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怼魏无羡

26.5万浏览    3509参与
acnode

是哪个翻墙窥屏的乐瑟又双叒叕举报老子了?还要不点脸了?看都看了还臭不要脸的举报!真是有娘生没娘养没人教的孤儿行径🌚

我决定再夸夸你家咸咸😆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魏无羡是一个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的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讲理不做人,不承担责任不计后果。

他的行动是绝对自由。他的思维却迷茫不自知。时常“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精神非常贫瘠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江枫眠知而不教啊!

江枫眠教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教他放纵,教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他埋头苦干,却不知为何。逞匹夫之勇,却迷茫无措。得罪所有势力,最终死路一条。

可是为什么江枫眠自己不这样呢?江枫眠自己懦弱无能,但江枫眠...

是哪个翻墙窥屏的乐瑟又双叒叕举报老子了?还要不点脸了?看都看了还臭不要脸的举报!真是有娘生没娘养没人教的孤儿行径🌚

我决定再夸夸你家咸咸😆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魏无羡是一个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的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讲理不做人,不承担责任不计后果。

他的行动是绝对自由。他的思维却迷茫不自知。时常“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精神非常贫瘠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江枫眠知而不教啊!

江枫眠教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教他放纵,教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他埋头苦干,却不知为何。逞匹夫之勇,却迷茫无措。得罪所有势力,最终死路一条。

可是为什么江枫眠自己不这样呢?江枫眠自己懦弱无能,但江枫眠自身不放纵,因为他知道放纵有风险,行事需谨慎。江枫眠蔫坏,知而不教,把魏无羡塑造成他想要的样子。真可怕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最好的江叔叔的真面目😆

巧了,蓝忘机也是一样的。喜欢的不过是自己不能放纵而魏无羡猖狂放纵的样子。

魏无羡的两任金主爸爸,最爱的都是自己罢了。魏无羡真可怜😆



莫珍浔
莫名觉得很高兴( '▿ ' )

莫名觉得很高兴( '▿ ' )

莫名觉得很高兴( '▿ ' )

烨(今天在澄黑坟头上蹦迪了吗?)

【纵情燃烧】(1)

#重修一下剧情比较正常

#设定在前面

#这章虞夫人主场,接下来时间线比较跳脱,主要就是阿澄了

#怼jfm,jyl,wwx,lwj注意

#第一章lwj还没出来就没打tag了


重活一次,是什么感受?


前世的江澄,十三年的满腔真情被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一句破灭,莲花坞上下被一个爱出风头的人遭至家破人亡,只有一颗金丹剖出来,当是还江家的。


可笑至极,一颗金丹,还什么?你还得尽吗?


前世的江澄死前,剖出了那颗恶心的金丹,归还给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从此以后恩断义绝。临终前只让金凌掌管好江家,便走了。


或许是上天也觉得他不公...

#重修一下剧情比较正常

#设定在前面

#这章虞夫人主场,接下来时间线比较跳脱,主要就是阿澄了

#怼jfm,jyl,wwx,lwj注意

#第一章lwj还没出来就没打tag了



重活一次,是什么感受?




前世的江澄,十三年的满腔真情被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一句破灭,莲花坞上下被一个爱出风头的人遭至家破人亡,只有一颗金丹剖出来,当是还江家的。




可笑至极,一颗金丹,还什么?你还得尽吗?




前世的江澄死前,剖出了那颗恶心的金丹,归还给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从此以后恩断义绝。临终前只让金凌掌管好江家,便走了。





或许是上天也觉得他不公平,给了一个重来的机会。江澄可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他要好好复仇,上一世得罪过他的,一个都不放过,他要亲手将人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看人在苦海中折磨至生不如死,让那些低贱的东西,跪在地上,毫无尊严的求饶,好尝尝,那痛不欲生的滋味。





江澄估摸着魏无羡应该很快就会来莲花坞了,毕竟现在他的三只小奶狗还在呢。




江枫眠下午就把魏无羡抱回来了,看到他的三只小奶狗可被吓的不轻。江枫眠还是依旧要让下人把江澄的狗都赶出莲花坞,这辈子的江澄可不会让他爹这么做。



「阿爹!你不能送走我的狗!」江澄护着他的狗,对江枫眠说。


「胡闹!阿羡怕狗!他自小没了父母,你也不懂得让着阿羡一点吗?当真毫无同情心!」江枫眠示意家仆把狗送走,江澄却拦住了那些家仆,那些家仆也不想伤害到小公子,便进退两难的站着。



江澄心里暗笑,他方才看到金珠走过,金珠也应该发现了他被江枫眠为难着,便快速跑去了虞夫人的寝室。江澄估摸着金珠应该是去请了虞夫人,便在这边拖延时间等阿娘到来。



「几只狗而已扔了就扔了!从今天起阿羡与你同吃同住!还愣着干什么,把小公子带下去,那些狗都扔了!」江枫眠依旧抱着魏无羡,命令着家仆。



刚好虞夫人这个时候赶到。



「江枫眠!你吃糊涂了?阿澄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为了一个在外面捡回来的孩子就把阿澄的狗都赶出去?还让他跟阿澄同吃同住?!」看到虞紫鸢来了,江澄连忙收起眼泪走到她身边,金珠银珠则抱起了江澄的三只奶狗。



「阿羡是我结拜兄弟的儿子!现在我收他为养子,与阿澄同吃同住有何不可?」



「对啊阿娘,阿羡没了父母这么可怜,跟阿澄同吃同住也无不妥啊,而且阿羡怕狗,阿澄稍微让让他也合乎情理啊。」江厌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明明之前就没有见过魏无羡,却偏帮着魏无羡说话,连自己的亲娘都反驳了。



「结拜兄弟?魏长泽是家仆,三代不脱奴籍,他一个家仆之子也配与江家嫡系长子同吃同住?!还为了一个贱籍之子把阿澄的狗赶出去?!莲花坞这么大现在连三只狗都养不下?!」



「虞紫鸢你口下留德!什么贱籍之子这么难听,阿羡是我养子!」



「那你继续养的养子去吧江枫眠!阿澄自从出生起你对他关怀有多少?这个贱籍之子一来你就让阿澄处处退让?!合离吧江枫眠,你眼里根本就没有阿澄!」虞夫人抱起江澄,对江枫眠很是失望。



「阿娘!你怎么可以这样!阿爹也没有说错啊,阿羡这么凄惨阿澄让让他还不行吗?」江厌离出言顶撞虞紫鸢,维护着江枫眠和魏无羡。



「闭嘴!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玩意,我虞紫鸢没有你这个女儿!阿澄归我,从今以后与你江枫眠毫无瓜葛!」虞夫人放下这句话就带着江澄与金珠银珠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江枫眠就收到了合离书。虞夫人也带着江澄和金珠银珠回了眉山,从今以后,世间再无江夫人,只有紫蜘蛛虞紫鸢,也无江氏小公子江澄,只有虞氏大公子江澄。

默默

被举报了,没关系,我再发一遍,我有耐心得很。

被举报了,没关系,我再发一遍,我有耐心得很。

云梦

落过风雨(7)

有私设,和原著不一样


第二天,几人是懵的,江澄,蓝曦臣,金光瑶,聂怀桑四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墨寒,夜萧炎两人抱着酒壶睡了一宿,墨灵靠在旁边的柱子上睡着了,薛洋,夜萧然在树下睡着了,墨羽在树上睡着了,江卿和江绪直接在船上睡了一夜,船幸好拴起来了,不然估计得漂到湖心,蓝忘机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魏无羡整宿几乎都在想事,

江澄内心:这下丢脸丢大发了,直接在莲亭睡着了,最后还喝醉了...

蓝曦臣内心:遭了,昨天竟然在桌子上睡着了,晚吟会不会嫌弃我的睡姿啊!如果晚吟问起来,我该怎么和晚吟说啊!

金光瑶内心:哟,莲亭,无所谓,反正也没人敢说出去会说出去,实在不行...就灭了吧!

聂怀桑内心:怎...

有私设,和原著不一样


第二天,几人是懵的,江澄,蓝曦臣,金光瑶,聂怀桑四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墨寒,夜萧炎两人抱着酒壶睡了一宿,墨灵靠在旁边的柱子上睡着了,薛洋,夜萧然在树下睡着了,墨羽在树上睡着了,江卿和江绪直接在船上睡了一夜,船幸好拴起来了,不然估计得漂到湖心,蓝忘机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魏无羡整宿几乎都在想事,

江澄内心:这下丢脸丢大发了,直接在莲亭睡着了,最后还喝醉了...

蓝曦臣内心:遭了,昨天竟然在桌子上睡着了,晚吟会不会嫌弃我的睡姿啊!如果晚吟问起来,我该怎么和晚吟说啊!

金光瑶内心:哟,莲亭,无所谓,反正也没人敢说出去会说出去,实在不行...就灭了吧!

聂怀桑内心:怎么办啊!我在莲花坞里的莲亭睡着了,还喝醉了!如果江兄提起来我该怎么解释啊!

墨寒,夜萧炎内心:抱着酒壶睡一宿就算了,为什么会被这货看到啊!这下脸往哪搁啊!?

墨灵内心: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个个表情那么可怕?

薛洋内心:哎呀,没什么没什么,这有什么丢脸的,嗯?糖吃完了...

夜萧然内心:完了,阿羽在这,如果阿羽不愿意和我联姻了怎么办!?

墨羽内心:唉?那么多人?发生了...遭了!昨天舞剑结果就喝起酒来了!

江卿内心:我怎么和这货师弟睡在船上?为什么会在船上,不对啊,重点是我为什么会和他睡在一起!

江绪内心:哦,是师兄啊,没事没事,继续睡一会...不对!师兄?师傅和师妹呢!?

蓝忘机内心:...(树好硬,难受)

魏无羡内心:哎,还是想不出来到底是谁能让江澄原谅鬼修...

众人各自回了屋,整理好自己后,都在想着怎么面对其他人,除了蓝忘机和魏无羡,

江澄让他们在莲花坞再住两天,好补偿自己的失礼,到了午时,江澄差人让他们去吃饭,

四个桌子,江家,墨家,夜家坐在一起,蓝家,金家,聂家各一个桌子,

江家这边,“阿羽,还有没有糖啊?再给我一些呗!”薛洋笑嘻嘻的问到,夜萧然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动声色拿出了一罐糖,放在薛洋旁边,对他说道:“你!给我离阿羽远一点!”

薛洋看到夜萧然那护犊子的眼神,点点头,夜萧炎和墨寒调侃着对方,墨寒对夜萧炎笑着:“昨天是你输了!”“别瞎说!我才没输!”

墨灵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说到:“你们都没赢,昨天都喝醉了!”江卿和江绪两人和江澄聊着天,内容是昨天到底怎么了,今天该怎么办,江绪一脸非懂似懂的样子,

金家也聊嗨了,金光瑶问着金凌昨晚的行踪,金凌老想去江家那里串串,但被金光瑶用你敢去就扣零花钱的眼神看着,想想还是算了,吃完再去找舅舅吧,

聂家那里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一秒聊人,下一秒聊事,也算热闹,

蓝家顶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所以吃饭时不会聊天,但魏无羡可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人,

蓝家桌上就属魏无羡最吵,偏偏蓝曦臣不想管,蓝忘机又惯着,蓝家人也没有把他怎么样,就随他了,

用完午膳,就由江澄带着去了莲湖,“莲花坞没有什么特别的,这莲湖里长出来的莲子很好吃,又大又脆,一起尝尝吧!”江澄对着众人说道,

“走啦!”江卿是行动派,听完就上了船,“来啦!师兄你跑那么快干嘛!?”江绪也追了上去,

江澄和蓝曦臣一个船,蓝曦臣试探着问江澄:“晚吟,你为什么要薛洋当江家客卿?”江澄情绪没有什么波动:“不可以吗?我是莲花坞宗主,莲花坞的事我来决定。”

顿了顿,问到蓝曦臣:“那个,蓝曦臣,我昨晚喝醉了,没干什么事,说什么胡话吧?”蓝曦臣看似认真的想了想,

笑着说到:“没有呢,但是晚吟喝醉了好可爱~!”江澄听到这话只想咬自己的舌头,真是的!问这个干什么,但耳根已经红透了,蓝曦臣看到了,笑得更欢了,

聂怀桑和金光瑶在一条船上,两个戏精演着戏两个人聊着以前经常聊着的话题,例如什么鸟叫的最好听,什么样的扇子最好等等,

夜萧炎和墨寒两个人在船上争辩着昨天谁输了,时不时还摘一个莲蓬剥一点莲子吃,两人吵的累了,就不吵了,用灵力激起水花,

夜萧炎趁墨寒不注意,用灵力把人推进了水里,墨寒从水里出来,把夜萧炎拽到水里,自己上去了,看着夜萧炎在水里的样子,哈哈大笑,

江澄看到这一幕,愣住了,想到十几年前的时候,自己和魏无羡也是这样的,肆无忌惮地玩耍,随时随地的吵闹,

蓝曦臣随着江澄的目光看去,知道他在想什么,摘了个莲蓬,剥了点莲子给江澄,

说道:“晚吟,别想那些了,那些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困在过去,向前看,好不好,以后呢,涣会陪着你的,涣不会抛弃你,会保护你,陪着你的,晚吟,相信涣,好吗?”

江澄接过莲子,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说道:“蓝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想我们没有很深的交集吧,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对别人许下诺言吗,否则,会吃亏的!”

“晚吟,你对涣而言,不是别人,所以晚吟可以相信涣吗?”蓝曦臣盯着江澄一字一句的说,眼神里没有欺骗,没有玩弄,有真情,还有一种江澄不懂的情感,

江澄笑了,笑的纯粹,蓝曦臣看的愣神了,江澄说道:“好啊!蓝曦臣,你可不能骗我!”蓝曦臣笑着说:“当然!涣绝不骗晚吟!”

魏无羡看到江澄的笑,心里有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回头就看到薛洋看着他,薛洋和江绪在一条船上,薛洋他们的船和魏无羡的船离的进,

薛洋对魏无羡说:“哟,魏无羡,你可没有资格这么看着江澄,你不配!当初谁不知道是你自己叛逃江家的,现如今,你回不了莲花坞,也不可能回莲花坞!”薛洋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但语气里没有一丝暖意,

魏无羡还未反驳,蓝忘机已经说话了:“薛洋!慎言!”“哈哈哈!含光君!你凭什么让薛洋慎言!薛洋,一不是姑苏蓝氏之人,二是我莲花坞客卿,所以不管怎么说,含光君好像都不该管薛洋吧!”江卿站在薛洋和江绪前面,保护意欲很明显,

“江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蓝湛!他可是姑苏蓝氏二公子!你一个弟子凭什么说他!”魏无羡看到蓝忘机被说就立马怼了回去,

“呵!凭什么?就凭他江卿是莲花坞大弟子!我的师兄!而且你又是什么身份?敢这么说话?”墨羽本来和夜萧然在聊天,剥着莲子(夜萧然单方面剥给墨羽),听到这话就嘲讽到,

“呀!好热闹啊!怎么了?”墨灵似笑非笑的问到,墨寒本来还在和夜萧炎闹着,听到动静便朝这边看着,

“二哥,令弟在莲花坞说江宗主的亲传大弟子好像有点过不去吧!”明明是疑问句,硬是被金光瑶说成了肯定句,

“忘机!不可胡闹!这里是莲花坞!晚...江宗主的地盘,不是可以胡闹的地方!”蓝曦臣对蓝忘机呵斥到,

“兄长!是他们先说婴的,忘机无错!”蓝忘机并不认错,只是将魏无羡放在第一位,

“呵!那江某不知,他们说了魏无羡什么?值得含光君动怒!希望含光君能给江某一个解释!否则,你以为我云梦江氏的人,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的?莫不是小看了我云梦江氏!?”江澄沉声说到,

“就是!含光君以为云梦好欺负吗?难不成是忘了云梦和兰陵交好!云梦有难,兰陵必护!”金凌本来和蓝思追蓝景仪在后面游船,看到这里的船停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一出好戏,

江澄听到后面八个字,微微愣住了,他没想到这话会从金凌嘴里说出来,金光瑶也愣了一瞬间,随后反应过来,说了句:“好小子!阿凌,你长大了,懂得保护你舅舅了呢!”

金凌听到金光瑶夸他,顿时兴奋的不得了,继续说道:“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金凌!兰陵金氏金凌!金宗主是我小叔叔,江宗主是我舅舅!”

“金凌!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蓝湛!江澄你怎么也不管着一点!?”魏无羡听着他们的对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怎么说要你管!你是谁啊?凭什么让我舅舅管我!?我看舅舅都懒得理你!”金凌特地在我舅舅上加重了读音,

“的确啊,魏公子,就算你十几年前是莲花坞大师兄,可你也已经背叛云梦了,背叛江兄了,当年的事小辈们不知道,可我们都心知肚明啊!”聂怀桑依旧用扇子遮住半张脸,但语气是冷冰冰的,

蓝景仪平日里是最能闹腾的,但他此时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确实不知道十几年前发生了什么,他就算再怎么想帮蓝忘机,但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帮,

几人的话让蓝忘机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魏无羡可不那么觉得,“你们什么意思!?我是金凌的大舅舅,凭什么不能管他!?”

“哈?大舅舅?你逗我玩呢!?魏无羡!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我是兰陵少主!你只是一个家仆之子而已,有什么资格管我!?”金凌怒极反笑,神情像极了江澄,

“这位公子,你姓魏,仙门中可没有魏氏一族,敢问你的身份?”墨寒用灵力烘干了衣服,对着魏无羡问到,

“你什么意思!?”魏无羡怒吼到,“就是想什么知道仙门是不是和我们隐士家族一样,奴籍三代不脱而已,我们那的家仆都有着家仆的样子,没想到仙门竟如此不重视尊卑!”夜萧炎慢条斯理的说,丝毫不在意魏无羡,

魏无羡低下头,说到:“对不起,江澄,我们谈谈吧!”江澄点点头,和蓝忘机换了位置,

“说吧,谈什么?”江澄的语气很平淡,“江澄,你为什么要把薛洋带回莲花坞?你不是讨厌鬼修的吗?”

“现如今,莲花坞是我做主,带一个人回莲花坞有什么的,我的确讨厌鬼修,但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我会试着放下过去,离开以前!”江澄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对一个陌生人,

“那不一样!江澄,薛洋可是杀了一座城的人,还把人练成了凶尸!”江澄的语气让魏无羡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的确不一样!我知道他杀了一座城的人,还把人练成了凶尸,但又能怎样!你当年可是杀了不夜天城三千多修士!我都接受了,原谅了你,为什么不能接受,原谅薛洋!”江澄怒了,

众人愣住了,所有人都没有想过江澄会这样说,特别是魏无羡,他从未想过江澄会原谅他,肯原谅他,

“话都说完了吗?说完,就散了吧,阿卿,走吧,我们去澜剑堂。”江澄收了脾气,对江卿说,

“是,师傅!”江卿现在不想再在这里待了,只想赶紧离开,

江澄,江卿一走,这里就没有那么多的生气了,没有人敢闹腾了,墨羽站起身,离开了,夜萧然紧随其后,

他们一走,人也便散了,回了房间,主人都差不多离开了,他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羡羡家的有机肥离我远一点啊!!我没有米共可以给您们吃!!

忘羡ff的日常

魏无羡: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

魏无羡: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

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


蓝忘机: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

雨蝶(暂退)

这里说一个个人理解

其实鱼丸本人非常喜欢魏无羡这个角色,因为我很像他。


在生活中,鱼丸也经常是各种借口,各种逃避。


气父母那是必须要有的,我骂我妈甚至比ncf还要狠。


但是鱼丸绝对没有魏无羡脸皮这么厚。


与人相处就像你照镜子,你打镜子一巴掌,镜子绝对不会对你笑【除非有鬼】


在生活中,没有谁能容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贱,绝对是一巴掌甩过去。


所以,其实我是很羡慕魏某人的,又很恨他。


老粉(别不要脸了你根本没有)可能记得我评论过一句话,就是“如果云梦双杰是形同路人,或者江澄对魏无羡的没这么深的感情,按原作的剧情走,我个人没有任何意见。”


江澄前期可谓也是魏无羡的大舔狗了,...

其实鱼丸本人非常喜欢魏无羡这个角色,因为我很像他。


在生活中,鱼丸也经常是各种借口,各种逃避。


气父母那是必须要有的,我骂我妈甚至比ncf还要狠。


但是鱼丸绝对没有魏无羡脸皮这么厚。


与人相处就像你照镜子,你打镜子一巴掌,镜子绝对不会对你笑【除非有鬼】


在生活中,没有谁能容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贱,绝对是一巴掌甩过去。


所以,其实我是很羡慕魏某人的,又很恨他。


老粉(别不要脸了你根本没有)可能记得我评论过一句话,就是“如果云梦双杰是形同路人,或者江澄对魏无羡的没这么深的感情,按原作的剧情走,我个人没有任何意见。”


江澄前期可谓也是魏无羡的大舔狗了,从留学各种收尸,再加上为了魏无羡与父母各种闹不合,还有就是无条件的宽容魏无羡的一切。

辱骂金家嫡子,跟着仇视温家,甚至差点动手打人,我澄什么脑残事没做过?


就算到了最后一刻,江澄想杀的人只有温宁一个,魏无羡确实害了江家,但江澄最后一刻还想保住他。


十三年后藏陈情,没有陈情,那垃圾竹笛可以控制住聂明玦?搞不好全员陪葬。


说澄毒吃奶骂娘的羡鸡们,到底是谁忘恩负义?


江澄至始至终恨得只有温家,没有你们的大羡羡,是你们大羡羡一而再再而三挑战人家底线,人家最后一刻也还在原谅他。


哪怕是知道了金丹真相。


江澄可谓舔的深藏不露,尽职尽责,甚至为了魏无羡配上了阴狠毒辣,充满负能量的名声。


你们倒好“江澄毒唯最恶心“江晚吟荡妇”“江澄与狗对愁眠”“江澄活该单身到结局”23333到底谁毒?到底谁狠?


算了反正各位连“公认舔狗”江厌离和江枫眠都骂呢,听说还骂上了蓝湛?


光母牢里自闭233333



要我说啊,光母千不该,万不该让江澄下跪。前期我澄舔你儿子舔得那叫一个认真,转眼间,下跪?功劳都是你儿子的?


真当我澄是沙袋呢?怎么打都不还手的?


光母小姐姐,鱼丸告诉你,永远别太过虐一个角色,不然人的同情心作怪,你就天天忙着对付圣母吧23333。


不然,你至少还能收获一大片脑残粉呢。


后悔吗?


受害者即使有罪,可是也能被宽恕,因为他已经被人惩罚过了😊


施暴者即使无罪,也要受罚,因为


伤人即是罪


现在的人都不用以牙坏牙的手段了,你太落后了。


好好记住,我亲爱的秀秀。



我记得还有澄黑说,祝愿我们有一个像江澄那样的朋友。


那必须是要有的!


白手起家,总裁归来!


怎么打都不离不弃,最重要是,完全不跟你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稍稍哄哄,他到死也不会忘记你!


地主家的傻澄儿?移动提款机?


虽然阴郁阴晴不定,本质上是个嘴笨呆萌的孩子,跟我轩哥一样,唉只管花钱其他他来帮你搞定!


心情不好还能来吵吵架,反正他也吵不过我2333


这样的人要是现实有了啊,做梦也笑了吧。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更重要是还能帮忙带孩子,孕妈们简直要笑醒了。


他还不看颜(嘘——你知道我在说谁)



魏无羡大概是仰仗着江澄怎么也不会离开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气他,换在现实啊,甩巴掌,原地发愣去吧。


蓝湛是理想人格?不好意思我澄才是。




魏无羡地位是家仆,却能换来一个少主忠心耿耿的舔。


魏无羡品行不端,到处惹祸,却有一个少主收拾烂摊子。


魏无羡说话字字诛心,江澄顶多暴怒然后和好如初。


魏无羡一而再再而三挑战底线当众下面子,江澄还是心照不宣为他说话 。


魏无羡进了人家祠堂骂人家妈,江澄依然把陈情抛给他让他保命。


墨香,你看看我澄做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你但凡给澄一个稍稍好一丢丢的结局,魔道至少晚几年下架,你们“模范夫夫”也不至于这么招人厌恶,你也可以多看几年人间。


你,后悔吗?


2333333



来自鱼丸因为和朋友失约就绝交了的日常叨叨,现在想想,假如我的朋友是澄儿,可能我来他都要抱着大腿喊“谢谢了。”


因为得不到,所以更恨。


我敢说,墨香开除洋澄粉籍的事,绝对寒了一半粉丝的心,想要弥补,也是杯水车薪罢了。


毕竟,本人认为没人会喜欢日常打坐的蓝忘机*在他旁边疯狗一样转圈的组合。


不过是蹭热度罢了。


CP哪对最好吃,不是看作品上架时,而是看作品下架后。


只是热度支撑的CP,说难听点,就是脆皮鸭文学。就是拉郎。






看个夫夫日常?

蓝忘机:(日常静坐)


魏无羡:蓝湛蓝湛蓝湛理理我~蓝二哥哥~(各种骚扰)


蓝湛:(亲)天天


哪里甜蜜?反正我是没看出来……



换作我有人在我读书时骚扰发癫,我可能就是一巴掌甩过去了23333







莫珍浔
wwx是为了江澄修鬼道? 你怕...

wwx是为了江澄修鬼道?

你怕不是没看过原著吧

真不知道这些wwx脑残粉是怎么想的(*´◐∀◐`*)智障(ー_ー)!!

wwx是为了江澄修鬼道?

你怕不是没看过原著吧

真不知道这些wwx脑残粉是怎么想的(*´◐∀◐`*)智障(ー_ー)!!

辣椒

个人见解

关于毒唯和全黑打反魔道tag的问题争论过不少,


我个人的见解是,如果单纯怼某些人物(比如wx,jyl,jfm)的话是可以打的,但是如果怼人的同时为正主鸣不平,这就不必打了,不是有个反半魔道tag么,打那个就好了,或者只打怼xx tag也可以。


这里我也想说说我讨厌部分毒唯的一点,有些刚转毒唯的不清楚,在反魔道tag吹正主,别人提醒一下知道不能这么打就改了,但是还有一些,死活说着“已经被开除粉籍了可以打”,油盐不进。


我不知道别人什么感觉,但我本人看到的话会特别反感。因此,不为别的,只为不给你们自家正主招黑,还是别这样做的好。


最后,占tag致歉,这篇仅代表个人...

关于毒唯和全黑打反魔道tag的问题争论过不少,


我个人的见解是,如果单纯怼某些人物(比如wx,jyl,jfm)的话是可以打的,但是如果怼人的同时为正主鸣不平,这就不必打了,不是有个反半魔道tag么,打那个就好了,或者只打怼xx tag也可以。


这里我也想说说我讨厌部分毒唯的一点,有些刚转毒唯的不清楚,在反魔道tag吹正主,别人提醒一下知道不能这么打就改了,但是还有一些,死活说着“已经被开除粉籍了可以打”,油盐不进。


我不知道别人什么感觉,但我本人看到的话会特别反感。因此,不为别的,只为不给你们自家正主招黑,还是别这样做的好。


最后,占tag致歉,这篇仅代表个人观点。

ncf退散!
我说什么?老福特就直接给我屏蔽...

我说什么?老福特就直接给我屏蔽了????????卧槽…什么操作

我说什么?老福特就直接给我屏蔽了????????卧槽…什么操作

羡羡家的有机肥离我远一点啊!!我没有米共可以给您们吃!!

滚忘羡曦瑶姐姐,滚回你的圈子

别来扒拉老娘的江宗主

http://pingchangxin093.lofter.com

滚忘羡曦瑶姐姐,滚回你的圈子

别来扒拉老娘的江宗主

http://pingchangxin093.lofter.com

歪星二舅妈有一颗香米和一块小小酥

神级填词

我发现《老子名叫江晚吟》这首歌简直就是神级填词:

江氏家训只一条 要给我牢记

蓝老先生请留步 我们谈教育

魏无羡 哦 你还敢血洗不夜天

早该把你 哦哦

关起来与狗共眠

好聪明的中国人,好优美的中国话!

我发现《老子名叫江晚吟》这首歌简直就是神级填词:

江氏家训只一条 要给我牢记

蓝老先生请留步 我们谈教育

魏无羡 哦 你还敢血洗不夜天

早该把你 哦哦

关起来与狗共眠

好聪明的中国人,好优美的中国话!

人间水蜜桃
魔道粉丝之前疯狂辱骂孟子义,现...

魔道粉丝之前疯狂辱骂孟子义,现在又因为宣璐推了西子绪的文而疯狂的辱骂宣璐,魔道粉丝迟早得把自己作死,早晚凉凉。

天天怼天怼地怼空气,今天骂这个原耽作者,明天骂那个原耽作品,现在连耽美剧的女演员都不放过🙂🙂毛毛们真是绝了,颇有他主子光母的风范。

迟早凉凉啊

魔道粉丝之前疯狂辱骂孟子义,现在又因为宣璐推了西子绪的文而疯狂的辱骂宣璐,魔道粉丝迟早得把自己作死,早晚凉凉。

天天怼天怼地怼空气,今天骂这个原耽作者,明天骂那个原耽作品,现在连耽美剧的女演员都不放过🙂🙂毛毛们真是绝了,颇有他主子光母的风范。

迟早凉凉啊

acnode

观二狗子太太的文有感@深情的二哈 

正常人类都是相对自由的,在正常的边界内做合理合法的事。担起的责任充实的内心永远有目标永远有正事可做。

反社会人格魏无羡要的绝对自由,疯狂出界做不合理不合法的事,一般这种绝对自由造成的后果都是罪犯重刑犯死刑犯。不担责任不顾后果对社会毫无贡献,所以魏无羡一直迷茫“我这是为的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所以第一世死刑,第二世放逐。


相对自由和绝对自由的区别就是:长脑子。会判断,会辨别,会思考,会分析,会反思,心里有条警戒线,知道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

观二狗子太太的文有感@深情的二哈 

正常人类都是相对自由的,在正常的边界内做合理合法的事。担起的责任充实的内心永远有目标永远有正事可做。

反社会人格魏无羡要的绝对自由,疯狂出界做不合理不合法的事,一般这种绝对自由造成的后果都是罪犯重刑犯死刑犯。不担责任不顾后果对社会毫无贡献,所以魏无羡一直迷茫“我这是为的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所以第一世死刑,第二世放逐。


相对自由和绝对自由的区别就是:长脑子。会判断,会辨别,会思考,会分析,会反思,心里有条警戒线,知道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

咕清岁(岁败天下)

假如薛洋有个姐姐【三十二】

  等江厌离找到魏无羡的时候,抬眼一看,只觉心被刺痛,因为魏无羡竟然和蓝忘机浑浊交融,十指相扣地躺在床上。


  江厌离悲愤交加,而魏无羡和蓝忘机正浑然忘我,白花花交织,似入极乐,阿弥陀佛【我没搞颜色(๑Ő௰Ő๑)喵喵喵~(灬°ω°灬)】


  江厌离看他们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气极之下,抄起古琴,往蓝忘机头上砸。


  蓝忘机和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同时,江厌离看到一人路过,手上拿着一把生锈的杀猪刀。


  便不管不顾地冲过去,一脚将人踢倒,夺过杀猪刀就是往屋里冲。


  “阿羡!!你为什么要负我!!”


  最终魏无羡被江厌离失控活活掐死,蓝忘机被江厌...

  等江厌离找到魏无羡的时候,抬眼一看,只觉心被刺痛,因为魏无羡竟然和蓝忘机浑浊交融,十指相扣地躺在床上。


  江厌离悲愤交加,而魏无羡和蓝忘机正浑然忘我,白花花交织,似入极乐,阿弥陀佛【我没搞颜色(๑Ő௰Ő๑)喵喵喵~(灬°ω°灬)】


  江厌离看他们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气极之下,抄起古琴,往蓝忘机头上砸。


  蓝忘机和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同时,江厌离看到一人路过,手上拿着一把生锈的杀猪刀。


  便不管不顾地冲过去,一脚将人踢倒,夺过杀猪刀就是往屋里冲。


  “阿羡!!你为什么要负我!!”


  最终魏无羡被江厌离失控活活掐死,蓝忘机被江厌离一拳打碎了门牙,江厌离又狠狠地踩了蓝忘机一脚。


  江厌离阴笑着,缓缓举起杀猪刀,被踢的人还没回过神就见到了江厌离挥刀猛砍,不过杀猪刀生锈了,所以没什么伤害。


  但江厌离不抛弃,不放弃,从砍改成砸,硬生生把蓝忘机砸死了,白的和红的液体纷飞,路人是吓得赶紧就跑。


  有话:未完待续,热度够百就更。


 @易昕 @雪泥 @抽不到奶切不改名 @黑会去死,疫情不完不改名(窥屏暴毙,谁封/改谁死) @薜荔 @南辞未晚 @与有荣焉 @南下木粤 


  

雪烟〆

秋风自然过3

原创人物人设点我主页查看

占tag先致歉

———————————————————

新加人物及cp安排

姓名:蓝榕

性别:女

姑苏蓝氏大小姐,同蓝曦臣长的偏像,资质同蓝忘机差不多,性格是那种不喜欢的人看的不顺眼,被蓝家两个哥哥宠着长大,霸道(也可以说有点像魏无羡)

cp:南宫羽X林瑾南   东方泫夜X若凌风

    司徒浩然X林亦尘   暮离箫X林秋梵

    金子轩X江澄    温若寒X虞紫鸢

其...

原创人物人设点我主页查看

占tag先致歉

———————————————————

新加人物及cp安排

姓名:蓝榕

性别:女

姑苏蓝氏大小姐,同蓝曦臣长的偏像,资质同蓝忘机差不多,性格是那种不喜欢的人看的不顺眼,被蓝家两个哥哥宠着长大,霸道(也可以说有点像魏无羡)

cp:南宫羽X林瑾南   东方泫夜X若凌风

    司徒浩然X林亦尘   暮离箫X林秋梵

    金子轩X江澄    温若寒X虞紫鸢

其他占定先这样,有什么cp可以评论告诉我下

————————————————————

会议厅内林墨将林瑾南和林亦尘叫来,拿着张金色的请帖,帖子上印着兰陵金氏家纹“瑾南,亦尘啊,准备一下咱们等下去趟金家,记得把秋儿带上哈”“爹,没了?”“没了啊,你还想有啥”“……”林瑾南给了林墨一个白眼,林亦尘默默的在心里削了林墨几百遍。

“秋儿,在干嘛呢”林亦尘虽然才八岁但已经有一米六多了,和林秋梵六岁的一米四比起来那是真的要蹲下来说话。林秋梵此时正在练琴,听到林亦尘的声音立刻回头,小跑到林亦尘跟前抓着人的衣服,抬起头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往着林亦尘“二哥~有什么事嘛?”“噗咳,二哥来帮秋儿梳妆一下,等下我们要跟爹去兰陵玩下”“哦哦!可以见到小瑶子了是不是二哥!”听到林秋梵那句小瑶子,林亦尘皮笑肉不笑了下“那是当然的了”林亦尘从衣柜取出一件白蓝色和他还有林瑾南差不多的衣服,让林秋梵换好后又给人梳了下头发,白色的头发在后边就扎了一点起来,后仍由它散在后面,发顶稍微绑了起来加了点红色的装饰,又给林秋梵上了点淡淡的胭脂。“我说林亦尘你怎么弄这么久,我就不应该让你去这么慢”“……大哥你说啥都对行了吧”

南海到兰陵御剑也就两个时辰便到了,他们刚到就见若凌风冲了过来“哎哎哎!瑾南!”林瑾南听见转过身谁知被若凌风一把推开“干啥呢!我叫你是让你让开别挡着我看看我们小秋梵”“……若凌风!你给我死开!”“我不,一起进去不,离箫他们都在里头了就差你们了,咋来这么慢?”“没什么,就是林亦尘叫秋儿叫太慢了”“喂喂喂,大哥你这句话很伤我心好不好”“我那一句话不伤你心了?”“……”林亦尘委屈林亦尘想要司徒浩然抱抱。

金家会客厅,几位家主带着自己的孩子做在一起聊天,林秋梵没怎么和林墨出来,虽然是之前去过自己家的金家她也稍微有点害羞的。见着一位带着笑,矮矮的少年和一位有着可爱虎牙的少年进来时林秋梵眼睛一亮嘴巴一张“小瑶子!”立刻喊了出来,金光瑶听到后笑眯眯的往林秋梵的方向走去手揉上林秋梵的头“小秋梵啊,好久不见啦”“小瑶子,你怎么感觉没长啊,我都快和你一样高了”“噗……”听到林秋梵的话金光瑶的呆了一下收回手,递了一颗糖给林秋梵,回头看着薛洋,脸上的笑看着就是皮笑肉不笑的“成美啊,你刚刚笑什么呢?”“没没没,没笑什么,小矮子我的糖你怎么可以给别人!”“……你跟小孩子计较什么?”“……我错了,我不该叫你小矮子,我不该笑”“哼,给”听了薛洋的话金光瑶又拿出颗糖递给了薛洋。见人都来了几位家主也都人自家孩子认识了下,“兰陵金氏金子轩/金光瑶/薛洋”“云梦江氏江厌离/江澄/魏无羡”“姑苏蓝氏蓝曦臣/蓝忘机/蓝榕”“岐山温氏温旭/温晁”“清河聂氏聂明玦/聂怀桑”“赤焰若氏若凌风”“青丘暮氏暮离箫”“南海林氏林瑾南/林亦尘/林秋梵”“弦洋雨氏雨麟轩”

金子轩带几位孩子去了后山外围,一群人走在种了满满的金星雪浪中,绕过那片牡丹穿过长廊就是一处他和金光瑶还有薛洋经常玩的地方,九家中就只有三个女生,属林秋梵最小六岁,江厌离最大十岁,而蓝榕只比林秋梵大一岁。他们几位也没什么好玩的就坐一起聊天,若家林家雨家暮家金家温家六家的少主少爷都早就认识了,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蓝榕此时坐在林瑾南对面,看着那人和若凌风他们聊的笑起来的样子心一动,她蓝榕从小就被家里的俩位哥哥宠着长大,而且天赋也是极好的,蓝启仁给她介绍过几个订婚对象她都觉得他们配不上这么天赋异禀的自己,此时看见林瑾南感觉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的上自己,她也是听说过林家这位少主的名气的,现在一见当真是极好的,可能是她看太久了林瑾南注意到她的目光,她慌的一低头,在抬起头是见一个白色的脑袋靠在了林瑾南身上,那是林秋梵。坐在雨麟轩旁边侧着看见林秋梵的暮离箫,这一看发现这个小时候他们九个人宠着长到四岁的女孩子,现在竟越来越漂亮,漂亮中带着点萌。此时正靠着她的哥哥睡觉:还真是贪睡啊……。暮离箫在心中如是想到:不过好可爱啊。


下章魏无羡作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