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快看漫画

28.7万浏览    2042参与
酒玘子

【期年怀德2021】污点与王冠05

05.“我若相助”


亚尔是相信宅心仁厚的大王子会体恤臣下,爱民如子的。

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曾经称赞过洛佩斯特王族的大殿下年纪轻轻就展露出了治国才能,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也对他赞誉有加,曾言若他即位,王国国土也许依旧不会有些许的扩张,但会造就万国来朝,世界敬仰的局面。

因为大王子值得。

如果除去他偏袒幼弟这件事。

洛逸和莉莉娅差不多大,很多时候还不懂事,亚尔不好判断这个孩子未来会怎么样,能不能担得起身上背负的“始祖之脉”,但是如果仅仅因为这血脉大王子就对他无尽宠溺,亚尔难免觉得大王子聪明不及,愚蠢有加。

亚尔相信,作为一个局外人,不止自己觉得大王子的这个行为不妥,作为皇家骑......

05.“我若相助”

 

亚尔是相信宅心仁厚的大王子会体恤臣下,爱民如子的。

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曾经称赞过洛佩斯特王族的大殿下年纪轻轻就展露出了治国才能,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也对他赞誉有加,曾言若他即位,王国国土也许依旧不会有些许的扩张,但会造就万国来朝,世界敬仰的局面。

因为大王子值得。

如果除去他偏袒幼弟这件事。

洛逸和莉莉娅差不多大,很多时候还不懂事,亚尔不好判断这个孩子未来会怎么样,能不能担得起身上背负的“始祖之脉”,但是如果仅仅因为这血脉大王子就对他无尽宠溺,亚尔难免觉得大王子聪明不及,愚蠢有加。

亚尔相信,作为一个局外人,不止自己觉得大王子的这个行为不妥,作为皇家骑士团的首领雷纳德肯定也对大王子的行为隐隐不满,只是面上不发作。

因为他爱他。

谁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啊,整个王城都默许,整个王国都祝福。

每每想到这里,亚尔便觉得可笑。贝伊斯的上代两位家主,一个手腕刚硬遭人猜忌,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爱上兰奇后人——这本没有错,只是最终惹祸上身,害的都是自己人。

也许每个冷静的贝伊斯人都有一颗爱冒险的疯狂之心吧。

 

麻药的药效过了,亚尔被华纳医生扶起来,颤颤巍巍走了两步,丝毫没有在意雷纳德。

德高望重的老家臣拽住他:“大人,是不是该请雷纳德大人去正厅坐坐?”

在场的大管家和佣人们只管低头做事,除了华纳,其他人在亚尔面前说话也许都不够分量,更别提在口头上能劝得住他们英明又骄傲的家主。

亚尔斜睨了雷纳德一眼,哼了一声:“那就请雷纳德大人移步去正厅吧,顺便,容我去换身衣服。”他的洁癖倒也和大王子和皇家骑士团之主的感情一眼人尽皆知。

 

梅利吉娜的金碧辉煌的正厅此刻也是一片狼藉,但是梅利吉娜的仆人们却在雷纳德正式落座前将它打扫干净。亚尔平时的卫生习惯近乎苛刻,大管家调教出来的人倒也都做事麻利,从来没有被亚尔挑过毛病,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把原来待客的那副茶具丢给了仆人:“拿去打碎,丢掉。他日别再让别人言我们招待过乱臣贼子,再坏了梅利吉娜的名声。”

一个仆人拿过茶具退出正厅,另一个仆人转瞬就奉上了新的茶具。

“这是东方血族喝的饮品,叫做‘茶’,尝尝?”亚尔倒不在意雷纳德喝不喝得惯,仆人把清新的茶水给两位主人斟好便识趣地退下。

亚尔明白雷纳德今天来此拜访的动机,艾尔德斯默默无闻,梅利吉娜素来与世无争专注商贾,此刻他的妹妹被掳,必是为了以此为要挟,来做他日的打算。

比如说。

“逼宫。”亚尔率先开口,他的眼神钉在雷纳德身上,“作为皇家骑士团的主人,你肯定有所察觉。”

雷纳德闻声点了点头:“莱娜派出去的细作传回来的消息的确如此。但我刚得到消息,我就听说了梅利吉娜的事。没想到,他这么急不可耐。”

亚尔挑眉:“如果我是艾尔德斯,我也不愿意让这样的人掌管这个国家,无论是不是出于野心。”他对洛佩斯特王朝的能力嗤之以鼻,“不过,他异能平庸,虽然想要把我们家族的炼金术掌握在手里恐怕也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逼宫。而大王子一向受骑士团和其它兵士的爱戴,他行动的底牌在哪里?”

雷纳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亚尔,语气无奈而卑微:“北方各族。”

亚尔一怔,父亲曾出身北方埃斯德拉家族,北方诸族传承着血族先代古老而神秘的魔法异能,一直迁移在外,守护着北方的遗迹和边境,只有在每年谒见王族和来往贸易的时候才会接触王都。

“莱娜派出去的人再返程时遭到了截杀,只有一两个人逃了回来,想必北方各族已经蠢蠢欲动,恐怕等不到三月朝见,会一路顺着杀到王都。”

梅利吉娜的家主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母亲教过他杀伐果断,但梅利吉娜毕竟做了太久的商人,只会在幕后权衡,在台面上厮杀的经验还是欠缺了些。

紫眸转动,亚尔自知时间不多了:“你们骑士团打算怎么做?”

“大王子……洛德,洛德肯定会让我转移小王子,并护送平民离开。”

亚尔觉得头痛得厉害。按照他平时对大王子的了解和此刻雷纳德所说,那么现在所有的善良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是不是他要留着所有除了洛逸之外的王族一起拖住艾尔德斯?反正他是血液里有着‘始祖之脉’基因的王族,任何伤害王血的人都会被祖先降下惩罚,所以他逼宫也最多会软禁大王子,或者让大王子做他的傀儡,利用一段时间先稳定人心,而洛逸在你的手里肯定会安然无事,所以大王子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亚尔冷静地分析道,“那他要梅利吉娜效忠的目的大概是……”

“点石成金,”雷纳德痛苦地吐出了这几个字,“所有的炼金术士中,只有你具备这样的能力。”

亚尔心底了然,索克·艾尔德斯平时看着唯唯诺诺,可是却有着想要转换王血的痴心妄想和篡位的野心。

可是转换王血这种事本就不可能。

点石成金本来就不符合常理,任何一个有常识的炼金师都知道这不过是江湖骗子的笑话罢了。

如此看来,原来此题无解。

 

“如果我帮你了,你和洛佩斯特能许诺给我什么?”亚尔想清楚后,气定神闲又严肃地开口问雷纳德,那双紫色的眸子里少了几分冰冷。

“你想要的任何事。”

亚尔想了想,还是觉得可笑。

“第一,你雷纳德用你的人头和心脏保证,无论如何,只要我承诺了这件事,你就要帮我营救我的妹妹莉莉娅,并且把她安全地送到我身边。并且,如果你做了和艾尔德斯一样的事,我有权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执行接下来的计划。

第二,事成后,梅利吉娜必须获得议会权利,这个议案我上个月已经交给大王子了,他已经签好了,只是恐怕来不及公布了。

第三,王国法律必须重新修订,我父亲的冤屈必须洗清。”

雷纳德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达成同盟的那一刻,亚尔总觉得心里不痛快,像是信仰上帝的基督徒最终被主欺骗。

他们是为了这个国家吗?好像也不是,王国将倾似乎与他们无关,至少不是放在首要位置的。他们一个担心爱人,一个忧心家人。然后,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他们两个都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像个小人,只顾全了自己的想法。

雷纳德觉得亚尔说得对,哪怕只是为了这个国家,他都没有脸在他的面前维护洛佩斯特。只是这是贝伊斯的宿命,他不能忤逆,哪怕只是为了洛德。

 

“多谢了,亚尔。”他向他致以骑士礼,第一次在除了洛德以外的人面前低头。

“言重了,雷纳德。”他向他敬以醇美的酒,以此给不久后即将发生的事情践行。

 

  • 亚尔带着索克·艾尔德斯感兴趣的筹码去北方见他。

第三天夜里,王都即将被攻陷,洛德把洛逸托付给雷纳德,带着王族旧族面对艾尔德斯,身后烽火里是皇家骑士团护送平民远离战场的队伍。

亚尔出现在仓皇的夜色里,几乎是当着洛德的面亲手为艾尔德斯打开了王都的门。

“梅利吉娜……”

亚尔一言不发。也许他不敬旧主,但新王也在逼他。

“梅利吉娜,你当真能助我功成?”

“当然,陛下。”

夜色沁凉如水,寒月落寞,亚尔冷眼看着艾尔德斯的士兵将洛德拖走。

此刻,洛逸应该已经安全了,雷纳德也会信守承诺把莉莉娅救出来吧。


ID817943987

反派的微笑😁!!!!你对得起黎叔叔对你的信任吗?!!养不熟!!养不熟!!气死我啦,黎叔叔还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呢!你居然算计他!!利用他的善良来伤害他,恶极!!

反派的微笑😁!!!!你对得起黎叔叔对你的信任吗?!!养不熟!!养不熟!!气死我啦,黎叔叔还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呢!你居然算计他!!利用他的善良来伤害他,恶极!!

三蟲

强烈推荐这个漫画《日常高校》

呜呜呜洛白好帅

可以在快看漫画里搜,

很有意思的漫画

强烈推荐这个漫画《日常高校》

呜呜呜洛白好帅

可以在快看漫画里搜,

很有意思的漫画

不吃草莓屁屁

真·什么都吃

波波的尾巴好喜欢啊!

这个抱抱也好爱!

真·什么都吃

波波的尾巴好喜欢啊!

这个抱抱也好爱!

北宸

凤凰崽,你这样是追不到老婆的O(∩_∩)O

凤凰崽,你这样是追不到老婆的O(∩_∩)O

酒玘子

【期年怀德2021】污点与王冠04

04.“若你相助”


       贝伊斯的家主到访梅利吉娜家的时候,发生在他们的莉莉娅小姐被艾尔德斯掳走后的半小时后。

       昔日里辉煌灿烂的庭院一片狼藉,大管家站在花园中央调度家中的佣人收拾迸裂在地上的玻璃碎片,沿路的灯盏也被打碎了好几颗,灯光晃在碎片上,冷不丁地打在脸颊,上演刚刚那一瞬的图穷匕见,寒光乍现。

       华纳医生仔细地把溅进亚尔皮肤里的......

04.“若你相助”

 

       贝伊斯的家主到访梅利吉娜家的时候,发生在他们的莉莉娅小姐被艾尔德斯掳走后的半小时后。

       昔日里辉煌灿烂的庭院一片狼藉,大管家站在花园中央调度家中的佣人收拾迸裂在地上的玻璃碎片,沿路的灯盏也被打碎了好几颗,灯光晃在碎片上,冷不丁地打在脸颊,上演刚刚那一瞬的图穷匕见,寒光乍现。

       华纳医生仔细地把溅进亚尔皮肤里的玻璃取出来,拿着镊子的手格外稳健,另一只手也牢牢地抓着亚尔地另一只手不放。透过镜片,他凝视着亚尔紫罗兰色的眼睛,自他入梅利吉娜起已经三十多年了,见证了梅利吉娜的上代女主人从发迹到离去,她一生仅有的两个孩子的性格他都再熟悉不过了。只消一眼,他就知道这个年少掌家的孩子心底在想些什么。

        妹妹丢了,做哥哥的怎么可能坐得住。

       当年,是他亲手剪去了他们的脐带,让他们发出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也是他数次妙手回春,让重伤濒死的爱莉安娜·梅利吉娜死里逃生。她和她的两个孩子他都太了解了。

       眼下已经失去了一个,必须稳重另一个。

 

       “怎么样了?”亚尔抬起眼睛。

       “不乐观,”华纳眉头一皱,无论是伤口,还是莉莉娅,“忍着点,别动。”说着,他握住亚尔的手腕,喝令众人躲避,发动异能,白光一闪,嵌入亚尔骨肉里的细小刀刃悉数弹出。如果那些玻璃碎渣只是被刚刚敌人的异能冲击波及还算好说,但若不是索克拿莉莉娅做要挟,亚尔也不至于被他强插刀刃到了这番分寸。

       华纳医生的徒弟熟练地撒药止血,利落地包扎好了伤口。她跟随华纳学习了很久,只是看着这样的伤口便知道起码要修养好久才能走动。师父配药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多有迟疑,她看得出最初的方案并不是华纳手下拿的那个,但最优方案药性猛,家主大人可能要多受几天苦,只能用相对温和的药来稳住伤情,至少不至于那么疼。

 

       雷纳德就是那个时候过来的,落入他眼中的是浑身是血的亚尔,昔日里骄傲又披星戴月的他一半眼睛藏在额前垂落的碎发里,半抬着头,半是仰望地看着雷纳德。夜色朦胧,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空气也多了几分寒冷。

       “来了。”年轻的梅利吉娜家主冷冷地说了两个字,他此刻心急如焚,但手腕被华纳医生握得那么紧,还不至于失去理智。

       虽然这个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既然发生了,他便猜得到动机:“亚尔,我需要你的帮助。”

       百转千回,母亲已经走了很多年,但是兰斯的血统却一直伴随着他。他在最深的梦境里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面。

       亚尔抬手理了理头发,那双高贵的眼睛直视雷纳德的内心:“贝伊斯,这件事,你有没有视而不见?”他努努嘴,告诉他这一地的狼藉都是因他的爱人是王族而起。既然能预知王国将倾覆,那为什么不在黎明将至前稍加补救。

       这样他的妹妹此刻应该还在这里。

       亚尔轻轻叹了口气:“梅利吉娜没有前线的军人,也没有内朝的大臣,为什么每次都要牺牲掉我们。”

       在小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那个在家庭中出场很少的父亲还是活着的。他没有母亲那么强势,也没有母亲美丽耀眼,但他却得了母亲的欢心和梅利吉娜的尊重。

       他温柔又有耐心,幽默风趣又独具头脑。他是首屈一指的炼金术士,连母亲都要比他逊色三分。他们的爱情始于对炼金术士的追寻,在同一条道路上相遇,同历十几年风雨,才最终修得正果。

       但最终,他死于一次根本未曾涉足的党争。皇家骑士团从逮捕的叛乱分子中搜查到了梅利吉娜家的炼金品。为了保全梅利吉娜,父亲义无反顾,当时还是家主的母亲自然不同意父亲一个人担下全部。

       “贝伊斯,我们梅利吉娜只是遵守了商人交易的规则,你凭什么处决我的丈夫。”女主人怒目冲冲,护下伤痕累累的丈夫。

       “王国法律规定……”

       “王国法律早就在上代王的意愿下就被要求修改,此事请容我面见女王陛下再做定夺。”

       “这不在皇家骑士团的管辖范围之内。”

       混战,夜晚,魔法,鲜血。

       亚尔看着怀有身孕的母亲倒下,父亲跑上去护住她却被皇家骑士强行拖走,都没来得及跟母亲讲上一句话。

       彼时的亚尔什么都做不到。彼时的梅利吉娜也什么都做不到。他们只是游商出身,只是因为习得一手炼金术才得以有了如今的地位,但依旧人微言轻,不被人看重。

 

       “王国法律规定,皇家骑士团不得与和王室无关的人私相往来。”亚尔凄楚地一笑,当年是雷纳德的父亲亲自处决得他的父亲。

       雷纳德微微一怔,他明白此刻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是利益,而是世仇。

       “哪怕只是为了我们的国家,雷纳德,你有什么脸维护洛佩斯特?王国法律在前任女王陛下的手上没有得到任何修订,大王子倒是做得很好,但他居然想着把这份功劳留给幼弟……十几年后,是希望多几个梅利吉娜来做历史的牺牲品吗?”亚尔平静地看着他,华纳医生上的药有些局部麻痹地效果,他只能那样坐在草坪上微微抬头看着他,看着高高在上地皇家骑士团首领。

       “当初,如果没有梅利吉娜提供的药剂,你母亲是不可能看到你成年的。”亚尔不解,“为什么母亲会结交了你的父母。”

       “你父亲在挥刀的时候心里有过犹豫吗?你母亲真的不为此感到羞耻吗?雷纳德,你,有什么脸来找我,想要无条件得到梅利吉娜的帮助。”

       兰斯家族流着预言师的血,这样的血统让他们自出生起就有着洞悉未来与人心的能力,于是为人所忌惮,几个世纪以来已经发生了无数起屠杀事件,到今日,真正还有兰斯血统的人便只有雷纳德一个。如果当初没有爱莉安娜·梅利吉娜提供的药剂让朵朵拉·兰斯得以易容,也许整个贝伊斯都将被牵连。直到大王子洛德掌权下发律令,兰斯家族家族才从屠杀令中除名,他的母亲才从原本的屠杀至死成为了病重离世。

       “你们都知道艾尔德斯为人疯狂,可是却放任洛佩斯特糊涂又不自知?”亚尔笑他。他面前的人一句话都不回应,让他开心之余又有了失落,他的控诉他的诘问从来都没有声音,得不到任何一句回应。所以此后还会有更多的梅利吉娜。

       亚尔断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艾尔德斯迟早有一天会侵犯王都,他掳走我的妹妹实则是在向我下发邀请。此事若成,梅利吉娜将一改今天的地位,若不成,牺牲最大的是整个洛佩斯特王朝。倒是你,雷纳德,你到时候一定会选择支持洛佩斯特,完完全全站在艾尔德斯的对立面上,此刻却要让我来为你冒险,是真的觉得梅利吉娜是人人都可以使唤的小猫小狗是吗?”

       雷纳德低垂眼帘,他一早就知道,以亚尔的性格是不会轻易妥协的,他的软肋是他的妹妹莉莉娅,但不代表失去了莉莉娅这个人就会被击垮,就会无条件服从。他继承了父亲的头脑和母亲的品格,若没有那股不服输不低头的劲头,梅利吉娜不会在他的手里成为王国第一望族,就连口碑都远超一向受人爱戴的皇家骑士团。

       是什么驱使他马不停蹄地赶来?是因为梅利吉娜一直都不算“上得了台面”的地位?是因为昔日戴罪的身份?还是因为从骨子里就轻贱梅利吉娜?

       雷纳德呼了一口气,心底了然。

       是因为他心底装着的人让他失去了理智。

       “你说得对,亚尔,”雷纳德蹲下身子,和他面对面坐下,心脏降到了同一高度,“上任女王一无是处,还和人类私通,即便小王子身负始祖之脉,但大王子也不该给他那么多的期待。亚尔,你说的都对,是我们不该这样对待梅利吉娜。”

       “你不必纡尊降贵地说这些,如果不是因为你知道大王子肯定会护着小王子而牺牲自己,你肯定不会来找我。”亚尔嗤之以鼻,他从雷纳德的眼神中读出了惊愕,但他们二人的感情昭然若揭,他再是外人都能看透,何必需要兰斯的预知术。

       “亚尔,若你相助,我保证,洛德一定会洗清你父亲的冤屈,让你的妹妹能够嫁入王室,从此梅利吉娜不必受那些屈辱。”

       “这些话是大王子所说,那么他肯定会做到。但是雷纳德,以你的性格,是不屑于说出这样的话的。”亚尔轻笑。当初整个梅利吉娜都受到了牵连,洛佩斯特女王曾表示过自己的歉意,希望梅利吉娜为王室效忠,但是母亲并不愿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