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怜渚

59273浏览    204参与
治纯🐰

搞了无差小情侣的壁纸,谢谢喜欢!!彩蛋是xql的情侣头像💙💛

搞了无差小情侣的壁纸,谢谢喜欢!!彩蛋是xql的情侣头像💙💛

helen

最终篇里怜渚不同校了,为什么要把他们分开

最终篇里怜渚不同校了,为什么要把他们分开

橙丞EVOLUTION(缓更)

是遥抓着真琴的手吧😭是遥一脸温柔看着真琴吧😭是遥没有放开真琴吧😭看你俩笑那么开心真腻歪啊小情侣

第一张真的好有这五对之间独属的氛围感😭还有第二张的贵旭哥嫂😭笑死我了kissme你还抓着篮球

是遥抓着真琴的手吧😭是遥一脸温柔看着真琴吧😭是遥没有放开真琴吧😭看你俩笑那么开心真腻歪啊小情侣

第一张真的好有这五对之间独属的氛围感😭还有第二张的贵旭哥嫂😭笑死我了kissme你还抓着篮球

别打呼噜
这个画面也太会了 羞涩的少年们...

这个画面也太会了

羞涩的少年们结伴回家在公交站却故意保持距离但阳光洒下来那些不为人知的暧昧也有了形状

这个画面也太会了

羞涩的少年们结伴回家在公交站却故意保持距离但阳光洒下来那些不为人知的暧昧也有了形状

别打呼噜

家人们 就这两张图 我能脑补出八百个小作文

家人们 就这两张图 我能脑补出八百个小作文

松松松
花了大半天!!真的太喜欢fre...

花了大半天!!真的太喜欢free了!!!

花了大半天!!真的太喜欢free了!!!

ZYONE

话说还是怜渚最稳,连玻璃渣都没有

话说还是怜渚最稳,连玻璃渣都没有

橙丞EVOLUTION(缓更)

【Free!】当他们在同一所高中 第一弹

假如这一伙儿人在同一所高中,他们将会如何挥洒青春热血为非作歹祸害人间

真遥 宗凛 怜渚 日郁 贵旭


1.

高一那年的开学季,七濑遥在看到高中分班名单后是有些纠结的,纠结到了坐在操场边来回揉搓着从地上捡的一根细长的樱花枝。

他认为其实自己没必要纠结,因为橘真琴和自己在一个班,这无疑是件天大的好事——如果没有看到鴫野贵澄的名字的话。

所以他必须纠结一下了。

纠结这个分班对自己的利弊平衡。

于是他像个傻姑娘般揪起了花瓣。


2.

七濑遥在揪下第二片代表着“真琴在哎”的花瓣后潇洒地将树枝丢到了樱花树下,一改愁苦面容昂首挺胸大跨步向新教室走...

假如这一伙儿人在同一所高中,他们将会如何挥洒青春热血为非作歹祸害人间

真遥 宗凛 怜渚 日郁 贵旭


1.

高一那年的开学季,七濑遥在看到高中分班名单后是有些纠结的,纠结到了坐在操场边来回揉搓着从地上捡的一根细长的樱花枝。

他认为其实自己没必要纠结,因为橘真琴和自己在一个班,这无疑是件天大的好事——如果没有看到鴫野贵澄的名字的话。

所以他必须纠结一下了。

纠结这个分班对自己的利弊平衡。

于是他像个傻姑娘般揪起了花瓣。


2.

七濑遥在揪下第二片代表着“真琴在哎”的花瓣后潇洒地将树枝丢到了樱花树下,一改愁苦面容昂首挺胸大跨步向新教室走去。

去他的利弊平衡,和真琴在一起已经有利爆表了好么。


3.

可算天算地算鴫野贵澄算狂风骤雨晴空万里,也没算出个横在自己成长的平坦大道上的松冈凛。高二开学第一天,兵荒马乱地在同一屋檐下相识第365天的七濑遥和松冈凛同学便打了全校闻名的一架。

同学们对此议论纷纷。什么凛狂打松冈江的追求者啊、两人为了争夺某位女生的青睐大打出手啊、在哪场不为人知的游泳比赛里结下了梁子啊……甚至连什么“山崎宗介昨天在小卖部抢走橘真琴最后一块巧克力”的脑部剧情都已在整个校园被大肆宣扬。

橘真琴为此大伤脑筋,一方面是此类谣言有损两人形象,另一方面这谣言的确不属实啊!将同时到达门口的两人为了争谁先走进教室而举着雨伞互戳的幼稚行为传成狗血伦理剧什么的也太不像话。反倒是宗介不以为然,他靠着墙壁喝了一口可乐:他们惹出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怕啥。

真琴焦急:别人说说也就算了,万一熟人知道了多不好看呐大家关系都那么好!

熟人谁信……话音未落的宗介突然直起身子,一声不吭地闪进了教室,片刻后里面传来了贵澄的叫声。


4.

“又是你!我就知道又是你贵澄!”

“哎呀哎呀,”贵澄抬头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桌子上的凛,笑着说,“开个玩笑啦!既然大家都知道你们打架了,我当然要将事实美化一下啦,不然口口相传你们为爱动手情敌详见分外眼红泳池之间大打出手什么的多不利于同学团结啊!”

真琴难以置信:“所以贵澄你就说他俩因为我和宗介争一块巧克力动手?!”

贵澄歪歪头:“哎——这可不是我哦,遥和凛护短这事从我嘴里出来都没有价值啦,这都是人尽皆知的嘛!”

两位护短狂魔:“……”

两位短:“……”


5.

遥的注意力另辟蹊径:“那你说了什么?”

贵澄老实回答:“我说你们两个是因为抢着付钱从小卖部一路打到了教室门口。”

宗介默默掏出一捆胶带,凛面无表情地接过去“唰”地扯开,糊到了贵澄嘴上。


6.

贵澄虽然经常开一些离天下之大普的口头玩笑,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对任何事情都看得很透,他自己明白,大家也都明白。

由此可见,心思过于细腻在憨批直男高中生中是难以存活下去的。

“恕我直言,”贵澄伸出手对着分析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的龙崎怜戳了戳,“有一点我不敢苟同。”

怜和趴在一旁桌面上嚼薯片的渚对视一眼:“什么?”

贵澄一言难尽地看着两人灵魂默契的动作:“直男。”


7.

“这一点我可是太懂了我给你说,”椎名旭两手臂挎在天台栏杆上,一下一下踮着脚尖,“就,郁弥和那个日和吧……啧,这么称呼他还是好别扭。就他们俩,天天黏在一起哎呀……”

“每次我们走在一起,最亮的永远是我。不,我就不该发光,我应该直接、当场、瞬间、凭空消失。”

贵澄默默点头,忽然觉得当下场景还缺一杯苦涩的酒,混着两人辛酸孤苦的泪咽下肚——哦咱还没成年,不能喝酒。

于是他在旭终于停下牢骚喘口气的时候提议:“旭,我请你喝汽水吧!”

瞬间找到了精神依托的旭:“好啊!走吧!”


8.

“遥以后不要再和凛闹了,”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真琴将自己的那份鱼干夹进了遥的餐盒里,“下一次可能就不是写检讨这么简单了哦。”

遥没有说话,只夹起鱼干放进嘴里慢吞吞地嚼着。

真琴继续说:“遥和凛以后都是要走向大舞台的人,不可以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知道吗?”

“遥?看着我的眼睛,知道了吗?”

刚因使劲浑身解数憋出1000字检讨而心神恍惚的遥抬起头对上真琴认真的目光,便瞬间缓过神开启了读心模式,“叮”一声接收了真琴发来的信号。

他移开目光,点点头。

捧着餐盒路过的凛好奇地一偏头。

“哈——哈哈——真琴你在教育小孩子吗哈哈——”

宗介站在笑得浑身乱颤的凛身边,开始满脸写着“我和凛是兄弟我们讲究平等相待所以我不会像真琴一样去教育凛”的大义凛然,此时又添上几笔“我是不是应该稍微拦着点凛”的纠结,乱七八糟的想法混着凛狂笑声的BGM拧成了麻花。


9.

百百和爱躲在不远处,扒着一棵树紧张地注意着情况。

“凛前辈……笑得好开心的样子……”

“可宗介前辈的脸色不太好啊。”

“啊!宗介前辈一定又拉不住凛前辈了怎么办!”

“总之百百你先冷静一下!我们一起想个办法……”

“我想到了!”百百突然吼出的一嗓子吓得爱手一抖扣掉一块树皮,他飞速转头冲他抛去一个wink,“爱前辈交给我吧!我会立刻飞回来的!”

随后他大呼小叫地冲了过去,那时的凛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正与一脸克制的遥在诡异沉默的气氛中对峙着,见他横冲直撞地飞奔而来以为出了什么事。

“凛前辈不好了!”百百用后脚跟刹住了车,气儿还没喘匀便抱住凛的胳膊往外拖,“爱前辈掉水里了!快去救他啊!”

被瞬间拖走并且一脸懵的凛:“?”

“掉哪儿了?”

“水里!宗介前辈你也别愣在这儿啦快走啊!!!”


10.

吵吵嚷嚷的三人迎面怼上了往这边走的渚:“哈哈哈哈哈哈哈凛凛小宗这是你们教育的小孩儿嘛哈哈哈哈哈……”

紧跟过来的遥摸摸渚的脑袋,语气难得染上了亢奋:“渚,好样儿的!”

百百扛着个炮筒般闷头前进,真琴慌张地劝阻。

凛不断挣扎:“喂宗介!宗介!人呢?跟丢了?!”

渚两眼放光地询问怜:“哇!他们在玩儿什么游戏!”

遥:“呵。”



是新的系列哟~

(^_^)v

橙丞EVOLUTION(缓更)

无内鬼 来点网课笑话

网课十天的发疯产物

真遥 宗凛 怜渚 日郁 贵旭


当一个学生被打开摄像头/麦克风


 这天,一位人民教师像往常一样发起了在线课堂直播。在全部开麦的吵闹声中,他因为在家办公的舒适而变得比往常更要柔和的目光逐一扫过铺满屏幕的小崽子们的脸,最终停在了一个小方块儿上。

 方块底部挂着“橘真琴”三个大字,而方块中央赫然出现的却是一大撮黑毛。

就在老师略微狐疑地思考自己的年龄还不至于老年痴呆记错学生发色发型时,黑毛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般突然抬了起来,然后整一个愣住。 

老师:“……”

 发现了这一切后突然安静下...

网课十天的发疯产物

真遥 宗凛 怜渚 日郁 贵旭


当一个学生被打开摄像头/麦克风


 这天,一位人民教师像往常一样发起了在线课堂直播。在全部开麦的吵闹声中,他因为在家办公的舒适而变得比往常更要柔和的目光逐一扫过铺满屏幕的小崽子们的脸,最终停在了一个小方块儿上。

 方块底部挂着“橘真琴”三个大字,而方块中央赫然出现的却是一大撮黑毛。

就在老师略微狐疑地思考自己的年龄还不至于老年痴呆记错学生发色发型时,黑毛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般突然抬了起来,然后整一个愣住。 

老师:“……”

 发现了这一切后突然安静下来的同学们:“……” 

定在了屏幕中的七濑遥:“……”

 然后所有人就在这万籁俱寂中听到一声慌慌张张的“遥”,方块儿中的脸才破冰般慢慢转向了一旁。紧接着镜头一黑,一阵窸窸窣窣后,熟悉的橘真琴才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终于坐定了的橘真琴心虚地扫着屏幕,全班同学及一位老师回他以安静的目光。


  全班瞠目结舌地盯着那个“椎名旭”的小框框,里面盛满了名字主人的背影,以及在他面前袅袅升起的白雾…… 

“啊呀旭,这个蘑菇很好吃哎!”

 “啊啊是吗!让我尝尝……” 

贵澄偏头看了一眼:“旭,你的电脑里有好多脸啊!”

“脸?你在说什么啊。”旭满不在乎地往嘴里塞了一口蘑菇,津津有味地嚼了两下后突然如同被定格般停下了动作。 他慢慢放下油碟,以英雄的姿态背对着全班,悄无声息地说一声;“淦。”


  “桐岛郁弥同学,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老师说着便顺手打开了他的麦克风。

 屏幕上展示着课件,所有人都看不到脸,只听见远野日和的声音响起:“嗯?怎么没有声音?”

 一脸懵的网课人们:“?”

 听到自己手机里传出日和的声音的郁弥顿时乱了阵脚:“怎么回事?” 

继续传来日和的声音带上了丝疑惑:“奇怪……郁弥不会在隔壁屋子睡着了吧……” 

郁弥从听筒中听到窸窸窣窣起身的声音,便跟随着全班陷入深深的凌乱中。电光石火之间,他突然翻过手中抓着的手机,定睛一看手机壳的颜色。 

“……” 

于是大家听到了一声开门的巨响以及日和被吓了一跳的倒吸冷气声,然后郁弥本尊的声音终于飘飘荡荡地传来:“日和!你拿错手机了!”


 当一个学生准备线上问题  


龙崎怜在电脑上新建了一个文档,仔仔细细地敲出了信件的格式,然后开始噼里啪啦地组织语言:“敬爱的天方老师:我是高三……” 

一旁嚼着薯片的叶月渚一把抓起他的手机按下录音键:“嗨嗨是小天老师吗?小怜72页第6题不会想咨询您一下,拜托了~谢谢呐!”  


“为什么不去问你们老师?”凛手指在屏幕上一戳,显示发来的文件开始下载。宗介无奈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被拉黑了。”

凛嗤笑:“你不会迷路进错直播间被老师记住了吧!”

“凛!”宗介叹口气,“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凛打开文件看了一眼,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心头一颤。

半小时后宗介打来电话:“好了吗?凛,我们要提交了。”

凛趴在笔记本前噼里啪啦:“没有!等着!”

他顿了一下,然后崩溃道:“这题干怎么这么长啊——我还在给我们老师翻译呢!”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淡如水✓

重爬回坑!我滴童年(?) 

虽然但是 tag大乱码

他们目前关系just  like:

重爬回坑!我滴童年(?) 

虽然但是 tag大乱码

他们目前关系just  like:

专业婚礼司仪
主题餐厅推特更新新活动立绘剪影...

主题餐厅推特更新新活动立绘剪影第四弹:叶月渚&龙崎怜

怜渚还是稳的一批

主题餐厅推特更新新活动立绘剪影第四弹:叶月渚&龙崎怜

怜渚还是稳的一批

阿赫百分十

「真遙」happy birthday!

•cp真遙

•甜餅,短打,望喜!

(兩人已確定關係兩個星期,大家也已知)

⚠️自行避雷!!

⚠️多對cp:真遙、憐渚、宗凜、夏尚、旭贵


01

今天是真琴的生日


02

遙想準備驚喜,可是他不會,於是召集朋友們


“小遙,好難得啊⋯!你居然會提出準備‘驚喜!’”

渚湊近遙,帶著挑逗的語氣。

“廢話真多⋯”遙的臉上明顯地泛起紅光,害羞了。


這次參加party的成員有:遙、憐、渚、凜、宗介、郁彌、夏也、尚、旭、kiss me(誤


任務分配是

遙:蛋糕製作    憐、渚、凜、宗介:佈置房間

郁彌、夏也、...

•cp真遙

•甜餅,短打,望喜!

(兩人已確定關係兩個星期,大家也已知)

⚠️自行避雷!!

⚠️多對cp:真遙、憐渚、宗凜、夏尚、旭贵


01

今天是真琴的生日



02

遙想準備驚喜,可是他不會,於是召集朋友們


“小遙,好難得啊⋯!你居然會提出準備‘驚喜!’”

渚湊近遙,帶著挑逗的語氣。

“廢話真多⋯”遙的臉上明顯地泛起紅光,害羞了。


這次參加party的成員有:遙、憐、渚、凜、宗介、郁彌、夏也、尚、旭、kiss me(誤


任務分配是

遙:蛋糕製作    憐、渚、凜、宗介:佈置房間

郁彌、夏也、尚、旭、貴澄:驚喜策劃

——


因為遙已經和真琴確定關係了,自然有真琴家的鑰匙。

現在是中午十二時,要在三個小時內完成佈置。


十個人,忙前忙後,這邊氣球掛上去,那邊彩帶貼好。

累⋯





兩小時後,房間佈置完畢,現在,討論計劃!

接下來是我偷懶的對話👇

憐:“真琴前輩和遙前輩已經確定關係了那麼讓遙前輩作為驚喜代表會不會更好?”

渚:“大紙箱!裝小遙進入!”

凜輕笑一下:“屬實老套”

“小凜好過分!”

宗介手搭在凜肩上,示意離開。

“走了,禮物沒買。”


最後,決定用哈魯作為驚喜送給真琴。

〈至於是什麼樣的請自行往下看〉


遙在廚房忙著做蛋糕,放在桌上後,開始準備給真琴的驚喜。


貴澄趴下聞了聞蛋糕。

“果然!青花魚⋯”說完又露出一臉無奈的笑容。

“貴澄——”旭和郁彌同時叫著,“過來幫忙,這東西太難穿了⋯”

“誰想出來的驚喜 為什麼要扯上我”遙雙手平舉,讓幾個人幫助自己。

“遙,不能動!”哥嫂〈誤〉異口同聲,擺弄著衣服的袖子。


渚跑過來,手捧著白色布料。

“吶吶!這個,要穿上嗎!”

“⋯我 不 要”


賣完禮物的宗介和凜在陽台上看見了真琴回來的身影。

“喂,真琴回來了。你們弄好了嗎?”宗介朝著屋裡喊著。


“欸欸?!遙,快點,去房間!”郁彌推著遙走,又立馬返回客廳裡。



喀嚓——

開門聲響了。

“我回來了⋯”


“開燈!”渚喊著。


“surprise!!”九個人一起拉著彩帶筒,彩帶掉在地上。

“欸?大家給我準備了驚喜嗎!謝謝⋯!”

真琴笑著道謝,但他很快就發現了。

遙不在


“遙⋯”真琴話還沒說完,就被幾人一起推走。

“小真!房間還準備了驚喜喔~”


“嗯嗯???!還有嗎!”


郁彌和旭開起燈。


遙拿著彩帶筒,拉響。

“surprise⋯”遙的表情是笑著的,但不仔細看看不出來。

“遙?!女僕裝??”

“真琴,不許笑,不是我自願的。”

剩餘幾人走進房間。看見這場景心裡也滿足。

“遙⋯謝謝!還有大家⋯這一定是我過的最開心的生日!”

end



小劇場——

“真琴,看夠了嗎,看夠了我就換衣服了”

“不要!我再看看⋯噗⋯⋯太可愛了!!”

“⋯”


“來來——”夏也將蛋糕叉給真琴

“該吃蛋糕了,這是遙做的喔”


真琴把蛋糕切好分完後,自己吃了一口。

“青⋯花⋯魚”


遙,一臉享受哇⋯






好!結束了,女僕裝哈魯也是突發奇想的!

祝真琴大天使生日快樂!祝你永遠愉快的從事教育事業!


碎片记忆

【Free!】芝樱 Chapter 4

“妈妈,我不要吃这个东西。”

“怜,你再尝一口,你只是碰了一下表面就下定论说不好吃,这样对制作它的厨师来说太失礼了。”

“对不起妈妈,可是妈妈不觉得这个很奇怪吗?为什么会是酸的味道?”

“这是酸奶油。波留米的传统饺子里有一种就是现在你看到的奶酪馅饺子,饺子馅是土豆泥和奶酪做成的,然后用黄油煎成金黄色,再淋上培根肉碎和酸奶油,很好吃。妈妈之前在羽里也做过类似的饺子,不过都没办法还原最传统的味道。”

“但是妈妈那时候做的就很好吃啊。”

“那是因为妈妈用的都是羽里的食材和调料,你相对比较熟悉。”

“好吧,那我再吃一口。”

“这就对了。”


怜再次举起叉子将饺子送进嘴里,...

“妈妈,我不要吃这个东西。”

“怜,你再尝一口,你只是碰了一下表面就下定论说不好吃,这样对制作它的厨师来说太失礼了。”

“对不起妈妈,可是妈妈不觉得这个很奇怪吗?为什么会是酸的味道?”

“这是酸奶油。波留米的传统饺子里有一种就是现在你看到的奶酪馅饺子,饺子馅是土豆泥和奶酪做成的,然后用黄油煎成金黄色,再淋上培根肉碎和酸奶油,很好吃。妈妈之前在羽里也做过类似的饺子,不过都没办法还原最传统的味道。”

“但是妈妈那时候做的就很好吃啊。”

“那是因为妈妈用的都是羽里的食材和调料,你相对比较熟悉。”

“好吧,那我再吃一口。”

“这就对了。”

 

怜再次举起叉子将饺子送进嘴里,咀嚼后咽下,不一会儿就皱起了眉头。幸子摇了摇头,放弃了想再让怜吃一个的想法。桌上除了饺子之外还有土豆煎饼,但是盘子中放着酸乳酪,怜又再次皱起了眉头。

 

“妈妈,我想吃巧克力奶油泡芙、我想吃炸薯条。”

“怜,我们是在波留米,不是在羽里。你能吃到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妈妈,可是这些真的不好吃啊。”

“算了,那你吃些黑面包吧,再喝点橙汁。”

 

对于一个刚从战火中走出来的国家而言,这根本不是味道如何的问题,怜眼前的这些食物对很多很多波留米来说人都还无法吃上,但怜非但不肯吃还嫌弃它们的味道,这让幸子大为光火却又无奈。


波留米的夏天异常炎热,怜到了下午就有些昏昏欲睡,为了能让怜睡得舒服一点,幸子在床沿边一边替他扇扇子一边为怜擦去额头上的汗。不知是爸爸雅史回来开门的声音还是从窗外楼下传来大声嬉笑说话的声音把怜吵醒了,雅史一进门,怜就醒了,此时已经是临近傍晚五点,怜起身望向窗外,茜色夕阳划过天空留下火烧云一般的炫丽。低头看见几个穿着和自己相似的白衬衫加西装背心还有西装短裤的小男孩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不一会儿其中一个男孩向前伸手好像是要去拿什么东西,其他几个男孩也将圈子围的更紧了。怜向前探了探头,才看清楚小圆圈里面似乎还有一个人在。傍晚时分,炎热的气息一点点散去,随之而来的是偶尔掠过脸颊的凉风,“嘶”被风吹过的脸颊稍稍有点冷,但就是刚才的那阵风,吹起了那个人的头发,颜色是金黄色。

“难道?!”

难道是早上看见的那个男孩?怜推了推眼镜仔细向前张望,结果看见伸手的男孩被向外推开,而推他的人正是怜心中猜想的人。他的举动似乎惹怒了其他围在他身边的男孩,有的开始拍他的脑袋、有的伸手去抓他衣服、有的甚至用脚去踢他,很快,那个男孩倒在地上无法站起来。

这简直就和在学校里看到高年级同学欺负低年级同学一样的行为,如果在学校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怜一般不会去管,因为怜认为会有老师们处理的。不过,这次怜像是着了魔一样,不顾幸子让他去洗澡的要求,打开门用在体育课考核短跑成绩时一样的速度冲下楼、冲向那群正在欺凌他人的男孩们在的地方,可能是由于跑步速度太快来不及刹住车加上跑步时的冲力,怜一头撞倒了其中一个正在踢人的男孩,紧接着一个重心不稳,怜噗通一声压在了那个被撞到的男孩身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怜自己。站在窗台边准备把自己儿子喊回来的幸子也着实被吓得不轻,怜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冲动了。

“哎哟。”怜摔下去的时候手掌被地面摩擦出了血,更倒霉的是,怜的眼镜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正当怜努力起身想去找眼镜时,本来还被怜压在下面的男孩一把将怜往旁边推开,“哎呀”,手掌本来就已经出血了,结果又因为要撑住被翻过来的身体,结果又摩擦到了地面,那个钻心得疼痛差点让怜的眼泪水出来了。

“神经病啊!”

被撞到的男孩一站起来后就开始朝怜破口大骂。好吧,就算怜再怎么张大眼睛看向传来声音的地方,他眼里的世界还是一片模糊,所以他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个人骂了自己什么而是自己的眼镜在哪里啊!!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眼见怜根本没有反应,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人干嘛一下子“飞”出来,把人撞倒后又不说话。

“我说你到底是谁啊!脑子有病吧,把人撞疼了也不说句话。”

哦对了,我是来干什么的?我为什么要跑下来?等等,金黄色头发,对!我是要找金黄色头发的人。咦,人呢?那个人在哪里?怜转向左边没有看见金黄色头发,转向右边,看见了金黄色头发。他趴在地上,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得扶他起来。

“您没事吧?”怜正想起身过去扶起对方时,左胳膊被一人猛地一拉,整个人都被拽了起来,然后衣服领口被人用力抓紧身体不由得跟着向前靠近抓自己领口的人。

“你有没有听我们在说的话!”

“?”

“给我装傻是吧!”

“请放手!”

抓住怜领口的人明显比怜高力气也比怜大很多,怜开始有些喘不过气,觉得在回答他问题之前自己可能就要窒息了。不过,对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微妙,同时松开了手。这个微妙的表情纵然怜不带眼镜,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他还是可以看清的,就是不知道这表情的意思。

“我告诉你,看你穿的衣服还有你今天能来这里,应该也是什么官员的小孩,我不想让你难堪,聪明的话你给我快点走,不要妨碍我们。”

“妨碍?”

“就是让你快走,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

 

怜有点想感谢站在高个子身边的男孩替自己“解释”了“妨碍”的意思,但这也提醒了怜。

“请你们不要再欺负他了。”

“哎哟?!原来是”英雄”来了啊。哈哈哈。”这些人总算是明白了怜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你们不可以这么做。”

“不可以?!哈哈哈,笑死人了,我们不可以做的事情还没出现呢。”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人说话的口音很好笑啊!”

“是啊,我刚才就发现了,你,你再多说两句让我们听听!这么好笑的波留米语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快说呀!你给我快说呀!快再说一次”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哈哈哈。”

 

看着这群人笑得前仰后翻,有的甚至还捂着肚子在笑,怜感到了无比羞辱,怜一直都以自己纯正的发音以及口齿清晰咬字准确为骄傲,但这都是基于说的语言是羽里语,在外人面前说波留米语还是头一次,结果就被嘲笑到不行。为什么妈妈和爸爸不告诉我呢!不告诉我的发音有问题呢?!其实是怜自己没有注意到,就算在家里怜可能还是习惯性用羽里语回复爸爸妈妈,不会特别长时间说波留米语。

 

“不许笑!”

“哈哈哈哈,你们看呀,他生气了!”

“快,再多说几句!”

“不准笑!”

“你们快听,他说了什么?都不是波留米语了,哈哈哈。”

 

情急之下,怜脱口而出羽里语,这下更加被嘲笑得不行。但也可能因为自己口音的问题,至少他们已经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本该是怜要帮助的对象此刻已经慢慢地可以站起来了。

 

“哎呀,你们看,他还站得起来!”

“真脏!真恶心,这种人就不应该让他进来这里!”

“就是,哎,你快点滚开!身上脏兮兮的,看着就想吐。”

 

不知是谁又注意到金黄色头发的人站了起来,于是大家停止嘲笑怜的口音而又开始对那位拳打脚踢。怜见状赶紧上前拼命挤入他们中间,张开手臂挡在那位前面,将他和那群人隔开。

 

“你给我让开!”

“不让!”

“你要是不想被揍的话就快让开!”

“就是不让!”

“哼,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

 

一个拳头毫无预兆地打向怜的左脸颊,顿时怜倒在地上。

 

“让你再多管闲事!”

“不准你们再打他!”

 

怜就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使劲站起来推开向他挥拳的人,就算再次被推翻在地,哪怕是再也站不起来,怜仍旧死命地将那个人挡在自己身后。

 

“住手!”

 

不远处传来一声有那么一点点熟悉的声音,好像早上听见过。怜即使看不清说话的人的模样,也感觉得到就在前一秒还嚣张跋扈的这群人突然个个都停下来低下头转过了身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那个人越走越近,那群人竟然自动地给他让出了道路,什么情况?他是?怜使劲睁大眼睛仔细去看走过来的人,啊,好像是刚才带妈妈和自己去休息室的内务长。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见倒在地上、身上脸上还有明显伤痕的两个男孩以及不远处被摔碎的花盆,内务长很快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但是他需要“罪犯”自己的招供。

 

“我需要你们解释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就让面前这些人个个都不敢回答。

 

“你说。”

“你去说呀。”

“哎呀,还是你说吧。”

 

推搡中,一位用拳头打了怜的男孩被推了出来。很快内务长锐利的目光扫过这个男孩,吓得男孩头也不敢抬起。

 

“说吧。”

“...唔...是这样的,是他们不好!”

“具体点。”

“是那个脏兮兮的人捧着花盆撞到我们了,我们让他道歉,但是他就说了一句对不起,一点诚意也没有!”

“他怎么会撞到你们的?”

“我们在玩捉迷藏,我和吉野还有竹本正在奔跑的时候他撞上来了。”

“你确定不是你们自己没有看前面的路撞到了他?!”

“...”

“告诉我你们后来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我们...我们后来就...”

“就把他的花弄坏了?”

“没有!是他自己不小心打碎的!花盆里的泥还溅到了我们,气死了。”

“他不小心打碎的?他好好地捧着,怎么会打碎?”

“他不小心摔了一跤。”

“他怎么会摔跤的?”

“是...是...是被我们扳倒的...”

“他手臂上的鞋印又是怎么回事?!”

“... ...”

“不说是吧,好,那你们再来说说这位挡在前面的又是什么情况?”

“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突然就冲过来,还说着很奇怪口音。”

“他脸上也有伤,我不相信你们没看见吧。怎么弄上去的!”

“是...是我打的...”

 

在内务长步步紧逼之下,欺负人的男孩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这位被你们欺负殴打的男孩,他的父亲是我邀请来布置会场花束装饰,他不仅不会给父亲增添麻烦反而会努力地帮助父亲完成工作。相反,看看你们几个,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也很清楚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们的父亲或者母亲是被总理先生邀请参加今晚的晚宴,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父母,你们也没有资格来这里,但是你们的行为简直是给你们父母抹黑,身居要职的官员孩子居然是这么霸道凶狠,真希望能把你们送上前线,这样你们可以尽情在敌人身上发挥你们的”本事”。”

“对不起...”

“还有,我不知道你们的父母有没有教过你们看清人和事物再行动。很明显挡在前面的男孩身穿和你们差不多的服装,同样也有资格来这里,难道就不觉得他的父母也是担任高层职位的人吗?!”

“啊?!!!!”

 

被内务长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重新再看怜的穿着,发现他的衬衫和西服材质可能要比自己更高级,在波留米都不见得可以买到。

 

“但是为什么他说话有口音!”

“因为他出生成长在羽里,这是他第一次到波留米来。”

“羽里?!那个非常漂亮的国家。”

“是的。”

“我很想去的!”

“其实波留米曾经也非常美丽,如果没有战争的话现在应该也会很美丽。所以你们愿不愿意长大后把波留米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漂亮?这样你们就可以不用去羡慕别人,而是自己就拥有,说不定别人还会羡慕你们。”

“愿意!”

“那你们就不可以随意欺负以及看不起人,知道吗。”

“对不起...”

“这句道歉不是和我说,是要对他们两位说。”

 

内务长的话仿佛充满了魔法,竟然可以使人心甘情愿也心服口服地照他说地做。

 

“对不起,是我们错了。”

 

这下轮到怜有些愣住了,内务长和那群人的对话,说实话怜并不是很听得懂,幸好“对不起”这句话怜听懂了。

 

“好了,请几位回到会堂中,晚宴将在一小时候开始。”

“是。”

 

就如得到“释放令”,众人恨不得一秒都不耽误赶紧往灰色大楼里跑去。当大家都离开后,怜才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位和妈妈幸子穿衣很像的女子,她渐渐地朝自己走来。


“竜ヶ崎くん、葉月くん,发生这样的事情非常抱歉,我稍后会将消毒药品等交予竜ヶ崎太太,请务必尽早使用。”说完,内务长和幸子打了招呼后就匆匆离开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