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616浏览    39719参与
麒君子

短篇 1)

  “灵锡!灵锡!”忠拿着自己研究了几天的试验成果,欣喜若狂的找到灵锡要给她看。

  “成功了?”灵锡对某猫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选择视而不见,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看向某猫。

  “对,本以为需五天时间才能做出来,没想到四天就做好了,灵锡你看---”动身坐到灵锡身旁,正要为灵锡讲解,却见她抬手示意他停下。“怎么了灵锡?”

  “你先冷静一下,毕竟忠宗主四天没出过试验室了”

  “灵锡,我不累,你听我说---”

  “停!灵锡先恭喜忠宗主喜得硕果,既然您这么高兴,那就去做...

  “灵锡!灵锡!”忠拿着自己研究了几天的试验成果,欣喜若狂的找到灵锡要给她看。

  “成功了?”灵锡对某猫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选择视而不见,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看向某猫。

  “对,本以为需五天时间才能做出来,没想到四天就做好了,灵锡你看---”动身坐到灵锡身旁,正要为灵锡讲解,却见她抬手示意他停下。“怎么了灵锡?”

  “你先冷静一下,毕竟忠宗主四天没出过试验室了”

  “灵锡,我不累,你听我说---”

  “停!灵锡先恭喜忠宗主喜得硕果,既然您这么高兴,那就去做个饭再处理下证事庆祝一下吧”

  “啊?”

  “毕竟您累了四天,得好好庆祝!是吧?”

  “………”


                                   


事后

“再有下次不按时吃饭、不理我,忠宗主可不只是做饭庆祝那么简单了啊!”

“哎灵锡!痛!痛!我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好久前的脑洞了,先放出来(不然就忘了)

(狗头)


一二三

京剧猫之脚踏实地随感(续)

手宗:第四季两大颠覆形象:欧阳宗主和忠宗主,这次来说忠,灵锡修字模被有意困在录宗,一时好奇去藏书阁找元初锣的记录,把书弄乱了,第一季画师口中和蔼可亲的欧阳宗主竟当面斥责灵锡,说明书是其中一个底线。来之前还劝灵锡对宗主以礼相待却隔空就十二宗平等问题差点吵起来,还是灵锡发飚镇住了他们。为什么忠会想到十二宗统帅位置?本人文科生不太懂理科思维,错了勿怪。第一季忠灵大婚当晚夫妻俩发现了黯即将来袭,从灵锡的话可知,造兵器时黯还远在万里,忠就整天用望远镜紧盯着,说明忠习惯于把控全局。忠反复改图纸没告诉灵锡又自作主张没叫醒灵锡,灵锡生气还一脸懵地问灵锡怎么变了,被观众戏称直男,还有从小设计最强兵器研究悬空核连...

手宗:第四季两大颠覆形象:欧阳宗主和忠宗主,这次来说忠,灵锡修字模被有意困在录宗,一时好奇去藏书阁找元初锣的记录,把书弄乱了,第一季画师口中和蔼可亲的欧阳宗主竟当面斥责灵锡,说明书是其中一个底线。来之前还劝灵锡对宗主以礼相待却隔空就十二宗平等问题差点吵起来,还是灵锡发飚镇住了他们。为什么忠会想到十二宗统帅位置?本人文科生不太懂理科思维,错了勿怪。第一季忠灵大婚当晚夫妻俩发现了黯即将来袭,从灵锡的话可知,造兵器时黯还远在万里,忠就整天用望远镜紧盯着,说明忠习惯于把控全局。忠反复改图纸没告诉灵锡又自作主张没叫醒灵锡,灵锡生气还一脸懵地问灵锡怎么变了,被观众戏称直男,还有从小设计最强兵器研究悬空核连被同学针对也不在乎,说明非常自信,喜欢把控全局,非常自信,做研究细心,只做自已认为对的事,少有考虑别人意见,要不是灵锡聪明配合好,要闹多少矛盾呀。忠看出十二宗表面平等内部分歧严重,与灵锡一致认为不能任由星罗班一群孩子替他们冒险,责任感促使他们想做点什么改变现在的局面。全局观与自信心让他认为可以让十二宗合作共同对抗黯,但十二宗内部分化严重,已净化的六宗只有录宗可以方便达到目的。立统帅是为了改变分裂的局面,是一个高效的解决方式,但并不能立刻执行,因为十二宗自治惯了,虽然有四守制约八方,但统帅是凌架十二宗之上的,性质不同宗主怎会同意。况且还有名义上对修的守护猫土誓言和崇拜,却还是搞出了血统论和异猫论。

   

念宗:之前就有人写过长乐回念宗后会怎样,果不其然,居民对其的怨恨不喊,甚至当街开骂。然而永乐依然存在不干事还赖京剧猫的游手好闲之徒。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当时悠狸没死会面对怎样的局面,同样是害得镇民家破亲亡的京剧猫,悠狸以前对镇民有恩,但镇民当时的感受是希望破灭,亲猫死亡的事实,首先想到的会是怨恨,而不是念着以前的恩情原谅他,现在悠狸死了就没什么可怨的对象,反而能想起悠狸的好。当然悠狸选择除魔物本没有错,只是方式太极端,又没有更好的方法,又死在了混沌与韵关系这一大部分京剧猫都无法回答的哲学问题上着实悲剧,但似乎早有伏笔可推出悠狸的死局。长乐的恶念之灵也暗示了力量并无好坏之分,只在于用它的京剧猫的心,比如同样研究韵与混沌平衡的银婆婆和墨邪。念宗不受其它几宗信任原因同永乐都居民不信任长乐,刻板印象和曾经的伤害。而长乐又何曾没被伤过,宗主大选前比赛被他猫嘲讽本来一直忍着直到贬低送他锁的猫没血统,虽然起杀心是长乐不对,但宗主只惩罚自己而对罪魁祸首没处置,临了还被小辈教训没修炼好心性。从叫头的语气可知长辈们对长乐也有偏见但没说出来,过后也真佩服才能,更是忽略了言语的伤害,对应第38折星罗班遭遇及48折长乐回忆,不过也幸好念宗现在的知名京剧猫们有大局观,但是喜欢以为谁好的名义隐瞒,其体现在老宗主封印念心匣和情景再现助长乐掌握念心匣的力量,别说当事猫不理解,还吓唬观众差点以为念宗又沦陷了。

  

身宗:贵族zd这个不好分析,目前来看是有利于身宗繁荣富强的,只是阶级差异太大,容易引发叛乱,短期不可直接废除等级zd,只能从思想上慢慢引导。墨兰想让身宗成为一个孤岛,并不一定是悲观地闭关锁宗,而是想保护身宗一方净土不招致是非,再加上墨兰自认除了做宗不怕谁,也就不屑于联合其它宗,银婆婆的事让墨兰看出其它宗有京剧猫不识好歹更加不屑。

   

步宗宗主估计又是个会搞事的主,步宗被其它宗看不起,为了时晶自甘堕落,还分裂成十二族,乍一看宗主真没用,但反过来想正是因为这种印象才不会怀疑他会干出啥事,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了,十二宗有哪只猫没有演戏呢?这是墨邪说的,教训啊!还有暂时没想好,等想好再写。

hi

端午快乐!!(刚画完懒得擦蛮脏的,主要看忠灵端午没糖怪难受的)【画的不好,不喜勿喷😢】

端午快乐!!(刚画完懒得擦蛮脏的,主要看忠灵端午没糖怪难受的)【画的不好,不喜勿喷😢】

麒君子

所想

灵锡

我在想,他每次想到我时,是不是都在想我看到他还活着的反应?


十年了啊,我等了…十年了,他也恨了我十年了。


我从未想过他会发现,他也不会发现的,他的细心都在研究上。


大概除了你,我没有什么软肋了


墨紫

这十年我失去很多了,妹妹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姐姐啊!我是你姐姐啊!!


是她杀了父亲!是她丢了你!是她…是她不要我了……


舅父是这些年对我最好的猫,你骗我!他不会害我的!


阿紫最听舅父的话了…


         ...

灵锡

我在想,他每次想到我时,是不是都在想我看到他还活着的反应?


十年了啊,我等了…十年了,他也恨了我十年了。


我从未想过他会发现,他也不会发现的,他的细心都在研究上。




大概除了你,我没有什么软肋了




墨紫

这十年我失去很多了,妹妹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姐姐啊!我是你姐姐啊!!


是她杀了父亲!是她丢了你!是她…是她不要我了……


舅父是这些年对我最好的猫,你骗我!他不会害我的!


阿紫最听舅父的话了…


                    

忠灵

你离去时带走我所有光芒,归来时带回了我此生的希望


                                                                                         


没有脑洞,只有一些句子

(狗头)

背单词去了……

麒君子

经历了我第一次手抖删图层,第二次上色难看气到删图以及抱着难看就难看的心态,又删了一次的经历…

终于勉强出世的第n幅摸鱼图…

(இдஇ; )(我到底干了什么?)

经历了我第一次手抖删图层,第二次上色难看气到删图以及抱着难看就难看的心态,又删了一次的经历…

终于勉强出世的第n幅摸鱼图…

(இдஇ; )(我到底干了什么?)

gu$?vhv~@***
十年了。 再说一句手宗夫妻真好...

十年了。


再说一句手宗夫妻真好

好了,我滚去学习

十年了。






再说一句手宗夫妻真好

好了,我滚去学习

hi

记得是3月多刚看完第四季20集画的,被我今天从废墟里找出来了,画得挺乱的,思路也不清晰(不,是压根不会画画!)关于忠黑化的,把他画残了😂(不知道为什么太想看他黑化了啊啊啊啊啊)最后一张是忠灵的粮

记得是3月多刚看完第四季20集画的,被我今天从废墟里找出来了,画得挺乱的,思路也不清晰(不,是压根不会画画!)关于忠黑化的,把他画残了😂(不知道为什么太想看他黑化了啊啊啊啊啊)最后一张是忠灵的粮

麒君子

温馨提示:以上方法请先买医保险再实行

温馨提示:以上方法请先买医保险再实行

麒君子

十年(雷)

   十年短吗?

  不短,这十年里的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很是难熬。

  夜里,雨势慢慢减弱,逐渐被风声掩盖,实验室的灯灭了,在黑暗中,她烦躁地放下手中的图纸,伸手扫开桌上的杂物,趴下休息。

  夜里风凉,脑中又响起了他的叮嘱。又没法睡了,她起身站了一会,慢慢抬手摸着墙壁,在一片漆黑中熟悉的绕着,也不知绕了几圈,她终于决定转身走向外面。

  也不知是不是只剩单影的缘故,这夜里月亮竟如此凄凉肃静。她熟悉的绕过秋千,站在浮边向下望着某处。

  灵锡小心,她猛地...

   十年短吗?

  不短,这十年里的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很是难熬。

  夜里,雨势慢慢减弱,逐渐被风声掩盖,实验室的灯灭了,在黑暗中,她烦躁地放下手中的图纸,伸手扫开桌上的杂物,趴下休息。

  夜里风凉,脑中又响起了他的叮嘱。又没法睡了,她起身站了一会,慢慢抬手摸着墙壁,在一片漆黑中熟悉的绕着,也不知绕了几圈,她终于决定转身走向外面。

  也不知是不是只剩单影的缘故,这夜里月亮竟如此凄凉肃静。她熟悉的绕过秋千,站在浮边向下望着某处。

  灵锡小心,她猛地一愣,向后望去,身后依旧空无一人,映入眼眶的还是那熟悉的婚房。

十年了他早就不在这里,他在下面啊


 十年长吗?

  他不知道,不长?可他们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

  这十年里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月中旬的夜晚他总在外面,这个习惯是因为她,她会在中旬夜里下来走走,却从不固定在哪一天,不清楚他便会多等几天。

  今夜晚了,她还是没来。藏身于黑暗中的他抬手看着自己的机器臂,若当年一起战斗下去,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他不知,她永远都是能影响他心绪的那只猫,若当年…罢了


  风越来越大了,他会在等自己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吗?以前的他很温柔……     恍然间她眼前又出现了那个边研究着图纸边等着她的少年。那是当宗主前的他,那时候的她们眼里就只有研究和对方,不用担起整个手宗的责任,可路是他们选的,如此的结果也是她……

   “灵锡”

   “灵锡?”

  我在…

   “你怎么了?”

  没有…啊

   “灵锡”他伸出手,脸上都是熟悉温柔的笑,口中一声又一声轻唤着她的名字。

她整个脑子在这一声声叫唤中,彻彻底底被眼前的少年取代,任耳旁的风吹,她一步向前伸出手想要抓住他。

   砰…


  可惜没有抓住你啊,如果抓住你了我会对你说,如果有以后的话,我跟你去吹晚风,去看大海,看着日落,然后我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好爱你。


这青梅竹马的情终是被红颜薄命给断了

                                                                                          

(狗头)

麒君子

白给

忠感觉到好几次身后灵锡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但每看向她时,她都在低头做着手上的事,仿佛那视线是自己的错觉,可再次低头做事时,便又察觉到来自身后的视线。

忠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图纸,小心翼翼的问。

“灵锡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啊,怎么了?”

“………”

忠执着不动

灵锡叹了口气,这呆子也就只有在求答案的时候才会这般执着认真,话说回来忠智商是挺高的,情商…一窍不通,还钛合金纯直…

“灵锡?我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

“什么”

“我就是在想你以后会娶个什么样的老婆”

灵锡盯着眼前的忠,仔细观察着他脸上任何表情以及他眼里的任何情绪。

“啊...

忠感觉到好几次身后灵锡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但每看向她时,她都在低头做着手上的事,仿佛那视线是自己的错觉,可再次低头做事时,便又察觉到来自身后的视线。

忠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图纸,小心翼翼的问。

“灵锡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啊,怎么了?”

“………”

忠执着不动

灵锡叹了口气,这呆子也就只有在求答案的时候才会这般执着认真,话说回来忠智商是挺高的,情商…一窍不通,还钛合金纯直…

“灵锡?我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

“什么”

“我就是在想你以后会娶个什么样的老婆”

灵锡盯着眼前的忠,仔细观察着他脸上任何表情以及他眼里的任何情绪。

“啊???”

果然,灵锡了解他,忠他绝对不是在思考她的问题,而是在发呆。

不过这样问是不是有点远了?

“这好像的有点远啊…换一个,你现在有喜欢的猫吗?”

而忠呆呆的看着眼前越靠越近灵锡,不知为何这时候看着灵锡靠近他脑子就一片空白。

灵锡盯他许久,见他毫无反应,再次出声

“忠?!我问你话呢!”

“啊??什什么?”

“…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猫”为什么忠一旦靠近情感问题,脑子就跟接不上一样,反应迟钝,行动缓慢……呆子一个。

“喜欢的猫?没…没有啊”

意料之中的答案……灵锡不再追问,从忠口中也不会什么想要的答案。

却不由得想起昨天遇到朋友……


“其实吧忠他虽然直,可不是都说他细心吗?难道他就没有看出你们俩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吗?”

还真没有…灵锡仔细想了想,上次送护符,忠他应该不会想到是好朋友之间一个我一个吧?

“灵锡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忠就是一块铁捂不热的,换一个不好吗?”

“他是会开窍的,直是直,可他好…也听话,再难点也没有眼宗的冰难捂…吧”


现在看来…我好像错了

灵锡仔仔细细想来,与忠从小到大的相处情况。

欺负忠的猫都是她打跑的,忠被一些弟子笑话的时候总是不说话,灵锡知道后便会找他们,虽然小时候自己也没少欺负他…

久了倒是没有猫敢欺负他了,慢慢的他们之间不变的是他画图她来造,若是缺什么材料,他便会想方设法的为她找来,且从小他们都是一起练功,知彼此强弱、了彼此喜好。

…这…忠不会把自己当他兄弟了吧?

应该不会…说实话忠的手艺也不错,每次饿都有他在,若他以后有喜欢的猫了……


犹豫会败北啊

“忠”

“嗯?”忠知道灵锡一定还有话要问自己,便时刻竖起耳朵,灵锡刚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忠还是时刻注意着她。刚才问他他还走神了,灵锡要再问可不能走神了。

“如果以后没有人娶我怎么办?”

“怎么会?灵锡你如此优秀,想娶你的可是………”可是能要绕手宗一圈啊………

每次忠回答这些问题前自己都能猜到一二……罢了…猫如此啊

灵锡深吸一口气,整理好眼前的试验,起身

“灵锡你要去哪里?”

“去眼宗”

“啊?”

“去眼宗捂冰”

“捂冰?为什么?灵锡你慢点走…灵锡”

小蘑菇愣愣看着两个主人越走越远了,却还是远远听见一句:“灵锡你怎么就……突然想嫁人?哎?灵锡!灵锡…”

                                                                            

(还是被某人的情商吊打了…)

(狗头)

麒君子

他始终还是那个只身穿过层层烟雾,坚定不移走向你的猫啊

他始终还是那个只身穿过层层烟雾,坚定不移走向你的猫啊

白萧sama🇫🇷
www【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w...

www【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ww

【我终于让他俩亲亲了>v<】

就当是520迟贺吧_(:з」∠)_


www【只可意会不可言传】www

【我终于让他俩亲亲了>v<】

就当是520迟贺吧_(:з」∠)_


麒君子

依旧无题…

   “你为了她吼我?!”

   “灵锡我…”

   “你居然吼我!我们不过分离了几年,这才过了多久你居然为了她吼我!”

   “灵锡!你能不能…”

   “你在跟我讲道理?!忠你什么意思啊?!”

   “………”

   “你…你给我等着!”

   “…灵锡你先吃完再说好吗?小心呛到”

   “哼!你这包子馅...


   “你为了她吼我?!”

   “灵锡我…”

   “你居然吼我!我们不过分离了几年,这才过了多久你居然为了她吼我!”

   “灵锡!你能不能…”

   “你在跟我讲道理?!忠你什么意思啊?!”

   “………”

   “你…你给我等着!”

   “…灵锡你先吃完再说好吗?小心呛到”

   “哼!你这包子馅不够酸!不吃了!”

  灵锡把手上咬了几口的包子塞到虚扶着她的忠手里,再伸手把忠推开。

   “不吃了!你让开!”

   “灵锡你小心点…”

   “哼!”

   “妈妈,爸爸他…”就在凳子上的某小猫和蘑菇都看不下去了。

  明明是小事,为什么从妈妈口中说出就变得那么奇怪了呢?

  而且明明就是说了两句怎么就成吼了?…妈妈确实不能吃太辣啊…下次偷吃一定要躲着妈妈,以免又被抢!

   “包子吃完了吗?”

  灵锡一手扶着鼓起的腹部,一手挡着忠,望向两个事件发起人。

   “没有…”

   “继续吃”

   “哦…”


   “灵锡你先坐下”

   “哼!让开!我不要酸菜,我要鱼!鱼肉包!酸菜鱼!!水煮鱼!!!”

   “好好,你先坐下我去做好不好?”


                                             

  蘑菇:今天的猫粮是鱼味的


  第二天宫中就传出了小宫主因为吃饱了猫粮所以带着蘑菇离家出走了的消息。

  灵锡就纳闷了

   “小小年纪怎么会想到离家出走呢?谁教的啊?离家出走就算了为什么去的是身宗?”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身宗”

   “你说什么?”

   “没有……”


                                          


     有点短凑合吧


(依旧狗头)

卫风(暂退)

山外青山楼外楼(三)

‼️ooc警告

💫整段垮掉


·手宗·


忠记得铁面曾经告诉过他,女人是一种极其善变的生物:她们变脸比翻书还快,她们之间的关系比韵力还要变幻莫测。
嗯,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透过门缝,他看见灵锡对着书桌时而大笑,时而疑惑,时而羞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哦不,应该是沉浸在了她与墨兰的二人世界里。
他长叹一声,默默地关上了门。


上次离开身宗之际,灵锡特意送了墨兰一只投影手环,还说什么要多多加强身宗和手宗之间的联系。回到手宗后,灵锡更是片刻不离另一只手环,一有时间就把它打开,同那位忙碌的身宗宗主对话。
交流几次过后,两猫的关系迅速拉近,虽然性格大相径庭,...


‼️ooc警告

💫整段垮掉



·手宗·


忠记得铁面曾经告诉过他,女人是一种极其善变的生物:她们变脸比翻书还快,她们之间的关系比韵力还要变幻莫测。
嗯,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透过门缝,他看见灵锡对着书桌时而大笑,时而疑惑,时而羞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哦不,应该是沉浸在了她与墨兰的二人世界里。
他长叹一声,默默地关上了门。


上次离开身宗之际,灵锡特意送了墨兰一只投影手环,还说什么要多多加强身宗和手宗之间的联系。回到手宗后,灵锡更是片刻不离另一只手环,一有时间就把它打开,同那位忙碌的身宗宗主对话。
交流几次过后,两猫的关系迅速拉近,虽然性格大相径庭,但相处方式却格外地融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俩是久别重逢的老友。


宗主的矛盾解决了,两宗的一切问题都通通迎刃而解,只是苦了忠,三个月来几乎夜夜独守空房,甚至和灵锡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他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研究图纸啊!图纸它不香吗?
就在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与图纸才是夫妻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


在猫土,所有的猫民都有那么固定的三天会变回孩提,这个时候,他们的思维和心智都会同幼儿无二,需要有猫照顾——明天,就是灵锡的幼儿期。


回想起以前灵锡在自己怀中撒娇的模样,忠不禁微微勾起了嘴角,这几个月来积压着的挫败一扫而空:没事没事,夫人还是自己的。




次日早,忠看着满桌的订单,笑容瞬间僵在脸上。他粗略的翻了翻,全是清一色的加急单,有几项还需要去实地考察。
“这是……怎么回事?”他昨天明明已经把订单都处理好了啊!这些又是从哪里来的?


“咿呀~”小灵锡被忠抱在怀里,极其不安分的扭来扭去,似乎是在抗议忠对她的忽视。忠低下头,在小灵锡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眼睛里盛满了无奈。
订单太多,还需要外出,他这次是没机会与灵锡独处了。那么问题来了,他要把灵锡送到哪里才最安全呢?


深思熟虑之下,忠还是决定把灵锡送去身宗,让墨兰代为照顾几日。
他打开投影手环,在得到墨兰的同意后,万分不舍的送走了小灵锡,投身于紧张的工作中。


·身宗·


晚膳时间,墨兰看着懵懵懂懂的小灵锡和一脸菜色的绒嬷嬷,按了按太阳穴,皱眉道:“嬷嬷,灵锡她今日可是闯祸了?”
“老奴从未见过如此……如此顽劣的孩子!罢了,您亲自看看吧。”绒嬷嬷抬抬手,宫人们随即捧着东西鱼贯而入。


第一个宫人捧着托盘,盘内装了一些破碎的瓷片;第二个宫人抱着几卷字画,上面有一片清晰可见的墨迹;第三个宫人捧着一本书,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第四个宫人提着一个袋子,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这些是……”墨兰心中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这是被灵锡宗主打碎了的茶杯和碗碟……这个是被灵锡宗主泼了墨的画……这是被灵锡宗主撕了几页的名家著作……”绒嬷嬷的脸色越来越差,当介绍到第四个宫人手里的东西时,她顶着比锅底还黑的脸颤声说:
“这个是……被灵锡宗主毁了的花……”


第四个宫人适时地打开袋子,露出了里面的残花。
墨兰见状,不禁松了一口气,她摆手说道:“无妨,只是几朵花,重新买了种上便是,宗宫财政还有盈余,不影响的。”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由于花的数量和种类太多,老奴便没有一齐取来。”


“……”墨兰沉默良久,半晌才开口说:“来者是客,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绒嬷嬷抬头看着墨兰,一言不发。


墨兰:……(嬷嬷,您听墨兰解释,墨兰此举是为了两宗之间能友好往来,没有护短!)


——三天后——


“滴滴滴——”
墨兰刚一接通投影手环,里面就传来了灵锡羞愤交加的声音:“墨兰!你……你为什么要在我脸上画乌龟!”
“这是你自己答应了的。”墨兰看了一眼气鼓鼓的灵锡,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忠接走小灵锡之前,墨兰和小灵锡定了一个约定,如果小灵锡到处搞破坏,那她就要在小灵锡脸上画几只乌龟,一直留到灵锡恢复正常为止。


“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你!你这是乘猫之危!下次你变小的时候,我也要这样做!”


“如果你有办法能在墨兰变小的时候自由进出身宗,那墨兰没意见,任你处置。”墨兰放下笔,从书桌上抽出一本账薄,含笑看向灵锡:“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账算了?”


“什……什么账?”灵锡被墨兰看得心里直发毛,大事不妙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


墨兰没有回答她,反倒是翻开账薄,朗声念到:



“十月七日上午,茶杯十只,碗碟三副。共计一百两银子。
十月七日下午,字画二十幅,名家经典一部。共计两千五百两银子。
十月七日晚,水仙花五株……”



“不是、等等,墨兰,你在读什么呢?”灵锡听着这些数字就一阵头皮发麻,那种不安的感觉也愈发强烈。
墨兰闻言抬眸,脸上的笑意更甚:“灵锡宗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您来我们身宗这几日,宗宫的开销可大了不少。”


开、开销?
难道……
灵锡瞳孔微缩,顿时明白过来。


“懂了?那便再好不过,我们继续算吧——十月七日晚,水仙花五株,蕙兰、建兰各六十六株……”
“墨兰宗主,我觉得,我们还能再商量商量……”


“风信子七株,满天星约十九株……”
“墨兰~”


“各类花卉共计……”
“墨兰~我错了嘛~”


“十月八日上午,青花瓷一对……”
“……”


“滴——”
听见投影手环关闭的声音,墨兰轻笑一声,合上账薄,眼底划过几丝戏谑:这丫头,还是这样经不起逗弄。


她重新提笔润墨,一边批阅公文一边等着手环再度开启。
这是只属于她们之间的默契,不需只言片语,便可心意相通。


(完)



麒君子

无题…(雷文)

夜睌

试验室的门再次打开,沉浸在试验的忠头也不抬的应付进来的猫。

“转告灵锡今天不用等我回去了”

“………”

灵锡看着眼前这个能把妻子放一边几天都不用理的男人,不知为何想离婚的冲动又来了。

当事人的忠正全神贯注的做着眼前的试验,完全没有发现试验室里多了一只猫,还是一只正在想着怎么处理他的猫。

灵锡始终不忍心打断他的实验,盯了他一柱香的时间后便找个地方安静的坐下了。慢慢想着有什么样的方法能让这个家伙改改他那随时忘掉妻子的毛病……


实验室里两只猫各自做着想着自己的事情,无比和谐。灵锡没有因他的忙碌而起任何情绪,而忠也始终没有发现她。

许久过后,忠放下手中终于完成了的试验,才松完...

夜睌

试验室的门再次打开,沉浸在试验的忠头也不抬的应付进来的猫。

“转告灵锡今天不用等我回去了”

“………”

灵锡看着眼前这个能把妻子放一边几天都不用理的男人,不知为何想离婚的冲动又来了。

当事人的忠正全神贯注的做着眼前的试验,完全没有发现试验室里多了一只猫,还是一只正在想着怎么处理他的猫。

灵锡始终不忍心打断他的实验,盯了他一柱香的时间后便找个地方安静的坐下了。慢慢想着有什么样的方法能让这个家伙改改他那随时忘掉妻子的毛病……


实验室里两只猫各自做着想着自己的事情,无比和谐。灵锡没有因他的忙碌而起任何情绪,而忠也始终没有发现她。

许久过后,忠放下手中终于完成了的试验,才松完了一口气,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的事忙完了?”

“灵锡?!你什么时候来的?”

灵锡怎么这么晚来实验室?想起之前那次开门声,本还以为是传话宫女,如今想来便是灵锡了,灵锡来了怎么不叫他啊?

“灵锡你什么时候来的?一直在这里等吗?怎么不回去休息?”

“忠宗主这些天这么忙碌,我同为手宗宗主又怎么好意思休息呢?”灵锡看着他,步步向他逼近,脸上一片风平浪静,没有丝毫情绪。

“抱歉…灵锡我这几天确实是…”

“停!我是问你忙完了吗?”

灵锡打断他的话,再次向他提出疑问。

“忙完了…”感觉到灵锡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忠一动不动,不知道灵锡要干什么。

想开口询问自己坐下的椅子就被抽走了,肩膀上的手还按着他不让他站起来,不知道灵锡想干什么的,忠便顺她的意坐到地上。

然后便看到看到灵锡拿着绳子,将自己推倒还抬脚跨坐到自己的腹上,一脸以为深长的看着自己。

“灵锡…这个…从哪来的?”

“刚才找到的”灵锡抓起他的手扬起嘴角对他一笑,而眼中并无笑意。

“………”

“你总算忙完了,现在该我了…”


                                                                            

“夫人去哪里了?早上都没见到夫人”

“不知道”

“宗主呢?”

“宗主在实验室,还没有出来,想来试验也快完成了,今天应该能出来”

“……宗主好几天没出来见夫人了,夫人不会生气跑了吧?”

“……有可能…”

“那…要禀报宗主啊!”

“别了,宗主自己发现媳妇不见了会去找的,再说了找到了夫人,夫人就能马上消气回来吗?”

“也是…那宗主什么时候出来啊?”

“我也不知道”


                                                 

短文…

(狗头)

[反功算是雷文吧?]

不知道…反正有标示就对了

麒君子

520啊~

吃猫粮啊!

(等等…好像没粮……)

520啊~

吃猫粮啊!

(等等…好像没粮……)

雨菲(同担拒否对家离我远点)

是忠灵!这对我吹爆!!

提前祝大家520快乐QwQ

是忠灵!这对我吹爆!!

提前祝大家520快乐QwQ

麒君子

混水摸鱼第三式

上不上色都毁

混水摸鱼第三式

上不上色都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