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怼忘羡

136.9万浏览    6561参与
言葉の裏に
挂一个翻墙毛毛,在我文章下面留...

挂一个翻墙毛毛,在我文章下面留言,还拉黑我,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说md抄袭了,碰瓷懂不懂啊,煞笔一个 @晏蕾 

挂一个翻墙毛毛,在我文章下面留言,还拉黑我,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说md抄袭了,碰瓷懂不懂啊,煞笔一个 @晏蕾 

汐云涧

轩澄:天作之合6

轩哥微醉,调戏(应该是)澄澄,我毁了轩哥的人设,(。﹏。*)对不起

如果你能接受轩哥极度ooc那就请你继续往下看,这两章轩哥人设巨ooc

 @江晴. 

云卿道:“这就是你们原本的未来了,有什么感想吗?”

金子轩:“没什么感想,未来早就变了,根本不可信” 
“哎呀呀,我就是图个乐趣嘛” 
江澄:“那现在看完了,我们能出去了吗?” 
“不能。” 
聂怀桑摇摇扇子,道:“那我们还要干什么?” 
“不如我给你们看看你们的前世?” 
前世啊,万一自己前世是什么大人物呢,大部分人都这么想 
云卿从袖中拿出一面镜子,道:“这...

轩哥微醉,调戏(应该是)澄澄,我毁了轩哥的人设,(。﹏。*)对不起

如果你能接受轩哥极度ooc那就请你继续往下看,这两章轩哥人设巨ooc

 @江晴. 

云卿道:“这就是你们原本的未来了,有什么感想吗?”

金子轩:“没什么感想,未来早就变了,根本不可信” 
“哎呀呀,我就是图个乐趣嘛” 
江澄:“那现在看完了,我们能出去了吗?” 
“不能。” 
聂怀桑摇摇扇子,道:“那我们还要干什么?” 
“不如我给你们看看你们的前世?” 
前世啊,万一自己前世是什么大人物呢,大部分人都这么想 
云卿从袖中拿出一面镜子,道:“这可是昆仑镜,能看到前世今生的” 
云卿话落,昆仑镜渐渐变大,直到和之前的屏幕一样大的时候才停下 
“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哦” 
【天宫,仙雾缭绕,金碧辉煌的宫殿高低错落,仙侍来来往往,托盘上放着上好的玉液琼浆 
有的仙身看着眼前的景象窃窃私语“这是要干什么啊,这么盛大?” 
“嗐,今天帝君出关,邀请宴请六界,恭祝陛下修为更进一步” 
“帝君修为又精进啦?” 
“那可不,咱们帝君是谁啊,陛下这次闭关时间这么长,修为不精进天理难容啊” 
“说的是,这次受邀前来的有谁啊?” 
“有妖帝,冥王,魔君魔后,至于人界请柬送过去了,可那人界帝王并未回信” 
“这个我知道,那人界近几年来战火连天,人间皇帝怕是不能来了” 
“真是可惜啦,这上好的东西,他们怕是无福消受了” 

听到这句,那些仙人都开怀大笑,毕竟就算是仙侍都瞧不上人界那位帝王,荒淫无度,昏庸无能,还妄想飞升成仙,长生不死】

众人沉默,毕竟修仙界除了温家先祖温卯并未有人飞升,现在告诉他们,真的有神存在,而且可能是他们的前世,这怎能让他们不激动

【画面一转,竟是到了天河,桥上有一身穿金色华服的男子,全身上下金灿灿的,等那人转过头来,只见他剑眉星目,器宇轩昂】

众人看向金子轩因为这上面的人和他太像了,金子轩被众人打量的眼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长得像的人吗?!” 

众人这才转向昆仑镜,

【那人应当喝了酒,脚步虚浮,摇摇晃晃的下了桥,往一旁的偏僻小道走去,不知去往何处,等男子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座看似废弃的宫殿前,男子抬眸打量了一会儿,似是下定了决心,抬步走进去,进去后,里面和外面实在是天差地别,外面看似已经废弃,里面实则金碧辉煌,脚下的地砖是金子铺的,两旁的柱子是上好的玉雕的,地面上堆满了上品仙器和宝物,左边的药柜里全是顶尖的灵丹妙药和珍稀药植】

看到这些不少人目露贪婪,云卿也是惊诧,她竟然不知道天界还有这等地方

【男子继续往里走,就看见墙上开了个门,门中走出一个男子,那人身穿紫色宽袖,细眉杏目,相貌是一种锐利的俊美,此刻墨发半挽,面带笑意,有种从骨子里散发的温柔,不知惊艳了谁】

这下众人又看向江澄,江澄耸耸肩,继续看着昆仑镜,有些家主打起了金子轩和江澄的主意

【那男子本来面带笑意可在看见殿中金衣男子的时候烟消云散,他想要说些什么,可金衣男子闪身来到他身旁,轻轻捏起一缕秀发,放在鼻尖闻了闻,道:“你是哪个宫里的仙娥?可愿随我参加宴会?” 
那男子身形僵了僵,他缓缓地扭过头看着面前的人,一字一顿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当然是仙娥啊,虽然你长得好看,但是身材不怎么样,还有你这一身装扮分明就是仙娥嘛” 
男子没有说话,一拳砸在金衣男子的左眼,道:“你看清楚了!老子是男的!男的!” 
金衣男子清醒了些,捂着受伤的左眼,道:“喂,你这人长得好看,但也太不解风情了吧” 
“你再说一遍!” 
“你让我说我就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紫衣男子飞身便打,金衣男子出手格挡,两人在地上滚了几圈,直到,“你赶紧从我身上下来!” 
“我不!” 
“我还要参加宴会,你赶紧下来!” 
“我也要参加宴会,不如咱俩同行?” 
“没兴趣,嘶...” 
紫衣男子捂着腰,缓缓的站起来,道:“你怎么到这儿来的?这里可是禁地!” 
“禁地?我怎么不知道?” 
“都说是禁地了,哪能让你们知道啊” 
“那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负责打扫这里,不行嘛!” 
紫衣男子跺跺脚,没好气道“宴会快要开始了,我走了” 
“哎,我叫金子轩,你叫什么啊!以后,我好来找你啊” 
“你没必要知道!”紫衣男子捂着腰,离开了这座殿宇】 

看到金子轩这三个大字,不少人开始奉承金家,想要攀上高枝,这时,有人嘀咕道:“那上面的另一个人该不会是江公子吧?”

话音一落,就被云卿掐着喉咙,云卿森然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议论帝尊?!若再有下次,我直接把你的天灵盖拧下来!” 

众人禁声,继续观看起昆仑镜

【宴会上,通报的仙侍捏着嗓子道:“帝君到!”

随着这声细长的声音,那紫衣男子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这次他并未穿紫衣而是一件更为隆重庄严的银色帝服,那衣服上绣着两条栩栩如生的龙,以纯金的丝线勾勒,不是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

来人在席间扫视了一眼,在看到金子轩的时候脸色转为红色,又由红转青,青转黑,好不精彩,周围的人战战兢兢,毕竟这位可是个难伺候的,好在他很快收起了低气压,抬步,站在高台上,说了些平常的话,就宣布宴会开始了,金子轩看着那人,嘴角微抽,面上不动声色地用酒杯挡住自己的脸,内心惊涛骇浪:我...我我我我,我居然喝醉了,还调戏了天帝?!要死哦,金子轩现在觉得被揍过的左眼隐隐作痛,虽然用仙药消下去了,可疼也是真的疼啊,这下自己该不会被他抽筋扒皮吧...想到这里,金子轩冒出几滴冷汗

金子轩底下的仙神窃窃私语:“这就是帝君啊,这也太好看了吧”

“那当然!帝君可是六界闻名的美男子呢”

“前辈,我刚来,还不知晓帝君叫什么呢”

那年看起来长一些的仙侍,四处打量一番,才拉低声音悄咪咪道:“咱们帝君姓江,单名一个澄”】

大殿里的众人目瞪口呆,虞紫鸢看着仙门百家,担忧地望着江澄,而江澄则双手背在背后,一幅任君打量的姿态,魏无羡愤愤不平道:“什么嘛!就江澄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天帝!”

这话一出,整个大殿瞬间安静,云卿歪了歪头,笑道:“哦?那魏公子有什么意见吗?”

虽然云卿语气平静,可除了几个没脑子的,旁人是大气都不敢出

魏无羡显然是没脑子的那几个人之一:“他江澄脾气又差,嘴又臭!怎么可能是天帝!要我说,天帝就应该让江叔叔来当才对!”

魏无羡话已出口,在他周围的人瞬间后退三尺,云卿摆摆手,道:“你们那么退后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众人疯狂点头摇头,云卿抬手,朝魏无羡一划,魏无羡的整个左臂就被削了下来,云卿看着痛的鬼哭狼嚎的魏无羡还嫌不够似的,又断了魏无羡右手的食指,“你以为你是谁?!小小蝼蚁,胆敢放肆!只要本大人想,分分钟让你魂飞魄散!本大人留着你,不过是那位大人的要求,给自己找些乐子罢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啊,蝼蚁就是蝼蚁,只配被本大人踩在脚下!”

江枫眠看着魏无羡痛苦的模样焦急万分,可他却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听着,也不知道是越在紧急的情况下人就会爆发越大的潜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简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江厌离终于‘聪明’了一回,“云姑娘!阿羡可是有令牌的!”(不容易啊,我终于想到令牌了)云卿的手一顿,江厌离以为自己拦住了云卿,继续道:“阿羡他有令牌,云姑娘,你不能动他!”

云卿像看傻子般看着江厌离,嗤笑道:“江小姐,您莫不是忘了,令牌还是我给你们的!”

江厌离哑口无言,云卿拍拍手,像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般,拿出帕子,每根手指都仔仔细细地擦上三遍,末了,云卿将帕子点燃,道:“是不是我表现得太过温柔,所以你们才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

(仙门百家日常吐槽:你那叫温柔吗?你那叫恐怖!云卿:嗯?你们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仙门百家:没什么,我们刚才什么也没说)

江枫眠道:“云姑娘!还请您饶过阿羡和阿离吧!”

看着江枫眠低声下气的求自己,云卿冷哼,到底还是没为难他们。


薜荔

【魏长泽重生】沧浪归泽(三十七)

几个火工目瞪口呆。


却见一把剑破箱而出,被层层叠叠的符纸裹得几乎看不见刃。有金光瑶和薛洋联手相制,又有咒印牵压,只在斗室之内胡乱碰撞。这几人不知厉害,竟还伸着脖子想看个稀奇。蓝忘机一听避尘长吟,一扫萎靡之态,飞身要往窗口里爬。


“你现在金丹都没了,避尘还有什么用!”薛洋被缠住脱不开身,气得牙根发痒,直想给这添乱的蓝二当头一脚。


“罢,罢,让他握一握避尘吧。”金光瑶道,“兴许这剑得偿心愿,还能稍安静些。”左右蓝忘机金丹被废,有灵剑也翻不出花样来。


他正想着,却见避尘挣扎到窗边,对着蓝忘机当头斩去!


血花溅落...

几个火工目瞪口呆。

 

却见一把剑破箱而出,被层层叠叠的符纸裹得几乎看不见刃。有金光瑶和薛洋联手相制,又有咒印牵压,只在斗室之内胡乱碰撞。这几人不知厉害,竟还伸着脖子想看个稀奇。蓝忘机一听避尘长吟,一扫萎靡之态,飞身要往窗口里爬。

 

“你现在金丹都没了,避尘还有什么用!”薛洋被缠住脱不开身,气得牙根发痒,直想给这添乱的蓝二当头一脚。

 

“罢,罢,让他握一握避尘吧。”金光瑶道,“兴许这剑得偿心愿,还能稍安静些。”左右蓝忘机金丹被废,有灵剑也翻不出花样来。

 

他正想着,却见避尘挣扎到窗边,对着蓝忘机当头斩去!

 

血花溅落,惊叫四起,一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蓝忘机虽疯,还有些本能,拿右臂一挡,一条膀子早已应声而落!避尘还要再斩,却被金光瑶抓住剑柄往后扯住,不得不回锋相抗。待到挣脱,薛洋已经坐到了窗台上,而痛号的蓝忘机也被火工们拖拽走了。

 

“来啊,刚刚不是还精神得和百八十斤的大鱼一样?”薛洋一手降灾,一手符咒,朝避尘勾了勾指,“一身轻快的时候都打不过小爷,现在裹成个黄纸粽子,反倒作起死来了?”

 

避尘静默片刻,金光瑶听到那铮铮的剑鸣似有奇异——自从蓝家覆灭,问灵的曲子四处流传。金光瑶某段时间对琴艺颇有兴趣,故而一听便知。

 

“你一定要斩杀蓝忘机?”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若是你提前几日找到蓝二,我二人必定不管闲事。可你偏偏是我们带进寒山寺的,避嫌起见,我怕是不能让你如愿。”

 

避尘鸣声一顿,忽而剑尖向下,狠狠往下扎了下去。蓝忘机浸透符纸的血污激起千层怨气,涟漪般抖荡着向地下传送。

 

金光瑶看得有趣,没想到灵剑也有如人一般“捶胸顿足”的表现。薛洋却想起了江枫映某日拭剑时的闲言:“比起血腥,更吸引妖邪的其实是怨气。血腥只代表食物,怨气却意味着好环境。十年心昔日杀伐过重,阴鬼缠绕,没少教我头疼……”

 

“你想干什么?!”

 

 

江枫映、金光善带着众修士赶来时,却见一只强横妖兽正与城墙守军并赶来的瞭望台修士相抗。这妖兽同昔日蓝忘机、江无羡斩杀的那只蛇脖长颈龟大不相同,鳞甲森然,四肢粗壮,长爪锋锐,背甲隆起的高脊形如山脉。漠漠寒雾护周身,黑气萦绕叠层深。尤其背甲上还有一条巨蛇,蛇信吞吐,双眸尽是诡诈灵光!

 

城墙上有两个身影最为醒目,一着炎阳烈焰袍,一个九瓣莲紫衣。还有两个年轻修士正与妖蛇相牵制,若非他二人,巨蛇怕是早就爬上了城墙!

 

江枫映一眼认出,却只点出了三人:“敛芳尊?阿彻?阿洋?”

 

薛洋一边加固结界一边苦中作乐,高声应道:“亏得彻哥和他老相……”

 

“住口!”江彻喝道。

 

薛洋改口道:“和他老朋友也跑到附近玩了,否则,这姑苏城就麻烦啦!”

 

 

 

那屠戮玄武乍一苏醒,便扫荡了姑苏城周边数个村庄。龟体碾过屋舍,蛇体如风屠杀,更兼巨蛇喷吐如虹毒雾,村人吸入立毙,更是摧枯拉朽一般。瞭望台修士闻讯而来,人少力弱,莫说掩护百姓逃命,自己都险些逃不出来。

 

龟体不动如山,蛇体灵巧如川。玄武本是上应星宿、下应地理的神物,屠戮玄武堕入魔道,煞气特重,哪里是好对付的?

 

“滚油来啦!”

 

几个守卫抬来一口大锅,对着屠戮玄武就倒了下去。弓弩齐发,沸油泼倒,滚石痛砸。城门前的巨兽躲都不躲,妖蛇抬头喷出黑雾,一阵嗤嗤作响,统统灰飞烟灭。

 

薛洋和金光瑶全力都在维护城门结界上,却见蛇体轻盈一窜,快如腾云,便要往城墙上爬。

 

妖兽贪爱人肉,必不会和修士缠斗!若是让这条灵巧如风的巨蛇入城,姑苏百姓怕是要生灵涂炭!

 

一把灵剑破空而至,巨蛇向旁一扭,险险躲过。

 

江彻捻个剑诀召回仙剑,喝道:“好畜生!这般胆大妄为!”

 

箫声亦在此时响起,巨蛇对音律敏感,直被激得脑袋发疼。金光瑶往城下一望,一名白衣修士对他一笑,面容陌生,神色却熟识。

 

不料在此时此境地,故人相见。

 

 

感觉到江枫映他们的到来,屠戮玄武的龟体仍旧一门心思要破开城门结界,背上的黑蛇高昂起头,目光散而不乱,警戒着四方动向。见结界精巧难解,屠戮玄武焦躁起来,从城门爬开几步,一头向城墙撞去!

 

砖石飞溅。

 

它要舍门而硬破城墙!

 

“哎呀!哎呀呀!”金光善道,“保护百姓事大,我金家愿担重任,入城安民。城墙这里就交给江宗主了,城墙后的广大地界由我金家负责,何如?”

 

“父亲!”金子轩与温澄同声抗议。

 

“你懂什么!”金光善向儿子一瞪,低声劝道,“自己愣头也就罢了,你爹我一把老骨头,还有你媳妇在这里,万一有个闪失……江家的地盘,吃力不讨好做什么?”

 

“不管江南江北,人命都是人命。”金子轩把岁华一横,“儿子不做怕事之徒!”

 

金夫人恰恰此时过来,并不知道他们父子俩说了什么,但见温澄面上满是焦急,知道是起了争执。登即向金家修士们喝道:“照着你们少夫人、少宗主的意思做!”

 

“是!”

 

“夫人……”金光善才开口,便被金夫人一巴掌拍在头上:“有本事把偌大个金麟台扔给儿子媳妇,倒在这里做起主来了?都是你惹出来的乱子!”

 

金光善赶紧缄口,生怕再不闭嘴,连这屠戮玄武也变成他的不是了。

 

修士们一轮御剑齐刺缓住了屠戮玄武的攻势,金光瑶三言两语说明了始末。“好好一把灵剑因恨疯魔,”江枫映摇摇头,“也不知蓝忘机用它做了什么,致使杀意如此?”

 

旁边的魏长泽轻咳一声,道:“宗主,原因……您还是不查为妙。”

 

“蓝家人真是何时都坏事!”金夫人恼道,“谁把蓝二安置在寒山寺的?”

 

“……禀夫人,”一名金家修士小声道,“似乎是咱家宗主图了省事,就近安置的。”

 

好罢,金光善绝望地想,这下连屠戮玄武,追根溯源,真变成他的不是了。

 

“金!光!善!”

 

 

 

“长泽见过屠戮玄武么?”江枫映与蓄势的巨蛇遥遥对望,一面轻声问身边的魏长泽。

 

“没有。”魏长泽实话实说,那个被区区琴弦勒死的妖物何德何能,配得上“玄武”之名?

 

“从前也没见过?”

 

他这话问得古怪,尤其加重了“从前”二字。魏长泽心头咯噔一声,隐隐明白了他的指意,却只是道:“确是不曾见过。”

 

“我看那妖蛇喷吐的黑雾极为蹊跷,邪气损魂,长泽在城墙上即可,莫要轻身入战局。”江枫映道,“眼下局势,退屠戮玄武易,杀屠戮玄武难。但若让它再逃脱,还不知要有多少人受害。真是……棘手啊。”

 

金子轩指挥金家修士控剑再攻,这次巨蛇已有经验,蛇尾向着灵剑一抽一卷,蛇鳞摩擦咔咔有声,生生把一大束利剑拧成了废铁!它用尾巴卷着废剑来回摇晃,又向地上一砸,状如示威一般。城门前的空地上有几具入城不及的修士尸体,那蛇去把尸体聚拢起来,又一列摆开,昂头望着城上。

 

“这……”温澄惊道,“它是何意?”

 

“它看城墙难打,打算讲和了?”金光善纳闷道,“看样子是要我们交出够多的尸体来,吃饱了它就走。”

 

“畜生尽会白日做梦。”江彻冷然道。

 

薛洋在金光瑶耳边笑道:“要是这玩意儿攻击的是从前的清河,倒是省事儿了。我看这蛇可不挑什么‘眉目端正’、‘四肢健全’,怕是买尸挑剩下的就足够呢。”

 

一直沉寂的龟体忽然暴起,如蛇体一般猛喷出一大口黑雾,一气贯通了城墙!

 

屠戮玄武以刚刚的头撞城墙故意示拙,又以蛇体吸引敌手注意,猝然之间突袭成功!

 

蛇体风急电掣向破处滑去。

 

众人面色大变,江彻、金子轩等年轻俊杰刚要飞身阻拦,被贯通的城墙内传出一声长长剑鸣。魏长泽朝江枫映一望,对方回以自自在在的微笑,手上却分明捏着剑诀。

 

十年心疾射而出,一刺而入巨蛇最脆弱的眼睛。若非它反应速度实在恐怖,猛甩头在砖石上磕阻了十年心的攻势,仙剑就要左眼进右眼出,刺穿它的头颅。饶是如此,它一只眼珠也生生被剜了出来,鲜血狂涌!

 

“它刚刚的‘讲和提议’有点太刻意了,”江枫映召剑回手,一甩妖血,笑道,“我看它挺聪明的,不得不防啊。”

 

只这一阻的工夫,负责城防的修士已然把城墙堵好了。偷袭失败还吃了大亏,屠戮玄武双目赤红,把刚刚稳扎稳打的战术扔在脑后,不再去想城中血食,矛头直指江枫映!

 

江枫映等的便是它狂怒失智的时候,飒然御剑下了城墙。魏长泽不自禁向前两步,手扶墙垛向下望去。他看见那身紫锦宗主袍服风中飘荡,如同一朵华盛的九瓣莲。

 

“你在这里音攻相助。”江彻向身边的白衣人吩咐一句,挥剑也入了战局。

 

薛洋嘴里啧啧几声,头也不回地朝金光瑶摆摆手:“小爷也下去凑个热闹,小矮子,城墙交给你啦,别让蛇再爬上来!”他单手一撑城墙翻跃而下,再潇洒敏捷不过。

 

众修士莫名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说不清到底哪里不对。这一恍惚感直持续到金子轩紧跟着温澄双双跳入战局,金光善宗主差点以头抢地——到我金家,为何都下去了?

 

“还愣着,快去护着孩子们!”金夫人不等他呼天抢地完,伸手一拎金光善的后领,带着他御剑扑了下去。

 

 

 

一点碎碎念:

江家画风:我去砍一只玄武,你且不要走动。

金家画风:轩哥(飞身而下):澄澄!夫人!等等我!

金夫人(薅住大牡丹命运的后颈皮):和我一起下去帮忙!阿澄,妈妈来了!

大牡丹:???????

 


萧衍然
我又想圈一下羡毒jj了 同是晋...

我又想圈一下羡毒jj了

同是晋江耽美男主,怎么就差了这么多

我又想圈一下羡毒jj了

同是晋江耽美男主,怎么就差了这么多

盏中醇

见识到了md的香炉黄漫

我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

[图片]
[图片]

我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


扫尽残星月朦胧
亮点自寻。 妈的,QQ浏览器你...

亮点自寻。

妈的,QQ浏览器你是不是想让我删了你

亮点自寻。

妈的,QQ浏览器你是不是想让我删了你

约束之地

屏就屏呗,我再发不就行了


新做了几张,送给那个脑残wxjj

屏就屏呗,我再发不就行了


新做了几张,送给那个脑残wxjj

躞蹀

落子无悔(三)

这里说一下,毕竟修仙文中,修炼的境界在元婴期之后就不是很统一了,为了不让读者大大们困惑,我在这里说一下本文修仙境界。


   练气 —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化神—合体—渡劫—大乘


还有,扩列啊啊,加我QQ。


   ——————————————————————————


     云梦。


   “害,所以说,你就这么一直压着自己的灵力?”

  聂怀桑是水系...

这里说一下,毕竟修仙文中,修炼的境界在元婴期之后就不是很统一了,为了不让读者大大们困惑,我在这里说一下本文修仙境界。


   练气 —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化神—合体—渡劫—大乘



还有,扩列啊啊,加我QQ。


   ——————————————————————————


   

     云梦。


   “害,所以说,你就这么一直压着自己的灵力?”

  聂怀桑是水系天灵根,本来嘛,这修仙的资质不要太好,可偏偏由于自家功法的不足,无法一直进阶。所以这几年聂怀桑一直在压制灵力。


   话说这聂家的功法也是足够奇葩,修炼多了竟然会走火入魔?恐怕连地级下品功法都算不上吧?


   想到这里,沈钰又觉得这个地方简直太鸡肋了吧?每个世家竟然只有一种功法?而且还不是基础功法,比如姑苏蓝氏,其功法适合木灵根的弟子修炼,但是呢?蓝家上上下下都练这种功法!甚至火灵跟的弟子也练!


    江澄和聂怀桑在一旁看着沈钰不断变化的脸色,就知道他又在嫌弃现如今的修仙界了。


   过了两柱香的功夫,沈钰可算是缓过了神。


  “唉唉,别说了,我这里有一本天级上等功法,正适合你,赶紧拿去拿去。”说着,便往聂怀桑怀里塞,聂怀桑倒也不客气,结果功法,低头看去,只见写了四个大字“雾影迷踪”。


  “还有你,拿去拿去。”沈钰又往江澄怀里塞了本。


  “雷霆万钧?”


   江澄翻开功法,看了不到一页便激动不已。


  “雷霆万钧,适合拥有雷系变异天灵根者修炼,筑基期可降下天雷,金丹可五雷轰顶……”


   这就是天级上品功法?!

  还不等江澄从兴奋中缓过神来,江念便向江澄道喜 “宗主,恭喜。”

   江澄含笑看去,杏眸中是江念从没见到过的情绪,欢喜。

   江澄笑起来真的很好看,眉眼稍弯,唇角微微勾起,甚至还有浅浅的酒窝。江念看的一愣,随机低下了头,慌乱道,“恭喜。”

沈钰看着江念的表现,用手指装作在捋胡子的模样,若有所思。

   “诺,这是给你的。”

   江念结果功法,显得很诧异,原来他也有么?

  

本来沈钰是不想给的,但是奈何江念天赋实在也很好,火系天灵根。

  沈钰暗自腹诽,这天灵根到了这里怎么就跟不要钱似的。

  沈钰是爱才之人,所以自然不会吝啬这些身外之物。

说句狂妄点的话,就凭他手上的的资源,想筑基丹,紫雪丹,小还丹,大还丹,洗灵丹,极品灵石什么的,就算是砸,也能帮那三人砸出一条路来,更不要说这三人本就天赋异禀。


   接下来的三个月,三人便进入沈钰的时光塔修炼。也就是,三人要在塔里呆上将近百年,听着很长,但是所谓修真无岁月,想当初自己在渡劫期的时候,一闭关就是几百年。


   三月后,三人从塔里出来,与沈钰打了个照面。

  江澄已然金丹大圆满,只要寻找到那碎丹成婴的契机便好。聂怀桑也达到金丹后期,而江念也有了金丹中期的修为。


   相交于现在仙门百家中,大多数也就金丹初期的修为,已是翘楚。


    而三日之后,正是仙门百家举办清谈会的日子。


   这次清谈会,由姑苏蓝氏举办。


   “趁这三天的时间,都准备准备,估计清谈会上,正有一出好戏等着你们呢。”沈钰戏谑道。


   三人面面相觑——怎么了?


  “你们是不知道,外面都在传,江澄因为剖丹,重伤不治而亡。而怀桑和江念为了寻求复活之法,已经消失三个月了。”沈钰说着说着便想笑,什么鬼逻辑。


   果不其然,江澄的脸已经黑的能当墨水使了。

   这外头的人什么毛病?

    这么盼着我死?

    魏无羡被温情取金丹还没死呢,我有沈钰这个大神想帮又怎么可能会死?

   

   “宗主,眼看清谈会马上要开始了,又何必同那些人置气呢?”江念连忙劝道。

   “嗯。”见江澄不在那么恼怒,聂怀桑这才上前,“江兄,那我也就先回去准备准备。”

  江澄点了点头,“合该给那群人准备一份大礼。”

聂怀桑背脊一凉,在心中为仙门百家默祷。

   仙门百家:阿嚏!


   姑苏蓝氏。


   “你说这江宗主当真死了?”

    “金丹都没了,不死半条命也去了。”

   “是啊是啊,这云梦江氏,以后由谁继承?”

   “我说是小金宗主吧,毕竟是江宗主唯一的侄子呢。”


  正当仙门百家的宗主们讨论的热火朝天,恨不得直接越俎代庖的让金凌继承云梦江氏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云梦江氏关他姓金的什么事!”


  众人纷纷看去,之间江念带着沈钰跨进屋内,随之而来的,还有聂怀桑和另外两名清河聂氏的门生。


   只见江念径直走向云梦江氏坐席,却并不落座,而是与沈钰一般,站在座位的后面。


   “看了诸位对江兄关心的很啊。”聂怀桑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漫不经心道,“不知江兄作何感想?”


  “自是受宠若惊啊。”


  众人向门口看去,只见江澄怡怡然的走到厅内,随后走到坐席。


   仙门百家:谁说江宗主死了的?我看他好得很!


  “嘿嘿,江宗主没事,自然是我们都愿意看到的……”


   金凌一脸不耐烦的神色。

  不是说江澄剖丹了么,怎么还敢来这里丢人现眼?


    要知道,专门针对云梦江苏现在的情况,这次清谈会可是专门加了切磋这一环节的。


  果不其然,有人便忍不住了。


  “江宗主有所不知,本次清谈会为了给各家小辈做个榜样,将会有各宗门宗主相互切磋这一环节……”


  江澄侧目,玩味道,“一定要参加?”


   “没错,而且输的一方,好满足赢得一方任意一个需求。”


   这摆明了在坑云梦江氏。


  不过,他们终究是棋差一招啊。


 擂台。


   “江宗主,得罪了!”


   说着,便向江澄攻去,招式阴狠凌厉。


   江澄不耐,直接释放了金丹后期的威压,逼得对方直接吐出一口血,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里再说一句,从这章开始会有一到三章的过渡章节。


   还有,求扩列!!



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

  

七臭恩爱墙

#41 墨香铜臭:我对花粥的感情变了质

墨香铜臭:我对花粥的感情变了质

#41

作者:咖咔

连载意向:有

类型:袁粥cp文

匿名投稿

病态爱恋

献上渣渣文笔

1

袁依楣喜欢上了一个抱着吉他的少女。

看起来阳光且明媚。

她想了解她,深入的。

2

那人的名字很好听。

顺着雨滴滴在了她心底,荡起层层涟漪。

“原来你叫花粥啊。”

默念时藏不住心砰砰直动。

3

那可真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她痴想着。

4

她又遇上那个抱着吉他的少女了。

5

“我搬到她隔壁啦。

她今天好像多看了我两眼。”

袁依楣在日记里写到。

嘴角弧起了好看的弧度。

又加上了一句,“她似乎对我笑了。”...

墨香铜臭:我对花粥的感情变了质

#41

作者:咖咔

连载意向:有

类型:袁粥cp文

匿名投稿

病态爱恋

献上渣渣文笔

1

袁依楣喜欢上了一个抱着吉他的少女。

看起来阳光且明媚。

她想了解她,深入的。

2

那人的名字很好听。

顺着雨滴滴在了她心底,荡起层层涟漪。

“原来你叫花粥啊。”

默念时藏不住心砰砰直动。

3

那可真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她痴想着。

4

她又遇上那个抱着吉他的少女了。

5

“我搬到她隔壁啦。

她今天好像多看了我两眼。”

袁依楣在日记里写到。

嘴角弧起了好看的弧度。

又加上了一句,“她似乎对我笑了。”

将头埋进了日记里,那是甜蜜的味道。

6

袁依楣感觉自己越来越贪心了。

她不止于想要了解她了。

她想要和她谈上话,想要和她发生关系,想要走进她的内心。

还想要……占有她。

她可能疯了。

7

她发现少女的眉眼染上了忧愁。

好像还通过那一层薄薄的表皮,看到了砰砰然的悸动。

8

她看到少女鼓起勇气去表白了。

她羞涩的模样简直让她嫉妒得发狂。

9

她感觉她对花粥的感情变了质。

她向人问到了她的微信,她的电话,她的地址……

袁依楣总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窥着她这三天发生的一切。

她愈发像个偷窥者,愈发像个阴暗的虫子了。


七臭恩爱墙

吾乃袁·玛丽苏·依楣

#40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栖阎

LOFTER投稿

P1:臭臭与她的魔盗祖师

P2:臭臭入狱照


吾乃袁·玛丽苏·依楣

#40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栖阎

LOFTER投稿

P1:臭臭与她的魔盗祖师

P2:臭臭入狱照


夏彧

就知道会被屏蔽呢哈哈哈,我还有备份哈哈哈哈

就知道会被屏蔽呢哈哈哈,我还有备份哈哈哈哈

夏彧

嘤嘤嘤,我是不是被魏狗狗派来的小狗举报了。

魏狗怎么天天和蓝泰迪搞三搞四的还有精力派小狗举报爷???是蓝泰迪还不够努力吗?人家好怕呜呜呜,怕到笑出声了哈哈哈,好好笑只会这样吗哈哈哈哈。举报我就再发呗,要的就是你们这群鸡来举报的时候多看几遍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哈哈哈哈。


再说一遍!!!!魏无羡连给江澄舔鞋都不配!!!天生低贱辣鸡的只配和一个同样父母双亡的泰迪狗死在没有人的狗窝里嘻嘻嘻。好惨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垃圾就和垃圾过一辈子叭,给你起个新CP名好了😁,就叫垃圾夫夫,哈哈哈哈哈太适合了!!!!

魏狗怎么天天和蓝泰迪搞三搞四的还有精力派小狗举报爷???是蓝泰迪还不够努力吗?人家好怕呜呜呜,怕到笑出声了哈哈哈,好好笑只会这样吗哈哈哈哈。举报我就再发呗,要的就是你们这群鸡来举报的时候多看几遍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哈哈哈哈。


再说一遍!!!!魏无羡连给江澄舔鞋都不配!!!天生低贱辣鸡的只配和一个同样父母双亡的泰迪狗死在没有人的狗窝里嘻嘻嘻。好惨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垃圾就和垃圾过一辈子叭,给你起个新CP名好了😁,就叫垃圾夫夫,哈哈哈哈哈太适合了!!!!

萧衍然

投稿

只能说一句牛批。

看不上绿蓝?人一火柴人都比你毛盗有思想有三观谢谢。看不上黑塔?那就别死赖着人家tag

投稿

只能说一句牛批。

看不上绿蓝?人一火柴人都比你毛盗有思想有三观谢谢。看不上黑塔?那就别死赖着人家tag

萧衍然

我是真的迷惑,标题和简介写的不够清楚吗?盲猜你🐴呢猜?就算玩wwx混攻组的梗,四大骚攻还有人不知道是哪四个吗?

我是真的迷惑,标题和简介写的不够清楚吗?盲猜你🐴呢猜?就算玩wwx混攻组的梗,四大骚攻还有人不知道是哪四个吗?

无端•秋涩

[反魔道+反渣反+反天官+反香蜜+原创世界]胜者为王!

第十章


火速围观忘羡离大三角。

羡离是真爱!


“呃,这小金夫人到是心直口快。”个屁。

“呃,师姐,”魏无羡看着他从小到大最好的师姐,终于觉出了一丝尴尬,“我和蓝湛……”

“是啊,阿羡,”江枫眠也有些不满,“你和蓝二公子两个男子,如何能在一起?”

“江叔叔!”魏无羡看着蓝湛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连忙出口打断,“这不是正应了我江家的家训吗?明知不可而为之啊!”

“噗!!!”扶苏一口茶喷了出来,好死不死,溅了戚容半边袖子。我们容容的脸瞬间就黑了。

“扶!苏!!!”

徐良微笑着拉住了戚容的后脖领子:“喊什么?”

戚容怂了,但是他怎么会承认呢?

“你等出去,我给你算...

第十章



火速围观忘羡离大三角。

羡离是真爱!




“呃,这小金夫人到是心直口快。”个屁。

“呃,师姐,”魏无羡看着他从小到大最好的师姐,终于觉出了一丝尴尬,“我和蓝湛……”

“是啊,阿羡,”江枫眠也有些不满,“你和蓝二公子两个男子,如何能在一起?”

“江叔叔!”魏无羡看着蓝湛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连忙出口打断,“这不是正应了我江家的家训吗?明知不可而为之啊!”

“噗!!!”扶苏一口茶喷了出来,好死不死,溅了戚容半边袖子。我们容容的脸瞬间就黑了。

“扶!苏!!!”

徐良微笑着拉住了戚容的后脖领子:“喊什么?”

戚容怂了,但是他怎么会承认呢?

“你等出去,我给你算账!”

“你先赶紧擦擦吧。”凤连城一脸嫌弃。

徐晏轻轻抬首,示意徐良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去查花界,一个时辰给我答复。”

“是!”徐良走到一边盘腿坐下,元神离体直奔三十六重天。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徐良这边如何查探暂且不提,继续来看仙门百家这边的闹剧。

“阿羡说的对,”江枫眠思索片刻,欣慰的点头,“明知不可而为之!就是两个人真心相爱,都是男子又如何,在一起又如何?”

说罢,欣慰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阿羡,你果然是最懂云梦家训的那个人。”

“我要吐了。”诸葛逍遥面无表情,向凤连城身边靠了靠。“你忍忍吧。”凤连城一副吃了某些不干净东西的样子。

“连城,我觉得,上次路昭往你饭里下泻药那时候,你脸色也没这么难看。”诸葛逍遥一字一句。凤连城满脸黑线:“给我闭嘴!”

徐晏、凤折颜、凤莫千几个毕竟是长辈,强忍生理不适,没有露出太复杂的表情。

萧海宁死死的拉住虞紫鸢的胳膊,生怕虞夫人一炽凤抽上去。

其实就算是抽上去了,也没太大关系……吧。

“那个,咱们继……”徐晏看着气氛尴尬,刚打算开口说,咱们继续看吧!就被一阵哭声打断。

哭声嘹亮,震耳欲聋,绕梁三日余音不绝,上天入地三尺皆可闻。

众人定睛一看,好嘛!这江大小姐又开始嚎了。

江厌离为什么哭呢?其实啊,也很简单。

江厌离从小就喜欢魏无羡。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被这个干瘦、黑矮的男孩子吸引了。

她开始经心照顾他,给予他极致的温柔。为他熬汤,为他做鞋,为他擦去额边汗,为他剥掉莲子心。

刚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动心,只是数年如一日地照顾他。直到有一日,她端着切好的西瓜,送给他消暑的时候,看见了他赤裸的上身。

江厌离一下子就脸红了,可心里那颗种子,一下子就开花结果了。她喜欢魏无羡,心悦他,爱他。

就连金凌,也是他的孩子。可是魏无羡却不知道。

不夜天的时候,江厌离不顾一个月大的孩子,只身前往,只为了告诉他,阿凌,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可现在……她的阿羡竟然与别人结成了道侣,那人还是个男子!这教她如何能够接受?

江厌离越哭越伤心:“阿羡!你…你怎么能…你可知…你可知…阿凌…是你的孩子!”

哗----

 满座皆惊。


(本章是给小可爱的投喂,我也有忠粉了,开心撒花花)

清羽

总结了一下魏婴对江家的贡献

在第n次看到羡毒脑补的魏无羡为江家奉献一生的说法,本人终于忍无可忍,想了想他对江家的贡献。


对江家少宗主许下云梦双杰扶持一生的约定

(虽然后来说食言了的也是他)


对发小兄弟仗言“谁敢说你不配做家主我就揍谁”

(虽然后来当众下兄弟面子的也是他)


射日之征斩杀不少敌人

(虽然他领着俸禄办事这是义务)


为兄弟两肋插刀义无反顾剖丹

(虽然后来又说就当我还江家的怕辜负了人家的嘱托)


看吧,他还是为江家付出了不少的🌚

承认吧,魏无羡就是拿嘴放屁的傻哔——

在第n次看到羡毒脑补的魏无羡为江家奉献一生的说法,本人终于忍无可忍,想了想他对江家的贡献。



对江家少宗主许下云梦双杰扶持一生的约定

(虽然后来说食言了的也是他)


对发小兄弟仗言“谁敢说你不配做家主我就揍谁”

(虽然后来当众下兄弟面子的也是他)


射日之征斩杀不少敌人

(虽然他领着俸禄办事这是义务)


为兄弟两肋插刀义无反顾剖丹

(虽然后来又说就当我还江家的怕辜负了人家的嘱托)



看吧,他还是为江家付出了不少的🌚

承认吧,魏无羡就是拿嘴放屁的傻哔——

萧衍然

腾讯网课惨遭荼毒,垃圾玩意全家蝙蝠炖汤

腾讯网课惨遭荼毒,垃圾玩意全家蝙蝠炖汤

夏彧

魏狗狗快爬呀~

好好笑,发我主页链接算什么哈哈哈,点进来康康我怎么骂你们这群鸡嘛?爷让魏狗狗爬过来舔舔你们的脚叭哈哈哈哈,难的你们魏无羡来康康你们这些小粉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笑,发我主页链接算什么哈哈哈,点进来康康我怎么骂你们这群鸡嘛?爷让魏狗狗爬过来舔舔你们的脚叭哈哈哈哈,难的你们魏无羡来康康你们这些小粉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衍然
在李杜tag看见这个恶心玩意儿...

在李杜tag看见这个恶心玩意儿真的是。。。

在李杜tag看见这个恶心玩意儿真的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