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怪诞小镇

310.2万浏览    20235参与
社交廢物

宝宝 萌萌 摸摸

宝宝 萌萌 摸摸

雨鱼yy
  我们都爱吃al限定版仙贝[...

  我们都爱吃al限定版仙贝[doge]

  我们都爱吃al限定版仙贝[doge]

这一氧化碳大抵的确是不懂得鲁迅的罢

从未付出,何谈后悔【BD couple if线】

重力泉的春夏秋冬都令人着迷,它总是将自己最美丽莫测的一面展现给世人。就像是整个镇子上所有的怪事一样,大家对比尔·赛弗这个恶魔和他的伴侣的事情并不惊讶。

迪普是一个高二的学生,在今年的暑假头一次来到重力泉,他乘坐着特快巴士刚刚进入重力泉的范围内时,就被这个怪诞神秘的地方深深吸引了——参天的松树挺立在路边,他有时会看见一两只奇怪的生物从路边窜过去,他很肯定那绝对不是小兔子或者小老鼠之类的平常动物。他和梅宝一起去往了叔公的家里,那是座有些简陋的小木屋,看起来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然而内部却打理得十分整洁,总而言之,一切都还不错,只是他和梅宝的卧室里那扇三角形的窗户让迪普一直很不舒服......

重力泉的春夏秋冬都令人着迷,它总是将自己最美丽莫测的一面展现给世人。就像是整个镇子上所有的怪事一样,大家对比尔·赛弗这个恶魔和他的伴侣的事情并不惊讶。

迪普是一个高二的学生,在今年的暑假头一次来到重力泉,他乘坐着特快巴士刚刚进入重力泉的范围内时,就被这个怪诞神秘的地方深深吸引了——参天的松树挺立在路边,他有时会看见一两只奇怪的生物从路边窜过去,他很肯定那绝对不是小兔子或者小老鼠之类的平常动物。他和梅宝一起去往了叔公的家里,那是座有些简陋的小木屋,看起来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然而内部却打理得十分整洁,总而言之,一切都还不错,只是他和梅宝的卧室里那扇三角形的窗户让迪普一直很不舒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监视自己一样。

迪普不禁为自己灵敏的洞察力而有些得意。在他们到达的当天,梅宝就惹上了他们在重力泉遇到的第一批神秘生物——小矮人;那些可能已经有几百岁的妖怪想要自己的姐姐家给他们,最后被梅宝用吹叶机打了个稀碎。

后面嘛,顺理成章的,吉迪恩,便利店幽灵,多头熊,牛头怪,高尔夫小人等等,还有不少令迪普双眼发光的物品,一本神秘的日志,水怪——虽然只是一个机器人,智慧蘑菇,能把物体放大缩小的水晶……

他差点忘了,还有他的三角形——比尔·赛弗。

两个人第一次遇见时比尔正尝试摧毁斯坦利的大脑,迪普见到这个恶魔的第一眼就讨厌透露了他——自大,给人取外号,为了利益不顾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去喜欢这种人。当他解除自己对斯坦叔公的误解并回去救场时,比尔眼中的震惊和怨毒几乎要溢出来,他用猩红的瞳孔瞪着迪普,说出了一系列晦涩的语言。

从那以后,迪普的生活就被打乱了。他清楚比尔早已退回自己的老巢,但成日里被监视的不适感仍然紧跟着他进入森林,卧室,厨房,甚至浴室。梅宝说是他太敏感,毕竟迪普作为那种很容易就被吓得连连尖叫的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在一次见到比尔时是在一个夜晚。因为梅宝对一个木偶师的一见钟情而导致迪普不得不自己想办法解锁那个该死的笔记本电脑;那天晚上的月亮像一个巨大的LED灯,将所有的亮光都投射在地铺的身上,凉爽的晚风让迪普舒服的想睡觉,但脑子里“揭开密码”的念头却一直在叫嚣着不让他安稳。

“Well,Well,Well!看起来我的松树遇到了一点小困难啊。”比尔标志性的电子音让迪普瞬间清醒过来,他一把抱起电脑护在怀里,抬头看着那个等腰三角形。

“比尔·赛弗!你又来做什么!”

“哎呀,别紧张,我只是来问你要不要做个交易。”

“休想!”

“别紧张,孩子。 我只是来放松放松,嘿!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不,我不知道。”迪普转身向屋内走去,“快点走吧,你知道这里不欢迎你。”

他后来就被报复了。当比尔借着自己的身体伤透了自己的姐姐和叔公的心后,他像个胜利者似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迪普,“知道吗孩子,我喜欢你!”

他用一句话把他绑在了身边。

对于这样一对恋人来说,他们需要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亲人的劝说,父母的阻挠,朋友的疏离,外界的排斥。迪普和比尔都熬过来了,最后迪普身边有比尔陪着,也只有比尔陪着。

迪普日渐老去,比尔却仍然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比尔去参加了迪普的葬礼。

他的一个手下问他:“您后悔吗?”

比尔笑笑,满不在意的说:“从未付出,何谈后悔?”

++++++++++++++++++++++++++++++++++++++++++++

这篇怎么说呢,就很意识流。

嗯,还是刀子好写【】

谕-
背景没画,为怪诞做出一点微薄的...

背景没画,为怪诞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不要把自己说的很伟大)

背景没画,为怪诞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不要把自己说的很伟大)

这一氧化碳大抵的确是不懂得鲁迅的罢

好奇心害惨了三角含树!

盛夏的阳光莽莽撞撞的四处乱闯,一不小心栽进了一个大洞里。

【真是太好了,比尔,在夏天的中午掉进无底洞里!】迪普讽刺道,从马甲夹层里掏出一个荧光棒,打开开关,柔和的白光映出了两个人的脸,【我本来应该在阳台上和梅宝还有斯坦叔公一起放烟花的!】

比尔被噎了噎,接着狡辩道:【是你自己掉进来的,别,别甩锅给我啊。】

迪普压根没有理他,径直掏出日志三开始研读起来。他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沉浸在知识中,比尔没有出声,只是放眼看这无边的黑暗:【嘿,松树,你没有试过往这个洞的两边探索一下吗?】

【什么,没】迪普话没说完,就感觉一股力量把自己向另一边抓过去,【啊啊啊啊啊——】危急关头,他一把抓住日志三,扭头...

盛夏的阳光莽莽撞撞的四处乱闯,一不小心栽进了一个大洞里。

【真是太好了,比尔,在夏天的中午掉进无底洞里!】迪普讽刺道,从马甲夹层里掏出一个荧光棒,打开开关,柔和的白光映出了两个人的脸,【我本来应该在阳台上和梅宝还有斯坦叔公一起放烟花的!】

比尔被噎了噎,接着狡辩道:【是你自己掉进来的,别,别甩锅给我啊。】

迪普压根没有理他,径直掏出日志三开始研读起来。他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沉浸在知识中,比尔没有出声,只是放眼看这无边的黑暗:【嘿,松树,你没有试过往这个洞的两边探索一下吗?】

【什么,没】迪普话没说完,就感觉一股力量把自己向另一边抓过去,【啊啊啊啊啊——】危急关头,他一把抓住日志三,扭头刚准备向比尔抱怨,就看见在不远处有一块白光;那是出口!

剧烈地扭曲感,迪普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扭成了麻花,他看着一边的比尔,这个家伙倒是没什么反应,此刻他正眯着有眼看着那块越来越大的光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刺眼的白光恶狠狠地挣扎进了迪普的眼睛里,让他的眼睛不停向外涌着泪水,虽然已经闭上眼睛,但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迪普感觉光弱了很多,他感觉自己正向下坠落,紧接着就被一只手揪住后领提了起来,他睁开眼睛,四周的景物熟悉又陌生,耳边传来比尔的声音:【醒醒,孩子,别睡啦!】

【我一直醒着,比尔。】迪普跳下地,打量着周围,【我们这是又回来了?】

比尔抱着胸,撇撇嘴开口:【也对,也不对,这里的每一个意识体我从未见过,但又很熟悉,看起来我们很可能从那个洞里跑到了这个平行宇宙。】

不解,恍然,惊恐,歇斯底里,迪普的表情在三十秒内迅速的变化着,紧接着他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啊啊啊!什么?平行宇宙!我们不会有危险吧,我们怎么回去,这里会不会有很危险的生物,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他揪着比尔的衣领前后晃动,持续的尖叫让比尔的耳膜几近炸裂。

比尔堵住迪普的嘴巴,看着男孩惊恐又恼怒的神情开口:【唔,这个地方和重力泉没什么区别,人物配置什么的也都差不多,不过啊,】他故作玄虚道,【这里人物之间的关系好像很独特!走吧,让我们去探索一番在思考怎么回原来的宇宙,来吧松树,你会喜欢的!】

【我不知道,比尔。】迪普有点沮丧,【我是说,这地方看起来总有些诡异,我们还是快想办法回去吧……】

【来吧!你不是后悔的!】

【……我要先去神秘小屋。】

迪普走在最前面,寻找着指向神秘小屋的木牌,可惜一无所获。【斯坦叔公是怎么了?这可不是他的作风。】迪普的眉头越皱越深,他四处张望着,终于在零乱的枝丫间隐约看见了一个木头屋顶。他撒腿就往那里跑,随着接近,迪普心头的疑惑更大了:在小屋空地上玩着水球的是……帕西菲卡和吉迪恩?这个宇宙里的自己还有梅宝和这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好吗?他也没管多少,径直走向浑身湿淋淋的帕西菲卡,与自己宇宙里的帕西菲卡不同的是,眼前这个女孩明显更加开朗亲切,俏皮的高马尾配上可爱的短袖让迪普第一时间想起了梅宝。【嗨,我叫迪普,你是帕西菲卡对吧?】莽莽撞撞的发问显然让帕西菲卡一愣,脸上的笑容迅速褪去,【你是格莱福?你变矮了…还换了身衣服?】

旁边的吉迪恩听见这个名字明显一震,走上前把帕西菲卡护在身后,一脸的警惕,【你,你来做什么?又要来抢我的日志?我,我告诉你,没门!】

【哎?】迪普愣住了,转头疑惑地看着比尔。

【我早就告诉你这个宇宙里的人物配置是差不多的,显然羊驼和小矮子的位置和你还有流星互换了呗~】比尔摊摊手,一脸的事不关己。

【好吧,】迪普又转过头,看两个人仍然保持着应敌的姿势,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你们能告诉我你们说的格莱福在哪里吗?】

【别装傻!】这次是帕西菲卡,【少在这里装无辜,你做的事情哪里是换个样子就能抹除掉的!快点走吧,神秘小屋今天不待客!】

迪普见询问无果,只好遗憾地转过身和比尔离开。一路上就是想不明白——这个宇宙里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竟然被如此讨厌?转念一想,如果说这个宇宙的人物设定和自己的宇宙颠倒了,那么就是说吉迪恩和帕西菲卡的讨厌劲儿都转移到了自己和梅宝的身上,那么自己和梅宝应该一个在通灵帐篷,一个在山顶的豪宅里。这么想着,迪普就领着比尔向通灵帐篷走去,毕竟是另一个宇宙的自己,两个人交涉起来肯定会比去找其他人要顺利得多。

看着眼前比原宇宙的还要大几倍的通灵帐篷,迪普的下巴差点砸到脚面上。帐篷前人头攒动,男女老少齐聚一堂,所有人都带着满脸的兴奋与好奇,激烈的讨论声让迪普心头的震惊更深几分。

【哎哎,今天好像是格莱福双子同台出演,好激动啊!】

【哇呜,好想快点见到迪普!】

【我的梅宝女神肯定还是一如往常的美丽!】

迪普看着自己身旁的一个女生满脸的花痴相,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往比尔身边靠靠,努力不去听周围人的话语。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宇宙的自己和梅宝倒是待在一起。【怎么?别人夸你害羞啦?】比尔高昂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不,不要说了,安静等开门。】迪普拽着比尔的手,浑身紧绷的就像一根木头。

当地普进入帐篷时,就被眼前迷幻的装饰镇住了:昏暗的帐篷中只有舞台上的聚光灯格外耀眼,帐篷正中摆着些木椅,一抬头,一些零零散散的水晶在顶端闪着微光;【女士们,先生们!】迪普一转头,看见聚光灯的光柱开始晃动起来,【欢迎大家来到——通灵帐篷!】

激昂的钢琴声响起,迪普往台上一看,嘴巴张得更大了:那弹钢琴的居然是一个有着蓝头发的比尔?他回头望着比尔,显然对方也发现了那人,不禁自恋的笑笑:【哈!看起来这个宇宙的我还是如此迷人!】

迪普撇撇嘴,将注意力转移回舞台,只见再一团淡蓝色的烟雾中,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身穿西装,披着一件蓝色斗篷缓缓走出,引起一阵尖叫。他显然很享受这种追捧,嘴角上翘,再次开口:【我很荣幸能为大家带来又一场精彩的演出!】在震耳欲聋的掌声,欢呼声,尖叫声中,另外一个美艳的女性缓缓从幕布后现身:【欢迎!欢迎各位!】她说着,一抬手,漫天火红的花瓣飞舞着落在各处,人们轻声赞叹着,嗅着花瓣散发出的清香;迪普瞪大眼睛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嘴巴大张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台上的梅宝又开了口:【看起来,今天的通灵帐篷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让我们用掌声欢迎——迪普·派恩斯!】

聚光灯的光束开始围绕着人们转圈,大家随着光束四处张望,都想一睹这位派恩斯的容貌——一个和迪普·格莱福同名的人,这可真稀奇!白光最终照在迪普的身上,男孩跌跌撞撞的向前走,所有人都在这个男孩经过自己时仔细端详着他的样貌。【新客人!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梅宝瞥了一眼迪普,开口问道。

【呃,我……】接过梅宝递来的麦克风,迪普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我是坐火车来的!我,我来自……皮,皮埃蒙特。】他颤颤巍巍的开口,随便编了个说法想搪塞过去。

梅宝做思索状,【唔,皮埃蒙特!很好,那么能请你做我们的助手吗?】

迪普本想拒绝,但对上迪普的眼神——明显带着威胁,他只好努力挤出一丝苦笑:【好,好的。】

演出还算成功,在通灵双子的指导下,迪普已经能够“读出”客人内心所想,当然,迪普对自己掌握的技能感到疑惑;在一片欢呼声中,演出完美结束。迪普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毕竟在通灵迪普这样恐怖的存在下让他时刻处于紧张的状态,这也难怪这个宇宙的帕西菲卡和吉迪恩对自己如此排斥,要使自己的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他肯定会成日游走在精神崩溃的边缘的!

随着帐篷内的人慢慢减少,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迪普找准时机问出自己的问题:【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嗯,你可以叫这里“反转小镇”,相信你已经发现了,这里和你们的宇宙有不少相反之处。】反转梅宝开了口,【不过幸运的是,你碰见了我们!】

我觉得这才是最不幸的地方……迪普把这句话吞回肚子里,笑了笑。接着想是想起了什么,指着缩在角落里的蓝头发比尔:【那他是?】

【他是我们的仆人,威尔。】一直没有说话的反转迪普回答道,【也许是你们宇宙的人太软弱,你带来的那个恶魔看起来并不是你的仆人?】

在帐篷口的比尔明显受到了冒犯,他就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窜起来,用尖锐的声音喊道:【仆人?仆人?!!!!!我比尔·赛弗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下三等的恶魔!!!有多少人类想要做我的仆人,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迪普挑挑眉,不再理会这个反应过激的家伙,转头望向角落里的威尔:在听到比尔那句“下三等的恶魔”时,这个可怜人浑身颤抖了一下,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涌出,肩膀因为哭泣而耸动;他走过去看着威尔,【嗨?】

【咿!】恶魔显然被吓到了,向后缩着,扑通一下栽倒了地上,迪普觉得又可怜又好笑,真没想到在自己宇宙里横行霸道的比尔·塞弗在这个宇宙里竟然变成了一个连个小男孩都怕的可怜家伙?!【呃,需要帮忙吗?】迪普友好的伸出右手,想要拉一把威尔,恶魔小心地伸出手抓住迪普的手,冰凉的皮革手套和瘦长的手指让迪普有种在拉比尔的错觉。等威尔站起来,迪普笑着自我介绍道:【初次见面,我叫迪普·派恩斯。很高兴见到你,威尔·赛弗先生!】

威尔小心地握了握迪普伸来的手,没有说话。看起来这个恶魔真是胆小到了一定的地步,但是这种性格让迪普觉得也格外的讨喜,就像是你在一个高分贝音响边上呆久了以后来到了一个播放轻音乐的唱片机旁边一样,虽然有些无聊但是很闲适。其实这个宇宙的人也没有那么糟糕,除了那个眼神如刀的迪普·格莱福以外,其余的人对自己都还不错。迪普想着,当然,除去现在比尔愤怒地大喊大叫以外;很显然,这个恶魔虽然并不在乎自己的同胞是否被人奴役,他只是单纯被反转迪普关于针对自己的一些奴役方面的内容激怒了。迪普早就不记得上次这个恶魔如此疯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好像是那次自己宇宙的吉迪恩破坏了比尔的交易?

迪普松开威尔的手,绕开正在大叫的比尔,走出帐篷。傍晚的阳光柔和的抚摸着世间万物,不论在哪个宇宙,阳光的恋人永远是自然;树叶在微风中窸窸窣窣的晃动,迪普是不是能看见一只或者几只小矮人从草丛边穿过,路边的小花垂着头整理着自己的花瓣,火红的云彩漂漂悠悠的飞向远方,空气中夹杂着花儿的芳香和食物的香味,引得迪普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你饿啦?】比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迪普的身后,拍拍他的肩膀,【这地方不太欢迎我,这个宇宙的你显然对我抱有很大的成见。不过没事,我们可以去神秘小屋碰碰运气!】

一路上的风景可以说十分宜人,随着天色渐晚,很多事物都隐没在黑暗中。迪普刚想掏出荧光棒就见一片蓝色的火焰在身边燃起,【看!】比尔炫耀这手里熊熊的火焰,接着看向迪普,好像在等待男孩的夸奖。

【别把树林烧了就行。】迪普轻咳一声,还好现在的光线很暗——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

月亮慢慢爬上天空,清澈的月光映照在一片片树叶上,使树叶反射着银色的光斑;星星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天空各处,用自己的微光照亮着旅人的前路。迪普拨开枝叶,一眼就看见了一片暖黄色的灯光——那是神秘小屋的炉火,窗户上有两个黑影在晃动,不难看出那是帕西菲卡和吉迪恩;再走近一点,迪普看见了两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温蒂!苏斯!】他开心地向两人跑去,挥着手向两人打招呼,【你们还没下班啊?】

温蒂最先认出迪普:【嘿!你就是今天通灵帐篷里那个叫迪普·派恩斯的小男孩!你身后那位是?】

【比尔·赛弗,小姐。】比尔简短的回答。

【老兄,你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可把帕西菲卡还有吉迪恩吓坏了!】苏斯咯咯笑着开口,【说实话我当时也被吓到了,我差点把我的斧头掏出来!】

【抱,抱歉。】迪普耸耸肩,【你们有卖吃的吗?】

温蒂别过脸侧的碎发,【帕西菲卡和吉迪恩在里面烤蘑菇什么的,你们可以去跟他们一起吃。】

迪普和比尔走进小屋里,瞬间就像是跳进了暖水池——尽管现在是夏天,但早晚的温度差还是不小的。炉火边两个小身影在开心地吃东西,噼噼啪啪的火焰给小屋增添了几分温馨。迪普小心地和两个人打招呼:【嗨?】

吉迪恩猛转过头,迪普有种错觉:这个可怜的男孩差点把他的脖子扭断;吉迪恩见是迪普瞬间放松下来,抱歉的笑笑,【嗨。抱歉今天早上误会你啦,】他爬起身向迪普伸出手,友好的握了握,【我叫吉迪恩·派恩斯,那位是我的姐姐帕西菲卡·派恩斯。】

迪普万万没想到这个宇宙的两个人竟然和自己是一个姓,而且他们还是姐弟?【你好,我是迪普·派恩斯。】

【我们同姓哎!】吉迪恩和帕西菲卡同时说道,两个人脸上的惊喜快要把迪普淹没了,【难道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戚?】

看着两个人就要脑洞大开了,迪普赶紧把无底洞的事情告诉了两个人,吉迪恩的脸上慢慢露出一种无比惊喜的光,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日志二,开始在上面奋笔疾书;迪普看见日志二的惊喜不亚于吉迪恩,他瞪大眼睛盯着这本陈旧的本子,嘴巴张的能塞下满满一包棉花糖,紧接着就感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嘴里,一抬头原来是比尔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一个烤蘑菇。【日志二!】他艰难地吞下蘑菇,兴奋的叫到,【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在树林里捡到的。】吉迪恩话没说完,就看见迪普掏出了一个东西。

后面的一个小时里只能看见迪普和吉迪恩坐在角落里,一个翻看着日志三,一个一边被比尔塞东西吃,一边看着日志二。中途帕西菲卡和苏斯还有温蒂开了一场小型派对,亮晶晶的闪粉和多次乐队的唱片让迪普不止一次想起梅宝。【嘿,比尔?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了?】

比尔给迪普塞下最后一口烤面包,【唔,确实,但是这个宇宙的时间线好像比我们的宇宙要差上将近十个小时个小时。你懂我的意思吧?就是说我们现在回去的话你可得连着三十多个小时小时不睡觉!要不然我们在这里过了夜再回?】

迪普咽下面包,思考了一会儿,【算了,要是我消失很久估计叔公他们要疯掉了,我们现在就走吧,反正我又不是没通过宵,这应该没什么事的。】

比尔没说什么,但迪普敢保证他刚刚绝对,绝对!骂了自己一句“不解风情”!

站在无底洞前,迪普和吉迪恩仍然在尽最后的时间看着对方的日志,迪普像吉迪恩保证自己有时间还会来(虽然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再来),帕西菲卡在听说那个世界的梅宝和自己很像时差点就要和迪普一起走;温蒂和苏斯想迪普和比尔告别。在接过帕西菲卡塞过来的第三个装满各种亮晶晶小饰品的大袋子后,迪普踉跄着问比尔:【你准备好了吗?】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松树。】比尔接过迪普手里的两个袋子,用力一只手一把拽过男孩,【走起!】

在经过漫长的坠落后,迪普又看见了亲切的神秘小屋,比尔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地上摆着的整整齐齐的三个袋子。【迪普普!】梅宝从房子里跑出来,一把抱住迪普,【你跑哪里去了!我们很担心你!】紧接着她就看见了迪普旁边的袋子,【这是最新的小饰品!哦——迪普你居然……!】看见迪普疯狂的摆手想要狡辩,梅宝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嗨呀,不用害羞迪普普,毕竟小饰品的魅力没人能抵抗!】

好吧,这下子是跳进水塔都洗不清了。

 

 

-THE END

++++++++++++++++++++++++++++++++++++++++++++

是 @M是只北极熊 的点文!希望喜欢!

这里的设定我修缮了一下,算是在原宇宙中吉迪恩和比尔交易后的事?比迪应该算是很好的朋友,可能比尔单方面喜欢迪普。反转的设定是帕西菲卡和吉迪恩是姐弟,温蒂是奶奶带大的,在神秘小屋做修理工;苏斯有好几个兄弟,家里都是伐木工(所以文中才说他要掏斧子)在神秘小屋做收银员。

反转的两位叔公没有出场,一是我不知道如何穿插他们的戏份(这样没有办法突出反转双子的性格特点,还有就是我技术力不够XD)二是这样人物太多会显得很杂乱,文章会很冗长。

++++++++++++++++++++++++++++++++++++++++++++

阿林
  画出了我心里的感觉 就那种...

  画出了我心里的感觉 就那种性格展现出的面部表情!但是再往下画感觉就毁了?

  画出了我心里的感觉 就那种性格展现出的面部表情!但是再往下画感觉就毁了?

Draxa
me鱼 是填的表格中的一部分,...

me鱼

是填的表格中的一部分,单独发发

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嘶吼】

me鱼

是填的表格中的一部分,单独发发

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嘶吼】

阿龙打羊胎素

  今年第一次用手绘板😭

  

  今年第一次用手绘板😭

  

橘子松花鱼
  有时间在画完( ̀⌄ ́)...

  有时间在画完( ̀⌄ ́)

  👀比姥姥的卡姿兰大眼睛(*¯︶¯*)

  有时间在画完( ̀⌄ ́)

  👀比姥姥的卡姿兰大眼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