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97浏览    49参与
悄。情話

子正

忘不掉的人记不住时辰

记不住时辰的忘不掉人

子正

被你诛心的

随腌臜而降的野火燃尽

将现于黑色的土地中

一里万里的孤独

终将被脚步所丈量

不奈那薄情女子痴情郎

青山重重埋心魂



一人饮一人醉

月夜乌啼

啼半生凄凉

可怜那三生过而有幸回眸

却料得半生无依靠

那些被迫割舍的念念不忘

终将被埋葬

不拜



已丑初

关,苦

忘不掉的人记不住时辰

记不住时辰的忘不掉人

子正

被你诛心的

随腌臜而降的野火燃尽

将现于黑色的土地中

一里万里的孤独

终将被脚步所丈量

不奈那薄情女子痴情郎

青山重重埋心魂



一人饮一人醉

月夜乌啼

啼半生凄凉

可怜那三生过而有幸回眸

却料得半生无依靠

那些被迫割舍的念念不忘

终将被埋葬

不拜



已丑初

关,苦


夏生-佛系码字

等我高考报完志愿就重新码字!!现在看之前写的就像屎…。
我会重置《怨》的。

等我高考报完志愿就重新码字!!现在看之前写的就像屎…。
我会重置《怨》的。

雾冰幽

枯叶从四面八方聚来。

曾经的俯瞰众生,

如今的支离破碎。

悲吗?惨吗?

挤在一起,

在那黑暗阴冷的角落。

一把火

滋滋的声音像一首绝望的悲歌

怨恨,

化为青烟,在空中弥漫。

混着不甘,

一笔一划,描绘着最后的遗书……

枯叶从四面八方聚来。

曾经的俯瞰众生,

如今的支离破碎。

悲吗?惨吗?

挤在一起,

在那黑暗阴冷的角落。

一把火

滋滋的声音像一首绝望的悲歌

怨恨,

化为青烟,在空中弥漫。

混着不甘,

一笔一划,描绘着最后的遗书……


夏生-佛系码字

【全职高手/all叶/民国paro】怨 10


叶修这几日在蓝溪阁过得相当自在。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且都是蓝溪阁大当家亲自操持。叶修倒是没往多了想,只当是对他的监视。可是,后者就不一样了。
喻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叶修动了心思,况且两人都是男性。人嘛,都是不可揣测的动物。回想叶修最风生水起的时代,喻文州也没找出两人有过多交集的范例。道听途说来的叶修,听起来该比现在要厉害的多,喻文州回头看了看躺在榻上装死的人,无奈地笑了笑。
真像一条死鱼。
叶修此刻可不仅仅是装死,他在脑内模拟了好几场逃跑,每一个计划都能找出突破口,也就被一一否定了。叶修腹诽,喻文州这防贼措施做的真好,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叶修正纠结地想睁眼,突然感觉脸上的肉被人...


叶修这几日在蓝溪阁过得相当自在。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且都是蓝溪阁大当家亲自操持。叶修倒是没往多了想,只当是对他的监视。可是,后者就不一样了。
喻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叶修动了心思,况且两人都是男性。人嘛,都是不可揣测的动物。回想叶修最风生水起的时代,喻文州也没找出两人有过多交集的范例。道听途说来的叶修,听起来该比现在要厉害的多,喻文州回头看了看躺在榻上装死的人,无奈地笑了笑。
真像一条死鱼。
叶修此刻可不仅仅是装死,他在脑内模拟了好几场逃跑,每一个计划都能找出突破口,也就被一一否定了。叶修腹诽,喻文州这防贼措施做的真好,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叶修正纠结地想睁眼,突然感觉脸上的肉被人捏起,还扯了扯。
“吃胖了。”喻文州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笑意。
“你成天和喂猪一样,我几乎就没下过床,你要给我每天多加几个蛋,说不定有人就怀疑蓝溪阁大当家娶了媳妇坐月子呢。”叶修翻了个白眼,无视旁边笑得满面春风的喻文州。
喻文州弯着眼睛抿了抿唇,心里头像吃了蜜一般甜。
“你把我养在蓝溪阁,除了多吃一个人的粮食,多睡你一个屋,还有什么用处?”叶修缓缓睁开眼,百般聊赖的看着头顶上映出的阳光,一条条的还挺好看。
“观赏。”喻文州简要地回答。
“……”叶修语塞。
“论姿色在下可比不上周泽楷。”叶修翻了个白眼,艰难地把身子转过去,面冲喻文州,看着他提笔写着什么,不紧不慢,甚是优雅。
喻文州闻声微微一怔,接着不紧不慢地掩盖过去,无意般提起:“叶前辈似乎和周当家私交甚好?”
“没有,床上交易倒是挺顺利的。”叶修没脸没皮地倒清楚了所有喻文州想知道的东西,这也是他最怕知道的事情。叶修现在啥都不害怕,也不觉得断袖可耻,自己都被操了好几次了,还不是同一个人,还剩下什么值得羞耻的呢。
啪。狼毫在喻文州手里折成两半。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
天阴了。
屋外面刘小别正手脚并用的跟高英杰比划着什么,后者已经笑倒在地了,蜷缩在青石板上半天缓不过来。刘小别绝望的看了看天,放弃了挣扎。小别哥因为干什么都火急火燎,容易闹笑话,一天到晚,高英杰总能捕捉到奇怪的笑点,突然守着刘小别咯咯咯的笑起来,笑得后者起一身鸡皮疙瘩。
“英杰。”王杰希推开门,示意高英杰进去。
高英杰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该红的脸蛋还是红扑扑的,王杰希看了直无奈的摇头。
“英杰,该出去历练历练了。”王杰希看着高英杰的眼睛。
“啊……?是。”高英杰起初微微一怔,随后只得答应下来。
“这个任务难度大,我会让小别协助你完成。”王杰希踱步到窗户边,道出了高英杰最怕的一句话。
“把叶修救出来。”

“叶修叶修,当家的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叶修那老东西。”少年身型纤长,充满活力的脸上不适时的长了一张喋喋不休的嘴,嘚不嘚能说一路,随行者早已习惯了,从少年几十句话里提炼出最核心的一句,已经练的炉火纯青。
“他长得还没我好看,你说对吧,小东西?”少年突然上前一步,勾住了小少年的肩膀。
“去去去。”小少年嫌弃地挥挥手,“叶大神长得比你俊秀多了,少在这自我感觉良好。”
“他长得比我好?”少年一挑眉,“我又不是不认识他,你可摸着良心说清楚,卢瀚文。”
“你认识叶神?”卢瀚文睥睨过去,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你看你还不信我了不是,走走走,见了他你就知道了。”少年勾紧了卢瀚文的脖子,加快了脚底下的速度,拖着卢瀚文的小身子呼呼地往前窜。
一大一小两个闹腾脚步狼狈地停在了喻文州的住处前,黄少天示意卢瀚文别出声,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跟前,手指甲轻轻在窗户纸上戳了个洞,正对上焦,就看见喻文州捏着叶修的下巴,两人的唇瓣紧紧贴合在一起。
黄少天嘴唇哆嗦着收回脑袋,拽着卢瀚文跑远了。
“哎哎哎怎么了!你慢点跑!说清楚啊喂!”卢瀚文不知所以然,还以为当家的出了什么事。黄少天把他拖到足够远的地方,才松开手,颤抖着声音道:“我看见…我看见……”
“你看见什么了!”卢瀚文急的直跺脚。
“逗你玩儿的,什么也没有。”黄少天突然做了个鬼脸,恢复了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模样。
“……”
“好玩吧?当家的在里面抄古籍呢,不便打扰他。”黄少天表面上嘻嘻哈哈,内心却越来越沉重,好像一块大石头死死压在他胸口上,除了击碎,没有别的办法。

喻文州轻轻撕咬着叶修的唇,直到有些充血了才慢慢松开。叶修伸手摸了摸发痛的嘴唇,嘶嘶笑道:“你挺奔放啊。”
喻文州刚才的吻,仅限于唇瓣相贴,没有进一步侵略。
“叶修前辈这是习惯了吗?”喻文州风轻云淡地问,言辞里却藏不住醋的酸涩。
“周泽楷下嘴可比你狠多了,不出血不散伙。”叶修伸出舌头安抚了自己的唇瓣,“小邱相比起来要温柔的多。”
喻文州的眼神蓦地暗淡了许多。
“话说你就这么不打招呼地把我绑了来,我都没法跟小邱报平安。”叶修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埋怨道。
“前辈。”喻文州没回答他。
“干嘛?”叶修预感到他不会吐什么好东西。
“前辈是习惯了在男人身子底下辗转了吗。”
叶修猛地抬头,不相信此等话语竟从喻文州嘴里吐出来,他这一和那双眼睛对视,便被那眼底的血丝震得一愣正。
那眼睛里满满流露着吃人的欲望。

TBC
不写不行了…怕你们忘了我这个懒癌晚期。
两年十篇,我也很佩服我自己的速度。

夏生-佛系码字

声明

《怨》05 07被封了
没看到的可以私戳哦
耶。

《怨》05 07被封了
没看到的可以私戳哦
耶。

夏生-佛系码字

【全职高手/all叶/民国paro】怨 09

09
“嗯。”叶修闷哼一声,捂着胸口扑通跪了下去。
“哼。叶哥,别来无恙啊。”年轻男子的脸被黑夜蒙蔽,只能浅浅看出个大概轮廓,样貌并不出众,一双恶眸闪着精光。
“原来是你啊。”叶修几个深呼吸,艰难地把自己翻过来,因牵扯伤口引起的疼痛又倒吸一口冷气,“怎么,我走了,陶轩就没人可用了?哎,我还真挺倒霉,好不容易养好了伤出来买点吃的,又让你给碰上了。”
说罢他弱弱的晃了晃手里的牛皮纸袋。
男子显然被他一句话激得手背青筋暴起,粘着血珠的刀刃调转了方向,再次抵上叶修的喉咙,嘴边上荡漾起一抹邪笑,声音兀的温柔起来:“叶哥,你只要跪下给我磕个头道个歉,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哟?还有这档子事儿?”叶修笑了...

09
“嗯。”叶修闷哼一声,捂着胸口扑通跪了下去。
“哼。叶哥,别来无恙啊。”年轻男子的脸被黑夜蒙蔽,只能浅浅看出个大概轮廓,样貌并不出众,一双恶眸闪着精光。
“原来是你啊。”叶修几个深呼吸,艰难地把自己翻过来,因牵扯伤口引起的疼痛又倒吸一口冷气,“怎么,我走了,陶轩就没人可用了?哎,我还真挺倒霉,好不容易养好了伤出来买点吃的,又让你给碰上了。”
说罢他弱弱的晃了晃手里的牛皮纸袋。
男子显然被他一句话激得手背青筋暴起,粘着血珠的刀刃调转了方向,再次抵上叶修的喉咙,嘴边上荡漾起一抹邪笑,声音兀的温柔起来:“叶哥,你只要跪下给我磕个头道个歉,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哟?还有这档子事儿?”叶修笑了笑,丝毫不畏惧冰凉而尖锐的利刃,只是小心的把牛皮袋子放到一边,左手迅速一翻,一根银针直直扎进了男子的脖子。
男子只觉得麻劲儿一阵阵的来,浑身没了力气。叶修捂着胸口,在胸前颈旁用力拍了几下,勉强止住了血。他匍匐着从地上爬起来,双腿发颤地往前踉跄着,眼前就是一棵树,叶修伸直了胳膊想扶着树喘口气儿,忽然后腰一重,整个人被踹到了树干上,伤口再次鲜血喷涌。
“叶哥,你这一招玩的出其不意啊。”男子抄着兜,言语尽是笑意,仔细听来又满满是威胁。
“刘皓…!你别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叶修此时仅有一丝气力,全部用来咆哮。
“都是因为你!”刘皓抓住叶修的头发,狠狠往后扯去,“如果不是你对陶轩说我资质不高,我哪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呼来唤去,谁都可以支使我!时时刻刻都得看别人脸色——我就像条狗一样!都是你!全都因为你!!”刘皓越说心中那股怒火窜的越高,此时他的眼中爬满了血丝,抓着叶修头发的那只手一使劲,叶修的头狠狠地撞在了粗糙的树皮上。
登时血肉模糊。
叶修弱弱嗯了一声,已经没有力气张嘴说话了。额头上的血混杂着泥土流到嘴边,满满的腥味。
刘皓见叶修安静下来,便慢慢松开了手,他还在喘着粗气,看着奄奄一息的叶修,青灰色的长衫被暗红色的血液晕染,脸上头发上都是血污,刘皓越看越兴奋,哆哆嗦嗦摸出了刚才捅过叶修的匕首,高高举起手臂,准备给他最后一击。
“别动。”一道清脆的低吼。
刘皓一愣,听声音是个年岁尚小的少年,便不再惶恐。
“我说了别动!”少年拔高了音调,刘皓突然觉得脖子上的皮肤微微刺痛,一条极细的银丝已经勒进刘皓的皮肤。细密的血珠慢慢渗出,刘皓眉头一紧,乖乖站在原地,咬牙切齿道:“小朋友,大人的事情少管。”
少年嗤之以鼻,清亮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不以为意:“我管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说罢舌尖微卷,舌底下溜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刘皓接着听着旁边房顶上有轻微踩过瓦片的脚步声,一抹黑影从房顶掠下,身型纤长,行动轻快利索,他轻轻抱起只剩半条命的叶修,冲少年一扬下巴,刘皓觉出脖子上的痛感消失了,转身正准备收拾那小子,谁知身后早就没了人。
这下子……陶轩是不会留我了。他绝望的勾了勾唇角,冰凉的手指险些握不住匕首。


叶修睁眼悠悠醒来,头顶上是水蓝色的帷幄,他不曾记得邱非有这样的床铺,再想了想周泽楷那也没有。
那这是哪?
他尝试着把上身撑起来,无奈拉扯到了胸口的伤,疼地他呻吟一声,咚的一声又躺回了床上。
“醒了?”一道温润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叶修猛的瞪大眼睛,身边竟然还有一人,并且自己丝毫没有发觉。他歪过头去,看床榻旁有一张红木八仙桌,紧贴青白色的墙壁,一个男子正微微歪斜着身子,手里端着一本古籍,不动声色地翻阅着,连纸张摩擦的声音都没有。
叶修紧紧盯着男子的脸,线条流畅,棱角并不分明,一双桃花眼柔情似水,脸上总是挂着一丝微笑,款款温柔。
“……喻文州?”叶修迟疑着发问。
“正是在下。”喻文州闻声合上书,来到他床边坐下,伸手试了试叶修额头的温度,惊地后者本能地想要弹开,无奈身体赢弱,喘个气都胸疼。
“叶前辈昨晚上流血过多,加上夜晚寒气过重,有些发烧,不过现在看来好的差不多了。”喻文州温声说着,门就被敲响了。
“老大!我来送粥了!”门外少年清亮的声音响起。
昨天……好像听到过这个声音?叶修抓了抓头发。
“进来吧。”喻文州回应到。少年推门窜进来,咣地放下食盘,旋风般刮到叶修跟前,一双明亮的大眼死死盯着他看,眼底掩饰不去兴奋和期待。
叶修直接给看懵了,喻文州有些责怪地嗔道:“瀚文,不得无礼。”
卢瀚文这才发觉自己兴奋过度,急忙站直了,有些羞愧:“我……第一次见到活的叶修前辈……对不起老大,我失礼了。”
叶修听得直笑。原来自己这么有名气?
“喻家主……”喻文州打断他的话:“叫我文州即可。”
“噢,那文州,为什么你要救我?”叶修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喻文州端起食盘里的瓷碗,舀了一勺粥,吹凉了送到叶修嘴边。
“前辈你猜?”
“……”叶修无言,低头扫了一眼喻文州手里的东西,不由得赞叹:“蓝溪阁好阔气,连吃饭的碗都是北宋的。”说着张嘴把喻文州勺子里的粥抿进嘴里。
“我现在快成废人了,为什么你们还是不肯放过我?”叶修张嘴吃着粥,“难道哥这么有魅力?”
他这一段时间一直在邱非那儿藏匿着,位置过于偏,这才让刘皓在昨晚上堵了个正着。叶修想了想落在路边的袋子,有些心疼的咂咂嘴,邱非是吃不到了,现在他连人都找不着。
“前辈,在想什么?”喻文州看他心神不宁,忍不住问到。
“你猜?”叶修笑眯眯道。


TBC
来了来了来了…!
文风稍微改了一下,起码阅读起来比以前顺畅了。
元旦回去就考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期末…
瘫。

夏生-佛系码字

【all叶/全职高手/民国paro】怨 08

08
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陪葬者。
但是有些人,必须为创造这个时代而付出代价。

叶修被除名这件事,几乎一夜间就传达到各大势力耳边,所有人都在议论着,有些是惊讶,有些是疑惑,不过更多的,是恐慌。可能你会困惑,但是叶修一旦没有了任何束缚,他想干什么总归是能干出来的。而这个人,在整个h市领搞情报的全都闻风丧胆。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蓝溪阁,中草堂,轮回寨,还有刚兴起的烟雨楼,表面上不过是古董店,草药铺,青楼罢了,但背地里,这些人都是在良心和生存间游走,在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穿梭,他们不过是一群投机商,大发着战争财而已。
叶修曾一脸无所谓的笑说着:
“赚钱最快的时候,一个是国家重建,一个是国...

08
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陪葬者。
但是有些人,必须为创造这个时代而付出代价。

叶修被除名这件事,几乎一夜间就传达到各大势力耳边,所有人都在议论着,有些是惊讶,有些是疑惑,不过更多的,是恐慌。可能你会困惑,但是叶修一旦没有了任何束缚,他想干什么总归是能干出来的。而这个人,在整个h市领搞情报的全都闻风丧胆。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蓝溪阁,中草堂,轮回寨,还有刚兴起的烟雨楼,表面上不过是古董店,草药铺,青楼罢了,但背地里,这些人都是在良心和生存间游走,在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穿梭,他们不过是一群投机商,大发着战争财而已。
叶修曾一脸无所谓的笑说着:
“赚钱最快的时候,一个是国家重建,一个是国家即将灭亡。而后者发财更快罢了。”

韩文清其实十分嫌恶这场战争。
不是说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也不是花了多少冤枉钱,卖了多少良心去,而是这场战争它不会彻底给最下阶的老百姓带来任何利益,在他看来,这场战争不过是日本高层间无休止膨胀的野心最终爆炸,一发不可收拾造成的。而对于中国,它不得不应战,全国人民都高喊着保家卫国的口号,精神上确实是得到慰藉,但是物质上却得不到保障。
韩文清确实心狠手辣,但他总能透过一些事物的表面,看到更深一层的东西。
张新杰急急忙忙跑到内堂时,看见韩文清的脸已经黑下来了。
“当家。”他顺了顺气,“叶修被除名了。”
“嗯。”韩文清淡淡应了声。
“各大势力应该都知道了,但是他们做出的决定我们的卧底打探不到,”张新杰冷静下来了,语气也跟着平缓下来,“每个当家都只把消息告诉了最亲信的人。”
“这个早就料到了。”韩文清抿了口已经微微泛凉的茶,“让他们折腾去吧,传令下去,我们静观其变。”
“可是……”张新杰有些犹豫了,“这可是叶修啊,当家。”
“我知道,”韩文清罕见地勾了勾唇角,“有愿意插手的,那个喻文州肯定早想好对策了。”
“……是。”张新杰微一拱手,转身准备退出去。
“新杰。”韩文清放下手里的茶碗,叫住了张新杰,“你说叶修会不会被嘉王朝暗杀?”
张新杰转过身,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定是不会。”
“下去吧。”“是。”

叶修现在指尖都抬不起来了。
邱非正帮他擦拭身子,还带着稚嫩之气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试图把叶修整个翻过来,一不小心按在了他的腰上。叶修一个没崩住惨叫出声,但听起来是这样的无力无气。
邱非面无表情地擦着叶修白皙的身体,现在他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和红痕,有新的也有旧的。邱非心里突然有些愧疚,他抿了抿嘴唇,指尖轻轻滑过那片最严重的皮肤,当然是他刚才留下的。
“叶哥。”
“嗯?”叶修有气无力地回应着。
“……还疼吗?”邱非对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顿时烧红了脸。
叶修把头埋进枕头,闷闷地笑了一声:“你要不试试?”他想起刚才那具年轻的身体在自己体内疯狂冲刺,丝毫不理会自己的哭喊,只顾的一次又一次把自己推向高潮,不肯给他留下喘息的机会。当邱非终于决定放过他时,叶修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
“以前的痕迹……谁留下的?”邱非把叶修又翻了过去,帮他擦拭着前胸。
“周泽楷。”叶修不以为然地回答,仿佛这没什么大关系一样。
邱非一听这名字愣了一下,立马恢复了正常。周泽楷,那可是轮回的大当家,少有的美人,全城闻名的艳倌,看来是在上的啊,邱非以为长得那么好看的都在下呢。
“小邱,嘉王朝会杀了我吧?”叶修突然开口。
“会。”邱非认真的回答,他听见叶修苦笑了一声。
“但安排杀叶哥的不是我。”
“陶轩还真是要赶尽杀绝啊……”叶修抱着枕头,歪过头来,“看来我马上就能和沐秋重逢了。”说罢他突然看向邱非,问了个傻气的问题:“你告诉我,谁要杀我啊。”
“……”邱非嘴角抽了抽,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陶轩自己安排的。”
叶修这才说出自己最担心的事:“可千万别是沐橙啊……”

此时苏沐橙被陶轩严令禁止出门,正急的满屋子里转圈,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在嘉王朝,她和叶修最亲,再就是和邱非能说上几句话而已。但这两个人现在在一起,她直接没有了感情的发泄口,只能祈祷不会是最坏结果。
这时她听见陶轩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便急忙把耳朵附在门上,眯起眼睛尽最大能力去听。
“嗯,很好,去吧。”陶轩拍了拍一个人的肩膀,转脸对向苏沐橙的房间。
“叩叩。”陶轩敲了敲门,苏沐橙急忙跳到一边去,装作疑惑地问:“怎么?”
“我来告诉你个事。”陶轩隔着门说,“我已经派人去暗杀叶修了。”
苏沐橙听见后腿一软,倒在了床上。

蓝溪阁,一抹小身影从房顶上落下,轻盈地站在了喻文州面前。
“老大,中草堂那个大眼儿说了,要对叶修实施保护措施。”少年的语气里透着满满的期待,正准备好了等老大夸奖他。喻文州听闻这个称呼不由得扑哧一笑:“说的我好像黑帮头子一样,不过对王杰希那个称呼还真是很恰当。”
“对吧!黄少告诉我的。”少年的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那个家伙,就不知道教你点儿好。”喻文州温柔地揉了揉少年细软的头发,“你做的很好,去找少天玩会儿吧。”
“谢谢老大!”少年高兴的一蹦三跳地蹿走了。
还是太活泛了……喻文州看着少年的背影沉思,他以后可是要替我和少天撑起整个蓝溪阁的人啊,卢瀚文,他还是太年轻了。


TBC
写那一段关于中日战争的文是简直小心翼翼qwq
我!终于把情节线理清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我补作业去了qwq

夏生-佛系码字

【all叶/全职高手/民国paro】怨 07

嘤快返校了…然后大概一个月后放假我就又忘了情节线怎么规划的了…

07
正值深秋,窗外云彩很高,秋风甚是凉爽,但是要说到气氛,还是隐约带了丝凄凉。
四双眼睛两两相对。
苏沐橙面露杀气,美丽的双眸恶狠狠地眯起,右手已暗暗从腰间摸出手枪,随时等待攻击。真是不好意思,她微微一挑唇角,对待叶修的生死,我还真的冷静不下来。
毕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沐橙,别这样,对陶哥多不礼貌。”叶修按住她的肩膀,轻松地笑了笑。他慢慢踱步到陶轩面前,打量了打量陶轩身后的邱非,后者故意避开了他的眼神。
“陶哥,这一招玩的不错啊。”叶修看着陶轩,一脸无所谓,“主动把我除名,还给我安上了奸细的罪名,这下全天下可就全知道了。”
“陶哥,您这是要...

嘤快返校了…然后大概一个月后放假我就又忘了情节线怎么规划的了…

07
正值深秋,窗外云彩很高,秋风甚是凉爽,但是要说到气氛,还是隐约带了丝凄凉。
四双眼睛两两相对。
苏沐橙面露杀气,美丽的双眸恶狠狠地眯起,右手已暗暗从腰间摸出手枪,随时等待攻击。真是不好意思,她微微一挑唇角,对待叶修的生死,我还真的冷静不下来。
毕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沐橙,别这样,对陶哥多不礼貌。”叶修按住她的肩膀,轻松地笑了笑。他慢慢踱步到陶轩面前,打量了打量陶轩身后的邱非,后者故意避开了他的眼神。
“陶哥,这一招玩的不错啊。”叶修看着陶轩,一脸无所谓,“主动把我除名,还给我安上了奸细的罪名,这下全天下可就全知道了。”
“陶哥,您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你现在已不是嘉世的人,你的生死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了。”陶轩点了根烟,夹在指缝,鼻孔冒烟,很是猖狂。
“但是呢,你的生死却由我掌控。”他把只吸了一口的烟扔在地上,用皮鞋狠狠碾灭了,“就像这样,你太不堪一击了。”他看似随意地瞅了瞅已经面含杀气的苏沐橙,笑着道:“这苏姑娘倒是个可塑之才,我陶轩能得到这样的人才那是我的福气,只不过这日后是否能好过,苏姑娘,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苏沐橙,跟我回去。”他转身离开,苏沐橙不得不跟上去,毕竟他是她的老板,毕竟她打不过他。
“动手。”陶轩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当家。”刘小别在门外道。
“进来吧。”王杰希应了声,头也没抬。刘小别小心的推门而入,见队长正潜心于研读古籍无心抬头听闻他事,只得小心的说:“当家,家王朝又出变故了……”
“说重点就好了。”王杰希只忙着在一边的宣纸上勾勾画画。
“叶修…被除名了。”刘小别憋了半天,才把这句话说全。
王杰希手下的活停住,抬头盯着刘小别。见自己当家一大一小深邃无比的眼睛,刘小别不知是与他对视还是移开目光。好在王杰希又重新低下头,继续翻着那本快要散架的中医古籍。
“实施保护措施,千万不能让喻文州得手。”
“是。”刘小别退出去。
手底下的宣纸已然被写上一个名字——叶修。
“叶修……”王杰希喃喃道。

“当家怎么说的?哎小别哥等等我!”“嘘——你个傻蛋,小点声!生怕当家听不见是不是?”刘小别给了高英杰一记暴栗。
“哎哟疼,疼!”高英杰揉着脑袋,“他到底怎么说的?”
“保护叶修。”“啥……?当家是这么说的吗?这个时候不是除掉叶修的好时机吗?”高英杰咬着手指头,一脸茫然。
“我怎么知道,当家怎么说我们怎么执行呗。”刘小别抱胸,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好像是说什么别让喻文州得手。”
“蓝溪阁怎么又搀和进来了?哎——这到底什么情况啊?”高英杰捂着脑袋晃过来晃过去。
“我也纳闷,不过当家这么做,一定不会让我们中草堂吃亏就是了。”刘小别沉思着,两人消失在街角漆黑的胡同里。

“哼。”墙角一抹小小的黑影闪过。

嘉王朝,叶修的房间,两人僵持着。
“前辈……”邱非看着叶修,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叶修试图跟他沟通:“小邱啊……你毕竟是我带出来的,按理说你于我的情意,该比陶轩深。”
“可是他毕竟是老板。”邱非咬着下唇,忽地跳起腾空,“叶哥,对不起了。”
叶修想躲,可是这身子板刚经受了周泽楷的蹂躏,多少有些迟钝,加之他本身身手就排不上号,十几招就让邱非擒住了。
“叶哥,您虽是在情报,侦查甚至反侦察这些方面无人能比,但是论擒拿,您还是稍逊一筹。”邱非捆住他的双手,“叶哥,陶哥没让我杀了你。”
“他竟然能留我一命?”叶修嘲讽。
邱非的下一句就让他汗毛林立,瞳孔收缩。
“他让我上了你。”

TBC
嘿嘿嘿 既然你看到这了 有没有喜欢吃的cp啊 我会找时间写段子的嘿嘿嘿

cyrax

10点40刚到家,5点上班,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喜欢这个地方,领导故意刁难,活越干越心寒,回家说了一下,爸爸就抽烟,我心里一下子特别难受,父母毕竟也没什么办法,说了只能让他们更操心。以前总觉得自己可以去北京打拼一番,可现在却越来越没信心。唉,真希望有奇迹能够发生。

10点40刚到家,5点上班,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喜欢这个地方,领导故意刁难,活越干越心寒,回家说了一下,爸爸就抽烟,我心里一下子特别难受,父母毕竟也没什么办法,说了只能让他们更操心。以前总觉得自己可以去北京打拼一番,可现在却越来越没信心。唉,真希望有奇迹能够发生。

汪汪
让心里的东西自然流淌出来,便是...

让心里的东西自然流淌出来,便是你所能做到的最美美好的选择了。

让心里的东西自然流淌出来,便是你所能做到的最美美好的选择了。

夏生-佛系码字

【all叶/全职高手/民国paro】怨04

04
喻文州挑起嘴角笑得温和。
“说吧,你怎么来了。”王杰希玩弄着喻文州口袋里的匕首,握住刀把在手掌心打了个转儿。喻文州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床上,眼睛深处透露着暗暗杀意,他笑着说:“想必王大当家也是知道我为什么来。”
“王杰希,苏沐秋是你杀的吧。”
王杰希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下一秒匕首便架在了喻文州脖颈处:“哦?想必喻大当家也是派人盯着了?”喻文州瞥了一眼锋利的刀刃,视线转到王杰希身上,盯着他那一大一小的眼睛说道:“如果不跟着你,那苏沐秋不得白死了?”
“喻大当家这是什么意思?”王杰希挑了挑眉。

“我喜欢叶修。”十分平静的嗓音。

第二天天刚刚亮,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这身子就像散了架,怎么拼也拼不起来。他撑起上...

04
喻文州挑起嘴角笑得温和。
“说吧,你怎么来了。”王杰希玩弄着喻文州口袋里的匕首,握住刀把在手掌心打了个转儿。喻文州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床上,眼睛深处透露着暗暗杀意,他笑着说:“想必王大当家也是知道我为什么来。”
“王杰希,苏沐秋是你杀的吧。”
王杰希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下一秒匕首便架在了喻文州脖颈处:“哦?想必喻大当家也是派人盯着了?”喻文州瞥了一眼锋利的刀刃,视线转到王杰希身上,盯着他那一大一小的眼睛说道:“如果不跟着你,那苏沐秋不得白死了?”
“喻大当家这是什么意思?”王杰希挑了挑眉。

“我喜欢叶修。”十分平静的嗓音。

第二天天刚刚亮,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这身子就像散了架,怎么拼也拼不起来。他撑起上身,低下头去猛然发现胸膛上布满了暧昧的痕迹。大片大片的红痕狠狠刺痛了他的眼,叶修急忙用被子遮起身子,混乱的大脑里重现了昨晚那一幕。
周泽楷狠狠吻上他的唇时,喂进去一口类似水的东西,叶修被迫吞了下去。按这个理来说,大概是媚药。
叶修咬了咬牙,转头看睡得沉的周泽楷,心想要赶忙离开这里,蹑手蹑脚跳下床,悉悉索索套上来时穿的长衫,却不知已经被周泽楷撕的破了许多的洞。
叶修慢慢打开门,清早的轮回寨还未睡醒,但整个楼里全都是浓郁的香味。快速找到了楼梯口,三步作两步能快就快,即将要飞奔到门口时,一个声音让他冷不丁站稳了脚。
“叶前辈这么急的要走,我们当家的,可是会责罚我的。”江波涛笑盈盈地从叶修身后出现,玉手搭在他肩膀上,凑近耳边深深嗅了一下:“不错,全身都是我们当家的味道,前辈你就算换脸,也是徒劳的。”
“江。”这个声音叶修熟悉地很,但听到后却打了个哆嗦。
“当家。”江波涛后退。
周泽楷摆了摆手,江波涛会意一笑,轻步离开,留下凌舞的黑纱。
“周泽楷。”叶修轻轻笑了。
“对于昨晚上的一切,你不准备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叶修慢悠悠说着,倚在柜台上。下巴微抬,狭长的眸子隐约表达出他的害怕和抗拒。
周泽楷一眼捕捉住叶修眼中的语言,他勾起了唇角,叶修一瞬间有些恍惚。
尽管他很讨厌。
“处置。”周泽楷一步步逼近,“前辈是我的人。”
“可我不是断袖。”叶修冷冷一笑,脚却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没关系。”周泽楷一把把他拽过来,捏住尖尖的下巴狠狠吻上去。
“我是。”

王杰希的瞳孔猛的收缩,手腕不禁地一抖,划破了喻文州的皮肤。一行细密的血珠慢慢渗出来,在灯光下照耀的刺眼。
“王队可要小心,您要是手一抖,我这小命可就没了。”喻文州眯起眼睛,动了动脑袋。
“你这样说,我还不如直接杀你了痛快。”王杰希面目狰狞,扬起手中的匕首,刀锋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色的线。
“你以为这样叶修就不会知道苏沐秋是你杀的了?”喻文州坐怀不乱,也是因为被绑的太紧,他挣不开也动不了。
王杰希顿住了手中的动作。
“陶轩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下如此狠手,或者说,他为什么这么恨苏沐秋?”“喻当家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王杰希冷冷笑道。
“当然不会。”喻文州轻轻一笑,“但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在王杰希的注视下,喻文州已一种奇怪的姿势从麻绳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他活动活动手腕,冲着王杰希微微一笑:“难道王队忘了我蓝溪阁是干什么的了?”
“我会等着你告诉我。”喻文州推开门。
“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吧。”王杰希冷哼一声。

TBC
我回归了!

uyyyyyyy

201503041144

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

uyyyyyyy

20150116

我有个习惯
留存各式各样的票根
但那一次和她看完电影后
我竟鬼使神差的把票根揉碎扔掉了

电影里出现了我一直忘记在哪里听到过的一句话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没错


是什么响就由不得你了

我有个习惯
留存各式各样的票根
但那一次和她看完电影后
我竟鬼使神差的把票根揉碎扔掉了

电影里出现了我一直忘记在哪里听到过的一句话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没错


是什么响就由不得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