两位长辈都沉默了,也不怪他们反应这么大,心神统御灵力的运转,单是怨气入体,分神压制,就已经会给精神造成负担了,但好歹还有灵力作为屏障,可如今直接侵入神魂之中,就等于是以人的灵魂来直接抵御怨气,造成的负担会非常严重。


当然,这是对一般人而言。


蓝忘机偏头看了看魏无羡。


魏无羡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怨气的问题暂时是没有什么有效手段了,在魏无羡再三保证他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以及承诺会多加留心,有状况及时汇报的情况下,青蘅君和江枫眠总算暂时放过了他,但想来两人也不会真的放心,恐怕会各自再去寻找办法了。








玥

章十 云深求学—桑辞篇(1)

  “那个,蓝湛啊!”魏无羡有些尴尬,这真是亲弟弟吗,有这么揭人短的嘛?

  “魏婴。”蓝忘机听到了那句爱而不自知,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一厢情愿。

  “原来如此。”聂怀桑一脸了然,他就知道那时魏兄不是无缘无故只黏着蓝二公子。

  “聂兄,什么原来如此?”魏无羡笑道,不自觉就到了清河聂氏的范围。

  “魏无羡违规。”

  “啊?!哦哦。”魏无羡迅速退回姑苏蓝氏的家族范围内。

  “等等,为什么魏无羡没有惩罚,江宗主明明是那个状态?”姚宗主道。

  “魏无羡身体已处于重伤状态。”

  “魏婴。”

  “那个蓝湛,不是真的。”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微红的眼眶,连忙解释道,“那个,我们看直播...

  “那个,蓝湛啊!”魏无羡有些尴尬,这真是亲弟弟吗,有这么揭人短的嘛?

  “魏婴。”蓝忘机听到了那句爱而不自知,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一厢情愿。

  “原来如此。”聂怀桑一脸了然,他就知道那时魏兄不是无缘无故只黏着蓝二公子。

  “聂兄,什么原来如此?”魏无羡笑道,不自觉就到了清河聂氏的范围。

  “魏无羡违规。”

  “啊?!哦哦。”魏无羡迅速退回姑苏蓝氏的家族范围内。

  “等等,为什么魏无羡没有惩罚,江宗主明明是那个状态?”姚宗主道。

  “魏无羡身体已处于重伤状态。”

  “魏婴。”

  “那个蓝湛,不是真的。”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微红的眼眶,连忙解释道,“那个,我们看直播,好不好?”

  “是真的。”

  空间之主如是解释,但还是配合着放起直播来。

  “哈喽😁,今天的直播,我们一起来看看桑辞二人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我懂。”

  “了解。”

  “期待”

  “嘿嘿”

  ……

  “顾辞,世称尔玉君,字砚归,取意’厌恶归来’。大家或许很好奇,尔玉君的父母为何要取这样的字,而且名字的寓意也很不好。这就要说到尔玉君被魏祖父母收养的过程了。尔玉君出生于云琊顾氏,其母是一位散修,其父是云琊顾氏的少宗主。二人名声不显,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不愿。云琊顾氏偏居一隅,很少与外界有联系。若不是那年的云深求学,云琊顾氏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云琊顾氏家纹为竹,门生也是个个清隽如竹,尤其是尔玉君的父亲。当时的温若寒宗主一身豪气,自然也很是欣赏尔玉君父亲。听学结束后,温若寒宗主回去告诉了当时的温宗主尔玉君父亲的能力之强。温宗主心中明白,如若给予尔玉君父亲成长的时间,那么云琊顾氏,将会成为第六大世家,实力不会弱于姑苏蓝氏。故而,在温宗主离去之前,他叫来了对岐山温氏忠心耿耿的大长老,留下了这一生最后一个命令:如有必要,瞒着吾儿,灭云琊顾氏。于是,在玄正五年,也就是温若寒宗主继位的第五年,大长老领着岐山温氏门生迅速灭掉了云琊顾氏,史称竹殒。竹殒一事后,云琊顾氏满门,唯余刚刚出生的尔玉君与其母。然,尔玉君母亲身受重伤,临死之前,将尔玉君托付给了至交好友—藏色散人。尔玉君母亲说,世家统治之下,世间已太过污浊,愿吾儿辞世,莫要贪念世间虚无表象,不再归世。因此,尔玉君名辞,字砚归。唉,大家一定知道,尔玉君的另一个称号吧?”

  “作为尔玉君的个人粉,当然知道了!濯世君嘛!”

  “洗尽世间污浊,故名濯世。”

  “是的,这是尔玉君在见证了魏祖被兰陵金氏和云梦江氏两家联合导致死亡之后云游四方,惩奸除恶,灭除邪祟时得到的名声。这个称号只用了十三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当我相信,现在很多人的家乡,老人们还会津津乐道当年濯世君的故事吧?其实要说尔玉君见证一词,其实不对。射日之征结束到魏祖上乱葬岗生活这段时间内,除了百凤山围猎维护魏祖的那一次,史书完全不曾记载尔玉君身处何处,在做些什么,连尔玉君本人自述的个人传记,也不曾说过。直到乱葬岗生活开始,尔玉君才又了姓名。有人猜测,因为怀桑先祖爱而不得,所以尔玉君被囚禁起来了,连现在许多同人文也喜欢这样描写那未可知的时间。其实呢,这种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怀桑先祖对尔玉君极为疼爱,恨不得摘星送月,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但是呢,因为含光君前辈实在太过优秀和完美,美貌、实力与宠妻并存的他更引人深入了解,相比之下,以文道飞升的怀桑先祖就显得不够格了。你想想,一个人,在自家夫人手里过不下三招,所有人下意识不就忽视了他的另一面,只剩下这更印象深刻的事了吗?但是,请有些小可爱不要引战,本人没有任何侮辱实力不足之人的意思。”

  “本人只好奇一件事。”

  “LS说!”

  “怀桑先祖是怎么让尔玉君心肝情愿为他生儿育女的?”

  “同问!”

  “同问!”

  “咳咳咳。”少女眼神飘忽不定,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肯回答。

  “我知道!”

  “LS谁?你怎么会知道?”

  “就说听不听吧?”

  “快说!快说!”

  “算了,还是让大大说吧!”

  “求求大大!”

  “求求大大!”

  “求求大大!”

  “求求大大!”

  ……

  “咳,说实话,其实我不想说的,因为实在是被秀了一脸。尔玉君之所以愿意为其生儿育女,完全是因为怀桑先祖太宠了,让尔玉君完全没有任何不乐意。这种事情,看过或听过一遍,就再也不想再了解了。算了,我先给大家看个视频吧!”

  【“阿辞,听说你今日难受的紧,到底是怎么了?”

  “怀桑,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想离开姑苏蓝氏,可不可以……?”

  “什么?”

  “我……”

  “阿辞,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契?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算计魏兄?”

  “我没有!”

  “阿辞,我知道,当初我违背礼数,让你未婚有孕,让你独自扶养浣濛长大,是我的错,可我当时真的不知你……”

  “怀桑。”

  “好,你不想,我们就不结契。”】

  “这个视频呢,就是魏祖和含光君结契一年后的事。这一年间,尔玉君三次答应结契都在最后一个月反悔。说了这么多,我们显然偏题严重。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感受一下求学期间桑辞的定情之路。”

  “哈哈,大大每日必有,偏题严重。”

  “期待。”

  

  

  

Christmas丶幻镜

别殇_壹

  我叫蓝希,希望的希。我出生在名门望族的姑苏蓝家,父亲是享誉世界的天才研究员——蓝忘机。我从小含着金汤匙,是大人眼里别人家的孩子……但我,并不开心

  

  我从未见过我的母亲,就连父亲……一年也见不到一回。我也曾多次问过大伯,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母亲,就我没有。她在哪?她……是不是不要我和父亲了

  

  但大伯从未正面回答过,只是摸着我的头,柔声对我说道:“你母亲很爱你,也很爱你父亲,他……只是有事,所以不能回来看你和你父亲”

  

  而每次大伯这样说时,眼里都有掩盖不住的悲伤,言语间像是在给我回复,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从那之后我似是明白了什么,不再询问有关母...

  我叫蓝希,希望的希。我出生在名门望族的姑苏蓝家,父亲是享誉世界的天才研究员——蓝忘机。我从小含着金汤匙,是大人眼里别人家的孩子……但我,并不开心

  

  我从未见过我的母亲,就连父亲……一年也见不到一回。我也曾多次问过大伯,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母亲,就我没有。她在哪?她……是不是不要我和父亲了

  

  但大伯从未正面回答过,只是摸着我的头,柔声对我说道:“你母亲很爱你,也很爱你父亲,他……只是有事,所以不能回来看你和你父亲”

  

  而每次大伯这样说时,眼里都有掩盖不住的悲伤,言语间像是在给我回复,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从那之后我似是明白了什么,不再询问有关母亲的事情。就这样,日子一直持续到了我9岁那年,我跟几个同学打了起来。因为事态较为严重,学校让我在家反省3天,而这件事,也捅到了父亲耳中

  

  父亲连夜赶了回来,看着我脸上的淤青,只是默默拿起药膏帮我抹药……但被我躲开了。

  

  我看着父亲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的委屈一拥而上。我眼中含泪质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说母亲她太忙没空来看我,只要等我长大了,母亲就不忙了,她就会回来看我了。可事实呢!她没有!就连父亲您!这些年来您来看我的次数有超过10次吗!生日,您只是邮寄过来一个礼物,唯二的两次还是在3岁和7岁那两年;家长会,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或妈妈去的,只有我一直是大伯或者叔公去的,您从来没到过场!还有母亲,她到底是谁?她到底在哪?她为什么不回来?这些您们从来都没告诉过我!还有您书房桌上相框里的那个男生又是谁?!家里又为何没有有关于母亲的照片,您实话告诉我,母亲她……是不是已经死了!

  

  

  

  

Christmas丶幻镜

预告

“你的母亲……是一个鲛人”


“大伯,我为何从未见过我的母亲,她是不是讨厌黎儿啊”


“自古人妖殊途,你母亲……唉”


“很抱歉,阿爹……不能看你长大成人了”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永远爱你……”


“我的泽皓,长大了……”


“忘机,你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吧,阿黎那孩子……很想你”


“我什么礼物都不要,我只想父亲和母亲他们回来……”


“尔等放肆!鲛人一族,何时由尔等说了算,本王还没死呢!”


“大哥,这个孩子还请你带回家交给蓝湛抚养……”


“大伯,我的字是什么啊,父亲他又在哪里啊,阿黎想他了”


“忘机打算继续深造研究,阿黎……就拜托兄长照顾...

“你的母亲……是一个鲛人”


“大伯,我为何从未见过我的母亲,她是不是讨厌黎儿啊”


“自古人妖殊途,你母亲……唉”


“很抱歉,阿爹……不能看你长大成人了”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永远爱你……”


“我的泽皓,长大了……”


“忘机,你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吧,阿黎那孩子……很想你”


“我什么礼物都不要,我只想父亲和母亲他们回来……”


“尔等放肆!鲛人一族,何时由尔等说了算,本王还没死呢!”


“大哥,这个孩子还请你带回家交给蓝湛抚养……”


“大伯,我的字是什么啊,父亲他又在哪里啊,阿黎想他了”


“忘机打算继续深造研究,阿黎……就拜托兄长照顾了”


“你身为鲛人一族的王,却私自上岸,与人类苟h……相爱,还交出自己鲛珠生下孽种!魏无羡,你可知罪!!!”


“这是你父母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君安,你字君安,意:愿君一切安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