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怪研组

381浏览    5参与
一片纸棱

【特摄BG多cp】假如你是他们的孩子,当你考试不及格,他们会……

给自己和兄弟割的腿肉

很短

有镝木结花/遥洋/谏刃/进雾/活海美剑


镝木慎也x大田结花


“哪门科目不及格?”

你在实验室门口拿着卷子等了大半天,你的老爸老妈总算出来了,而你的老妈还在盯着平板上一堆数值一边兴奋地念叨你听不懂的话一边时不时拍几下你老爸的肩膀,你好像懂了为什么自己老爸的肩膀常年青一块紫一块了。

“数学。”

你一边做好了这几天都跑去遥辉叔叔那蹭饭的准备一边缓慢向自己老爸递出了卷子,但你的老爸接过后连看都没看就飞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再还给了你。

“生物多少?”

“满分。”

“那就行了。”

“?”

你顶着满头问...

给自己和兄弟割的腿肉

很短

有镝木结花/遥洋/谏刃/进雾/活海美剑













镝木慎也x大田结花



“哪门科目不及格?”

你在实验室门口拿着卷子等了大半天,你的老爸老妈总算出来了,而你的老妈还在盯着平板上一堆数值一边兴奋地念叨你听不懂的话一边时不时拍几下你老爸的肩膀,你好像懂了为什么自己老爸的肩膀常年青一块紫一块了。

“数学。”

你一边做好了这几天都跑去遥辉叔叔那蹭饭的准备一边缓慢向自己老爸递出了卷子,但你的老爸接过后连看都没看就飞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再还给了你。

“生物多少?”

“满分。”

“那就行了。”

“?”

你顶着满头问号看着自己老爸再次被老妈拽走继续解剖新送来的怪兽。







夏川遥辉x中岛洋子



你:“爸妈,我考试没及格。”

洋子:“没关系,下次努力就行。”

你:“我不仅没及格还在试卷上画画了......”

遥辉:“画得不错啊,洋子你看,这画得是我们诶!”

洋子:“你小子还挺有艺术天赋啊。好,今晚我请你们下馆子吧!”

遥辉:“万岁!!!”

你:“万岁!!!......虽然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破谏x刃唯阿



你回忆起了被自己爹妈男女混合双打的恐惧,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将试卷塞进门缝后就赶紧溜了,打算去或人叔叔那凑合一晚上。

结果还没等你跑远,你老妈就一手揪住了你的后衣领把你拎回了家里,你爸就站在你身后拦住了你的出路。

“老爸老妈有事好商量......”

“商量什么?”

“我下次一定及格!”

“你已经说了很多个下次了。”

你被你老妈盯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往后退就撞到了自己老爸身上,抬头看到自己老爸恶狼一样的眼神感觉不止头皮浑身都在发麻。

前有豹后有狼,你只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绵羊。

“能下手轻点吗?”

“不能。”

你老爸把你提溜了起来一套组合拳把你丢给了你老妈,然后你老妈也是一套组合拳把你丢给了你老爸。

你觉得自己将来要是也成了假面骑士,别的不说,扛揍能力绝对是顶尖的。







泊进之介x诗岛雾子



“你怎么又不及格???”

伴随着震天的怒吼声,你老爸的奶糖掉了一地。

“失误,失误......”

你一边说着一边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你老爸。

“雾子,英志只是发挥失常了而已,别......”

你老爸话没说完就被你老妈抄起扫帚也被打得跪在了地上。

现在你们父子一起跪阳台了,名场面get.







凑活海x美剑沙姬



你老爸在爷爷店里,你老妈在爱染科技里,家里只有你一个人。

你轻车熟路拿出笔模仿了自己老爸的签名写在了试卷上,给自己叫了份外卖吃完后洗洗睡了。

晚上你老爸老妈回来后看见了你故意放在桌子上的不及格试卷。

“我们是不是该管管她了?”

你老爸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你试卷上涂涂改改的痕迹就知道你又是故意考了不及格,还有模有样签上了他自己的名字,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你继承了来自美剑的性格总是认为自己就算孤身一人也没事,但内心还是很渴望和家人团聚的吧,就算是用这种极端手段让他们留下教育你一顿。

“明天爱染科技全体放假。”

你老妈说着走到了你的房间,看着熟睡中的你将手里准备好的礼物——一个格尔吉欧波恩的玩偶放在了你的枕边。

“爸爸也说我明天可以休息一天。”

你老爸将你的试卷放回了你的书包,同样将准备好罗索玩偶放在了你另一侧。

等他们走后,其实完全没睡着的你一手一个玩偶抱在怀里,确认没被发现后才一脸满足地睡着了。

一片纸棱

【镝木结花】爸爸妈妈是真爱,我只是个意外

我的大腿生长速度跟不上割腿肉的速度了【......】

有遥洋要素但遥辉洋子都未出场

私设子世代,镝木结花孩子第一人称

说是镝木结花但浓度不高基本全是在讲孩子


我叫做镝木妍,今年十八岁。听比我大五岁的和信哥说本来我的爸爸妈妈要给我取名叫“镝木研”的,意思是让我继承他们的衣钵继续研究解剖怪兽,后来经过蛇仓叔叔的极力劝阻才改成了同音不同字的“妍”。虽然这个名字我觉得也不咋地,但好歹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正因如此,我一直对我爸妈有迷之嫌弃感,从取名的随意程度到每天嘴里挂着的除了解剖就是一日三餐吃什么几乎没有我的存在就可以看出来我在家庭里的地位。小时候我就很喜...

我的大腿生长速度跟不上割腿肉的速度了【......】

有遥洋要素但遥辉洋子都未出场

私设子世代,镝木结花孩子第一人称

说是镝木结花但浓度不高基本全是在讲孩子










我叫做镝木妍,今年十八岁。听比我大五岁的和信哥说本来我的爸爸妈妈要给我取名叫“镝木研”的,意思是让我继承他们的衣钵继续研究解剖怪兽,后来经过蛇仓叔叔的极力劝阻才改成了同音不同字的“妍”。虽然这个名字我觉得也不咋地,但好歹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正因如此,我一直对我爸妈有迷之嫌弃感,从取名的随意程度到每天嘴里挂着的除了解剖就是一日三餐吃什么几乎没有我的存在就可以看出来我在家庭里的地位。小时候我就很喜欢往和信哥家跑,因为只有在他家我才能过上点正常小孩子应该过的生活,比如吃饭看电视搭积木什么的,而不是娱乐活动只有拿着解剖刀对赛雷布洛比划。

我很羡慕和信哥,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爸妈给他取的名比我的要认真多了——夏川和信,和平是信仰,而不是我那直接把家族传统手艺表现在名字上的“妍”。其次就是在家庭中他的地位排第一,具体体现在家里电视的遥控板都归他管和每天的菜单都由他定。

反观我家:电视永远在新闻和科学频道间替换、能吃但奇形怪状的伙食、实验室里时不时传出的诡异笑声、房间里用来装饰的怪兽标本......你说我家可以用来当恐怖片取景地都行。


“我觉得我可能是他们做实验的副产物。”

“......”

“好想离家出走啊。”

“......”

“我觉得有没有我他们都一样。”

“......”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来给我送午餐的和信哥愣在原地。

“你对着一只死了的怪兽说这些也没用啊,小妍。”

“对你说也没用啊,和信哥。”

我放下了手里的解剖刀,摘下橡胶手套接过他手里的便当盒就这样坐在了另一边空着的试验台上对着对面解剖到一半的怪兽尸体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可能只有当我被外星人绑架了他们才会注意到我吧。”

“别说傻话了,那样很危险的啊。”

和信哥把试验台周围的帘子拉了过去,捧起另一份便当坐在我旁边跟着吃了起来。我们就这样一边吃着饭一边瞎聊着,饭没吃完警报声先响了起来。和信哥放下了手里的便当让我先帮忙看着然后冲出了实验室,留下我一个人索然无味地吃着剩下的便当,

“真有外星人来绑架我就好了啊。”



好的不灵坏的灵,平常当我许愿时上天看都不看我一眼,而当我说出想被外星人绑架时他却瞄到我了,想着“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就满足我了。

是的,在解剖完那具怪兽后我等到下班时间就自己一个人走了,爸爸妈妈还有和信哥他们都还有工作不能陪我回去。好巧不巧,貌似是袭击他们的那只外星人没被解决掉,报复心大起就把气撒在了同样从军械库走出来的我身上,我两眼一黑就被敲晕了,醒来后到了个不知道哪的废弃停车场。


“现在通知你那几个同伙,让他们不要携带任何武器过来。”

“大叔,我手被你绑着诶怎么通知。”

我一边用嘴炮拖延时间一边试图解开绑着自己的绳子,但这外星人打的是死结,淦。

“你手机在哪?”

“右边口袋里。”

“密码多少?”

“2021127。”

打开通讯簿的外星人选择性忽略了“解剖狂魔A”“解剖狂魔B”“可疑的尖角星人”这几个奇怪的备注,在“遥辉叔叔”“洋子阿姨”“和信哥”中思索了一阵,最后拨通了和信哥的电话。

“喂?小妍,有什么事吗?”

“我被你们上午打的那个外星人绑架了,你们快点不要带任何武器过来不然我要死了。”

我刚说完电话就被外星人挂断了,然后手机被他扔在了一边。



五分钟后我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我抬头望去,第一个来的却不是和信哥,而是我的爸爸镝木慎也。他的确没带任何武器,而是直接捧着摄像机就砸了过去。

“敢绑架我女儿看我把你全身上下每粒细胞都解剖了——!”

我是头一次见到爸爸这么生气的样子,和平常他与妈妈总说笑的模样不同,要不是确定赛雷布洛还在我家实验室关着我都要怀疑他又被附身了。

然后来的是妈妈,她手里也没拿任何武器,而是用平板砸向了怪兽。

......话说回来这是军械库的公用物资吧?!


呃,总之在我爸妈一个相机一个平板的攻击下还没反应过来的外星人就这样被KO了。

别问我,我也很懵逼。

出乎意料的是爸爸妈妈没有像以前一样注意力全在外星人身上,把手上的摄像机平板什么的随意放在了一边就朝我奔了过来,爸爸解开了捆着我的绳子,妈妈一把抱住了我。

“太好了小妍你没事!!!”

“咳咳,妈妈,你抱得太用力了......”

“担心死我了!!!”

“都说别抱太紧啊爸爸......”


随后赶来的和信哥看到这一幕,指了指我们又指了指地上的怪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先问什么好,于是拿起了刚刚用来绑我的绳子绑住了那个外星人。

“难得抓到活的外星人,我们趁现在一起把他解剖了吧!”

妈妈总算是不再用令我窒息的力气抱着我了,立刻冲到了外星人旁边捡起了平板一通扫描。爸爸见状也松开了我,拿起摄像机擦了擦镜头后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我这次却没有被他们忽视了的感觉,活动活动了酸痛的手腕后跟了上去,拍了拍一脸无奈的和信哥的肩膀,

“我接下来要和爸爸妈妈一起连夜解剖他,明天午饭我请你吃啊。”



知道了爸爸妈妈还是爱我胜过解剖后我就不再避开他们单独自己做实验,而是想方设法和他们分到一组一起做解剖,当然我更多时候是负责递东西和观摩他们的手法用以精进自己的解剖技术。

但我发现了新的问题:他们不分场合秀恩爱撒狗粮连在我面前都不掩饰。你们老夫老妻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收敛点好吗???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看着爸爸贴心地为妈妈擦汗,我默默低下头切下了怪兽的一只角。

对了,爸爸妈妈好像说过要不要再给我生个小弟弟小妹妹什么的。我的生日快到了,那时候蛇仓叔叔也要来,和他说声好了。

一片纸棱

【镝木结花】婚后要孩子成了难题

售后?

球球妈咪们来点饭饭吧孩子腿肉不好吃【……】​

​有遥洋要素

镝木结花与遥洋都结婚的前提


​伽古拉再度离开后,镝木着着实实和结花过了一段甜蜜时光——这么说怎么好像伽古拉是某些赘婿小说中看女婿不顺眼的老丈人?

好像还真是。​


​婚后镝木如实履行了数条对伽古拉许下的承诺:经常假公济私来军械库看结花、买房、带结花出国度蜜月。但后几条例如有了孩子之后不会让结花一个人带云云都卡在了一个大问题上,毕竟叫他干什么都行,可生孩子他实在是做不到。

做不到所以这个担子只能落在结花身上。

落在结花身上=伽古拉 is ...

售后?

球球妈咪们来点饭饭吧孩子腿肉不好吃【……】​

​有遥洋要素

镝木结花与遥洋都结婚的前提













​伽古拉再度离开后,镝木着着实实和结花过了一段甜蜜时光——这么说怎么好像伽古拉是某些赘婿小说中看女婿不顺眼的老丈人?

好像还真是。​


​婚后镝木如实履行了数条对伽古拉许下的承诺:经常假公济私来军械库看结花、买房、带结花出国度蜜月。但后几条例如有了孩子之后不会让结花一个人带云云都卡在了一个大问题上,毕竟叫他干什么都行,可生孩子他实在是做不到。

做不到所以这个担子只能落在结花身上。

落在结花身上=伽古拉 is watching you.

四舍五入他完蛋了。​



“蛇仓队长没那么不通情达理吧?我和洋子前辈结婚那天他还说将来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会来看看。”​

“遥辉,这种事是能随便说的吗!”​

“前辈,疼疼疼!耳朵,耳朵要被扯掉了!”​

洋子​,你耳根的红晕出卖了你。

“不过蛇仓队长既然都同意你们在一起了应该是默认了你们可以有个孩子吧?”​

“是啊,队长也参加了你和结花的婚礼。”​

“只是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谢谢你提醒我啊泽塔。


​镝木看着眼前喝茶的两人一奥​,那两人还不时打情骂俏甩出一个狗粮暴击根本不用为恋爱发愁,那个奥特曼他压根一点都不指望对方能从嘴里吐出些有用的建议来。

“你们也都结婚了吧?为什么遥辉还是喊前辈?”​

镝木转移了话题。其实还有一句“夫妻间的情趣​吗”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打不过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泽塔也不像是会帮自己的样子。​

​“以前叫顺口了现在一时之间也改不过来而且在军械库的时候也要注意公私分明嘛。”

遥辉看了眼身旁的洋子。​

“这样说不定退休以后还会叫我前辈吧?非工作时间时候尽快改吧。”​

洋子戳了戳遥辉的头。

知道你们很幸福了你们都是军械库的蛇仓队长当然不会有自家队员被拱走的想法了。


这时结花终于从镝木特意出血在家里建造的实验室里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脱掉身上的白大褂和医用手套看见自己的同事来了立刻就像见到了此时刚被解剖完正生无可恋挤在狭小的培养箱里计算离下一次被解剖还有多长时间的赛雷布洛一样扑了过去。

​“不想打扰你所以没告诉你,结花……”

镝木话音未落,本来张开手臂也想着结花会给他一​个拥抱,结果结花看见了泽塔又上演起一张追逐戏码,只有镝木还抬着手僵在原地。

看来想要有孩子要解决的问题可不止伽古拉一个啊。加油,镝木慎也。​



​已经站在门外把几乎全程都听了进去的伽古拉表示自己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吗?自己压根不是人呃不,要孩子是人之常情,他当然理解。

于是远在其他宇宙的红凯收到了来自伽古拉的信息:

“能让那个希卡利发明可以让男人怀孕的药吗?”​

正在喝波子汽水的红凯直接喷了出来。良久,终于从天雷滚滚中缓过神来的凯发了条在清楚表达否定答案的同时又显得委婉的话:

“少看点同人文,伽古拉。”​



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镝木扛着新解决的小型怪兽兴冲冲跑来找结花一起解剖。看着面前眼睛blingbling手上解剖刀耍得眼花缭乱的女孩,镝木思索道反正他们还年轻,而且等什么时候二人都不再对解剖未知生物异常执着的时候才有心思去照顾个小孩子,现在显然是不行。

不过估计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对解剖丧失热情吧。​


“慎也,那边的一块就交给你了!”​

结花的声音让镝木回过了神。于是镝木将其他事情都放在了一边,说着“来了”​后也拿起了另一副解剖用具——自他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权认识了结花后就一直留在了她那。

“现在最重要的是和结花在一起的解剖!”​

镝木用解剖刀​刺入了怪兽的肌肤。


军械库的实验室里传来了两道诡异的笑声。如果你是新来的成员千万不要害怕,这是两个科学研究人员之间的约会。​

一片纸棱

【镝木结花】所有人都感觉很好,除了赛雷布洛

这对真的很香我求你们吃一口吧.jpg

我可以单身,我的cp必须结婚!!!

遥洋有

严重迫害赛雷布洛x


一切起源于遥辉回来的那天。几乎所有军械库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把降落在空地上的泽塔围个水泄不通,就连伽古拉也露了个面,远远看见高大的奥特战士随着光辉变回那个成长了许多的人类少年与一直等待着他的女孩拥抱后轻笑了一声,扫了一眼发现大家都挺好唯独缺了结花时便准备亲自去找那个估计还沉迷解剖赛雷布洛的姑娘。

“结花,遥辉和泽塔回来了,你不去......”

然后伽古拉愣住了。

实验室里除了结花外还多了个不速之客,那就是曾经作为赛雷布洛宿主的地球防卫军...

这对真的很香我求你们吃一口吧.jpg

我可以单身,我的cp必须结婚!!!

遥洋有

严重迫害赛雷布洛x












一切起源于遥辉回来的那天。几乎所有军械库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把降落在空地上的泽塔围个水泄不通,就连伽古拉也露了个面,远远看见高大的奥特战士随着光辉变回那个成长了许多的人类少年与一直等待着他的女孩拥抱后轻笑了一声,扫了一眼发现大家都挺好唯独缺了结花时便准备亲自去找那个估计还沉迷解剖赛雷布洛的姑娘。

“结花,遥辉和泽塔回来了,你不去......”

然后伽古拉愣住了。

实验室里除了结花外还多了个不速之客,那就是曾经作为赛雷布洛宿主的地球防卫军日本支部怪兽研究中心生化学研究部研究员这前缀怎么这么长啊——的镝木慎也。

专心于解剖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伽古拉。

结花说要解剖刀,镝木就递了过去;结花找不到镊子了,镝木就帮她找;结花流汗,镝木给她擦汗;结花说“拍这拍这”,镝木就拿着照相机哐哐拍个不停;结花觉得渴了,镝木就帮她去买饮料,然后撞到了伽古拉。

“蛇仓队长!”

结花也总算看见了在门口表面和镝木勾肩搭背实则抓着他肩膀那只手力气大到镝木都倒吸一口凉气的伽古拉。镝木本着“我不能在结花面前出丑”的意愿咬着牙露出微笑,结果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奇怪了。

“遥辉和泽塔回来了,去看看吧。我找镝木有点事要谈。”

“真的吗?好的我立刻去!”

结花兴冲冲地放下了手里的解剖刀就往外跑去,徒留镝木伸出尔康手对着她的背影试图抓住最后一丝希望,但不是人人都是天道总司,镝木最后还是被伽古拉拎到了一边。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我支持你们自由恋爱,别那么激动。”

......如果你没把剑架在我脖子上的话说不定我就信了,蛇仓队长。

“结花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好到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她了。她很可爱,和我也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我和她的工作也允许我经常来陪她。我经济独立,可以买得起房,结婚后带她出国蜜月不成问题。等有了孩子之后我绝对不会让结花一个人带,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幼儿园肯定选最好的,小学......”

“停,再说下去你和她的孩子都要有孩子了。”

伽古拉收回了刀,冲镝木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这关算是过了,但收刀时刻意留下的刀光将离镝木仅有一厘米的墙壁给砍出了个大口子,意思是你敢对她不好我就把你砍成和巴拉巴一样的菠萝菠萝哒。

“多谢......”

叫老丈人好像有点不对劲?

“多谢蛇仓队长!我一定会好好对结花的!”

镝木赶紧鞠了一躬,然后一溜烟跑出去找结花了。

伽古拉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实验室里貌似还有个被遗忘的赛雷布洛。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弱小可怜又无助·身上插着好几把解剖刀·被钉起来的赛雷布洛保持身为高智慧寄生生命体的最后一丝尊严,面对伽古拉明晃晃的蛇心剑毅然决然选择了不说。

然后赛雷布洛被伽古拉削了。

“一开始他们只是把我关在这里不停解剖我,又给我留着一口气等我恢复以后再次解剖......”

“说正事。”

“他们在你走后不到一个星期就确认了恋爱关系全军械库都知道了。”

赛雷布洛再次被无处泄愤的伽古拉削了。

赛雷布洛:说好的我说了就放过我呢?

伽古拉:我说过吗?

赛雷布洛:......好像真的没有。


事已至此,伽古拉也不想干出棒打鸳鸯这样的事来,只好按捺住想要拔刀的手眼睁睁看着自家白菜和别家猪贴贴。


“蛇仓队长,我和洋子前辈的婚礼请务必要来!”

“有时间的话应该会来吧。”

“结花和镝木的婚礼也和我们一起办,结花说到时候请你上台致......蛇仓队长?冷静,冷静,别拔刀啊蛇仓队长!”


自家队员要嫁给别家的臭小子了,烦。

臭小子又是结花喜欢的不能真给砍了,烦。

只能去砍赛雷布洛了,烦。


和结花开开心心讨论下次解剖计划的镝木:我现在感觉1000%的好。

砍完赛雷布洛的伽古拉:我现在感觉很好。

被伽古拉砍完的赛雷布洛:我现在感觉很不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