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怼澄毒

82725浏览    1445参与
七月流火,落花无情

无羁之神界传说(6)

设定见开坑前的逼逼(没错我就是那么懒)     澄毒虞毒勿入!!入了别逼逼!!我可不是玻璃心,你敢逼逼我就骂死你。     私设原著向魔道原本是中世界,后来晋升大世界。阿令是魔道中世界的读附属世界,是小世界,后晋升为中世界。         私设三千世界都归于一个地方——神界。魔道羡是神界里的神,所以神界归来搞事情。 时间线就是正剧完结之后,我想了一下,还是以正剧为主吧,番外大电影,毕竟好像跟魔道原本没有什么关系。    醉梦前尘的配图的话,就两季魔道动漫...

设定见开坑前的逼逼(没错我就是那么懒)     澄毒虞毒勿入!!入了别逼逼!!我可不是玻璃心,你敢逼逼我就骂死你。     私设原著向魔道原本是中世界,后来晋升大世界。阿令是魔道中世界的读附属世界,是小世界,后晋升为中世界。         私设三千世界都归于一个地方——神界。魔道羡是神界里的神,所以神界归来搞事情。 时间线就是正剧完结之后,我想了一下,还是以正剧为主吧,番外大电影,毕竟好像跟魔道原本没有什么关系。    醉梦前尘的配图的话,就两季魔道动漫的开头曲的背景加起来吧 ()=作者的话      《》=歌名          {}=歌词            【】=剧情(原著)           [] =弹幕 来放个文 —————————————————————————————————                “呵,两个男人在一起,真是恶心!”这种时候会出来搞事情的,也就江澄了,但这句话也就把蓝忘机也骂了进去,蓝曦臣开口:“江宗主,忘机是姑苏蓝氏的人,他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感觉那些写曦澄的人真是恶心)“呵!这就是姑苏蓝式的教养吗?!”

    蓝启仁听了这句话,脸色铁青,冷冷的说:“江宗主既然对我姑苏蓝氏如此不满,那以后云梦江氏的门生也别来云深不知处听学了。”

    “你们……”江澄话还没说完,一道刺眼的白光闪到他身前,于是,江澄整个人就被掀飞了出去! 夜,拿出手帕擦擦手,仿佛害怕江澄脏了她的手似的,缓缓的说:“不只江宗主可还记得这是在谁的地盘,如果你那么想死的话,我不介意你体验一下死的感觉。”

    这句话不光是在提醒江澄,也是在提醒那些一进空间之后就眼神乱瞟,生怕讨不到好处的仙门百家。 进空间完全安静下来,夜岚似是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水镜上便出现了四个大字,《醉梦前尘》。 “继续吧。”

{    风雨前尘 傲视苍穹

    

       轻抚陈情亦从容

     

       云深不知处 天子笑坛中

     

       世事无常 独醉梦一场   }

[我的忘羡!啊啊啊啊啊啊!]

[又疯了一个……来人!把前面那个疯子给我拖下去,挡着我看忘羡了!]

[羡羡!看妈妈这!啊啊啊啊!]

[我怕不是见到了一群土拨鼠……虽然我也想叫~( ̄▽ ̄~)~]

    画面上出现的先是少年魏无羡,肩上扛着随便(是随便吧?)然后是少年蓝忘机。

    蓝忘机死死的盯着画面上那个熟悉的少年,看着那肆意张扬的笑容,心理串起一股怒火:都是这些贪图权利的仙门百家,16年前杀了他的心上人!

   

    画面再次变换,最先出现的是……江澄的臭脸(说实话,我觉得那张江澄的脸感觉真的给人一种很臭的感觉,那一副像别人欠你钱的表情,到底是什么玩意?)

{     探正邪两道 观世间喧嚣

        孤一身战江湖

        亦不曾 将内心辜负

        潇洒人间道 善恶都离空

        却抹不掉心中伤痕

        这一世 浮生若梦          }

[不想看到江澄的臭脸]

[楼上加一]

[感觉这段歌词的背景真的是……无语了]

[需不需要莎普爱思滴眼液洗洗眼睛?]

    考虑到这两个世界的人长相不同,水镜还贴心的给上面的人物用小小的黑字来标明了名字,江澄看到画面上的江家三人,心中对魏无羡的怨恨更甚:如果不是他,江家怎么会灭门?莲花坞怎么会被烧?他的家人怎么会死?

    夜岚往江澄的方向看去,看他那副样子,便是是什么心魔,心中冷笑:“拿着魏无羡上好的金丹,修为就止步于此,真是碌碌无为啊,那白白浪费了魏无羡的金丹!”(江澄修为好像确实是不如蓝忘机的,但是年少时的魏无羡却是能与蓝忘机打成平手,所以可见江澄拿着魏无羡金丹,却没能发挥那颗金丹真正的价值)

{     纵然与世无争

       道不同义在心中

       怎奈侠肝义胆 却成一场空

      善恶是非分明 爱恨界限不清

      相识就像是一场梦      }

[最后这图片忘羡背道而驰,好像也挺贴切的哈,但是虐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眼泪不值钱……]

[砍死江城小分队(1/1000)]

[楼上加一]

    蓝忘机看着画面上背道而驰的两个人,心中不免苦涩,那个世界的魏婴……也死了吗?也被献舍重回了吗?是否知晓那个世界的自己的心意?

    某不怕死的姚姓人士又来蹦哒了:“哈!那个世界的夷陵老祖在16年前也死了,真是天道好轮回!”

    事实证明,不作死就不会死,一股无比强劲的力量击在他的右臂上,姚宗主的右臂,一下子被切割了下来!“这是对你的惩罚!如果你再嘴碎的话,我不介意把你的舌头也拔了!”夜灵一点就炸的性格,怎么能容忍他在这蹦哒?虽说魏无羡(魔道羡)在神界和他是一对喜怒冤家,但毕竟是从小长大的朋友,也不会容旁人辱他。

    仙门百家再次安静如鸡。

{     轮回重生 恩怨迷蒙

       似曾相识 露青锋

       云景深处 琴瑟伴笛声

       世事无常 独醉梦一场    }

[这开头看的我老脸一红]

[大型发糖现场塞我一嘴狗粮]

[嗝,好饱]

[融化冰川的笑容啊啊啊啊啊啊啊]

    开头时,画面突然空白了一下,好像不愿意众人看到他放了什么。而蓝忘机在看到弹幕那句“融化冰川的笑容”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耳朵红了。

{     观正邪两道  探世间喧嚣

       并肩战江湖

       从未曾 将内心辜负

      潇洒人间道 善恶都离空

      却抹不掉心中伤痕

      这一世 与人无争        }

[瑶妹!看这里看这里!]

[吹爆蓝大盛世美颜!]

[并肩战江湖……羡羡,以后的路有蓝二哥哥陪你一起走!]

[坐在树上的那个羡羡太帅了!]

   

    并肩战江湖么……蓝忘机心下微微呼口气,魏婴,还是回来了。

{      纵然与世无争

   

        道不同义在心中

        怎奈侠肝义胆 却成一场空

        善恶是非分明 爱恨界限不清

        相知就像是一场梦        }

[相知……我在次被喂了一嘴狗粮,但我喜欢]

[善恶是非分明,羡羡多好的一个人,可惜被叶门百家祸害了!]

[继江澄后,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仙门百家的那群垃圾]

    不同于之前,现在那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不再是背道而驰,而是并肩而行,“那个世界的他们,已经互通心意了么?魏婴,也接受了自己吗?”蓝忘机看着那两道身影,心想。

    江澄看到最后一条弹幕,又想破口大骂,可奈何蓝忘机之前又给他下了禁言术,只能呜呜的乱喊。

    而蓝启仁,看到最后一幕时心绞痛:“魏婴居然把忘机给拐了!”夜灵看见了那表情,悄悄翻了个白眼,心想:你那是什么表情?我们神界的人被你蓝家的人拐了,我们都不说话,你计较个什么劲?

—————————————————————————————————

   

题外话:

      本来我对薛洋是蛮喜欢的,但最近很多澄毒好像都是薛洋粉,使得我对薛洋的印象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所以他的结局我打算也有所改动:最后晓薛还是在一起了,毕竟薛洋虽然确实是犯了很多错,但是为了等一个人守一座空城八年确实是很不容易的,我们总不能只看到别人不好的地方,而忽略别人好的地方。但是虽然晓薛最后在一起了,但我并不会给他们写任何番外。

    还有,虽然我对魔道动漫一起剧情的改动非常恶心,但是并不能否认这部动漫确实在国漫里算是蛮领先的,对于忘羡的角色制作确实是很好,所以那些认为我的阅读体写了动漫,想要喷的人,请走远一些,我的脾气可不好,想自找虐的话,你可以来私信我,随时奉陪。

    对了,不知道你们对宋岚印象怎么样?我对他的话也是不粉不黑吧,毕竟在我心里面,薛洋和晓星尘在义城生活了三年,什么事也没有,怎么宋岚一来就出事了?所以的话,我觉得晓星尘和薛洋会闹成那样,也是因为宋岚掺了一脚,虽然说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但是的话我对他的好感也有所下降,此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

    我居然更了那么多,吐血。好歹我跟的那么辛苦,确定真的不送上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吗?
    这篇阅读题是我第一次写文,如果你有什么建议的话,可以关注我,私信我都行,把你的建议说一下,或者在评论区说。

橘落淮南终成枳

魔道祖师【伪历史直播】16

懒癌晚期,文笔特差,ooc警告,有私设,周更

喜欢江澄和虞紫鸢的别进

勿喷,不喜左上角退出

——————————————————————

『好了,金光善先说在这了,现在我们来说金子勋

金子勋这个人也是和温晁一样是个废物,但是和温晁的皮囊比起来,嗯……一言难尽』

〈哈哈哈,毕竟温晁也是有温若寒的一点基因的〉

〈我自从看了金子勋之后,对不起温晁,我错怪你了〉

〈魔道有三丑,最丑金子勋〉
在场的人听了这句话之后看了看在温家的温晁和金家的金子勋,确实很一言难尽,没想到金子勋竟然比温晁还丑

被众人注视的金子勋,脸上因为被屏幕上的话变的特别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金子勋朝着众人大吼一声...

懒癌晚期,文笔特差,ooc警告,有私设,周更

喜欢江澄和虞紫鸢的别进

勿喷,不喜左上角退出

——————————————————————

『好了,金光善先说在这了,现在我们来说金子勋

金子勋这个人也是和温晁一样是个废物,但是和温晁的皮囊比起来,嗯……一言难尽』

〈哈哈哈,毕竟温晁也是有温若寒的一点基因的〉

〈我自从看了金子勋之后,对不起温晁,我错怪你了〉

〈魔道有三丑,最丑金子勋〉
在场的人听了这句话之后看了看在温家的温晁和金家的金子勋,确实很一言难尽,没想到金子勋竟然比温晁还丑

被众人注视的金子勋,脸上因为被屏幕上的话变的特别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金子勋朝着众人大吼一声:“看什么看”

被吼的众人对着金子勋翻个白眼就看向屏幕了

『金子勋这个人的历史记录也没有多少,也就是关于穷奇道的多一点

金子勋兰陵金氏人,金光善的侄子,金子轩的平辈堂兄。高大俊朗,肤色微黑,嗓门嘹亮。百凤山围猎之时,与魏无羡矛盾爆发。苏涉因为讨厌金子勋目中无人而给他下千疮百孔咒,金子勋因为往日过节误以为是魏无羡所为,金光善派他带人前往穷奇道截杀魏无羡顺便得到阴虎符

金子勋在射日之征爆发之初因伤而赖守后方,对于魏无羡只是听人传闻,觉得不以为然,太过夸大其词。而在此次围猎中,又与魏无羡就金子轩与江厌离的事争吵起来,追责魏无羡抢了猎物,而大骂其不守规矩,还上升到云梦江氏家教,最后被江厌离漂亮驳回

因为魏无羡把鬼类全部捕猎完,外加一只其他的猎物就引起了众人的不满,欺软怕硬,确实

其实出来魏无羡之外还有一名把兽类全部捕猎完了,而这位就是赤峰尊聂明玦,因为聂明玦的实力很高又修的是正道,而魏无羡还是是修鬼道的,身后的背景又是刚重建的云梦江氏,也让仙门百家有了很好的机会』

〈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

〈百凤山围猎的规矩不是随便捕多少吗?怎么在魏无羡这里就是只要捕多了,就不行呢?〉

〈楼上,因为仙门百家自己实力弱所以要找实力强大,背景弱的,来体会他们实力虽然弱,但是他们有嘴来说,就算你实力在大又怎样,只要你出手伤他们了,就会用嘴来说你欺负弱小,让你一个好人说成罪大恶极的人〉

——————————————————————

我终于码完啦啦啦啦啦,我突然感觉我越码越少了

七月流火,落花无情
澄毒来惹我的后果就是,他主子...

    澄毒来惹我的后果就是,他主子又被我P图。

    澄毒来惹我的后果就是,他主子又被我P图。

七月流火,落花无情

避雷

    什么都不说,挂个人。


http://yueer690.lofter.com


    澄毒一枚,翻墙大师,链接见评论。


—————————————————————————————————


    加速码文中……

    什么都不说,挂个人。


http://yueer690.lofter.com


    澄毒一枚,翻墙大师,链接见评论。


—————————————————————————————————


    加速码文中……


忆往昔
握草,看见这些标签真是极度舒适

握草,看见这些标签真是极度舒适

握草,看见这些标签真是极度舒适

永远爱忘羡

穿越之腹黑仙督爱上我18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仙督叽

话说魏无羡挨了打之后,蓝忘机就温柔的给他上药。

蓝忘机一边上着药,一边安慰魏无羡道:“魏婴放心,这都是上好的药,不会留疤的。”

魏无羡心里不舒服,就不和蓝忘机说话,想耍小性子。心想:腹黑boss我是疼,但留疤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的身体。

蓝忘机见魏无羡不说话,又继续说:“过一会跟我去泡冷泉。”

魏无羡爽快的拒绝道:“我不去。”心想你个宇宙超级无敌的辣鸡老板,又给我挖坑。”

蓝忘机不容拒绝的道:“你必须去,冷泉可以快速愈合你身上的伤口,缓解伤口上的疼痛,无需感动谢我。

魏无羡心想:谢你?我谢你个仙人板板。我挨打都是拜你所赐,我不骂你都是我素质...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仙督叽

话说魏无羡挨了打之后,蓝忘机就温柔的给他上药。

蓝忘机一边上着药,一边安慰魏无羡道:“魏婴放心,这都是上好的药,不会留疤的。”

魏无羡心里不舒服,就不和蓝忘机说话,想耍小性子。心想:腹黑boss我是疼,但留疤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的身体。

蓝忘机见魏无羡不说话,又继续说:“过一会跟我去泡冷泉。”

魏无羡爽快的拒绝道:“我不去。”心想你个宇宙超级无敌的辣鸡老板,又给我挖坑。”

蓝忘机不容拒绝的道:“你必须去,冷泉可以快速愈合你身上的伤口,缓解伤口上的疼痛,无需感动谢我。

魏无羡心想:谢你?我谢你个仙人板板。我挨打都是拜你所赐,我不骂你都是我素质高。

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想什么,又继续说:“药和冷泉三日之内这些疤就会消失了。”心想:这是怕我嫌弃他吗?

魏无羡只能答应他,毕竟他是老板嘛。

走到冷泉里,魏无羡抱怨道:“我的天,这也太凉了吧。”心想:这个大暴君不会是想冻死我吧。

没有办法,魏无羡只能在冷泉里走来走去。走到蓝忘机旁边,看蓝忘机没有反应,心想:暴君都没有反应,果然不是人。

蓝忘机警告他道:“不要乱扑。”魏无羡解释道:“仙督大人,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这水太冷了,我没有仙督大人的高修为加身。我不折腾的话就会血液凝固而死,我还没侍奉够仙督呢。”心想: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皮糙肉厚的,简直非人类啊。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打今起立志做个好员工。正说着魏无羡向前走了一步,结果蓝忘机又退了一步。

魏无羡不管蓝忘机的反应,又笑着说:“仙督大人,我来帮你更衣沐浴吧,哦,仙督大人做事喜欢亲力亲为。心想:差点忘了,boss不行怕人知道,从不让人沐浴、侍寝。

于是魏无羡说:“仙督大人,要不我回避一下。您的好我铭记于心,我对你一定忠贞不二。”心想:修为高、长得帅但那不行,也是难言之隐啊。不过他要是知道我猜出来了,不得杀人灭口啊,我应该表波忠心再撤。

蓝忘机问:“真的对我忠贞不二?心想:哼,果然喜欢我。

魏无羡答道:“那是当然,愿为仙督抛头颅洒热血。你给的剑,我泡冷泉都带着时刻提醒我,这是仙督的厚爱。”心想:哼,果然开始怀疑我了。

蓝忘机满意的说:“既然如此,我帮你疗伤吧。”心想:他对我的感情都至死不渝了。

然后他们天天了(您的内容已被屏蔽)

作者有话要说:快要过年了,家里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发文发晚了。

预告:江厌离要到云深不知处







蓝海

看看你们这些澄粉描绘的是什么惊天动地、不顾一切的爱情啊,唉!我真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呜呜呜呜呜呜……

看看你们这些澄粉描绘的是什么惊天动地、不顾一切的爱情啊,唉!我真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呜呜呜呜呜呜……

疯姑娘

为什么

江澄这种人有粉丝?不但有还这么多?这么多还这么猖狂?

江澄这种人有粉丝?不但有还这么多?这么多还这么猖狂?


柳色因风起

啊,屏蔽四次了,看来是真的盯上朕了【点烟】

啊,屏蔽四次了,看来是真的盯上朕了【点烟】

永远爱忘羡

穿越之腹黑仙督爱上我17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x仙督叽(这一篇,对江家有好感的勿入)

就在江枫眠要说话的时候,江厌离进来了。看见虞紫鸢和江枫眠吵得面红耳赤,问虞紫鸢怎么了。

虞紫鸢冷笑道:“都是你的好父亲,对待魏无羡那个一个家仆之子比阿澄好,现在魏无羡仗着仙督的宠爱都顶撞我了。”

江厌离不可置信道:“不可能啊,阿羡最知恩图报了。我们江家对他有恩,他不可能顶撞母亲你的。”心想:阿羡不是最怕阿娘了吗?

虞紫鸢嗤笑 道:“怎么不可能,他甚至还说我们眉山虞氏是小门小户,仗着仙督的宠爱对我更是冷嘲热讽的。”

江厌离见虞紫鸢生气了,也就不敢再为魏无羡说话。心想:阿羡怎么这么不懂事,他只是个一家仆之子,我们...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x仙督叽(这一篇,对江家有好感的勿入)

就在江枫眠要说话的时候,江厌离进来了。看见虞紫鸢和江枫眠吵得面红耳赤,问虞紫鸢怎么了。

虞紫鸢冷笑道:“都是你的好父亲,对待魏无羡那个一个家仆之子比阿澄好,现在魏无羡仗着仙督的宠爱都顶撞我了。”

江厌离不可置信道:“不可能啊,阿羡最知恩图报了。我们江家对他有恩,他不可能顶撞母亲你的。”心想:阿羡不是最怕阿娘了吗?

虞紫鸢嗤笑 道:“怎么不可能,他甚至还说我们眉山虞氏是小门小户,仗着仙督的宠爱对我更是冷嘲热讽的。”

江厌离见虞紫鸢生气了,也就不敢再为魏无羡说话。心想:阿羡怎么这么不懂事,他只是个一家仆之子,我们江家吃喝上又没亏待过他。阿娘只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而已,而且阿娘是江家主母,打他骂他是为他好。

虞紫鸢见江枫眠和江厌离都不说话,便双眉扬起道:“我们眉山虞氏纵横仙道百年,他一个家仆之子竟敢指手划脚的。记得以前我要嫁给江枫眠的时候,藏色散人都不敢和我争,嫁给魏长泽那个家仆。本来她安分一点,我也就不和她计较了。可她竟然和江枫眠眉来眼去的,我实在气不过,便把他们赶出江家了。”说到这里,虞紫鸢有些得意,觉得藏色散人斗不过她。

江枫眠忍不住了,疾言厉色道:“三娘子,藏色只是我的挚友,而且长泽也不是我的家仆。我之所以养阿羡,是因为他是我挚友的孩子。你是江家主母,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江厌离见江枫眠这么说,赶紧对虞紫鸢说:“阿娘,我知道您是刀子嘴豆腐心。您表面讨厌阿羡,但吃喝上从没亏待过阿羡。您是一宗主母,能对他这么好也不容易,他理应报答您。您放心,我一定会去劝劝阿羡,让他别和阿澄争了。”心想:阿爹这样说,阿娘肯定不乐意。都怪阿羡,害得阿爹阿娘又为他吵架了。

虞紫鸢听到江枫眠的话,本来是想发火的,但江厌离的话成功让她消火了。对江厌离的话深以为然,傲然道:“我让一个家仆之子吃好喝好的,也算我这个主母宽宏大量了。阿离,你去劝劝魏无羡,让他别和阿澄争,他最听你的话了。阿澄可是江家的少爷,魏无羡一个家仆就应该有家仆的样。”

江厌离怕虞紫鸢又生气,只能同意了。至于江枫眠嘛,他本来是想反驳虞紫鸢的,但听到江澄心里思量了一番,也就不说了。

作者有说要说:这篇文更能突出江家的人物性格,我以前把江家的人大概分析一遍,可以翻前面的文。关于虞紫鸢刀子嘴豆腐心的传言,肯定是江厌离说的。

夜星洛云【挖坑不填的太太都该被我暗杀】

当直播出现在现代社会和玄正时期

直播是老梗了,虽然大家不怎么看


直播是全方位的


每次到固定时间会有上界人士来直播,现代社会可以发送弹幕


内容是怼江澄,不看可以避雷


极力护羡,护汪叽


并不打算写,这只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脑洞


直播是老梗了,虽然大家不怎么看


直播是全方位的


每次到固定时间会有上界人士来直播,现代社会可以发送弹幕


内容是怼江澄,不看可以避雷


极力护羡,护汪叽


并不打算写,这只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脑洞



梦想天空分外蓝

[图片]
[图片]我纳闷了,怼虞紫鸢的tag中有洗白虞紫鸢的,你历史课一定不及格。

虞紫鸢是因为监察寮的事打了温家来使王灵娇,才害得江家灭门的。别说什么温晁不能灭江家,云深不知处都被温旭烧了好不好。

魔道黑的圈子是反虞紫鸢吧,为什么打了怼虞紫鸢的tag?



我纳闷了,怼虞紫鸢的tag中有洗白虞紫鸢的,你历史课一定不及格。

虞紫鸢是因为监察寮的事打了温家来使王灵娇,才害得江家灭门的。别说什么温晁不能灭江家,云深不知处都被温旭烧了好不好。

魔道黑的圈子是反虞紫鸢吧,为什么打了怼虞紫鸢的tag?



永远爱忘羡

穿越之腹黑仙督爱上我16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x仙督叽

第二天早上,魏无羡和聂怀桑被蓝氏弟子拉去了戒律堂受罚。还有其他世家弟子在那里围观,蓝启仁是想着要杀鸡儆猴。

蓝启仁厉声道:“昨晚你们两个私自喝酒,无视蓝氏家规。”魏无羡心想:不就喝个酒至于这么义愤填膺吗?跟刨了他家祖坟似的。

接着又听到蓝启仁说:“有些人不要仗着受宠就为所欲为,每人罚五十戒尺以示惩戒。以后谁再敢侍宠生娇,就加倍惩戒。”

魏无羡说:“五,,,,五十戒尺,那我不得被活活打死。”心想:你这糟老头子真是坏得很,比甄嬛传的华妃还狠。

魏无羡再看着那戒尺,生无可恋道:“这么长的戒尺,我不死也得扒层皮。”心想:真是伴君如伴虎,丫鬟才是高危行业。...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x仙督叽

第二天早上,魏无羡和聂怀桑被蓝氏弟子拉去了戒律堂受罚。还有其他世家弟子在那里围观,蓝启仁是想着要杀鸡儆猴。

蓝启仁厉声道:“昨晚你们两个私自喝酒,无视蓝氏家规。”魏无羡心想:不就喝个酒至于这么义愤填膺吗?跟刨了他家祖坟似的。

接着又听到蓝启仁说:“有些人不要仗着受宠就为所欲为,每人罚五十戒尺以示惩戒。以后谁再敢侍宠生娇,就加倍惩戒。”

魏无羡说:“五,,,,五十戒尺,那我不得被活活打死。”心想:你这糟老头子真是坏得很,比甄嬛传的华妃还狠。

魏无羡再看着那戒尺,生无可恋道:“这么长的戒尺,我不死也得扒层皮。”心想:真是伴君如伴虎,丫鬟才是高危行业。

蓝启仁不理他的话,直接让执法的蓝氏弟子打。

江澄看见魏无羡被打,特别高兴。心想:你魏无羡不是特别厉害吗,怎么也会被打?人家都说风水轮流转,现在仙督不要你了,你的苦日子来了。等你被仙督赶回云梦,我一定让我娘拿紫电打断你的腿。

云梦江氏

自从昨天虞紫鸢回家,就和江枫眠吵了一架。她讥嘲道:“江枫眠,你对魏无羡比阿澄好,可人家就不记你的好。”

江枫眠知道虞紫鸢的不满,所以好声好气道:“三娘子,说不定是你误会了,阿羡不是那种人。”

虞紫鸢阴声道:“误会?江枫眠,阿澄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对一个家仆之子如此上心,哦,一定是因为某人的缘故吧。也对,人人都传江宗主对某某散人痴心不改,难怪对一个家仆之子那么上心。”

江枫眠忍不住了,疾言厉色道:“三娘子,你胡说什么……"还没说完,便被虞紫鸢打断了。

虞紫鸢咬牙切齿道:“我胡说,哼。江枫眠是你自己作贼心虚。藏色散人抢了我的东西,她儿子又抢我儿子的东西。凭什么啊?我告诉你,就算魏无羡当了仙督夫人也不怕,我照样可以像杀了他娘一样杀了他,我绝对不会放过魏无羡的。”说完便露出阴狠的笑。

关于江家的四口子,我会分析好明天发的。

啧
Sb,你以为是你赢了吗,我是不...

Sb,你以为是你赢了吗,我是不想将智商跟你说话,黑江澄hhh的多,怎么做了坏事不让人说还给自己找理由,就你蒸煮和你那三观,出了社会肯定遭受毒打,得意什么呀,说的好像很可怜,贱人就是矫情,懒得跟你撕,澄鸡姐姐今天fj了吗,是的呢。

Sb,你以为是你赢了吗,我是不想将智商跟你说话,黑江澄hhh的多,怎么做了坏事不让人说还给自己找理由,就你蒸煮和你那三观,出了社会肯定遭受毒打,得意什么呀,说的好像很可怜,贱人就是矫情,懒得跟你撕,澄鸡姐姐今天fj了吗,是的呢。

旌旆(圈名顾眠,驻站豆腐)
我文章被屏蔽了?是哪个澄毒举报...

我文章被屏蔽了?是哪个澄毒举报的吧?那么ex?

我文章被屏蔽了?是哪个澄毒举报的吧?那么ex?

永远爱忘羡

穿越之腹黑仙督爱上我15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x仙督叽

魏无羡根本就不理虞紫鸢的话,他约了聂怀桑晚上到他房间喝酒。

到了晚上,聂怀桑去了魏无羡的房间。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敲了门对了暗号。

然后等魏无羡开门问:“你怎么才来啊?”聂怀桑答道:“我去拿了花生和牛肉,这样吃着喝酒岂不美哉?”

魏无羡觉得有道理,就和聂怀桑一起喝着酒。正喝着呢,魏无羡突然说:“小酌怡情,聂兄明天拿着酒和仙督饮酒对诗,这事就成了。”心想:连皇上都挡不住的套路,老板这种闷骚男肯定也上套。

聂怀桑觉得这有点不靠谱,对魏无羡说:“魏兄啊,照你这么说大家都拿着酒坛找仙督喝酒算了。“

魏无羡听了,辩解道:“你懂什么,这一招是屡试不爽放心用。...

忘羡甜文,怼江澄

穿越羡x仙督叽

魏无羡根本就不理虞紫鸢的话,他约了聂怀桑晚上到他房间喝酒。

到了晚上,聂怀桑去了魏无羡的房间。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敲了门对了暗号。

然后等魏无羡开门问:“你怎么才来啊?”聂怀桑答道:“我去拿了花生和牛肉,这样吃着喝酒岂不美哉?”

魏无羡觉得有道理,就和聂怀桑一起喝着酒。正喝着呢,魏无羡突然说:“小酌怡情,聂兄明天拿着酒和仙督饮酒对诗,这事就成了。”心想:连皇上都挡不住的套路,老板这种闷骚男肯定也上套。

聂怀桑觉得这有点不靠谱,对魏无羡说:“魏兄啊,照你这么说大家都拿着酒坛找仙督喝酒算了。“

魏无羡听了,辩解道:“你懂什么,这一招是屡试不爽放心用。这都是经过多次实践证明得出的结论,朽木不可雕也。”心想: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聂怀桑也就相信了,佩服的对魏无羡说:“魏兄,看来你很有故事是情场高手啊!”话锋一转又说:“你该不会是背着江宗主……。”

魏无羡一脸无语的对他说:“你傻啊,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聂怀桑假装委屈的说:“魏兄,你怎么能说我傻呢?说好的永远的好朋友呢。”

魏无羡被他逗乐了,笑着说:“你本来就傻,还怕被人说啊。”然后两人就闹着闹着就搂在了一起。

这时候,蓝忘机进来了。看着两人搂在一起的样子,抑制不住怒火的问:“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脸色阴沉的样子,心想:怎么有种上学宿管查宿舍被抓的感觉,冷飕飕的。

蓝忘机厉声道:“你们两个去找戒律堂受罚。”

魏无羡连忙说:“哎,仙督大人,别啊。心想:还能愉快的工作不,下班还能被掌控。

下章写虞紫鸢和江澄





墨※星辰

无语

无语以下几种人,别人在文章的上面说了澄虞粉丝禁止入内,不要进去,某些人的粉丝还是不要脸的翻墙,还辱骂作者,呵!对他们的脸皮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有一种就是,喜欢说什么?本来就讨厌ⅩⅩX看了你的文我就更讨厌了,你讨厌就讨厌说出来干嘛!神经病啊! 还说什么我讨厌ⅩXⅩ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不讲理的粉丝,我可以说你在说自己吗?而且你自己讨厌关别人屁事,别什么事都赖在别人的身上,如果你真喜欢的话,还会因为别人的话,讨厌他吗?呵!你说你以前是他们的粉丝,我怎么感觉有点不相信呢?

还有种,就是嘴里说着自己是忘羡粉,却还写着虐别人的事,还写着拆散别人的事,呵!你恶不恶心?你要写虐文,麻烦不要说自己...

无语以下几种人,别人在文章的上面说了澄虞粉丝禁止入内,不要进去,某些人的粉丝还是不要脸的翻墙,还辱骂作者,呵!对他们的脸皮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有一种就是,喜欢说什么?本来就讨厌ⅩⅩX看了你的文我就更讨厌了,你讨厌就讨厌说出来干嘛!神经病啊! 还说什么我讨厌ⅩXⅩ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不讲理的粉丝,我可以说你在说自己吗?而且你自己讨厌关别人屁事,别什么事都赖在别人的身上,如果你真喜欢的话,还会因为别人的话,讨厌他吗?呵!你说你以前是他们的粉丝,我怎么感觉有点不相信呢?

还有种,就是嘴里说着自己是忘羡粉,却还写着虐别人的事,还写着拆散别人的事,呵!你恶不恶心?你要写虐文,麻烦不要说自己是忘羡粉,我看着恶心,打着别人的名头,做着这么恶心拆散别人的事,你不恶心我都恶心了

还有一种就是跳梁的小丑,总是喜欢骂别人喜欢的东西,来得到别人的注意,我就想说你想得到别人的注意光明正大点,别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你不累吗?

还有一种就是,眼瞎的人,总是喜欢把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当宝来供,把一个真正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说成忘恩负义,你说你不是眼瞎是什么?

还有一些因为脸去忘掉他忘恩负义的人,啧啧,真难看!不觉得丢人吗?忘恩负义就是忘恩负义,不管怎么解释,都改变不了,他忘恩负义,杀害自己的恩人的事实

还有一些粉丝,别总是说,温家害死了江某人的家人,呵!你确定不是他母亲自己作的吗?把自己的家作没了,怪谁呀?就算温家害死江家的人,和温情温宁有屁关系啊?温情温宁手上没有沾过任何人的血,他江晚吟报仇关温宁温情何事?别什么屁事都成为江晚吟忘恩负义的理由,其实有时候我挺佩服有些薛洋粉的,至少人家敢做敢当,至少人家是真的喜欢薛洋,人家不会因为薛洋是恶就不喜欢,更加不会不承认薛洋做过的事情,你们这些江澄粉真是这一辈子都比不过薛瑶的粉丝啊!

而且有些人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别一面骂着别人,一面把魔道的人都和江澄写一起,好恶心的,还有,别见个男人就说和江澄有关系,聂明玦这种光明磊落的人,根本不会看上江澄这种忘恩负义的人。聂怀桑也不会看的上,金光瑶可是一直替金光善做事,自然也会知道江澄的人品,你以为他会看得上江澄?而且拜托某些脑残粉,金凌可是江澄的亲外甥,你觉得他们会在一起吗?别他妈开玩笑了。还有什么温若寒啊!羡羡啊!蓝湛啊!薛洋啊!晓星尘啊!宋子琛啊!蓝曦臣啊!思追就更不可能了,思追可是恢复记忆了,你们这些脑残粉会认为他会爱上一个杀了他家人的人吗?还有温宁更不可能了,如果不是江澄不愿意说温情温宁对他有何恩?温情会死吗?温宁会死吗?你认为温宁凭什么爱上一个杀了他姐姐的人?又凭什么爱上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凭什么爱上一个杀了他温情一脉的人,呵!还有更恶心的,既然把渣反上的柳清歌弄在一起了,你们能不能别见个男人就往江澄身边推?还是说江澄真的这么缺男人艹啊!还说什么他们有共同相似点,拜托!你们是不是忘了他们的作者都是谁?墨香大大,相似点怎么了?这不是纯属正常吗?还说什么柳清歌可能就是江澄转世,我只能呵呵了,人家柳清歌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人家懂得知恩图报,能不能别把忘恩负义的人扯到别人身上?知不知道恶心?你们就叫恶心,现在竟然把花城扯到了江澄身上,呵!人家花城是个鬼王,江澄一个凡人配吗?人家谢怜何况还是太子殿下,而且谢怜救过小时候的花城,除非江澄救花城,不过想必这是不可能的,他没一鞭子打死人家就好了,还救,呵!他连老弱妇幼都不放过,你那些无辜的人都没放过,那些被他抽死的鬼修,可是死的特别惨,你们可怜江澄的时候没有可怜那些被他害死的人?想必是没有吧!呵!毕竟有其主就有其仆啊!我真的很无语你们这些瞎子,祸害了魔道又开始祸害渣反,现在连天官赐福都要祸害,下次你们还要祸害哪本书啊?渣渣们

    

阿米驴

取用随意,一共三张。

啊,鸡你太美。

取用随意,一共三张。

啊,鸡你太美。

瑶瑶

江紫莲传8



    这是莲花坞里他画在床头的涂鸦。

    魏无羡躺在他的木榻上,江厌离低头正在看书,见他醒来,淡淡的眉一下扬起,放下书叫道:“阿羡!”

    魏无羡道:“师姐!”

    勉强从榻上爬起来,四肢不烧了,依旧在发软,嗓子微干。他问道:“我回来了?从地洞里出来了?是江叔叔带人来救的我吗?蓝湛呢?江澄呢?”

    木门一开,江澄单手拖着一只白瓷罐子走了进来,喝道:“叫什么叫!”

  ...



    这是莲花坞里他画在床头的涂鸦。

    魏无羡躺在他的木榻上,江厌离低头正在看书,见他醒来,淡淡的眉一下扬起,放下书叫道:“阿羡!”

    魏无羡道:“师姐!”

    勉强从榻上爬起来,四肢不烧了,依旧在发软,嗓子微干。他问道:“我回来了?从地洞里出来了?是江叔叔带人来救的我吗?蓝湛呢?江澄呢?”

    木门一开,江澄单手拖着一只白瓷罐子走了进来,喝道:“叫什么叫!”

    喝完之后,他转向江厌离:“姐,你熬的汤。我帮你拿过来了。”

    江厌离接过罐子,将里面的内容舀出来盛在一只碗里。魏无羡道:“江澄,你小子,过来!”

    江澄道:“过来干什么?你要跪下来感谢我吗?”

    魏无羡道:“七天才带人来你存心弄死我啊?!”

    江澄道:“你死了吗?那现在跟我说话的人是谁?”

    魏无羡道:“你从暮溪山回云梦最多只要五天吧!”

    江澄道:“你傻?只算回的时间,不算去的时间?何况去了之后,我还要领着人漫山遍野地找那棵老榕树,挖开被温晁他们堵死的那个地洞,七天把你救出来,感恩戴德吧!”

    魏无羡一想,竟然真的忘了算上去的时间,一时无语,道:“好像是这么回事。可是蓝湛怎么没提醒我?”

    江澄道:“他光是看到你就够烦的了,还指望他仔细听你说话?”

    魏无羡道:“说的也是!”

    江厌离盛好了汤,送到他手里。汤里是切成块的莲藕和排骨,都是肉粉色的,熬得表皮微烂,香气浓郁,滚烫滚烫。魏无羡在地洞数日未进食,又不能一下给他吃太实的东西,这个刚好,道了声谢谢师姐便抱着碗喝起来,边吃边道:“蓝湛呢?他也被救出来了吧?在这儿吗?还是回姑苏他家里去了?”

    江澄道:“废话。他又不是我们家的人,到我们家来干什么,当然是回姑苏去了。”

    魏无羡道:“他一个人回去的?姑苏那边他家里……”

    话音未落,江枫眠迈了进来。魏无羡放下碗,道:“江叔叔!”

    江枫眠道:“坐着吧。”

    江厌离递了一放手帕给魏无羡擦嘴,道:“好吃吗?”

    魏无羡道:“好吃!”

    江厌离便很高兴地拿着碗出去了。江枫眠坐到了她刚才坐过的位置,看了看那只白瓷罐子,似乎也想尝尝,奈何碗已经被江厌离拿走了。江澄道:“父亲,温家的人还是不肯把剑还回来吗?”

    江枫眠收回目光,道:“近日他们正在庆贺。”

    魏无羡道:“庆贺什么?”

    江枫眠道:“庆贺温晁以一人之力,斩杀了屠戮玄武妖兽。”

    闻言,魏无羡险些从床上滚了下来:“温家杀的?!”

    江澄嗤笑道:“不然呢?你还指望他们说是你杀的?”

    魏无羡道:“温狗胡说八道臭不要脸,明明是蓝湛杀的。”

    江枫眠微微一笑,道:“是吗?可巧,蓝家二公子却对我说,是你杀的。那到底是谁杀的?”

    魏无羡道:“算咱们俩都有份吧。但是主杀是他。我就是钻到妖兽的壳里把它赶了出去。蓝湛一个人在外面守着,跟它磨了三个时辰才拖死它。”

    他对江澄父子讲述这几日里主要发生的事。江澄听着,神色复杂,半晌才道:“跟蓝忘机说的差不多。这么算来,是你们俩合力杀了它。是你的就是你的,都推给他一个人干什么。”

    魏无羡道:“不是推。就是觉得比起他来,我确实没出什么力。”

    江枫眠点头道:“做的不错。”

    十七岁便能斩杀四百余岁的巨型妖兽,又岂止是“做的不错”的程度。

    江澄道:“恭喜你了。”

    这声恭喜的语气,颇为怪异。看他抱起双手、挑起了眉,魏无羡就知道,他这是酸劲儿又泛上来了。此时的江澄,心中一定颇不服气地在计较,为什么留在地洞中斩杀妖兽的不是他,如果是他,肯定也能怎么样怎么样。魏无羡哈哈笑道:“可惜了你不在。不然这颗头也有你一份了。你还能跟我说说话解闷,这几天跟蓝湛对坐着,把我憋死了。”

    江澄道:“憋死你活该。你就不应该强出头,不应该管这件破事。若是你最初没有动……”

    突然,江枫眠道:“江澄。”

    江澄一愣,方知刚才说得过了,立即噤声。江枫眠并无责备之色,但神情却由方才的平和转为凝肃了。

    他道:“你知道方才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妥吗?”

    江澄低下头:“知道。”

    魏无羡道:“他就是随口说说的气话罢了。”

    (看着江澄口不对心、略不服气的模样,江枫眠摇了摇头,道:“阿澄,有些话就算生气也不能乱说。说了,就代表你还是没明白云梦江氏的家训,没……”

    一个冷厉的女声从门外传来:“是,他不明白,魏婴明白就够了!”)

    犹如一道紫色的闪电一般,虞夫人带着一阵冷风刮了进来。她站在魏无羡床前五步之处,双眉扬起道:“‘明知不可而为之’,可不就是像他这样,明明知道会给家里添什么麻烦,却还要闹腾!”

    江枫眠道:“三娘子,你来做什么?”

    虞夫人道:“我来做什么?可笑!我竟然要被这样询问。江宗主还记得不记得,我也是莲花坞的主人?记得不记得,这躺着的和站着的,哪个才是你儿子?”

    这样的质问,这么多年来已经听到过无数次了。江枫眠道:“我自然明白。”

    虞夫人冷笑道:“你是明白,但光是明白也没什么用。这个魏婴,真是一天不惹事浑身就不痛快!早知道还不如就叫他老实待在莲花坞禁止出门。温晁难道还真的敢把姑苏蓝氏和兰陵金氏的两个小公子怎么样?就算敢怎么样,那也是他们运气不好,轮得到你去逞英雄?”

    在江枫眠面前,魏无羡总要给他夫人一些面子,一句也不顶 。



我在写的时候是十分无奈,澄毒的脑子有问题,有很严重的问题,以后就弃坑了,所以现在分析一下江澄的所作所为。

有些澄毒总是拿魏无羡违背誓言来说事,但其实魏无羡真的违背了吗?没有。在观音庙中江澄说的话,其实魏无羡根本没有说过,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魏无羡说的是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扶持江澄扶持江家,没有说一辈子之类的话,可以证明这些都是江澄自己的遐想,而且他之前的玄武洞中江澄明哲保身是可以理解,可是江澄是什么人?他是江家少宗主,而且江家的立家之本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游侠风范,可是江澄一点也没有做到,可以说他是愧对于江家愧对于江家先祖的,甚至还拦着魏无羡去帮忙,只可以说明江澄已经深受虞紫鸢的影响,将江家家训都抛到了一边。后来温家了血洗莲花坞时,江澄和虞紫鸢明明知道温氏是有备而来,可是还是虞紫鸢还是将锅推给了魏无羡而江澄也选择迁怒。的确可以理解虞紫鸢到最后想要给自己的儿子找一个靠谱的可以保他一辈子的人,是做一个母亲的天性无可厚非,但是将一个家族的灭亡全部推给一个17岁的少年,也真做的出来。江澄明明知道江家灭门不是魏无羡的错,但还是将这一切都迁怒到魏无羡身上,他刚开始自己的父母都死了,他有一点迁怒可以理解,可是射日之征之后为什么会流传出那么多是魏无羡让江家灭亡的流言蜚语,就有点值得深思了,就算是金光善想挑拨魏无羡和江澄的关系,江澄明明知道不是魏无羡的错,他都不会澄清一下吗?江澄是为了魏无羡而被化丹,可是魏无羡也为了他刨丹,所以说在金丹这方面他两个是两清的,谁也不欠谁。其实对于少年时期的江澄和射日之征时的江城,我并不想黑他,可是的他日后的所作所为很让人反感。下面我列了一个清单,大家可以对比一下。正好代表魏无羡欠江家的,负号代表魏无羡还了江家的。


+.江家从魏无羡九岁到魏无羡20岁左右叛出家族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


-.魏无羡从乱葬岗出来后为江家从温氏手中夺回地盘,帮助江澄重振江家。


+.江澄因为魏无羡被化丹。


-.魏无羡也为江澄刨丹。


+.魏无羡为保温情一脉而叛出江家,对江澄有亏欠,毕竟那时云梦江氏还没有站稳脚跟,还需要魏无羡留下来巩固地位。且当时的江澄是一个比较较真的人,就算魏无羡之前说的只是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的誓言,你会被江澄当真,当魏无羡永远不会背叛他的誓言。突然的叛出的一个比较较真的人而言,的确会有些伤害。(其实这一条恩情我不是很认同的,毕竟魏无羡不是什么家仆之子,也不是什么家臣,只是大弟子随时都可以自立门户,在这一点上江氏是站不住脚跟的,但魏无羡这个人对江家滤镜太深,在他眼里江家什么都是好的,所以在他的眼里他叛就是对江家的亏欠。)


-.但是因为魏无羡是为了报温情一脉的收敛尸骨和收留,换丹之恩,所以说从另一方面来保住江家的名声,毕竟如果这些事情让金光善知道一定会大做文章,那么江家的声望就会一落千丈。并且这也是温情一脉对江澄的恩,魏无羡一人报这些恩情只是为了让江澄没有心理负担,所以说魏无羡根本不欠江澄什么,从那个时候养育之恩等什么各种各样的恩情都已经全部还清了。


+.魏无羡在穷奇道截杀中乱了心神,致使金子轩的死,不夜天城因为江厌离挡刀而死,所以轩离夫妇的死都与魏无羡有关系。也间接的使江澄只有金凌一个至亲的亲人。这是魏无羡欠江家的和金家的,所以这一点是无可厚非人人都认可的。(但其实还是欠金凌的比较多,毕竟江厌离已经嫁给了金子轩,所以算的上是金家人,可是因为江厌离是江澄当时唯一一个至亲的亲人了(金凌当时还小,还有金家人罩着,所以对江澄可能也不是很有感情,只是后来江厌离和金子轩死了,而江澄为了江厌离而照顾金凌,所以说精灵算得上是江澄的至亲亲人,但现在还不是。),所以也能算是魏无羡欠江澄的,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最讨厌的就是有些澄毒说什么江澄一生至亲五位,余生一人当金凌是死的吗?)


-.魏无羡用自己的死使江家在四大家族之中立稳了脚跟,而且金家也在此中受益颇多,所以魏无羡在乱葬岗死后就已经不欠江家或者金家什么了,但是金凌当时还小也很无辜,父母就双双惨死,所以魏无羡在心中对金凌还是有些亏欠,但在重生之后已经不欠了。(魏无羡重生之后多次救了金凌,又在第二次乱葬岗围剿之中救了江家,金家门生和其他仙门百家之人,所以根本就欠谁了。在不夜天中魏无羡杀了根本不会有3000多人,只是那些人在虚报而已,所以说第二次乱葬岗围剿之时,他救了仙门百家,已经算是把那些孽还清了)。

综上所述,说明了魏无羡不欠江家不欠金凌,也不欠仙门百家任何一个人,蓝忘机除外。所以说那些澄毒总是说魏无羡欠江家的是不成立的,尽早闭嘴吧!而且你们也感受到了,在上面所说的因果债中,很多事情都是魏无羡根本不欠江家,只是因为我魏无羡自己的心理问题和对江家滤镜太厚,所以说我一直觉得欠江家。在重生之后,魏无羡也是能尽量不回莲花坞就不会莲花坞,因为他已经知道莲花坞已经不是原来的莲花坞了。自己也已经不欠了江家。而且云梦双杰本身就是笑话,江澄他当不起一个杰字。

反而是江澄。温情一脉帮他收敛父母尸骨,在当时收敛父母尸骨是天大的恩情,可是在后来名聂明玦追问中他只是说不是什么天大的恩情,是已经算是违背了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在知道温宁可能醒来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自己对温家人的恨就要斩温宁余剑下,这已经违背了一个人最基本的道义。后来更是篡改魏无羡所说的话,将魏无羡逼到了绝境,在魏无羡死后的13年中抽死无数鬼修,不分青红皂白已经是蔑视了人命,莲花坞的百姓都不敢上门求助。在魏无羡重生回来后,还想借用江家的养育之恩和江厌离的死等种种事情,将魏无羡一直绑在江家为他效力,真是好奇他有什么样的脸。我们得承认,在少年时期的江澄的确有一点江家的骨风,但是虞紫鸢的教育已经在他的脑中潜移默化将他的思想变为和虞紫鸢的翻版,这样的江澄早就注定了他和魏无羡的三观不合以后会分道扬镳,可是他自己总是沉溺于自己的回忆,无法走出来,这是他自己的错处。在观音庙内责备魏无羡当英雄,不告诉他刨丹的事,可是他不也没告诉魏无羡他化丹的真相,可是当他真的说出之后,他和魏无羡就再无瓜葛,江澄自己也是不想这样的,他始终认为魏无羡欠他们江家。其实这便是很多澄黑不喜欢他的原因。当然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澄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