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怀念

4499浏览    4507参与
一脸落寞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禾硕先生
【禾硕先生的碎碎念系列】 你若...

【禾硕先生的碎碎念系列】


你若尚在,四季安好。

【禾硕先生的碎碎念系列】


你若尚在,四季安好。

不记年

时光里有首浅漾的诗

『用这篇文章纪念我的老师,也献给所有天下的老师,我爱你们。我写这篇文章之后哭了很久,我相信每一个人对待这件事的感受应该是类似的,我的老师,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师,可他却死在了他最好的年纪里,我此生有幸能在文字里和他重逢,有幸能用文字记录下这一切,我构思这篇文章很久,一直不下笔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用怎样悲恸的词藻来显示我的心情。可能这些远远不能足够表达我对老潘的爱意和想念,但是我真心祈愿他能看到这篇文章,知道他此行天堂不是孤身一人。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希望我的老师在另一个世界里得到永生。

不会用任何一个伤感的题目来修饰我的文章,他走得安详,在我这里的记忆就像是水,清浅荡漾,却会是我青春年华里最不可...

『用这篇文章纪念我的老师,也献给所有天下的老师,我爱你们。我写这篇文章之后哭了很久,我相信每一个人对待这件事的感受应该是类似的,我的老师,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师,可他却死在了他最好的年纪里,我此生有幸能在文字里和他重逢,有幸能用文字记录下这一切,我构思这篇文章很久,一直不下笔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用怎样悲恸的词藻来显示我的心情。可能这些远远不能足够表达我对老潘的爱意和想念,但是我真心祈愿他能看到这篇文章,知道他此行天堂不是孤身一人。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希望我的老师在另一个世界里得到永生。

不会用任何一个伤感的题目来修饰我的文章,他走得安详,在我这里的记忆就像是水,清浅荡漾,却会是我青春年华里最不可缺失的一部分。谢谢您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这篇文章不会开放授权,仅仅是我个人的经历。』

3月14日 天气:阴

今天天气不大好,早晨起来的时候就有点头晕,到了学校里人多,更加难受。今天很意外的,老潘没来看我们早读,我趴在课桌上,盯着讲台上老潘平时坐的位子,心里莫名有点空荡荡的,不知所措。大约是老潘没来,我也失去了管纪律的动力,颓丧在课桌上一动不动。

下了课课代表照例收了数学作业,我拿出昨天填好的班级日志,准备去教务处交单子,和课代表一起走。路过数学办公室的时候,你不在,我心里挺疑惑你怎么没来,因为下一节就是你的数学课,平常你没上课就会到教室里提醒我们做好准备。或许你想偷个懒吧,也好,平时我们这群熊孩子也够糟心的。

我路过你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我们去年教师节送给你的小盆栽长了新芽,春天到了。

匆匆忙忙交了单子,回班,你还是没有到,同学们和往常一样,趴在桌子上睡觉,你也没有来叫醒他们。我瞄了一眼讲台前的钟,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也就跟风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我老是睁开眼睛偷偷看向后窗,你经常从那里出现,上课开小差睡觉的,你一抓一个准,可是你今天没有来。五分钟其实根本就睡不着,我老想着你是不是在暗中观察我们,可直到上课铃响了,你也没有出现。同学们说话的还在聊天,我示意他们安静下自习,等你过来。可是又过了五分钟了,你还是没来。

你大约是有什么事忘了吧。我站起来,走到你的办公室,这一路上我没看见一个人,我走的是你最常走的路,我怕一个不留神和你错开。到了你的办公室,还是一个样子,桌子上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有你的烟灰缸里还残留着一点的灰烬,周围还没有老师来,或者来了在上课,你平时都是班上第一个到,办公室里也就你最勤,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我怎么找你?

于是我顺着楼梯走道教务处去,教导主任上班挺早的,见我来了,笑眯眯地问我怎么了,他认得我是你的班长。

我说你今天缺了课没来,他有些疑惑,把手机给我,让我打个电话问问,你的电话号码我记得很熟,你第一天来上课的时候,说我们是你从乡下学校调过来以后的第一届学生,你会把我们带好,然后你介绍了下自己,在黑板上写了你的电话号码,还和我们开玩笑说要是有天你不来上课,请偷偷带了手机的同学打电话给你。老潘,我们都没有偷偷带手机呢。

我按下了通话键,电话不久就被接通了,我听到的是一个女子在哭,我心里不知怎的有点乱,我开口问她是不是认识你,或许我打错了电话吧,她还是哭着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你的学生,问你怎么没来上课。她支支吾吾了好久,还带着哭腔,说你脑溢血突发,正在抢救。

我脑袋一空,教导主任问我怎么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站在那里就开始掉眼泪了,教导主任忙从我手里拿过电话,过了一会儿,眼眶也红了。

我站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一路走回班上,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总是忍不住地流,我哭了一路,走到后窗,我用袖子使劲抹了抹眼泪,才走进班里。班上很闹,乱哄哄地,我走到座位上,一言不发,老潘不在,管什么纪律?我偷偷望向后窗,我想,如果老潘再一次走过来,我大概会哭吧,或者我会笑。我也不知道,情绪很乱。

英语老师走进来了,眼眶红红的,她说老潘脑溢血了。我看出她很难受,我也很难受,就是那种几乎想要吐出来的感受。班上一下子安静了,我趴在桌子上,不想抬头听课,英语老师说让我们自己读书。还是没有人说话,读书声也没有了,有些人开始哭了,我没哭,真是奇怪,刚刚明明哭得那么凶,现在却一滴眼泪也流不下来,可能我觉得老潘会回来,就不想哭,太丧了。

英语老师接了个电话,然后哭着对我们说老潘脑干死亡。唉,打电话的人真爱乱说话,老潘那么聪明,脑干死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把脑干切掉,再骑着他的脚踏车,穿着他的浅蓝色衬衫来上课不就好的。

今天中午数学周测,我不知道是不是反射弧太长了,做着做着卷子,就又哭了起来,可能是卷子太难了,我不想做了,我只想听你讲。我是个不太积极的学生,我好不容易想问你个问题,你怎么也不愿意给我讲,你大概是对我失望了吧。

更加难受,我打了个报告,去洗手间洗脸,洗脸的时候越哭越凶,我攥紧了拳头,骂自己说:“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哭你大爷!”

3月15日 天气:阴

我今天起得特别早,我想看看老潘今天是不是来了,是不是来得比我早,我平时经常迟到,每次都趁着你去拿英语默写的时候偷偷溜进教室,今天我来的很早,你是不是也该来了?可我还是没看见你那辆有点旧的脚踏车,你今天不会迟到了吧。不然你的全勤记录怎么办,昨天权当你请了一天假,今天是不是该回来了?

英语老师又来了,我现在很不想看见她,她又不是班主任,为什么老是来替你看班。她说你脑死亡了,我心里有点不屑,你那么聪明,脑死亡有什么,大不了把脑子切掉,再来上课,你不用脑子思考,也可以用心啊,毕竟你的心思那么细腻,只要有一个人的情绪不对劲,你都知道。

如果你再回来一次,班上人再喊一句老潘来了,我一定不会偷偷溜进教室,我会跑过去抱住你。

我好想念你的旧皮包啊,虽然里面说不定会有我最不喜欢的卷子,也没关系,有的话,给我做一打也可以。上了课,你还是没来,我就帮你发了数学卷子,你现在怎么不那么勤快了,这点小事也让我来做吗?自己不来,还有那么多卷子,我们做了,你也不讲,你一个劲休息干什么?你要是再来发一套卷子,我肯定不和班上同学对答案,我肯定一道一道自己认真写。

英语老师又来了,说你死了。我好像没听见上课铃,自顾自地跑到校门口,站在你的照片前流泪,我们学校里的优秀教师,你上了榜,你才来了一个学期,你怎么这么厉害?我看见你笑得很灿烂,你不过三十几岁而已,还很年轻,可是脸上却有皱纹,头发也有点白色的痕迹,是我们平时观察得不大仔细,这都没发现,如果我们发现了,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你是不是也不用那么操劳?

你一走,都没有人管班了,也没有人给我们放听力,放听写,没有人像你一样,一条数学题目可以变出五六条,你说是没有时间,不然还可以再多点,你回来呗,我们不要上其他的课,你把你的变题都讲一讲。

我们最近数学课很认真地听,虽然不是你在讲,但是我们还是听得很认真,大概是不希望你回来之后说我们退步了。我还是习惯性的瞥一眼后窗,如果说你再从后面看我们,你一定会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到时候不管怎样我都会跑出去抱着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让你走了。可是你怎么还不出现啊,我都撑不住了。

下午,有人来了,我恰好走过你的办公室,看见有人在搬你的东西,我趁他们不注意,把你的烟灰缸留下来了,还有那盆花,我也偷偷带回了教室,你一直很真诚地对待我们送的东西,我好几次看见你你都在浇花,你走了以后,没有人爱它了啊,我们来浇水好了,等你回来它大概开花了吧,我们到时候再和你炫耀,看我们对你好不好。我以前路过你的办公室的时候,你总是抽烟,淡淡的烟雾缭绕,你抖一下烟灰,落在烟灰缸里,所以我经常闻到你身上的淡淡烟草味。有时间的话,你再抽一根,你什么时候那么小气,一根烟的时间都吝啬吗?

放晚学,我请了假没上完自习,我跑到医院去看你。不知道你是不是会生气,生气也没关系,就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一定用功学习,然后你回来的时候就可以表扬我了。我买了一捧菊花,我不喜欢黄黄的菊花,你大概也不喜欢,送给你不知道你要不要。我希望你说不要,我好把它扔掉,然后抱抱你。

你真的装得很像,我想如果你去做演员,大概可以拿个影帝,我咧开嘴笑了,跑到你的身边。

可我怎么哭了,看着你的遗照很年轻很帅气。但照片永远没有本人帅气对不对,如果我再看见你的青色的胡须,再看见你明媚的笑容下眼角的皱纹,再看见你头顶的灰白,那一定是最帅的。

你是真的走了,虽然我很不想说服我自己。

无论我们哭的多么心疼,也不能把你的嘴唇染红,你再也不会骂我们了,我们的太阳落山了。

你不会醒了。

我想你再骂我一次,我要故意在教室里吃辣条,故意把纸撕碎丢到地上,这样你会气得跳脚来教室里找我,那时候我一定扯着你,说什么也不让你走。

你的座位还是在教室后面,你的烟灰缸还在我这里,淡淡的烟草味,那是你的味道,大家都很难过,如果你能回来,我一定不会欠作业,一定听你的话,只要你回来。

3月16日 天气:晴

我今天又迟到了,还是没有你,校园是灰色的,再也没有老杨的身影,只有门口的彩色照片,还能看到你的笑脸。

老潘死了,不要我们了。

雪人⛄(不出圈)

练书法

立下flag:多写字,好好练书法(现在的我,怎么对得起我的老师傅🥺😢😭🥶)

立下flag:多写字,好好练书法(现在的我,怎么对得起我的老师傅🥺😢😭🥶)

雪人⛄(不出圈)
“如若能彼此理解”……人生没有...

“如若能彼此理解”……人生没有如果。

“如若能彼此理解”……人生没有如果。

雪人⛄(不出圈)

你现在到哪里都这么吵吗🤣🤣🤣

齐岱泽,你怎么在《声临其境》里还拿小喇叭,是《名侦探学院》齐锣之后,你都这么吵了吗🤣🤣🤣突然想唱歌“期待着……”(话筒应该递给你的好同学们🤣🤣🤣🤣)

齐岱泽,你怎么在《声临其境》里还拿小喇叭,是《名侦探学院》齐锣之后,你都这么吵了吗🤣🤣🤣突然想唱歌“期待着……”(话筒应该递给你的好同学们🤣🤣🤣🤣)

梦染TT

回不去的地方

文/坨坨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躺在床上,望向窗外,没有迷人的夜景,也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有的是无限的慨叹。

说来也挺神奇的,在我家的对面是俩座高层,中间刚刚好露出一条不宽不窄的缝。

这条缝是小学时日思夜想的“天堂,是初中时谈虎色变的“地狱”,现在却成了永远回不去的母校。

每天都能看见,但却永远回不去了!

初中时埋怨它坐落来在山脚下多么多么的不好,一下雨操场似黄河,也埋怨他离我们太远,每天走过去多么多么的累。

现在,我想念他,想念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那里的空气,那里的教室,桌椅,那里的花花草草,那里的“我们”和那时的“老大(初中班主任)”。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初中教...


文/坨坨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躺在床上,望向窗外,没有迷人的夜景,也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有的是无限的慨叹。

说来也挺神奇的,在我家的对面是俩座高层,中间刚刚好露出一条不宽不窄的缝。

这条缝是小学时日思夜想的“天堂,是初中时谈虎色变的“地狱”,现在却成了永远回不去的母校。

每天都能看见,但却永远回不去了!

初中时埋怨它坐落来在山脚下多么多么的不好,一下雨操场似黄河,也埋怨他离我们太远,每天走过去多么多么的累。

现在,我想念他,想念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那里的空气,那里的教室,桌椅,那里的花花草草,那里的“我们”和那时的“老大(初中班主任)”。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初中教学楼楼顶的灯牌从亮到半亮再到彻底熄灭,也许他是再告诉我,“我是你曾带过的地方,但只是曾带过三年的地方,我不希望你一直停留在原地,学会舍弃,才能勇往直前。”

当黑夜降临,你是那黑幕中的一点红影,当红影熄灭,我也应该从黑夜(悲伤)走出来了。

——2020年3月28日    晚22.00到22.19

(在床上观缝中的初中学校有感)


向愿沉潜

收东西翻出了以前的涂鸦


收东西翻出了以前的涂鸦


浥尘

【不打烊·18】致桃树先生

它第一次遇见那个男人,是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午后。那天的阳光有点冷淡。道路的修整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推土机轧过大片的树木,然后突然停止。

它引颈等待的杀戮迟迟未来。

它疑惑自己为什么还在世界上存在。

不过是一棵被雷劈过的歪脖子桃树。

伶仃的骨骼寒碜的叶子,阳春三月里硬是开不出一朵花来。


它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泡面头的男人,笑眯眯地出现在推土机边上,给那下了车的司机点了一根烟,塞了点小钱,然后客客气气地说:“师傅,这桃树我可以带走吗?”

于是它被放在电瓶车上由这男人拉走。

他呼吸粗重,时不时要清清喉咙,被烟熏黄了的手指时常将固定它的绳子反复确认,咳嗽的时候有点凶神恶煞,眼镜片后的眼睛却...

它第一次遇见那个男人,是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午后。那天的阳光有点冷淡。道路的修整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推土机轧过大片的树木,然后突然停止。

它引颈等待的杀戮迟迟未来。

它疑惑自己为什么还在世界上存在。

不过是一棵被雷劈过的歪脖子桃树。

伶仃的骨骼寒碜的叶子,阳春三月里硬是开不出一朵花来。


它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泡面头的男人,笑眯眯地出现在推土机边上,给那下了车的司机点了一根烟,塞了点小钱,然后客客气气地说:“师傅,这桃树我可以带走吗?”

于是它被放在电瓶车上由这男人拉走。

他呼吸粗重,时不时要清清喉咙,被烟熏黄了的手指时常将固定它的绳子反复确认,咳嗽的时候有点凶神恶煞,眼镜片后的眼睛却很温柔。


它后来知道了他是附近高中的老师,是五十个孩子的班主任,他在那天救了它,他们在那天亲手把它悄悄地种在学校篮球场边上的小山坡上。

还在它脚边埋了一个玻璃瓶,里头写满了这五十个孩子的愿望,还有他的愿望。

他们约定十年之后要再回到这里,挖出这个玻璃瓶。

它静静地看着他们挖土,洒水,分散开来笑着闹着又很快聚集到一块儿。

它羸弱地站在那里,迎着还带着寒意的风,却尽力地挺直腰板,舒展开并不丰茂的叶子,这是它自雷劈之后的第一次尝试。

因为他们在与它合照。

“茄子!”他们笑得很灿烂。

“茄子。”它笨拙地在心里默念。


那天是2018年的植树节。

它在那天春天繁花似锦,即使被雷劈过的那一边毫无动静,但是依旧特别美丽。

孩子们常来看它,数它的花苞,拔掉边上的杂草,在路过它的时候大声和别的班的人炫耀,称它为“我们班的树”。并不让它讨厌的主权宣告。

那个男人常常晚上的时候来,掐了烟,给它拍照片,有时和它聊班里的大事小事,有时沉默,有时叹气。它静静地听。


一场雨水过后它结了一个青色的小桃子,毛绒绒地挂在最骄傲的枝头,那也是它唯一的孩子。


它偶尔会想着十年之后的那一天是怎么样的场景,想他们到底许下了什么样的愿望。

它会许什么愿望呢?

大概是希望那男人少抽点烟,希望那些孩子都可以如愿。

十年之后的一天……

孩子们里头,会不会有两个人牵着手来?会不会有人已经抱孩子了?他也大概会戒了烟吧。

突然,很期待十年之后的那一天。

 【打住打住!!!八月长安曾经写过“所谓浪漫,就是没有后来”,晚安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大家晚安。】

【而下面的文字,写的全是后来】











后来它死在了2018年的夏天。

他们说被雷劈过的桃树不会活得很久。

其实它还有些事情不知道。

有一个女孩子特别喜欢它,她第一个发现它开花,在黑板上写着这个消息,一笔一划。

她的日记开始以“亲爱的桃树先生”开头,一篇又一篇,在它离开之后还继续写着。

她一有机会就会去看它,细细地数花苞,不怎么说话。

她是在许愿的纸上写“平生所愿皆如此,上天敢给我敢要,上天不给我敢抢”的嚣张热烈的女孩子,看起来对一切都不怎么在乎,却几乎是最挂念它的人。

不止是她,他们心里它已经不是简单的一棵树,是一个寄托,甚至一个信仰。

它好奇瓶子里装了哪些他们想要的未来。

它不知道自己其实被写进了他们的未来。

只不过它一不小心就食言了。

次年夏天,他们也散了。

尚算一场盛宴。

 

“桃树应该取什么名字比较好?”

“叫它桃之夭夭吧。”

逃之夭夭。

 

可是我还是喜欢叫你桃树先生啊。

晚安,亲爱的桃树先生。我很久没有写过日记,也很久没有想起过你。

波水集
雪人⛄(不出圈)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工程师”???

高亮!!!我这是在剧透《桥》和《黑名单上的人》🥶🥶🥶我的真·冷圈在此,只是我自己的碎碎念……但是如果你也因此而去观看和喜欢这些作品的话……“我谢谢你啊”!(由衷感激!!!)每次都是跟一个“父亲”“商量”“如何快速高效地杀死自己的孩子”……真的好吗?🥺😢😭“工程师”是“工科”的,但不是没有心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每次都为他们哭……“大局为重”……“为了最后的胜利”……(试图复刻一句)“工程师先生,现在我们要炸掉你的桥了”……

高亮!!!我这是在剧透《桥》和《黑名单上的人》🥶🥶🥶我的真·冷圈在此,只是我自己的碎碎念……但是如果你也因此而去观看和喜欢这些作品的话……“我谢谢你啊”!(由衷感激!!!)每次都是跟一个“父亲”“商量”“如何快速高效地杀死自己的孩子”……真的好吗?🥺😢😭“工程师”是“工科”的,但不是没有心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每次都为他们哭……“大局为重”……“为了最后的胜利”……(试图复刻一句)“工程师先生,现在我们要炸掉你的桥了”……

雪人⛄(不出圈)

如果把“懂事”换成“懂你”……

如果世间的“懂事”都换成有人“懂你”,那该能少了多少苦涩孤独的人……另外,愿世间无岁月可回头,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只能向前看。

如果世间的“懂事”都换成有人“懂你”,那该能少了多少苦涩孤独的人……另外,愿世间无岁月可回头,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只能向前看。

李赶路

给姥姥

你从未离去

你只是不再出现了

我替你看遍山河

我替你品尝苦乐

你看古往今来

浩渺幽远

是滔滔长河


而你与我

是河上的两个漩涡

从这一天起

这一个

永远的

怀念着另外一个

你从未离去

你只是不再出现了

我替你看遍山河

我替你品尝苦乐

你看古往今来

浩渺幽远

是滔滔长河


而你与我

是河上的两个漩涡

从这一天起

这一个

永远的

怀念着另外一个

阿楠吼吼吼

南北

  分开一年后,她去了南浔。

  

  回来的时候她给我寄了张明信片,上面什么也没写,刻意给我留了一片空白。

  

  她说,南浔是个江南小镇,虽然不大听过,但是名字很好听,这个小镇,像专门为了寻找一个人而生的。

  

  听到这里,我就想起了她柔弱的眼角,是不是还泛着泪光。

  

  当时有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

  

  少年叫南安,少女叫宿北。

  

  少女的出现像一幅画,那是江南庭院小池的水墨丹青画,黑色墨迹勾勒她的曼妙身形,晕开她的优雅温柔,迷人的纱衣是若有若无的水波,她宛若池中的白莲,一身白裙,来到少年的身边。

  

  当时少年懵懵懂懂,穿着凉鞋...


  分开一年后,她去了南浔。

  

  回来的时候她给我寄了张明信片,上面什么也没写,刻意给我留了一片空白。

  

  她说,南浔是个江南小镇,虽然不大听过,但是名字很好听,这个小镇,像专门为了寻找一个人而生的。

  

  听到这里,我就想起了她柔弱的眼角,是不是还泛着泪光。

  

  当时有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

  

  少年叫南安,少女叫宿北。

  

  少女的出现像一幅画,那是江南庭院小池的水墨丹青画,黑色墨迹勾勒她的曼妙身形,晕开她的优雅温柔,迷人的纱衣是若有若无的水波,她宛若池中的白莲,一身白裙,来到少年的身边。

  

  当时少年懵懵懂懂,穿着凉鞋,木讷的坐在少女的旁边。当少女拾起他掉在地上的笔时,他竟微微缩起了双脚,不想少女看到他黝黑的,穿着幼稚凉鞋的脚。怕她因此讨厌自己。

  

  自那以后,少年都内心敏感起来,他不再穿那幼稚的凉鞋,而是刻意的让自己变得更为成熟,一举一动都想引起她的注意。少年的炙热可以把星空烧成粗糙的河流,把土地烧的旋转。

  

  但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闹剧。

  

  少女有点讨厌他。

  

  初一的圣诞节,下起了小雪。微冷的空气在教学楼里打着旋,当别人都凑在一起互相送糖的时候,少年却坐在座位上,看着桌上的一小堆糖发呆。

  

  “没有你的。”

  

  少女的话在他脑中回荡,打击着他敏感的内心。他本是怀着欣喜而去,想换取少女手中一颗糖,却被这冷冰冰的一句话浇灭了所有的热情。

  

  冬日的雪花飘在窗户上,一片,又一片,它们一片接一片的来,一片接一片的消逝,像是少年热情的心,一次次的死灰复燃,又一次次在少女的寒冷下熄灭。

  

  后来少女笑着跟他坦白,一开始自己的确不喜欢他,少年也笑了,说,其实我知道,但是你的寒冰包裹不住我的火焰,哪怕你是南极最南端的冰,遇到我这个太阳也会融化。

  

  在之后的交往中,少年发现少女其实没有外表上那么人缘好,朋友多。她其实只有屈指可数的朋友,而且很多都正在慢慢离开她。

  

  她很孤独,少年想。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书上看到的一段话,拿起笔刷刷的就在书上仿了一句。

  

  “我一直知道,你身上表现出来的是假的,那些冰冻氮和甲烷,让你的皮肤表面全是冰层,你原本就是寒冰和岩石组成的星球。我知道,你在离太阳几千万光年的地方,在冰冷漆黑的宇宙中旋转,想凭那微弱的光芒,倔强的让自己拥有生机。我比谁都知道,你是个孤独倔强的星球。”

  

  少年拿着青涩的文字来到少女面前,轻轻说:

  

  “我愿做你的恒星。哪怕你叫宿北,我叫南安,我也会跨越南北找到你。毕竟地球最南和最北也就只有...只有.......”

  

  “两万多公里。”少女一双明亮的眼眸在闪闪发光,嘴角忍不住笑意地说。

  

  “嗯,对,两万多公里而已。”地理不好的少年挠了挠头,腼腆一笑。

  

  当时他们已经在一起,彼此寻找的约定在他们的记忆里刻下一段浪漫的文字......

  

  后来少年要去外地读书了,少女递给了他一张珍藏已久的明信片,上面是她摘抄的《大鱼》的歌词。

                     怕你飞远去,

                   怕你离我而去,

                         更怕你,

                 永远停留在这里。

  

  他知道分别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们的未来,他想要更好的教育来塑造他们的明天,哪怕少女不理解也好,自己只想做一个合格的恒星,在未来等她。

  

  分别的那天,少年没有打招呼就走了。他怕看到她忧伤的眼神,他怕那种折磨让他的心隐隐作痛,他体会到了心痛的感觉,第一次,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

  

  再后来,他听说她和一个高三的男孩走的很近,少年其实心很宽,他想让她多交朋友,男的女的都无所谓,可是当他听到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的时候,少年的心又一次碎了。

  

  尽管他很相信她,相信她是爱自己的,可许久的分别和交谈的缺失在他心里化作一道道阴影,他不懂,不懂为什么自己的爱情是这样。

  

  可他在少女的面前没提这事,他怕她可能会因为自己失去一个很好的朋友。少女的确有喜欢那个男孩,可更多的还是敬佩。

  

  时间的推移,让少年的心变得更为敏感,他总在自责,如果自己当时没有离开她,没有去外地,可能就不会有这个事情,可能自己就会和她好好相处,没有争吵。

  

  在十月的一个下午,他们分手了。

  

  她总说少年很冷淡,说他只会听她讲话,说他是个钢铁直男。少年不懂直男的意思,但是听到她对自己絮絮叨叨,就感觉到很幸福。可他的内心何尝不是火热的?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心头的火焰被熄灭了多少次,又燃起了多少次。

  

  第一次恋爱最终以失败告终。少年想过挽回,可却次次碰壁。

  

  如果说云层是天空的一封信,从南到北,拥有过晴天,经历过风风雨雨后,把两人的心意连接,那也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了。


  可是南橘北枳,南方的橘子在北方只会长成枳树。宿北和南安没有等到那个结局。也许一开始的取名,他们就错了,错的很惨。

  

  ......

  

  明信片上依旧是南浔的迷人景象,她的身影依旧浮现在眼前。天空一望无际,它是海洋的倒影,夹在南北之间。可南北之隔,终究是没有远过人心。

  

  我让朋友转交给了她一本书,叫《云边有个小卖部》,里面夹了我很多不敢言语的话。

  

  当我以为这个小插曲就可以这样到此结束的时候,她却打来了电话。深夜的黑幕中穿出她略微哽咽的声音,刺痛着我的心,我不想做声。她迅速说了一声“对不起”,便匆忙挂断了电话。

  

  可我最后还是没忍住,对着窗外黑夜的寂寥,对着漆黑宇宙的孤单,对着那颗由冰块和岩石组成的星球,轻轻说:

  

  “答应我,做一个好女孩。”

  

  ......

阿苑
雪人⛄(不出圈)

我仍不明白,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仍不明白,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雪孩子☃️那天为什么一定要冲进去救那只在烤火追求温暖的小兔子🐇,是不是因为兔子🐇妈妈和小兔子🐇把原本是她们的以之为生的食物中最好吃的一种——胡萝卜🥕拿给雪孩子当鼻子了呢?雪孩子☃️有了鼻子就更像真的孩子了,雪孩子☃️又怎样做才能保护追寻温暖的小兔子呢?🐇我不由自主在想,雪孩子☃️是不是真的更像甚至真的变成了,说不定比很多“人”(等活物),更加地有一颗纯真善良的心,而且☃️很勇敢,难以理解的勇敢——好吧,“生,亦我所欲;义,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最...

我仍不明白,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雪孩子☃️那天为什么一定要冲进去救那只在烤火追求温暖的小兔子🐇,是不是因为兔子🐇妈妈和小兔子🐇把原本是她们的以之为生的食物中最好吃的一种——胡萝卜🥕拿给雪孩子当鼻子了呢?雪孩子☃️有了鼻子就更像真的孩子了,雪孩子☃️又怎样做才能保护追寻温暖的小兔子呢?🐇我不由自主在想,雪孩子☃️是不是真的更像甚至真的变成了,说不定比很多“人”(等活物),更加地有一颗纯真善良的心,而且☃️很勇敢,难以理解的勇敢——好吧,“生,亦我所欲;义,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最后☃️在温暖,准确的说,大概是“热烈”中(后),就这样消失了……我仍不明白,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为什么发生了这些事情,那一天之后,究竟什么变了,什么又没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