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思考

25195浏览    17418参与
ColdMusic
不破不立! 有一天让你起死回生...

不破不立!

有一天让你起死回生的人和事可能成为你继续前行的绊脚石。

下狠心舍去前,道一声:谢谢!

毕竟,能帮上忙的很少!

不破不立!

有一天让你起死回生的人和事可能成为你继续前行的绊脚石。

下狠心舍去前,道一声:谢谢!

毕竟,能帮上忙的很少!

鸿澜先生™

云旋之声—项链魔城—无黑轮回—片段二

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摩擦卢米.安德森的喉咙。方格枕巾盖在她凌乱的头发上,眼皮被刺痒的叫早铃声唤醒,两只脚来回旋转伸展让整个身体恢复活力。“您好,您的早点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是否现在用餐——”民宿老板娘千成夏麻酥酥的声音让人有些上头,她麻利地从床上坐起来,晃晃脑袋把脸上盖着的方格枕巾抖下去。蓝色瞳孔在野蛮生长的几撮头发下完全张开,看空气中漂浮的未知物质,回旋身体,将整个木板房收入眼底,简单回忆往前点模糊的时间线。

大和说这家民宿是魔城唯一与韩国交涉的商业店铺。民宿从里到外,都铺满大韩民国的气氛。

昨天是秘部换班的日子。

她拉开里间的门,一只脚哒一声迈出门槛。

男孩的呼噜声...

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摩擦卢米.安德森的喉咙。方格枕巾盖在她凌乱的头发上,眼皮被刺痒的叫早铃声唤醒,两只脚来回旋转伸展让整个身体恢复活力。“您好,您的早点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是否现在用餐——”民宿老板娘千成夏麻酥酥的声音让人有些上头,她麻利地从床上坐起来,晃晃脑袋把脸上盖着的方格枕巾抖下去。蓝色瞳孔在野蛮生长的几撮头发下完全张开,看空气中漂浮的未知物质,回旋身体,将整个木板房收入眼底,简单回忆往前点模糊的时间线。

大和说这家民宿是魔城唯一与韩国交涉的商业店铺。民宿从里到外,都铺满大韩民国的气氛。

昨天是秘部换班的日子。

她拉开里间的门,一只脚哒一声迈出门槛。

男孩的呼噜声把她吓了一跳,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再退回去。男孩横躺在沙发上,一只脚立在毛毯上,不知这个身体是怎么把自己力挺在这里的。昨天是秘部分班的日子,在新班里,卢米交上了自己想要做负责人的申请书。“班长,我能再申请做风系课程负责人吗?”班主任阿卡斯是教风系的,卢米.安德森在十七部队的时候听过一年课,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个老头。

“班长”没说什么,将身体前伸,将一张报名表从前桌睡觉的男孩手底下抽出来。“哎?同道中人啊。”男孩站在卢米身后,一把抓过她的手,“我也想做风系课程的负责人!我是B17090729,我叫大和。”

“哦,嘿嘿,嘿嘿嘿。”卢米.安德森将空余的手放在自己嘴上,遮挡自己傻笑的模样,“我叫——”

“风系的还没人报名,你们俩现在抢上就行了。”

男孩说着ok接过“班长”递过来的黑笔,立刻找准地方签下自己的编号和名字,卢米把刚才被打断的尴尬吞咽下去,收起笑容,在男孩签字的后面写下自己的编号和名字。大和松了卢米的手掌,转过身体和旁边穿黑袍子的男孩打闹。

男孩的衣服不知怎么缠在自己的头上,抬手就会不自主露出腰部,像是不远万里前来逃难的人。就是件背心啊。

卢米贪婪地看着男孩薄纱下的身体,十分健壮,在以前的部队里卢米还没见过这种似是有腹肌感觉的躯体。

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回过头来,看着卢米色狼般的眼神笑起来。“你要不要摸一下?”

“啊?哈哈哈哈哈……不用不用。”卢米两片脸颊腾地烧起来,连连摆手。

“班长”看看卢米刚才填写报名表的位置。“你是卢米.安德森?”

“对。”卢米.安德森两手撑在“班长”的桌子上,别过脸去不敢再看男孩。

“我记得你好像是十七部队雨珍的学生啊。”“班长”指着她刚才填写编号的位置,“这个编号是不是写错了呀。”

B17180317。

“没有。”卢米否认,“我——”

“啊,你是十七部队里那个编号出问题的学生。”“班长”捋一把脑后的麻花辫。

身后的男孩倒吸一口冷气。

卢米.安德森愣住。“咦?你怎么也——”

“‘十七部队有个孩子的编号入到十八部队去了’。这个事情还是蛮出名的。我没想到竟然落到你头上。”“班长”说,把报名表递给下一个想要填写的人,“那没什么问题了。”

前面的男孩还是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没什么问题了,大和,我们走吧。”刚才和大和打闹的男孩拉着一个紫色麻花辫的女孩子,早已成熟的眼睛下面还有两块婴儿肥,他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扣在大和头上,“你找到人了吗?”

“我靠,我忘了。”大和骂道,看一眼还卡在片断里面出神的卢米.安德森。”我想我有人选了。”他一脸坏笑地重新抓起卢米的手,跟在刚才说话的男孩后面,男孩背上紫发女孩,四个人奔出教室,“安德森小姐,让我们去约会吧!”

卢米.安德森的短发径直竖上天空。“哎哎哎?“

不知跑了多远,两边的风景跟着飞跃的树木顺着时间消失。卢米才意识到好像已经离开秘部很久了,不觉松开大和的手,自己在后面跟着他们。紫发女孩轻巧下地,拍拍刚才背他的男孩肩膀。两个男孩熟门熟路地走进夜里灯火通明的空间。那紫发女孩时不时停下脚看看卢米有没有跟上来。

男孩子们停在一家中国饭馆面前。紫发女孩的裙摆在大红灯笼下摇摆,一套朝鲜衣裙。大和头上的帽子也回到原主人头上。

“不好意思,我们就这样把你拉出来了。”大和说,前后指点这条灯红酒绿的街道,“这里是地球村,是项链魔城最大的商场,想你还没从秘部出来过吧,安德森小姐。”

卢米看着这条比秘部中间的小商业街好太多的流星轨道,刚才的奔跑让她有些喘不动气来。

“啊,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B17310731,逍枫。这是我女朋友,B17250806灿栎。”男孩擦擦脸上的汗,紫发女孩冲卢米打招呼。

“B17090729,大和。“

“哦哦,我是卢米.安德森。编号是,是B17180317。”卢米.安德森两手撑在膝盖上,感觉跑步已经透支了整个身体,颤颤巍巍地从兜里掏出速溶糖块塞到嘴里,稳住身体。

昨天我和逍枫在这里图便宜买了两张临期的韩国主题民宿情侣住宿券。不想刚买上女朋友就和我分手了。这才不得已拽了你出来。”大和笑笑,卢米.安德森定定神,糖块让她的身体好不少,她继续听着,“你不用担心,今晚上的消费算在我和逍枫头上。你来做我一日情侣就好。”

“阿卡斯。”卢米吐出一口气,“你们不怕阿卡斯抓你们?还有秘部的定位——”

“哦,没人告诉你今晚上阿卡斯不来教室啊。”大和耸耸肩膀,“秘部的信号更注重出去做任务的士兵。我们只要拿出签字的假条就没什么事哦。假条我有的是。”他从兜里掏出一沓请假条,歪歪斜斜签了卢米不认识的名字,“或者说你还担心作业不写被抓的问题?写不完作业就不交不都是常事了——”

逍枫歪头:“安德森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

卢米慌忙摆手。

“那我们今晚上吃点什么?”大和坐在中国饭店门口,伸伸舌头,“来点火锅?”

房间门被猛地撞开,逍枫滑向沉浸在睡眠中的大和。卢米.安德森将刚迈出里间的脚收了收,灿栎披散着紫色头发,衣服扣子扣错了,头上还有一只鹿角在生长——

“哇靠,大和别睡了!”逍枫啪啪两巴掌打在大和脸上,“起晚了啊!阿卡斯现在到训练教室看早训了!我们玩完了!”

夏阳下行
当理智不能匹配欲望,再小的权利...

当理智不能匹配欲望,再小的权利也会滋生罪孽。

所谓家暴,正是思想不能匹配力量。在社会里蝇营狗苟,在家庭里便妄图享受暴政。


当理智不能匹配欲望,再小的权利也会滋生罪孽。

所谓家暴,正是思想不能匹配力量。在社会里蝇营狗苟,在家庭里便妄图享受暴政。


Y.J.Y  阅读笔记

" 生活不是和别人竞争, 而是和自己竞争. 要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而不是打败别人或向那些并不在乎你的人证明自己. 前者会让你产生一种深刻而持久的自豪感, 而后者只会让你更加贪婪. 如果一心一意想要得到某样东西, 那它一定要是那种能给你带来快乐并带来持续发展的潜力的东西. "

" 生活不是和别人竞争, 而是和自己竞争. 要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而不是打败别人或向那些并不在乎你的人证明自己. 前者会让你产生一种深刻而持久的自豪感, 而后者只会让你更加贪婪. 如果一心一意想要得到某样东西, 那它一定要是那种能给你带来快乐并带来持续发展的潜力的东西. "

斯莱特林的新任级长

一些思考

    当一个文明发展到了一个高度,当人们不再受温饱等可能威胁生存的问题困扰,他们自然而然就开始思考一系列关于“存在”的问题,这似乎是自古以来人类怎么也逃不掉的一个话题,例如老生常谈的“世界的本质”“生命的起源”等等,而在我们人类文明进程的早期,创造一个主载,亦或者通俗来说——神,是大多数这些问题的解决方式。的确,将我们这些“剧中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抛给一个全知全能的“剧作家”不乏是一个明智的方式,可有人开创就会有人反对,人类中的一些先驱者试图冲破这个名为“神创论”的桎梏,开启了“无神论”,而这似乎也昭示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可这样一来,那...

    当一个文明发展到了一个高度,当人们不再受温饱等可能威胁生存的问题困扰,他们自然而然就开始思考一系列关于“存在”的问题,这似乎是自古以来人类怎么也逃不掉的一个话题,例如老生常谈的“世界的本质”“生命的起源”等等,而在我们人类文明进程的早期,创造一个主载,亦或者通俗来说——神,是大多数这些问题的解决方式。的确,将我们这些“剧中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抛给一个全知全能的“剧作家”不乏是一个明智的方式,可有人开创就会有人反对,人类中的一些先驱者试图冲破这个名为“神创论”的桎梏,开启了“无神论”,而这似乎也昭示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可这样一来,那些问题又该如何解释呢?

  那在这里我不得不提起一个词——命运。它与“神”存在共通之处却又有很大的不同,它不再是一个人格化的事物,而更像是种规则,一种存在于世界万物之间的一种板上钉钉的秩序。(我个人认为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道家思想的“道”这一概念有点相似)而人们对待它也有多种不同的态度。这里我们主要阐述两种最有代表性,也是最为矛盾和有趣的。其中,一部分人认为命运是由人创造的,它由我们的自由意志构成,而另一派则主张“宿命论”。顾名思义,我们的人生轨迹,亦或着是身边的一切早已被规划好了,而我们也不过只是舞台上的演员、提线木偶,按照这早已规划好的剧本走下去,或许有人会说,当你开始意识到“宿命”——这种自由意志的觉醒不就是证伪宿命论最好的佐证吗?这难道不是一个bug吗?可宿命论的恐怖之处就在于可以含纳一切。试想一下,如果觉醒也是命运规划好的一部分呢?所以宿命论就像是一个看似漏洞百出但若深究起来却又无从下手、充满了合理的一个只要深陷其中就无法攻破的世界观。

采薪子

赠花与他•花间

林中有一簇晶莹的花

深深吸引着慕名而来的人

是掌心绯色的印记

真正契合最珍贵的欢喜

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引出心底沉睡的在意

人说最喜月色下低垂的疏影

入迷也只是最应当的情景

胜之一字写在手上记在心间

最能共情的语言在眉眼

欢歌在昨夜月下花间

喜笑在那时日上阶前

林中有一簇晶莹的花

深深吸引着慕名而来的人

是掌心绯色的印记

真正契合最珍贵的欢喜

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引出心底沉睡的在意

人说最喜月色下低垂的疏影

入迷也只是最应当的情景

胜之一字写在手上记在心间

最能共情的语言在眉眼

欢歌在昨夜月下花间

喜笑在那时日上阶前

采薪子

认真

你说他为何如此愚钝

说过真情不负就当了真

心意转移是一个有预谋的话题

在此之前我们默契绝口不提

此时仓皇假装心虚

没人看得出内心的狂喜

他做到了当初承诺的隐忍

听的人却辜负了所谓的信任

推开那扇掩映着的门

阳光下站着那个等着的人

那些人争先恐后去争取

那一出渲染多时的戏

阴影之中太多敷衍的情绪

若非不得已

早已抛下拟定的局

他站在那里把旧话当了真

朦胧的眼中意义无法辨认

你说他何必如此认真

无心的话怎么就当了真

你说他为何如此愚钝

说过真情不负就当了真

心意转移是一个有预谋的话题

在此之前我们默契绝口不提

此时仓皇假装心虚

没人看得出内心的狂喜

他做到了当初承诺的隐忍

听的人却辜负了所谓的信任

推开那扇掩映着的门

阳光下站着那个等着的人

那些人争先恐后去争取

那一出渲染多时的戏

阴影之中太多敷衍的情绪

若非不得已

早已抛下拟定的局

他站在那里把旧话当了真

朦胧的眼中意义无法辨认

你说他何必如此认真

无心的话怎么就当了真

森夜

琐记——文字的构造法

去年到今年,在创作上让我思考最多的问题,有且只有一个:如何在保留自己想要表达的想法的前提下讲一个让大家感同身受的故事。也就是要脱离自我表达,让自己的故事能够被更多的人理解和解读。

这个意识自然是好的,但是它是和我提笔的初衷相悖的。让我动提笔念头的原因无非是自我表达的渴望,但是自我表达是有限度的——一个人能够表达的题材,完全由自己的内心创造的题材是有限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创作者的素材永远都是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个人体验直接相关的,而从虚构中汲取的营养只能是味精,不能放多,只能加少许提鲜。所以,如果一个人只是不加思考地,漫无目的而随心所欲地一直写一直写,最后也只是在“自我”这个圈子来回打转。如果...

去年到今年,在创作上让我思考最多的问题,有且只有一个:如何在保留自己想要表达的想法的前提下讲一个让大家感同身受的故事。也就是要脱离自我表达,让自己的故事能够被更多的人理解和解读。

这个意识自然是好的,但是它是和我提笔的初衷相悖的。让我动提笔念头的原因无非是自我表达的渴望,但是自我表达是有限度的——一个人能够表达的题材,完全由自己的内心创造的题材是有限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创作者的素材永远都是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个人体验直接相关的,而从虚构中汲取的营养只能是味精,不能放多,只能加少许提鲜。所以,如果一个人只是不加思考地,漫无目的而随心所欲地一直写一直写,最后也只是在“自我”这个圈子来回打转。如果想要在创作上更上一层楼,还需要精进技艺。

正如我一直以来所做的一样,我会关注到我,以及我随手翻到的创作者的创作作品,我尝试着去刻意关注创作者作品中想要表达的要素,和创作者创作出的人物的特性。我注意到,其实有许多创作者,包括我,会尝试用非常天马行空的文字表达去表现自我内心的挣扎。这一思想体现在文学创作中,就是除了自我矛盾的部分以外,别的部分都非常薄弱,以至于几乎就是一个刻板印象的审视,是不够鲜活的。但是问题就在于,这样的作品,作为创作者本人是会非常满意的,因为对创作者来说他们创作出的这样的作品就是在无形之中把他们最重要和关键的诉求表达了出来,而文辞优美。

因此,我暂时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写完一篇文章之后,发现隐藏在文字中的主题,然后将这个主题封禁,短期内不能写这一类的题材。与此同时,将这篇文章交给朋友阅览指点,根据他们的反馈解决文章中出现的问题。改文是一个非常漫长和痛苦的过程,因为你会发现某些你沾沾自喜的用词实际上并没有把你想要展示的东西表达出来,而你只能用平庸的表达去替换——很伤心。而且,在大脑中构建的某些情节也会是不符合常理的。

改文的痛苦远大于写文的痛苦,但是,这是一个进步的过程。我觉得唯有承受。我想写令人心碎的故事,我想要制造哭泣的纯洁原因,这也是目前我的努力方向。

森夜
地点:北京大栅栏胡同 时间:2...

地点:北京大栅栏胡同 时间:20年11月份

一张让我久久一忘怀的照片,因为快门的捕捉,老人被定格在了迷茫的衰老中。

地点:北京大栅栏胡同 时间:20年11月份

一张让我久久一忘怀的照片,因为快门的捕捉,老人被定格在了迷茫的衰老中。

无冕
关于厌男症 图源夏夏的小说【两...

关于厌男症

图源夏夏的小说【两个女人和她们的国】

关于厌男症

图源夏夏的小说【两个女人和她们的国】

浮华难却

昨天开始读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读着读着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们的民族曾经流过血流过泪,我们的文化也曾经饱经蹂躏。


幸好如今我们已经找回了自信,尽管那些失去的、受伤的、被破坏的,已经不能弥补,但那些保留下来的,是我们先辈为我们留下的财富。


昨天开始读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读着读着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们的民族曾经流过血流过泪,我们的文化也曾经饱经蹂躏。


幸好如今我们已经找回了自信,尽管那些失去的、受伤的、被破坏的,已经不能弥补,但那些保留下来的,是我们先辈为我们留下的财富。


卡弗伊

自杀的哲学与哲学的自杀(一)

我要问,我是谁?

  一个注定消散的幽魂,一具尚未腐烂的活尸?

  是的,我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我还在迷惘,还在恐惧。

  我在沉沦!在这苦难的世间沉沦,它折磨我,用不幸捉弄我,如同捉弄一个迷路的旅人。

  你,可怜的家伙啊,你在向我索要同情,你把道德的绳索套在我的脖子上,这是奴隶的道德,软弱无力!你曾使我被束缚,如同苍鹰被剪去翅膀上的羽毛,多么卑鄙呵!

  现在我已明悟,倘若我只是我,那么我只是幻觉,我只是现存的个体,然而我知我是世界的我,世界亦是我的世界。...


我要问,我是谁?

  一个注定消散的幽魂,一具尚未腐烂的活尸?

  是的,我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我还在迷惘,还在恐惧。

  我在沉沦!在这苦难的世间沉沦,它折磨我,用不幸捉弄我,如同捉弄一个迷路的旅人。

  你,可怜的家伙啊,你在向我索要同情,你把道德的绳索套在我的脖子上,这是奴隶的道德,软弱无力!你曾使我被束缚,如同苍鹰被剪去翅膀上的羽毛,多么卑鄙呵!

  现在我已明悟,倘若我只是我,那么我只是幻觉,我只是现存的个体,然而我知我是世界的我,世界亦是我的世界。

  于是我便要说:你和我都应当死去,然后我们便能重生了。

    脆弱的家伙,我并不怜悯你,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救赎,那是主人给奴隶的东西,我给你的是更加珍贵的东西,我给你死亡,懦弱的人,你注定得到毁灭,然后你才能重生。你且颂我的名,因为我便是你,你且在我之中寻找自我,因为你就是我。

  把自由抛掉吧!那是一个谎言,是用来欺骗奴隶的谎言,我却将要使你们做主人;你们自满于贫乏与污秽,然后宣称这是自由,我却将要使你们富裕,我不是在向奴隶训话,所以我不准备给你们自由的谎言,因为我不愿使你们堕落。那自述要给你们自由的,是牧者,不过是利用你们的力量赶走昔日予你们压迫的牧者,然而,你们仍旧是奴隶。

  不要惊恐,我知你们做奴隶的时间久了,已不再适应做主人的感觉,可你们应学着适应,学着不再臣服,做自己的牧者罢!万万不可再作奴隶,加入创造者的队伍,作我的同行者,与我一并前进,踌躇者与软弱者在没落,因为我一直向前,我不回头看他们,因为我的路还很长,而他们已经伫立不前,甚至畏缩着倒退了。

   那妒忌强者的爬虫,是怎样龌龊的在泥潭里撕咬着同类,又是怀着怎样的仇恨窥视强者啊,因为强者的伟岸使它们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堪,它们便要疯狂诽谤与迫害强者

,然而强者却对它们并不重视,如同扫去飞絮一般,只是将它们轻飘飘地拂去。

  我轻蔑那胆怯的懦夫,毫不留情的嗤笑他们,我嘲弄他们的滑稽和愚蠢,然后告诉他们应当怎么生活。

  我说:你且做自己的主人,拿出你的勇气来,不可再听信自由的谎言。训斥那声称要予你自由的人罢!把它驱逐到荒野上去,你要作自己的主人。

  他们就开始不安,因为我要使他们摆脱奴隶的处境,而他们已经习惯于这种屈辱。

  于是我便报以更大的轻蔑,因为我知道他们如同溺水的人,徒劳地抱着名为【自由】的浮枝。我冷漠的宣判他们最后的结局,毁灭,彷徨中毁灭。

浮生依萍
采薪子

赠花与他•风采

还记得旧时风采

黑夜中绽放的花

不必等天明

借着淡淡月色

掩映的夜雾也藏不住

花色的明艳与芬芳

旧事重提啊

还记得那时的心意

俯身捡起那段回忆

散着耀眼的光

回身与君共笑语


还记得旧时风采

黑夜中绽放的花

不必等天明

借着淡淡月色

掩映的夜雾也藏不住

花色的明艳与芬芳

旧事重提啊

还记得那时的心意

俯身捡起那段回忆

散着耀眼的光

回身与君共笑语




采薪子

习惯了应该

怎么样也放不开

习惯了指摘

怎么样也难重来

灯影与风演着

抬手便是满堂喝彩

习惯了依赖

回首看不尽是情怀


习惯了应该

怎么样也放不开

习惯了指摘

怎么样也难重来

灯影与风演着

抬手便是满堂喝彩

习惯了依赖

回首看不尽是情怀



爱吃面包的果酱
《酒醉黄昏·小札...

《酒醉黄昏·小札》


我不知道怎样同你讲,

你眼里深沉的玫瑰刺痛了我,

梦做得隐晦了,

云朵都是迷雾,

今夜注定会是晚霞的颜色,

深邃,浓郁而迷离。


真理,圆滑的小玻璃珠,

透明的,混沌的,

在水晶球里碰撞清脆。


我调了一杯月亮的泡沫,

有淡淡的果香,星星是小橘子瓣,

我把不连贯的、忐忑得像爱的言语,

都漂浮在这片银河里,

像倒悬的宇宙荒诞。


你若把梦同我讲,

如此似曾相识,

月牙缓缓地飘落去遥远的海面,

直到我的梦恍然惊醒。


笔者:爱吃面包的果酱

《酒醉黄昏·小札》


我不知道怎样同你讲,

你眼里深沉的玫瑰刺痛了我,

梦做得隐晦了,

云朵都是迷雾,

今夜注定会是晚霞的颜色,

深邃,浓郁而迷离。


真理,圆滑的小玻璃珠,

透明的,混沌的,

在水晶球里碰撞清脆。


我调了一杯月亮的泡沫,

有淡淡的果香,星星是小橘子瓣,

我把不连贯的、忐忑得像爱的言语,

都漂浮在这片银河里,

像倒悬的宇宙荒诞。


你若把梦同我讲,

如此似曾相识,

月牙缓缓地飘落去遥远的海面,

直到我的梦恍然惊醒。


笔者:爱吃面包的果酱

浮华难却

随笔

很难说从从最近的阅读中学习到了什么。

但是总是有所收获的。

所谓的通往奴役之路,究竟是通往什么样的道路呢?

社会发展到现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法律、道德因素互相缠绕,逐渐让这个本就复杂的社会变得更加复杂。人类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甚至于主导者,我们对社会机制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人有自己的意志,且能够将自己的意志通过行为、语言、思维等表现出来,这是人和自然动物最为不同的一点。 但人的意志又是如何通过社会的更迭表现出来的呢?

当人类逐渐从满足基本需求的繁琐中解脱出来,就开始考虑去追寻更加高级的精神享受——自由。个人主义也由此而生。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这是一对天生就矛盾的概念。...

很难说从从最近的阅读中学习到了什么。

但是总是有所收获的。

所谓的通往奴役之路,究竟是通往什么样的道路呢?

社会发展到现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法律、道德因素互相缠绕,逐渐让这个本就复杂的社会变得更加复杂。人类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甚至于主导者,我们对社会机制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人有自己的意志,且能够将自己的意志通过行为、语言、思维等表现出来,这是人和自然动物最为不同的一点。 但人的意志又是如何通过社会的更迭表现出来的呢?

当人类逐渐从满足基本需求的繁琐中解脱出来,就开始考虑去追寻更加高级的精神享受——自由。个人主义也由此而生。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这是一对天生就矛盾的概念。当人类还未曾是人类,集体的概念就随着生存和进化的要求产生了。因为在数万年前的恶劣环境下,单打独斗显然无法满足生存的基本需求,群体活动必不可少。而如今,在数万群体和组织的共同努力之下,让人类的生存再不似曾经那般艰辛,人们开始觉得屈居于集体或者说让渡更多的权益给集体不再划算,自己将这些权益收入囊中才是明智之举,由此个人主义蔚然成风。

自由又是什么概念呢?无论过去还是以后,一定有不少人坚定的相信,集体主义的背景下,很难实现自由;而个人主义的背景下,自由唾手可得。这种观点的基础是,“计划”和“统治”贯穿整个集体主义背景。尽管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这两个词发挥的作用举足轻重,但并不代表全人类都喜欢这两个词,尤其是对于一些个人主义者而言,也许这两个词就像“老鼠药”。在这种背景下,自由的概念似乎比较明确了。脱离“计划”,摆脱“统治”,则是“自由”。

但想要实现完全的“自由”,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雷斯特尔

艺术

艺术不仅仅局限在大众审美的“美”

你创造一个东西,是艺术品,无论它是什么样的,它都是艺术;你写出来的东西,也是艺术

艺术不分好坏

学科也可以是艺术

学科是人创造出来的东西,也是艺术

艺术具有包容性,多元性

艺术不仅仅局限在大众审美的“美”

你创造一个东西,是艺术品,无论它是什么样的,它都是艺术;你写出来的东西,也是艺术

艺术不分好坏

学科也可以是艺术

学科是人创造出来的东西,也是艺术

艺术具有包容性,多元性

雷斯特尔

我对拉文克劳的理解

超脱凡俗的,跟常人看待事物角度不一样的,智慧的,优雅的,遵守规则但又不被规则束缚,自由的,神经质的,对艺术多样性包容的,有思考力的

超脱凡俗的,跟常人看待事物角度不一样的,智慧的,优雅的,遵守规则但又不被规则束缚,自由的,神经质的,对艺术多样性包容的,有思考力的

。

喜欢是什么

  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并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只是希望今后的你,在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要灰心至少曾经有人被你的魅力所吸引,曾经是,以后也会是。                  —— 村上春树

  很喜欢村上春树的这段话。闲来无事,有时会去想喜欢究竟是什么,太过微妙不好具象。或许我欣赏他的才华却不喜他的性格;满意他的相貌却拒绝他的懒惰;感谢他的温暖但惶恐他的纠缠。...

  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并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只是希望今后的你,在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要灰心至少曾经有人被你的魅力所吸引,曾经是,以后也会是。                  —— 村上春树

  很喜欢村上春树的这段话。闲来无事,有时会去想喜欢究竟是什么,太过微妙不好具象。或许我欣赏他的才华却不喜他的性格;满意他的相貌却拒绝他的懒惰;感谢他的温暖但惶恐他的纠缠。

  喜欢的未必了解,了解的不定合适,合适的谁知长久……我心太小,小的只装得下自由。这些许年,我从未准备让另一个他走进我的生活,因而一味拒绝着,或许是过于慎重,又或是缘分未至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