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忘羡虐文

20.5万浏览    702参与
嗜者未离

落兰有意思羡君【贰】

魏婴浑身一颤,漏出了个少年时期被拆穿后常有的讪笑,“嘿,蓝湛。”


他微微倾身坐起,看着如玉一般的公子,心口猛地跳动加快,可明明都看过无数遍了。


“可是有什么不适?”蓝湛问,彼时他已经来到床榻边,弯下腰来想给人理一理揉乱的头发,却不经意间瞥见了魏无羡眼角处的红色。


像是刚哭过。


他心下生疑,浅浅掀开被子一侧坐下,柔软的指腹扫过魏无羡的眼睛,轻碰上长而弯的眼睫毛,带着薄茧的大手在魏无羡心里附上阵阵心安。


“哭了。”蓝忘机心疼的陈述。


魏无羡在听到蓝忘机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头突然泛起酸酸的委屈,像个饱受风霜的小野猫,扑向了温暖的避风港。

魏无羡搂着蓝忘机,毛茸茸的头...

魏婴浑身一颤,漏出了个少年时期被拆穿后常有的讪笑,“嘿,蓝湛。”


他微微倾身坐起,看着如玉一般的公子,心口猛地跳动加快,可明明都看过无数遍了。


“可是有什么不适?”蓝湛问,彼时他已经来到床榻边,弯下腰来想给人理一理揉乱的头发,却不经意间瞥见了魏无羡眼角处的红色。


像是刚哭过。


他心下生疑,浅浅掀开被子一侧坐下,柔软的指腹扫过魏无羡的眼睛,轻碰上长而弯的眼睫毛,带着薄茧的大手在魏无羡心里附上阵阵心安。


“哭了。”蓝忘机心疼的陈述。


魏无羡在听到蓝忘机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头突然泛起酸酸的委屈,像个饱受风霜的小野猫,扑向了温暖的避风港。

魏无羡搂着蓝忘机,毛茸茸的头埋在那人的肩头,似是诉说的心里的难过。


“蓝湛,你不会丢下我的,对吗?”


“不会。”蓝忘机下意识回答,旋即又不解,魏婴怎的突然问这个。


他疑惑地看向魏无羡,不过那人可没看到。魏无羡淡淡一笑,听着这个于他而言能胜过所有情话的言语。


可一想到自己的现在这个情况,这点甜蜜也掺了苦瓜汁,腻到发苦。

眼神愈显悲苦。


“蓝湛,明天我们下山吧。”

“嗯,好。”


魏无羡安心地合了眼。连夕阳丢下的金黄也为静室的两人都祈祷祝福。


魏无羡一贯是不太老实的,先前煽情了好许,可毕竟是在床上,难免干柴烈火。


先是吻上人的脸颊,慢慢移到嘴唇,一只手伸进白衣仙君衣物抛开外衣,拉人下坠。


蓝忘机格外的温柔地回应,如蜻蜓点水般啃着娇嫩唇瓣,大手也揽住魏无羡的腰身向自己贴近。



如鱼得水般吻了会儿,衣衫也被毫无章法地扯开。忽的有弟子敲门,“含光君,魏前辈?”

“你们在吗?

没人应他。


而此刻,静室床榻上,魏无羡搂着蓝忘机脖颈,相顾无言。“嘘,先别说话。”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禁声。


约摸没人,那名弟子也离开了。云深不知处暂且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日落当头,也只能是晚膳了。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蓝忘机单手撑床让自己微微起来些,白色抹额垂落,与身下人的墨发相融,分外和谐。“魏婴,先去用膳吧。”


其实魏无羡不想吃这的晚膳,清汤寡水的,连汤都苦的像药膳。但无奈,他现在想得那些吃食不能多吃,还是等明天吧。眼下就当吃了顿灵丹妙药了。


蓝忘机是真的觉得魏无羡太过奇怪,平日里怎么都不喝不进去的汤今个居然全喝了。这实在不像是魏婴?

而且晚上回了静室也没有想着偷偷地喝酒。不会被夺舍了?


但好在,也只有些疑惑,最后也被压了下去。两人一同批改学子们的作业,魏无羡专门挑了思追景仪还有子真的看了看。

可惜金麟台当年混乱后,江澄紫电护法力保金凌当上金氏宗主。不然如今的这场云深求学,可少不了他呢。


蓝思追‘子承父业’,成了姑苏又一风华绝代的掌罚;蓝景仪等一干人也跟着夷陵老祖混,修为也见长,出落的也愈发俊郎。


如今淌过乱世的老人,或多或少都犹如老鹰张开臂膀,带领幼子不断磨砺。不只是修为上的进步,更多的是心性。



课业本就剩下不多,批改完后。魏无羡解脱地伸了个懒腰,仰天往后一栽倒在床上,似乎又想起有什么大事忘了,迷眼思索。


想着想着,头突然有些晕,迷糊糊地就睡着了。蓝忘机刚摸着魏无羡的体温很低,低的过头,便吩咐了门生取了盆热水。

岂料再一转头,就看见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小妻子以一个很舒适但不雅观的姿势睡在床檐。


门生已经离开,蓝忘机闭紧了静室门,很轻声地走到床边,约摸是想叫醒魏无羡先沐个浴,却碰上了人的手掌,冷的过分。

浑身上下除了心都是凉的。而且魏无羡的身体自己都控制不住地抖,冻得发抖。


蓝忘机有些慌了,刚想扯起人手腕号个脉,人就醒了。

魏无羡猛的抽出手腕,故作镇定,“蓝湛,怎么了啊?”

“你的体温为何如此低?蓝忘机问,语气颤着。


魏无羡面上悴容有些凝滞,却仍面不改色,“冷吗?估计是受了风寒着凉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勾上蓝忘机在他嘴角留了一吻,“不用胡思乱想了,我没事的。”

蓝忘机回搂住他的腰,把头靠在魏无羡脖子上,“别对我隐瞒,魏婴,好吗?”


魏无羡心都要化了,抬手在蓝忘机背上轻轻拍了拍,“好,不隐瞒。”


那一刻,魏无羡是真的快要压不住心中所想要给蓝忘机倾诉了。


后来,两人从床边滚进浴桶,热气腾腾的雾气浸湿了脸庞,湿漉漉的亵衣被褪去,他们都沉浸在对方给予的温柔乡中。


这一夜似乎格外的长,也格外的安静,就连小野猫的叫声也格外动听。


第二天一早,蓝忘机就告了假扯着自家夫人旅游散心去了,蓝启仁没管,也没法管,放任他们就这样了。


蓝曦臣心结解开后重挑宗主大任,但同时下一任宗主也能开始物色了。

单论品性来说,思追更合适,可惜不是蓝家血统,所以,大部分长老还是看好景仪。

所以,蓝景仪现在就正在被一群长老押着诵读礼仪。也是如今听说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要下山一段时间才能被放出来一小会儿。


“啊啊啊!魏前辈,你都不知道,我过得真的太苦了,每天还要恪守家规,我太难了。”蓝景仪贴着魏无羡在哭诉。


蓝思追也过来了,以及一众小辈,魏前辈长魏前辈短的渣渣个不停,好像这样就能留住他们的魏前辈似的。


好一会寒暄,魏无羡本来计划着早晨出发,正是凉爽,这一拖,已经近乎日头当照。


小辈们这下不得不放手了,只目送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的背影不断缩成一个点。


下了山,进了镇,魏无羡左右来回逛,同时默默吐槽:唉,孩儿们太活跃了,都舍不得我,拖了这么久,看样子,下一次还是只留一封书信就偷偷离开吧。


不过,还有下一次吗?


他想着之时,突然回头,发现看不到蓝忘机了。

南鸢离梦

忘羡虐文《不悔情》3

上期回顾


蓝忘机问道一旁的门生“你们可否看到

刚才在这站着身着玄衣的男子?”


一个门生道“否”


另一个门生补了一句“我们只看见一女

子”


正文↓


蓝忘机疑惑道“女子?”


第一个门生也想起来了“哦,对对对就

是一个女子,衣着淡青色与粉色纱裙

,白边修饰,披着头发.…”


蓝忘机道:“二位可有看见那女子的去

向?”


一个门生思考了一会儿,指出一条路

道“好像往这边去了”


“多谢”


语毕,蓝忘机便快速向那条路赶去了

那条路上个挺小的小镇,上面许多商

铺,蓝忘机就在那小镇上穿梭着,边走......

上期回顾



蓝忘机问道一旁的门生“你们可否看到

刚才在这站着身着玄衣的男子?”



一个门生道“否”



另一个门生补了一句“我们只看见一女

子”



正文↓



蓝忘机疑惑道“女子?”



第一个门生也想起来了“哦,对对对就

是一个女子,衣着淡青色与粉色纱裙

,白边修饰,披着头发.…”



蓝忘机道:“二位可有看见那女子的去

向?”



一个门生思考了一会儿,指出一条路

道“好像往这边去了”



“多谢”



语毕,蓝忘机便快速向那条路赶去了

那条路上个挺小的小镇,上面许多商

铺,蓝忘机就在那小镇上穿梭着,边走

边询问“可否看见一个身着玄衣的男子

?”



可奈何是个小镇,人流量大,谁也不会

去留心何况衣着玄衣的人那么多,这

怎么找?



蓝忘机急得满头冷汗,他在自责自己

为什么没有带着魏婴,为什么要把魏

婴独自丢在那里,他也在紧张害怕魏

婴出事了……



现在已经是日落后了,夜幕将至,可蓝

忘机并未放弃,他来到一家医馆,虽知

可能也是无果,可惊喜来的也十分突

兀,因为那医师说今天确实有一位这

样的病人



蓝忘机眼里冒出一丝喜悦“那可知那位

公子现在在何处?”



“就在这间房中睡着”说着,将蓝忘机

带进一一个房间



房间中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衣

着玄衣的男子,那男子面容倒是俊美

,五官典雅眉清目秀,只是面色稍逊一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有点沙哑,但仔

细一听,又在颤抖



突然,旁边传来一阵柔和的声音“这位

公子并无大碍,只是有点中暑因此昏

迷过去了,休息一下便可”



蓝忘机抬头一看,原来床边坐着一位

女子,衣着淡青色与粉色纱裙,白边修

饰,披着头发……正是之前门生说的

那女子



蓝忘反应过来道“嗯,多谢小女指点,

可是你救了魏婴?”



那小女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也只是

正巧路过,然后看见这位公子昏倒在

地,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这女子才仔细看了看蓝忘机,瞳

孔猛地缩成一点,后退了几步道“这位

公子可是姑苏双壁之一的蓝忘机?”



蓝忘机淡淡道“嗯,正是”



那小女继续道“那想必这位就是夷陵老

祖魏无羡了”



蓝忘机又淡淡“嗯”了一声



“你们的感情真是甚好,可甚是幸福!



这时,魏无羡醒了,他迷茫地睁开眼,

看了看四周,有些疑惑,但是当他看到

蓝忘机,悬着的心立刻放下了“蓝湛?”



“嗯”



“诶?这时哪?我怎么在这?”



蓝忘机:“你中暑了,是这位女子救了你”



魏无羡:“哦~原来如此,那多谢这位女

子啦!”



那小女似乎有点紧张,毕竟碰到了修

真界这么风云的两位人物“举手之劳而

已,不提”



魏无羡笑了笑“还不知道这位小女什么

名字呢!”



小女害羞道“我叫欧阳沁,字莫娜”



魏无羡恍然大悟“哎呀,你是欧阳氏的

啊!”



“嗯,只是当年被欧阳宗主收留了”



魏无羡道“那你现在为什么会在余兰梅

氏这边?”



欧阳沁道“我现在已经可以自立根生了

啊,就没有住在平阳了,况且我在这边

还有些事”



“哦”魏无羡道



“魏婴,可还有事?”蓝忘机问道



魏无羡应道“没事啦!”



蓝忘机道“嗯,那我们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道“好的”



蓝忘机点点头,对着欧阳沁道“那我们

走了,今天多谢你了”



欧阳沁笑了笑“没事没事”



蓝忘机和魏无羡便回了云深不知处,

还没进宗门,就看到了在门外焦急的

蓝曦臣



“蓝大哥!”魏无羡叫道



蓝曦臣看到了蓝忘机和魏无羡,也终

于松了口气“你们去哪了?可真是急坏

我了”



魏无羡便把事情说了一遍



蓝曦臣道“无事便好,天色也不早了,

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



未完待续


————————

下章开虐

@金骨玉 

椒糖啵蜜

两世

此生烬


十二


岁序更迭。魏小羡自那日被大公子带着出了蓝府大宅送到蓝二公子身边,随着其学习经商一道,已有两年。不过多半都是蓝二公子在学,他在一旁搅扰罢了。


“蓝湛蓝湛!你看今日这账目,我可算对了?”


魏小羡自外疾跑入内,手中捧着不知是从哪一家薅来的账本,身子依靠在书桌旁,欲歪不歪的,想要蓝二公子给看个明白。蓝忘机自案上抬头,淡淡睨了来人一眼,微叹一声正欲开口,便见来人陡然间规规矩矩站好,三指朝天抢声道


“我知道!不可疾行!不可姿态不端,我下次不会了!我保证……”


“……”

蓝二公子要说的话被他这一通抢完,一言不发拿过他手中的账本看起来。

笔迹公整对仗,并无......

此生烬


十二


岁序更迭。魏小羡自那日被大公子带着出了蓝府大宅送到蓝二公子身边,随着其学习经商一道,已有两年。不过多半都是蓝二公子在学,他在一旁搅扰罢了。


“蓝湛蓝湛!你看今日这账目,我可算对了?”


魏小羡自外疾跑入内,手中捧着不知是从哪一家薅来的账本,身子依靠在书桌旁,欲歪不歪的,想要蓝二公子给看个明白。蓝忘机自案上抬头,淡淡睨了来人一眼,微叹一声正欲开口,便见来人陡然间规规矩矩站好,三指朝天抢声道


“我知道!不可疾行!不可姿态不端,我下次不会了!我保证……”


“……”

蓝二公子要说的话被他这一通抢完,一言不发拿过他手中的账本看起来。

笔迹公整对仗,并无胡乱涂鸦,也无污脏墨团,看得出小孩这次是用了心的


“如何,还行吧?”


魏小羡眼中小火苗一簇一簇的亮,已然要等不及了。蓝二公子也不吝夸赞,对小孩温声道


“甚好。”


“太好了,不枉我核算那么久!那今后我能跟你一起核对账目了吧……”


小孩一时忘形,不等人问想要什么,便自顾自招了此番目的。蓝二公子微微一怔,随即正色拒绝


“不能。”


“为何不能?蓝湛,你可是担心我账目算得不对给你添乱……”


“没有。”


“那就是你不放心我看你们家的账目,当我是贼人?”


“休得胡言。”


“那你是嫌我烦了?对我厌倦了?”


“没有。”


“那…为什么?!”


“总之不行。”


“啊啊啊啊,蓝湛!不要这样,你就同意嘛,好不好……”


魏小羡拉了人袖子左摇右摆,蓝二公子一动不动。


见来软的不行,魏小羡将人袖子一甩,转过身去负气道


“哼!蓝湛我生气了!”


被唤之人微微打量了他脸色,还是不为所动。


见他还是不理自己,魏小羡真急了,一把拿过账目就气鼓鼓往外走,一边迈过门槛一边道


“蓝湛你是越发严厉了,我这个月,不,还有下个月!都不与你说话了!”


看人马上跑没影了,蓝二公子终是松了口


“等等!”


小孩去而复返,探出半个身子


“改主意了?”


“你想来便来吧。”

蓝二公子干巴巴道,无论如何不可承认是被这小孩缠了无法。


“我就知道,蓝湛你特别好!我最喜欢你了……”


亥时刚过,只听“啪嗒”一声轻响,临窗一侧书案上方才还提着笔的小孩趴下去没了动静。蓝忘机停了笔,待人睡得更熟一些,便将其抄抱起来放在房内仅供一人休息的小榻上,又拉过薄被仔细掖了掖。


随侍的下人见了想来帮着二公子将小孩抱回他自己的房间,被蓝忘机避开,下人会意,无声退了出去,不一会送来了热水和布巾。蓝二公子取过布巾浸了热水拧干,替小孩细细擦拭过,看他睡得这般沉静,小幅度扬了扬嘴角。他早知会是如此,才不答应小孩跟着他一道。


亥时歇息本是蓝家自小定下的作息,他来此地则是叔父有心历练,因此送到他手中的账目通常都不简单,数目庞大不说,且晦涩难懂,一日便算一日的学问,还都是有意考教。蓝二公子看破不说破,虽初时也受作息影响,觉得异常疲累,却总归不是什么大事,适应了便好。只是这些就无意让小孩跟着一道。魏小羡在他身边这两年,常常都是困了便睡,饿了便吃,毫无规矩可言,这没什么不好。况且蓝二公子料魏无羡如神!深知这小孩秉性,若让他撒欢去玩,他能一宿不睡。可若要他一动不动做无趣之事,他便是立盹行眠,清醒一刻都不能,眼下便是这般。不过既是小孩哪怕是睡觉都想待在自己身旁,那便也由着他不教他胡闹便是了。


隔日魏小羡醒来,一看房内布置知晓自己身在何处,张口唤道


“蓝湛!”


“醒了?”

蓝二公子自外间进来应道

“先洗漱还是先用膳?”


“先洗漱。”

“那起吧。”

“你抱我去…”


魏小羡躺平耍赖,实是还有些没醒透犯懒。蓝二公子纵着他,看他一眼真要来抱,把魏小羡吓了个机灵


“诶诶,蓝湛,不用,我这就起,这就起!”


等二人终于坐在一道用膳了,魏小羡才后知后觉哪里不对,忐忑道


“蓝湛,我昨晚,是不是睡着了?我无心的,下次不会了,你可不能改变主意……”


好容易要求的机会,第一次就没表现好,魏小羡肠子都要悔青了,食不下咽,拉着蓝二公子唠唠叨叨的念,实是无法放任他如此,蓝忘机开口道


“食不言。”


“啊蓝湛,别吧,我下次不睡了,真的我保证不睡,我……”


“……”


“无妨。”

正欲再保证些什么,冷不防听人应声,魏小羡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啊?”


“睡了也无妨。”


“那是不是我还可以去跟你一道算账目!”魏小羡回神过来了,信誓旦旦道


“我今晚肯定不睡!”


结果当晚还是毫无意外的以被蓝二公子抱回房告终。


……

蓝二公子果真料魏小羡如神!


十三


“蓝湛!蓝湛!”


来人如一阵风刮进来,满头热汗,在蓝忘机身前站定。蓝忘机取了帕子给人细细擦了,才问道


“何事?”


“今日我不是上街了嘛!好热闹!比往常热闹好多,问了人才知道是附近有人行嫁娶之礼,可惜守了半天没见人,不过蓝湛,什么事嫁娶之礼啊?”


蓝忘机见他热得不行,取了自己的茶盏递过去,魏小羡乖乖抬手接过去喝了,随后又问


“问你话呢蓝湛,什么是嫁娶之礼?”


“……”


蓝忘机一时不防人会问这个,破天荒愣住了。见他一再追问,大致解释了一番说是两个人以后都在一起,事事相关,时时相伴,祸福共担。


看他还是不明白,脸上又一副求知若渴的神情,蓝二公子再一斟酌,淡声道


“就好像羡羡的爹爹和娘亲一般……”


关于父母亲的记忆,魏小羡已经很模糊了,想了想蓝忘机前一句解释,脱口而出


“那是像我和你这般吗!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不也就是事事相关,时时相伴吗?”


蓝忘机没想他会这么一问,慢了片刻道

“不是的,不一样。”


“哪不一样?”


正欲同他细说,见一人从外间进来,衣着服饰上绣有本家云纹。对着蓝忘机躬身行礼


“二公子。”


“何事?”


有旁人在,魏小羡不好与他过分亲近,规规矩矩站好。


“先生说时日已满,叫您回去,最好不日便启程,早做准备。”


“我知道了。”


魏小羡懵了,人走了半天都没能回神,好半晌才问道


“回去?回哪去啊?蓝湛,先生?说的是那位老先生吗?你叔父?”


“羡羡……”


“我们不是已经出来了嘛?为什么还要回去?”

魏小羡声调已经混着哭腔,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落。


蓝忘机早知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没想到小孩会有这么大反应,看他那样将人拉到近前,捻着袖子给他擦了眼泪柔声道


“羡羡不想回去吗?不想见老管家了?”


想自然是想的。离开数年,跟爷爷的联系全靠书信,可要说回去,魏小羡本能的就不愿意,眼泪又砸下两颗


“这不是一回事,要是回去的话,我们就又得分开了,我们不能见面,不能说话,不能一起吃饭,不能去找你……我不要回去!”


魏小羡越想越不能想,抽抽搭搭的哭起来。而蓝忘机不再应声则是说明了确如他所说的那般。


“蓝湛,我们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魏小羡如今还不懂得,蓝老先生的决定是无人能左右的,至少当下还不能。


蓝忘机狠了狠心,终是回答

“不好。”


魏小羡最近实是有些无法无天。


自那日老宅来人传信后,他便一刻不能安生地将这一屋子人折腾得鸡飞狗跳。起先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断食,谁来劝都不听,但最后只要蓝忘机开口,总能适可而止,知道小孩是在发泄不满,蓝忘机也由着他闹,总归出不了什么大事,但紧接着便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了。小孩不知从哪沾的陋习,竟开始半夜爬墙了。


虽说要回府,但该做的准备蓝忘机也是一点不落。小孩自闹上脾气后也不非要陪着蓝二公子一道算账了,甚至头一回没要蓝二公子提醒便搬回了自己的卧房,蓝忘机只能每次睡前先去看他一次。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蓝二公子第一时间注意到人没了。


如同往常那般,手上的相应事宜处理妥当之后已近子时了,蓝忘机先去了小孩的屋子,想要看看人睡得是否安分,不料一看之下大惊失色,月色所照之处床间被褥整齐叠放,哪里像是有人睡着的样子?都这个点了,忙唤了一屋的人来问,谁想一问之下竟是无一人注意到小孩的去向,可见平日里这些人对小孩是有多不上心。不过当务之急是将人找回来,于是一屋子人大晚上都被打发了,谁都没有注意到屋顶阴影处瑟缩的单薄身影。


要不说还是蓝二公子了解魏无羡呢,起初是关心则乱,这会冷静之后倒是想到小孩之前无论怎么发脾气都不离自己身边太远的,遂在宅子里四处找了起来


“魏婴?”


“……”


“羡羡?”


“……”


“总归除了唤我名字也不会说点别的什么哄我了……”


魏小羡如是想着,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蹲得太久,眼前阵阵发晕。正欲叫人就听蓝忘机温声道


“羡羡?别生气了,是我的错……”


人都这样说了,魏无羡哪还能生气。再说他本来也不生气,这样想着便一下站了起来,不曾想那阵阵眩晕在此刻更甚了,刚唤出一声便一头栽下去,清醒前最后的意识是这回惨了……


蓝忘机听闻那声微弱应答,回头便见屋檐处一道人影歪下来,来不及多想,身体的本能快于意识疾步抢上前将人稳稳接在怀里


“魏婴!羡羡?!”


怀中人毫无反应。光是这样抱着,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源源不断烧过来,一探额头处更甚,显然是发了高热。眼下屋里的人尽数都派出去了,一刻耽误不起,蓝忘机抱了人就往最近的医馆跑,等到终于敲开医馆的门,让大夫给魏无羡诊治上了,蓝忘机才陡然惊觉自己出的这一身冷汗。


魏无羡也想不到自己这一晕就睡了两天,醒来已在回程的马车上了。眼睛缓缓撑开,见一人一语不发的坐在一侧,明显的面色深沉,这会魏无羡更不敢出声了,同时不忘“安详”的闭上眼睛,要完……


自己本意是想借机让这人让步的,谁想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会从屋脊上烧晕了摔下来。蓝二公子平素最不能见魏小羡有个头疼脑热,这下子无疑是触了蓝二公子“逆鳞”,还谈什么让步,先想想怎么告饶让人不生气才是,真是风水轮流转,魏小羡心里苦,他在这心里唉声叹气、长吁短叹的,一不留神就泄了气声,被蓝二公子敏锐的捕捉到了


“醒了?”

.

魏无羡充耳不闻,一动不动还不忘将眼睛闭得更紧。


“醒了便起……”


蓝二公子探手过来拉人,被魏无羡忙不迭地推拒,甚至将他的宽袖扯着紧紧覆于面上


“没有,没醒!”


开什么玩笑,虽然是自个闹过火了,但对着蓝忘机此刻的神情,某人并不想挨训。


蓝二公子见拉不动他也不勉强,自顾自从案上的食盒里取出碗碟来,匀了那一盅魏小羡平日里最爱的莲藕排骨汤慢慢喝着,马车里顿时陷入一阵诡异地寂静,只有汤勺时不时碰到碗碟的轻响,末了,魏无羡再憋不住,一下坐直起来嚷嚷


“蓝湛!不带你这样的!”


眼疾手快就扑过来抢剩下的一点,被蓝忘机抬手拦住了


“呜呜,蓝湛我错了……”


这会倒是认得干脆。蓝忘机有意让他长长记性,继续挡住这人伸过来的手

“错在何处?”


“我……我以后再不随便发脾气,再不爬墙了……呜,蓝湛我饿……”


两日的水米不进,人是真饿了,不然魏小羡倒也不至于这么没骨气。蓝忘机本来也没想罚,略微小惩大诫而已,这会看他乖顺,起身走向一边道


“下次爬墙不可忘了加衣……”


“……”


魏无羡看他站定,才注意到不知从哪搞来一个小炉子,咕嘟咕嘟在炖着什么,刚才太紧张了都没注意到。这会火候才将将好,合着刚才这人那番话都是诓自己呢,魏小羡又有些气闷,不过待蓝二公子端过来伺候他喝上后,这点不愉快也不翼而飞了。


蓝忘机看他心情还算不错,状似无意道

“魏婴,回去吧……”


都已经在回程路上了,不回去还能去哪?魏无羡不想再同他置气,但出口的话还是难免负气


“你看我还有得选吗?这不都已经在回了……”


“可是,你不……”


“我们别说这个了。”


魏无羡已不想再谈,可蓝忘机显然不认可逃避问题

“为什么?”


对着独一份的偏宠,人总是会不自觉地任性胡闹脾气坏。魏无羡眼下就是这般,连日来的忧虑、恐惧、不期而至的难受高热,都在蓝二公子这一刻溯源究根的关切下爆发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也不懂你明明是蓝家最受宠的小公子,为什么在这件事上非要妥协?你难道不知道回去了我们又会和从前一样?还是说这么些年你已被我搅扰得厌烦了?所以才要急着回去?为什么你就不能替我想一想呢蓝湛?是!我是不喜欢!我讨厌那里面那么多的规矩,我讨厌以后见了你都得跟旁人一样唤一句二公子,明明你平日那么纵我,现在却又不顾我的意愿要让我回那里边去关起来,我讨厌这里!我讨厌你!我最讨厌你了!”


魏小羡是哭着吼完这一通的,恰逢马车刚刚停稳在老宅门口,也不再看蓝忘机神情,掀开车帘一溜烟就跑没了影。他知道自己的指责其实很多都没道理,他也不讨厌蓝湛,一点都不讨厌,可是临别在即,他还是委屈得厉害。都那么多日了,自那日老宅派人来传话后,他就没有一天不在怕的,他就是一个习惯了每天都能和蓝湛撒娇耍赖,就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要和蓝湛分开,他明明只是害怕,可怕到最后却是口不择言地将人伤了。


纤细的少年或许还不懂情之一字,却已在竭尽所能的想要占有了。


许久,马车上才下来了另一位少年,神色比之魏无羡醒来那会沉得更厉害了,整个人都沉浸在魏无羡刚才说的那番气话里,原是自己一直都做错了,让他那么困扰吗……




【作者有话说:码完忘记发了!突然上来发现这个月还没发😥 你们不要觉得羡羡很任性很过分 羡羡心里很苦的 他心里藏着很多事 没法和别人说 虽然表现的不在意 但是他知道自己和汪叽的身份之别 对汪叽发脾气也是因为那是唯一能纵着他的人 他现在还不太会隐忍自己的情绪】

南鸢离梦

忘羡虐文《不悔情》

上期回顾


蓝忘机牵着魏无羡准备往里走,可有

个梅氏门生拦住了魏无羡


正文↓


蓝忘机淡淡道“怎么回事?”


门生道“回蓝二公子,小姐说了,只有

姑苏双壁才可进入”


“我是蓝湛的道侣,为何不可进入?”魏

无羡歪着头问


门生又道“的确不可,小姐已经嘱咐了

其他人一律不可入内”


蓝忘机一听,顿时有点生气“那我们不

去了,走,魏婴,回姑苏”


可魏无羡感觉自己拖了蓝忘机后腿,

给人家添麻烦了,摇摇头道“算了,蓝

湛你去吧,我在门口等着”


蓝忘一愣“不可”


魏无羡看出来了,他怕自己在门口站

太久......

上期回顾



蓝忘机牵着魏无羡准备往里走,可有

个梅氏门生拦住了魏无羡



正文↓



蓝忘机淡淡道“怎么回事?”



门生道“回蓝二公子,小姐说了,只有

姑苏双壁才可进入”



“我是蓝湛的道侣,为何不可进入?”魏

无羡歪着头问



门生又道“的确不可,小姐已经嘱咐了

其他人一律不可入内”



蓝忘机一听,顿时有点生气“那我们不

去了,走,魏婴,回姑苏”



可魏无羡感觉自己拖了蓝忘机后腿,

给人家添麻烦了,摇摇头道“算了,蓝

湛你去吧,我在门口等着”



蓝忘一愣“不可”



魏无羡看出来了,他怕自己在门口站

太久累着,便转口道“那不然,蓝湛你

进去和梅宗主说一声再让我进去?”



“好”



说完,蓝忘机走了进去



可刚进余兰梅氏宗门,他就感觉有那

么一点儿不对劲,提高了警觉继续往

里走



终于到了坤梅阁(梅氏开清谈会的地

方),可眼前的一幕让他惊愕不已:坤梅

阁中只有梅宗主和一个小女



蓝忘机轻声道“兄长,这?”



蓝曦臣才恍然道“忘机,忘记和你说了

,这次清谈会只邀请了姑苏”



蓝忘机更加警惕了“为何?”



蓝曦臣也警惕起来“不知,只是说有一

事”



蓝忘机点点头



【宗门外】



魏无羡只能在外面站着等蓝忘机,可

现在是酷暑,太阳是真的毒,也不知怎

么的,他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最近也

是大不如前了,但是因为怕蓝忘机担

心所以没有告诉他



站着站着,魏无羡感觉越来越不适,头

越来越晕,腿也越来越轻……



“砰!”魏无羡最终昏倒到了地上,可门

生并没有看见



【蓝忘机那边】



梅宗主一看双壁来了,上前迎接



蓝忘机连忙道“梅宗主,迎接就不用了

,我只是来请您与门生通告一下让我

的道侣进来”




他这一句让梅宗主旁边的女子发话了

“蓝二公子,今天邀请你们前来是有事

相求,不方便他人参与”



“魏婴不是外人!既然梅宗主不同意,

那便恕我不可参与此次清谈,告辞”蓝

忘机的语气不再平和,说完,他走了出



蓝曦臣还一个人在原地愣着,他有点

自责:“失礼了梅宗主,忘机他性子犟,

望理解”



梅宗主也很开明:“无事,可以理解的”



梅宗主旁的小女可不乐意了“哎呀,既

然今天蓝二公子有事不能来了,自然

也不能继续清谈会了,我们改天吧”



蓝曦臣:“嗯,劳驾了,过几天姑苏有个

清谈会,如果梅宗主介于今日需谈的

事情不要紧,可以来姑苏,我们会后聊



“好”



【宗门外】



蓝忘机没有参加清谈会,走了出来,可

他并没有看见魏无羡,心中有点不安

他问道一旁的门生“你们可否看到刚才

在这站着身着玄衣的男子?”



一个门生道“否”



另一个门生补了一句“我们只看见一女

子”



未完待续


南鸢离梦

忘羡虐文《不悔情》

清晨,阳光洒入云深不知处


卧在床上的人儿朦胧着睁开双眼,伸

手一摸——嗯,床边还有余温


魏无羡不禁皱皱眉头,但是再一闻,空

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清凉檀香味,他

瞬间安稳了许多,舒服地翻了个身


“魏婴,醒了?”


听着这声音,想也不用想,是他的蓝湛

“嗯.....”魏无羡懒洋洋地应了一下,

坐了起来


“还不起吗?”蓝忘机温柔地问道


“不想起,除非..”


蓝忘机笑着问“什么?”温柔都能溢出来


魏无羡一挑眉“除非……亲我一下”


蓝忘机闻言,走上前去抱了一下魏无

羡,在他额上留下温软的一吻......


清晨,阳光洒入云深不知处



卧在床上的人儿朦胧着睁开双眼,伸

手一摸——嗯,床边还有余温



魏无羡不禁皱皱眉头,但是再一闻,空

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清凉檀香味,他

瞬间安稳了许多,舒服地翻了个身



“魏婴,醒了?”



听着这声音,想也不用想,是他的蓝湛

“嗯.....”魏无羡懒洋洋地应了一下,

坐了起来



“还不起吗?”蓝忘机温柔地问道



“不想起,除非..”



蓝忘机笑着问“什么?”温柔都能溢出来



魏无羡一挑眉“除非……亲我一下”



蓝忘机闻言,走上前去抱了一下魏无

羡,在他额上留下温软的一吻



吻后,魏无羡活像一只满足的小兔子

“嗯~二哥哥最好啦!”说着,才伸了个

懒腰,下了床



蓝忘机道:“我帮你束发?”



“好!”



随后,蓝忘机便轻轻摸了摸魏无羡松

软的发,但当他将魏无羡的发带松下

来的时候,他看着那黑发一瞬间瀑布

般的向下滑落时



心中满是紧张和不安,他多么怕这一

切最终却成一场梦啊,他多怕自己的

魏婴下一秒就……



看着散下头发的魏无羡,感觉周围的

空气瞬间阴冷了下来,气氛中布满了

恐慌



再看看,蓝忘机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少

年……坠入黑暗……无依无靠……孤

独地走着阴森森的独木桥……极其厌

恶自己……等一系列痛苦的事情



蓝忘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魏无羡当

然也是发现了蓝忘机的不妥,转过头

笑着问“怎么啦?”



蓝忘机认真地答道“以后,不许披着头

发”



片刻,他又添上一句“除了我给你束发

的时候”



魏无羡打识趣道“哦?那我自己束发的

时候呢?”



蓝忘机道“以后都我给你束,你坐着”



魏无羡升起快乐的心花“好好好,都听

我们蓝二公子的”



蓝忘机满意地点点头



正巧发束好后,蓝曦臣走了进来“忘机

?”



“并无大事,就是下午余兰梅氏有一个

清谈会,去参加一下”



蓝忘机一听,心中一迟,他今天下午要

陪魏婴去后山摸兔子呢,怎么意外来

的这么突然?



“兄长,可否不去?”



蓝曦臣似乎有些为难“不可,余兰梅氏

特指过姑苏双壁务必前去”



坐在一旁的魏无羡已经明白了“蓝湛,

没事的,我们可以改天,你下午去忙吧



蓝曦臣一听魏无羡的话,就明白怎么

回事了“无事,忘机,如真的有难的话

,应该可以带上无羡”



蓝忘机一听眼前一亮“好,忘机知道”



蓝曦臣点点头便离开了



魏无羡道“蓝湛,你要带我一起去吗?



蓝忘机自是摸透了魏无羡的心思,却

看破不说破“你想去吗?”



“当然啦!云深不知处可憋死我啦!”



“好”



【下午,蓝忘机和魏无羡到达余兰

梅氏】



梅氏门生:“姑苏蓝氏到!”



蓝忘机牵着魏无羡准备往里走,可有

个梅氏门生拦住了魏无羡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