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怪兽

19645浏览    2501参与
管渣大人

好久没上lofter了,以前的作业不小心删光了,补发一下~

好久没上lofter了,以前的作业不小心删光了,补发一下~

孤寂灭空

《哥斯拉:星际纪元》(十八_下)

第十八章   绑架?(下)

“东西准备好了吗?”黑暗的地下室里响起了声音。

“一切就绪了,老大,剂量足够。”一人回应道。

“很好,准备动手吧。”

……

魔斯拉在云层中穿行,她正准备返回家里。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刺痛,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她向四周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继续飞行一阵之后,她愈感乏力,于是她落在了贝加尔湖旁边,想要休息一下。可当她落下来之后,疲惫的感觉就更强了。

“这里没人,睡一会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她小声嘀咕,闭上了眼睛。

“呦,这个还真不赖啊,连泰坦都这么轻易地麻醉了。”魔斯拉刚睡着,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动作快一点,我们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运走她。”诺兰指挥道,...

第十八章   绑架?(下)

“东西准备好了吗?”黑暗的地下室里响起了声音。

“一切就绪了,老大,剂量足够。”一人回应道。

“很好,准备动手吧。”

……

魔斯拉在云层中穿行,她正准备返回家里。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刺痛,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她向四周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继续飞行一阵之后,她愈感乏力,于是她落在了贝加尔湖旁边,想要休息一下。可当她落下来之后,疲惫的感觉就更强了。

“这里没人,睡一会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她小声嘀咕,闭上了眼睛。

“呦,这个还真不赖啊,连泰坦都这么轻易地麻醉了。”魔斯拉刚睡着,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动作快一点,我们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运走她。”诺兰指挥道,“诱饵调试好了吗?”

“没问题,老大,一切正常。”

“动手吧,把绳子放下来!”一人对着天上的飞机指挥到。

“小心点,别弄伤了我们的贵宾!她可是泰坦们的女王。”诺兰喊道,“我们的合作伙伴也不希望看到她受伤。”

九十分钟之后,两架运输机起飞,带着魔斯拉向一个秘密基地驶飞去。他们留下了几个人,以便观察后续的动向。

“黑洞黑洞,我们已经到达预定位置,可以开门了。”原本平静的地面开始震动,一个地下城入口显现了出来。

“黑洞的屏蔽系统完善了吗?”

“已经测试过了,外部的任何仪器都探测不到里面的情况。这可要感谢当初地下城的设计师。”

运输机将魔斯拉放在了平台上,平台下降,把魔斯拉送了下去。

“目标已就位,一切正常。”

“人员就位,提取生物样本。”

“各位注意了啊,这可是活生生的样本,可不要放弃了这难得的机会。”

几个身着白大褂的人来到了魔斯拉旁边,将针头插入了她的身体。魔斯拉受到了刺激,身体抖动了一下。这一抖着实把众人吓了一跳。

“别看了别看了,药效还在,这只是身体的应激反应而已。”老大诺兰第一个回过神来。

“呼,吓死我了。”众人松了一口气。

“收集多点她的磷粉,那个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据说可是能生死人肉白骨。”

“老大你这说的怎么和长生不老药似的。”

“别问,到时候你就知道那东西多么有用了。”

孤寂灭空

《哥斯拉:星际纪元》(十八_上)

第十八章   绑架?(上)


“小魔,我回来了。”洪泽湖里,哥斯拉穿过瀑布,回到了自己的家。迎接他的并不是魔斯拉的拥抱,而是空荡荡的洞穴。


“小魔?”哥斯拉疑惑地望了望四周。


“魔斯拉并没有回来。”奥卡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哥斯拉惊呼道,“那你能追踪到她吗?”


“魔斯拉的信号……”奥卡投影出了整个地球,“信号显示她现在在贝加尔湖,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移动过了。”泰坦们总会有累了休息的时候,所以奥卡并没有对这个情况进行汇报。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哥斯拉...

第十八章   绑架?(上)

 

“小魔,我回来了。”洪泽湖里,哥斯拉穿过瀑布,回到了自己的家。迎接他的并不是魔斯拉的拥抱,而是空荡荡的洞穴。

 

“小魔?”哥斯拉疑惑地望了望四周。

 

“魔斯拉并没有回来。”奥卡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哥斯拉惊呼道,“那你能追踪到她吗?”

 

“魔斯拉的信号……”奥卡投影出了整个地球,“信号显示她现在在贝加尔湖,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移动过了。”泰坦们总会有累了休息的时候,所以奥卡并没有对这个情况进行汇报。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哥斯拉喊道,“她有多久没有移动了?”

 

“有……五个小时了。”

 

“绝对是出事了!”

 

“你先别着急,哥斯拉,说不定她只是累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我都要去找她!”说罢,哥斯拉扭头冲出了洞穴,往贝加尔湖的方向飞奔而去。

 

阿果号上,奥卡把情况告诉了斯尔威,同时也告诉了在基地里的其他成员。

 

“是这样的吗?我们去看看。”斯尔威命令阿果号调转航线。

 

“博士,阿果号已经飞行了很长时间了,再调转航线的话,引擎可能有过热的风险。”

 

“阿果号能飞到贝加尔湖。”短暂的计算过后,奥卡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那就赶快出发吧,希望只是虚惊一场。”

 

帝王组织基地,杭州地下城。

 

“陈欣博士,我这里有份调查资料,希望您过目一下。魔斯拉的事可能和他们有关。”陈欣博士接过了平板,看到了组织最近的一个发现。

 

“这个地下组织竟然做出了能和泰坦交流的机器?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缺少泰坦样本素材,他们是调试不出完整版的奥卡来的啊!”陈欣博士的惊呼引来了众人的关注,她继续往下看,“组织头目,诺兰,之前是个黑客……”

 

“这可是个大麻烦。”

 

阿果号在空中疾驰,很快就来到了贝加尔湖上空。

 

“同志们,我们有活要干了。魔斯拉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那信号是怎么回事?”众人惊讶道。

 

“下去看看吧。”几架鱼鹰直升机离开了阿果号。

 

“目标上钩了。”地面上,几个人隐藏在阴影里,“是帝王组织。”

 

“他们来的可真快。”

 

“我们该走了,看帝王组织会怎么处理吧,再留在这里可能会被他们发现。”

 

“陈欣,阿果号已经到贝加尔湖了,魔斯拉不在那里。有人使用了一个高频信号发射器模拟了魔斯拉的生物声学信息,手法很高明。”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陈欣博士沉默了很久,“通知全体成员,一级战备。”


君主至上
52531 這種數字就是要來作...

52531


這種數字就是要來作死一下


關鍵字小段點文開始


有人點我就寫


♡◟( ˊ̱˂˃ˋ̱ )◞⸜₍ ˍ́˱˲ˍ̀ ₎⸝◟( ˊ̱˂˃ˋ̱ )◞♡

52531


這種數字就是要來作死一下


關鍵字小段點文開始


有人點我就寫


♡◟( ˊ̱˂˃ˋ̱ )◞⸜₍ ˍ́˱˲ˍ̀ ₎⸝◟( ˊ̱˂˃ˋ̱ )◞♡

孤寂灭空

《哥斯拉:星际纪元》(十六_中)

第十六章   深海采矿的发现(中)


“斯尔威博士,有给您的信息。”


“什么?”斯尔威博士接过了研究员的平板。


“采矿公司在北冰洋的矿区发现了一个冰封的泰坦,看样子采矿活动似乎唤醒了他。现在该地区出现了辐射,采矿人员已经撤离了。他们希望我们能接手那里的工作。”


“竟然还有尚未发现的泰坦?这怎么可能?”


“刚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疑惑。目前推测的原因是封住他的冰块太厚了,再加上那片区域有很多锰矿石,干扰了我们的探测。这可能也是那块区域为何有这么多锰结核的原因。”...


第十六章   深海采矿的发现(中)

 

“斯尔威博士,有给您的信息。”

 

“什么?”斯尔威博士接过了研究员的平板。

 

“采矿公司在北冰洋的矿区发现了一个冰封的泰坦,看样子采矿活动似乎唤醒了他。现在该地区出现了辐射,采矿人员已经撤离了。他们希望我们能接手那里的工作。”

 

“竟然还有尚未发现的泰坦?这怎么可能?”

 

“刚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疑惑。目前推测的原因是封住他的冰块太厚了,再加上那片区域有很多锰矿石,干扰了我们的探测。这可能也是那块区域为何有这么多锰结核的原因。”

 

“就算我们探测不到,这么多年的北极科考活动难道就没有一个科考船发现那片区域的异常吗?之前我们去北极的时候不是遇到了斯库拉吗,难不成他也没有感应到哪片区域有个沉睡着的泰坦巨兽?”

 

“这就不得而知了。”

 

“等会,哪里的辐射竟然已经达到了1800毫西弗?”斯尔威博士看到了探测仪最后监测到的数据,“幸好他们撤离的很迅速……我们必须去一趟了,这个泰坦估计快要醒过来了。阿果号在基地吗?”

 

“阿果号正在进行调试升级,他们想让阿果号能在水面上起降。”

 

“问一下他们能不能终止调试,我们需要阿果号的防护能力来进入辐射区。通知一下哥斯拉,看他能不能过来帮我们。”好在对阿果号真正的改装还没有开始。一个小时后,阿果号滑行进入升降梯,带着众人飞向北冰洋。

 

“欢迎回来,斯尔威博士。”阿果号上响起了奥卡的声音。

 

“通知哥斯拉了吗。”斯尔威问道。

 

“很遗憾,哥斯拉现在并不在家里,魔斯拉也不在。我会在他们回来的时候通知他们,哥斯拉应该会赶过去的。”

 

“好的,谢谢你了。”

 

两个多小时之后,阿果号就赶到了发现了泰坦的地方,此时的辐射已经达到了2600毫西弗。如果毫无防护地进入这个地区,人的身体将会受到致命的辐射伤害,轻则内脏受损,重则会有生命危险。

 

“发射探测器,让我们好好看看,这底下封住的是哪个大家伙。”

 

探测器下潜,驶向辐射来源。它来到了那块封印着泰坦的巨大浮冰之前,透过冰层,看到了这个封印住的泰坦的部分躯体。

 

“看起来像是一条……鳗鱼?”一位成员说道。

 

“不行,可视区域太有限了。看来我们需要借一个采矿器来,挖开剩下的锰结核。”

 

“先让探测器收集声学信息吧。”斯尔威博士说道。

 

探测器伸出机械臂,贴在了浮冰上,开始收集这个泰坦的生物声学信息,传回奥卡进行分析。


核辐射单位

毫西弗:核辐射单位中最大的单位,一个毫西弗等于一千微西弗。

微西弗:是核辐射单位中最小的单位,超过一百微西弗对人体就会有伤害。

对人的伤害

0-199微西弗:基本无伤害。

1-399毫西弗:轻度头晕,有呕吐感。

400-1000毫西弗:会产生呕吐与头晕症状,严重者昏厥。

1000-4000毫西弗 :内脏受损,有强烈疼痛感,有生命危险。

大于4000毫西弗:生命极度危险,严重者死亡。

(摘自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A0%B8%E8%BE%90%E5%B0%84%E5%8D%95%E4%BD%8D/10811197?fr=aladdin


君主至上

你是唯一 - 15

「我說你,一放假就往這跑是怎樣。」蔡昇晏斜眼看著窩在旁邊寫數獨的溫尚翊,「阿平常放假不是很愛跟在阿信屁股後面,吃錯藥了哦。」

寫數獨的手頓了一下,繼續寫「......不行喔。」

「行行行,那你告訴我你是做啥錯事,還是你偶像出軌,不然臉幹嘛這麼臭。」

「蛤?出什麼軌?」

「哼、到底說不說。」

「......」

「好、我去問陳信宏。」

「欸欸欸欸欸不要啦!我說我說!」

溫尚翊把自己的想法都跟蔡昇晏說,換來的是蔡昇晏一臉八卦的燦笑,溫尚翊覺得不大妙。

「瑪莎你幹嘛...」

「我說你...有沒有去查查辦公室戀情公司允許嘛~」

「什什什麼辦公室戀戀戀情!你別亂說啊!」

溫尚翊漲紅...

「我說你,一放假就往這跑是怎樣。」蔡昇晏斜眼看著窩在旁邊寫數獨的溫尚翊,「阿平常放假不是很愛跟在阿信屁股後面,吃錯藥了哦。」

寫數獨的手頓了一下,繼續寫「......不行喔。」

「行行行,那你告訴我你是做啥錯事,還是你偶像出軌,不然臉幹嘛這麼臭。」

「蛤?出什麼軌?」

「哼、到底說不說。」

「......」

「好、我去問陳信宏。」

「欸欸欸欸欸不要啦!我說我說!」

溫尚翊把自己的想法都跟蔡昇晏說,換來的是蔡昇晏一臉八卦的燦笑,溫尚翊覺得不大妙。

「瑪莎你幹嘛...」

「我說你...有沒有去查查辦公室戀情公司允許嘛~」

「什什什麼辦公室戀戀戀情!你別亂說啊!」

溫尚翊漲紅臉的樣子太可愛了,蔡昇晏故意拉長音逗他「不是嘛~」

「不不不不是啦!!」

「好啦,你就當作他們是好兄弟嘛,他們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是沒錯......」

「怕被搶走就早點搶到手啊~」

「搶什麼啦......」

「陳信宏啊。」

「人家是阿信啦、什麼陳信宏......」

「好、你想轉移話題是不,你就等著看~」

蔡昇晏的話就像個催化劑,溫尚翊現在只要看到陳信宏就會覺得怪怪的,尤其是陳信宏老是捉弄自己的樣子,溫尚翊更是手足無措。

「阿翊。」

「啊?」

「你怪怪的。」

面對湊近的陳信宏,溫尚翊顯得慌張「哪哪哪有!」

「該不會...背著我偷偷幹什麼壞事吧?」

「什麼...什麼壞事啦!」

「沒有嗎?」陳信宏靠的越近,溫尚翊就越加緊張,也不知道哪來他勇氣把他給推開。

「沒有啦!」

陳信宏對他突然加重的反應感到意外,把他惹急了或許不大好,陳信宏笑笑不再捉弄他,讓溫尚翊去忙,自己則繼續寫歌。

溫尚翊就算在旁邊忙,時不時會偷偷看他,總覺得陳信宏更加耀眼...嗯...在接到電話之前。

「哦,怪獸哦,幹嘛?」

「真的假的?你買到了?好我現在過去!!」

「阿翊我出門一趟。」

溫尚翊都還來不及問他要去哪,陳信宏就拿車鑰匙出門了。

看著關上的門,溫尚翊腦袋只有剛剛陳信宏對著電話喊的名字。

「所以,你翹班了?哇賽你居然會翹班欸!」

「翹什麼班...我本來就放假...」

「這麼想知道不會去看看嗎。」

「看什麼...」

蔡昇晏指指最裡面的VIP室,一臉壞笑「編個理由闖進去不就得了反正你是助理,理由正當啊。」

溫尚翊還在猶豫的時候,蔡昇晏又補了一槍「獨處哦~乾柴烈火哦~」

「靠北哦...」

罵歸罵,溫尚翊還是忍不住走到VIP室外,在心裡找好理由打開門。

開門的聲音讓裡面的人停止動作,這個畫面足以用不堪入目來形容。

怪獸躺在沙發上,一手伸長在外抓著一把吉他,另一隻手推在陳信宏的胸口上,身上的衣服被陳信宏扯在手中顯得凌亂。

而陳信宏就跪坐在怪獸身上,一手抓著怪獸的衣服,一手扶在沙發上。

「......打擾了。」

浅竹利子呀~←瞎编

怪(wei)兽(fu)散(si)步(fang)

其他图片


想看贝利亚和伽古拉🤣

怪(wei)兽(fu)散(si)步(fang)

其他图片


想看贝利亚和伽古拉🤣

孤寂灭空

《哥斯拉:星际纪元》(十六_上)

   第十六章    深海采矿的发现(上)


“稳住,稳住,好就这样。”北冰洋内,工作人员控制着采矿设备,小心翼翼的接近矿区。这里分布了众多锰结核和可燃冰,它们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结合在了一起,首要任务是将它们分离,再分别采集上来。由于任务的特殊性,这里的采矿工作并没有让机器人来。


“这里的锰结核储量是真的太惊人了。”一位操纵员说道。


“是啊,报告上说这里是已知最大的锰结核以及可燃冰的矿藏区。”另一位操纵员在控制着钻头的同时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听说这里还是一个泰坦告诉帝...

   第十六章    深海采矿的发现(上)

 

“稳住,稳住,好就这样。”北冰洋内,工作人员控制着采矿设备,小心翼翼的接近矿区。这里分布了众多锰结核和可燃冰,它们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结合在了一起,首要任务是将它们分离,再分别采集上来。由于任务的特殊性,这里的采矿工作并没有让机器人来。

 

“这里的锰结核储量是真的太惊人了。”一位操纵员说道。

 

“是啊,报告上说这里是已知最大的锰结核以及可燃冰的矿藏区。”另一位操纵员在控制着钻头的同时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听说这里还是一个泰坦告诉帝王组织的。”

 

“是吗?那个泰坦这么好心?”

 

“谁知道呢,不过还是得谢谢那个好心的泰坦了。”

 

系统突然响起了异常提示,监测仪显示这里的辐射指数突然暴涨,系统提示他们需要立即撤离这里。

 

“白鲸一号呼叫蓝鲸,我们这遇到状况了。仪器显示辐射指数突然暴涨,请求撤离作业区域。”

 

“白鲸一号、白鲸二号,停止作业,立即撤离!”指挥厅下达了停止作业的命令。

 

此时钻头已经成功分离了一大块锰结核,准备撤离的操作员惊奇的发现,锰结核后边的冰层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我的天哪!冰块里面的是什么鬼东西?这看起来不像是矿石啊!”

 

“没时间管那么多了,辐射还在增加,再不离开我们就会受到永久性伤害的!”

 

他们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收回钻头之后就撤离了采矿区。回到指挥船上后,他们把这个发现告诉了总负责人。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吗?”负责人问道。

 

“我想我能确定,长官。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很确定那绝对不是锰矿石。”

 

“让技术主管过来。”负责人说道,接着他拿起了卫星电话,“总部,我们这里遇到了特殊情况……”

 

十分钟后,一个采矿器在无人状况下下了水,带着水下摄像头,向辐射源驶去。来到最后的采矿地点后,摄像头传来了惊人的画面——冰块里似乎封住了一个生物!众人倒吸冷气。

 

“这可不像我们日常能见到的海底生物……”蓝鲸号上,总负责人说道。

 

“他会是一个新的泰坦吗?”技术主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辐射强度和范围还在扩大,我们得撤回大陆了。我想在专人过来解决这件事情之前,北冰洋的采矿工作都应该停止。”

 

“让公司通知帝王组织吧。”


君主至上

寶貝 - 3

睡醒的陳小信迷迷糊糊的坐起來,揉揉眼睛慢慢適應黑暗,旁邊的溫尚翊還熟睡。

陳小信伸出小手摸摸溫尚翊的臉龐,便自己慢慢爬下床,開門走出房間。

晚上的房子很安靜,好像比白天的樣子又更大些。

陳小信小心翼翼的爬下樓梯,好奇探險著這個另一個樣貌的世界。

堆在客廳的書已經被溫尚翊收回書房的書架上,只留下幾本石錦航送來的圖文讀物,地上也鋪上軟軟的地毯,還有沙發旁邊架子上的吉他。

陳小信努力把吉他從架子上拽下來,抓著琴頸把它拖到地毯中間,努力把吉他橫放成溫尚翊彈的樣子。

陳小信跪在吉他前面用小手撥吉他的弦,共鳴箱發出的單音迴盪在客廳,這種感覺好奇妙,他又想學溫尚翊用手指壓著弦,但沒有扶著的吉他被...

睡醒的陳小信迷迷糊糊的坐起來,揉揉眼睛慢慢適應黑暗,旁邊的溫尚翊還熟睡。

陳小信伸出小手摸摸溫尚翊的臉龐,便自己慢慢爬下床,開門走出房間。

晚上的房子很安靜,好像比白天的樣子又更大些。

陳小信小心翼翼的爬下樓梯,好奇探險著這個另一個樣貌的世界。

堆在客廳的書已經被溫尚翊收回書房的書架上,只留下幾本石錦航送來的圖文讀物,地上也鋪上軟軟的地毯,還有沙發旁邊架子上的吉他。

陳小信努力把吉他從架子上拽下來,抓著琴頸把它拖到地毯中間,努力把吉他橫放成溫尚翊彈的樣子。

陳小信跪在吉他前面用小手撥吉他的弦,共鳴箱發出的單音迴盪在客廳,這種感覺好奇妙,他又想學溫尚翊用手指壓著弦,但沒有扶著的吉他被這麼一推翻倒在地毯上發出碰撞聲,他也被嚇得僵在原地。

下一秒燈被打開,溫尚翊走了過來用手壓壓陳小信的頭「哩咧衝啥。」

陳小信猛搖頭,看著溫尚翊拿起地上的吉他有些害怕的輪著小拳頭,他還記得這個是溫尚翊很寶貝的東西。

被弄倒的吉他有點小擦傷,陳小信低著頭,溫尚翊也大概猜出來了。

「想彈吉他?」

陳小信小小點頭,「窩想彈...嗽嗽聽...」

溫尚翊把吉他放回架子上,輕輕的捏了陳小信一把「那個很重,你太小不能彈。」

陳小信皺著小臉明顯很失望,溫尚翊笑了笑,從工作室拿出陳信宏珍藏,海綿寶寶的烏克麗麗遞到陳小信手上。

陳小信開心的緊抱烏克麗麗,溫尚翊看他已經沒了剛剛的害怕,揉揉他的頭「來睏。」

「唔嗯!」

隔天早上睡醒,溫尚翊彷彿看到那個吉他社裡的少年,有點歪斜的抱著吉他,試著彈奏的樣子。

揉揉眼睛,那少年的影子散去,溫尚翊看到陳小信坐在床上,抱著烏克麗麗胡亂撥弄讓它發出聲音。

發現溫尚翊醒了,陳小信興奮的喊著「嗽嗽尼看尼看!」

「很棒。」溫尚翊讚許的摸摸陳小信的頭,他笑的更開心了。

看著他的笑容,溫尚翊拍拍臉打起精神,把他撈起來「好,該起床了!」

「哇哇哇」

在陳小信的呼聲下,他們開始了新的一天。

浅竹利子呀~←瞎编

原句吧

……


因怪兽而***孩子都变成了怪兽娘,而男孩子们都去了光之国变成了奥特曼,毕竟没有男孩子不想成为奥特曼的。终


原句吧

……


因怪兽而***孩子都变成了怪兽娘,而男孩子们都去了光之国变成了奥特曼,毕竟没有男孩子不想成为奥特曼的。终


退堂鼓本鼓
✧(≖ ◡ ≖✿ 说好喝奶茶

✧(≖ ◡ ≖✿ 

说好喝奶茶

✧(≖ ◡ ≖✿ 

说好喝奶茶

2MT

十厘米的雷狼头雕  没想到这么大   过完年回来涂

十厘米的雷狼头雕  没想到这么大   过完年回来涂

腾云工程SR-72

《盖亚奥特曼》39《悲伤的沼泽》
讽刺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731部队等进行细菌战与人体试验的。
图片是bilibili上视频的截图。

《盖亚奥特曼》39《悲伤的沼泽》
讽刺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731部队等进行细菌战与人体试验的。
图片是bilibili上视频的截图。

暧

别抢!给你 /三/

温尚翊醒来觉得两只胳膊酸痛的不行,看看右边,发现胳膊被缠了好几层纱布,还在挂水;瞅瞅左边,发现左胳膊被死死的压在一个棕色栗子毛脑袋下面,已经没有知觉了。温尚翊刚张开嘴试图说什么,那个栗子脑袋忽然就弹起来了。

“阿翊你醒了!”

“哈,嗯,那个,你叫我什么?”

“阿翊啊?怎么啦?”

“啊,也没什么。”

“其实没什么啦,阿翊看到我打架的时候有人用刀偷袭我,阿翊好英勇的上去为我挡住了,胳膊被划了一刀,但阿翊可能因为情绪太激动晕倒了,我把你抱到了医院,现在阿翊精神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温尚翊被一连串的奶味阿翊雷的不行,

“阿信啊,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啊!”这个大糯米团子眨着水汪汪...

温尚翊醒来觉得两只胳膊酸痛的不行,看看右边,发现胳膊被缠了好几层纱布,还在挂水;瞅瞅左边,发现左胳膊被死死的压在一个棕色栗子毛脑袋下面,已经没有知觉了。温尚翊刚张开嘴试图说什么,那个栗子脑袋忽然就弹起来了。

“阿翊你醒了!”

“哈,嗯,那个,你叫我什么?”

“阿翊啊?怎么啦?”

“啊,也没什么。”

“其实没什么啦,阿翊看到我打架的时候有人用刀偷袭我,阿翊好英勇的上去为我挡住了,胳膊被划了一刀,但阿翊可能因为情绪太激动晕倒了,我把你抱到了医院,现在阿翊精神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温尚翊被一连串的奶味阿翊雷的不行,

“阿信啊,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啊!”这个大糯米团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啊,就是,你叫我怪兽吧,这是我的外号,阿翊阿翊的叫,觉得怪怪的。”

“哦,好叭~”水汪汪的大眼睛有点可怜的眨了眨~随即又找到了话头:“怪兽哥睡了一晚上饿不饿,我去给你买饭吃吧,医生说你只能喝米粥哦,别怪我不给你吃别的!”随后就离开了病房。

温尚翊扶着床半坐了起来,理了理脑袋中的思绪,也只是感叹自己有点没用,明明是想帮一把阿信,却还是需要人家来照顾。咕噜~肚子悠长的叫声把温尚翊唤回现实,阿信怎么还不回来?他向外望去,发现一个人的身影很像总经理,奇怪嘞,总经理怎么会在这里。害,算了不想了,他在不在关我屁事啊~好饿啊,阿信赶紧回来吧。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阿信面红耳赤的回来了,一进来就嘟囔:“嗨呀外面太热了~”。擦了汗坐在床边,“怪兽哥手不方便,我来喂你吧。”也没等温尚翊同意,陈信宏就舀了一勺粥吹凉了喂给温尚翊,白米粥和陈信宏似有似无的温柔奶香在温尚翊鼻尖萦绕,整个过程安静的可怕,却时刻涌动着暧昧的暗潮。

喝完了粥,陈信宏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奶糖剥开了喂进温尚翊嘴里。陈信宏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温尚翊的嘴唇,凉和热的交织,温尚翊抖了一下“对不起”,陈信宏笑了,“怪兽哥哪里用说对不起,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啊”,随后在温尚翊的诧异眼神里,低头小啄了一下温尚翊的脸颊。温尚翊觉得自己在嘴唇的冰凉触感和浓郁奶糖味道的夹攻下已经飘飘欲仙了。

可是,在他向陈信宏的那一瞥里,却发现陈信宏的高领衬衣下,有几个青紫的印记,似乎是牙印还有吻痕,以及衣领后侧的里面,别着的一闪一闪的录音设备。

糖醋锦鲤tcjl〔爆炒咕咕〕

【重发】祸害玛伽大蛇ing!

邪教产品


ooc现场,作者逗比不用说


此文针于被银河帝国烹饪的食材玛伽大蛇〖注:玛伽大蛇就是魔格大蛇〗[美人鱼名场面梗]


红凯:玛伽大蛇先生,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帮你的?


玛伽大蛇: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红凯:我们是杀怪吃怪小能手,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玛伽大蛇:这次去地球,我被一个地球守护神打败了


红凯:地球守护神是哪位?


玛伽大蛇:不是哪位,是敢当着全地球人类的面把我剥皮去骨的地球守护神


伽古拉【画画ing,一个手持权杖的狼头人身的地狱守护神】


玛伽大蛇:不是地狱守护神,这个守护神不穿衣服的


伽古拉【画画ing...

邪教产品


ooc现场,作者逗比不用说


此文针于被银河帝国烹饪的食材玛伽大蛇〖注:玛伽大蛇就是魔格大蛇〗[美人鱼名场面梗]


红凯:玛伽大蛇先生,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帮你的?


玛伽大蛇: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红凯:我们是杀怪吃怪小能手,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玛伽大蛇:这次去地球,我被一个地球守护神打败了


红凯:地球守护神是哪位?


玛伽大蛇:不是哪位,是敢当着全地球人类的面把我剥皮去骨的地球守护神


伽古拉【画画ing,一个手持权杖的狼头人身的地狱守护神】


玛伽大蛇:不是地狱守护神,这个守护神不穿衣服的


伽古拉【画画ing一个超大的汽车人】


玛伽大蛇:不是汽车人,他是O-50来的


伽古拉【画画ing格鲁吉欧博恩】


玛伽大蛇:我去的是编号O90-70-6102的世界!不是编号L31-01-8102的世界!而且这是个男的,和另一个男的基情满满的那一种


伽古拉【画画ing标注男】


玛伽大蛇惊讶:这…


红凯抬手【画画ing一个在怪兽眼中凶残无比并且有着分尸之王之称的赛文奥特曼】


玛伽大蛇掀桌:地球守护神啊!诞生于O-50行星的债王!就是那个成天不务正业只知道吃吃吃,后来和基友相爱相杀相互揭底,变身战斗却还要借其他奥特战士力量的债王啊!


红凯:明白了,你请说


玛伽大蛇:要不是有个人把我那副身体强行唤醒了,我保证直到那个世界毁灭我也不会去那个世界!我刚开始完全没有意识到灾难降临!还大展雄威!把那债王打得直接躺尸,开始本来好好的,结果把我唤醒过来的那个人又去搞事情!那个债王强行合体,知道吗,那是贝利亚大人的力量!!!他不仅拿建筑砸我,最过分的是他居然割断了我的尾巴!!!而且还拿我尾巴炖汤喝……


伽古拉偷笑ing


玛伽大蛇:你笑什么


伽古拉: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玛伽大蛇:什么高兴的事情?


伽古拉:我昨天拿一条尾巴炖汤喝了


红凯笑ing


玛伽大蛇:你又笑什么?


红凯:我昨天也拿尾巴炖了喝汤


玛伽大蛇:昨天就是你俩把我召唤出来又割尾炖汤的?


伽古拉(笑ing):对对,对…


红凯(笑ing):啊,不是,我们一起抓到的尾巴


玛伽大蛇:我在重申一遍,我没有开玩笑


伽古拉(笑ing):对,对…


玛伽大蛇:喂!


红凯(忍笑):咳,我们言归正传啊,那个,这个守护神,他厉害吗?


玛伽大蛇:他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他是那种谁的力量都敢借的那种,不管是黑暗力量还是光明力量,还特别喜欢放大招。每天都和他那个基友互相暧昧!互相伤害!不仅把我当沙包,还把我(那具身体)炖了喝汤……


伽古拉偷笑ing


玛伽大蛇:你欺蛇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伽古拉(忍笑):我昨天喝了蛇尾汤


玛伽大蛇:你明明是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伽古拉(正色):玛伽大蛇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对面是食物


红凯:不如这样,玛伽大蛇先生,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得到债王的消息就第一时间通知你


玛伽大蛇:行,你们多派一些人去,债王借力量凶残的很,还有小心他基友啊,他们一在一起就力量倍增 ,他基友就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兴奋剂,一定要小心点啊[起身离开]


红/伽狂笑ing: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伽大蛇[回来]


红凯:玛伽大蛇先生,你的尾巴又被炖了吗


玛伽大蛇[离开]


红/伽狂笑ing(夹杂拍桌子的声音):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伽大蛇[回来]


红凯:玛伽大蛇先生?


玛伽大蛇气愤甩尾离开


[完]



来了名场面ヽ(*´з`*)ノ





君主至上

寶貝 - 2

溫尚翊一直很希望這是個夢,早上睜開眼醒來看到的是陳信宏。

而事與願違,溫尚翊睜開眼看到的是陳小信熟睡到流口水的樣子,這小子睡像真的有夠差,被子踢掉就算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已經翻到那不知道是第幾圈,溫尚翊臉上也不下第幾拳第幾腳。

想到這溫尚翊有點報復性的捏了捏這張小臉,那個還在睡夢中小人嘟嘴掙扎,翻個身繼續呼呼大睡。

到底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那如果.....他變不回來怎麼辦?

他變不回來的話,公司怎麼辦?五月天怎麼辦?他...怎麼辦?

只可惜溫尚翊的苦惱,那個睡的香甜的小傢伙是不能理解的,睡醒的陳小信坐在床上揉著眼睛喊嗽嗽。

好一會都沒有人回應的他抓好床單蹬蹬腳努力怕下床,...

溫尚翊一直很希望這是個夢,早上睜開眼醒來看到的是陳信宏。

而事與願違,溫尚翊睜開眼看到的是陳小信熟睡到流口水的樣子,這小子睡像真的有夠差,被子踢掉就算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已經翻到那不知道是第幾圈,溫尚翊臉上也不下第幾拳第幾腳。

想到這溫尚翊有點報復性的捏了捏這張小臉,那個還在睡夢中小人嘟嘴掙扎,翻個身繼續呼呼大睡。

到底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那如果.....他變不回來怎麼辦?

他變不回來的話,公司怎麼辦?五月天怎麼辦?他...怎麼辦?

只可惜溫尚翊的苦惱,那個睡的香甜的小傢伙是不能理解的,睡醒的陳小信坐在床上揉著眼睛喊嗽嗽。

好一會都沒有人回應的他抓好床單蹬蹬腳努力怕下床,墊起腳尖抓門把開門,走到客廳看到溫尚翊把臉埋在雙臂。

陳小信走到溫尚翊面前伸出小手摸摸溫尚翊的頭「嗽嗽噗哭。」

聽到聲音的溫尚翊抬起頭,叫他不哭的人倒是先哭了,他忍不住笑的用手抹掉小人臉上的淚「林北是男子漢,不哭啦,你男生欸哭什麼。」

陳小信噘著嘴抽鼻子,嗽嗽說他是男生不可以哭。

看他努力忍耐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溫尚翊把他抱入懷裡揉揉頭,「沒事啦!」

懷裡的陳小信蹭蹭溫尚翊,明明不知道溫尚翊在煩惱什麼卻堅定的說「窩,會跑乎嗽嗽。」

聽到他這麼說溫尚翊笑了,這個人明明變成了一個什麼都要人幫忙的孩子,明明什麼都忘了,卻還是想著要保護他,那身為大人的他不是更該拿出勇氣去面對這一切嗎。

只是啊,那個要保護他的小鬼肚子叫的比他的哭聲還大,陳小信不好意思的縮縮頭,溫尚翊抱起他到廚房弄吃的去了。

填飽肚子,溫尚翊幫陳小信換上外出服就開車帶他去大雞腿,或許會有幫助吧。

大忙過後的大雞腿沒人在,被放下的陳小信這邊摸摸那邊看看,似乎對一切感到好奇,溫尚翊就坐上沙發看這小傢伙跑來跑去。

「哦,果然在嘛!」

「瑪莎哦,哩來衝啥?」

「關心一下啊,而且可不止我啊~」蔡昇晏走進來後,劉冠佑跟石錦航也跟在後面。

「我們在外面遇到,想說你應該會帶他來看看,就來關心一下。」

「你們...」

幾個人也坐上沙發,蔡昇晏首先發問「所以,他現在怎麼樣了?」

「丟一樣啊...」

「他有想起什麼嗎?」

「沒有...」講到這溫尚翊臉色黯淡許多,他們紛紛給予安慰。

「哎唷,你現在就當作在養兒子啦!」

蔡昇晏伸手往溫尚翊身上捶了一下要給他打氣,探索回來的陳小信目睹到這一幕輪著小拳頭跑過來指著蔡昇晏大喊「窩噗準哩欺負嗽嗽!」

所有人愣了一下,都被他可愛的舉動笑成一團。

溫尚翊拿出零食讓陳小信安分的呆在旁邊,他們討論了一輪還是沒有結論,不過溫尚翊也了解到團員們經過一個晚上的思考,都表示不管會不會好起來,他們都會支持著陳小信的。

有好兄弟的支持,溫尚翊也放心不少,伸手摸摸陳小信的頭,嗯,我們都沒問題的。

2MT

瓜迟但到  恐暴龙头雕完成   冰原出了我要开始堕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冰原太香了

瓜迟但到  恐暴龙头雕完成   冰原出了我要开始堕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冰原太香了

流星Andie

自己拼的ob11怪獸,又臭屁又可愛可說是非常滿意了❤️ (真的喜歡怪獸手指指的動作😆)等待信信的配件回家啊就可以拼個信信了...

自己拼的ob11怪獸,又臭屁又可愛可說是非常滿意了❤️ (真的喜歡怪獸手指指的動作😆)等待信信的配件回家啊就可以拼個信信了...

君主至上

寶貝 -1

對我又腦洞了

別擔心,其他我也會努力的


巡迴的最後一場結束,歌迷們依依不捨的陸續離開,工作人員們忙著善後。

劉冠佑跟蔡昇晏一邊聊天一邊回休息室,打開門就看到一件褲子扔在休息室的正中央。

「靠,誰的啊。」

「瑪莎...裡面還有四角褲欸......」

「真的假的,誰這麼急連內褲都脫了。」

兩人還在討論的時候,一個小身影躲在沙發後面想趁他們不注意逃跑,跑沒幾步就不小心踩到過長的衣擺跌倒在地。

聽到聲音的兩人轉頭一看,就看到一個孩子趴在地上,兩人連忙上前把他扶起來。

「你沒事吧?哪裡會痛嗎?你爸媽呢?」劉冠佑一邊拍拍他的身子一邊問。

「欸劉諺明...你不覺得這小子...很像...

對我又腦洞了

別擔心,其他我也會努力的



巡迴的最後一場結束,歌迷們依依不捨的陸續離開,工作人員們忙著善後。

劉冠佑跟蔡昇晏一邊聊天一邊回休息室,打開門就看到一件褲子扔在休息室的正中央。

「靠,誰的啊。」

「瑪莎...裡面還有四角褲欸......」

「真的假的,誰這麼急連內褲都脫了。」

兩人還在討論的時候,一個小身影躲在沙發後面想趁他們不注意逃跑,跑沒幾步就不小心踩到過長的衣擺跌倒在地。

聽到聲音的兩人轉頭一看,就看到一個孩子趴在地上,兩人連忙上前把他扶起來。

「你沒事吧?哪裡會痛嗎?你爸媽呢?」劉冠佑一邊拍拍他的身子一邊問。

「欸劉諺明...你不覺得這小子...很像誰嗎?...」

「有嗎?嗯...好像很眼熟...喂喂喂!眼鏡不是給你玩的!」

孩子拿著劉冠佑的眼鏡跑給他追,又不小心踩到衣擺再度跌倒,才被劉冠佑給撈回來。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窩叫陳遜宏。」

「陳信宏?!」

兩人再仔細一看,這孩子還真的跟小時候的陳信宏一模一樣,但也可能是陳信宏腦子熱想惡作劇整他們,蔡昇晏放劉冠佑跟孩子周旋,他撥了陳信宏的電話。

鈴聲很近,蔡昇晏順著鈴聲找過去,手機就在旁邊梳妝台的包包裡面,兩人互看一眼,蔡昇晏改撥其他人的電話,要他們來休息是看看情況。

正在跟工作人員討論的溫尚翊接到電話,連忙回休息室要查看情況,還沒進門就聽到劉冠佑無奈的叫喚聲。

「哎阿信臉不能拉,欸欸欸。」

「你們在幹嘛?」

「你家陳阿信變陳小信了。」

「蛤?」

他們幾個讓開,溫尚翊就看到只穿著過大T-shirt的孩子坐在椅子吃零食。

孩子看到溫尚翊呆了一下,努力的爬下椅子,蹦蹦跳跳的跑到溫尚翊面前獻出自己的食物「給尼吃。」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傻住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爆笑,蔡昇晏更是笑彎了腰,「說他是陳信宏我都信哈哈哈哈。」

溫尚翊一臉尷尬的接過孩子的零食,孩子心滿意足的走回去踩上蹲在一旁劉冠佑的大腿輔助爬上椅子坐好。

「現在是怎樣?」

「阿信找不到人,然後他說他是阿信。」劉冠佑解釋著,溫尚翊聽的一頭霧水。

「蛤?」

「你沒聽錯,這小子說他是陳信宏。」

「怎麼可能,賣騙。」

「我們也不想相信,剛問工作人員他們都說沒看到阿信。」石錦航無奈的說。

溫尚翊還是不太相信,找了黃士杰去偷偷看監視器,的確拍到陳信宏進了休息室之後就沒有再出來,而這裡的休息室出口都只有一個。得知這個消息,他們好像也不得不相信眼前這個眨著水汪大眼的孩子就是五月天的主唱陳信宏。

「那就交給團長大人啦。」蔡昇晏拍拍溫尚翊的肩。

「蛤?」

「蛤什麼,你沒看到他一直盯著你看嗎。」蔡昇晏曖昧的笑笑「反正你們該做不該做的都做啦~」

「瑪莎、小孩子在。」劉冠佑無奈的提醒。

蔡昇晏聳聳肩,其他人也似乎同意這樣的決定,便各自解散離去,留下溫尚翊跟孩子面對面。

溫尚翊看著孩子好一會,才伸手抱孩子「來,我們回家。」

「豪~」

溫尚翊帶陳小信回家,被放下的陳小信往內跑沒幾步就踩到衣擺跌倒在地,後面的衣服也跟著掀起來,小屁股就這樣露在外面,溫尚翊在後面看到這一切忍不住噗疵的笑出來,陳信宏可不會這樣。

陳小信抬頭左看又看,用小手撐著身體要爬起來,溫尚翊順勢把他整個撈起來,再幫他把衣服綁一下免得他又踩到。

「哩哉我是誰嗎?」

陳小信搖搖頭,溫尚翊便說「我叫溫尚翊,大家都叫我怪獸。」

「嗽嗽?」陳小信歪著頭跟著說。

「嘛細可以啦。」溫尚翊柔柔陳小信的頭。

溫尚翊放陳小信自己去探索這個空間,自己則去廚房煮麵,才煮沒多久就聽到外面傳出東西倒塌的聲音,溫尚翊連忙出去看,就看到陳小信被他自己堆起來的書淹埋了,他趕緊把小人從書堆裡面撈出來。

陳小信一臉委屈的摸摸自己的頭,溫尚翊把他抱起來揉頭,又看了看之前就被陳信宏堆得到處都是的書,避免陳小信再度被書淹沒,他把陳小信抱好去廚房繼續看著他煮的麵。

「嗽嗽...」

「恩?」

「窩餓...」

「快好了。」

煮好之後先放陳小信自己回客廳,還不忘叮嚀他別又撞到書堆,看顧陳小信好好吃飯。

溫尚翊撐著頭思考陳信宏到底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而且他也對自己跟其他團員接受的速度奇快感到不可思議,陳小信倒是很歡樂的吃著溫尚翊煮的麵,只是他身上的衣服被溫尚翊綁過,在坐著的時候基本已經遮不了多少,溫尚翊轉而開始思考該怎麼幫他弄衣服。

不過這個問題晚一點就不是問題了,石錦航從家里拿了些小石頭小時候穿的衣服過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