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性侵

11.3万浏览    397参与
大熊吃瓜
被家暴被性侵20年,她屠s了整座岛
被家暴被性侵20年,她屠s了整座岛
大熊吃瓜
被家暴被性侵20年,她屠s了整座岛
被家暴被性侵20年,她屠s了整座岛
大熊吃瓜
被家暴被性侵20年,她屠s了整座岛
被家暴被性侵20年,她屠s了整座岛
幕sir
钱枫被曝涉嫌性侵,受害女孩身份疑似游戏女主播,他到底冤不冤?
钱枫被曝涉嫌性侵,受害女孩身份疑似游戏女主播,他到底冤不冤?
幕sir
钱枫被曝涉嫌性侵,受害女孩身份疑似游戏女主播,他到底冤不冤?
钱枫被曝涉嫌性侵,受害女孩身份疑似游戏女主播,他到底冤不冤?
曼陀罗是花妖

“男孩子被男生性侵”这种东西真的好笑吗……

为什么播放个关于这个的视频班上的人在那边笑得特别开心,就我不觉得好笑呢

是他们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是我格格不入了啊

“男孩子被男生性侵”这种东西真的好笑吗……

为什么播放个关于这个的视频班上的人在那边笑得特别开心,就我不觉得好笑呢

是他们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是我格格不入了啊

大队长哈哈哈哈哈

叶叶

     我家对面住着一个爷爷,他很高,很瘦,夏天的时候,风吹起他的衣摆,一晃一晃的,我看见他的时候总是在想,我要是再瘦一点再高一点,该多好啊。瘦瘦高高真的很好看。

      他负责清洁工作,总是佝偻着背推着他的工具车去打扫周围的角角落落。

      他总是穿深色的衣服。他的眼睛很奇怪,感觉不明亮。他看着我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他好像不怎么说话,但也可能说过...

     我家对面住着一个爷爷,他很高,很瘦,夏天的时候,风吹起他的衣摆,一晃一晃的,我看见他的时候总是在想,我要是再瘦一点再高一点,该多好啊。瘦瘦高高真的很好看。

      他负责清洁工作,总是佝偻着背推着他的工具车去打扫周围的角角落落。

      他总是穿深色的衣服。他的眼睛很奇怪,感觉不明亮。他看着我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他好像不怎么说话,但也可能说过,和我说过什么呢?记不起了,可能是类似吃了吗的平常寒暄吧。

     他很孤独吧,常年一个人住,他有朋友吗?就算是老人,也应该多和朋友出去聚聚呀。像我的爷爷奶奶一样,出去喝茶聊天。

   “咚咚咚”,谁在敲门,今天爸爸妈妈这么早下班吗?“我来啦!”

    不是爸爸妈妈欸,这个爷爷好像有事?

    “欸,你怎么?”

    “我可以来你家看电视吗?”我仰着头看他,看不清他的神情。

    是不是老人们都喜欢孩子呀,一个人太孤单,所以想来我家和我一起看电视吗?

    “可以呀。”我退步让他进来。

    我们一起看了电视,哎呀真的好好看呀,我偏头去看他,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后来他走了,一句话也没说。

   哎真是个有点孤僻的爷爷哦。

   他总是来我家看电视,后来我就不关门了,看看电视而已呀,他也是解解乏,没什么关系的。

    有一天他突然走过来从背后抱住我,他把我放在了床上。

     他低了头,凑过来,他的嘴贴着我的嘴,他开始动,开始蹭我,很奇怪,我们明明身高相差那么多,为什么我们的嘴巴会贴在一起,他上厕所的地方和我上厕所的地方也能贴在一起。

    我盯着他,我看着他的眼睛,离我那么那么近,我不明白,他究竟在干什么呢?

    爸爸有时候准备去上班了,我还在睡觉,他会过来看看我,亲我一下,有时候是额头,有时候是脸颊,有时候是嘴巴。

   那这个爷爷为什么亲我呢?他也要去上班了?

   他午饭过后来敲我家的门。这不是我看电视的时间。我轻手轻脚地去开,露出一条缝,探出头去,“我现在没有在看电视哦,我要写作业。”

     他伸出一只脚,抵在门口,一言不发。很重,我推不动。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决心要把他关在外面。

     这个爷爷,真的是一点礼貌都没有,说了不看电视,还非要进来。以后再也不让他进来看电视了。

     他进来了。他关上了门。他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把我抱到床上去,开始重复上次的事情。

     我推他,我推不动。可是离爸爸妈妈下班还有好久好久。

    我不说话,我看着他。我看不明白。

    后来过去了多久?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好像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我无聊到开始把他的脸做成鬼脸。他没有反抗,我得了趣,觉得这样玩玩也能熬过这好慢好慢的时间。

     他起来了,他去了厕所,他回来,露出他的那个,正对着我。

     我不明白,难道男的就可以这样吗?可以不穿上衣,也可以把下面露出来。

      那凭什么我每次穿裙子坐,都要端端地把腿并好,真的有点不自在。

      我坐在床上看着他走出房间,关上了门。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也有好多好多次,他来敲门,我推不动,我想,算了,反正也不疼,应该没事吧?

      我开始看小说,开始看谈恋爱的剧,我看到,只有谈恋爱的人才会亲亲。他们总是先告白,说“我爱你。”

     所以,我是在谈恋爱?我喜欢那个爷爷?他喜欢我?我在纸上写下:我爱那个老爷爷。

    后来他再来,我没有抗拒,我没有关门,午饭后他会过来,我会把门开着。

    妈妈看见了我的纸条,她问我,老爷爷是谁,这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无法回答。爸爸说,算了,小孩子瞎写的,不算什么事。

     可是后来,我意识到,这不是爱。

     爱是小说里两个人互相保护,互相依赖,一起约会,一起谈心,手拉着手一起去感受浪漫。

     我开始反抗,用些小孩子的把戏。把垃圾扔在他的门前,他下楼梯的时候,我往他头上浇水,我很用力很用力地抵住门,但是他总是直接撞开。

     那时我总是想啊,要强壮一些就好了,手臂上全是肌肉,我就能打得过他了吧?

    我的反抗没有用,每一次他敲门,我就开门,然后他进来,把我抱在床上,重复,他从来不说话,从来不笑,我快要以为他是哑巴。

     我忘记了持续了有多久,有两年吗?还是三年?直到他搬家,后来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我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真恶心,我也真是令人作呕。

    想想也挺不幸的,我的性教育以这种方式开启。

   觉得独居老人很孤独想陪一陪他,也是错吗?

    我家为什么要住在那里?为什么爸爸妈妈不早点下班?为什么没人陪我?

    为什么他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他真的没有家吗?他来我家看电视的时候,真的是在看电视吗?还是在透过我看什么,想什么?

    小孩不会忘记,永远记得他的嘴唇,他的手,他的胡茬,他的下体,还有他压在身上的感觉,然后在很多个无关紧要的时刻,想起从前,觉得那个人真恶心,自己也是。夜不能寐。

    收很多很多娃娃,在床上摆一圈,就像自己从来不是一个人,有一群人保护一样。

    可是没有,只有一个人。

  “为什么不偏不倚选中我一个。”

   努力强大吧,变得凶神恶煞。不要乖巧,不要可爱。

   救救我吧,擦擦我的心,让它变得干净。我忘不掉。

画像心理Online
“当开始看到越来越多性侵的话题,我就不想原谅这个世界了
“当开始看到越来越多性侵的话题,我就不想原谅这个世界了
Anz.

Beautiful Evil Spirit.(性侵主题)

 

      ----“Don't be afraid,  

                   I'm not a bad man.”


我们都在同一片思想的浪潮里浮沉。


00.

他说:我是好人。

别人说:他是好人。

所有人都...

 

      ----“Don't be afraid,  

                   I'm not a bad man.”



我们都在同一片思想的浪潮里浮沉。



00.

他说:我是好人。

别人说:他是好人。

所有人都在说:他真的是好人。

他真的是好人。

可我感觉不到。

或许是我太坏了吧。


01.

 凌晨一点零七分的雾溪县,月光缱绻缠绵,树影绰约,江边晚风丝丝缕缕地钻进所有可充当避所的缝隙,凉意浸湿眼眸。

“真冷啊。”

少女着一袭薄衫,几近赤裸,载着雾溪盛夏的江晚,恬静地坠入没有漆黑血色的江里。

“砰”一声,像心脏支离破碎的声音。

雾溪夜间常常星光灿烂,她仰望时眸里繁星点点,低下头星辰坠落。

路灯很晃眼,刺得眼睛睁不开,可她的心常年黯淡。

匿日被打捞起时,遗体早已僵化。

医生说,就算没被江水淹死也早就冻死了,这孩子真偏执,想死就死,也不管现在在她身边哭成泪人的家人。

周围的人脸上刻满鄙夷。

“这种小孩,一点也不为自己行为负责,也不知道干了什么,衣服都没怎么穿就跳江了,真tama任性。”

“就是可怜家里人了,养这么大孩子,惯坏了,心理承受能力差得要命,这么轻易就寻死觅活了。”

“害,死了也好。”

死了也好,省得给家里人添麻烦了。

就这心理承受能力,自杀不还是早晚的事?

这种抛弃身边人先走的人,往往被万人唾弃。

他们不会去想,她为什么先走了,她经历了什么,他们只看眼前浮于表面浅显易懂的东西,那无非就是一个小孩寻短见了,亲属抱着遗体舍不得松开。

没人在意理由的,因为结果已经摆明了。

谁有那么多闲工夫去想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无非是饮茶用饭时,用来为寡淡的尬聊寻一个新话题罢了。

只是话题罢了,何必在意。



02.

我叫阿纯,纯洁的纯。

从小到大,永远会有人抿着唇,眼角弯弯地摸我的头,告诉我,我很漂亮。

也有男生红着脸,腼腆地送我一朵白蔷薇,吞吐着对我说:“阿纯,白蔷薇很像你,漂亮又纯洁。”

所以当任初老师笑着打量我,夸我漂亮时,我觉得他和其他人一样,想守护住我的漂亮和纯洁。

第一次见到任老师的时候,他笑着,眼睛眯成一道弧度,和蔼地看着我,自下而上,然后把我拉到身边,轻轻摸摸我的头,弯腰对我说:“你很漂亮。”

那时候我很开心,老师的表扬总是让人沾沾自喜。

所以我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在我颈间游走抚摸,停留了很久。


03.

我想我有个很好的老师。

他看我时总是笑眯眯的,很温柔。

他也会为了我的学习给我单独补课,经常把我喊到他的办公室,并且为了一个安静的学习氛围,把门反锁,有时候周末,他也会提出让我到他家里做作业。

妈妈很高兴,觉得这下我的成绩不用担忧了。

但是我不理解。

为什么他要把手放在我的腿上。

他的手上有茧,很粗糙的。

在我腿上磨的时候,我试图把腿挪开。

可是他又用手把腿抱回来了。

我不理解。

为什么他让我不要告诉别人。

尽管他说怕别的同学嫉妒,我还是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要单独给我补课。

只是因为我很漂亮吗。

这不公平。

我不理解。

补课的老师都会摸腿吗。

任老师说这样有利于沟通感情,让我们的关系更放松,不那么紧张。

可是补习班里的老师也没有这样啊。

相反,我一点也没感觉到放松,而是过度的紧张,甚至害怕。

害怕,害怕极了。

妈妈说任老师是个负责的好老师,以前带出过很多优秀的学生。

佳佳的妈妈也说任老师教学一流。

任老师真的是个很好,很负责的老师。

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想他对我这么负责。








……待续……(想听你们催文)

ps:学校开心理课堂,听到心理老师讲关于少女被性侵的事例,怪不好受的,以此为灵感写篇文,希望女孩子们都要好好保护自己,男孩子们要懂得尊重女生

地名虚构,内容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南雀

【反性侵/是he】无神论者。

她穿不过川流不息的人海。


记忆中的自己穿着碎花裙,透过黑色的瞳仁看着这个世界。

人群中那只黑手袭来。

攥住了她的皮肤、她的快乐、她的心脏。


十岁的女孩,又怎能理解臀部上传来的刺痛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种罪孽”

谁又知道是谁的罪孽?

谁来承担?

她攥紧自己的碎花裙。


她想起曾听母亲朗读的《圣经》。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大地,如同行在天上。”

早上的包子摊,她踮起脚扫码。

突然间黑夜降临,黑手出动。

只因她撞了他,她变得不可饶恕.她应当闭上嘴任黑手惩罚。


她哭喊:“请饶恕我的罪,如我...

她穿不过川流不息的人海。




记忆中的自己穿着碎花裙,透过黑色的瞳仁看着这个世界。

人群中那只黑手袭来。

攥住了她的皮肤、她的快乐、她的心脏。




十岁的女孩,又怎能理解臀部上传来的刺痛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种罪孽”

谁又知道是谁的罪孽?

谁来承担?

她攥紧自己的碎花裙。



她想起曾听母亲朗读的《圣经》。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大地,如同行在天上。”

早上的包子摊,她踮起脚扫码。

突然间黑夜降临,黑手出动。

只因她撞了他,她变得不可饶恕.她应当闭上嘴任黑手惩罚。



她哭喊:“请饶恕我的罪,如我饶恕他人对我犯下的罪。”

狠狠一扭。

红裙飘。

“请免我无法承受的苦难考验;请救我脱离凶险...”

奉以爱之名。阿门。



然而,我们的上帝从不存在,爱与正义也不曾爱我们。



她站在山坡上。

她擦掉眼泪。

“只要皮肤上的红痕恢复原状就好了”

她将红裙剪碎。

将长发剪碎。

碎。

“可惜了,这么好看一个女孩子”母亲这么说。

“可惜了,留了那么长、那么顺滑的头发”同桌男孩这么说。


可惜了。


他们发现了她的变化,却又没发现她的变化。

他们都在长大。

男孩长得很高,天天在球场上打球。

她不再穿裙子,也不去看他打球。

男孩很难过。

她拒绝难过。



男孩盯着她,急切地问她

“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潸然泪下。

但是似乎一切都不那么糟糕了。







“来看我打球吧。”







她穿着碎花裙站在球场上。

已经过时的碎花裙。

她意外的好看。

羡慕的眼光从四面八方涌来。

人群中或许仍旧有黑手。

但不同的是。

她多了他。






“上帝不庇佑我,自然有人爱我”

顾盼剪辑
悟空遭魔性侵体,手段非常残忍,还好最后迷途知返
悟空遭魔性侵体,手段非常残忍,还好最后迷途知返
没脑袋的鸭

【原创短篇】白日梦 (三)

父母会不相信自己孩子的话吗?我想会的。这或许听着很荒唐,但事实却是真实如此。

但的确,这是出于“爱”

  茳娸多想开口告诉自己的同学和老师,她真的没有说谎,一切都是真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僵住了。


  望着身边这么多双闪着笑意的眼睛,正准备说出口的话,被生生咽下。


  茳娸抬起手,迅速抹了把眼泪,低着头,默默接受着来自同学的嘲笑,平静地听完老师严厉的批评,一言不发。


  “你还好吗?”身旁一个声音轻描淡写地问道。


  茳娸抬头,看向旁边的同桌。...



父母会不相信自己孩子的话吗?我想会的。这或许听着很荒唐,但事实却是真实如此。

但的确,这是出于“爱”

  茳娸多想开口告诉自己的同学和老师,她真的没有说谎,一切都是真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僵住了。


  望着身边这么多双闪着笑意的眼睛,正准备说出口的话,被生生咽下。


  茳娸抬起手,迅速抹了把眼泪,低着头,默默接受着来自同学的嘲笑,平静地听完老师严厉的批评,一言不发。


  “你还好吗?”身旁一个声音轻描淡写地问道。


  茳娸抬头,看向旁边的同桌。


  同桌翻开书本后,也望向茳娸,两人对视。


  茳娸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位平时不怎么说话,算不上要好甚至称不上是朋友的同桌,清透的眼里还是那样的平常,没有嘲笑,更没有看热闹的窃喜。


  平时冷冷的眼神里,透出的竟有几分让人动容。


   茳娸怔然,有些自嘲的回到:“没事儿。能有啥事。”


  同桌看着她,皱起眉头,但很快散开。


  也许茳娸自己并没察觉,那句她觉得轻描淡写说出的“没事”,真正说出口时却是颤抖的。


  那天放学,爸爸妈妈出奇的一起在门口等着茳娸,茳娸是惊喜的,她一蹦一跳地扑进父母的怀里,似乎想用情亲安抚今天学校的委屈。


  只是,将头深深埋进父母怀抱的她,并没有察觉父母脸上那种严肃。


  车上的气氛不同往常,静得可怕。


  茳娸察觉到气氛不对,但不知如何缓和,她打开后排的窗,望着窗外的太阳,闭上眼睛,让夹杂着温暖的凉风吹拂过面颊。


  若大的家里空荡荡的,定睛一看,家具、装饰又将家里堆的满满的,满的喘不过气。


  饭桌的气氛更是低到了冰点。茳娸埋头扒着碗里的饭,等待着这种微妙的寂静被打破。


  母亲放下筷子,开口打破这死寂:“娸娸,你们李老师跟我打电话了。撒谎不是好孩子,我没想到,好生好教培养你这么多年,你居然撒这种谎。”


  母亲语气平静,茳娸看向母亲的眼睛,她的眼里分明是一种自己没教好孩子的懊悔和望不尽的失望。


  “人家吴叔叔好心在我们忙的时候找看你,你居然这样撒谎。你太让我失望了。”爸爸说完,放下筷子,起身了房间。


  眼神似剑,刺穿了茳娸内心最后一道防线,刺痛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从小,母亲就告诉茳娸,她得做到最好,这样才对的起她呕心沥血的教育。


  茳娸的确做到了,她努力什么都做到最好,画画,舞蹈,学习,一切她都拼了命的努力,因为她以为,只有这样母亲才能开心。


  母亲失望的眼神挡住了茳娸想要反驳的话和一肚子委屈。


  她怕了,她害怕母亲失望,害怕母亲担心,害怕她再也不是那个母亲心目中优异的孩子了,


  她更害怕,父亲指责母亲,害怕家里又是无休止的争吵。


  但这些害怕将她推下了无尽的深渊。


【茳娸的害怕来源于对父母话的错误理解,来源于安全感的缺失。


有时,父母的话只是为了激励自己的孩子不要懈怠,要努力前行,是出于好心,出于爱。


可是,有时却忘了,孩子终究是这个孩子,这种观念多了,是会让孩子认为爱是有代价的,是有条件的,认为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


慢慢的,在孩子心中,这种爱就会变味,有时候就会变成伤害孩子的“助推手”。】

蒹葭

做幸存者而非受害者

  看完《熊镇》有一段时间了,但我总感觉欠玛雅这位勇敢的姑娘一篇文章。有天把玛雅和房思琪做了个比较,更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于是有了这篇。

  玛雅和房思琪,不同国籍,不同人种,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成长环境,这两个本该都顺利长大的姑娘却经历了相同的“噩梦”——被性侵。

  玛雅是被同龄人的凯文性侵,房思琪是被他的老师,性侵犯的年龄不同却有着一个相同的特点,即都是熟人作案。家长老师社会电视上都在告诉我们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轻信陌生人,可是没有人提醒我们的姑娘,更该防的是“熟人”。玛雅在同学的生日宴会上被人性侵,房思琪在老师辅导...

  看完《熊镇》有一段时间了,但我总感觉欠玛雅这位勇敢的姑娘一篇文章。有天把玛雅和房思琪做了个比较,更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于是有了这篇。

  玛雅和房思琪,不同国籍,不同人种,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成长环境,这两个本该都顺利长大的姑娘却经历了相同的“噩梦”——被性侵。

  玛雅是被同龄人的凯文性侵,房思琪是被他的老师,性侵犯的年龄不同却有着一个相同的特点,即都是熟人作案。家长老师社会电视上都在告诉我们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轻信陌生人,可是没有人提醒我们的姑娘,更该防的是“熟人”。玛雅在同学的生日宴会上被人性侵,房思琪在老师辅导的时候被性侵,你看,性侵不只会发生在“半夜没人的小路上”,更多地点是出乎意料的。

  再来看看女孩的反应,玛雅和房思琪都有在拒绝,玛雅大喊着“不要”,房思琪恳求的眼神都阻止不了恶魔的行动,他们根本不为所动。事后人们还要职责受害方“一定是你没有好好拒绝”、“你肯定先勾引他了”。

  当女孩们被性侵了,无非是“说与不说”。玛雅选择说出来,而房思琪选择了忍耐。值得一提的是,玛雅选择说出来前已经把后果想清楚了,这位可爱勇敢的女孩想得最多的不是自己会被别人指指点点,而是心疼自己的父母知道真相后精神崩溃,自己的家人会被这件事伤害到。她知道在最重要的比赛前拘留球队的支柱对熊镇意味着什么,正式因为知道才显得更加勇敢。再来看看房思琪,这个优秀的女孩不敢说出去,不紧不敢还为了说服自己这是“合理的”,甚至一次又一次的被那个语文老师性侵,只为了得到个“老师爱我,我也爱他,所以这是合理的”的自我欺骗。

  我认为父母的态度在整件事中占了很重要的部分。玛雅的父母知道了伤心自然是少不了,紧接着带着玛雅去医院检查身体。玛雅的母亲蜜拉几近疯狂地保护着她不幸的女儿,玛雅的父亲是最知道那场比赛重要性的人,他没有犹豫毅然选择了报警,带着警察站在了凯文的面前,站在了自己的事业和理想的对立面。

  然而这并不够,凯文被保释了,没有人相信玛雅的话,认为她在栽赃他们的“冰球英雄”,“她难道不知道那场比赛对这个小镇有多重要吗?这该死的婊子!她一定是故意引人关注才这样说的,她真不该在那场比赛前这样做!一定是她勾引的凯文,女孩嘛,向来这样。”他们这样想着。于是所有人都孤立了玛雅,她去学校背后别人就在议论纷纷,她的储物柜都是辱骂信,她被人处处针对,她家的信箱总是被恶骂填满,她的手机不再敢开机……不仅是玛雅,他们一家都被小镇排挤,这是很可怕的。然而玛雅父母从来没有“自己女儿错了,她是耻辱”这样的想法,而是对玛雅更加体贴爱护,不断在反思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才让女儿受此折磨。

  而房思琪父母呢,在房思琪试探地说“有同学和老师谈恋爱了”,她妈妈视之为洪水猛兽,说话也尽是刻薄之语。房思琪害怕地退缩了,她知道自己永远不能对父母说出自己被老师强奸了这件事。她相信,一旦说出来,她的父母会认为她丢了他们的人,甚至会不要自己这个女儿了。其实到最后房家搬家,房思琪被送进精神病院也说明了她父母对这件事的抗拒。

  最后再来看看两个女孩自己的“抗争”。玛雅偷走了安娜父亲的猎枪,她埋伏到凯文夜跑的跑道边,把枪抵在了他的头上,她质问他“我说的都是假话?”,凯文尿了裤子。她的目的达到了,她要他和自己一样,永远害怕黑暗。后来凯文父母离婚,凯文被妈妈带走移民,所有人知道了玛雅说的都是真的,玛雅获胜了。房思琪也在抗争,小小地悄悄地,她一直在心里抗争着,可她输了,输得丝毫没有出乎意料……

  玛雅说,我不打算当受害者,我是幸存者。于是她抗争,和凯文,和自己,和这个世界。她终于赢了,以后她会继续学音乐,她会有自己的演唱会,她会有自己的人生。

  房思琪却被那些黑暗的过往拘住了,她从不曾走出过那个夏天。她最终也死在了那个夏天,连着腐朽的心和疲惫的身体。

  我想说,对于强奸这件事,受害者是无罪的,罪该万死的是强奸犯,如此简单明了的事却在一直被争执,真不知道有什么好不明白的。而社会的舆论,我们每个人都反应,可能都会把本就满身是伤的幸存者一点点逼上悬崖……

  对幸存者来说,那些黑暗的过往只是她们绚烂多彩生涯的一个斑点,它也许会慢慢淡化,她们的人生属于她们自己而非那个人渣;而对于受害者来说,她们会死在那片阴影中,满怀悲伤与郁闷……




未经他人苦,本不好多说,但总想写一下。以上仅代表个人看法。

  

  

大队长哈哈哈哈哈

《叶叶》

《叶叶》

“叶叶好像在开始发育了,我觉得你该给她买小背心了。”

“啊?我觉得她看起来还很小欸。”

“差不多了啊喂,都有形状了。”

“那我明天带她去超市看看呢。”

【一】

“哟,叶叶今天周末也去学校吗?”

“对呀叔叔,今天去拿期末成绩通知单,嘻嘻嘻。”

“几年级了呀?”

“四年级啦,下半年开学就五年级了。”

【二】“你又来等你爸爸下班呀,叶叶。”

“对呀,不知道我爸爸好久才下班哦。”

“可能还有一会儿吧,来这边坐。我看看你买的什么书。”

“这个数学资料书,我爸爸非要给我买,喊我学一下里面的其他解题方法,其实我也不怎么能看懂。”

“哈哈哈,叔叔可以教你。”

【三】...

《叶叶》

“叶叶好像在开始发育了,我觉得你该给她买小背心了。”

“啊?我觉得她看起来还很小欸。”

“差不多了啊喂,都有形状了。”

“那我明天带她去超市看看呢。”

【一】

“哟,叶叶今天周末也去学校吗?”

“对呀叔叔,今天去拿期末成绩通知单,嘻嘻嘻。”

“几年级了呀?”

“四年级啦,下半年开学就五年级了。”

【二】“你又来等你爸爸下班呀,叶叶。”

“对呀,不知道我爸爸好久才下班哦。”

“可能还有一会儿吧,来这边坐。我看看你买的什么书。”

“这个数学资料书,我爸爸非要给我买,喊我学一下里面的其他解题方法,其实我也不怎么能看懂。”

“哈哈哈,叔叔可以教你。”

【三】

“叶叶堆得这个雪人好大哦。”

“哈哈哈哈,对吧,是不是很可爱。”

“和叶叶一样可爱。”

【四】

“哇哦,叶叶今天穿的新衣服吗?”

“对呀,前两天妈妈给我买的。”

“这条裙子感觉叶叶穿着挺好看的。”

【五】

“听说你小学毕业就要走了?那我们是不是以后见不到了哟。”

“对,差不多还有一个月吧。”

“那好可惜,叔叔好喜欢你的,什么时候去叔叔家里玩一玩。”

“啊.....我也不知道欸。”

“你喜欢吃什么水果吗,我买了你来我家吃呀。水蜜桃喜不喜欢?这里夏天的水蜜桃最出名了。”

“我觉得夏天还是西瓜好吃一些。”

“那你来我家玩,我给你买西瓜吃。”

【六】

“叶叶,我什么时候去接你来我家玩?”

“明天中午?明天中午学校下课了之后,我就没有课啦。”

“好哦,那你在校门口等我哟,我刚好可以把你送回家。”

【七】

“叶叶,走,带你去我家玩。”

“不行欸,妈妈让我今天买点东西回去,我要先去超市。”

“那我送你去吧,你去哪一个超市?”

“不用啦,我和我同学一起。我先走啦,叔叔。”

“哎!哎!叶叶!”

【八】

“叶叶,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你都要走了,还没去我家里玩过。”

“啊?那......明天去你家?”

“明天你爸爸妈妈在家吗?”

“不在,他们要上班。”

“那我去你家门口接你好了。”

“好。”

【九】

“叶叶,来坐我的电瓶车后面,走过去要走很久的。”

“啊?你家很远吗?那我不去了。”

“不远不远,电瓶车十几分钟吧。来坐我后面。”

“哦,好。”

【十】

“你家这么大啊?就你一个人住吗?哇塞,地板好干净,那我要光脚进去哦。”

”不用不用,直接进来就好了。你要看电视吗?一边看一边吃西瓜。”

“我不吃,我只看电视就好了。”

“冰过的哦,叶叶。”

“不用不用。”

“那你过来这个房间玩好了,这里有电视。”

“你一个人睡这么大的床哦,感觉可以睡好几个人了。”

“哈哈哈,你可以在床上耍。”

“不用不用,我坐床边边就好了。”

【十一】

“叶叶,我可以摸你吗?”

“啊?为什么?”

“我们是朋友欸,朋友之间不可以摸吗?你也可以摸我。”

“这样啊......那好吧.....”

“你不摸我吗?我把衣服撩起来给你看。”

“啊.......不了。”

“你可以躺下吗叶叶,我想亲亲你,你好可爱。”

“啊....?。”

“叶叶害怕我吗?我怎么会欺负叶叶呢?我们是朋友呀。”

“叶叶,你这条裙子挺好看的。”

“叶叶,你好可爱呀。”

【十二】

“叶叶,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我可以自己走回去。”

“欸,你的西瓜,带回去吃吧。哎,待会如果你爸爸妈妈问起你去哪里了,你就说去图书馆还书了哦。”

“嗯嗯。”

“我送你回去。”

“你一定要记得哦,如果问起来就说你去图书馆还书了。不要跟其他人说来我这里了哦。”

【尾】

那个叔叔好奇怪,为什么他要摸我。

他为什么要把我的小背心撩起来,他力气好大,我好痛。

他为什么在扯我的裙子。

他压着我干什么。他在蹭什么。

他为什么要亲我。明明只有爸爸妈妈才亲过我的嘴巴。

好恶心,他的牙齿好黄,他今天刷牙了吗。

他的眼角有好多皱纹。他到底有多少岁了。我是不是该叫他爷爷而不是叔叔啊。

我好害怕。我是不是该逃掉。

他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

暮云池下栖

冬与猫与雪

有些冬天,注定是要刻骨铭心的。


  我爱猫,但由于家庭原因,不能养猫。于是常寻了些流浪猫来喂。在寒假里,我常常与猫一待就是一个下午。猫总是押着懒懒的步子,从草丛中摇摇地向我走来,拉长了细气的声音向我叫。冬日太阳高度角低,午后未散的光洒在猫的后背上,使柔软的猫毛温和的发着光,直使这光烙在我心上。当一只小猫在你膝盖上蹭头时,理所应当的,它成了你的全世界。我的小猫们亦然是我的全世界。


  有猫的陪伴,我本应有愉悦的回忆,就是那种老了以后,躺在摇椅上,一想起来就眯着眼笑的那种愉悦。可偏不是这样的。


  雪下的前几日的午后,我照例喂猫。一...

有些冬天,注定是要刻骨铭心的。


  我爱猫,但由于家庭原因,不能养猫。于是常寻了些流浪猫来喂。在寒假里,我常常与猫一待就是一个下午。猫总是押着懒懒的步子,从草丛中摇摇地向我走来,拉长了细气的声音向我叫。冬日太阳高度角低,午后未散的光洒在猫的后背上,使柔软的猫毛温和的发着光,直使这光烙在我心上。当一只小猫在你膝盖上蹭头时,理所应当的,它成了你的全世界。我的小猫们亦然是我的全世界。


  有猫的陪伴,我本应有愉悦的回忆,就是那种老了以后,躺在摇椅上,一想起来就眯着眼笑的那种愉悦。可偏不是这样的。


  雪下的前几日的午后,我照例喂猫。一位老人在离我与猫不远的地方驻足,眯着因年老而有些昏花的眼睛,看着我和猫。他穿着皮衣,戴着极具艺术家气息的帽子。不久时,他开口道:“小姑娘,你也喜欢猫呀?”我点头。他又道:“我也喜欢猫,我家养了一只白猫,可白了。”他复用欣赏的眼神看着我的猫们,称赞道:“你的猫也很好看。”我一向对喜欢猫的人抱有好感,更何况他还夸了我的猫。于是我冲他笑了笑。他也冲我笑。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你的猫叫什么名字?”他的眼里却闪过了一丝慌乱,支吞着。我疑惑了。他于是向我解释,他家的猫没有名字。


  翌日,我又看到了他,他依旧带着他极具艺术家气息的帽子。他跟在我身后。我自然认为他是被我的猫吸引了。我扭头看他,他笑了,很儒雅温和的笑。他不急不徐地向我打招呼,问我要不要听他家猫的故事。我点头。于是,他讲起了他家的白猫。从猫幼时的淘气讲到年长的乖巧,语气中满是宠爱,正是我与身边的人提起我的猫的语气。那日的阳光也洒在了他的皮衣上,他也在发光。


  一连几日,他总是在我喂猫的时候尾随我。我也不介意他的存在,甚至在心底有一些小的雀跃——有人陪伴的欢喜。我很感激有一个人愿意走进那个本来只有我和猫的世界。


  下雪了。北国的雪总是洋洋洒洒,热情而奔放,铺满了天地。猫走在茫茫雪地中,冻得直缩爪子,却仍执着地跟我身后,绘下片片梅花。我掬起一捧雪,扬向空中,猫便跃起,扑空中雪的碎片。我屈膝坐在台阶上,将羽绒服的拉链拉开。一只猫喵呜着钻进了我怀里取暖,其余的则安静的蹲在我身边,时而抖动胡须,弹落上面的雪花。我将冰凉的手放在怀中的猫身上,它便避开了,细细的白鱼骨似的胡须蹭得我脸颊痒痒的。


  那人又来了,戴着他的艺术家帽子。他说,他的猫刚洗了澡,现在简直比这雪还白。他问我要不要看他猫的照片。我没有理由拒绝。他于是让我看了他手机上的照片。照片上确实有一只白猫,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赤裸的女人。我看到了她深褐色的乳房。我的眼睛被突地刺痛了,极快地移了眼,心慌乱起来,怦怦地跳。我找了个理由搪塞,告诉他我要走了,然后故作镇定地走出了他的视线,又狂奔起来。猫也跟着我狂奔。我好害怕,一种本能的、原始所害怕。我想要找寻一个安全的地方,却又不知道何处安全,只能不停的跑,似乎这样就能逃离他。终于,我累了。


  我蹲在雪地里哭,猫围着我不住打转。我抱住猫,猫看着我,不住呼噜。我的猫,你是在安慰我吗?


  一连几天,我不敢再喂猫了,我害怕见到那个带着艺术家帽子的老人。


  现在已经是很多年过去了。但我仍无法释怀此事。在午夜梦回时,它总是会不请自来的闯入我的脑海,继续刺伤着我。我如一介可笑可悲的小丑,被它折磨着,玩弄着。我似是永远忘不掉了。我只能咬着被角,流泪叹气。


写在最后:这是我个人的亲身经历,也是永远无法泯灭的阴影。我把它埋在心里很多年了,总感觉不吐不快。于是将它用文字的方式写了下来。望在下次的梦里,不要在出现它了。

主持人依林
娱乐圈又有瓜!湖南卫视主持人钱枫被举报性侵!
娱乐圈又有瓜!湖南卫视主持人钱枫被举报性侵!
丹姐智慧经
云南7岁女孩遭到性侵!无论男孩还是女孩的家长
云南7岁女孩遭到性侵!无论男孩还是女孩的家长
seiya(可接稿)

受害者不需完美,加害者必定有罪

头顶的灯光晃人眼,音乐声震耳欲聋。空气中酒精与烟味混杂在一起,呛得人鼻子发酸,我忍不住咳嗽。


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我不禁握紧了手里的包,视线飞速扫过去,试图在人群中找到那张熟悉的面孔。


终于在看到目标人物后长舒一口气。


“学姐!学姐……”


我被涌动的人群隔绝在外,呼喊声像是细针掉进大海,不起波澜。


学姐在和两个男生交谈着,嘴角挂着我读不懂的笑意,白光下散发着平日里隐藏的魅力,落落大方。


“抱歉…借过…”


我有点不知所措,尴尬的气氛渐渐包围我。


学姐旁边戴着眼镜的男生像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低头看着我说了什么,笑的温柔而腼腆,学姐起身向...

头顶的灯光晃人眼,音乐声震耳欲聋。空气中酒精与烟味混杂在一起,呛得人鼻子发酸,我忍不住咳嗽。



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我不禁握紧了手里的包,视线飞速扫过去,试图在人群中找到那张熟悉的面孔。


终于在看到目标人物后长舒一口气。


“学姐!学姐……”


我被涌动的人群隔绝在外,呼喊声像是细针掉进大海,不起波澜。


学姐在和两个男生交谈着,嘴角挂着我读不懂的笑意,白光下散发着平日里隐藏的魅力,落落大方。


“抱歉…借过…”


我有点不知所措,尴尬的气氛渐渐包围我。


学姐旁边戴着眼镜的男生像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低头看着我说了什么,笑的温柔而腼腆,学姐起身向我走来。


“学姐,生日快乐”


我递出了礼盒,略微紧张地攥着裙摆,她突然就笑了,顾盼生姿。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醒来的时候头昏脑涨,衣物散落一地,凌乱的床单,肌肤上大大小小的痕迹肉眼可见,枕头旁刺眼的红色——五张一百。


我脚步虚浮走向浴室,腿止不住的发软,打开花洒的手都在抖。


镜子里的女孩眉眼清纯又透着无辜,身体上青紫的痕迹平添了一份凌虐的美感,原来这就是他说的“漂亮”。


我扶着洗手台拼命地干呕,怎么也咽不下喉咙里的恶心。


水雾朦朦胧胧,附着在玻璃上,我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擦去。

镜子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渐趋透明,额头上的伤口越发清晰。



学姐故作生气,“不给我面子?”不理会我的抗拒,不在乎我的醉意。许多人都在起哄,一杯一杯的酒塞到我手里,意识被一点一点侵蚀。


这是一场关于我的游戏,只不过他们都是参赛者。


“你现在这样就很美”


他摘下了眼镜,伪装的腼腆顷刻间破碎,像只突破囚笼的野兽,他的口水横流,灵魂里的腐烂和血液里流淌着的臭味让他越发暴戾,他的爪子拿捏我的颈脖,强迫我的额头紧抵着墙面,肆意驰骋,不理会我的求饶,不在乎我的挣扎。


“清纯货,玩的很开嘛”

他伏在我的耳边说,陌生的脸上是狰狞,吐出的话下流又恶毒。


画面在我脑海中一帧帧浮现,熟悉又陌生。


我在无声的嘶吼,我想放声尖叫,干涸的泪痕也不能舒缓内心的痛苦,我的世界面临崩塌,灵魂在湮灭,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甘心吗?


我关掉花洒,小心翼翼地穿上褶皱的裙子。床头的酒店座机毫无征兆地响起,我伸手接起电话,另一只手悄悄按上手机,


“醒了?”

“昨晚的事警告你不要到处乱说,我相信你也不希望昨晚的照片流传出去吧”


我沉默良久只轻轻说了句,

“我不要钱”

电话那头传来数不清的笑骂声,夹杂着几句污言秽语。


“很上道啊,那当作下次陪我们的价钱吧”


语气自然而随意,就好像笃定我会这么做。


“嘟——”

听的电话挂断的忙音,我终于笑了,座机旁的手机屏幕上“录音已保存”醒目又显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