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思想

13836浏览    4586参与
Y.J.Y  阅读笔记

" 生活不是和别人竞争, 而是和自己竞争. 要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而不是打败别人或向那些并不在乎你的人证明自己. 前者会让你产生一种深刻而持久的自豪感, 而后者只会让你更加贪婪. 如果一心一意想要得到某样东西, 那它一定要是那种能给你带来快乐并带来持续发展的潜力的东西. "

" 生活不是和别人竞争, 而是和自己竞争. 要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而不是打败别人或向那些并不在乎你的人证明自己. 前者会让你产生一种深刻而持久的自豪感, 而后者只会让你更加贪婪. 如果一心一意想要得到某样东西, 那它一定要是那种能给你带来快乐并带来持续发展的潜力的东西. "

mer

“幸福”

我出生在一个平淡但幸福的家庭。


不同于那些叫“招娣”“来娣”的女孩子,我有爱我的爸爸妈妈,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黄艺恬。


虽然家里有三个孩子,除了我和妹妹,还有最小的弟弟,但是爸爸妈妈对我们都是一样的,那些看到的偏心故事,我也从来没有经历过。


我一直觉得,我很幸福。


直到那一天,爸爸和妈妈吵架。


他说:“你看看别人,咱家要是三个儿子,那齐刷刷站一排,我还至于比别人矮一头吗?还不是你不能生!”


后面愈演愈烈的争吵声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只有爸爸的话在我耳边不停回荡。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爸爸也是觉得男孩更好的,就算他对我那么好,他也还是觉得男孩要比女孩好...

我出生在一个平淡但幸福的家庭。


不同于那些叫“招娣”“来娣”的女孩子,我有爱我的爸爸妈妈,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黄艺恬。


虽然家里有三个孩子,除了我和妹妹,还有最小的弟弟,但是爸爸妈妈对我们都是一样的,那些看到的偏心故事,我也从来没有经历过。


我一直觉得,我很幸福。


直到那一天,爸爸和妈妈吵架。


他说:“你看看别人,咱家要是三个儿子,那齐刷刷站一排,我还至于比别人矮一头吗?还不是你不能生!”


后面愈演愈烈的争吵声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只有爸爸的话在我耳边不停回荡。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爸爸也是觉得男孩更好的,就算他对我那么好,他也还是觉得男孩要比女孩好…


我知道可能也只是气话,他也很爱我,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我慢慢意识到,我的爸爸妈妈疼爱他们所有的孩子,不论我和妹妹还是弟弟,可是他们始终认为男孩才是香火。


爷爷告诉我:“得对弟弟好,我们家就这一个后代,以后全靠他了。”


奶奶跟我说:“你爸爸养你不容易啊,这以后得给你弟弟婚礼随上二十万份子钱。”


爸爸感慨地说:“养闺女这都是白养啊,等能挣钱的时候就跑别人家去了…”


可是我的爷爷给我做我最爱吃的红烧肉,我的奶奶那么担心我一个人上学不安全,我的爸爸提前给我买了我最爱吃的零食。


他们明明那么爱我,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他们的后代?


“奶奶!我爸爸养的我,以后也是给我爸爸钱。弟弟的份子钱当然也要随,但是这是两码事,你不要混到一起。”


我没忍住开了口。


赡养爸爸是我应该做的,可是这和弟弟有什么关系?


这件事最终被爷爷打着哈哈笑了过去,但我一直没忘。


他们好像始终觉得,弟弟才是会一直留在这个家里的人,所以给弟弟买房是理所应当的;而我一直都是要走的那个,所以常常感叹花在我身上的钱都是打水漂,是送给别人的。


我不懂为什么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对我那么好却觉得我迟早是要嫁给别人家的,嫁出去了就不是自己家的了。


难道我身上留着的不是他们的血吗?


我不懂为什么妈妈和奶奶明明都是女孩,却觉得生不出男孩就是罪过。


男孩和女孩难道不一样吗?


我突然想起来那次我努力跟爸爸解释生物原理,告诉他女人是X和X染色体,男人是X和Y染色体,孩子的性别都是由父亲决定的,所以他不应该说妈妈生不出儿子。


可是他只是笑了笑。一句话都没说。


他在笑我傻吗?


好像也是。


我竟然试图瓦解他们心里根深蒂固的“香火传承,传宗接代”,当然很傻了。

阳光下的天空
你有没有曾经想放弃做视频的时候?
你有没有曾经想放弃做视频的时候?
Aber

有种可能,真正的优雅,或许是顺其自然的野蛮。


(认真

有种可能,真正的优雅,或许是顺其自然的野蛮。


(认真

ChasyLin
“敬我们逝去的干净” 《囫囵》...

“敬我们逝去的干净”

《囫囵》

苍老的枝桠从躯体剖出,

唯结一颗发紫的樱桃,

果核堵塞了窃贼的喉管,

唾液不得吞咽、回溯。

血肉带着它向深处蠕动,

       ——行乞的蛆虫

把脏腑当作播种的泥土,

胃酸是蚀开硬壳的温床。

重生的代价是保持沉默。

哗哗的粪水声仿佛是在嘲弄着,

白纸也肮脏下流。

BY ChasyLin

“敬我们逝去的干净”

《囫囵》

苍老的枝桠从躯体剖出,

唯结一颗发紫的樱桃,

果核堵塞了窃贼的喉管,

唾液不得吞咽、回溯。

血肉带着它向深处蠕动,

       ——行乞的蛆虫

把脏腑当作播种的泥土,

胃酸是蚀开硬壳的温床。

重生的代价是保持沉默。

哗哗的粪水声仿佛是在嘲弄着,

白纸也肮脏下流。

BY ChasyLin

Aber

冬天的树们总是想要捅碎天空,至少想让没有ta们高的生物这么以为。


仿佛只有ta们才可以渗进别的世界里暖和一下。


冬天的树们总是想要捅碎天空,至少想让没有ta们高的生物这么以为。


仿佛只有ta们才可以渗进别的世界里暖和一下。



现象
什么是自我?石头不知道自己是石...

什么是自我?石头不知道自己是石头,猴子不知道自己是猴子,只有人知道自己是人。人会将物种分类,包括自己,人会怀疑一切,包括自己,人会利用一切,包括自己。

什么是自我?石头不知道自己是石头,猴子不知道自己是猴子,只有人知道自己是人。人会将物种分类,包括自己,人会怀疑一切,包括自己,人会利用一切,包括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