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怪物小孩

683浏览    32参与
为天下溪

突然诈尸^ω^
P1是福,P2猹猹,P3MK拟人
WW拍照时手一直抖
硬硬硬(:3

突然诈尸^ω^
P1是福,P2猹猹,P3MK拟人
WW拍照时手一直抖
硬硬硬(:3

曦伯伯
1010fo感谢!!!!!ha...

1010fo感谢!!!!!
happy halloween!!!

万圣节也是我的生日

点图开放!!求求你们找我玩!!!!!(´。✪ω✪。`)

1010fo感谢!!!!!
happy halloween!!!

万圣节也是我的生日

点图开放!!求求你们找我玩!!!!!(´。✪ω✪。`)

曦伯伯

更一条(¦3[▓▓]

是玩梗

让我们一起学衫叫
一起——

更一条(¦3[▓▓]

是玩梗

让我们一起学衫叫
一起——

火鸡面

去郊游

背景是拍的照啦——

去郊游

背景是拍的照啦——

曦伯伯
200fo thanks!!!...

200fo thanks!!!!

画了一个比较在意的角色的合照(*°∀°)=3
他们都太好了!!!!!【】
papy因为长的太高所以没照上脑袋【被打爆】

(¦3[▓▓]

200fo thanks!!!!

画了一个比较在意的角色的合照(*°∀°)=3
他们都太好了!!!!!【】
papy因为长的太高所以没照上脑袋【被打爆】

(¦3[▓▓]

再撸就要死了

是两张frisk!
我无敌喜欢游戏里那个下雨和怪物小孩的场了!
我想要粉丝!
没了!
/混更

是两张frisk!
我无敌喜欢游戏里那个下雨和怪物小孩的场了!
我想要粉丝!
没了!
/混更

桑梓晚樱sakuria

p1 鱼桑家的Idealdy
p2 怪物小孩!!!(它真可爱orz
p3 一只画的很奇怪的金花猹猹
p4 疯狂暗示

这周没怎么画画呢orz

p1 鱼桑家的Idealdy
p2 怪物小孩!!!(它真可爱orz
p3 一只画的很奇怪的金花猹猹
p4 疯狂暗示

这周没怎么画画呢orz

金毛
每次传图都想用滤镜!但是选不好...

每次传图都想用滤镜!但是选不好所以干脆放弃了,空间的点图

每次传图都想用滤镜!但是选不好所以干脆放弃了,空间的点图

酒冢

《日记本》

食用须知:

1.这个是 @青啊廷 太太的点梗w  The Monster Kid x Frisk 友情向,后面有一丢丢的番(nao)外(dong),希望食用愉快(๑╹◡╹)ノ"""

2.第一人称注意,以The Monster Kid为主视角,全程为PE线,后面有加一点自己私设的世界观

3.文笔渣不怪我,因为这是The Monster Kid写的日记嘛;)←锅不是这么甩的喂!

4.OOC有

(5.之后会慢慢把欠着的点梗补起来的w)


逐梦xxx年 x月x日


  今天我又从雪镇的家里偷偷...

食用须知:

1.这个是 @青啊廷 太太的点梗w  The Monster Kid x Frisk 友情向,后面有一丢丢的番(nao)外(dong),希望食用愉快(๑╹◡╹)ノ"""

2.第一人称注意,以The Monster Kid为主视角,全程为PE线,后面有加一点自己私设的世界观

3.文笔渣不怪我,因为这是The Monster Kid写的日记嘛;)←锅不是这么甩的喂!

4.OOC有

(5.之后会慢慢把欠着的点梗补起来的w)


逐梦xxx年 x月x日

 

  今天我又从雪镇的家里偷偷地溜了出来一路跑到(或者说跌到)瀑布那里,我都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成为Undyne的粉丝了,反正现在只要我一有空就会背着父母到瀑布,希望能看到那个酷得不行的英雄一眼!

  可是我碰到了另外一个生面孔,一个棕色短发的家伙,和我一样是个小孩,我才到瀑布的入口,那个人也紧跟其后,再看了眼旁边的回音花以后就来和我搭讪了。

  这可真奇怪,我们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其他的怪物来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肯定和我一样是来看Undyne的,毕竟她那么酷,没有人会不想看她的!

  说完那么多话以后我就“蹭蹭”地跑了起来,以免错过看Undyne的时机,余光似乎看到那个伙计在和值班的骷髅sans说话,但关我什么事呢,我只要能看到她就行了!

 

逐梦xxx年x月x日

 

  我看到Undyne了!近距离地!就差几个我的距离地!看到她了!

  天哪,她穿着的那身盔甲在天花板宝石的光芒下亮得不行,那柄魔法长矛也是我梦寐以求能够看到的!如果不是怕吓到她,我就要从草丛里跳起来扑过去抱住她亲两口,哦,我没有手臂,不能抱她,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比学校里那些从没看过她英姿的小孩已经幸福太多啦!

  可是她没有看到我,她看着的是草丛里的另外一个家伙,对,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个小孩,她蹲在草丛里有些发抖,肯定是发现Undyne在看她激动得颤抖起来了吧!我就是这样的!

  之后Undyne走掉了,毕竟有那么多坏人需要她惩罚,她很忙,我能理解!

  她走了之后,那个小孩也走出了草丛,我赶紧追了上去,激动地和那个小孩分享我的感受,可是那个家伙并没有说太多话,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啦!

  “哟,伙计,我得赶紧去看Undyne惩罚坏人了,回见!”

  这么和那个小孩说完后,我又迈动我的腿跑了起来,不过摔了一下,啊,反正肯定是被Undyne的魄力震慑到腿软了,这并不奇怪!

 

逐梦xxx年x月x日

 

  我现在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跟着那个小孩走,碰到Undyne的几率会大得很多!

  没错,我这么干了!

  然后!Undyne把我从草丛里揪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时我的内心就是这样的。

  整个地下世界被Undyne摸了脸的怪物小孩我肯定是第一个!

  我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洗脸了!

  只是可怜那个小孩,如果稍微往左这么站一点点的话,也可以被Undyne揪起来了。

  不过没关系,如果那个小孩是真的喜欢Undyne的话,我肯定会带着这家伙一起去见Undyne的,这就是追星族的革命友谊!

  和上次一样,Undyne离开了,那个小孩也走出草丛,似乎有些失落所以话并不是很多,我跑了出来安慰一下,突然发现出来的时间好像有点久了,匆匆忙忙地打了个招呼就跑回了雪镇,希望我烂透的父母没有发现我跑出来了。

 

逐梦xxx年x月x日

 

  今天我没有碰到Undyne,但这并没有使我的热情有所减退,毕竟我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呃……我好像还没问那个家伙的名字,因为一路上我都在热情地介绍Undyne的事迹还有我的畅想,所以那个小孩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慢慢闲谈。

  那时候我正赶往小道消息(雪镇的骷髅Papyrus告诉我的,毕竟我们一样是Undyne的粉丝)里Undyne的所在处,可是半路上居然下起了雨,呃……应该是漏水,毕竟我们是地下世界,不存在下雨这个东西(别想起雪镇为什么会下雪这个问题,它困扰了我很多年了),我只能躲在石壁旁边避会儿雨,毕竟我穿着毛衣,如果回去被父母发现它湿透了,我也就完蛋了。

  然后那个小孩撑着伞走了过来。

  哦,救星!

  我赶忙跑过去和那家伙一道走,虽然我没有问是否是去找Undyne的,但我那么聪明,立马就心领神会明白那个小孩和我的意图是一样的。

  我同那家伙并排走着,突然,我的脚下滑了一下,天,底下是水,就在我打算穿着又脏又湿的毛衣回去领罚时,一个温暖的手臂托住了我,虽然看起来很瘦弱,但是结实有力。

  我转头过去,那个小孩正眯着眼对我笑:“你似乎很容易摔倒。”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任凭那伙计把我扶起来:“对啊,我没有手臂,很容易失去平衡。”

  “以后小心一点,别跑得那么急。”小孩又重新走了起来,我也跑了两步追上去。

  “Hey,你也是去找Undyne的吗?”感觉小孩今天心情好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我打算打开话题。

  “呃……算是吧。”小孩挠了挠头,露出了一个我有些看不太懂似乎是为难的笑容。

  “哟!”我跳了两步,又差点一滑,小孩眼明手快抓住了我毛衣的后领让我得以保持平衡,我有些不好意思:“那我们一起吧!”

  “……好啊。”小孩望着我笑了笑。

  这条路不长不短,我和小孩说了很多,有学校里的事,有老师的事,当然,最多的还是Undyne的伟绩了。

我们走出只有宝石亮光的甬道,黑暗的地底里远处的城堡在发着光芒。我看见小孩停下脚步望了过去,随口介绍了一句:“那里是国王的城堡。”

  “嗯。”小孩好像皱了皱眉头,拿着伞的手也有些收紧。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我们又重新钻进了另一条甬道里,但那里有个很高的平台。

  好吧,是时候发挥我的作用了!

  我看了一眼那个小孩,上次没有被Undyne揪到一定很难过,我得帮帮这个小可怜:“你把伞收起来踩在我的身上上去吧。”

  小孩收起了伞,但有点犹豫。

  “没关系,我会有办法过去的!”我半蹲在平台前,鼓励着小孩上去。

  “好吧。”小孩望了眼就算撑也撑不上去的高台,轻轻地踩在我的身上翻了上去。

  “那么,回见,朋友!”

  

逐梦xxx年 x月x日

 

  今天我没有看到我的朋友,没错,就是那个小孩,我一大早就偷跑出来躲在某个草丛里面,等着Undyne路过,虽然这里光线很暗,但我相信凭着我对她的热情,肯定能洞察黑暗发现她从我的身边走过。

  有个脚步声从我身边经过,肯定不是Undyne,因为没有盔甲碰撞的声音,我按捺着继续等待。

  “在你身后”

  突然,有什么东西说了句话,我下意识地转过头,没有啊,除了石壁就没其他东西了。

  与此同时,熟悉的盔甲声响起,刺激着我每一个细胞。

  “你别想跑了。”啊啊啊,那是她的声音!她正在制裁坏人!

  我猛然跃出草丛,大叫一声给她助威:“Undyne,我来帮你!”站定后,我面向她的敌人,结果发现了我的朋友:“哟,你在这里啊,你是来看Undyne制裁坏人的吗?”

  忽然,他们都不说话了,我站在他们中间,一会儿望着我的英雄,一会儿望着我的朋友,顺便以我敏锐的直觉寻找Undyne的敌人在哪里。

  接着,我就莫名其妙地被Undyne捏着脸拖走了。好吧,虽然能被她捏脸是我莫大的荣幸,但被捏着拖走还是有点痛的,就不能抓着我的犄角拖我走吗?

  她将我带到离那里有些远的地方,我一直在问她会不会告诉我的父母,我本以为她会拒绝,可她耐下性子蹲下/身子,和我说她不会告诉我的父母。

  哇!这是我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我居然和Undyne说上话了!真是托我朋友的福!

  可是她下一句话却让我有些一头雾水。

  “但是你要答应我,离那个人类远一点。”

  我怔住了,她的声音很诚恳,不像是在拿我开玩笑,那……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行了,就这样吧,你快点回去,省得你父母担心。”她将我转了个身子,面向回去雪镇的方向,然后轻轻推了我几下,就转身离开了。

  说实话,那时候我很难受,感觉灵魂那块地方有什么东西堵得慌——我居然和Undyne的敌人有说有笑并且成为了朋友?

  一时间愤怒使我失去了理智,我想要去问个清楚!

  我趁Undyne走远了,偷偷躲进路边的草丛,抄了一条近路跑得比Undyne更快了一些,然后在一座桥上发现了那个小孩。

  “Hey!”我叫了起来,小孩停下脚步,回头发现是我,勾起了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怒不可遏的我看见了那个小孩的笑容以后,愤怒突然被一扫而空。

  我三步两步跑到那家伙的面前,咬着嘴唇看着我曾经的朋友:“呃……你……我知道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可是,Undyne刚才叫我离人类远一点,所以……你,是人类吗?”

  “哈,我我就知道。”小孩没有否认,我低着头,不敢看那家伙:“所以,我们是要兵戎相见的敌人咯,是吧?”

  小孩还是没有说话,我的头越来越低,似乎不敢面对。

  “那你说些什么刻薄刺人的话吧!”我听见小孩叹了口气,拒绝了。

  “那就我先来了!”我猛然抬起头,死命地憋住眼睛不争气的眼泪,我是要成为像Undyne那样酷的人的,眼泪这种东西不适合我!

  “呃……你……你真讨厌,我对你……嗯……恨之入骨!”我在大脑里拼命快速搜刮我所知道的伤人话语,然后完全没有组织过一口气吼了出来。

  小孩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释然地苦笑了一下。

  “……怎么可能……让人讨厌的,明明就是我……”失落感把我压得直不起身子,我想起了前几天这个小孩在我快要摔倒的时候扶住了我,结果我就这么对我的朋友。

  就算我不愿意眼泪掉下来,可是它们并不听我的指挥,在我越想越难受的时候“簌簌”地掉了下来。

  “嗯?”我低着头,不想让小孩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可是一双和之前那个手臂一样温暖的手抚上了我的脸,我不自觉地抬起头,看见小孩弯着腰笑眯眯地用那双柔软温和的手把我的眼泪擦去。

  结果就是眼泪越来越多,无法控制。

  “我,我要回家了,我父母会担心的!”我害怕再待下去,我忠诚于Undyne的心会有所动摇,后退了几步,看也不敢看那个小孩,转身就跑。

  可是我被突起的木板绊倒了,这里不像普通的平地,我一阵失衡,坠落下了桥面,就在千钧一发时,我张开嘴咬住了边沿的木板。

  “救命!”我含糊地呼喊着,可之后心就渐渐坠落下来。这里只有我和那个人类,刚才我这么对那家伙,小孩肯定不会愿意来救一个尖酸刻薄的怪物的。

  在我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我的余光瞄到了Undyne出现在桥的另一头,似乎发现了我,她快步朝这里赶来,可我的下颚已经没有了知觉。

  啊,在我临死的一刻能看见Undyne想要救我我也死而无憾了。

  当时我闭上眼睛,这么想着。

  然后是后领被拎起来的熟悉感觉。

  我“忽”地睁开眼睛,Undyne的动作居然那么快吗?

  那个人类皱眉使力的脸映入我的眼帘,我吃惊得连嘴都忘记放开了。

  小孩两条细瘦的手臂死死地攥住我的后领,一张脸憋得通红。

  “呼……呼……”那时候我好像太惊讶了,记忆产生了短片,之后就只有我和小孩在桥上喘着粗气的印象。

  Undyne也好像被人类小孩的举动震惊到了,呆立了一会儿才缓缓朝我们走来。

  好吧,我心下一横,望了眼我身后喘气的小孩,站直身子面对我以前的英雄现在的敌人:“哟……哟!如果你想伤害我的朋友的话……先过我这关!”

  天知道我今天干了多少我以前不敢想的事,对着Undyne挑衅?我觉得她会把我挑起来挂在城堡的城墙上示众。

  我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了。

  可是Undyne并没有发起进攻,只是重重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你救了我,谢谢。”事情发生得太快,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人类的声音,我呆愣愣地回过头,那个小孩还是笑眯眯地,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一股飘飘然的喜悦让我情不自禁地翘高了嘴角,如果不是小孩在摸着我的头,我可能就要飞起来了也说不定。

  “不……不用谢!”那时候被夸奖的我实在是太开心了,甚至都忘了就在刚才我的朋友才倾尽全力救了我的命而我还没有道谢。

  “毕竟我是要成为像……哦不,我是要成为比Undyne还酷的怪物的!”我敢肯定的我的脸已经涨得通红。“祝……祝你顺利,朋友,我要回去了,再不回去我父母会发现我偷溜出来了。”我全身的魔法元素都在尖叫狂欢,虽然我现在也想那么做,但作为即将成为比Undyne还酷的怪物的我,应当保持着绅士平和的态度。

  人类朝我挥了挥手,我兴奋地跑了起来,结果刚下了桥又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整张脸摔在了地上,人类失笑着快走了过来,将我扶起来。

  “再见!朋友!”

  我一边蹦跳一边奔跑,幻想着我将这件我怪物生涯中重大的事件记录下来,拿去给印刷社发行,让所有怪物都知道雪镇有The Monster Kid这个怪物的光辉事迹!(接下来是另一种字迹写的字体,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添上来的)好吧幸好那时我没这么做,要不然我就算那时候没有被Undyne挂在城堡门口示众,在我的传记发行了以后我也会被Undyne的粉丝吊起来暴打。

 

逐梦xxx年x月x日

 

  我的朋友已经离开了瀑布,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小孩的时候,我在无意间和父母在Grillby`s里看见了MTT Show,在那里我见到了那家伙的身影。

  原来那个小孩已经走到了热域了。

  人类好像在和Mettaton同台竞技,收视率随着比赛的白热化越飚越高,人类保持着笑容,在舞台上边躲避着Mettaton的攻击,边摆出姿势各异的POSE.

  “Mettaton,加油,别输给人类!”Mettaton的头号粉丝,整天幻想着帅哥的兔子带头叫了起来。

  顿时这个酒吧里叫嚷着“Mettaton”,热火朝天为地下世界的大明星加油。

  我看见那个小孩的脸上和身上都有淡淡的伤痕,结果现在所有的怪物都在为Mettaton呼喊,人类在舞台上奋力表演却孤立无援。

  那家伙可是你的朋友!

  我为自己打着气,音量十足叫了出来:“人类,加油!”

  “人类,加油!”

  突然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酒吧瞬间安静了下来,我和那个呼喊着的高骷髅对望了一眼,他一手拿住亮着Mettaton名字的标牌,一手拿住亮着“Human”字样的标牌。

  “哦……Papyrus,Monster Kid,你们两个在为人类加油,对吧?”一只头上套着Mettaton标牌的鱼挤着眼睛将酒吧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我们身上,这感觉可不太好受。

  还好我的父母刚才有事出去了。

  突然,长号的声音在寂静里响起:“不是you two(too),是me three.”

  “哦sans,我第一次觉得你的双关那么动听。”

  “一直如此,bro.”

  那对骷髅兄弟击了个掌,可并没有缓和尴尬气氛。

  “好吧,我们刚才还在想如果没人提出来我们就不做声了。”

  “但是既然有人叫了,那我们也不能默不作声了。”

  出乎我的意料,坐在一旁拿着长斧的皇家守卫狗夫妇也开了腔。

  接着,那一桌的皇家守卫们欢呼起来:“人类,加油!”虽然其中还夹杂着几声狗吠。

  我感觉有些吃惊,原本没人支持的小孩突然人气高涨。

  看啊,朋友,还是有很多人支持你的。

  “好吧!那我们来打赌吧!”Mettaton派的支持者豪气冲天地冲到吧台,按着一把金币拍在桌面上:“我压Mettaton赢!”而Grillby则淡定地擦着杯子说他这里可不负责开赌局。

  可老板的理智敌不过追星族们的热情,一个怪物开了头,接下来就收不住了:

  “这是我买项圈的钱,我赌人类!”

  “我要用我攒下来要去地表旅游的所有钱赌Mettaton,Mettaton我爱你!”

  “Wowie!这似乎很有趣,sans快把钱拿出来,sans?!别在这个时候睡着!”

  越来越多的怪物冲上吧台,火热的气氛让我也差点冲上去压点什么,可是我连零花钱都没有。

  不一会儿,吧台上就堆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币,而电视里Mettaton还在和人类激斗。

  当我正为我的朋友高兴时,狗夫妇中的妻子朝我走了过来,拥抱了我一下:“孩子,你做得很好,如果不是你我们可能都不会出声。”我被抱了个满怀,嗅到了她身上沾着浓重的雪味。

  “呃,我可以问一下你们为什么会……”

  “哦,因为我们被那个人类抚摸过了……”“你要知道,所有的狗除了骨头这个追求,就只有被抚摸的愿望了。”刚去把自己买狗饼干钱拿去下注的丈夫回来,一把搂住自己的妻子搭上腔。

  “而且你这么做Undyne也会开心的。”

  “Undyne?”这个名字我是有多久没听过了,自从上次在吊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就觉得我不配做Undyne的粉丝了,也就刻意地避开了关于她的消息。可是现在突然听到她的名字,曾经的向往又重新萌生出来,驱使着我去询问。

  “嗯。Undyne和那个人类交了朋友,现在好像在修复她的家,他们似乎发生了什么很激烈的决斗,把她的家给烧毁了,可是之后Undyne就对外宣称那个人类是她的朋友。”我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自豪,我的朋友就是那么厉害,连Undyne都已经认可了,但是……

  我向他们道了谢,看着他们互相蹭着鼻子回到了座位上。

  也许那个小孩交了那么酷的朋友,已经忘记我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越来越游刃有余的人类,自豪里渐渐掺杂了些失落。

  (接下来的字体有些洇湿的痕迹)

  算了,反正曾经我有了一个比Undyne还酷的朋友,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之后人类不负众望地拔得了头筹,可是Mettaton也因为负荷过重快要报废了,这令酒吧里的所有人都有些难过,那只兔子甚至哭了起来说如果Mettaton死了她就要自杀!

  Alphys出现在了镜头前,安抚着观众,说她可以修理好Mettaton,气氛这才缓和了下来。

  接下来我就被办完事回来的父母带回了家,只能在有些空虚的心里祝福我的朋友能够安全地回到想回去的地方。

 

逐梦xxx年x月x日

 

  我收到了一个通知,一个骷髅Papyrus给我的通知:

  “Hey,人类要通过屏障回家了,你也是那个酷家伙的朋友吧,一起去送行吧!”

  顿时我鸡皮疙瘩起了满身,甚至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那个小孩做到了!做到了!从来都没有人做到的事,我朋友做到了!

  那一刹那,什么父母的责备,艰苦的路途,不断的摔跤都再也阻挡不了我了,我要过去,和我的朋友告别!

  我不管我烂父母的阻拦,冲出了家门,驾着船FU的小船,一路往城堡冲去。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真的很多,比我对Undyne不切实际的幻象想得还多,我想起了我们的初遇,想起了我们第一次交谈,想起了我们第一次一起碰见Undyne,想起了我们第一次对抗那位英雄……

  我瘪着嘴巴,竭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加油,我等着你成为比Undyne还酷的怪物的那一天。”

  人类的话语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终于支撑不住放声大哭,幸好这里只有爱讲胡话的船FU,没人会觉得我多逊。

  我舍不得那家伙!

  那家伙离开了地下纵然很好,可是那样就再也没有人会在我要摔跤的时候扶住我,再也没有人会抚摸着我的脸帮我擦眼泪,再也没有人会微笑着鼓励我。

  你这个卑鄙的自私鬼!

  我边哭边不停地骂着自己,那个小孩是你的朋友,只要那家伙幸福了,你也会高兴的,你应当高兴。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坐在摇摆不定的船上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恰拉拉,到了。”船FU从袍子下伸出手推了推我,我低着头想要掩盖我把自己脸哭花的事实,跳下了船。

  “记得帮我和那个人类说声再见,恰拉拉。”我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路往城堡跑去。

  城堡里早就挤满了闻讯赶来的怪物,整座城堡沸腾着,欢欣鼓舞着,大家都在和人类道别。

  我刚想凭自己小巧的身子钻到怪物堆里时,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光。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抽离出来,进入了一个空荡荡的身体里,通过那个身体,我看见了我的朋友,但视线像是被蒙上了一层云雾,看不清楚。

  小孩奋力地在虚空中闪躲七彩绚烂的星星,我的身体似乎说了什么话:“放弃挣扎吧,Chara,你和我注定要在这里!”

  Chara?这是我朋友的名字吗?

  “我不叫Chara,我的名字是——Frisk!”

  突然,那个名字像是有生命一样,带着莫大的力量,钻进了我的灵魂中,我感觉我的灵魂在跳动,在反抗着支配着它的身体。

  Frisk!

  我的灵魂在呼喊。

  “我不会在这里和你纠缠的!我要拯救所有人,包括你!”我不确定我的朋友Frisk说的“你”是我还是那个身体,但我看见Frisk在黑暗中向我伸出了手。

  “Hey,好久不见,”我感觉我的朋友用双臂抱住了我,轻声和我交谈,“我不在的时候,你还经常摔跤吗?”

  突然,我的眼前清晰了,我看见了浑身伤痕但始终紧紧抱住我不松手的Frisk,当发现我清醒了之后,小孩带着血迹的嘴角微笑着,伸出手,轻轻擦拭我的眼角。

  我的鼻子一酸,扑进了人类的怀里,曾经温暖的气息包裹着我,令人安心。

  “好吧,还有其他迷失的怪物在等着我去将他们救出来。”我的朋友摸摸我的犄角,带我走到了其他被拯救出来的灵魂那里。

  “Wowie,你真的来了!”

  “抱歉兄弟,我先睡会儿,等等有事叫我。”

  “孩子,你也是Frisk的朋友,对吗?”

  “Hey!怎么样!自从在桥上那次以后就没有再见过你了,有兴趣长大以后加入皇家护卫队吗——如果那时候还在的话,你上次可让我记忆犹新啊!”

  “呃……呃……你……你好?我,我听Undyne提起过你……呃,就这样……吧。”

  “孩子,你是个勇敢的孩子,想在等待的时候来杯金花茶吗。”

  “……”

  “……”

  我的灵魂听到了很多怪物的声音,其中有熟悉的有崇拜的有陌生的,它们围绕着我的灵魂,鼓舞着我,和我交谈,这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原来除了Frisk,还有其他的怪物记得我,记得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怪物小孩。

  我回过头,小孩仍然在交战中不断拯救着被吸收迷失的怪物灵魂,突然,一颗发散的流星擦过Frisk的灵魂,HP归零……

  Frisk……

  我浑身发冷。

  不!

  “Frisk!别放弃!”我大叫起来,所有的灵魂都在呼喊人类小孩的名字,那颗火红破碎的决心在所有灵魂的喊声中,硬生生地拼合在了一起。

  但是它拒绝了!

  “Frisk,上啊!”我感觉温热的眼泪从我的脸颊上滑落下去,现在什么都不存在,我的眼里只有我的朋友。

  我喊得声嘶力竭,很快被其他怪物的声音盖过。

  终于,不知道在我的朋友拯救了多少个灵魂后,终于轮到那个身体的灵魂了。

  那个身体哭泣着,呐喊着,声音里杂糅着不甘难过和……寂寞。

  所有怪物的灵魂环绕过去,将他们两个簇拥在中间。

  之后我失去了记忆,醒来时才发现大部分怪物都已经离开了,一直守着我的骷髅Papyrus看见我醒了,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开心地朝某个方向呼喊:“Hey,伙计们,他醒了!”我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之前在虚空中的灵魂的主人们都拥了上来。

  “你没事就好,孩子,你的灵魂太脆弱了,差点就……”带着羊角和国王Asgore长得很像的怪物抱住了我,轻拍我的后脑勺。

  “……Frisk呢……”我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确认我的朋友是否安全。

  突然,空气陷入了沉默。

  “……那个小鬼还没醒。”这是Undyne的声音。

  我立马清醒了,越过抱着我的怪物的肩膀,我看见了躺在金色花朵中的Frisk.那张曾经微笑的脸现在很安和,只有轻微起伏的胸腔还在昭示我的朋友还活着。

  “怎么会,怎么会还没醒?!”我瞬间慌了神,结果被抱着我的怪物轻轻拍着:“嘘,嘘,孩子,Frisk只是在……在和某个怪物道别,很快就会醒的。”

  她的声音突然哽咽了一下,但我没有想太多,之后我才听说Frisk在和她的孩子——曾经的王子Asriel道别。

“好吧,你这个小鬼,差不多快点回去吧,你父母会担心的。”Undyne一把将我从充满母性的怀抱中揪出来。

  “我不,我要等Frisk醒过来!”有一就有二,我再一次反抗了Undyne,这感觉现在品味起来还不错。

  “孩子,”身披披风的国王走了过来,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我已经安排了护卫队的守卫送你回去,等Frisk醒过来了,我会告诉这位勇士,让这孩子去找你的。”

  我看着Undyne,又看了看国王,才点头同意。

  “Hey,麻烦你们谁告诉一下Frisk,船FU托我道别!”

  当我被两个守卫一前一后像犯人一样看管护送出城堡后,我回过头大声呼喊,但对Frisk会回来找我这事可悲地没有抱什么希望。

 

逐梦xxx年x月x日

 

  Frisk回来了!

  当我坐在挂满礼物的圣诞树下逗弄着那个被遛兔子弟弟时,我的双眼忽然被什么温热的东西遮住了。

  “猜猜我是谁!”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我控住不住自己,猛然从地上跃起,差点又摔倒的时候后领被我的朋友提住:“小心点儿。”

  我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着我的朋友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最后才说了一句:“哟,哟!你真的回来了!”

  “当然。”Frisk挑了挑眉梢,这让小孩看起来更有魅力:“我说过了,我要看着你成为比Undyne还酷的怪物的。”

  Frisk摸了摸我的犄角,和上次在虚空一样,我鼻子又酸了。

  “你要走了吗?”我低着头。

  “是。”Frisk的声音从我的头顶响起。

  “好吧,再见,最后一次见。”重逢的喜悦很快就被离别的伤感打败,我转过身,闷闷地说出酸溜溜的话。

  “你不和我一起走吗?”Frisk似乎笑出了声。

  什么?

  我回过头,诧异地看着那家伙。

  “我打开了屏障,现在地下世界的所有居民都可以回到地表了,你们还不知道吗?”Frisk的话音刚落,那头老爱讲政治的大熊从Grillby`s里冲了出来,用政治家雄浑的声音大喊:“大消息!人类打开了屏障,所有怪物都可以到地表啦!!!”

  瞬间,雪镇居民的燃起了几乎可以将镇上的雪融化掉的热情,不过他们好像还没有发现那个打开屏障的人类就在我的面前。

  “哈哈。”Frisk笑了起来,眉眼在雪反射的光下笑得舒展。

  “……你是天使吗?”我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也许吧,你们不是有个传说吗,我也许就是那个传说的天使也不一定。”Frisk蹲下/身子,将嘴凑近了我的耳朵:“等到上了地表,我带你去最好玩的地方,怎么样,朋友?”

  “好极了!棒极了!朋友!那我也做个约定!等到你生日的时候,我会送你一个你从来都没有收到过的,最酷的生日礼物!”

  “好,我等着!”Frisk起身,“我现在要去遗迹那里见个怪物了,到时候再一起玩!”小孩递给我了一张纸条:“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之前走得太急了,忘记给你了,再见!”

  “再见!”我张嘴叼住了那张珍贵的纸条,满心欢喜地目送离开。

 

逐梦xxx年x月x日

 

  我们家搬到地表上过去已经几个月了,我也只能压抑地激动兴奋静静等待。Frisk回到地面上后,变得像个陀螺(人类小孩们的玩意儿)那样忙,兴建人类和怪物的大使馆,拯救之前死去的人类们,每一件事都占据着那家伙的生活,我也知趣地不想打扰,直到昨天,我的电话突然震动了两下,提示收到了一个消息。

  Firsk!

  我敢打赌那时候我激动得虹膜都在放大,我颤抖着用嘴点开了简讯。

  “哟!”

  这是我的打招呼方式,哈哈!

  “你在地面的生活还习惯吗?之前我一直都很忙没有办法兑现诺言,现在轮到我们两个一起实现约定了!明天我来你家接你,你就不用偷偷跑出来了!”

  我激动得在床上翻滚了两下,从书柜的深处抽出我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一张弹幕生日贺卡!

  哈!我要好好打图书馆里那本书的脸!

  谁说人类绝对不可能在生日时收到一张弹幕贺卡的?既然我的朋友给了我很多难忘的体验,那这次轮到我来给予那家伙毕生难忘的礼物啦!

  哎哟?Frisk在敲门了?我得走了!听说今天是去人类的游乐场玩,我老早就对那种天堂一样的地方向往极了,可是我的烂父母从不带我去,今天我终于可以去一睹真容啦!啊哦,Frisk进到屋子里来了,我得快点把日记本收起来,不然让我的朋友发现我之前记得一些日记,会觉得我不酷的!

 

Fin.

 

——————番外(?)——————

*你看见The Monster Kid朝你跑来,他因为太兴奋,两只脚绊在了一起,你冲了过去在最后关头扶住了他

*“哟!谢谢你朋友!”

*他开心地扬起脸,接着说

*“我觉得我们得出道,毕竟我是要成为比Undyne还酷的怪物,而你,我的朋友,已经是比Undyne还酷的人了!”

*你笑着,没说话。

*“你同意了吗?”

*他望着你

*你点了点头。

*“太好了朋友,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毕竟你那么酷,呃,现在来想想我们的组合……我叫The Monster Kid,你叫Frisk,这可不太好想名字啊……”

*你灵光一现,告诉他你有另外一个名字——The Human Kid

*“哇唔!真酷,这可以成为你的艺名!那组合呢?”

*你想了想,问他双K组合怎么样

*“好极了,你真是太酷了,朋友!我这就去把这个酷名字写下来!这会成为历史性的一笔!”

*你无奈地笑着,看他跑远,觉得这家伙未免也太可爱了。

 

[啊终于写完啦!怎么说,整篇下来其实都只是写了The Monster Kid一路的心理变化,比较平淡无奇,但最想写的梗其实是弹幕生日贺卡,因为之前为了再体验一下Frisk和The Monster Kid之间的关系又去玩了一下游戏,在雪镇的图书馆里想要看关于人类决心的资料的时候看见了一句话“怪物的灵魂虽然没有人类那么强大,但人类也永远无法感受到魔法的魅力,更没有办法在生日时收到一张弹幕生日贺卡”,大概原话是这个意思,觉得很有意思,就写了写hhhh]

[写的有些冗长,希望看得高兴就好www]

[呃,想给The Monster Kid加标签,可是发现←那个词条下没有相关,就多加了个怪物小孩的TAG]


EISO

p1怪物小孩(画崩了)
p2小马
p3还是小马,那个头是拟人+头发长长

发现最近的摸鱼好没质量哦x
准备搞一件大事情

p1怪物小孩(画崩了)
p2小马
p3还是小马,那个头是拟人+头发长长

发现最近的摸鱼好没质量哦x
准备搞一件大事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