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怪物猎人

13.9万浏览    2499参与
巡妖者

观赏看戏的苍蓝星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面对的是什么

惨爪龙:给我死!

观赏看戏的苍蓝星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面对的是什么

惨爪龙:给我死!

Qiya
画了一只痹毒龙,每次走在路上它...

画了一只痹毒龙,每次走在路上它从来不打我,只是看着我,从此就对它有好感了,然后就画了,然后那个紫色的烟,其实是因为我懒得画环境了,然后想了想决定放毒烟,虽然痹毒龙也会中毒。。。。。。。。。。。

画了一只痹毒龙,每次走在路上它从来不打我,只是看着我,从此就对它有好感了,然后就画了,然后那个紫色的烟,其实是因为我懒得画环境了,然后想了想决定放毒烟,虽然痹毒龙也会中毒。。。。。。。。。。。

黄雎

冰冠的交战[冰呪龙]

*第一人称并非苍蓝星,可理解为自设梦女

*称呼为音译

*支持代餐


暴风雪裹挟着细碎的冰晶肆虐地掠过,脸颊上隐隐有着刀割般的疼痛。冰封的土地上依稀还有着其它生物存在过的痕迹,那冻伤的生命仿佛被上了一层晶莹的面纱,没有残虐的伤痕,仅仅是在冰下宁静地沉睡。 


在只有冬季的大陆上,有足够漫长的夜,允许星辰在冰晶构筑的巢穴上空闪耀。极光在深色的夜幕中晕染开,点缀着闪烁的星之碎屑。覆盖着冰甲的羽翼在极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绚烂的色彩,她优雅地盘坐在冰穴的中央,共赏这曼妙的夜。 


——那样的时光如同泡沫般梦幻,又易碎。 ...


*第一人称并非苍蓝星,可理解为自设梦女

*称呼为音译

*支持代餐


暴风雪裹挟着细碎的冰晶肆虐地掠过,脸颊上隐隐有着刀割般的疼痛。冰封的土地上依稀还有着其它生物存在过的痕迹,那冻伤的生命仿佛被上了一层晶莹的面纱,没有残虐的伤痕,仅仅是在冰下宁静地沉睡。 

 

在只有冬季的大陆上,有足够漫长的夜,允许星辰在冰晶构筑的巢穴上空闪耀。极光在深色的夜幕中晕染开,点缀着闪烁的星之碎屑。覆盖着冰甲的羽翼在极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绚烂的色彩,她优雅地盘坐在冰穴的中央,共赏这曼妙的夜。 

 

——那样的时光如同泡沫般梦幻,又易碎。 

 

人们说,她是灾厄,她是祸端。 

 

人们说,她毁灭了一切。 

 

她不经意间的回眸便会唤来一场冰雪,她扇动一下翅膀便会冻结土地上的所有生灵。她优雅的舞步踏平了三季,只余留寒冬为她的身姿献上颂歌。 

 

我的韦尔迦娜,我华美的冰之乐章啊—— 

 

在冰凉的铁围栏之外,她的双眸中映出了一把利刃。易碎的冰晶被银色的刀刃切割出更耀眼的光泽,她的吐息如同冰之诅咒,将无知者冰封于三尺严寒之下。 

 

或许她的骄傲只是徒劳,但她依然无所畏惧。冰冠在久违的阳光下反射出的色彩,是那夜我们所曾目见过的遥远的极光。 

 

......终究到了分别的时刻了,韦尔迦娜。 

 

伴随着凄厉的嘶吼声,那响彻大陆的一击贯穿了她的身体。冰甲破碎得零散,落在了正消融着的雪水中,随着阳光照耀的温热,逐渐失去了那耀目的光泽。 

 

她的身体第一次有了一些温度。 

 

花蕾在雪水的滋润之下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撕碎冰之面纱的生命不再沉静。土地上往复着活泼的歌声,似是遗忘了那冬季的伤痛。 

 

啊啊,可是...... 

 

春日来临之日,我将与你别离............

昀辙⭕️

【怪物猎人】坠机也不全是坏事 08 (咩咩子x苍蓝星)

太难了,快开学吧,在家作业比在学校还多。(为咕咕找好了理由)

——————————————————————————

打上次灭尽龙和苍蓝星的“地下关系”因为意外弄得人尽皆知后,某条龙就招摇了起来。每次苍蓝星吹口哨呼叫翼龙,都会是它从森林里冲出,风驰电掣的咬起他的衣领扬长而去。那模样,活像是山上的土匪下来抢亲,星辰的大家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还会感到有些可怕,但次数多了,却都见怪不怪了。

也有些好奇心重又胆大的猎人试图摸一摸这只传奇的古龙,却都被灭尽龙尽数瞪了回去……啊,也有例外,在它心情不错的时候,如果是大团长,或是剑术大师想摸上它几把,它倒也不会反对……“是否能摸到歼世灭尽龙成为检验实力的唯...

太难了,快开学吧,在家作业比在学校还多。(为咕咕找好了理由)

——————————————————————————

打上次灭尽龙和苍蓝星的“地下关系”因为意外弄得人尽皆知后,某条龙就招摇了起来。每次苍蓝星吹口哨呼叫翼龙,都会是它从森林里冲出,风驰电掣的咬起他的衣领扬长而去。那模样,活像是山上的土匪下来抢亲,星辰的大家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还会感到有些可怕,但次数多了,却都见怪不怪了。

也有些好奇心重又胆大的猎人试图摸一摸这只传奇的古龙,却都被灭尽龙尽数瞪了回去……啊,也有例外,在它心情不错的时候,如果是大团长,或是剑术大师想摸上它几把,它倒也不会反对……“是否能摸到歼世灭尽龙成为检验实力的唯一标准。”这句话在私下里传了开来……

而因为灭尽龙又出了名的那位不知道最近在做什么,把自己闷在屋子里两天了……

苍蓝星在小屋里养了很多小动物,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有些甚至还是他费尽了心思才捉到的稀有品种……不过,这些和即将到来的灭尽龙相比,好像也都有些不够看了。

灭尽龙要来他家玩,这是它上次送他回来时表示的——那天它把他送回了特等小屋,却没直接飞走。它歪头看了一眼他房间的陈设,灵机一动的想进去参观参观,苍蓝星眼看着就要被它脑袋挤断的柱子心脏骤停,好说歹说的劝了它过两天再来。

两天的时间,他把自己小屋的庭院进行了装修,撤了门口的柱子,又将自己养鱼的池塘填成了一片平坦的空地——万一它还想在这住呢?

月明星稀之时,灭尽龙如期而至。

它十分憋屈的落在了对它来说还是有些小的庭院空地上。“咕噜呜呜……”它小声的哼哼了几声,动了动翅膀。苍蓝星把这声理解为“这什么破地方,翅膀都伸不开。”

“……是,不像您,整片新大陆都是您的。”苍蓝星这话可一点都不真诚,甚至还透着点儿阴阳怪气的味道,可偏偏灭尽龙还被恭维到了,脸上流露出“你知道就好。”的骄傲神情……唉,涉世未深的小龙。

苍蓝星从他的小仓库——道具箱里翻出了几条龙尾巴丢给它当零食。不过很明显它来之前已经吃过晚饭了,吃了两条就住了口,餍足的趴在庭院里打量着坐在它旁边的苍蓝星。

他们其实很少这样安静的待在一起,在野外的那段时间虽然形影不离,却多半是在一同狩猎,打鱼采花,少了点岁月静好的味道。

怡然悠闲的气氛影响到了灭尽龙,它慢吞吞的打了个哈欠,眼睛眯缝着,嘴巴张的大大的,舌头也放松的向上卷翘……苍蓝星生出了玩闹的心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的胳膊横在它张开的嘴中间。

灭尽龙打完了哈欠,没有防备的把嘴合上……‘嗯?什么东西。’

“啊!”苍蓝星装模作样的大叫一声。灭尽龙忙不迭的用舌头把嘴里的东西推了出去。

“你咬我!”他把手伸到它眼前,理直气壮的控诉它。

“咕?”灭尽龙一时间也愣住了,茫然的看向他,又生出几分窘迫和委屈来……

苍蓝星把头往下低了几分,以防止自己看了它这副小模样突然笑出声来。

“咕呜——”灭尽龙回过味来了,它明明没有咬他,是这小子自己放过来的吧!再一看他这副鸵鸟的样子,它更确信它是被耍了。

灭尽龙硬了——我是说刺。

灭尽龙在不毁灭屋子的前提下,对苍蓝星进行了连环小如来。

苍蓝星躲的气喘吁吁,还不忘笑出声……这个时候如果谁来找他,在门外听到这种放肆的笑声,八成要以为他疯了。

这场闹剧一直闹到苍蓝星说累了想上床睡觉才作罢。

灭尽龙趴在庭院里,头对着床的方向,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直看的躺在床上的苍蓝星开始犯嘀咕……‘它看我干嘛,怎么还不睡觉……’

“……你睡不着吗?”灭尽龙眨了眨眼,依然只是把头贴在地板上看着他,摆出一副不用他理会,它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样子。

‘好吧。’他把头转回,看向了天花板。

天花板的月羽天母在有规律的飘动,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生出了几分睡意,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

“呼——”

好像是灭尽龙在叹气——见鬼,龙怎么会叹气。

苍蓝星醒了,躺在枕头上的头艰难的扭过去看了它一眼。它还没睡,只百无聊赖的盯着他看。

苍蓝星也叹了口气:“……你在等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吗?”

“?”灭尽龙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什么是睡前故事。’

“就是……我给你讲个故事,然后你就睡觉好吗?”

“咕噜。”灭尽龙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讲什么呢,话虽然说出去了,但他还真没想到要讲什么故事,他的眼神在屋子里陈设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床头的绘本上。

现成的故事书。

“咳咳,”苍蓝星清了清嗓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与五只龙一同生活在银白色的世界中……”

StefanNAshford

十天前说好要画的煌黑龙拟人大头终于完成了。

庆贺煌黑加入苍蓝星大套餐(

p2是线稿

十天前说好要画的煌黑龙拟人大头终于完成了。

庆贺煌黑加入苍蓝星大套餐(

p2是线稿

鸦迟但到
mhw的捏人,看起来很憨的猎人...

mhw的捏人,看起来很憨的猎人(?

皮皮虾是被带着打雄火龙的时候说的傻嗨话哈哈哈哈哈

mhw的捏人,看起来很憨的猎人(?

皮皮虾是被带着打雄火龙的时候说的傻嗨话哈哈哈哈哈

黄雎

吞食生命无返黄泉[尸套龙]

*第一人称并非苍蓝星,可理解为自设梦女

*称呼为音译

*支持代餐


淡薄的黄色漂浮在空气之中,铺在前往地底深处的道路上。在此行走的每一步,都宛若踏在不可回头的黄泉之路上。越是向地底去,就越是会被那些气息侵蚀。直到灵魂都被吞噬为止,躯壳依然被那众多生命终焉的所在吸引,行尸走肉般向他靠去。 


啊啊,看看我吧...... 


瓦尔哈扎克........... 


他的步履如此优雅。即便他是众人眼中可怖的存在,是在阴暗潮湿的地底生长的,披被腐烂与污秽的存在。但他依然如同一位坐拥着华丽后花园的贵族,漫步在那幽蓝的酸池...

*第一人称并非苍蓝星,可理解为自设梦女

*称呼为音译

*支持代餐


淡薄的黄色漂浮在空气之中,铺在前往地底深处的道路上。在此行走的每一步,都宛若踏在不可回头的黄泉之路上。越是向地底去,就越是会被那些气息侵蚀。直到灵魂都被吞噬为止,躯壳依然被那众多生命终焉的所在吸引,行尸走肉般向他靠去。 

 

啊啊,看看我吧...... 

 

瓦尔哈扎克........... 

 

他的步履如此优雅。即便他是众人眼中可怖的存在,是在阴暗潮湿的地底生长的,披被腐烂与污秽的存在。但他依然如同一位坐拥着华丽后花园的贵族,漫步在那幽蓝的酸池中。 

 

人们仰视着他之时,才会意识到他的高大。他以覆盖着透明鳞片的红色双眸俯瞰那些弱小的生命,他仁慈地庇护这些孩子们。他以一己之躯庇佑整座瘴气之谷,令生命得以循环而往复。 

 

——但他的爱是无声的。 

 

指尖触及他的双翼时,依旧会感到疼痛。那灼热的腐蚀感是他的警示,他会爱护着你,却无法以双翼拥抱你。 

 

瓦尔哈扎克,我的神祇,我的爱人。 

 

我听见了,你的呼唤。 

 

啊啊,正因如此我才会来到这深渊....... 

 

幽蓝色的光芒依稀映照出腐肉之下的银色甲壳,如同英勇骑士的铠甲,令人无法移开双目。即便深处地底,我依然沉醉于你的光辉之中。 

 

肌肤所感受到的灼痛仿佛是他的亲吻,身体似乎变得愈来愈轻,像是被他的吐息轻轻抬起,漂浮在这浑浊的空气之中。眼前浮现出的是灰白的潮水,在那汹涌的浪潮彼岸,身披破败盔甲之人,启唇轻轻颂唱着。 

 

那是你所爱着的...... 

 

——生命的赞歌啊........... 

 

疼痛随着那声音渐渐消散,那些呜咽着的生命都得到了救赎,它们终将成为这世间不起眼的尘埃,但又哺育了无数的新生。而在那轮回之中亘古不变的身影,正是你啊。 

 

——瓦尔哈扎克。 

 

啊啊,我难以抵抗你的呼唤之声...... 

 

我愿成为你的新娘,与你共赴无返之黄泉............

黑子归
—地爆天星— 摸鱼产物,巨烂无...

—地爆天星—

摸鱼产物,巨烂无比,每逢上课,作业暴多,一边听课,一边摸鱼,摸就算了,跟屎一样,感慨万千,不做人了。

—地爆天星—

摸鱼产物,巨烂无比,每逢上课,作业暴多,一边听课,一边摸鱼,摸就算了,跟屎一样,感慨万千,不做人了。

一个呱
也太可爱了吧猫猫

也太可爱了吧猫猫

也太可爱了吧猫猫

反复横跳脚踏百只船的爬墙怪
其实就是画了画cg图xxx每日...

其实就是画了画cg图xxx
每日一嚎,剑术大师太好康啦!!!

其实就是画了画cg图xxx
每日一嚎,剑术大师太好康啦!!!

影打
猎团看板娘,先放个局部

猎团看板娘,先放个局部

猎团看板娘,先放个局部

虚无的彼岸

《怪物猎人世界:冰原》x《刺客信条》联动任务‘The Assassin(暗杀者)’将于4月10日正式上线。

《怪物猎人世界:冰原》x《刺客信条》联动任务‘The Assassin(暗杀者)’将于4月10日正式上线。

虚无的彼岸

PS4版《怪物猎人世界》新活动预告 错过刺客衣装的玩家机会来了

PS4版《怪物猎人世界》新活动预告 错过刺客衣装的玩家机会来了


黑子归

——  苍  星  陨  落  ——


这个真的很酷所以画了,有尽力还原这个姿势,但是奈何技术不达标,帅气程度依然不如游戏里的。

五月份安排煌黑龙

——  苍  星  陨  落  ——


这个真的很酷所以画了,有尽力还原这个姿势,但是奈何技术不达标,帅气程度依然不如游戏里的。

五月份安排煌黑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