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怀旧

15579浏览    16791参与
草(放置干员的一种地形)

从前的佛山

*据长辈故事写成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堕落,轻轻的微风吹来童年的回眸,尽管今夜星疏月残,往事并不如烟。普君墟蕴藏着遙远的故事,汾江河流淌着过往的情怀。那些童趣旧事还栩栩如生。


不知何故,五六十年代从普君圩尾到公正路,竟集合了不少奇异之士。那个一年四季都不穿上衣绝不冲凉的"傻忠",天天徘徊在十字街头,只为执些烟头,吸着而陶醉不已,有时还向路人借个火,他从不闹事,也无人欺侮佢。每天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新安街条巷里也活着一个与"傻忠"一样穿着打扮的人,叫"傻牛",人很胖,一只脚长一只脚短,那条"一打三反"...

*据长辈故事写成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堕落,轻轻的微风吹来童年的回眸,尽管今夜星疏月残,往事并不如烟。普君墟蕴藏着遙远的故事,汾江河流淌着过往的情怀。那些童趣旧事还栩栩如生。


不知何故,五六十年代从普君圩尾到公正路,竟集合了不少奇异之士。那个一年四季都不穿上衣绝不冲凉的"傻忠",天天徘徊在十字街头,只为执些烟头,吸着而陶醉不已,有时还向路人借个火,他从不闹事,也无人欺侮佢。每天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新安街条巷里也活着一个与"傻忠"一样穿着打扮的人,叫"傻牛",人很胖,一只脚长一只脚短,那条"一打三反"的唐装裤老仿佛快掉下来一样,睇见牙烟"裤甩甩"咁,他喜欢拖着年迈白晒头发的母亲出街行,也常到理发铺坐,常与"飞发佬"打趣。也不扰人。但我们一群"细蚊仔"喜欢趁他到风箱巷屎坑屙屎时,向他背后泼水或打他肥大的屁股,声音出奇地清脆。


普君圩"星台宮"附近,还有一个叫"傻兰"的。四十来岁妇女,身高约一米四,丑陋无比,也不扰人,但很想嫁人,有D花痴。有一次我将舅父的五分相去骗她,话介绍比佢,搞到佢神魂颠倒,老追住我不放。一日"傻兰"巧遇"九少奶(是男人,娘娘腔)"我们一群快乐的伙伴们追着他们起哄。大叫才子配佳人。吓到两只怪兽乱窜,让我们不厚道地笑餐蒙。还穷追不已。


还有塔坡街的"聋婆"是客家人,单只眼。整日神神化化,到处骂人。胜隆巷的"沙尘超",饮左两杯"猫尿"就发酒颠,到处追女仔闹,常被人家打餐蒙。听讲后来饮醉酒失手将外父打死,判了刑。福贤路的"飞仔宏"梳着一个黄丝蚁爬不过的大西装,打扮很入时,其母在桂枝(香港),很有米(有钱),"飞仔宏"好酒,常在"挑园居"饮到酩酊大醉,有时去小便常忘记将条野(裤链)关闭好,令过路的妇女见到尖叫鼠窜不已。


纪岗街入里面还有一个六十几岁的妇人叫"傻桂"经常发颠。骂人,常引来一群细路仔丢砖头对佢围攻,她只好走入"繁路社”的女厕所固守,且叫骂不绝。


福贤路旧"应记"傍那条巷有个叫"傻群"的女人,约二十来岁。因谈恋爱失败而精神失常,常脱光衣服在街上裸奔,令人心酸。


水巷口有一户姓许的人家,其老头孑不知何故.黐左线,老用刀斬人,后由家人用锁链,锁住,像狗一样关在家中。其儿子与我中学同校高一届。


令我最深刻印象的是"傻猪成"本是棉织厂某科室干部,平时彬彬有礼,但精神一发作则一发不可收拾。常大闹猪肉档,拿刀乱挥舞,行人纷.纷避让,无人敢近身。捣乱菜摊,鱼档。泼猴一个。那年。我的太公(曾祖父)仙逝,我家门口放了个蓝灯笼,里面点洋烛,父亲叫我拿张櫈仔在门口睇住灯笼。冷不防被"傻猪成"偷去。这泼猴椤住死人灯笼乱舞,吓得我尿裤,后来他把灯笼放在"萬祥"爆仗铺门口。我父亲与几兄弟忙给人家道歉。除不知,那姓麦的老板大笑接纳,说寿到吉利。此成为福宁路一佳话。


古云,六十而未叫福丧,七十而未叫寿丧,八十而逝叫笑丧,这也是佛山街一风俗吧。


余下之"大明星","扫把玲"和"昂婆带"等则不一一罗列掌故了,风月笑谈,夜未央。那些陈年旧事,随着云烟渐远……


寒Sir

有光的地方就有希望。
而所有美好的事物,也總是需要歷經洗禮。

有光的地方就有希望。
而所有美好的事物,也總是需要歷經洗禮。

诗不去的章城枉悠哉

新入藏品,感谢袁总支持。
苏联M49空军常礼服

新入藏品,感谢袁总支持。
苏联M49空军常礼服

汐夏
Pierre Auguste...

Pierre Auguste Cot,蒂农西亚.

Pierre Auguste Cot,蒂农西亚.

汐夏
𝙃𝙚𝙣𝙧𝙞 𝙈𝙖...

𝙃𝙚𝙣𝙧𝙞 𝙈𝙖𝙩𝙞𝙨𝙨𝙚

𝙃𝙚𝙣𝙧𝙞 𝙈𝙖𝙩𝙞𝙨𝙨𝙚

汐夏
𝙃𝙚𝙣𝙧𝙞 𝙈𝙖...

𝙃𝙚𝙣𝙧𝙞 𝙈𝙖𝙩𝙞𝙨𝙨𝙚

𝙃𝙚𝙣𝙧𝙞 𝙈𝙖𝙩𝙞𝙨𝙨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