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忽幻

10.3万浏览    226参与
金龙鱼油炒虾仁
画了一张女装忽和长发幻! 轻微...

画了一张女装忽和长发幻!

轻微ooc?

指绘


画了一张女装忽和长发幻!

轻微ooc?

指绘


晓夜和宵夜怎么可能是一个东西

再见 cp忽幻.



写不出来的刀。

幻哥第一视角。


好啦,我要说再见了。


  我估摸着距离上一次告别十天整,于是下班路上买了瓶啤酒。


   其实两者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但我就想把他们连在一起说。有时候我也搞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只是“想”而已。


    偶尔活的单细胞一点也挺好。我酒量实在不怎么样,好在酒品不错,所以也经常有朋友约着喝酒。但要说自斟自饮,这可还是头一回吧。大脑像清晨刚刚开门的超市,蜂蛹而至的不是大伯大妈而是醉意。乖乖趴下,服从本能,呼呼大睡。


     而我就是在这时再见到他的...



写不出来的刀。

幻哥第一视角。


好啦,我要说再见了。




  我估摸着距离上一次告别十天整,于是下班路上买了瓶啤酒。


   其实两者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但我就想把他们连在一起说。有时候我也搞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只是“想”而已。


    偶尔活的单细胞一点也挺好。我酒量实在不怎么样,好在酒品不错,所以也经常有朋友约着喝酒。但要说自斟自饮,这可还是头一回吧。大脑像清晨刚刚开门的超市,蜂蛹而至的不是大伯大妈而是醉意。乖乖趴下,服从本能,呼呼大睡。


     而我就是在这时再见到他的。

   

     距离上次见到他有十天零一个小时。


   本来脑内计划中,老死不相往来不至于,但下次再见着面也得是各自儿女成双的年纪了。我们会挽着妻子牵着孩子,笑着打个招呼或是装作陌生人擦肩而过。视而不见,重新在茫茫人海中低头守护自己家庭里的灯光,那私心留下的遗憾交由时光带走。


  毕竟那是我们,作为独立人格的两个成年人,在完全冷静的状态下做出的决定。


   双方自愿同意,口头君子协定,握手以示友好,高高兴兴地最后一次以恋人的身份回到曾经被称为“家”的地方。


  一反常态,他沉默不语地埋头于整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本应屡见不鲜,到嘴边的宽慰却不敢打破寂静。我本应该以朋友的身份帮把手,把“ex”的前缀去掉就好,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到那个心跳加速的暧昧粉红年代了。而现在我只能躺在懒人沙发上侧着身看他收拾。提线木偶失去背后某个特定的人就会瘫成一团,四肢无力的微微颤动,和我现在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我们曾经拥有的生活几乎不存在这种发闷的空闲,偶尔有的安静也是有生命的,他们一声不发,空气里却有呼吸的甜蜜。一年前我笑着向他抱怨他黏人太紧,心里却是窃喜的。


   而现在呢?

   

   无声的疑问注定了仅能得到无声的回应。如此清晰明了的答案,心中已经给出,仍旧是倔强着瞥过脑袋不予以视线,却总在不经意间撞入视线。


   我不想面对他。

   


   他似乎是以仪式的认真在对待行李箱。


     整整齐齐的叠了衣服,不容易,我这么感叹着,放在平时就得迎上张笑得让人无法拒绝的,只能挑挑眉,哀叹几声去寻他可能压根不存在的衣服。


   看来分手还是有点好处的,但要是让我找点东西活动一下,可能心里会舒服一点。


      

      他变了很多。为了我,也为了曾经的家。但当我们无论如何无法调整自身去弥补裂缝时,那只能接受事实,任由杂草生长在精心培育的农田里肆意妄为,那就只能松开紧握着的手,挥动它用来告别。


   即使我们都没有错。毕竟都不是孩子了,像喝醉酒了的小混混指名道姓的骂骂咧咧只一时奏效,成年人懂得恰当的提出解决方案,在沉默中品尝浸透心的苦。


    “再见。”


     拎着行李箱出门的那一霎那,他低低的说了声,然后随着一步两步,消失在视野里。我没有像言情剧女主角一样,站在他离去的地方嚎啕大哭。只是在挣扎着爬起来扫过窗户外时,看到了正下方他仰着头,抿着嘴,好像已经保持了这个姿势有一个世纪之久。我错了,这些年来好像他没变过,依旧是那个哭的时候都不啃一声,恶狠狠咬着自己嘴唇的,死犟死犟的,眼睛却在闪闪发光的那个孩子。


   我把窗帘拉上。房间里很安静。我对它,也对属于我自己的孤独,对曾经属于我的他说,


   “再见。”


 


   这是时隔十天的第一个拥抱,第一个亲吻。新结的疤很浅,只要从猫眼里看到他的一根发丝,就会一点点把伤口暴露在充满病毒细菌之类的空气里。血淋淋的。他不介意去拥抱这样一个我,因为我们唇舌之间同样充斥着腥甜。


    他说,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咿咿呀呀的像刚学会说话的孩子,只会说这一句话,不断的重复重复重复。埋在怀里哭,又带着泪眼婆娑去寻我的唇,他贴在我耳边,一次次的问出这个问题。


   “不好。”


   我在用说“好”的语气说“不好”,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眼泪和耐心。他问了几遍,我就重复了几遍。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心里想了想,假如可以,我想继续让他这么复读下去,没个尽头。


    “为什么?”

   他迷迷糊糊地才反应过来,眨着眼看我。


    “因为我爱你。”

     我说得很轻很轻,大概连窗台上的绿萝都没有听见。


    他听见了。安静下来的时候我们相拥在沙发上。

    也许是我幻听,或许它真的发生过,在我即将陷入梦境时,他也很轻很轻地说,


    “我也爱你。”

 


   可我们的结局已定,再有多么疯狂的爱恋也只能封存在心底了。


    就此别过吧。


    再见,再也不见。

  

  

  


    

   

   


  


泠川子言曦
⭐做一个群宣⭐欢迎各位姐妹!!...

⭐做一个群宣⭐
欢迎各位姐妹!!
我们都是一家人!!
什么CP都是可以恰的!
详情加群看公告!!
【占tag致歉w】

⭐做一个群宣⭐
欢迎各位姐妹!!
我们都是一家人!!
什么CP都是可以恰的!
详情加群看公告!!
【占tag致歉w】

anima

我的同居室友不可能这么可爱(1)

名字我瞎取的, @你地緈王 写给深陷于忽幻的她


是忽幻!忽幻!忽幻!


最近某幻很为难,他觉得自己爱上了一个人。

“完了,脑子里全是他。”某幻悲伤地揉了揉脑袋,因为一个人而心神不宁,这不是他的风格。


他喜欢上了忽悠,他的大学同学兼同居室友。


自从喜欢上了忽悠,某幻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在与忽悠对视,———他知道可能有幻觉的成分,那个本来就在他心中挺可爱的男生,真是越看越顺眼了。


说到为什么喜欢,这某幻可说不清,爱情这种情感就像感冒———不是你能控制的,粘上了就洗不掉了,它只会一点点让你深陷其中。而且这感冒特别毒,可能多看那么几眼,就让爱上了,无...

名字我瞎取的, @你地緈王 写给深陷于忽幻的她


是忽幻!忽幻!忽幻!



最近某幻很为难,他觉得自己爱上了一个人。

“完了,脑子里全是他。”某幻悲伤地揉了揉脑袋,因为一个人而心神不宁,这不是他的风格。


他喜欢上了忽悠,他的大学同学兼同居室友。


自从喜欢上了忽悠,某幻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在与忽悠对视,———他知道可能有幻觉的成分,那个本来就在他心中挺可爱的男生,真是越看越顺眼了。


说到为什么喜欢,这某幻可说不清,爱情这种情感就像感冒———不是你能控制的,粘上了就洗不掉了,它只会一点点让你深陷其中。而且这感冒特别毒,可能多看那么几眼,就让爱上了,无法抉择。现在这名为爱情的重感冒,让某幻慌得不行。


某幻也观察过忽悠对自己的想法,忽悠好像只把自己当成好兄弟,太惨了,爱上直男什么的。——by允星河 但如果忽悠是个深柜呢?他是深柜的话,肯定无法拒绝我!!那就是命定的爱情啊!!天王老子也拆散不了的那种!!!——可能性不大,你小子怎么也开始恋爱脑了。by王瀚哲


某幻打算在五月二十日向忽悠表白。“不同意就算了”

他咬着指甲,“我跑到意大利去,那边基佬多。”




or?
宣传委不会画画 于是..来磕c...

宣传委不会画画


于是..来磕cp吧


——— @吴 宣传委来了💃🏼

宣传委不会画画


于是..来磕cp吧


——— @吴 宣传委来了💃🏼

一只小丁香

【忽幻】战争?和平?

※提前声明1:本文尽量避免ooc,实在不行的话……跪求放过

※提前申明2:这个设定不太算原创设定,是新出的一款TOKIDOKI独角兽系列中的一个设定(我没打广告)改了一下就成这样了。

◎人物大概背景:
忽悠,来自一个发展飞速的科技国家:塞恩斯坦(自己瞎编中)。所在国邻近国家:巴伦提亚关系不好,常常发动战争。目前是业余冒险者(几乎每个塞恩斯坦的人都是机械师)
某幻,来自一个存在魔法的国度:巴伦提亚(魔法仙男某幻君)瞧不起认为科技就是一切的赛恩斯坦。目前是一个游侠,会普通医疗术。
◎故事大概背景:
赛恩斯坦和巴伦提亚正在抢夺一片森林的享有权,双方居民关系一点也不融洽。
终于,该正文了

  ...

※提前声明1:本文尽量避免ooc,实在不行的话……跪求放过

※提前申明2:这个设定不太算原创设定,是新出的一款TOKIDOKI独角兽系列中的一个设定(我没打广告)改了一下就成这样了。

◎人物大概背景:
忽悠,来自一个发展飞速的科技国家:塞恩斯坦(自己瞎编中)。所在国邻近国家:巴伦提亚关系不好,常常发动战争。目前是业余冒险者(几乎每个塞恩斯坦的人都是机械师)
某幻,来自一个存在魔法的国度:巴伦提亚(魔法仙男某幻君)瞧不起认为科技就是一切的赛恩斯坦。目前是一个游侠,会普通医疗术。
◎故事大概背景:
赛恩斯坦和巴伦提亚正在抢夺一片森林的享有权,双方居民关系一点也不融洽。
终于,该正文了

        一支羽毛箭正巧射中了一只野兽,它此时也被一条机械臂抓着。“你松手。”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一丝不耐烦,“它是我的。”对方没有回答,操控着机械臂。不知怎么了,野兽闭上了眼睛。“我了结了它的性命。”对方揉了揉他的火红色的头发,轻而易举的从野兽的身上取下那支羽毛箭,机械臂把它掰成几半,“所以是我的。”
        “你!果然,赛恩斯坦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在他生气的时候,随着身体的抖动,蓝色长发也颤动起来。“巴伦提亚的人还不都是娘炮。”对方回答着,一边收拾野兽的尸体。
       “kao,好不容易才追上它的。”拉弓,射箭,瞄准了那一头红色的短发。放手,箭飞了出去,却被机械臂轻松挡下。“我就说嘛,巴伦提亚人都是辣鸡。”
        “算了,喂,这只狼,分你一半。”转过头,朝着远处越走越远的蓝色长发的生气的人,他喊了一句。
         “塞恩斯坦人碰过的东西,都是垃圾。”默默的回着话,暗自心疼自己被掰断的羽毛箭,“那是我自己做的箭啊。”
         “叫某幻君吗?名字真不怎么样。”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断箭上清晰刻着的名字,出于礼貌,传送到了某幻的面前。扬了扬手里拿着着断箭,
        “我叫忽悠,某幻。”随后消失不见。

轩辕镇长里

【忽幻】UR


第一次见幻君是八月三十日圆月。

那天天气很好,夜风凉爽,无星无暗,只有一轮明月圆盘似的挂在苍穹。新的游戏任务凌晨发布,盛大活动通知叮地跳出,点开来,一长串隐藏奖励映入眼帘。

冷光映照,忽悠的手指敲击数字键盘,吧嗒吧嗒响。

公会热闹万分,成员们激动地约见面地点,讨论谁当MT,谁当输出,谁当治疗,忽悠也参加,约定今日七点中央广场见,他佩长剑,作输出位。

见了面,三人熟稔地击掌招呼。

中央广场聚满了游戏玩家,他们对着空地疯狂鼓掌,欢呼,没戴UR,就像一群疯子的盛宴。忽悠从兜里掏出一支耳麦类的物品塞进耳廓,绽放的烟花绚丽闪眼,他下意识抬手遮住光芒,指缝间,虚拟偶像牵住裙角,挥手道,“月...


第一次见幻君是八月三十日圆月。


那天天气很好,夜风凉爽,无星无暗,只有一轮明月圆盘似的挂在苍穹。新的游戏任务凌晨发布,盛大活动通知叮地跳出,点开来,一长串隐藏奖励映入眼帘。


冷光映照,忽悠的手指敲击数字键盘,吧嗒吧嗒响。


公会热闹万分,成员们激动地约见面地点,讨论谁当MT,谁当输出,谁当治疗,忽悠也参加,约定今日七点中央广场见,他佩长剑,作输出位。


见了面,三人熟稔地击掌招呼。


中央广场聚满了游戏玩家,他们对着空地疯狂鼓掌,欢呼,没戴UR,就像一群疯子的盛宴。忽悠从兜里掏出一支耳麦类的物品塞进耳廓,绽放的烟花绚丽闪眼,他下意识抬手遮住光芒,指缝间,虚拟偶像牵住裙角,挥手道,“月圆活动,正式——开始!”


话音未落,她倏然消失,随即庞然的怪物现身,突兀转换,玩家们却习以为常,粉色捣药兔杵着棒槌哇呀嘶吼,掀起一阵狂风。


相比平常的怪,这个BOSS可谓相当美观,胖身体长耳朵,女玩家们叹着好可爱,手里的攻击是丝毫不少,法术下雨似的落,男玩家们则冲锋前阵,忽悠握着红十剑柄,脚掌用力,一踏而起,朝BOSS的要害刺去。


速度之快,余留残影,他右手持剑突刺,跟随系统动作变化,左侧有同伴用盾护卫,BOSS一层红血,嗷嗷大叫,身体膨胀数倍,噗噗喷出一团团小兔子,直奔各个输出玩家而去。


利牙混合着喷流的口水,死死咬住玩家的衣袖和血肉,他们慌张地拉扯,阵型大乱。


忽悠甩开劈成两半的兔子,大吼,“花少北!”


“知道!”


被唤了名字的搭档奔到他身前,“哐当”将盾置地,口中念念有词,他抻展双臂,盾牌忽然变长,围住源源不断的小兔子们,阻挡攻势。


此时,有一黑袍射手一跃而上,拉开弓弦,快速又精准的击杀每只捣药兔,他与旁人不同,手指间隙都夹着箭羽,更换利落。


他以一人之力镇压整个危乱局势。


忽悠仰着头,注视那名弓箭手熠熠生辉的美丽弓弦, 和风掀开兜帽之下的年轻面庞,他纵身跃下盾墙,消失于人海,无处可寻。


忽悠想,此人在现实中定是名弓道好手,能将游戏攻势发挥极致。


UR这款虚拟与现实相结合的游戏,战力水平主要取决于玩家自身素质,现实生活掌握的技术可在游戏中无限放大,成为提升技术的最佳助力。


兔子们暴怒,纷纷跳出围墙,各公会队长高声提醒大家迎战,忽悠回了神,花少北吼道,“准备——”


“收!”


随着话音坠落,盾牌猛然缩小,变回正常体积,兔子们红着眼,疯了般地冲过来。


“弓箭手!”


箭雨刺穿兔子们前仆后继的攻势,盾牌手慢慢朝BOSS逼近,剑客后方蓄力,治疗已准备妥当。


剑气爆发,无数光芒骤亮,忽悠随众多剑客,刺客一同朝BOSS突袭,百人的剑汇聚,给予BOSS最后一击,捣药兔轰然倒地,呜咽两声,噼啪消失。


击杀成功的标志跳跃,烟花绽放。


众人欢呼,兴奋地查看自己物品栏的隐藏奖励。


MVP榜单投影,前三是花少北,忽悠和刚才的弓箭手。在所有昂头凝视的人海里,他与他对视,两人皆露出笑容,忽悠拨开面前拥挤的人朝他伸手,青年不躲不闪,道,“干得漂亮。”


忽悠说,“谢谢。”挥手调出自己的电子名片,笑,“能加个好友不,绿箭侠。”


“我叫忽悠。”


青年拘谨地点头,“你好,我叫某幻君。”


他按了接受键,又道,“我不是绿箭侠,但我猜你或许是秘客伊尔亚娜。”


“那我就是美国队长喽。” 花少北过来凑热闹,“也加我好友吧。”


忽悠嚷嚷,“你那是漫威英雄!”


花少北说我知道,他加了幻君好友,把人一揽,“鹰眼,鹰眼。”


幻君被两个小傻子围着喊英雄名,有点无奈,又心觉好笑。


问,“你俩一个公会的?”


忽悠说,“是啊。”


又道,“你俩领了什么隐藏奖励?”


幻君双指一扫,物品栏显现,MVP的奖励更多,小到月饼,大到兔骨刀,还有一把月桂刃的弓箭,细密的纹路蜿蜒弓身,清光闪烁,幻君握在手中,轻轻抚摸。


“是把好弓啊。”花少北说,“说真的,你那一手射箭真的厉害,嗖嗖好快。”


幻君笑了笑,“我玩弓箭挺久的了,比较熟练。”


忽悠说,“等会一起去吃饭不?现在才九点钟。”


“我请客。”他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期待。


幻君摇手,手指摩挲两下衣摆,抱歉地笑了笑,道,“不了,抱歉,我等会还有事。”


被拒绝了,忽悠也不伤心,说,“那下回游戏见了。”


幻君说好。


三人在中央广场分别。


盛宴还将继续,他们背着喧闹离开。进入现代化生活的世界已经鲜少拥有寂静,树梢之声,闲聊之音,忽悠寻着咸香入座,和花少北朝老板要一份炒饭和烤肉,啤酒也有,冰冰凉凉,爽口舒畅。


他们与旁桌的人闲聊,说说今天的BOSS,那边的客人大声叹息,说自己才下班,错过了活动,他的朋友哈哈笑,赏一番毫不留情的嘲讽。


而幻君与二人分别后,晃晃悠悠地回家,他其实无事在身,一时拒绝不过顺口而已。楼底肥嘟嘟的小狗崽照样窝在纸盒里打哈切,幻君揉揉它的肚皮,添一点新鲜狗粮进去,门卫大爷招呼道,“呦,某幻,又喂小狗呢。”


幻君笑,“是啊,按时喂一喂。”


他回了家,随手扒拉开关,光亮了,他一屁股跌进沙发的怀抱里,拗了个舒服造型,点开电视,刚好还在直播月圆活动,他看着虚拟偶像们跳舞,不由咧开嘴笑。



这时,手机叮当一声响,短信提醒,幻君划拉看,是忽悠揽着花少北的自拍,两人笑得傻乎乎,端着一盘吃了半边的炒饭。


看起来挺香的,幻君想,也这么输入。


很快,忽悠回了消息:这家炒饭特别香,有机会一起吃啊。


幻君说:好的。


有时间一起。


TBC

轩辕镇长里

【忽幻】试图复健

1.

“你是谁?”幻君捻着一支未点的烟看向他,眼眸黝黑。

面前的男生拨了拨乱发,笑道,“工作人员。”

幻君不信,当即拆穿这个小谎言,“你的牌子呢?”

男生举手投降,无奈地笑。

他拽过肩背的单反,举起镜头对准幻君,手指按动,咔哒一声清脆的快门响,他说,“我是你的直播房管。”

“幻。”

称呼唤得亲昵,幻君倏然颤抖,冷颤从椎尾窜进头顶,烟花似的绽放,他不太擅长同自来熟的陌生人打交道,含糊地嗯啊两句,挥挥手道再见。

“你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吗?”男生挑眉。

幻君顺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忽悠。” 他回答,额前的一缕呆毛跳动,双眸含笑,“记住了啊。”

幻君点头,说,“...

1.

“你是谁?”幻君捻着一支未点的烟看向他,眼眸黝黑。


面前的男生拨了拨乱发,笑道,“工作人员。”


幻君不信,当即拆穿这个小谎言,“你的牌子呢?”


男生举手投降,无奈地笑。


他拽过肩背的单反,举起镜头对准幻君,手指按动,咔哒一声清脆的快门响,他说,“我是你的直播房管。”


“幻。”


称呼唤得亲昵,幻君倏然颤抖,冷颤从椎尾窜进头顶,烟花似的绽放,他不太擅长同自来熟的陌生人打交道,含糊地嗯啊两句,挥挥手道再见。


“你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吗?”男生挑眉。


幻君顺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忽悠。” 他回答,额前的一缕呆毛跳动,双眸含笑,“记住了啊。”


幻君点头,说,“记住了。”


被粉丝找上门拍照,于电竞选手而言并不多见,幻君简述事情经过后,整个战队表示喜闻乐见,花少北兴奋地问男女,幻君说是男生,他失望地眉毛都耷拉下来,嚷嚷,“诶,男生怕什么,而且还是你房管,无所谓。”


“人说不准就来见见你,拍个照什么的。”


幻君说,“我知道。”


他没放在心上,只是将男生的面庞与名字镶嵌,余留小片空白,等待填充ID。


教练喊训练了,大家连忙收起笑意,坐到电脑前。手控鼠标,指触键位,瞬间进入集中状态。队长标了点,众人跟随,敲击F键,降落伞噗地撑开,落地捡枪,后位OB。


他们像真正的战士,严肃有序。


训练室外遮蔽的天幕沾染碎色,云雨交融,笼罩的绿叶水嫩,忽悠捧住相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把笔记本电脑置于大腿根。


数据线连接,照片们欢乐地传送,一页一页扇动羽翼,归进合辑。


标签:PUBG初赛前。


2.


迷乱的光影散落,乐从指尖绽放,鼓手扬长脖颈,汗珠迸裂,幻君沉默着,捻起盒中的烟。眼前的人依然白嫩,蝴蝶停留锁骨,引了目光,他拽着牌子,说我这回可是工作人员了。


幻君不语,歪着脑袋,有点好奇男生的意图,他成熟的躯壳里填充着少年人轻飘的稚嫩,像个布偶玩具,软乎乎的。


忽悠眨了眨眼睛,汗滋滋的手指交叠,形成一个相机,笑得露出牙齿,“咔哒。”


快门响了。


照片储存心框。


“赛前留念。”他说,“加油啊,幻。”


幻君道,“我会的。”


这时,队友们涌进通道,淹没了身影,雀巢搂住幻君的肩膀,朝明亮的中台迈去。他们拿着话筒自我介绍,或大胆或羞涩,作为队长,嘟督豪迈宣言,我们一定是冠军!


幻君绷紧双唇,直视前方,掌声如浪潮翻袭,他握住手腕,强行抑制神经的颤抖。梦的焰火燃烧,灼烈迸发。


教练叮嘱几句,轻拍每人后背离场, 幻君戴好耳机,摒弃嘈杂,安静的世界唯有一人占据视野,他蹦跳挥手,随着裁判的低语,DHG加油旋转。


嘟督打开地图预估刷圈地点,选择G港降落,风险几率并存,花少北跳机开伞,高点OB,急急报告周边情况,其余队员迅速搜索物资。


进入决赛圈的路途艰难,为了空投,还折损两名队员,得不偿失。之后,嘟督尽量避战,东躲西藏,勉强进入决赛圈。


好在幸运之神光顾,决赛圈里的另外两支队伍已经开战,他们只需等待时机。本来是幻君突击位,花少北狙击,但还没来得及换位,对面的人已经压了上来,花少北躲在房子边扔出手榴弹,他一冒头,对面的子弹刷刷扫射,幻君被对面狙击手卡住身位,动弹不得。


唯有一拼了,两人的脑海里只有这个念头。


幻君开镜,估身位,稳住鼠标,冒出脑袋,镜头对准敌方狙击手的位置。千钧一发之际,幻君果断开枪,敌手冒头,瞬间红血。


解说们惊道,“这颗子弹!”



“完美的预判!”


一颗出自突击位选手的狙击子弹完美改变战局。


全场欢呼,他们站起身鼓掌,由衷地赞叹。


忽悠隐藏人群之中,默默鼓掌,两手合拢又分开,不曾停止。


DHG获胜。


队员们朝观众鞠躬,神采飞扬,跟刚得奖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牵着手离开赛场。


3.


晚间庆功,教练难得允许喝酒,花少北抱着柱子嚷嚷,声泪俱下,“某幻啊,你那一枪打的好哇。”


“好哇。”


嘟督和雀巢磕脑门,小短手跟恐龙爪似的互挠,什么九八五啊,六六六啊,直往外冒。


幻君心觉好笑,摇了摇头,他烟瘾犯了,独自在走廊溜达,粉丝们见了,纷纷涌上前要签名,他好脾气地一一答应,僵硬地配合,手脚冰凉。


能得到喜爱固然是好事,送走最后一名粉丝,他长长舒了口气,余光瞟见帆布鞋,他抬头,见来者熟稔。


“能给我签个名吗,狙击手。”话虽这么说,却没有笔和纸,忽悠抬起相机一拍,笑着露出眼睛。


“今天打的漂亮。”


幻君点头,说谢谢。


忽悠说,“你总是说谢谢让我很伤心。”



他面上仍带着笑,唇角上扬。


幻君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支烟递给他,“我的宝贝玩意。”


忽悠接了,晃悠两下,“我一定好好收藏。”


幻君笑,“让你抽的。”他将烟衔在唇边。


忽悠靠着他,手掌遮住火焰,“我舍不得。”


END


一个复健,顺便想改改写作风格。


很喜欢一个太太的风格,想向他靠拢,但我好像风格和他的相差太大了 有点艰难。


不会说话的木盒

【忽幻】一拜天地,二拜高堂(6)

拖了好久
催更欢迎加群731782663

温酒:

忽悠此次回来,万万没想到某幻的改变竟然会这么大。

不单单是身高,性格也不再想昔日一般的淘气,外貌也更加的硬朗。

“幻……”忽悠唤了一声前面的人。

“嗯?”

“你……变了很多。”

“……嗯。”

“……”

两个人一路无言的走到了家中,正好赶上午膳,老爷不知道为何,这次将某幻忽悠一同唤去用膳。

老爷先是对着某幻一通关心,后才冷漠的和忽悠谈话。

“忽悠,这次战役胜利,听他们说你的功劳不小啊。”

“不敢,都是老爷教导有方,忽某人永远都会顺从老爷。”忽悠放下筷子,推了推眼睛。

“呵,说的比唱的好听。”老爷不屑的说到。

“不敢。”忽...

拖了好久
催更欢迎加群731782663

温酒:

忽悠此次回来,万万没想到某幻的改变竟然会这么大。

不单单是身高,性格也不再想昔日一般的淘气,外貌也更加的硬朗。

“幻……”忽悠唤了一声前面的人。

“嗯?”

“你……变了很多。”

“……嗯。”

“……”

两个人一路无言的走到了家中,正好赶上午膳,老爷不知道为何,这次将某幻忽悠一同唤去用膳。

老爷先是对着某幻一通关心,后才冷漠的和忽悠谈话。

“忽悠,这次战役胜利,听他们说你的功劳不小啊。”

“不敢,都是老爷教导有方,忽某人永远都会顺从老爷。”忽悠放下筷子,推了推眼睛。

“呵,说的比唱的好听。”老爷不屑的说到。

“不敢。”忽悠顺从的说到,对于座上席的冷嘲热讽权当无察觉。

“你也老大不小了,等这最后的战役回来后,也该成家了。”老爷突然冒出这句话,让本来乖乖吃饭的某幻,呛了一下。

“咳咳!”忽悠见状给某幻到了杯茶,让某幻顺下去。

“此事,不急。等我归后再谈也不迟。”忽悠看着老爷面色不改的说到。

“不行,你……”

“在下吃饱了,便先回房了。”忽悠打断了老爷的话,站起身离开座席。

“那我也……”某幻也想开口离开,却被老爷一口凶了回去。

“你留下!平时先生的教导这个时候忘干净了吗?!”

“哦……”某幻蔫蔫的回答。

老爷生气的握着手里的拐杖,心里的那股不安没有因为生气减少,反而更多。

是的,从见到这个孩子开始,他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还是把他捡了回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孩子本身的手段……但这不安是什么,原自什么,他现在都不清楚。或者说,隐约知道却不愿意去相信……

鱼丸:

这次,忽悠没有跟某幻告别。

月将落,日未升,星星失去了颜色,天地一片蒙蒙。灰暗中,青年不曾回首,向着深渊踏上征程。

从月升到最顶上时开始,某幻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与天花板上的木头杆子干瞪眼。

窗外一片混沌,闭上眼就是忽悠的影子,挥之不去。

好想他。

平日里不绝于耳的蛙叫蝉鸣听不到了,夜晚总点着的那几盏灯笼也在风中无力摇曳,映得窗口影影绰绰,颇有种风雨欲来的架势。

不安在心里蔓延。

某幻没想到忽悠会走得这么猝不及防。

他幻想过无数种他们分离时的场景,有相拥而泣的,有对视无言的,有碰拳起誓的,甚至有发生争执的,有各式各样风格迥异千奇百怪的,但唯独没有这一种。

蓝发青年赤脚推开木门,木头与木头摩擦,吱呀声回荡在夜空里。

张扬的红已渐行渐远,徒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

他匆忙跑出屋子,想大喊着叫住他,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或许是怕这夜太静,会吵醒他人,或许是怕一旦出口了,就舍不得再放他走了。

“忽悠……”

最终他只是张了张嘴,无声地呼唤着。

远处的身影好像顿了一下,又好像没有。

他靠着墙慢慢蹲下,抱着膝把自己缩成一团。

石板的冰凉透过脚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上蔓延。

快要下雨了。

泪眼朦胧中,他看到一张被石头压着的,放在阶梯底下的泛黄的纸。纸上的字迹放荡又霸道。

“照顾好自己。”

大雨来得很突然,一瞬间就打湿了忽悠单薄的衣裳。

电闪雷鸣中,他抹了把脸,忽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之前,一个痞子朋友问自己的一句话。

“这世上有没有什么你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

那时他具体的回答已经忘了,只依稀记个大概。

“于这乱世,大官大将皆身不由己,你我无非苟活保命者,天地浩荡,只剩自由这最后一点快活可言,哪还有再主动放开的道理。”

那之后他就再没见过那人,试着打探过,却杳无音信,只记得最后抛出那问题时,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像是带着什么沉重的感情,压得他喘不过气。

“不成想我也有今天。”

忽悠喃喃,擦去睫毛上的透明液体。

若如今还有人问我,我必回答。

“有。”

这天气凉了,也是容易感冒。

他抽抽鼻子。


战争爆发得像大雨一样突然。当人们反应过来时,硝烟已经弥漫了一半的地图。

“你快随我走!”

院里,富态的老爷怒气冲冲地喊道。

“忽悠他究竟哪里让你这么着迷,不过一个下贱的养子,抱过来的畜牲,就算当上了将军也配不上你!

他要逃得过这战争的摧残,怎会这么久没一点消息,说不定早死在外面了!”

他拍拍胸口,顺了几口气,又循循善诱道。

“你跟我去你叔叔家避难,那里比他好看,比他优秀的人多得是,以你的身份,要什么有什么,何苦抓着这么个东西不放不是?”

一旁的下人上前扶住他。

“你走吧,我等到他就去。”

某幻依然是这一句话,高高地靠着树干不肯下来。

“给我抓!!!”
老爷气极,拂了衣袖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一眼,只听身后鸡飞狗跳,连连叹气。

小少爷哪是壮丁的对手,更何况寡不敌众,很快便被绑住了手脚抬着塞进了马车。

某幻扭动着身子却逃脱不得,破口大骂起来,“放开我!你们干什么!快放开!”

“别喊了,你是幻家的人,就该替幻家想想。”

你也休怪为父狠心。
老爷让下人照顾好他,自己钻进了另一辆马车。若不是这接连的战火,我又何尝不想顺了你的意。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啊。

“走吧,天不早了,该赶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